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甜寵
分享
藍海E68203

《有妻吉祥》卷三(完)

  • 作者糖糖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9/05/17
  • 瀏覽人次:1130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一想到一旦生下小孩,討厭她的婆婆便要分開她和孩子,
又聽別人說,前妻小孩會被後娘欺負得慘慘慘,這叫小蠻怎能不擔心,
偏偏她怕信哥哥難做人,她的煩惱都不能老實跟信哥哥講,
湊巧她外出散心遇上棚子塌了,她乾脆趁機謊稱孩子沒了,
出乎意料之外,婆婆居然沒生氣,還日日派人送補品要她好好養身子,
她期盼是婆婆想通了,真心接納自己,可惜現實是殘酷的,
她一能下床,婆婆趁著信哥哥外出辦事,立刻變臉要她滾,
她只能南下依靠真正的親人,卻也留了封密信給信哥哥,
只要信哥哥有心尋她,她相信他們一家子定能重逢的……
糖糖,九零後,愛辣,愛美食,安靜喜宅,
非典型處女座,偶爾完美主義,
大部分的時間是個佛系作者,性格溫和,愛閒聊,
喜歡把自己腦中的一些幻想訴諸於文字當中。
相信生活多美好,所以希望自己筆下的一個個故事都是輕鬆美好的,
熱愛寫小甜文,希望能把這份甜蜜美好帶給讀者。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四十章 印章上的字
離開虞府才三天的時間,院子裡不可能有什麼變化,進到房間後,小蠻才發現兩人的床頭多了幾本書,她記得以前信哥哥很少把書帶到床上看,更不用說床頭還放著好幾本了,小蠻有些疑惑的看了虞信一眼。
「咳咳。」虞信掩飾般的咳了兩聲才解釋道:「我一個人沒事幹,便在睡前看了幾本書。」
「哦。」小蠻不帶任何含義的應了一聲。
虞信卻像是怕被看破心思似的連忙轉移她的注意道:「妳看看桌上我放了什麼。」
桌上?
小蠻隨著虞信的話往桌上看去,這時她才注意到桌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兔子形狀的小印章,她覺得這印章有些眼熟,想起自己剛來的時候他就送過自己這樣一個印章。
她先走到桌前看了看,確定這個印章確實和她記憶裡的那個很像,還特意去把虞信原先送她的那個翻出來,兩個印章這麼放在一起一對比,她發現這兩個印章確實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新出現的這個底下還沒有刻字。
「這是?」她一隻手拿著一個印章,不敢確定的問道。
「我想起以前給妳刻過一個,這兩日閒著沒事便想再刻一個湊成一對,只是還沒想好要刻什麼字,小蠻可有什麼想法?」虞信拿過小蠻手裡那個空白的印章,摩挲著它的底部問道。
小蠻用力搖頭,雖然刻成一對光是想想就很美好,可以她這個只認識幾個字的水準,是真的不知道應該刻什麼字。
「那就不刻了,一直這樣為妳留著好不好?」虞信這樣問道。
小蠻有些猶豫,「可是我真的不懂這些怎麼辦?」
虞信摸了摸她的頭,「傻姑娘,這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希望這能成為一對印章而已,上面刻什麼或不刻什麼又有什麼關係呢?就算妳說把妳的名字刻上去,我也覺得它們很般配。」
刻名字?
小蠻一想到這個就更用力的搖頭,「不不不,名字還是不太好,那我再努力想想。」
「好,不著急,想不出來也沒關係。」虞信笑著說道。
「嗯。」小蠻笑著點頭,可心裡已經在糾結該往上面刻什麼字了。
虞信看著小蠻皺著眉頭苦思的樣子,摸了摸她的眉頭笑道:「好了,我說這個又不是為了故意給妳出難題,所以真的不必太在意,瞧妳,怎麼臉都皺起來了呢。」
「嗯。」小蠻仰起頭對著虞信燦爛一笑,但很快又把頭低下去繼續思考了。
信哥哥給自己刻的是「少女無憂」,那自己要想什麼字才配呢?
「少男無愁?」小蠻想到這個,偷笑著看了虞信一眼。雖然信哥哥長得還很年輕啦,但在這上面刻個「少男」還是有點好笑,那麼,應該刻什麼呢……虞?信?刻信哥哥的名字?
虞?虞你無愁?與你無愁!對,就是這個,這個好,有信哥哥的名字,而且和信哥哥在一起她真的很幸福也無愁。
小蠻想了許久,終於覺得這個十分合適,她激動的拽住虞信的袖子道:「信哥哥,我想到了,就刻『與你無愁』好不好?『與』和你的姓音近,這個也剛好和你給我的那個章上刻的字對得上。」
小姑娘費了好大一番心思才想出來的結果,虞信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何況他也覺得這幾個字還不錯,於是笑著點點頭答應下來。
「小蠻真聰明。」虞信誇讚她。
「沒有、沒有,一般、一般。」小蠻謙虛道,但臉上忍不住帶上幾分自豪。
虞信看著小蠻露出孩子氣的笑容,再看到她已經有些凸起的肚子,心裡那種他將來要帶兩個孩子的預感更加強烈了,不過他甘之如飴。
虞信伸手輕輕捏了一下小蠻的臉道:「那我現在就把這幾個字刻給妳看好不好?」
小蠻看了看桌上跳動的燭火,雖然屋子裡點著蠟燭沒有很暗,但大晚上的做這些事是很傷眼睛的,她搖頭拒絕,「不不不,現在太晚了,看不清,信哥哥明天再弄吧。」
「好,都聽妳的。」虞信把手裡的東西又放到桌上,問小蠻,「好了,妳想了這麼久,現在有沒有覺得餓了?我讓廚房把東西給妳端來?」
小蠻先是搖了搖頭,然後想到什麼似的又點了點頭,「好啊,讓他們送過來吧。」
晚飯虞信一直給她加菜,小蠻吃完的時候,感覺肚子像懷了不只一個似的,現在雖然消化得差不多了,可還沒感覺到餓,只是想到信哥哥可能餓了,她覺得還是把東西端來比較好。
大概是考慮到自己兒子要喝,虞母讓廚房燉的並不是特意給孕婦喝的補湯,而是兩小盅乳鴿湯,因為已經熬了好幾個時辰,蓋子一揭開的時候,那股香味幾乎撲面而來,剛才還覺得不餓的小蠻立刻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再吃一些。
考慮到孕婦吃油膩的會難受,乳鴿湯裡的油已經被撇得乾乾淨淨,而且乳鴿肉本就鮮嫩,現在在廚房熬了這麼久,那肉幾乎到了入口即化的地步,小蠻不知不覺便把一碗湯喝完了。
等她想起來,抬起頭看看虞信有沒有吃飽的時候,才發現對方不知在什麼時候停了下來。
他見小蠻看過來,把自己的湯盅往她的方向推了推,道:「是不是還沒吃飽?我這兒還有,妳慢慢吃,要是覺得好吃,可以讓廚房再做。」
小蠻搖搖頭,剛想說自己飽了,一個飽嗝替她把這件事說了出來。她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虞信嘿嘿的笑。
虞信默默的把湯盅又收了回來,自己幾口把湯喝完了才道:「妳若是喜歡的話,我去跟廚房說,讓他們明日還做這個。」
乳鴿湯確實比雞湯好喝一些,而且廚房弄得也不油膩,小蠻點頭同意,但還是說道:「要是太麻煩的話就不用了,畢竟大夫說了飲食要適當,胎兒長得太大也不好。」
「好,我回頭問問廚房。」虞信應道,心裡已經決定了,既然小姑娘喜歡,明天的菜單裡一定有這道菜。
小蠻一碗湯喝下去太撐,只能站起來在房裡到處走著消食,聽到虞信的話,她背對著他點頭,心裡卻在數著自己的步子。
先走個五百步還是一千步呢?她一步步的走著,一直圍著虞信繞圈圈,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步。
虞信被她繞暈了,他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問小蠻,「現在還難受嗎?」
小蠻繼續慢悠悠的走,「差不多了。」
