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996

《應徵金飯票》

  • 作者米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12/02
  • 瀏覽人次:2693
  • 定價:NT$ 220
  • 優惠價:NT$ 174
試 閱
嫁了個媽寶丈夫,又被小三和婆家人聯手逼宮,誰能比她衰?
幸好她很明智的趕緊脫離那鬼地方,不然早晚會哭死,
離婚後她重拾律師工作,日子過得是既平凡又充實,
唯獨有個問題讓她很無奈──同事蕭季凡似乎很討厭她,
看到她不瞪個兩眼就不痛快,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欠了他幾百萬,
但自從解開誤會,知道他只是心疼她遇人不淑而生悶氣後,
兩人的關係也就愈來愈好,他對她也從冷若冰山變成彬彬有禮,
不僅充當護花使者,把醉暈的她一路送回家,
她被人恐嚇時,是他幫忙揪出犯人,順帶安慰她受驚的心,
還會問別人她喜歡什麼食物,再不遠千里帶她去吃,
天啊,這些舉動是想要暖死誰,她想不感動也難,
更別說他已經放話,打定主意要應徵她男朋友的位置,
可問題是,她已經決定短期內不再接受另一段感情了啊……
米樂出生在中部一個小鄉鎮,O型,
有人說O型的人,個性開朗樂觀又帶點小耍寶,
不過這些特質好像在米樂身上完全看不到,哈!
(娘:這不是耍寶,那什麼才叫耍寶?)
小時候的願望是買下所有我喜歡的漫畫書,
現在的願望是寫下更多感人動人的愛情故事與朋友讀者們分享,
我是米樂,請多多支持,謝謝!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 子
孫詠欣被人推下游泳池,昏沉沉的腦袋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任由自己的身體慢慢往下沉,意識也慢慢遠去,她已經許久都沒能好好睡上一覺,此刻的她,真的累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爭吵聲讓孫詠欣逐漸轉醒。
「我好端端的女兒居然被你們折磨成這個樣子,現在還差點丟了命,你們胡家真的太過分了!」
「岳母,妳先不要這麼生氣,剛剛醫生替詠欣檢查過了,她沒事,只是因為掉進游泳池喝了點水,再加上她吃了藥的關係才會昏過去……我一直要詠欣別吃那些助眠的藥物,她就是不聽。」
孫詠欣張不開眼睛,意識也尚未完全清醒,但她聽得出來,此刻為她叫屈,為她感到心疼的中年婦人是她的母親,而那個喊著岳母的男聲,則是她交往兩年、結婚一年的丈夫胡奕廷,還記得他求婚時曾說過,以後會讓她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看看現在,丈夫不但沒有兌現當時的承諾,還對落水昏迷的她加以指責,只差沒有說她是咎由自取,其實她多少可以感覺得出來,丈夫對她已經不像從前了。
「胡奕廷,你連守護詠欣都做不到,現在居然還敢指責她?像你這種軟弱差勁又無能的傢伙根本就配不上詠欣!」
這個為她打抱不平的女生是大她一屆的學姊蘇凱淇,以前兩人說好以後要做全台灣第一跟第二厲害的女律師,後來也在同家律師事務所工作,只是一年前她辭去工作,成了家庭主婦。
「夠了!妳們憑什麼批評我兒子,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刻意巴上奕廷的,也不掂掂自己有幾兩重、是什麼出身,硬纏著我兒子娶她,現在搞成這樣能怪誰?」
又有一個婦人說話了,此婦人說話勢利刻薄,句句嘲諷,是她的婆婆,打從她成為胡家媳婦第一天開始,婆婆就一直是用這種態度對待她。
「這位太太,妳不要顛倒是非,這話可是犯了誹謗罪,當初妳兒子在很多人面前對詠欣下跪求婚,詠欣一度猶豫,但妳兒子一直跪著不起來,最後詠欣才答應,要我給妳看妳兒子向詠欣下跪的那個影片嗎?證據顯示,死纏爛打的人是妳兒子。」
「妳!」
呵,不愧是學姊,幾句話便讓她婆婆說不出話來,不用看也知道,婆婆現在應該氣得半死,當年學姊可是系上第一名畢業的才女呢。
孫詠欣苦澀的想。本來她以為只要自己真心實意對待婆家的人,婆婆總有一天會喜歡她,但一年過去了,婆婆對她依然不喜,甚至還常常把中意的媳婦人選方娜麗給請到家中做客,這次她會掉進游泳池,就是被方娜麗推的。
昨晚她雖然吃了藥,卻依然無法入睡,早餐過後一直感到頭昏昏的,替婆婆整理完花圃,想著回房間休息一下,但婆婆說她泡了方娜麗喜歡喝的茶,要她到游泳池那邊請對方進屋,豈料她去到游泳池,就看見方娜麗和丈夫擁吻,她走上前,都還沒有說什麼,就被推進游泳池裡了。
「算了,我也不想跟妳們多說什麼了,不過詠欣這次真的讓我感到失望又生氣,娜麗是我請來的客人,她怎麼可以因為看見我兒子跟娜麗在游泳池邊說話,就嫉妒得想把娜麗推入游泳池,現在好了吧,根本就是自作自受,等她清醒,她一定要好好跟娜麗道歉,否則我絕對不會原諒她,甚至胡家的媳婦她也別做了,真是丟臉,哼!」胡母氣沖沖說完,轉身走出病房。
「岳母,我媽只是在氣頭上才會這麼說,妳先照顧詠欣,我回去會勸我媽消氣,等詠欣醒來後,只要她向我媽還有娜麗道歉,一切都會沒事的。」胡奕廷說完也跟著離開病房。
孫詠欣在心底嘆了口氣。就像學姊說的,她婆婆就是愛顛倒是非,可她的丈夫呢?明明很清楚她是被方娜麗推的,竟然也要她道歉?一個巴掌拍不響,看來丈夫跟方娜麗之間並不是像他說的,只把對方當妹妹吧!若說她之前對丈夫還有一點情意存在,此刻也全都消失殆盡,徹底心寒。
沒多久,孫詠欣終於能張開眼睛了,儘管臉色蒼白,但一雙明眸沉靜如水,她看著為她擔心的母親和學姊,帶著歉意說道—— 
「媽,學姊,抱歉讓妳們為我擔心了,我決定離婚。」
第1章
一年後。
下午,孫詠欣從法院回到路德律師事務所,才剛走下計程車,便收到學姊傳來的訊息,恭喜她又贏了一場官司,還說晚上聚餐時她會多叫幾瓶酒,好好慶祝一番。
離婚後,她休養了一個月,接著便回到路德重拾律師工作,再次和學姊成為同事,學姊目前正在替知名企業進行商業訴訟,忙的很,不過就算人不在事務所,依舊關注她的事。
孫詠欣看著訊息微笑,因為替黃奶奶贏得官司,她心情很好。
年近七十歲的黃奶奶和親戚為土地所有權打官司,不過一審、二審都敗訴,之後透過朋友找上路德,程總把這個案子交給她負責。
她花了不少時間細細研究,找到相關的資料,在三審時將官司翻盤,被最高法院判決發回更審,而今天她替黃奶奶贏得了勝利,想起剛剛在法院,黃奶奶紅著眼睛,激動地握住她的雙手說謝謝時,她就覺得這陣子的辛苦很值得。
她回訊給學姊:好,晚上不醉不歸。
孫詠欣笑了笑,邁步走進事務所,正好遇上迎面走過來的總經理程皓,他身旁還有個容貌豔麗的美女,孫詠欣認識她,是別家事務所的王牌律師郭安妮,在業界名氣不小,他們事務所專攻民事案件的戴律師三個月前去美國深造,聽說程總一直在物色新同事……難道程總打算挖角郭安妮?
程皓一見到孫詠欣,性感的俊顏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詠欣,剛剛我的助理跟我說妳贏了,這次的官司不容易,一、二審敗訴,妳最後還能贏得勝利,辛苦妳了。」
「這沒什麼。」孫詠欣淡然地道。
「詠欣,自從妳再次成為路德的夥伴,我覺得妳表現得比以前更好,妳證明了妳的能力,我真的為妳感到高興。」臉上笑容加深,他一向欣賞美女,特別是聰明的美女,讓人賞心悅目。
「謝謝。」面對程總的稱讚,孫詠欣神情平靜,只微微一笑。畢竟比起學姊接的商業訴訟案,或者其他律師手上的跨國仲裁案件,土地訴訟只是個小案子。
讚美一番後,程皓不忘介紹身旁的人。「詠欣,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郭安妮律師,安妮,她是……」
「程總,你不用介紹了,我們認識。」郭安妮狀似親切地看向孫詠欣。「孫律師,好久不見了。」
「郭律師,好久不見。」孫詠欣點點頭。
程皓有點訝異。「原來妳們兩位是舊識。」
「一年前我受泰正電子董事長夫人的委託,處理她兒子胡先生和孫律師的離婚事宜,當時我就對孫律師留下深刻印象,因為孫律師堅持不要胡家任何東西,包括結婚首飾,甚至連胡家主動送上的千萬贍養費孫律師也拒絕了,骨氣真是讓人佩服。」郭安妮主動說出和孫詠欣認識的緣由。
