藍海 首頁

重生甜寵
分享
藍海E83401-E83402

《暖心福娘子》全2冊

  • 作者黎語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0/03/04
  • 瀏覽人次:3354
  • 定價:NT$ 520
  • 優惠價:NT$ 411
藍海E83401 《暖心福娘子》上
上輩子錯信枕邊人和表弟,導致家破人亡,自己也一命嗚呼,
誰知睜眼醒來竟回到拜堂當天,為了將前世錯誤遏止於搖籃中,
沈季時決定提劍斬殺那對姦夫淫婦……
等等,這人不是他前世的妻子蘇芷啊!細問之下才知,
眼前這嬌嬌怯怯的愛哭包叫蘇芩,是被硬逼著上花轎的可憐嫡姊,
她可趕上了好時機,一嫁進門他就醒來,沖喜奏效了,
他祖母和娘親視她為頭等大功臣,而他待她也不壞,
知道她飯量大,就讓人準備她能吃飽的飯菜,
還提醒她離他表弟遠一點,表弟送的東西一律不准要,
只是他這小妻子似乎有點傻,
面對丫鬟逼他飲下表弟送的湯藥,她竟二話不說就搶過喝了……

藍海E83402 《暖心福娘子》下 
沈季時長歎,他和蘇芩的夫妻生活就是這麼不平靜呀!
表弟死後猶不安生,留下了巨債等著他處理,
所幸他成功與來自京城的富商合作布匹生意,開創新局,
還令蘇芩意外與富商表哥相認,回京探望未曾謀面的親人,
本該開心,誰知他倆遠遊回來卻接到糟心消息──
她那不要臉的妹妹靠著身懷他表弟的遺腹子賴上門來,
縱然他把蘇芩護在掌心,小心防範,她卻還是著了那蛇蠍女人的道,
膽敢欺負他的小嬌妻,別怪他新仇舊恨全都算個清!
黎語,一個拖延症患者、手速渣以及沒有感情的打字機器。
熱愛一切讓人心情變好的美食,深夜愛發美食圖片是一種生活常態。
愛看小說,愛打遊戲,愛雲吸貓。
擅長小甜文,有一籮筐的腦洞,
並且勵志要把所有的腦洞都用文字寫出來,變成一個個美好的故事。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沖喜新娘換了人
「妳不嫁也得給我嫁!我讓妳嫁沈家少爺妳應該感到開心,沈家是什麼地方?是大戶人家!」胡氏謾罵的聲音在院子裡面響起,「我告訴妳,妳要是不嫁的話,妳親娘留給妳的那些東西我全都給燒了,讓妳一樣都得不到。」
胡氏說完勾了勾自己的嘴角,這丫頭的死穴是什麼,她拿捏的一清二楚。
蘇芩坐在小板凳上面,一邊洗著衣服,一邊落淚。
她不想嫁進沈家,不想嫁給沈家少爺沖喜。
明明之前定下的是妹妹蘇芷,可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變成了她。
「死丫頭,我跟妳說話妳聽到了沒有?」
蘇芩抬起頭來看向胡氏,「我聽到了,是不是我答應嫁過去,您就把我娘留給我的那些東西都還給我?」
胡氏冷哼一聲,語氣帶著一絲輕蔑,「這可由不得妳不答應,就算妳不答應,我也會想辦法把妳弄上花轎的。不過妳要是乖乖地嫁進去,我可能會把那些破爛還給妳,說不定還會給妳添點東西當做嫁妝。」
蘇芩沒有說話,只是低頭繼續洗著衣裳。
她一點都不稀罕她給的東西,她只想要娘親留給她的那些東西。

胡氏回到房間,看著坐在那裡梳妝打扮的女兒,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我真的是搞不懂妳在想什麼,之前明明都已經說好了,讓妳嫁進沈家當這個少夫人,怎麼妳睡一覺醒來就反悔了呢?」
蘇芷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她放下梳子,轉過身子看向自己身後的母親,開口道:「娘,我不是和您說了嗎?那是因為我睡了一覺冷靜了下來,覺得嫁過去給那個病秧子沖喜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好。」
「可是那些只是猜測,說不定妳嫁過去,那沈家少爺的病就好了,到時候妳就是整個沈家的恩人,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了。」
胡氏心裡一點都不想要把這個機會便宜蘇芩,還是想要自己的親生女兒嫁進沈家做大少夫人的,可惜蘇芷不想嫁,她又不想勉強自己的女兒。
蘇芷拉住胡氏的手,用一臉我見猶憐的表情看著她,「娘,您相信我吧,沈少爺並不會是一個好歸宿的,說不定嫁進去就是跳進一個火坑,難道您想讓我跳進火坑嗎?」
「算了算了,妳不願意就算了,反正蘇芩也答應了會替妳嫁進去,到時候嫁入沈家,日子過得是好是壞那都是她的造化。」胡氏無奈地道。


九月初五,這天是蘇芩嫁進沈家給沈少爺沖喜的日子。
因為沈少爺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這場婚禮並沒有辦得多隆重,只是派了一夥人過來接親。
在上花轎之前,胡氏來到蘇芩的房中,冷著一張臉,站在那裡說道:「蘇芩,今天妳嫁進沈家之後就是沈家的人了,嫁進去之後記得少說話多幹活,別因為妳的關係,連累我們蘇家,連累我的阿芷。」
蘇芩沒有回答胡氏的話,只是開口道:「我娘留給我的東西呢?」
胡氏臉色一白,「妳著急什麼,就那點破爛,我還會不給妳嗎?妳現在趕緊給我蓋上蓋頭,別耽誤了吉時。」
蘇芩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道:「妳要是不把東西給我,我是不會上花轎的。」末了,又補充一句,「打死我也不上花轎,到時候妳就讓蘇芷嫁過去吧!」
胡氏被蘇芩這話氣得面紅耳赤,她跺了跺腳,朝著蘇芩怒哼一聲,「妳給我等著。」說完就轉身離開,走去給蘇芩拿那些東西。
胡氏離開房間之後,蘇芩有些無力地靠在那裡。
這大概是這麼多年以來她說過最硬氣的一句話了吧!就連當初胡氏要她代替蘇芷嫁進沈家的時候,她也沒有說過什麼忤逆這個繼母的話。
胡氏很快就拿著一個很破舊的小盒子回來,她心不甘情不願地將盒子交給蘇芩,不滿的發聲,「現在東西都給妳了,妳還不快一點蓋上蓋頭,上花轎去?」
蘇芩沒有搭理胡氏,只是默默地打開盒子,一樣一樣的檢查裡面的東西有沒有缺失。
確定東西都在之後,蘇芩才給自己蓋上蓋頭,把盒子緊緊抱在自己懷裡,腳步沉重地上了花轎。
從今天開始,她不知道自己以後的生活會是什麼樣……

