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經商失憶
分享
藍海E122701

《嫁妝私房菜》

  • 作者簡薰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7/06
  • 瀏覽人次:1751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試 閱
表哥啊,蘇家有難,
我拍拍胸脯挺你到底,怎麼你只想拐我拜天地?


蘇大靖知道,即使自己沒有東瑞國最年輕舉子的頭銜,
光生在富商蘇家也是人人稱羨,即便要敗家浪蕩,也是有本錢的。
可他偏不!他想光耀門楣,出仕、當官、給娘親爭個誥命……
豈料大哥急病倒下,他被迫接掌大廚跑光、下人懶散的喜來飯館,
最後還是來探親的于家表妹清芷,拿出了自個兒的嫁妝私房菜──
足足二十道異域料理,並親自教授給二廚們,挽回飯館生意,
生意上也助他良多,張嘴就是一頓誇,處處肯定他,說是恩人都不為過!
奇怪的是,她能記得各種食譜、料理訣竅,卻說因墜馬失憶,
忘了曾寄宿蘇家八年的同窗情誼,更忘了他蘇大靖──忘了她曾深愛過他。
見昔日同儕大方向她求愛,他的心就會狠狠揪起,
他對清芷只有兄妹之情,但這彷彿珍藏的寶貝被搶走的醋味是怎麼回事……
簡薰的自我介紹
大家猜是A型,但其實是O型。
懂星座的朋友說我很像雙魚座,不過我是獅子座。
喜歡看書所以一頭栽進這個世界,一本一本閱讀,一次一次滿足,
終於有一天,想著:何不自己寫寫看,就這樣開始與文字戀愛,
新月從不限制作者,所以也寫了不同種類的故事,
把作品排在同一個書櫃,看著看著覺得很開心。
喜歡書,喜歡宅,每天忙著追星。
這輩子大概都是粉絲體質不會改變,嗷,我愛偶像!
當男人戀愛時——讓我們偷偷品嚐被愛的滋味

