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宅鬥甜寵
分享
藍海E79602

《少爺的小暖爐》下

  • 作者桂圓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9/12/18
  • 瀏覽人次:2178
  • 定價:NT$ 260
  • 優惠價:NT$ 205
試 閱
喜寶沒想到她假扮書僮陪江璟熙去書院念書會被人揭穿女兒身,
然而她家璟熙哥哥老神在在,不只避開陷阱還反將人一軍,
璟熙哥哥真是太英明神武,她就等著他考上狀元求皇上賜婚,
誰知他只考了個探花郎,不過他仍實現諾言要娶她為妻,
可他娘親不要她這個前丫鬟當兒媳,竟跑去她家鬧事,
自己的娘則想把她跟極為照顧母女倆的鄰居哥哥送做堆,
逼得璟熙哥哥半夜沒事就爬牆,看來少了她,他這輩子都甭睡好了,
正當她煩惱著終身大事,她娘竟然告訴她一個驚天祕密──
原來她親爹還活在世上……
桂圓,天秤座,生長在江南水鄉的萌妹子。
外表溫柔嫻靜,實則內心火辣猖狂。喜歡看書寫作,
喜歡安安靜靜的一個人隔著玻璃俯瞰繁華城市裡的萬家燈火。
喜歡旅遊,喜歡到處走走去看異國他鄉的不同風景。
不喜歡一成不變,渴望生活每天都有驚喜。
在熱鬧繁華的都市待久了,近來尤其喜歡清靜安逸的小城。
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可以成為一個優雅而有趣的知名作家,並在為此努力。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二十二章 計畫敵不過真愛
聚賢書院裡的學生因為皇上的交代,平時念書之餘還得強身健體。
金遙也同時擔任聚賢書院體能科的老師,每日五更天便敲鑼打鼓催著舉子們起床。像江璟熙這樣的,每天看書到很累,最後還連個飽覺都沒睡到的人,背地裡沒少罵金遙。
旁人可以不勤快,喜寶卻勤快得很,她現在都不用等金遙敲鑼叫她,只要一到時辰就立即睜開了雙眼,揉了揉亂糟糟的雞窩頭,再顧不得其他,跳下床就給兩位哥哥打洗臉水去。
今天她給兩位哥哥打好水後,忽然覺得自己好似起得太早了,便穿戴好衣衫,打算先去替哥哥們將早飯領回來。
領早飯的時候路過訓練的校場,喜寶忽而發現校場上有一個人正在跑步,走得近了她才瞧清楚,那人正是金遙金捕頭。
金遙自然也瞧見了喜寶,因此停下腳步,大步朝她走來。
這個小丫頭他認識,是那輕狂卻又有些本事的江六少爺的貼身小丫鬟,雖然一直是書僮扮相,旁人並未瞧出來,可他打從第一次見到她就瞧出來了。
這根本連易容都算不不上,根本就是簡簡單單將女孩子的妝扮換成男孩子的,也就騙騙這些讀書人吧。
喜寶見金捕頭冷漠的眸子一直盯著自己瞧,有些不自在,一雙眼睛瞟來瞟去,忽然想到什麼,頗為自豪地抬起小臉與金遙對視,開始替江璟熙說好話,「我家少爺已經起床了,他可勤奮了,從來不偷懶,少爺一定可以中狀元的!」她認真看著金遙,一副肯定的樣子。
金遙從沒見過這麼有趣的女娃,冷漠的臉上忽而溢出一絲笑意,但轉瞬即逝,只垂著眸子淡淡問:「妳家少爺是誰?」
喜寶比金遙矮得多,她繼續仰著腦袋,自豪地說:「我家少爺正是江太師府的六少爺,他人品好又勤奮,一定能中狀元。啊,小的不能再耽誤了,得去給少爺領吃的,畢竟吃飽了才有力氣上課。」說著腿往旁邊動了動,表露出想要走的意思。
金捕頭是朝廷派來的,還是體能科的老師,喜寶覺得自己離開前,禮貌上都該向眼前這人請示,而且若是惹得少爺的老師不高興,害少爺被處罰怎麼辦?
金遙裝作沒明白喜寶的意思,只道:「嗯,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妳家少爺縱使再厲害,也得吃飯。」
「那小的走了。」喜寶眼睛睜得圓圓的,一直提醒金遙,「小的要去給少爺拿吃的了。」
雖然已經入春,可天還冷得很,金遙剛剛出了一身汗,現在又站在風口,只覺得被風吹得有些冷,他打算繼續跟她聊幾句,扯住喜寶的衣領,將她拽到了背風的地方。
喜寶有些急了,怕時間不夠兩個哥哥吃飯,忽而鼓足勇氣掙開他跑了,還一邊跑一邊喊,「哎呀,小的真的得走了,給少爺領吃的去嘍!」
然而她腳下沒注意,一瞬間被什麼東西絆倒,狠狠摔了一跤。
其實喜寶摔得很疼,但她知道此時不是哭的時候,深怕又被抓住,麻溜爬了起來,一溜煙就跑沒了人影。
金遙越發覺得這個女娃子很是喜感,心情好了不少,他抬頭望望東邊的天際,那裡已經染上了一層紅霞,他板著臉走到一旁,執起鑼鼓便敲打起來。
江璟熙聞聲醒了,第一反應便是找喜寶,見喜寶不在,又瞧見了一旁已準備好了的洗漱用具,他鬆了口氣,小丫頭最饞肉,估計早早去拿吃的是為了搶肉包子。
張天佑也跟著醒了,兩人以最快的速度穿戴好,就見喜寶推開門,帶著一身寒氣,雙手空空的回來了。
江璟熙見喜寶臉上破了道口子,還沾了一身泥,心中一擰,問道:「怎麼了?誰欺負妳了?」
喜寶身上還疼著呢,又是一路小跑回來的,本來就委屈,此番江璟熙這麼一問,她扁著嘴便掉下淚來。
張天佑也被驚到了,過來問喜寶,「怎麼了?」
江璟熙見張天佑搶了自己位置,心裡不高興,猛地就擠上前拉著喜寶到一邊,黑著臉問:「告訴我,哪個不識相的欺負妳?說出來,我給妳出氣去!」
喜寶趕緊擦掉眼淚,腦袋搖得似是波浪鼓,認真地說:「沒人欺負我,就是去領吃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她趕緊推著江璟熙,催促道:「少爺,您趕緊出門,不然得受罰了。」
江璟熙再次確定,「真的沒事?有沒有哪裡傷著了?」
「真的沒事!我好得很呢!」喜寶臉上還掛著沒擦乾淨的淚,卻咧開嘴笑著,一手拍著自己的身子,「你看,哪兒都好好的一點事沒有。」
江璟熙還是不放心,上下仔細掃視了一番,見她確實沒有其他地方傷著,這才放了心。
