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驚悚館 首頁

恐怖懸疑
分享
霓幻鑰K4903

有鬼,請噤聲系列《衣櫥裡的哭聲》

  • 作者黑麒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9/10/25
  • 瀏覽人次:547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一對母子陳屍在自家衣櫥裡,俱是被活活勒死,
命案發生後,發現屍體的衣櫥開始出現靈異現象,
一年年下來怨氣日益加重,
這一天又有人買了這個衣櫥──


宋智霖看著衣櫥裡脖子纏繞著皮帶的厲鬼,忍不住尖叫出聲,
忽然一條又一條皮帶瞬間鑽進他嘴裡,
失去意識前,他聽到女人用輕柔的聲音說道──

「兒子乖,不怕,沒事了,媽媽在這裡,不怕……」
 
黑麒
我是一隻悠游於酒海的紅蟳,怎麼說呢?
因為每次只要一喝酒,不管喝多喝少,我的臉都會暴紅,活像隻紅蟳一樣。
而且每每深夜趕稿時,我都習慣倒一杯威士忌,邊喝邊寫,藉此來激發出靈感大神。
不過很詭異的是每次打字打著打著,就會失去意識,
一直到隔天醒來,都記不得前一晚的事,很可怕對吧?
更神奇的是,文章都會多出一大段來,我常在想,這會不會是靈感大神附在我身上幫我寫的?

什麼?鬼上身?
呿!不要亂說話。
酒醉?
沒禮貌,你才酒醉哩。
啥?不信有人可以這樣寫故事?不然看故事去吧,真相只有一個──

黑麒的家:
http://www.crescent.com.tw/blog/index.php?blogId=70
日常生活的恐懼……

大家應該看過「怪獸電力公司」吧?我很喜歡這個故事的一點,是裡頭很好的解釋了為什麼小孩子總是對衣櫥有莫名的害怕,那是因為驚嚇專員們利用衣櫥門作為媒介,潛進孩子的房間嚇唬他們,藉此收集他們的尖叫聲,想當初我看到這個設定時,覺得編劇真的好厲害,還崇拜了一把。
小時候我曾在親戚家和他們的孩子玩捉迷藏,由於能夠藏身的地方只有我們所處的房間,想當然耳選擇不會太多,而我就躲進了衣櫥裡頭。
照理說這裡應該是很容易被發現的──不要小看孩子們,在玩遊戲時他們的智商會發揮到最大──不過說也奇怪,過了很久都沒有人來找我,直到我終於受不了跑出去,卻看到所有人都用震驚的表情看著我,包含我的父母。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夥伴們找了好久都沒發現我,連忙跑去找大人,所有人信誓旦旦地說衣櫥他們開開關關好幾遍了,都沒有我的身影,奇怪的是我壓根沒有看見門被打開,我雖然沒有受到多大的驚嚇,可那次之後不論玩了幾次捉迷藏,我都再也不敢躲在衣櫥裡了。
這次在黑麒老師的新書《衣櫥裡的哭聲》中,衣櫥也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但是不同於我那次不算太恐怖的經驗,這回的衣櫥可是進駐了貨真價實的鬼魂,而且還是一對母子,他們的出現攪亂了俞景浩和室友們的生活,周圍頓時充滿了鬼叫和尖叫……
究竟這對鬼母子為何會在衣櫥中?而能夠聽見鬼音的俞景浩又將如何幫助他們?請千萬不要錯過靈異名家 黑麒 睽違兩年的作品「有鬼,請噤聲」系列最終話K4903《衣櫥裡的哭聲》,10/25陰魂不散上市~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楔子 鬧鬼的衣櫥
位在新北市五股區的一條傢俱街上,有一家專賣二手傢俱的賣場,佔地相當大,裡面擺滿了各種新舊不等的傢俱。
眼下時間是晚上九點多,老闆準備休息了,在打烊之前,他都會親自巡視一遍賣場,才能安心離去。
當他巡視到一具原木大衣櫥的前方時,停下了腳步。
這個大衣櫥是他幾天前以非常便宜的價格買進來的,只要轉個手就可以大賺一筆。
對他來說,只要是可以賺錢的商品,都是好商品。
老闆愛憐的摸著衣櫥的門,像在哄小孩一樣的說:「要乖乖幫我賺錢喔。」
他話才說完,突然覺得門好像微微動了一下,感覺就好像是有人從裡面輕輕的敲了一下。
「咦?」老闆愣了一下。
是錯覺吧?老闆沒有多想,縮回手就要離開。
不對!會不會是老鼠?萬一死在裡面就不好了。
一念及此,原本已經要離開的老闆又回過身來,打算打開衣櫥門查看一下。
就在他打開門的那一瞬間,「啪」的一聲,燈居然熄了,周圍立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該死,一定是保險絲又燒壞了。」老闆皺眉罵了一聲,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
他急著要去修復電燈,也沒心思查看衣櫥了,但是就在他要離去的時候,眼角餘光卻瞥見衣櫥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閃過,讓他又停下了腳步。
老闆緩緩的轉過身來,將燈照向衣櫥。
說也奇怪,那燈光雖然照在衣櫥上,他卻還是看不清楚裡面。
之所以看不清楚,並不是老闆的眼睛不好,而是那個衣櫥此刻罩上了一團黑霧,讓人沒辦法一眼望穿。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老闆疑惑的抓了抓頭,朝那衣櫥走去,伸手撥了撥那團擋在衣櫥前方的黑霧。
隨著他的撥弄,那團黑霧散了開來,也讓他總算看清衣櫥裡面的情況,可眼前所見卻讓他心臟一陣緊縮—— 
衣櫥裡面竟然有一個長髮及肩的女人和一個小男孩,臉色發黑,兩人脖子上皆纏著一條皮帶,就那麼吊在衣櫥裡的橫桿上,甚至還輕輕的搖啊搖的。
「嚇!」老闆想要尖叫,卻因為實在太過驚駭,那叫聲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卡在喉嚨裡,怎麼都叫不出來。
面對老闆照來的光,衣櫥裡的女人和小男孩都被刺得閉上了眼。
「啊啊啊—— 」女人發出生氣的叫聲,同時有一條皮帶朝老闆抽了過來,打掉了他的手機,接著衣櫥門很快關上。
老闆只覺得一口氣喘不過來,整個人暈了過去。


