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甜寵
分享
藍海E141001

《嫁給反派攝政王》

  • 出版日期:2023/08/23
  • 瀏覽人次:5345
  • 定價:NT$ 340
  • 優惠價:NT$ 269
試 閱
攝政王殿下追妻有三招──
哄:哄得她心花開;
寵:寵得她離不開;
護:護得她放不開。
 
宋虞死後方知自己是別人真愛的墊腳石,
她憑藉救命之恩嫁入信王府,最終卻被親妹妹推下懸崖,
她恨大仇不得報,不想攝政王謝辭替她處理了,
直至這時她才清楚那心狠手辣的攝政王心有多柔軟……
重來一世,她冷眼看著「親妹妹」冒領她的救命之恩,
可一朝真相揭穿,信王懊悔不已,
不惜拿出先帝御賜的玉牌也要娶她回家,
她冷哼一聲,抓住身後人的衣角,笑靨如花,「阿辭,有人要娶我呢。」
只見戴著半邊銀色面具的謝辭抽出長劍,劍尖直指信王喉間──
「信王要娶本王的王妃?」
畫詩月,冬日出生,心思細膩敏感的摩羯女
從小喜歡看閒書,熱愛獨處,常在網上和朋友暢所欲言,日常詞條如何拯救拖延症,一隻會鴿但絕不棄文的鴿子
往往在深夜爆發靈感,外出散步時頭腦風暴,鍾愛雙向奔赴的完滿故事,尤愛輕鬆有趣的甜文,希望我的故事能給大家的生活帶來一點甜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回到落水那一夜
文德二十年,南詔使者進京,文德帝於乾元殿設宴款待。
天色已暗,正殿裡觥籌交錯,廊簷下的宮燈一盞接一盞亮起。一片片的假山後面,幽靜的月湖湖面上染著點點細碎的星光。
「撲通」一聲,驟然劃開寂靜的夜色,假山掩蓋住月湖上泛起的一波波漣漪,一個身影快速地穿梭在假山中,很快便沒了蹤影。
湖邊的月季紅豔似火,幽香漂浮在空中,零落的花瓣在湖面上搖曳,暗香似乎滲透進湖底。
不多時,湖面波瀾漸息,看不清的湖底,湖水正四面八方的湧向中間的人。
石青色的裙襬在水中劃出淺淺的弧度,身影在不斷下沉。
呼吸被剝奪,缺失空氣的痛苦讓混沌的意識猛然清醒過來,宋虞驟然睜開眼睛,尚未反應過來目前的情境,身體先本能地做出反應,「嘩啦」一聲浮上了水面。
四月初的天雖剛入夏,可夜裡還是有些涼。
宋虞全身的衣物濕透,貼在身上難受得緊,可她無暇顧忌自身的情況,只茫然地看向四周。
只見遠處的宮燈隨風搖擺著,宋虞上了岸,走出假山,循著燈光而去,但未及遊廊,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她閃身躲到一棵枝繁葉茂的榕樹後,夜色掩蓋下,前方的幾人沒有注意到她。
昏黃的燭燈下,宋虞看清了那幾人身上的衣物。
年紀不過剛及笄的幾位宮女穿著藍灰色的宮裝,端著精緻的糕點,碎步往乾元殿而去。
她在皇宮?宋虞訝異地看向四周的景物,心中的猜想落實。
看著自己渾身濕透的衣物,再看著身後熟悉的假山,以及四月裡依舊寒涼的湖水,她心中一個猜想隱隱成形。
遊廊下的宮女走得慢而穩,生怕打碎手中的盤子。
這年紀的姑娘正是好奇的時候,張望四周見無人,便忍不住問道:「聽說宸王一早就入宮了,怎麼在宴會上不見人?」
這時年長些的宮女瞪了一眼貿然說話的小宮女,聲音很是嚴厲,「宸王的事也是妳能問的?小心掌事姑姑打妳的嘴!」
小宮女被嚇得脖子一縮,不敢再開口了。
看那一排宮女消失在遊廊的拐角處,宋虞有些反應不過來。
宸王,他回京了?
