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特殊技藝輕鬆好笑
分享
藍海E147-1~E147-3

《錦衣之下》全三冊 含精美劇照卡組(電視劇「錦衣之下」原著小說)

  • 出版日期:2020/08/17
  • 瀏覽人次:6200
  • 定價:NT$ 980
  • 優惠價:NT$ 774
撒糖無上限,甜寵即王道!
腹黑冷酷的錦衣衛大人,在愛情面前也要俯首稱臣!
當辦案如神的錦衣衛——陸繹,遇上感情線堪比神木的女捕快——袁今夏,
使出一身計謀來追妻,必須要!
電視劇《大明錦衣衛》原著小說(陸版劇名:《錦衣之下》)
遇見貓 錦衣之下 劇照版套組新上架(六入)
 
★本書特點
電視劇《大明錦衣衛》(陸版劇名:《錦衣之下》)由任嘉倫、譚松韻領銜主演,
腹黑狠辣錦衣衛V.S.古靈精怪女捕快,兩人一邊辦案一邊撒糖,電視劇熱度排名持續居高不下!
當螢幕上的甜寵CP躍然紙上,故事幽默、甜蜜、精彩加倍,更收錄婚後番外故事~


★本書收錄甜餅番外
【初遇今夏】
【提親篇:提親或收妖?】
【婚後篇:夫妻辦案明算帳】
【婚後篇:陪妻辦公】
【婚後篇:發不出月俸】
 
★本書介紹
藍海系列E147-1《錦衣之下》  卷一
說到嫁人,袁今夏真的很想哀歎,
她小時候是打架王,現在是京城六扇門的捕快,捉賊辦案無所不能,
卻因名氣太盛乏人問津,身為大齡賠錢貨,她只能捉賊拿賞金努力存嫁妝,
而除了嫁人一事無法如願之外,其實她的日子過得很舒心,
誰知這次上頭派下來的任務讓她覺得憋屈,她得和身為錦衣衛的他去揚州查案,
她曾聽人說過錦衣衛很難搞,沒想到她遇上的是箇中翹楚,
明明他才是來協助她辦案的人,使喚她當小廝卻很順口又順手,
船都還沒靠岸,就因官船上自己人內鬥而惹風波,
她雖被當成人質挾持,幸好福大命大只受輕傷,在歷經波折來到揚州後,
等著她的不是大魚大肉的接風宴,而是他老大一句「先辦案」,
她就得要幫他掘墳驗屍,然後他又半夜不睡覺的挖她起床查凶案,
敢情她這黃花大閨女在他眼裡是個鐵錚錚的漢子,一人可當三人用?
現在說好假扮有錢公子釣女凶嫌,他卻假戲真作一臉陶醉的讓她看得頗刺眼,
只是,她不是他眼中沒臉蛋沒身材、連女凶嫌一根頭髮都比不上的乾扁捕快嗎?
怎麼當她中毒瘴,他卻比她還緊張的將保命丹給她,要她留著命以身相許……
 
藍海系列E147-2《錦衣之下》  卷二
袁今夏因押解案情關鍵人不幸遇劫身受重傷,
原以為會被陸繹扣上辦事不力的罪名,沒想到他大方送藥外還給她加菜,
傷癒後她投桃報李的親自下廚辦了一桌素齋請他客,
意外引得他承諾會幫小時走失的她尋找真正的親人,
當她不察中了賊人的軟筋散,手腳使不上力氣時,是他使計護著她全身而退,
他對她這麼好,她感動得情愫暗生,私心想要留在他身邊,
然而還來不及將心事說出,娘卻來信說已替她在京城定了親,
而在揚州結交的烏安幫少幫主也嚷著說要娶她,
一次兩朵桃花砸得她頭暈眼花,她心裡發慌不知該如何解決時,
他生著悶氣的公器私用+以銀子為餌,要她跟著他出公差到杭州去,
這下她才知道,她若要嫁人,只要對象不是他,他都會腹黑的擋掉……
 