「妳沒事起這麼早做什麼?」江璟熙有些心疼喜寶,順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命令道:「以後不許比我起得早,更不許私自出這道門!」他修長的手指指了指門,又說:「吃的東西我會讓書院的小童領回來,放心,必是頓頓有肉,記清楚了嗎?」
喜寶覺得少爺好似真的生氣了,趕緊點頭,「都記在心裡了,以後沒有少爺的吩咐,我就待在屋子裡,一步都不出去。」
江璟熙「嗯」了聲,又給喜寶理了理衣裳,方道:「好了,妳待在屋子裡時給我再做雙鞋子吧,最近總是跑步,特廢鞋子。」
喜寶瞧瞧江璟熙腳上的鞋子,見不是自己做的那雙,嘀咕,「少爺都沒穿我做的,還要我再做……」
江璟熙一愣,「妳說什麼?」
喜寶立即揮著手說:「我在想,給少爺做個什麼樣子的。」
江璟熙頓時笑咪咪的,「不論什麼樣子,只要妳做的便是好的。」然後轉頭看了至今一言不發的張天佑一眼,又叮囑喜寶,「不必給他做,他要是沒鞋子穿,我給他銀子叫他自己買。」
張天佑不是傻子,自是知道江璟熙對自己妹妹的心思的,但他很是不解,這江璟熙為何會瞧上自己的妹妹?而且喜寶斷然不會給他做姨娘的。
不過,若是把喜寶的真實身分告訴眾人,想來配這江璟熙也綽綽有餘了。
之後兩人出門上課,張天佑尋了個空檔問江璟熙,「你何故瞧上了喜寶?」
江璟熙雖然已經不在意杜幽蘭的事,但他對張天佑始終有芥蒂,覺得這張天佑不配做哥哥,竟害喜寶吃了那麼多苦,所以他將喜寶這些年受委屈的帳都算在張天佑身上,即便兩人夜夜一起讀書,對他卻再沒個好臉色。
「我跟喜寶的事情,只要喜寶的娘管便可,跟你沒關係。」說著一甩袍子,捧著書加快步子,獨自先走了。
張天佑到底沒說什麼,他也漸漸覺得自己當初那麼做實在過於草率無情,著實太對不住幽蘭。幽蘭待他的心意他早早便知,他其實也是欣賞且喜歡她的。
然而每每想到杜府嫌貧愛富的嘴臉,他那隱藏內心深處的恨意便會湧出來,他就是為父親不值。
那杜威跟父親是同一年的進士,當初父親的名次還比杜威高出許多,依杜威那樣的成績是留不了京城的,在國子監待個兩三年後,最好也不過就是離京任個小官。
只是那杜威總會在父親跟前說些抑鬱不得志的話,父親聽多了就放在心上。
他那時已經記事,又一直跟在父親身邊,便老是聽到這些話。
有一天,父親忽然嘆著氣跟他說—— 
「天佑,你杜叔叔既然已經將幽蘭妹妹許給你做媳婦,我們是不是該幫著他些?」
那時候的杜幽蘭還不會說話不會走路,小小的一團,粉嫩粉嫩的,好看極了,他也抱過,很是喜歡幽蘭妹妹。
於是他點頭說:「兒子聽父親的,父親說什麼,兒子就做什麼。」
張仕拍拍他的腦袋,繼續語重心長地道:「男子漢大丈夫,就要頂天立地堂堂正正。天佑,爹怕是不能光耀門楣了,你要記住,往後張家得靠你。你告訴爹爹,你的腰桿能不能撐得起來?」
他小小的臉上掛著驕傲,自豪道:「有什麼樣的爹就有什麼樣的兒子,爹能做到的兒子更是能做到。爹,您可別小瞧了我,等我長大了,一定中個狀元給您瞧瞧!」
張仕很是欣慰地拍拍兒子的肩膀,舒了口氣說:「往後爹若是不在了,好好照顧你娘,知道嗎?」
他不是很明白爹話中的意思,只是沒過幾天,便有人去了京城的家將爹給拿了,他跟娘當時已被送回老家,他後來才聽人說起,爹涉及某起貪汙重案,甚至牽連了數萬條人命,所以才被拿去問話。
他還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是如今的明王替爹求了情,爹方能免去一死。然而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爹被罷官趕回原籍,此生不得踏入京城半步。
娘當初以為爹會沒命,本就身體不好的她自此一病不起,也是那個時候,爹帶回了殷秋娘。
他過了很久才知道,殷秋娘被爹帶回來的時候,肚子裡已有了喜寶妹妹,喜寶也不是爹的女兒,不是他的親妹妹,而是京城裡某位貴人的孩子。
父母去世後,明明沒有血緣關係,他張天佑這麼多年來,卻一直深受殷秋娘母女照顧。
之後他中了舉,還是姑蘇解元,前途無量,他沒有辜負父母的厚望,也沒有辜負殷秋娘與喜寶這麼多年來的萬般照顧,即便他不待見她們母女,該記住的恩情他會記住。
當然,該報的仇他也不會手軟。當時他年紀小不懂事,可這些年想了又想,父親是什麼樣的人他非常清楚,他不信父親會做出什麼貪汙害命的事!
父親,必是為人陷害的!當年的案子,其中必有差錯!
所以他來京城趕考不久,得知杜侍郎悔婚的消息,不是不恨的。
當初他拿著信物跟信件去杜府時,正好撞上江府的人去給杜府送彩禮,杜威只有一個女兒杜幽蘭,這事他很清楚,既然獨女已許給他做兒媳,為何還有旁人來送彩禮?
於是他沒去杜府相認,決定打聽清楚再說,一打聽之下才知道,原來杜威已經將獨女許給江太師府的六少爺,攀上高枝兒了。
張天佑又恨又為父親不值,在他這些年的調查下,隱約明白父親當年是用整個前途甚至性命成全了這個杜威,可他最後又是怎麼回報的?
所以張天佑先回了書院韜光養晦,後得山長蘇青峰賞識,因緣際會結識了蘇瑾玉。
蘇青峰跟他父親也算舊識,又很看好他,有意將女兒嫁給他。但那蘇瑾玉瞧著溫柔無害,卻也是個工於心計之人。
她私下跟他說,她心裡已經有了旁人,是不會嫁給他的。
張天佑其實無所謂,他行事穩重又滴水不漏,更不會隨便喜歡上女子。再說,像蘇瑾玉這樣表裡不一的人,不是他未來的良伴,然而蘇瑾玉跟他說,她心儀的人是江家六少爺江璟熙時,他方起了算計的心思。
兩人各取所需,仔細思量之下,張天佑便去杜府找杜威商談。
外人看來,當初張天佑能進杜府,是得了杜侍郎賞識,其實不然,他不過說出了自己的身分,以及告知自己此行的目的罷了。
杜威是怕張天佑拿著當年的訂親信物與信件去衙門告他,這才跟蘇青峰打了招呼,以「賞識其才華」為由,將張天佑留在府中。
其實張天佑向杜府介紹殷秋娘時,也是存了心眼的,若說殷秋娘是自己的繼母,身分有些特殊,免不得會被杜威著人暗中監視,若說她是自己的乳娘,感覺就沒那麼重要,杜威也就不會將那些不好的手段使在殷秋娘母女身上。