這情況與記憶中大相逕庭,但宋虞來不及細想清楚,聽見假山那邊似乎有腳步聲傳來,她蹙了蹙眉,又輕又快地離開榕樹下。
她抬頭看向西邊的方向,心中猶豫了幾分,可最終抬腳往西南邊而去。
他既不在宴上,那便只能在一個地方——翠玉閣。
從前她不知曉謝辭在宮中的住處,但如今她比誰都清楚通往翠玉閣的路該怎麼走。
夜風微涼,身上濕透的衣物也讓人難以忍受,宋虞小心翼翼地注意著周圍,生怕一個不留神撞見其他宮女。
濃重的夜色讓人看不清前方的路,就像是當初最絕望的時候,彷彿下一瞬就能被無邊的黑暗吞噬。
零星的燭光漸漸出現在視野中,宋虞停在樹下微微喘氣,纖細的手指緊抓著樹幹。
她抬頭看向近在咫尺的翠玉閣,緊咬著下唇,不知為何,翠玉閣前無人把守,可亮堂的燭光卻昭示著主人的存在。
這對她是有利的,她必須賭一把。
極快地走近後,她小心翼翼地將殿門打開再合上,繞過隔斷的屏風,一眼就能看見正屋明間的燈光,而次間的窗戶上隱隱可見一個挺拔的人影。
宋虞握緊雙手,指甲幾乎陷進肉裡,疼痛讓她清醒過來,她鼓起勇氣,快步往前跑去。
「咯吱」一聲,明間的門驟然被打開,在寂靜的夜色中,這一聲太過刺耳,像是一下子就吸走宋虞所有的勇氣,心也彷彿要跳出胸腔似的。
她不敢再往前走了,背靠著明間的門,呼吸放輕,緊緊盯著落地罩。
裡面翻動文書的聲音不知何時停下來,傳來很輕的椅子推開聲,緊接著是沉穩的腳步聲,一步一步像是踩在宋虞心上。
宋虞緊緊抓著身後的門框,衣物半乾半濕地貼在身上,髮梢還滴著水滴。
不多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落地罩後,一步跨進明間。
明間很亮,只需抬頭一看就能看清那人的模樣,來人墨髮冠玉,半邊銀色面具遮住一半的面龐。
謝辭眉頭微皺,面上神情有些嚴肅,他往前跨出一步,靠在門上的姑娘便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好似被他嚇哭了。
謝辭的腳步停下來,一時間竟有些局促。
宋虞不知他在想什麼,她的目光已經有些渙散,面前的景象也漸漸扭曲,彷彿回到了斷崖邊。
那時她看著站在懸崖邊的男子,想要伸手摸摸他,手卻穿過虛無。
斷崖邊的風很大,將他的衣角吹得獵獵作響,她聽見他說:「阿虞,我來陪妳可好?」
至此強撐的精神瞬間散盡,宋虞覺得冷得厲害,身形微晃,眼前的一切都旋轉起來。
看她下一瞬就要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玄色的錦袍衣角一閃而過,謝辭緊緊抱住懷中的人,眉目帶上急色,「鄔潭,叫太醫。」說罷,他抱起她,急步往裡間走。
宋虞靠在他懷裡,意識尚留一分,她努力睜開眼睛看向頭頂的人,冰涼的手指觸碰到謝辭的臉頰,她的聲音很輕,「阿辭……」
謝辭的腳步一停,低頭看向懷中的人,只見她面色蒼白,全身濕透,渾身沒有一點溫度,面上更泛著異樣的潮紅。
她的手落在身前,那冰涼的觸感彷彿只是他的錯覺,那一聲「阿辭」更像是他的幻聽,可懷中的重量卻又提醒著他這不是幻想,當下他不再停頓,將人抱到裡間。
宋虞的意識混沌不清,她能感覺到有人在給她換衣裳,似乎還有人在她耳邊絮叨著什麼,只是她醒不過來,觸感和聲音也漸漸遠去,耳邊反倒漸漸響起呼嘯的風聲。
