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美食
分享
藍海E137601

《頂級大廚營業中》

  • 作者時薇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6/07
  • 瀏覽人次:6735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試 閱
任何實境節目美食秀都比不上穿越的沉浸式體驗,
一日三餐煙火味,道道數不清的好滋味……

 
家徒四壁,一貧如洗,一家六口嗷嗷待哺……
餐飲界名廚徐果果,在死後穿越一切從零開始,
這個新挑戰她不怕,一手好廚藝就是她最強的武器,
再說老天還是厚愛她的,送了個厲害的金手指給她,
有能讓人強身健體並提高食物美味的甘露水,
還有救命恩人單三哥幫忙,送兔子賒肉讓她開始小本生意,
無論是買碗買驢買調料,還是奶奶病倒送醫館,他全一手包辦,
就是那個甘露不易得,總要靠接觸單三哥才能發動,
她多方巧遇、幾番實驗後終於確定這個羞人的結論,
只是她的舉動好像害人家誤會了,單三哥雙眼發光壁咚她啦!
時薇,五月金牛女。
大抵是金牛座的特質,反應溫吞但溫柔,喜愛一切世間美好的事物,愛好美食、閱讀、音樂、品茶。
性格宅,喜歡獨處,一個人時常常想把美好用文字記錄下來,於是便有了一本本屬於我的作品,我熱愛寫作,寫作同樣回報了我,寫作帶來的充實感,讓我從不覺得孤獨。
美食撫慰人心

日前跟十幾年前的舊同事相聚,有人提起當年我們曾經幹過的瘋狂事,印象最深刻的其中一件跟情人節大餐有關,猶記小編和同事當時在趕一個專案急件,加班加得天昏地暗,當走出公司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情人節都要結束了,哀哀叫著情人節怎能只留下悲傷加班記憶的同事,不甘心的上網找了營業至凌晨的餐廳,然後我們一行人就殺到餐廳去吃這遲來的情人節大餐,明明一群人睏得要死還硬要吃完整套西餐,邊吃邊打呵欠,吃完就包車坐小黃回家呼呼大睡。
每次提起這事,一群已經步入中年的老嬸們就覺得好笑,笑自己當年怎麼那麼瘋,也笑我們都是堅強的吃貨,加班加得再累只要一頓美食就可以安慰,一頓不行就兩頓,美食撫慰人心的力量可見一斑,這也是美食文一直深受喜愛的原因。再者現在實境節目流行已久,各種類型題材任君選擇,美食類的多半能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跟認同,世界美食博大精深,有非常多精彩華麗的大菜,也有很多樸實美味的小點,無論哪一樣都會有喜愛的支持者,就如同《頂級大廚營業中》一樣,這個故事裡有香氣四溢的食物,看著女主角徐果果巧手做出一道道的美味,整個過程不但很療癒也勾得人口水直流,但比美食更吸引人的是她和男主角單三的感情,他們之間因為一項特別的金手指使得彼此牽絆更為緊密,互動也是甜蜜又逗趣,讓人會心一笑。
每天正事瑣事一大堆,工作辛勞功課超標,你累了嗎?來杯咖啡,再來本《頂級大廚營業中》,讓書中美味的食物跟甜蜜的愛情來撫慰你的疲憊吧,我們家的頂級大廚徐果果現正營業中唷,歡迎光臨!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一穿越就露餡
第一個發現徐果果不大對勁的還是徐果果她奶奶,徐婆子是徐家最年長的長輩,也是徐家的定海神針。老婆子年歲雖然已高,大部分時間就坐在床上不下來,但一雙渾濁的小眼睛卻透著精明和嚴厲,經常就這麼看著你,也能讓人不自覺的心下一緊,有什麼謊言就再也瞞不住了。
現下就是這樣,徐婆子看著這個「失而復得」的孫女徐果果,問了好些個問題,徐果果一一作答。
