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甜寵特別推薦
分享
藍海E135401

《盯妻小丞相》

  • 作者江晚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4/14
  • 瀏覽人次:6782
  • 定價:NT$ 330
  • 優惠價:NT$ 261
試 閱
顧南澤的願望很小,滿心滿眼都只有晏時歡一個,
不過他的野心卻大,步步為營就只為獨佔她一人……


晏時歡覺得這世上除了爹娘外,就數顧哥哥對自己最好,
不過她最近有點煩惱,因為娘親說他到了娶妻之齡,
正擔心他有了娘子就不和她玩時,就見鄰國公主對他表示好感,
激得她察覺自己心意,於是聽從好友「既舟不來,便去渡舟」的建議,
豈料試探的撩撥才剛展開,這向來寡言如木頭的男人就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顧南澤覺得世上除了阿歡外,再沒有什麼值得自己在意,
不過他最近有點煩惱,因為小姑娘長大了,越發招人覬覦,
甚至連同僚都起了求娶之心,偏這丫頭不知為何竟以男女有別和他保持距離,
這狀況氣得他再無法保持冷靜,堂堂丞相開始學著如何哄人、如何主動,
豈料因緝凶受傷之故,兩人有了親密接觸,倒讓他有了好好算帳的機會……
江晚
江邊晚風最是溫柔,期望自己成為一個待世界溫柔的人。
短篇小甜文愛好者,特色是凌晨日常瘋狂趕稿,出名的無存稿鴿子。
喜歡古風,喜歡漢服,喜歡一切美好有趣的事物。
因為喜歡甜甜的故事,所以筆下的所有角色,都會儘量給他們一個好結局。
希望我的文字也如糖果一樣,給大家帶來一絲甜意!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想當哥哥的朋友
敬昌十一年,國泰富強,不迫戰事,百姓過得安穩,京城繁華依舊,民風逐漸開放,街上漸有並肩而行之男女。
京城之中有一衡陽侯府,衡陽侯因助當今聖上登位,權力高漲,晏津嶸為人豁達大度,善助人,軟肋乃家中妻女——
據聞其年輕時玩心重,可出乎意料的娶了御史大人的獨女為夫人,那姑娘身體羸弱,晏津嶸好不容易娶回家後萬般憐惜,調養了很久身子才好些。
而自夫人懷了身孕,晏津嶸更是寸步不離,在萬般期待中,夫人生下了一個小姑娘。
晏津嶸疼惜夫人生女辛苦,於是府中只有晏時歡一個孩子,自是萬般疼愛。
晏時歡也不負眾望,盡挑了父母好的生,俏生生的惹人憐愛,府裡自然將她寵得不行。
還未至夏日,太陽逐漸烈了起來,讓人徒生燥意,更別說是鬧騰得厲害的小孩子了。
雅致的小院內種了許多花,恰逢花季,便開了滿園芬芳。
下人們路過某間屋子皆輕手輕腳的,生怕擾了主子們午睡。
床上的帷幔後,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挨著,一女子蓋著薄被而眠,睫毛纖長,呼吸略輕,一雙美目就算是閉著也能看出容貌極佳。
女子忽的蹙起了眉,像是有何處不適,微微一動,隨意散落的長髮被旁邊的小小身影壓住,這一扯拉使得女子眉頭更加緊皺,從睡夢中轉醒。
迷濛中睜開眼,便見身旁的小姑娘睡得極不安穩,許是覺得熱,無意識的踢掉被子,小臉皺成一團。
池晚鶯側躺著微微一笑,白皙的手輕抬女兒肉肉的小手,將自己被壓著的長髮解救出來,隨後拿起床頭的小扇,一下一下地給小姑娘輕輕搧風,直到她臉不皺了,舒舒服服的吧唧了下小嘴,池晚鶯才笑了一下,停下手中動作,小心的坐起來更衣。
半個時辰後,床上的一小團東西翻了個身,手一伸就想滾到娘親懷裡去,可小手伸出去卻沒搆到,扁著嘴睜開眼,床上空蕩蕩一片,她最喜歡的娘親不在身旁。
剛剛睡醒的晏時歡臉上微微帶紅,霧濛濛的眸子瞬間泛起水光,正委屈巴巴的想要自己坐起來,卻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響。
抬頭一看,自家溫柔的娘親正巧進來。
池晚鶯走到床邊發現她已經醒了,頓時輕柔一笑,雙手撫上小姑娘的肩膀將人半抱起身。
「阿歡要起床了哦,今日不是說想要去顧府找顧哥哥玩嗎?」池晚鶯含笑看著她。
那日顧家壽宴一別,小姑娘離開時趴在爹爹的懷裡,卻頻頻回頭看那略顯孤單的小公子。
許是年幼,不知孤單之意,水靈靈的大眼裡只有孩童的懵懂好奇。
她只知起初自己覺得他好看,就想同他一塊玩,可這個說好要帶她玩的哥哥,帶她到花園後根本就不想跟她玩,還欺負她追不上,是個壞人!
