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驚悚館 首頁

恐怖懸疑
分享
霓幻鑰K6204

《願靈》

試 閱
咦?許願的人這麼多,我許的願,
聽見,又是來幫我實現了?


她許願,拿穩主持棒,獲得上司賞識,組員接納,
身體卻彷彿被人操控,說出她不想說的話還勾引起老闆;
她許願,守護腹中孩子,只因打從他們三口人遷入新居,
就有第四個「房客」出現討東西還討命;
她許願,能夠順其自然找到良緣,
可在跟初戀重逢的同時,陰緣們也纏繞著她……
一枚枚御守承載著一個個心願,
可究竟實現的是「願」還是「怨」卻未可知……
千尋,一個普通再普通、平凡再平凡不過的女子。
活著的唯一目的,是追逐快樂。
喜歡被人喜歡,討厭受人討厭,
努力讓自己Nice,不願與人結下惡緣。
但生活中難免不平、難免挫折,
能幫助我的,唯有換個角度思考而已。
常常認為上蒼之於人類最好的禮物是腦子,
思考讓我解脫困境、讓我豁達大度,
想像讓我的心自由飛翔,幻想讓我感覺幸福,
因此我喜歡寫字,寫心、寫夢、寫希望,
寫下所有在現實裡辦不到的夢想,
更寫著所有我想告訴別人、也告訴自己的思想,
很開心能當個文字工作者,
很高興能在文字的世界裡,自在遨遊。

墨水馨
我喜歡看書,奇幻、科幻、靈異、文學,不管什麼類型都喜歡,
最偏好靈異,也喜歡說鬼故事嚇人,呵!
因為喜歡看書,免不了試著塗塗寫寫,所謂學無止境,
自知文筆還有待加強,希望能繼續努力,朝目標不斷前進。
綠光,理智至上,
偶爾會死腦筋的反省到自我毀滅,
偶爾又是個堅信樂觀的撒嬌鬼。
喜好發呆,尤其最近更喜歡了,呵~
討厭麻煩別人,可是又很會製造麻煩……
最初是因為愛看小說衍生出想創作的衝動,
如今則是想為自己寫出最讓自己感動的故事。
最近忙的事是努力陪阿娘一起玩平板電腦──
這很辛苦的,因為必須先玩熟練了才能教阿娘呀,
天可憐見,我是個3C白癡……

綠光,理智至上,
偶爾會死腦筋的反省到自我毀滅,
偶爾又是個堅信樂觀的撒嬌鬼。
喜好發呆,尤其最近更喜歡了,呵~
討厭麻煩別人,可是又很會製造麻煩……
最初是因為愛看小說衍生出想創作的衝動,
如今則是想為自己寫出最讓自己感動的故事。
最近忙的事是努力陪阿娘一起玩平板電腦──
這很辛苦的,因為必須先玩熟練了才能教阿娘呀,
天可憐見,我是個3C白癡……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千尋【勝守】
第一章 廁所的異響
外套在腰間打結,擋住兩條又細又白的筷子腿,手機刷過、騎上共享單車,舒妤用力吸氣,踩上踏板,白花花的太陽照在她和牛奶一樣白的皮膚上,會發光似的。
她很緊張卻也很開心,因為今天是她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
認真說起來,這是她第一份正職工作。
過去她是個美食直播主,做菜、研究食譜、發掘美食,整天掛在電腦、手機上頭,不是在拍攝影片就是在剪輯影片中,搞得她年紀輕輕已經得了乾眼症。
但即使她很喜歡這份工作,也為工作努力盡心,收入依舊不盡如人意,晚上她還必須到超商打工維持生計。
舒妤有當啃老族的條件,爸媽雖然肉不算多,但讓女兒一輩子衣食無憂也不是辦不到。但啃老有條件的,基礎條件是——聽話,再讀書、拿高學歷、找一份家人喜歡的工作。
她當不了聽話小孩,想要生活自主,就必須經濟獨立。
直到她遵照古法做出慈禧最喜歡的「門釘肉餅」,那支影片讓她的粉絲人數迅速擴充,一夜之間名氣暴增,然後……她得到現在這份工作,購物台主持。
先不談喜不喜歡這份工作,舒妤能夠確定的是,這份工作將會保障她的基本生活,讓她不必再為可憐的存款簿傷腦筋。
但業界都曉得,這行競爭激烈,如果績效不夠好,很快就會被汰換掉,壓力肯定不小。
不過,現在年輕人的生活,誰的壓力小過?不在工作上感受壓力,就得在經濟上感到壓力,很公平的。
展露笑臉,舒妤無數次告訴自己:我可以。


