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驚悚館 首頁

恐怖懸疑
分享
霓幻鑰K6201

《不走的往生者》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農曆七月鬼門開,萬鬼出行聚陰來,莫要招惹好兄弟,非死即傷是活該!
即使靈魂跟肉體分離,仍會被擺脫不掉的枷鎖緊緊束縛——

千尋×綠光×卡卡加×玉筆 聯合短篇集《不走的往生者》
★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鬼月,一年之中最「黑暗」的時候,
充斥四周的陰氣與煞氣總是蠢蠢欲動,
不走的亡靈趁機返回,蠱惑人心寫下一樁又一樁
「鬼故事」
……
千尋×綠光×卡卡加 一致推薦
潛力新星──玉筆 2020新月創作獎【短文類】入圍作家
四人接力說鬼,帶你體驗截然不同的驚嚇之月!

鬼門大大敞開,人界與陰間再無距離,
亡靈總會在未了的貪、嗔、痴上徘徊……

浴室磁磚上緩緩朝著人前進的腳印,
鏡子上逐漸變大、擴散成人形的汙漬,
窗外一個又一個交疊的血手痕跡,
客廳中突然自動播放的音響,
農曆七月萬鬼聚集,陰氣最盛,
我們和另一個世界的連結已然開啟……


人生七苦,鬼之七念,
無法化解的心結如被層層束縛,
讓亡者逃不開也走不脫,
只能化執為牢,原地不走……


◎《不離.不泣》/千尋
「我、我看到『她』了,明明已經過世,卻還天天來公司上班……」
看不開、想不通、放不下,過深的執念使人痛苦,甚至化為牢籠將自己囚禁起來,至死仍不休……

◎《返家》/綠光
「惡靈附在布偶身上跟著你回家,會想要霸佔你的軀體,以換取新生……」
無知的不敬最為可怕,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會在無形中得罪什麼,甚至招致多麼嚴重的後果……

◎《我是誰?》/卡卡加
「妳不記得我了嗎?從那天開始,我已經跟在妳身邊整整三年了……」
做錯事情是要付出代價的,不是忘記一切就能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因為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送煞》/玉筆
「都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作為人類我的資格是不足的……」
負面情緒人皆有之,平時想想不要緊,但在陰氣大盛的鬼月就會讓某些東西趁虛而入,慫恿你將心底的想法付、諸、行、動……

千尋,一個普通再普通、平凡再平凡不過的女子。
活著的唯一目的,是追逐快樂。
喜歡被人喜歡,討厭受人討厭,
努力讓自己Nice,不願與人結下惡緣。
但生活中難免不平、難免挫折,
能幫助我的,唯有換個角度思考而已。
常常認為上蒼之於人類最好的禮物是腦子,
思考讓我解脫困境、讓我豁達大度,
想像讓我的心自由飛翔,幻想讓我感覺幸福,
因此我喜歡寫字,寫心、寫夢、寫希望,
寫下所有在現實裡辦不到的夢想,
更寫著所有我想告訴別人、也告訴自己的思想,
很開心能當個文字工作者,
很高興能在文字的世界裡,自在遨遊。
FB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rescent.Author.Cian.Syun

已出版作品
《櫃子裡的她們》、《失蹤的她回來了》、《終途之家》
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玩命直播》
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鬼新娘》

綠光,理智至上,
偶爾會死腦筋的反省到自我毀滅,
偶爾又是個堅信樂觀的撒嬌鬼。
喜好發呆,尤其最近更喜歡了,呵~
討厭麻煩別人,可是又很會製造麻煩……
最初是因為愛看小說衍生出想創作的衝動,
如今則是想為自己寫出最讓自己感動的故事。
最近忙的事是努力陪阿娘一起玩平板電腦──
這很辛苦的,因為必須先玩熟練了才能教阿娘呀,
天可憐見,我是個3C白癡……

已出版作品 《跨界》

卡卡加
金牛座,已過愛幻想的年紀,但是仍舊愛幻想。
執著於夢想,可以用很長很長的時間去完成一件事。
信仰成功,但並不懼怕失敗。
相信一次的成功是由無數次失敗堆積起來的。
排斥嘈雜,喜安靜。
與陌生人都可以聊得來,但只向自己認定是朋友的人吐露心聲。
美食主義者,無論在何種環境中,只要遇到美食都會吃的渾然忘我。
信奉直覺,總是憑第一眼的印象判斷喜惡。
膽小,常渴望能做些驚心動魄之舉,但是一直未能如願。
十分遲鈍,天塌下來也可以漫不經心的一個人。

