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甜寵
分享
藍海E68202

《有妻吉祥》卷二

  • 作者糖糖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9/05/17
  • 瀏覽人次:387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他原本認為自己配不上可愛純真的小蠻,
可她又是按摩又是夜夜暖和他的腳,盡心照顧,讓他漸漸對她上了心,
也讓原本不喜她的母親態度丕變,大張旗鼓的到她家下聘,
還熱心到塞春宮圖給她,好讓他倆早日生米煮成熟飯,早生貴子,
雖然兩人為了「房事」鬧了些誤會,但幸運的小蠻終於有了!
母親和小蠻難得地婆媳相處融洽,可惜平靜和樂的日子沒過多久,
一件小小的肚兜牽扯出一段恩怨,
小蠻竟然不是她爹娘的孩子……
糖糖,九零後,愛辣,愛美食,安靜喜宅,
非典型處女座,偶爾完美主義,
大部分的時間是個佛系作者,性格溫和,愛閒聊,
喜歡把自己腦中的一些幻想訴諸於文字當中。
相信生活多美好,所以希望自己筆下的一個個故事都是輕鬆美好的,
熱愛寫小甜文,希望能把這份甜蜜美好帶給讀者。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十九章 第一次難免緊張
虞母聽虞信說了這個變化後,果然極為高興,連帶著那日覺得自己被欺騙了的惱怒也瞬間拋到了腦後。她甚至破天荒的拉起小蠻的手說道:「沒想到妳還有這門手藝,早就聽樓大娘說妳照顧妳爹有些經驗,如今看來果然不假。」
小蠻受寵若驚的看著兩人交握的手,一點也不敢居功,還不好意思的道:「沒什麼,只是村裡剛好有個嬤嬤懂些這方面的事,我便求她教我。」
虞母臉色是前所未有的和藹,「就知道妳是個好的。對了,聘禮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等挑個好日子便讓人送到妳家。」
虞母既然答應了虞父要把禮數做全,這些日子便一直在準備,只是心裡對這個媳婦不是很滿意,所以即使東西已經準備好了,也不急著遣人送去小蠻家。
現在知道小蠻竟然讓自己兒子的腿有起色,頓時覺得這個媳婦除了身分低、不識文墨外,似乎沒什麼可挑剔的了。
虞母決定回頭把那聘禮再加個四臺湊足十六臺讓人送過去。
提到聘禮的事,小蠻不好說什麼,只能低著頭,一副羞澀的樣子。
虞母現在高興,一點也不在意小蠻的表現。她又去仔細打量兒子的腿,雖然看不出什麼變化,但既然兒子說有好轉,她便打心裡感到高興。
虞母忍不住又多說了幾句,「既然妳那什麼按摩手法對信兒有用,每天多給他按幾次,若是覺得累了也可以教別人,讓別人來按。」
話雖然這麼說,但虞母還是覺得小蠻手法熟練,力道、準頭什麼的肯定是比別人更好,因此她說這話不過是客氣,私心裡還是希望由小蠻親自動手。
小蠻正好也有這想法,這種貼身接近公子的事自然還是自己來的好,一想到別人要在公子腿上動手動腳她就覺得不舒服,要是這人還是個丫鬟的話,她就更不高興了。
「這事還是我親自來吧,那嬤嬤說了,按摩力道要大效果才好。」小蠻說著有些不好意思的絞了絞衣襬道:「娘,您也知道,我、我力氣,比較大。」
虞母想起自己媳婦輕輕鬆鬆把兒子連輪椅一起抱起來的畫面,那事恐怕就是稍微瘦弱一些的男人也做不到,她趕緊應道:「既然如此,那還是要妳多辛苦些。」
小蠻趕緊把對虞信說過的話又對虞母說了一遍,「不辛苦、不辛苦,能幫到公子,我很高興呢。」
「真是個好丫頭。」虞母心裡高興,連帶著看小蠻也覺得順眼了,甚至還調侃的道:「怎麼現在還叫公子呢?既然妳對我們都改口了,怎麼對自己的丈夫反而還沒改口呢!」
改口?改口該叫什麼?相公嗎?還是夫君?
小蠻紅著臉偷偷睨了虞信一眼,見他沒有反對的樣子,才低聲喊了一句,「相公。」
「妳對著我這個老婆子叫什麼,妳相公可不是我。」虞母笑道。
小蠻只能轉過頭,對著虞信重新喊了一句,「相公。」
虞信就知道這事說出來他娘會高興,也能讓小蠻討得婆婆的喜歡,只是沒想到他娘竟會高興得不再端著姿態,甚至調笑起他們來。為了讓他娘知道他對小蠻的態度,他含笑應了,還抬手輕輕摸了一下小蠻的頭。
要說誰在虞母心裡占第一位,必然是自己的兒子,這是連虞父也不能撼動的地位。至於媳婦,討個合她心意的固然好,討不到,也不影響她對兒子的愛。
現在有人能讓她兒子的腿好起來,別說捨棄婆婆的威嚴規矩了,就是讓她三跪九叩她也是願意的,因此不怪她一時之間轉變這麼大,實在是自從自己兒子腿壞了之後,這幾乎成了她一個治不好的心病,現在心病有了藥醫,虞母覺得要她做再多也不為過。
以前看著兒子維護兒媳時,她有種兒子娶了媳婦忘了娘的心痛感,因此看小蠻越發不順眼,可現在看他們相處的情況,卻覺得這是小夫妻恩愛,恐怕她很快就能抱孫子了,她高興都來不及。
因此等虞信離開後,她立即翻出一本黃曆,仔細尋著最近的好日子,想著要儘早把聘禮派人送過去,甚至還翻起了明年開春的日子,想看看年後有沒有什麼好日子適合成親。
虞母翻了一會兒黃曆,驀地覺得自己翻黃曆得來的日子不保險,想著去廟裡找個高僧求個好日子才好,兒子的婚事定要方方面面都大吉大利,今後的人生才會順,盼望沾著這份吉利氣,他的腿也能好起來……對了,還要給寺裡多添些香油錢,讓菩薩保佑兒子的腿真能就此痊癒。
虞母一個人想著想著,就想立刻套馬車前去寺裡還願,幸好被綠桃攔下了,決定明日一早再去,今晚正好跟丈夫分享這個好消息,好讓丈夫也高興高興。