走進「歆禾」,時間還有點早,舒妤年輕亮麗、充滿陽光朝氣的臉蛋,以及將近一百七的纖細身材,引得不少人回頭觀望。
有網友評語說,她是最美的美食主播。
當然酸民也不少,他們會說:「拿掉濾鏡再來講這句話。」
她不否認,有濾鏡這種現代科技,眼見為實這種事,已經不存在於網路世界中,所以她對這種評語沒有太大感覺,但商幀被惹毛了。
他說:「就關給他們看,誰怕誰?」
他對舒妤的顏值充滿信心。
商幀是她的男朋友,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拿博士學位,七年啊……好長的時間,多數人不看好他們的遠距愛情。
但他們一路走下來了。
七年,他們走著走著,走到盡頭。
她是在第一次到馬里蘭州時認識他的,那時她才十六歲,還沒考大學,在美國念博士的哥哥卻要結婚了,爸爸媽媽帶她飛過去參加婚禮。
那天她離開旅館到外面閒逛,買了支三塊錢的熱狗,剛咬兩口熱狗掉到地上,她下意識撿起來,喃喃自問——
「東西落地三秒前撿起就沒有細菌,不知道真假?」
「是要花兩塊半買礦泉水,還是再買一條熱狗更划算?」
「如果把熱狗丟掉的話,飢餓的肚子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問號爭先恐後往外冒,她還沒做出決定時,一顆漢堡被遞到眼前,轉頭,她撞見笑容像南台灣太陽的商幀。
後來他說:那天,我覺得妳很可憐。
其實她並不可憐,她只是習慣性的自己對自己說話。
她吃掉他的漢堡,還分掉他半份薯條,本以為只是一場美麗的邂逅,說過拜拜之後,就沒有下文了。誰曉得她會在婚禮現場再度遇見他——他是哥哥的同學兼伴郎。
想起商幀,舒妤心情頓時好許多,腳步變得輕盈。
走進電梯,裡面已經有個女孩,她背對電梯門口,佝僂著背、低下頭,電梯後方沒有貼鏡子,舒妤看不到她的臉,也看不出在做什麼,並沒有太在意,舒妤直覺認定對方在玩手機,那是個走到哪裡都會遇見的姿勢。
不過她注意到女孩的穿搭,她穿著類似校服的海軍領淺藍色洋裝,裙子短短的,看起來像個可愛的高中生,卻穿著一雙大紅色高跟鞋,細細的鞋跟超過三寸,舒妤下意識聳肩,替她覺得腳痛。
這樣的穿搭想表現什麼?既清純又性感?不覺得突兀嗎?
舒妤當然沒發問,又不認識人家,還問那些,交淺言深了吧,她性格中沒有雞婆這個特點。
等等,女孩沒有按樓層?
「請問要去幾樓?」
對方不回答。很好,尷尬了。
她按下自己的樓層,電梯門緩緩關上,樓層往上跳的速度有點慢,慢得讓尷尬指數有點往上飆跡象,上次來面試的時候有這種情況嗎?不記得了。
一陣哆嗦,撫撫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冷氣好像開得有點強,冷欸……寒意鑽進骨頭裡,舒妤下意識搓熱手心,對著掌心呵氣。
哇……嘴巴居然吐出白色霧氣,喂,現在是六月天捏,外面豔陽高照,飆破三十二度,是皮膚會曬脫皮的夏天,這個冷氣……不都說要節約能源?冷氣開這麼強好嗎?
她想藉這個話題再與身後的女孩搭話時,噹!八樓到了,電梯門緩慢打開,外面的暖流迎面撲來,迅速掃蕩她一身寒意。
不必問了,走出電梯,她朝辦公室走去。
身後,海軍領洋裝女孩緩慢轉身,空洞的目光對上舒妤背影,嘴角勾起微微笑開,她歪了歪頭,沒想頭一歪,眼角順勢滑下一道紅色血水,緊接著鼻孔、嘴巴、耳朵,一道又一道血水漫過白皙臉龐……
電梯門關緊了,電梯樓層繼續往上升,九、十、十一……在頂樓處停了一下下,電梯門打開、關上。
沒有人等待搭乘的電梯,又緩慢往下降,到達八樓後,電梯再度打開,噠噠噠……空曠的走廊裡,沒有人卻傳出規律的腳步聲……