這幾年,因為網路發達的關係,在亞洲年輕人圈中流行起另一種幫助大家快速了解自我或是他人性格的人格測驗,叫做「MBTI十六種人格測驗」,不僅在年輕人交友時更快速打開話題讓雙方彼此熟悉,還有助於掌握雙方人格特質基礎訊息。有趣的是,不像血型和星座一輩子都是同樣的,MBTI十六種人格測驗大約準確的時間只有兩三年,因為人會不斷成長、改變,因此它能夠反映出的是測試者那段時期的心理、精神層面和性格。
若過了兩三年,或是遭遇什麼重大變故,因每個人經歷不同、視野不同,重新測驗時極有可能已經變成另一種人格特質——相較於永遠不會改變的血型、星座,我覺得這個有趣的人格測試更能代表、呈現受試者的形象。
我是個同理心很強、能夠感同身受他人心情的人,從小就愛幻想自己若是小說主角或電視、電影裡的角色,遇到這些事情後我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會做出什麼反應——所以,在愛情故事中,我很愛看以男主角視角出發的安排。畢竟身為女性,女孩子心裡那些兜兜轉轉我都清楚,所以更好奇男性的想法會是如何,我也想知道他們愛一個人時是怎樣的心情;失去摯愛時,也會懊悔得如同行屍走肉,難以自抑嗎?
據簡薰老師說,這本書是她創作多年來,第一本以男主角視角所寫的故事,這安排為何,我先不劇透,請各位看完整個故事和後記後即可明白老師的巧思。
在《嫁妝私房菜》裡,男主角蘇大靖是個人生勝利組,家境優渥、天資聰穎,難能可貴的是還三觀正、愛惜羽毛,是個求上進又懂事的男子,但許是這樣的性子,讓他面對心儀自己的表妹于清芷,因對她只有兄妹之情,始終保持距離,從不僭越。
然而,這樣堅定的信念卻在分離四年後,再次與重返京城探親的于清芷見面時,也不知是他經歷了長兄倒下,自己必須放下仕途扛起家計的心境轉變,還是表妹四年不見,少了當初怯懦如同小白兔的模樣,如今開朗大方,俐落帥氣得彷彿換了個人般,心,悄悄怦動了。
曾經蘇大靖有禮的拒人之外,如今求而不得,這其中的轉變與心境感受,《嫁妝私房菜》能很好地體現出當男人戀愛時是什麼模樣,身為女性,我讀來會悄悄抿嘴偷笑,暗暗竊喜,也想分享給你,一起品嚐偷偷被愛的滋味。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說起蘇二爺
料峭春寒。
普通人為了一整年的溫飽已經開始工作的時候,蘇大靖還舒舒服服的在案頭看書,小廝春風添炭,大丫鬟夏雨奉茶——誰讓他是蘇家二爺呢!
要說起鴉兒胡同的蘇家,人人都是知道的。
蘇家在城南有一間喜來飯館,圈地有半個山頭,內有真山真水,瀑布溪流,曲橋廊院,還分主題,菊園,桃園,牡丹園等等,總共二十個大廳。每個大廳可放四張大桌,單個席面十兩起跳,專門接待政商名流。如今已經傳到第三代了,生意仍然好得不行,不提前一個月預約,根本進不去。
蘇老爺接手祖傳家業,十分操勞,於是等長子蘇大文成親後,就把喜來飯館給蘇大文掌管。蘇大文也沒辜負家人的期望,穩住了喜來飯館的好招牌——把一個月淨利三百多兩的飯館硬是提升到淨利近四百兩。
蘇家規矩是這樣,存銀夠了,那就買鋪子。現在蘇家鋪子有四十幾間,每間三兩月租,也是不錯的收入。
長子蘇大文從小出色,有肩膀,有擔當,身為次子的蘇大靖,相對之下就輕鬆很多。
他已經考上舉子,但舉子只是有個官人頭銜,家族得以免稅,並沒有真正的派官資格。蘇老太太胡氏希望這孫子能再考進士,蘇老爺跟蘇太太也是這樣覺得,最好的就是蘇大靖將來出仕,商人長子賺錢持家,官人次子照拂生意,這樣你幫幫我,我提拔你,蘇家就興旺起來了。
要說蘇大靖二十歲中舉子,其實已經是驚世天才,打破東瑞國最年輕舉子紀錄。只是哥哥蘇大文做生意的手段太好,天生八面玲瓏,跟官商來往都十分密切,也讓蘇家富裕更上層樓,家族受益明顯,以至於蘇大靖沒那樣顯眼。
但兄弟齊心,其利斷金,蘇大文跟蘇大靖兄弟和睦,別人也挑撥不得。蘇大文的正妻小魯氏就曾經在晚飯的時候表示過,給蘇大靖的例銀太多了,一個讀書人吃家裡住家裡,一個月居然要用到十兩銀子,未免過得太好,蘇大文也不管這是自己的表妹妻子,直接一個巴掌打下去,小魯氏從此不敢再提。
蘇大文有一妻一妾,三個兒子。
蘇大靖今年也二十了,同儕都當了爹娘,他因為要專心備考,所以尚未成婚。由於蘇家已經有三個小金曾孫,倒也不怎麼催促他了。
蘇家老三是陳姨娘膝下的蘇大俞,已經訂親,年底才要迎娶新娘子過門。
蘇家老四是金姨娘的蘇大卓,才十四歲,既看不懂帳本,讀書也不成。金姨娘一門心思討好蘇老爺,希望蘇老爺分幾間店面給蘇大卓,這樣將來靠著收租,一輩子也不用愁。
蘇家唯一個姑娘叫做蘇嬌兒,今年十三歲,四個兒子之後的女兒,雖然是庶女,但也頗得寵。
蘇大文當家後,給個人的例銀都增加了一些,這蘇嬌兒被大哥養得也有點脾氣,不是好東西還不用。小魯氏覺得丈夫太慣著這庶妹了,一個商戶女兒也用真絲,未免太奢侈,結果當然又是迎來蘇大文的一巴掌。
家裡有個脊梁頂柱,全家都能過得舒坦,蘇家就是這樣,有蘇大文支撐著,蘇家老老小小都過得無憂無慮。
蘇大靖今年二十歲,只要專心備考就好,家人還怕他整天讀書悶壞,要是有同儕相約遊湖騎馬,都鼓勵他外出散心。蘇大文更是十兩銀子、十兩銀子的塞給他,蘇大靖也樂得讓大哥照顧——他有舉子身分,可不是什麼紈褲子弟。
當朝賀太子太師很看好他,還跟蘇大靖說了只要他將來高中進士,就收蘇大靖當學生,那是把他當賀派的預備軍了。