另一邊,沈家雖然辦喜事,卻沒有一點喜氣洋洋的感覺,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顯得十分沉重。
沈老夫人坐在正廳的主位上,微微歎了口氣,「也不知道沖喜這個法子能不能讓我們季時醒過來。」
「婆婆,我們季時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能夠醒過來的。」說這話的人是沈季時的母親。
就在這時,蘇芩的花轎也到了門口。
蘇芩被喜婆牽著來到了正廳,她雖然看不到自己所處的環境,但心裡莫名的有一種緊張感。
沈老夫人看著站在那裡有些緊張的新娘,又歎了口氣,隨後開口道:「妳不用緊張,嫁進我們沈家做媳婦,就是我們沈家的人了。」
蘇芩有些害怕,小聲回覆道:「我知道了。」
就在她正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驚喜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老夫人,夫人,少爺他醒過來了!」
沈老夫人和沈夫人聽到這話,兩個人激動的站了起來。
「老天有眼,我們季時終於醒過來了。」
這會兒,沈老夫人看向蘇芩的目光也有所不同了,「我這孫媳婦真是我們沈家的福星,她一進我們沈家的大門,我的乖孫就醒了過來。」說完她就朝著進門來的丫鬟道:「快快快,快帶我去看看我的孫子。」
沈季時醒過來的消息可是沈家這段時間聽到最好的消息,一時之間家裡的人全都跑去沈季時的房間。
而沈老夫人口中的福星蘇芩,卻被人遺忘在正廳。

沈季時睜開眼睛時有一瞬間的失神,他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又活了過來。
就在沈季時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時候,丫鬟發現他醒了過來,立馬急吼吼地跑了出去。
他艱難地撐起自己的身體,從床上下來,來到了窗前。
「我的乖孫啊!」沈老夫人的聲音傳進他的耳朵,打斷了他的思緒。
看著自己面前身體還很硬朗的奶奶,沈季時整個人震驚得不行,奶奶不是三年前就已經被那個人給害死了嗎,為什麼又重新活了過來站在他的面前?
沈老夫人一進來就看到自己孫子站在窗前,連忙指揮著家裡丫鬟,「妳們還站在那裡幹什麼?少爺才剛剛醒過來,還不快讓他回床上好好的躺著。」
沈季時坐回床上,伸手握住沈老夫人的手,「奶奶,您還好嗎?」
「我很好、我很好,只要你能醒過來,我就好。」沈老夫人激動地道。
「奶奶,現在是什麼時候了,是什麼年分?」沈季時把自己心裡的疑問問了出來。
「現在是景和六年九月初五,你昏迷快半個月了,而今天是你成親的日子。」
「景和六年九月初五。」沈季時嘴裡喃喃念著這個日期。
這不是五年前他和蘇芷成親的日子嗎?他是死了之後,又回到五年前那個錯誤的開始嗎?
蘇芷……
沈季時在心裡默念著這個名字,眼裡流露出一抹寒光。
被喜悅衝昏頭腦的沈老夫人,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今天的新娘子還被大家遺忘在正廳裡。
「哎喲,你看看我們的記性。」沈老夫人轉身看向自己的兒媳,「我們把新娘子給忘了。」
沈季時薄冷的唇邊滑過一抹冷笑,「奶奶,您是說我的新娘子在正廳?」
「對啊,說到這裡,我們還得好好的感謝一下孫媳婦,她一進我們家,你就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沈夫人看著自己兒子還有些蒼白的臉色,想了想,開口道:「既然季時已經醒了,要不然趁現在讓他們兩個把堂拜了,蹭一蹭喜氣,說不定季時的身體會恢復得更好。」
沈老夫人聽完之後有些遲疑,「可季時才剛剛醒過來,這身體能夠吃得消嗎?」
趁著她們在討論的時候,沈季時卻來到牆邊,拿起自己的劍就朝著正廳跑去。
蘇芷,這輩子,我是不會給妳傷害我家人的機會的!

蘇芩蓋著蓋頭站在那裡很久了,她悄悄地挪了挪自己有些發麻的腳。
一旁的丫鬟們知道蘇芩是小門小戶出來的,對她有一些輕蔑,再加上沈老夫人也沒說怎麼安置她,便沒有搭理她,任由她站著。
當沈季時怒氣衝衝提著劍來到正廳時,一眼就看見站在那裡偷偷跺腳的蘇芩。
沈老夫人她們一行人發現沈季時拿著劍衝出去之後,心裡就冒出一股不祥的預感,緊追著沈季時出來,快到正廳時急得大吼—— 
「妳們快攔著少爺,別讓少爺傷害少夫人!」
蘇芩聽到這話,身體下意識的就往聲音的來源轉去,她一低頭就看到自己面前有一雙腳,而腳的旁邊還有一把冰冷的劍。
蘇芩心裡一驚,腳步不自覺地往後退。
正廳裡面的丫鬟聽到呼喊聲,立馬衝到蘇芩面前想要攔住沈季時。
沈季時一張臉卻陰沉得彷彿要滴墨,他冷聲斥道:「妳們給我讓開,我今天就要殺了這個女人。」他絕不讓上輩子的悲劇再次發生!
蘇芩被沈季時的話嚇得腿軟,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沈家少爺一醒過來就要殺死自己。
一時之間,正廳變得混亂起來,幾個丫鬟小廝阻攔著沈季時,而蘇芩也不知道被誰撞了一下,「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此時沈季時也推開了阻擋在他面前的眾人,他冷著一張臉,看蘇芩摔倒在地上,慢慢揚起自己手中的長劍就要朝她刺去。
蘇芩摔得並不算疼,然而她卻感到分外委屈,溫熱的眼淚一直眼眶中打轉,卻強忍著沒有讓它落下來。
明明並不想要嫁給他,明明她什麼也沒有做,所有人卻都在看她的笑話,她怯弱地掀開蓋頭,卻見眼前一柄泛著寒光的長劍直指著她。
蘇芩直直看著眼前身著喜服的男人,眼淚再也忍不住了,順著眼角滑落至領口,帶著無限淒涼。
望著眼前女子的臉,沈季時不禁一愣,不似他記憶中的模樣,他的小妻子彎蛾秀眉,烏溜溜的杏眼氤氳著水霧,眼眶通紅,緊緊咬著下唇,看起來是那麼地委屈。
「匡噹」一聲,劍從他手中脫落至地上,這人是誰?那個壞女人蘇芷呢?
「妳是誰?」沈季時有些震驚的開口。
蘇芩此時什麼都聽不進去,只是一個勁地流眼淚。
沈老夫人和沈夫人趕到正廳,見到這幕也有點懵了,這人長得和她們兩個人之前看過的畫像有點不一樣啊!
沈老夫人來到蘇芩的面前,叫人把蘇芩給扶了起來,一臉疑惑地問:「小丫頭,妳是誰啊?」
蘇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抽泣著回答沈老夫人的問題,「我……我是蘇芩,蘇芷是我的妹妹。」
「那怎麼是妳嫁過來啊?」
蘇芩下意識想要把蘇芷不願意嫁進來的事情說出來,可一想到胡氏交代自己的話,又默默的嚥了回去。
其實就算是蘇芩不說,沈家眾人也能夠猜到原因,不過就是害怕一嫁進來就守寡,才會在成親這天把新娘給換了。
「妳們要是覺得不好,可以把我送回去的。」
蘇芩臉上的表情十分委屈,沈老夫人一看到她這表情,一顆心都要化了。
「妳說的是什麼話,妳是我們沈家用八抬大轎娶進來的新媳婦,早就是我們沈家的人,再加上妳一嫁進來我們家季時就醒了過來,妳可是我們福星,更是我名正言順的孫媳婦。」
沈老夫人迷信得很,且她給沈季時娶媳婦就是為了沖喜,雖然換了一個人,但沈季時醒了,那這一切就是蘇芩的功勞。
這麼一想,沈老夫人看蘇芩的目光是越發順眼了。
看著一旁發呆的沈季時,沈老夫人伸手輕輕推搡了他一下,有些不滿地道:「你這臭小子,你看看你把你媳婦給嚇成什麼模樣了,大喜的日子,你居然提著劍過來。」
沈季時這才回過神來,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解釋這件事情。
蘇芩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沈季時一眼,看到他一臉冷漠的表情,再想到剛剛那柄長劍,眼淚又止不住地落了下來。
太恐怖了,她終於知道蘇芷為什麼不願意嫁進來了,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凶了!
「既然現在大家都在這裡,那就讓季時和阿芩拜堂吧!」沈老夫人想了想開口道。
蘇芩一聽,立馬瘋狂地搖頭,小聲道:「不要,我不要嫁給他了。」
沈老夫人只當蘇芩是被沈季時給嚇壞了,上前拍了拍她的手,安慰了她一番,便讓一旁的丫鬟幫她重新把蓋頭蓋上。
沈季時這會兒也是暈暈乎乎的,還沒有想清楚當中的緣由,就迷迷糊糊的和蘇芩拜了堂。
拜堂的過程中,蘇芩一直流淚,當儀式進行到夫妻交拜的時候,一滴淚水落在沈季時的手背。
看著自己手背上的那滴淚,沈季時心裡不禁想,他剛剛真的把她給嚇壞了。


