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醫術甜寵
分享
藍海E122401

《藥香良媳》

  • 作者淺雪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6/22
  • 瀏覽人次:753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試 閱
以前的她無人撐腰,面對欺負謾罵只能忍耐,
可認識他之後她再沒受過半點氣,就算有他也會幫忙討回來……

 
江柔覺得自己上輩子大概是燒了高香才能幸運遇到乾娘一家,
畢竟在此之前她就是個娘死爹不疼、孤苦伶仃的小可憐,
住在姨母家時他們成天欺負她,還打算把她賣到青樓換銀子,
幸虧乾娘為她請來官府的人,讓這群壞人受到應有的懲罰,
好不容易回了家繼母又汙衊她剋父,大過年的將她丟到庵堂自生自滅,
也是乾娘出手收她為義女,還給了她學醫的機會好完成母親遺願,
不只如此,她還收穫了一個帥到不行又超疼她的義兄謝止,
會在她有危險時出手相助,更是在她名聲有損時獨排眾議要娶她過門……
等等,沒聽錯吧,她把他當哥哥,他卻想跟她生孩子?
淺雪,女,九零後,性格灑脫,隨興自我又簡單平凡。
愛看電影,愛聽音樂,愛幻想。
想把自己每一個幻想的故事都寫出來,讓他們活靈活現的躍然紙上。
或開心,或傷懷,每一種人間滋味都想與人分享。
家人的定義

先前電視上重播了《以家人之名》,小編閒來無事就陪著媽媽一起看,結果看著看著居然就喜歡上了,這部劇不管是對親情、愛情、友情都有不錯的描寫,同時也透過劇情發展告訴了我們一件事——有血緣的不一定能成為家人,但是互相珍惜愛護的人一定可以。
在《以家人之名》裡頭,男主角和男配角心中都有關於原生家庭的陰影,他們的家人從小就將其拋棄,所以在他們心中,「家人」不是一個充滿幸福的詞彙,血濃於水這個詞更是一個笑話,這樣的傷害在他們幼小的心靈留下一個很大很大的傷口,一碰就會流血。
但女主角和她的爸爸用愛治癒了他們,父女倆付出了許多的努力才重新讓其綻開笑容,也證明了血緣不是聯繫彼此唯一的方式。
而在《藥香良媳》中,女主角江柔也是個親緣極淡的孩子,母親被盜匪所殺,姨母一家嫌棄她是累贅,想把她賣到青樓換銀子,好不容易回到家卻又因為江湖術士的剋父之言在大過年被送到庵堂,可以說在家庭這一塊幾乎沒有得到過多少愛。
幸好,她遇上了男主謝止一家,給了她無盡的關愛,還將她從絕望的深淵中拉了出來,在這個家裡,她獲得了之前始終得不到的親情,更收穫了甜蜜的愛情,在校稿的時候,小編只能說謝止真是一個好男人,給了江柔百分之兩百的安全感,只要有他在,她就什麼都不用擔心。
至於他們兩人的愛情篇章有什麼精彩的過程,究竟是會一甜到底還是橫生波折呢,就請各位往後翻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痛失母親遭苛待
清晨的東山村,微風和緩舒適,初升的陽光照耀著小村莊,一群人聚集在蘇家陳舊的院門前議論紛紛。
「唉,可憐蘇青,這才回來過了多久安生日子,竟就遭了惡賊了……」
「要說那惡賊也著實可惡,他圖財就好,傷人性命作甚,一腳把人踹得命都丟了,真不怕遭報應。」
「可憐蘇青留下的小丫頭了……」
屋裡,蘇燕看著越來越虛弱的族妹,面無表情地道:「小青,事已至此,妳需做打算了,這便叫人去通知江家吧?」
蘇青臉色慘白,唇角帶血地躺在床上,聞言她絕望的目光落在哭泣不止的女兒身上,眼淚滾滾落下,氣若游絲道:「姊姊,事已至此,我有兩件事求妳……其一,待我死後,妳把我埋在爹娘的墳頭邊兒就行……其二,幫我把柔柔送……送回江家去,好歹是親生骨肉,江德昌他會管的……」
她近乎無力了,眼淚濕了一大片枕頭,手指顫顫地指著門後,「罐子裡……有我僅剩的二十兩銀子,妳收著……好歹看在姊妹一場的分兒上……」
「妳別說了,我記下了。」蘇燕起身到了門後,從罐子裡拿出那二十兩銀子,直接揣進了懷裡,「不管來不來得及,江家都要知會的,我這就找人去捎信,妳先歇著。」
屋子裡很快靜了下來。
十歲的江柔坐在床邊,緊緊攥著母親的手,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落個不停,傷心的哭著,「娘,妳不要死,我怕……」
「娘對不起妳……」蘇青顫抖著手撫摸著女兒的臉,眼裡滿是不捨與悔恨,「娘不該把妳帶回來,娘該留在平城,哪怕做妾,哪怕後半生日日被人踩在臉上受辱……至少也能看著妳長大出嫁,娘後悔了,後悔了呀……」
「娘……嗚嗚,我不要妳死嗚嗚……」江柔哭著趴在了母親的胸口,緊緊地抱著母親,似乎這樣就能將她留下。
「好孩子,別怕,記住娘說的話……等回到平城,跟著妳爹好生學醫,定要有一技之長傍身,娘才能放心啊……還有,床腳下娘給妳留了嫁妝,待妳長大咳咳……」
話還來不及說完,一股血便從蘇青的口鼻中濺出,她瞬間無法呼吸,死死瞪大滿是淚水的眼睛,用力的推著女兒,不想讓她看見,最終卻只能無力地垂下雙手。
江柔看著母親死時的駭人模樣,無助地哭喊起來,「娘!」