可是後來她哭著要找娘親爹爹的時候,壞哥哥又抱著她去找他們,所以……也還不算太壞吧。
她走時看見不算壞的哥哥站在原地,板著臉很不高興的樣子,年幼的小姑娘便覺得他雖然欺負了她,但還是捨不得自己走的。
看著對方孤單的模樣,她歪頭想了想,這個壞哥哥肯定沒有什麼朋友。
歸家後,晏時歡拉著娘親說可不可以再去找他玩。
池晚鶯很是驚訝,問她為什麼?
晏時歡軟糯回道:「阿歡想當那個哥哥的朋友。」
她朋友很多的,可以帶他一塊玩!

衡陽侯府門口,晏時歡乖乖在馬車裡坐著,時不時探出頭看看爹爹回來沒有。
等了一小會,那挺拔的身影逐漸靠近,男人剛剛下朝,正策馬而歸。
念著府中女兒在等她,晏津嶸御馬速度極快,只花了平日一半的時間便回到侯府。
他方才下馬,晏時歡便聽見動靜,紮著兩個揪揪的小姑娘從馬車裡探出小腦袋,一雙靈動水眸笑眼彎彎,欣喜的喚道:「爹爹!」
晏津嶸腳步一頓,隨後朗聲一笑,將馬交給下人,闊步走來。
他本以為妻女會在府裡等他歸來,沒想到小姑娘直接在門口等著他,大手揉了下女兒的頭,溫聲問:「等爹爹很久了?」
晏時歡笑得甜甜搖著頭,軟糯道:「沒有呀。」
晏津嶸掀袍準備上車,忽的被肉乎乎的小手扯了扯衣服,疑惑地看向小姑娘。
晏時歡眨巴眨巴水眸,滿眼好奇與期待的看著下人牽的馬,「爹爹,阿歡也想騎馬馬!」
晏津嶸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臉,換來她的扁嘴後笑出了聲,「阿歡太小了,爹爹抱著妳騎可好?」
他從不拘著女兒,何況小孩子天真懵懂,好奇心重,便應該讓她多瞭解這個世界。
一聽他答應了,晏時歡瞬間便忘記方才被爹爹捏臉的事,小身子挪了挪便出了車廂,馬車離地有些高,她自是下不來的,晏津嶸傾身靠向女兒,大手托住她的腿,一下就將小姑娘抱起來。
晏時歡咧嘴笑著,看著那高大的馬,有些迫不及待的欣喜。
靠近馬匹後,晏津嶸一手抱著她,一手摸了摸馬頭,安撫了一會他的愛馬,隨後雙手舉著小姑娘讓她先坐上去。
晏時歡哪裡坐過馬,這一上去有些東倒西歪的,一雙眸子依賴的看著自家爹爹,嘴裡無措的喚著他。
幸好晏津嶸並未撒手,按著女兒的腰不讓她掉下去,嘴角含笑道:「咱們家阿歡怎麼傻傻的。」
雖是如此說,可眼裡滿滿都是寵溺。
一會後晏時歡終於能勉強坐著不歪倒,晏津嶸趁著她不晃的那一瞬,俐落的翻身上馬,坐在小姑娘身後護住她。
「阿歡坐好了,爹爹帶妳騎馬馬。」隨著話音散去,烈馬奔跑了起來。
這馬是晏津嶸打獵時愛騎的,速度快得不行,讓小姑娘害怕的往後縮進爹爹懷裡,不過眼裡分明與她爹爹一樣,皆是泛著歡喜。
晏時歡適應馬上顛簸之後,迎著的風聲裡只餘男人寵溺的輕笑,還有她咯咯的笑聲。
待到了顧府,小姑娘還沉靜在騎馬的愉悅中,頗有些戀戀不捨的回頭看著爹爹拴在樹下的烈馬。
