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種田甜寵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136601

《小戶女招夫》

  • 作者玉竹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5/12
  • 瀏覽人次:6973
  • 定價:NT$ 320
  • 優惠價:NT$ 253
試 閱
他上山撿了個美嬌娘,本以為只是順手救人一命,
誰知竟是老婆孩子熱炕頭這等幸福生活的開始……

 
白芷活了十六年,最近終於明白周遭那些親戚有多卑劣,
因為不同意她給鎮上的員外做妾,大伯和三叔竟把爹爹活活氣死,
他們甚至大半夜將她迷暈擄走,幸好她提前清醒跳下馬車,
在她慌不擇路跑進山裡差點一命嗚呼之際,獵戶蕭遠經過救了她,
幾天相處下來她發現他非但不似傳言般凶神惡煞,還是個面冷心熱的好人,
於是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她做出此生最大膽的決定……以身相許!
第一次提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彷彿對她沒有半點想法,
可當他幫助她擺脫前未婚夫糾纏,她再度表示要嫁時他卻答應了……
莫非是看到她剛剛罵渣男的場面,喜歡上她這潑辣的表現?
玉竹,冬月生,山茶花一朵,溫柔隨興,不爭不搶隨遇而安,
閒暇時喜歡吃吃喝喝訪老友;獨處時鍾愛看歷史相關的書籍。
熱衷於將獨屬自己的腦中故事化做文字分享給他人,始終相信前路坦蕩,上天自有安排。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掙錢幫買藥
漓水河畔風景秀麗,景色宜人,在它對岸有一座青山名喚虎松山。
虎松山南側山腳下屯居了大大小小好幾個村子,村裡的人勤勞樸實,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
他們祖籍不盡相同,來自全國各地,但他們的先祖無一例外都是為了躲避戰亂才遠離家鄉,一路跋山涉水至此處定居,繁衍生息,經過世世代代的努力達成如今的規模。
他們背靠著虎松山,面朝漓水,加上朝廷分發的一畝三分地,手頭算不得寬裕,但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這裡的幾個村子都是以姓氏命名,其中以白家村的發展最盛,村裡人數最多,六年前還出過一個秀才,乃當之無愧的村子之首。
六月十五,天剛濛濛亮,看東西還不清晰,白二柱就趕著牛車在村口等候。
這個時辰日頭還未出來,偶爾有微風拂過,能短暫地吹散燥熱,空氣很悶,蟬鳴聲此起彼伏,好似不知疲倦一般。
白二柱是白家村唯一擁有牛車的人,農閒時就做些泥瓦匠的散工,算是村裡的富戶,每月逢五逢十都有鄉親要坐他的牛車到鎮上趕集。
他來得早,四處靜悄悄的,便坐到榕樹底下等候,沒等多久村子裡就陸陸續續有人過來,兩刻鐘的時間牛車便坐滿了人。
都是一個村的,鄉里鄉親之間每日抬頭不見低頭見,先相互寒暄一番,緊接著就是一路暢聊,東家長西家短,聊得很是愉悅。
從村裡到鎮上有二十里路,牛車去一趟都要一個時辰,白二柱便收他們每人一枚銅錢走一個來回,一個月出來六趟,算下來也能掙幾十文錢,收入還算可觀。
「都坐穩囉!」白二柱一聲吆喝,牛車緩緩起步,牛蹄子踩著堅實地面,發出沉悶的聲音。
沒走幾步,身後傳來姑娘家清麗婉轉的呼喊,「二柱哥,等等……等等我……二柱哥……」
白二柱在最前面壓根聽不到,還是同行的王氏聽見了幫忙喊停。
牛車停下來,白二柱下車回頭看,就見白芷左手提著裙襬,右手拎著個小包袱,一路跑來累得氣喘吁吁。
