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1019

《奉子不婚》

  • 作者米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7/02/24
  • 瀏覽人次:2800
  • 定價:NT$ 220
  • 優惠價:NT$ 174
試 閱
盛奕辰覺得自己真是好男人的最佳典範,
面對劈腿前女友不但沒有冷言冷臉,還處處施以援手……
好啦,他承認他還愛著夏薔薇行了吧,(撇嘴)
看她貧血暈倒就無法置之不理,他這個大總裁親自陪在病房照料,
見她被黑道騷擾而發愁,他主動提出要幫忙解決,
連她和過世丈夫所生的雙胞胎兒子,他也讓他們吃飽飽睡好好,
無奈她對他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恨不得把他趕到天邊去,
讓他一顆玻璃心碎成一片一片,補都補不回來,
只是最近他突然發現他們當年分手的內情不單純,
似乎是她自導自演了一齣背叛戲碼好讓他死心離開,
更重要的是,不少人都說雙胞胎長得跟他超級像……
米樂出生在中部一個小鄉鎮,O型,
有人說O型的人,個性開朗樂觀又帶點小耍寶,
不過這些特質好像在米樂身上完全看不到,哈!
(娘:這不是耍寶,那什麼才叫耍寶?)
小時候的願望是買下所有我喜歡的漫畫書,
現在的願望是寫下更多感人動人的愛情故事與朋友讀者們分享,
我是米樂,請多多支持,謝謝!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 子
晚上九點多,盛奕辰從公司回到住處,走進充滿現代感又富有品味的氣派客廳,將公事包和拿在手上的西裝外套放到沙發上後走向廚房,打開冰箱拿出真空包裝的牛肉麵,放在盤子上微波加熱,接著回到客廳,從公事包裡拿出幾份文件。
他不喜歡浪費時間,就算只有幾分鐘。
今年三十二歲的盛奕辰經營房地產公司多年,事業有成,而他現在所住的這棟一樓一戶的豪宅,也是他的公司所投資建造,而當時他對建築師好友提出了一個要求—不管是臥房還是客廳都要明亮寬敞。
盛奕辰看著手上的文件,只見中間夾著一份被他對折的文件,一向冷靜沉穩的英俊臉龐頓時有些僵硬。
最近開發部上呈的幾個企劃案中,他相中了台南的一塊私人土地,那塊地不但面積大,距離市中心也近,非常適合建造高級住宅,而這份文件便是關於地主的資料,是特助丁宇今天中午遞上來的。
盛奕辰抽出那份文件,再瀏覽一遍內容,深沉的目光隱隱透著怒意。
夏薔薇,女性,二十九歲,育有一對七歲的雙胞胎兒子,丈夫何景彥,也就是原地主在孩子出生四個月後過世,之後便獨自一人撫養兩個小孩……
說起來,他和夏薔薇可說是相當的熟悉,因為這個女人八年前狠狠的甩了自己,選擇嫁給有錢大地主的孫子,結果……哼,夏薔薇,這就是妳想要的生活嗎?
資料上寫著「獨自一人撫養兩個小孩」,意思是這些年來,那個女人並沒有再婚,她就真的那麼喜歡那個何景彥?
下顎繃緊的解下領帶,從中午開始他就莫名感到煩躁,他不承認那個女人對自己還有著任何的影響力,就算真的有,也只是厭惡跟不屑罷了,不管她是否獨自一人撫養孩子、有沒有再婚,都和他完全沒有關係。
此時微波爐傳來叮的一聲,盛奕辰將手上的資料揉成一團,毫不猶豫地丟向一旁的垃圾桶,冷著臉起身走向廚房。
儘管很中意那塊土地,但他不願再跟夏薔薇那個女人有任何的牽扯,看來只能捨棄了。
第1章
早上八點半,盛奕涵來到飯廳,邊笑著跟爸爸媽媽還有哥哥說早安,邊坐下來吃早餐。
十七歲的她今年高二,學校昨天舉辦運動會,今天補假,不過有個同學昨天比賽時受傷住院,同學們約好早上要去醫院探視。
看著坐在對面,比她大了七歲的哥哥盛奕辰,覺得他今天好帥,應該說,她的哥哥天天都很帥,他坐姿端正,穿著打扮時尚有型,除了襯衫領帶之外還加上一件合身背心,不但看起來紳士又優雅,也增添了股沉穩氣勢,總之,她的哥哥真是帥呆了!