宋虞彷彿又回到臨死前的那一刻,她站在崖邊,雙手被綁縛在身後,面前正站著一個穿著湘妃色衣裙的女子。
那女子面容姣好,眉眼染笑,聲音柔柔地道:「姊姊,不是妹妹不肯放過妳,是王爺說了,不能留妳,妹妹也是……」話說一半,淚凝於睫,端的是楚楚可憐的模樣。
宋虞卻輕笑一聲,看著面前矯揉造作的宋念翎,背在身後的手倏地握緊。「妳打算如何向父親母親交代?」
「信王妃遭信王仇敵綁架,為保信王,跳下懸崖。想來盛京的百姓都會感知姊姊的深明大義,更何況邊關剛剛傳來消息,武安侯夫婦回京途中遭遇刺客,如今已下落不明。」
驟然聽見父母的消息,宋虞險些未克制住自己,她指甲陷進肉裡,血絲滲出,咬牙看向宋念翎,「宋念翎,他們也是妳的父母,妳怎麼忍心……」
「姊姊說什麼?」宋念翎打斷她的話,掩唇而笑,壓低聲音道:「誰說他們是我的父母了?」
聞言,宋虞震驚地看向宋念翎。
當她親眼看見宋念翎和信王偷情時,她確實想過那個一貫體貼溫柔的宋念翎會不會根本不是她的親妹妹。
一母同出,她無法相信自己的親妹妹會這般背叛自己,她甚至想過,會不會一切都是信王逼她所為,可如今她終於得到答案了。
宋念翎的身後有無數的黑衣侍衛,今日她根本逃不出這裡,就像宋念翎說的,她只能做那個「深明大義」的信王妃。
宋虞重新看向面前的女子,「看來我今日是必死無疑,那便讓我死個明白。」她目光盯著宋念翎,一字一句地問道:「妳到底是誰?」
「死」字似乎取悅了宋念翎,她輕笑一聲,掩唇道:「姊姊倒是聰明,既如此,那妹妹就大方一回告訴姊姊。」
宋念翎微微傾身,她湊在宋虞耳邊又輕又緩地道:「妹妹該喊宋二夫人一聲母親。」
身後有護衛相護,宋虞也被綁著,宋念翎根本不覺得她還能翻出什麼風浪,一時便忘了江景燁的提醒——不要離宋虞太近。
此刻兩人的距離極近,宋念翎話音落下便伸手往前一推要將宋虞推下去。
宋虞偏頭看向她得意的神情,目光卻泛著冰冷的寒意。
縛在身後的繩子早已鬆開,在宋念翎手推過來的瞬間,繩子落地,宋虞迅速握住宋念翎的手腕,拖著她順勢向後仰去。
失重感瞬間襲來,宋念翎瞪大眼睛看向宋虞,她驚恐地叫出聲,卻無法阻止身體的墜落。
風聲呼嘯而過,崖邊有人飛奔過來,似乎還能聽見那人痛苦的嘶吼聲。
真好,她也不算白丟一條命。江景燁,你也嘗嘗那痛徹心扉的感覺吧。
宋虞閉上眼睛,聽著耳邊的風聲,淚滴飛落。
懸崖之下,濃濃的白霧漸漸看不見任何身影……


苦澀的藥味彌漫在口腔中,意識回籠,宋虞一下子咳出來。
鼻尖盡是那股苦到人想哭的藥味,她睜開眼睛,只見一個紮著雙丫髻的小宮女正慌亂地給她擦著吐出來的藥。
見她睜眼,小宮女高興地喊道:「宋二姑娘,您終於醒了。」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叫外面的人聽見。
宋虞尚不及反應,只聽珠簾「嘩啦」一聲,她偏頭去看,便見一身玄色錦袍的謝辭跨入裡間,她抬眼的瞬間,正好和謝辭的目光對上。
那墨色的瞳孔中分辨不出來情緒,但宋虞能隱約察覺到謝辭的情緒——他在生氣。
宋虞從小便不信神佛,她身為武安侯嫡女,千嬌萬寵著長大,更相信自己將來定會尋得一個如意郎君。
直到十七歲那年的宮宴,她被人推下水,安陽侯世子藉著子虛烏有的「救命之恩」糾纏於她,將她名聲盡毀。