察覺到她的眼神,男人頓時一把將女兒抱起,「待回程也帶妳騎馬馬。」
聞言,晏時歡回過頭來,抱緊爹爹的脖子蹭了蹭。
晏津嶸不禁笑了笑,帶著她走向顧府,只是到了門口才發現,他竟因朝政繁忙忘了發拜帖,明明昨晚夫人還提醒過的。
他挑了挑眉,交代了一句,然後掏出一塊小牌子,交給門口的下人進去通報。
隨後快步而來的並不是顧家老爺,而是個中年男人。
對方朝晏津嶸行了禮,微微低頭道:「見過衡陽侯,衡陽侯快請進,小人是顧府的管家,今日老爺與夫人皆不在家,由小人代為招待。」
晏津嶸替女兒將頭上打結的繩子解開,隨意點了點頭。
「本侯爺今日來找顧家二公子,不知他何在?」
管家雖疑惑衡陽侯為何找二少爺,而且還帶著女兒來,可也不敢多問,只老實的在前面帶路。
越是靠近院子,管家越是猶豫,終在一荒蕪小院停住腳步,轉身朝晏津嶸他們欠了欠身,「侯爺,不如小的去喚二少爺出來。」
抬了抬眼,看見那破敗小院,晏津嶸眼裡閃過幾分了然,故作不悅的冷冷看了管家一眼,抬步就向小院走去。
而晏時歡懵懵的摟著爹爹的脖子,乖巧又好奇。
才剛拐進院子,遠遠便聽見孩童稚嫩的聲音,好幾個孩子正一人一句的說著什麼。
晏津嶸抱著女兒聞聲而去,管家心裡叫糟,在一旁試著說些挽救的話。
「府裡的公子小姐們都喜歡在一塊玩……」
但傳開的話語聲裡顯然不是這麼個情況——
「你這個野種,還不從咱們府裡滾出去!」
「快點,去給我撿球!」
「喂,別這樣,他好歹有國師罩著呢。」有一稚嫩的女聲陰陽怪氣的說著。
「國師不過一時興起,妳看說過那預言後可有照拂他半分?呵,不過是個妓女的兒子,怎麼配得上咱們顧府!」
幾個孩子站在一男孩面前,咄咄逼人地攔住他的去路,刻薄的言語讓人咋舌,才幾歲就如此性子,怕是長大了也好不到哪去。
看向獨自站著的男孩,不發一語,只皺眉冷瞧著對面幾人,不復那日壽宴的錦緞衣衫,只穿了身單薄的粗布衣服,且能看出已經洗得褪色,如此更顯得他孤苦無依。
晏津嶸越聽越皺眉,右手按著女兒的背壓向自己懷裡,低聲安撫道:「阿歡乖,捂住耳朵一會。」他不想讓自家小姑娘聽見這些惡毒話語。
晏時歡聽不懂那亂糟糟的聲音在說什麼,但是爹爹如此說了,她便舉起兩隻小肉手覆在耳朵上,隨後眨巴著大眼睛乖乖巧巧的看著她爹。
晏津嶸低頭一笑,隨後抬起頭眼神便冷了下來,抱著人大跨步走了進去,到顧南澤身旁拍了拍他的肩,隨後看向那些因他和管家出現而有幾分慌張的小孩。
「本侯爺瞧著顧二公子性子平穩,不亂嚼舌根,往後肯定是能成就一番大事之人。」
幾個孩子在壽宴上見過他,知曉他是顧家惹不起的人,只得遮遮掩掩地道了歉,但看向顧南澤時眼裡仍是不服氣。
待幾人走後,管家拉著顧南澤交代了幾句才離開,不是他不願留,但衡陽侯的意思太過明顯,他是不敢留下來的。