不過,哥哥怎麼一大早就皺著眉頭呢?大概是媽媽又跟哥哥說了他不愛聽的事吧。
盛奕涵才這麼猜想,馬上就得到印證了。
坐在旁邊的盛母沈麗華看著兒子,語氣有些急躁的問:「奕辰,媽媽剛剛說要幫你介紹女朋友,到底怎樣,你好歹也說句話。」
盛奕涵在內心歎了口氣,果然是這樣,最近媽媽常說要幫哥哥介紹女朋友,哥哥之前明明就說了,他目前只想專注在工作上,但媽媽不死心,一直說可以先交往,幾年後再結婚。
她想起上個星期六下午來家裡做客的那對母女,忍不住問:「媽,妳該不會是想介紹清芸姊給哥哥做女朋友吧?」
「沒錯,就是清芸,不但人長得漂亮,氣質也很好。」更重要的是,江家是台灣食品業的龍頭,沈麗華相信江清芸對兒子的未來肯定有幫助。
「拜託,清芸姊的漂亮是靠化妝的,我還記得她以前的樣子,長得其實很普通。」怪不得哥哥要皺眉,連她都要皺眉頭了。
「小孩子什麼都不懂就別多話,女孩子最被看重的是教養跟氣質,說到這個,妳已經讀高中了,個性不要再這樣毛毛躁躁的,也要改掉話多的習慣,聽到沒?」沈麗華對女兒的要求不高,只要乖乖聽話就好了。
「其實妳看重的是清芸姊的家世吧。」盛奕涵很老實的說:「媽,我勸妳放棄把清芸姊介紹給哥哥的想法,連我都覺得清芸姊長得還好,哥哥又怎麼可能看得上她?」
以前她問過哥哥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哥哥說只要看得順眼和順心就行了,順心她是不太明白啦,但順眼的話肯定是要長得很漂亮,不然哪配得上哥哥呢!
沈麗華白了眼女兒,「奕涵,吃妳的早餐,妳要再敢多說一句話,下個月零用錢扣一半。」
「怎麼可以這樣!人家說實話也不行……」盛奕涵委屈的嘟嘴抱怨著,看到媽媽生氣的瞪過來,她立刻低頭乖乖吃早餐,不敢再說話。
再抬起頭時,她看到哥哥對她微微笑著,像是在感謝她幫他說話,盛奕涵頓時覺得啥委屈都沒有了,她決定了,下次她還是會幫哥哥說話。
盛奕辰放下碗筷,起身,「我吃飽了,先出門了。」
沈麗華也跟著站起來,「才八點半而已,奕辰,你最近怎麼都這麼早出門?飯店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子目前在自家的盛豪飯店工作。
「沒什麼事,我只是不想遇上塞車。」盛奕辰淡淡說著,拿起放在客廳的公事包,往門口走去。
沈麗華不放棄地喊道:「奕辰,你等等。你聽我說,清芸是很好的結婚對象,我看就這個星期六中午,我來安排一個正式的聚餐,怎麼樣?」
盛奕辰在內心無奈的歎了口氣,轉身看向母親,「媽,不要那麼做,我不會出席的。」
「奕辰,清芸是個好女孩,我相信你跟她相處過後……」
「媽,我還是那句話,我現在只想專心工作,不想交女朋友。」不待母親把話說完,盛奕辰說了自己想說的話後便出門了。
沈麗華有些挫敗的回到飯廳,此時盛家的大家長盛信弘開口了。
「老婆,妳幹麼這麼急著幫兒子介紹女朋友?他去年才從美國回來,也不過二十四歲而已,不用這麼急。」盛信弘覺得兒子還年輕,不用這麼早安排相親,再說了,他和妻子也才五十出頭,不急著抱孫。
「我也知道兒子還年輕,但張董事長家發生的醜事讓我很擔心,我也沒有要奕辰現在就結婚,只是他身邊若有個門當戶對的交往對象,我會比較放心。」沈麗華認為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兒子好。
經營連鎖超市的張董事長是丈夫的好友,她和張夫人也很熟,幾年前他們的獨生子也是剛從美國留學回來,認識了自家公司的小會計後,被迷得神魂顛倒,交往幾個月女方就懷孕了,張董事長夫婦只好同意讓兒子將那個小會計給娶進門。