那時她怨命,卻並不知道自己的命早就被別人玩弄於股掌之間,也從未想過,自己真的有重來的機會。
「宸王殿下。」小宮女轉身對謝辭行禮。
謝辭站在珠簾前,沒有更進一步。
湯藥放在床頭的小圓桌上,錦被上還沾著些宋虞咳出來的湯藥。
小宮女行完禮,轉身繼續拿著錦帕擦著錦被上的汙漬,可宋虞輕輕一瞥就能看見她顫抖的手。
冰山還站在不遠處,小宮女著實害怕得緊。
宋虞心中無奈地歎氣,輕聲道:「別擦了,扶我起來吧。」
她身上的衣裳不知何時換成乾淨的裡衣,小宮女拿著外裳讓她披上,又重新端起黑乎乎的湯藥。
那湯藥光是放在那裡,裡間便滿是藥味,如今端到自己眼前,那味道更是直接往她鼻子裡鑽,她微微蹙眉看著那碗藥,纖白的手指搭在碗沿,眼神裡有些掙扎。
她遲遲不動湯藥,全身心寫滿了抗拒。
這心理建設時間實在有些長,小宮女悄悄抬頭正打算勸上幾句,可她剛抬頭便見珠簾旁的人動了。
謝辭有一雙大長腿,用不了幾步就到了床邊。
他看了那藥一眼,伸手接過碗,聲音冷淡地道:「妳出去。」
小宮女看著空落落的手心,不敢拒絕,趕忙起身往外走,出去前,她忍不住回頭看了宋虞一眼,眼裡有憐惜之色。
宮中誰人不知宸王殿下對女子最是缺乏耐心,若是有誰敢在他面前裝柔弱,準落不到什麼好下場,可憐這宋家二姑娘剛受了風寒,還要被宸王殿下嚇一場。
宋虞感覺到了小宮女的目光,稍一思索就能猜到小宮女在想什麼。
她仰頭看向謝辭,水潤的杏眼無辜地眨了眨,「殿下是生氣了嗎?阿虞不是不想喝藥,只是以往喝藥都會讓下人去西市的雪酥閣買蜜棗。如今這藥看起來就很苦,阿虞實在怕……」
話未說完,她便懊惱地低下頭,似乎在為自己的任性感到抱歉,白皙的後頸彎出脆弱的弧度,蔥根般的指尖緊抓著錦被,昭示著她的不安。
錦被凹陷下去,謝辭端著湯藥坐下,「不是在怪妳。太醫說妳有風寒之症,不喝藥身體會難受,鄔潭已經去買蜜棗,等妳喝完,想來就能到了。」
謝辭難得這麼有耐心地解釋,他看著宋虞,等著她給他回應。
宋虞驚喜般地抬頭,眼睛像是星星一樣閃著光,「真的有蜜棗?殿下沒有騙我?」
謝辭一怔,他有些閃躲宋虞的目光,偏頭道:「嗯,我不會騙妳。」
「殿下對阿虞真好,」宋虞極快地道,她笑著看向謝辭,「那阿虞要快些喝藥,這樣就能早些吃到蜜棗了。」
這是以前哥哥拿來哄騙她喝藥的話,如今她自己說,倒像是在哄騙別人似的。宋虞壓下那種奇怪的感覺,她伸手接過藥碗。
兩人的指尖相蹭,宋虞彷彿渾然不覺,她拿著湯匙小口地喝著湯藥。
謝辭忍不住低頭,輕輕摩挲指尖,明明只是一瞬間的觸感,卻像是一直停留在指尖上。
一碗湯藥很快見底,苦得宋虞滿口腔都是那股難言的澀味,喝到最後,她有些急,也是實在受不了,乾脆抬起藥碗一飲而盡。
「殿下,我喝完了。」
聲音有些苦巴巴的,竟連撒嬌的力氣都沒有了。
謝辭一抬眼,便看到她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唇邊還沾著些許藥汁,當下便拿出錦帕,伸手去擦。
錦帕觸碰到宋虞的嘴唇,宋虞不禁怔怔地看向謝辭。
謝辭的手一僵,又很快若無其事地道:「這裡有藥汁,妳自己擦一下。我去看看鄔潭有沒有回來。」說罷起身,很鎮定地離開。
然而宋虞看著他略顯急促的步伐,忍不住彎唇而笑,不過碰個嘴唇而已,還是隔著帕子,怎麼他比自己還緊張?
