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85701-E85702

《吃貨福星》全2冊

  • 作者清瓷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0/04/22
  • 瀏覽人次:2869
  • 定價:NT$ 500
  • 優惠價:NT$ 395
試 閱
藍海E85701 《吃貨福星》上
穿成忠靖侯府三房的五姑娘,享盡了父母兄姊的寵愛,
就連祖母也因為高僧贈她佛珠而認為她有福,對她改觀,
生活實在沒啥煩惱,直到遇見那傢伙……
她陪三姊姊去寺裏抄經祭拜,誰知卻碰上了個登徒子,
等她隨祖母進宮探望生子的姑姑,竟又遇上了他……
說好的皇后所出四皇子溫潤如玉,是翩翩君子呢?
他以為她認不出他的臉、他的聲音嗎?
怎麼有臉裝得像初次見面,卻掛著她遺失的貼身玉佩四下招搖!
 
藍海E85702 《吃貨福星》下
第一次參加王府老王妃的壽宴,她就得了紅珊瑚手串,
雖然很想說這是因為她魅力滿點,人見人愛,
可現實又是四皇子暗中搞鬼,告訴長輩他看中她,
更別提什麼承諾只有她一人,開話本鋪子討她歡心了,
他計謀這麼多,她哪裡是對手,終究跟他越走越近,
誰知,因為姑姑所出的九皇子病重,
她隨祖母去寺裏尋大師救命,他代表皇家與她們同行,
不小心竟讓老人家發現他倆有曖昧的祕密……
清瓷,女,80後出生,巨蟹座,
性格開朗,高興了就笑,相信愛笑的女人運氣都不會太差。
從最初看第一本小說開始,就和文字結緣,漸漸地有了走上寫作道路的夢想。
喜歡看書,喜歡音樂,泡上一杯清茶,手捧一本書,
坐在午後的陽光和這五彩繽紛的世界裏,專注著自己想做的事情,
從來都是一種簡單的幸福和快樂,沉澱,
更叫人一步一個腳印,每一步都承載著自己最初的夢想和點滴的快樂。
簡單、隨性、常常有著奇奇怪怪的幻想,
這樣一個從不完美,卻努力享受人生道路上的美好的我,
最想將那些幻想和情感拿筆端一字一字寫出,叫每個人都能在閱讀中得到快樂和樂趣。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忠靖侯府五姑娘
忠靖侯府,藕香院。
天才剛剛亮,院子裏就響起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丫鬟、婆子已經起身,有的去茶水間準備熱水,有的拿了掃帚清掃著地面,末了再灑上一層清水。
穆家五姑娘的貼身大丫鬟寶珍身著一件水綠繡花藍緞領褙子,手裏端著茶盞,緩步從茶水間出來,行至門前,便有丫鬟福身叫了聲,「寶珍姊姊。」
「姑娘可醒了?」她話才說完,自己就笑了出來,只因自家姑娘憊懶,哪日不用她們叫自個兒就醒了,才是怪事。
那身著粉紅折枝花卉褙子的丫鬟也是抿嘴一笑,寶珍吩咐人準備洗漱用的東西,才推門輕手輕腳走了進去。
進了內室,聽不到一點兒的響動,知道姑娘果然還在睡,寶珍將茶盞放在床邊的檀木方桌上,才小聲喚道:「姑娘,時候不早了,用了早飯該去給老太太請安了。」
帳幔裏頭的人半天才動了動身子,知道自家姑娘醒了,寶珍抿嘴一笑,伸手掛起帳幔,轉過頭來,看著躺在床上,眼睛有些朦朧的姑娘。
床上的少女一身領口繡柳葉紋月牙色的寢衣,烏黑的頭髮披散在肩上,肌膚瑩潤如雪,五官精緻柔美,長長的睫毛像是小刷子似的,慢慢睜開,水潤的眼眸帶著幾分剛睡醒的迷濛,叫人一眼看去,就再也移不開眼了。
太太說的沒錯,五姑娘生的這般模樣,長大後不知要迷了多少人去。
穆鳶抬起胳膊來揉了揉眼睛,又轉身將頭埋在被子裏,還不忘蹭了兩下。
「姑娘別貪睡了,一會兒還要去向老太太請安呢。」寶珍無奈笑了笑,姑娘這副懶惰的性子,也不知是像了誰,老爺太太可不是這樣的。
穆鳶聽了,這才清醒了過來,祖母向來規矩嚴謹,去遲了可是要挨罵的。
她點了點頭,任由寶珍伺候著自己穿好了衣裳,又由丫鬟服侍著梳洗完畢,心中不是沒有感慨的。
前世的自己,哪裏能想到一覺醒來自己竟會成了忠靖侯府三房嫡出的五姑娘,連穿衣都有人伺候了。
忠靖侯府共有三房,大伯父在京任職,生了大哥哥和大姊姊。二伯父外任,帶了二伯母去任上,留了庶出的二姊姊和姨娘陳氏伺候老太太。三房,她父親在翰林院任職,母親謝氏是繼室,生了她和四哥哥兩個。府裏還有原配江氏所生的三姊姊和姨娘安氏所生的四姊姊。
「姑娘也別擔心,姑娘這幾日病著才沒去老太太那裏請安,老太太定不會怪罪的。」見著穆鳶不說話,寶珍還以為她幾日沒去請安,怕老太太生氣怪罪,忙出聲寬慰道。
說來她也替自家姑娘委屈,老太太平日裏將三姑娘當眼珠子似的疼愛,卻對自家姑娘不冷不熱,若沒比較便也罷了,可有三姑娘在那兒,這府裏哪個不知老太太不喜自家姑娘?好在,三姑娘性子溫和,向來是護著妹妹的,想來有三姑娘在,老太太也不好給姑娘臉色。
聽了寶珍的話,穆鳶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這麼些年,她哪裏怕過老太太責罵?老太太又不是那些個市井潑婦,即便是不喜歡她,左右不過那幾句教訓的話,只當沒聽到便是了。
她心裏清楚,老太太會對自己冷淡,是因為偏寵三姊姊,覺得三房上下都寵著她這個五姑娘,心裏覺著不快,畢竟,已故的江氏可是老太太的親侄女。
正說著,就聽到外頭一陣腳步聲,緊接著,熟悉的聲音就從院子裏傳了進來。
「姑娘可起了?」
穆鳶朝門口看去,只見一個身著深藍撒花褙子的嬤嬤從外頭進來,手裏端著一個紅漆托盤—— 這嬤嬤便是謝氏跟前最得力的陪房許嬤嬤。
「太太吩咐小廚房的人熬了一碗薑湯,早起天涼,姑娘趁熱喝上一碗。」許嬤嬤說著,緩步上前,親手將那碗薑湯放到桌上,「太太吩咐了,叫老奴盯著姑娘喝下去,免得姑娘再偷偷倒掉。」
穆鳶聽著這話,臉上暈出幾分紅色,許嬤嬤見狀,知她是害羞了,便將話題轉移開了,見著穆鳶小口小口將一整碗薑湯喝完,臉上才露出了笑容來。
「姑娘前幾日受了風寒,如今大好了,太太那裏也能放心了。」
穆鳶用完了薑湯,未等她去給老太太請安,老太太那裏就派了人來,說是知道她病才剛好,今日就不必過去請安了。
穆鳶猜想多半是三姊姊替她說了好話,免了她來回折騰,又著了涼。
如此,穆鳶去了母親謝氏的景宜院。
早有丫鬟將老太太免了姑娘請安的消息回稟了謝氏,見著她進來,謝氏臉上就露出笑意,不等她福身請安,便朝她招了招手。
「瞧著氣色總算是好些了,往後可不許偷偷將藥倒掉了。」
謝氏的話音剛落,四姑娘穆琦和安姨娘,連同屋子裏的一干丫鬟婆子全都笑了出來。
大家都知穆鳶從小怕苦不愛喝藥,每每都是謝氏盯著才能喝下,只這一回,謝氏沒看著,她就背著貼身的丫鬟將藥倒在了花盆裏,病情竟然拖延了許久。
謝氏起初以為是身邊伺候的人粗心大意,沒照顧好,細問之下,穆鳶才將真相說了出來,叫人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穆鳶站在那裏,聽著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臉也不由得紅了起來,嬌聲道:「女兒都認錯了,娘親還打趣人家。」說著,就將頭鑽到了謝氏的懷中。
她半個月前才過十二歲生辰,身量嬌小,謝氏摟著她嬌嬌軟軟的身子,哪裏捨得再訓她,只伸出手來點了點她的額頭,道:「往後可不許再淘氣了,不然叫妳父親罰妳。」
穆鳶應下才從謝氏懷中起來,對著站在一邊的穆琦笑了笑,叫了聲四姊姊。
這時候,謝氏吩咐道:「把早膳端上來吧。」說著,轉頭對穆鳶道:「娘叫小廚房的人做了妳最愛吃的珍珠湯圓和翡翠芹香蝦餃,妳嘗嘗看。」
片刻的功夫,丫鬟已將早飯全都端了上來,穆鳶和穆琦跟著謝氏坐在了桌前,安姨娘則是站在一旁布菜。
才用完早膳,就有丫鬟進來稟報,說是老太太跟前的雙錦姑娘來了,謝氏愣了愣,叫人將人請進來。
「奴婢給三太太請安,府裏來了客人,老太太請兩位姑娘前去見見。」
這下子,不僅是穆鳶,連同穆琦都看了過來。
細問之下,才知是永安伯老夫人莊氏來府上拜見老太太,說是想要見見府上幾位姑娘。
謝氏聽了,微微挑了挑眉,這才對著穆鳶道:「妳和妳四姊姊去吧,別叫妳祖母等急了。」
兩人應了聲是,福了福身子,而後退出了屋子,一路朝老太太的慈暉堂去了。