管家邊走邊歎氣,侯爺來時眼神還平和,如今似乎對顧府存了些意見。
唉,都怪那些無法無天的少爺小姐,待老爺回來定是要罰的。
此時的晏津嶸抱著女兒與顧南澤一塊走著,見她還乖乖捂著耳朵,便含笑拉下她的小手,晏時歡看見旁邊的小男孩,極有禮貌的甜喚他一聲「顧哥哥」。
顧南澤腳步一頓,微微仰頭看著男人懷中的小姑娘。她上次不是被自己弄哭了,怎麼還敢來?莫非是來找自己的?
待到了破舊荒涼的屋子前,仍是一個下人都未見,顧南澤快步上前領他們進屋,隨後倒了兩杯茶。
晏時歡雙手捧著茶杯喝了一口,卻不像是府裡都是恰到好處的溫茶,這茶許是因為涼了,全然沒有茶香,入口澀澀的。
她下意識皺起眉,疑惑的看向顧南澤,眼裡閃著疑惑,「顧哥哥喜歡喝涼涼的茶嗎?」
顧南澤身子一頓,對上她懵懂毫無惡意的眼神,一時並不知曉該如何答。
一旁的晏津嶸捏了捏女兒的臉,溫聲道:「那阿歡喜歡喝涼涼的茶嗎?」
晏時歡小臉微皺,想搖頭可是小眼神微頓,撞上身旁小男孩的眼神——平淡無波,只是微微顫動著,怕是心裡覺得有些難堪。
也不知是不是她忽然懂了,一雙星眸滿是真心,語氣雀躍地說:「喜歡呀!」
顧南澤心裡鬆了一口氣,唇角不自覺地揚起一些弧度。
「顧哥哥將喜歡的茶給妳喝,那妳請他下回到我們府裡,請他吃妳喜歡的東西好嗎?」
晏時歡聞言自己跳下凳子,跑到顧南澤身旁,就如她與父母撒嬌那般,拉著他的手晃了晃,軟糯甜膩道:「顧哥哥來找我玩呀!阿歡請你吃最好吃的鬆糕!」
不是很習慣和旁人身體碰觸,顧南澤僵了下,可看見她閃亮閃亮的眼神又不忍拒絕。
他心裡暗暗想著,不答應這個小姑娘,她怕是會哭,於是板著臉點了點頭。
風吹過破敗小院,小姑娘水眸亮亮,小男孩故作成熟,那年她三歲,而他六歲。


顧南澤如約上衡陽侯府玩,被府裡人熱情招待,他一直繃著的臉險些繃不住。
到了侯府晏津嶸便放心得多,任由女兒欣喜的拉著僵硬的小男孩去玩。
小姑娘懵懂天真,滿眼皆是想將自己所愛與新的小夥伴分享,可那甜甜的糖果、草編的螞蚱、好看的珠花,在顧南澤心中激不起一絲波瀾,他早就告別了童趣,被迫早早走向懂事。
「這些都是阿歡最喜愛的!顧哥哥喜歡嗎?」晏時歡捧著東西到他面前,星眸閃亮亮的問。
三歲與六歲身量差了不少,小姑娘微微仰著頭,小臉圓圓的,皮膚又嫩又白,只是那眸子恍若會說話般,眨巴眨巴讓人不忍拒絕。
抿了抿唇,顧南澤皺著眉說了句喜歡。
小孩子不懂察言觀色,可對喜惡很是分明,晏時歡拿出最喜歡的東西,可新朋友似乎並不喜歡。
「顧哥哥不喜歡嗎?」那興高采烈的語氣瞬間低落下來,她默默將自己喜歡的東西放回原位。
顧南澤看見她蔫了吧唧的站在一旁,眼裡的光都黯淡幾分,心裡瞬間有了幾分懊惱。
他見她第一面就知曉這個小姑娘很嬌,怎麼還是沒有順著她呢?而且晏津嶸上回幫了他,自己便得報答才是!