已出版作品
《我的男友是隻鬼:復仇鬼聯盟篇》
黑色童話Ⅱ系列《灰骨娘》
黑色童話系列《血美人》
恐怖自由行系列《招魂曲》
惡靈事件簿系列:《食人階梯》、《鬼室友》、《陰宅》、《鬼敲門》
陰緣錄系列《鬼紅線》
驚魂聖誕劫系列《死亡邀請卡》
亡命之途系列《要命禁忌》
第三隻眼系列:《屍櫃》、《凶靈遊戲》、《鬼印記》、《殺人博物館》
絕命萬聖節系列《血派對》

玉筆,苗栗人。
在臺灣多文化交疊的歷史與軌跡中找到了樂趣與志向,希望把臺灣擁有的瑰寶化作故事呈現給讀者。
作品以奇幻為主,特色是以臺灣在地的人事物融合當地歷史、風土民情以及臺灣特有的怪談與神話,撰寫出角色們在成長中的迷惘、尋找解答的故事,目標是成為如玉般閃爍,又如玉般樸實的作家。
臺灣的民俗故事融合中國與日本及東南亞民族的特質,既非完全獨立,也非完全重疊,造就了只屬於臺灣的奇幻要素,期待與大家一同探索、開拓臺灣有趣又新奇的一頁。
★參加2020年新月創作獎,以《麒麟颶》獲得【短文類・奇幻組】入圍。