直到蘇芩被送入沈季時的房間,她的淚也沒有停下來。
兩人枯坐了大半天,看著坐在他床邊抽泣,身體還時不時抖動的新婚妻子,沈季時心裡莫名的有一些煩躁。
他上前掀開蘇芩的蓋頭,看著哭得一臉梨花帶雨的蘇芩,又想到剛剛自己做的那些事,難得的一陣臉紅,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妳……妳能不能別哭了。」
蘇芩晶瑩的水眸望著沈季時,心裡頭還是有些怕他,弱弱地開口道:「是不是我不哭了,你就不殺我了?」
沈季時抬手擋在嘴邊,輕咳一聲,「妳別哭了,我想殺的不是妳。」
聽到他這話,蘇芩露出不解的表情,「你難道不是不想娶我才想要殺了我嗎?還有,你說想殺的不是我,那你想殺的是誰?」
說完這話,她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原本應該嫁過來的是蘇芷,難不成他想殺的人是蘇芷嗎?
沈季時被她問得有些煩,臉色一黑,語氣有些凶地對蘇芩道:「妳怎麼這麼多問題,妳再問,我就真的要把妳給……」說著,他朝著她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蘇芩嚇得立馬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朝他瘋狂的點頭,回答道:「我不說了。」
沈季時煩悶地坐在一旁,他不明白,為什麼重活一回,原本應該嫁進來的蘇芷變成了眼前這個動不動就哭的女人。
他有些頭疼地看了一眼坐在床邊想哭又強忍著不哭的蘇芩,微微歎了口氣,「妳給我說說,蘇芷為什麼不願意嫁進來?」
蘇芩搖了搖頭,她大概知道原因,可她不敢說。
「妳說,我不會生氣的。」看她如此害怕的模樣,沈季時開口保證道。
「你真的不會生氣?」
「真的。」
看他說的認真,蘇芩便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說出來了,「她不嫁過來的原因,大概因為你是病秧子,怕……怕一嫁過來就成為寡婦。」越說,她的聲音就變得越小。
就這麼簡單?
沈季時有點不相信,上輩子這個時候,他同樣也是昏迷不醒,那當時為什麼她會嫁進沈家呢?
這時他腦海中閃出一個可怕的想法—— 莫非蘇芷也和他一樣,重生回來了?
不過他很快就把這個想法給否決了,若他是蘇芷,重來一世還會嫁進沈家,帶著上一世的記憶,不是能更快地達到目的嗎?
沈季時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的頭,心裡暗暗想著,也許是他重生回來,就已經改變了一些事情。
「咕咕……」在寂靜的房間裡面,傳來一陣尷尬的聲響。
沈季時看向聲音的來源,只見蘇芩紅著一張臉捂著自己的肚子。
「妳餓了?」沈季時問道。
蘇芩像小雞啄米一樣的點著頭,「我一大早就被她們拉起來了,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喝。」
她話音剛剛落下,沈季時的肚子也跟著響了起來。
沈季時咳嗽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你也餓了嗎?」蘇芩反問道。
沈季時有些不自然的看著她,「想吃東西嗎?」
許是沒人相信他會因為一場沖喜而醒來,所以他的房間裡沒有任何佈置也沒有酒菜,事後也沒有人想起,如今天色都這麼晚了,想來廚房婆子也早就去歇息了,不如帶她直接去廚房找吃的吧。
「想。」
「那妳跟我來。」沈季時一邊說著一邊朝著門外走去。
蘇芩見狀,連忙跟著沈季時出去,等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壯著膽子開口喊住他,「等等。」她說完回到房間,拿著一件外衫出來,上前披在他身上,「你還是個病人,不能受涼。」
沈季時看著自己身上的外衫,又看了蘇芩一眼,最後一句話都未說就帶著蘇芩離開。
在去往廚房的路上,看著自己生活了這麼多年的地方,沈季時心裡的感覺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到了廚房,沈季時朝她問道:「會下廚嗎?」
「會。」
「那妳煮吧。」沈季時一臉淡然的說道。
片刻過後,蘇芩將兩碗麵條放在沈季時面前,道:「你剛剛醒過來不久,還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
看著自己面前這碗清湯寡水的麵條,沈季時想了想還是提起筷子開始食用。
兩個人吃完之後回到房間,卻讓蘇芩開始不知所措。
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她應該睡在哪裡?
看著蘇芩一臉糾結的模樣,沈季時只是淡淡地開口,「睡吧!」說著將自己的外衫脫掉,睡在床的內側。
蘇芩深吸一口氣,乖乖脫掉自己的喜服,身體十分僵硬地躺在他身旁。
在蘇芩睡著之前,她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她這個夫君脾氣好像不是很好,別惹他,活下去。
第二章 表弟周景灝
天微微亮起,蘇芩睜開眼睛,下意識就往自己身側的位置看去,卻不見沈季時的蹤影。
她心裡一慌,想到今天是她嫁進沈家的第二天,她卻比自己的相公起得還要晚,她連忙坐起來,穿上鞋子,找到自己帶進沈家的包袱,翻出一身還算新的衣裳穿好。
她穿好衣裳走出內室,一抬頭就看見不遠處軟榻旁熱氣騰騰的清茶嫋嫋升起一縷白霧,隱隱綽綽看見身著一襲長袍的身影。
只見他身子微微側躺在軟榻之上,如墨的長髮隨意攏在一側,窗外柔和的陽光照在他臉上,顯出他白皙的面龐,而他漆黑的眼眸猶如一汪幽潭,目光凝在左手所執的書卷一頁。
蘇芩有些愣住,她聽說沈家少爺有天人之姿,可昨兒個實在太害怕了,她視線都沒敢在他身上落下,今日這麼一看,她這相公的確長得好看,可惜脾氣壞了一點,動不動就是要提劍殺人。
「妳還想著站在那裡偷看我多久?」沈季時清冷的聲音響起。
他在蘇芩出現那一刻就發現她了,沒有出聲不過是想要看看她到底能在那裡站多久。
被說中心思的蘇芩,面頰上驀然湧上兩片紅暈,腦袋悄悄的耷拉了下來,聲音弱得跟蚊子似的,她小聲道:「我才沒有。」
沈季時也沒拆穿她,只是淡淡地開口,「既然起來了,去洗漱一下,然後和我一起去拜見奶奶和母親。」
「好。」蘇芩說完下意識就離開房間,想要去尋找水井給自己和沈季時打水洗漱。
沈季時看她跑出去還有一些不解,不料一眨眼就見蘇芩又回來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沈季時,聲若蚊蚋,「那……那個,你們家水井在哪裡?」
聽到她的話,沈季時先是一愣,隨後用手擋在嘴邊輕輕地咳了一聲,喊來丫鬟翠竹和墨菊,「去打洗臉水過來。」
「是。」
翠竹和墨菊很快就把洗漱的東西準備好了,拿進來之後,蘇芩上前想要伺候沈季時洗漱,可當她擰好帕子準備幫他擦臉時,卻被他拒絕了。
他伸手接過蘇芩手中的帕子,淡淡地開口道:「我自己來就好。」
一聽這話,蘇芩有些慌了,一雙杏眼含著水光,小臉也皺成一團,緊張地問:「是不是我哪裡做的不好?」
看她一副就快哭了的模樣,沈季時瞬間覺得十分頭痛,他這個新婚妻子為何這麼愛哭,他也沒說什麼,怎麼就被她理解成這樣了?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道:「妳沒有哪裡做的不好。」
蘇芩低下腦袋,抿著唇道:「那你為什麼不讓我伺候你洗漱?」
一旁的墨菊聽到蘇芩的話,連忙開口幫沈季時解釋,「少夫人您誤會了,少爺習慣什麼事情都自己動手,不需要我們在旁邊幫著伺候。」
蘇芩低垂著眉眼,小嘴微張,纖長的睫羽輕掩住她的神色,所以……沈季時是對她放心不下,才特地讓人照顧她嗎?
念及此處,她竟覺雙頰有些熱,耳尖微紅,她連忙抬起頭來,像個撥浪鼓般搖個不停,「我、我也可以的,以後,我來照顧你。」
照顧他?
他望著眼前膽小如鵪鶉的蘇芩,眼眸裡似含著春露般水潤,就連和他說話的時候都是那麼戰戰兢兢、瞻前顧後的,倒讓他不禁莞爾。
他輕勾起嘴角,眼睛彎彎似皎月,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觸及她的髮頂,「好。」
伴隨著他的動作,蘇芩只覺心像海上的浮舟一般,忽上忽下。
他想幹麼?一巴掌直接拍死她嗎?他要是真的想要一巴掌拍死她,她應該怎麼辦?
就在蘇芩擔憂萬分的時候,沈季時的手離開了她的髮頂,只道:「以後翠竹和墨菊就是妳的丫鬟了,妳有什麼事情需要做的,儘管吩咐她們。」
「嗯。」