公司裡有好幾個辦公室、會議室,每個工作小組分派在同一間辦公室裡。
舒妤推開門,裡頭空空蕩蕩的,還沒到上班時間。
辦公室的空間很大,靠近門邊有組能夠容納七、八人的沙發,後面是兩兩相對、八張辦公桌,視線轉過,她在靠窗處桌上找到自己的名字。
快步走到桌邊,手指撫過刻著「謝舒妤」的名牌,控制不住地揚起眉毛,這是打從她進入職場後,擁有的第一張辦公桌。
愜意地坐進辦公椅、轉一圈,對於嶄新的工作,她有壓力,但更多的是期待。
打開每個抽屜,裡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但她想,很快,裡面就會擺滿屬於自己的私人用品。這是宣示,宣示她一定可以在這裡留下來。
腳一蹬,椅子轉一圈、再轉一圈,她笑著伸伸懶腰,將背包裡的東西拿出來擺放好。
拿起馬克杯走到茶水間,給自己弄一杯熱美式,哈哈……她偷偷的小小得意,從現在起每天都能享用免費咖啡和餅乾。
抱起化妝箱往化妝室走去,化妝室滿大的,一整面的鏡牆,十來張椅子,可以同時容納很多化妝師和主持人。
對著鏡子給自己化妝,舒妤不太喜歡在臉上塗塗抹抹,平日出門幾乎不上妝的,但現在演藝圈競爭太激烈,明星網紅一個比一個漂亮,化妝是基礎配備,濾鏡是必要設施,經濟條件許可的還要三不五時找醫美來鞏固,因此入境隨俗是必須的。
先上粉底、畫眼妝……舒妤從頭到尾都在笑,邊笑邊化妝,她打定主意用微笑來壓抑心底恐慌。
她說服自己鎮定、安心,身為美食直播主,哪會害怕面對鏡頭?她只需要克服對陌生環境的緊張就可以。
說服、鼓勵,她努力安撫不安的心情。
回到辦公室,同組成員來了兩人,坐在沙發上的女人她認得,是要和自己搭檔主持的范萱萱。
帶著滿臉笑容走到沙發前,九十度大鞠躬。「妳好,我叫謝舒妤,以後請多多指教。」
笑臉換笑臉才是正確的社交,可……她被無視了。
范萱萱拿起杯子,別開臉,當舒妤是空氣,動作不大,但鄙視性極強,不說話的她,臉上寫滿驕傲。
舒妤來之前做過功課,范萱萱的家境不是普通好,她是某某大企業的千金小姐,每天開著不同牌子的昂貴轎車來上班,因此公司底層有她專屬的停車位,誰都不能染指。
這麼有錢,不把時間拿來逛街美容,跑來和窮人搶工作是怎樣,促進世界經濟繁榮嗎?
當然人家也不是不能為了興趣而工作,不過她更重要的工作是鞏固愛情,聽說她和這裡的老闆之一是男女朋友關係,還是青梅竹馬。
笑容僵在臉上,舒妤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悄悄吸口氣安慰自己,沒事,范萱萱只是對自己太陌生。
走到另一位小喬同事面前,舒妤找了新話題,「不好意思,HR說,公司會替我準備衣服,請問我要去哪裡拿衣服。」
「衣服又不歸我管,我怎麼會知道?」嗤地一笑,小喬背向舒妤,拿著杯子走到范萱萱身邊,兩人無視她的存在,聊天聊得開心自在。
確定了,她們不喜歡她。
為什麼?她做錯什麼?沒拜碼頭?都是成年人了,不至於吧?
本來就滿肚子緊張,被她們這一搞,舒妤緊張得更嚴重……肚子傳來絞痛。
她擔心表現不好,早上什麼東西都吃不下,只喝一杯溫開水,昨天的存貨、家中馬桶早已經接收,所以……不是想上廁所,只是過度焦慮引發的胃痙攣。
吸氣、吐氣,緩和自律神經,狀況很快就會平抑,舒妤下意識端起美式咖啡,舒緩一下情緒,入口……噗!噴出!
不敢置信地看向沙發上的人,瞬間她眼眶泛紅,咖啡被加了鹽和胡椒粉,明明白白的針對,確確實實的排擠,可她什麼事都沒做啊!
她的狼狽讓范萱萱和小喬得意,她們不介意舒妤的注視,自顧自捧腹大笑。
咬緊下唇、憋住氣,她努力挺直背脊,抓起手機快步往外走。
出了辦公室才想起來,能去哪裡?這是個陌生環境,陌生得連躲起來哭泣的安全角落在哪裡都不知道……
最終,她只能躲到廁所裡。
