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宅鬥甜寵
分享
藍海E80302

《鴻福小甜婢》下

  • 作者雀歸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0/01/03
  • 瀏覽人次:992
  • 定價:NT$ 270
  • 優惠價:NT$ 213
試 閱
沉歌這小丫鬟真是個負心的白眼狼,
他這麼喜歡她,她竟幫著母妃勸他娶宋節度使之女,
他才不讓她們如願,乾脆當起宋姑娘盟友,為她和二哥牽紅線,
其實他也知道想迎娶一個小丫鬟當正妻有多難,
尤其他爹登基後,他貴為一國儲君,婚事絕不能兒戲,
母后見他為了沉歌屢屢抗爭,竟偷偷把沉歌送走,
逼得他使出殺手鐧,對什麼過敏吃什麼,搞得自己病歪歪,
他父皇母后這才怕了,趕緊將沉歌這小福星接回來,
不過,兩位長輩現在不敢來硬的,就使出拖字訣應付他,
正逢異國公主要來和親,看來他想抱得美人歸,只好弄一齣大的了……
雀歸,一個穩重帶點小調皮的摩羯姑娘,
生於山水小城,長在關愛之中。
愛生活、愛工作、愛寫古代羅曼史。
偶爾文思泉湧,時常下筆走神,雖然也會犯點小懶,但龜速的腳步從未停止,
寫文是堅持了好久的事情,寫出大家喜愛的故事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而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在寫,你在看。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二十章 為婚事解套
自蕭翎羽問她喜不喜歡他之後,沉歌這幾天和蕭翎羽相處得挺尷尬的。
其實算下來,她和蕭翎羽雖然相愛了幾世,但只做了一世的夫妻。
那是她第一次重生,沒什麼經驗,仗著自己有前世的記憶,無所顧忌地幫著蕭翎羽解決了許多麻煩,也因此引來他的注意,得到他的喜歡。兩人因為身分的差別,經歷了不少的阻礙,但蕭翎羽愛她愛得很深,始終堅持只娶她一個,這是沉歌每每回想起來,最甜蜜的一段時間。
只可惜,終究因為她幫助蕭翎羽時太過招搖,給自己樹立了敵人,活到三十歲之後沒了未卜先知的能力,以至於蕭翎羽和她先後被人害死……
而宋浣珺才是蕭翎羽原本要娶的女人,在沉歌沒有重生前的那一世,蕭翎羽娶了門當戶對的宋浣珺。只不過那一世蕭翎羽的性子並不好,宋浣珺也是要強的,兩人成親後經常吵架,宋浣珺動輒回娘家,兩人真正相處的日子並不多。
沉歌第一次重生後,宋浣珺依然出現過,只不過蕭翎羽那時候已經喜歡上沉歌,並沒有娶宋浣珺。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重生的時候,沉歌因為前世死得太慘,而有所顧慮,一直躲著蕭翎羽,以至於蕭翎羽早早地被人害死,直到第五次重生,沉歌認了命,決定既要保護蕭翎羽,又不能嫁給她,於是那一世,儘管蕭翎羽依舊喜歡上她,但她咬牙不肯答應嫁給他,故而蕭翎羽最後還是娶了宋浣珺。
這是沉歌最對不起蕭翎羽的一世,蕭翎羽在這一世過得並不開心,他的鬱鬱而終,沉歌覺得自己要負最大的責任,當然這一世也是他和沉歌活得最久的一世。
所以第六次重生,她剛來到王府就被蕭翎羽推得摔了一個跟頭,算是給蕭翎羽解氣了,也直接將她摔進了第七次重生。
這一世,沉歌原本打算,不再讓蕭翎羽娶自己不愛的女人,所以她本是想讓他喜歡上素溪的,她來保護他們兩個人,可惜他既沒有喜歡上素溪,素溪也沒有喜歡上他,如今他又來問她喜不喜歡自己,這問題可愁死沉歌了。
她不是不喜歡蕭翎羽,只是喜歡他的代價太大了,動輒就要賠上一輩子,她實在怕了。
而沉歌的躲避,讓蕭翎羽越發地堅信,她一定是喜歡上別人了。
是誰?是誰敢撬他的牆角?
蕭翎羽將沉歌接觸過的男人全都猜了一遍,甚至連遠在上京的蕭沐都成為重點懷疑對象。
是蕭沐嗎?當年在皇宮他們處境艱難,唯一幫助他們的只有蕭沐,蕭沐還幫沉歌教訓了那兩個不懷好意的太監,沉歌會不會在那個時候喜歡上蕭沐?
不對,他們後來離開皇宮的時候,沉歌走得比誰都快,連頭都沒回,也沒有多看蕭沐一眼,應該不是他。
是明衍嗎?明衍第一次見沉歌就巴巴貼上來搭訕,誇她漂亮,為了與她重逢,還特地買了假髮戴上。
也不對,明衍現在巴巴追著素溪,一口一個娘子的叫,惹得素溪直追著他打,沉歌對此一點醋都不吃,應該不是他。
是鹿鳴嗎?表面上是他的貼身侍衛,可實際上一雙眼睛恨不得長在沉歌身上,對別人木訥,對沉歌卻很殷勤。
鹿鳴的嫌疑很大。
還有二哥,二哥是沉歌伺候的第一個主子,當年沉歌在二哥身邊時,二哥將她養得小臉渾圓,很是疼愛。而且蕭翎羽一直記得,那時府中來了刺客,二哥跑來救他們,刺客走後,二哥還在院子裏問沉歌,問她喜歡誰做她的主子。
他清晰地聽到,沉歌說喜歡二哥做她的主子。
直到今日,二哥對沉歌也十分厚愛,時不時送些小禮物給她。
如此看來,二哥的嫌疑最大。