隔天早上,老闆才被來開門的員工叫醒。
想起昨晚可怕的事,他趕緊回辦公室,打電話問了好幾個朋友,才找來一位師父幫忙。
看過衣櫥之後,師父問道:「你這個衣櫥還要嗎?如果要留,則有留下的處理方法,如果不要,我就找人載回去燒了。」
「如果可以,當然是希望留下來。」畢竟這衣櫥的賣相很好。
「那好,這個給你。」師父遞給他一隻紙老虎。
「這是?」接過那個造型相當可愛的紙老虎,老闆有點疑惑的說:「我的小孩都大了,不會喜歡這個。」
「這不是用來玩的。」師父說道:「這是虎爺,你把它放到衣櫥裡,用膠帶黏在角落,虎爺會鎮住裡面的鬼魂,不讓他們再出來作祟。」
「真的嗎?」一想到可以保住這個衣櫥,老闆開心的笑了,「謝謝師父。」
師父臨去之前,老闆包了個紅包給他。
老闆依言將那隻紙老虎黏在衣櫥的最角落,果然就像師父所說,再沒有惡鬼出來作祟。
而這個賣相很好的衣櫥,也很快的賣了出去,讓老闆賺了一筆錢……
第一章 幽魂母子檔
現在的夏天是愈來愈熱了。
艷陽高照的夏日午後,一輛藍色小貨車載著一具深棕色的衣櫥,正緩緩駛進這處位在市郊的老舊社區。
在一棟有著紅色磚牆的老公寓前方停好後,小貨車的兩側車門打開,一個高瘦和一個矮胖的男人從車內走了出來。
一下車,那個矮胖男人立刻皺起眉頭,瞇著雙眼抱怨道:「吼,這是什麼天氣啊,真的是熱死人了。」
「可不是,快點搬一搬就可以早一點休息。」高瘦男人一邊用手對自己搧風,一邊催促道。
熟練地解開固定衣櫥的繩索,兩人合力把衣櫥放到小推車上,然後來到有著紅磚牆的老公寓前,高瘦男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寫著地址的紙條,確定門牌號碼後,按下了門鈴。
「找誰?」對講機那頭傳來一道渾厚的男人聲音。
「我們是貨運公司,送衣櫥來了。」高瘦男人回應。
「太好了,等你們很久了,我開門,你們直接上來。」對方的聲音聽起來頗為興奮,話都還沒說完,「卡」的一聲,大門已經開了。
將大門完全推開後,矮胖男人來到衣櫥前方做出彎腰的姿勢,高瘦男人立刻快手快腳的拿出黑色橡皮綁在衣櫥上,兩人合力抬起了衣櫥,這也是最吃力的一段工作。
「走。」在高瘦男人的指令下,兩人抬起衣櫥開始往上爬。
當他們抬著衣櫥來到四樓的時候,兩人已經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了。
「辛苦了、辛苦了。」四樓右側門口有一位胖胖的男生等在那裡,咧開嘴笑道:「麻煩你們了,這衣櫥要放在我們裡面的房間。」
「好。」稍稍喘口氣後,他們開始將衣櫥移往屋內。
在移動的過程中,矮胖男人瞥見有什麼東西從上面飄落下來,不過他沒有特別去看,只想快點把工作完成,然後回到車上吹冷氣。
在胖屋主的指引下,兩人總算把衣櫥就定位。
「麻煩你在這邊簽個名。」高瘦男人遞了枝筆給高胖男生。
接過筆後,胖胖男生在他所指的表格上簽下了「宋智霖」三個字。
「謝謝你們。」宋智霖將他們送出門口,目送他們下樓之後,正準備關門,有兩個年紀和他相仿的男生正好上來。
「景浩、朱豪,你們總算回來了,有幫我買便當吧?」宋智霖朝那兩人笑道。
「有,在這裡,你最愛的豬腳便當。」朱豪高舉著提在手裡的便當。
「剛才那兩個人是?」俞景浩反手指了指樓梯處。
「送衣櫥來的。」等他們進屋後,宋智霖一邊關門一邊說。
「送來了?」朱豪問道:「這衣櫥真的有像網路上看到的那麼漂亮?」
「有喔。」已經笑到合不攏嘴的宋智霖,頗為得意的指了指他們的房間,「不信自己去看。」
「走,去看看。」也很好奇的俞景浩、朱豪一起朝房間走去。
之所以會再買這個衣櫥,是因為房東所提供的衣櫥已經不夠用,宋智霖才會上網去尋找物美價廉的二手衣櫥。
當他找到這個標榜是原木製成的衣櫥時就相當的喜歡,重點是價錢非常的便宜,宋智霖還特地去查過,類似這樣的衣櫥,全新的最少都要價三萬元以上,而這衣櫥含運卻只賣五千元,讓他非常心動。
於是他找來室友,也就是俞景浩和朱豪商量。
「這肯定是詐騙。」朱豪立刻搖頭,並勸道:「你錢多是不是,不如拿給我花還比較實在。」
「賣的這麼便宜,的確是讓人懷疑。」俞景浩也說道:「你先不要衝動,多確認,以免真的被騙。」
其實心裡也有所懷疑,但宋智霖真的很喜歡這個原木衣櫥,因此在獲得賣家的同意之後,他特地跑了一趟,去確認那個原木衣櫥的狀況,結果就像賣家所說,這個原木衣櫥外觀還有八、九成新,相當的漂亮。
至於為什麼會賣的這麼便宜?
「因為工作關係,我就要被派去大陸長駐,而且時間很趕,這邊的東西就便宜賣給有需要的人了。」賣家是這麼回應他的。
因為真的很喜歡,宋智霖當場就付了訂金,並商定運送的日期。
在他的殷殷期盼中,衣櫥也如期在今天運送過來。
一邊回想的同時,宋智霖也面帶微笑的隨同他們進到房間裡。
