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美食甜寵
分享
藍海E70601

《美味小廚娘》上

  • 作者臨淵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9/07/05
  • 瀏覽人次:2342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被嫡母、嫡姊使絆子,被趕回外祖母家還改從了母姓,邱念不難過,
反而用簡單的豆腐青菜湯收服了刻薄的舅舅、舅母的胃,
順利取得居留權,從此擔起一日三餐的工作,
不過她的好手藝不只邱家人享受,住在村東的衛家母子也是讚不絕口,
尤其是衛煬,吃了她半隻烤雞就當起了她的靠山,
她被村裡的登徒子欺負,他順手救助,卻被質疑兩人有曖昧;
而他娘親一口一個的兒媳婦,害她被愛慕他的女子當做眼中釘,
甚至因為一盤蛇肉差點讓那女子說動村民將她趕出去,
為此,她生了心思想離開,打算盤個飯館自力更生,
他得知後不僅要求要合夥,還為了籌錢深入老林打獵,險些沒命……
臨淵,女,河北張家口人,九零後,是糾結的天秤座。
愛美食卻懶於下廚,愛旅遊卻總顧忌人多太累不安全,
可以從網上買到的東西,寧願等一兩天也不想坐幾站去逛商場。
天生的慢性子,喜歡閒適悠哉的生活,沒有太大的野心,
唯有寫作這件事,從十幾歲開始,徐徐堅持到了現在。
甜寵文的愛好者,輕鬆感性卻不無腦,
滿足自己,愉悅讀者,歡迎來到我的書中世界。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回外祖家的小姐
秋山村有這麼一戶人家,一個老婆子拉扯大一雙兒女,這女兒是村子裡最有出息的,因為長得美貌,嫁給了縣城裡的大戶人家做了妾,據說那戶人家家財萬貫,十分有聲望。
但娘家卻沒因此沾光,除了當初迎娶時給了不少聘禮,後來就再也沒怎麼從女兒那裡拿到什麼錢,而當初的聘禮也都被她的兒子據為己用了。
今天他們居然大擺宴席請村子裡的人們來吃飯,細問下才知,前幾天從縣城裡來信,說是今天要把外孫女送回來住些日子。
這可是老婆子的外孫女,是人家大戶人家的小姐呀,來他們家住可是他們的榮幸,不得好好招待伺候嗎?這麼多年來,他們連女兒的面都很少見,若是能攏絡住這個小姐,家裡應該也會得不少好處。
快到開席的時候,村裡受邀的人都來了,就等著上菜,連里正都給面子來了,捋著山羊鬍子問:「廣新啊,這人什麼時候到啊?」
邱廣新正是這家的兒子,他陪著笑道:「您別急,一大早出發,這會兒該到了。」
這話音剛落,就有人指著不遠處過來的一輛馬車,「哎,這馬車是不是啊?」
邱廣新看了一眼,果斷搖頭,「當然不是,我外甥女那可是千金小姐,怎麼也得是四人小轎,再加十幾個隨從的。」
可往往打臉就是這麼快,馬車徑直朝他家趕了過來,到了院門口才停下。
邱廣新狐疑的走過去問車夫,「幹什麼的?」
車夫面無表情地一掀車簾,「送小姐回來。」
還真是?邱廣新雖然詫異,還是擺出笑臉上前道:「是念兒嗎?好幾年不見了,快下來讓舅舅看看。」
喬影……不,她現在已經是邱念了,這原身的主人因受不了屈辱,今晨上路前已經自縊,而她,出了車禍、本以為已經沒命的喬影,陰錯陽差地成為這身體的新主人,接收所有原主記憶的她,就這麼被送回這個窮鄉僻壤,現在的便宜媽的娘家。
這村人們就是來吃飯看熱鬧的,一聽這話紛紛看了過來,想看看這大戶人家的小姐是什麼樣的,可現在這排場就不說了吧,一輛馬車也實在有些寒酸,等人從馬車裡出來,就更加失望了。
邱念身形削瘦、膚色偏黃,哪像個富家小姐,一整個營養不良。
邱廣新嘴角抽了抽,往後看去,「妳是我外甥女的丫鬟吧?他們是不是還在後面?」
「她就是。」車夫說話竟也絲毫聽不出對主子的尊敬。
邱念自己跳下來,叫了一聲,「舅舅。」
「這就是程家小姐啊?怎麼、怎麼跟你說的不太一樣啊?」村民好奇地圍著看。
「我叫邱念。」邱念邊說邊自己往院子裡走,「現在隨我娘姓。」
邱廣新還奇怪呢,雖然說上次見面都好幾年前了,但那時候她還粉嘟嘟的,又漂亮又肉乎,如今根本是變了個人啊!
「念兒回來了嗎?在哪兒呢,我看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婦人急匆匆地問。
「娘。」邱廣新拉住她,指著邱念道:「您看那是念兒嗎?」
邱念走過來,「見過外婆。」
邱老太眼睛不太好,往前湊了湊,盯著左看右看,搖了搖頭道:「不太像啊!」
邱念還沒說話,車夫拴好馬車過來了,「別看了,就是妳家外孫女,以後就住這兒了,趕緊的,我吃完飯還得趕回去呢。」
一聽這話,邱廣新暫時收起疑惑,「快,先上菜吧!念兒,妳、妳也先吃點吧。」
奔波了一路,還真餓了,早上她娘抱著她哭了半天,鬧得早飯也沒吃成。
邱念被人拉著和里正坐在一個桌子,「念兒,這是我們村的里正。」
里正笑著點了點頭,和藹道:「叫我趙爺爺就好。」
邱念點了點頭,拿起筷子看了看桌上的菜,一桌六個菜,坐十個人,著實是有些不夠,還是五個素一個葷,儘管如此,邱念也明白這位舅舅是下血本了,然而只怕是衝著程家小姐的身分而來。
「吃塊肉,怎麼現在這麼瘦呢?」邱老太給她夾了一筷子。
邱念將肉放嘴裡,嚼了嚼不自覺地皺起眉,職業病的脫口而出,「好硬。」
邱廣新忙給她遞水,「這……咱們家裡就這樣,這已經是好的了,妳肯定是吃不慣的,估計姊姊也為妳準備了吧?」
準備什麼?錢還是東西啊?邱念暗自聳了聳肩,這才剛進門就惦記著這些,要是他們知道自己是被趕回來的,就不知道是什麼嘴臉了。
「我就帶了一個包裹回來。」她回了一句就埋頭吃飯。
邱廣新越想越不對勁,總不至於都沒個丫頭跟著伺候吧?更奇怪的是,跟娘姓是什麼道理?
他坐不住了,起身往車夫那桌走去,挨著他坐下,笑著問道:「大哥,這怎麼回事啊,我外甥女一個小姐,怎麼連個丫頭都沒有?」
車夫扯出個笑,「還小姐呢?都被攆回來了。」
「攆回來?」邱廣新一皺眉,忙問:「到底出什麼事了?」
車夫大口吃著肉一邊道:「年初她試圖勾搭未來的大姑爺被抓了個現行,此後家裡是各種不順,老夫人生病,大小姐親事也被攪了,大夫人連進她屋子都被絆腳,找人一算,說是家裡有個災星,這不肯定就是她了嗎?」
「大哥,您具體說一說,這怎麼就能怪到她身上了呢?那我姊怎麼辦啊?」
「那你就更別惦記了,你姊姊到底是小門小戶出來的,上不得檯面,老爺早就膩了,好多年沒搭理過,你沒看你外甥女瘦成那樣嗎?現在老爺都不許她姓程了,說白了,就是程家不認她這個女兒!」
邱廣新徹底黑了臉,他本來以為迎回來的是棵搖錢樹,沒想到是個人家不要的賠錢貨!他姊姊也是不爭氣,難怪這麼多年了娘家也不能回,錢也拿不回來。
他扭頭看了眼還在吃的邱念,災星就送回他們邱家,這是什麼道理?
儘管邱念料到他們知道真相後態度一定會大轉變,但她仍然高估了他們的品性,本想著為了顧及面子,至少會等人走了後再說,結果邱廣新立刻沉著臉過來問—— 
「程家是不認妳這個女兒了?」
他這話聲音不高不低,剛好夠這桌人都聽清楚,眾人紛紛停下筷子,詫異地看了過來。
邱念抿了抿唇放下筷子,想起臨走前便宜娘交代自己的話,回來不要再想著自己還是什麼小姐,一定要聽話,少說話多幹活,才能過得安穩點。看來她也知道自家人的德行。
「大抵是不認了。」邱念的表情是十幾歲孩子所沒有的沉穩與淡然,彷彿被自己家人拋棄於她而言沒有任何影響一般。
「那姊姊信裡怎麼不說清楚呢?」邱廣新的口氣很衝。
邱念反問:「若是娘說了,舅舅和外婆也打算不認我了嗎?」
邱廣新被這話問得一梗,這裡這麼多人,里正還在,他要是真說出口了,別人會怎麼想他?
「怎麼回事?」邱老太一臉驚詫,「程家為什麼這麼做?妳娘呢?」
「無非因為我是庶出,不受爹喜愛還被大夫人排擠,至於我娘,到底還是程家的人,當然留在程家。」邱念拿起筷子,「我能吃飯了嗎?」
邱廣新皺著眉道:「吃吧吃吧。」再也不復剛才的態度。
這樣一來,在座的都知道了,邱家外孫女被趕回來了,女兒還不受寵,虧得他們平時還都對這個不學無術的邱廣新客氣幾分。
也沒人來邱念跟前湊熱鬧了,吃完飯紛紛起身離開,留下一堆爛攤子。
邱廣新將里正送出門,轉頭看著這幾桌殘羹更氣了,「還不趕緊收拾?」衝著剛吃完的邱念道。
邱念不作聲起身開始收拾,雖說她沒受過這種委屈,但也會視情況而定,她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沒人沒錢無處可去,只能暫時寄宿這裡,被人嫌棄也是沒辦法,況且她也不喜歡白吃白喝。
等收拾妥當了,一家人這才坐下來,邱廣新始終沒有好臉色,「妳好歹是程家人,他們真的不會接妳回去了?」
「除非我娘破天荒又重新受寵了,不然就不要惦記了。」邱念讓他趁早打消這個念頭,不然自己也煩。
「那我姊姊就沒給妳打點什麼嗎?」邱廣新不太信。
「我娘每個月的月銀都被剋扣,她自己都不夠用了。」邱念從包袱裡拿出三兩銀子,「這是她省吃儉用讓我帶給你們的,就當做是我的伙食費,我也會幫忙幹活的。」
邱廣新接過來瞧了瞧,不由得撇嘴心想,嫁給那樣的大戶人家,居然只給了這麼一點銀子打發人,當初的聘禮還給了五十兩呢。
「外婆,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會兒。」說著,邱念拿起包袱往給她準備的房間去。
這房子當初是用她娘的聘禮蓋的,在村裡算好的,之前把她當小姐,佈置得還算不錯,邱念捏了捏袖中的荷包,這是娘塞給她的,看來自己備點私房錢是很有必要的。