藍海系列E147-3《錦衣之下》 卷三(完)
為求盡早將下杭州辦案的任務解決,跟陸繹回去將親事辦一辦免得夜長夢多,
袁今夏瞞著他去查案,卻遇上倭寇偷襲,差點把自己交代進去,
而這也加速他掃寇的行動,決定前往舟山軍營一探,
再聚首後的兩人只能說小別勝新婚,整天黏在一起,
不料,他對她的百般寵愛,在他得到屬下的密報後卻整個大轉變,
日漸冷淡的和她保持距離,還說她辦事不牢靠,
但當她被逃獄的倭寇設計,身受重傷的他依然拚死護她安全,
就她六扇門捕快的超強直覺──大人,其中有鬼……
遇見貓
獅子座,生於閩南,住在江南,是普通的居家小女子一個。
喜歡旅行、喜歡看電影、喜歡看書、喜歡睡覺、喜歡美食、喜歡貓、
喜歡乾衣服上頭的陽光.味道,喜歡乾淨的木地板照出光影的感覺,
喜歡家人吃完早餐留下的空碗,讓人覺得幸福,
喜歡家門口藥店「夜間按鈴」的牌子,喜歡冬季山林裏散著落葉的石階……
關於寫作這件事,不寫的時候會覺得很煩躁,但寫了之後又總是想偷懶。
最後最後,我的夢想不大,家人平安健康就好。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初遇
「來兩串豆干,加辣油。」有個帶笑的聲音道。
今夏回過神來,抬頭見是楊嶽,訝異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剛送了兩條醃魚去妳家,正好碰見妳娘,順便把妳的出差補助給她了,她說妳在這裡守著攤子。」他也不見外,自己動手撈了一串豆干,淋上辣油,「我爹說明日一早讓咱們跟他去兵部司務廳。」
「哦。」她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司務廳又丟東西了?」
「鬼才知道。」楊嶽循著她的目光往河面上望去,好奇問道:「看什麼呢?」
「看見那個跳水雜耍的沒有?」今夏努努嘴。
隨著她的話語聲,赤膊漢子以一個漂亮的後空翻自高竿上躍下,抱膝連打了三個筋斗,「噗通」一聲穿入水中。
正是春寒料峭時,河面雖未結冰,河水卻是冷得刺骨,楊嶽見了不禁縮了縮脖子,替那人打了個哆嗦。
「我才賣三串豆干,他都跳八回了。」今夏無比羨慕地望著爬上船的赤膊漢子,「他忙一晚就抵得上咱們一個月的月俸,你說咱們還當捕快幹什麼?」
「妳不嫌冷?」
「你會嫌銀子冷嗎?」
她低頭看向一堆如小山一般的滷豆干,也不知何時才能賣完,不禁長歎氣。
「又缺銀子了?」楊嶽很是瞭解她。
她還未回答,攤子前便來了人。
「要四串豆干,兩串澆辣油、兩串灑梅子粉,越酸越好,我娘子現下就想吃點酸的。」寵溺的語氣聽得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正是陪著老婆來逛夜市的孫家老大,孫吉星。
儘管很不願意抬頭,但衝著收錢的分上,今夏還是快手快腳地弄好豆干遞過去,面無表情道:「四個銅板,謝謝。」
孫吉星付錢,他老婆接過滷豆干,眨眨眼看著她,「咦?今夏,怎麼是妳在看攤子?妳不用抓賊嗎?」
「咳咳……這是特殊任務。」今夏壓低聲音湊過去,「近來官府正在部署一樁大行動,你們沒事少在街上走動,尤其妳懷了身孕,若是磕著碰著就更不好了。」
孫吉星一聽便緊張起來,「當真?」
今夏示意他們看向旁邊的楊嶽,反問道:「要不然你以為我們兩人杵在這裡真是為了賣豆干?」
孫吉星連忙攙著娘子急急回家去,楊嶽目送他們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才朝今夏問道:「好端端的,嚇他們做什麼?」
「他們這對恩愛夫妻在我娘面前轉一圈,我娘回去就得埋怨我一車的不滿,我還不能還嘴,真是能把人硬生生憋死。」
她煩惱地捏捏眉心,忽然聽見左側人群中起了一陣喧鬧,正欲伸頭張望,便見有一個頭戴飄巾、身穿三鑲道袍的男子跌過行人重重摔過來,不偏不倚正倒在她的攤子上,滷豆干立時灑了一地,各色醬汁四下飛濺。
「喂!你……」
見他手上拿著一副賽黃金熟銅鈴杵,顯然是走街的算命先生,今夏伸手要去拉他,不料他反手揮來,袖底露出雪亮的長匕首,藍芒冰冷,一望便知刀刃上抹了劇毒。
「小心!」楊嶽見狀大駭,搶上前去。
這一生變甚是突然,幸虧今夏反應機敏,及時側身閃過,匕首斜斜削去她半幅衣袖。
楊嶽雖然出手阻擋,卻有人後發先至,只見一道青影掠過,凌空飛腿直接將算命先生踢得嘔出鮮血,只能撐在地上勉強掙扎。
「說!密報藏在哪裡?」
來者身穿竹青實地紗金補行衣,腰束白色錦帶,甚是軒昂齊整,一腳踏在算命先生持匕首的手腕上,語氣冰冷得像是透著絲絲寒氣。
「不知道……」算命先生疼得冷汗直冒。
這位青衫者,今夏認得。
當今天下,位高權重者,除去高高在上卻一心向道的世宗,獨剩下二人,一個是嚴嵩,位居內閣首輔,在朝中結黨營私,自不必說;另一人是陸炳,錦衣衛指揮使,他和世宗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好哥兒們,還曾冒著生命危險衝入火中救出世宗,兩人的關係就跟鐵打的一樣堅不可摧。嚴格說來,陸炳還算是個不錯的官,雖說排除異己、大權獨攬,但至少恪盡職守,也確實平反了詔獄中不少冤案,不過,滿朝皆知他與嚴嵩交好。
今夏領略過那位錦衣衛指揮使的風采,陸炳其人劍眉星目、長鬚飄飄、器宇軒昂,目光流轉之間不怒而威,很是懾人。
