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宅鬥
分享
藍海E137001

《今生下堂不為妾》

  • 作者錦葵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5/24
  • 瀏覽人次:6192
  • 定價:NT$ 320
  • 優惠價:NT$ 253
試 閱
無恥渣男遍地走,宅鬥需有新思維,
那就是走渣男的路,讓他無路可走!

 
溫如意的一生過得並不如意,她出身平凡,
父親娶了繼母後對她極為忽視,出嫁後跟娘家幾乎斷了往來,
嫁的也不是良人而是負心漢,憑著她的嫁妝銀當了知縣後就起了異心,
逼得她降為妾室後受盡折磨,病死在後宅無人聞問。
歷經前世的悲慘結局,她決心此生要為自己而活,
先是巧計揭穿柳姨娘栽贓自己下毒的陰謀,成功扭轉悲劇的起始,
然而無恥姜家人卻是威逼利誘潑髒水,毒計一波接著一波襲來,
所幸她有計智過人的甄凡語幫忙,逃過大大小小的圈套,
聽說甄大人出身尊貴,來頭不小,蟄伏在這小縣城必有所圖,
果然,他要求她收集無良夫君的罪證為回報,
而他不但能讓她從姜家漂亮脫身,還把自己當成報酬,
助她生意賺得盆滿缽滿,更許她愛與榮寵,一生幸福無憂……
錦葵,獨處愛好者。
喜歡去僻靜的公園放飛靈魂,聆聽風雨之聲,觀察花草四季變換;漫步之間,收穫意想不到的靈感。
喜歡一人去咖啡廳、電影院,獨享屬於自己的悠然時光。
獨處卻不孤獨,每次咀嚼靈感,都會與筆下人物神魂交流,共用他們的喜怒哀樂,體驗他們的人生百態,其樂無窮!
苦盡甘自來

小編是標準的夜貓子,因為每天只有半夜以後才是自己的時間,小編很常在凌晨三四點時發現菲兒還在線上,傳訊息給她也是馬上秒讀,問她為什麼這麼晚了還不睡,她的回答不是忙孩子的事忙到午夜,就是失眠睡不好,讓人聽了很心疼。
菲兒是小編的同學,我們一票人相識已經三十年,一起走過青蔥歲月,一起在婚禮上哭得淅瀝嘩啦,生孩子時我們一樣緊張,婚姻觸礁我們同樣痛心,她離婚後吃了多少苦、獨自扶養兩個孩子有多艱辛,我們全都看在眼裡。聽她訴說失婚後的生活感觸,有時有問題的不是陌生人的不友善,而是親友自以為是的關心,自以為是的「為妳好」,自以為是的建議,自以為是的幫忙,可那些自以為是的好意並不是當事人想要的,反而是一種沉重的枷鎖,只會讓人越發疲憊和鬱悶。
古往今來,社會對離婚的女人都並不寬容,無論是外界還是身邊人的眼光都讓她們難上加難,菲兒是如此,《今生下堂不為妾》的女主溫如意更是如此,她歷經了一場錯誤的婚姻,前世慘死,今生只想為自己而活,可渣夫是知縣,大小也是個官,她只是出身普通小商戶的平民,無權無勢,想要全身而退順利和離並不容易,所以只能步步為營、小心籌謀,然後她就經歷了一連串堪比柯南跟金田一的災難體質,走到哪都有麻煩找上門。
當然,看著她過關斬將的鬥渣男賤女,很是解氣的同時也不免為她接下來的生活擔憂,所幸親媽作者還是給了她一個神隊友,在她的宅鬥之路上助她化解危機,等她脫離婚姻泥淖時又幫她在賺錢之路上飛跑,這樣的安排總算是苦日子過去了,以後就開始倒吃甘蔗越來越甜,如意的事業跟愛情都是如此。
這是一個會讓小編想跟菲兒分享的故事,小編想告訴她,也告訴人生路上或許正在吃苦頭的各位,那些苦難都是一時的,只要自強不息、只要堅持到底,你們終將會苦盡甘來,迎向如意人生。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回到命運轉捩點
「給我打,使勁兒打!」
溫如意一醒來,腦中還一片模糊,就聽到怒火中燒的聲音,緊接著一板子打在她屁股上,痛得她失聲尖叫。
這、這是怎麼回事?她不是躺在偏院床上不能動彈,已經病入膏肓,油盡燈枯了嗎?