見車停下,她也跟著停了一會兒,彎著腰單手扶膝直喘氣,雙腿如同灌了鉛般,有些抬不起來了。
「妳慢點,不急。」看到她焦急的神色,白二柱忙安撫她,又小跑過去替她拎東西。
白芷的娘親早逝,她爹是十里八鄉唯一的秀才,很得大夥兒敬重。
「不礙事的,東西不重,我自己拿就可以了,多謝二柱哥。咱們快過去吧,莫要因為我而耽誤大家的時間。」白芷說話溫溫柔柔,那雙杏眼好似一汪清泉,微笑時盈盈如月。
她皮膚白皙,臉頰因為劇烈奔跑還微微泛著紅,如同那盛開的桃花,嬌豔美麗,因自幼跟著父親讀書識字,帶著與同村姑娘不同的書卷氣,她很容易害羞,以往鮮少出門,自然也不用下地幹活。
「沒事。」白二柱紅著臉撓撓頭,搶著替白芷拎東西,憨笑道:「咱們慢慢走也行,不打緊,妳要去鎮上給業叔拿藥嗎?」
白芷的父親名叫白文業,村中小輩都稱他為業叔,原本在私塾做先生,有一筆不低的收入,父女倆的日子過得還算不錯。
可就在半年前白文業突然病倒,這病來勢洶洶,反覆兩三回之後他連行走都很吃力,私塾那份活計自然也不成了,如此家裡失去收入,他從三弟那裡過繼的兒子很快被帶了回去。
這半年來,白文業頓頓離不得藥,家中的積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見了底,生活捉襟見肘。
「嗯嗯,爹爹的藥還剩下兩天,撐不到下個趕集日。」白芷有些不好意思,手緊緊攥著袖口,乖乖回答,「我這幾天攢了點繡品,拿去賣了就可以給爹爹買藥了。」
聽了白芷的話,白二柱心裡難受,也不好再繼續這個令人心酸的話題。
正好兩人已經走到車子旁,他將包袱還給白芷,對她友善地笑道:「別擔心,先上車,咱們到鎮上再說。」
白芷點點頭,笑著道了謝。
「阿芷,來,坐嬸子這邊來。」王氏住在白芷家隔壁,白文業生病後她沒少幫忙他們家。
其他同村嬸子嫂子也都紛紛挪位子給她騰地,關心地詢問白文業的病情,又安慰了她幾句。
閒談之間,金烏緩緩升起,初時柔和,陽光照到臉上,襯得笑臉都燦爛幾分,不過夏日溫度上升快,僅僅半個時辰,花草上的晨露就已經被日頭蒸發乾了。
「哎喲,咋的怎麼熱呢?」王氏身形有些胖,最是不耐熱,現下又與大夥兒擠在牛車上,額角佈滿汗珠,剛擦掉轉眼又冒出來。
白芷與她坐得近,身體差不多碰到一塊,她原本不覺得熱,看到王氏這樣心頭無端湧上一股焦躁,竟也有了熱的感覺。
「是啊,這種天氣不僅人難受,那地裡的莊稼也得受渴。」
「那可不,我家那口子這兩日都忙著到漓水邊挑水澆地,不然新種的兩畝苞米地估計都活不成。」
「每天挑水也是辛苦,我家老頭子已經挑不動囉,等著我家大娃回來幫忙,若是能下一場雨就好了,能省不少事。」
「是啊,下雨過後天氣也能涼快些。」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白芷一直默默聽著,畢竟說到地裡的事她也不懂。
「阿芷,妳熱不熱?」王氏見她不說話,以為她害羞不好意思,便主動開口,引她一塊聊。「來,嬸子這頭巾借妳用,瞧這小臉蛋白白嫩嫩的,像那煮熟的雞蛋,日頭毒辣著呢,可不能曬壞囉。」
王氏沒有閨女,每回見到可人疼的白芷都會忍不住關心她幾句。
這孩子從小沒了娘,那些親戚都不是省油的燈,她那秀才爹當爹又當娘,難免有照顧不到的地方,光想想就覺得可憐。
白芷聞言靦腆一笑,輕輕搖頭,「嬸子,我不熱,我……」
話音未落,王氏就直接幫她將頭巾綁好了,她甚至來不及婉拒,這話愣是卡在喉嚨中,再出來時已成一句道謝,「謝謝嬸子。」
王氏擺擺手,看著白芷樂呵呵地笑,心下熨貼,道:「哎哎哎,沒事,沒事。」
行程的後半段比較枯燥,該聊的話題前面半個時辰已經聊完了,後半個時辰幾乎都沒怎麼說話,隨著時間的推移,陽光更盛,大夥兒都微瞇起眼睛,還有幾人開始昏昏欲睡。
這時牛車駛入林間,有樹蔭的遮擋,發熱的臉頰才得以暫緩。
白芷抬起微涼的右手捂了捂臉頰,又拿手帕輕輕拭去額角汗水,她長舒一口氣,心中卻並未覺得鬆快,也不知道這點繡品賣得的錢夠不夠給爹爹買藥?