繪者簡介
倚歆
低調安靜的台灣職業插畫家,繪畫風格多變,無論是恐怖唯美、文青浪漫或是活潑可愛的插圖都能駕馭,至今已替許多驚悚靈異小說繪製封面。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綠光【返家】
暑氣在四周打轉,熱得教人透不過氣,可是當夜風襲來,卻又有股難喻的涼意從腳底竄到腦門。
「……剛剛那個聲音你們有沒有聽到?」問的人聲音顫抖,緊緊抓著前面的同伴。
被抓著不放的那個人無奈嘆口氣。「你要不要再87一點?不就是阿庭踢到東西,放開啦,很熱。」
「那個……我沒有踢到東西耶。」
「阿奇咧?」
「……我也沒有。」
現場瞬間鴉雀無聲,他們四個人都是打工的同事,膽子最大的阿庭提議趁著今晚鬼門開,相邀到一間廢棄醫院夜遊順便錄影,看看能不能拍到什麼。
這間廢棄醫院到底是什麼來歷,什麼時候廢棄,又是為什麼廢棄的,這幾個傢伙沒心思調查,會引起他們注意是因為幾個月前有個直播主到這裡直播時拍到了靈異現象,更弔詭的是後來這位直播主失蹤了,據傳聞失蹤前還疑似中邪,在網路引發一波討論。
這段期間也有不少人前來探險,到底有沒有拍到什麼不清楚,但因為太多人跑到這裡,半夜吵鬧聲引起附近居民不滿,所以醫院外頭被警方拉起封鎖線,漸漸的網路討論聲量也就消失了,不過一些有興趣的人還是會想盡辦法進入醫院裡頭,就為了拍到靈異畫面,放到網路上賺點閱率。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涼風襲來,有人提議著。「不如,今天的夜拍就到此為止,我們回去吧。」
「阿強,你的名字不是很強,結果才剛上二樓就說要回去,要走你自己走。」心臟無比大顆的阿庭怎麼也不肯。
「唉唷,點到為止就行了,幹麼就非得要個結果呢?」阿強哀哀叫。
他原本以為外頭有封鎖線,沒辦法進到醫院裡頭才跟著來的,誰知道這幾個傢伙不講道義,直接跨過封鎖線闖進來。
「點到為止有個屁用?要拍到才有用。」阿庭很不客氣地道。
「又沒人說一定會拍到。」做人就一定要這麼有原則這麼強硬?
「就是要證明到底有沒有啊。」高振杰沒好氣地說著。
不然,他以為他們今晚特地騎了一個多鐘頭到這個傳說中的廢棄醫院到底是要做什麼?純粹夜遊有必要挑這天嗎?
「這種事不需要證明,肯定有嘛,我家開宮廟的,相信我。」阿強苦口婆心地勸著,偏偏其他三個都像石頭,任憑他說到口乾也沒人鳥他。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如果這世間真的有鬼,有本事就出來讓我看看,眼見為憑。」高振杰邊說還邊拿著手電筒掃來掃去。
「你這人真的很白目,明知道不能說這種話你還故意?」阿強翻了個大白眼,多想要立刻就地解散,偏偏好暗喔,他有點怕。
「阿杰說的一點都沒錯,不然你以為我拍心酸的喔?」阿庭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神情看向阿強。「虧你家開宮廟的,膽子比誰都小。」
「我不是膽子小……」只是有點怕。
「你回去好了。」高振杰一把拉開他的手,很快跟上前頭兩個人。
「不不不不不,要走一起走。」阿強立刻衝向前抓著他不放,彷彿抓個東西多少能安撫他惶恐的心。
既然勸說無效,他也只能捨命陪君子,誰教他不敢下樓!
一行人沿著樓梯繼續往上走,阿庭負責掌鏡,阿奇負責打燈,而高振杰和阿強手上拿著手電筒沿著走廊照向兩旁,發現三樓也沒什麼病房,所以直接再上四樓。
聽說那位直播主就是在四樓拍到影像的,當然得往四樓走,阿強卻是愈走腿愈軟。
姑且不管這裡鬧不鬧鬼,光是半夜十二點跑到這種廢棄的醫院裡就夠教人頭皮發麻的,牆面有大片像是燒過的痕跡,一旁診療床上早已蒙了一層灰,護理站裡還有些醫護用品雜亂擺放著,病房裡甚至還有布偶娃娃,愈看心愈毛。
閃爍的光源映照出外頭隨風搖擺的枝幹,彷彿有什麼在暗處伺機而動,本名何至強的阿強覺得自己真的沒那麼強,他現在只想回家。
一路上四個人都沒說話,阿庭走在最前頭,拐了個彎發現左右和前方都有路,正思索著要走哪條,突然間他驚呼了聲,連帶著其他三人都跟著嚇了跳,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咒罵。
「媽的!這裡怎麼會有鏡子!」阿庭眉頭狠狠地攢起,感覺嚇得不輕。
後頭三個齊齊往前看,就見他們竟來到一面大鏡子前,昏暗的燈光下突然瞧見鏡子裡映出的身影,誰能不嚇到?
「走了走了,繼續往前走。」阿奇喊著,帶頭走前方的路。
阿強和高振杰很自然地跟上,掃著手電筒看著附近。
阿庭吐出一口濁氣,正打算往前走時,突道:「幹麼拍我?」
煩耶,已經很毛了還故意嚇他。
然而就在這話說出口後,已經走到前頭的三個人同時回頭看他,阿庭也在回頭後緩慢地調回目光,看著前頭的三個人,接著餘光裡像是瞧見什麼,他快速地看向那面鏡子,咒了聲便拔腿往樓梯狂奔而下。
像是一種連鎖反應,其他人也立刻複製阿庭的情緒,和他一樣往下衝,倒楣的是跑在最後面的阿強跌倒了。
「等我、等我!」阿強激烈喊著。
高振杰沒好氣地回頭折回他身邊,才剛把人扶起,他又喊著,「我的娃娃掉了,幫我撿一下!」
高振杰簡直想揍他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要撿娃娃……
他嘖了一聲,拿手電筒照了下,地上有三四個娃娃,他大手一撈通通往包包裡塞,一手拖著阿強往樓下跑。