所以,沉歌到底喜歡的是哪個呢?是二哥,還是鹿鳴?
蕭翎羽想這個問題,想得晚上睡不著覺,便喚沉歌進來給他點安神香。
沉歌點完便要出去,蕭翎羽不讓她走,哼哼唧唧地問她,「如果現在讓妳回去伺候二哥,妳可願意?」
沉歌摸不著頭腦,大晚上的他說這個做什麼?
不過她還是認真地回答了蕭翎羽,「二少爺很好,可奴婢還是想留在世子身邊。」
她怎麼敢去別人身邊伺候,若她不在蕭翎羽身邊,萬一他出了事,她豈不是又要從頭再來?
蕭翎羽聽到她這句話,登時開心了,沒多久就睡著了。
而寧王妃那廂,卻因為蕭翎羽第一次見宋浣珺的怔愣,而誤會他對宋浣珺一見鍾情。
於是,寧王妃和宋夫人商量著,決定讓這兩個孩子多接觸幾次,培養一下感情。
這一天,蕭翎羽難得休息,寧王妃慫恿他將宋浣珺約出去遊玩。
蕭翎羽本來想拒絕的,只不過他忽然想到一個主意,便答應了下來。
寧王妃見他痛快答應,心中很是高興,殊不知他扭頭就去找了蕭翎星。
「二哥,你想不想找媳婦?」
「我不想。」
「不,你想。」
蕭翎羽硬是讓蕭翎星同他一起出去見宋浣珺,他心中的算盤打得響—— 宋夫人不是想同寧王府聯姻嗎?反正他是絕對不會娶宋浣珺的,不若讓二哥娶了,這樣豈不是兩全其美,他也不用擔心沉歌會被二哥拐走了。
宋浣珺今日盛裝打扮了一番,原本以為是與寧王世子出去遊玩,可是來接她的卻是兄弟兩個,這讓她有些疑惑。
「今日難得我二哥也休息,我叫他一起出來,宋小姐妳不會介意吧?」蕭翎羽笑嘻嘻道。
「不、不介意。」宋浣珺笑得十分勉強,她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蕭翎羽邀請她去城外湖邊,同她逛了沒幾步,便說自己肚子疼要失陪一下,這一失陪,便直接失聯了,只留下她和蕭翎星面面相覷,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好。
「宋小姐,妳應該看出來了,我這五弟是故意的,這會兒想來他已經溜得很遠了。」蕭翎星無奈道。
宋浣珺有些生氣,「世子何故這樣?若不想同我遊玩,直接說便是,何必弄這一齣?」
「就是,待我回府,定要打他一頓,給宋小姐好好出出氣。」蕭翎星順著她的話說。
宋浣珺原本氣鼓鼓的,聽到蕭翎星這句話,不由噗哧笑了,「你真的會打他嗎?」
蕭翎星點頭,「打肯定是要打的,但打不打得過就另當別論了。」
宋浣珺知曉他這是在給自己找個臺階下,不由對他的善解人意很是欣賞,「北寧的人都說,二少爺你文武雙全,若是同世子打架,你肯定不會輸。」
「說的也是,那下次見面,我會告訴妳戰況。」
「好啊。」
蕭翎星幾句話化解了兩人的尷尬,也讓宋浣珺對他頗有好感。
另一邊,蕭翎羽帶著沉歌和素溪以及鹿鳴,在外面玩了一整天才回府。
汀蘭苑的大門緊閉,院門口的侍衛說,寧王妃有令,今晚不讓他進去。
想來是寧王妃已經知道他今天幹了什麼好事。
「母妃!」蕭翎羽在外面喊了一句,「我還沒吃晚飯,妳讓我進去!」
不一會兒,紅菱的聲音隔著院門傳了過來,「世子,王妃說,今晚您愛去哪兒吃去哪吃,一頓不吃也餓不死。」
蕭翎羽想著,母妃不可能真的餓著自己,於是帶著沉歌她們去了廚房,可廚房的人都不在。
想來是寧王妃提前叮囑過了,不僅如此,連廚房裏的蔬菜和雞魚肉蛋都被藏起來了,只餘下一些油鹽醬醋等調味的東西和半缸清水。
蕭翎羽想了想,忽然提議,「不若我們自己做?」
「可是世子,咱們做什麼呢?」沉歌掃了一眼空蕩蕩的廚房,「紅燒白開水?清蒸蔥薑蒜?」
蕭翎羽呵呵一笑,「妳忘了嗎,後面的院子裏養了許多雞鴨鵝,妳們想吃哪個?」
素溪看到廚房裏有烤爐,便說:「我會做烤鴨,不若今晚吃烤鴨?」
沉歌點頭表示贊同。
「那就做這個,沉歌和素溪妳們在廚房準備著,我和鹿鳴去後院捉兩隻鴨子過來。」
「好。」
蕭翎羽帶著鹿鳴去了後面的院子,因為那個院子比較特殊,除了蕭翎羽和蕭翎星以及寧王,旁人都不得進入那個院子。
於是,蕭翎羽讓鹿鳴在外面等著,他親自進去捉鴨子。
鹿鳴也知道這個院子裏有祕密,蕭翎羽不讓他進去,他便不進去了。
不一會兒,院子裏響起了雞飛鴨叫的聲音。
其實蕭翎羽也很少進這個院子,他嫌棄裏面臭烘烘的,即便進來也不用他親自去捉,那院子裏畢竟有侍衛,蕭翎羽指揮侍衛去捉鴨子,他特意選了兩隻又大又肥又漂亮的,讓侍衛捉來給他,然後他一手提著一隻鴨子,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
鹿鳴古怪地瞧了他一眼。
「瞧,我挑的這兩隻怎麼樣?」那兩隻鴨子在他手中撲騰,嘴裏發出嘎嘎的慘叫聲。
蕭翎羽將鴨子交給鹿鳴拿著,剛走了兩步,卻發現鹿鳴還站在原地,拎著兩隻鴨子不肯走。
「怎麼了?」蕭翎羽問他。
「世子,你有沒有聽見牠們在說什麼?」鹿鳴示意了一下手裏的兩個大活物。
「牠們在說什麼?」蕭翎羽忽然想起,沉歌曾經說過,鹿鳴能聽懂動物說話。「難不成你連鴨子的話都能聽懂?」
鹿鳴點了點頭。
「牠們在說什麼?」蕭翎羽一下來了興趣,「是在喊救命?還是在說別吃我?」
鹿鳴木著一張臉說:「牠們在說,我是鵝,是鵝!」


