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802

惡魔的戀愛名單之《派遣醫生娘》

  • 作者米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4/10/15
  • 瀏覽人次:1381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華歆,醫術精湛的外科醫生,個性外冷內熱,嗜好是賺錢賺錢賺錢。
「一年內配對不成功就能得到報名費一百倍賠償。」
婚友社這條合約就像晃在鼻子前的紅蘿蔔,她誓言非拿到那筆錢不可,
可「惡魔婚友社」真的很惡魔,不參加萬聖節活動竟莫名的衰運連連,
逼得她不得不同意跟配對對象同居三個月,沒想到,對象竟是前男友——
那個女人緣好到不行,只要一出現就引起醫院騷動的「黎醫生」!
看來這筆錢肯定能安穩入袋,兩個水火不容的人怎可能速配率120%?
但過去腹黑毒舌、夜晚行程滿滿的他,卻彷彿變了一個人,
不但宅在家裡幫忙洗碗、陪她看影集、帶她吃美食,
還在她開了幾小時的刀,累到癱在地上爬不起來時,幫她脫鞋、背她上床,
並挺身而出為她擋去醫院同仁的惡言惡語……
就在她再次淪陷,決定放棄那筆錢時,卻被醫院的大老闆請去「喝咖啡」,
告訴她,他們兩人是雲泥之別,別想攀上高枝當鳳凰……

 
配對小精靈小白:老祖宗的話要聽,所謂天時地利人和——
                              除了人對了,時間也要對,否則傷財傷心又傷身。
米樂出生在中部一個小鄉鎮,O型,
有人說O型的人,個性開朗樂觀又帶點小耍寶,
不過這些特質好像在米樂身上完全看不到,哈!
(娘:這不是耍寶,那什麼才叫耍寶?)
小時候的願望是買下所有我喜歡的漫畫書,
現在的願望是寫下更多感人動人的愛情故事與朋友讀者們分享,
我是米樂,請多多支持,謝謝!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東仁醫院在二十多年前還只是一間規模不大的地區醫院,但在富泰集團成為該醫院的最大股東,陸續投資近百億台幣,買下周邊土地,蓋建新的醫學大樓、購買先進的醫療儀器等設備並聘請國內外專業醫生看診後,發展迅速,猶如灰姑娘搖身一變,現今的東仁醫院已經是台灣規模最大且最完整的醫院,不但提供病患最佳的醫療環境與服務,在醫院評鑑中也獲得特優等級的評鑑。
富泰集團是台灣三大金融財團之一,據說當年富泰集團之所以會投資東仁醫院,是因為該集團總裁的第一任妻子當時長年住院,受到該院醫護人員良好的照顧,因此在其原配妻子去世後,總裁挹注龐大資金改善醫院設備,希望東仁醫院能繼續為病患服務,成為世界級的醫院。
只是,人多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競爭,醫院也不例外。
上午十點,外科主任沈明坤開始巡視病房,今年五十五歲的他,在東仁醫院服務已經快二十年了,此時跟在他身後的除了有三位教授級的醫生外,還有五個菜鳥醫生,巡房陣仗龐大,從旁而過的醫護人員個個莫不向沈主任點頭致意,因為沈主任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的副院長。
上一任的羅副院長因個人健康因素,在兩個星期前請辭了,副院長一職目前暫由院長兼任,將在兩個月後所召開的董事會上遴選出新的副院長,而具備完整學歷和經驗的外科部沈主任被公認是副院長的『唯一』人選,儘管還有其他部門主任也在遴選的名單中,但氣勢與人脈關係都遠不及他,因此沈主任幾乎可說當定了副院長。
沈明坤本人也對副院長一位勢在必得,覺得自己不久後就可以搬到副院長的辦公室了,只是未成定局之前,還是小心一點,同時也得再更助長一下自己的聲勢,因此他巡房的第一站就是VIP單人病房。
「賀夫人,早安,今天身體狀況如何?」
「原來是沈主任,我已經好很多了。」賀夫人昨天上午做膽囊切除手術。
「是嗎?」