可他太過年幼,也不知從何著手,正巧這小姑娘對他似乎有幾分興趣,便想著哄她開心好了,可沒想到哄人開心似乎比府裡孩子的刁難還要讓他頭疼。
小男孩眉頭緊了緊,「妳……」
「顧哥哥,那你喜歡什麼呀?」晏時歡的眼神又瞬間亮起,恢復興致勃勃的模樣。
看見她如此,顧南澤心裡鬆了一口氣。「喜歡看書。」與銀子。
可是不能與她說,若他說了出來,他怕這嬌憨的小姑娘真會給他找來。
他母親生病,生活窘迫,自是過得貧寒,所以他很需要銀子。
「書?爹爹有!」果不其然,晏時歡眼睛一亮,眉眼笑彎了說道。
「那是侯爺的,不是我的,我不能隨意看。」顧南澤認真的與她解釋。
「為什麼啊?」她委屈巴巴地垂下了頭,扁嘴道。
顧南澤搖搖頭,唇角微微有絲弧度,「以後我可以自己買。」
晏時歡拉著他的手,賭氣道:「那我們不要爹爹的!以後阿歡給顧哥哥買!」
幾分任性的軟糯話語讓顧南澤失笑,搖了搖頭並未當真。
粉荷池塘,四通小路,晏時歡帶著他參觀了侯府,一路上小姑娘時而安靜時而嘰嘰喳喳,而他彷彿真是來參觀般,偶爾應幾聲也能讓她說話的興致高昂……

衡陽侯夫妻見兩人相處有趣,也由著他們玩,這一來二去的,他們也認識半年了。
這日,顧南澤照舊被小姑娘牽著,入了侯爺與夫人的院子。
池晚鶯在屋裡繡花,聽見下人稟報時,兩個孩子已經進來了。
放下手中的繡繃,她坐於圓桌旁,遙遙朝兩人一笑,「快過來坐。」
顧南澤跟在晏時歡身後,在池晚鶯溫柔的注視下坐在她們身旁。
夏日炎熱,晏津嶸心疼妻女熱著,從宮中要了不少冰塊回來,讓她們備在屋內解暑。
冰塊難得,顧南澤在顧府從未見人用過,如今瞧見微微愣了一下,不由多打量了幾眼。
池晚鶯見到了卻未做聲,只當沒有看見,低著頭用帕子為女兒擦汗。
一會後餘光瞧見他端坐著,才微微側頭看他,笑道:「南澤可熱?再忍耐一會,我讓下人備了凍西瓜,一會就上來。」
顧南澤想說已經很涼快了,可是張了張口,最後選擇點了下頭。
「顧哥哥,西瓜最好吃了,甜甜的!冰冰的!」晏時歡一聽能吃西瓜,立馬扭頭與他說著。
晏津嶸聞言點了一下頭,反倒是池晚鶯點了點她的鼻尖,無奈道:「妳個小丫頭,上回趁我出去一趟,偷偷吃到鬧肚子,要不是南澤在,今日也不許妳吃。」
被人揭了短,晏時歡蔫蔫的趴在桌子上,軟糯道:「娘親壞壞。」
正巧這時,蕭兒端了一盤切得均勻的西瓜上來,紅豔豔的惹人口齒生津。
「西瓜!」趴著的小姑娘眼睛一亮,精神百倍的坐正了身子等著吃。
池晚鶯不由得無奈的揉揉女兒的腦袋。「吃吧。」