寧王妃不忍精心給蕭翎羽挑選的世子妃落入蕭翎星的手裏,決定親自出馬,邀請宋夫人和宋浣珺去城外的莊子遊玩,帶著蕭翎羽一起。
蕭翎羽又去找蕭翎星,「二哥,你今天有時間嗎?」
蕭翎星道:「怎麼了?」
「我隱隱覺得母妃又要帶我去見那個宋浣珺……」
蕭翎星一愣,「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母妃又要帶我去見那個宋浣珺。」
「不是,上一句。」
「二哥,你今天有時間嗎?」
「沒有!」
蕭翎羽:「……」
蕭翎星不願意幫他的忙,蕭翎羽只好回去同寧王妃坦白,「母妃,我實在不喜歡那個宋浣珺。」
寧王妃好生勸說:「你還沒有同人家好好相處過,怎麼就說不喜歡?那你告訴母妃,你覺得她哪裏不好?你為什麼不喜歡?」
蕭翎羽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撇嘴道:「她好不好跟我沒有關係,反正我就是不喜歡她。」
寧王妃冷下臉來,「不管怎麼樣,今日你必須跟母妃一起去見她!」
蕭翎羽臉也板了起來,「母妃,妳不要逼我。」
「母妃今日就逼你了,你還能同母妃翻臉不成?」
真是兒大不由娘。
「好,既然母妃執意強求,那兒子只好……」蕭翎羽說著,忽然從袖子裏掏出一個小瓷瓶來,拔掉瓶塞便喝了一口。
寧王妃大驚失色,忙過去將瓶子搶下來,「你喝的什麼?」
蕭翎羽扶著喉嚨咳嗽了幾聲,「……酒。」隨即,他的嘴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
寧王妃瞧見他如此模樣,真是既好氣又好笑,拿他沒有辦法,最後只得給他一巴掌,「你這死孩子,你氣死母妃算了!」
他這個樣子,自然沒法再出去見人,寧王妃只好自己赴約了。
蕭翎羽從寧王妃房中出來,等在外面的沉歌和素溪看到他的樣子,驚慌道:「世子,您喝酒了?」
「不喝酒,就得去見宋浣珺。」蕭翎羽抖著兩片火辣辣的嘴唇說,然後走到鹿鳴面前,「上次你給我配的藥挺管用的,勞煩你再幫我配一次。」
「好。」鹿鳴壓了壓嘴角,答應道。
蕭翎羽白了他一眼,「你想笑就笑。」
「對不起,我一般不笑,除非忍不住。」一向木訥的鹿鳴背過身去,一不小心笑出了豬叫。
因為蕭翎羽的這次反抗,寧王妃好一段時間都沒有在他面前提過宋浣珺。她以為蕭翎羽排斥宋浣珺,是因為喜歡沉歌才會這樣,其實並非如此。
蕭翎羽越來越覺得,他晚上所作的夢並非只是普通的夢,而是一種預示。
比如他當初被迫留在皇宮,夢見自己去餵馬,後來真的去御馬監餵馬了。
而現在他又夢見自己娶了宋浣珺,夢裏的他很是失望,這讓他聯想到小時候作的那個夢……那時候他剛把沉歌從蕭翎星身邊要過來,深怕她會離開自己,所以晚上總會作一些奇怪的夢。
有一次他夢見自己生病了,躺在床上,臉色蒼白,他很想見什麼人,可是直到他閉上眼睛死去也沒能見到。
現在想想,那時候他在夢裏想見的人,便是沉歌吧。
如果是將這兩個夢聯繫在一起,莫不是在提醒他,若是他娶了宋浣珺,就見不到沉歌了。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娶宋浣珺。
而宋浣珺,對蕭翎羽的印象也不好,不僅僅是因為上次他故意溜走,而是她一看到蕭翎羽,心裏就莫名堵得慌,對他也有幾分牴觸。
她想不明白是為什麼,也無法同母親解釋。那日母親又來同她說,寧王妃要邀請她們母女去城外的莊子遊玩,宋浣珺知道定然是寧王妃又想撮合她和蕭翎羽。
她不想去,可耐不住母親的勸說,只好答應了。
幸好,那天蕭翎羽意外地沒有出現,寧王妃解釋說,他臨時出了點小事,不能過來了。
宋浣珺暗暗鬆了一口氣,相比蕭翎羽,其實她更想見那天在湖邊,逗她開心的蕭翎星。
宋浣珺想著,與其等著聽從父母安排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不如自己主動一些,去尋找自己的幸福。
她派人打聽過了,寧王府的三個少爺平日裏都會去軍營,只不過蕭翎羽是上午過去,下午回王府讀書,而二少爺蕭翎星和四少爺蕭翎風是下午過去。
宋浣珺決定下午去軍營探望蕭翎星,只是她去的那日,偏巧蕭翎羽因為一些事情耽誤了,沒有回寧王府,而是差人回府通知夫子一聲,今天不回去念書了。
他與蕭翎星在軍營中查看軍務,遠遠地瞧見宋浣珺的馬車過來了,當即眉頭一皺。
宋浣珺下了馬車,瞧見了蕭翎羽,亦是眉頭一皺。
在兩個人互相嫌棄的目光中,宋浣珺走了過來。
「妳怎麼會來這裏?」蕭翎羽語氣不善地問她。
宋浣珺還算客氣道:「我過來見個朋友。」
蕭翎羽一臉防備,「妳不會是來見我的吧?」
宋浣珺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我要是知道你在這裏,我今天就不過來了。」
蕭翎星見他們語氣充滿火藥味,忙打圓場,「宋姑娘,不知道妳今日過來是見哪位朋友?」
宋浣珺聽見蕭翎星跟自己說話,立即換了臉色,笑盈盈地回答,「二少爺,我今日出來拜佛,恰好經過這邊,所以想著順便過來見見你。」
「見我?」蕭翎星有些驚訝。
「對啊,」宋浣珺歪著頭看他,「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嗎?」
蕭翎星笑了,「自然是,我很榮幸。」
蕭翎羽瞧見宋浣珺看蕭翎星的眼神,分明含波帶水,與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同,心中不由一喜,看來她和二哥有戲……
「二哥,我去叫四哥過來同我檢查軍務,你且好好招待一下這位朋友吧。」蕭翎羽竊喜道。
蕭翎星應下,「也好,宋姑娘,我帶妳參觀一下軍營吧。」
「勞煩二少爺了。」
蕭翎星帶著宋浣珺離開的時候,經過蕭翎羽身邊,不忘給偷樂的他狠狠一腳—— 還有臉笑?
沉歌和鹿鳴坐在營中的一頂帳篷下吹風,因為先前遇到母狼的事情,蕭翎羽不讓她再靠近樹林了,所以叫人臨時給她搭了一頂四面透風的小帳篷,讓她坐在下面吹風吃果子。
沉歌捏了顆葡萄往嘴裏塞,驀地看到蕭翎星和宋浣珺並肩走在一起,一下子站了起來。
他們怎麼會在一起?宋浣珺不是要嫁給蕭翎羽的嗎?為什麼她看向蕭翎星的眼神滿是傾慕?難不成這一世她要和蕭翎星在一起?
那蕭翎羽怎麼辦?
沉歌知道前幾世蕭翎羽都算不上喜歡宋浣珺,但他娶宋浣珺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讓自己活得更長久一點。
宋浣珺的父親是節度使,以後對蕭翎羽會有很大的助力。
在沉歌重生第五次的人生中,就證實了這一點。
那一世蕭翎羽活得最久,沒有被外人害死,只不過他始終沒能喜歡上宋浣珺,才會鬱鬱而終。倘若這一世他能喜歡上宋浣珺,會不會有一個圓滿的結果?
原本沉歌想著,若是蕭翎羽娶了素溪也好,有她暗中提醒,蕭翎羽也能渡過以後的許多難關。但眼下他和素溪是不可能在一起了,為今之計,便要從宋浣珺身上下手,只要這一世蕭翎羽喜歡上宋浣珺,他就不會像第五世一樣鬱鬱而終了。
那麼她也能脫離這個輪迴吧。
蕭翎星和宋浣珺一邊走一邊聊天,經過沉歌身邊時,忽然發現這個小丫頭手裏捏著一顆葡萄,以一種十分驚恐的眼神看著自己。
於是他停了下來,問她,「沉歌,妳怎麼了?」
沉歌趕忙掩飾好自己的情緒,對他們行了禮,「奴婢見過二少爺,見過宋小姐。」
「嗯。」蕭翎星料想她方才的表情是因為看到他和宋浣珺在一起,畢竟她也知道宋浣珺是寧王妃安排給蕭翎羽的世子妃人選,如今同他走在一處,確實會讓人驚訝,便解釋了兩句,「宋小姐出來拜佛,經過這邊,所以過來看看。」
「哦,那世子呢?」為什麼不是蕭翎羽陪著呢?
「五弟還在檢查軍務,所以我陪著宋小姐隨便逛逛。」
「那奴婢去找世子。」沉歌轉身跑去找蕭翎羽了。
她急促離開的身影反而叫蕭翎星覺得奇怪,怎麼好像她看到自己和宋浣珺在一起,似乎特別的緊張呢?
而宋浣珺也是第一次見沉歌,先前蕭翎羽第一次約她出來遊玩的時候,她倒是遠遠地瞧見過他身邊的兩個丫鬟,只不過沒有瞧見正臉罷了。
如今瞧見這個叫沉歌的丫鬟,著實讓她驚訝了一把,沒想到蕭翎羽身邊會有這樣漂亮的可人兒,難怪他會看不上自己。只不過,為什麼她看見沉歌,會比看到蕭翎羽還要糟心呢?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方才沉歌和蕭翎星說話的時候,不遠處的蕭翎羽也從頭到尾瞧見了。
他瞧見沉歌看到蕭翎星和宋浣珺在一起時的驚訝與恐慌,瞧見沉歌在和蕭翎星說話時努力掩飾著自己失望的情緒,亦是瞧見她和蕭翎星沒說幾句話,便落荒而逃的身影……
蕭翎羽心中驟然明白,原來沉歌喜歡的真的是二哥,所以才會在看到二哥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時,表現得如此慌張不知所措。
不一會兒,他見沉歌便慌慌張張地跑了一圈,終於找到了自己,然後朝自己跑來了。
「世子,」沉歌跑到他面前的第一句話便是,「奴婢方才瞧見二少爺和宋小姐在一起。」
蕭翎羽看著她,眸中似有驚濤駭浪,面上卻依然平靜,「我知道。」
「二少爺要挖您牆角。」沉歌暗示他,宋浣珺可是他未來的世子妃,怎麼能讓蕭翎星挖去了?
「看到了,」蕭翎羽並不在意宋浣珺,「那牆角似乎還挺願意讓他挖。」他喜聞樂見。
只不過瞧她這急乎乎的模樣,想來是恨不得自己代替宋浣珺和二哥走在一起吧。
沉歌不解,「那世子你就這麼看著啊?」自己未來的媳婦都要被別人挖走了,他怎麼還這麼淡定呢?
「反正本世子又不喜歡她。」
「別啊,」沉歌著急道︰「您不試試,怎麼知道不喜歡?」他要是不娶宋浣珺,這一世他們還能活得長久嗎?
蕭翎羽問她,「妳是不是巴不得我娶宋浣珺?」
沉歌小雞啄米般地點頭。
蕭翎羽哼了一聲,「本世子就不讓妳如願!」
沉歌:「……」你個小王八蛋,我該拿你怎麼辦?