張天佑其實是好意,卻又沒有解釋,導致喜寶一直覺得哥哥就是不喜歡母親跟她。
進杜府後他設計與杜幽蘭巧遇,再展露才華,與她琴笛合奏,讓其動心,隨後再讓她知曉跟自己有婚約之事,令她心覺惋惜……之後的事情,便都按著計畫來了。
他本想毀了杜家的聲譽,卻沒料到自己最後真心愛上了幽蘭妹妹。
杜幽蘭性格耿直,愛恨分明,從不矯揉造作,雖然貴為千金小姐,可與他在一起的時候從不言苦,明明是個千金小姐,卻流落在外,為了幾個銅子兒起早貪黑給人倒泔水掙錢。
她有琴藝在身又長得貌美,好幾次都打算去茶樓裡彈曲子掙錢,那種地方乾淨清幽,幹的又是自己擅長的,掙銀子不累,只是彈曲子的往往容易遭人踐踏,她不願意。
她寧可去給人倒泔水,寧可去大戶人家裡縫補衣裳,寧可去給那些捕頭們洗臭襪子,也不願毀了自己清譽,哪怕一點也不願意。
張天佑對她動了心,下了決心後,找了個機會將事情原原本本都說給杜幽蘭聽。
杜幽蘭個性倔強,她愛你的時候可以對你死心塌地,恨你的時候也絕不手軟。
最後兩人回來了,只是,再也回不到從前。
不過杜威幾次都說要將張天佑告到衙門去,告他拐騙姑娘,卻幾次三番都被杜幽蘭給攔了。
杜幽蘭對張天佑有恨,但對父親也有恨,若是父親沒有對張家毀婚,又何故會出現這麼多事情?
如今她名聲毀了,愛情毀了,甚至連對未來的期盼也隨之灰飛煙滅。
她覺得她這一輩子……不,接下來的幾輩子都不會再原諒張天佑!她也不會嫁給江璟熙,她這一輩子左不過兩個結局,要麼孤獨終老,要麼去姑子庵裡孤獨終老。
又是一個豔陽高照的好天氣,杜幽蘭早早起了床,還是習慣性的一句話不說,只坐在窗前發呆。
蘇瑾玉這些日子被杜幽蘭「折磨」得實在有些受不了,人不但瘦了一圈,連精神也不大好,早晨坐在梳妝鏡前,望著銅鏡裡面憔悴的自己,恨不得立即將杜幽蘭趕回家。
旁邊的侍女給她梳頭,不小心扯了蘇瑾玉的頭髮,蘇瑾玉心煩意亂,反手便給了伺候自己多年的侍女一個耳光。
「小姐恕罪!」侍女惶恐,立即跪了下來。
蘇瑾玉除了在自己的娘面前會露出些許壞心思,平日在她爹跟前都偽裝得很好的。對待下人也從不苛責,此時竟然動手打人,屋子裡頓時靜謐得有些詭異。
旁邊杜幽蘭的嘴角輕輕撩起一絲不屑的笑,卻轉瞬即逝,她回頭望蘇瑾玉,吃驚地問:「怎麼了?」
蘇瑾玉也知自己方才有些失態,伸手撫了下心口順順氣,方擠出一絲笑意,「沒什麼……」說著眸子一亮,舉步往杜幽蘭走來,親切地說:「還記得小時候我們互相給對方梳頭嗎?來,今天你給我梳頭好不好?」
杜幽蘭垂下眸子,眸光有些黯淡,低低道:「妳不嫌棄我便好……」說著便牽起蘇瑾玉的手,讓她坐在梳妝鏡前,輕輕給她梳頭挽髮髻,「瑾玉,妳長得真美,比我好看得多了。」
蘇瑾玉看著鏡子裡面的兩張臉,一張明豔動人嬌中帶俏,偏生又有幾分楚楚可人,而另一張十分憔悴,眼下還有一圈黑,簡直不能比。當然,不能比的這張是蘇瑾玉的臉。
蘇瑾玉氣得渾身發抖,閉著眼睛強忍了一會兒,方睜開眼說:「幽蘭,這山中雖好,可到底偏寒,妳心中鬱結,萬不能留下病根才是。」回過頭握住她的手,淺淺笑道:「妳看這樣行嗎?我跟著妳一起回家,好嗎?」
杜幽蘭停了手上動作,眼神立即又變得冷冷的,「妳還是嫌棄我了,終於受不了我,這便要趕我回去了。」說著起身去收拾東西,「我想自己也不必回去了,直接去山上的尼姑庵裡當尼姑便是。」
蘇瑾玉有點被嚇住了,立即攔住她,「妳做什麼!妳要是現在去當姑子,杜夫人可不得說是我照顧不周?快別收拾了。我沒旁的意思,都是為妳好,算了,妳若是覺得這裡好,我們便一起住下去。」
杜幽蘭這才鬆了手,然後軟軟癱坐一旁,眼睛只往一個方向望,有些空洞,但不說一句話。
蘇瑾玉又勸慰了她幾句,最後不帶侍女,一個人便出去散心了。
她很痛苦,天天被杜幽蘭「折磨」,偏偏還不能發脾氣。她在外人眼裡、在聚賢書院所有學子們眼裡,都是一個溫淑端莊的好姑娘,在京城那些貴婦們眼裡,蘇青峰的女兒是大宋一等一的好女子。
她一直掩飾得很好,這麼多年了,自然知道怎麼偽裝自己。
只是她也是有脾氣的人,有怒氣還硬憋在心裡,真真是不好受極了。
她走到一片無人的地方,剛準備嚎一嗓子發洩怒氣,卻看到不遠處的幾棵枯樹下好似有人。走近仔細瞧方認出來,那是江璟熙的書僮。
小書僮正蹲在地上使勁挖土,挖完之後埋了什麼東西進去,連工具也不帶走,只藏在一棵大樹底下,然後左右望了望就一溜煙跑了。
蘇瑾玉躲在一邊沒出聲,只待那書僮走遠了方過去看,結果挖出來一探究竟,竟是那汙穢之物,沒來由一陣噁心,「哇」一聲就吐了。
第二十三章 將喜寶趕出書院
喜寶辦完事情後一口氣跑回屋子,少爺說不許她出這個門的,若是少爺回來瞧不見她會著急生氣的。好在她辦事麻溜,跑得也快,一會兒功夫就回來了。
她坐在一邊大口喘氣,忽然覺得某處又是一股熱流湧出,實在不舒服得很。剛剛跑著回來,那處墊著的那玩意兒似乎歪了,她覺得少爺可能還要一會兒才回來,又怕去淨房的路上汙了衣服,便跑到一處角落偷偷褪了褲子一個人搗鼓著。
剛好江璟熙此時回來,門掩得嚴嚴實實他推不動,便跑到窗邊想瞧瞧喜寶到底在幹什麼。
喜寶忘了窗口是虛掩著的,江璟熙輕輕一推就開了,而他那個角度,剛好可以將喜寶看得一清二楚。
他傻眼了,他也想過以後會與喜寶怎樣怎樣,從沒料到看到她身子的這天會來得如此之快!
小丫頭背對他褪了褲子,半露著嬌俏白嫩的雪臀,若不是他記得喜寶來葵水的時間,猜到她在幹什麼,他真會被這丫頭的大膽給嚇死。
他喉嚨乾澀,同時有些生氣也有些後怕,萬一躲在這裡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呢?那喜寶豈不是吃虧了?
江璟熙越想越生氣,待會兒進去一定好好教訓她才行,免得以後再犯不該犯的錯。
喜寶忙完之後,左右瞟了瞟,扯了扯衣角,端正的坐在一旁,她才將坐好,便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以及江璟熙的聲音—— 