春日午後,江柔走在佈滿雜草的小路上,不停回頭看著身後那越來越遠的小墳包,眼淚止都止不住。
她沒有娘了,以後永遠都見不到娘了……
穿著粗布衣衫的李大莊肩上扛著鐵鍬,瞇眼看著跟在妻子蘇燕身後的江柔,咧嘴一笑,「二十兩銀子管她幾天飯,這個生意可真划算!」
江柔順著聲音去看前頭那個陌生的姨父,目光觸及男人那滿臉的鬍碴時,有些害怕的低下了頭。
蘇燕聞言撇撇嘴道:「划算什麼呀,小青臨走前說了,要我們把她送回平城的,這一來一回的路費,十五兩怕都不夠。」
李大莊一聽,搖頭道:「送什麼送,就這點銀子哪夠路上折騰的,寫信叫她爹自個兒來接。」
蘇燕側目看了看低頭擦淚的江柔,嫌棄地蹙著眉道:「那也成,不過等她爹來接估計要段日子,最少也要個把月,咱們總不能讓她吃白食。」
李大莊嘿嘿一笑,「怕啥,妳不是說她常跟妳妹進山,也識得不少草藥嗎,待到了咱們家就叫她進山採藥去,也不算吃白食了。」
兩人說話根本不避著江柔,似乎根本不在乎小姑娘聽到了會怎麼想,又或許根本就是故意說給她聽的,好叫她明白現在她就是個寄人籬下,遭人嫌棄的拖油瓶……