「我真的很感謝華醫生,她說她幫我做膽囊切除手術,不會讓我術後覺得疼痛,而且三天後就可以出院,沒想到是真的,我剛剛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華醫生果然是個很厲害的醫生,名不虛傳。」
六十多歲的賀夫人是連鎖百貨公司的董娘,而她娘家的大哥則是醫院董事會的股東之一。原本沈明坤想要親自為賀夫人動手術,但夫人卻指定華醫生為主刀醫生,他也只好尊重病人意願。
聽到賀夫人稱讚華醫生,沈明坤也只能笑臉迎合。「是啊,華醫生是個不錯的年輕醫生,她在開刀前曾向我請益,要我多指導她一下呢,所以夫人的手術才會如此順利,真是太好了,呵呵。」
賀夫人一臉的納悶。「真的嗎?華醫生倒是沒有跟我說,總之,東仁醫院能請到像華醫生開刀技術這麼厲害的醫生,真是不錯,我一定會好好答謝華醫生的。」
沈明坤沒有多說什麼,微笑的走出VIP病房後,隨即變了臉色,氣怒不已,而跟在他身後的一群醫生們個個噤聲,因為他們也看得出來主任生氣了。剛剛賀夫人從頭到尾一直讚賞華醫生,主任就站在她面前,夫人卻連句道謝的話也沒有,讓主任的面子完全掛不住,不氣才怪。
說起來華醫生也真的太不會做人了,就算主任沒有指導她好了,難道她不知道部下的功勞是上司的功績,而上司的錯誤是部下的責任嗎?特別是在這種敏感的時刻,只有傻子才會想要去得罪未來的副院長。
沈明坤因為心情不好,因此之後的巡房很快便結束,當他們一群人回到外科部辦公室所在的樓層,正好華歆從辦公室走出來,正準備要前往手術室開刀。
華歆看著前面,實在不明白前方那一大群人瞪大眼睛看著她做什麼?而沈主任更是氣歪了嘴,臉漲成豬肝色,怎麼回事?她才來到這家醫院一個月而已,自認為行事低調,沒有和人結怨。
身高一七○的華歆,今年三十歲,身材高,她習慣將長髮給挽在腦後,漂亮的臉蛋散發一股成熟的知性美,聰明、自信又美麗。
沈明坤走上前,生氣的質問她。「華醫生,我不是要妳跟賀夫人說我有指導妳為她動手術的事,妳為什麼沒說?」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沈主任,我也表明了,我的工作只對病患負責,其他的事,一概和我沒有關係。」
「妳的意思就是不把我這個主任放在眼裡?」沈明坤怒瞪著華歆。
「我沒有那個意思,但我只做自己該做的事。」華歆再次表達自己對工作的認知與態度。
此時站在沈主任後方的一位教授醫生覺得華歆實在太囂張了。「華醫生,就算妳只是個派遣醫生,主任他還是妳的上司,只要妳還在這裡工作,對於上司說的話,要妳做的事,妳就只能點頭,懂嗎?」
「對,沒錯,而且主任跟妳說的那些話,其實也就是在教導妳,教妳如何做人處事。」另一個資深醫生也跟著一起教訓華歆,這年輕人太目中無人了。
面對指責,華歆一整個很無言。因為她最不喜歡的就是捲入這種人事鬥爭,畢竟她可不是為了名利才當醫生的,因此對於拍馬屁和奉承這種事,她向來不會去做,她只對病患負責,幫病人醫治生病的身體,然後健康過日子。
所以,她喜歡當個派遣醫生,因為她只想專心救人,因此沈主任是不是會當上副院長,那並不在她的工作範圍內,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過很顯然的,沒有關係也變得有關係了。
沈明坤最後怒目的警告她,「華歆,妳給我聽清楚,東仁外科部是我沈明坤的,所以妳最好乖乖聽從我的指示,再有下一次的話,就算妳是前羅副院長推薦進來的,我都會要妳馬上滾蛋!」羅副院長已經離開醫院回家休養,人走了就不需要留什麼情面,一切他說了算。
沈明坤撂下話後,氣沖沖的直接走進自己的辦公室,而三個教授醫生也要華歆好好記住主任說的話,便各自回自己的辦公室。
走廊上就只剩下華歆和五個菜鳥醫生。
「華醫生……」站在菜鳥醫生群最後面位置,長相斯文,身材高瘦的小丁才一開口,什麼話都還沒來得及說,立即被身旁的夥伴們給拉進辦公室裡,這時候當然明哲保身要緊。
至於被惡狠狠警告的華歆,覺得有些無奈,她真的不懂權力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居然讓一個大醫生的表情變得如此猙獰可怕?
想起老爸的「上司」岳叔曾經為了搶地盤而失去了自己和妻子、女兒的寶貴生命,那真的讓人很難過也很感傷,非常不值得!