結果邱念躺上床還沒清靜多久,就聽外面吵嚷著,「廣新,快,快來扶我一把!」
她起身從窗戶瞧去,只見一輛馬車趕進院子裡,從車上下來一婦女、一孩子,那女人一瘸一拐的,想必就是邱廣新的老婆孩子了。
邱廣新趕緊出來扶住她,「怎麼了這是?」
陳氏嗓門大得很,「真是倒了血楣了,好好的官道還能碰著野狗把馬驚著了,我護著寶兒把腿給磕了一下。」
車夫跳下車,「這位大娘,把錢結一下,我還得趕緊回去給馬上藥呢。」仔細一看,那馬腿還在流血,想必是給咬了一口。
陳氏一聽就睜大眼了,「啥?你還有臉跟我們要錢?我坐你的馬車受了傷,沒讓你賠錢就算不錯了!」
車夫一臉委屈,「這……我駕車好好的,突然碰見這種事也沒辦法啊,我還給您便宜了不少,總不能讓我跑這一趟,沒賺到錢還得賠錢給馬治傷吧?」
「那難道還怪我們不成了?」陳氏倚著邱廣新,「要不叫人來評評理,我好端端的坐你的車,結果因此受了傷,你沒責任嗎?是我兒子沒受傷我才不想跟你計較,要是我兒子有個什麼,我非讓你賠錢不可!」
邱廣新自然幫襯著老婆,「就是,趕緊走吧,碰上這事算我們倒楣,再磨磨蹭蹭的我可不客氣了!」
車夫咬了咬牙,看著明顯要耍無賴的一家人,自知自己有一部分責任,只能認栽,跳上馬車還是氣不過,「就你們這種人家,以後看看有沒有人敢載你們,呸!」
馬車出了院子後,邱廣新一把抱起兒子往屋裡去,陳氏在後面跟著。
邱念瞧著,她那腿可半點不像受傷的,輕歎了口氣,看來這個舅母也是個難纏的。
陳氏這一進屋子就趕緊問:「程小姐到了嗎?」
「什麼程小姐。」邱廣新輕嗤一聲,「就是個被人家攆出來的落魄小姐,人家都不准她姓程了,說她是掃把星,害人家府裡倒楣才送回來的。」
「什麼?」陳氏一皺眉,「虧得我還怕娘老眼昏花,你又不會做飯,伺候不好,特意帶孩子趕回來呢。我就說你那個姊姊幾年也不見著一次,也沒見補貼一下娘家,敢情是個吃冷飯的!」
「這……也不要這麼說慧兒,她肯定也過得很辛苦。」邱老太歎口氣,愁眉不展地道。
「她過得辛苦?」陳氏立刻就頂嘴回去,「她怎麼著也是在程府住著,不缺她吃穿,也不用幹活掙錢,咱們才是苦,這廣新本來就靠種地養家糊口,上有老下有小的,她不幫襯就算了,還把拖後腿的送回來,這不是成心添亂嗎?」
邱廣新撓撓頭髮,「那妳說怎麼辦?咱們也不能給送回去啊,到時候程家肯定要惱。」
「那程家推過來你就收了?」陳氏揉了揉腿,「還真是個掃把星,要不今天會這麼邪門?」
邱念只當自己還沒醒,也不想現在去打招呼,閉上眼正打算再瞇會兒,聽見門吱呀響了一聲,她扭頭看去,只見門縫鑽進一個小腦袋,兩人視線頓時就對上了。
那孩子大約五六歲的模樣,虎頭虎腦還挺可愛的,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也不認生,脆生生道:「妳就是娘說的那個姊姊?」
邱念坐起身,應了一聲,「嗯。」
「我是寶兒。」他關上門跑進來盯著她看,「娘跟我說,讓我好好跟妳玩呢。」
過會兒大概得讓你有多遠躲多遠了,邱念摸摸他的小腦袋瓜,「聽說你們坐的馬車有點意外,你沒事吧?」
邱念不討厭小孩子,何況這孩子跟他爹娘不同,還挺討喜的。
寶兒搖了搖頭,「沒事,就是餓了,可我娘不知道和爹吵什麼呢。」
想也知道是吵什麼,邱念起身道:「走吧,我給你做點吃的去。」
中午人多菜少,基本沒剩下什麼,邱念翻了翻,居然被她翻出了一點白麵,當下俐落的和了麵擀成麵條,肉大致上是沒了,她從掛著的乾貨裡面摘了幾朵香菇,和芹菜用水焯過,多舀了點豬油下鍋煮。
這裡的調料特別簡單,只有粗鹽、薑和花椒,這個時代邱念也沒聽過,不過看這條件挺落後的,即便是有些別的調料,怕是普通百姓也享用不起。
邱念看著在廚房門口眼巴巴看著的寶兒,手指輕搓了下手上的戒指,沒錯,老天沒讓她一窮二白的穿越過來,給了她這個!她只要手持容器,心念一動便能出現她想要的調料。
這是她醒來後就戴著的銀戒指,本以為就是個普通戒指,卻意外發現是個寶貝,儘管空間裡除了各種調料外沒別的東西,但對她這個本來就從事美食行業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這些更寶貝了。
她加了些雞精和豆瓣醬,然後將麵下了進去,雖然不喜陳氏,但面上也不能過不去,所以連她的一起煮了,兩大碗端上桌。
寶兒早就蹦蹦跳跳的回房,「娘,姊姊給我做了麵條,您快來吃。」
「麵條?」陳氏皺眉道:「家裡總共就那麼點白麵,哪有那麼多麵條給她做,還以為她在程家呢。」說著,起身往外屋去。
陳氏和邱念撞了個正著,離得近了才看清楚,陳氏長得其實還不差,皮膚略黑,但身材豐腴,五官還算端正,只是眼角上挑,看著就有些刻薄。
「真好吃。」寶兒已經等不及開吃了,動靜很大,邊吃邊咧嘴道:「姊姊做的真香,比娘做的還好吃。」
聽了這話,陳氏臉更黑了,「以後可別動不動就做白麵,我們家可不比程府,想吃多少有多少。」儘管如此,還是坐下開始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知道了舅母。」邱念心中卻是想,做給他們母子吃也能挑刺。
陳氏剛嘗了一口,不由得頓了一下,抬頭看向邱念,心道:難怪寶兒這麼說,她還以為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小姐,沒想到手藝比自己還好,看來的確是不受寵。
「確實做的不錯,既然寶兒喜愛妳的手藝,不妨以後妳來操持三餐,我和妳舅舅要在地裡幹活,還要抽空做些針線去賣,連老太太都會摘點草藥拿去賣的。」
做飯還好,雖然這鍋灶有些用不慣,但種地和刺繡她是真不會,於是她點了點頭,「好。」
「嗯,我們家不比程府,養不了閒人,當然,妳乖巧的話,舅母自然不會虧待妳。」陳氏掀了掀眼皮,姿態語氣似乎是在提醒邱念認清自己的身分,要她看清這裡是誰在當家做主。
說完陳氏又埋頭吃起了飯,剛開始還有些不樂意,不過現在她改主意了,家裡人少,也沒錢買什麼丫頭,若是能因此得個免費丫頭使喚,她也輕省不少,多一張嘴吃飯倒也沒什麼了。
邱念回了屋子,發現邱老太在裡面等著她,「外婆?」
邱老太朝她招了招手,拉著她坐下,「回來家裡就一頓鬧騰,也沒好好問問妳,妳娘怎麼樣了?程家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爹又娶了姨娘,我娘沒後臺、沒手段更沒兒子,就被冷落了。」邱念簡單扼要地道:「大夫人的女兒跟我喜歡上同一位公子,便處處於我敵對,前些日子更是找藉口將家裡的不順盡數推到我頭上,我爹向來不怎麼注重我,又迷信那個神棍,就把我送回來了。」