「哇,真的好漂亮。」打開衣櫥,朱豪難以置信的說:「看來真的被你賺到了。」
「這衣櫥確實很不錯。」俞景浩也頷首讚歎,「空間這麼大,你不用擔心衣服放不下了。」
「就是。」宋智霖笑道:「我衣服、褲子那麼多,衣櫥不大一點還真裝不下。」
「好吧,沒話說,恭喜你買到好東西。」朱豪豎起大拇指。
畢竟都是學生,沒什麼錢,能以這樣的價格買到物超所值的物品,他們都很替宋智霖開心。
「還好我有堅持。」宋智霖笑的很得意,一直到俞景浩他們去客廳看電視,他的目光都還捨不得從衣櫥上移開。
「好吧,開始整理。」拍了一下雙手,宋智霖總算甘心開始動手整理,一邊吹著口哨,一邊把一些堆放在桌椅上的衣服移到衣櫥裡。
雖然說房間裡多了這個大衣櫥,感覺空間變小許多,但也讓他的衣服總算都有家,不用再散亂於房間裡的各個角落。
不得不說這個原木衣櫥容量真的很大,一直到他把所有的衣物放進去之後,都還有空間可以容納其他的衣物。
就在他要把衣櫥門關上的時候,有個東西掉了出來。
「這是?」宋智霖彎下腰把它撿了起來,同時仔細查看了一下。
那是一隻紙老虎,用黃色的色紙摺的,上面還畫出老虎的樣貌,模樣很可愛。
「怎麼會有這個?」撓了撓腦門,宋智霖想不起來什麼時候有這隻紙老虎的。
翻到背面一看,有用紅色字體寫著他看不懂的文字,看起來很像是符文。
「會不會是之前的人留在衣櫥裡,保平安用的?」宋智霖自言自語著,又打開衣櫥門看了一下,確定沒有其他不屬於他的東西之後才關上。
他又看了一眼手裡的紙老虎,雖然可愛,但已經有些破舊,便不打算留下,轉身把手裡的紙老虎先放在桌上,打算等一下帶出去丟在客廳的垃圾桶。
輕輕的拍了拍衣櫥門,宋智霖就好像在哄小孩一樣,高興的說:「你真的好棒,愛死你了。」
「好棒棒……」
「誰?」就在宋智霖要走出房門的時候,身後好像有人在說話,把他嚇了一大跳,立即回過頭來查看。
沒人!不過天花板上的日光燈卻在這個時候閃了幾下,讓他心裡有點毛。
「沒事,我們這裡是經袁謙大師加持過的,沒事,不要亂想。」自我安慰的同時,宋智霖來到了客廳。
「快來看,你最愛的影集開始了。」俞景浩朝他招了招手。
「好,我先泡杯咖啡,有沒有要加一的?」宋智霖先是把紙老虎丟到垃圾桶,然後問道。
「加一。」朱豪目光仍緊盯著電視。
「我也來一杯,謝謝。」俞景浩說。
「謝什麼,這麼客氣。」
很快的泡來三杯咖啡,宋智霖坐了下來,和他們一起看著最近很熱門的一部外國影集。
看著看著,宋智霖突然覺得有點冷,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寒顫。
「奇怪,怎麼這麼冷?你們冷氣開很強嗎?」宋智霖急忙喝幾口熱咖啡,希望能去去涼氣。
「我也覺得今天特別涼。」俞景浩也頷首。
「沒啊,二十五度應該還好。」雖然這麼說,但朱豪也緊了緊衣領,還真的有點冷呢。
「先把冷氣關掉吧。」俞景浩拿起遙控器,關掉冷氣的電源。
又過了十幾分鐘,宋智霖看了一眼冷氣,疑惑的說:「冷氣真的有關掉嗎?怎麼還是覺得冷?」
「確定有關了。」俞景浩肯定的點著頭。
「這樣好啊,就不用開冷氣了,可以省電費。」朱豪很務實的說。
「不行了,真的好冷,我進去拿件外套。」說著,宋智霖起身朝房間走去。
「順便幫我拿一件涼被好了。」朱豪說:「我可以和景浩一起蓋。」
「好。」在回應他們的同時,宋智霖已經進到房間裡。
打開衣櫥後,他想找那件比較寬鬆的白色棉質薄外套,穿起來既舒適又保暖,很適合居家穿,他記得外套是擺在最右邊……
這是他從小的習慣,從右邊開始到左邊,是厚重的衣服一直擺放到輕薄的衣物。
來到衣櫥的最右邊,宋智霖開始翻找,然而把衣櫥裡的外套都翻遍了,竟然沒找到那件白色外套。
怎麼可能?我剛才明明記得有把它吊掛在衣櫥裡啊,畢竟才多久之前的事,宋智霖記憶還很清晰,自覺不可能記錯。
問題是他從右邊找到左邊,再從左邊找到右邊,不管怎麼找就是沒有他要找的那件白色外套。
「怎麼可能?」不信邪的宋智霖用力抓了抓自己的腦袋,然後再一次翻找著他的白色外套。
突然,他的目光和動作都停了下來,就好像被按下暫停鍵的電影畫面一樣。
宋智霖之所以會停下動作,是因為他看到了一件水藍色的……洋裝!
沒錯,就是女人穿的那種洋裝。
為什麼他的衣櫥裡會有這件洋裝?
宋智霖整個人愣住了,他可以很肯定地說,稍早在整理衣櫥的時候,裡面並沒有這件水藍色的洋裝。
而讓宋智霖覺得非常詭異的是,這件洋裝所呈現的模樣,感覺就好像有人正穿著它一樣。
肯定是朱豪,他就愛開這種玩笑,玩這種爛梗!
從衣櫥上拿下那件藍色洋裝,有點不爽的宋智霖來到客廳,高高舉起手裡的洋裝,質問道:「朱豪,是你對不對?」
「什麼東西對不對?」朱豪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移回到電視上。