慈暉堂是忠靖侯府最大的院子,除了老太太平日裏住的正屋,還有廂房、三秀齋、絳珠閣、天遊閣幾處,老太太關心三姑娘,就將絳珠閣給了三姑娘,三姑娘每個月裏都要過來住上幾日。
見著穆鳶和穆琦結伴而來,守在門口的小丫鬟忙迎上前來,福了福身子道:「兩位姑娘可來了,快些進去吧。」
穆鳶微微頷首,跟著丫鬟進了屋子,只見老太太坐在軟榻的左側,一個身著青綠繡金圓領對襟褙子、年近四十的婦人坐在右側,想來便是那位老夫人了。
而大伯母魏氏坐在下首,大姑娘和三姑娘站在她身側。
穆鳶收回視線,緩步上前,福了福身子恭敬地請安道:「孫女向祖母請安。」
穆琦在她身後,亦是福身請安。
老太太見著她們只微微一笑道:「這是永安伯老夫人。」
聽著老太太的話,兩人上前行李。
莊氏給了兩人見面禮,才將視線移到站在一旁的大姑娘穆瑛的身上,笑著問她平日裏做什麼,讀了什麼書,言語間透著幾分親近。
穆瑛一一應答後,莊氏又說起了府上的二公子,穆鳶聽了心中咯噔一下,而不只她察覺了,其他人又如何猜不出來莊氏的來意,這顯然是有意結親。
一時間,屋子裏的氣氛變得古怪起來。
穆瑛身子微微顫抖,臉色亦是有幾分蒼白,而魏氏嘴角的笑意更是僵在了那裏,眼底透出幾分羞惱來。
穆鳶能理解魏氏母女的反應,大姊姊乃是忠靖侯府大房嫡長女,而那永安伯府,自從三年前永安伯墜馬送了性命後,已經敗落下來,府裏大公子襲了爵,二公子不過是個白身,論身分,哪裏配得上大姊姊?
莊氏敢打這主意,不過是因為半年前大姊姊和平陽侯嫡出的大公子郭潘定了親,可才訂親不到十日,那郭潘就醉酒落湖,溺死在水中了。
那平陽侯夫人不說自己兒子不小心,跟前的人照顧不周,反倒將罪全都怪在了未進門的大姊姊頭上,說是大姊姊命硬,將自己兒子剋死了。
這位老夫人分明是將大姊姊當軟柿子捏了,才擺出這副施恩的樣子,好像大姊姊能有個人家要,就是天大的造化了。
穆瑛臉色蒼白,偏偏莊氏拉著她的手熱絡的說著話,還說要請府裏幾位姑娘到府上做客。
老太太聽著這話,微微皺了皺眉,開口道:「她一個姑娘家,不好四處走動,趕巧昨日娘娘叫人從宮裏傳了信來,想要見見府裏的幾位姑娘。」
老太太口中的娘娘,就是穆鳶的二姑姑,宮裏頭的毓妃娘娘,她本居於嬪位,一個月前生了九皇子被皇上晉封了妃位,如今提起來,都要尊稱一聲毓妃娘娘了。
老太太這一開口,莊氏一愣,隨即臉上閃過一抹尷尬,訕訕一笑,又說了幾句場面話,就起身告辭了。
見著婆子將永安伯夫人送出去,魏氏就忍不住怒聲道:「這莊氏也不瞧瞧自己那兒子是個什麼身分,也敢來作踐我的……」
魏氏的話還未說完,就被老太太一個眼神止住了—— 屋子裏姑娘們還在,哪裏適合說這些話。
見魏氏止住了話語,老太太才對站在旁邊的穆鳶幾人吩咐道:「我也有些乏了,妳們都各自回屋去吧。」
在場的幾位姑娘歲數雖不大,可到底自小在侯府長大,最會揣度人心思,聽著老太太這話,哪裏不知,老太太這是在趕人。
「孫女告退。」幾人福了福身子,這才從屋裏退了出來,還未轉身,又聽老太太道:「瀾丫頭也跟妳五妹妹回去吧,妳母親幾日沒見妳,也該惦記妳了。」
老太太的話音剛落,穆鳶的面色就微微一變,老太太這話,多半是特地說給她聽的,更確切些,是說給母親聽的。
也是,老太太向來怕三姊姊在三房受了委屈。
穆瀾福了福身子,小聲應了聲是。
從屋子裏退出來,便有丫鬟前去收拾了三姑娘的東西,因著穆瀾時常過來住,帶走的也是些貼身用的東西。
「三姊姊可真是好福氣,能住在這慈暉堂,在咱這侯府也是頭一份兒了。可見咱們姊妹裏,祖母是最疼三姊姊的。」和二姑娘告別後,穆琦帶著幾分羨慕道。
穆瀾聽著這話,只看了她一眼,開口道:「妹妹這話錯了,都是祖母的孫女,有哪個不疼的。羨慕,我還羨慕四妹妹有安姨娘時時在身邊照顧,擔心妹妹冷了熱了。」
穆鳶聽著這話,下意識抬了抬眼,朝三姊姊看了過去,在她的印象中,三姊姊最是性子綿軟,甚少和人這般說話。
自然,穆琦也被她這話噎住了,張了張嘴,竟不知該如何開口。
不等穆琦說出話來,穆瀾就對站在一旁的穆鳶笑了笑,溫柔道:「五妹妹病才剛好,別再著了涼,叫母親擔心,咱們也快些回去吧。」