聽到這個答案,虞信心裡鬆了一口氣,「差不多了就洗漱一下睡覺吧,天色已經不早了,晚睡對身體不好。」
「哦,好。」小蠻說著又走了一會兒,然後摸摸自己的肚子,覺得肚子裡大概只剩寶寶後,才讓外面打了水進來洗漱。
等洗漱完兩人躺到床上,小蠻看著頭頂還繡著百子千孫圖的帷帳,忍不住問虞信,「信哥哥,等孩子出生後,你會只要孩子不要我嗎?」
「虞信聽到這個問題,側身看著小蠻道:「妳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呢!我不是說過了,我先是喜歡妳,然後才喜歡孩子,所以孩子當然沒有妳重要。」
小蠻想起來自己似乎還因為這事和信哥哥鬧過脾氣,這樣的話,信哥哥應該不會跟婆婆一樣,想著等孩子生下來就不要她了,但也許是因為信哥哥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可自己究竟是什麼身分呢?阿爹阿娘說他們不知道,她並不懷疑,只是那天聽到公公婆婆的對話,卻讓她總是忍不住在心裡多想。
婆婆究竟知道了什麼?或者說公公究竟調查出什麼?真相越是不明朗,小蠻就越是好奇,或許這種好奇也包括了想要早死早超生的無力感。
既然公公已經查出來她的身世,那是不是說明公公早就開始調查自己了呢?公公又為什麼要調查自己?
想到這些日子以來信哥哥的早出晚歸,小蠻突然有一種不好的猜測,這猜測一旦冒頭,便以一種燎原之勢在她的腦中蔓延開來。
小蠻忍了忍,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信哥哥,你這些天都在幹什麼?」
「父親那邊出了點事,他讓我幫個忙。」虞信說完,還解釋道:「不過現在事情差不多都結束了,我現在大部分時間都會留在家裡陪妳。」
既然是公公那邊出了事,那應該不是自己的事吧,這說明信哥哥對於她的事什麼都不知道,小蠻在心裡偷偷想著。
小蠻抱著僥倖的心,過了幾日,她卻被虞母叫了過去。
虞母一見到小蠻先看了看她的肚子,見小蠻的肚子比起前幾日又大了一些,她原本嚴肅的臉上露出幾分笑意,「最近肚子怎麼樣?孩子開始胎動了吧?有沒有什麼不習慣的?」
小蠻搖頭,「多謝娘的關心,我覺得很好,而且孩子很乖,沒怎麼動過。」
虞母聽了反而變得緊張起來,「怎麼會不怎麼動呢?快五個月的孩子正是活潑的時候,你們有沒有定時找大夫過來看看?」
她不禁著急起來,「算了,算了,你們這是第一胎,什麼都不懂,還是現在就去找大夫過來。」她說完,直接對門外喊道:「綠桃,去找個人把常給我們府裡看診的大夫請過來,要快一些。」
小蠻來不及說不用急,他們每隔幾日便會請大夫過來診脈,就聽到虞母一個人在那兒低聲道—— 
「唉,都怪我,該時時刻刻盯著他們,畢竟孫子還是親孫子。」
虞母雖然說話聲音很小,但小蠻就是聽清了她全部的話,心裡刺了一下,她忍不住伸手撫上了自己的肚子。
虞母沒注意到自己的自言自語已經被兒媳婦聽去,或許就算知道了她也不在意,她嘀嘀咕咕說完後便重新看向小蠻的肚子,問道:「除了胎動不多外,妳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聯想到以前聽到的話,小蠻覺得虞母的這種擔心像帶著刀子似的,句句都有一種扎在心上的痛感,她強笑著搖了搖頭,「沒事,娘不用擔心,我和信哥哥每隔幾日便會找大夫過來請脈,大夫沒有說有什麼不對勁的。」
「不行,這種事不能大意,我當初就是因為生信兒的時候什麼都不懂,結果到現在為止也只生了信兒一個。」虞母說起這事,臉上露出十分悔恨的表情。
當年她和虞父因為都是頭胎沒經驗,很多事情都不懂,最後不小心早產,孩子生得萬分艱難,以至於這一胎生完後,大夫說她身體受了損傷以後很難再受孕,後來也正如大夫所說的,她這麼多年來只有虞信一個孩子。
虞母是真心實意怕小蠻重蹈她當年的覆轍,她雖然不想小蠻做她的兒媳,但也不想為難她,一個女人若是不能生,就很難再嫁了,最關鍵的是,若是她過得不好,之後再找上他們怎麼辦?
虞母抱著這種擔心,在等大夫到來的期間萬分著急,等大夫終於過來了,她趕緊對著大夫道:「快快快,趕緊給我兒媳婦看看,她怎麼說她胎動不明顯呢?」
老大夫被人急急忙忙的請過來,以為府裡出了什麼大事,如今看著虞母這麼著急的樣子,擔心病人真的是情況嚴重,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搭上對方的脈,停頓了許久,認真研究病人到底有什麼毛病。
虞母看著老大夫這個樣子,越發緊張起來,連忙問道:「大夫,怎麼樣,我兒媳的身子有問題嗎?」
老大夫皺著眉,點點頭又搖搖頭。
虞母被他的反應搞得一頭霧水。
小蠻在一旁也開始緊張起來,害怕肚子裡的孩子真的出了問題,她趕緊道:「大夫,有什麼問題嗎?您就照實說吧,我受得住的。」
老大夫摸著鬍子,搖搖頭道:「少夫人的身體沒什麼問題,只是我一開始就說過孕婦宜保持心情愉悅,少夫人最近似乎思慮過重,不管有什麼事,還望少夫人看開才好。」
思慮過重?當務之急還是先調養身體,於是虞母便對老大夫道:「那能不能幫她開些藥好好調養調養呢?」
老大夫搖頭,「是藥三分毒,懷孕期間最好是任何藥都不要吃,前期的安胎藥是沒辦法,後面若非萬不得已,最好還是不要吃藥。」
他知道高門後宅是非多,雖然不知道小蠻經歷了什麼,但老大夫還是本著一顆醫者之心勸道:「無論如何,少夫人就算是為了自己的身子和孩子,也該看開一點。」
小蠻點點頭,「我知道了,多謝大夫。」
按說自己從得知身世之事到現在不超過十日,沒想到就已經影響到了胎兒,小蠻愧疚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努力讓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件事。
只是她剛下定決心忘了身世之事,便聽到虞母試探性的問道—— 
「我聽說妳回娘家前一日到我院子裡來過,既然來了,怎麼不進屋坐坐?」
「我就是過來看看貓,因為怕打擾了娘,就沒有過去了。」小蠻回道。
「哦,那日妳公爹也在,我聽說妳原本是打算進來的是嗎?若是妳那時候來了,說不定還能讓他看看妳,他總是不在家,也沒怎麼見過妳大著肚子的樣子。」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原本是打算過來拜見一下娘的,只是走到半路想起還有事情就先回去了。」小蠻笑著回答。
她以前覺得那些夫人小姐之間笑得很假,而自己剛成婚沒幾個月,竟然也能這樣笑出來了。
婆婆並不是壞人,但也許她們兩人真的不適合在一起,若以前面對婆婆只是覺得有些緊張的話,那她現在已經幾乎不能和婆婆正常的言談了,至少這樣的假笑她只有對著婆婆才會有。
「哦,這樣嗎?沒關係,等改日妳公爹回來了,妳再去拜見他也行。」虞母客氣的笑道。
她現在是越看小蠻這張臉,越覺得她眉眼之間都有當年那個人的影子,這也是她非把小蠻送走的原因,她不希望自己日日夜夜面對這樣一張臉。
只是小蠻肚子裡有她的長孫,她還得再等等。今日她把小蠻找過來,是因為聽丫鬟提起前幾日的事,聯想到當時她和虞父的交談以及小蠻第二日就回家的情況,她有些擔心小蠻已經把他們的話聽了去,雖說這些都是事實,但她不確定小蠻知道了這些事後會有什麼反應,甚至若是她聽到自己說要把她送走的話,又會做出什麼事來。
剛才聽大夫的診斷,她有些懷疑小蠻那天其實是聽到了一些事,可透過剛才的試探,她又有些不確定起來。
難道真的如她所說,她根本就沒靠近他們的屋子?那她又為什麼抑鬱在心呢?
虞母笑著對小蠻道:「剛才大夫說妳是鬱結在心,妳若是有什麼想不通的都可以跟娘說,娘知道妳現在這個時候定然心情有些起伏,但有些事不能悶在心裡,要找個人說出來。」