溫如意掙扎著看看四周環境,眼前凶神惡煞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的婦人,不正是她的婆婆?只是,此時的她,看著怎麼那麼年輕?
而婆婆身邊站著抱著一個嬰孩的柳氏,看上去也就十八九歲?
「老夫人,這夫人也太狠毒了,就因為自己生不出孩子,嫉妒我生了童哥兒,竟然想要毒害我兒子。」柳氏瞪著溫如意,一臉刻薄與得意。
等等,這個場景怎麼這麼熟悉?
「我兒好不容易得了個孩子,這毒婦竟然想下毒害死我的孫子!雖說我兒現在在外公幹,可我卻不能饒過這毒婦,先給我狠狠打一頓再扔進柴房關著,等我兒回來處理!」姜老夫人喝道。
「是!」
這、這不是她二十一歲的時候曾經經歷過的場景?
又一板子下來,溫如意痛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當溫如意再醒來時就知道自己重生了。
她後背乃至臀部劇痛,那是因為挨了責打,前世,這裡就是她命運的轉捩點。
姜雲成的侍妾柳氏誣陷她殘害柳氏半歲的兒子,而姜老夫人沒有給她辯解的機會,直接給她一頓板子,然後把她丟到了柴房自生自滅。
而此時姜雲成正好外出公幹,她無法辯解,也無處申冤,等姜雲成回來,事情已定,她被打得落下病根,並因為殘害柳氏兒子,姜老夫人要姜雲成將她休棄。
然而姜雲成感念她是微末時相伴到現在的結髮妻子,所以只將她降為妾。
當時溫如意還感激得很,結果回頭不到一個月,姜雲成又娶了身分高貴的正妻,她這個沒有生出孩子又因為犯了大過被降為妾的人,在府裡過得越來越艱難,最後沒過幾年就因為被大夫人、柳氏和公婆暗暗折騰,抑鬱而死。
只可惜,她重生在這最艱難的時刻,想要扭轉局面千難萬難,如果能早三年,那麼她一定不會選擇嫁給姜雲成。
然而,既然上天再給她一次機會,難道她就這樣坐以待斃,認命赴死?
溫如意不甘心!
柴房裡面有一扇小窗,溫如意看了看,此時外面還隱隱約約的有光線,似乎太陽才落下去沒多久。
溫如意眼前一亮,也許她還有翻身的機會。
她記得等到月光從小窗戶裡透進來後,她貼身侍女青玉就會過來偷偷給她送吃的,那麼,這是不是她的一次機會?
但是她如何利用這唯一的一次機會起死回生呢?
溫如意想到自己的娘家,不過一個毫無權勢的商販,而她親娘早逝,如今當家的是繼母,父親又畏懼繼母的凶悍……
所以,向娘家求助大概是沒用的,那麼也許她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了!