鎖緊門,用力捂住嘴巴,同事的莫名惡意讓她忍不住想哭,她不敢說自己人見人愛,但從小到大不管在什麼地方、面對什麼人,她都不曾被人這般對待。
就算真的是她做錯,就不能告訴她錯在哪裡?她不會固執己見,她會樂於改進,可是她們竟然用這麼幼稚的方法來對付自己?
扯下一段衛生紙,抹掉眼淚。
打開手機,她想跟爸媽告狀,但爸媽本就不希望她待在台灣,這通電話除了讓他們老話重提,再度苦口婆心之外,沒有任何幫助。
點開Messenger,她先傳訊息給商幀。
我被欺負了。
她們在我的咖啡裡加鹽巴和胡椒粉。
她們討厭我,我甚至什麼事情都還沒有做。
沒讀,沒回。他在忙?
我知道她們肯定嫉妒我年輕漂亮有能力。
她們知道自己的位置早晚會被我取代,刻意打壓我。
她們想要我自動離職?想都別想。
我一定要更努力、更拚命,一定要把她們狠狠壓下去。
她寫出一堆忿忿不平的訊息,負面情緒一陣發洩,心情稍微變好,用力吸氣,把脖子抬得高高的,像隻驕傲的孔雀。
對啊,怎能輕易被打敗,她誰啊?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謝舒妤!
鼓舞過自己,她猶豫再三後,在「親密家人」的群組裡也留下訊息——
今天第一天上班,同事對我很好。
再過幾個鐘頭就要進攝影棚!
我絕對能表現得無懈可擊!
從網路踏進影視圈,我向前邁進一大步了。
爸媽,請你們相信我可以!
媽媽第一個看見,已讀不回,不久爸爸也看見,還是已讀不回。
她清楚在爸媽眼裡,讀碩博士、找一份好工作,才是正確人生,網紅甚至是購物台主持,都不算穩定工作,只是這種時候她很想得到來自親人的回應,即使是叨念,不是關心。
這個月房租匯過去了,查收一下哦。
發完信息,舒妤苦笑。
為使她經濟窘迫,不得不對金錢低頭,離開台灣、投奔親人,她住在老家,爸媽還依市價收她租金,如果知道她過得不好……
舒妤搖頭,不想、不敢想……
緊盯手機螢幕,她的要求不高,只要爸媽回一個「好」就行。
一分鐘過去,沒有,兩分鐘過去,沒有,三分鐘……哥哥看見了,心軟的哥哥終於給出回應。
如果不順利就過來吧,我們都在這裡。
微微地攥緊拳頭,她沒有退路,即使遭受同事霸凌排擠,她都得做出成績。
抽兩張衛生紙,把眼淚抹掉,早上的妝白畫了。
從馬桶上站起身,準備離開時,她聽見隔壁廁所傳來嗚咽聲,在哭……砰!廁所的木板隔牆傳來震動,舒妤嚇一大跳,直覺摔坐在馬桶蓋上。
怎麼回事?緊接著,她聽見男人的喘息聲、女人低微壓抑的哭聲,是嘴巴被捂住嗎?
突然,女人掙脫束縛般,大喊一聲救命,但下一刻嘴巴又被捂住,她拚命掙扎,牆面不斷發出撞擊聲,一隻紅色高跟鞋從廁所下方的空隙穿過來,碰到舒妤的鞋子。
她嚇得縮起雙腿,緊緊揪住衣襟,心跳飛快、血壓狂飆,她大口大口喘氣,不敢發出半點聲音,隨著隔壁的聲音越來越大,她嚇得冷汗直流,全身顫抖……
潛意識讓她躲起來、規避危險,但她的道德感叫囂著:不行,對方需要幫忙,妳不能視而不見。
對!怎能視而不見,她必須勇敢、必須……
用力吞下口水,好像口水會扎破喉嚨似的,接連試過好幾次才順利吞下,舒妤告訴自己,那是個和自己一樣弱勢的女人,如果連她都不幫,誰還會幫?
勇敢、勇敢、勇敢……她在心底連喊十次,鼓足勇氣將癱軟的兩條腿重新放回地面,這時候,像是對她發出警告似的,砰一聲巨響,廁所隔間的牆面大力震盪,勇氣瞬間潰散,手機掉在地板上都不自知。
天啊,阿彌陀佛、觀音菩薩、聖母耶穌……求求祢們救救隔壁的女人!
舒妤心底大聲吶喊,理智卻是明白,除自己之外再不會有人出手相救,難道要眼睜睜看著對方受苦甚至死去?
不行,良心不允許她這樣自私,她必須做點什麼……
深深吸氣吐氣,憑藉著一份孤勇,她跳下馬桶,推開門,衝出廁所大喊,「救命啊!」
就在她發出聲音那刻,掙扎聲不見了,嗚咽聲消失,整個廁所安靜得讓人心驚膽顫,舒妤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聲。