 
 
下午四點半,華歆完成了今天最後一個手術後,換上衣服,穿上白袍,她沒有回辦公室,而是投幣買了瓶飲料,然後坐在轉角處的椅子上,一個人靜靜的想著今天的工作,一樣完美成功。
此時她放在白袍口袋裡的手機傳來訊息提示聲,她拿起手機一看,見到又是「惡魔婚友社」傳來的訊息,她看也不看的就直接刪除,然後繼續喝她的飲料,手術結束後,喝點冰涼的東西還真是舒服。
此時外科部五個菜鳥醫生也走過來投幣買飲料。
「我昨天幫許教授整理資料到天亮,現在整個人累到快趴在地上了。」
「我也沒好到哪裡去,一整天被李教授當成跑腿小弟,累死了。」
「說真的,還真是有點羨慕華醫生,『我只做醫生該做的事』,聽起來多帥氣啊,如果可以,我也想那麼說,不過,只敢在心裡說而已。只是華醫生的醫術既然那麼好,為什麼她要當派遣醫生,而不是固定在某家醫院工作呢?」
「我也覺得很不解。」
「這個我知道原因。」曉恩是五個菜鳥醫生裡唯一的女醫生,關於華歆醫生的事,她從護士那邊聽來不少。「有個護士以前跟華醫生在同家醫院共事過,她說華醫生雖然醫術精湛,但非常的愛錢,只要病患家屬送上紅包,她全數收下,而且特別愛搶VIP的病患,因為才有大紅包拿嘛,但也因此得罪不少共事的醫生,所以她跟誰都合不來,最後只能當個派遣醫生了。」
「華醫生很愛錢?我完全看不出來。」小丁說著。
「小丁,你不要再崇拜華醫生了,這世上有誰不愛錢。」
「可是我就覺得華醫生應該不是那樣的人,而且她的醫術真的很厲害。」小丁當過幾次華醫生的助手,因此知道她的實力很強。「對了,明天晚上我們和護士們的聚餐,要不要邀請華醫生參加呢?」
「拜託小丁,你也長點腦好嗎?就算你再怎麼崇拜華醫生,現在的情形,我們怎麼可以邀請華醫生參加呢,沈主任那麼討厭她,也許合約時間一到就把華醫生給趕出醫院,萬一我們被認為跟華醫生交好,是同國的,那該怎麼辦?好不容易才進來東仁這間大醫院,以後還有機會可以到美國知名醫院去做交流研習,我才不想因為得罪主任而被趕出去。」
「我也不想被趕出去。」
「我也是,想繼續待在這間醫院。」
幾個菜鳥醫生說得很無奈,但這就是現實,想要繼續待在這間大醫院,不管主任說什麼,要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只能點頭而已。
「好了啦,大家幹麼把氣氛弄得這麼悲情,想想明天就可以快樂的去聚餐,心情應該覺得很好不是嗎?」有人轉移話題說著。
曉恩點頭。「沒錯,明天的聚餐真的很教人期待,因為護士們打算要邀請內科的黎嘉暉醫生參加,太棒了。」提到黎醫生,曉恩像個小粉絲般雀躍。
「黎嘉暉醫生是內科醫生,我們外科的聚餐,幹麼要邀請他?」
「呿,就知道你們男生都不喜歡聚餐裡有個超級大帥哥出現,可是護士們可都愛死了黎醫生,溫柔又帥氣,只是聽說目前單身的他,晚上的約會行程很滿,就怕沒有空,他真的很受歡迎呢。」曉恩希望明天黎醫生可以參加聚餐。
「真是受不了妳們女生每次提到內科的黎醫生,馬上個個變花癡。」
「那真的不能怪我們,誰教人家黎醫生真的長得很帥,至於你們幾個嘛,則是蟋蟀的蟀,哈哈。」曉恩說完,快步往辦公室走去,後方幾個男醫生則追上去要她把話說清楚,好不熱鬧。
聽著菜鳥醫生們笑鬧的聲音漸遠,華歆繼續喝著她的飲料,由於她剛剛太專注聽菜鳥們的談話,因此沒有注意旁邊有個高大身影走近。
「我聽說妳得罪了沈主任,看來傳聞是真的。」
華歆一見到來人,隨即板起臉孔,冷漠以對。「我是不是得罪了沈主任,我想這和黎醫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不過內科還真閒,閒到可以常常在醫院逛大街和聽八卦。」
這世上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黎嘉暉,雖然知道他也在東仁醫院工作,但醫院這麼大,兩人又不同部門,見面的機會應該很少,一個月前她是這麼想的。
結果,她到東仁的第一天就遇見他,連同這次,一個月下來和這傢伙碰面五、六次了,次數之多,讓她覺得很煩,若不是知道這傢伙是什麼樣的人,她真的會以為他是故意跑到外科來見她,但那是不可能的事。
因為,他怎麼可能會專程來外科見一個十年前被他狠狠甩掉的女人?