只是再笨的人都聽得出來,她這番看似吹捧的話,實則有著明顯的嘲諷意味。胡家願意支付千萬的贍養費,說白了就是想要買斷雙方的關係,所以孫詠欣的拒絕就顯得不識相,意味著或許日後還想要繼續糾纏。
郭安妮不只語帶嘲諷,甚至連看孫詠欣的眼神也夾帶著一抹不以為然及輕視。
記得第一次跟孫詠欣見面,知道她以前是路德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時,郭安妮真的很驚訝。當時孫詠欣氣色看起來不太好,給人感覺一點心機和算計也沒有,事實也是如此,否則怎麼會嫁進豪門才一年就成為下堂婦,這樣的人曾是路德的一員?真是不敢相信。
每個人都說她長得漂亮,能力又好,但她已經三十歲了,當然得為自己的未來好好謀畫一下,她和現在的事務所合約即將到期,已經收到不少挖角邀請,但其中並沒有路德,她和程皓曾在許多場合見過面,也算熟識,覺得程皓是欣賞自己的,想著也許他不知道自己的合約即將到期,加上前陣子聽說路德那位離職去美國深造的律師專業領域與她相同,所以,她今天找了個藉口主動前來拜訪,順便表達一下自己想來路德的意願,自我推薦。
路德雖然只是一間才成立幾年的律師事務所,不過卻已是全台灣頂尖的事務所之一,名氣響亮,因為整間事務所的官司獲勝率高得嚇人,負責人程皓本身就是個鬼才,他當律師的第一戰是一個商標訴訟案,他一個人對上知名的律師團隊,結果他將對方打得落花流水,一戰成名。
據說,路德的所有律師,甚至是助理和職員都是程皓親自挑選的,不只有外貌,也有一定的能力,聽說以前有個輸了官司的傢伙,帶了兩、三個人到路德想找麻煩,不過還沒有踏進大門,就被看起來嬌滴滴的女職員給制伏,最後全部被送上警車。
業界都在傳,路德不只有俊男美女,更是臥虎藏龍,沒有幾把刷子是進不去的,郭安妮覺得自己不論是外貌或能力都很優秀,比起眼前連個豪門飯碗都捧不住的孫詠欣出色太多了,她真是不明白,孫詠欣是如何能進入路德的?甚至能在離婚之後再度回鍋?她完全看不出孫詠欣有什麼才能。
而她會這麼想進入路德,除了想證明自己美貌與才能兼備,藉此拉高名聲外,還有一個目的—— 
她相中了一個目標。
郭安妮看著身旁,三十三歲的程皓在七年前成立了路德律師事務所,聰明,英俊,性感,成熟,臉上隨時都掛著親和力十足,迷倒眾生的笑容,她不否認程皓的確很出色,或許當男朋友是個不錯的人選,但是他太過花心了,不是結婚的好對象。
此時有個高大身影自門口走進來,郭安妮一見到來人,頓時心花怒放,待男人走近,美豔的臉上勾出一抹充滿算計的淺笑。
她的目標就是眼前這個高大俊美的男人,路德的王牌律師蕭季凡。
蕭季凡比程皓小一歲,原本在美國紐約當律師,四年前回台灣後成為路德的一員,雖然在外界看來,蕭季凡只是一個從美國回來的普通律師,不過她曾偶然得知他沒有公開的真實身分。
她身邊有不少的追求者,其中不乏富二代、三代,雖然有錢,不過有的人品卻是非常差勁,做為她郭安妮的丈夫,不只家世背景要好,人品也要很好,蕭季凡非常符合她的要求,雖然酷了點,但依舊出色。
「咱們的蕭大律師回來了。」程皓笑著喊道。
聞言,孫詠欣的細眉微擰了下,但只是一閃而過,隨後便側過身,跟程皓還有郭安妮一起看向門口。
蕭季凡臉上沒有半點笑容,神態倨傲,只是這樣走來,就讓人有著莫名的壓迫感,不愧是路德律師事務所的王牌,周身的氣燄霸道又囂張,他同時也是整個事務所裡孫詠欣最無法應對的人,也因為應對不了,她總是習慣冷淡面對。
待蕭季凡走近,她轉回身,準備走回自己的辦公室,就聽到他語氣不太高興的說:「孫律師,見到同事回來妳都不打招呼的嗎?」
看吧,這個男人就是愛找她麻煩!孫詠欣有點頭疼,不過她今天贏了官司,心情很好,就不跟他計較了,再加上有客人在,所以她轉過身,淡淡一笑。
「蕭律師,你回來了。」不過是打聲招呼,沒什麼。
只是她打招呼了,蕭季凡自己卻半句話也不吭,一雙黑眸直盯著她,那看起來不太友善,又像是要把人看穿的銳利目光,讓孫詠欣感到不自在,下意識就不想跟他有太多交集。
以前共事的時候,她就覺得蕭季凡似乎不太喜歡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他了,等離婚之後再回來,這樣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變得更嚴重,動不動就愛找她的碴,究竟是因為他瞧不起女人,還是瞧不起她是個離過婚的女人?
郭安妮在一旁冷眼看著,她發現蕭季凡自走進事務所後,目光便一直在孫詠欣身上,甚至連看她一眼也沒有。
「蕭律師,我們又見面了。」郭安妮對著蕭季凡露出完美的笑容。
蕭季凡看了她一眼,隨即向程皓問道:「這個女人是誰?你的新歡?」
郭安妮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她很不高興,卻又掛著虛假的笑容,此刻臉上的表情在蕭季凡看來可笑至極。
程皓嘴角抽了抽,難得沒了慣有的迷人微笑。「季凡,她是郭安妮律師,上個星期五晚上在酒吧和我們一起喝過酒。」
上個星期五下班後,他和季凡一起去酒吧喝一杯,郭安妮主動過來攀談,只待了一會兒就走,沒多久他和季凡也先後離開。
「沒印象。」蕭季凡淡漠說著。
郭安妮氣悶,從來沒有男人像他這般無視於她的存在,她暗自深吸了口氣,心想,等成為同事以後,她絕對會讓他為她著迷的。
這時她發現蕭季凡的視線又在孫詠欣身上,讓她無法忍受,孫詠欣到底哪裡好?只不過是被胡家趕出門的棄婦罷了。
她壓下心中妒火,笑笑的說:「說起來,我和路德的緣分還挺深的,不只上個星期和兩位大律師一起喝酒,去年還處理了孫律師的離婚,對了孫律師,不久前我曾遇見胡夫人,聽她說妳的前夫好像準備再婚了,我覺得妳當初真的不該賭氣拒絕胡家給的贍養費,也許妳得辛苦工作好幾十年,才能賺得那一大筆錢,真是太可惜了。」
孫詠欣不太明白為何郭安妮一直拿她離婚的事做文章,儘管她不想理會,更不想對無關緊要的人解釋自己不拿贍養費的原因,但並不代表她願意當個受氣包,任人踩踏。
她秀麗的臉蛋堆起淺淺笑意,「郭律師覺得不拿贍養費很可惜嗎?也許對郭律師來說,花男人的錢天經地義,但對我而言,不屬於我的錢,我一毛也不會要。我說完了,抱歉,我還有事要做,先回辦公室了。」說完,她轉身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沒見過比妳更蠢的女人!」蕭季凡憤怒地說完後,也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孫詠欣當然有聽到這句話,因為他的音量並不小,而不用回頭她也知道,他說的就是她。
她知道蕭季凡不喜歡她,可能也瞧不起她,但罵她是蠢女人會不會太過分了?雖然她的確不如他的聰明,但是……
算了,說起來她的確很笨,不然也不會把一個媽寶說的話當真了,果然愛情讓人眼盲心也盲,不過幸好,她悔悟得不算太晚。
她無法改變她曾經失婚的事實,那也是她人生的一部分,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在意他人說什麼呢?日子總是要過,一直在意以前發生的事,只會讓自己不痛快。
最後,孫詠欣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關上辦公室的門。
孫詠欣自以為猜對了一切,卻不知道蕭季凡那句話其實不是針對她說的,但程皓比任何人都清楚,因為蕭季凡邊說還邊用手指著郭安妮,氣得她七竅生煙,美豔的臉龐變成豬肝色,害他差點大笑了,不過他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只是輕輕的笑了幾聲。
以前,他總是覺得季凡該改改說話太過直白的缺點,但今天他倒覺得季凡說出了他的心聲。他本來就覺得郭安妮不是個聰明的女人,經過這麼一鬧,更彰顯出她的無知。
這個女人明裡暗裡說了那麼多,上個星期五還在酒吧跟他們「偶遇」,無非是因為她想進路德工作,但他從沒想過讓她成為路德的一員。
他不否認郭安妮有些小手段和小聰明,但律師是非常專業的工作,只靠那樣是做不了大事的,他也看得出來郭安妮很瞧不起詠欣,但在他看來,詠欣的聰慧和沉穩比起郭安妮真是勝出太多了。
最後,不用程皓請郭安妮離開,她自己就氣呼呼的走人了。
 