卡卡加【我是誰?】
「時間不早了。」老闆招呼五人,「這一天大家都辛苦了,把樣本整理好,準備收工吧。」
「耶,老闆萬歲!」阿東高興的幾乎跳了起來,他肚子都快要餓扁了,此刻他只想趕快回去旅館飽餐一頓。
一行人背著工具走出森林,工作了一天,加上路程較遠,上車的時候已經累到不行,這次他們出來開的是公司的七人座越野車,坐他們六人之餘還有足夠的地方放器材。
除了司機阿東,其他人都拿著各自的手機,有的追劇有的看新聞,直到強哥突然對阿東說了一句,「不對不對,導航顯示從這邊左轉。」
「我記得昨天是右轉。」阿東將車子停在岔路口,這是他們第二天進山採集了,他隱隱約約有點印象,昨天是從這條路右轉的。
後面玩手機的幾人都將視線從手機上移開,看著前面的路。
「一定是你記錯了啦,導航不會錯的。」強哥堅持。
「可是……」阿東有點猶豫。
他內心雖然覺得導航不會出錯,而且昨天也是開著導航回去旅館的,但他真的記得昨天走到這條路的時候是右轉。
雖然說這種山間的小路每個路口都差不多樣子,但是因為這個路口的位置正好有一顆大樹,大樹上有一根樹枝垂下來,晚上開著車燈乍看之下特別像是有人吊在上面,他昨天走這邊還被嚇了一跳,所以對這裡有印象。
「大家記得昨天在這邊是左轉還是右轉了嗎?」阿東回頭問道。
被問到的四人紛紛表示不清楚,除了司機誰會去記路啊,哪怕自己開都是依靠導航,尤其三個女孩子,就算是開過三次的路也不一定記得怎麼走。
「跟著導航走就好了。」老闆開口了,他認為人的記憶有時候是會欺騙自己的,機器卻不會有錯。
「請左轉。」強哥開啟了語音提醒。
導航的機械聲音響起,「距離目的地還有三十四公里,預計三十分鐘後到達。」
「咕嚕……」這時,阿東的肚子叫了一聲。
大家也都感覺到了饑餓,今天似乎比昨天走得要慢一些,昨天也是差不多的時間回去,可還沒感覺到餓就已經到旅館了。
阿東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車速明顯變快了。
「前方繼續直行,距離目的地還有三十四公里,預計三十分鐘後到達。」
車輛突然減速,然後停了下來,阿東甚至沒有將車子靠邊。
另外五人也沒有問他為什麼停車,因為他們都意識到了一件事,一件怪事。
導航已經提示了三次,每次提示間隔大概五分鐘,也就是說到第三次提示音響起的時候,距離第一次提示音響起已經過了大概十分鐘,然而他們距離目的地一直是三十四公里,預計三十分鐘後到達。
而且這條路雖然偏僻,但是昨天走的時候還是會遇到幾輛車,和幾個徒步而行的村民,但從他們左轉之後就再也沒有碰到過一輛車、一個人。
阿東頭上滲出了冷汗,強哥低頭看著導航,後面四人面面相覷。
「這條路,昨天真的沒有走過……」阿東的嘴唇蠕動了幾下,從喉嚨裡擠出這樣一句話。