兩個人洗漱好後,就去了正廳拜見沈老夫人和沈夫人。
步入正廳,裡頭早早就已經站滿了一群人。
「季時,你昨日才剛醒,今天的精神看起來還不錯。」沈老夫人含笑道。
「是的,奶奶。」
「不過我們還是得注意一點,待會還是請大夫過來,好好的給你檢查一下身體。」沈老夫人說完轉而看向蘇芩,覺得自己孫子之所以會好得這麼快,全都是托了她嫁進沈家的福,臉上的笑容就越發和藹了。
她朝著蘇芩招了招手,道:「阿芩,過來讓奶奶好好看一下。」
蘇芩見狀,下意識朝著一旁的沈季時看去,沈季時微微對她點了點頭。
蘇芩垂著腦袋,慢慢來到沈老夫人身旁,向她福了福身,小聲道:「奶奶。」
沈老夫人細細打量著蘇芩,越看心裡越滿意,「阿芩,妳嫁進我們沈家,就是我們沈家的人了,從此以後就把這裡當做自己家。」
沈老夫人溫柔細語的樣子讓蘇芩心頭一軟,她乖巧的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此時一旁的婢女端上一個茶盤,沈夫人見狀,開口道:「婆婆,有什麼事情,等我們把孫媳婦茶和兒媳婦茶喝完再說。」
蘇芩接過婢女遞來的茶盤,跪下道:「奶奶,請用茶。」
沈老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端起一杯,笑著道:「好。」
隨後蘇芩又向沈夫人敬茶,「婆婆,請喝茶。」
喝完茶之後,沈老夫人又帶著蘇芩一一認識沈家其他人。
除了沈老夫人、沈夫人之外,沈家沒什麼長輩,剩下的就是沈季時的妹妹,一個活潑俏皮的十六歲少女,名字叫做沈若笙,還有一位因為父母雙亡,被沈老夫人接回沈家撫養長大,名字叫周景灝的表弟,在外還未回來。
無論沈老夫人給她介紹誰,蘇芩都一一的記下。
介紹完之後,看到蘇芩身上穿的衣服,沈老夫人的眉頭不自覺皺了起來。
雖然蘇家不是什麼大戶人家,但也不至於一套好衣裳都給不了家裡的閨女吧,更何況當初下聘時,他們沈家送去很多綾羅綢緞,為何阿芩身上的衣服卻如此破舊?
不過沈老夫人轉念一想,蘇家當家主母是阿芩的繼母,想來對前頭夫人留下的孩子也不會多好,想到這裡,她看著蘇芩的目光就滿是心疼。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聲音,蘇芩和大家一樣,下意識就朝著聲音來源看去。
只見身著鴨青色長袍的男子款步走來,他身形頎長、面容清秀,笑起來恍若春風般和煦。
那人走進正廳,朝著主位上面的沈老夫人道:「外婆。」隨後又向在座的其他人問好。
當他來到沈季時和蘇芩面前時,那一雙細長有神的眼睛含著笑,朗聲道:「表哥,表嫂。」
見蘇芩有些迷茫,沈夫人開口解釋道:「這就是之前和妳說的那位表弟,周景灝。」
蘇芩朝著周景灝微微點頭,「表弟好。」
周景灝輕輕一挑眉,對沈季時笑著道:「表哥,表弟知道表哥大喜,馬不停蹄地從贏州趕回來,特意帶了一些難得的禮物送給表嫂,以做你們新婚之禮。」說著朝自己身後的小廝揚了揚手。
身後的小廝立馬將一個錦盒遞給周景灝,周景灝接過錦盒,緩緩打開盒子,一顆晶瑩剔透的夜明珠立刻映入蘇芩眼中。
「這顆東海夜明珠是我從一個商人手中高價買回來的,現在就送給表嫂了。」周景灝笑著道。
蘇芩看到這東西連忙擺了擺手,「這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沈老夫人聽到後,道:「阿芩,妳就收下吧。」
聽沈老夫人這麼說了,蘇芩也只好收下來。
見完大家,沈季時就帶著蘇芩離開正廳。
在回去的路上,他看著蘇芩手裡緊緊抱著那個夜明珠盒子,想到當時周景灝的嘴臉,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上輩子的事情—— 
當年他也是將這顆夜明珠送給蘇芷,討得蘇芷的歡心,沒過多久,這兩個人就狼狽為奸,勾搭在一起了。
想到這裡,沈季時周身彷彿充斥著一股冰涼的氣息。
走在他身旁的蘇芩突然感覺到一陣涼意,她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小聲嘟囔著,「這才秋天,怎麼會感受到涼意呢?」說完,她想到沈季時大病醒來不久,抬眸看向他,緊張地問:「你會不會覺得很冷?」
沈季時一甩衣袖,冷聲道:「我不冷。」說完大步離開。
蘇芩看著突然變臉的沈季時,臉上充滿了疑惑,她又說錯話了嗎?
她深吸一口氣,在心裡暗暗的給沈季時加上了一條注意事項—— 喜怒無常,不能惹。