「開門!」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乾澀沙啞及低沉,跟之前有些不一樣。
「大白天的沒事關什麼門?」
喜寶驚得一跳,眼睛瞪得圓溜溜的,立即跑過去開門。
江璟熙努力表現如常,濃眉蹙得很深,瞪著喜寶,「妳閂了門偷偷在屋子裡幹什麼呢?大白天的為什麼關門!」
喜寶心虛,眼珠子轉來轉去,左右搖晃著身子道:「沒啊,沒做什麼,在給少爺做鞋子穿呢。」說著臉上一熱,雙頰紅透了。
江璟熙細細瞧著,見喜寶細膩白嫩的臉上慢慢暈染開一層薄薄的紅暈,漂亮極了,又想到剛剛看到的那一幕,他動了心思,眸色也漸漸深了。若不是他意志力強,真恨不得此時此刻便將小丫頭緊緊抱住,好好疼愛她一番。
好在他忍住了。
江璟熙也不說話,反手關了門,門閂也牢牢插上了,又信步走到窗前將窗戶一一關好,再仔細檢查一遍,確定無不妥之處才總算放了心。
他長到二十歲,雖然還沒有過女人,但這不代表他什麼都不懂。男人嘛,尤其是會念書的男人,誰還沒看過幾本什麼什麼書什麼什麼圖,所以他懂,該懂的不該懂的都懂。
以前他沒試過不知道,此時此刻什麼都沒做呢,就覺得某處疼得厲害,他就真信了。
喜寶身上有些不舒服,但少爺臉色不好,她不敢多說一句話,只安安靜靜站在一邊,等著少爺發話。
江璟熙一句話不說,只撩起袍子靜靜坐在書桌前,然後抬著眸子瞧喜寶。
喜寶立即走上前去,小聲道:「少爺,你怎麼了?」
雖然兩人獨處不用叫少爺,但怕她曝露身分,在書院中江璟熙便未特地要求。
她的聲音黏黏糯糯的,帶著幾分稚氣,聽得江璟熙心臟狂跳,自己真是沒出息得很,這丫頭什麼都沒做,光幾句話就叫他這樣了,若是後兩人成了夫妻天天住在一起,那……還得了?
「妳靠近一點。」江璟熙聲音低沉,臉色陰沉,只丟了這麼一句便不再說話了。
「哦……」喜寶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邊,靠江璟熙更近了,「少爺?」
江璟熙說:「我再問妳一次,白天為什麼關門,是不是在做什麼壞事?」
喜寶此時有些心虛,底氣也不足,只含糊道:「沒有做壞事……沒做……」
「沒做妳臉紅什麼?」江璟熙見喜寶一臉委屈的樣子,心中一緊,手一伸,就將喜寶拽到了自己跟前,讓她整個人趴在自己腿上,作勢要打她屁股,「再不說,我可要懲罰了。」
他手抬得高高的,冷冷垂眸望著喜寶,喜寶則是扭著腦袋,一直盯著江璟熙高高抬著的手瞧,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要告訴少爺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只撇了撇嘴,委屈道:「那少爺打我好了,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少爺冤枉我了。」然後雙手抱住頭,悶著不再說話。
江璟熙果然手下不留情,一掌就拍在喜寶的屁股上,還稍稍用了些許力道。
喜寶沒忍住,疼得哼了聲,而他打完之後,手就放在她挺翹的屁股上,再沒捨得拿開。
「疼不疼?」江璟熙眼底有笑意,語氣也溫和了點,典型的打一棒子再給顆糖。
喜寶噘著小嘴,還是用手捂著腦袋,哼哼道:「少爺打都打了,反正也疼過了……總之少爺是不疼的。」然後又不動了。
江璟熙心想,這丫頭是不是被他寵壞了?現在越發的愛貧嘴了!
「主動認個錯,並且告訴我妳剛才在幹什麼,我便原諒妳。別說什麼都沒幹,我若是沒瞧見,不會這樣說的。」江璟熙見喜寶突然扭過腦袋望著他,哼笑一聲,語氣懶懶,「說吧。」
喜寶傻眼了,果然被少爺看見了,這可怎麼辦?浣紗姊姊說了,這事少爺是不能知道的。
「那個……」她開始掙扎,使勁扭著身子,想從江璟熙身上下來,「那個……少爺你渴嗎?我給你倒水去!」喜寶很認真地看著江璟熙。
江璟熙與她對視,懶懶地搖搖頭,「妳家少爺我不渴。」
喜寶渾身發毛,軟軟哼了兩聲,就使出渾身力氣掙扎起來,她什麼都不懂,只知道要從江璟熙身上下來,殊不知她也將江璟熙給惹「火」了。
江璟熙是男人,那處是很敏感的,喜寶此時的行為顯然叫他極度不好受了。
「別再動了!」江璟熙眸色變得很深,大掌立即緊緊按住喜寶的肩膀,將她禁錮住,然後將臉靠近她,「喜寶,妳惹火了知不知道?」
喜寶別過頭,繼續抱著腦袋,賭氣道:「我不知道,反正少爺欺負我,連少爺都對我不好開始欺負我了,往後欺負我的人肯定更多呢。」
她覺得委屈,心裡也有些難受,她覺得少爺變了,往後可能再不會給她肉吃,說不定讓少爺請太醫給她娘看病都已經成了奢望,這一切都不會好了。
喜寶不想坐在他懷裡,總覺得這樣不好。浣紗姊姊說過了,她已經長大了,是大姑娘了。她是女人,少爺是男人,男女授受不親,她不能跟少爺這樣的。
「那個,少爺……」喜寶眼珠子來回轉動,側過頭,見少爺臉色越來越差勁,心裡難過的同時又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難為情。
少爺說他看到了,那麼、那麼……
她不知道為什麼,越想臉越紅,覺得不該再繼續待在這裡了,所以她趁江璟熙一個不注意就一溜煙的跑了,徒留江璟熙一個人呆坐屋內,目光無奈,臉色難看。
喜寶跑出來之後才想起來,少爺命令過不允許她出門。沒事,回去再給少爺懲罰就好了,反正她看得出來少爺正在發怒,臉色也跟往常不一樣,她不願意繼續待在那裡。可是他是少爺啊,她是他的丫鬟,她就這樣丟下他跑出來,好嗎?
喜寶有些害怕,又有些擔心,方才少爺那與往常不一樣的臉色讓她很擔心,總覺得少爺怪怪的,可是哪裡怪她也不知道,或許這回少爺真的生氣了,日後再也不會對她好了……
想到這裡,她難受得都快哭出來了,也不管現在回去少爺會不會怪她,她一邊哭一邊叫著「少爺」就往回跑。
因為哭得太傷心,淚水嘩啦啦往外流,一時沒注意眼前,就撞到了兩個人。