虞母高興起來辦事速度是很快的。
她第二天就帶著人去了附近山上一個香火旺盛的寺廟,捐了不少香油錢後,便高高興興的依著大師卜算來的好日子忙活起來。

不久,便有人見到縣令府的人抬出一臺臺繫著大紅綢緞的箱子,吹吹打打的出了城,不知抬向何處。
有湊熱鬧的跟著這一隊人出了城,這才知道原來這些東西是抬向縣城外那個人口不算多的樓家村。
小蠻爹娘事先得了消息,早早備好了瓜果,開著大門等著。等他們真的看見人後,饒是早已知道小蠻是嫁給縣令之子的樓二嬸子也忍不住吃了一驚。
那一臺接著一臺的聘禮是村裡人從來沒有見過的,十六臺聘禮不僅滿滿當當的堆滿了小蠻家的院子,甚至連屋裡都放了不少。
先前還惡意揣測小蠻是被賣去大戶人家做玩物的人,見到這場面,早說不出話來,畢竟小蠻嫁的那人他們不久前也見過,可不是形容枯槁的老頭子或是腦滿腸肥的癩子,此時大家除了驚歎就是羨慕了。
有些知道這樁婚事是怎麼回事的人,不禁埋怨起當初樓二嬸子怎麼沒讓這等好事落到自己女兒頭上。
樓二嬸子耳朵尖尖,聽到有人埋怨,也不多說什麼,只翻了個白眼道:「也不看看小蠻是個什麼模樣。」
對方聽見這話,想想小蠻那丫頭怎麼曬都是雪白雪白的臉蛋,再想想自家閨女那暗沉的臉蛋,頓時說不出酸話來。
男方送聘禮,原本為了以示體面,最好是新郎官親自帶人抬過來,只是虞母擔心自己兒子的身體,又自覺十六臺的嫁妝已經給夠了體面,便只派家裡的管事出面。
其實就算不是如此,小蠻爹娘也不敢有絲毫不滿,畢竟兩家的身分差別明擺在那,對方派個管事過來已經算是極大的重視了。
倒是虞信擔心小蠻因此而不高興,此時正在府裡跟她解釋道:「這件事是我的不是,只是我娘態度堅決,我也不好違背我娘的意思。」
虞信不想讓小蠻受委屈,但在這種事上,卻覺得是可以妥協一下的,畢竟若是一味的和他娘作對,就怕他娘好不容易對小蠻升起的好感會因此而逐漸消磨掉。
小蠻雖然不能體會虞信的用心良苦,但是也不會在這些事上和他計較,畢竟在她眼裡,公子的身體才是第一重要,當初她娘也跟她說過,因為公子身體不好,有些事不必勉強。
她不知道她娘指的有些事是指哪些,卻也知道爹娘希望自己和公子能好好過日子,不要為了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起什麼爭執。
所以聽見虞信這話,小蠻無所謂的笑了笑道:「沒事,一切應該以公子的身體為重。」
她知道公子人好,怕他因為這件事心懷愧疚,便繼續說道:「娘準備的那些東西,可是我見過的十里八鄉頭一份呢,我爹娘一定覺得很風光,而阿壽那小傢伙,看見這麼多東西也一定高興壞了。」
虞信見小蠻真的沒有一絲介意的樣子便不再提這件事,只等著管事回來稟告情況。
雖然說不再提了,但這畢竟也算是兩人的大日子,因此他們此時都有些心不在焉的,虞信手裡的書久久才翻過一頁,小蠻手裡的針腳也越做越粗,最後兩人都時不時的悄悄看對方一眼。
在兩人的視線第三次對上的時候,小蠻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公子是不是也擔心啊?沒想到公子竟然也會有對自己不放心的時候。」
經過這些時日的相處,小蠻發現虞信實在是個脾氣再好不過的人,因此現在膽大到敢調笑他了。
虞信臉上有一種心事被戳破的不自在,但還是強作沒事的樣子,一臉嚴肅道:「我只是在想書中聖人所說的話,所謂……」
他一開始掉書袋,小蠻便覺得頭昏眼花。
這些日子虞信閒暇的時候會教她讀書識字,但只僅限於一些最基礎的東西,一旦他開始說什麼之乎者也,小蠻便覺得有星星在她頭上打轉,想起自己曾經還大言不慚的說過要公子教她讀書識字、她會努力學著陪公子吟詩作對的話,頓時覺得自己的臉都沒地方擱了,現在恐怕阿壽會的都比她多了。
虞信在回來後的第二日便把阿壽入學的事都辦妥了,現在阿壽正在縣裡一個很有聲望的先生名下讀書。
阿壽來府裡見過她一回,小蠻看著他似乎還挺喜歡讀書的樣子,暗自高興,也不是指望著他考什麼功名,但讀過書的比沒讀過書的前程好是一定的,就算做個帳房先生也比一輩子困在莊稼地裡好多了,因此不管縣令夫人待她態度如何,他們家都是對自己家有恩的。
小蠻被虞信說得暈暈乎乎的,也不管他是不是口是心非了,求饒道:「是是,那些聖人說的都對,只是我這個鄉里來的丫頭不懂這些,公子就自己琢磨吧,不用說給我聽了。」
就知道小姑娘怕這個,虞信轉移了小姑娘的注意力後也不掉書袋了,而是認真地問道:「妳可有什麼想學的?若是我會便教妳,不會也可請人來教。」
虞信知道她活潑,不像自己就算一整天都待在屋子裡看書也不會覺得悶,他怕小蠻這麼陪他待著會煩悶,也看出來小蠻不是很喜歡讀書,便想讓她隨著自己的興趣學點什麼。
「不用、不用,我現在挺好的,什麼都不用學了。」小蠻趕緊拒絕。
不同於虞信覺得她會悶,小蠻覺得自己現在可忙了,每天早上要琢磨中午吃什麼,中午又要琢磨晚上吃什麼,晚上躺在床上還得琢磨第二天早上吃什麼,她覺得公子說的那什麼聖人的「吾日三省吾身」大概也就是這樣了。
況且她白天還要認字練字一個時辰,給公子按摩泡腿什麼的也差不多耗費一個時辰,還要想給公子、公婆做雙鞋或做件衣服,小蠻覺得自己已經這麼忙了,再讓她學點什麼,簡直是要了她這條小命。
「妳沒有什麼想學的嗎?」虞信見小蠻不像是因為不好意思才推辭,不確定的又問了她一遍。
小蠻怕虞信會嫌棄自己不思進取,便試探性的反問:「公子想讓我學什麼?」
虞信搖頭,「並非我想讓妳學什麼,只是看妳每天做針線,怕妳會覺得無所事事。」
我的親相公欸,我都忙開花了,您難道沒看見嗎?小蠻一瞬間想對虞信說出這句話,不過最後還是換了一種更委婉的說法道:「嗯,我不覺得無事可做,每日陪陪公子,再想想每日的吃食,我便覺得心裡裝得滿滿的。」
虞信從來沒有操心過下一頓要吃什麼,每日都是廚房做了各式的菜肴端過來,他喜歡便多吃兩口,不喜歡便少吃兩口,從不覺得張羅飯食有什麼可愁的,小蠻的這句話他便自動解讀為她因為心裡有他,所以和他待在一起就覺得滿足了。
覺得小丫頭在跟他訴衷情,虞信故作正經的咳了咳,「我們已經是夫妻了,有些事心裡知道就好,不必說出來。」
小蠻一臉茫然的看著虞信,不知道他在說什麼,自己剛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沒有啊,她確實每日忙著公子和飯菜的事就覺得一整天的時間都排得滿滿的。
不過即使不知道公子在說什麼,她還是愣愣的點點頭道:「哦。」
虞信卻把小蠻的發愣理解為她傷心了,猶豫了下,又補充道:「若是只有妳我二人的時候,妳想說也是可以的。」
這樣總該可以了吧,虞信覺得自己對妻子很寬容的,這種私房話說給他聽就可以了,至於其他人,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為好。
虞信雖然願意在小蠻爹娘以及自己爹娘面前表現出和小妻子的親暱,但那是有點刻意為之,為的是讓長輩們看到他們兩人感情深厚,好讓長輩放心,至於小姑娘這種情不自禁的話,嗯,他聽著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小蠻聽了虞信的話覺得更懵了,但見他也沒有要解釋的樣子,便只能呆呆點頭道:「哦。」
虞信自覺已經瞭解了小姑娘的想法,便主動離小蠻更近些,而後看了看她手中尚未完成的東西,認出來了這大概又是為自己做的,便假模假樣的咳了咳道:「妳繼續吧,我就在這裡,等人回來了會告訴我們的。」
虞信剛好擋了她的光,小蠻有些糾結的看著手裡的東西,最後決定,算了,就這樣吧,公子是第一次上別人家提親,緊張些也是應該的。