 
 
晚上,在高級日式料理店的大包廂裡,眾人開心的吃吃喝喝。
今天是路德律師事務所每個月的固定聚餐日,這是大家長程皓定下的,身為美食主義者,他希望夥伴們不要只顧著工作,也要懂得享受人生,享用美食。
孫詠欣心情不錯,和蘇凱淇多喝了幾杯,不一會兒臉蛋便紅紅的,看得出來有幾分醉意,反觀坐在她身旁的蘇凱淇雖然也喝了不少酒,甚至比她喝得還要多,卻仍穩若泰山的吃著東西。
她搖搖晃晃地起身前往化妝室,出來後,她覺得腦袋熱烘烘的,見到前方有個露天的小庭院,便走了過去,想要消除臉頰上的熱氣。
孫詠欣抬頭望著那一輪明月,輕輕的笑著。
再度回到自己既熟悉卻又感到陌生的工作崗位,幾乎可以說一切從頭開始,當時的她其實有點擔心自己無法承擔工作壓力,也怕自己會做不好,讓大家失望,但現在,她很高興自己做到了。
想到黃奶奶在聽到勝訴後的喜極而泣,她覺得自己可以再次當律師真的是太好了,而且她到現在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喜歡律師這個工作。
她輕吐了口氣,覺得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感覺真好,也相信她未來的日子會更好。
想起郭安妮說前夫即將再婚,她雖然有點訝異,但內心卻沒起什麼波瀾,老實說,若不是郭安妮提起,她幾乎忘了那個人,也忘了那不愉快的婚姻生活。
她不是像郭安妮說的那樣,為了賭一口氣而不要贍養費,當然更不是希望日後可以復合,相反的,她就是想徹底和前夫斷絕關係,才不要胡家的任何東西,不只是贍養費,也包括了婆家贈送給她的那些結婚首飾,她一樣也不要,斷得乾乾淨淨,從此兩人井水不犯河水,再無糾葛。
過去那段不堪的婚姻,她只當自己不小心跌了一跤,人總是有跌倒的時候,更何況她身邊還有那麼多關心她的人,事務所的同事們也對她很友善,除了某人以外,不過她不想去在意那傢伙的事,壞了自己此刻的好心情。
總之,她覺得自己現在過得很充實,不但一點也不感到辛苦,甚至讓她覺得很快樂。
孫詠欣笑了笑,轉身想走回包廂,想不到酒的後勁卻在這時發作,她頭一暈,整個人往後方倒下,讓人訝異的是,她沒有跌坐在地上,而是跌入一個寬大的懷抱裡。
她抬眼看向好心抱住她的人—— 蕭季凡?
不,不可能,那傢伙討厭她,每次見到他都像是很生氣似的瞪著她,不可能會來扶她的。
她想從他懷裡站起身,無奈雙腳仍有些不穩,最終身後那雙有力的手臂扶著她,幫她站好。
「妳喝醉了,小心一點。」
這明明就是蕭季凡低沉悅耳的聲音嘛,雖然跟他處不好,但不可否認,那個男人的聲音挺迷人的,只是她又覺得好像不太一樣,語氣不對,似乎太過……溫和了。
孫詠欣帶著醉意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但愈想看清就愈看不清楚,只能困惑的問:「你是蕭季凡?」隨即又搖頭,「不對,蕭季凡不可能來扶我。」
「我為什麼不可能來扶妳?」
「你很討厭我不是嗎?下午還罵我是蠢女人。」雖然她要自己別去在意這件事,但內心還是覺得不太高興。
「我從來沒有說過我討厭妳,還有,下午我說的蠢女人是郭安妮而不是妳,不過,妳現在看起來的確很蠢。」蕭季凡一手依舊扶住她的手臂,怕她站不穩而摔倒。
他注意到她起身離開,好一會兒都沒有回到包廂,由於她看起來醉了,他有點擔心的走出來察看,剛好看見她走到這個露天的小庭院,一個人對著天上的明月傻笑,之後見她差點摔倒,他趕忙上前抱住她。
真是的,明知道自己酒量差,怎麼還喝這麼多?這個女人真的是片刻都教他無法放心。
孫詠欣有些不明白他的話,明明說那句蠢女人不是在罵她,怎麼後來又說她是蠢女人?
「算了,就算你真的覺得我是個蠢女人,那也無所謂,今天我心情很好,就不跟你計較了。」她呵呵的笑了起來。既然不明白,那就不要想了。
「因為什麼事心情好?」
想起開心的事,孫詠欣來勁了,她歡快的說:「今天勝訴後,黃奶奶激動的都哭了,害我差點也跟著掉淚,我真的很高興自己替黃奶奶打贏官司。」
她笑得燦爛,讓她白淨純美的臉蛋添了幾分嬌媚,看起來更加迷人,也讓他悸動不已。
或許旁人會以為她是因為贏了官司而感到高興,不過他知道並不是這樣,她高興的是自己能夠幫到委託人,她不在意案子的大小,更不在乎委託人是名人或一般市民,就跟四年前一樣,她的心思依然單純可愛。
四年前,他因故回到台灣,在程皓的邀請下進入路德工作,不過,他曾經一度考慮是否要放棄當律師。
有天下午,他在外面陽台抽煙,孫詠欣推門走了出來,只顧著講手機的她沒發現陽台上還有其他人在,當時的她還只是個助理,綁著小馬尾,模樣清新甜美。
電話似乎是她母親打來的,問她週末要不要去吃飯,她應聲說好,然後說起上午贏得官司的事,她說很高興自己找的資料能幫得上忙,幫受害者贏得正義,她開心的笑著,陽光下,那張嬌美的小臉蛋閃閃發亮,完全吸引了他的目光。
很多助理會因為幫自己的律師贏得官司而高興,甚至想邀功,可是他看得出來,孫詠欣只是開心幫到了受害者而已,沒有其他太複雜的想法。
他想著自己雖然幫很多人贏得官司,不過,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變得急功近利,忘了自己想要當律師的初衷。
思考一番後,他決定繼續當律師,因為他是真的喜歡這份工作,而從那之後,他開始在意起孫詠欣這個女人,不過當時他們各自有男女朋友,並沒有進一步接觸。
只是沒多久,他便和遠在美國的前女友分手了,分隔兩地生活雖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的心思已經不在對方身上了。
恢復單身的他,每次見到孫詠欣就莫名的感到生氣,他實在不明白她怎麼會喜歡胡奕廷,他曾見過那個男人幾次,除了是富二代,長相也還不錯外,毫無特色可言,本身也沒有什麼才能,那種傢伙完全配不上她。
慢慢地,他發現她似乎變得有點怕他,還會刻意避開他,這讓他更不高興,見到她時表情當然就更不好看了。
後來在她當上律師一年後,便決定離職結婚去,本以為兩人從此再無交集,沒料到她竟離婚了,還再次回到路德工作。
看她笑臉盈盈的樣子,蕭季凡知道她喝醉了,不然她不會在他面前如此毫無防備的笑著,他忍不住伸手摸著她的臉頰,只見她微愣了下,望著他的表情呆萌又可愛,朝著他笑了笑。
「你的手好涼。」孫詠欣覺得很熱,那微涼的手心讓她覺得很舒服,微瞇起眼睛。
感覺自己的唇被碰了下,她張開眼,這才發現兩人靠得很近,甚至他的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已摸著她另一邊臉頰,雙頰被他的大手捧著,雖然很是清涼舒服,可是似乎哪裡怪怪的……
對了,她想起來了,她跟蕭季凡從來不曾這麼靠近過。他不是討厭她嗎?怎麼會有這個舉動?
她想低頭避開蕭季凡的手,可是他卻偏偏把她的臉抬起來,讓她只能看著他。
「抱歉,剛剛沒有先問就親了妳。」
「啊?」孫詠欣傻了,原來她的感覺沒錯。
「如果妳不喜歡,妳可以親回去。」蕭季凡說著。
「什麼?親回去?」孫詠欣傻眼。「蕭大律師,我都喝醉了你還要欺負我,我現在親回去,待會兒你一生氣不就又要親回來,你以為我有那麼笨嗎?」
「對,妳不笨。」蕭季凡笑了,他都不知道這個女人喝醉了會這麼可愛,見她有些站不穩,大手摟住了她的腰間。
孫詠欣見他笑了,神情很訝異,「原來你也會笑啊。」他笑起來挺好看的。
「我當然會笑。」
「既然會笑,那為什麼你每次見到我,都一臉很生氣的樣子呢?」因為喝醉了,平時不敢問的話就直接問出口了。
「只要妳對我笑,也別一見到我就想避開,那麼我自然就不會生氣了。」說完,看著她困惑的呆樣,他忍不住又在她的紅唇上親了下。
孫詠欣思考著他話中的意思,結果她都還沒有想明白,他就又親了她,讓她有些呆住。
她很清楚蕭大律師有多麼討厭她,所以此刻他對她說話溫柔,還會對她笑,甚至還親她的部分肯定是在作夢,不然就是喝醉產生了幻想吧!
「妳討厭我親妳嗎?」蕭季凡一手抱住她,讓她靠近自己,一手摸著她的臉頰和唇。
「嗯?」她討厭嗎?似乎沒有,只是有點訝異。
「我可以再親妳一下嗎?」
他為什麼還想再親她?孫詠欣腦中想法剛浮現,還沒有做出回應,下一刻,他的唇已經壓下來了。
孫詠欣以為他會像前兩次那樣稍稍親一下就好,但他這次卻緊緊貼住她的唇,在她還搞不清楚狀況時,溫熱的舌尖就探了過來,她不由得感到心慌,想退開時,蕭季凡似乎早一步察覺她的想法,大手緊摟住她的腰,另一手則壓著她的後腦杓,她根本退不開,只能接受他的吻。
他吻得霸道又強勢,卻又讓人感覺到溫柔,接著她像是聽見到很大的心跳聲,是他的還是她的呢?
她本來腦袋就感到有些昏,再加上這個完全不給她說話,甚至是喘氣空間的熱吻,最後,她頭一歪,整個人往他懷裡倒下,意識消失前,她感覺到自己被人緊緊地抱住,然後耳邊傳來低沉的嗓音—— 
「孫詠欣,我喜歡妳,以後,妳別再躲著我了。」
她有沒有聽錯,蕭季凡竟然說他喜歡她?而且後面那句話,為什麼聽起來像是請求呢?他明明是那麼自傲的男人呀……
 
 
 
