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如流水,一去不回頭,不知不覺一年又走到了尾聲,今天是霜降,也是秋季的最後一個節氣,意味著冬季即將來臨。
窗外的陽光很明亮,金燦燦的灑向大地,給萬物鑲了一層金邊,走至室外,微風輕拂,空氣裡飽含桂花的香味,芬芳襲人。我在社區裡轉了一圈,往活動中心的場地走,還沒有到跟前呢,就聽到了嬉笑玩鬧的聲音,十分熱鬧。
婆婆媽媽們結伴遛彎,閒話家常,年輕的媽媽們抱著孩子出來透氣,聚在一起,大談育兒經;幾隻小野貓懶洋洋地趴在草叢裡曬太陽,旁邊還有攤了一地的快遞包裹,身穿工作服的快遞員認真的進行分揀。
這一切都散發著濃郁的生活氣息,我看得有趣,便找了個長椅坐下。
太陽漸漸升至頭頂,溫度高了起來,我看了看手機,已經十一點半了。這時一隻個頭較小的花貓「喵喵喵」地叫著跑到我的身邊蹭褲腿,牠的樣子很乖巧,眼睛似乎有些毛病,一直流眼淚。
「你是餓了嗎?」我伸手揉揉牠的小腦袋。
小花貓依舊「喵喵喵」地叫,好像聽不懂我說的話。
我打開單肩包,拿出一根火腿腸,剝了皮遞到牠面前,「吃不吃?」
小花貓先是用鼻子聞了聞,然後嘗試著咬了一口……應該是味道好吧,牠很快便吃得津津有味。
鄰居大叔手裡拿了一把芹菜,看見我笑咪咪地說:「妳的興致倒好,看著精神也不錯。」
他是我們社區的主委,人很不錯,無論見了誰都會笑著打個招呼。
我笑起來,回道:「曬一曬陽光,感覺整個人都有活力了。」
「是啊,曬陽光好,還能補鈣呢。」
和鄰居大叔告別後,我準備去菜場買些牛肉,包牛肉大蔥餡餃子吃。俗話說「冬補不如霜降補」,牛肉補氣養胃,強健筋骨,最是補益的佳品。
路邊新開了一家賣花的店鋪,裝修的很別致,標語寫得也美——今世賣花,來世漂亮。
高腳架上擺滿了綠籮和萬年青,綠意盎然的,讓人眼前一亮,再往裡面看是盛開的玫瑰和百合,每一朵都插得錯落有致,十分美觀。
我猜測,老闆一定是一位漂亮的小姐。
回頭想想,從開始寫小說到現在整整兩年了,越來越喜歡這個相對來說比較自由的職業,沒有大的拘束,也不會有人突然衝出來對我指手畫腳。
我對古代的日常生活很感興趣,也很好奇,所以文筆下呈現的也大多為古代羅曼史,或許在內心深處,我是很嚮往去古代生活的吧。
著手寫《嬌妻安宅有術》的時候,是二零一八年十月底,陸陸續續的寫到二零一九年五月底才結束。六十萬字以上對我來說算是長篇小說了,創作的過程中有歡樂也有痛苦,卡文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我這個人性格有些拗,一旦卡文就會坐在電腦前反覆的思考,直到有靈感為止。
《嬌妻安宅有術》是一個溫馨、甜蜜的故事,男主和女主的愛情由患得患失到彼此瞭解,心心相印,恩愛兩不疑,最終歸於平淡卻又刻骨銘心。
我所理解的平淡是禁得起歲月的蹉跎,禁得起現實的誘惑,堅守住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所有偉大的愛情,到了最後,哪個不是歸於柴米油鹽醬醋茶、歸於兒女雙全、歸於父慈子孝呢?
生活本身就是平凡,平凡即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