小蠻這麼想的時候,完全忘了她也是第一次被別人提親。
第二十章 怎麼生孩子?
聘禮都已經下了,就意味著這樁婚事已告知天下,再無更改,就等著來年小蠻及笄後辦婚禮了。
眾人心知肚明,因此無論是虞府的下人還是樓家村的同鄉,此時都默認了小蠻是縣令府的少夫人,對於她現在就已經住在縣令府都睜隻眼閉隻眼,畢竟如果換作自己,不要說是提前住進縣令府了,就是想生個兒子再嫁也是願意的。
沒了名不正言不順的困擾,小蠻在虞府的日子越發好過起來,目前唯一的煩惱是虞母總是明示暗示的跟她提想抱個孫子的事,還表示明年她生辰一過就替他們辦婚禮,所以就算是現在有了,到那時半點都看不出來,完全沒有影響。
雖然娘跟她說過及笄後再圓房比較好,但也跟她委婉地表示過,若是丈夫想要,不要逆著他,畢竟男人嘛,沒有不想這個的,妳若是不順他的心,改天他憋不住找個順他心的,可就沒處去哭了。但現在的問題是,她丈夫沒有表現出什麼,可她婆婆卻十分著急的樣子,這樣又該怎麼辦呢?
小蠻很糾結,她對這些事不是很懂,圓房不圓房的對她沒什麼差別,況且娘還跟她說過只要忍過第一次,以後都會舒服的,既然是舒服的事,她就更不會排斥了。問題是,公子是怎麼想的呢?娘說這種事男人會比較想,難道現在要她主動?
在婆婆不知道第幾次提起哪家又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她瞧著很是羨慕的時候,小蠻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道:「我也很喜歡孩子,希望有機會也去看看。」
虞母一副落寞的語氣回道:「別人生的哪有自己生的可愛,你們若是能給我生個孫子抱抱,那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這種話都說出口了,小蠻只能趕緊道:「這個……這個……要看緣分。」
看什麼緣分,你們倆同床共枕這麼久,結果晚上連一次水都沒叫過,這樣就算送子娘娘站在家門口,這緣分也進不到家裡來啊!虞母頓時不高興了,「我知道你們年輕不在意這個,但我和他爹年紀也不小了,就盼著有生之年能看一眼自己的孫子。」
這話怎麼接?生吧,她一個人也生不出來,不生吧,大概就是不孝了。
虞母見自己兒媳婦是個聽話的,最近才會頻頻找小蠻說話,美其名曰教她一些掌家之道,實際上三句話不離抱孫子。
而虞信雖然對他娘最近反常的找小蠻有些懷疑,但在反覆問過小蠻,知道他娘確實沒有為難她後,便隨她們去了,畢竟他是男人,總不能時時刻刻跟在兩個女人身後。
此時小蠻一臉的為難,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虞母一臉傷心歎道:「唉!這人老了,說話也不管用了。」
虞母這種在京城裡能和各府夫人打成一片的人,裝起傷心的樣子簡直比真的還真,更何況一想到兒子都二十四了,她孫子還沒有影,心裡的難受有了三分真。
小蠻一見虞母這樣子,愧疚的道:「娘,您別這麼說,您和爹還年輕呢。」
虞母不說話,只長長的歎了一口氣,一副被傷透了心的樣子。
雖然從家裡回來後婆婆給了自己幾天冷臉,可除去那個時候,婆婆還是對自己很好的,爹爹看病的錢、弟弟上學的事都是婆婆幫忙的。想到這,小蠻頓時不忍心了,覺得自己有必要滿足婆婆的心願,於是一咬牙道:「娘,您別傷心,我會努力懷上孩子的。」
「真的?」虞母立刻不傷心了,反而有幾分猶豫的問道:「可是信兒那裡……」
兒子自己是管不了了,以前和他說成親的事,他就一副左耳進右耳出的樣子,現在和他說生孩子的事,他也是一副再等等的說辭,不然她也不會找上媳婦,現在好了,不是自己這個老婆子要孫子,而是他的媳婦要孩子,這下看兒子還怎麼拒絕。
虞母握住小蠻的手,輕輕拍著道:「我就知道妳是個好的,不然也不會當初一眼就相中了妳。」
「沒有、沒有,都是娘教導得好。」小蠻保證道:「相公那裡我會跟他說的,我知道娘也是為了我們好。」
虞母笑咪咪的點頭,「你們知道就好,唉,我也不指望別的,就希望能早些抱到孫子。」
小蠻只能連連點頭,紅著臉表示自己會努力的。
經過這麼些時日的明示暗示,虞母終於達到目的,以後不會再頻繁的找小蠻聊天了。本來兩人差著年紀,脾性又不同,根本沒什麼好說的,於是,虞母又勉勵的小蠻幾句,並強調她想抱孫子的迫切心情後,就大手一揮,放小蠻回去了。
臨走前,她偷偷的往小蠻懷裡塞了一小本薄薄的書,是她怕小蠻年紀小,而兒子又從未有過女人,因兩人都沒經驗,偷偷找來的。給兒子媳婦塞這種畫冊的婆婆,可是找不到了,虞母覺得自己為了抱孫子也真操碎了心了。
小蠻面對虞母時答應得信誓旦旦,可一出了虞母的院子門,被外面的冷風一吹,整個人就垮了下來。
生孩子,生孩子,到底要怎麼生她根本不知道,只知道兩人躺一張床上,脫光了之後再做些她娘跟她說得很含糊的事,然後就會有孩子了,但這個需要公子的配合。
可是這些日子兩人躺上床後衣服都穿得齊齊整整的,除了早上醒來後自己勾著他的腿睡在他身上,兩人也沒發生過別的事,這樣要怎麼生孩子?
對了,婆婆剛才給自己的那本冊子應該有教吧,不然婆婆也不會送給自己,不過自己識的字不多,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嗯,公子應該能看懂,要是自己實在不認識就找公子看看,畢竟這事兩個人都有份。
小蠻邊走邊想,直到回了虞信的書房,她還是一臉頭疼的表情。
唉,自己怎麼就答應了呢?婆婆和她說這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自己怎麼就衝動的答應了呢?可是婆婆對她有恩,怎麼能讓婆婆失望呢!她既然答應了就該好好做,只是又該怎麼做呢?小蠻覺得她的腦子不夠用了。
虞信見小姑娘被他娘尋過去說話後回來就是這副表情,以為她在他娘那兒受了刁難,便皺了皺眉,擔心的問道:「是不是我娘說了什麼,讓妳為難?」
不能怪虞信不相信自己母親,實在是他知道按他娘的性子,就算是再喜歡一個人也不會每天都要找她私下說話,而且幾天前他娘還看這個媳婦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就算因為他腿的原因,這些日子給了小蠻好臉色看,可兩人的關係也不至於突飛猛進到如此地步。
小蠻搖搖頭又點點頭,卻不知如何開口,這事確實有些為難,但也不是婆婆的錯,婆婆並沒有刻意為難自己,最後她咬了咬唇道:「沒事,娘就是找我說了些你的事。」
她明顯有事的樣子,虞信殘的是腿又不是眼睛,他不可能對此視若無睹,於是他放緩了語氣說道:「妳不用擔心,我娘心不壞,妳有什麼為難的跟我說,我會跟我娘說,想必她不會介意的。」
小蠻想了想,還是搖頭對著虞信笑了笑道:「真的沒事,你不用擔心。」
娘想抱孫子,所以想讓我們同房,然後我答應了你怎麼看?小蠻覺得自己要是說出了這些話,得當場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既然說不出口,那就……直接做吧。
小蠻決定等晚上先看看婆婆給的那本書,要是看懂了就可以直接生孩子了,若沒看懂的話,就讓公子教自己,這樣公子便能明白婆婆到底找她說什麼事了。
總之,一切都等晚上看過那本書之後再做決定,因此無論虞信怎麼問,她都回說沒事,表情也比之前誠懇了許多。
既然小蠻不說,虞信也不會硬逼著她說,他心想等小蠻真的為難,自然會找他幫忙,他便做好了隨時替小蠻去找自己母親說情的準備。
只是虞信怎麼也想不到,晚上等著他的不是小姑娘的求情,而是另一番場面。