若是媳婦單純乖巧也就算了,偏偏是個不安分的,成天揮霍無度,貪圖享受,孩子生下來沒多久,小夫妻就各玩各的,甚至還聽說女方的哥哥因為販賣毒品而入獄,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張家夫婦看著愈來愈大的孫子,總覺得一點也不像自己的兒子,便偷偷跑去驗了DNA,發現孫子和他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質問媳婦後,她坦承是想要過著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才起了壞心思,把別人的種賴到他們頭上。知道替人白白養了孫子後,張夫人氣得住院好幾天。
沈麗華覺得這都是因為家世背景差太多,加上無人替男方把關才會這樣,她沒有心思去笑話別人家的醜事,只希望這種事別發生在自家兒子身上。
兒子從小就很優秀,現在在自家飯店上班,飯店的女職員又多,擔心還不熟悉飯店人員的兒子被心術不正的女人騙,因此,她才會這麼急著想幫兒子介紹品性和家世都不錯的對象。
沈麗華不放心的往門口方向看了看,老實說,雖然是她生的,但她常常不知道兒子到底在想什麼。
兒子從小就很聰明懂事,功課從來都不用她這個媽媽擔心,個性也比同年齡的孩子早熟,在其他小朋友都還愛玩的年紀,他卻可以一整個下午都跟公公待在書房裡下棋。
有不少親朋好友都說兒子的個性像公公,以後絕對也是個厲害的人物,她聽了雖然很高興,有時卻也希望兒子能多依賴她、親近她,只是兒子小學畢業去美國當小留學生後,更有自己的想法,也變得更獨立了,兩人幾乎沒有話題可聊,母子倆常常一整天說不上幾句話。
加上最近兒子似乎在工作上跟丈夫理念不合,因此在家裡就更不愛說話了,公司的事她不好過問,只希望他們父子倆能好好溝通。
盛奕涵看到哥哥被媽媽逼得提早出門,忍不住又替哥哥說話。「媽,既然哥哥都說他現在不想交女朋友,妳就不再要逼他了嘛。」
沈麗華很無奈,連女兒都不乖乖聽她的話了,一向獨立的兒子又怎麼可能會聽從她這個媽媽所做的安排呢?
既然兒子不喜歡江清芸就算了,只是為了兒子將來的幸福著想,她是不會放棄幫他介紹對象的!
盛豪飯店成立超過三十五年,是台灣知名的五星級大飯店,在台北、新竹和高雄三地皆有,兩年前在創辦人盛世雄過世後,由兒子盛信弘接任飯店董事長一職。
盛奕辰還不到九點就來到盛豪飯店,他搭電梯到四樓,一走出電梯,李祕書已經站在外頭迎接他了。
「總經理,早安。」
今年四十歲的李雅容,以前是盛世雄的祕書,盛世雄過世後一度被調派到客房部工作,去年盛奕辰進入飯店擔任副總經理,她便成為他的祕書,今年初盛信弘將盛奕辰升任為總經理,因此她現在的職稱是總經理祕書。
「早,李祕書。」
盛奕辰往前走了幾步後停了下來,他往左邊望去,人事部的汪主任每天都會在上班前十分鐘對實習生訓話,他看著第二排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實習生,夏薔薇。
上個月的某個星期六早上,他欲前往健身中心,並沒有自己開車,而是選擇搭乘捷運,記得那天人很多,他所在的車廂站滿乘客,擁擠的感覺本來就夠讓人煩躁的了,再加上小孩子的哭聲,不少乘客都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一個年約五、六歲的小女童一直哭個不停,而小女童的媽媽手上還抱著一個約莫周歲大的男嬰,見到姊姊在哭,他也跟著哭,小女童的媽媽又要安撫女兒,又要安撫懷裡的兒子,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突然,一個女聲說道:「小妹妹,大姊姊送妳一個小皮包好不好?」