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早都忘了,現在,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對她而言,就跟個陌生人沒兩樣。
黎嘉暉長相俊美,還有著不輸給男模的高大英挺好身材,雖然臉上戴著金框眼鏡,但無損他的帥氣,反而添了分儒雅、成熟的氣質,再加上臉上總掛著溫柔俊笑,三十二歲的他,被醫院護士們票選為第一帥醫生。
黎嘉暉往前走了一步,優雅的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怎麼會和我沒有關係,我是妳大學學長,關心學妹很正常吧!」
華歆看著他,真的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儘管他臉上帶著看似人畜無害的迷人笑容,也許年輕的小護士們會被這樣的笑容給迷倒,可是她不會,因為她比誰都清楚,眼前的男人是隻笑面虎。
不管他為何常出現在外科、用意如何,那都和她沒有關係,她完全沒興趣跟他打交道,因此她起身,轉身準備離去。
「華歆,給妳一個良心的建議,妳不要和沈主任作對,就算妳只是個派遣醫生,在東仁不會待太久,可是沈主任好歹也是台灣外科權威之一,他在醫界的人脈很好,妳得罪了他,恐怕對妳日後要進入其他大醫院工作會是很大的阻礙。」黎嘉暉說著。
「我才不在乎能不能在大醫院工作,就算是區域的小醫院也行,只要能救人就行了。」不管他信不信,這就是她的想法,不過她為什麼要被這個傢伙說教?「黎醫生,我也給你一個良心的建議,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聽說有人晚上的約會行程很滿,小心,不要玩出病來。」
對於某人的暗諷,黎嘉暉沒有生氣,反而笑開來。「妳這是在擔心我嗎?謝謝嘍。」
「擔心你?你真是想太多了。」華歆冷冷回著。
「如果不是擔心我,那麼難道是在吃醋?」黎嘉暉莞爾一笑。
華歆微咬住下唇,表情變得更冷。「黎嘉暉,我看我就把話一次跟你說清楚,我不希望再跟你有任何交集,所以請你以後別來招惹我,也別再跟我說話!」說完,華歆頭也不回的離開,一刻也不想多逗留。
不管那傢伙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她都沒有興趣去知道,因為,或許他可以玩弄二十歲時的她,但是現在,她絕不會再讓他有任何機會招惹她!
至於黎嘉暉,看著那氣怒而去的姣好身影,臉上沒有剛剛那抹恣意的笑容,眼神也深沉了許多,別招惹她?如果他夠瀟灑的話,應該要這麼做沒錯。
 
 
當華歆從醫院下班回家,好友呂云靜已經煮好晚餐了,因此她負責擺碗筷。
云靜是她的高中好友,目前在附近一家私立幼稚園當美語老師。云靜跟她一樣是單親家庭,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一年多前云靜的母親過世,又和男友分手,當時云靜心情低落,她因為擔心好友,因此讓云靜搬來她家一起住,人多熱鬧,現在可以說是一家人了。
此時一家之主華國維和岳子聰一起進家門。
「爸,聰哥,你們今天怎麼會一起回來?」華歆問著。
華國維將帽子脫下後,放在旁邊的櫃子上。「剛剛在樓下遇到的。」
「原來如此,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快點來吃飯,云靜今天有煮爸爸和聰哥最喜歡吃的菜喔。」以前都是她有空才下廚,但自從云靜搬來之後,每天晚上都可以吃到香噴噴的晚餐。
「云靜,謝謝妳,工作了一天還要煮晚餐,真的辛苦妳了。」華國維邊說邊入坐,而岳子聰跟著坐在旁邊的位置。
「伯父,您不用這麼客氣,一點也不辛苦,反正我下班的早,而且我本來就很喜歡做菜,大家不嫌棄就好了。」呂云靜笑著。
「云靜,妳放心,絕對不會有人嫌棄,因為妳做的菜真的非常好吃,聰哥,你說對不對?」華歆問著自進入家門後,都沒有開口說話的聰哥。
岳子聰嗯了聲,依舊沒有開口說話,華歆心裡無奈地歎了口氣。
之後,大家開動吃飯了。
華歆的母親在她小學五年級那年過世,之後她跟爸爸兩個人一起生活,六十歲的華父現在專職當義工;至於長她一歲,理著五分頭,個子高大的聰哥,則是在某家公司擔任保全,聰哥近來變得更沉默寡言了,讓華歆有點擔心,才想著吃完晚餐要跟聰哥聊一下,結果,晚餐後他又馬上出門了。
聰哥的父親岳叔以前是黑道老大,她父親則是岳叔的左右手,也是結拜兄弟,當年岳叔和另一個角頭老大搶地盤,結果座車遭到襲擊,失控撞上對面車道,發生嚴重車禍,岳叔、岳嬸和才剛上小學的女兒小瑀都死了,只有聰哥一個幸運獲救,那一年,聰哥十四歲。