今晚虞信是要洗澡的,於是小蠻沒有給他泡腳,而是趁著這段時間偷偷的把婆婆給她的那本書拿出來。
書倒不至於看不懂,因為只有畫沒有字,她剛打開的時候還暗暗感激婆婆體諒自己,可是才翻了兩頁就跟燙手似的把書直接丟到了床上。
這……這……分明就是那啥圖啊!剛開始的那兩頁還算正常,一男一女面對面坐著,後來就變成了衣衫半解,然後就……
小蠻一想到那個畫面就臉頰發燙,腦海中想起自己娘那模模糊糊的說辭,眼睛又忍不住朝書的方向看過去。婆婆給的這書似乎比娘講的要詳細多了,既然自己答應了婆婆要生孩子,就應該看一看吧。
小蠻忍著臉頰發燙,又爬到床裡側把書撿了回來。
虞母當初選這書的時候,是抱著教自己兒子媳婦知曉人事的心態的,因此她翻了前面,見上面連如何脫衣都是一張圖一張圖的來之後,覺得這本書甚合她的目的,沒有再往後面翻看便直接拿給小蠻。可小蠻是抱持著學習的心態,因此即使害羞,也是一頁一頁看得極為認真。
一開始是脫衣,然後要親嘴,手還要放到對方身上,小蠻一面看得滿臉通紅,一面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只是這圖冊越到後面尺度越大,她看到最後已經臉不紅了,而是感歎於這些姿勢的高難度,她覺得就是街上的雜耍藝人恐怕也學不來,那女的對折到頭上的腿,還有男的那幾乎快有女的胳膊粗的那東西,小蠻此時不覺得這是春宮圖,反而懷疑這是妖精志怪圖了。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張開,一臉的難以相信,直到把最後一頁都看完了,她腦中還閃現著畫冊中男人身上宛如大棍子的東西,以及女人宛如泥人般可任意彎曲的身段。
小蠻想像著把那雙方換成自己和公子,臉上立即露出驚恐的表情,那樣自己的腰會折了吧?腿大概也會斷成幾截,而且男人的那裡真的有那麼粗、那麼大?那得多嚇人吶!
小蠻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又翻到開頭那幾頁正常的,壓壓驚,那圖是男女一上一下,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困難,想著還是這樣的自己比較能接受。
小蠻已經被後面那些圖嚇得現在看這幾幅圖完全不害羞了,她只希望自己和公子圓房的時候像這幾幅圖就可以了,千萬不要像後面的那麼嚇人,她真的辦不到。
小蠻心驚膽戰的又瞧了那畫冊幾眼,聽見屏風後面的水聲似乎快要停了,她趕緊把畫冊壓到枕頭底下,想了想又覺得不妥,趕緊拿出來掀開身下墊著的被子,把畫冊壓到底下。
藏好書後,小蠻看著屏風後面的人影似乎已經在穿衣服,她回憶著畫冊上的內容,後面那些可怖的畫面都是女的穿著衣服,然後男的把衣服撕了,而前面那些自己還能接受的都是女的把衣服脫了,然後兩人滾到了一起……
小蠻突然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為了不讓自己斷腿斷腰,她連忙把自己脫得光溜溜的鑽進被窩,摸了摸身上僅剩的肚兜和褻褲,想了想把它們脫下來藏到那堆衣服的下面,再用被子蒙住頭,不敢讓虞信看見自己此刻已經熱得可以煮雞蛋的臉。
虞信穿好衣服從屏風後走出來,見小姑娘已經躲在被窩裡睡覺,並沒有多想,只以為她今天累了想早些睡。
他怕自己上床會把冷氣帶給小蠻,只掀起小小的一角,然後挪動已經有些撐不住的腿躺了進去。
因為被子根本沒有完全掀開,虞信沒發現被窩裡的小姑娘是一絲不掛的,他躺在被窩裡等了一會兒,見小姑娘還是背對著他,沒有像往常一樣非要擠過來抱著他給他暖身子,他以為小蠻睡著了,便壓低聲音問了一句,「妳睡了嗎?」
「沒有。」小蠻悶悶的聲音傳進虞信耳朵裡。
那妳今天怎麼不抱著我了?這話虞信問不出口,可心裡卻是萬分想問的。他忍了忍,見小姑娘沒有再開口,也沒有靠近他的意思,便折中問道:「今天怎麼跟往常不一樣?」
小蠻沒回答,反而低聲道:「相公,你要不要抱抱我?」
她的聲音太低,人又是悶在被子裡,虞信一時沒聽清楚她說什麼,只隱約聽到她叫自己相公。雖然那天被自己母親要求改稱呼後她叫了自己相公,但平時她還是叫自己公子,現在突然又叫自己相公了,虞信覺得今天的她似乎有些不尋常。
「是不是白天我娘說了什麼?妳不用管,萬事有我。」虞信道。
小蠻搖搖頭,之後想到她在被窩裡搖頭公子看不見,才開口道:「沒有。」
她說完忍著羞意重複了一遍,「相公,你要不要抱抱我?」
虞信這次終於聽清楚了,他以為小姑娘是在他娘那裡受了委屈,但又怕說出來影響他們母子的感情,所以忍了下來。他感到一陣心疼,面對她的要求,不忍拒絕,長臂一伸便想把小姑娘摟進懷裡。
可這一摟,他發現了不對勁,這手感怎麼好像沒有隔著衣服,而是直接貼著肉?
虞信心頭困惑,手下意識的摸了摸。
小蠻怕癢,被虞信這麼輕輕的摸著,忍不住笑了起來,而後聲音軟綿綿的抱怨,「相公,癢,不要摸了。」
虞信終於確定手下確實是光滑的皮膚,而不是隔著一層布料。
他受驚似的一下子把自己的手從對方身上抽了回來,有些口齒不清的道:「妳……妳……」
虞信想掀開被子看看對方到底穿了多少衣服,可又怕掀開後看到什麼不該看的,結果整個人僵在原地,就跟身子壞了一樣不能動彈。