晏時歡迫不及待的拿了一片小的張口就啃,啃得嘴邊紅紅一片。
相比於她,顧南澤先是看了一眼池晚鶯,得到對方含笑的眼神後,才拘謹的拿起一片西瓜。
入口清甜,冰涼爽口……顧南澤動作一頓,隨後更慢的吃了起來。
冰都少見,何況是冰凍的西瓜,他小心翼翼又有些捨不得吃完。
池晚鶯看得心中微微憐惜,遞了一塊乾淨的手帕過去,柔聲道:「未用過的,拿來擦擦手……怎麼你一個男孩吃得比阿歡還慢,快些吃,後面還有呢。」
晏時歡聞言就笑他,「顧哥哥快些吃啊,快追上阿歡呀!」
小男孩內心敏感,感激的看了一眼池晚鶯,吃的速度快了些,只是動作依舊守禮。
待晏時歡吃到第二片時,忽然捧著西瓜歪了歪小腦袋,看著他軟糯道:「我娘親超好!」
顧南澤唇角微彎,點了點頭,「嗯,侯爺夫人特別好。」
繼續啃西瓜的女孩動作頓住,猛的抬頭一臉防備,「娘親是我的!」她嘟了嘟嘴有幾分嬌蠻。
一旁的池晚鶯含笑,戳了一下她的圓臉,「妳這小丫頭又在瞎想什麼。」
晏時歡皺了皺眉,更顯得古靈精怪,她心裡正想著,娘親不懂,爹爹說娘親太好了會有很多人搶,她得幫爹爹保護娘親。
隨即轉頭對著顧南澤一本正經道:「娘親是我的,你可不能搶我娘親哦。」
顧南澤也不知曉為何她會如此想,許是六歲與三歲的想法已經大不相同了吧,他心裡有些發笑,可是表面依舊平靜,順著她道:「不搶。」
「顧哥哥乖!阿歡獎勵你大西瓜!」
得到想要的答案,晏時歡滿意了,站在凳子上拿了一片西瓜到顧南澤面前,笑咪咪的純真眸子讓他下意識跟著勾了勾唇。
晏時歡很主動,老想與他一起玩,顧南澤本著要報答衡陽侯夫婦的心,一直沒有拒絕。
時間這麼一晃,就到了小姑娘四歲的生辰。
那日衡陽侯府萬分熱鬧,往來皆是達官貴人,晏時歡也邀請了很多玩得好的小夥伴,顧南澤也在其列。
前廳熱熱鬧鬧都是人,阿諛奉承與暗暗較量,後院裡便輕鬆得多,只有小孩子們在一塊玩鬧。
晏時歡將身旁三個小朋友送她的禮物拆了,正在和小夥伴們分享,她愛不釋手的擺弄著他們送的珠花,小腦袋一晃一晃的,極為開心的模樣。
正巧拆到一本書,她還認不全上面的字,忽的想到什麼,歪了腦袋問旁邊端坐的小男孩,「書淮書淮,你是不是也喜歡看書呀?」
被她名喚書淮的小男孩側頭對她笑了一下,稚嫩的聲音回答道:「喜歡啊。」
晏時歡點了點頭,「我新認識了一個朋友,他也喜歡看書,等會他來了我們可以一塊玩!」
陸書淮聞言笑著點點頭。
顧南澤來時便看見如此畫面。
今日穿著一身紅裙子的晏時歡特別可愛,小腦袋上兩個揪揪的樣式也複雜了些,頭繩打著繁複的結,特別是小揪揪上綁的兩個鈴鐺,隨著她的動作叮鈴叮鈴響著,格外惹人愛。