手機的來電鈴聲響起,驚擾了正在睡覺的孫詠欣,不過她只是動了下身體就繼續睡,很快音樂聲就沒了。
過了一會兒,手機再度響起,這次,孫詠欣微微張開眼睛,伸手拿起放在床旁小桌子上的手機,是蘇凱淇打來的。
「詠欣,妳還在睡覺嗎?抱歉,我吵醒妳了。」
「學姊,沒關係,現在幾點了?」她緩緩爬起身來。
「已經十一點半了,我是想問妳,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
「十一點半了?沒想到我居然睡到這麼晚……學姊,我們一起去吃午餐,不過請給我一點時間。」
「嗯,那半小時後我們在樓下大廳見。」
「好。」
孫詠欣掛斷電話,將手機放回桌上,表情有些茫然,完全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了,連她何時回到租屋處也一點印象都沒有。
看來下次不能再貪杯了。
掀開被子,孫詠欣下床走進浴室,邊刷牙邊想著等會兒再問問蘇凱淇好了,她猜應該是學姊送她回來的,不知道有沒有給學姊添麻煩。
學姊真的幫了她很多,一年前她決定離婚後不僅幫她找房子,等房東答應出租,學姊還請了清潔公司來打掃,甚至在她出院當天載她去新的租屋處,幾日後她正式向前夫提出離婚,學姊更陪著她回胡家打包行李,再度展開一個人的生活。
她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父親因病過世,剩她和媽媽相依為命,她大一那年媽媽和紀叔叔再婚,由於紀叔叔家的空間不大,再加上有年邁的雙親跟女兒,所以媽媽再婚後她便一個人獨自租屋生活,並沒有不適應的問題。
在心裡又感謝了蘇凱淇一遍後,她開始回想想昨晚發生的事,她應該沒有喝那麼醉,不可能都忘光光吧!
她還記得自己中途去了趟化妝室,後來走去一個小庭院,之後好像在那裡遇見蕭季凡,還跟他說了不少話。
等等,她跟蕭季凡說了不少話?
孫詠欣覺得不太可能,蕭季凡怎麼可能主動過來跟她說話呢?可是她記憶中的那個人就真的是蕭季凡啊!
她揉了下太陽穴,繼續努力的想。
漱了口,她拿起旁邊乾淨的毛巾擦嘴,忽地停下動作,摸著自己的雙唇。
昨晚好像有人吻了她,那個吻很熾熱,令她覺得快要喘不過氣,心也跳得飛快……不是吧,她昨晚真的被一個男人吻了?
孫詠欣愈想愈心驚,因為她發現在回憶中,她似乎只跟蕭季凡說過話,那麼,是蕭季凡他……
不!不可能!蕭季凡怎麼可能會吻她?
用力的深呼吸,她剛剛一定是太過緊張了,導致思緒有點混亂,也許是自己記錯了,根本就沒有誰吻了她這種事,對!沒錯,是她想太多了。
孫詠欣決定不再胡思亂想下去,她快速沖了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後出門去找學姊。
第2章
孫詠欣和蘇凱淇到附近的咖啡簡餐店用餐,跟服務生點完餐之後,她立刻開口道歉。
「學姊,昨晚是妳送我回家的吧?謝謝妳,不過真的很抱歉,我完全喝醉了,什麼都不記得,有沒有給妳惹麻煩?」
「麻煩倒沒有,不過妳還要向一個人說謝謝。」
「是誰?」
「季凡前輩,昨晚妳醉暈了,我一個人又扶不動妳,是季凡前輩將妳抱上車,開車送我們回到公寓,然後又幫忙把妳抱上樓的。」雖然蕭季凡比她晚進路德,不過他比她年長兩歲,因此她仍尊稱對方前輩。
聞言,孫詠欣整個人呆住,為什麼偏偏是蕭季凡?
在她努力回想昨晚的事情時,蕭季凡這個平日她壓根不想有交集的人一直不斷出現,她所想起的事也全和他有關,儘管她不想相信,可是再怎麼想,記憶都告訴她,她真的跟蕭季凡發生了很多事。
蘇凱淇眨眨眼,有些困惑地問:「真奇怪,昨晚妳不是只喝啤酒,那一點點酒精濃度就算多喝了幾杯,應該也不會醉成那個樣子才對。」
確實,以前她喝啤酒從沒有醉到不醒人事過。
孫詠欣側頭思考了下,「我想起來了!昨晚學姊妳到外面接聽電話時,程總有敬我一杯酒,恭喜我勝訴,我喝完之後就覺得頭有點暈暈的。」
「原來如此,程總一向習慣喝烈酒,像是伏特加之類的,他可能沒想到妳只喝那麼一杯就醉了。」蘇凱淇恍然大悟,果然對沒有酒量的人來說,烈酒還是不要碰比較好。「不過,妳真的都想不起來了?」
「對,都記不得了。」孫詠欣有些心虛的應著,她在心裡決定要全忘了,包括蕭季凡有可能親了她這件事,「學姊,真的是蕭律師送我回家,還將我送回公寓的?」
「對,是那樣沒錯,有什麼問題嗎?」
「也沒有什麼問題,我只是不敢置信,蕭律師明明很討厭我,又怎麼可能會管我有沒有喝醉、回不回得了家?我想他大概是在幫學姊妳,而不是幫我。」她記得學姊和蕭律師的交情不錯。
「是季凡前輩主動說要這麼做,可不是我請他幫忙的,還有詠欣,我覺得季凡前輩他一點也不討厭妳,妳是不是哪裡誤會了?」
孫詠欣低低嘆了口氣。「我沒有誤會,學姊,妳應該也有發現,蕭律師每次見到我表情都很陰沉,而且講話語氣也很嚴厲,老實說,我才想問他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不然為什麼會這麼討厭我?」