小蠻忍著羞意做到了這一步,自然不願意半途而廢,而且她是躲在被窩裡,被窩裡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見,給了她不少勇氣,於是她悄悄握住虞信放在身側的手,學著畫冊裡的樣子把它放到自己的胸口。
小蠻雖然還差幾個月才及笄,可這裡的發育一點都不比別人晚,胸前鼓起高高的兩團,又綿又軟,虞信幾乎是手一放上去就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他想把手抽回來,可手被小姑娘這樣輕輕握著,他便覺得手上有萬鈞力量壓著似的,竟是半分都動不了。
虞信已經二十四歲,他從少年時期第一次偷偷髒了褲子到現在,雖然沒碰過女人,對這方面也不是很熱衷,但自問還是個正常的男人,並非柳下惠,妻子脫得一絲不掛的躲在被窩裡,還引著自己用手握住她最柔軟的地方,虞信覺得自己的嗓子有些發緊,啞著聲音問道:「妳這是做什麼?」
小蠻其實在把虞信的手放到自己胸前的時候勇氣就差不多用完了,此時聽見虞信問,她也說不出別的理由,只能如實道:「這樣可以生孩子。」
「轟」的一聲,像有什麼在虞信的腦中炸開,他自然比小蠻明白生孩子是怎麼一回事,自己明媒就差正娶的妻子此時在床上脫光了,用軟綿綿的語氣說要跟自己生孩子,虞信覺得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考驗,可是對方還太小,而且這件事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自己母親授意的。
這個傻姑娘!
虞信僵著手不敢動,眼睛微閉道:「妳還小,這事不急。」
小蠻也知道其實不用這麼著急,但自己都答應婆婆了,而且勇氣這東西鼓起一次容易,第二次就難了,她乾脆不說話,只把虞信的手又往自己胸前貼了帖,以此展示自己的決心。
即使身體已經開始有了反應,只是有些事不能做就是不能做,虞信咬咬牙把自己的手從小蠻手中抽了出來,才道:「現在不用想那麼多,不早了,睡吧。」
自己都這麼主動了,可對方還是沒有要和她生孩子的意思,小蠻覺得自己答應婆婆的事無法完成了,只是她也鼓不起勇氣再做什麼,虧自己剛才還害怕會不會疼、會不會斷胳膊斷腿的,原來實際情況是什麼都不會發生,她不禁感到有些沮喪。
娘還怕公子會忍不住,現在看來忍不住的倒像是她。
小蠻又羞又不甘心的背過身去,明明畫冊裡不是這樣的,難道是因為自己沒有畫冊裡的女人漂亮嗎?
第二十一章 喜不喜歡我
小蠻背過身的動作,虞信感覺到了,他想說些什麼,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而且想到小姑娘現在可能是沒穿衣服,他連動都不敢動,就怕一不小心碰到什麼地方。
在沉默了一陣後,虞信還是忍不住開口道:「那個,小蠻,妳要不要先把衣服穿上?這樣容易著涼。」
「不穿,反正你也不會看。」小蠻原本害羞,可是這麼長時間對方都不理她,她越想越生氣,明明是夫妻,娘和婆婆都說這是正常的,可自己都那麼主動了,相公為什麼像碰到了什麼髒東西似的避著她,他是不是不喜歡自己了?
對了,他一開始就不想娶自己,既然這樣,他又何必把自己接回來?小蠻越想越極端,越想越傷心。
虞信聽著小姑娘的聲音像是哭了的樣子,束手無策,只能支支吾吾的安慰道:「妳……妳還小。」
小蠻原本也覺得自己還小,可是一直被人以這個為理由拒絕,真的開心不起來,她賭氣似的道:「我們村的翠萍還比我小兩個月,她的孩子都會走路了。」
虞信不知道該怎麼接這個話,停頓了許久,也只是乾巴巴的道:「那樣不好。」
小蠻沒回應。
虞信沉默了一會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然而他又怕小姑娘就這樣光著身子睡一晚,只能問:「是不是我母親讓妳這麼做的?」
虞信這話題轉得有些生硬,也因為尷尬,語氣聽起來像是在質問她。
小蠻簡直要傷心死了,她從被窩裡鑽出一個頭來,用大大的眼睛盯著虞信道:「沒誰讓我這麼做,反正你就是不喜歡我。」
虞信雖然不敢看小蠻被窩裡的情況,但視線一直落在小蠻這邊,當她從被窩裡鑽出來的時候,露出的縫隙讓小姑娘精緻的鎖骨、隆起的雪白突如其來的映入虞信的眼簾,他頓時紅了臉,面對對方的質問也只是呆呆的應了一聲,「嗯?」
他根本就沒有聽到小蠻說什麼,這聲「嗯」也只是下意識的疑問。
但小蠻不這麼想,她問公子是不是不喜歡她,公子說「嗯」,那就是承認了,原本還只是覺得委屈,現在真的是忍不住落淚。
虞信看著小姑娘不說話直掉淚,一時間就想伸手把她摟進懷裡好好安慰一番,但一想到小姑娘被子裡的情況,他的手還沒伸出去就收了回來。
回想著她剛剛到底說了什麼,他道:「我怎麼會不喜歡妳呢,我要是不喜歡妳,為什麼要娶妳呢?」怕她不信,他伸出手把小蠻的頭輕輕壓到自己胸前。
「可是……可是……你剛才……」小蠻覺得自己都這樣了,結果公子還是不為所動,真是太丟人了。
虞信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確實很打對方的臉,他也不是毫無感覺,可是只要一想到對方還未及笄,他有多大的慾望都只能壓下去。