不過現在什麼時辰了?宮宴還在繼續嗎?
外面天色很暗,宋虞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正要出聲喊人進來,珠簾外便有腳步聲傳來。
「宋二姑娘,身體可好些了?」
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嬌俏的姑娘掀開珠簾往裡走,她衣衫錦繡華麗,髮間朱釵繁瑣精緻。
宋虞看著她,一時沒有分辨出面前人是誰,「不知姑娘是……」
「宋二姑娘這是落水後燒糊塗了?剛剛我們還一起在月湖邊賞月季花,本公主腳滑,險些落水,好在宋二姑娘拉了我一把,卻不想讓二姑娘落了水,平白遭這一場無妄之災。」謝韶容笑著解釋。
她坐在床邊,握住宋虞的手,俏皮地眨了下眼睛。
「公主」二字一出,宋虞很快知道面前人的身分。
當今聖上只有一個成年的公主,名為謝韶容,最得聖上寵愛。
如今謝韶容說自己是為救她落水,宋虞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淺笑道:「這是小女子應做的,小女子會水,縱使落水也無大礙。」
「話可不能這麼說,我怕妳出了什麼意外,情急之下只好將妳帶到較近的翠玉閣,好在宸王體恤,願意為我騰出屋子,不想還是讓二姑娘染上風寒,還昏迷了半個時辰。」謝韶容說著,又道:「二姑娘一身衣物濕透,我特意回去拿了一套新的,前面宮宴還未散,二姑娘若好些了,我陪妳一起回去。」
話說得滴水不漏,也將該傳的資訊都說清楚。
宋虞溫婉一笑:「多謝公主,小女子已好多了,可以回宮宴。」
「那好,妳換衣裳吧,我出去等妳。」
半個時辰,好戲自然也該開鑼了。

謝韶容走出裡間,一踏進明間,正好看見謝辭回來。
謝辭手中拿著一個糕點盒子,上面刻著「雪酥閣」三個字。
謝韶容眼睛一亮,「雪酥閣的蜜棗?」
謝辭沒有回應,只是淡淡地看著她,這便是不否認的意思。
宮中誰人不知,安寧公主最愛雪酥閣的蜜棗,謝韶容手往前伸,剛碰到盒子就落了空。
「嘖嘖。」謝韶容看著謝辭那俊美的臉,依舊是什麼表情都沒有,「宸王苦著這麼一張臉,就算是去送蜜棗,只怕人家也要以為你是去討債的。」
滿宮中也就謝韶容敢這麼挖苦謝辭。
宮女們都緊張地埋著頭,謝韶容卻不管謝辭會有什麼反應,優哉游哉地坐到椅子上等人。
謝辭低頭看了一眼糕點盒子,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
謝韶容選的是一件水藍彩繡春錦百褶裙,行走間恍若百花盛開,加上宮女手巧,給宋虞重新挽了髮髻,髮間插入一支流蘇蝶簪,面上敷著薄薄的脂粉,杏眼桃腮,看起來好似一個剛剛化成人形的蝴蝶小仙子。
謝韶容圍著宋虞轉了幾個圈,忍不住拍手道:「原先我還不喜歡藍色的衣裳,原來不是它難看,而是我穿不出它的美。阿虞果真是好看,若我是男子,定要向父皇求娶妳。」
謝韶容熟稔地喊「阿虞」,彷彿她和宋虞是多麼要好的姊妹。
「公主過譽了。」宋虞忍不住笑道。
謝韶容嬌俏可愛,又這麼幫她,她自然也喜歡這個姑娘的。
「我可沒有過譽。」謝韶容雙手搭在宋虞的肩膀上,摟著她的肩頭,特意看向謝辭,「宸王覺得如何,阿虞可好看?」