「詠欣,我記得我高中的國文老師曾這麼說過,若是想要知道一個人對自己是不是真心,不能只看表情,最重要的是眼睛,我挺贊同我們老師的說法,有的人天生就是一副兇惡樣,但其實是面惡心善,所以我想也許妳下次可以認真看一下季凡前輩的眼神,或許跟妳所想的不一樣呢。」蘇凱淇建議著。
孫詠欣皺皺鼻子,不置可否,也不曉得有沒有把她的話聽進去。
此時服務生送來她們的餐點,兩人都點了咖哩雞肉飯,這可不是餐包微波加熱,而是老闆娘自己親自煮的,孫詠欣咬了一口嫩雞肉,幸福地瞇起眼,覺得非常可口。
蘇凱淇其實滿好奇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然詠欣怎麼一聽到是季凡前輩送她們回家,表情就好像被雷劈到一樣。
昨晚詠欣離開座位太久了,她擔心的前往化妝室卻沒找到人,後來是在小庭院找到詠欣,不過那時她整個人已經醉暈了被季凡前輩抱住,她當時就很困惑,為什麼詠欣會跟季凡前輩在一起?
季凡前輩對詠欣的那點心思,她相信事務所裡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就只有詠欣這個當事者看不明白,還總是避開季凡前輩。說真的,她有時挺同情季凡前輩的,詠欣跟誰都好,唯獨不想跟他好,可憐不?
說起季凡前輩,胡奕廷那傢伙跟他完全沒得比,豈止差幾條街,兩人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上,如果可以,她個人也很希望看見詠欣跟季凡前輩在一起,不過她也知道詠欣目前並不想談感情,但至少可以利用這次的事讓詠欣對季凡前輩的印象好一點,畢竟季凡前輩可是貨真價實的黃金單身漢,長得帥人品也好,而且又那麼喜歡詠欣,因此無論如何她都想推一把。
「對了詠欣,妳昨晚雖然沒有給我惹麻煩,不過倒是給季凡前輩添麻煩了。」蘇凱淇吃了口咖哩飯。
「學姊,我做了什麼嗎?」
「昨晚季凡前輩開車送我們回到公寓,才剛開車門妳就醒來說想吐,前輩想扶妳下車,結果妳不往外邊吐,卻是轉頭吐在車子裡了,對前輩而言,那應該是一場災難吧。」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們也都傻住了。
她居然還做了這種事?孫詠欣閉了閉眼,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本來她已經決定尋個機會跟蕭律師說聲謝謝的,結果現在吐在他車上,這可不是單純說聲謝謝就能了事,還得好好的道歉才行……對了,還要賠償車子的清洗費用。
「我看我們還是別再談昨晚的事了,專心吃飯吧。對了,今天的雞肉很嫩很好吃,我打算待會兒外帶一份,這樣晚餐就有著落了,妳要不要也帶上一份?」蘇凱淇因為工作很忙,平時完全不下廚,連男友來的時候她也是偶爾才會下廚。
「好啊,不過學姊,假日蔣大哥不是都會過來找妳,妳不幫他也帶一份嗎?」學姊的男友蔣天庸在知名大企業上班,才三十二歲就已經做到主管階級了,真的很厲害,他們兩人交往了七年,決定明年結婚。
「最近他的工作比較忙,我跟他已經快一個月沒有見面了。」
「咦?」將近一個月都沒有見面?這樣好嗎?
「妳放心,我們很好,就是工作忙了點,有時忙起來一、兩個月沒有見面很正常。」蘇凱淇對男友很放心,畢竟他們都是成年人了,若不是很喜歡彼此,也不會交往這麼久。
「好像也是。」學姊跟蔣大哥很像,都是很有事業心的人。
「與其擔心我,妳自己呢?」
「我?」孫詠欣愣了下,然後才反應過來。「我現在只想把工作做好,其他的事還真沒多想呢。」
「妳可別跟我說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也許真的是那樣,我滿害怕再遇到不好的對象,又或者該說,我的心還沒有準備好再去展開一段新的戀情。」現在的她只想全心拚事業,沒有多餘的心思談戀愛。
「詠欣,妳老實說,妳不會還惦記著胡奕廷那傢伙吧?」畢竟詠欣跟胡奕廷也曾有過三年的感情。
「關於這一點,學姊,我可以向妳保證,我對胡奕廷那個人已經完全死心,再無任何感情。妳知道嗎?昨天郭安妮跟我說他要再婚了,聽了之後我的心很平靜,覺得那是別人的事,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孫詠欣長長吁了一口氣。
「那我就放心了。」蘇凱淇點點頭,也覺得是自己擔心過頭了,孫詠欣當初決定離婚的表情她到如今還記得,是那麼樣的堅定,沒有一絲猶豫。
那之後,兩個人都不再提昨晚,只聊工作跟一些雜事。
吃完午餐回到公寓後,孫詠欣坐在沙發上,想著該怎麼向蕭季凡道歉。忽地,她腦海裡閃過一個畫面,好像是他說他並不討厭她,是什麼時候說的,又是在哪裡說的呢?與此同時,她腦中還浮現了其他記憶,像是他伸手摸她的臉,自己還對他笑了……
停!再繼續想下去,事情會變得很複雜,既然決定要忘記,就不應該再想,總之,星期一好好跟蕭季凡道歉,其他什麼都不要多談,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以後程總給的酒絕對不能喝!
這時,她又想起一個畫面,是有人在她耳邊說話,但內容是什麼她卻想不起來,記憶很模糊。
算了,別想了,回房間補眠去。
 