原來五天前,徐家的小孫女徐果果上山的時候不小心跌落了山谷摔了頭,腦袋當場就破了一個大口子,被人找見送回徐家的時候人已經奄奄一息了,邱珍嚎啕大哭,立馬請了縣城裡最好的大夫上門,那大夫看過之後搖了搖頭,說是只能聽天由命。
徐家一大家子人,徐婆子下面有兩兒一女,大兒徐建樹就是徐果果她爹,娶的是前樹村的邱珍,生了三個兒女,大兒子徐德江,二兒子徐德海,小女兒徐果果。
徐家人丁興旺,可惜運道不好,徐婆子的小兒子跟小女兒都沒活下來,而前兩年朝廷征戰,徐建樹上了前線,至今還下落不明。
邱珍跟婆婆拉扯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長大,的確辛苦,正是因為這樣的家庭環境,導致原身一直是個唯唯諾諾的性子,膽子極小,那日上山之後不過因為和同伴走散,便嚇得慌不擇路,一時不慎摔下了山谷。
而現在的徐果果便是在這個時候穿過來的,她睜眼時便看到了家徒四壁的一個破敗房子,邱珍正在她身邊不停地哭,見人醒了才慌慌張張的衝出去喊人,在一派兵荒馬亂和嘰哩呱啦中,徐果果才明白了當下的處境。
她原本也應該是個死人了,閉上眼之前是刺眼的手術燈光和一群白大褂在周圍圍著,生命監測儀傳出了長長的刺耳蜂鳴聲,醫生們停下了搶救,紛紛遺憾的搖頭……徐果果還來不及感慨自己孤獨的一生,接著她便來到了這兒,一個類似大宋朝的汴京。
但徐果果經過幾天的觀察,發現這兒根本不是歷史中的任何一朝,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面臨著完全陌生的家人。
徐家大房這邊是一家六口,按理說邱珍拉扯大了兩個兒子,如今也已經是成家立業的年紀,日子也不至於過成這樣才對,但偏偏大兒子徐德江前兩年也被朝廷徵了兵不在家中,二兒子徐德海又因為賭博輸掉了家產,媳婦王舒舒一氣之下回了娘家不肯過來,留一對兒女虎妞和虎蛋,邱珍本就是個柔弱女子,徐婆子年歲又高,總的來說現在便是一家六口人窮得叮噹響,上頓吃完還要操心下頓的那種。
徐果果不由得歎了口氣,只是還沒等她捋順這日子該怎麼過時,徐婆子便發現自家這個孫女不對勁了。
因為按照那大夫說的話,頭上流了那麼多血,除非是有神仙相助否則很難逆轉天命,可徐果果只在床上躺了四天人就已經完全清醒,還能下地了,這讓徐婆子怎能不懷疑?
而徐果果不知道其中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邱珍是個沒主見的婦人,除了哭什麼也不會,徐果果當天晚上氣息差點兒只出不進時,是徐婆子死馬當成活馬醫用了最封建的法子——喊魂,這才把現在的徐果果喊了過來。
所以徐婆子看著面前這個孫女,目光銳利,開口便是——「妳不是我的孫女,妳是誰?」
徐果果一愣,抬頭看她。
露餡了?不應該啊,她現在還沒和徐家人說過幾句話,原身的記憶這段日子不停的朝她腦海裡湧,徐果果努力的消化接受,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床榻上躺著的,但眼前人……
徐婆子沒放過她一絲的細微表情,見徐果果淡定卻又明顯在思考時,歎口氣道:「罷了……我已知曉結果了……妳不是她,她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徐果果見如此,也不打算掩飾了,直接問:「為什麼,您怎麼看出來的,我還沒有說話呢。」
徐婆子歎氣,「我這個孫女是最膽小的,我問話從來都不敢看我的眼睛,妳不但敢,而且神態自若,分明還在思考如何回答,妳……不是她……」
徐果果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徐婆子眼睛出現了淚光,「妳……她……我的孫女……是不是沒了?」
徐果果不忍傷害老人家,但想到她是位睿智的老人,便只能點了點頭,「是。」
徐婆子潸然淚下,「那妳呢,從哪來?」