「就這件衣服啊,到底是誰的?」知道他一定不會承認,宋智霖繼續追問。
「這件衣服……」仔細看了一下,俞景浩疑惑說道:「不是你的嗎?」
沒想到就連俞景浩也來開他玩笑,宋智霖沒好氣的說:「這是洋裝耶,怎麼可能會是我的?」
「神經。」朱豪白了他一眼。
俞景浩特地走上前看了一下,還摸了摸,才說:「這……是白色外套啊,哪裡來的洋裝?」
「景浩,他在鬧的啦,別理他。」朱豪不耐煩的說:「電視正好看,不要在那邊一直吵。」
「我沒有在鬧,這明明是洋……」宋智霖轉頭看去,最後一個字怎麼也說不出口,因為他發現自己拿在手裡的,還真的是剛才自己一直在找的那件白色外套。
「還洋裝咧。」朱豪噗哧笑出聲,「我看是你又在思春了。」
「怎麼可能?」宋智霖很用力揉了幾下眼睛後再看一次,依然是那件白色外套。
「喂,說好的涼被呢?」已經冷到有些發抖的朱豪沒好氣的看著他。
「我去拿。」說著,俞景浩朝宋智霖的房間走去。
宋智霖立刻轉身跟了過去,一邊小聲嘀咕道:「景浩,剛才我真的有看到一件藍色洋裝。」
「會不會是你眼花?」俞景浩是真的沒有看到什麼洋裝。
「好吧。」知道他不會亂說話,宋智霖這才不再去想這件事,跟著拿好涼被的俞景浩一起出去客廳續繼看影集。
等他們看完,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
「涼被就麻煩你拿進去了。」朱豪把被子交到宋智霖的手裡。
這條涼被是他們以前的一個室友留下來的,雖然那室友已經不在了,但是他們一直保留著他的東西。
「好。」接過棉被,宋智霖轉身朝房間走去,邊說:「晚安。」
「祝好夢。」俞景浩和朱豪也走向他們的房間。
一進到房裡,宋智霖按了一下電燈開關,卻發現日光燈竟然不亮了,他又試了幾次,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奇怪,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看個電視回來就壞了?是燈管燒壞了嗎?
還好已經住慣了,地形地物大致都了解,宋智霖把涼被放回下鋪的床上,然後慢慢爬到上鋪去。
「看來只好明天再找人來修理了。」宋智霖一邊躺下,一邊嘀咕著。
就在他似睡未睡之際,聽到了一道非常溫柔的女生聲音,輕柔的說著,「今天來念小王子的故事,聽完就乖乖睡覺了喔……」
這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宋智霖想要回一聲「好」,但實在是太累了,只有嘴巴動了動,並沒有真的發出聲音來。
「在一個編號B612的星球上,住著一個小王子……」
好懷念,小時候他最喜歡聽媽媽念故事了。
宋智霖的腦海裡浮現了媽媽慈祥的臉龐,還有總是微笑著幫他念睡前故事的模樣。
是啊,好久沒有回家了,這個週末回去看看她老人家吧……
就在這時,原本雙眼緊閉的宋智霖突然張大眼睛,一雙大眼轉了幾下,接著坐了起來,喃喃自語的說:「媽媽什麼時候念過小王子的故事了?我小時候最愛聽的故事明明就是三隻小豬,而且媽媽的聲音也沒這麼好聽,聲線粗多了……」
那麼剛才是誰在念小王子的故事?
宋智霖豎耳傾聽,想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念故事。
可聽了好一會兒,除了自己的呼吸聲之外,再沒聽到其他聲音。
會不會是手機?
他又仔細查看了一下手機,也沒發現有什麼問題。
難道是作夢?他今天到底是怎麼了?看錯外套就算了,現在又夢到有人在念他沒聽過的故事。
宋智霖愈想心裡愈毛,在床上坐了一會兒,最後實在受不了那股在心底不斷擴散開來的恐懼,他下了床,抓起涼被走出房門,決定今晚要去和俞景浩他們一起睡。
「卡」的一聲,他一開門,俞景浩就有了反應,擁有靈敏聽覺的他雖然已經特地戴上耳塞,還是很清楚聽到宋智霖的開門聲。
「怎麼了?」俞景浩坐起身,疑惑的望向他。
「我想在這邊睡。」宋智霖微微扁著嘴,就好像受到委屈的小孩一樣。
「怎麼會突然想在這邊睡?」俞景浩知道一定有原因。
「不管,我就是要在這裡睡。」擔心會被笑,所以宋智霖沒說出聽到有女人在說故事那一段。
也被吵醒的朱豪沒好氣的說:「你到底在搞什麼?」
畢竟他們這邊是上、下鋪的單人床,硬要擠兩個人的話真的會很難睡,而且宋智霖又那麼大一隻。
「我睡地上就好,不會和你們擠,拜託啦。」雖然這麼說,但沒有等他們同意,宋智霖已經自顧自的在地板上躺了下來,一副就要賴著不走的模樣。
「隨你了。」覺得只要他不擠上床就行,睡意仍濃的朱豪再次躺下,沒多久就又睡著了。
俞景浩可就沒那麼好命了,因為宋智霖會打呼,儘管他有戴著耳塞,還是受到影響,沒辦法好好睡。
天一亮,朱豪就把他趕回自己的房間,俞景浩也才能好好的補個眠。