蘇瑾玉自打親眼見到喜寶所埋的那物,便知道了江璟熙身邊的書僮肯定是個女子,再想到燈節那日,她曾見到江璟熙背上背著一個嬌俏姑娘,現在細細去想,那女子的容貌可不就跟書僮的一樣嗎?
她心裡又急又氣,更是嫉妒得很,那丫頭瞧著根本不是好人家的姑娘,再說了,哪有好人家的姑娘願意給男子當書僮?必是下作的妓女!
既然是身分卑賤之人,又豈能與她相比?江璟熙他……他憑什麼對那小丫頭那麼好!還背著她?兩人真是不知廉恥,眾目睽睽之下竟做出那樣傷風敗俗的事情,真真是下賤!
當然,她心裡罵的是喜寶,而不是江璟熙。
回去之後她將此事告知杜幽蘭,並挑撥說:「妳瞧,他當初對妳山盟海誓,現在轉頭就戀上別人了,他當妳是什麼?」
杜幽蘭其實不在乎江璟熙,她對他那個自己所謂的未婚夫有些愧疚之情,但到底沒有男女之情,所以江璟熙將來娶何人為妻,她只會真心祝福,願他們恩愛一生,白頭偕老。
畢竟,這件事情上,最為無辜且受害的就是江璟熙了。
但是這蘇瑾玉既然想要她生氣,她便順著她的意思生氣好了。哼,演戲誰不會?蘇瑾玉這個所謂的好姊妹不是已經演了好幾年了嗎?
杜幽蘭想著,便緊緊揉起了手裡的帕子,用力咬著唇,隨即抬眸,淚眼往往地望著蘇瑾玉,「其實這事他沒錯,他必是恨我的,所以才那般做。」
蘇瑾玉心裡火冒三丈,面上卻非常附和,「我瞧那丫頭就是個下賤胚子,毫不知廉恥,必是她勾引的江公子。」說著握住杜幽蘭一雙柔荑,勸慰道:「妳也別害怕,左右有我在呢,妳去教訓教訓那個丫頭!」
杜幽蘭很配合地露出嫉恨的目光,緩緩站起身,惡狠狠看著某一處,一字一句道:「走,現在就帶我去瞧瞧!哼,我得不到的,便是毀了他,旁人也別想要得到。」
說完最後一句,瞥著目光瞧了蘇瑾玉一眼,見她面含笑意,杜幽蘭也微微露出輕蔑的笑容。她心想,自己這輩子最大的敵人,就是她身邊這位好姊妹了,她會淪落到現在這般境地,蘇瑾玉可以說是出了不少力、花了不少心思!她若是不一一還回去,豈非枉費她的付出了?
兩人結伴而行往江璟熙那裡去,各懷心思,也沒看路,便被迎面跑來的東西撞到。
而那撞人的東西,正是喜寶。
喜寶立即低頭承認錯誤,「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撞妳們的。」
蘇瑾玉秀眉一挑,見這人正是江璟熙的書僮,以為杜幽蘭沒見過喜寶,便開始挑唆道:「幽蘭,就是這個小娃!」
喜寶聽了蘇瑾玉的話,小心翼翼抬眸去看兩位,目光落在杜幽蘭臉上時,她頓時就愣住了。
杜幽蘭輕輕笑道:「原來是妳。」
「怎麼,妳們認識?」蘇瑾玉心一緊,訝然地問。
杜幽蘭高傲地抬起下巴,語氣悠然,「可不早就認識了嘛,她以前還在我家做過活呢。她每天都會給我撥核桃吃,一雙嫩嫩的小手都撥得出血了,就為了那麼點銀子,她在我們杜府做下人賺銀子,養她的哥哥跟娘親。」
蘇瑾玉秀眉還是緊緊蹙著,疑惑道:「那她是……」
「張天佑同父異母的妹妹。」杜幽蘭淡淡開口。
蘇瑾玉有些怵張天佑,首先,她覺得那個男子手中握著自己的把柄,其次,她覺得張天佑那樣的人心機很深,凡事會先算計。而且還聰明得很!
他不會輕易害人,但若真想給你使絆子的話,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如果這丫頭只是普普通通的小丫頭,她可以弄得她生不如死,若她是張天佑妹妹……她有些猶豫了。
杜幽蘭知道蘇瑾玉心裡的小九九,心裡哼了聲,然後笑道:「不必擔心。她跟她哥哥張天佑不是一個娘生的,她哥哥不疼她。若是疼她,以前住在我們杜府的時候,又豈會說這丫頭的娘是他的乳娘呢?還讓她當丫鬟,天天做那麼多我們府裡的丫頭都不願意做的活。」
蘇瑾玉放了心,「是啊,如若不然,她也不會淪落到去給江六少爺當丫頭。」
喜寶覺得委屈,小嘴扁著,心裡想,哥哥現在對我可好了呢。
蘇瑾玉覺得此時自己應該更挑起杜幽蘭的怒氣,便道:「幽蘭,張公子毀妳在先,這丫頭又害妳在後,難道妳這輩子就毀在他們兄妹倆手裡不成?妳不生氣,我都替妳氣得慌!真真是沒有天理了!」
喜寶覺得情勢不妙,悄悄往後退了一步,想要趁機逃跑,結果蘇瑾玉瞧見了,立即走到她身後,跟杜幽蘭兩人「前後夾擊」,她算是被困住了。
蘇瑾玉見杜幽蘭目光只空洞望著一處,不再說話,心裡急,就嘴快替她說了,「我們書院是不允許女子進來的。妳喬裝進了我們書院就是犯了院規,妳若不走,那麼我便著人打發妳走了。」
江璟熙此時緩步走了出來,衣袂飄飄,微微含笑道:「她是我帶來的,我不讓她走,看誰敢趕她走?」
與其含著笑不如不笑,他現在笑起來更嚇人。
喜寶見少爺來救她了,立即跑到江璟熙跟前緊緊挨著他。
江璟熙拍拍她的腦袋,輕聲道:「妳先回屋子待著,等我處理完就回去。」
喜寶輕輕蹭著他,搖頭道:「我跟少爺一起,不要回去。」
蘇瑾玉見狀急道:「妳可真是下賤胚子,光天化日也敢這般?妳若是不走,我便要叫父親動用院規了!」
江璟熙看都沒看杜幽蘭,只對著蘇瑾玉道:「聚賢書院哪條規定說,進來的學子不能帶書僮?」
蘇瑾玉強辯,「聚賢書院不准女學子入學!」
江璟熙閒閒道:「她並非進來念書的,不過是跟著我進來玩的。」
「可她是個女人!」蘇瑾玉尖叫一聲,方覺得自己過於激動,有些失態了,便一個勁給杜幽蘭使眼色,「江公子,你是幽蘭的未婚夫,怎能當著她的面這般呢?我作為幽蘭的好姊妹都瞧不下去了,忍不住要替她抱不平,因此剛剛有些失態,還望江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江璟熙冷冷瞥過蘇瑾玉,這才正眼瞧向杜幽蘭,這個曾經令他如癡如醉的女子。
杜幽蘭垂著眸子,輕言軟語說:「是啊,妳怎能這般對我?」就在蘇瑾玉點頭同意的時候,她又道:「我們不一直都是好姊妹嗎?」目光輕輕落向蘇瑾玉,帶著些許質問。
蘇瑾玉愣了一下,呢喃道:「什麼?」
杜幽蘭對蘇瑾玉直搖頭,一臉失望,「我真不敢相信,最後陷我於不義的,竟然是妳。」她伸手指著蘇瑾玉,臉上有了淚痕,「枉我與妳姊妹相稱這麼多年,妳竟然這般害我,叫我怎不心寒?」
蘇瑾玉自然知道杜幽蘭說的是什麼,一時有些情急,說話忘了過腦子,只辯解道:「幽蘭,那件事情與我無關,是張公子,是他做的。」
杜幽蘭冷哼道:「妳若不心虛,怎如此激動?妳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妳想要嫁入江家做六奶奶,所以便想要害我……如今果真害得我失了臉面,妳可滿意了?」
蘇瑾玉有些詫異,莫不是杜幽蘭早就知曉這一切?那這些日子以來,她都是在騙自己了?
她頓時炸了,怒道:「是,我是害了妳,可妳這些日子以來不也在騙我嗎?大家都是一樣的貨色,妳又何必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是要做給誰看?」
第二十四章 跳進別人挖的坑
「妳放肆!」蘇青峰氣得鬍子直抖,從一邊走了出來,旁邊還跟著蘇夫人和幾個丫鬟。
杜幽蘭見蘇青峰跟蘇夫人來了,立即過去請安,「見過蘇伯父、蘇伯母。」
蘇青峰趕緊伸手將杜幽蘭扶起來,道:「杜大小姐受驚了,夫人,讓丫鬟扶著杜大小姐回房歇息去。」
蘇瑾玉此番才算反應過來,立即道:「爹,不是這樣的。」她跑過去站在蘇夫人身邊,「娘,您快跟爹說說,不是那樣的。」
江璟熙信步走了過來,向兩位長輩行了一禮,方說:「山長、師母……既然璟熙也是當事人之一,可否說幾句話?」
蘇青峰沉著臉,鬍子被風吹得抖來抖去,「你說。」