穿過這片樹林,再往前行半刻鐘就到了鎮上。
因為是趕集日,所以到鎮子上的人不僅只有虎松山這區的村民,還有其他遠一點的村子人也會過來採買。
白二柱輕扯拴牛的繩子,牛車慢慢停下來。「各位要辦啥事就抓緊時間去辦吧!咱們最遲申時一刻回村,若提前辦完就到這來,人齊咱們就提前回去。」
每回出來白二柱都是這樣交代,即便他不說大夥兒也知道該怎麼做。
「二柱,你放心吧!咱們又不是第一回來了,還怕走丟不成?」王氏覺得這小夥子不錯,就是憨得有點可愛,忍不住打趣他。
見白二柱撓撓頭,她只覺得好笑,轉頭見白芷四處張望,轉而道:「阿芷跟嬸子一塊走吧,也好有個照應。」
若說前面是打趣開玩笑,她對白芷說的話卻是認真的,小姑娘溫溫柔柔膽子也不大,一看就是個容易上當受騙的。
以往上街她都是直接去藥鋪拿藥,藥鋪的蘇大夫是從京城來的,醫術好人也好,單是去那裡王氏並不擔心,只是這回見白芷還帶了繡品過來賣,若不看著點指不定被坑得連本錢都虧了。
看到白芷猶豫,她又續道:「沒事,嬸子不怕麻煩,要買的東西也不多,陪妳賣了東西妳再陪嬸子去買就好了。」
想到一會兒要跟不認識的人打交道,白芷心裡也害怕,有王氏在確實好很多,便乖乖點了點頭。
兩人一前一後走著,王氏興致高昂,不停地與白芷絮絮叨叨。
「最近鎮上不太平,上月最後一個趕集日,牛家溝孫癩子家的小孫子就丟了,至今都沒找到,沒準已經被賣到別處去了,聽說孫癩子那兒媳婦直接哭暈過去。」
王氏的大兒媳是牛家溝人,去喝喜酒聽說了這事,回來便跟王氏說了。
「那些個人販子都是殺千刀的,沒良心,專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妳一個小姑娘長得又漂亮,多注意些總是好的。我家老二前段時間回來還跟我說縣城窯子裡很多姑娘都是從別的地方拐來的,真是可憐。」王氏歎了一口氣。
白芷聽完這些話,心裡也隱隱感到害怕。
王氏的二兒子比白芷大兩歲,是個機靈有本事的,八歲就拜了師傅在縣城學打鐵,每兩個月回家一次,打鐵鋪伙食好,現在生得人高馬大很是壯實,他久在城裡見多識廣,說的話想來也都是真的。
兩人一個說一個聽,很快就走到鎮上最大的繡坊門口。
聽聞這家繡坊的東家是外地有名的富商,家財萬貫,比他們清水鎮的朱員外還要氣派,在清水鎮還沒人敢到這裡惹事。
望著繡坊氣派的大門,還有招牌上金光閃閃的「錦繡坊」三個大字,白芷不由自慚形穢,她緊緊抓著小包袱,躊躇不前,眼前來來往往的人沒有一個是她能比的。
「阿芷,妳怎麼不進去?」王氏已經進去了,正要跟掌櫃打招呼,轉頭一看丫頭人不見了,又趕緊出來尋,抓著她就要往裡面走。
白芷內心抗拒,避開了王氏伸過來的手,反手抓住她的手臂,搖了搖頭,滿眼乞求道:「嬸子……我們去別家好不好?我……我的繡品沒那麼好,咱們尋個小繡坊得了。」
清水鎮有兩個地方收繡品,除了錦繡坊之外,還有另一家規模小很多的布匹店,還兼賣些日常用的東西,平時去那裡的都是家境一般般的小老百姓,檔次自是沒有錦繡坊高的。
「妳這孩子,來都來了咋不進去看看?問問又不要錢。」王氏不贊同地道:「妳娘親的繡活在整個鎮上都是出了名的,不怕不怕,先進去試試,不行咱們再換地兒也不遲。」
白芷的娘親於刺繡上很有天分,在縣城拜了有名的師傅,學得一身本事,還能推陳出新,見過她作品的無人不誇,只是她在白芷九歲時就病逝了,教給白芷的東西很有限,現在白芷拿來賣的繡品都是仿著母親留下的舊物反反覆覆練習。