等蘇芩回到房間的時候,沈季時已經坐在房裡,正慢悠悠喝著手上的熱茶,臉上的表情也是不冷不熱。
來到沈季時的身旁,蘇芩不知道自己應該站著還是坐著。
這時,沈季時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悠悠地道:「站在那裡幹什麼?」
蘇芩立馬坐在一旁,看著他,卻不知道應該和他說些什麼。
沈季時餘光一瞥,看她還緊緊拿著放夜明珠的盒子,心裡冷哼一聲,「妳就那麼喜歡這顆夜明珠?喜歡到一直拿在手中捨不得放下來?」
聽到這話,蘇芩微微一愣,她就算是個傻子,也能夠感覺到沈季時生氣的原因是什麼了,他這是氣她收下這顆夜明珠嗎?
思及此,她一把將盒子放在桌子上,開口道:「我沒有,你要是不喜歡,我就把這個珠子還給表弟。」
「不用了,他送給妳,那就是妳的東西了,妳自己好好收著就行。」沈季時冷冷地道。
要是這個蘇芩和上輩子的蘇芷一樣,因為一顆夜明珠就被周景灝給勾走了魂,那她和蘇芷也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
沈季時看著身旁的姑娘,她雙頰紅撲撲的,一雙圓溜溜的杏眼透露著膽怯,卻又對他極其防備,一副很容易被騙的模樣,看起來確實是個小傻子。
蘇芩搖了搖頭,將盒子推到沈季時面前,道:「你收著吧。」
沈季時漆黑明亮的眼眸一瞇,嘴唇微微地揚起,「妳確定讓我收著?」
「嗯嗯。」蘇芩小雞啄米一樣的點著頭。
沈季時打開盒子,看著裡面晶瑩剔透的夜明珠,伸手拿起來仔細的欣賞了一番。
「的確是個好東西。」說完,他看向在房門口的翠竹,開口道:「翠竹,把這個給我丟進池塘給錦鯉玩去。」
「是。」翠竹接過夜明珠,轉身就走出去了。
蘇芩聽到這話,一雙杏眼頓時瞪大,丟……丟去池塘裡面給魚玩?這東西看起來好貴的,就這麼丟了豈不是太浪費了?
「這怎麼說都是你表弟送的,要是被他知道我們丟了,這不太好吧……」
「怎麼,捨不得了?」沈季時露出一個戲謔的笑,「剛剛可是妳讓我收著的。」
「我是讓你收著,沒讓你丟掉啊。」蘇芩小聲道。
沈季時輕抿唇角,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妳要是捨不得,那就叫人撈起來吧!」
蘇芩正想說好,可一想到沈季時的陰晴不定,立馬改口道:「不用,我對那個珠子沒什麼捨得不捨得的感情,除了能拿來看,又不能拿來吃。」她話音剛剛落下,肚子裡就傳來一陣「咕嚕」的聲音。
蘇芩,「……」
沈季時,「……」
蘇芩滿臉赧然地低下頭,耳尖微微發紅,手指緊緊攥住上襖的衣邊,尷尬地說不出話來。
太丟人了,這肚子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在這個時候咕嚕叫呢!
看著蘇芩一臉尷尬的模樣,沈季時薄唇噙著笑意,開口道:「墨菊。」
聽到沈季時叫她,墨菊連忙開口,「奴婢這就去廚房拿早膳過來。」
很快,丫鬟魚貫而入,將食物擺放在他們面前,擺在蘇芩面前的白瓷彩釉盤上頭擱著撒了糖霜的杏仁酥、如意糕,花花綠綠很是顯眼,而放在沈季時面前的精緻小碗,則是盛著蓮藕荷葉粥,清香四溢。
蘇芩從未吃過這麼豐盛的早膳,一時之間不知道從何下手。
沈季時抬眸看向一旁遲遲沒有動手的蘇芩,開口道:「怎麼還不吃?不是餓了嗎?」
「吃,我吃。」
蘇芩本就餓了,又聞著這些飄香四溢的食物,頓時胃口大開,端起面前的杏仁酥就開始食用。
她的嘴巴很小,一口塞進去一個,腮幫子鼓鼓的,就像一隻小倉鼠一樣,很快,她面前的東西就被她消滅的一乾二淨。
蘇芩吃完,看向一旁的沈季時,只見他一口一口將粥送進自己嘴中,舉手投足散發出一種貴族氣質,讓她看得有些呆了。
沈季時是她見過長得最好看的男子了,沒想到他就連吃東西的模樣也這麼好看。
感覺到蘇芩灼熱的視線,沈季時放下手中的勺子,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看向她,道:「看夠了沒有?」
蘇芩沒有反應過來,直接把自己的心裡話給說了出來,「沒看夠。」
沒想到她會突然這麼說,沈季時喝水的時候猛地一嗆,整個人劇烈咳嗽了起來。
蘇芩嚇得不行,立馬站起來走到他身後,在他後背輕輕拍打著,想要讓他這口氣給順下來。
等一口氣好不容易順了下來,他立馬開口道:「可以了,我沒事了。」
沈季時深深吐出一口氣,抬眸看向蘇芩,他還真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膽子小得要命的妻子,說起話來這麼的……直白。
一對上沈季時的視線,蘇芩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說了什麼,臉上一紅,立馬開口解釋道:「我、我不是……我剛剛的話不是這個意思。」
看著她慌亂無措的模樣,他饒富興趣,眉毛輕挑,笑著開口道:「哦,那妳的意思是妳剛剛看夠了?」
「不是,也不是這個意思。」蘇芩道。
「既然不是看夠了,那就是沒有看夠了。」沈季時淡淡的開口道。
蘇芩苦惱地撓了撓頭,被他這麼一繞,她現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了,最後想著反正怎麼解釋也解釋不清楚,她乾脆坐回自己的位子,一聲不吭了。
沈季時這會兒也吃飽了,他招了招手,示意下人把桌子上的碗碟撤下。
在準備撤下的時候,他隨口問了一句,「妳吃飽了嗎?」
蘇芩一聽,眼睛都亮了三分,正準備張嘴回答,可一想到剛剛沈季時只喝了一小碗粥,便搖了搖頭,回答道:「我吃飽了。」
其實她並沒有吃飽,這些東西雖然精緻可口,但實在不夠飽腹,如果能讓她選擇,她寧願吃幾個大肉包。
然而沈季時沒有發覺她口不對心,聽她說吃飽了,再看她其實吃的也不少,就真的以為她吃飽了。
第三章 回門遭下面子
用過早膳後不久,沈老夫人和沈夫人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沈季時的院子,同行前來的人還有周景灝。
「大夫,給我孫兒好好把一把脈,看看他現在的身體如何。」沈老夫人招手喚來一同前來的大夫。
「是,老夫人。」
大夫說著向前來到沈季時的身邊,沈季時也配合的將自己的手遞給大夫。
片刻過後,大夫收回自己號脈的手,摸了摸鬍子,開口道:「沈少爺現在的身體還很虛弱,不過並沒有什麼大礙,好生養著,很快就能恢復如初。」