「小皮包?」
盛奕辰看過去,就見一名年輕女孩蹲在小女童面前,拿著剛剛在捷運前發送的廣告單子開始摺了起來,不一會兒就摺出了一個大概掌心大小的紙皮包。
原本哭個不停的小女童,在年輕女孩開始摺紙後就停止哭泣,等看到可愛的小皮包,她開心的從年輕女孩手裡接過。
「我跟妳說,小皮包上面可以寫上妳的名字喔,妳叫什麼名字呢?大姊姊幫妳寫上去。」
「我叫杜巧薇,媽咪都叫我薇薇。」小女童說出自己的名字。
女童的媽媽見女兒不再哭了,鬆了一口氣,然後告訴年輕女孩女兒的名字怎麼寫。
「原來妳叫薇薇,這麼剛好,姊姊的名字也有個薇字喔。」年輕女孩拿出筆來,在小皮包上寫上女童的名字。
「大姊姊,那妳叫什麼名字?」
「大姊姊叫夏薔薇,來,這是送給小薇薇的皮包,喜歡嗎?」
「嗯,小皮包好可愛,我很喜歡,謝謝大姊姊。」小薇薇笑得好開心。
「不客氣。」大薇薇也露出甜甜淺笑。
兩個女孩的笑容可說是一樣可愛,讓車廂內原本滯悶的氣氛頓時變得柔和美好,許多人忍不住跟著微微一笑,盛奕辰也對夏薔薇留下深刻印象,她雖不是那種一眼就讓人驚豔的美女,但勝在氣質清新、模樣甜美,是個甜姐兒。
沒多久,車子到站了,她起身要走出車廂,卻被旁邊也急著要下車的男乘客撞了下,重心不穩的往旁邊跌,盛奕辰剛巧站在後方,很自然的伸手扶住了她,她轉頭時表情流露出驚訝,此時關門警示音響起,她匆忙說了聲「總經理,謝謝你」後就離開了。
沒錯過那聲「總經理」,他後來讓李祕書去查了下,夏薔薇確實在盛豪飯店工作,不過不是職員,而是兩個月前來飯店實習,就讀南部某科技大學旅館管理系的大三學生。
其實那天他的心情很不好,一直以來,比起進入自家飯店工作,他有更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投資房地產。
念大學時,他用儲存的零用錢買了一間屋齡十幾年的小公寓,入住半年後,他將小公寓賣掉,賺得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大大刺激他投資房地產的慾望。
當時他的室友喬治對投資房地產也感興趣,他們便決定當合作夥伴,喬治的父親是個銀行家,建議他們既然要做,野心就大一點,畢竟小公寓的買賣賺不了多少錢,於是兩人成立了房地產公司,大四那年,他的個人資產已經將近有一千萬美金了。
他跟爺爺提過自己所做的投資事業,爺爺支持他,但也不忘提醒他是盛家的人,盛豪飯店將來是他的責任,他得回來幫父親一起經營,建議他日後可以將投資事業轉移到台灣。
而那次,是他們祖孫倆最後一次電話交談,一個月後爺爺就因心肌梗塞過世了。
大學畢業後,因為喬治不放人,他又在美國待了半年,之後才回到台灣。
去年他進入自家飯店工作,才明白為何爺爺希望他回來接掌飯店,原來這些年來許多知名的國際連鎖大飯店進入台灣,盛豪飯店的營運大不如前,除了台北的飯店還有營利外,新竹和高雄兩間都是虧損的狀態。
為此他向父親提出幾個改革方案,特別是虧損最嚴重的新竹飯店,他認為可以增加餐飲方面的經營,像是打造親子餐廳之類,希望能藉此轉型,不過全部被父親給駁回了。