手抖得厲害,腳站不穩,她逼迫自己朝廁所走去,先在工具間裡找出一把長刷,滿是汗水的手握不住刷子,她在裙子上連連抹上好幾遍,才勉強握牢。
再吸氣吐氣,她一鼓作氣走到廁所前方,但是……門居然沒鎖?
咬牙一把推開,裡面的景象更讓她愕然——裡面沒有人?不可能啊,剛才明明有那麼明顯的聲音和撞擊,是她太害怕記錯?不是在右手邊,是在左手邊?
她快步上前,推開左手邊廁所門,卻也沒人。
真的沒有人嗎?不對不對,她真的聽見了……
砰砰砰砰砰,她快速走過,快速把每扇門都推開,沒有人,一個人都沒有……
怎會這樣?壓力太大,出現幻覺?
垮下雙肩,舒妤拖著長柄刷走到洗手台前方,扶著洗手台、慢慢抬起頭,鏡子裡的自己妝花了,眼線暈開,狼狽得像個鬼。
真的是幻覺?第一天上班,一點點小排擠她就承受不住了?不行,這麼弱怎麼競爭,這個世界早就容不下小白花,她不當薔薇玫瑰就得當松柏,除非她真打算一輩子活在別人的護翼之下,否則沒有權利羸弱!
撫平心跳,閉上眼睛,再張開眼睛時,她眼底浮現堅毅。
對,她決定不示弱,決定打死不退,決定路越難走就越要走出一番成績。
打開水龍頭,擠出一堆洗手液,她使勁搓揉、搓出一堆泡泡,把臉上的殘妝洗掉,也把幻覺從腦袋裡面洗乾淨,再抽出幾張擦手紙,把臉擦得乾乾淨淨,不留半點痕跡。
「會好的,只要付出努力,一切都會好轉。」
將長柄刷收回工具間,離開廁所,但走沒幾步,卻發現手機不見,愣了片刻,她想起來了,是掉在廁所裡了。
她回到剛才的廁所,果然手機掉在馬桶邊,剛把東西彎腰撿起,這時候,又是砰一聲,隔間牆壁又傳來巨響,她確定不是幻覺,因為不僅僅是聲音,手臂還感受到牆壁的震動。
又來了……女人的掙扎哭喊,拳頭碰撞聲,而紅色高跟鞋又從隔壁伸過來,她必須證明這不是幻覺……
握緊剛撿起來的手機,手腕輕輕穿過牆下縫隙,按下,旋即縮回手,強忍恐懼顫抖,她點開照片,頓時傻了。
照片上的人是……她,謝舒妤。
她濃妝豔抹,睜得大大的眼睛充滿恐懼,嘴巴微張,口紅在人中下巴暈開,她身體僵硬冰冷,死得透澈。
寒顫一陣陣,心臟冰封,她想逃但身體不受控,頹然癱倒,放空的雙眼找不到焦距。一時之間,她搞不清楚眼睛看到的是現實還是幻象?
最後是手機震動聲把她的神智拉回,是商幀來電。
他口氣有點緊張地說:「妳怎麼了?還好嗎?他們集體霸凌妳嗎?簽約了沒?如果沒簽就立刻離職,如果簽約就先請假,我下個月就回台灣處理。」
他的聲音像一壺熱水,澆在她被凍住的心臟上面,她終於活過來了,而他的關心讓舒妤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乖,沒事,我在。」
「你不在……」
「乖,打開視訊,讓我看看妳。」
她沒開、光是哭,她要把滿肚子恐懼、委屈都給哭掉,她拚命哭、他不斷安慰,他講很多笑話,試圖消除她的委屈。
通話多久?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的心臟恢復溫度,又能用正常速率跳躍。
吸吸鼻子,她說:「謝謝你,我好多了,沒事,等一下畫完妝,就要進攝影棚。」
「聽話,別勉強自己,不舒服就請假。」
「臨時請假,節目會開天窗。」
「他們都不怕傷害妳,妳還擔心他們開天窗?老人欺負菜鳥,這個公司的文化不可取。」
「對啊,我也覺得懷疑,我明明長得這麼美麗,又聰明又討喜,他們討厭我實在沒有道理。」
「他們腦袋長包。」
「說得對。好了好了,我真的沒事,你去忙吧。」
「有問題隨時打電話給我,就算我在睡覺,也沒關係。」
「好,謝謝你。」
掛掉電話,她又花一點時間才讓自己從地板上站起身,她在打開門之前點出照片……最後一張照片,她拍的隔壁廁間的照片。
由下而上,她拍得很清楚,清楚的馬桶、清楚的天花板、清楚的牆壁,但是「謝舒妤」的身影消失不見……