 
 
星期一上午,孫詠欣原本打算一上班便去找蕭季凡,沒想到他沒進事務所,詢問他的助理才知道他一早就開車去新竹了。
回到辦公室後,孫詠欣想了下,傳了LINE給蕭季凡—— 
蕭律師,昨晚謝謝你送我回家,我雖然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但聽說弄髒了你的車子,真的很抱歉,我會負責車子的清潔費用。
傳完之後,孫詠欣便開始做自己的事。
一會兒,蕭季凡回覆了:嗯。
就這樣?孫詠欣有點訝異,不過想想原本她跟他就沒有什麼交集,他平常也很少說話,這樣的回答也算是很正常。
既然道完歉了,她便不再糾結,把這件事拋諸腦後,專心在工作上。
下午,孫詠欣走進茶水間,想泡杯熱咖啡來喝。泡茶泡咖啡這類事情通常是助理在做,雖然程總說過要幫她找個助理,不過她目前的工作不像其他人那麼繁重,她一個人應付得過來,因此便婉拒了,等以後有需要再聘就行了。
這時,她看見一旁的盤子裡擺著小包裝的餅乾,她沒見過這種餅乾,覺得有些好奇,因此便直接拿起一包拆開來吃,覺得還滿好吃的,吃完後她拿過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熱咖啡。
「順便倒一杯給我。」
聽到蕭季凡的聲音在茶水間門口響起,孫詠欣回頭,只見他手上提著公事包,明顯才剛回來,神情瀟灑恣意。
孫詠欣很想說他們的交情還沒有好到可以幫忙倒咖啡,不過她又想了想,只是一杯咖啡而已,用不著那麼計較,因此她放下手上的杯子,拿起一旁的紙杯倒了一杯給他。
「我喜歡喝黑咖啡。」他突然說道。
孫詠欣微愣了下,旋即點點頭,把已經伸到糖罐的手縮回來。他應該是在跟她說他不加糖和奶精吧?
端著熱咖啡走了過去。她想既然碰上了,孫詠欣打算再次跟他道歉。
只是她才一走近,蕭季凡卻先開口了。
「妳怎麼了?不會還在宿醉吧?」
面對蕭季凡突如其來的關心,孫詠欣有些訝異,但他接下來的動作更是讓她完全呆住。
蕭季凡伸手撫上她的額頭。「還好,沒發燒,宿醉後容易頭痛,妳以後不要再喝那麼多了。」
見她沒有反應,蕭季凡忍不住問:「妳幹麼一副驚訝的樣子?」
「你不是很討厭我嗎?」怎麼會突然關心起她來?明明早已經沒有任何醉意了,孫詠欣卻覺得有些飄飄然。
「上個星期五我不是已經講了,我從來沒有說過我討厭妳,妳都忘了啊?」蕭季凡問著。
孫詠欣對這句話有印象,他好像還說了另外一句,就是他那天下午說的蠢女人是指郭安妮而不是她……
蕭季凡定定地看著孫詠欣,上個星期六下午,他因為有點擔心她,傳了LINE給蘇凱淇詢問孫詠欣的情況,蘇凱淇說她們一起去吃了午餐,看起來精神還不錯,問了她喝醉後發生了什麼事……上個星期五發生的事她真的全都忘了嗎?
這時,他看見她嘴角旁有一小塊餅乾屑,下意識伸手替她撥掉。「妳看妳,連吃餅乾都不會嗎?」
當蕭季凡的手指碰觸到她的唇,電光石火間,孫詠欣腦海裡那些模糊的影像頓時清晰了起來。
那晚他也是這樣摸著她的臉頰、她的唇,然後臉慢慢地靠了過來……
而那個有人在她耳邊說話的記憶她也全部想起來了,是蕭季凡在她醉暈前說:「孫詠欣,我喜歡妳,以後,妳別再躲著我了。」
孫詠欣雙頰情不自禁的熱紅,心又驚又慌,羞得甚至無法抬起頭質問眼前的男人,她所想起的事情是不是都是真的。
慌亂之際,孫詠欣將手上的咖啡拿給蕭季凡,卻沒有回去端自己的咖啡,直接從他身旁經過,迅速離開茶水間,落荒而逃般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一顆心跳得飛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直以來,蕭季凡不是很討厭她嗎?總是動不動就找她麻煩,現在又為什麼說喜歡她?
等一下,他剛剛也說了並不討厭她,所以或許是她誤會了什麼也不一定,但要她一下接受他喜歡她……那個永遠用生氣的眼神瞪著她、和她說話時語氣非常不以為然的態度如果可以稱之為喜歡的話,她只能說蕭季凡表達愛意的方式實在是很奇特。
太可怕了,一切都是喝醉酒惹的禍,她發誓以後再也不碰任何酒精類的飲料了,至於那些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與其想到腦袋爆炸、心思紊亂,乾脆不要再記起,就當忘光了吧。
另外,以後還是盡量避開蕭季凡吧,只要別去招惹他,一切應該就會跟以前一樣,不管那句告白是認真的還是捉弄,現在她只想好好工作,感情的事……目前沒有任何打算。
 