江璟熙道:「這事我原本不知,直到張天佑回來了方才知曉。」他抬眸望了眼蘇瑾玉,又說:「我與杜大小姐原本是樂陽長公主做的媒,可以說是皇家所賜的恩典,但在江杜兩家結親之際,新娘子沒了。張天佑跟學生說,是因為蘇小姐看上了學生,他也剛好看上了杜大小姐,所以兩人一商議便得了那樣一個結局。學生不才,卻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江杜兩家出了這樣的事,被世人笑話事小,得罪長公主跟皇上事大。」
蘇夫人立即說:「老爺,這事萬不能叫外人知曉,不然玉兒的聲譽就全毀了,往後還有誰敢提親?」說著便將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啜泣道:「也是我不好,是我當初沒有好好勸著玉兒,是我害她到今天這般境地的。若是需要一個人得到懲罰,那便罰我好了。」
蘇青峰一愣,眼睛氣得瞪圓,「這事妳竟當初便知?」
蘇瑾玉有些怕她爹,縮在一旁不敢再言語。
杜幽蘭見事情已經差不多,況且蘇山長跟蘇夫人不可能真害了自家女兒的,打算以退為進,道:「這事已然發生,幽蘭也認了,還請蘇大人不要再怪罪瑾玉。誰都有犯錯的時候,瑾玉還年輕,萬萬不能毀了她一輩子。」
江璟熙也配合道:「山長,這事只我們幾個知曉便可,不可鬧得太過。」然後故作惋惜道:「只是可惜了杜大小姐,此生名譽盡毀了。」
蘇瑾玉只是想借杜幽蘭的手將喜寶趕出聚賢書院、趕離江璟熙身邊,或者說,她想看杜幽蘭跟江璟熙鬧,從而達到讓他對杜幽蘭徹底死心的目的,杜幽蘭更是會名譽掃地,且因著喜寶奴才身分的關係,江璟熙也斷然不會再留喜寶在身邊。
到時候能夠嫁入江家做六奶奶的,也就只她蘇瑾玉一人了。
她算盤打得好,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一箭雙雕的好機會,奈何她千算萬算,萬萬沒有想到,最後被杜幽蘭擺了一道。
蘇青峰夫婦是杜幽蘭暗中派丫鬟請來的,蘇瑾玉並不知道,而杜幽蘭跟張天佑之間的事情,喜寶在江璟熙跟前說過一嘴,後來江璟熙自己也問了張天佑,所以他能夠幫著杜幽蘭說話,這也著實是杜幽蘭意料之外。
杜幽蘭對江璟熙目前只有愧疚之情,於是她朝著他微微笑了一下。
江璟熙也回以一笑,表示關於他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了。
杜幽蘭覺得,自己之所以變成如今這般,都是拜蘇瑾玉所賜,她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一樣一樣地還回去,但是她也學聰明了,知道一味的蠻橫不能達到目的,為了長久之計,她打算以退為進。
蘇青峰此時不但氣得鬍子直抖,連全身都在發抖,顯然無法相信自己百般呵護萬般疼愛、捧在掌心寵的女兒竟會做出這樣的事!他也怕此事鬧大,那樣女兒的聲譽可就毀了。
杜幽蘭察言觀色,瞟了眼蘇青峰,然後道:「蘇伯父,幽蘭的聲譽毀了,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瑾玉是我打小的朋友,我斷然不能叫她跟我一樣。」
說著開始流淚,她掏出帕子擦了擦,緩了一會兒繼續道:「被人唾罵孤立的滋味我嘗過,一點都不好受,簡直生不如死。我知道蘇伯父是個剛正不阿的人,也知道伯父您凡事都講究個道理,但是關於此事,幽蘭求您饒過瑾玉吧。我相信她只是太想嫁入江家,一時糊塗了才這樣做的。」
蘇青峰是個公正嚴明的人,但極為疼愛夫人跟女兒,既然杜幽蘭也給蘇瑾玉求了情,他便道:「這件事情是老夫管教不嚴,老夫對不住杜侍郎跟杜大小姐。小女犯了錯,往後老夫必會好生管教!」他看了江璟熙一眼,目光又落回杜幽蘭臉上,繼續道:「因為小女的事情,害得江杜兩府有了嫌隙,改日,老夫一定備禮前往兩府謝罪。」
江璟熙立即說:「山長言重了。小姐的名譽重要,這事到此為止,況且若山長那般做,事情必會傳到樂陽長公主耳裡,到時候可就不是江杜兩家的事情了,還望山長三思。」垂眸瞧了眼喜寶,又將目光落在杜幽蘭身上,他微微含笑道,「至於學生跟杜大小姐,也是註定命中無緣,到時候學生會給長公主一個交代。」
蘇青峰微微顫著手,緩而重地拍在江璟熙肩膀上,頓了一會兒,方道:「你跟張天佑是為師最為看好的舉子,會試回去後好好準備!」
江璟熙雙手抱拳,微微屈身道:「是,山長的話,學生銘記於心。」
杜幽蘭唇畔含笑,走過去挽起蘇瑾玉的手,說道:「這些日子妳費心了,只是山中濕寒我待不慣,還是先回府的好。」輕輕拍拍她的手,又對著蘇氏夫婦道:「伯父伯母,幽蘭還要回家盡孝,改日再來探望兩位長輩。這些日子著實打擾了。」說著便要跪下來。
蘇夫人立即伸手去扶杜幽蘭,嘆道:「好孩子,這是做什麼呢?快些起來!」將她扶起來後,眼中含淚地望著她,「妳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我也疼妳……」
杜幽蘭道:「我母親也疼瑾玉,平日常在我跟前念叨,說要是有瑾玉這樣的女兒就好了。」
「唉……」蘇夫人長長嘆息一聲,想要說什麼又說不出口,最後只道,「我著人送妳回家。」
杜幽蘭點頭,「好,改日若是瑾玉得空,一定要來杜府玩。」
蘇瑾玉知道自己這是跳進別人設的陷阱了,此時若再強行狡辯,只會將事情鬧大,便啜泣道:「瑾玉一時糊塗,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毀了我們姊妹多年的情誼。好在妹妹妳不記恨,不但原諒了姊姊,還事事為姊姊考慮。姊姊之後一定改過,還望妹妹不要與姊姊生疏了才好。」
杜幽蘭瞇眼道:「自然……」
蘇氏夫婦帶著女兒走後,杜幽蘭望了喜寶一眼,問江璟熙道:「是因為知道她是張天佑妹妹,所以才買她當丫鬟的嗎?」
江璟熙毫不避諱,當著杜幽蘭的面伸手拍拍喜寶的腦袋,笑道:「開始的時候是,但是現在……」他挑眉,「這也不關杜大小姐的事。妳我的婚事早已作罷,不可能再提,我回去後會跟我父母說,還望杜大小姐配合。」
杜幽蘭白了江璟熙一眼,走過去握住喜寶的小手,輕聲道:「以前妳在我家做事的時候我常刁難妳,我杜幽蘭現在跟妳鄭重道歉。妳哥哥是妳哥哥,妳是妳,我對妳哥哥的怨恨不會加到妳身上。我也提醒妳,往後小心蘇瑾玉。」
江璟熙接話道:「她的事情我會處理好,就不必妳多操心了。」
杜幽蘭哼笑一聲,只道:「那是你不瞭解蘇瑾玉,等你瞭解就不會這樣說。也罷,往後你也好自為之吧。」說著悠然轉身,款款而去。
喜寶記掛著少爺,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現在見所有人都走了,仰著腦袋問江璟熙,「少爺,你會生我的氣嗎?」
「啊?」江璟熙腦子轉了一下,方想起剛剛的事情,怒從心起,狠狠甩開她的小手,獨自往屋子去。
喜寶見少爺果然生氣了,既委屈又害怕,立即追在江璟熙的屁股後面。
江璟熙想倒杯茶喝,喜寶黏在他身邊,一直仰頭望著他。
江璟熙坐到書桌前看書,喜寶也立即黏過去,還是眼巴巴望著他。
江璟熙背過身子,拿起一本書就要往外走,喜寶急了,立即拽住他袖子說:「少爺,我錯了,你不要不理我!」她委屈地低下頭,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還配合地伸出小手揉了下眼睛,「我真的錯了,少爺對我這麼好,我剛剛還跟少爺耍脾氣……」
江璟熙心軟了,一把摟過喜寶,健碩的臂膀緊緊抱住她,輕聲哄道:「我沒生氣,乖,快別哭了,我真的沒生氣。」