父親經營飯店的方式趨於保守,不想在有虧損的情況下又投資幾億元進行改造,父親說他年輕氣盛,想法也太自負,飯店轉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完成,還說等日後飯店交到他手上之後再去改革。
看到飯店有虧損,卻什麼事也不能做,讓他感到有些力不從心,那天也才會心情不好,但夏薔薇甜美的笑容、溫和的語氣撫平了他的煩悶,讓他幾乎忘了原本的壞心情……
此時電梯門打開,羅庭蔚一見到盛奕辰,立刻笑著走了過去,「奕辰,早安。」
羅庭蔚,二十四歲,兩年前大學畢業後進入盛豪飯店工作,年初在公佈盛奕辰成為總經理時,年紀輕、資歷淺的她同時被升任為客房部主任,因為她的父親羅富是飯店經理,同時也是盛信弘大學的同窗,在飯店工作二十多年,甚至有傳聞盛信弘要做任何決策前都會先問過他,因此羅富私下被員工稱為「隱形董事長」,位高權重。
羅庭蔚從小就很欣賞盛奕辰,兩人可以說是青梅竹馬,現在又成為同事,她很希望能和他有進一步的發展,只是父親覺得盛奕辰太過高傲,進了盛豪飯店卻一直沒有親自去拜會他,這一點讓父親很不高興,最近聽說盛奕辰和董事長理念不合,父親想藉此機會向董事長提議,將盛奕辰調去高雄飯店工作,挫挫他的銳氣。
盛奕辰看了眼羅庭蔚,想起羅富,黑眸斂下一抹厭惡,表情嚴肅的說:「上班的時候請叫我總經理。」
沒想到盛奕辰一點面子也不給,羅庭蔚頓時不太高興,在盛豪飯店裡她也算是天之驕女,誰不是忙著巴結奉承她,沒人敢用這種態度和她說話。
只是盛弈辰雖然和她沒有多友好,卻也不曾用如此嚴厲的口吻跟她說話,她想起自己剛剛走出電梯時,盛奕辰似乎在看什麼,她往前方一瞄,看見那群實習生,心裡一驚。
難道盛奕辰是因為公司最近傳出父親性騷擾女實習生的傳聞,今天才會這麼不高興?羅庭蔚想著,咬了咬牙,決定先發制人。
「總經理,關於我爸……我是指羅經理性騷擾女實習生的傳聞,一切都是假的,是一個叫夏薔薇的實習生偷懶被羅經理看見,羅經理才訓了她幾句,誰知她心生不滿,惡意中傷羅經理,她是客房部的實習生,我已經決定開除她了。」
開除夏薔薇?盛奕辰神情一凜,關於羅富性騷擾女實習生的事,幾天前李祕書有向他報告過,他本打算就這一兩天找夏薔薇來問個清楚。
「我也聽說了這個傳聞,正好想找那個叫夏薔薇的實習生來好好問個明白,李祕書,妳現在立刻請夏薔薇到我辦公室。」
聽到盛奕辰要親自查問這件事,羅庭蔚慌張不已,雖然監視器畫面已經被她下令刪除,但就怕盛奕辰查出什麼,因此她連忙阻止。「總經理,我剛剛已經說過,一切都是夏薔薇惡意抹黑羅經理,這點我已經查清楚了,如果你現在叫夏薔薇去問話,那麼不只是我這個客房部主任,連帶被董事長倚重的羅經理也會很沒有面子。」
她刻意提及董事長,就是希望盛奕辰顧及父親和董事長的交情,同時心裡不由得有些埋怨父親,要風流也去其他地方,幹麼要在飯店裡吃女實習生的豆腐呢?害得她得在盛奕辰面前低聲下氣,幾乎快要抬不起頭來。
盛奕辰冷笑了聲,「羅主任,我只是要把事情查個清楚,妳幹麼這麼緊張?還有,妳和羅經理丟不丟面子關我什麼事?還是說……我做任何事還得要妳這個小小主任同意?」
聞言,羅庭蔚臉色變得很難看,「總經理,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閉上妳的嘴!」他語氣嚴厲的喝斥完,轉頭吩咐道:「李祕書,去請夏薔薇到我的辦公室。」
「是。」
盛奕辰懶得再跟羅庭蔚多說什麼,大步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站在原地的羅庭蔚頓覺大事不妙,她絕對不能讓盛奕辰插手管這件事,而現在能阻止盛奕辰的人唯有盛伯伯,因此她馬上打電話給父親。