蘇大靖摩拳擦掌,等著兩年後的考試。
他覺得自己讀書一直很順,一本書最多讀三次也就記起來了,考上個功名肯定不是問題。而且只要他拜賀太子太師為師,將來就有一條康莊大道,到時候他們蘇家有商業奇才蘇大文,還有他這當朝官人蘇大靖,爹娘那就安心了。
兩年後他二十二歲,成婚雖然晚了點,但他相信「蘇二奶奶」這幾個字還是吸引人的……不對,到時候他已經出仕,那是「蘇二夫人」才是。
總體來說,蘇大靖對自己的生活很滿意。
雖然已經二十歲,膝下猶虛,也沒賺過一分錢,但不妨礙他成為蘇家未來的希望。
四書五經已經看得爛熟,他現在看歷代文人的著書跟各種策論,沒人知道考試要考什麼,多讀點總不會有錯。
蘇大靖知道羨慕自己的人多,老實說他也覺得自己過得挺好的,只是最近有件事情有點傷腦筋——住在湘州的表妹于清芷預備上京。
于清芷八歲到十六歲間住在蘇家,在同齡姑娘都把目標放在大哥蘇大文身上時,只有于清芷不斷的對蘇大靖示好。
送荷包,燉燕窩,為了能跟男孩子玩在一起,雖然很怕但還是學了騎馬跟打獵。
蘇大靖不是不感動,但他對于清芷真的沒那意思,他對她好,僅是表哥照顧表妹那樣的——于清芷的兩個哥哥都夭折,母親死於難產,父親另娶。但繼母林氏沒有對她很好,身為外婆的胡氏接到于清芷奶娘的信後,不忍心外孫女沒人照顧,這才藉著「學禮儀」的名義把她從湘州接到京城,一住多年。
蘇大靖對這表妹有幾分憐惜,因此什麼好的都會叫上她一起,可是于清芷對他好,是情竇初開,是少女含羞。
胡氏也曾經問過蘇大靖,願不願意娶于清芷,他不願意。
他說了,自己對于清芷不曾怦然心動。
胡氏雖然憐惜于清芷這外孫女,但也很尊重孫子,不喜歡就作罷。
于清芷十六歲時,胡氏打算給她說親,有蘇老爺這個舅舅,加上自己這老婆子給添的嫁妝,外孫女應該可以嫁給一個不錯的讀書人。湘州于家多年沒來信,想必也樂於少掉于清芷這麻煩,胡氏覺得自己可以決定。
沒想到于清芷卻婉拒這個好意,回湘州了。
每每想到這,胡氏不免一聲嘆息。
從此于清芷只來信,偶爾也會寄點自己做的衣服鞋子給胡氏。
蘇大靖沒做錯什麼,但他就是有點覺得自己辜負了于清芷,所以也不敢過問太多,直到前幾天胡氏說起于清芷要來——
「清芷信上是說來求醫,可是難道湘州沒大夫嗎?老身去問了親家母,親家母說清芷下定決心要成親了,不管定下哪門哪戶,日後成了奶奶,都不可能出遠門,怕也是一輩子見不到了,所以尋了個求醫的藉口來看看我這個外婆。」
蘇太太聽得婆婆這樣說,又附和了幾句,蘇大靖這才知道于清芷只是「同意」要成親,但還沒真的定下來。
沒人剛訂親就出門遠行的,這樣未來夫家會覺得不受尊重。先來探望外婆,再回去說親,這樣才不會落人口實。
所以清芷終於點頭了?
清芷跟他同齡,今年也二十歲,他還有個準備考進士的理由,清芷卻不知道用什麼藉口拖到二十歲,姑父還沒把她嫁出去。
但女子二十歲的年紀真的太大,耽擱不起了。
蘇大靖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見面,那是八歲那年的十二月,一天吃晚飯的時候,家裡突然多了個小女娃,臉色蠟黃不說,穿著厚重的冬裝仍然顯得很瘦弱。
爹說,這是湘州姑姑的女兒,以後就住在我們家。
蘇大靖知道自己有個姑姑嫁給于家,于家當初也是京城人氏,成親一年左右,做生意賠本,不得已只好舉家搬遷湘州。湘州距離京城太遠了,他只知道有這麼一個姑姑,從來沒見過面。
姑姑生了兩個兒子都沒能養大,只勉強養活一個女兒。前年姑姑難產死了,孩子也沒能活。姑父很快又再娶,續絃林氏迅速懷孕,迅速生子,姑姑遺留下來的表妹,有爹有嫡母卻像個孤兒,有沒有吃飯都沒人管。
啟蒙學堂從來沒去過,那林氏說,學費太貴,不如拿來多請一個奶娘,兒子吃奶多,這才長得快。
這些遠在京城的蘇家本不會知道,表妹還小,不懂得寫信求救,後來是表妹的奶娘捨不得,寫信來京城,胡氏一看大為心疼,原本想直接殺去湘州臭罵女婿,後來因為年紀大了而作罷,直接把孩子接來自己身邊。
于家可樂了,省了一個人的餐費,還多出一間房呢!剛剛好,那個林氏又懷孕了,空出來的房間就給她肚子這胎。
于清芷就這樣被接到京城,那年她八歲,小小的臉龐,滿滿的不安。
蘇大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過去牽住她冰冷的手說:「別怕,跟著表哥,有糖吃。」
于清芷小鹿一樣的眼睛看著他,驚惶又忐忑。
蘇大靖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以後表哥保護妳。」
到後來于清芷長成少女,開始傾心蘇大靖。
蘇大靖開始想,是不是自己一開始做錯了,成長過程中他不保護清芷,是不是清芷就不會喜歡上他?就不會這樣耽擱下來——但如果說是因為自己耽擱的,這樣的想法會不會太自大?
他覺得有點頭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清芷,總有種感覺,自己對清芷的關心,反而害了她。
可是,她也打算要成親了。
等這次探親結束,清芷回湘州的時候,姑父和林氏就會給她說親事——于老太太還不算糊塗,姑姑的嫁妝一樣不少,這些都會成為清芷的嫁妝。
有了蘇家給姑姑的那批嫁妝為後盾,清芷就算二十歲,也還是能嫁得很好。
他只希望這次探親能成為兩人的好回憶,就把那些少年心思留在過往,以後山高水遠各不相見,也能各自向前。