玉筆【送煞】
「你之前半夜亂跑了吧?」
「這跟妳沒有關係啦。」面對母親的提問,立洋顯得很不耐煩,隨口敷衍道。
「告訴我吧,你去哪裡了?你掛在書包上的護身符都變成這樣了。」淑雅皺著眉頭努力克制著脾氣。「告訴你很多次了,不要不信邪,特別是最近才有那件事發生。」
她手上的是寫著「平安」二字的護身符,但如今呈現黑色狀,已經無法看出原本的樣貌,彷彿被火焰燒過似的皺著。
「我沒有不信邪,我只是不相信那個護身符。」立洋十分冷淡的說道。「因為它沒有幫我防騙子。」
當立洋說出這句話時,淑雅全身一震,情緒再也無法忍耐。「那件事我們已經談過了啊!立洋,我──」
淑雅說到一半,電視正好撥放到了地方新聞。
「一個月前被詐騙集團所騙、導致男子自殺身亡的案子,目前警方依然沒有獲得相關線索,原因是鹿港附近的狹小巷弄太多,熟悉監視器位置的詐騙集團巧妙地避開了所有可能被發現的路線,現在記者帶您一起追擊後續。」
女主播的聲音傳來,同時也放出自殺者的照片,是一名上了年紀、穿著西裝打著深藍色領帶的男士。
淑雅看著電視螢幕,恍然大悟的看向立洋。
立洋的表情很不滿,似乎對於自己做的事被母親發現感到不高興。
「你去了嗎……送肉粽?」淑雅喃喃說道,語氣轉為著急。「你知道那個多危險嗎?你不要因為是好玩就去湊熱鬧啊!那可是除煞的儀式!」
「我當然知道,不要把我當小孩子。」立洋生氣地從沙發上站起來,不甘心地回嘴。
「那可是阿蔥伯啊!是我和丞風從小到大的朋友,我是因為他才想念餐飲的,妳明明知道,我怎麼可能不去送他最後一程?」立洋的情緒逐漸失控,說話加重了語氣。
「參加這種活動太危險了,你有沒有去淨身?最好去廟裡好好處理一遍。」淑雅本來一觸即發的心情被擔心取代,有些慌張地道。「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所以才有髒東西跟著回家了?」
「我說過我知道了!我才沒有一知半解、抱著玩樂的心情去,妳懂什麼?」立洋憤恨不平地說道。「我已經沒有見到阿爸的最後一面了,我不想再錯過認識的人的最後一程,懂了嗎?」
立洋的一番話重重打擊了淑雅,讓淑雅癱坐在椅子上,抿著嘴唇不說話,嘴唇都被咬到發白了。
立洋也有自覺自己講得太重,但他沒打算道歉,怒氣沖沖地倚靠在沙發的椅背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低著頭看著手機。
就在這時,丞風發來了一則訊息。
立洋困惑地皺眉,看不懂丞風想要表達什麼。這是一則亂碼訊息,各種標點符號交疊,只能看得懂「我來了」三個字,接下來不論他怎麼回應,丞風都呈現已讀不回的狀態。
他按下通話的按鈕,想要問清楚丞風這段訊息是怎樣。
過了一會兒,電話接通了。
「喂?你傳那什麼東西啊,看不懂啦,是要約吃宵夜嗎?」立洋問道,能有一個談話對象讓他不用面對與母親之間的沉默,讓他有些慶幸。
電話雖然接通了,丞風那邊卻沒有立即回應,只能隱約聽到一些不明的碰撞聲,就像是椅子被拿起、放下或拖行的聲音。
「喂,丞風?說話啊,不要嚇我。」立洋提高音量,並更仔細聽電話那頭的聲音,可是過了兩三分鐘,那頭依然只有宛如家具碰撞的聲音。
正當立洋感到奇怪時,他清楚聽見了一個聲音。
「呵。」
那是笑聲,無法分辨是男性還是女性的中性嗓音,而且不是從緊貼著手機的右耳傳來的,更像是有人從左耳後方發出聲音。
立洋猛然回頭,大喊一聲。「笑什麼?」
「啊?」
他的身後只有拿起餐盒放進微波爐加熱、一臉茫然的母親淑雅而已。
「沒事,只是丞風怪怪的而已啦。」立洋心煩氣躁的說道。
淑雅沉默了一下,一邊拿出冒著蒸氣的餐點一邊緩緩地說道:「送肉粽的時候,你是一個人嗎?還是有跟丞風一起去?說不定他被什麼跟到了。」
「怎麼可能真的被跟到……」立洋嘴巴上說著否定的話,心裡卻開始感到擔心起來。
剛剛的電話和訊息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奇怪的笑聲?
阿蔥伯的送肉粽隊伍他確實是和丞風一起去的,但他們做為彰化當地人,都知道送肉粽是多危險的儀式,他們沒有掉以輕心,很認真嚴肅地看待每一個禁忌,不戴項鍊、視線的位置、回程不得說話等等,他們一點都沒有馬虎。
但為什麼護身符會變得烏漆抹黑?為什麼丞風好像怪怪的?
為了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立洋決定去找丞風。
「這麼晚了要出門?馬上就是七月一號了,是鬼門開的日子。」看著立洋穿上步鞋,淑雅在旁邊叮嚀。