宋浣珺去軍營見蕭翎星的事情,寧王妃很快就知道了。
雖然她很惋惜宋浣珺沒有選擇蕭翎羽,但既然蕭翎羽也不喜歡她,寧王妃想著再給蕭翎羽物色其他的女孩子。
這一天,寧王妃讓紅菱抱了許多畫卷去找蕭翎羽,每幅畫卷上都畫著一個女孩子,她們或是清純,或是靈動,或是端莊,或是可愛,寧王妃問蕭翎羽,「喜歡哪個?」
蕭翎羽隨意瞥了一眼,說:「喜歡沉歌。」
寧王妃被噎得半天沒說出話來,心裏默念,這兒子果然是親生的……
她舒了舒氣,儘量放平了語氣,溫柔道:「羽兒,母妃也很喜歡沉歌,只是終究她的出身差了些,以後你扶她做個側妃便罷了,這世子妃,還是要挑個正經八百的好人家姑娘。」
蕭翎羽的目光很是堅持,「沉歌就很好,旁人我不想要。」
「那你總不能只娶一個吧?」
「娶一個怎麼了?我就樂意娶一個。」
寧王妃瞧他這冥頑不靈的樣子,終於壓不住火氣了,「你若這樣,母妃只好將沉歌先從你身邊調離開來,待你娶了世子妃,再將她調回來。」
蕭翎羽哼道:「沉歌去哪我就去哪。」
寧王妃氣得要打他,蕭翎羽躲開,「好了母妃,我每天有好多事情要忙呢,以後不要拿這種事情來打擾我了。」
寧王妃見蕭翎羽油鹽不進,只得決定從沉歌身上下手。
一日,她將沉歌叫到自己身前,說了要給蕭翎羽物色世子妃的事情。
原以為沉歌聽到這件事,一定會很傷心,畢竟在寧王妃看來,沉歌也是喜歡蕭翎羽的。可沒想到,沉歌一聽她說給蕭翎羽挑選世子妃,居然沒有任何難過的樣子。
「王妃,奴婢覺得世子妃應該是門當戶對才好一些,挑一個如宋小姐那般的姑娘,以後也會成為世子的賢內助。」
寧王妃看到沉歌如此深明大義,懂事又識大體,很是欣慰,「沉歌,羽兒要是有妳一半懂事,我也就不用操這麼多心了。妳也幫著勸勸羽兒,妳的話,他應該能聽進去的。」
沉歌恭敬道:「王妃,奴婢會幫著好好勸勸世子的。」
沉歌思忖著,眼下宋浣珺對二少爺頗有好感,雖然不知道二少爺對宋浣珺是何感覺,但既然宋浣珺已經選擇了二少爺,自己也不好勸著蕭翎羽再去將她追回來,畢竟壞人姻緣這種事是要遭天譴的。
雖然有些可惜這一世蕭翎羽不能娶宋浣珺,但是北寧之地應該還有幾家的姑娘,雖然比不得宋浣珺,至少也不會差太多。
她去找紅菱,將寧王妃挑選的幾位姑娘都看了一遍,心中有了幾個人選。
晚上,蕭翎羽坐在桌邊看兵書,沉歌給他鋪好了床,想同他好好聊聊這件事。
沉歌同他聊天,蕭翎羽是很樂意的,但沉歌一提宋浣珺,他便不樂意聽了,低著頭繼續看書,有一搭沒一搭的隨意應幾聲。
沉歌見他聽不進去,乾脆走到他身邊,將他的書抽走,讓他認真聽自己說話。
「世子,您不喜歡宋小姐,奴婢也不能強求,咱們北寧還是有許多好姑娘的,高門大戶的小姐,不僅長得好看,而且知書達禮,今日奴婢瞧了幾個,覺得甚是不錯……」
蕭翎羽沒了書看,便撐著腦袋看她,看著她的小嘴一張一合不停地說著,左一句宋小姐,右一句宋小姐的,直聽得有些不耐煩了。
他將桌子一拍,站了起來,朝她傾過身子來,「看來妳並沒有把本世子的話放在心上?」
沉歌見他忽然靠自己這般近,一下子打住了話語,「什麼話?」
蕭翎羽伸出兩隻手捏住她臉頰的軟肉上下揉搓,「妳以為本世子是因為誰才拒絕那些姑娘的?」
沉歌被他捏得說不好話,「不會是因為奴婢吧?」
蕭翎羽放開她,睨了她一眼,「除了妳,本世子還喜歡過誰?」
沉歌立即退開一步,「奴婢有罪……」
蕭翎羽逼近一步,「妳有什麼罪?難道妳不想被本世子喜歡嗎?」
沉歌歎了口氣,咕噥道:「又不是什麼好事。」就因為被他喜歡,她都死多少回了。
「好,很好。」蕭翎羽戳著她的額頭,「妳這小白眼狼,本世子白疼妳了……」
蕭翎羽將沉歌推出去,讓她在院子裏站一個時辰再回去睡覺,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是怎麼得了便宜還不知道賣乖的。
他以為沉歌今日同他說這些話,是受了母妃的吩咐,雖然他無意娶旁人,但架不住母妃一直自作主張幫他張羅各家姑娘,若是想要清靜,就得找一個擋箭牌。
無疑的,宋浣珺是最好的人選。
蕭翎羽心思一動,有了主意。
沒過幾日,蕭翎羽居然主動提出要約宋浣珺去酒樓吃飯,而且不帶蕭翎星,這讓沉歌有些意外。
他不是說不喜歡宋浣珺嗎?怎麼兜了一圈,又改變主意了?
寧王妃以為是沉歌勸服了他,很是高興,想著等沉歌回來一定要好好賞賜她。
沉歌、素溪和鹿鳴陪著蕭翎羽去接宋浣珺,然後他們去了北寧最大的酒樓,蕭翎羽要了個最好的雅間,邀請宋浣珺進去,然後把沉歌、素溪和鹿鳴留在外面,說是有話要與宋浣珺單獨說。
沉歌看到蕭翎羽和宋浣珺進去,心中一下子空落落的。她覺得站在這裏有些難受,估摸著這一頓飯沒有半個時辰是吃不完的,於是留鹿鳴在門外守著,她和素溪悄悄溜出去逛一逛。
素溪問沉歌,「世子和宋小姐在一起,妳不吃醋嗎?」
「我吃啊,只不過在生死面前,吃醋都是小事。」
「什麼生死?」
「妳不懂……」
而此時,在雅間裏,氣氛並不是沉歌想像的那般美好。
「你邀我出來做啥?你不知道這樣做,會讓你母妃和我母親誤會嗎?」宋浣珺不高興道。
她本是不想出來的,但母親一聽是他主動約自己,硬是將她打扮了一番,推她出來。
蕭翎羽笑呵呵道:「她們誤會才好,這樣以後就不會想著幫我物色其他的姑娘了。」
宋浣珺恍然大悟,「所以你是想拿我當擋箭牌?」
蕭翎羽坦然承認,「嗯,妳給我做擋箭牌,我幫妳追二哥。」
宋浣珺臉一紅,「我不用你幫,也不給你做擋箭牌。」
蕭翎羽早有對策,「妳不幫我,我就給妳搗亂。」
「你……」宋浣珺氣結,忍不住罵了一句,「真是個無賴!」
蕭翎羽並不在意,「我同二哥感情好,我會幫妳解釋清楚的,不會叫妳吃虧。」
宋浣珺只好答應,「那好吧。」
此時飯菜已經上齊全,宋浣珺卻吃不下了,「世子,不瞞你說,我一看到你,心裏就莫名的冒火。」
蕭翎羽一愣,「這麼巧,我也是。」他一看到宋浣珺,也渾身不舒服。
宋浣珺若有所思道:「看來我們天生就不般配。」
蕭翎羽忽然想起明衍曾經說過的話,便說了出來,「也許我們前世是敵人,今世才會互相看不順眼。」
宋浣珺認同道:「我覺得有可能……」
「那妳還吃嗎?」蕭翎羽問她。
「我看到你的臉就沒胃口。」
「這麼巧,我也是……」
「那我去隔壁的雅間再點一桌,咱們分開吃。」
「好,妳去吧。」
「……」
第二十一章 危機將至
沉歌和素溪並不知道蕭翎羽和宋浣珺早早結束了飯局,她們在街上一人買了一串糖葫蘆,隨意地逛著。
忽然,素溪拉住沉歌的袖子,「沉歌妳看!」