她沒見過其他繡娘的繡品,在家中時她覺得自己繡得還不錯,可是書上說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的技術不一定就像她以為的那麼好,加上看到錦繡坊那氣派的店面,難免自慚形穢,萌生退意。
「換……換一家吧。」白芷依舊無法鼓起勇氣。
「不行不行。」王氏是個熱心人,既想幫白芷又哪能讓她輕易退縮,「阿芷乖,聽嬸子的沒錯,妳的繡品算不算好東西妳說得不算,得繡坊的掌櫃說了才算。」
王氏想了想,將白芷拉到錦繡坊旁邊的榕樹下,湊到她耳邊小聲道:「那陳記布店的老闆嬸子認識,不僅摳門還是個不要臉的,妳賣給他頂多兩文錢一幅,轉頭他就用五文錢賣出去,就是個奸商。」
說完,她用餘光掃了眼四周,畢竟背後說人壞話不好,還是小心些,免得被旁人聽到傳出去。
兩文錢一幅?白芷內心動搖了,緊了緊懷中的小包袱,裡面有兩塊帕子、四個香囊外加兩條絡子。
香囊做工比較繁複,應當貴些,可依照王氏所言,那老闆這麼摳門,想來也不會給太多,若是帕子、絡子兩文錢一個,香囊四文錢一個,算下來總共也就二十四文錢,沒虧,但離爹爹的藥錢還差六文。
想到這,白芷俏麗的小臉不由皺成一團,忍不住抬頭再次看向錦繡坊。
「走吧走吧,阿芷莫擔心,嬸子陪妳進去瞧瞧,不合適咱們再說。」王氏笑盈盈的道。
白芷心頭微暖,點點頭,還是決定鼓起勇氣試一試。
她們一走進去就有夥計迎上來熱情招待,並未因她們穿著寒酸而有半點不耐煩。
「二位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同我說,看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見對方客氣,王氏的笑容又真誠了幾分,一把將白芷拽到前面介紹道:「這是我家丫頭,她在家做了幾件繡品,想問問咱們錦繡坊收不收外來貨?」
王氏知道這裡是收的,只是先問一句顯得自己有禮貌些,盡可能給人家留個好印象。
「收倒是收,可需要掌櫃先看看手藝才能決定。」夥計將視線轉到白芷身上,上下打量,眸中閃過一絲驚豔。
「哎哎哎,應該的應該的,這做生意啊可不得挑最好的,不然口碑咋打出去,咱們雖是小老百姓,可也懂得這理。」王氏是個講理的人,不然也不會兩個兒子一個比一個有出息。
這話夥計聽著舒坦,便說替她們問問掌櫃,白芷則趁機看了看繡坊中的繡品花樣,沒一會兒便見夥計朝她們招手。
王氏瞧見,趕忙拉著白芷走過去。
掌櫃姓周,是個微胖看起來很和善的中年大叔,見她們走過來便友善地詢問一句,「聽說妳們是來賣繡品的?可將成品帶來了?」
他其實沒指望鄉下人能做出什麼好東西來,只想著若是還可以便收下,放在低品階貨物那裡賣,面向家境一般的客戶。
「帶……帶來了。」白芷一緊張,說話都不利索了,但她也知機會來之不易,忙將包袱放到櫃檯上。
周掌櫃不動聲色觀察她,小姑娘面容雖然長得極好,但是觀其穿著打扮以及開個包袱都發抖的手,想來也不是殷實人家的姑娘。
「掌櫃伯伯請看。」白芷鼓起勇氣主動說了一句話,心撲通撲通直跳,一半是因為擔心,一半是因為緊張。
周掌櫃隨手拿起一條帕子,攤開後仔細看了看上面的刺繡,有些詫異地問:「丫頭,這是妳自己繡的?」
白芷以為出了什麼問題,緊張地抬起頭,清澈的杏眸看向周掌櫃,「對……對,怎……怎麼了?我……我是照著娘親舊物仿繡的。」
說完,她又慌忙低下頭,不敢再與周掌櫃對視。