當然,喜歡那位公子的是以前的原主,她連人都沒見過一面的,那傻丫頭與她娘一樣,有些懦弱沒心眼,偏偏程家是大戶,裡面的人也複雜狡詐得多,都想著自己的利益,勾心鬥角、排除異己,人情少得可憐,像她們這樣的根本鬥不過人家。
「苦了妳們了。」邱老太拍了拍她的手,「哎,慧兒從小就老實,當時要嫁過去的時候就擔心她應付不來,可都已經是他的人了,不嫁也不行啊。」
聽到這,邱念一下來了精神,「什麼意思?我娘還沒嫁過去就跟了我爹了?」
「娘!」邱廣新突然推門進來,「寶兒吵著要找您呢!」
邱老太哦了一聲,忙起身去了。
邱念盯著邱廣新,但他只是匆匆對視了一眼就關門出去了。
她皺起眉,覺得有些蹊蹺,就算是外甥女,自己也這麼大了,哪有當舅舅的門都不敲就闖進來的,分明是一早在外面偷聽,怕邱老太說什麼才急著打斷的,難道她娘嫁進程府還有什麼內幕?
她不自覺的摩娑著戒指,思緒被拉了回來,這樣的家,以自己的性子來看,估計是待不久的,邱老太看著還不錯,但一看就做不了這個家的主,自己怕是還得早做打算。
她前世是廚師,是個很少女性從事的行業,她記得當時跟家裡人說要去學的時候,幾乎沒人支持她,她就自己跑去外地,從打雜做起,然後洗菜切菜當學徒,最後遇到了自己的恩師,被帶去星級酒店磨了三年,最終自己開了店,想起來都是一把辛酸淚。
而現在,自己恐怕要重新來一遍了,好在她有現成的手藝,在這個美食還沒發展到那麼多樣完善的時代,總能有自己的容身之地的。
第二章 烤雞勾食慾
相比於現代的方便和先進,邱念一時真有些不適應古代生活,想洗個澡還要自己燒水,那麼一個大浴盆,折騰了半天才裝了一半,期間還被陳氏嘲諷嬌氣。
邱念沒搭理她,她已經很久沒聽過有人說她嬌氣了,當初當學徒的時候,全內場就她一個女的,人人都覺得她吃不了苦,她又是個不服輸的性子,覺得自己未必就會輸給男人,什麼重、什麼累就做什麼,導致後面人家都把她當男人看,現在這個原主身體瘦弱,讓她體力有些跟不上。
將最後一桶水倒進去,邱念舒服的泡在浴桶裡才覺得放鬆了不少,以往她都在泡澡的時候貼面膜,因為從事的職業整天接觸油煙,她比普通女人更注重保養,畢竟女人沒有不愛美的,可這地方什麼都沒有,原主還有些瘦瘦黃黃的,頂著這麼張臉讓她有些受不了,然而她沒條件做些藥膳什麼的,不由得發起愁來。
泡得昏昏欲睡了邱念才起身,收拾妥當了,回房間倒頭就睡了過去,在這個地方的第一晚她睡得意外沉。
「姊姊!」寶兒一大早就跑來叫她,「娘叫妳做早飯。」
邱念蹭的起身,懵了一瞬才想起來自己身在何處,揉著眉心道:「這麼早?」
寶兒嗯了聲,「爹娘一早要下地幹活,不然再晚點就太熱了。」
邱念起身換了衣服,打著哈欠進了廚房,白麵她是不會隨便動了,便切了半塊院子裡種的南瓜,蒸熟碾碎後,舀了兩碗棒子麵和在一起。
這個火實在是嗆人得很,邱念勉強點著了,往麵裡加了點青菜葉子和鹽,蒸了一大屜。
等南瓜餅出鍋了,她將切好的白菜豆腐倒進鍋裡,這家就這個條件,也沒有太好的食材,滴了點香油、鹽和雞精,幾分鐘就足夠了。
「吃飯了。」邱念讓寶兒去叫人,早飯匆忙,也顧不得做太多,不過她的動作已經算很快了。
「又是窩窩頭啊!」嘗過麵條的寶兒本來還挺期待的,一看又是這個便扯了嗓子,小嘴翹得老高。
邱念沒理他,盛了最後一碗湯端給邱老太,「外婆。」
邱老太抓著她的手看了看,雖然她面黃肌瘦的,但畢竟在大戶人家長大,沒幹過什麼活,手還是細皮嫩肉的,拍了拍輕歎了口氣。
邱念知道她的意思,只是兒子兒媳就在跟前她也不能說什麼,便笑了笑,道:「沒事的,外婆,嘗嘗我的手藝吧。」
「咦?」心急的寶兒剛吃了一口就抬頭道:「這不是窩窩頭嗎,怎麼這麼軟,還甜甜的?」
寶兒就是個五六歲的孩子,是最純粹的年紀,感受到什麼就會說什麼,以前除了吃肉的時候,很少聽他說家裡的飯好吃,雖然也確實是條件不好,做的比較粗糙,但邱念做的不也差不多嗎?
一次就罷了,總聽兒子說別的女人做飯好吃,陳氏也有些吃味,用筷子扎了個南瓜餅,一口咬下,與又糙又刮嗓子的窩窩頭不同,還真是軟糯又甜滋滋的,完全不會難以下嚥。
「念兒啊。」邱老太整個吃完才顧得上說話,「妳在程家還做飯嗎?」
邱念抿了抿唇,道:「是我比較喜歡做,專門找廚子學的。」
「不愧是富貴人家的大廚,手藝真是不一般。」邱老太本來就牙口不太好,吃起來只覺得毫不費力,順手端起湯喝了一口,又放下看了看,「這不就是豆腐白菜嗎,怎麼味就是不一樣呢?」
說著話,劈完柴進來的邱廣新一屁股坐下,拿起一個南瓜餅就啃起來,剛吃了兩口就點頭道:「做的不錯啊,難怪寶兒吵著要吃妳做的呢。」說著還難得的朝邱念露出個笑,大概是覺得她不是那麼累贅了。
飯吃完,邱廣新兩口子就去下地了,邱念收拾妥當,看邱老太背個筐準備出門,忙叫住她,「外婆,您是要去後山?」
邱老太點點頭,道:「妳在家帶好寶兒就行了。」
邱念回頭看了寶兒一眼,其實她是想去的,待家裡沒什麼事做,況且她也想上山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不過她還沒說話呢,寶兒就跑過去拉住邱老太,「奶奶我也去。」
邱老太俯下身,疼愛地親了小臉蛋一口,「這爬山累著呢,你乖乖跟姊姊在家裡等奶奶好不好?」
「小孩子的精力可比我們還好呢。」邱念將門鎖了,也背了一個筐,「我會好好看住他的,您放心吧。」
邱老太拗不過他們,只能領著出了門,一路上還在念叨,「妳怎麼能做這些呢,讓妳娘知道還不心疼壞了。」
「您可別拿我當手不能拿、肩不能扛的嬌嬌小姐,您要是太偏袒我,回頭舅母又該不高興了。」邱念是想儘量跟她井水不犯河水的。
說起陳氏連邱老太也唉聲歎氣,「她那個人呀就這樣了,也是窮慣了,妳別跟她計較。」
邱念笑了一下沒說話,叫小輩讓著長輩,說出去都讓人笑話,可見邱老太有多無奈。
邱念牽著寶兒跟著邱老太上了後山,古代的風景空氣就是好,大致瞧了一眼,便發現許多自己沒見過的植物,對於草藥她也是略懂皮毛,因為會做一些藥膳,見了就採進筐去。
寶兒玩性大,剛開始還跟她一起摘,可沒一會兒就採採花抓蟲子去了。
都說靠山吃山,各種野菜野果,草藥也看到不少,邱念跟見到寶一樣,只要能吃能賣就都不放過。
「姊姊!姊姊妳快看,那是不是隻小狐狸?」寶兒忽然朝著一邊一指,都沒等邱念回應就跑去追了。
「寶兒,別跑了,我們該回去了。」邱老太喊道。
「沒事外婆,您先回去吧,我追上他就帶他回去,路我都記得了。」邱念背著筐,朝寶兒追了過去。