吃完早餐,宋智霖去買了新的燈管回來更換,結果還是不會亮。
那應該是啟動器的問題吧?好在他也買了一個新的啟動器回來,不用再跑一趟。
宋智霖一邊在心裡讚歎自己聰明的同時,一邊立刻換上啟動器,結果依然不行。
為什麼還是不會亮!
這下宋智霖真的沒轍了,只好去拜託房東幫忙,找來一個水電工,幫他檢查看看為什麼這燈就是不會亮。
這水電工是個中年大叔,身高大約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左右,頭髮已經禿了大半,皮膚黝黑,一看就是個經常在太陽底下勞動的人。
「就是這盞日光燈,我燈管也換了、啟動器也換了,都不會亮,不曉得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宋智霖指著天花板上的那盞燈,相當不服氣的說道。
「這個就要讓專業的來了。」撇了撇嘴,水電工大叔雙眼閃爍著得意的神色說:「如果什麼問題都這麼容易處理的話,我們還有錢賺嗎?」
「也對,那就麻煩你了。」宋智霖只希望他能儘快把燈修好。
「不過就是日光燈不會亮,有什麼難的?」水電工大叔信心滿滿的說:「交給我吧。」
水電工大叔自己帶了一個木製的馬椅梯上來,他看了一下位置,擺好馬椅梯後就手腳俐落的爬了上去,查看日光燈的狀況。
可左看右看,甚至把整個燈座都看了個透,水電工大叔都看不出哪裡有問題。
接著他從馬椅梯下來,又去查看開關,試了幾次,也沒發現什麼問題。
那就奇怪了,燈座、開關、燈管和啟動器都沒有問題,那為什麼日光燈不會亮?水電工大叔很納悶。
書桌上的電腦螢幕是亮的,也就是說房間裡的供電並沒有問題,那麼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裡?
水電工大叔一個頭兩個大,他剛才對宋智霖說出那麼臭屁的話,如果現在說查不出故障的原因,面子根本掛不住。
於是水電工大叔深吸一口氣,再一次爬上馬椅梯,仔細查看著燈座的狀況。
為了看得更仔細一點,水電工大叔把一隻腳跨到了衣櫥的上頭,好讓自己可以離燈座更近一點。
就在他的腳踏上衣櫥上方的那瞬間,剛才怎麼都不肯亮的日光燈閃了幾下,竟然亮了。
「哈!這就是專業!」總算恢復正常了,水電工開心的笑了一聲後,縮回腳就要去喚宋智霖,跟他臭屁一下,說已經把燈修好了。
說也奇怪,他的腳才剛離開衣櫥,日光燈竟然「啪」的一聲熄滅了。
正樂開懷的水電工大叔,笑容立刻垮了下來。
「奇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水電工大叔只好又把一隻腳跨到衣櫥上,想要再過去查看燈座。
「啪」的一聲,日光燈又亮了。
「到底是在搞什麼鬼?」水電工大叔這下可納悶了。
不過他發現,這日光燈會不會亮,好像和他的腳有沒有踩上衣櫥有關係。
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水電工大叔特地試了一下,結果還真的像他所想的那樣,只要他的腳踩上衣櫥,燈就會亮,但是一把腳移開,燈就又熄了。
這可就奇了怪了,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
對了,肯定是這衣櫥有壓到電線,才會造成短路的現象。水電工大叔做出這樣的研判。
歎了口氣,他從馬椅梯上下來,來到衣櫥近旁,查看著電線的分佈狀況。
因為屋內的燈不會亮,所以水電工大叔拿著手電筒在衣櫥後面看啊看的,想要找出電線所在。
然而找了好一會兒,竟然都沒找到電線。
怎麼會這樣?
水電工大叔繞到衣櫥的另一邊,繼續查找著電線。
還是沒有,就連衣櫥的底下他也都查看過了,並沒有壓到任何電線。
不可能啊,如果說這衣櫥沒有牽扯到電線,為什麼腳踩上去的時候燈就會亮?移開的時候又熄滅?
以眼前的狀況看來,只剩下一種可能,就是電線安裝在衣櫥裡面,但依據他過往的經驗,這樣的可能性實在是微乎其微。
儘管心裡這麼想,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水電工大叔來到衣櫥正前方,抓住衣櫥門的把手,將門一左一右的打了開來。
打開之後,水電工大叔將手電筒朝黑漆漆的衣櫥內部照去,想要查找裡面是否真的有連接著電線。
結果他看到……
一張臉!
沒錯,是一張小孩子的臉,大約只有三、四歲的小男孩。
沒想到衣櫥裡面會藏了一個小孩,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水電工大叔被嚇壞了,整個人快步往後退去,摔坐在身後的床鋪上。
衣櫥裡那個小孩好像也被嚇到了,扁起嘴,一副隨時就要哭出來的可憐模樣,然後在水電工大叔驚恐的目光中,縮回衣服裡面去。
怎麼會讓小孩子躲在衣櫥裡呢?被嚇了一大跳的水電工大叔嘀咕道:「等一下一定要跟這小孩的家人說,這麼小的孩子,萬一被困在衣櫥裡面真的很危險。」
這家人也太不懂事了!
水電工大叔有些生氣,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必須先把小朋友叫出來,免得在裡頭發生危險。
從床鋪上站起身,水電工大叔再一次來到衣櫥前,輕輕的拍著手說:「小朋友,不好意思,剛才嚇到你了,來,快出來。」
水電工大叔試著叫了幾次,但是那個小男孩都沒有回應。
「你不出來,那我要進去找你了喔。」擔心會嚇到他,水電工大叔輕輕的撥弄著衣櫥裡面的衣服,想要把小男孩找出來。
只是左撥右撥,把衣服都移動過,也把衣櫥裡面都找過了,還是沒有看到那個小男孩的身影。
「不可能啊,衣櫥就這麼大,那個小男孩可以躲去哪裡?」水電工大叔納悶的嘀咕著。
突然,他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碰到了他的頭。
「什麼東西?」水電工大叔抬起頭望去,同時把手電筒往上照,想知道是什麼東西碰到他的頭。
是一雙腳,一雙小孩子的腳,就在那邊輕輕的晃啊晃的。
原來是躲在上面,難怪都找不到。水電工大叔恍然大悟的想著,同時往後退去,想看清楚小男孩。
看到了,他總算看到小男孩的狀況了,忍不住笑道:「哈哈,原來是吊在衣櫥的橫桿上,難怪我找不到,算你厲害。」
等等……水電工大叔突然意識到不對,好好的一個小孩子,怎麼會吊在衣櫥的橫桿上?