說是春天,天氣仍然偏冷,尤其蘇大靖寫信的時候更有感覺,不燒盆銀絲炭,手指都是凍僵的。
賀太子太師對他真的十分照顧,雖然來信很短,但賀太子太師輔佐太子之餘,還要教導皇族子女,還能空出時間來督促他讀書,蘇大靖想也知道自己是被重視的。
當然,文壇之中也會有風聲,這是賀派看中的人,賀派在栽培的人。反之岑派,汪派就別想拉攏了。
朝廷之上,賀派,岑派,汪派,三足鼎立,為了壯大自己的派別,每年都會拉攏新近舉子培養,一旦出仕成功,自己人就多了一個。
蘇大靖封了信件,拿起書卷,一目十行。今日讀的是《孟子.注疏》,乃前朝大儒池橫所著。池橫對孟子的見解非凡,看了之後對《孟子》一書有更深的認識——賀太子太師說了,他的文章工整,詞藻華麗,引經據典也都有來由,算不錯。唯一欠缺是歷練,這跟年紀太輕有關,鼓勵他多看注疏,好開眼界,這樣寫策論時能更沉穩。
皇上今年四十有三,兩年後四十有五,會喜歡老練的文章。
雖然蘇大靖年紀輕,清明重陽宗親會一起祭拜,總有些宗親預測他兩年後會落榜,先安慰他,「還年輕,了不起再等下一次。」
還年輕,這個蘇大靖認,再等下一次,他可不想了。
兩年後他都二十二了,一起啟蒙的霍宥中,崔聞生都幾個孩子了。自己大哥膝下的嫡子寶哥兒,庶子陽哥兒,和哥兒別說多惹人憐愛,看姪子都這樣喜歡,將來自己的孩子想必更加可愛。
蘇大靖是很渴望成親生子的,但一日沒能考上進士,有個功名,他就無法有底氣的成親。雖然老太太胡氏,爹娘和他大哥都說沒關係,但他就是覺得有關係,他自己現在讓大哥養就算了,將來娶了妻子,妻小還讓大哥養,這像什麼話!
所以蘇大靖很堅持順序,登科,成親,生子。
這順序要是亂了,幸福感就不同……
「二爺。」大丫鬟夏雨提醒,「差不多該去大廳吃晚飯了。」
「表小姐是不是今天下午進的府邸?」
「是。」夏雨跟隨他多年,自然也懂自家二爺在為難什麼,笑說:「表小姐這趟雖然說是尋醫,但誰不知道是為了探親,等回去湘州就要開始找夫家,也要有自己的人生了。二爺不用覺得愧疚,表小姐喜歡您,那是表小姐的心思,如果說被喜歡就要負起責任,那大爺得娶多少女子啊!當年彭小姐,翁小姐,對大爺也是真心誠意的。」
蘇大靖想想也是,當年彭小姐跟翁小姐都非大哥不嫁,而且兩家似乎也有默契就都當平妻,可沒想到娘會要求大哥娶自己娘家姪女,無貌無才的表姊小魯氏就這樣當上了蘇大奶奶,令人吃驚。
被于清芷喜歡,他很感謝,只是自己沒那感覺。
等自己將來登科,條件更好,一定可以找到適配的女子。
再見于清芷,蘇大靖雖明知道自己沒有錯,但還是忍不住尷尬——但也感謝胡氏深明大義,沒逼他娶于清芷。
蘇大靖站起身,理理衣服,這就朝花廳去。
春天微寒,清芷從溫暖的湘州之地北上,不知道有沒有穿夠衣服。她先前留在蘇家的眾多物品,祖母都給她送過去了。她如果覺得冷,自己倒是勉強可以取一件披風給她……慢著,蘇大靖!別再想著照顧她,再這樣下去真會害了她!
蘇大靖在內廊已經聽得歡笑聲。
胡氏笑說:「外婆見妳無虞,比什麼都好。」
「外婆搶了清芷的話,清芷見外婆安康,打從心裡高興。」
胡氏的聲音一聽就是心情好,「妳這孩子就是嘴甜。」
「清芷是真心真意,要不是外婆接了清芷到京城撫養,恐怕清芷現在連大字都不認得幾個,更別說讀書寫字。每回拿起書卷,內心總是感謝外婆,舅舅,舅母的慈愛。」
蘇太太笑著說:「妳這回來,可要住久一點。妳幾個表哥表弟都是大剌剌的性子,老太太想要個貼心小棉襖,還是得女孩子家來。」
蘇大靖心想,早進去晚進去都得面對,於是深吸一口氣,進了花廳——