周掌櫃心下歎了一口氣,小姑娘明亮清澈的眼眸讓他想起自家閨女,同樣的年紀他閨女什麼都不用愁,活潑自在,而眼前的小姑娘則要熬眼睛掙錢。
罷了罷了,小姑娘也挺可憐的,東西又做得還不錯,就收了吧!
「繡得很好,這些店裡都要了,丫頭打算賣多少錢?」難得動了惻隱之心,周掌櫃說話聲音都柔和許多。
「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賣。」白芷很高興,眉眼彎彎,眸亮如月,加上掌櫃的看上去很和氣,便大著膽子反問道:「掌櫃伯伯您想多少錢收?您開價就好了。」
周掌櫃笑笑,明白白芷不是在說場面話,是真的不懂行情,「妳的繡品質量還不錯,繡工雖然還有些稚嫩,卻比許多人都好了,妳是個好姑娘,伯伯也不騙妳,給妳開個實價,布料品質一般,繡活不錯,勉強能算二等賣品。」
白芷認真聽著,見周掌櫃給出的評價中肯,便乖乖點了點頭。
周掌櫃滿意地看著她,繼續笑道:「這絡子沒什麼難度,花樣也一般,就給妳兩文錢一條,帕子三文錢一塊,香囊給妳五文錢一個,這一些算下來正好三十文錢,妳考慮一下要不要賣。」
雖然比預想的差一點,不過也夠給爹爹買藥了,白芷很滿足,當即笑著點頭。「賣,賣的。」
白芷爽快,周掌櫃自然也爽快,當下就數了三十個銅錢遞給白芷,讓她當面點清楚,銀貨兩訖。
完成交易,白芷正要離開,周掌櫃喊住她,又對一旁的王氏點點頭,這才問道:「丫頭可考慮長期合作?」
聞言,白芷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眼神亮了亮,「伯伯打算一直收我的繡品?」
「嗯。」周掌櫃笑著給了肯定回覆,「我瞧妳很有天分,不過要合作自然不能由著妳來,妳得按照店裡的規矩,繡店裡需要的貨品。」
「嗯嗯。」白芷快速點頭,生怕慢一步掌櫃的反悔。
「妳繡帕子和香囊的布料和繡線也要在店裡買,保證品質。」周掌櫃提出第二個條件。
聞言,白芷有些猶豫,錦繡坊的東西都比其他地方要貴些,她手頭拮据買不起,但再三猶豫後她還是點了頭。
周掌櫃繼續道:「保證品質的前提下,我給妳重新開價,帕子簡單繡樣的三文錢,繡樣別緻複雜些的就五文錢。香囊料子好,做工也精緻,那我就在原來的基礎上給妳加三文錢,也就是八文錢一個,那絡子若是有更好的花樣,我也給妳加兩文。」
這給出的價格還是很有誘惑力的,白芷明顯心動了,就連一旁的王氏也不由點頭。
「最後,店裡的布料、繡線我都按照市場價低一文賣給妳。」
周掌櫃這最後一句話徹底安了白芷的心,她已經開始盤算自己一個趕集日能做幾樣繡品,又能掙幾個錢了。
「好,謝謝掌櫃伯伯。」
「我這有幾個花樣,妳先看看能不能做。」周掌櫃從櫃檯抽屜拿出三張紙遞給白芷。
上面的圖樣看起來比白芷平時做的複雜些,不過她極有信心能做好。「伯伯,這紙我能帶回家照著做嗎?」
周掌櫃點點頭,道:「自是可以的,妳做的過程中若是有哪裡不明白可以到鎮上來,伯伯讓店裡的繡娘教妳。」
「多謝伯伯。」白芷高興地道謝,高興過後看著剛到手的銅錢,心下窘迫不已。
她想現在就買料子回去,這樣用舊布料學會花樣後就能直接做,下一個趕集日還能拿來賣,可這些錢是要給爹爹買藥的,不能亂花。
她欲言又止,小腦袋耷拉下來,想回家又有些不甘心。
「阿芷。」王氏扯了扯她,俯身湊到她耳邊道:「多好的機會,聽嬸子的沒錯,妳應下,現在就買料子回去做。」
「嬸子,這三十文要給爹爹買藥的。」白芷低下頭,神情低落地道:「買了藥就沒錢了。」