沒多久,青玉來了。
「夫人!快吃點吧!」青玉眼底含淚,看著溫如意下半身血跡斑斑,嗚嗚哭泣,「幸好夫人平日裡心善,看管柴房的鄧叔受過妳的恩惠才放我進來,不過得抓緊時間。」
「青玉,妳聽我說。」溫如意被打得半死,又大半天沒吃飯,聲音虛弱,她抓住青玉的手,「青玉,妳去報官為我申冤,記住,去隔壁的慈溪縣衙報官!」
「……夫人,咱們大人就是鄞縣知縣,妳卻讓我去隔壁慈溪縣報官?這行嗎?」
「老爺是這裡的知縣,為了避嫌妳才要去隔壁縣衙。」
「可是……隔壁的方知縣和我們老爺是死對頭啊!」
「正因為是死對頭,我才要妳去他那裡報官。」
若是去了旁邊與姜雲成交好的知縣喊冤,旁的知縣肯定認為這是姜雲成的家事,不願意過問,可若是去了姜雲成死對頭方知縣那裡,他一定會管,畢竟,他可是巴不得姜雲成家裡鬧點事,好抓住他小辮子呢。
「雖然我不明白,可我這就去。」
青玉是跟著溫如意一起長大的婢女,對溫如意十分忠心,聽了溫如意的話,連夜就想辦法出府,去了隔壁的慈溪縣。
慈溪知縣方久生一大早聽到有人敲鼓喊冤,再一聽是隔壁鄞縣的家事,頓時來了精神。
「快,快把人喊進來,本官倒要聽聽姜雲成家裡能有什麼事情!」方久生喜不自禁,看到身邊的縣丞甄凡語更高興了,「來來,甄兄啊,你也跟本官一起聽聽,湊個熱鬧!」


鄞縣姜府。
「把門打開,我要進去看看夫人。」
一大早柳氏就跑到後院柴房這裡了。
柳氏吩咐,看門的僕從不敢不從。自從一年多前老爺納了柳氏入門,這家裡的風向就變了,柳氏年輕貌美引得老爺喜歡不說,又生了兒子,這可把老爺高興的。
柳氏進了柴房,吩咐自己婢女守在門外。
柴房裡,溫如意奄奄一息趴在草堆上。
其實她並沒那麼虛弱,前世她因為憤怒傷心,即便青玉送飯她也吃不下。這一次,她好好的把青玉送來的飯菜都吃了,也用青玉送來的藥粉塗了傷口,雖然依舊虛弱,但是感覺沒那麼糟糕。
「夫人,看到妳這樣子,我真的是又心疼又解氣。」
「好妹妹,妳冤枉我了,童哥兒衣服上的那些藥粉,真的不是我弄的。」溫如意淚如雨下,可憐巴巴的懇求柳氏。
上一世,溫如意知道是柳氏陷害自己,奄奄一息的情況下痛罵柳氏,結果不但被柳氏奚落一番,又跑到姜老夫人那裡告狀,最後姜老夫人下令,連著三天只給她水不給她飯,溫如意差點活活餓死。
「不是妳弄的那是誰?夫人,妳嫁給老爺四年了,生不出孩子,我知道妳嫉妒,可妳嫉妒我也罷了,怎麼可以害我的孩子呢?」
柳氏語氣裡的那點小得意被溫如意聽得清楚,她不動聲色,依舊是哭訴,「妹妹,我真的沒有啊,一定是哪裡出錯了。妳生了童哥兒,我沒有孩子,我把他當作我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啊。」
「妳說的好聽,還不是想要害我的孩子。」
柳氏正說著,忽然聽到外面有腳步聲,緊接著姜老夫人身邊的王嬤嬤進來。
王嬤嬤一臉怒氣,「夫人,妳好大的主意啊!」
柳氏一懵,看王嬤嬤的臉色像是發生了大事,「怎麼了王嬤嬤?」
「她竟然差遣青玉去隔壁慈溪縣衙報案,說自己冤枉,被家人私用刑法!」
「……這、這哪是冤枉,童哥兒真真實實的中了毒,我哪有冤枉她!」柳氏一聽登時有點慌。
「她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老夫人讓我把她帶過去,看她在方知縣那裡又有什麼可說的!」
溫如意受傷嚴重,自己走不了路,王嬤嬤就讓人抬著她到了前廳。