見到于清芷,倒是有點驚訝。四年不見,二十歲的年紀,眼睛還像小鹿一樣,揪得人心疼。
可惡,蘇大靖,醒醒!不要又同情她了,她這趟探親完畢,回去就要嫁人,自己只是表哥!
蘇大靖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又友好,「表妹,好久不見了。」
于清芷沒有害羞,也不是被辜負後的受創,而是一臉詫異,「您是?」
這下換蘇大靖傻眼了,他這四年又沒變胖,表妹怎麼會認不出他來?
裝的嗎?
但于清芷不是會開玩笑的人,她個性像小兔子,一點風吹草動就驚惶不已,是不可能會開玩笑的。
她居然問他是誰?
蘇大靖的第一反應是想拿出四年前的畫像比對,自己真的變了很多嗎?
「是妳的二表哥,叫做大靖。」胡氏露出十分愛憐的神情,「大靖從小護妳,怎麼妳連大靖都不認得了。」
于清芷一個屈膝,「二表哥。」
蘇大靖腦中一時嗡嗡響,這是什麼情形?
蘇太太拉著兒子的袖子,小聲言語,「漱石說,清芷去年落馬,摔破了頭,在家裡躺了一個多月,忘了不少事情。剛清醒時連洗臉都不會,還是慢慢重新學起,原本看她認得老太太,認得你爹,認得我,還不算太差,沒想到居然忘了你。」
蘇大靖十分驚訝,「落馬?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可嚴重?」
蘇太太安慰道:「現在都好了,能從湘州遠行到京城,想來身體也沒大礙。人沒事,手腳無礙就行了,忘了你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蘇大靖噎住,不能否認,但又不想承認。
清芷怎麼會就忘了他呢?
雖然說忘了他就不尷尬,但他就是覺得他們之間最後的結果不應該是這樣——他們應該把彼此的感情昇華成單純的表兄妹,以後湘州京城偶爾寫寫信,寄點東西,而不是像現在,清芷把他忘了,什麼都免了。
蘇大靖突然想起朋友崔聞生的話,「男人就是麻煩」,他又不接受于清芷,可是于清芷忘了他,他也好像不能接受。
他們相處了八年,一起讀書,一起寫字,打獵,露營,抓魚,燈節,廟會……那麼多的回憶,只剩下他一個人記得。
蘇大靖還是不敢相信,「清芷,妳真不記得我?」
于清芷臉上又困惑又抱歉,「我想不太起來了,對不起,二表哥。」
「二表哥」這幾個字真刺耳,她以前都喊他「大靖表哥」。
清芷口中的大表哥,大靖表哥,三表弟,四表弟,表妹。
看到沒,只有他跟別人不一樣,但他現在是「二表哥」了,跟蘇大文,蘇大俞,蘇大卓,蘇嬌兒一樣。
他以前一直覺得清芷對他特別,讓他有點尷尬。現在清芷對他不特別了,他又覺得有點不甘願。
自己什麼心態,蘇大靖也不懂。
眾人落坐,嬤嬤端上茶盤跟四色乾果。
蘇大靖忍不住看了于清芷一眼,就見她一臉關切的看著胡氏,根本看都不看他。
蘇老爺啜了一口茶,「妳先前回湘州,可有親自核對妳娘留下的嫁妝?」
「點了。」
「可有短少?」
「嫡母挪用了一部分,已經補上金銀。祖母說那些首飾玉器也沒用,都幫我賣了換成店面,現在除了母親原本嫁妝中的部分,其他嫁妝賣了在湘州也購置了一間鋪子。」
蘇老爺聽得妹妹的嫁妝被妹夫的續絃林氏挪用,神色不善,「拿回來就好,于老太太總算也沒太過糊塗。」
于清芷含蓄的回答,「祖母處事還算公平,只是年紀太大了,有些事情也管不來。」
眾人都知道那林氏想必以為于清芷永遠不會返家,所以揮霍著原配的嫁妝,卻沒想到于清芷沒在京城落地生根,反而在十六歲回了湘州。到這邊都還好說,但于清芷要成親了,嫁妝變成迫在眉睫的問題。