這次舒妤畫上大濃妝,刻意遮掩哭過的紅腫眼皮,換上公司準備的套裝窄裙,看起來稍微成熟一點,這樣讓她和范萱萱的年紀差不至於太大。
但濃妝依舊遮掩不住她的青春美貌,往范萱萱身邊一站,對比出對方的老態,這讓范萱萱非常不開心。
開機,一面對鏡頭,范萱萱立刻展現專業能力,從外人眼裡完全看不出她對舒妤的不滿與排擠,甚至會覺得她刻意照顧新人,把許多台詞都丟給舒妤。
但舒妤很清楚並不是……第一次上電視,第一次進攝影棚,第一次面對主持這種工作,她需要更多的時間適應與學習,突然間被迫接球,那個壓力,不是任何人都能接住。
舒妤表現得不好,她吃兩次螺絲,說錯兩次台詞,即使所有工作人員都刻意忽略她的錯誤,但舒妤很清楚,觀眾的耳朵忽略不了,說不定今天的網路上就會出現對她的批判。
「沙棘是天然的消炎藥,也是維生素的寶庫,可以促進膠原蛋白形成,抗氧化,對於黏膜的修補也有非常好的效果……」
范萱萱截下她的話。「舒妤妹妹說得很棒哦,親愛的姊姊妹妹、哥哥弟弟們,不要再去吃止痛藥、抗生素,也不要一直亂吞胃藥,雖然健保卡很好用,可是你們知不知道,藥吃太多傷肝腎,有這種天然的營養補充品你不吃,跑去吃化學藥品,是不是很對不起自己的身體?
「來!今天老闆說話了,買兩盒、送一盒,一組一千八百塊,今天特惠價,買兩組只要兩千四百九。還不只這樣哦,老闆說再送一盒體驗,一、二、三、四、五、六、七,七盒只要兩千四百九,要到哪裡找到這種好康,今天不買,明天就沒有了,快打電話進來!實在是太划算,劉姊給我留兩組嘿,我們這種高壓生活太需要沙棘……」
節目結束,攝影機關掉。范萱萱笑著跟導播攝影彎腰說謝謝,半點沒有豪門千金的傲慢嬌氣。
「辛苦了。」
「今天幸好有范姊在,不然靠那隻小菜鳥,肯定要完蛋。」丁丁說。
「別這麼講,誰不是從新人熬過來的?」
范萱萱幫舒妤說兩句好話後,開始跟每個人聊天。
組長劉姊臭著臉指著舒妤鼻子,「妳給我過來!」
抿緊雙唇,她乖乖跟在劉姊身後走進辦公室,一走到桌邊,劉姊把手上的腳本往她身上一丟。
「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萱萱好意把梗丟給妳,妳居然連一個都接不住?妳到底有沒有做功課?妳不知道這是現場直播嗎?」
舒妤低頭認錯,「對不起,我以為只要把廠商給的資料讀熟……」
劉姊接話,「就可以應付?錢這麼好賺?那幾頁資料能讓妳撐一個鐘頭?妳可不可以專業一點?不要這麼懶惰,動動手指頭上網查查很困難嗎,還要人教哦?」
「對不起,我知道了,下次會改。」
「什麼鬼網紅?講話像在背課文,妳到底是用什麼吸引粉絲的?這張臉,還是暴露穿著?我告訴妳,這裡跟妳那種小打小鬧拍短影片不一樣,如果妳適應不了就趁早滾蛋,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
舒妤抿嘴,「我會努力。」
「努力不是靠嘴巴說說,學學范萱萱,看人家前輩是怎麼做的?」
「是。」她沒反駁,把指責的話一句句聽進耳裡。
范萱萱在旁笑得春風得意,她對劉姊很熟悉,知道罵到這裡差不多了,就挺身站出來當好人,「好啦,劉姊,第一次上電視嘛,她這樣可以了啦,別生氣,我們不是要幫丁丁過生日?餐廳定好了,後天晚上。舒妤妹妹一起來啊,我把地點發在群組裡,七點不見不散。」
舒妤點頭,「好。」
「先說好,我們聚餐都是AA制哦。」
「好。」
范萱萱又道:「對了,還要買鮮花和禮物,也是AA。」
「我知道。」
「行,那我先去忙。」范萱萱揮揮手,踩著高跟鞋離開。
叩叩聲響讓舒妤下意識盯上她的……紅色高跟鞋,她的心臟猛然一縮……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陰陽鬼店》贈「有求必應」特典卡