時光荏苒,一轉眼陽春盛夏晃過,深秋已至。
夜幕將臨,李家廚房裡,剛滿十歲的江柔比半年前高了不少,身形容貌已有了兩分少女的秀美,她正站在灶台前做飯,臉熱得通紅,不停流著汗。
蘇燕收完衣裳,經過廚房時語氣不耐的催促著,「好了沒,別等妳姨父到家飯還沒好,屆時他又罵妳我可不管。」
江柔急忙應聲,「就好了,姨母先進屋等著,我這就盛好端進去。」
偌大的瓷碗,盛滿了剛做好的青菜麵,江柔用布墊著碗底,一碗一碗的端,端了四趟,剛把筷子擺好,院門處傳來李大莊進門的聲音,他一落坐,便問:「今兒平城還沒來信兒?」
蘇燕失望的搖搖頭,把鹹菜放在他面前,面上帶著愁色,道:「沒,再不來信兒就要過年了。」
李大莊眼皮抬起,看了一眼已在自家吃住半年的丫頭,冷哼一聲,「她爹這個畜生,這半年去了十幾封信,他硬是連個屁都沒崩回來,自個兒的親閨女都不管,良心真是被狗吃了。不過也不能再等下去了,明兒我就啟程去江家,一來叫她爹回來把她接走,二來這半年她在咱家吃的喝的住的正好也細算算!」
江柔聽著李大莊的話,拿著筷子的手攥得緊緊的,頭也不敢抬。
她一直都怕李大莊,半年來這樣的話她聽了不知多少次,知道姨父討厭她,所以她努力學著做飯、幹活,不管颳風下雨都進山採藥,就怕姨父將她攆走,連柴房都不讓她住。
她曾見過流落街頭的孩子,她不想變成那樣……
吃完飯,蘇燕給李大莊收拾行李,兩人在屋裡小聲的盤算著要帶多少路費。
江柔在廚房洗碗時,李大莊的兒子李海進來了。
一看見李海,江柔心口立即緊繃起來,烏亮的雙眼裡也浮現出緊張戒備。
李海慢慢湊到江柔身邊,一邊拉開褲帶一邊色迷迷地說:「江柔我這兒長了些疙瘩,妳看看該用些什麼草藥,妳不是懂醫嗎,幫我治治唄。」
十歲的江柔比十四歲的李海矮了許多,她看著李海又做這種噁心的事情,垂下眸側過了臉,面容上滿是厭惡的神情,冷喝道:「走開!」
李海壞笑著繼續往她身邊湊,「妳幫我看看唄,真是癢得很,要不妳幫我撓撓也行。」說著就去拽江柔的手。
「啊!」女孩尖利的叫喊瞬間響了起來。
自從住進李家,這樣的事情不是一次兩次了,江柔打不過李海,更無處可去,想要保護自己就只能尖叫,只要一尖叫,蘇燕怕鄰居多想,就會過來管李海。
這次也一樣,蘇燕立即從屋裡跑出來,衝進廚房就是一聲厲喝,「閉嘴!」
她罵罵咧咧的將嬉皮笑臉的李海推了出去,轉過頭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甩在江柔臉上,滿眼怒氣,「妳哥不過逗妳玩,妳值得叫的跟殺豬一樣?又不是金子做的,碰一下還能少塊肉不成?吃我家的住我家的還不順著我兒子點兒,要是以後還不改,我乾脆打死妳!」
蘇燕罵完轉身離去,廚房裡頓時靜下來。
昏黃的燭光下,江柔單薄瘦削的肩頭顫抖著,低垂著頭眼淚不停往下掉,可縱然心裡委屈難受,這半年她已經習慣這種對待,不過片刻她就擦乾眼淚繼續洗碗。
收拾好廚房,她洗漱完回了屋,關好門後又用木棍抵上,以防李海半夜偷偷進來。
做完這些後她緩緩坐在床邊,單薄的肩膀慢慢塌了下來,摸摸還在痛的臉,眼眶發酸地解下了腦後的布繩,長髮垂落在她嬌嫩的臉頰邊,一行淚落下的同時,粗糙小手拿起梳子緩緩梳頭。