沉歌順著素溪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南芝和一個男子坐在一個小茶館裏,正在說些什麼。
那男子是背對著她們的,所以沉歌看不到他的樣子,不過她能看到南芝的表情,南芝看那人的時候,眼睛裏是有光采的,想來這個男人應該是她喜歡的人吧。
只是她們從未聽南芝姑姑提起過,她竟掩藏得滴水不漏。
雖然偷看別人不太好,但沉歌和素溪架不住心中的好奇,還是決定多觀察一會兒。
那兩人喝完茶,起身離開,沉歌和素溪悄悄跟著走了有一段距離,便看到他們在一個巷子口稍作停留,然後南芝拿出一個錢袋,塞到了那個男人的手裏。
沉歌和素溪面面相覷,南芝姑姑為什麼要給那個男人錢?
那男人似乎也覺得收南芝的錢不好,推辭了好幾次,最終還是收下了。
這不由讓沉歌想到,先前她和素溪曾經問過南芝姑姑,為什麼到了年紀還不贖身出府去?南芝姑姑那時說她銀子不夠,現在想來,原來這些年她賺的銀子全都給了這個男人……
那個男人與南芝分別之後,走了幾步還回頭看南芝。
這時,沉歌和素溪才看到了他的真容。
沉歌不由抽了一口涼氣,那人竟然是沈沐舟?
沈沐舟這個人,沉歌是有印象的。
他是個鬱鬱不得志的書生,雖然有一身才華,卻總是運氣不好,科考的路上連連碰壁。
但皇天不負有心人,他考了七八年,最終還是考上了,還一舉中了探花郎。而又因著他相貌清俊,被五公主瞧上,招去做了駙馬。只不過他的好日子沒有過多久,他做駙馬不久後便遇到局勢動盪,他和五公主的下場都不是很好。
可是為什麼這一世,他會跟南芝姑姑有牽扯?
他們是何時認識的?
南芝姑姑又為什麼要給他銀錢?
南芝於沉歌來說是有恩的,若沈沐舟是個騙人錢財的虛偽小人,沉歌覺得還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南芝的。只不過不是現在,她和素溪出來有一會兒了,得趕緊回去了。
沉歌心中揣著南芝的事情,和素溪趕緊回到酒樓,來到了雅間裏,發現宋浣珺早就走了,蕭翎羽和鹿鳴正在裏面用飯。
這就尷尬了。
「世子,」沉歌和素溪乖乖進去認錯,「奴婢有罪。」
蕭翎羽淡淡地瞥了她們一眼,「妳們腿挺長的啊,溜得挺快呵。」
沉歌低著頭道:「奴婢腿不長,世子腿長,世子的腿天下第一長!」
還敢跟他貧嘴?蕭翎羽拿起筷子,說:「本世子點了一桌子的好菜,本想叫著妳們一起進來嘗嘗的,沒想到妳們……」
「謝謝世子!」不等蕭翎羽把話說完,沉歌立即拉著素溪坐下來,「謝謝世子如此體恤下人,那奴婢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蕭翎羽一怔,扭頭看向鹿鳴,「你說她們是不是沒大沒小?」
鹿鳴幽幽道:「您慣的,怪誰?」
小二進來幫他們添茶,順便端來一壺酒,說是酒樓新進的果子酒,免費送一壺給他們嘗嘗。
蕭翎羽自己不能喝酒,便讓小二直接將酒放在鹿鳴旁邊。
鹿鳴平日裏也不喝酒,但聞著酒氣香甜,便嘗了一杯。
「味道怎麼樣?」蕭翎羽問他。
鹿鳴答:「有些許甜味,綿軟醇厚,還不錯……」
沉歌起身,幫蕭翎羽也倒了一杯,「世子,您先前喝的酒都是用糧食釀的,這個酒是用果子釀的,你可以試試這個,應該不會過敏。」
蕭翎羽本來有些猶豫,但想到鹿鳴就在身邊,即便真的過敏了,也能及時得到醫治,便端起酒杯喝了半杯,果然好喝。
鹿鳴和素溪緊張地觀察著蕭翎羽,生怕他連這種果子酒也不能喝。
只有沉歌很淡定,她自然是十分清楚蕭翎羽能喝這種酒才給他倒的。
過了一會兒,蕭翎羽的身體沒有出現什麼不適,他立即高興地將小二喚進來,「再來兩壺……不,來十壺!」
喝不了,他就帶回府去。
果子酒好喝,卻終歸是酒,如蕭翎羽這般沒喝過酒的,酒量自然是極差,才喝了一壺多便醉了,抱著酒壺傻呵呵的笑。
隔壁的宋浣珺早就走了,離開之前還過來打了個招呼。
這時蕭翎羽已經喝高了,朝著宋浣珺高呼一聲,「二嫂慢走!」
宋浣珺臉一紅,瞪了他一眼就走了。
而沉歌察覺出了不對勁,她原以為宋浣珺早就走了,沒想到人家一直在隔壁吃飯,而且蕭翎羽居然喚她「二嫂」,說明他今日根本不是單純地約宋浣珺出來吃飯,而是有別的目的。
思及他前幾日還對宋浣珺百般排斥,如今卻主動邀人家出來,沉歌心中了然,蕭翎羽該不會想拿宋浣珺做擋箭牌吧?他喚她二嫂,莫不就是想撮合她和二少爺?
不過若是宋浣珺以後真的嫁給二少爺,也不算是一件壞事,至少只要宋浣珺嫁進王府,宋家就一定會成為王府的助力,對寧王將會有莫大的相助。
只不過,往後蕭翎星若是還和前幾世一樣與蕭翎羽兄弟反目,那麼蕭翎星有了宋家的相助,於蕭翎羽來說,就有些危險了。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蕭翎羽醉得走不了路,被鹿鳴直接扛上了馬車,待回到王府,將他擱在床上,他又來了精神,滿屋子撒野,除了沉歌,誰都不要,將素溪和鹿鳴趕了出去。
沉歌想去倒杯水給他喝,剛一轉身就被他拽住了衣服,聽見他在身後哼唧道:「本世子這麼喜歡妳,妳幹麼不喜歡本世子?」
沉歌微微怔愣,想到他此時醉得意識不清,才敢說出真話,「不是不喜歡,是不敢了。」
無論重生多少次,她都只是一個丫鬟而已,除卻腦海中一些前世的記憶,她再無其他的力量可以幫他。況且她不是多聰明的人,即使重生了七次也做不到運籌帷幄,所以她才希望他能去喜歡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子,娶到一個得力的賢內助,這樣他以後的路會好走許多。
沉歌無奈道:「您去喜歡別人多好。」
「妳為什麼非得讓我喜歡別的姑娘……」
沉歌:「……」因為喜歡她又沒有什麼好下場。
如第一次重生一般,他喜歡她,也娶了她,只寵她一個,可結果呢,他們只幸福了沒幾天,便接連被人害死,而且到現在都不知道那一世害死他們的人究竟是誰。
「我難受……」蕭翎羽咕噥道。
沉歌轉過身來,看著他被酒氣熏得眼睛盈盈帶水,更添了幾分委屈的模樣。她摸摸他的頭,將他攬過來,讓他靠在自己的肩頭,輕輕歎了口氣,「你又不記得前世的事情,你難受什麼?」
「我……肚子難受……嘔……」
他忽然一張嘴,沉歌躲避不及,被他吐了一身。
「您……」沉歌欲哭無淚,「早知道就不讓您喝酒了!」
醉酒的蕭翎羽還一臉無辜地問她,「我吐到妳了,妳還喜歡我嗎?」
「現在不喜歡,太噁心了!」