直到回了藕香院,穆鳶都覺得三姊姊今兒個怪怪的,和平日裏不大一樣,方才那句話,分明是帶了刺的。
正想著,外頭就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丫鬟進來稟報,說是太太叫許嬤嬤熬好了藥,叫姑娘過去喝呢。
這話說出來,屋子裏的幾個丫鬟俱是忍俊不禁。
「姑娘快些去吧,太太這是不放心我們,想親自盯著姑娘喝藥呢。」寶珍抿嘴一笑。
穆鳶只得帶著貼身的丫鬟去了景宜院。
進去的時候,謝氏正坐在軟榻上看著帳本,見著穆鳶進來,便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那碗藥。
聞著那刺鼻的藥味兒,穆鳶皺了皺眉,目光有幾分遲疑。
「再不肯乖乖喝,明兒個娘就吩咐大夫多開幾天的藥,權當是好好調養。」謝氏將她的表情收入眼中,不等她撒嬌耍賴,就開口道。
她這閨女,自小就是個怕苦的,不逼著真是一口藥都喝不下去。
聽著自家娘親的話,穆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只好伸手端起藥碗,放到嘴邊,幾口喝了進去。
見她喝完,許嬤嬤忙拿了一碟蜜餞過來,道:「姑娘快放在舌根兒下,壓一壓嘴裏的苦味兒。」
「還是嬤嬤疼我。」穆鳶轉頭對著許嬤嬤莞爾一笑,聲音甜甜的,聽在耳朵裏舒服得很。
謝氏聞言,沒好氣點了點她的額頭,「妳這沒良心的,叫妳喝藥就是不疼妳了。」
穆鳶嘻嘻一笑,對著謝氏討好道:「才不是,女兒知道娘親最好了。」
聽著她這話,謝氏眉眼間越發多了笑意,見她吃了幾粒蜜餞,才問起了慈暉堂的事情。
穆鳶這一世才十二歲,又自小養在深閨,自然不會直接說莊氏相中了大姊姊,想叫大姊姊嫁過去,只將慈暉堂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說莊氏對大姊姊好生親切,只不知為何,老太太和大伯母臉色都不怎麼好。
謝氏聽完哪裏還能不明白,莊氏是想著和大房結親了?多半是看見他們忠靖侯府出了個毓妃娘娘,想要和皇家攀上關係,不然怎麼好巧不巧這會兒覺得瑛丫頭好了?
謝氏的眼中露出幾分諷刺,才想開口,就見著面前的閨女又撚起一顆蜜餞放在了嘴裏,頓時感覺胸悶。
別家的姑娘,哪個這麼愛吃,也不怕吃胖了往後叫人嫌棄。
察覺到自家娘親的目光,穆鳶沒羞沒臊咬了幾下,將蜜餞嚥了下去。
謝氏扯了扯嘴角,好吧,她該慶幸自家閨女體質是個不容易胖的。
「妳大姊姊這幾日怕是不舒坦,妳別去大房找她玩了。」謝氏叮囑道。
聽著自家娘親將自己當個小孩子,穆鳶終於忍不住開口道:「大伯母只大姊姊一個嫡親的閨女,怎麼也不會答應這門親事的。再說,祖母那裏也要顧及穆家的名聲。」
她這一開口,謝氏一下子就愣住了,顯然沒料到穆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一旁的許嬤嬤聽見這話,輕笑一聲,道:「這不知不覺,姑娘也長大了,太太該高興才是。」
聽著許嬤嬤的話,謝氏笑著點了點頭,卻是對著穆鳶埋怨道:「妳呀,都學會瞞我這個當娘的了。」
穆鳶覺著好生無辜,明明是自家娘親將她當成小孩子的,每次要聊什麼,都會找藉口支開她,她不是怕說出自己的想法會嚇壞人嗎?
正說著,外頭就傳來一陣腳步聲,有小丫鬟進來走到謝氏跟前小聲說了幾句話。
謝氏微微皺了皺眉,揮了揮手,叫她出去了。
「太太,可是出什麼事了?」許嬤嬤是謝氏的陪房嬤嬤,平日裏說話自然沒那麼多忌諱。
謝氏看了她一眼道:「說瀾丫頭,方才從景宜院回去的時候眼睛紅紅的。這孩子,有什麼不舒心的,怎麼不能和我這個當母親的說。」
穆鳶聽了,猶豫了一下,才將在慈暉堂外頭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謝氏聽完,當下就沉下臉來,冷聲道:「我當琦丫頭是個好的,原來也不過是裝著乖巧給我看,背地裏卻挑撥鳶兒和瀾丫頭的關係。」
謝氏這一發作,屋子裏伺候的丫鬟婆子全都屏氣凝神,站在原地低著頭,連大氣也不敢出,許嬤嬤使了個眼色,叫屋子裏伺候的人全都退了下去。
「太太您也別多想,四姑娘平日裏是個乖巧的,想來也不過是隨口一句話。」許嬤嬤遲疑了一下才又說道:「老奴猜想,三姑娘傷心,怕是因為江氏的忌日快到了。」
許嬤嬤服侍了謝氏多年,自從進了忠靖侯府,就對府裏的事情上了心,原本她是想抽個空提醒太太的,只是這幾日五姑娘著了風寒,她才想著過幾日再說。
聽著許嬤嬤的話,謝氏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茶盞,沉思了一下,蹙眉道:「也是我這當母親的疏忽,只當她在老太太那裏過的好,就將這事兒忘在了腦後。」
許嬤嬤對著坐在軟榻上的穆鳶使了個眼色,穆鳶忙開口道:「三姊姊心思本就細膩,別說是母親了,怕是連老太太那裏,三姊姊也沒提過一句。三姊姊不說,是怕惹了母親傷心。」畢竟謝氏待這個繼女極好,平日裏事無巨細總要問上一問,就是親娘也不過如此。
「瀾丫頭就是太過小心,我又不是那種苛刻的,這母女血緣,哪裏是說不提就不存在的。」謝氏說完,就對著站在一旁的許嬤嬤吩咐道:「妳叫小廚房做些牛乳菱粉香糕,等會兒陪我去瓔珞院一趟。」
「知道三姑娘要回來住,方才就叫人做上了,這會兒也該好了。」謝氏的話音剛落,許嬤嬤就回道,果然極為能幹,無怪乎謝氏會信任她。
第二章 各懷目的訪靈岩寺
穆鳶自是沒法得知母親去瓔珞院和穆瀾說了什麼,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去景宜院的時候,就聽母親說起要她陪著穆瀾去靈岩寺上香的事情,說是怕穆瀾一個人路上悶,再者有個人陪著,多少也能開解些心情。
聽自家娘親這麼一說,穆鳶當下就應了下來。
府裏的日子著實悶得慌,能有機會出去透透氣,哪裏有不好的。
謝氏見著她這個樣子,又是無奈又是好笑,只叮囑道:「去了外頭也要好好守著規矩,不可亂跑,隨意走動。」
「知道了,女兒一定乖乖的,哪裏都不亂跑。」穆鳶聽著這話,忙嬌聲應了下來。
這件事情自然要去老太太那裏報備一下,所以才用過早膳,穆鳶就和三姊姊、四姊姊隨著謝氏去了慈暉堂。
門口的丫鬟見著三太太和幾位姑娘一塊兒過來,忙進去稟報了老太太。
有婆子迎上前來,福了福身子,道:「給三太太請安。」
謝氏抬了抬手,聽到屋子裏的說笑聲,便問道:「是誰在裏頭?」
婆子聽著這話,忙回道:「回太太的話,是二姑娘陪著老太太說話呢。」
穆鳶跟在自家娘親身後,聽著那婆子的話,倒是一點兒也不奇怪。
府裏姑娘雖多,可一天到晚都陪著老太太的,只二姊姊穆怡一人了。
二伯父在任上,只留了二姊姊這個庶出的姑娘和陳姨娘在府裏伺候老太太,這府裏的人最是會捧高踩低的,二姊姊只有時常在老太太房裏孝順,得了老太太庇護,日子才能好一些。
片刻的功夫,那丫鬟就掀起簾子從屋裏出來,說是老太太叫她們進去。
謝氏微微頷首,邁開步子緩步走了進去,穆鳶和穆瀾、穆琦忙也跟了上去。
剛一進去,就聞到屋子裏一股淡淡的百合香,穆鳶心中不免有些驚訝,老太太篤信佛教,平日裏只習慣點著檀香,甚少用別的香。
老太太見著她們進來,視線就落在穆瀾的身上,見她氣色極好,看著謝氏時,臉上才露出了幾分笑意。
「媳婦給母親請安。」
「孫女給祖母請安。」
老太太點了點頭,笑著叫眾人起來,然後招了招手將穆瀾叫到了自己跟前,問她昨日吃的可好,睡的可好。
穆瀾一一答過,只是回過頭來看著謝氏的時候,面上有幾分不安和尷尬,雖然極力隱藏,可到底還是被穆鳶看了出來。
穆鳶不知老太太是何想法,老太太想給三姊姊撐腰原是不錯,可當著這一屋子的人,也不怕為三姊姊招來嫉恨,畢竟這忠靖侯府裏的姑娘,可不止三姊姊一個。
說了幾句話,謝氏才將來意說了出來。
老太太一聽,先是愣了愣,隨即眼中就露出幾分濕意,「這些日子府裏事情多,我倒忘了快到嫣娘的忌日了。」說到此處,老太太的視線落在坐在下頭的謝氏身上,「虧妳還記著,叫瀾丫頭去靈岩寺抄經上香,盡盡孝心。」
老太太說話向來沒有顧忌,謝氏這些年也早就習慣了,聽著這話只繼續說道:「媳婦的意思是叫鳶丫頭和琦丫頭陪著一塊兒去,路上也有個說話的伴。」
聽著謝氏的話,老太太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就依著妳的意思辦吧,不過,這姑娘們都去太過扎眼,琦丫頭就留在府裏,和怡丫頭一塊兒陪著我吧。」
老太太說完,視線落在穆琦身上,「琦丫頭,妳說這樣可好?」
聽老太太這麼問,穆琦忙笑著福了福身子,「祖母只要不嫌孫女,嫌孫女笨嘴拙舌,孫女是恨不得日日過來陪著祖母呢。」
穆琦這一開口,屋子裏的丫鬟婆子全都笑了。
謝氏又陪著老太太說了一會兒話,見著老太太有些乏了,才帶著穆鳶幾個從屋裏退出來。
穆怡站在一旁為老太太捶著肩膀,老太太突然擺了擺手,看了她一眼,「站了這麼久妳也累了,且回屋去吧。」說著,對一旁的婆子吩咐道:「前幾日宮裏賞下幾匹料子,妳將那蜜粉色的給她挑一匹,叫她姨娘為她做件新衣裳。姑娘家,穿得鮮亮些才好看。」
老太太這麼一說,跟前的婆子忙應了下來,穆怡也是面帶喜色,福了福身子,謝了老太太賞賜。
待穆怡離開後,老太太才對著跟前的秦嬤嬤道:「昨兒個魏氏不是說,想陪著瑛丫頭去靈岩寺裏拜訪慧悟大師,想叫大師為瑛丫頭批命?」
秦嬤嬤伺候了老太太多年,哪裏還能猜不出老太太的心思,琢磨了一下,就開口道:「這倒是個機會,免得叫外頭的人說道。」
說起來,大姑娘也是個可憐的,平白背上了剋夫的名聲,親事實在是不好說。
大太太只大姑娘一個親生的閨女,自然是要處處替她做打算的,捨不得將她嫁到尋常人家去。
昨兒個永安伯老夫人有意叫大姑娘嫁過去的事情,多半是刺激到了大太太,下午的時候,大太太特意過來求見了老太太,說是聽說慧悟大師雲遊回京了,就是磕破了頭,也要求大師替大姑娘批命,破了那剋夫的傳言。
「那就叫魏氏和瑛丫頭也一起去,有個長輩在,幾個姑娘也安全些。若有人問起,就說我這幾日夜裏睡不大安穩,叫瑛丫頭抄抄佛經,也算是盡些孝心了。」
聽老太太這麼一說,秦嬤嬤忙應了下來,但遲疑了一下又說道:「老奴只是擔心,若是那……」
老太太抬起頭來,眸子裏帶著幾分冷意,打斷了她的話,「總要試一試才對,她是咱們忠靖侯府大房的嫡長女。若是連慧悟大師都算出她命硬,我看也不必嫁人了,日後就在家廟裏清修,也省得結親不成結了仇。」
秦嬤嬤沒有想到老太太竟有這般打算,面上閃過一抹詫異,卻是很快就掩飾下去,去了外頭叫人傳話給大太太了。