這方久生估計也是不嫌事大,聽了青玉申冤後,竟然大老遠一大早從慈溪縣跑了過來,專門上門審案。
看到溫如意渾身血跡的慘狀,先不管她是不是冤枉的,方久生先擺了個架子。
「大膽!現下案情未明,你們竟然濫用私刑!」
姜老夫人在家裡是威風,可畢竟是個沒見識的婦人,現在方久生上門問責,瞬間也就慫了,她瞄了一眼王嬤嬤。
王嬤嬤立即跪下,「方大人,我們哪敢濫用私刑,實在是家醜不可外揚啊。夫人因為妒忌毒害少爺,老夫人心疼孫兒,氣憤不過才給了她一點教訓,但也沒有過分苛責,只等老爺外出公幹回來再做處理。」
「一點教訓?」方久生旁邊的甄凡語微微一笑,「下官看,姜夫人這樣子不像是受到一點教訓吧?」
方久生衝甄凡語讚許一笑,「沒錯,這不是一點教訓,這是酷刑。即便你們說的罪行真的是姜夫人做的,濫用酷刑便是不對。本官看,這姜大人為官雖然不錯,但是治家還是略差一二,你說是不,甄縣丞?」
甄凡語跟著點頭附和,「大人說的是。大人,既然姜夫人已經報案,她如今又行動不便,不如就在事發地把案子審一審?姜夫人現在情況不便,下官根據青玉姑娘的口述,整理了狀紙。」
方久生本就是這個主意,他巴不得把事情鬧大,讓姜雲成丟臉,甄凡語也是機靈,這會兒功夫竟然把狀紙都寫好了,不愧是他的心腹!
「嗯,你這個提議不錯,那麼就開審吧。姜夫人,既然妳是苦主,那妳就申辯申辯?」
溫如意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翻盤的機會,在青玉的攙扶下掙扎著起來跪拜。「大人,妾身冤枉!」
然後溫如意把事情經過講訴了一遍,她昨天上午好心去給柳氏送了自己親自做的小孩衣物,結果柳氏就跑到婆婆那裡告狀,說孩子穿了溫如意送來的衣服卻中毒了,姜老夫人一怒之下也不聽她辯解直接家法伺候,二十大板上身,把她打得皮開肉綻,然後丟進柴房,讓她自生自滅。
溫如意聲音雖然虛弱,但是一番話簡單明瞭說了個大概。
姜老夫人一聽又氣又急,一下子站起,「妳的意思是我冤枉妳了?這童哥兒的衣物是妳親手送的,柳氏見妳好心,昨日妳才送了衣服,她立即把衣服給童哥兒穿了,不到兩個時辰童哥兒就全身起了紅斑,找了大夫看說是中了毒,就是妳送的衣服帶了有毒花粉,害得才半歲多的童哥兒遭受這樣的苦楚!」
溫如意並不看姜老夫人,而是恭恭敬敬的向方久生一拜,「大人,昨日一早我確實給柳氏送了幾件童哥兒的衣物,但是這並不能代表我投毒。送衣物和衣物有毒是兩件事,衣服可以在送去之後被投毒,請大人明察,還妾身清白!」
方久生點頭,沒想到姜雲成的夫人倒是不錯,被打成這樣還能條理清晰的辯解。
「大人,不可以聽這賤人胡說!」柳氏急了。
「本官沒讓妳開口,何人敢喧譁!」
被方久生一嚇,柳氏趕緊閉嘴。
一旁的甄凡語又說:「大人,其實姜夫人說得很在理。衣服上有毒,任何能接觸到衣服的人都有嫌疑。」
「那甄縣丞,你有何看法?」
「大人,剛才下官已經讓大夫嚴查了被下毒的衣物是洋蘭花花粉,這種花粉有毒,也可以入藥。一來可以讓人搜查姜府,看誰人藏有花粉,二來也可以去尋訪城內各個藥店,看誰採買了花粉。」
「不錯,就按照你說的辦。」方久生連連點頭,「不過,這姜府這麼大,想要搜出這小小的花粉不容易,並且這次本官匆忙而來,帶的官差也不多。」
「大人,其實要在府中搜出洋蘭花並不難,妾身聽說獅子貓喜歡洋蘭花,如果能找一隻獅子貓來,也許搜查洋蘭花能事半功倍。」
甄凡語不由得看了溫如意一眼,目光帶著讚許,「的確,下官也知道。」