「我原本也應該沒了,誤打誤撞過來了。」
徐婆子點頭,「原來如此……那……」
徐婆子還想說什麼,門忽然被猛地打開,「囡囡!吃雞蛋!娘給妳蒸了蛋!」
徐婆子見兒媳婦進來,立刻停止了問話,轉過身擦了擦淚。
邱珍沒注意到婆婆的神情,一心只在靠著床榻的女兒身上,徐果果小名囡囡,就是最疼愛的小女兒之意,可見父母對她的疼愛。
「謝謝……」徐果果禮貌道謝,但再一看邱珍期待的眼神,後面又不自覺的補上一句「娘……」
邱珍樂得只點頭,徐婆子也深深的看了一眼她。
一小碗蒸雞蛋,雞蛋的分量少得可憐,應該才一個雞蛋,只是攪打的很均勻,水的分量控制得也很好,連最小的碗也只裝了一半,這樣一個雞蛋根本沒有蒸的必要,煮熟了吃就行,可邱珍還是不嫌麻煩給女兒做了,原因應該只有一個,那就是原身喜歡吃雞蛋羹,而以徐家的條件根本提供不了兩個。
徐果果不會拒絕這份好意,兩三口便把一碗雞蛋羹吃完了。
邱珍見了更是高興,笑得眼睛都泛起了淚花,「囡囡還想吃啥不?娘去給妳做!」
徐果果笑著搖頭,「沒了,娘,我想喝水,您能幫我倒碗熱水嗎?」
「誒、誒——」邱珍二話不說就起身去了。
屋裡又只剩下了徐果果和徐婆子兩人,徐果果看向這位睿智的老人,道:「婆婆,我生前也不是什麼壞人,闖進妳小孫女的身子裡也是無奈之舉,既來之則安之,我會儘量幫你們這個家,也麻煩您暫時先幫我保守這個祕密。」
徐婆子看著她良久,無奈的點了點頭。能有什麼法子呢,也是她擅作主張喊了魂,否則人家也是好好的去了……
兩人達成共識,便都對這件事閉口不提。
邱珍很快去而復返,徐果果喝了水之後便躺下了,邱珍和徐婆子都起了身,臨走前還給徐果果掖了掖被角囑咐她好好休息。
邱珍和徐婆子走出門後,徐婆子低聲問:「家裡還有幾個錢?晚飯還有著落沒有?」
邱珍一聽這話,目露難色,「娘……還有昨天蒸的紅薯飯,菜的話我去地裡摘白菜打個湯撐一撐吧。」
「哎……咱們地裡白菜沒多少了,眼看著就要入冬,地窖比我的臉都乾淨,要想想法子才是……」
邱珍聽了這話,目光閃爍了兩下,「知道了娘……」
「大海呢?又幹啥去了,讓他回來後見我。」
徐婆子口中說的便是徐德海,邱珍也對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實屬無奈,但她是個母親,做母親的疼愛兒子本身就是正常的事情,平日裡的教育也是不慍不火,不痛不癢的,家裡面也就是徐婆子還能震得住徐德海了。
徐婆子和邱珍在外面說話的空檔,徐果果也就差不多明白了這個家裡的大部分情況,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可以算作是家徒四壁,家裡就一個大男人,還是個不頂事的,平時的收入來源全憑著邱珍給人家洗衣裳、賣點雞蛋,徐婆子再繡點鞋墊來貼補家用。
徐果果忽然想到了剛才那一碗蒸雞蛋,以這個家的條件,這一碗蒸雞蛋也算是邱珍從牙縫裡摳出來給她的了,可見邱珍對這個小女兒的確是疼愛。
只可惜,這個女人並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沒了。
邱珍和徐婆子說完話之後又走進了房中,「囡囡,晚飯妳想吃什麼?」
徐果果看著這個陌生的母親心中複雜,「隨便做點吧娘,你們吃什麼我都行。」
邱珍也是一愣,誒了一聲,「娘給妳炒個白菜吧,妳喜歡吃水嫩嫩的小白菜。」
徐果果隨口應了一句,炒白菜只不過是後世最普通的一道家常菜,但她現在還不知道,徐家就連炒菜的油都要省之又省,要不是邱珍心疼她,平日就只是打個沒什麼油水的青菜湯罷了。
一碗紅薯飯,一小碟炒青菜,這便是徐家的晚飯了。
徐德海沒回來,全家三個女人和兩個小娃坐在一起吃飯,邱珍一個勁的朝徐果果碗裡夾菜,可徐果果看著這一大碗的紅薯飯卻忍不住百感交集。