可愛的小姑娘身旁坐著三個孩子,皆坐姿端正,矜貴無比,而她此時正湊過身去與其中一個含笑的小公子說話,也不知說著什麼,兩人笑得很開心。
顧南澤拿著木盒的手緊了緊,看著桌面上拆出來的各色禮物,再看她與旁人笑得開心,心裡有些悶悶的。
她是侯府千嬌萬寵著的千金小姐,自己又算得了什麼,連拿出的禮物都顯得寒酸,根本不缺他這一個。
手裡的盒子突然燙手了些,顧南澤沉默的站在遠處,有些望而卻步。
領他入院的丫鬟見他沉默的站著,有些疑惑的問:「顧少爺,為何不進去?」
抿了抿唇,顧南澤將手中的盒子遞給丫鬟,開口道:「請替我將禮物送給她,府裡有事,先走了。」
都已經到這,一二十步的距離罷了,況且他們都認識這位顧家二公子,因為小姐挺喜歡邀他來府裡玩的,今日生辰小姐該是很想和他見面的吧。
還沒等丫鬟推拒,顧南澤已將木盒推到她手上,轉了身離開。
晏津嶸幫過他,池晚鶯也對他很好,險些讓他覺得偶爾來侯府是某種快樂,也險些……沉淪在這愉悅裡。
如今看來,不過是他一廂情願,邀他來侯府許是客套,他卻當了真,只是晏津嶸夫妻不忍拒絕讓他難堪罷了。
還有那個小姑娘,她對每個朋友都這樣嗎?差點讓他以為她很喜歡和他玩……
他走的速度極快,丫鬟只哎了一聲,來不及叫住人,最後只得無奈的進院子。
丫鬟向晏時歡行了個禮後,將那個木盒給她,「小姐,這是顧二少爺送您的生辰禮。」
晏時歡才與陸書淮介紹顧南澤呢,怎麼人卻沒來,今日可是她生辰呀。
她愣愣的接過,一邊下意識打開盒子一邊問:「顧哥哥沒有來嗎?」
丫鬟只得如實回答,「顧二公子方才在院外,突然轉交禮物給奴婢,讓奴婢送您,隨後人就走了。」
丫鬟回答的同時,晏時歡已經將盒子打開,好奇的拿出那一個木頭小人兒。
那小人穿著很漂亮的裙子,頭上有兩個揪揪,一雙眼睛很大,臉上是笑吟吟的樣子。
「阿歡,這個小人兒有些像妳呢!」阿旭湊過來一臉驚訝的說。
「對啊對啊,與阿歡一樣紮著兩個小揪揪!」池沁水看了一眼也贊同道。
她小嘴立馬彎起來,頗有些愛不釋手。「顧哥哥才剛走嗎?」
丫鬟點了點頭。
讓所有人猝不及防的,晏時歡馬上放下了手中的小人兒,從石凳上跳下來,忙往院外跑。
照顧她的丫鬟一愣,趕緊跟了上去。
晏時歡邁著小短腿,跑到院子門口就停了下來,氣喘吁吁的東張西望。
「顧哥哥!阿歡看見你了!快出來!」
「顧哥哥快些出來!不然阿歡要生氣了!」
不遠處的亭子裡,顧南澤皺眉看著下面四處搜尋的晏時歡。怎麼這都能給她發現?