「哎,我還以為是什麼不得了的事,手頭不寬裕,嬸子先借給妳,待妳繡活上手掙了錢再還給我也不遲,嬸子今日帶了三十文錢,可以借妳十文,咱們先買點回去試著做。」
周掌櫃看著一老一小嘀嘀咕咕,沒一會兒就見王氏從荷包中掏出十個銅錢遞給白芷。
小姑娘許是感動了,杏眸中盈了淚,想哭又強忍著,讓人看了不由得心酸。
「去吧去吧。」王氏催促。
白芷乖乖點了點頭,接過那十文錢就跟掌櫃的買東西去了,從繡坊出來,她的臉上始終帶著笑意。
「走吧,嬸子陪妳去藥鋪。」
藥鋪離繡坊並不遠,走幾步就到了,買完藥,白芷又陪著王氏去買其他東西,她們速度還算快,午時剛到便拎著東西回到拴牛車的地方。
此刻,白二柱一個人躺在牛車上,用布巾遮住半截臉,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嬸子跟妳說啊……」王氏興致正好,還在滔滔不絕的與白芷談論婚嫁事宜。
五月時白芷剛滿十六,一年前與白文業最有才華的學生定了親,可後來白文業一病不起,從家中頂梁柱變成了拖油瓶,男方那邊就尋藉口將這門親事退了,白芷雖然難過卻能理解,她也不想拖累別人。
可那人剛跟她退親,轉頭就和朱員外的女兒訂親,還到處秀恩愛,十里八鄉都知曉了,著實讓白芷感到難堪。
王氏還在絮絮叨叨,直接將白二柱叨叨醒了,轉而把話題轉到白二柱的親事上,白芷這才鬆了一口氣。
爹爹如今這模樣,她著實沒什麼心思談婚論嫁,而且做人兒媳婦哪裡有在自家方便,就算人家同意她將爹爹帶過去,也未必願意她將所有心思都花在爹爹身上而忽視其他。
誰都想家裡越來越好,而不是找個累贅拖累家裡。
白芷想到這忍不住歎氣,覺得做女子太難了,若她是男子就好了,不用擔心旁人異樣的目光,就能嘗試做很多事來掙錢,給爹爹看病買藥。
「哎,阿芷。」王氏用手肘輕輕撞了白芷一下,將她飄遠的神思拉了回來,「妳咋走神了?可有聽到嬸子的話?」
白芷其實沒太注意王氏後面的話,不過她還是乖乖點了頭,免得她若說沒注意聽,王氏又要嘮叨一遍。
「原本妳的婚事在咱們清水鎮也是很搶手的,那麼多好小夥子不選,妳爹偏偏瞧上了那人,當時嬸子就覺得他不靠譜,退婚也好,就是苦了妳。」王氏感歎,她見過那人一面,只覺得不太正派,誰知竟還是個不仁不義之輩。
提到前未婚夫,白芷略有些尷尬,勉強笑了笑,抱住王氏的手臂,也不說話。
白二柱瞧在眼裡,知曉她不想再提這事,忙開口替她解圍,「嬸子說得對,那人不行,阿芷這麼好的姑娘,咱們也不怕尋不到好人家,等業叔好點再說。」
「也是。」王氏也意識到自己話多了,笑著點點頭,拉著白芷一塊坐到牛車上,悠哉悠哉聊著天。


未時剛過,其他人陸陸續續回來集合,人一齊,牛車就晃晃悠悠動了起來。
因上街一趟玩得盡興,大夥兒一路聊回去,哪個村子有啥事、誰家又娶媳婦了,總之東家長西家短,增添了不少話題,氣氛比上午出門時活躍多了。
申時二刻,牛車回到虎松山腳下,遙遙遠眺可以看到寧靜祥和的白家村,大夥兒慢慢安靜下來。
白芷有些擔心,出門這半日,也不知道爹爹怎麼樣了?
突然一陣馬蹄聲響起,白二柱聽見了便驅著牛往道路邊緣走,只是山路崎嶇狹窄,牛車就占了大半位置,剩下旁邊一點地兒,也不知道那馬能不能過得去。
白二柱剛避開位置,白芷就看到一人一馬由遠及近朝他們奔來,待走近些,馬兒速度也逐漸慢了下來,她才得以看清這一人一馬的模樣。
棗紅色的馬兒比白芷以往見過的都要高大精神,即便她不懂馬,也能猜到這是一匹清水鎮都找不到第二匹的好馬。