穆鳶聽到老太太叫大伯母和大姊姊一塊兒去的消息時,很是詫異。
說起來,這是她們三房的事情,她陪著三姊姊在情理之中,大伯母和大姊姊跟著去做什麼?
穆鳶看了一眼前來傳話的丫鬟,開口問道:「怎麼突然大姊姊也要去?」
聽了她的話,那丫鬟忙回道:「回姑娘的話,老太太這幾日不太能睡好,想著叫大姑娘去廟裏抄些佛經,算是盡盡孝心。老太太說了,幾個姑娘們都去,沒個長輩在跟前總是不放心,就叫大太太一起跟著。」
穆鳶思忖著,大伯母掌管府中中饋,若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哪裏能離得開,這一次出府,應該是有別的事情吧。
穆鳶沒再繼續問,點了點頭,叫那丫鬟退了下去。
見著自家姑娘愣神,寶珍開口道:「姑娘不必多想,有大太太在,路上也能有個照應。」
穆鳶拿起手中的茶盞輕輕抿了一口,雖依舊覺著古怪,可到底不關自己的事情,索性就不想了。
而謝氏聽了魏氏和大姑娘也一同去的事情,叫人打聽近幾日京城裏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一打聽,才得知這幾日人們議論最多的事情就是雲遊在外的慧悟大師回京了。
謝氏聽了,飛快地看了身旁的許嬤嬤一眼。
「太太,大太太難不成是想……」許嬤嬤說了一半,沒好再說下去。
這京城裏哪個不知道,慧悟大師豈是輕易能見著的。當年,韓王親自上山,都被攔在了門外,魏氏雖是忠靖侯府的長媳,論臉面難道能大得過韓王去?倘若此事不成,叫人知道了,可不是越發沒了臉面,將大姑娘剋夫的事情傳了出去。
謝氏面色不變,不緊不慢道:「她想什麼,都是老太太允許的。瑛丫頭再怎麼也是咱們忠靖侯府嫡出的姑娘,老太太心裏自有打算的。」
謝氏說完,才又開口道:「瀾丫頭那裏可準備妥當了?」
「太太放心,方才老奴派人過去看了,有瞿嬤嬤在,哪裏有不妥當的。」說這話的時候,許嬤嬤的言語間帶了幾分不滿。
「她是江氏跟前的老人了,她願意照顧著瀾丫頭,是瀾丫頭的福氣。」謝氏像是沒聽出來,淡淡道。
「老奴是替太太不值,太太待三姑娘可真真是盡了心了,可老太太和瞿嬤嬤,卻是處處防著太太,好像太太給了三姑娘委屈受。」
老太太便也罷了,是長輩,可那瞿嬤嬤不過一個奴才,因著自家太太抬舉她,才有些臉面,反倒防起自家太太來了。
謝氏聽了,只拿起手中的茶盞輕輕抿了一口,淡淡道:「一個奴才,能翻起多大的浪來。再說,便是要處置,也該日後叫瀾丫頭親自處置,免得惹了閒話。」