紅薯在後世吃的法子有很多,烤著吃、蒸著吃、做成紅薯泥或紅薯乾,作為餐飲界還算小有名氣的徐果果,怎麼也沒想到這麼美味的一種食材也有如此難以下嚥的時候,幾乎沒什麼味道的紅薯和乾得發硬的糙米吞嚥下去時,她感覺她的喉嚨都要被劃傷了……這真的不是矯情。
至於那盤子炒青菜,幾乎沒有什麼油水,最多是在鍋裡把青菜扒拉熟了就盛上來,徐果果忽然捧起一邊的茶缸喝了好幾口的水,再看向這一桌子老老小小。
最小的虎妞看起來不過也就三四歲大,也跟著吃這些糙米乾飯,面黃肌瘦,看起來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徐果果歎了口氣,將自己碗裡的菜撥給虎妞和虎蛋好些,「我沒什麼胃口,讓孩子們多吃些吧。」
晚飯後,徐果果沉默的回房了。
沒多久徐婆子進來了。「我們家讓妳見笑了。」
徐果果搖頭,「不會,只是有些好奇,家裡就……沒想過用什麼法子來改善一下生活嗎?」
徐婆子歎氣,「怎麼沒有,這幾年世道不好,也是沒法子的事情。」
世道不好?
徐果果在原身的記憶裡仔細搜尋,原身是個靦腆內向到極點的姑娘家,所以對外界的記憶少得可憐,但通過徐婆子的話和推斷,徐果果大概知道這個朝代現在正在打仗,朝廷內外吃緊,百姓們日子都苦,再加上這個家沒個頂事的男人,日子過成這樣也就不足為奇了……
面對著這個睿智的老人,徐果果沒有掩藏心中的想法,「婆婆,日子要朝前看,家中過成這樣,對您對小輩都不好,我既然來了,也是想過好這下半生的,不如我們一同努力,您就把我當成家人,一起把這個家的光景過好?您覺得怎麼樣?」
徐婆子滄桑的眼睛裡微微一動,「妳想怎麼做?」
「實不相瞞,我……去世之前,是在別的地方開飯館的,廚藝還算不錯,明天我來做飯,你們嘗嘗,如果覺得可以,咱們就從這方面開始想法子。」
徐果果模糊的說了一下自己的「前世」,想當初她的確也是從路邊攤做起,一步步爬到了餐飲界的上流,雖然比不上什麼米其林三星大廚,但也是眾人皆知的名廚,知道老百姓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民間的祕方更是搜集了無數。
徐婆子想了半晌,「囡囡手藝不好,妳貿然行事,她會懷疑。」
這個「她」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徐果果也想了想,「不一定,這個家太窮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過也得您幫我。」
徐婆子看著這個和從前截然不同的孫女,良久,緩緩的點了點頭。


次日,徐果果換好衣服起床出門了。
原身屋子裡有一面發黃的舊鏡子,徐果果站在鏡子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具身軀。
模樣和她原來竟長得有八分像,但原身大概是長期營養不良,頭髮枯黃,臉色也差。徐果果穿來之前雖然也是混跡餐飲圈的,可好歹也有「速食西施」的名號,想到這兒她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聲,梳好辮子出門去了。
邱珍看見閨女又能活蹦亂跳的下床了,開心得不得了,上前就拉住了閨女的手,「囡囡,妳想吃啥早飯?」
徐果果看著院子裡僅剩的兩隻母雞,搖了搖頭。「沒什麼特別想吃的,娘隨便做。」
她昨天和徐婆子商量了,本來是想殺隻雞的,但以徐家這個情況,雞蛋怕是這個家唯一的營養來源,這老母雞要是殺了,也就只能享有一頓兩頓的口腹之慾,不划算。
徐果果在院子裡轉悠一圈,盤算著找點什麼菜,可這徐家的菜圃真的也是乾淨,除了一些蔥和蒜苗之外就光禿禿的,僅剩幾棵大白菜也和發育不良似的。
徐果果放棄了,徐家是沒有指望了,她盤算要不要出門去找找,正在這時院門口忽然傳來了一陣吵鬧聲,是徐德海回來了,身後還跟著一個人。
徐果果循聲看去,就見到了原身傳聞中的二哥,和一個……呃……這算是五大三粗的壯漢吧?