進山時,她頭上沾了不少草葉,勾著頭髮有些痛,她想起母親在時每日裡幫她梳頭時都會抹頭油,所以從來都不會痛,眼淚不禁更洶湧,低聲抽泣起來。
哭著梳好頭,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思念著母親,直到哭累了才含淚進入夢鄉。
隔天清早,天微微亮,門被砰砰的敲了兩聲,江柔瞬間醒來,眼神還迷糊著就立即下床穿衣穿鞋梳頭。
待打開門,就見蘇燕站在門口,李大莊手裡提著包袱跨出大門,她眨眼看著,扶著門的小手微微收緊,目光中漸漸浮上希冀——這一次,父親定會來接她的吧?
蘇燕目送著自家男人走遠,回過身來看著傻站在那兒的江柔,狠狠瞪了一眼,道:「為了去找妳爹,這一趟不知道要花多少銀子,妳娘給的二十兩花光都不見得夠用,妳就別在這兒傻站著了,趕緊吃了窩頭進山去吧。」
「哦。」江柔不敢磨蹭,急忙打水洗臉,進廚房拿了兩個窩頭便背上背簍出了門。
東山村雖依山而落,但村子人少,除去偶爾見一兩個人上來採野果,放獸夾,大多數時間山裡也就江柔一個。
雖然山林裡有不少暗藏的危險,但江柔六歲就跟著母親上山採藥,學了怎麼看獸夾子和趨避蛇蟲的本事,故而也從未遇到過什麼危險,最多就是摔兩跤,蹭破點皮。
將至深秋了,山林裡樹木繁茂,陽光穿不透,風卻不受阻擋,吹來時樹葉一陣陣響,落下片片枯黃。
江柔穿著藍色的布裙,隨著漸漸升高的日頭來到了一處山坳間,放下背簍坐在草地上,準備歇一會兒。
懷裡揣著的窩頭是後半晌才能吃的,她拿出背簍裡順路摘的酸棗果子挑紅的吃,酸酸甜甜的味道在舌尖落開,她抬頭看著斑駁的陽光,怎麼風吹日曬都白淨的小臉上,終於難得浮起一絲輕鬆愜意的笑。
日頭太舒服,她正想瞇起眼躺一會兒,草叢裡卻突然傳來一個少年清朗的聲音,「喂,小丫頭。」
四周正靜,江柔乍聽見人聲,嚇得手一抖,酸棗果子掉了滿地,她立即順著聲音轉頭看過去。
只見一個身穿青衣的少年正悠閒地躺在山坳底部的草叢裡,頭枕著雙臂,對上江柔目光的那一刻,他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牙,「下來幫我一下。」
江柔探頭一看,原來少年的腳被獸夾傷了,動彈不得。
她立刻過去將獸夾拆掉,取了背簍裡能止血的藥草敷上,再撕下衣襬幫他包紮。
半晌,少年扶著包紮好的大腿緩緩起身,看著身側的女孩,唇色微白地笑道:「小姑娘,今日多謝妳了,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要在這草窩裡躺多久。」
他本來只是想進山獵兩隻兔子玩玩,誰知道竟會不小心滑進這山坳裡,還被獸夾給傷了,一想到帶著這傷回去不知道要聽多久的念叨,他頭比受傷的大腿都疼。
江柔看少年身上的錦袍就知道他估計是從城裡來遊玩的,摸不著山上的路不小心掉進山坳裡傷了。
「不用謝。」她搖搖頭,說完便轉過身,背著竹簍要走。
少年見此,清朗明亮的眸子看著她背影,「妳叫什麼名兒?」
江柔聞言轉過頭來看看他,卻只說了句「我走了」便再次轉過身,沒入樹影中。
少年挑眉一笑,拄著棍子一跳一跳的往前走,嘴裡咕噥道:「不說算了,就這麼個小山村,找個小姑娘還不容易?」