小蠻不知道找人說出來有沒有用,但那個人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是自己的婆婆。她委婉推辭道:「謝謝娘的關心,只是我確實沒什麼事,大夫那麼說,大概也就是隨口一說,畢竟大夫也說過孕婦容易情緒起伏,我有時候確實會覺得不愉快,但大部分時候都是毫無緣由的,我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小蠻都這麼說了,虞母也不是非要安慰她不可,不過是擔心她肚子裡的孩子,和她生完孩子離開後會不會再上門而已。「既然這樣,便讓信兒多陪陪妳,他是妳丈夫,妳有什麼事都要和他說一說。」
「嗯,我知道了。」小蠻點頭應道。
虞母看著小蠻乖巧的模樣,心裡覺得可惜,當初一眼相中的孩子竟然有那樣的身世,只是還不等她再說什麼,便聽到外面有人稟報—— 
「夫人,少爺過來了。」
兒子這麼著急眼前這個小丫頭,虞母心裡的那份可惜瞬間淡了不少。「進來吧。」
話音剛落,虞信便推開門進來了。
雖然虞信像是對著自己行禮,但虞母卻注意到兒子的視線是先落在媳婦身上,一副生怕自己對他媳婦做什麼的樣子。
虞母有些不高興,嘴上調侃道:「你看看你,我不過是把小蠻叫過來說說話,瞧你這副樣子,是怕我把你媳婦吃了嗎?」
虞信解釋道:「兒子不敢,兒子只是想起來許久沒來拜見母親,聽說母親把小蠻叫過來了,便想著也過來拜見一番。」
「好了,好了,看看你媳婦有沒有少塊肉,沒少的話就趕緊把人帶走吧。」虞母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趕人。
「母親說笑了,那孩兒和小蠻這就先回去了。」
第四十一章 還是親娘好
剛回到兩人的院子,虞信便問道:「娘有沒有和妳說什麼?我怎麼聽說把大夫都請過去了?」
知道母親把小蠻找了過去,虞信原本不太擔心,畢竟小蠻肚子裡懷著孩子,他娘應該不會為難小蠻,只是當聽說他娘院子裡急忙請了大夫過去時,他就有些坐不住了,擔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虞信說完話,把小蠻全身都仔細打量了一遍,雖然看不出來哪裡不對勁,仍止不住擔心。
「沒什麼事,只是娘聽說我胎動不是很明顯有些擔心而已。」小蠻解釋完,還安慰虞信道:「信哥哥不用太擔心。」
「怎麼能不擔心,我一聽說娘那裡請了大夫就直接趕過去了。」虞信繼續問道:「那大夫怎麼說,嚴重嗎?」
「沒事,大夫說連藥都不用吃,保持好心情就行。」小蠻沒有跟他說大夫說自己鬱結在心的事,因為說了,她也沒辦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如此。
聽完話,虞信立刻道:「妳是不是最近有什麼心事?若是不願意說也沒關係,現在正是踏青的時候,我最近也沒事,陪妳去郊外踏青好不好?也許多到外面走走,心情會好一些。」
雖然小蠻之前沒有出外踏青過,但以前也會和小夥伴一起相約到山腳下挖挖野菜、採採野花什麼的,那樣在外面逛一圈心情確實會好很多,於是小蠻點點頭答應下來。
因為不知道踏青需要準備些什麼,她好奇的問虞信,「踏青一般都是幹什麼啊?」
踏青具體幹什麼虞信也說不上來,他想了想,跟小蠻解釋道:「就是駕著車去郊外風景好的地方看一看、遊玩一番,有些人飲酒賦詩,有些人可能騎馬射箭,或是找個僻靜處釣釣魚,大家喜好不同,玩的也不同。」
「哦。」小蠻點頭又繼續問道:「那就我們兩個人嗎?」
虞信反問:「小蠻想再約幾個人嗎?」
她想了想,兩個人不會很熱鬧,可要是再約人的話要約誰呢?信哥哥認識的人自己不認識,自己認識的人信哥哥不認識,原本兩人是出去放鬆心情的,要是叫上一些不認識的人的話,反而可能會壞了氣氛,適得其反,於是小蠻搖搖頭,「不了,還是就我們兩個人吧。」
「嗯,就我們兩個人,再帶幾個下人過去就行了。」虞信說道。
確定了參與的人,小蠻繼續問道:「那要帶些什麼?我要準備些什麼?」
「不用帶什麼,就讓下人帶幾塊油布、拎些瓜果糕點去就行。至於妳……」虞信說著摸了摸她的頭,「妳只需穿得漂漂亮亮的就行,不過天氣早晚有些涼,就算漂亮也要記得保暖。」
「嗯嗯。」小蠻用力點頭,她對穿得漂亮不漂亮這點倒不是特別在意,以前是家裡沒條件讓她穿得漂亮,現在懷著孩子,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不要生病,不然吃藥了對孩子不好。
「小蠻真乖。」虞信誇她。
小蠻被誇得兩隻眼睛發亮,直看著虞信笑,倒是虞信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避開視線。
小蠻見虞信這樣,突然笑出聲來,然後一副強忍著的樣子問道:「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明天嗎?」
「小蠻想什麼時候去?」
「什麼時候都可以嗎?」小蠻有些期待的反問。
虞信點頭。
小蠻見他點頭,頓時瞪大眼睛,「那我們明天就去好不好?這樣的話,我們可以隔幾天再去一次。」
不僅是因為覺得外出散心有助於心情的恢復,小蠻覺得,只要不待在府裡,都能讓她心裡的壓抑少一點。
虞信隨她的意應道:「好。」
聽到這個回答,小蠻立即開心起來,「那我現在就去跟下人說,對了,爹和娘那邊要去說一下嗎?」
「爹不管這些事,娘那邊派個人去說一聲就行了。」虞信問小蠻,「妳想去哪裡呢?」
小蠻從小在樓家村長大,對縣城的認知,是逢年過節的時候會過來買買東西,因此虞信問她要去哪裡,她一臉茫然的看著他,「都有……哪些地方啊?」
虞信意識到自己剛才問了個蠢問題,轉而介紹道:「西郊那邊風景比較好,有一小片石榴,現在應該正是石榴花開茂盛的時候,北郊那邊是一大片空曠的草地,會有人在那邊蹴鞠,也有跑馬的,那邊玩樂的會比較多。」
玩樂多的地方聽起來比較好玩,但是去看看石榴似乎也不錯,而且她現在這樣也不太適合去太熱鬧的地方。小蠻糾結了一會兒,最後問虞信,「我們可以去一次西郊,過幾天再去一次北郊嗎?」
她還是想兩個地方都去,反正信哥哥也答應了可以出去多玩幾次。
「小蠻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貪心了?」虞信含笑看著她調侃,「不過妳既然喜歡,那自然是可以的。」
小蠻高興的直接在虞信臉頰上飛快的親了一口道:「信哥哥對我最好了,那我們明天去石榴林,隔幾天再去看別人蹴鞠。」
「嗯。」虞信點頭,而後叮囑道:「不過北郊那邊比較熱鬧,妳身子重,到時候跟在我旁邊不要走散了。」
「嗯。」小蠻把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
「好,那我現在跟下人說一聲,讓他們準備明天的東西。」虞信說完便對著門外把人喊了進來。
在虞信及冠之前,每年春天他經常約三五好友出去踏青,因此對於這些事府裡的下人也算是熟門熟路,虞信只需要說一聲,他們便知道該準備些什麼,完全不需要小蠻操心。
小蠻目瞪口呆的看著虞信就吩咐了一聲「我明日和你們少夫人出去踏青」,那些下人就一副明瞭一切的架勢走了。
她忍不住問道:「都不用和他們說要準備什麼嗎?」
「不用,他們都知道。」虞信答道,然後他又說道:「雖然西郊那邊沒有北郊那麼多玩樂的東西,但是人也不少,所以明天我們興許要早一些去,不然去晚了怕沒有休息的地方。」
「那就早點去,明天早上要是我醒不來,你就叫我起來。」小蠻信誓旦旦,而後自我打氣的重複了一遍,「嗯,我肯定能起得來的。」
虞信見她這模樣有些好笑,他道:「也不用起得那麼早,只要不是日上三竿就行了。」
「哦。」小蠻點了點頭,「反正要是我明天醒不過來,信哥哥記得叫我,千萬不要跟以前一樣隨我睡到自然醒。」
「好,我知道了。」虞信笑著答應。