放開小蠻的頭,他低下頭對著她的臉頰親了一下,「我不是不想,而是希望這種事留到我們的洞房花燭夜。」他直視著對方認真問道:「好嗎?」
虞信說完話一直看著小蠻,等待對方的回答,但小蠻只是把頭重新埋回他的胸前,沒有說話。
虞信以為小姑娘不相信他的話,把心一橫,握著她的手放到自己已經甦醒的那處。
一直被壓抑著的那處被一隻不屬於主人的手一碰,立即比剛才更精神了些。
已經知道那是什麼的小蠻立刻掙開了虞信的手,而後頭往下移了移,聲音幾不可聞的抱怨,「你幹什麼呀!」
虞信苦笑,「妳現在相信我說的話了吧,我若是不喜歡妳,怎麼會娶妳呢?」
小蠻的臉更燙了,她埋在虞信胸前幾乎羞得抬不起頭來,聲音比剛才更低道:「我知道了啦。」
終於安撫住小姑娘,虞信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剛才那行為簡直把他二十四年的老臉都豁出去了,他趁機道:「那個,衣服,會著涼的。」
一想到自己現在光溜溜的貼著虞信,小蠻剛才因為傷心而飛走的羞恥心咻的一下全部回歸了。
可是衣服都被自己堆在床腳,要是自己去拿,就等於得不穿衣服從被子裡爬出來,而公子就在旁邊看著……
她的勇氣已經在剛才耗盡了,讓她這樣光溜溜的展示在公子面前,她真的辦不到呀!
「衣服……衣服在床腳,我、我搆不著。」小蠻用一種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
虞信沒有聽清楚,便問道:「什麼?」
「我搆不著衣服!」小蠻自暴自棄的嚷道。
「哦。」虞信終於注意到了床腳那一堆花花綠綠的衣服,但一眼望過去並沒看見白色的褻衣,又問:「妳褻衣褻褲穿在身上嗎?」
若是身上還穿了衣服,那剛才真是自己想多了。
然而小姑娘的話證實他猜錯了,只聽見她不好意思的道:「在最底下。」
「……妳等一下,我幫妳拿過來。」虞信用手撐著自己的上半身坐起來,然後彎腰去搆床腳的衣服,同時還不忘對小蠻說道:「妳把被子捂緊一些。」
小蠻立即伸出一隻胳膊把被虞信帶起的被子壓下去。
虞信拿開那些壓在上面的外衣就看見了白色的褻衣褻褲,以及一件嫩黃色的肚兜,上面繡著粉色荷花。
褻衣褻褲還好,除了小一些,似乎和自己的也沒什麼區別,但那個肚兜,虞信拿在手裡都覺得燙手,他趕緊把東西全塞進被子裡,「穿上吧!」
被窩裡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很快就聽見對方聲音悶悶的道:「好了。」
「嗯。」虞信應道,除此之外,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剛才那種光滑的觸感,以及那件帶著粉色荷花的肚兜,似乎全停留在自己的腦中。
衣服重新回到身上的感覺讓小蠻臉上的熱度消下去不少,她慢慢的往虞信那邊靠近了些,然後伸手摸了摸他的腿,不過這次卻是不帶任何綺念,只是想到公子在床上陪自己鬧了這麼久,不知他那雙腿是不是又涼了。
手上的觸感果然有些偏涼,但比起以前的毫無溫度好多了,想起自己努力了那麼久才讓公子的腿好一點點,她不想前功盡棄,便忍著羞意重新把自己的腿放到虞信的腿上,想幫他暖起來,然而想到他剛才還精神的某處,她不敢跟以前一樣整個人都抱著他。
但是單單把腿放在他身上,根本就暖和不了什麼,小蠻保持著這個姿勢一會兒後覺得不妥當,問道:「公子,你可以背過身去嗎?」
小姑娘把腿放在自己腿上那麼久,現在又說出這種話,虞信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只是他也知道小姑娘此刻定然是不好意思,便善解人意的道:「不必了,我今天感覺很好。」
「哦。」小蠻把腿收了回來,自己背過身去。
今天緊張了一天,小蠻閉上眼打算睡覺,可不知是不是已經習慣了抱著一個人睡覺,她闔上眼後竟遲遲沒有睡意,而且一想到自己不抱著公子,公子的腿可能一晚上都這樣涼涼的,她心裡便煩躁起來。
「公子,你睡了嗎?」小蠻想了想,還是低聲問道。
對方沒有說話。
小蠻試著把聲音稍稍放大一點,「公子?」
見對方還是沒有說話,她想公子大概真的已經睡了,便伸手探了探虞信腿的溫度,感覺比剛才又冷了幾分,她便想和以前一樣抱著他睡。
突地,她想到什麼,把手往上移了移,想知道那東西是不是還立著,只是她的手剛靠近那處便被一雙大手抓住了。
「怎麼了?」虞信低沉著聲音問道。
他剛才並沒有睡著,只是不知道小姑娘叫他幹什麼,為了避免尷尬便沒有出聲,可是現在無法再裝睡了。
小蠻知道虞信還沒睡後,一時間伸出去的手不知該放哪,她只能結結巴巴的道:「我、我就是,想給你暖暖。」
虞信歎了一口氣,直接把小姑娘抱起放到他身上道:「沒事了,我剛好也覺得冷了,多謝妳。」
這麼被放到對方身上後,小蠻也沒覺得自己有碰到不對勁的地方,反而是對方這種帶著幾分無奈、幾分寵溺的語氣讓她紅了臉,「不用、不用謝,我們都是夫妻了。」
「嗯。」虞信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那麼,睡覺吧,我的娘子。」
小蠻趕緊閉上眼,這下子很快就睡著了。
虞信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姑娘,輕輕地笑了笑,也閉上眼入睡。