天將落黑,江柔才從山上回來。
此時鄰居正在門口和蘇燕說話,「我娘家那邊有個小子,過了縣試後沒幾日,官府就發了不少獎銀,聽說來年若能再過了院試就是秀才郎了,日後定有大好前程。哎,我是羨慕來著,只是我家那孩子壓根讀不進去書。」
「慢慢來嘛,妳家兒子還小呢,不急……」蘇燕笑道,想著自己兒子腦袋聰明,倒有幾分讀書料子的模樣,以後得緊盯著他多多用功才是,考過了官府給銀子,白拿多香呢。
轉過眼看見江柔回來,蘇燕便也不再閒話,回了院子拿過背簍看了看,發現只裝了一半很是不滿,還以為她沒有早點回來做飯是挖到多少呢,原來才這點,不禁冷著臉問:「怎麼回來這麼晚?」
江柔低著頭,想了想還是沒將下午的事說出來,只道:「臨近深秋,藥材不多了,就走得遠了些。」
蘇燕聽了撇撇嘴,話語分外刻薄,「別往深山裡走,不然遇上豺狼什麼的,妳死在那兒也沒人知道。」
江柔低著頭默不作聲,提起背簍將藥材晾在簸箕上,過了會兒才去洗手盛飯。
金黃的苞米粥,捧在手裡熱熱的,到了口中香香甜甜的,比在山裡啃的硬窩頭好吃多了,她喝了一碗便滿足了。
吃完晚飯,天黑透了,江柔去廚房洗碗。
蘇燕在屋裡拉著李海說了一通讀書的好處,李海壓根沒正經聽進去多少,倒是眼珠子一轉,先提了要求,「我讀書習字辛苦著呢,還老得停下來研墨,妳叫江柔過來給我研墨,我也好省點勁兒多讀一些!」
蘇燕一聽,想著若能哄著兒子認真讀書也算是江柔的用處,就起身去了廚房,「碗放下我來洗,妳去屋裡伺候妳表哥讀書。」
江柔一聽,小臉上兩道好看的柳眉頓時蹙起,不想去。
蘇燕卻不給她拒絕的機會,推著她的後背將她推了出去,「磨磨蹭蹭的幹什麼,不過叫妳研個墨,哭喪著臉跟要死了一樣,趕緊的!」
江柔無法推拒,只得抬腳進了李海的屋。
窗前的長桌上擺著兩盞油燈,昏黃的光暈映著李海不懷好意的眼神,「過來,給我研墨。」
江柔瞥一眼他的眼神,感到極為噁心,站得稍遠一些開始研墨,眉眼低垂著,唇角緊抿,肩頭緊繃。
李海手裡捏著筆,目光落在書上過不了片刻,就抬眼盯著江柔的臉看。
這丫頭小臉細白,唇畔緋粉,像桃花似的……他瞇了瞇眼,抬手迅速摸了一把,驚得江柔弄掉了手裡的墨條,啪一下掉在地上。
「妳別笨手笨腳的,弄髒了我的書本妳用什麼賠?」李海故意說給外頭的蘇燕聽,看著江柔咬牙瞪他卻不敢吭聲的樣子,滿臉壞笑,趁江柔彎腰撿墨的時候手往她臀上一揉。
江柔只覺得好像一條蛇爬了上來,渾身的雞皮疙瘩瞬間豎起,她憤怒到極點,咬著唇直起身,目光觸及那黑色的硯台時,毫不猶豫地抓起來狠狠砸向李海的腦門!
「啊!妳個賤丫頭,妳竟敢打我頭!」李海慘叫著跳起來,捂著劇痛的腦門,滿臉都是墨水,眼睛也睜不開,只管大叫,「娘妳快來,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江柔烏亮的雙眼已然通紅,死咬著顫抖的唇轉身就走,她再也不會踏進這間屋子一步,再也不會!
走到門口時,她正好和聞聲而來的蘇燕撞上。
蘇燕略往裡一看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但她才不管是誰對誰錯,只見自己兒子吃了虧,火氣一下沖上了腦門,上來就掐著江柔的手臂將她拖了出去。
到了柴房門口,她一連五個巴掌狠辣地甩在江柔臉上,一把將人推了進去,怒道:「小賤人,敢打我兒子,三天不許吃飯,我餓死妳!」
江柔倒在屋裡的柴堆上,腦門正好狠磕到一根木頭,她痛到全身發抖,許久許久都緩不過來。
蜷縮在地上,她看著門外的夜空,眼淚撲簌簌落下,滿含希望的告訴自己:沒關係,爹就快來了,她很快就能離開這裡了……