東瑞國有規矩,女子死後,嫁妝歸其所生的子女,若無子女,則送返回娘家。嫁妝都有手冊,手冊有當年雙方蓋印,蘇家又是生意人,十分精明,給的東西口述詳實,金簪幾分幾錢重,純金鍍金,珍珠多大,色澤如何,海珠還是河珠,都寫得清清楚楚,假造不得。
蘇太太見丈夫還隱隱生氣,連忙勸慰,「都拿回來就好,清芷嫁妝豐厚,想必能挑到合適的人家。湘州多的是讀書人,找個脾氣溫和的人成親,生幾個孩子,這樣清芷的一生也算是圓滿。」
饒是胡氏經過大風大浪,聽到那續絃林氏挪用自己女兒的嫁妝,還是十分生氣,「都是妳爹沒用,挪用嫁妝得開倉庫,林氏總得問妳爹拿鑰匙,他這樣就給了?也不想想那倉庫的東西可是出自蘇家,好大的臉!」
蘇大靖聽到這裡,忍不住說:「祖母,爹,娘,姑父再不是,那也是清芷的爹,您們這樣批評,清芷心裡不會好受的。」
蘇老爺重重的哼了一聲,沒再罵了。
蘇大靖覺得于清芷終於看向他,臉上帶著感激。
對,就是感激而已,沒有以前的嬌羞。
清芷真的把他忘了。
誰都記得,偏偏把他忘了。
也好啦,她都要成親了,忘了自己的少女心事,對她來說就算一個全新的開始,這樣比較好。
蘇大靖有一點點的失落,畢竟相處八年,于清芷已經是他人生中的一環,沒愛,可是很重要。他很多記憶都有她的存在,但現在只剩下他還記得那些事情,然而另一方面又覺得這樣也挺好,不用尷尬,不然他老覺得自己耽誤了于清芷,有種罪惡感。
蘇大靖怕自己爹又罵起姑父,讓于清芷為難,於是轉移話題,「清芷從馬上跌下來的傷,可有後遺症?可得好好治,不然像崔聞生的爹,年老了只要下雨就腿疼。」
于清芷笑著說:「多謝二表哥關心,我也是想著這件事情。以前有次雨天去崔家等茉莉花開,親眼見過崔伯父拄著拐杖的樣子,所以醒來後都很聽大夫的話,藥也照著三餐吃,一頓都不敢落下。」
蘇老爺聽到這邊,臉色稍霽,「妳娘就妳一個血脈了,可得好好珍惜自己,也不求嫁高門,主要對妳好,這樣舅舅也能比較放心。」
于清芷溫順的應承下來,「是,聽舅舅的話。」
蘇大靖就奇了,實在不明白。清芷連崔伯父的腿遇雨痠痛都記得,怎麼就不記得他啊?他蘇大靖的臉還比不上崔伯父的腿嗎?
不明白,真不明白。
他也覺得自己很矛盾,一方面覺得放心,一方面又隱隱懊惱。
蘇老爺看于清芷聽話,心情也好了些,「妳多住一陣子,妳四個表兄弟粗手大腳,嬌兒又被寵壞,老太太常常說,最貼心的就是妳。」
「那是當然要多住一陣子的。」于清芷笑著說,「以後成了親,就不能到京城了,我打算住滿三個月再回去湘州。」
蘇太太連忙說:「三個月也太短了!至少住到秋天,到時候舅母跟妳回湘州,一起挑挑未來的甥姑爺。」
蘇老爺聽了大喜,「還是妳知道我!」
蘇太太笑意盈盈,「老爺掛念著清芷,妾身當然知道。平日家裡大小事情幫不上忙,去湘州幫清芷看看人總做得到的。」
蘇大靖覺得母親很了不起,她當然不是沒事跑這麼遠一趟,說穿了,還不都是為了父親著想,父親放心不下外甥女,但又走不開——年紀大了,身體真的不好。
母親代走這一趟,是最好的方法。
說話之間,蘇大文走了進來,「祖母,父親,母親,哎,清芷到了?」
于清芷行禮,「見過大表哥。」
「大表哥看看,氣色還不錯,那林氏可有為難妳?」
「沒有,祖母看著,加上蘇家一直有來信,嫡母知道清芷不是無依無靠的孤女,沒再像以前那樣為難我。」
蘇大文露出放心的表情,「那就好!祖母,父親跟母親這兩年最掛記的就是妳,妳是姑姑唯一活下來的孩子,可得好好的。」
于清芷眼眶一紅,然後又堅強的抬起頭,「清芷一定長命到老。」