小孩子不會想那麼多,只會被眼前的新鮮東西抓住目光,邱念背著一筐東西,好不容易才追上,就見他盯著一個不大不小的洞,滿臉失落地說:「姊姊,牠鑽進去了。」
「牠回家了,好了,咱們也回去吧,快中午了,得回去做飯呢。」邱念拉著他的手道。
寶兒還依依不捨的,「咱們再等等,萬一牠又出來了呢?」
「狐狸很聰明的,牠的家有好幾個洞,知道這個洞口你在守著,肯定就從別的地方跑了,下次吧,要是能再碰到,幫你抓好不好?」
好在寶兒還能聽得進去話,點了點頭,依依不捨地跟著她往回走。
只是兩人剛走沒多遠,原先晴空萬里的天忽然就陰了下來,還沒等邱念反應過來,雷聲伴著雨點就劈里啪啦地砸了下來。
「寶兒!」邱念一把拉住寶兒就跑,她記得剛才採藥那裡有個不大不小的岩石懸空,下面剛好能躲雨。
還好離得不是太遠,兩人跑過去的時候還沒下太大,邱念抬頭看了看,要不怎麼說六月的天娃娃的臉?這雨下得真是讓人猝不及防。
雨越下越大,一點停的跡象都沒有,邱念心想,冒雨下山還帶著個孩子也太危險,只能慢慢等著了。
「姊姊我冷。」寶兒淋了點雨,單薄的衣服根本禁不住。
邱念坐在一塊石頭上,將他抱在了懷裡,想著這雨要是下上幾個時辰,就算是她也受不住,便左顧右盼的看著,找找有沒有木柴什麼的。
正一籌莫展的時候,忽然瞧見遠處疾步走來一個高大男子,身後背著好幾隻獵物,剛好也進來躲雨,看見這裡也有人,默不作聲的到了另一頭。
近距離看感覺就更高了,個子大概一米八五左右,身材結實不顯壯,他已經被雨淋透了,薄衣緊緊貼在身上,雨水滴滴答答的順著高挺的鼻子流了下來。
「衛大哥?」看到來人,寶兒從她懷裡鑽出一個頭,叫道。
大概是認出寶兒,男子這才出聲,「大下雨天的怎麼在山上?她是誰?」
寶兒看了看邱念,「這是我姊姊,我爹說是我姑姑家的孩子,我去抓狐狸,就碰上雨了。」
邱家女兒的事他是知道的,事實上,村裡也沒幾個不知道,邱家整天因為這個洋洋得意,卻沒想到能在這地方碰見這麼狼狽的程家小姐。
「我叫邱念。」邱念禮貌的點了點頭。
衛煬的頭微不可察的低了下,不再搭理她。
邱念自討了個沒趣,說實在的,活了二十來年,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冷的人,看他一眼比淋了雨都能讓人哆嗦幾下。
說起冷,懷裡的寶兒也是越抖越厲害,照這麼下去非得病一場,邱念有些急,說道:「你在這裡等著姊姊,我去找些木柴來。」
寶兒坐在石頭上,嘴唇已經發紫了,「姊、姊姊妳快點。」
邱念點了點頭,剛要冒雨出去,眼前一道黑影閃過,那個高大的身影已經走了出去,手上拎著一把柴刀,走到前面不遠處的一棵樹前,手起刀落,十幾下就將樹砍倒了。
邱念愣神的功夫他已經把樹拖了進來,砍成幾截堆放在一起,用火摺子引燃岩石下還乾著的樹葉,將火攏了起來。
寶兒忙湊過去暖和身子,邱念這才明白,人家這是為他們搞的,他雖然渾身濕透,可看著沒一點反應,反而他們姊弟倆哆嗦得不成樣子。
「謝謝。」邱念道了句謝,也跟著過去烤火了。
身子暖和起來了,寶兒小嘴兒又噘起來,「好餓。」
他這麼一說,邱念也感覺有點餓了,都已經大中午了,早上也沒吃多少,但她除了草藥就摘了些野果也不夠充饑,她剛要安撫寶兒幾句,就瞧見寶兒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人家放在地上的那幾隻獵物不放。
邱念看了看,好像有野雞野兔,不自覺的又犯職業病,腦海裡浮現出各種紅燒爆炒的做法,這麼一想肚子就更餓了。
眼看著雨也沒小一點,邱念望著寶兒的饞樣,輕歎口氣,捏了捏袖口走過去,「那個……這雞能賣我一隻嗎?」
衛煬打獵也是為了賣錢的,賣給誰不是賣,何況她本來就是大小姐,想必也不缺錢,便道:「自己拿吧!」
邱念走過去挑了一隻小一些的,拿出一兩銀子遞給他。
衛煬一看,皺眉道:「找不開。」
邱念有些尷尬,「可我也沒有零錢。」
衛煬便一擺手,「那就回去再說,拿去吧。」
邱念也不推托,反正他認識寶兒,也不用怕自己賴帳,提過來,自己拿著砍刀,手法俐落地除毛、去內臟,用雨沖去血水。
沒辦法,眼下沒有能用的水,但好在古代環境好,沒什麼汙染,應該也沒大礙,她自顧自的收拾,沒察覺到一旁衛煬的目光。
衛煬面上沒什麼表情,心裡卻在詫異,這不應該是位千金大小姐嗎?見了死物一點也不害怕就算了,居然面不改色的殺淨了,瞧那手法跟他這個打獵的比都不差,是不是有點太反常了?
但邱念可不管他怎麼想,找根還沒燒著的木棍將雞串上,架在火上烤,很快雞肉就滋滋作響了,她瞧著一點顏色都沒有的肉,這樣沒滋沒味的烤肉能有多好吃?
作為廚師的強迫症讓她受不了就這麼吃,心道:這不是糟蹋東西嗎?
這會兒她才轉頭看了眼一旁的衛煬,發現他正靠著石頭閉目養神。
於是挪了挪方向,背對著他,她手邊沒有器皿不好調醬汁,但鹽啊、胡椒粉、孜然粉和百里香粉還是能用的,趁著寶兒也沒注意,她心念一動,手心裡便有了想要的東西。
「好香啊!」寶兒聞著味,口水都快饞出來了,「姊姊,還不能吃嗎?」
「好了好了。」邱念將肉拿下來,等稍微涼一點了,折下最肥的一隻雞腿遞給他。
寶兒也顧不得燙,狼吞虎嚥的就往嘴裡塞,一隻雞腿幾口就吃完了,吃完後說道:「我以前吃的都沒這麼好吃,我還要吃,姊姊!」
衛煬聽著只當是孩子餓狠了,一隻沒味的雞能好吃到哪兒去?可就離這麼遠,那香味順著風飄了過來,衛煬聞著覺得自己腸胃也有些難受了,忍不住扭頭看了過去。
寶兒一抬頭,看見衛煬看過來,以為他也想吃,他可不知道這是邱念買的,小腦袋瓜一想,這肉是衛大哥給的,就他和姊姊吃好像不太好,起身將邱念剛給他的大雞腿遞過去,奶聲奶氣地道:「衛大哥,吃!」
離得近了,衛煬竟然瞧見雞腿上有辣椒粉,也不知她打哪兒弄來的,不過衛煬沒有接,只搖了搖頭,繼續閉目養神。
邱念看了看手裡的雞,他們兩個也吃不了一整隻雞,何況這東西雖是她買的,但剛才人家還幫忙弄了柴火,大中午的,自己吃讓人家乾看著也太不厚道了。
這麼一想,她將已經沒了雞腿的雞撕成兩半,走過去遞給他一半,「吃點東西吧,這雨還不知什麼時候停呢。」
他閉著眼,邱念才好光明正大的瞧,本以為這麼高大的體格長相也會很粗獷,但衛煬完全不是,皮膚略黑卻不糙,五官端正耐看,閉著眼睛那密長的睫毛都能映下一片陰影,薄唇緊抿,就像他的個性一樣,能說兩個字絕不說三個。
看他無動於衷,邱念又道:「反正我們也吃不完,回頭涼了就不好吃了。」說罷給他放在了一旁的筐裡,自己忙著吃自己的去了。
吃飽喝足,寶兒就開始犯睏,他有午睡的習慣,又跑了一上午,累加睏很快就窩在邱念的懷裡睡著了。