之後父親退出黑道,將聰哥從醫院接回家,從此三個人一起生活。
多年來,她父親一直幫岳叔管理遺產,也告訴聰哥可以去開間公司或做個生意,但是聰哥始終沒有答應,並要父親繼續管理他爸爸的財產,而他則繼續做保全工作。
其實她和爸爸都知道為何聰哥不把岳叔的遺產拿回去,因為聰哥始終無法忘懷父母及妹妹的死因,他心裡一直想報仇,不過那個角頭大哥在事件發生之後便離開台灣去大陸了。
這麼多年來,她和爸爸一直開解著聰哥,但似乎成效不大,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幫聰哥了,就像人家說的,心病最難醫治了。
當華歆端茶回到房間,過來借用印表機的云靜告訴她,她手機有訊息。
她將杯子放下,拿起桌上的手機一看,見到又是惡魔婚友社傳來的簡訊,她忍不住抱怨,「最近婚友社一直傳簡訊給我,居然還附影音檔,大概因為時間到了,隨便要我挑一個對象吧,算了,直接刪了。」
「等一下!」呂云靜阻止,然後走過去。「華歆,幹麼連看都不看就刪了,也許相親對象條件不錯,妳看完了,若不喜歡再刪嘛。」
「云靜,妳又不是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去報名惡魔婚友社,相親對象的條件如何一點也不重要,反正配對一定不會成功,我等著收錢就行了。」
華歆當初之所以會報名惡魔婚友社,不是因為婚友社配對的達成率百分百,而是看在他們打包票說一年內若配對沒有成功,婚友社將送上賠償金,也就是入會費的一百倍。儘管至今仍沒有任何人拿到賠償金,但華歆有信心自己將會是第一個拿到賠償金的人。
而那筆錢,正好可以拿給父親去做公益,幫安養院的爺爺奶奶們購買新的健康床墊和暖氣機。
呂云靜當然知道華歆報名婚友社的目的,這麼多年來,好友別說相親了,也不想談感情,她知道那是因為初戀帶給華歆的傷害太大了。
可是,總不能帶著過去的感情傷痛過一輩子吧!再說,看看真的無妨,搞不好相親對象會是華歆喜歡的類型,因此呂云靜替她點了下,打開了影音檔。
影音檔一開,畫面出現一個長相斯文帥氣的男子。
「華小姐,您好,我先自我介紹,我是惡魔婚友社的員工,妳可以叫我小白。我要通知您,我們已經為您找到了電腦配對度達120%的對象了,另外,由於您入會已快一年,但從不曾參與我們所為您安排的交流活動,因此依規定我們將強制安排妳在萬聖節參加一場體驗活動,那就是您將與電腦配對度達120%的對象同居三個月,若三個月後您還是不想跟對方交往,那麼我們將奉上解約賠償金,稍後我會將同意書傳真給您,請記得簽名後回傳,收到回傳的同意書後,會送上對方的資料,在此提醒您,當初所簽定的合約是有魔法力量的,若您不履行,您的人生將會衰運不斷,所以,一定要乖乖履約喔。」
華歆看完,只有一個想法。「這是什麼鬼活動,竟然要我跟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同居三個月?會不會太誇張了,不管怎樣,反正我一定會拿到賠償金。」她直接刪除影音檔,活動照慣例一樣不準備參加。
「華歆,妳真的不參加他們安排的那個體驗活動嗎?」
「當然不要!」華歆很堅定的搖頭。
「可是剛剛小白先生不是說,若妳不依規定參加,將會遇到衰事耶。」
「這個妳也信?都什麼年代了,哪來什麼魔法,總之,我一定會打破他們婚友社配對達成率百分百的紀錄,然後拿到那筆賠償金!」華歆對自己很有信心。
呂云靜儘管還是覺得怪怪的,感覺那個小白先生的語氣好像不是在開玩笑,但既然華歆都說了絕對不會參加,她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第2章
同一天晚上,黎嘉暉開車回到黎家的豪華大宅。
他並沒有住在這裡,升上高中後他便搬到外面居住,今天之所以會回來,是因為今天是他母親的祭日,他回來祭拜上香。
當他剛停好車子,正要下車,手機傳來訊息,又是惡魔婚友社。他看也不看的直接刪除。幾個月前當他收到婚友社傳來的訊息,歡迎他成為會員時,才知道他父親竟然替他報名婚友社,不過一年的合約快到了,過陣子應該不會再收到訊息,當然,他得跟他父親說清楚,別再這麼做了。
黎嘉暉將手機放回口袋,然後看著面前的大宅。
儘管已經搬離這個家多年,但每次回到這裡,心裡還是有一股無形的沉重壓力,他拿起沒有度數的金框眼鏡戴上,遮去深沉的眼眸,斂住心裡那股灰色情緒,唇邊勾起一抹沒有溫度的淺笑,他走下車,朝大宅走去。