「這樣就是了,這趟回湘州,找個好人家嫁了。除了姑姑的嫁妝,大表哥也會給妳添上一些。記得,錢銀莫給人,牢牢握在自己手上,那才能安生。」
于清芷屈膝,「多謝大表哥。」
小魯氏聞言,忘記了幾次挨巴掌的教訓,忍不住說:「夫君偏心弟弟妹妹就算了,怎麼連表妹都算上,還添嫁妝,這一添莫不是又一張地契?留給寶哥兒多好!寶哥兒,去跟爹說鋪子別給表姑,給自己!」
寶哥兒三歲,正是好慫恿的年紀,聞言就說:「爹,我要鋪子,我要鋪子!」
蘇大文臉色一黑,捨不得打兒子,又是一個巴掌打在小魯氏臉上,「等妳出嫁,我給妳添兩箱冥紙當嫁妝!」
蘇嬌兒一聽,笑了出來——雖然她也很不平衡于清芷憑什麼拿蘇家的財物當嫁妝,但她知道不要頂撞大哥。
大哥這幾年接手生意,十分威嚴,說一就是一,連爹都不太反駁他了,就大嫂腦筋不好,都不知道被打幾次了,還學不乖。
胡氏一臉不高興的責罵小魯氏,「不說話沒人當妳是啞巴!」
小魯氏摀著臉,平時十幾兩二十幾兩的事情就算了,這關係到金銀鋪面,她一定要爭,「夫君何必把蘇家的東西給外人,要是夫君嫌錢銀太多難管,不如給妾身,妾身一定替夫君好好保管。」
蘇大文又是一個巴掌甩下,這次更用力,小魯氏的臉立刻腫起來。
于清芷原本是想著自己不要干涉人家夫妻間的事情,眼見變成這樣,連忙阻止,「大表哥的好意,清芷心領了,預備添妝的東西還是留給寶哥兒吧。」
小魯氏登時大叫起來,「看!表妹都說不要了,夫君把店面給我吧!我知道我們家好多鋪子,給我三間就好!我不貪心,三間!」
胡氏瞪了蘇太太一眼,「妳挑的好媳婦!」
蘇太太低下頭——當年,蘇大文同樣喜歡彭小姐跟翁小姐,也打算一起娶來當平妻,卻沒想到蘇太太怕媳婦挑撥自己跟兒子的感情,硬是要蘇大文娶自己的娘家姪女魯翠花,不然就絕食。蘇大文無法,只好娶了無才蠢鈍的表妹為妻,魯翠花就這樣成了人人羨慕的蘇大奶奶小魯氏。
小魯氏進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發蘇大文的通房友梅跟兩個庶子到鄉下去。蘇大文當天回家發現寵愛的友梅跟兩個可愛的兒子被送走,氣得打了小魯氏一頓,把她扔柴房關著,又親自去接了友梅跟兩個兒子回來。晚上就喝了茶,友梅成了翟姨娘,膝下兩個兒子,兩歲的蘇天陽,一歲的蘇天和,後來,小魯氏也生了蘇天寶,但府中人人都知道,大爺更寵愛庶子。
胡氏對小家子氣的小魯氏不滿意,剛開始還會想教,後來小魯氏每次頂嘴都讓胡氏一陣頭暈,幾次過後胡氏也懶了。蘇家的人已經有默契,中饋由蘇太太執掌,將來等寶哥兒成親,直接交給寶哥兒的妻子,跳過小魯氏——真給她掌家,肯定一團亂!
蘇太太雖然也捨不得蘇家的鋪子,但她會看臉色,知道丈夫心疼早逝的妹妹,她什麼話都不敢說,不像小魯氏劈里啪啦講出來,也不管合不合適。
蘇大靖眼見大哥疑似要開打,不想讓于清芷看到這些——大哥以前只打一兩個巴掌意思意思,這兩年對小魯氏不耐,會砸碗,砸凳子。奇怪的是小魯氏被打得那麼厲害,也還是依舊那樣蠢鈍,一點學乖的樣子都沒有。
蘇大靖站起來,「清芷,我帶妳去房間吧,家裡去年整了一塊新地,新修兩個院子,二表哥已經給妳挑了大的那個。」
于清芷巴不得有人救她,她太尷尬了,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小魯氏為什麼這麼魯鈍,都挨打了還繼續頂撞丈夫的威信,「那就勞煩二表哥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我在古代有婚約》