第二天天才剛剛亮,穆鳶就被寶珍叫了起來,梳洗妥當之後去了景宜院,她進去的時候,就見穆琦和安姨娘正陪著自家娘親說話。
謝氏見著她,將手中的茶盞放在桌上,問她昨晚睡的可好,可有著涼。
穆鳶一邊福身請安,一邊嬌聲道:「這話這幾日母親已經問過好多遍了,有寶珍幾個在,哪裏有不妥當的。」說著不等謝氏叫起就直起身來,上前站到了謝氏跟前。
聽她這麼說,謝氏笑著搖了搖頭,「妳這孩子,這就嫌母親嘮叨了,左右這幾日去靈岩寺,算是能躲出去玩了。」
穆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挽著謝氏的胳膊道:「才不是,要不娘親也陪著一塊兒去吧。」見著謝氏搖頭,想了想,穆鳶又繼續說道:「那娘有什麼想要的,女兒給娘買回來,回來時聽說會路過玉食齋,娘不是最愛吃他家的翡翠椰蓉糕。」
穆鳶的話音剛落,不等謝氏開口,一旁的安姨娘就出聲道:「姑娘如此孝順,時時能記著太太,妾身真是羨慕得很。」
謝氏聽了,笑著摸了摸穆鳶的臉頰,開口道:「妳可別誇她,不過是貪玩想哄我開心,哪裏是真記著我這當娘的。」
穆鳶聽了,頓時有些臉紅,搖了搖謝氏的衣袖,厚著臉皮道:「才不是貪玩,娘親冤枉我了。」
她的聲音軟軟糯糯,還帶著幾分急切,惹得謝氏笑出聲來。
「好,娘親知道妳是個孝順的。」
謝氏才說完這話,就聽到外頭傳來一陣腳步聲,有小丫鬟進來稟報,說是三姑娘來給太太請安了。
謝氏並不意外,方才有婆子打探到,老太太那裏又派了人來給穆瀾送了件披風,三姑娘自然要花時間應付幾句,所以就來遲了。
「外頭冷,快叫她進來吧,別染了寒氣。」謝氏面色不變,溫聲道。
穆琦聽著謝氏這話,眼底閃過一抹嫉妒,視線卻是朝門口看去。
只見穆瀾穿了一件白色粉綠繡竹葉梅花領褙子,裙子則是翠綠色,梳著雙丫髻,腳下是一雙金絲線繡重瓣蓮花錦繡雙色芙蓉鞋子,眉目如畫,彷彿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幽蘭。
穆琦面色微微一變,她知道穆瀾像極了已故的江氏,有股江南女子般的纖細羸弱,叫人不由得生出幾分憐惜之意來。便是這副模樣,叫老太太這些年都不放心,事事都要過問,生怕她受了一絲委屈。
想著這些,穆琦的心中越發的酸澀難忍,看著穆瀾的目光更多了幾分嫉妒。
穆瀾緩步上前,福了福身子,柔聲道:「女兒給母親請安。」
謝氏叫她起來,將她拉到身邊,拍了拍她的手背,開口道:「這趟去寺廟裏雖是抄經,可也要注意自個兒的身子,妳是個心思細的,可憂思過甚最是傷身,妳母親在天上也會心疼的。」
聽著謝氏的話,穆瀾身子僵硬了一下,有些詫異地抬起頭來。
她沒有想到謝氏會說起她的生母來,這府裏便是祖母,也甚少當著她的面兒提起她的生母來。
見著她眼圈紅的樣子,謝氏拍了拍她的手,轉過頭去朝著許嬤嬤吩咐道:「擺飯吧,別耽誤了時辰,幾位姑娘一會兒還要去慈暉堂。」
許嬤嬤應了一聲,忙吩咐了人去準備。
不過片刻的功夫,就有幾個丫鬟提著食盒進來,雖是早膳,卻也擺了滿滿一桌。
「都坐吧。」
見著謝氏坐下來,穆鳶和幾位姑娘跟著入座,安姨娘則是站在一旁布菜。
等用過早飯,幾個人才一路去了慈暉堂向老太太請安,外加告別。
因著大太太魏氏也要去,老太太自是沒什麼不放心的,只叮囑了幾句,就讓她們出來了。
「去看看馬車都準備好了沒?」魏氏從慈暉堂出來,就吩咐身邊的丫鬟通知守在二門的婆子準備馬車動身了。
那丫鬟得了吩咐,應了一聲,一路快步走出去。
雖說只是去住兩三日,可隨行的丫鬟婆子卻是不少,總共用了四輛馬車。
穆鳶、穆瀾在一輛馬車裏,魏氏和大姑娘一輛,剩下的就是丫鬟婆子坐一輛,最後一輛則是放著諸多的行李。
穆鳶自從穿越過來,出府的次數一隻手都能數出來,所以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路兩邊的鋪子,覺得格外的有意思,只是當著穆瀾的面,不好表露出高興來。
馬車出了京城,又走了一個多時辰,才到了靈岩寺。
靈岩寺在京城東郊,寺裏僧人眾多,又有名揚天下的慧悟大師當住持,幾乎要比皇家的法清寺都要聞名,前來上香的香客格外的多。
馬車停了下來,外頭響起婆子的說話聲,緊接著有丫鬟過來,扶著穆瀾和穆鳶兩位姑娘下了馬車,穆鳶下車的時候,轉頭就見著剛剛下了馬車的魏氏和穆瑛。
「上去吧。」魏氏溫聲道。
穆鳶看了魏氏一眼,不知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她的聲音裏帶著幾分緊張。
穆鳶下意識偷偷看了一眼穆瑛,只見她神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自從那平陽侯公子郭潘落水溺死後,穆鳶就覺著她這大姊姊性子越發的冷淡了。平日裏她們姊妹怕她一個人在屋子裏待著悶過去陪她說話,穆瑛也只是淡淡應付著,即便是笑,那笑從來沒有發自內心過。
穆鳶只看了一下,就隨即收回了視線。
靈岩寺所在的山格外的高,路兩邊植有竹林,竹林成片,風過處,竹聲如濤,令人心曠神怡,登山之路依山勢盤旋,直通山腳處的石牌坊,立於山門處極目遠眺,可見四周古木參天,氣勢雄偉,正如詩中描述的「數里入江路,千峰趨寺門,此中堪自適,鐘馨盡朝昏」。
雖有丫鬟扶著,可一路攀爬上來,穆鳶額頭上還是出了一層的汗,氣喘吁吁,臉也紅通通的,透著熱氣。
果然,嬌養在閨閣裏,身子就是這麼不中用,穆鳶在心裏感慨道。
一陣涼風吹到脖子裏,叫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一旁伺候的寶珍忙開口道:「姑娘可是冷了,還是拿件披風穿上吧。」
說著,就要從一旁婆子拿著的包袱裏找出披風來。
穆鳶搖了搖頭,阻止了寶珍的動作,爬了一路的山,身上黏糊糊的冒著熱氣,穿上披風就更難受了。
魏氏在一旁見了,只開口道:「這都上山了,叫人安排了住處便能休息了,這會兒穿上,一會兒又要脫了反倒容易著涼。」
聽魏氏這麼說,寶珍自然應了一聲。
穆鳶轉頭對魏氏笑了笑,甜甜道:「還好有大伯母在,不然鳶兒多半還要生病的。」
魏氏被她說得忍不住一笑,看著她嬌軟可人的樣子,心裏只感到羨慕。
她的瑛姐兒,如今身上一點兒小姑娘的天真都沒,活脫脫就像是看透了人世間的事情一般,叫她這個當娘的,心裏如何能好受?
「妳這丫頭,從小就嘴甜,怪不得叫人疼。」魏氏說完,不著痕跡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穆瀾,眼底閃過一抹厭惡來。
這些年,若不是老太太偏疼穆瀾,把她的瑛姐兒擺到了後頭,瑛姐兒也不至於落到今日這般的境地。
若是老太太肯進宮求毓妃娘娘留意瑛姐兒的親事,也就不會鬧出平陽侯府的那些事了。
誰都知道,毓妃是皇后娘娘的人,只要皇后娘娘肯抬舉瑛姐兒幾分,便是那國公府,或是皇子府,瑛姐兒也能嫁進去。
這般想著,魏氏的心裏越發的不是滋味兒了。
「好了,別杵著了,都進去吧。」
旁人不知道魏氏心底的想法,聽了這話便緩步走了進去。
一進了寺廟裏,空氣中都充斥著一股濃濃的檀香味兒,格外的刺鼻。
寺廟占地很大,建有禪義法庭、無梁殿、觀音殿、靈岩寺碑、大雄寶殿、方丈寮以及井亭。
寺中的觀音塑像一體三面,堪稱京城裏最大一尊,三面觀音正面為觀音手持佛珠,代表如意吉祥;朝南側面為觀音手捧嬰兒,為送子觀音;朝北側面為觀音手捧淨瓶,願天下大眾永保平安。
寺廟氣氛格外的肅穆,穆鳶眾人跟著領路的小和尚一路去了後院的廂房。
因著是忠靖侯府的女眷,寺院裏特意安排了後院相鄰的兩間廂房,魏氏和穆瑛住一間,穆鳶和穆瀾住一間,各自有丫鬟婆子伺候。
魏氏叮囑了幾句,就帶著穆瑛走進了屋裏。
穆瀾目送兩人進去,才轉過頭來對著站在一旁的穆鳶微微笑了笑,拉著穆鳶的手走進了靠右邊的屋子。
廂房裏格外的雅致,由於昨日就派人前來安排,屋子裏乾淨整潔,無需另外打掃,只姑娘家講究些,換了兩床新的被褥。
穆鳶和穆瀾坐在桌前說話,只一會兒功夫,就見著寶珍幾個丫鬟從內室出來,說是全都收拾妥當了。
這會兒已經天黑了,寺廟的小和尚送了膳食過來,打開一看,是兩碗蕈湯素麵,上頭飄著翠綠的青菜,還有兩碟小菜。
坐了一路的馬車,又爬了山,穆鳶自然是餓極了,即便是素麵,也全都吃得乾乾淨淨,肚子鼓鼓的,穆瀾卻是只用了半碗,就放下了筷子。
「姑娘身子骨弱,該多吃些才好。」穆瀾貼身的丫鬟碧雲見著自家姑娘吃得這麼少,忙開口勸道。
穆鳶聽著這話,也跟著道:「姊姊是該多吃些,要不怎麼受得了。」
穆瀾對著她笑了笑,「我可不像妹妹妳什麼時候都能有好胃口,路上顛簸,這會兒實在是吃不下。」
穆鳶自動地將穆瀾的話轉換為她是個吃貨,所以才能每天都有好胃口。
穆瀾見她愣住,怕她多心,忍不住又說了一句,「我是羨慕妹妹胃口好,可沒有別的意思。」
聽著她這話,不等穆鳶開口,站在一旁的寶珍就笑著道:「姑娘這便是多心了,連太太都說我家姑娘打小就不挑嘴,見了好吃的就喜歡,幸好吃得多卻是沒怎麼長胖,才叫人放心。」
「妳這丫頭,就會編排我。」穆鳶裝作生氣瞪了寶珍一眼,卻是忍不住笑出聲來,一路上,三姊姊不怎麼說話,氣氛格外的沉悶,如今住在一處,能說笑幾句,總好過那種叫人不舒服的壓抑感。
用過了晚膳,又喝了一盞茶,因為第二天要抄寫經書,兩人也早早就睡下了。
碧雲和寶珍各自伺候著自家姑娘睡下,才到了外間守夜。