自己只是想看看她收到他的禮物是什麼表情,喜歡還是不喜歡。
看見她還算歡喜的模樣,他鬆了一口氣,正打算離開,沒想到她看了過來,兩人正巧四目相對。
他心裡有些莫名的心虛,慌忙跑到這裡,此處比晏時歡在的地方高一些,他能俯看她,她卻無法發現自己。
顧南澤就在亭子裡暗暗打量著她,本以為一會她就會離開,回去與朋友繼續玩,卻沒想到她站著找了一刻鐘,到最後……慢慢哭出了聲。
亭子裡的小男孩一顆心瞬間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他腳步凌亂的走下臺階,稚嫩的眉眼裡皆是焦急,迅速跑到晏時歡身前。「阿歡不哭,我在這呢。」
此時的顧南澤尚未察覺到,除了自個兒娘親,他對晏時歡也是溫柔至極。
小姑娘微微垂著腦袋,噘著嘴無聲的流著淚,看見他後也不哭鬧,就這般默默帶著淚眼看著你,小臉皺得緊緊的。
這任誰受得了啊,反正顧南澤是心疼壞了,他從懷裡掏出帕子,一點一點的給她擦眼淚,放低了聲音安撫,「對不起……我在與阿歡捉迷藏呢,妳看這不是找到我了嗎?今日可是阿歡的生辰,不哭了好不好?」
往日顧哥哥都只會默默聽她說話,偶爾回答幾句,無關緊要的話是絕不會說的,可晏時歡不曉得這些,她只知道向來話少的顧哥哥方才與她說了好多好多話!
她驚訝著便忘了哭,只眼睛紅紅、帶著淚痕看著他,有些像呆愣愣的紅眼兔子。
顧南澤見她停了哭泣,終於鬆一口氣,想了想後一把將她抱起來,一邊說話一邊走進院子。
「今日是妳的生辰,可不能一直哭,往後都要開開心心的。」
晏時歡抱著他的脖子,覺得顧哥哥的骨頭有些硌人,和爹爹寬闊的懷抱完全不一樣,可這並不妨礙她生氣。
「顧哥哥真的壞壞!」
「以後阿歡才不要和顧哥哥玩捉迷藏!」
說出的話還帶著未緩過來的哭腔,軟糯委屈得不行,讓顧南澤心尖微麻,點頭應著。
直到兩人走進院子,到了三個小朋友面前,他才放下了晏時歡。
本以為她第一句會為幾人互相介紹,卻沒想到小姑娘高高興興拉著他的手道:「顧哥哥來了,可以吃凍西瓜了!」
她一直等著他來,才肯動最喜歡的西瓜。
許是習慣,許是心裡覺得那個壽宴後老喜歡來找他的姑娘有些可愛,又或許是他的童年太過寂寞,後面的幾年,晏時歡和顧南澤往來頻繁。
衡陽侯府愛邀他上府玩耍,兩人也會約著出去,也不知從何時起,從不愛笑的小公子總會看著身旁帶著嬰兒肥的小姑娘笑得溫柔。
後來,小男孩拜入國師門下,隨國師學習,他刻苦努力,認真起來是拚了命的。
因他勤奮不懈,國師欣慰之餘總將他帶在身旁,隨他瞭解更多實事。
而晏時歡愛黏著他,到現在仍是,所以在他隨國師出遠門前,會可憐巴巴的找到顧府,站在他面前委委屈屈的瞧著他,頗有被拋下之貌,讓人徒生憐惜與罪惡感。
顧南澤無奈,只得陪她出去玩一趟,好好將人哄開心,待她滿意了才蔫了吧唧的回去……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蒔蘿×寄秋 聯合套書【轉命】贈【向陽而生】PVC透卡書籤

    蒔蘿×寄秋 聯合套書【轉命】贈【向陽而生】PVC透卡書籤
  • 2.《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3.《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4.《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 5.《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 6.《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 7.《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8.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 9.《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 10.《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本館暢銷榜

  • 1.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2.《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3.《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 4.《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5.《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6.《我與奸臣是良配》

    《我與奸臣是良配》
  • 7.《勸飯小婢》全5冊

    《勸飯小婢》全5冊
  • 8.《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9.《懷著崽崽闖高門》全3冊

    《懷著崽崽闖高門》全3冊
  • 10.《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