「既然如此,趕緊去辦。為了避免有人混淆視聽,姜府所有人看管起來,在真相查明之前,不許隨意走動!」
柳氏臉色發白,看向姜老夫人。
姜老夫人即刻做出一副痛苦的樣子,像是要暈倒。
柳氏大叫起來,「不好了,老夫人發病了!」
姜老夫人被送回了房間。
趁著一片混亂,柳氏吩咐婢女小桃回趟自己的院子。「知道要怎麼做吧,小心點。」
小桃點頭,看大家忙著照顧姜老夫人,沒人注意到她,便趕緊溜走,一路專門撿後院裡僻靜無人的地方走,一路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結果在小桃從自己房間裡翻出一小盒東西藏進衣袖,又準備溜出院子的時候,甄凡語出現了。
他微笑著,就像是賞玩老鼠的貓兒一樣,「來,讓在下看看,小桃姑娘在找什麼?」
小桃嚇得癱軟在地上。
人贓俱獲,洋蘭花粉是小桃親自從自己屋子裡拿出來的,抵賴都不能了。
小桃癱軟著身體,四肢無力,被官差抓到了大堂,往地上一扔。
得知消息的柳氏趕緊跑過來,整個人都發抖了。
「大人果然神機妙算,下官跟著小桃,發現了她做賊心虛,想回房間拿出洋蘭花粉扔掉。」甄凡語微微彎腰,語氣敬佩。
方久生眉頭一跳,微微得意,「當然,這個本官早就知道了!小桃,妳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結果小桃哆哆嗦嗦還沒說話,柳氏就跳出來,「好妳個吃裡爬外的小桃,就因為夫人前些日子叱責妳幾句,妳就懷恨在心,竟然誣陷夫人!」
「……小桃、小桃有罪!」小桃哆哆嗦嗦跪下。
甄凡語瞧了一眼在旁邊已經快暈死過去的溫如意,「大人,既然確定了嫌犯,不如抓回去慢慢審,畢竟這裡也不是公堂。」
「嗯,你說得對,那就把犯人帶回去審吧。」
方久生很是得意,姜雲成這次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還不丟光臉,治家不善也是過錯!


溫如意再次醒來是在自己的房間了。
她鬆了口氣,知道事情和上一世已經不同了,上一世她在柴房待了三天三夜,只剩一口氣,直到姜雲成回府。
雖然姜雲成沒有再次責罰,也還讓她留在府裡當夫人,但是她卻背負了陷害柳氏兒子的罪名,一生都為此抬不起頭。
而這也成了溫如意一生的遺憾。背負著謀害嬰孩的罪名過一生,讓她冤屈抑鬱,淒慘一生。
所以這一世溫如意絕不願意再這樣。
「夫人,趕緊喝口藥吧,妳昨天身體發熱,嚇死我了。」青玉端著藥走了過來。
「後來怎麼樣了?」溫如意聲音嘶啞無力,不過她並不在意。
「小桃被方大人帶走了,老夫人病了還躺著,柳氏也安分了。夫人,要我說,怎麼可能是小桃幹的,一定是柳氏……」
「相信方大人會還我一個清白。」溫如意打住青玉,「扶我起來,喝藥。」
溫如意知道,小桃背後的人確實是柳氏。
但是,若是姜老夫人仔細想想就能明白她溫如意不可能有那麼傻,直接在自己送的衣服上投毒?
而姜老夫人卻絲毫不理會她的辯解,想要將她屈打成招,可見姜老夫人多麼容不下她。
僅僅是因為她生不出孩子又出身低微,姜老夫人竟然想要置她於死地。
當年姜雲成求娶她的時候,家裡一貧如洗,連秀才也沒考上,她不顧父親反對,毅然決然嫁給姜雲成,在姜家辛苦多年,最後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前世她心寒不已,卻認命的留在了姜家。
那麼這一世……她該如何選擇?