喜寶的眼淚已經掉下來了,肩膀一抖一抖的,委屈極了,「可是少爺不理我了,少爺還凶我,我以為少爺不要我了……」
江璟熙此時心裡很溫暖,將喜寶抱得更緊了點,承諾道:「我不會不要妳的,剛剛的事情就算了,成嗎?」他拍著喜寶肩膀,溫言軟語安慰道:「好了,不走了,留下來陪妳。」
喜寶立即看向江璟熙,「真的嗎?」
江璟熙笑著刮了下她的鼻子,道:「自然是真的了。」
喜寶立即破涕為笑,高興的說:「那少爺看書,我給你磨墨,還給你做鞋子穿。」說著低頭看向江璟熙的腳,撇了撇嘴,「少爺一定是嫌棄我做的不好,都不穿我做的鞋子。」
江璟熙望進喜寶的眼裡,裡頭閃著光芒,他十分認真的道:「不是嫌棄,是捨不得,捨不得穿喜寶做的。有些事情妳不懂,往後我會一一教妳,知道嗎?」
喜寶懂事地點頭,「嗯,我願意學,以後少爺叫我做什麼我都做,一定聽少爺的話。」
江璟熙左右望了望,見沒人,忽而又動了心思,他用雙手捧住喜寶的臉,俯身就迅速親了上去。
喜寶驚得睜圓了眼睛,呆住忘了反抗,等她反應過來想推開他,眼角餘光就瞥見站在門口的哥哥。
張天佑抱著書回來就看到江璟熙在輕薄妹妹,他氣得血液倒流,把書一摔就揮著拳頭衝過去。
江璟熙親吻得忘我,又背對門口,一時間沒察覺到張天佑,等挨了打才發現張天佑。他舔了舔嘴角的血,冷眼看著張天佑,覺得他很可笑,從前不關心繼母妹妹,如今倒是裝模作樣起來了。
張天佑打了江璟熙後便將喜寶拽了過來,護到身後。
江璟熙手下也沒留情,立即一拳頭就往張天佑臉上砸去,張天佑是文弱書生,拳頭沒有什麼殺傷力,但江璟熙有武藝在身,出拳又快又狠,直接打得張天佑吐了血。
喜寶驚道:「哥哥!」她趕緊扶住他,給他擦嘴邊的血跡。
張天佑咳了聲,在喜寶的攙扶下,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伸手指著江璟熙道:「你這個畜生!我妹妹不是天生的奴婢賤骨頭,由不得你胡來!你若是真想對喜寶好,就用八抬大轎抬她回你江府!若只是一時興起玩玩,那我張天佑就是拚了性命,也不會叫你得逞。」
說完,又舉起拳頭狠狠揍了江璟熙。
這一拳江璟熙是可以躲開的,但卻沒有,因為他覺得張天佑有些話說對了。他若是真心想對喜寶好,就該光明正大地娶她,這樣之後想做什麼都行!
喜寶怕哥哥跟少爺再打架,立即站到兩人中間,仰著頭道:「你們不許打架!誰受傷我都會心疼,不許打了!」
江璟熙擦了嘴角的血,瞥了張天佑一眼,說:「你放心,我對喜寶是真心的,必然知道怎麼做。」他沉著臉,負手道:「每一屆的狀元都會得到皇上一個承諾,我中了狀元便請皇上賜婚,讓皇上准我娶喜寶為妻。」
喜寶呆呆地望著江璟熙,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我要跟我娘在一起。」她低著頭玩手,臉頰紅紅的,又伸手推了下張天佑,「這事哥哥不要跟娘說,娘知道了會生氣的。」
張天佑知道妹妹還沒怎麼開竅,許多事情不懂,只能沉著臉對江璟熙道:「往後的事情會怎樣誰也不知道,你若是對喜寶好,現在就放她走吧,等中了狀元再用八抬大轎娶她回去,那我無話可說!」
江璟熙不同意,一口回絕道:「這事與你沒關係,你別假好心,當初若不是你不孝不悌,喜寶怎會淪落至此?她傻乎乎的,我不放心她離開我,你若真心為她好,就別再管此事,還是多想想自己吧。」哼了一聲道:「我是看在喜寶的分上,這才答應你跟我同住的,既然看不慣,那從今日起,你回你自己屋去。」
張天佑不再理江璟熙,只拉了喜寶的手,「走,哥哥向山長請假,送妳回去。」
江璟熙立即扯住喜寶,將她塞回屋裡,然後揪著張天佑的衣領,拉出去一頓狠揍。
新仇加舊恨,一起解決!
喜寶不希望哥哥跟少爺打架,馬上跟了出來,還一直往他們倆中間擠,希望將他們分開,可是哥哥跟少爺力氣實在太大了,她怎麼做都無濟於事,兩人還是你一拳我一腳的互相毆打,她急得不行,眼淚奪眶而出,用帶著哭腔的嗓音嚷嚷著要他們別打了。
江璟熙跟張天佑打架的動靜本來就大,再加上喜寶的哭喊聲,很快引出許多學子。
隔壁屋子的梁玉澤跟何君傲疾步衝上去,一人拉一個,強行將打得熱火朝天的兩人分開。
梁玉澤比這幾人稍稍年長,行事也頗為穩重,山長跟各科老師不在的時候,學子們比較願意聽他的。
江璟熙掛了彩,臉上青腫了好大一塊,他伸手擦擦嘴角的血,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張天佑傷得嚴重些,若不是何君傲及幾位同窗攙扶著,他連站都站不穩。
何君傲有些摸不著頭腦,疑惑道:「怎生就打成這樣了?你們倆前些日子不是好好的嗎?還同住一個屋子呢,今天是怎麼回事?」他皺起眉,脫口而出,「可是為了杜家大小姐?我知道她如今就住在書院裡。」
江璟熙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丟人過,他是太師府的六少爺,平日呼風喚雨,出身好不說,自身條件也是一等一,貌若潘安,才比子健,京城想要嫁給他的貴族少女多得能塞滿幾條街!可他竟然栽在張天佑跟杜幽蘭手上,這個人生的汙點,怕是得跟著他一輩子。
江璟熙現在正在氣頭上,再加上被何君傲這麼一說,他想也不想,腳一伸便往張天佑踹去。
張天佑本就傷重虛弱,再加上這一腳,「噗」的吐了口血,就暈厥過去了。
何君傲覺得手上更沉了些,立即叫道:「張兄?」見張天佑已經閉上眼睛,一時有些慌了神,看向梁玉澤,「這可怎麼辦?」
旁邊看熱鬧的學子們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立即騷動起來。
梁玉澤也不管江璟熙死活了,大步往張天佑走去,接過張天佑伸手探他鼻息,皺眉道:「張兄氣息微弱,快去請大夫!」
何君傲嚇得腿軟,立即點頭應著,「我這就去。可是天色已晚,怕是再下山進城請大夫,時間上來不及。」
梁玉澤已將張天佑帶往房間裡,喜寶早就嚇傻了,緊緊跟在梁玉澤身後,嘴裡只擔心叫著哥哥,完全忘了要隱藏身分。
江璟熙沒想鬧出人命,他不過是怒氣上頭,下手才稍稍狠了點,此時見張天佑被打得吐血暈厥,他方有些後悔。天色已晚,此時能不能進城先不說,即便進了城,怕是各個醫館也關門了。
江璟熙見喜寶不理會他,也想跟著進去,卻被何君傲攔住。
何君傲用力推了他一把,扭曲著臉道:「江璟熙,你也太過分了,張天佑就算之前再怎麼對不住你,你也不能要了他的性命吧?再說,你有武藝傍身,就該知道自己拳頭有多重,你能說自己不是故意的?」
江璟熙無話可說,只將何君傲一推,抬腿便要進去。
旁邊幾個平日也嫉妒江璟熙的學子立即團結起來,陰陽怪氣道:「是啊,江兄,你是江太師的嫡孫,也是雅嬪的胞弟,可也不能這般欺壓我們平民百姓吧?張兄無礙還好,若是他有個三長兩短,我們絕不甘休!」
江璟熙一張俊臉散著怒氣,不想跟這些人多廢話,只冷冷道:「讓開!」
說實話,何君傲此時有些幸災樂禍,他因著蘇瑾玉的關係早就恨起了江璟熙,且他跟江璟熙是打小一處玩大的,一個是太傅之孫,一個是太師之孫,本該地位相同,可江璟熙無論哪方面都壓著他。
他心裡不爽,剛好有這個機會怎能善罷甘休?他想,要是張天佑真死了也好,光天化日下殺了天子門生,他江璟熙即便不死,也是個流放的下場。
何君傲道:「別攔著了,讓他進去。」又裝模作樣道:「你們幾個趕緊去請大夫。」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 2.蒔蘿《穗穗平安》+佟芯《藥鋪小東家》 贈【貓.月】系列明信片1組