另一邊,魏氏將要求見慧悟大師的事情告訴了女兒。
穆瑛一聽,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這樣大的事情,母親怎麼問都不問我。」
怪不得,她總覺得有哪裏不對……祖母和母親都說是叫她去寺廟散散心,順便抄些佛經,給祖母祈福,可原來是因為慧悟大師。
穆瑛看著魏氏,眼圈一紅,不由得落下淚來。
魏氏見著她這般,輕輕歎了一口氣,拉著她的胳膊道:「娘還不都是為了妳。自從出了那事兒,妳就聽不得『生辰八字』這四個字。若是早早告訴妳,這趟出府是專程求慧悟大師為妳批命,妳定不會聽娘的話跟著出來。
「這些日子妳瞧瞧妳消瘦成什麼樣了,哪裏還有姑娘家的生氣,娘總不能看著妳繼續苦了自個兒,耽誤了妳一輩子,就是跪在地上求,也要求見慧悟大師一面。」
穆瑛聽到此處,終於忍不住痛哭出聲,撲到魏氏懷中:「娘,女兒心裏難受,那郭潘明明是醉酒落水,平陽侯夫人偏要怪我。」
魏氏聽著眼眶也跟著濕潤了,拍了拍她的後背,直安撫道:「娘知道,娘都知道。」
第三章 被個公子調戲了
一大早,天才剛剛亮,穆鳶就被寺中的晨鐘驚醒,睜開了眼睛,躺在床上恍惚了片刻,才想起來自己是陪著三姊姊來了靈岩寺。
外頭守夜的寶珍、碧雲早就起了,這會兒聽到屋裏的響動,就打起簾子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早有粗使的婆子端了熱水進來,又將洗漱用的東西全都放好,寶珍和碧雲各自伺候著自家姑娘更衣梳洗。
等一切妥當之後,姊妹倆才去了魏氏那裏。
雖說昨日魏氏叫兩人不必顧忌規矩,可既跟著長輩出來,早起第一件事定是要去長輩屋裏請安的。
太早起來,穆鳶還有些不習慣,眼皮沉沉的,腦子裏也有些暈暈重重的不清醒。
寶珍知道自家姑娘貪睡,若是起的早了,身上定是難受的,就在一旁有些擔心的看著她。
穆鳶叫她拿了一盞寺廟裏的泉水進來,冰冰涼涼喝了幾口,頓時就清醒了許多。
這泉水是昨晚寺廟裏的小和尚送來的,說是專門給女眷們泡茶用。
穆鳶和穆瀾才出了屋子,就見著隔壁的房門前守著的丫鬟婆子。
見著兩人過來,那婆子忙福了福身子請安,「姑娘們安好,太太還說早起天涼,想叫姑娘們多睡會兒。」
姊妹倆對著那婆子微微笑了笑,自然知道這只是場面話。
若是起遲了,魏氏定會覺得三房的姑娘都不懂規矩,傳出去丟了忠靖侯府的臉面。
那婆子掀起簾子,領著兩人走了進去。
穆鳶進去的時候,就見魏氏和穆瑛已經穿好了衣裳,坐在桌前說話。
見到穆鳶、穆瀾,魏氏臉上露出笑意來,「都說出門在外不必守著那些規矩,妳們倒是實心眼。」
穆鳶一聽,不由得腹誹,當長輩真是有當長輩的好,什麼話都叫她們說去了,若是今兒個不過來請安,大伯母該在背後說她們不懂規矩了吧,便是回了府裏,娘親知道了也要怪罪的。
想著這些,穆鳶跟著三姊姊齊齊福身,「給大伯母請安。」
「快起來吧。」
她們一進來,穆瑛就站起身了,各自見禮後,才在桌前坐了下來。
有婆子弄了杏仁茶來,穆鳶拿在手中小口小口喝著,不時應上一句。
聊了有一盞茶的功夫,魏氏就叫她們回去了,說是叫穆鳶陪著穆瀾抄寫經書,兩人這才告退出來。
穆瀾拉著她的手說道:「我這裏妹妹不用擔心,但我聽說祖母這些日子睡不安穩,妹妹抄上一卷佛經,祖母知道了,也是高興的。」
穆鳶豈能不知穆瀾這是真心在為她好,當下就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三姊姊也要愛惜自個兒的身子才是。」穆鳶想了想,還是忍不住說道。
穆瀾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來,「我知道。」
兩人進了屋子裏,等用過早膳,就在屋子裏抄起經書。
這期間魏氏和穆瑛來過一趟,見著她們在抄經,跟前的丫鬟婆子也伺候的周到,叮囑了幾句便走出了屋子。
穆鳶本就不是能耐得住性子的,再加上她並不需要抄寫很多,所以抄了一個時辰,感覺手腕實在酸疼,就停了下來。
寶珍在一旁伺候著,見著自家姑娘放下筆來,忙遞上了一盞茶來。
穆鳶喝了幾口,看著在對面認認真真抄寫經書的穆瀾,也不好出聲打擾,就示意了寶珍一眼,出院子裏透透氣。
寺廟裏到處都是檀香的味道,熏得人有些頭疼,穆鳶和寶珍一路走,走到了一座亭子處,亭子四周種了各色的花朵,地上綠芽如毯,倒是比別處多了幾分雅致。
只是這靈岩寺到底是在山上,出來的時候還不覺得如何,這會兒身上倒是多了幾分涼意。
寶珍提議要回去拿件披風來,可又不放心穆鳶一個人待在這兒,一時間左右為難,恨出府的時候不能多帶幾個丫鬟。
穆鳶笑了笑,「這是寺廟,佛家聖地,哪裏有什麼不安全的,妳快去吧。」
在穆鳶保證自己不會亂走,只在此處等著之後,寶珍才福了福身子,朝來的方向去了,穆鳶就在亭子裏的石凳上坐了下來。
她倒習慣了如此,坐在那裏用手指在石桌上一下一下有節奏的敲著,後來感覺有些無聊,才起身走出亭子欣賞四周的花。
誰知道,回過頭來,卻發現亭子裏原先坐的地方已經被人占了。
那人身子坐得筆直,身著墨藍色的寬袍錦衣,皮膚白皙像是最好的美玉,透著瑩潤的光澤,手裏拿著一只玉質的酒杯,大拇指一下一下摩挲著杯沿。
穆鳶還未收回自己的視線,就對上了一雙墨玉似的眸子,被他這樣看著,穆鳶一時就愣住了,心中也不由得一跳。
見她愣住,那人竟勾了勾唇角,拿起手中的酒杯朝她示意一下,然後放到嘴邊,一飲而盡。
穆鳶看著他微微滾動的喉結,還有那薄薄的嘴唇,一時間,竟有些不知所措,此人在佛門清淨之地飲酒,還如此對一個女子示意,顯然不是什麼正經的人。
她正待轉身離開到別處去,可還未邁開步子,那人就朝她微微點頭,開口道:「可是在下擾了姑娘賞花,姑娘才這般迫不及待想要離開?」
穆鳶聽了,下意識搖了搖頭。
未等她開口,那人就揚了揚眉,出聲道:「哦,這倒奇怪了,那就是在下相貌太醜、入不了姑娘的眼,把姑娘嚇著了。」
看著他大有深意的眸子,穆鳶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搖了搖頭,心想這是哪家公子,莫不是精神有些不大正常?不然,如何能用這張溫潤如玉、貌比潘安的臉,問出這種話來。
那男子見她又搖頭,眼底露出幾分笑意來,嘴裏卻是繼續追問道:「既然姑娘也覺著在下相貌好,那為何連話都不願意和在下說?」
聽他這麼說,穆鳶著實有幾分生氣,抬起頭來氣呼呼瞪了他一眼,開口道:「男女七歲不同席,公子問這話,不覺得有些唐突。」
見男子聽了她的話後眉眼間越發多了幾分笑意,穆鳶突然很後悔和他多說。
這人,多半是哪家貴公子,閒來拿她打趣的吧。
穆鳶收回視線,轉身就想離開,不料被腳下的碎石絆了一下,身子也朝前跌去。
原以為會摔得很慘,哪知身子卻是被一雙強有力的胳膊穩穩接住了,穆鳶靠在他懷中,聞到他身上一種極為好聞卻又說不出是什麼的香氣。
「姑娘小心些。」男子溫聲道,聲音帶著磁性,格外的好聽。
穆鳶還來不及想他怎麼能那麼快就從亭子裏下來,聽著這話,只想起方才無禮的瞪了這人一眼,如今卻被他所救,不由得臉漲得通紅,小聲道了謝。
剛想從這人懷中站起來,穆鳶卻發現對方遲遲不肯放開她,只得微惱地叫了一聲公子。
「在下宋庭遠。」男人輕笑一聲,視線落在穆鳶的身上。
穆鳶總覺得對方的態度有些奇怪,卻又說不出哪裏不對,可被他這樣看著,她竟然能知道他目光所代表的意思,遲疑了一下,便小聲將自己的閨名說了出來。
果然,聽到她的話之後,那人才心滿意足將她放開。
穆鳶真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了。
「姑娘,姑娘。」熟悉的叫聲從遠處傳來。
穆鳶轉過頭去,就見著寶珍朝這邊快步走來,手裏拿著一件披風,她心中一喜,退開一步,對著宋庭遠福了福身子,告辭離開,頗有種迫不及待的意味。
她不知身後的人,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輕笑一聲,抬起頭來,手裏竟是多了一塊兒玉佩,上頭刻著一個「鳶」字。
跟穆鳶碰頭,寶珍臉上帶著幾分急切和擔心,氣喘吁吁地道:「姑娘,都是奴婢不好,路上遇上了廚房的小和尚,不小心將湯灑在了身上。」
寶珍向來性子穩重,不會找藉口掩飾自己的過錯,穆鳶聽了自沒有責怪她,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快到中午了,咱們回去陪著三姊姊用飯吧。」
寶珍心裏有些責怪自己,讓自家姑娘白等了好些時候,聽著這話,忙伺候著穆鳶穿上了披風,兩人一路朝後院廂房的方向去了。
而亭子裏,宋庭遠正饒有興致把玩著手中的玉佩,卻突然有一個錦衣公子從樹上躍下。
這公子眉目清秀,身著一身淡紫色的錦緞長袍,腰間戴著玉佩,手腕一揮就將手中的摺扇打開。
「真是看了一場好戲,姑母定不知道子諭兄會這般急色,調戲一個還未及笄的小丫頭。」說話的,是誠王府的世子蕭傅,他此時一臉的興味和打趣。
宋庭遠聽到這話,抬起頭來,微微勾了勾唇角。
未待他開口,蕭傅就敗下陣來,連聲道:「好了,好了,知道你惦記著小嫂嫂不是一日兩日了,如今見著,哪裏能按捺得住。方才若不是我丟出了石子,你也沒機會抱著小嫂嫂。」
蕭傅說完,又朝亭子裏頭去,嘴裏卻是嘀咕道:「真是見了鬼了,你確定上輩子娶的是這忠靖侯府的五姑娘?你們可差了整整十歲,更別說,那姑娘嬌嬌軟軟,還沒長大呢,娶過來難不成當閨女養著。」
直到現在,他依舊有些為表兄說的那些話震撼,重活一次,可真是求都求不來的。
宋庭遠一雙眸子裏透著警告,蕭傅忙止住了話語,卻忍不住又問道:「那表兄總該告訴我,上輩子我可娶妻了,娶的是哪家的姑娘,是不是比小嫂嫂還要好看些?」
他隨口一句話,卻是讓宋庭遠抬起頭來,眼中微微閃過一抹異樣,一瞬間,蕭傅後背生出一股寒意來。
「誠王府被父皇滿門抄斬,王府上下兩百多人,無一倖免。」
實際上,當年父皇留了蕭傅的性命,將他流放到嶺南。後來,他好不容易登基後,替蕭家平反後,蕭傅已落得一身的傷病,再無今日的瀟灑。
蕭傅聽完全身僵直,老半天才看了宋庭遠一眼,運起輕功,身影很快就從宋庭遠的視線中消失。
宋庭遠面無表情,低下頭去看了手中玉佩上的那個「鳶」字,瞳孔微縮,小心的將玉佩放進懷中。