衛煬本不想吃的,可近在咫尺的烤雞香味一陣陣飄過自己鼻尖,肚餓也不由人,皺眉想了想,吃她半隻,到時候少要一半錢就是了,遂不再多想,拿起雞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他剛咬一口瞳孔便是一縮,盯著烤雞看了起來,起初以為只是撒了些辣椒粉,可吃到嘴裡卻是香味更多,還是他沒嘗過的味道,瞧她除了一筐野菜野果也沒別的東西,怎麼就做出這種味兒呢?
疑惑歸疑惑,但衛煬嘴上可沒閒著,半隻雞沒幾下就進肚子了,擦了擦手,抬頭一看,雨已經漸小了,他將獵物扔進筐裡,便起身準備下山。
「哎等等!」邱念忙道:「能一塊兒嗎?」
下山的路本來就有點陡,剛下完大雨肯定是又滑又泥濘,她帶著寶兒怕有個什麼不妥,跟他一起也有個照應。
看衛煬停住了腳,邱念忙叫醒寶兒,「快醒醒,咱們回家了。」
寶兒卻是哼哼了兩聲,閉上眼繼續睡。
邱念皺了皺眉,一手將筐背起來,抱著他起身,「走吧!」
衛煬瞧了她一眼,沒作聲,大步走在前頭。
山路全是坑坑漥漥的水坑,邱念走得特別費勁,她本來就瘦小,沒多大個勁兒,現在還背個筐抱著個孩子,自是吃力得很,不一會兒就走得越來越慢,呼吸上氣不接下氣,更是跟衛煬越落越遠。
就在她實在堅持不住,打算歇一會兒的時候,走到前頭的男人站住了腳步,他似乎猶豫了一下,反身走回來,也不跟她說一聲,自顧自地接過寶兒,大步往前去。
邱念愣了一下,歇了口氣忙追上去,看著前頭高大的人影,她感覺這個人也不像表面那麼冷漠,典型的面冷心熱啊。
第三章 還錢成了兒媳婦
順利下了山,衛煬要回家剛好會路過邱家,就順路把寶兒送了回去。
邱念剛打開大門,發現邱廣新和陳氏也正準備出門,「舅舅。」
陳氏一眼看見被衛煬抱著的寶兒,小臉發白閉著眼,頓時嚇壞了,「這是怎麼了?受傷了?寶兒?」
邱念剛要說話,還沒反應過來,啪的一聲,右臉火辣辣的疼,她呆了一瞬,轉頭看著陳氏,眼神發冷,語調森冷,「妳做什麼?」
陳氏沒察覺她的異常,「妳說我做什麼?還不都是因為妳?好好的,帶這麼小的孩子上山去,要是有個閃失妳賠得起嗎?程家說的果然沒錯,妳就是個掃把星!寶兒要是有個什麼,我跟妳沒完!」
「他沒事。」一直在旁邊的衛煬皺眉道:「是睡著了。」
邱廣新抱過來,探了探孩子的額頭,「確實沒病,也沒受傷。」
陳氏一聽咬了咬牙,有些氣弱卻還是嘴硬道:「那也怪她沒由來的帶著孩子胡來!」
邱念捂著臉,從小到大她還沒挨過打,受苦受累哪怕受點委屈也沒什麼,但俗話說打人不打臉,她覺得這是一種侮辱,當下就道:「道歉!」
陳氏以為自己聽錯了,睜大眼睛看著她,「妳說啥?」
「道歉!」邱念一字一句道:「怎麼,大人做錯了不用認錯的?妳有什麼資格打我?」
陳氏看她還敢頂嘴,更來氣了,「我打妳怎麼了?妳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我是妳長輩,打妳一下還不行了?還以為自己是程家小姐呢,在這兒跟誰擺架子,笑死人了!」
「我吃妳家、住妳家的?」邱念冷笑一聲,「那咱們就掰飭掰飭,我剛回來一天,給了你們三兩銀子,如果就我一個人吃飯,最少能管半年!更何況我還給你們幫忙,給你們做飯,再往遠說,我娘嫁出去的時候,幾十兩的銀子都你們拿去用了,怎麼,翻臉就不認人了?」
陳氏氣得臉色漲紅,「反了、真是反了!邱廣新,你看看你外甥女,這是要蹬鼻子上臉,欺負到我頭上來了!」
邱廣新皺眉看著邱念,「不准跟妳舅母沒大沒小,既然寶兒沒事那就好了,都別吵了,沒得讓人家笑話。」
「不行!」陳氏不依不饒,大概是覺得被個小丫頭片子掉了臉子,「她今天敢跟我這麼說話,明兒還不得來打我?這家到底是誰的家了?我說話不管用了是不是?」
邱念看出來了,對付這種人還真不能忍氣吞聲,你想井水不犯河水,想不計較就過去了,可人家不念你的好,反過來覺得你軟、好拿捏,只會得寸進尺而已!
「妳以為我住這兒就是你們的下人了?」邱念冷聲道:「我願意幫忙是我不想白吃白喝,不要把自己想得那麼高貴,更何況我是回我外婆家,聘禮是給外婆的,房子是她老人家蓋的,再怎麼樣這個家也輪不到妳做主!」
「怎麼了這是?怎麼在大門口吵起來了?」邱老太開門出來。
「呵。」陳氏陰陽怪氣地道:「娘,您的好外孫女可真有本事,把兩個長輩罵得狗血噴頭,沒錯,這是您的家、您的錢,這家裡我說話就不管用是不是?」
邱老太歎了口氣,「這是說什麼話呢,都是一家人,鬧成這樣像什麼樣子,這不是讓人家看笑話嗎?」
「笑都笑了,怕什麼?」陳氏扠著腰道:「反正今天這事兒就沒完!」
「那妳想怎麼樣?」邱老太無奈地道:「她還是個孩子,不懂事,再說之前在大家族裡長大,難免有點嬌氣,妳是長輩,就讓著點吧。」
「憑什麼?」陳氏翻了個白眼,「我現在還怕這個災星待在這家裡沒好事呢。」
「那我走!」邱念將筐放在地上,伸出手來,「三兩銀子拿來,我現在就走。」
把孩子安頓好的邱廣新出來一看這個局面,忙拉了陳氏一把,「別鬧得這麼大,到時候程家要是問起來,咱們也不好交代。」
陳氏瞪他一眼,「需要什麼交代?程家都嫌棄得不想認她,要是還管她,也不會把她送回來了,怕什麼!」
邱廣新小聲道:「可妳忘了嗎?姊姊還在程府呢,只要她在咱們家,姊姊就會不定期送錢回來的,她一個小女娃也用不了那麼多,不也能補貼家用嗎?何況她還能幹活,妳連飯都不用做了,多輕省!」
邱廣新這麼一說,陳氏冷靜下來了一點,仔細一想確實也有道理,但氣氛已經僵成這個樣子,話也說到了這個分上,讓她先低頭服軟是不可能的。
一看她的神色邱廣新就明白了,走過去跟邱老太道:「娘,我看她還挺聽您的話,您去勸兩句,我勸著孩子他娘,這事兒就過去了,別鬧了。」
邱老太點點頭,道:「念兒來,跟外婆進來。」說著就去拉邱念的手。
手被邱老太抓著,邱念也不好甩開,只能默不作聲地跟她進了屋,邱廣新也拉著陳氏回去了。
衛煬莫名其妙的看了一場戲,這邱家人也真是夠剽悍的,又貪又霸道,看來那姑娘在這家裡也過不好。
只是他也沒想到,看著柔柔弱弱的邱念居然也有那麼硬氣的一面,要知道,一個女孩子在家地位本來就低,聽父親的、聽丈夫的,甚至以後要聽兒子的話,更別說她如今住在別人家裡,竟然還敢這麼跟長輩對著幹。
衛煬莫名覺得她那樣子很有氣勢,比那些窩囊軟弱的女孩子看著可痛快多了。
見邱家人沒再出來,衛煬抬步往家走去,說起來,他好像被這家人弄得忘了要錢,不過他又想了想,吃了那麼好吃的烤雞,她的處境又是那個樣子,這錢就算了吧。
邱念當然也把這事忘了,因為她現在又氣又委屈,心裡已經開始有了別的想法,這種親人她是真的容忍不了,她寧願自己出去吃苦受罪也想離開這個家。
「念兒。」看她半天不說話,邱老太擔心道:「外婆說的妳聽進去沒有?」
「聽見了外婆。」邱念起身道:「我先回屋了。」