那天之後,小蠻再也不敢提起那件事,甚至每次看見虞信對著她溫柔的笑,她的臉都會紅成一片,只覺得自己那天怎麼敢做出那麼大膽的事。
虞信也不知跟虞母說了什麼,虞母沒有再單獨找過小蠻說話,抱孫子的事也沒有再提過,但是對小蠻的臉色也沒有那幾日和藹,又恢復一副不鹹不淡的樣子,只有每每虞信提起自己的腿時會對著她露出幾個笑臉。
小蠻對於婆婆的反覆無常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只要對方不刻意為難她,她不會多想什麼,而且她是要和公子過一輩子的,只要公子對她好,她就覺得心裡甜滋滋的。
這樣的日子甜蜜而又舒適,很快在大家都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那份老黃曆悄悄的翻到了最後。
這期間小蠻由虞信陪著回了一趟娘家,只是一回去便被她娘沉著臉教育了一晚上,說這麼冷的天不要時常出門,還要她顧忌自己相公的身體,又跟她說新婦總這樣念著家裡給婆家的印象不好,就算想家也得等在婆家站穩了腳跟再說。
小蠻「嗯嗯嗯」的應著,知道她娘也是為了自己好。她雖然很想經常回來,但為了不讓她娘擔心,自這次回去後便再也沒有提起過要回娘家的事,就連虞信問起也只說家裡最近忙,乾脆等大年初二女兒回娘家時再回去。
虞信想起他們從岳父岳母家回來後他娘那副不甚高興的樣子,怕小蠻是因為這樣才故意不回去,但想到自己的腿確實不適合經常這樣出門,便摸了摸她的頭道:「等天氣回暖了,我便多陪妳回去幾趟。」
小蠻其實也是這麼想的,等天氣暖和起來,她的生辰也過完了,按婆婆的想法,那時他們也該成親了,到那時再回去更方便些,加上回暖後公子的腿也會好受一些,公子也不至於受罪。
小蠻點點頭,看著虞信的眼裡是滿滿的愛慕。
自從公子把她接回家後,就對自己越來越好,連在婆婆面前也總是護著自己。有時候她都覺得自己有些無理取鬧,可公子從來不會責罵她,自己怎麼會遇到這麼好的相公呢!
小蠻臉上帶著笑,萬分期待兩人真正拜堂後的生活,到時兩人應該會生幾個孩子,最好是男孩女孩都有,這樣爹娘那邊應該也會高興,而婆婆抱上孫子後便沒有精力再管自己,公子也不用夾在她們中間為難,雖然公子看起來並沒有為難的樣子。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別讓夫人不開心》