穆鳶和寶珍回了後院廂房的時候,穆瀾還在抄寫經書,見著她進來,才抬起頭來笑了笑。
「方才寶珍回來,說是替妹妹拿件披風,這才剛出去,卻是陪著妹妹回來了。」穆瀾說著,放下手中的筆,從案桌後走了過來,拉著穆鳶的手坐在桌前。
穆鳶聽著,微微一笑,「外頭有些涼,香客又多,若是沒人了出去玩才清淨。」
穆鳶的話音剛落,穆瀾就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寺廟就是香客來祈福上香的,若都是妹妹這般想法,沒有香油錢,這廟怕早就衰敗了。」
碧雲上了兩杯茶,穆鳶端起茶來,才掀開茶蓋,就聞到一股濃郁的茶香,格外的好聞。
「這是今年宮裏新貢的太平猴魁,娘娘知道祖母愛喝茶,叫人從宮裏帶了出來,祖母賞了我一些。」
穆鳶聽了,微微笑了笑,拿起茶盞輕輕抿了一口,茶香彌漫在唇齒間,久久不散。
穆瀾見她只顧著喝茶,什麼都沒說,低下頭去開口道:「這茶我只敢拿給妹妹喝,若是換了旁人,定以為我叫丫鬟上這茶,是在炫耀得了祖母的賞。」
穆瀾很少對穆鳶說這些親近的話,這回一起出府,兩人倒是親近了許多,她們對視後,都笑了起來。
碧雲見著自家姑娘笑出聲來,心中一陣寬慰。
想來之前太太說的那些話,姑娘都聽了進去……也是,姑娘雖然自幼喪母,可還有老太太疼著,太太對姑娘也是格外上心,姑娘若是自怨自憐,反倒是辜負了旁人的一片好意。
穆鳶陪著三姊姊喝了茶,從膳房領了飯菜的婆子就回來了,擺了滿滿一桌,讓穆鳶見了,心中詫異。
穆瀾睨著她,開口道:「這寺廟也是要經營的,香客們肯出銀子,便是什麼好吃的都有了。和尚們雖吃齋念佛,卻也是肉體凡胎,必須吃喝,所以這進項也是要緊的。」
聽著穆瀾這話,穆鳶頓時就臉紅起來,她自從成了忠靖侯府的五姑娘,雖不至五穀不分,卻也著實缺少了一些常識。
像這一回,她還以為每日飯菜都由小和尚送來,這靈岩寺的香客,吃的都是一樣的齋菜,卻是忘了,這世上,尤其是這時代階級分明,有權有銀子就什麼好東西都有了。
兩人一塊兒用過午飯,又坐下來喝著茶閒聊了幾句,這時候,有婆子進來回稟,說是魏氏和大姑娘回來了。
這一上午,聽下頭的丫鬟說大太太、大姑娘去上香,添香油錢去了。
穆瀾聽了,對著穆鳶道:「等過會兒咱們過去陪大伯母說幾句話,一會兒再回來抄寫經書。」
穆鳶點頭,知道這是當小輩的該做的事情,就是場面上,也該應付著些。
至於為何這會兒不過去,自然是要等著魏氏和大姊姊用過午膳,不然去了反倒是打擾了,平白討人嫌。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兩人就過去了。
進去的時候,魏氏和穆瑛也才用過午飯,正坐在桌前喝茶,而見著兩人,魏氏招呼著她們過來坐,然後叫人上了茶和點心。
「妳們可吃過了?」魏氏出聲問道。
聽著這話,穆瀾只回道:「用過了,勞煩大伯母掛心。」
魏氏點了點頭,看著穆瀾的眼中有了幾分毫不掩飾的冷淡,轉過頭來和穆鳶說起話來。
這一回出來,穆鳶一直能感覺到大伯母對三姊姊的不滿,這會兒卻是越發清晰起來,距離早上問安不過幾個時辰,魏氏竟是連面上的功夫都不肯做了?
穆鳶心中詫異,卻是應付地陪著說了幾句話。
說了一會兒話,魏氏就說乏了,兩人才從屋子裏退了出來。
「大伯母這是怎麼了?」穆鳶忍不住開口道,語氣中也帶著幾分抱怨,替穆瀾委屈,雖說是長輩,可也不能平白無故不給人臉面,拿小輩撒氣。
等進了屋後,穆瀾才對著妹妹道:「大伯母怕是心情不好。」見妹妹依舊不大明白,她又繼續說道:「聽說前幾日慧悟大師雲遊回京了,想來,大伯母和大姊姊是因著這事才和咱們來了靈岩寺。不過,這京城裏哪個不知,慧悟大師可不是那麼容易能見著的。」
聽著穆瀾的話,穆鳶恍然大悟「哦」了一聲,嘴裏卻依舊說道:「即便這樣,大伯母也不該這樣待姊姊。」
見著穆鳶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穆瀾不由得心中一暖,笑了開來。