而她眼前的這位青衫者,正是陸炳的兒子,陸繹。陸炳是武狀元出身,據說陸繹武功高強,不在其父之下,是錦衣衛中數一數二的高手。
在她看來,陸繹的相貌應該是肖似其母,威武不足而俊秀有餘,唯獨那雙眸子酷似其父,神色波瀾不驚,配上與年紀不太相稱的沉穩,又多了幾分清冷氣質。
陸繹的腳微旋,加了點力道,她覺得似乎聽見算命先生的手腕骨頭在劈啪作響。
「我……真的……不知道……」算命先生的聲音淒厲至極。
這人身攜抹毒匕首,自然絕非善類,今夏知道錦衣衛向來手重,但眼見陸繹這般逼供,她還是有點看不下去,上前開口道:「不知這位算命先生所犯何事?即便是要審訊也該……」
她的話才說了一半,陸繹連眼皮都未抬,衣襟擺動,露出繫在腰際的錦衣衛腰牌,冷冷道:「官府辦案,閒雜人等讓開。」
一見來者是錦衣衛,周遭圍觀的百姓就算再好奇也不敢繼續看下去,悄然無聲地迅速散開,原本還熱熱鬧鬧的新豐橋頭很快變得冷冷清清。
其間又有四人趕到,清一色皆是萬字巾、青藍長身罩甲、革帶與皂皮靴,正是錦衣衛的裝束,四人至陸繹跟前恭敬施禮稟報道:「陸大人,曹革已死。」
今夏聽見這個名字便已然明白,免不了暗自歎氣,不過半日功夫,曹革果然受不了酷刑,被折騰死了。
當捕快這兩年多,她的性子自是拘束了不少,也明白了許多人生格言,例如好漢不吃眼前虧、大丈夫能屈能伸、識時務者為俊傑等等,自己的人生規劃自然是朝著「俊傑」這條光明大道奔去。她雖然看不慣錦衣衛這副高高在上的德行,可是六扇門也確實無權干涉他們的案子,原也想走,但目光落到一地的豆干渣,再想到娘的臉色,一句「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就在她的腦子裡浮現。
她盡可能讓聲音帶上哭腔,以求有楚楚可憐的效果,「官爺,你們辦案也不能砸了我的攤子啊。」
沒人應聲,也許壓根兒就沒人聽見。
陸繹不堪其煩地皺了一下眉頭,指著算命先生道:「帶回詔獄。」
算命先生自是知道詔獄的可怖,臉色頓時慘變,忽然猛力掙扎,竟不是為了逃走,而是直接撲在那柄抹毒的匕首上。
那毒甚是霸道,只不過一眨眼,他居然口吐黑血,一命嗚呼。
陸繹緊鎖眉頭,言簡意賅地下令道:「搜身。」
四名錦衣衛將屍首細搜一番。今夏與楊嶽冷眼旁觀,看著他們解開屍首的髮髻又扒掉貼身衣物,連鞋底都被劃開,以防藏物。
「搜得還挺細。」楊嶽瞧著,朝今夏耳語。
她對此不以為然,「這有什麼?熟能生巧而已,頂多也就是咱們衙門裡仵作的水準,一幫子粗人。」
陸繹背對著他們倆,也不知是否聽見了,微微側頭,眼角餘光寒冷如冰,本欲說話的楊嶽察覺到便收了聲。
「陸大人,沒有。」搜查完畢,一名錦衣衛向陸繹稟道。
「妳猜他們在找什麼?」出於捕快的本能,楊嶽很好奇,壓低聲音問今夏。
之前他說兵部司務廳丟了東西,而曹革正是兵部的,今夏已經隱隱猜到,只是不便說出,便道:「這還用說,肯定是關係國家大事的大案。」
陸繹再次側頭,雖然沒有說話,但眼底寒光的意思很明顯—— 閉嘴!
現下對今夏來說迫在眉睫的不是什麼軍國大事,而是眼前這被砸爛的豆干攤,於是她再度開口,語氣誠懇而樸實,「官爺,我這些豆干其實不貴,您給個二兩銀子也就夠了。」
與此同時,其中一名錦衣衛滿面擔憂地對陸繹道:「兩個人都死了,又找不到圖,都督那邊……」
今夏迫不得已提高了嗓門,「咳咳,幾位官爺,你們至少應該賠點銀子啊。」
這一次,她的聲音又脆又亮,很難讓人忽視,這下子,不僅僅陸繹,連一眾錦衣衛也都看過來了。
「二兩銀子就夠了。」她陪著笑,示意他們低頭看向一地的滷豆干碎渣。
「妳找死啊,還不趕緊滾?」一名高個子錦衣衛惡形惡狀地朝她喝斥。
在銀兩的事上她向來毫不退讓,「賠了銀子我就走,不然我沒法跟我娘交代。」
「妳……」
他逼上前作勢欲打,被陸繹一個厭煩的擺手制止。
「給她銀子讓他們滾。」大事當前,他不願多生事端,更不想再看見無關的閒雜人等。
高個子不敢不聽他的命令,只得取出錢袋,丟了二兩銀子給今夏。
她喜孜孜地收好銀子,與楊嶽準備離開,行出幾步之後,她突然煞住,回頭看向陸繹,心情甚好地提醒道:「我不知道諸位官爺在找什麼,不過他的衣袖上有青苔的痕跡,鞋子半濕,我猜他剛剛應該去過距離河水很近的地方,比如橋洞。」
陸繹盯了她一眼,然後單膝蹲下查看,果然發現屍首的左右衣袖都有擦過青苔的痕跡。
「那個地方有點高,所以他踮起腳,左手扶著牆,用右手去搆。」她繼續道:「若我沒猜錯的話,他左手的指甲縫裡會留有青苔屑。」
陸繹執起屍首的左手仔細察看,果然在中指縫裡發現幾點青綠,若有所思。
今夏見他已經明白便轉身離開,身上揣著二兩銀子,腳步比平常輕快許多。
「早就說他們是一幫粗人,就知道打打殺殺,上不得檯面。」對於錦衣衛這套作風她很是不屑,邊走邊朝楊嶽道:「他們若是能幹些,咱們明早就不用去兵部司務廳了。」
「妳又知道了?」
「人都死光了,東西也找著了,還有我們什麼事?」她想想又覺得有點惋惜,「既然曹革通敵,賞格也該高一些才對。」
半個時辰後,裹在油布內的薊州布防圖在一處橋墩凹處被找到。
算命先生真名為宋永文,實際上是隱藏在京城內的雙面細作,專門收集情報然後高價賣出。曹革得罪上司,被調離京城,為報復所以偷出布防圖賣給宋永文,而後攜齊丘氏私逃。
案情告結,錦衣衛指揮使陸炳深夜進宮,世宗餘怒未消,下令罰兵部尚書、兵部左侍郎與兵部右侍郎各一年俸祿。
 