千尋【不離.不泣】
晚上九點半,《少女的祈禱》自街角那端響起,安靜的大樓陸陸續續出現聲響,住戶們紛紛提著垃圾袋下樓。
叮!電梯來了,李太太進電梯,轉身才看見張太太,連忙按下開門鍵。
「快點,我等妳。」李太太笑著招呼。
張太太抓起垃圾飛快跑上前,一進電梯,先對等在裡面的幾個住戶說:「不好意思哦。」
電梯裡嗡嗡嗡,大家低聲交談,沒多久電梯來到一樓,李太太幫張太太提起回收紙箱,兩人親親熱熱一起去倒垃圾,話題還是從兒女、丈夫開始。
「聽說了沒?」穿花衣服的太太說。
「什麼事?」張太太問。
「住在四樓的周小姐跳樓自殺了。」
「有啊,昨天晚上警察來的時候我剛好去7-11回來,好恐怖,屍體用白布蓋住,地上全都是血。」
「五樓陳太太有說,周小姐掉下來的時候她剛好從公園跳完舞回來,親眼看到……連腦漿都蹦出來,白白紅紅的嚇死了,她手腳發軟,連報警都想不起來,幸好住在隔壁的里長看見趕緊跑回去打電話,嘖嘖嘖……」
「陳太太要去找師父收驚啦,不然會睡不著。」
幾個人妳一言我一語又聊了十幾分鐘之後,這才準備回家,一群人走到公寓前面時,張太太鬼使神差地抬頭往周小姐家看去──
「啊!」她發出尖叫聲,連連後退好幾步,幸好李太太和王太太即時伸手扶住她,不然肯定要摔個仰倒。
「怎麼了?」林太太拉住她的手急問。
「有、有鬼……」張太太全身不停發抖,手顫巍巍地指向四樓陽台。
幾個人把頭往上一抬,只見四樓有個穿著禮服的女鬼在半空中飄飄盪盪,嚇得幾個人同時摀嘴抽氣,擠成一團,不敢置信地盯著看。
年紀最輕的林太太揉揉眼睛,仔細看個清楚,半晌後她鬆口氣。「妳看錯了啦,那只是一件衣服。」
聽她這麼說,大家繞到別的角度再看一遍,呼……真的是嚇死人了。
張太太失笑,「對不起對不起,眼睛不好看錯了。」
眾人走進電梯,壓下關門鍵,但是電梯門遲遲不關。
「壞掉了嗎?」
「怎麼可能,上個星期才維修過耶。」
這時電梯裡的燈閃了幾下,她們一起抬頭往上看,沒注意到一個透明身影從外面走進來,只感覺……有點冷?
李太太下意識撫撫手臂,上頭莫名冒出雞皮疙瘩。
張太太臉色不太好,她沒有轉頭,但眼角餘光一直朝後瞄,她嚥了下口水,抓著包裹的手指很用力,指甲蓋都變成白色的了。
王太太嘴裡叨唸著。「明天要跟主委講一下電梯有問題,讓維修工人再來看看,要不然哪天被關在裡面很危險。」
林太太再按一次電梯鍵,這次門順利關起來了,她開玩笑說:「聽說電梯的感應很厲害,說不定有好兄弟和我們一起上樓。」
她的玩笑話並不受歡迎,倒是讓其他三人神情都莫名其妙緊張起來。
四樓到,電梯打開,林太太率先走出電梯。「明天見囉。」
她快步走到自家門前,打開門進屋。
林太太已經離開,電梯門卻遲遲沒關,三人互相對視一眼,心裡都毛毛的。
下一秒,她們看見一個透明身影從角落裡慢慢飄出電梯,那件衣服、那個背影、那雙白色的高跟鞋……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引渡人》

    《引渡人》
  • 2.千尋驚悚小說雙書優惠套組

    千尋驚悚小說雙書優惠套組
  • 3.《不走的往生者》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不走的往生者》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 4.《鬼新娘》贈首刷限量版明信片

    《鬼新娘》贈首刷限量版明信片
  • 5.《女鬼事務所》

    《女鬼事務所》
  • 6.《跨界》

    《跨界》
  • 7.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 8.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 9.《太平間》

    《太平間》
  • 10.闇黑典當物之拍賣特典《月老紅線要牽誰》

    闇黑典當物之拍賣特典《月老紅線要牽誰》

本館暢銷榜

  • 1.《不走的往生者》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不走的往生者》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 2.《引渡人》

    《引渡人》
  • 3.《鬼新娘》贈首刷限量版明信片

    《鬼新娘》贈首刷限量版明信片
  • 4.千尋驚悚小說雙書優惠套組

    千尋驚悚小說雙書優惠套組
  • 5.《女鬼事務所》

    《女鬼事務所》
  • 6.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 7.《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 8.音森森之三《惡鬼樓》

    音森森之三《惡鬼樓》
  • 9.音森森之二《資幽生》

    音森森之二《資幽生》
  • 10.鬼跟你玩之四《奪魂劇》

    鬼跟你玩之四《奪魂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