站在一旁的周景灝一聽到大夫這話,放在身後的手突然緊緊地握成拳頭。
他本來以為沈季時的昏迷是老天爺對他的眷顧,給他一個繼承沈家家業的機會,沒想到讓大夫們束手無策、找不到病因的沈季時,會因為一個沖喜就突然醒過來了。
想到這裡,周景灝忽然看向站在沈季時身旁的蘇芩,嘴角揚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
聽到大夫說沈季時身體並無大礙,沈老夫人的一顆心徹底放了下來,她立馬轉過身和自己身旁的貼身丫鬟秋兒道:「等會去庫房把那根人參拿出來,給少爺好好的補一補。」
大夫一聽這話,連忙阻止道:「老夫人,人參這種大補的東西,還是先不要給沈少爺食用了,小心虛不受補,反倒壞了身子。」
周景灝見狀,上前道:「外婆,之前我去贏州的時候得到不少補品,等會兒就派人給表哥送來。」
「好,景灝你有心了。」沈老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她看向蘇芩,「阿芩,等會兒會有裁縫過來給妳量尺寸,到時候好好給妳做幾身漂亮衣裳。」
蘇芩聽到後有些受寵若驚,正想要開口拒絕,可一低頭就看到自己身上洗得都要發白的衣裳,想到自己穿的還沒有沈家丫鬟好,想了想還是點頭接受。
「謝謝奶奶。」
沈老夫人笑了笑,「一家人有什麼好謝的,只要妳好好照顧季時就行。」
蘇芩頷首,「我會好好照顧相公的。」
「好了,季時大病初癒又是新婚,我們這些人也不要一直待在這裡,影響他休養和與阿芩培養感情了。」說著沈老夫人帶著人離開。
蘇芩見狀,連忙送他們出去。
送了沈老夫人一段路,蘇芩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周景灝來到蘇芩的身邊。
「表嫂,剛剛沒有機會和表嫂好好說上兩句話,不知道表嫂喜不喜歡那顆夜明珠?」周景灝含笑看著蘇芩。
想到那顆已經在池塘裡面陪錦鯉玩的夜明珠,蘇芩臉上閃過一抹心虛。
「喜歡。」
周景灝臉上的笑容放大,開口道:「表嫂喜歡就好,以後表弟有好玩意,還會送給表嫂的。」
不知道為什麼,蘇芩看著周景灝的笑容,總感覺他這人不懷好意,知道沈季時不喜歡周景灝,她連忙拒絕道:「不用了,我要回去了。」說完,立馬轉身離開。
回到房間沒有多久,沈老夫人派來給蘇芩量尺寸的人就過來了。
蘇芩乖乖的站在那裡讓裁縫給自己量尺寸。
看著在那裡量尺寸的蘇芩,沈季時才發現她身上這身衣裳的確挺舊的,腦海中回想起當年蘇芷嫁進來的樣子,穿的可是光鮮亮麗,怎麼到了蘇芩身上就變成這樣了?
沈季時思緒拉了回來,走到正挑選布料花色的蘇芩身旁,看著她挑選的兩塊布,目光往桌子上一看,指著上面其他的布料開口道:「這幾塊布也給她做幾身衣裳。」
裁縫聽到之後,立馬喜笑顏開地應好。
蘇芩歪著腦袋看著一旁的沈季時,道:「我有兩身就夠了。」
「沈家的少夫人怎麼能只有兩身衣裳。」沈季時卻語氣淡淡地道。
蘇芩一噎,所以是嫌她寒酸了嗎?
送走裁縫沒過多久,周景灝的丫鬟小月就帶著補藥來到沈季時的房門口。
小月端著熱呼呼的湯藥,滿臉笑容地道:「少爺,這是表少爺讓奴婢送過來的補藥。」
「交給翠竹就行。」
然而翠竹接過之後,小月沒有立馬離開。
「少爺,這補藥要趁熱喝。」小月道。
沈季時伸手摸了摸碗的外壁,「太燙了,妳是想要我被燙傷不成?」
聽得這話,小月臉色一白,連忙道:「奴婢不是這個意思。」
「翠竹、墨菊,送小月離開。」沈季時冷聲道,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三人出去之後,沈季時端起補藥,直接倒進房間內的一盆君子蘭裡面。
看到他的動作,蘇芩感到十分不解,「為什麼要把它給倒了?」
沈季時將碗放回桌上,抬眸看了她一眼,問她,「難道妳想我喝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又是把夜明珠給扔了,又是把送來的補藥給倒了,這沈季時到底有多討厭這個表弟?
她想了想沈季時做的種種行為,最後還是把自己心中的疑惑給問了出來,「你是不是和這個表弟有什麼恩怨,為什麼他送來的東西你都丟掉?」
聞言,沈季時目光沉沉地看著蘇芩,她看起來就是一副單純、沒有心機的樣子,要是不告訴她周景灝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說不定她遲早會被周景灝這無害的外表騙了。
這麼一想,他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繼而開口道:「妳只要知道周景灝不是一個好人就行,以後他送進來的東西,尤其是吃的食物,切記千萬不可以碰。」
蘇芩未嫁前也曾聽別人說過,豪門大院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內裡卻汙濁不堪,表面上和和氣氣、笑臉相迎的人,背地裡還不知道會給對方使什麼絆子、下什麼陰招呢。
想到這裡,蘇芩腦海中就冒出之前周景灝對她展現的熱情,再加上沈季時現在一臉認真的告誡自己,她立馬幻想出一場宅門大戲。
她就知道周景灝這個人不懷好意,果然是一個大壞蛋!
蘇芩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她黛眉一蹙,問道:「是不是他想要殺你,然後謀財害命?」
聽見這話,沈季時眉頭輕挑,一臉意外的看著蘇芩,她腦子什麼時候這麼好使了?
他沒有正面回答蘇芩的問題,只是再三地道:「妳只要記住我說的話就行,還有,平時也要離他遠一點。」
蘇芩頷首,「我知道了,我會離他遠一點的。」末了,她又補上一句,「我也會保護好你,不會讓他傷害你的。」
聞言,沈季時愣了一愣,可看著她認真的表情,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心道:也不知道到底是誰保護誰。
一想到周景灝可能會傷害沈季時,蘇芩神情就越發凝重,開口問:「既然你知道他是壞人,為什麼不把事情告訴奶奶,讓奶奶把他趕出沈家,這樣他不就傷害不了你了?」
沈季時搖了搖頭,「妳太天真了,先不說周景灝是奶奶的外孫,又打理著我們沈家的產業,俗話說捉賊拿贓,沒有任何的證據,周景灝在眾人面前又有一個好名聲,誰會相信我的話?」
「你是沈家的少爺,你的話他們都不會信嗎?」
聽著這話,沈季時在心裡暗暗把她腦子好使這一句話給收了回去。