「嘉暉,你回來了。」黎耀德知道今天大兒子會回家,因此他特地提早從公司下班回來。此時站在他身邊是他的第二任妻子高梅惠,妻子的旁邊則是二兒子黎聖峻,至於小兒子,因為有工作趕不回來。
「是。」黎嘉暉帶著笑,簡單應了聲。
看穿了大兒子那皮笑肉不笑的冷淡表情,黎耀德雖說已經習慣了,但也感到不高興,因為這小子每次回來時,臉上的表情都一模一樣。「到現在,你還是一樣不喜歡回家嗎?」
黎嘉暉看著父親,沒有說話。
「還有,你眼裡看不到其他家人,都不會打招呼嗎?」黎耀德有些動怒。
「打聲招呼有什麼問題,聖峻,阿姨,你們好。」黎嘉暉淡淡說著。
「你這是什麼態度……」
「老公,好了。嘉暉,歡迎回來,快進去祭拜媽媽吧。」高梅惠不想他們父子一見面就爭吵,因此請他們兩人去廳堂,因為這對父子從來不會在大姊面前吵架。
今天中午,她已經先行備了些菜餚祭拜過大姊了。
在丈夫要和繼子前往廳堂時,她不忘低聲提醒丈夫,有話好好說。
黎嘉暉和父親一起進入廳堂,他點香祭拜母親。記憶中的母親,長年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去世時,他才七歲,不能替她做什麼,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在她忌日時祭拜她,希望她在天上過得好。
黎耀德在兒子祭拜完後,說道:「嘉暉,已經這麼多年了,你還要繼續跟爸爸鬥下去嗎?我說過我可以好好跟你解釋當年的事的。」以前覺得孩子年紀小不懂,長大後卻又執意搬出去住,至今,他都沒能好好跟兒子坐下來談當年的事。
黎嘉暉實在不懂父親想要解釋什麼,當年,母親去世一年後,父親再婚,同時也把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帶回來,黎聖峻的年紀甚至只比他小兩個月而已,而且母親去世當天,他正因為繼母小產而忙著在其他醫院照顧繼母。
他母親都已經過世這麼多年了,解不解釋,已經無所謂了。
「以前的事就別再說了。」黎嘉暉沒有忘記母親去世前對他的叮嚀,除了要他好好照顧自己,好好生活外,也要他不要怪爸爸和其他人,大家都沒有錯。
如果沒有人有錯,那麼心地善良的母親不就顯得更悲哀了?這麼多年來,他沒有責怪父親,只是,也無法諒解。
不過他有聽從母親的遺言,他有好好生活,好好過日子。
「好吧,以後你想知道,我再跟你說好了。」黎耀德歎了口氣,看得出來大兒子不想談,一直以來,他對嘉暉和他母親始終有著虧欠,他也想對大兒子好一點,但這小子每次就只會惹他生氣,因此父子總是一見面就吵架。
「嘉暉,不談以前的事,我們談事業,以後東仁醫院就交給你管理了。」
「我只想當個普通的內科醫生。」黎嘉暉說著。   
東仁醫院最大的股東是富泰集團,而他父親正好就是該集團的總裁,其實以富泰集團所持的醫院股份來說,已經擁有了醫院的經營權,可以決定院內所有的事務,但他父親還有其他事業,因此依舊交給醫院董事會管理。
只是,甚少有人知道他是富泰集團總裁的長子,大概是因為他從高中就搬到外面居住,因此外界對他這個長子知道的事不多,而在東仁醫院,也只有院長和退休在家休養的羅副院長知道他的身分而已,這讓他在醫院自在快活多了。
他會這麼回答,黎耀德不意外,因為這小子從沒有一次不違逆他,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動怒,只想跟兒子好好說話。
「嘉暉,我知道你是為了氣我,才會棄外科選內科,可是要你管理醫院不是為了我,而是身為黎家的一分子,你有責任守住黎家的產業,懂嗎?」可能年紀大了,黎耀德再也不想跟大兒子鬥氣了。「我已經老了,體力大不如從前,最近做起事來總感到力不從心,所以,我想早點把醫院交給你管理。」
當年嘉暉的媽媽去世後,他為了感念東仁醫院長期以來對妻子的照顧,因此投資醫院更新醫療設備和儀器,之後嘉暉唸醫學院,成績優秀,相信以後會是個出色的外科醫生,因此他投資更多資金,決定讓東仁成為台灣最大最好的醫院,將來交給他管理,結果,這小子居然跑去美國多年,之後還轉當內科醫生。
一直以來,他真的拿這個大兒子沒轍,明明為他鋪好人生最美好的一條路,但他就是不肯乖乖照著走,愛搞叛逆,結果搞到現在,連二兒子和小兒子都有樣學樣,二兒子不肯在自家公司上班,而選擇自行創業,至於小兒子,則是做著和自己個性完全不適合的工作,看在他這個爸爸眼裡,真的很無奈。
黎嘉暉看著父親,微抿著唇,難得一次沒有立刻反駁或拒絕,黎耀德也注意到了,看來兒子心中還是有他這個爸爸,這點讓他覺得很開心,也許未來不久,嘉暉就會鬆口答應接管醫院了。