「人都死了才要我們去查,之前都幹麼去了?」
衙門偏廳內,今夏斜歪在梨木圓後背交椅裡,不滿地看著一紙公文。
「人死了,可是銀子沒找著,十萬兩修河公款總得追回來。」楊嶽接過她手中那紙公文,也有些忿然,「周顯已不過是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他沒有膽子吞下十萬兩修河款,難不成以為人死了就能把事情全推到他身上嗎?」
周顯已,浙江吳興人,嘉靖二十一年進士,嘉靖二十三年任戶部給事中,嘉靖三十一年任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領十萬兩修河公款,奉命修整揚州河堤,至揚州後卻遲遲未興工事,後被查明私吞修河公款,遂畏罪自殺。
今夏冷哼,「有什麼可查的?嚴世蕃是工部左侍郎,但凡工程款項有不經他手的嗎?若能查到他家去,保證什麼都查得到。」
「夏兒!」楊程萬立刻喝止她。
嚴世蕃是當朝首輔嚴嵩之子,嚴嵩權傾朝野,幾乎一手遮天,嚴世蕃所任工部左侍郎兼尚寶司少卿稱得上是朝廷中最肥的差事。
今夏歎了又歎,當今世道都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嚴世蕃任此職,簡直就是在他的脖子上直接掛一張大餅,他想怎麼貪就怎麼貪,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楊嶽搖頭,「爹,這事沒法接,查不出來是我們無能,可真查出來恐怕連命都不保。」
楊程萬揭開茶蓋,輕輕撩開浮沫,看著茶針在升騰熱氣中沉浮,淡淡道:「沒辦法了,大理寺左寺丞劉相左大人親自點了名要我去,你們倆回家收拾行裝,隨我去揚州一趟。」
「頭兒,我和大楊去就行了,您就在京城歇歇吧。」今夏道:「江南潮濕得很,您這腿到了那裡肯定要鬧毛病。」她料定此行絕對是吃力不討好,楊程萬年紀漸大又有腿疾,沒必要蹚這淌渾水,不如好好休養。
楊程萬搖搖頭,「此案還有錦衣衛協辦,你們兩個盯不住。」
又是錦衣衛!
今夏與楊嶽相視一眼,眼底不約而同地浮現艱難之色。
在她看來,陸炳既然與嚴嵩交好,錦衣衛此行自然不會是要拆嚴嵩的臺,會協辦此案的原因可能就是要替他消滅一切不利的罪證。
「派哪個錦衣衛?」今夏默默問道。
「錦衣衛經歷,陸繹。」楊程萬的語氣仍是淡淡的。
今夏與楊嶽卻是同時一驚。十萬兩修河款,說小不小,可說大也不大,竟然需要動用陸繹!
然而只詫異了一會兒,今夏就已回過味來了,朝中官員升遷,若規規矩矩的便得花費不少年月,三年一次按考評升遷,想升得快就得立些大功,還得讓皇帝老兒有好印象。陸繹有他老子的光環在,皇帝老兒對他的印象定然頗佳,再立上一些功績,說不定就能從七品經歷直接升到四品指揮僉事。 
「頭兒,那這案子還怎麼查?」她沒精打采地看向楊程萬。 
「我們只做分內事,別的不必管。」楊程萬回道。 
聞言,今夏與楊嶽皆無法,便不再多言,各自回去收拾行裝。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姨娘要翻身》