    《我在古代有婚約》
  • 2.姑娘上朝去之《畫師糊口養包子》

    姑娘上朝去之《畫師糊口養包子》
  • 3.風光×蒔蘿 聯合新書套組【醉紅妝】

    風光×蒔蘿 聯合新書套組【醉紅妝】
  • 4.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5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5
  • 5.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4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4
  • 6.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3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3
  • 7.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1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1
  • 8.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7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7
  • 9.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6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6
  • 10.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5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5

本館暢銷榜

  • 1.《喜嫁剋妻夫》

    《喜嫁剋妻夫》
  • 2.《小庶女旺貴人》

    《小庶女旺貴人》
  • 3.《代嫁小妾要出逃》

    《代嫁小妾要出逃》
  • 4.《一等女茶師》

    《一等女茶師》
  • 5.《財迷不想嫁》

    《財迷不想嫁》
  • 6.《京都第一花瓶妻》全4冊

    《京都第一花瓶妻》全4冊
  • 7.《穿越不做受氣包》全2冊

    《穿越不做受氣包》全2冊
  • 8.《路上撿個侯爺夫》

    《路上撿個侯爺夫》
  • 9.《對換花轎嫁對郎》全3冊

    《對換花轎嫁對郎》全3冊
  • 10.《姑娘重生當鹹魚》全4冊

    《姑娘重生當鹹魚》全4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