    《別讓夫人不開心》
  • 2.《夫君你哪位?》下

    《夫君你哪位?》下
  • 3.《夫君你哪位?》上

    《夫君你哪位?》上
  • 4.《掌勺巧妻》全5冊

    《掌勺巧妻》全5冊
  • 5.《千金釀酒》

    《千金釀酒》
  • 6.《有妻吉祥》卷三(完)

    《有妻吉祥》卷三(完)
  • 7.《有妻吉祥》卷二

    《有妻吉祥》卷二
  • 8.《有妻吉祥》卷一

    《有妻吉祥》卷一
  • 9.《公子請賜嫁》

    《公子請賜嫁》
  • 10.《甜蜜套組》

    《甜蜜套組》

本館暢銷榜

  • 1.《通靈小娘子》

    《通靈小娘子》
  • 2.《路上撿個王爺》

    《路上撿個王爺》
  • 3.《特技小廚娘》

    《特技小廚娘》
  • 4.《千金釀酒》

    《千金釀酒》
  • 5.《蜜寵小青梅》

    《蜜寵小青梅》
  • 6.《掐指一算良人到》

    《掐指一算良人到》
  • 7.《姑娘出手富滿門》

    《姑娘出手富滿門》
  • 8.《郎君請負責》

    《郎君請負責》
  • 9.《首輔大人求包養》

    《首輔大人求包養》
  • 10.《不良嬌妾》

    《不良嬌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