寶兒整整睡了一個時辰才醒,一睜眼就看見爹娘坐在炕頭,不知道在說什麼,「娘。」
陳氏摸摸他的額頭,「寶兒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
寶兒搖了搖頭,「我沒事,姊姊呢?」
說起邱念陳氏就來氣,「姊姊叫得真親熱,你跟人家親,人家可未必!知不知道她把你帶上山把爹娘都嚇壞了?生怕出個什麼事,雨一停就打算去找你呢。」
「我沒事。」寶兒嘿嘿一樂,「姊姊給我烤了特別好吃的雞,怕我凍著還一直抱著我呢,還說要給我抓狐狸。」
邱廣新看了她一眼,「妳看看,孩子都這麼說,是妳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人吧?」
「連你也怪我?」陳氏氣得摔掉手裡的針線,「我當時還不是太著急了?而且她把孩子帶上山本來就不對,我作為長輩還不能教訓她一下了?」
「不是不能。」邱廣新好聲好氣的哄著妻子,「但娘說得對,她再怎麼不受寵,也是在程府那種地方長大的,好歹是個主子,能沒有點傲氣嗎?她要真一時受不住妳的氣,保不齊真會離開,姊姊好歹還在程府呢,妳就能說以後沒有用上她的時候?」
陳氏翻了個白眼,「行了知道了,以後注意點就是了,還半年呢,等三個月後就寫信跟你姊姊拿錢!要是她不給,就不管她女兒了,連討個男人歡心都不會,白長了一副好相貌,沒用!」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邱廣新也知道自己沒什麼本事,當初家裡也窮,要不是姊姊嫁到程府,他蓋了新房子有了聘禮,以陳氏的條件也不可能嫁過來,現在更是給邱家生了個兒子,還得跟著他下田幹活,是以他才處處順著她。