依往常,謝辭是不會回答這樣的問題,他抬頭看,卻正好看到宋虞亮晶晶的眼睛,彷彿在等著他的回答。
謝辭捏著盒子的手微微收緊,極其簡略地回答,「嗯。」
「嗯是什麼意思?好看還是不好看呀?」謝韶容不甘休地追問著。
宋虞輕笑著阻攔她,「公主,我們該回乾元殿了。」
「行吧,那我們走。」謝韶容拉著宋虞就要往外走。
宋虞腳下一頓,卻是看向謝辭,「殿下,蜜棗還沒買回來嗎?」
謝辭手中一直握著糕點盒子,盒子上「雪酥閣」三個字清晰可見,宋虞偏偏要他回答。
謝辭往前遞了遞盒子,「這是蜜棗。」
「那殿下要送給我嗎?」
「……嗯。」
宋虞眉眼一彎,笑著接過盒子,「謝謝殿下,殿下買的蜜棗定會很甜的。」
蜜棗甜不甜不知,宋虞的笑容卻像是能甜到人的心裡。
等水藍色的衣角消失,謝辭收回目光,卻還能回想起宋虞剛剛的模樣。
怎麼會不好看?他的小姑娘永遠是最好看的。
「鄔潭,潑醒他。」聲音冷厲無情,謝辭的眸光泛著透骨的冷意,與剛剛判若兩人。
「是。」
宮廷的一角,一個渾身濕透的錦衣公子狼狽地躺在地上,忽然間打了一個激靈便醒了過來,他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低頭看見手中的梅紋荷包,驟然想起自己的目的。


乾元殿中宮宴依舊熱鬧如初。
宋念翎有些不安地坐著,忍不住向旁邊的婢女問道:「還沒消息嗎?」
她本以為很快就能傳來宋虞落水的消息,可如今不僅宋虞消失了,就連郭子俞都不知去了何處。
「姑娘別急,如今還在宮中,二姑娘是出不去的。」
聽著菱冬的話,宋念翎才稍稍心安,只要宋虞還在宮中,此計就還能成。
像是聽到了宋念翎的焦急,大殿外忽然闖進來一人,那人渾身濕漉漉的,看起來甚是狼狽。
「不好了、不好了,宋二姑娘落水了!」
那人大聲叫喊著,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有眼尖的人一瞧,忍不住道:「這不是安陽侯世子郭子俞嗎,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
宮宴是為迎接南詔使者,是一國的臉面,郭子俞如此狼狽地傳入大殿,瞬間引起文德帝的不滿。
「堂堂世子,這般模樣成何體統?」文德帝厲聲道,臉上笑容盡失。
安陽侯嚇得身子一抖,趕緊出來給兒子求情,「犬子無狀,請陛下降罪。」
降罪倒不至於,更何況剛剛郭子俞那句話嚷嚷得所有人都聽見了。
文德帝不好裝作沒聽見,便問:「剛剛世子說什麼,誰落水了?」
郭子俞低著頭大聲道:「宋家二姑娘在月湖邊落水,我恰巧聽到求救聲就下水救了她,可不知二姑娘是不是落水被嚇得狠了,一上岸就掙開我,不知往哪裡跑走了,我去尋,可半個時辰下來也沒尋到人,只好回來稟報。」
幾句話裡藏著驚人的資訊。
盛京的貴女最怕的就是遇到這種落水的戲碼,被人救了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更何況是郭子俞這種紈褲子弟。
眾人心思各異,安陽侯卻覺得聽見了天大的好消息。
安陽侯府到他這一輩已經落敗,他本就擔心自己死後侯府該如何撐下去,一心想給自己兒子娶個高門貴女,可誰也不是傻子,怎會願意將自家女兒嫁入一個將要敗落的侯府?