又過了一日,姜雲成比預定的日子提前回府了,自然是因為聽說了家裡的事情。
知道這件事鬧大,姜雲成氣惱不已,「家裡出了事,就不能等我回來處理,非要鬧成這樣!現在知府大人也知道這件事,認為我治家不嚴,豈不是要耽誤我以後仕途!」
「老爺,這件事是妾身糊塗了,可童哥兒出事,我又傷心又氣憤,一時難過。老夫人也是因為心疼童哥兒,沒有細想……」
「柳氏,妳當我是傻子,相信是小桃一個人幹的?」
「好了,兒子,這件事你也別怪柳氏了,她固然有錯,沒有管好下人,但是溫氏難道就沒有錯?我作為她母親,不過小小教訓了她一下,若是她覺得委屈,等你回來再辯解就是,哪知道這個溫氏竟然跑去慈溪縣衙報官,丟盡了我們姜家的臉!」
「母親說的是,溫氏入了家門四五年了,沒生出個一男半女。本來兒子憐惜她是結髮妻子,也不苛待她什麼,沒想到她竟然連姜家臉面都不要。」
「你知道這一點就好。不過眼下還是不要太苛責她。不然又不知道她要做什麼。這樣,你先去安撫她一下,另外,方大人把小桃帶走……可不要連累了柳氏才好,她可是你獨子的親娘。」
「母親妳安心,我會去打點好的。」
從姜老夫人房裡出來,姜雲成又去了溫如意的院子。
溫如意這兩天平緩了心態,好好養傷,精神恢復得不錯。
想她前世傷心欲絕,被打了十幾板子後養了大半年才好一點,可見一個人的心境是多麼重要。
經歷前世的她,已經有了一種全然不同的心態。
她不再對姜雲成有所期待,因為前世遭遇的一切,讓她對他已經徹底死心。
「夫人,好點了嗎?」
看到溫如意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姜雲成還是有些不忍。
「好多了。老爺,是我不好。只是當時的情況,你不在鄞縣,而我如果不去報官,可能就活不下來。我枉死不要緊,但是想到有人害了童哥兒我就不安,不抓出凶手,只怕童哥兒以後也危險啊。」溫如意決定先服軟,畢竟這次姜雲成丟了臉面,他內心可不像表面這樣溫柔。
「這也不怪妳。」姜雲成握住溫如意的手。
手中的溫度讓溫如意一時間恍惚。前世病死前,她已許多年沒有跟夫君親近過了,那麼多年的冷待和無情,早在溫如意心底結了厚厚的一層冰。
「如意,妳的擔心我也能理解,不過……畢竟這是家裡事情,家醜不可外揚,若是傳開了,對姜家、對我,都不好。」
溫如意自然明白,「是我的錯,只是現在……小桃已經被方大人帶走。」
「這樣,妳親自去慈溪縣衙門一趟,既然妳是喊冤人,妳撤回了狀紙,也就小事化了了。」姜雲成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溫如意並不吃驚,畢竟和自己名聲面子相比,她的死活和冤屈又有什麼緊要?
「老爺,妾身倒是不介意去走一趟,只是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嗎?」
若是前世此時的溫如意,自然不想逆著姜雲成的心意,可現在總歸姜雲成對自己已經不滿,順著他又如何,逆著他又如何?
左右不過自己痛快才最重要!
姜雲成有點意外,畢竟溫如意性格柔順,從不忤逆他。
「……這樣,小桃回來了,我一定重重懲罰她,若是有人指使她,我也不會放過!」
「這樣最好。」溫如意淺淺一笑。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3.【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4.《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5.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6.《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7.《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8.《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9.《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10.《吃飯第一香》全5冊

    《吃飯第一香》全5冊

本館暢銷榜

  • 1.《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2.《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3.《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4.《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 5.【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6.《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7.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8.《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9.《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10.《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