第二天,小蠻早早的醒了。也許是知道今天要去玩太興奮的緣故,小蠻天剛亮就醒了過來,見虞信還閉著眼,知道時間還早,原本是還想再睡一會兒的,可她一閉上眼睛便想到待會兒要去哪裡、會玩些什麼,一點也睡不著。
於是她輕輕地在被窩裡移來移去,想平復自己的心情,只是這動靜卻把虞信弄醒了。
他下意識的拍了拍小蠻的背,聲音低啞的問:「怎麼了,怎麼不多睡會兒?」
「我睡不著。」知道自己把信哥哥弄醒了,小蠻就不敢動了,她小心翼翼的道:「是不是把你吵醒了?我不動,你繼續睡吧。」
就小蠻說話的這點時間,虞信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他側著臉看了看外面已經亮了的天色道:「沒事,天都亮了,也該起來了。」
他說著側過身子問小蠻道:「妳什麼時候醒的?現在還睏不睏?要不要再多睡一會兒?」
小蠻搖頭,「我也才剛醒,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醒了,一點也不睏。」
「大概是想到要出去玩太高興吧。」虞信推測道,看著小姑娘點頭,他突然意識到依小姑娘活潑的性格,應該喜歡到處去玩,只是礙於他的身體,她一直陪著自己只能待在府裡,甚至只在書房和臥房這兩處活動,這麼一想,他確實是虧欠了小蠻不少,以後若是有機會,應該多帶她出去走一走。