「單家兄弟,你看你真的是,客氣啥!進來坐快進來!」徐德海熱情的招呼著那漢子進來。
誰知那漢子面無表情的把東西放下,開口道:「不坐了,家裡還有事,東西放這了。」
徐婆子和邱珍自然也看見了這一幕,奇怪的走了過來,「這些東西是……單三啊,你這是……」
原來那男人叫單三,他抿唇,開口的聲音就帶著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味道:「回禮,收下吧,你們家也不容易。」
徐婆子拍了下大腿,「胡鬧!你救了我家囡囡,那點兒謝禮都表達不出我們萬分之一的謝意,哪有收回禮的道理!快拿回去!」
徐果果從那個男人進門開始便一直盯著人家,直到這時才終於反應過來這人是誰,好像是原身暈倒之後救了自己的人。
而單三也在此刻朝她看了過來,四目相對,徐果果心中一跳。
這人,長得還挺不賴的嘛。
單三看見她之後似乎有些疑惑。
邱珍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忙道:「我家囡囡好了!快,囡囡見過妳單三哥!要不是人家,妳現在可沒法站在這裡……」
徐果果乖巧的走了過去,也不扭捏,開口便朝人喊了聲,「謝謝單三哥。」
單三聞言,神色更古怪了。他略一點頭,似乎沒有繼續寒暄的意思,徐果果便也沒往人跟前湊。
只是那些東西邱珍說什麼也不要,單三不是喜歡客氣來客氣去的人,乾脆撂下就走,邱珍和徐婆子兩個女人家根本追不上,徐德海又根本沒打算去追,這東西自然就留在單家了。
徐婆子氣得狠狠敲了敲自己這個孫子的腦袋,「你做些什麼荒唐事!那給單家的救命謝禮哪還有要回來的道理,糊塗啊你!」
「奶奶!那單家人又不缺這些,單三他常年進山打獵,家裡什麼山雞野豬都有,而且咱們家還有肉吃嗎?小妹剛剛大病初癒,您拿什麼給她補身子?雞蛋?再說了……日後真有錢了還回去就是,現在裝什麼大方……」
「你、你個不孝子孫!」
徐德海說了一大通的歪理,把徐婆子氣了個不輕。
徐果果深深的看了一眼這個沒出息的二哥,雖然她也覺得對方說的有一定道理,但這並不代表她就認同這樣的做法。
徐果果別開了臉,不去管這些,將注意力都放在了單三帶來的東西上。
嗯,一條魚,還有一些菌子和臘肉,看來這單家的生活的確不錯嘛。
徐果果想了想,轉身對邱珍道:「娘,中午吃魚吧,我來做。」
爭吵在這一瞬間戛然而止,邱珍和徐婆子都看向了徐果果。
徐德海嘿嘿笑了兩聲,「就是嘛,小妹剛恢復,自然要吃點兒好的。」
徐果果提著魚就去了井邊的水池子。
邱珍歎氣,「娘,改天再向單家道謝吧,現在……」
徐婆子顯然也明白自家的情況,良久,也只能點了點頭。
這是一條大草魚,挺肥的,徐果果熟練的抄起刀子就給那魚來了個開膛破肚,刮魚鱗清魚鰓,內臟掏出後將裡裡外外都清洗了個遍。
邱珍看見女兒這麼熟練的動作有些吃驚,走過來道:「囡囡,讓娘來吧,妳去歇著。」
「沒事娘,我經常看娘幹這些,早就會了。」徐果果喜歡製作美食,在這個過程中她可以得到真正的快樂,而且是事事親力親為,並不像一些所謂的大廚,成名之後便再也不幹這些瑣碎的小事。
邱珍看著自家閨女白生生又纖細的手,心疼得很,「那娘給妳燉了吧,魚湯補身子。」
徐果果搖頭,「草魚最好的做法不是燉。」
「啊?」邱珍驚訝。
徐果果一愣,自知說漏了嘴,立刻看向不遠處的徐婆子。
徐婆子也一直注意著這邊,此刻開口,「阿珍妳過來,我有話和妳說。」
邱珍見婆婆喊,也不敢耽誤立馬過去,徐果果鬆了一口氣。
她很快把手裡的魚處理乾淨,端著盆直接去了廚房。
這是一個乾淨得怕是賊來了都要捂臉哭的廚房,灶台只有一個,上面一個大的鐵鍋,案板是一個厚重的木板,旁邊幾個小瓶子裡的調料已經要見底了,再下面是一盆子米,米粒少得可憐,一袋麵粉更是連頓麵都扯不出來。
紅薯和土豆倒是多,再過去是一個小桶,裡面是一桶油,徐果果打開聞了一下,嗯,是最便宜的豆油,而且提煉不純,顏色也不怎麼樣。
哎,徐果果歎氣,她把魚肉片成小片,草魚最好的吃法就是做水煮魚。