至於馬上的人,白芷偷偷打量,只見男子劍眉星目,長相剛毅,乍一看很是俊朗,只是他臉龐微微一側就看到臉上有道長長的凸起疤痕,顯得有些猙獰。她不認識此人,只在心中暗暗惋惜,再往下些便看到了男人露在外面的精壯手臂。
正打量著,男人似有所感,銳利的眼神掃過來正與白芷的目光對上,將她嚇了一大跳,慌亂地低下頭,心臟因為害怕而怦怦直跳。
那眼神冷冰冰的,好似沒有一絲情感,對上視線那一刻她感覺像是被猛獸盯上,頭皮一陣發麻,好似下一刻就會小命不保一樣。
蕭遠已然注意到小姑娘的變化,他繃著臉眉頭輕蹙,顯然沒想到對方會如此膽小,他才看了一眼就嚇成那樣。
想到這,蕭遠默默收回目光,小心翼翼地驅馬從牛車邊上那點位置通過。
馬與牛並排時,白二柱笑著主動與蕭遠打招呼,道:「我方才聽到馬蹄聲就知道是你,蕭大哥,你打哪回啊?」
「鎮上。」蕭遠言簡意賅地回答。
他來白家村兩年,可因性格原因與村裡的人都不熟,也沒打算花心思結交,甚至在村中還有許多關於他的不好傳言,他都知曉,只是懶得理會罷了。
「最近可獵到了什麼好東西?」
蕭遠無意中幫過他,白二柱打心眼裡覺得蕭遠是好人,值得深交,所以每回遇到蕭遠他總是在找話題想多聊幾句,即便蕭遠不怎麼理他他也開心。
「獵了幾隻野雞野兔。」蕭遠瞥了白二柱一眼,淡淡回答,然後補了兩字,「走了。」
未等白二柱反應過來,棗紅馬就已經跑沒了影。
白二柱依依不捨地收回目光,遺憾自己嘴太慢,未來得及與蕭大哥多說幾句話。
「二柱,你跟他很熟?」
見那一人一馬已經跑遠,牛車上的鄉親們這才壯著膽子開始談論蕭遠。
「還行。」白二柱有些得意,二十歲的人了卻高興得像得了糖果的孩子,嘴角微揚,眉眼都是笑意。「蕭大哥對我有恩,他在山上幫過我,人好著呢!」
不過大夥兒並不相信白二柱對蕭遠的評價,一個又一個提出質疑。
「真的假的,你小子別被他騙了。」
「就是,他要是好人又怎會一直住在山上?還有那陳大家的狗蛋,還不是上山著了他的道?」
村民越說越離譜,就連蕭遠是妖怪變的會吃人這種荒誕不經的謠言也搬了出來,直說得白二柱額角突突,心中分外不爽,若不是說這話的是長輩,他都想直接將人趕下車,這錢也不掙了。
「夠了!這種話往後莫要再說,你們也不想想,蕭大哥若是妖怪,你們能好好活過這兩年?一個個的旁人編排什麼你們都信,簡直是……是……無知!愚昧!」白二柱繃著臉,氣鼓鼓地不再說話,趕牛車的速度要比原先快了些。
白二柱老實憨厚,平時總是樂呵呵的,個性熱心勤奮,少有與人紅臉的時候,可就是這樣的老實人生氣起來才讓人覺得可怕。
這會兒見他生氣,其他人都識趣地沒再說話,只有一個沒眼色的陳婆子還想繼續說,被王氏不認同地攔下朝她搖搖頭,這才消停。
白芷默默在一旁聽著,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往這種方向發展,她縮了縮脖頸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被誤傷。
沒多久,牛車就緩緩駛進村子,停在那棵古老的大榕樹下。
方才鬧脾氣的陳婆子下車後一聲招呼也不打,氣衝衝地走了,活像旁人欠她百八十兩似的,其他鄉親見狀也沒搭理她,笑盈盈地與白二柱搭話告別。
白二柱不是那等得理不饒人的,也露出一個微笑抬手與大夥兒說再見。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白芷才上前對白二柱柔柔一笑,分外真誠地安慰他道:「二柱哥別生氣,我信你。」