府外馬車已經準備好了,踏青要帶的東西也早讓人放進馬車,等虞信和小蠻收拾好出門的時候,太陽已經升得半高。
兩人被扶著上了車後,馬車立即緩緩的行駛起來。
因為只是去玩,加上車上有個孕婦,所以馬車駛得很慢,原本到西郊的路並不遠,兩人卻在馬車上坐了許久才到。
現在已經接近晚夏,所以等兩人下了馬車走到那片石榴林時並沒有想像中的石榴花盛開,枝頭上放眼望去多是翠綠的葉子,偶爾有幾朵花掩映在一堆綠葉中,倒也顯得別有意趣。
來這邊的大多是要看風景,石榴林變成了如今這副樣子,來這裡的人少了不少,附近的幾座涼亭裡人都沒有坐滿。
兩人尋了一個沒人的涼亭,讓下人把東西放下後,虞信便打算帶著小蠻在這裡到處走走。
雖然踏青的人不是很多,卻有幾個孩子拿著風箏在不遠處邊笑邊跑著,小蠻看著他們活潑的樣子,撫了撫自己的肚子,臉上也露出笑意。
她忍不住向他們那個方向走了走,而那些孩子竟然也不認生,看見小蠻後還主動和她說話。
其中一個孩子問道:「姊姊,現在天可暖和了,妳怎麼還穿這麼多啊?」
「姊姊肚子裡有小寶寶,不穿厚一點,怕凍到肚子裡的寶寶。」小蠻半蹲下身和他們說話。
那幾個小孩子聽完立即睜大了眼睛好奇的看著小蠻的肚子,一副想要摸一摸的樣子。
小蠻看出他們的想望,大方的問他們,「你們想跟小寶寶打個招呼嗎?」
見小孩子們紛紛點頭,她牽起一個孩子的手摸上了自己有些鼓起的肚子,笑道:「現在小寶寶還很小,等他長到你們這麼大了,讓他跟你們一起玩好不好?你們有沒有弟弟妹妹啊?」
小孩子們原本都對小寶寶很感興趣,聽了這話後,有一個孩子卻突然說道:「不要弟弟妹妹,他們壞!」
小蠻聽了這話,愣了一下。
那個小孩繼續說道:「要是都像平廣家的那個一樣,我才不要呢!」
小蠻感到疑惑,「平廣家那個?」
她以為是小孩子比較調皮或是什麼地方讓他們覺得不喜歡,她便笑著說道:「小寶寶可能不懂事讓你有點不喜歡,不過等他們長大一點,你們就會喜歡了。」
這時另一個知道內情的孩子說道:「才不是呢,平廣家那個小弟弟連話都不會說,怎麼煩人?都是他娘啦,他娘是後娘,以前沒生孩子的時候還裝作對平廣很好的樣子,現在一生了小寶寶後就變臉了,我們要出來玩,她都不許平廣跟我們出來。」
聽了這些孩子的童言童語,小蠻的心突然「咯噔」一下,她的孩子以後難道也會面對這樣的情況嗎?
小蠻強顏歡笑問道:「那平廣的爺爺奶奶呢?」
「他爺爺奶奶都忙著看小寶寶,而且後娘也沒打平廣,他們哪裡會去管。」說話的孩子故意做出一副老成的樣子歎道:「唉!還是親娘好。」
小蠻原本因為想到自己而有些沉重的心情,被這孩子的樣子逗得笑了起來,她摸了一下那孩子的頭,「好了,你娘肯定最疼你了。」
小孩子揚起下巴自得的道:「那當然了。」
一旁原先擔心這些孩子會沒輕沒重的虞信,也被逗得露出笑容。
這些孩子和小蠻聊了一會兒便惦記起他們的風箏。
小蠻見他們心不在焉,便站了起來說道:「好了,謝謝你們陪姊姊聊天,你們還想去放風箏嗎?去玩吧。」
「好,那,姊姊再見。」那幾個孩子歡快的和小蠻告別,有些猶豫的看了虞信一眼,最後還是跟他說了一句,「叔叔,再見。」
不等虞信跟他們點頭,他們已經蹦蹦跳跳的跑遠了。
虞信看著小蠻一直盯著那些孩子的背影,握住她的手道:「我們將來的孩子定然也跟他們一般活潑可愛。」
小蠻回過頭,對著他笑了一下,「說不定孩子跟你一樣不愛說話。」
「那也好,沉穩。」
小蠻聽了這話幾乎想翻白眼,她道:「反正他怎麼樣你都覺得好是吧。」
「當然,自己的孩子自然是怎麼樣都好,小蠻難道不這樣想嗎?」虞信笑著問小蠻。
小蠻當然也是這麼想,只能點頭,又一次在口頭上敗給他。信哥哥雖然不愛說話,但自己竟然每次都說不過他,真是神奇。
虞信倒沒有要和小蠻一爭高下的意思,他見小姑娘說不出話了,便轉了話題道:「妳還想去哪裡看看?那邊似乎還有不少人在釣魚,這個時節的魚最是肥美,我們過去看看有沒有人願意賣兩條,我們帶回去讓廚房熬了湯給妳喝。」
那片小小的竹林後面有一片不大的水塘,因為水是活水,每年到了這時便會從上游游過來不少魚,因為那魚肉質鮮美,春天時牠們又經常在滿塘的桃花瓣裡游來游去,因此那魚被人們戲稱為桃花魚,眾人來西郊除了賞花,大部分都是想過來釣一釣這桃花魚。
虞信自己坐在輪椅上,小蠻又大著肚子不方便,他們想要嘗一嘗這魚也只能向人買了。
小蠻聽虞信說這魚有多好吃,立即覺得饞蟲在嘴裡打轉,她二話不說就要跟著虞信去那片水塘邊看看。
第四十二章 藉口捐錢找上門
等到了水塘邊,小蠻發現這裡果然人不少,有兩鬢微霜的老人家,也有青衣白袍的青年人,甚至還有父親帶著七八歲的孩童。
虞信上前時,似乎有不少人認識他,都紛紛笑著和他打招呼,等他說明來意,更是一個個表示等他們釣上了魚一定送他一條。
顯然大家都剛開始釣魚,還沒釣到。
這時突然有人拎著自己的小桶子到了虞信面前道:「沒想到又遇到公子了,真是有緣,我這裡剛好釣了幾條桃花魚,便送給公子吧。」
虞信一眼就認出來這人就是那日他們在酒樓遇到的那個男人,只是他今日沒有像那日一樣直盯著小蠻看,只在和虞信說完話後跟小蠻笑著點了一下頭。
即便如此,虞信對這人仍無好感。
正當他準備拒絕,旁邊就有人介紹道:「虞公子,你還不知道吧,這位是揚州來的余公子,說起來你們這姓也是巧了。」
虞信笑容敷衍的道:「是嗎?那不知這位余公子大老遠的到我們這個偏僻的地方來所為何事?」
「在下北上做生意,途徑此地,見此處風景優美,便想多逗留幾日。」男人拱了拱手答道。
這理由是真是假虞信不想計較,他道:「這裡雖不說風景秀麗,倒也有幾分田園風光,只是余公子生意繁忙,還是不要耽於景色為好。」
就算虞信的話說得不客氣,但男人仍舊掛著笑容道:「是,多謝虞公子提醒,在下過幾日就要走了。」
男人姓余名廣坤,確實如他所說是揚州人氏,路過這邊只是暫做休息,卻沒想到偶遇小蠻。雖說人有相像,但她和自己那個早逝的姑姑實在是太像了,以至於他給自己父母去了封信,想確定一下他姑姑當年是否真的從未成親生子過。
原本打算住一晚就離開的他,決定在收到回信前暫留在這裡,畢竟祖父祖母對於姑姑早逝的事耿耿於懷,若這個女人真和姑姑有什麼關係,想必祖父祖母知道了也會高興的。
只是事情調查清楚之前,這些猜測他不能說出口,而回去後他也意識到自己那日的舉止太過失禮,所以面對虞信的敵意,他也只能吞下這苦果。