邱念在屋子裡待了一下午,到做飯的點也沒出去。
陳氏也沒喊她做飯,自己隨便做了,叫寶兒給她端了一碗進去,對於她這種人也算是難得了。
邱念看著這一碗玉米糊和一小碟鹹菜,有些沒食慾,不過一下午沒吃飯了,她可熬不過一晚上,於是吃完後就讓寶兒端出去,熄燈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天氣大好,大雨過後的濕氣很是好聞,邱念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伸了個懶腰去做飯,既然陳氏變相的服了軟,她也就懶得再計較了,當然,她還是會離開這地方的。
吃過飯後,其他三人都沒出門,因為昨天剛下了大雨,不管是地裡和山上都不好走。
寶兒跑來她房間找她玩,「姊姊,咱們什麼時候能再吃一次那個雞?」小孩子嘴饞得很,吃過一次就惦記上了。
被他這麼一說,邱念恍然想起一件事,昨天太亂又在氣頭上,真忘了給人家錢了!那個冷面男人該不會認為她想賴帳吧?
「寶兒,你那個衛大哥住哪兒啊?」
寶兒往東邊一指,「就在東頭邊上,最破的那家。」
邱念起身套了件薄衫,道:「你先去找奶奶,姊姊出去一趟。」
「姊姊要出去玩兒?我也要去!」寶兒拽住她的衣角不放。
邱念哪還敢隨便帶他出去,而且今天大人都在家呢,她安撫道:「乖,姊姊不是出去玩兒,一會兒就回來,你好好等著,中午姊姊給你做好吃的。」
一聽有好吃的,寶兒頓時聽話的放了手。
邱念出了門,四周看了看,自從來了還沒在村裡轉過,她就照著寶兒說的一直往東走,這村子也不算特別大,走到最東頭,她一眼就認出了衛煬的家。
難怪寶兒要說最破的那家就是了,雖說這村子普遍都窮,但他家的房子當之無愧是最老舊的,又矮又低,外面看著都像已經廢棄的住房。
看衛煬那麼厲害,就算打獵維生也不至於混成這樣吧?
思及此,邱念聳了聳肩,不再想那麼多,在院門口喊了句,「有人在家嗎?」
她連續叫了兩三聲也沒人出來,剛要開門進去看看,低頭一看才發現院門是鎖著的,原來是不在家。想著,她轉身就要走,可步子還沒邁開就聽見吱呀一聲,一轉頭,看見房門打開,從裡面出來一個婦人。
那婦人頭髮散著,衣服滿是褶皺,瞧見邱念,竟然嘿嘿笑了起來,搖搖晃晃就往門口過來,嘴裡念叨著什麼邱念也聽不清,看模樣……好像不太正常。
難道是她認錯地方了?她皺眉看了婦人一眼,打算找個人問問,那婦人忽然朝門口撲了過來,嘴裡高聲喊著—— 
「煬兒!煬兒不要走啊煬兒,娘餓,你別走啊!」
邱念頓時停住腳步,煬兒?她叫的是衛煬?那這裡果然就是衛煬的家了,她是衛煬的娘?看她這樣子八成是有什麼病,難怪將她鎖在家裡了。
邱念又走了回來,隔著門問:「大娘,這是衛煬家嗎?」
可那婦人又不搭理她了,搖搖晃晃的在院子裡邊走邊笑,興許是自己把自己轉暈了,砰的一聲,被一塊石頭絆倒在地。
「哎呀,流血了!」衛氏自顧自地捲起褲腿,小腿骨處果然磕破一大塊,血流得有些嚴重。
見狀,邱念也沒法走開了,「大娘,這門的鑰匙呢?」
衛氏根本不理她,邱念看這牆也不是太高,便搬了塊石頭踩著跳了進去,扶起她,一邊道:「大娘,我進去給您抹點藥吧。」
衛氏怔怔的盯著她,由著她扶著進了房子,但房子裡面沒比外面好多少,很簡陋也有些狹窄。
「您坐這裡別動。」邱念自己去找乾淨的布和水。
好在雖然窮,但櫃子上的盒子裡有很多草藥,想必是給他娘用的,她將能止血消炎的草藥洗淨搗碎敷在衛氏的腿上,然後找了塊乾淨的布包起來,期間衛氏還挺老實的,大概也是疼得不能動。
忙活完了,邱念也不知道自己是該不該走,誰知她剛一轉身就被衛氏抓住袖子了。
「餓。」
邱念忙點點頭,「好,您乖乖等著不要動,我就去給您做吃的。」
也不知聽沒聽懂,衛氏自己抓著旁邊的木頭娃娃開始擺弄起來,不亂動了。
邱念找到廚房,雖然擅自在人家家裡動手不太好,但就當做是她對衛煬昨天幫忙的答謝吧!
白麵呢是一點沒有,只有些糙米和玉米麵並野菜,昨天他打了四五隻野兔、野雞,如今也只剩一些內臟在水裡泡著。
她先將火生好,把糙米洗了兩遍放在鍋裡蒸,這東西難嚼也難嚥,所以得多蒸一會兒,又將內臟拿出來切好,從空間拿出油、薑粉、鹽、胡椒粉、老抽和豆瓣醬,先把雞肝醃起來,省得它腥。
看廚房籃子裡放著些乾貨,她拿出幾個乾蘑菇和木耳泡起來,然後開始摘野菜。
野菜不比青菜好吃,很難嚼,味道也偏苦,但如果做得好,也是一道不錯的素菜,起碼在她的飯店裡還挺熱銷的。
等糙米蒸熟了,她將這些山貨都切成小丁,和糙米混在一塊,加了些油和鹽,然後捏成了米糰子,重新再下鍋蒸,這次就快多了,蒸好後將米糰子放進盆裡蓋好。
她緊接著開始炒菜,其實內臟用辣椒爆炒是最香的,可衛氏一看就是長期吃藥的,肯定不能沾辣,不過她用醬料醃了,也會好吃許多。
邱念把內臟和野菜一塊兒炒了,然後將熱騰騰的飯菜端進屋裡,「大娘,吃飯了。」
聞著味,衛氏眼睛頓時一亮,等她一放下就用手去抓米飯。
邱念一驚,忙抓住她的手,「這可不行,燙手,用勺子。」
衛氏看了她一眼,接過勺子舀了一個飯糰就放進嘴裡,燙得她齜牙咧嘴的,「香,香!」儘管如此,她還是一個接一個,吃得停不下來。
作為一個廚師,最開心的事不就是看著別人津津有味地吃著自己做的飯嗎?邱念笑咪咪的坐在對面看衛氏吃得香,竟都沒察覺到衛煬回來的動靜。
「妳怎麼在這?」身後冷不丁傳來一個厚重的男聲,嚇得邱念啊的一聲從炕上跳起來。
衛氏也被她嚇了一跳,停下了動作。
看清楚是衛煬,邱念才拍著胸口道:「是你啊……嚇死我了!」
衛煬看了她一眼,再看桌上的飯菜,問:「妳來我家幹什麼?」
邱念這才想起自己不經人家同意就進門了,忙解釋道:「我是來給你買肉錢的,本來不想進來,可你娘在院子裡摔了,我進來幫她包紮一下,她又拽著不讓我走,說餓了,就成了現在這樣了。」
「煬兒,快吃、快吃,香!」衛氏說著拿起一個飯糰遞了過來。
邱念這是第一次見這個冷硬的男人露出這麼柔軟的表情,他張開嘴,咬了一口衛氏遞過來的飯糰,一邊道:「娘,您先吃。」
衛氏呆呆的笑了笑,接著低下頭吃東西。
衛煬嚼了幾口,問:「這是妳帶來的?」
邱念搖頭道:「是你家裡的東西。」
他家裡有什麼?衛煬挑了挑眉,糙米加野菜就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
衛煬是一大早趕著去集市賣獵物,內臟一般是沒人要的,又腥又碎,所以他就留下來自己做了吃,雖然他做的也並不好吃,但也好歹是肉。
下意識的,他低下頭去看邱念的手,這手是怎麼長的?是不是什麼東西經過她的手都會變得這麼不一樣?
「你要不要……也吃點?」氣氛有些尷尬,邱念手指飯桌道:「反正我做了挺多的。」
衛煬將東西放下,去洗手回來,坐下便吃了起來。
男人的胃口就是大,他娘吃了一小半就飽了,剩下的他只一會兒的功夫就一掃而光。
邱念瞧他吃完了才回過神,將兜裡的二百文錢拿出來,「這是雞肉錢,要沒別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不要了。」衛煬沉聲道:「昨天的雞肉加上今天的飯菜,就兩相抵銷。」
他是這麼說,但邱念過意不去,尤其在看到他的情況後她就納悶了,看著二十左右的男人了,長得不賴,身手厲害,怎麼會還沒娶媳婦兒呢?不過就他家的情況,她也知道一般姑娘大抵是不願意嫁過來的,窮困不說,還得照顧個瘋癲婆婆。
「收下吧,下次要是想買了還找你。」邱念給他放桌上,轉身就走。
「站住,別走!」衛氏跳過來一把拽住她,「留下、留下。」
衛煬還是第一次見娘這樣,忙低聲道:「娘,人家也要回家呢。」
「不行,不走不走!」衛氏拽著邱念不放,跟小孩子鬧脾氣一樣。
邱念柔聲道:「大娘,快中午了,我也得回去做飯呢,要不,我改天再來看您?」
衛氏似懂非懂,看著她,剛要說什麼,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 
「衛大哥,你回來啦?」
聽見這聲音,衛氏一用力,將邱念拉得更靠裡了。
邱念沒察覺,反而好奇地瞧過去,只見一個姑娘提著小籃子笑著走進門來,一邊還道:「我就知道你肯定剛回來,還沒吃飯,這是我自己在家做的,你和伯母快吃吧。」
衛煬還未說話,衛氏就不客氣地道:「難吃,不吃,吃這個。」指著桌上還沒收拾下去的東西。
那姑娘看著十七八歲的年紀,穿著一身粉色碎花衣褲,雖說沒特別好看,但是年紀在那裡,看著就水靈。
「你們已經吃過了?」那女孩兒有些失落,這才注意到邱念,「她是誰啊?」
衛煬邊收拾桌子邊道:「邱家的外孫女,秀雲,東西妳拿回去吧。」收拾好就將碗盤端了出去。
林秀雲好奇地看過來,她聽爹念叨過邱念。別人家開席是不會請女眷去的,所以她那天沒見著,不過爹說就是個落魄小姐被人家攆回來了,是以心裡也沒把邱念當回事,反覺得她丟人,還不如自己呢。
「妳來衛大哥家做什麼?」林秀雲的語氣中帶著質問的味道。
「做飯,吃飯,香。」衛氏還拉著邱念不放。
「這飯是妳做的?」林秀雲頓時有了危機感,衛大哥都不讓自己在他家做飯呢,這女人算啥,剛來幾天就忙著勾搭男人了?難怪讓人給轟出來!
「我是來還錢的。」邱念可不想摻和進他們的事裡,忙道:「大娘,那我先走了,您腿疼,就別站著了。」
衛氏這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她。
邱念鬆了口氣,可剛走出兩步,就聽衛氏在後面道—— 
「記得來呀兒媳婦兒!」
邱念被這話嚇得一個踉蹌差點磕門上,與正好進來的衛煬撞個正著。
衛煬也不知聽沒聽見那句,只是過去扶住衛氏,「娘,我看看您的腿。」
「妳等等!」林秀雲高聲叫住想偷溜的邱念,「什麼意思?衛大哥,你和她什麼關係,伯母為什麼喊她兒媳婦?」
衛煬頭也沒抬地道:「沒什麼關係。」
「不可能,伯母糊裡糊塗的,怎麼會無緣無故這麼喊她?是不是你有什麼事瞞著我?」說罷,林秀雲又盯著邱念,「要不就是妳教伯母這麼說的?」
冤枉啊,她又沒想嫁給衛煬,邱念道:「妳也知道大娘不太清楚,說什麼別當真就是了。」
「那她怎麼不這麼叫我呢?」林秀雲不服氣地道:「伯母,喜歡衛大哥的是我,我才是您以後的兒媳婦。」
「不要不要!」衛氏使勁搖著頭,「不要煬兒娶妳,不能娶。」
「好了娘,不娶。」衛煬忙安撫她。
「伯母!」林秀雲氣得直跺腳,「衛大哥,伯母很多東西都不懂,你怎麼也聽她的?她要是鬧著誰都不讓你娶進門,那你就不娶媳婦兒了嗎?」
「她是我娘。」衛煬面無表情地道:「自然要聽她的,妳回去吧!」
林秀雲氣得哼了一聲,轉頭一看,這才發現邱念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她還好些話想問她呢,忙抬腿追了出去。
衛煬擰眉看著一前一後出門的兩人,低頭看著沉默下來的衛氏,也納悶地問:「娘,您喜歡邱家那丫頭?」
衛氏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茫然,嘿嘿笑著不說話了。
衛煬也不再問,但林秀雲纏著他也不是一兩天了,也經常來看他娘,想討她的歡心,只是他娘對她向來不冷不熱,她一旦說起要嫁進來,他娘就拽著他使勁鬧,而他也不怎麼喜歡她,就順了他娘的意思,只是她不肯擱下而已。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居然對才見面的邱念如此依賴,兒媳婦這樣的話都叫出口了,他就著實想不通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嬌妻安宅有術》全5冊