寧王妃以為蕭翎羽真的想通了,便讓紅菱去提醒沉歌,以後蕭翎羽和宋浣珺在一起的時候,讓沉歌就不要跟著了。
沉歌也不好同寧王妃說實話,只能順其自然了。
宋浣珺有時候會去軍營見蕭翎羽,有了寧王妃的暗示,沉歌不好陪著蕭翎羽去軍營了,而是讓素溪代替自己去。
明衍憑藉自己的智慧,在寧王身邊算得上半個謀士,只不過他年紀太小,其他謀士並未將他放在眼裏。明衍也不在乎這個,他知道自己的伯樂並不是寧王。
素溪自從代替沉歌來軍營之後,明衍沒有事情的時候便總來找她聊天。她知道明衍對自己的心思,明衍救過她的性命,而且母親病逝前後,明衍幫了她許多,素溪一直打心眼裏感激他,時間久了,這種感激之情難免轉化為依賴與喜歡。
如今蕭翎風也在軍營中,偶爾會與素溪撞見,素溪已經能夠坦然面對他了。少時那份懵懂的曖昧已經被她藏在內心最深處,即便見到他,心中也很難再起波瀾了。
可蕭翎風一直沒能放下,尤其是在他看到素溪和明衍這般親近,他們相處時的坦然讓蕭翎風很是嫉妒。
明明先前母親同他說,素溪是寧王妃準備讓蕭翎羽納入房中的,可是如今五弟已經長大,若是真的有意將素溪收入房中,又怎麼可能任由素溪同別的男子接觸?而且先前一直是沉歌陪五弟過來,如今換成了素溪,五弟對待沉歌和素溪明顯是不同的,他能看得出來,五弟喜歡的是沉歌,對素溪只是普通的主僕之情。
蕭翎風恍然覺得,是不是從一開始他的母親就弄錯了,五弟想納入房中的丫鬟根本就不是素溪,而是沉歌。
那麼如果當初他能堅持住的話,是不是現在坐在素溪身邊,陪她聊天說笑的人,還是自己呢?
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蕭翎風主動去找蕭翎羽,借由沉歌的事情聊了起來,「五弟,怎麼近日沉歌不陪你過來了?」
蕭翎羽約莫猜到沉歌不陪自己過來應該是母妃的主意,但這個不好同蕭翎風說,便尋了個別的藉口,「她這幾日身子不太舒服,我便讓她留在府中了。」
蕭翎風試探道:「五弟似乎對她格外上心,莫不是喜歡這個丫頭?」
蕭翎羽大方承認,「四哥你也看出來了。」
「我瞧著你待她比待素溪好,想來你是更喜歡她的。」
「我待素溪也很好,只不過她現在已經到了出嫁的年齡,我不好同她太親近,免得誤了她以後嫁人。」
蕭翎風只覺腦中轟鳴一聲,原來五弟從來沒有想過將素溪納入房中,一直都是他和母親在杞人憂天……
蕭翎羽瞧出他臉色有些不對勁,「四哥,你怎麼了?」
蕭翎風回過神來,強撐著笑容說:「天氣有些熱,我有些不舒服。」
「那你去營帳中休息一會兒吧。」
「好。」
蕭翎風失魂落魄般地離開,蕭翎羽以為他真的有些中暑,便讓素溪拿了些用井水湃過的瓜果給他送過去。他不知道先前素溪和蕭翎風的事情,畢竟那時候他還小,不懂得男女之情。
素溪雖然不太情願過去,但又找不出像樣的理由推辭,只好端著果子去了蕭翎風所待的營帳。
好在連翹也在那裏,素溪進去見過蕭翎風之後,將水果給了連翹,便要出去。
「等一下,」蕭翎風叫住她,「我有些話想讓妳轉達給五弟,連翹,妳先出去一下。」
素溪微微一怔,轉過身來。
連翹很快出去了,營帳裏只剩下蕭翎風和素溪兩個人。
「四少爺有什麼話需要奴婢轉達給世子?」素溪問他。
蕭翎風走到素溪身邊,含情脈脈的看著她,「素溪,我一直都欠妳一句對不起。」
素溪往後退一步,恭敬道:「四少爺不要這麼說,奴婢擔待不起。」
蕭翎風自責道:「那時在上京,我明知道妳留在皇宮會遇到很多磨難,卻沒能拉妳一把,甚至還不辭而別,是我不對……」
素溪咬了咬嘴唇,「都過去了,四少爺不要放在心上。」
「妳能不能……原諒我?」
「四少爺言重了,奴婢沒有怪您。」
「那我們……」
素溪打斷他的話,「四少爺方才說有話要奴婢轉達給世子,是什麼話?」
「我並沒有話想告訴五弟,我只是想同妳說說話……」
素溪朝他行了個禮,「既然沒有,那奴婢先退下了。」
素溪從蕭翎風的營帳中出來,剛走沒多遠,便看到明衍一臉緊張地站在那裏。
「怎麼了?」素溪走過來問他。
明衍一臉彆扭道:「妳方才見了四少爺,我怕妳又變心了。」先前素溪同他聊過她與蕭翎風的事情,所以明衍才會有這樣的擔心。
素溪聽他這樣說,不由噗哧一笑,「小氣。」
明衍仔細將她瞅了瞅,情緒逐漸放鬆下來,「瞧妳神情輕鬆,應該是徹底放下他了。」
素溪好笑地瞪了他一眼,兩人一同往蕭翎羽的營帳走去。
「說起來,當初咱們剛認識的時候,我以為你會喜歡沉歌呢。」素溪同他聊道。
「我不喜歡沉歌,她的命定之人不是我。」
「哦?你還會看相?」
「會一點點。」
「那你能看出沉歌的命定之人是誰嗎?」
「世子啊。」
「可是世子以後說不定要娶宋小姐的。」
「世子和宋小姐成不了親。」
「為什麼?」
「妳沒發現他們看彼此的眼神嗎?互相嫌棄,彷彿看一眼都嫌多……」