虞信見自己宛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不願再與這個人多做交談,他客氣而又疏離的說道:「既然如此,那趁著這幾日公子便在這裡好好遊玩一番,至於這魚,公子遠道而來,還是自己先嘗嘗,我和夫人便先告辭了。」
余廣坤看著虞信帶著人就要離開,忙道:「不如把這魚帶回我住的地方,讓廚房料理了,大家一起吃,我來到此處後聽聞公子的大名,正苦於無機會拜訪呢。」
虞信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不必了,夫人有孕在身,不方便在外面久留,我陪她再轉一圈便回去了,公子可以另外邀人。」
雖說虞信拒絕了余廣坤的邀約,但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兩人離開的時候馬車竟然是一前一後走的。虞信沒有理對方,對方也沒有打招呼的意思,彷彿他全然不知前面的馬車裡是什麼人,一切只是巧合。
桃花魚最後自然還是吃到了,只是這一日的好心情卻因為這件事而多了些陰霾,眼見小蠻似乎也變得不開心,虞信只得收了心裡的那點不愉快,轉而和她商量下一次出遊的事情。
「等再過幾天吧。」這一次反而是小蠻不著急了。
那個男人的眼神讓小蠻不安,並不是說對方看上了她或是對她懷有惡意,只是他那種彷彿兩人相識的眼神讓小蠻分外不安,因此原本對出外踏青滿懷期待的她此時不想出門了,至少這兩天不想出去,她有些害怕再遇上那個人。
只是她不出門,那人卻遞了帖子上門拜訪。
那人似乎是揚州一個挺有名的商戶家的人,帖子裡寫明了聽聞這裡的父母官一心為民,他路過此地也算是緣分,便想略盡棉薄之力,為這裡出錢修條路。
虞父當時正好在家,有人願意捐錢修路,自然是要把人給請進府好好談談。
本朝開國皇帝因當年受過商戶的恩惠,建國後對商人分外寬容,他們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不像前朝商人是士農工商裡地位最卑賤的,所以官商之間互相拜訪倒也不會落人口實。
虞父並不知道余廣坤早已和虞信他們見過面,他和對方交談一番後,發現對方雖然從商,卻沒有商人的那份市儈,反倒是到處鋪路修橋,心地頗為良善,他想著自己兒子和對方年紀差不多,便派人去把虞信找來,想讓兩個年輕人好好接觸接觸。
兩人在虞父面前表現得客氣有禮,但一出了門,虞信臉上的笑容就冷了下來,「余公子不是說近幾日就要走了嗎,怎麼有空上我府中拜訪?」
余廣坤對這個問題早就有所準備,他不慌不忙的答道:「臨走前想起還未拜訪過這裡的父母官,心裡頗為愧疚,故今日一有時間便過來了。」
對於這個回答,虞信是半分也不相信,他不明白只酒樓的那一次碰面,這個人怎麼就纏上他家,他皮笑肉不笑的道:「既然余公子今日已拜見過了,那在下就先在這裡祝公子一路順風。」
這話趕人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就差對著余廣坤說讓他快滾。
余廣坤卻對此毫不生氣,反而笑咪咪的對虞信道:「在下先謝過公子吉言,不過手上臨時出了點事,可能還要耽誤幾日才走,說起來,若是有機會,不知可否邀公子與夫人同遊?」
聽說對方還要逗留些日子,虞信極不高興,更何況還要同遊,和他夫人?想得美!
虞信立即拒絕道:「恐怕最近幾日都有些不方便。」
余廣坤做出一副遺憾的樣子道:「那真是可惜了,我大約也留不了多少時日,不過我覺得我和公子應該還會再見。」
虞信表面上呵呵笑著,心裡卻想著從商的果然臉皮有夠厚,這種話都能說出口,難道他對對方的不喜表現得還不夠明顯嗎?
兩個人各懷心思的又客套了一陣,余廣坤才推辭了虞父的留飯,獨自離去。
他離去後,虞父還在稱讚,說對方是個胸有丘壑又不失善念的人。
虞信只能笑笑著點頭附和,心知對方的來意絕對不是像他說的來拜訪父母官,也應該不是傻到單純來捐錢而已,他的真實目的究竟是什麼,虞信實在猜不到。
來見小蠻?他一個外客根本不可能見到府裡的女客。
來見他?這個猜測說出來,不管是誰都不會信的。
不過不管對方的目的是什麼,等過幾日他走了,一切也就結束了。
除了余廣坤看小蠻的眼神讓虞信不歡之外,倒不覺得那人有多大的威脅,因此關於余廣坤到家裡來拜訪的事,虞信並沒有跟小蠻說。
倒是小蠻因為偶遇余廣坤,而沒有再提及要去北郊玩的事。
虞信原本以為小蠻只是這兩天不想出去,可他等了好幾日也沒見小蠻再提起,就猜大概是上次的事讓她有些害怕。虞信似不經意的問她,「等過幾日帶妳去北郊玩好不好?」
小蠻臉上閃過一絲動心,但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搖了搖頭。
「怎麼了,是不想去那裡嗎?那我們再看看有沒有別的值得去看一看的地方。」虞信說道。
但小蠻還是搖頭,她停頓了一下才說道:「我現在暫時不想出去玩。」
這明顯不是真心話,因為那日出遊小姑娘開心的表情,虞信至今還歷歷在目,而這幾日悶在家裡,她倒顯得有點鬱鬱寡歡,甚至也沒有再去看過毯子那隻貓。
虞信還注意到,除了他娘派人過來,小姑娘如今一點都不想再踏進他娘的院子,彷彿那裡有什麼洪水猛獸。
雖說從一開始婆媳兩人的關係就不是很融洽,但小姑娘一直在試著修補這層關係,而觀之她現在的態度,好像是已經放棄努力了。
虞信擔心,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婆媳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然而在他旁敲側擊又問過下人後,卻發現一切都很正常。
他弄不清楚緣由,便只能儘量想辦法讓小蠻開心,既然小姑娘喜歡出門遊玩,他便帶她多多出門。
虞信知道小姑娘大概有所顧忌,便裝作隨意提起似的說道:「還記得那日我們遇到的那個要送我們魚的人嗎?聽說他已經走了,從商的人果然是行色匆匆。」
「走了?」小蠻心裡一喜,雖然和那個人才見過兩面,但他實在是太奇怪了,小蠻是真的不想再遇到那個人,但礙於這裡值得玩的地方就那麼幾處,她極怕再遇到對方,若是他已經走了,她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出去玩了。