等到晚間洗漱的時候,寶珍才發現自家姑娘的貼身玉佩不見了。
穆鳶聽到寶珍的話,不由得愣了一下,才低下頭去,果真是什麼都沒見著。
「這可怎麼辦,那玉佩可是姑娘生辰的時候老爺送姑娘的,上頭還有姑娘的閨名呢。」寶珍一臉擔心,額頭上都滲出汗珠來。
穆瀾聽到這邊的動靜,走過來問是出什麼事了,得知是自家妹妹貼身的玉佩弄丟了,不禁微微蹙眉,「今兒個妳家姑娘去了哪裏?快帶個婆子出去找找。」
寶珍聽了,忙應了一聲,才剛邁出一步,又聽穆瀾道:「如今是夜裏,動作小心些,別張揚開來,反倒不好。」
穆鳶這會兒卻是記起自己在亭子那處差點兒摔了一跤,想著多半是掉在那裏了,就叫住了寶珍,說要和她一塊兒去。
穆瀾卻是擔心地道:「這會兒已經快天黑了,妹妹怎麼好出去,若是出了事如何向母親交代。」
寶珍也是擔心,穆鳶只好將她摔倒的事情說了出來,說多半是落在那裏了。
「妹妹可傷著了?」一聽她摔了一跤,穆瀾滿臉擔心,拉著她全身上檢查了一遍,見著沒傷口,才放下心來,又叮囑道:「往後若是出門,定要多帶幾個婆子,免得再出了今日的事情。」
穆鳶點頭應下,但瞞著遇見宋庭遠的事情,終究是有些心虛,又嬌嗔道:「不過是不小心摔了一下,哪裏就這麼嬌弱。」
說完這話,她才吩咐了寶珍和一個粗使的婆子暗地裏去找,別漏了風聲。
過了半個時辰,寶珍她們回來卻說什麼都沒找著。
穆鳶心裏有些失落,可東西是自己弄丟了,誰也怨不得,一時間,竟對宋庭遠生出幾分埋怨來。
若不是他連連追問,叫人心裏不安,她也不會急著要走,結果被那石子絆倒了。
可轉念一想,那人雖說話古怪些,卻到底是救了她,免得她摔傷,她怎可反過來責怪到他身上?
穆鳶單純,如何能猜到玉佩根本就不是自己弄丟的,而是被某人故意偷去的?
出了這樣的事情,寶珍她們心情也不好,覺得是自己沒照顧好姑娘,不僅害姑娘摔了一跤,連老爺送的玉佩都弄丟了。
穆鳶回頭見著寶珍一副自責不安的樣子,忙出聲安慰道:「不怪妳,妳又哪裏能料到這些事,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才弄丟了。平日裏都說碎碎平安,咱們只當那玉佩摔碎了,討了個平安。」
穆鳶這一打趣,屋子裏的氣氛才好些。
碧雲見著五姑娘這般說話,心中忍不住暗暗想,怪不得五姑娘得太太和老爺寵愛,這樣的話說出來,讓人聽了心裏都是舒服的。
不過,這人的性子都是天生的,就拿自家姑娘來說,便是想到了,也不大好意思說出來,更何況是根本就想不到的人呢。
兩個丫鬟各自伺候著自家姑娘睡下,才一前一後出了內室。

另一邊,魏氏卻還是跪在慧悟大師的紫竹院門口苦苦哀求,竹林裏隱隱能看到兩個人的身影,其中一人,身披袈裟,定是慧悟大師無疑。
魏氏跪了有一個時辰,才有小和尚從遠處過來,視線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出聲道:「施主請回吧。」
聽著小和尚的話,魏氏的臉色一僵,情急之下,忍不住道:「都說我佛慈悲,佛祖既能度人,大師為何不給小女一條生路。」
小和尚看了魏氏一眼,面色依舊平靜無波,「佛祖只度有緣人,施主和慧悟大師無緣,自不好相見。」
這話音剛落,竹林裏突然就響起一陣簫聲,魏氏抬頭看去,卻見原先竹林中的身影竟是不見了,就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魏氏身子一軟,歪倒在地上,一旁站著的婆子見著自家太太跌倒,忙上前扶了起來,勸慰道:「太太,咱們還是回去吧。」
慧悟大師哪裏是那麼容易就能見著的,既然不出面,自然是說太太和大姑娘都不是有緣人。
當年,就連韓王求見慧悟大師,也跪了三日,佛家之人最是心慈,也最是涼薄,塵世間的苦痛,他們豈會感同身受。
魏氏心中酸澀,手心冰涼,呆愣了一會兒,才扶著嬤嬤的手站起身來,語氣無力地道:「回吧,此事別叫瑛姐兒知道。」
嬤嬤點了點頭,扶著魏氏離開了,心中慶幸這是在夜裏,方才的一幕並未被人瞧見,不然自家太太真是失了體面,若叫人知道,對忠靖侯府的名聲也不好。
魏氏不知,待她離開後,竹林裏的燈籠又亮了起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 2.蒔蘿《穗穗平安》+佟芯《藥鋪小東家》 贈【貓.月】系列明信片1組

    蒔蘿《穗穗平安》+佟芯《藥鋪小東家》 贈【貓.月】系列明信片1組
  • 3.《良醫》全3冊

    《良醫》全3冊
  • 4.《藥鋪小東家》

    《藥鋪小東家》
  • 5.《有女富養成》全4冊

    《有女富養成》全4冊
  • 6.《穗穗平安》

    《穗穗平安》
  • 7.《似錦流年》全4冊

    《似錦流年》全4冊
  • 8.《我在古代開染坊》

    《我在古代開染坊》
  • 9.《溫香阮玉》全4冊

    《溫香阮玉》全4冊
  • 10.《嬌寵和離妻》

    《嬌寵和離妻》

本館暢銷榜

  • 1.【驚世小娘子】書衣簽名海報組

    【驚世小娘子】書衣簽名海報組
  • 2.《嬌寵和離妻》

    《嬌寵和離妻》
  • 3.【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 4.《農門出貴妻》

    《農門出貴妻》
  • 5.驚世小娘子之《夫君天生涼薄?》

    驚世小娘子之《夫君天生涼薄?》
  • 6.驚世小娘子之《注定要休夫?》

    驚世小娘子之《注定要休夫?》
  • 7.驚世小娘子之《娘子剋親?》

    驚世小娘子之《娘子剋親?》
  • 8.《娘子,離婚無效》簽名書

    《娘子,離婚無效》簽名書
  • 9.《巧媳榮門》

    《巧媳榮門》
  • 10.蒔蘿《穗穗平安》+佟芯《藥鋪小東家》 贈【貓.月】系列明信片1組

    蒔蘿《穗穗平安》+佟芯《藥鋪小東家》 贈【貓.月】系列明信片1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