僻靜的山村,一座大宅依山而建,偌大的門庭上,兩個大燈籠隨著夜風微微搖晃,院裡燈火通明。
謝止半下午從山裡回來,身上的傷驚了滿院子人,重新包紮後就被勒令躺在床上不許再動彈。
此刻他正靠在床頭,閒極無聊地捧著一本兵書看,沒翻兩頁又合起來,望著一旁正提筆寫信的貴婦人擰眉道:「母親,這點小事不必寫與父親知道吧?」
唐懷素轉頭看著兒子,細眉輕挑,哼道:「怎麼不必,就是要你父親知道,狠狠罰你才好,看你下次還敢不敢私自進山。今日是你運氣好遇見一個小姑娘幫你拆了那獸夾,不然你這會兒還不定怎麼樣呢。」
謝止哀歎一聲,將書蓋在臉上,「母親,明兒叫商姑姑去打聽打聽那小丫頭吧,她幫了我,我理應道謝的。」
唐懷素一邊寫著信,一邊柔聲應著,「你安心養你的傷,其他的事我自有分寸。」
「知道了……」


次日清晨,商姑姑用過早飯便晃悠到了村裡,開始打聽江柔的下落,問了兩戶人家,把江柔的來歷打聽了個清清楚楚後,她尋到了李家門口。
大門未開,商姑姑便抬手去敲,又等了片刻才有人開門,她一見蘇燕便笑問道:「這位妹子,一早叨擾了,請問妳家是否有個常上山採藥的小姑娘?是叫江柔對嗎?」
竟是來找江柔的?
想到昨夜的事,蘇燕擺了擺手,「大姊尋錯了,不是我家。」說完就想關門。
商姑姑見她竟否認,還急著關門,聯想起打聽來的情況,料定了蘇燕肯定是有什麼不對勁,遂抬手一攔,一邊笑一邊從袖中掏出個荷包來,擱在掌心狀似惋惜地道:「哎呀,瞧瞧我竟是尋錯了,昨日小姑娘在山裡時好心救了我家公子,今兒我專程想給小恩人好生道謝來著,沒想到竟尋不到人……」
蘇燕的目光偷偷掃過那沉甸甸的荷包,眼睛幽幽發亮,心裡猜測著銀子肯定不會少於十兩,心裡癢得難受,唇角動了動,「大姊,對不住,我方才沒說實話,妳找的江柔其實是在我家的。」
「哦?那妹子為何唬我呢?」商姑姑故作驚訝地問道。
蘇燕乾笑一下,將大門打開,請了商姑姑進來後扯謊道:「其實是這孩子昨日不小心在山裡摔了,這會兒不太方便見人,又見大姊面生,故而我才……」
不方便見人?難不成是摔得破相了?
商姑姑心裡思索著,將荷包往蘇燕手裡一塞,十分關切地道:「妹子,孩子摔得嚴不嚴重?可否讓我瞧瞧傷的什麼樣,回頭送些好藥好物來,好給孩子將養身子!」
蘇燕拿到荷包,心裡美滋滋的,乍一聽她要見江柔有些不願意,可再一聽還有東西會送來,她便笑笑道:「那大姊稍坐,孩子還沒起,我去喊她。」
「嗯,那我等著。」商姑姑坐在竹凳上等著。
蘇燕來到柴房迅速將江柔拉起來,看著她臉蛋紅腫,腦門還腫了個包,乾脆將她頭上的布繩解開,讓長髮自然垂落下來,試圖遮一遮她臉上的狼狽。
待看著差不多了,蘇燕緊緊攥著江柔的手臂,壓低了聲音威脅道:「外頭有人來找妳,說是妳昨日在山裡救了人,今日專門來謝妳的。但妳記清了,那人若問起妳臉上的傷,妳給我咬死了是妳昨日下山時自己摔成這樣的!但凡敢有一字說錯,妳這輩子都別想再見到妳爹,聽清了嗎!」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福運綿綿》全2冊

    《福運綿綿》全2冊
  • 2.《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 3.《藥香良媳》

    《藥香良媳》
  • 4.《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 5.《點夫成金》

    《點夫成金》
  • 6.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 7.《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 8.《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 9.《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10.《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本館暢銷榜

  • 1.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 2.《路上撿個侯爺夫》

    《路上撿個侯爺夫》
  • 3.《冒牌夫人帶福來》

    《冒牌夫人帶福來》
  • 4.《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5.《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 6.《旺宅小通房》全2冊

    《旺宅小通房》全2冊
  • 7.《除妖小吃貨》

    《除妖小吃貨》
  • 8.《祕藏太子》

    《祕藏太子》
  • 9.《嫁個錦衣衛》全2冊

    《嫁個錦衣衛》全2冊
  • 10.《佳媳神助攻》

    《佳媳神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