轉眼,就到了蘇芩回門的日子,沈老夫人早早就準備好他們回門帶的禮物。
蘇芩和沈季時兩個人坐在馬車上,帶著準備好的禮物就朝著蘇家駛去。
一路上,蘇芩的心情並不像其他新嫁娘一樣帶著喜悅之情,反而顯得十分忐忑。
沈季時盯著蘇芩皺著的小臉,心裡暗暗想著,這是在蘇家過得多麼不好,才會在回門的時候露出這種表情。
蘇芩被沈季時盯得渾身都不自在,她縮了縮自己的身體,弱弱的開口道:「你一直盯著我看幹什麼,我臉上有東西嗎?」
沈季時收回自己的視線,語氣平淡,「我看妳的樣子不像是回娘家,反而像是奔赴刑場一樣,妳就這麼不願意回娘家嗎?」
蘇芩摸了摸自己的臉,她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我沒有啊!」說著,像是應和自己的話一樣,她將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般。
他斜睨了蘇芩一眼,輕勾起嘴角,都不知道自己怕成什麼樣了,還在那裡死鴨子嘴硬,當他是瞎子看不見嗎?
他嘴角噙著若有似無的譏誚和戲謔,道:「妳要是真的不怕,那妳抖個什麼?」
蘇芩小小的身子蜷縮在馬車靠門的位置,僵硬地扯出一絲假笑,「我……我不是怕,我就是有點冷。」
此時沈季時坐在馬車內側,而蘇芩卻坐在靠門的位置,兩人剛好成了一個對角。
沈季時淡淡地「哦」了一聲,繼續道:「那妳為什麼要坐那麼遠?」他望著她,黑亮的眸中閃過惡劣的笑意,薄唇微啟,「還是說,妳不是怕回娘家,而是在怕我?」
蘇芩臉色一白,「我沒有。」我只是……只是兩個都怕。
胡氏固然可怕,可是你也同樣很可怕的。
沈季時臉上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既然很冷那就坐過來,車裡的位置很大,不用妳縮在那裡替我擋風。」說話的同時看了自己身側的位置一眼。
他的意思很明顯,可看著他身側的位置,蘇芩是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最後,她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慢慢朝著沈季時的方向挪去,就在她即將坐下去的時候,馬車突然一個震動,她身子猛地朝著沈季時倒去。
一瞬間,車內的空氣凝固了。
只見蘇芩半個身子趴在沈季時的大腿上,整個人都愣住了,連接下來應該幹什麼都不知道。
「少爺,您沒事吧?」車夫停穩車子之後,立馬問道。
聽到車夫聲音,蘇芩這才回過神來,紅著一張臉,迅速從沈季時身上爬起來,端端正正的坐在沈季時身旁,一句話也沒敢開口。
先是望了蘇芩一眼,沈季時才朝著車外道:「沒事,繼續上路。」
經過這一個小插曲,蘇芩在馬車上簡直是如坐針氈,好在沒過多久他們就到了目的地。
馬車停穩之後,沈季時率先下了馬車,在蘇芩準備下來的時候,他伸出手來要扶她下車。
看著自己面前這隻手,蘇芩有些受寵若驚,就在她糾結是要把手交給沈季時,還是自己下馬車的時候,眼角餘光瞥到他的眼神,最終把手交給他,心驚膽戰地下了馬車。
聽到馬叫的聲音,胡氏立馬從院子裡走出來,一出來就看到沈季時一臉溫柔的牽著蘇芩下車。
胡氏只覺得這一幕十分刺眼,她早就得知蘇芩嫁過去的當晚沈季時就醒過來的消息,她原本還想著沈家少爺發現自己娶了蘇芩這樣的一個妻子會不開心,可現在看來,這兩個人的感情似乎很好。
胡氏的目光在蘇芩身上打量,發現她身上的衣服看起來就不便宜,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一想到這錦衣玉食的生活原本是她女兒的,現在卻讓蘇芩撿了便宜,想想就覺得堵心。
等從馬車上下來的蘇芩站穩後,沈季時一轉過身子就看到胡氏一臉陰沉,神色十分不好的站在那裡,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看到門口的胡氏,蘇芩冷淡地開口喊了她一聲。
「嗯,快進來吧。」然而再不開心,胡氏仍是得做好表面功夫。
進了正廳,不甚熱略地聊了幾句就到了用午膳的時候,胡氏立刻就讓人上菜了。
蘇芩不指望胡氏會多麼熱情的招待她,但在看到桌子上面的青菜饅頭,她一張臉都冷了下來,若是只有她一個人吃這些東西也就算了,但今天可不僅僅是她一個人回來。
蘇芩有些害怕沈季時吃不慣這些粗茶淡飯,到時候把氣全都撒在她身上,想了想還是看向身側的他,小聲地開口道:「你要是吃不慣,我就去廚房裡給你炒個好菜,我知道她把好東西都藏在哪裡。」
蘇芩聲音再小,同一張桌子上坐著的胡氏也能聽得一清二楚,當下氣得臉都要歪了。
這蘇芩是把她當做空氣嗎?居然還說知道她把好東西藏在哪裡。
沈季時正準備說就這麼吃吧,可當他看到胡氏氣歪了臉的模樣,便改變了想法,他扯了扯嘴角,朝蘇芩道:「好啊,那妳就去給我做幾個拿手好菜。」
蘇芩點了點頭,起身就準備朝著廚房的方向走去。
胡氏一聽,整個人都急了,連忙開口阻止蘇芩的動作,「等等,蘇芩妳不要亂來,新嫁娘回門是不能幹活的,否則會給娘家帶來厄運。」
聽到這話,蘇芩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
不煮?那沈季時不開心,倒楣的可能是她。
煮?胡氏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她。
蘇芩左右衡量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去給沈季時煮兩個好菜,畢竟以後她和沈季時生活的日子更長一點,而蘇家就剩下胡氏和蘇芷兩個人,會倒楣也和她沒有關係了。
見狀,沈季時示意蘇芩坐回來,然後抬眸看向胡氏,嘴角噙著一抹譏諷,「那您說說應該怎麼辦?實在不行的話,那我們就回去吧。」
此刻正是用午膳的時候,周圍的鄰居都知道她這個繼母對蘇芩不算好,要是此刻蘇芩帶著夫君從家裡離開,那些人還不知道會在背地裡如何數落她呢。
數落她倒是不要緊,要是因為這件事情影響到她女兒蘇芷就不好了。
想到這裡,胡氏連忙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姑爺,瞧你這話說的,今兒個是你陪我家阿芩回門的日子,怎麼能連一頓飯都不吃就離開了。」
「可是您好像也沒有讓我們吃飯的意思。」說著,沈季時的目光朝著桌子上的飯菜一瞥。
「那是……」胡氏語噎,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難不成要說她以為只會有蘇芩一個人回來,才隨便弄了青菜饅頭打發她?
就在胡氏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時候,一道嬌柔的聲音從門口響起—— 
「那是娘怕姊夫你大病初癒,吃不得那些油膩的食物,才想著做點清淡的食物招待你,哪知道姊夫會這麼誤會娘。」
蘇芩抬眸望向聲音的來源,只見蘇芷踏著蓮步緩緩的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
蘇芷的目光落在沈季時身上,原本她是沒有打算出來的,畢竟她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她上輩子的夫君,可她又好奇,好奇娶了蘇芩的沈季時會是什麼模樣。
蘇芷……
再次聽到蘇芷的聲音,沈季時腦海中就浮現出上一世她做的那些事情,眼底閃過一抹恨意,但很快就被他給掩蓋住了。
「對對對,我就是怕你身體承受不了才沒有準備的。」胡氏緊跟著說道。
沈季時扯了扯嘴角,開口道:「是嗎?雖然我的身體不好,吃不了大魚大肉,可我家娘子身體好著呢,我不能吃,她卻是可以吃的。」
沈季時這一聲娘子,讓蘇芩一顆心微微跳動了起來。
「是是是,我這就去再炒幾個好菜。」胡氏連忙說道。
胡氏離開之後,正廳裡面只剩下他們三個人,一時間,氣氛變得十分尷尬。
蘇芩可以明顯感受到,沈季時的情緒從蘇芷進來那一刻開始有所變化,身上更散發出陣陣寒意。
坐在沈季時身邊,蘇芩偷偷看著他緊抿的嘴角,猜測道:他是生氣了嗎?是看到蘇芷才變成這樣的嗎?所以他還在生氣蘇芷把她換過來嗎?
想到這裡,蘇芩的情緒也變得低落了起來。
沈季時沒有注意到身旁妻子的不對勁,只是冷著一張臉坐在那裡,一句話也沒有說。
桌子另一邊,蘇芷也明顯感受到沈季時對自己散發出來的敵意,但她沒有多想,只是覺得那是沈季時因為她的悔婚而產生的怒氣。
蘇芷勾了勾唇,突然開口道:「姊姊,妳在沈家過得可還好?」
她是故意這麼問的,任哪家的新娘子突然換了一個比之前定下來的那位差的夫婿,怎樣都會把氣撒在取代者的身上吧。
「啊?」蘇芩有些懵,怎麼突然就問到她的頭上來了?
「我……我在沈家過得挺好的,沈家所有人也都對我挺好的。」蘇芩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然而蘇芷卻沒有相信蘇芩的話,臉上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朝著她道:「過得好就好。」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不負白首》