而如今,他的兒子在說他救了武安侯嫡女。
武安侯不日將調遣回京,手握權勢,若是他兒子娶了武安侯嫡女,他還有什麼可愁的?
「你撒謊,你有證據嗎?為何要陷害我姊姊?」宋念翎像是受不住刺激一樣,忍不住開口駁斥。
她雙目皆濕,像是因為宋虞的事急得哭出來。
宋二夫人夏氏趕緊起身,拍了拍宋念翎的手,「念翎別急,嬸嬸來問清楚。」
武安侯夫婦不在京中,武安侯府掌家之人便是宋二夫人。
盛京內誰人不知宋二夫人溫柔善良,將武安侯府治理得井井有條,說話更是輕柔慢調。
如今她看著郭家父子眼裡卻似有惱意,語氣也急促起來,「郭世子可要謹慎說話,陛下在此,可莫要隨意扯謊。你說你救了阿虞,可有證據?總不能聽你空口無憑地說這麼一番話我們就要信了。」
「我當然有證據。這是救人之時從二姑娘落下的荷包,你們看看,可認得?」郭子俞高高舉起繡著梅花的藕色荷包。
宋念翎看著那荷包忍不住出聲,「你怎麼會有姊姊的荷包?」
此言一出,反倒是坐實了郭子俞的話。
文德帝聽著他們的話,忍不住敲了敲食案。
衛皇后看了一眼,便知皇帝這是起了心思。
武安侯府權勢正盛,武安侯一旦回京,有的是世家想和武安侯府結親。
文德帝一直在苦惱這個問題,而郭子俞正好為他解決了這個問題,一個沒落的侯府,還是因為名節受損不得不嫁過去,倒不用文德帝去做那個惡人。
「這荷包當真是宋二姑娘的?」文德帝問道。
夏氏和宋念翎對視一眼,不得不低頭承認,「回陛下,這確實是阿虞的荷包。如若阿虞落水了,還不知現在嚇成什麼模樣,臣婦求陛下幫忙找一找。」
這顯然是信了郭子俞的話。
有人忍不住歎氣,不論宋虞現在何處,她的未來都已定下。
文德帝擺出一副關心的模樣,正要開口讓人去尋,乾元殿外忽然傳來幾聲笑聲。
眾人循聲看去,只見謝韶容正挽著一個姑娘進來,那姑娘一身水藍色百褶裙,髮間插著同色的蝴蝶流蘇,一步一動間,蝴蝶輕顫翅身,翩翩欲飛。
眾人看了紛紛倒吸了一口氣,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鬧失蹤的宋虞。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蒔蘿×寄秋 聯合套書【轉命】贈【向陽而生】PVC透卡書籤

    蒔蘿×寄秋 聯合套書【轉命】贈【向陽而生】PVC透卡書籤
  • 2.《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3.《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4.《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 5.《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 6.《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 7.《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8.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 9.《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 10.《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本館暢銷榜

  • 1.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2.《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3.《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 4.《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5.《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6.《我與奸臣是良配》

    《我與奸臣是良配》
  • 7.《勸飯小婢》全5冊

    《勸飯小婢》全5冊
  • 8.《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9.《懷著崽崽闖高門》全3冊

    《懷著崽崽闖高門》全3冊
  • 10.《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