    《陰陽鬼店》贈「有求必應」特典卡
  • 2.《願靈》

    《願靈》
  • 3.《歡迎入住恐怖屋》

    《歡迎入住恐怖屋》
  • 4.《月出將臨》

    《月出將臨》
  • 5.《染血的芭蕾》

    《染血的芭蕾》
  • 6.《13號凶宅》

    《13號凶宅》
  • 7.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贈首刷限量特典卡【麒麟颶】)

    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贈首刷限量特典卡【麒麟颶】)
  • 8.《隧道裡的亡靈》隨書附贈繪師・喇啊首刷限量特典卡!

    《隧道裡的亡靈》隨書附贈繪師・喇啊首刷限量特典卡!
  • 9.《巴里之眼》贈首刷限量特典卡(光明版)

    《巴里之眼》贈首刷限量特典卡(光明版)
  • 10.《引渡人》

    《引渡人》

本館暢銷榜

  • 1.《陰陽鬼店》贈「有求必應」特典卡

    《陰陽鬼店》贈「有求必應」特典卡
  • 2.黑色童話系列《血美人》

    黑色童話系列《血美人》
  • 3.黑色童話系列《鬼人魚》

    黑色童話系列《鬼人魚》
  • 4.黑色童話系列《醜天鵝》

    黑色童話系列《醜天鵝》
  • 5.萬節不復之五《鬼門》

    萬節不復之五《鬼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