    《不負白首》
  • 2.【中秋限定組】千尋+風光+陳毓華贈【旅貓日記】明信片新款

    【中秋限定組】千尋+風光+陳毓華贈【旅貓日記】明信片新款
  • 3.《蒔花閨秀》

    《蒔花閨秀》
  • 4.《奉旨沖喜》全4冊

    《奉旨沖喜》全4冊
  • 5.《一世瓶安》

    《一世瓶安》
  • 6.《春復歸》全2冊

    《春復歸》全2冊
  • 7.《錦繡醫心》

    《錦繡醫心》
  • 8.季可薔+月影紗【浪漫古今】夏末套組

    季可薔+月影紗【浪漫古今】夏末套組
  • 9.《田園金釵》全3冊

    《田園金釵》全3冊
  • 10.《相思無悔》

    《相思無悔》

本館暢銷榜

  • 1.《相思無悔》

    《相思無悔》
  • 2.《代嫁》

    《代嫁》
  • 3.《嬌寵和離妻》

    《嬌寵和離妻》
  • 4.《飯香襲人》

    《飯香襲人》
  • 5.《富貴陶妻》

    《富貴陶妻》
  • 6.《穗穗平安》

    《穗穗平安》
  • 7.《愛寵圓圓》

    《愛寵圓圓》
  • 8.吾家奇內助之《惹了姑娘挨雷劈》

    吾家奇內助之《惹了姑娘挨雷劈》
  • 9.吾家奇內助之《珍寶歸來》

    吾家奇內助之《珍寶歸來》
  • 10.《掌勺玩家》

    《掌勺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