因此黎耀德不再緊逼兒子,「你好好考慮,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跟我一起出席醫院下次召開的董事會,我想把你正式介紹給大家認識。」
「再說吧!」黎嘉暉不知道為何剛剛自己會遲疑,沒有拒絕,不過接管醫院的事,他得再想想,因為他還有其他的事要做,然後他想起婚友社的事。
「爸,可以請你以後不要再幫我報名什麼婚友社了嗎?我說過,要不要結婚、何時結婚,由我自己決定。」就怕惡魔婚友社的合約結束後,他父親又替他報名其他婚友社,沒完沒了。
「我正好也要跟你說這事,我想幫安排你相親,對象你也認識,是毓玟。」黎耀德之所以會替大兒子報名婚友社,是因為大兒子已經三十二歲了,身邊卻連個女友的影子也沒有,讓他有點擔心兒子的性向問題。
然後,他聽一位已經抱孫子的老友提起惡魔婚友社的事,聽說配對達成率是百分百,所以他才偷偷替大兒子報名,因為老大結婚後,他就可以馬上催老二也快點結婚,只是快一年了,婚友社那邊好像沒有什麼消息,因此他決定替兒子安排相親。
既然兒子不喜歡和不認識的女孩相親,那麼就安排認識的人和他相親,這樣也不錯,本來就熟識,若真的交往了,應該很快就會結婚,他是這麼想的。
「毓玟?以前住在隔壁范家的那個小胖妹?」黎嘉暉當然記得范毓玟,從小圓圓胖胖的,算是個可愛的小胖妹,常跑來他們家玩,但後來范家搬家了,兩家就比較少聯絡。
不過當年毓玟到美國唸大學時,那時剛好他人也在美國,因此他們偶爾會見面,然後一起吃個飯,大學的時候,她已經變得窈窕俏麗了,但他對她的印象仍是小胖妹,只是他跟她也許多年不見了。
「你不要再叫人家小胖妹,人家毓玟現在變得可漂亮呢,她已經拿到碩士學位,不久前從美國回來,還特地到我們家來拜訪送禮,說在美國受到你不少照顧,真的是個非常懂事的女孩,知道她沒有男朋友,我跟她說要安排她和你相親,她一口就答應了。」
黎耀德覺得個性乖巧的毓玟會是個好妻子,而且感覺毓玟像是對大兒子有好感,不然怎麼會專程到家裡來送禮呢,因此他提了下相親的事,沒想到毓玟很快答應,兩家本來就熟識,當親家最適合不過了。
「小胖妹答應跟我相親?」黎嘉暉困惑。這是怎麼回事,小胖妹不是有喜歡的人?而且還為對方死命減肥變正妹的嗎?
「對,是她親口答應的,你呢,何時有空?我打算邀請毓玟和她的父母到家中作客,大家一起吃頓飯,你們年輕人可以再多認識一下,好好培養感情。」彼此熟識,又有好感,只要長輩們再多推波助瀾一下,相信這門婚事應該可以成。
黎嘉暉還是覺得怪,那個小胖妹若不是吃錯藥,就是另有隱情,這麼多年了,才說要謝謝他在美國對她的照顧,再說,應該是要對他本人道謝吧,還有,她明知道他不常回大宅,怎麼還會特地跑來這裡送禮呢?一整個古怪。
但小胖妹就是小胖妹,對他而言,這一點是不會有所改變的。
因此黎嘉暉回絕。「雖然小胖妹答應,但我拒絕。」
「嘉暉,你先不要馬上拒絕,我想你應該很多年沒有見過毓玟,她現在真的變得很漂亮……」
「爸,我還是那句話,要不要結婚、何時結婚、跟誰結婚,我自己決定。」黎嘉暉其實從很早以前就已經決定這輩子都不會結婚。
「嘉暉,你一定要什麼事都跟我這個爸爸唱反調嗎?」
「不管你怎麼說,總之,我拒絕跟小胖妹還有其他女人相親,所以你以後不要再做這麼無聊的事了。」他的人生由他自己做決定。
此時高梅惠走進廳堂。
「祭拜還沒有結束嗎?我想說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嘉暉,你要不要留下來吃完晚餐再回去呢?」高梅惠輕聲問著。
「不用了,我還有工作,先走了,再見。」黎嘉暉向來都只祭拜完母親就離開,這次也不例外。
走出廳堂,經過客廳時,他看見黎聖峻,感覺對方像是有話要跟他說,不過他們之間應該沒有什麼好談的,因此他直接走出去,然後開車離去。
 
 
半個小時後,黎嘉暉回到自己的公寓,除了公事包外,手上還提著剛剛在半路上買的便當,他對吃的東西不怎麼講究,可以填飽肚子就行了。
他將吃完的便當紙盒放在廚房的流理台,明天清潔公司的人員會清理,之後他走回客廳,手機有一通訊息,他打開一看,又是惡魔婚友社寄來的,他不耐地直接按刪除。
但是,訊息內容卻開啟了,怪了,他剛剛不是按刪除,難道按錯鍵?
黎嘉暉才正覺得奇怪時,附帶的影音檔此時開始自動播放,他知道原因了,肯定是手機出了問題。
當他看完影音檔後,這次,他很明確且肯定的把它刪除掉。
因為影音檔的內容真是太可笑了,有個叫小白的年輕男子,說他是惡魔婚友社的員工,告知已經幫他找到電腦配對度達120%的對象,又因為他之前不肯出席他們所舉辦的任何交流活動,因此他被強制得跟那個對象同居三個月,如果他不履行合約內容,他將會衰運連連?