沉歌不能陪蕭翎羽去軍營,所以留在王府的時間多了些,她也不好閒著,蕭翎羽不在的時候,她便去寧王妃身邊伺候。
蕭雲芷出嫁後,因為她的夫君張昱經常在軍營裏忙碌,她在張府待著無聊,常回王府小住幾日。
她今日又來了,說是想喝王府小廚房燉的魚湯,可待到魚湯端上來時,她喝了一口便嫌太腥,怎麼也不肯喝第二口了。
寧王妃嘗了嘗,「不腥啊,和以前的味道一樣。」
蕭雲芷皺著眉頭道:「這幾日不知怎麼了,對許多東西都沒胃口了。難得今天想喝魚湯,卻還是不合口味……」
寧王妃立即察覺出異樣,「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莫非……」她看了一眼蕭雲芷的肚子。
蕭雲芷還不明所以,寧王妃立即讓紅菱將王府的大夫請過來。
大夫把脈之後,笑呵呵道:「恭喜王妃,恭喜大小姐,大小姐這是有了身孕……」
「真的嗎?」寧王妃和蕭雲芷不可思議的同聲道,兩人都十分高興。
一旁的沉歌也由衷地替蕭雲芷高興,但高興過後,心頭又泛上憂愁。按照時間推算,蕭雲芷有了身孕後,新皇和寧王之間的戰爭便要開始,而作為寧王的得力副將,張昱是一定要跟著寧王在外打仗的。
前幾世的張昱,都沒有活到蕭雲芷肚子裏的孩子出生,這一世,會不一樣嗎?
蕭雲芷本來想在王府住幾日的,但得知自己有了身孕後,便迫不及待地要去軍營,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的夫君。
蕭雲芷走後,寧王妃讓沉歌去拿些上好的布料來,她要親自給未來的外孫做幾件衣服。
沉歌得了吩咐,去找了南芝,得知近日府中有新進的布料,便一同去挑了幾匹。
先前沉歌已經同南芝聊過沈沐舟的事情,南芝只說那是她的一個遠方表弟,過來同她借些錢,作為趕考的路費。
那時候沈沐舟已經離開北寧進京趕考,沉歌也不好再說什麼,她這幾日一直煩心蕭翎羽和宋浣珺的事情,南芝終究比她長許多歲,想來做事也是有思量的。
只不過,沈沐舟選擇現在進京趕考,委實不是個好時機。
因為就在他離開北寧不久,新皇便會派趙太傅帶兵來北寧,趙太傅是新皇的心腹,新皇安排他來,表面上是來檢查練兵,實際上,是想趁機捉拿寧王。
沉歌知道,趙太傅想捉拿寧王,憑自己的力量很難實現,所以他會先聯合宋節度使,也就是宋浣珺的父親。
宋節度使在北寧統領著一批軍隊,倘若他真的被趙太傅說服,兩人聯手搶了先機,那寧王的處境就危險了。
不過前幾世,這時候宋家與寧王府來往密切,所以宋節度使最終選擇站在了寧王這邊。只是這一世蕭翎羽將宋浣珺推給了蕭翎星,不曉得這一世宋家還願不願意站在寧王這邊。
這件事是沉歌無能為力的,她除了擔憂,什麼也做不了。
蕭翎羽看出這幾日沉歌有些心神不寧,以為是沉歌誤會自己和宋浣珺真的在一起,所以在吃醋。
這讓蕭翎羽有些得意,這丫頭嘴上說不喜歡他,身體倒是很誠實嘛,瞧她愁得小臉都成了苦瓜。
蕭翎羽想著若是再添一把火,許是這丫頭就會承認喜歡自己了。
可是他還沒來得及這樣做,一天寧王妃忽然將他叫到身前,說想給他和宋浣珺訂親。
蕭翎羽一下子急了,「定什麼親,我跟她還不熟呢!」
寧王妃勸道:「羽兒,你們認識也有一段時間了,母妃瞧著這些日子你們相處得甚好,不若先將親事定下來,不是讓你現在成親,再過個兩三年成親也是可以的。」
蕭翎羽不肯,「既然可以兩三年以後成親,便不著急訂親。」
「羽兒,」寧王妃表情嚴肅地喚了他一聲,「你也大了,你該知道母妃為什麼希望你和宋小姐訂親。」
「為什麼?」
「陛下派了趙太傅來北寧檢查練兵,想來檢查練兵是假,擒拿你父王才是真。」寧王妃憂愁道︰「陛下疑心太重,你的三皇叔和五皇叔便是這麼被捉住的,如今他們被奪走了封地,陛下將他們派遣至西疆,他們一輩子都出不來了。」
「那跟我和宋小姐訂親有什麼關係?」
「那趙太傅過來,肯定要去找宋節度使,若是他們兩人聯手,你父王該怎麼辦?」
蕭翎羽一下子了然,「所以妳並非是真的希望我娶宋浣珺,妳只是為了和宋家聯姻?」
「這不是一回事嗎?」
蕭翎羽挑了挑眉,「我明白了。」
這當然不是一回事。
先前他和宋浣珺就達成了交易,她做他的擋箭牌,他幫她追蕭翎星,是以每次宋浣珺來軍營找他,其實都是奔著蕭翎星去的,而他也會創造機會,讓兩人獨處。
如今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不能再拿宋浣珺做擋箭牌了,便想著去問問二哥對宋浣珺是何感覺?若是二哥也喜歡宋浣珺,那麼聯姻之事便交給他們就好了。
只是不知二哥對宋浣珺是否喜歡呢?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宅門福娘子》全3冊