 
 
一個星期後。
總經理辦公室裡,程皓和蕭季凡談完公事,想起這陣子關於他和孫詠欣之間的傳聞,忍不住問—— 
「季凡,我聽說詠欣最近見到你就像見到鬼一樣,總是嚇得落荒而逃,這是真的嗎?」
面對質問,蕭季凡神色不變地說:「這跟我聽到的版本不一樣,我這裡的是說她見到我就像小白兔見到大野狼,逃得飛快。」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看來傳聞是真的了。」做狼可以做到這麼理直氣壯,也只有這小子幹得出來。「說吧,你到底對乖乖牌孫律師做了什麼,讓她一見到你就逃?」
程皓邊說邊端起咖啡喝著,以他對詠欣的了解,若不是這小子對詠欣做了什麼,她肯定不會這般行事。
他和季凡打小就認識,認真說起來他們還是表兄弟,只是這小子從小就很自我,從不叫他表哥,也罷,哪天他如果真的開口喊他表哥,他可能還會覺得害怕呢。
後來季凡的父母離婚,小學畢業後便跟著母親一起去美國生活,寒暑假才會回來台灣跟父親相聚,那個時候季凡比較熟悉的人就是他了,因此每次季凡回台灣,他們就會玩在一塊,感情比親兄弟還要好。
四年前,季凡的父親驟逝,他們家族鬧家變,那之後季凡便決定留在台灣,他也順勢邀請他加入路德,季凡在紐約可是名氣響亮的大律師,這下他可說是撿到寶了。
蕭季凡沒有猶豫,直接和盤托出,「聚餐那天晚上,我趁她喝醉時吻了她。」
聽到他的回答,程皓嘴裡的一口咖啡差點噴出來,相較之下,說出驚人之語的罪魁禍首卻面不改色、神態自若。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程皓問。
「把她帶上床,讓她成為我的女人,這就是我接下來的打算。」蕭季凡說這話時的表情不是狂妄自大,而是理所當然。
程皓將咖啡杯放到桌上,幸好剛才沒用咖啡壓壓驚,不然這會兒差點被噎著了。
明明是下流又無恥的話,這人怎麼能說得這麼正經八百,而且看他勢在必行的模樣,他都開始同情詠欣了。
「季凡,容我提醒你一下,你是個律師,不是禽獸。」
「我說說而已,你不用這麼緊張。」他隨口道。
「季凡,我知道你喜歡詠欣很多年,快要忍不下去了,可是追求女人不能太過強勢,這樣你只會逼得她更想躲開你,小白兔喜歡大野狼是只有卡通裡才會有的。」程皓就怕這小子來真的,只好盡力跟他說理了。
他大概是最早知道季凡喜歡詠欣的人了,甚至比他本人還要早發覺。
那時候詠欣還是個小助理,但這小子時不時的就向他抱怨看不爽詠欣,連人家不綁馬尾都要念,這種住海邊式的管法頓時讓他心中有了計較,猜想季凡喜歡上詠欣了,不然幹麼這麼在意她的事。
季凡從小就很優秀,喜歡他的女人一堆,交過的女友也不少,卻從未見過他對這麼在意過,程皓甚至很大膽的猜想,他大概從沒有付出過真感情吧。
詠欣有男友時季凡喜歡她,後來她都結婚了,這小子還是沒有放棄喜歡她,因為這樣,他多次想介紹女友給他,可惜全被他給拒絕了。看到這小子為愛自找苦吃的樣子,他就覺得自己速食主義的愛情觀挺好的,戀愛講求快樂,合則來,不合則散,這樣不是很好嗎?
見蕭季凡沒有說話,程皓繼續講解,「女人就像一團棉花,你不能太過粗暴,否則她有可能會受傷,你要把她放在手心裡溫柔呵護,多說些甜言蜜語,她一感動就會投入你的懷抱了。」
蕭季凡眉頭微皺了下,表情漠然,「你這套愛情觀不適合我,還是自己留著用吧,因為我不會對孫律師說任何花言巧語。」
「嗷,我的愛情觀被嫌棄了……算了,你就繼續和小白兔玩躲貓貓吧。」程皓無奈的雙手一攤,「不過季凡,我真的很好奇你為什麼這麼喜歡詠欣?雖然她長得不錯,也挺聰明的,但蘇凱淇不是更漂亮更出色?」
蘇凱淇律師可是業界出了名的美女律師,和郭安妮那種嬌媚型的不同,她個性鮮明,不嬌不弱還有著幾分英氣,美得很有個性也很有味道,當然,她在工作上的亮眼表現也讓他感到十分滿意,簡直可說是非常完美。
「孫律師給我的感覺很像太陽。」說起孫詠欣,蕭季凡嘴角不禁揚起。
「太陽?」
「對,像太陽般明亮又溫暖,孫律師她給了我一種單純美好的感覺,讓人很想跟她在一起,我從來沒有對任何女人有過這樣的感覺。」就算她離開事務所了,那種感覺依然沒有消失,那時他才明白,自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得那麼喜歡她了。
聽完某人像是告白的話後,程皓無言了。他形容女人是一團棉花被說成是花言巧語,難道形容成太陽就不是花言巧語?不過,能聽到這小子說花言巧語,可見他真的很喜歡詠欣。
「好,我知道了,詠欣就是你的太陽,那現在你的太陽變成了一隻小白兔,整天躲著你,不知道蕭大律師有何對策?」
「沒對策,不過,只要她不討厭我就夠了。」
「你怎麼知道詠欣不討厭你,你問過她了?」
蕭季凡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從椅子上站起來。「不聊了,還有很多工作要處理,我回辦公室了。」
「喂,小子,回答完再走啊!」
蕭季凡完全沒有理會程皓的意思,拿著文件直接走出程皓的辦公室。
來到走廊的分叉點,他停下腳步,往孫詠欣的辦公室深深看了眼,才大步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他將手上的資料放在桌上,坐進辦公椅裡,想著程皓最後的問題:為什麼會知道孫詠欣不討厭他?
因為那個吻。
雖然那天晚上她喝醉了,不過還知道他是誰,也喊了他的名字,而他親她時她並沒有拒絕,若是她很討厭他,就算醉了也一定會推開他的,但她卻沒有這麼做,所以後來才有那個熱吻。
那晚會吻她,才不是像某人說的,是他忍不住了才出手,而是因為那晚她對他笑了,笑得甜美動人,令他情不自禁。
現在他雖然還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不過當務之急是不能讓公司的傳聞繼續下去,畢竟不是什麼好事。
蕭季凡決定了,過幾天找個時間跟她好好談談。
 
 
 