王氏也上前來,「就是,嬸子也信你,那個陳婆子就是這樣的人,你莫要在意,她說的話你就當放屁,過了便過了。嬸子知道你是好孩子,可也不能讓別人笑話了去。」
白二柱點點頭,知道王氏是為他著想才說這幾句,他便道謝應下了。「多謝嬸子和阿芷,妳們上車,我送妳們到門口吧。」
「不不不,不用了。」王氏連忙拒絕,「你家就在這還送什麼送,嬸子說這麼多也不是想占你便宜,只是陳婆子那人你也知道,若是鬧得太過,她指不定出去怎麼編排你,你娘最近不是在託人給你說親,你還想不想娶媳婦了?」
她捶了一下白二柱結實的臂膀,這才拉著白芷回家了。
白二柱恍然大悟,一拍腦門,趕緊拉著牛車就往家裡走,他得回家問問他娘給他定下沒有,若是還沒有,再問問需不需要拿斤白糖去陳婆子家道歉。
等他母親鄭氏聽完這事當即翻了個白眼,對自家傻兒子道:「你又沒做錯,道哪門子歉?就那陳婆子嘴碎,什麼話都敢亂編排。」
蕭遠仗義,素不相識還救了她兒子,她對蕭遠很有好感,接著道:「她若敢在外面亂編排你,看老娘不撕爛她的賤嘴!」
有了自家娘親這番話,白二柱心裡踏實多了,很快就將事情拋諸腦後,稍作休息就幫忙下地挑水去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 3.《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4.《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5.《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 6.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 7.《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8.《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9.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10.【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3.《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4.《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5.《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6.《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7.《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8.《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9.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10.《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