再仔細一看,可不是,有一條皮帶就綁在小男孩的脖子上,然後把他吊在橫桿上,就好像一件被吊掛著的外套似的。
這……這小男孩到底是活的還是已經死了?
水電工大叔被這詭異的一幕嚇到腿都軟了,說什麼都無法相信剛才還好端端的小男孩,現在卻被吊在衣櫥裡,雙眼翻白,吐著長舌,也不曉得到底是生是死。
報警?叫救護車?水電工大叔已經慌了手腳。
當他拿起手機要打電話叫救護車的時候,突然又想到,不對,他應該先把人救下來才對。
對,先救人要緊!
水電工大叔立即靠上前,想解開小男孩脖子上的皮帶。
就在他伸長手碰到皮帶的時候,原本雙眼緊閉的小男孩突然睜開眼,瞪視著水電工大叔。
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到嘴都合不攏,水電工大叔本能的縮手就想要往後退。
不過很快的他就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後退,因為他的手被一條皮帶纏住了。
被嚇壞的他急著想要解開那條皮帶,結果不但解不開,還愈纏愈緊,而且不斷有新的皮帶伸出,在他身上纏了又纏,繞了又繞,纏到最後他根本無法動彈。
在這同時,那小男孩也爬到了水電工大叔的身上,一張小臉和他相距咫尺,一對小眼和他飽受驚嚇的雙眼對望。
水電工大叔甚至可以感受到,小男孩的臉就在他的臉上磨蹭著。
只不過原本一張很可愛的小臉,現在卻變成如墨水般的黑臉,而且隨著他的磨蹭,有些肌膚就這麼落下,掉落在水電工大叔的身上,把他嚇得想要張嘴大叫,卻發現連嘴巴都被皮帶纏住了,叫不出聲音來。
水電工大叔努力試著用身體撞擊衣櫥,想要發出聲響,引起待在外面客廳的宋智霖注意。
然而纏在他身上的皮帶愈纏愈緊,讓他沒辦法做出太大的動作,連敲敲衣櫥發出聲響這麼簡單的行為,對他來說都已經變得難如登天。
在他以為,這應該已經是最壞的狀況了,不過水電工大叔很快就發現,纏在他身上的皮帶竟然開始往上拉,而且被拉扯的是纏在他脖子上的那條,皮帶每往上拉一寸,他就覺得彷彿要窒息般難受。
也就是說,再這樣下去的話,很快他就會被吊死在衣櫥裡。
然而已經無法可想的水電工大叔,因為呼吸愈來愈困難,頭腦也愈來愈混沌,無法再多加思考。
這個時候,他的腦海裡有如跑馬燈一樣,出現生平過往的一幕幕。
他真的就要這樣死了嗎?想起那個還在念國小的兒子,水電工大叔的眼角不禁滑落難過的淚水。
就在他視線開始被黑暗吞噬之際,「砰」的一聲,他聽到了有人打開房門的聲音,接著,那些纏在他身上和脖子上的皮帶快速地鬆了開來,同時頂上的日光燈也亮了。
總算可以呼吸到空氣的水電工大叔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並且不斷咳嗽,好不難過的模樣。
來到他身旁的人是俞景浩,他焦急的問道:「你沒事吧?」
「大叔,你是從馬椅梯上摔下來嗎?」在關心他狀況的同時,宋智霖一邊查看馬椅梯,一邊問。
「不、不……不是……」水電工大叔一臉驚駭的指著衣櫥老半天,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看他的樣子不像是觸電,應該還好。」朱豪先是鬆了口氣,隨即疑惑說道:「不過他的脖子為什麼會這麼紅?」
「真的,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勒過一樣。」俞景浩仔細查看著水電工大叔的脖子上一條條的紅痕,關心問道:「大叔,你沒事吧?」
水電工大叔用力推開俞景浩的手,整個人霍地站了起來,臉色非常難看的說:「我要走了。」
「你確定你沒事?」朱豪疑惑道。
「離開這裡就沒事。」說著,難掩恐懼的水電工大叔直接往門外走去。
「大叔,你把燈修理好了耶,謝謝你,這樣多少錢?」宋智霖追在他身後,一臉感激的說。
水電工大叔答非所問的道:「你、你的那個衣櫥……」
「衣櫥?」宋智霖不解的問:「衣櫥怎麼了?」
「不乾淨!」說完,水電工大叔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任憑宋智霖在後面怎麼叫喊都不理。
「這是怎麼了?」望著他焦急離去的背影,宋智霖疑惑道:「怎麼連錢都不要?」
「很詭異,剛才房間裡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在關門的同時,朱豪問道:「景浩,你怎麼知道他出事了?」
「我剛才下樓去幫你們買早餐,回來的時候才爬到三樓,就聽到房間裡有騷動,所以才會一進門就趕快過來看一下。」俞景浩說。
「哇,在三樓就能聽到我房間的騷動,你的聽力好像又更厲害了!」宋智霖嘖嘖有聲的讚歎。
「拜託,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景浩。」朱豪還是很疑惑,「我不懂的是房間裡到底有什麼,為什麼會造成騷動?還把那個水電工大叔嚇成這個樣子?」
「對啊,到底有什麼,看那大叔一副被嚇破膽的樣子。」宋智霖也搖著頭。
「他臨出門前不是說……」俞景浩沉吟道:「那個衣櫥不乾淨?」
「對,他是這麼說的。」經他這麼一提,朱豪和宋智霖都點頭。
「哪裡不乾淨了?」不過宋智霖立刻不滿的說,「我昨天還把那衣櫥裡裡外外都擦了一遍呢。」
「我想,景浩所認為的『不乾淨』,應該不是你所說的這種不乾淨。」朱豪不以為然的說。
「朱豪說的對,我比較擔心的是那種不乾淨。」俞景浩重重的歎了口氣,只希望事情並不像他所想的那樣。
「你們不要嚇我。」總算聽懂的宋智霖後怕的說:「那要怎麼辦?」
「如果你真的怕的話,不如拿幾張平安符去把那個衣櫥封住,就不用擔心會有不乾淨的東西跑出來了。」朱豪取笑道。
「可是把衣櫥門封住的話,我就沒辦法拿衣服了,而且這麼一來,我買這個衣櫥還有什麼意義?」宋智霖哭喪著臉。
「說到衣服,你之前不是一直找不到白色外套,還說多了件藍色洋裝,看來真的……很有問題。」朱豪故作臉色凝重的說。
「別、別……鬧我啦。」宋智霖不安的吞了一口口水。
「先別擔心,可能不像我們想的那樣也說不定。」俞景浩安慰道:「如果你真的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們再請袁大哥過來看看就是了。」
「好。」一提到袁謙,宋智霖就放心多了。