虞信見小姑娘這個樣子,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他直接道:「那就明日吧,明日我帶妳去看看別人跑馬、蹴鞠怎麼樣?」
小蠻這次極欣喜的點頭答應了。
一答應完,她興奮的問起這次去要準備的東西,上次出門是去看景色,自然不需要帶多少東西,而且一切都有下人打理,而這次那邊有那麼多好玩的東西,小蠻覺得自己該好好準備一番,至少帶一套輕便的衣服。
虞信像看出了小蠻這點心思似的,直接說道:「那裡的東西妳都不能玩,我陪著妳到處看看就好。」
到處看別人玩?
小蠻大失所望,不過出門總比一個人待在房間裡好多了。
她現在已經能看懂一些簡單帶些圖的話本子,原本一個人窩在房間時就看這些話本子,然而一旦裡面有什麼感人的場面,她就會哭得不能自已,虞信怕她傷眼睛,連那些話本也不讓她看了。
小蠻如今待在家的生活只能用無聊至極來形容,而婆婆每日按三餐送來的補品讓她越喝越惶恐,這證明了這個孩子有多討喜,而孩子的奶奶只是把她當成一個生育孩子的工具,還是生完了就不要的那一種。
既然自己的顧忌已經不在了,再待在家裡也只會不斷的加深這些不好的想法。
她不是沒想過跟婆婆開誠佈公的商量一下,可是這種事一說出口,先不論對方會不會答應,這表示她偷聽過公婆的談話,而她又在婆婆問自己的那一天撒了謊,可想而知,原本就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婆婆在知道這件事後會是什麼態度,恐怕連表面的這層平和都維持不了了。
因此這件事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不去想,一切順其自然。只是這樣待在府裡,未免一再壓抑心情,所以一有機會小蠻還是想離開府裡,出外走走。
她想像著北郊那邊會是怎樣熱鬧的場景,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只是當虞母得知兩人又要出去,還是去每年這時候最熱鬧的北郊時,就有些不高興了,親自到了他們的屋子。
「那裡人那麼多,要是一不小心被人衝撞了怎麼辦?」虞母一臉不滿的對著他們說道。
小蠻低著頭站在虞信旁邊不敢說話。
虞信擋在她身前,和娘親解釋道:「大夫說多出去走走看看,對孕婦身體有利。」
明白自己娘對他的第一個孩子有多看重,虞信以為這理由說出來,他娘應該不會再說什麼,誰知虞母還是不贊同。
「你們想看看景色、放鬆放鬆心情沒問題,但不許去那麼熱鬧的地方,要是孩子出了什麼事,你們都別給我進這個家門!」
這話虞母是對著虞信說的,但小蠻聽在耳裡,卻覺得這話是專門說給她聽。她突然生出一種惡念—— 不要這個孩子了,看看婆婆能把自己怎樣,不就是把她送走,反正婆婆原本也是打算要將自己送走的。
只是當她撫著肚子感受裡面的動靜時,這種惡念便消失無蹤。
他可是自己唯一的血脈親人,是要陪著自己十個月才會與自己分離的人,她怎麼捨得讓他出意外。
她這麼期待這個孩子的出生,又怎麼會不處處小心,因此對於自己婆婆的話,小蠻是不太認同的,既然是想讓她有個好心情,自然是要去能讓她開心的地方。
和虞信去看看風景雖然也沒什麼不好的,但比起看風景,小蠻還是更喜歡玩,畢竟她才十五歲,還是個剛剛成年沒多久的小姑娘。
小蠻心裡反駁婆婆的話,但從頭到尾都不曾抬頭,只是做出溫馴的樣子,在旁邊一聲不吭。
虞信則是對虞母繼續說道:「那邊雖然熱鬧,但我只是帶小蠻過去看看,不會有事的。」
虞母見自己親自過來勸阻,也不能打消他們小倆口要出去的念頭,只能不情不願的說道:「那你們千萬要小心,不能傷了我的寶貝孫子。」
她說完這話,還滿眼慈愛的看了小蠻的肚子一眼,但是當視線落到小蠻臉上時,那笑意就漸漸淡了,她像例行公事般對小蠻囑咐道:「妳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子,不要仗著自己年輕,就覺得一切都不必太在意。」
小蠻對著虞母連連點頭。
虞母嫌不夠似的,意有所指道:「有些事我可以暫時忍一下,但有些事若是觸了我的底線,我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
虞信聽了自己娘這意有所指的話,忍不住皺眉低聲喊了一句,「娘!」
他有些擔心的看了小蠻一眼,怕小姑娘會胡思亂想,當他看見小姑娘一臉茫然後才放下心來,他對著自己的母親說道:「娘,小蠻現在不能受刺激,有些話還是不要說得太嚇人。」
「沒事,我知道婆婆也是為我好。」這是以前的小蠻會說出來的話,現在小蠻突然沒了這份和稀泥的心思,但是出於不想讓信哥哥為難,她最終還是把這句話說出來了。
虞信對著小蠻笑了笑,才對著自己娘說道:「娘的苦心我都懂,我們一定會多加注意的。」
話已經說到這種地步,該說的都說了,虞母自然不願在此多做停留。直到出了門,她還撫著自己的胸口對旁邊的綠桃道:「看來她家的人生來就是來剋我的,以前是,現在也是。」
綠桃不明白其中緣由,只能順著虞母的話哄道:「夫人在說什麼呢,少爺和少夫人都很孝順夫人呢。」
「孝順?孝順個什麼。」那句話說得沒錯,果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
「少爺和少夫人剛成婚沒多久就有了孩子,感情好一些也是應當的。」綠桃繼續勸說。
說起孩子,虞母的心情終於好了一點。那丫頭雖然讓人心裡堵得慌,但生孩子這一點還算讓人滿意,新婚沒多久就懷孕,她終於可以抱孫子了。
綠桃見夫人被自己哄開心了,心裡也鬆了一口氣,繼續跟著虞母往回走,只是她心裡也覺得夫人似乎對少夫人越來越苛刻了。
而虞信和小蠻這邊,不知是不是早已習慣了虞母的態度,兩人的心情倒是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原本虞信還擔心小姑娘會多想,但他發現似乎是自己想多了。
小蠻仍然熱情高漲的計畫著明天要帶的東西,而且還不死心的試圖一展身手。多虧虞信及時制止了她的想法,才不至於讓他自己今晚就擔心得睡不著覺。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掌勺小秀女》