「什麼?總經理要見薔薇?」
汪主任剛訓話完畢,就見到李雅容前來通知,實習生們聽到總經理要見夏薔薇,頓時起了不小的騷動,尤其是何景瀅,她既擔心又害怕,因為薔薇是為了幫她。
前些日子羅經理假意問她實習得如何,卻藉機摸她的肩膀和手臂,甚至有意無意碰觸她身體其他部位,讓她感到很不舒服,但因為不想實習課抱鴨蛋,因此只能隱忍,後來她得知還有另外一個女同學也遭到羅經理性騷擾,還被摸了屁股,同樣因為害怕而不敢吭聲。
薔薇知道這件事情後,覺得隱忍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只會讓羅經理更加肆無忌憚的欺負她們或其他女職員,因此決定寫陳情書,希望能調閱監視器畫面,藉此喝止羅經理。
只是沒想到那封陳情書最後落在羅主任手上,前幾天薔薇被羅主任叫去狠狠教訓一番,還傳出薔薇可能會被開除的消息,也就等於實習課零分,這讓她們很擔心。
現在總經理要見薔薇,想起那總是高高在上,看起來有些傲慢自大的男人,大夥都覺得薔薇這次不妙,有可能真的要被開除。
夏薔薇見大家為她擔心,反過來安慰眾人,「好了,大家快點去做自己的事,我沒事的,就算真的被開除好了,頂多就是下個學期重新找飯店實習,延畢一年而已,不用擔心。」
「薔薇,對不起,都是我害妳……」何景瀅有張漂亮的鵝蛋臉,她紅著眼眶向這位從高中開始就同班的好友道歉。
「景瀅,別難過,妳沒有錯,更沒有害我,這事就算發生在其他女同學身上,我也會這麼做,保護別人就是保護我自己,現在事情鬧到總經理那邊去也好,也許總經理會願意幫我們呢。」
「有可能嗎?聽說羅經理是董事長幾十年的好友……」
「那又怎樣,經過這麼一鬧,就算無法讓羅經理受到懲罰,但我想羅經理多少會有所忌憚,不敢再騷擾大家了。」夏薔薇笑著說完,便跟著李雅容一起前往總經理辦公室。
李雅容看著夏薔薇,長得眉清目秀,她佩服她有勇氣為受到性騷擾的同學寫陳情書,只可惜那封信落在羅庭蔚手上,大概已經被絞碎了。
她忍不住提醒道:「夏同學,待會兒見到總經理不用太緊張,只要老實的把事情說出來就行了。」
「總經理會聽我說話嗎?」夏薔薇問著。
她寫完陳情書後才知道羅經理在飯店裡權勢似乎很大,還有人告訴她,就算她告到董事長那裡去也沒有用,因為董事長和羅經理是幾十年的好朋友,比親兄弟還親。
「不想聽妳說話就不會見妳了,妳只要記住一點,總經理跟羅經理是不一樣的人。」李雅容一向不多話,點到為止。
意思是總經理會秉公處理嗎?雖然不是很確定李祕書話中的意思,但她感受到一股善意,不禁微微一笑,「我知道了,謝謝妳,李祕書。」
當李雅容帶夏薔薇來到總經理室外頭,她辦公桌上的電話正好響起,她趕緊接起,居然是盛信弘打來的—
「李祕書,妳把電話轉給總經理,叫他一定要接聽,還有,轉完電話後妳去找庭蔚,她有事交代妳。」
「是,董事長,我知道了。」李雅容按下保留鍵,神情嚴肅。
看來事情起了變化,董事長之所以要找總經理,應該就是為了阻止總經理調查羅經理性騷擾的事,羅經理和羅庭蔚的動作還真快。
至於羅庭蔚有事要跟她交代……哼,無非就是想藉機警告她,她可是總經理祕書,一個小小的客房部主任居然敢教訓她?看來羅庭蔚就跟她父親一樣,已經把盛豪飯店當成他們羅家的了。
現任董事長很信任羅經理,在做許多決策之前都會和羅經理討論,也因此把某人的心給養大了,不只目中無人,還隨意在飯店安插自己的人,行為舉止非常囂張。