當天晚上要睡覺的時候,看著那個大衣櫥,宋智霖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心情又開始產生波動了。
「沒事、沒事。」雖然不斷對自己這麼說,但宋智霖的腦海裡還是一直浮現水電工大叔那張驚慌的臉。
一個理應見過不少世面的社會人士,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讓他如此驚慌失措?
宋智霖愈想愈是不安,目光也不由自主的一直盯著衣櫥看。
算了,不想了,明天還要上課,還是早一點睡比較實在。
主意既定,宋智霖翻了個身,背對衣櫥,想要讓自己入睡。
就在他好不容易有了睡意,將睡未睡之際,「啪」的一聲響,將他從睡夢的邊緣當中急速拉了回來。
不要理會,不要理會。宋智霖緊閉雙眼,打算繼續睡。
不過當衣櫥再一次發出清晰的「啪」的聲音時,他實在無法再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了。
坐起身來,望著那個衣櫥,宋智霖的心裡天人交戰著,到底要不要下床去,打開衣櫥好好的檢視一下,看看為什麼剛才會發出那種奇怪的聲音?
唉,還是下去看一下好了,不然都不用睡了。
心不甘情不願的下床來,宋智霖先是打開日光燈,然後站在衣櫃前面,雙手伸了出去,又縮回來,再伸出去,又縮了回來,如此試了幾次,竟是沒有勇氣打開。
不行,總不能一整晚都耗在這裡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宋智霖硬著頭皮打開了衣櫥門,然後立刻往後退,很怕會有什麼東西從裡面衝出來。
等了好一會兒,確定衣櫥裡並沒有什麼動靜之後,宋智霖才靠上前去,慢慢的翻動吊在上面的衣服,查看著衣櫥內的狀況。
還好,並沒有他想像中的可怕東西。宋智霖這才重重的吁了口氣。
唉,別再自己嚇自己了。
他自嘲的搖了搖頭,再一次的爬上床,想要好好的睡個覺。
因為已經確定過衣櫥裡沒有東西,不再胡思亂想的宋智霖很快就進入夢鄉。
在夢裡,他又見到媽媽的慈祥面容,她慈愛的看著他,說:「我們先說好,念完這本小王子你就要睡覺了,知道嗎?」
「知道……」雖然是在夢境裡,宋智霖還是很開心的點著頭。
小王子這個故事,是他從小最愛聽的……不對!
宋智霖猛地睜開雙眼,睡意也在這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跟昨天的夢一樣,媽媽念給他聽的床邊故事明明就是三隻小豬,為什麼又變成小王子了?
為什麼最近作的夢都這麼奇怪,竟然和現實的差距這麼大?宋智霖納悶不已。
就在他百思不解的時候,突然有一道柔細的聲音緩緩傳來,說著,「小王子遇見了一朵紅玫瑰……」
發現這聲音好像是從衣櫥裡傳出來的,宋智霖嚇得大喊,「誰?誰在那邊?」
他這麼一喊之後,整個房間變得好安靜,再沒有任何聲音,讓他也不禁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真的聽到有人在說話。
想到昨晚也是這樣的情形,宋智霖再一次下床,打開衣櫥查看裡面的狀況,還是什麼都沒有,不過這一夜他再也睡不著了。
第二天照鏡子的時候,嚴重失眠讓他掛著兩個黑眼圈,活像一隻熊貓。
唉,現在他總算能體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含意了,就被嚇過那麼一次而已,到現在都還疑神疑鬼的。
要不還是去和景浩他們一起睡吧?這是宋智霖腦海中第一個浮出的想法。
不過很快的,他又想起朱豪嘲弄他時的嘴臉,不,我才不要再讓那小子看不起。
於是宋智霖強力壓下了去室友房間睡的衝動。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看著鏡子裡憔悴的自己,宋智霖都為自己心疼。
為了讓自己能夠安眠,不再疑神疑鬼,他決定要查明真相,確定衣櫥裡面什麼都沒有,才能安心的睡覺。
至於要怎麼查明真相呢,宋智霖打算進行「偷拍」,試試看能不能拍到什麼。
其實要做這樣的拍攝並不難,他原本就有在玩視訊,所以電腦螢幕上就夾著一個視訊攝影機,只要他在軟體上稍做設定,就可以進行錄影的動作。
宋智霖將視訊攝影機對準了衣櫥的所在,然後按下攝影鍵,開始錄影。
其實這台攝影機還可以設定成動態錄影,但宋智霖實在不曉得他所想要錄的東西是不是符合所謂的動態錄影,所以乾脆開啟全時錄影,以免錯過重要的畫面,反正他的電腦硬碟容量夠大。
雖然一整個晚上沒睡,但是因為早上的課很重要,不去的話肯定會被當,所以漱洗之後,宋智霖就出門上課去了。
臨出門前,他又看了一眼正亮著紅燈的視訊攝影機,心想,等下課回來再查看拍攝結果。
來到樓下,就在他剛跳下一樓的最後兩個階梯的時候,對外的鐵門早一步被打了開來,是俞景浩。
一看到宋智霖,俞景浩先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隨即關心問道:「你沒睡好?怎麼有這麼重的黑眼圈?」
「唉,」宋智霖歎了口氣,「回來再跟你說,你昨天上大夜班,快去補眠吧。」
「好。」
俞景浩是真的累了,他在加油站打工,昨天臨時幫一個同事代大夜班,到現在才回來,他只想趕快上床補個眠,所以沒再多說什麼,直接上樓去了。