    《宅門福娘子》全3冊
  • 2.《大宅妙醫》

    《大宅妙醫》
  • 3.《珍寶福妻》全4冊

    《珍寶福妻》全4冊
  • 4.《中宮蹺家》

    《中宮蹺家》
  • 5.《神醫姑娘上京去》全5冊

    《神醫姑娘上京去》全5冊
  • 6.《小農女當家》

    《小農女當家》
  • 7.寄秋×梨雅雙書優惠套組75折

    寄秋×梨雅雙書優惠套組75折
  • 8.《高門小財迷》全2冊

    《高門小財迷》全2冊
  • 9.《草包小福星》

    《草包小福星》
  • 10.《食全閨女》全2冊

    《食全閨女》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醫流才女》

    《醫流才女》
  • 2.寄秋×梨雅雙書優惠套組75折

    寄秋×梨雅雙書優惠套組75折
  • 3.《小農女當家》

    《小農女當家》
  • 4.好個下堂妻之《滿分後娘》

    好個下堂妻之《滿分後娘》
  • 5.《天生幫夫運》

    《天生幫夫運》
  • 6.《食全閨女》全2冊

    《食全閨女》全2冊
  • 7.《膳香財婦》全4冊

    《膳香財婦》全4冊
  • 8.《農家小福女》全4冊

    《農家小福女》全4冊
  • 9.好個下堂妻之《甜妻好廚藝》

    好個下堂妻之《甜妻好廚藝》
  • 10.好個下堂妻之《金牌小娘子》

    好個下堂妻之《金牌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