但自從總經理進入飯店工作後,情況就不一樣了,總經理根本不甩羅經理,兩人的立場甚至可以說是對立的,只是讓她驚訝的是,董事長居然聽信羅經理的話,打壓自己的兒子,老臣跟太子之間的建議,皇帝似乎總是聽從老臣的,覺得年輕人經驗不足,要再多歷練才行。
李雅容拿起話筒撥打內線給總經理,告知董事長來電,總經理接聽了,不過她猜他們父子可能又要起爭執了,至於羅庭蔚那邊,她打算晚點再過去。
「夏同學,抱歉,我不是很確定總經理等一下是否還有時間跟妳見面。」董事長既然介入了,那麼總經理會不會答應不要再管性騷擾的事,她就不確定了。
「沒關係,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夏薔薇一聽到董事長打電話給總經理,心裡已經有數了。
「等等,這樣好了,我現在要去煮咖啡,妳就先在茶水間那邊喝杯咖啡稍等一下,待會兒我再去問總經理。」一切還是等他們父子講完電話再說吧。
「好。」夏薔薇微笑,不論最後總經理是否會見她,她都很謝謝李祕書。
此時李雅容桌上的電話再次響起,是公司內線,她遲疑了下,還是接聽了,是羅庭蔚打來的。
「羅主任,我知道妳要找我,不過我現在手上有工作,晚點再過去……妳要我現在馬上過去?我說了我有工作……」不等她說完,電話那端已經掛掉了,李雅容神色一僵,忍不住皺起眉頭。
夏薔薇離了一點距離都能聽到話筒被重重摔上的聲音,想起前幾天羅庭蔚把自己叫過去痛罵一頓,她有點擔心地道:「李祕書,我可以幫忙煮咖啡,既然羅主任都特地打電話來了,我想妳還是先去找她會比較好。」
李雅容當然明白夏薔薇話中的意思—去晚了,可就會挨罵了。
「那好吧,茶水間在那邊,就麻煩妳幫我煮咖啡了,我會盡快趕回來。」她歎了口氣。她不是怕羅家人,而是董事長都親自下令了,她不想因為她的關係,讓總經理和董事長之間又產生不愉快。
夏薔薇點點頭,待李雅容離開後,她走進茶水間,開始動手煮咖啡,無奈的想著羅經理性騷擾一事大概要無疾而終了……
「妳在這裡做什麼?」略微不快的男聲從門口傳來。
夏薔薇轉身,便看到總經理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臉怒氣騰騰的看著她。
她內心一驚,不知道總經理為何會來茶水間,連忙低頭道歉。「總經理,抱歉,我是夏薔薇,李祕書說您想要見我,我就過來了,然後剛剛董事長打電話給您,您……」
「停!」盛奕辰不悅的沉聲道。
夏薔薇不明白他突然喊停的用意,不會是要叫她立刻滾吧?
「總經理,那麼我先離……」
「夏薔薇同學,我剛剛是在問妳,妳在這裡做什麼,妳幹麼說那些有的沒的?還有,面對我不需要用敬語。好了,現在回答我的問題,妳在這裡做什麼?」
「我在煮咖啡。」夏薔薇小心翼翼地回答。
「妳在煮咖啡?李祕書呢?」盛奕辰蹙眉。
「羅主任剛剛打電話來,說有事找李祕書,因此李祕書去客房部了。」
「羅庭蔚把我的祕書叫過去?真是太可笑了。」盛奕辰冷哼了聲。
剛才父親在電話裡每一字每一句都在袒護羅富,直指夏薔薇是惡意中傷,還說已經決定開除她,這件事就到此為止,要他不要再生是非。
聽到父親的話,盛奕辰都氣笑了,他不是很確定父親知不知道自己的好友是什麼德性,但父親的決定讓他感到非常失望,心裡更是不痛快,同時也讓他看清楚一點—羅富輕易就能左右父親的決定,這樣的禍害非除不可!
「既然咖啡煮好了,倒一杯咖啡給我,加半湯匙的糖。」他淡淡地道。
「是。」夏薔薇點點頭,立刻照辦,卻發現總經理並沒有回辦公室,而是走進茶水間,坐在小圓桌前的椅子上。
所以,總經理是要在這裡喝咖啡?