等到宋智霖回來,已經是下午四點多的事情了。
見客廳裡沒人,他知道俞景浩他們如果不是在睡覺,就是出去吃東西,所以直接進房間,想先看看錄影的結果,然後好好的補個眠。
打開錄影的檔案夾後,宋智霖雙點擊滑鼠,把檔案打了開來。
因為已經錄了七、八個小時,檔案有點大,而且擔心會錯過重要畫面,宋智霖不敢快轉,只能坐下來乖乖的看,心想看多少算多少。
看著看著,因為昨天沒睡好,加上今天也沒辦法好好補眠,才看不到半個小時,宋智霖已經開始打起盹來。
「媽媽……好無聊……我想聽小王子……」
一聽到這說話聲音,宋智霖立刻驚醒過來,同時他也發現電腦螢幕有動靜了,不過並不是他所錄到的畫面,而是透過螢幕的反射,他發現身後的衣櫥那邊有動靜。
那衣櫥的門,竟然自己緩緩打了開來。
雖然有察覺到,但是因為反射的影像不是很清楚,所以宋智霖只看見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衣櫥裡面動來動去的。
宋智霖很想轉過頭去查看,但又很害怕,畢竟會在衣櫥裡面動來動去的會是什麼好東西?
幾經考慮之後,宋智霖決定裝作什麼都沒看見,先離開房間再說,到時候再找俞景浩他們一起過來確認就是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宋智霖緩緩站了起來,裝作沒事般想要離開房間。
他走到門口,只要伸手打開門就可以走出去了,然而此刻他的心裡卻有一個聲音,讓他暫時停下了動作。
衣櫥裡面到底躲著什麼?會不會我這一出去就再也不知道真相,找不到答案了?
還是看一下,就偷偷看一下,那些東西應該不會發現才對。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宋智霖終究還是緩緩把目光移向衣櫥的所在,心想只要看一眼然後就馬上出去。
然而當他瞧見衣櫥裡面的東西時,只覺得心臟一陣緊縮,好像被電擊一樣,差點就要停止跳動了。
他看到衣櫥裡吊的並不是他的衣服,而是……
一個女人和一個小男孩!
他們的臉全都黑漆抹烏的,而且脖子上都纏繞著皮帶,小男孩被懸空吊著,女人則是半跪著。
而最讓宋智霖心驚膽跳的是,女人和小男孩血紅的雙眼正盯著他看。
在目光和他們對上的那一刻,宋智霖再忍不住心中的恐懼,指著衣櫥發出恐懼至極的叫聲。
「啊啊啊—— 」
他的叫聲讓衣櫥裡的女人皺起了眉頭,而小男孩更是「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好像被宋智霖的叫聲嚇到了似的。
看著哭泣的小男孩,女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接著一雙充滿怒氣的血紅雙眼瞪向宋智霖。
原本就已經被他們的可怕模樣嚇破膽的宋智霖,被她這麼一瞪,先是倒吸一口氣,然後叫得更是淒厲。
「哇啊啊啊啊啊—— 」
滿臉怒氣的女人伸出長著利爪的手,朝宋智霖一指,纏繞在她身上的皮帶立刻飛射而出。
一條又一條的皮帶排山倒海般捲了過來,有一大部分鑽進了宋智霖的嘴裡,讓他再也叫不出聲,同時也讓他吸不到空氣,痛苦不堪。
宋智霖本能的就要把那些皮帶從嘴裡拉出來,但是女鬼立刻又朝他的手指了指,瞬間有好多條皮帶捲住他的手,讓他沒辦法再做掙扎。
已經無法呼吸的宋智霖一張臉漲得紅通通的,幾乎就要斷氣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女人用輕柔的聲音說道:「兒子乖,不怕,沒事了,媽媽在這裡,不怕……」
這是宋智霖最後聽到的話,接著雙眼一黑,不省人事。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盲選書16(靈異)

    盲選書16(靈異)
  • 2.盲選書15(靈異)

    盲選書15(靈異)
  • 3.盲選書14(靈異)

    盲選書14(靈異)
  • 4.盲選書13(靈異)

    盲選書13(靈異)
  • 5.有鬼,請噤聲系列《衣櫥裡的哭聲》

    有鬼,請噤聲系列《衣櫥裡的哭聲》
  • 6.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 7.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 8.《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 9.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 10.惡靈怪談系列《黑寡婦的私刑》

    惡靈怪談系列《黑寡婦的私刑》

本館暢銷榜

  • 1.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 2.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 3.交換當鋪之四《踏上她的死亡之旅》

    交換當鋪之四《踏上她的死亡之旅》
  • 4.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 5.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 6.《失蹤的她回來了》

    《失蹤的她回來了》
  • 7.竊竊死語之四《玩命召喚》

    竊竊死語之四《玩命召喚》
  • 8.竊竊死語之三《鬼算命》

    竊竊死語之三《鬼算命》
  • 9.竊竊死語之二《學園忌》

    竊竊死語之二《學園忌》
  • 10.竊竊死語之一《鬼還怨》

    竊竊死語之一《鬼還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