    《掌勺小秀女》
  • 2.《百膳鮮妻》

    《百膳鮮妻》
  • 3.《藥娘掌家》

    《藥娘掌家》
  • 4.《極品妻奴》

    《極品妻奴》
  • 5.【2019藍海七月主打星】 贈【美人圖】明信片組

    【2019藍海七月主打星】 贈【美人圖】明信片組
  • 6.《御賜貴妻》全5冊

    《御賜貴妻》全5冊
  • 7.《好命饞丫頭》下

    《好命饞丫頭》下
  • 8.《好命饞丫頭》上

    《好命饞丫頭》上
  • 9.《鴻運小娘子》卷三(完)

    《鴻運小娘子》卷三(完)
  • 10.《鴻運小娘子》卷二

    《鴻運小娘子》卷二

本館暢銷榜

  • 1.【2019藍海七月主打星】 贈【美人圖】明信片組

    【2019藍海七月主打星】 贈【美人圖】明信片組
  • 2.《農家糖姑娘》

    《農家糖姑娘》
  • 3.《醫門小懶蟲》

    《醫門小懶蟲》
  • 4.《嫡女貴妾》

    《嫡女貴妾》
  • 5.《帶福小嬌妻》

    《帶福小嬌妻》
  • 6.《鴻運小娘子》卷三(完)

    《鴻運小娘子》卷三(完)
  • 7.《鴻運小娘子》卷二

    《鴻運小娘子》卷二
  • 8.《鴻運小娘子》卷一

    《鴻運小娘子》卷一
  • 9.《藥娘掌家》

    《藥娘掌家》
  • 10.《極品妻奴》

    《極品妻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