    《嬌妻安宅有術》全5冊
  • 2.《吉星醫娘》

    《吉星醫娘》
  • 3.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 4.《嬌花入福窩》下

    《嬌花入福窩》下
  • 5.《嬌花入福窩》上

    《嬌花入福窩》上
  • 6.《娘子掌佳釀》

    《娘子掌佳釀》
  • 7.《推倒政敵以後……》全3冊

    《推倒政敵以後……》全3冊
  • 8.《小太妃二嫁》

    《小太妃二嫁》
  • 9.《良妻妙算》

    《良妻妙算》
  • 10.《貴命下堂妻》卷四(完)

    《貴命下堂妻》卷四(完)

本館暢銷榜

  • 1.《溫家藥娘》

    《溫家藥娘》
  • 2.《郡王誘婚》

    《郡王誘婚》
  • 3.《實習貴妃》

    《實習貴妃》
  • 4.《良妻妙算》

    《良妻妙算》
  • 5.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 6.《嫡女豪商》

    《嫡女豪商》
  • 7.《匠心小財女》

    《匠心小財女》
  • 8.《糕餅廚秀》

    《糕餅廚秀》
  • 9.《紅杏今生不出牆》

    《紅杏今生不出牆》
  • 10.《沖喜閒妻》上

    《沖喜閒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