別鬧了,他怎麼可能和個陌生女人同居三個月?
黎嘉暉不以為意,他拿起手機和公事包,走進書房。
他開啟電腦,收到一份資料,是好友弗格斯.里德剛剛寄來的。
「喬納森,早安,收到我寄給你的資料了嗎?」喬納森是黎嘉暉的英文名字。
在黎嘉暉收到資料的同時,弗格斯也透過視訊向他說早安。金髮的弗格斯,有一張比實際年齡看起來要小了許多的年輕小子臉龐,但他其實和黎嘉暉一樣已經三十二歲了。
「收到了。」黎嘉暉看著資料,然後說出了他的看法。「這個手術的困難度不小。」病人罹患肺癌,最佳的手術治療是將長了腫瘤的肺葉完全切除,但病患的肺功能不好,不適合接受切除手術,而且病患年紀很大了。
「你有什麼看法呢?」
「我猜你應該已經想好了治療方法才對。」
「喬納森,你忘了我們是曾經睡在同張床上的關係,所以,我想聽聽你的意見。」弗格森故作曖昧的說著。
然後,黎嘉暉開始和弗格森討論手術的事。他曾在美國待了五年,也拿到美國外科醫生執照,只是回到台灣後,他選擇當內科醫生,只有內科的醫生執照,而美國的外科醫生執照在台灣是不被認同的。
當年他還在美國時,曾經和弗格斯一起完成了一項艱難的手術,弗格斯自此被譽為天才外科醫生,而向來行事低調的他,之後選擇回到台灣,不過他們常像這樣討論病患的治療方式,有時則是醫學研究論文的問題。
當他們討論完如何成功完成肺癌手術時,弗格斯忍不住問:「喬納森,你在內科也玩得夠久了,何時回歸到外科呢?真是太浪費人才了。」
其實弗格斯這話是開玩笑的,因為他很清楚喬納森目前手上有份關於心臟內科的重要醫學研究資料,也許會是醫學上重要的里程碑,不過他猜好友完成後,會跟之前一樣,交由他們醫學中心去發表,這傢伙,研究醫學病症從來就不是為了要自己出名或發達,說起來,是個很為病人著想的好醫生。
黎嘉暉也笑了。「當內科醫生有什麼不好,日子過得隨心所欲。」
「從以前我就覺得你是個怪咖,厲害的怪咖!對了,艾莉要我向你問好。」艾莉是他的女友,兩人同居多年。
「也替我向艾莉問候。」艾莉的個性很熱情也很開朗。
「還有,我跟艾莉決定明年結婚。」弗格斯語氣有著興奮。
「你們不是說不結婚?」黎嘉暉相當驚訝。
「本來的想法是那樣沒錯,可是上個星期艾莉突然問我要不要結婚?我想了下,就點頭說好,然後我們就順便討論何時結婚,最後決定明年三月結婚。」
「你們兩個人真的是絕配,總之,恭喜了。」弗格斯以前說過,大學時有天他在圖書館看書,艾莉跑來問他要不要跟她交往,因為她喜歡他,他想了下,就點頭說好,沒想到現在連結婚也是如此,個性還真是合拍。
之後因為弗格斯要去參加醫務會議,因此結束對話。
黎嘉暉聽得出來弗格斯對於要和艾莉結婚的事非常開心,他也替好友感到高興,他們的甜蜜感情總能感染身邊的人,和他們在一起時,非常的歡樂愉快。
他想起自己在大學時也曾經有過一段歡快的日子,儘管只有短短兩個月,但那道溫柔暖光讓人感到甜蜜又溫暖,那可以說是自他有記憶以來,最美好快樂的時光了,只是最後,他選擇離開。
他也曉得那道溫柔的暖光不會一直停留在原地等他,但該說他幸運嗎?因為那道暖光並沒有屬於其他人。
雖然他並不了解自己心裡的想法,又想要得到什麼,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想念那道溫柔美麗的暖光。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轉行做貴妻之《澡堂小娘子》

    轉行做貴妻之《澡堂小娘子》
  • 2.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3.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 4.卿卿深藏不露之《妙算女諸葛》

    卿卿深藏不露之《妙算女諸葛》
  • 5.卿卿深藏不露之《王妃下堂樂》

    卿卿深藏不露之《王妃下堂樂》
  • 6.紅顏好好命之《王爺的小醫娘》

    紅顏好好命之《王爺的小醫娘》
  • 7.福晉各有千秋之《福晉口下留人》

    福晉各有千秋之《福晉口下留人》
  • 8.邱比特的獎賞之二《一碗麵拐到美豔妻》

    邱比特的獎賞之二《一碗麵拐到美豔妻》
  • 9.邱比特的獎賞之一《五毛錢換到好老公》

    邱比特的獎賞之一《五毛錢換到好老公》
  • 10.好男人新規格之《燦爛的極道生活》

    好男人新規格之《燦爛的極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