    蒔蘿《穗穗平安》+佟芯《藥鋪小東家》 贈【貓.月】系列明信片1組
  • 3.《藥鋪小東家》

    《藥鋪小東家》
  • 4.《有女富養成》全4冊

    《有女富養成》全4冊
  • 5.《穗穗平安》

    《穗穗平安》
  • 6.《似錦流年》全4冊

    《似錦流年》全4冊
  • 7.《我在古代開染坊》

    《我在古代開染坊》
  • 8.《溫香阮玉》全4冊

    《溫香阮玉》全4冊
  • 9.《嬌寵和離妻》

    《嬌寵和離妻》
  • 10.《食光漫漫》全3冊

    《食光漫漫》全3冊

本館暢銷榜

  • 1.【驚世小娘子】書衣簽名海報組

    【驚世小娘子】書衣簽名海報組
  • 2.《嬌寵和離妻》

    《嬌寵和離妻》
  • 3.驚世小娘子之《夫君天生涼薄?》

    驚世小娘子之《夫君天生涼薄?》
  • 4.《農門出貴妻》

    《農門出貴妻》
  • 5.驚世小娘子之《注定要休夫?》

    驚世小娘子之《注定要休夫?》
  • 6.《巧媳榮門》

    《巧媳榮門》
  • 7.驚世小娘子之《娘子剋親?》

    驚世小娘子之《娘子剋親?》
  • 8.《公子別來無恙》簽名書(搶購版)

    《公子別來無恙》簽名書(搶購版)
  • 9.【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吾家奇內助】經典復刻套組 贈小說專用書套(21.0)5枚
  • 10.《娘子,離婚無效》簽名書

    《娘子,離婚無效》簽名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