徐果果在翻看灶台的時候意外的發現這個朝代竟然已經有了辣椒,這可真是令人高興的一件事,徐家的辣椒被串了起來掛在房梁上,徐果果剪下來一串。
小小的廚房角落裡還有一個土罈子,打開裡面是邱珍泡好的酸菜,古時的酸菜多用春日的薺菜,發酵幾月,綠葉已經變成黃葉,徐果果夾出一條一聞,嘿!正宗老罈酸菜!
她立刻又撈出兩大條放在案板上剁碎,這可是正兒八經的農家老罈酸菜,後世這種酸菜在工業化的高速發展下可是難得,有些黑心商販甚至連罈子都給你省了,而且那罈子裡也醃了一些紅泡椒,這個更好,和酸菜一起切成碎末,乾辣椒剪段備用。
起鍋,在熱油的激發下,泡椒和酸菜的香辣味迅速被激發出來,下魚骨,這是炒酸菜水煮魚的底料,魚骨的腥味能很大程度上在泡菜和薑蒜的衝擊下散掉,如果是在調料充足的情況下,這時候來一大勺豆瓣醬更是靈魂!
加水開始熬湯,沒有豆瓣醬,徐果果便放了更多的鹽巴,所謂鹹魚淡肉,後面的魚片滑鍋後能吸收掉這些多餘的鹽味,也無須再加鹽。
滑魚片也講究手法,什麼品質的魚怎麼放、何時放都有講究,這條草魚肉質鮮嫩緊實,在徐果果的一雙巧手下,醃製過的魚片離火時全部微微捲曲,此時咬一口,肉質鮮美能達到頂峰。
最後,花椒和剪好的乾辣椒段鋪在表面,滋啦——
一勺子熱油下去,整個廚房飄出了一陣奇異的香味,那香味徑直能鑽到人的五臟六腑,誘得家裡人立刻撒腿就跑到了廚房。
「哈啾!」虎妞和虎蛋一進來就被這滿廚房的辣椒香嗆得連打噴嚏。
而原本在屋裡的邱珍和徐婆子自然也聞到了,兩人均是一愣,走出房間,就看見徐果果端著一大盆紅彤彤的東西擺到了院裡的桌子上道:「開飯啦!」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3.《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4.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5.【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6.《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7.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8.《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9.《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10.《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2.【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3.《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4.《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 5.《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6.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7.《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8.《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9.《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10.《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