孫詠欣最近有點累,除了要盡量避開蕭季凡以外,她的前夫這幾天也不斷的傳LINE和打電話給她,說什麼他發現自己依然愛著她、很後悔離婚、希望能跟她復合之類的話。
復合?除非她瘋了,不然這種事絕對不可能發生。
此時她的手機又響起了LINE提示音,孫詠欣拿起手機一看,果然又是胡奕廷那傢伙。
詠欣,為什麼已讀不回?我真的還深愛著妳,求妳回到我身邊吧,我一定會比以前更愛妳!我發誓,我只會愛妳一個人,不會再有貳心。
孫詠欣淡漠地看著這則訊息,他這是承認之前有過貳心,的確是喜歡過方娜麗囉?
老實說,她很想封鎖胡奕廷,可是她怕一旦封鎖之後,他會採取更激烈的行動,比方說來事務所找她,而這是她不想見到的。
當初她提出要離婚,胡奕廷並不答應,她猜他或許是要享受齊人之福,可惜在胡家他是做不了主的,前婆婆同意後,他們很快就到戶政事務所辦理離婚,至於推她進游泳池的方娜麗,她並沒有向對方提出任何告訴,她只想快點離開那個家、那些人,不想再與他們有任何的交集。
孫詠欣再次已讀不回,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胡奕廷回頭找她說要復合,可是她對他再無任何一絲的情感,或許剛離婚時還有點怨恨,但現在,她真的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了。
只是也不能讓胡奕廷一直騷擾她,要不要乾脆把這事告訴學姊,再請學姊去跟胡奕廷說清楚?孫詠欣想了下,最後決定不要讓學姊知道,因為學姊最近很忙,她不想給學姊添麻煩,還是她自己好好想想該怎麼處理吧。
之後,她暫時拋開胡奕廷,投入新的案件當中。
 
下午,她收到一封信,打開一看,裡面竟然是一張血書,不只嚇了她一跳,連整個事務所都被驚動了。
此時體型高大魁梧,外號大熊律師的熊燁站了出來,他的家族經營屠宰場,從小就聞遍雞鴨血液的味道,經他察看後,確認上頭的血液不是人血,應該是鴨血。
聽到不是人血,大夥兒心裡都鬆了口氣,不過血書上大大的「去死」兩個字還是讓人觸目驚心,因此當下他們馬上就報警了。
待警方趕到,經過詢問後隨即決定將恐嚇信帶回化驗。
警察離開後,同事們各自回去工作,此刻在孫詠欣辦公室裡的只有程皓、蘇凱淇還有蕭季凡。
蘇凱淇拍了拍她的肩膀,「別擔心,交給警方去處理,我想應該很快就可以逮到寄件者了。」
「嗯。」孫詠欣抑下心中的驚恐,點點頭。
「詠欣,我看這幾天就讓我的助理接送妳上下班吧。」程皓擔心的說。
這不是事務所第一次收到恐嚇信,但這次歹徒恐嚇的對象是身為女性的孫詠欣,他不得不多一分慎重,一切以她的安全為最優先考量。
孫詠欣儘管有些驚魂未定,卻覺得不必麻煩別人特地接送她上下班,她的住處離事務所並不是很遠,只要上下班搭計程車,自己再多小心一點就行了。
當她想開口婉拒時,有個人比她早一步說話了—— 
「不必那麼麻煩了。」
只見蕭季凡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道:「阿皓,你的助理有他要做的工作,不好麻煩他,孫律師的安全交給我負責就行了。」
一聽,程皓差點笑出來,他的助理有工作要做,難道他蕭大律師就很閒嗎?還有,把小白兔交給大野狼保護是有比較安全嗎?不過他看得出來季凡很擔心詠欣的安危,再說他也不好駁回痴情男子想保護心愛女人的要求。
「我知道了,那詠欣這陣子的安危就交給你負責,你要好好保護人家。」可千萬別真的變成大野狼才好。程皓在內心想著,帶著神祕的微笑走了出去。
一旁的蘇凱淇見狀,當然明白程皓的用意,因此她也說了句「詠欣的安全交給季凡前輩負責,我很放心」,隨後也跟著離開。
孫詠欣傻眼。是怎樣,都沒人問過她這個當事人願不願意,他們就自己做好決定了?
因為實在太錯愕,等她反應過來,才發現辦公室裡只剩下她跟蕭季凡,氣氛頓時變得尷尬。
嗚,怎麼偏偏跟他獨處呢?這陣子她可是刻意躲著他,甚至車子的清潔費用還是拜託學姊拿給他的……
她嚥了下口水,乾笑著說:「蕭律師,我想不需要麻煩你……」
「把妳這一年來經手過的案件資料全部拿給我。」蕭季凡神色凝重,想起那張恐嚇信,他簡直恨不得馬上就揪出犯人。
孫詠欣怔了下。「我想警方那邊應該會調查……」
「警察辦案有一定的程序,他們也不是只有這一樁案子要辦,如果可以從資料中尋找出可疑的嫌疑犯,我想應該可以更快抓到犯人。」蕭季凡不是不信任警察的辦案能力,他在意的是時間,犯人一天沒有抓到,孫詠欣就多一分危險。
他走到孫詠欣的辦公桌前方,定定地望著她,「還有,犯人若真是因為輸了官司,不甘心之下寄了恐嚇信給妳,難道妳就不擔心,這個人也有可能會傷害妳的委託人嗎?要知道,這個人已經犯法了。」
孫詠欣愕然,她確實沒有想到這一點。
「孫律師,我想要盡快找出寄恐嚇信的犯人,因為這不只關係到妳的安危,也包括那些委託人的安危。」蕭季凡說這些話不是故意要嚇她,而是想讓她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當然,也只有牽扯到委託人,這個女人才會乖乖的把資料拿給他看。「還有,妳不用刻意躲著我,以後我不會再做妳不喜歡的事。」
孫詠欣看著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雖然覺得他前面說的很對,只是他後面那句話,實在讓她有些小尷尬,情緒也滿複雜的。
「現在,妳去把資料拿出來,存在電腦裡的也馬上列印。」
「……好。」
孫詠欣先不去在意自己內心的感受,此刻找出犯人才是最要緊的事。
接下來的時間,他們把資料重新翻閱,蕭季凡大部分時間都在聽她述說這些案子的內容、委託人及被告當時的情形等等。
一直到晚上七點左右,蘇凱淇的助理雪莉來敲門,要替晚上留下來加班的人訂便當,因此過來詢問他們。
「我沒有什麼胃口,不用幫我訂了。」想起那張血書,孫詠欣直到現在依舊感到很不舒服。「蕭律師你呢?我請你吃便當,謝謝你今天的幫忙。」
「請客以後再說。」蕭季凡轉過頭對雪莉說道:「我也不訂,待會兒就走。」
雪莉離開後,蕭季凡開始收拾桌上的資料,「孫律師,這些案子妳都說過一遍,我心裡也已經有底,晚上我帶回家再研究一下就行,妳東西收一收,我開車送妳回去。」
孫詠欣原本想說不用了,今天他已經幫了她很多,她實在不好意思再耽誤他的時間,只是若她拒絕了,是不是顯得自己太小家子氣?
想了想,她大方的點點頭。「好。」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新版)

    【龍門三姝】(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5.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6.《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8.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9.《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10.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本館暢銷榜

  • 1.穿越尋寶去之《公主越雷池》

    穿越尋寶去之《公主越雷池》
  • 2.王子以身相許之《小氣大總裁》

    王子以身相許之《小氣大總裁》
  • 3.冤家貴人之《餵養女強人》

    冤家貴人之《餵養女強人》
  • 4.穿越尋寶去之《小妾上位》

    穿越尋寶去之《小妾上位》
  • 5.貧妻奸商之《鹽妻發家》

    貧妻奸商之《鹽妻發家》
  • 6.婦德放兩旁之《涼涼當王妃》

    婦德放兩旁之《涼涼當王妃》
  • 7.地下皇帝之《鳳凰特典》

    地下皇帝之《鳳凰特典》
  • 8.天虹組織終回《打包花心鬼》

    天虹組織終回《打包花心鬼》
  • 9.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 10.《禍水爺》

    《禍水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