    《姨娘要翻身》
  • 2.《嬌花落寒門》全5冊

    《嬌花落寒門》全5冊
  • 3.《喜嫁農門》

    《喜嫁農門》
  • 4.《贅婿是皇帝》全2冊

    《贅婿是皇帝》全2冊
  • 5.《娘子是祥瑞》全3冊

    《娘子是祥瑞》全3冊
  • 6.《山野藏貴妻》

    《山野藏貴妻》
  • 7.【福妻抬進門】贈小女子狗腿日常明信片乙款組合

    【福妻抬進門】贈小女子狗腿日常明信片乙款組合
  • 8.【福妻奉茶】+女兒不懂茶(家庭號)組合

    【福妻奉茶】+女兒不懂茶(家庭號)組合
  • 9.《掌心寵》

    《掌心寵》
  • 10.《嫁君改命》

    《嫁君改命》

本館暢銷榜

  • 1.《天下第一美》

    《天下第一美》
  • 2.【福妻抬進門】贈小女子狗腿日常明信片乙款組合

    【福妻抬進門】贈小女子狗腿日常明信片乙款組合
  • 3.《千面小嬌娘》

    《千面小嬌娘》
  • 4.《嫁君改命》

    《嫁君改命》
  • 5.《陛下賣笑五千兩》

    《陛下賣笑五千兩》
  • 6.《說好的和離呢?》

    《說好的和離呢?》
  • 7.《嬌娘錢滿窩》

    《嬌娘錢滿窩》
  • 8.《財女的矜貴夫》全2冊

    《財女的矜貴夫》全2冊
  • 9.《再嫁和離夫》

    《再嫁和離夫》
  • 10.《吉星如意》

    《吉星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