夏薔薇猜測著,手邊的動作可不敢慢,加了半湯匙糖之後將咖啡端到小桌子上,才想著自己是不是該要離開,便聽到總經理對她說—
「夏薔薇,妳也倒一杯咖啡過來坐下,我有話跟妳說。」
聞言,她雖不明白總經理的用意,還是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轉過身,看到總經理端起咖啡喝著,姿態俊美優雅,從窗戶斜照進來的晨光剛好就灑在他周圍,讓她有些看傻了,覺得總經理真是名副其實的「發光體」,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
這好像是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總經理,雖然上個月見過一次,不過只是匆匆一瞥,總經理真的長得很好看,儘管此刻臉上微顯怒氣,依然英俊帥氣。
同學們有時會私下說起關於總經理的事,說他是什麼「高嶺之花」,像她們這種小實習生只能遠觀,無法靠近,更不可能摘得到,現在她多少可以體會同學們話中的涵義了。
只是高不可攀的總經理,上個月居然在捷運的車廂裡扶住差點跌倒的她,真是不可思議……那天她本來和景瀅約好前往知名的連鎖書店,結果景瀅爬不起來,她只好獨自一人前往,沒想到那麼巧會遇見總經理。
「幹麼站著發呆?過來坐下。」
「是。」夏薔薇回過神,連忙走過去坐下。
盛奕辰將咖啡放到桌上,「夏薔薇,剛剛董事長打電話跟我說,要我別再過問關於羅經理性騷擾妳們女實習生的事,說那只不過是傳聞,只要把妳這個惡意中傷羅經理的造謠者開除就行了,那麼傳聞就會平息。」
聽到董事長做出的決定,夏薔薇一點也不意外,她把咖啡杯放回桌上,「總經理,羅經理性騷擾女實習生一事千真萬確,並不是如羅主任所言是我刻意抹黑,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也覺得妳們沒有必要去捏造這種事,畢竟得罪羅經理討不到什麼好處,不過妳知道為什麼妳會被說成是刻意抹黑嗎?因為妳沒有證據,李祕書向我報告,關於性騷擾發生的時間點,監視器剛好都『故障』了,因此沒有錄到任何影像。」盛奕辰意有所指地說。
聽他說起證據,夏薔薇臉上閃過一抹猶豫,盛奕辰沒有錯過她的這個表情變化。
「夏同學,有話就說沒有關係,妳可以相信我,之前我在捷運車廂內不是也幫過妳嗎?」
夏薔薇很驚訝。「總經理,你還記得我?」
「對。」盛奕辰點了點頭,「妳當時用紙摺了一個小皮包,送給了哭個不停的小女童不是嗎?」
「嗯。」夏薔薇沒想到總經理真的記得她,想到他先前的幫助,應該不是會掩蓋真相的人,內心不再有任何猶豫,「總經理,其實我那裡有證據,雖然那個時間點的監視器畫面被刪除了,可是有人把畫面救回來,並給了我一份備份檔案,只是希望總經理別追問是誰給我檔案的,可以嗎?」
給她檔案的人是在飯店工作快十年,隸屬於客房部的許孟君組長,聽說羅主任剛到飯店工作時是許組長的組員,她不了解許組長跟羅主任之間的恩怨,但她很感謝許組長給她備份檔案,並保證不會跟任何人說檔案是她給的。
「妳手上有備份檔案?」盛奕辰眼裡有著讚賞,她果然很善良,明明有證據卻不拿出來,大概是怕再次告發不成,反而連累其他人吧,真是個傻丫頭。
「嗯。」
「備份檔案在哪裡?交給我,我會好好處理這件事的。」
「隨身碟在我背包的小袋子裡,我等一下就拿來,可是總經理,你打算怎麼做呢?董事長不是要你別再過問這件事嗎?」
「妳現在是在擔心我嗎?」盛奕辰心頭莫名一暖。
夏薔薇微紅了臉。「因為這跟董事長的意思不一樣,如果董事長知道了,應該會很生氣吧?」
「這點妳不用擔心,別忘了我姓盛,飯店還是我們盛家的。」他露出冷笑,「豬八戒就該滾回豬圈裡。」
為了剷除羅富這顆毒瘤,他早早就做了調查,掌握到羅富向合作廠商收回扣的證據,他這次絕對要讓羅富翻不了身。
「豬八戒?是指羅經理嗎?」想起羅經理肥頭大耳又好色的模樣,還真的像電視裡的豬八戒,夏薔薇忍不住笑了出來,發現總經理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收起笑容,「很抱歉,我不該笑的。」
「不會啊,妳笑得很好。」笑得很甜美又可愛。
她笑得很好?雖然覺得這話怎麼怪怪的,不過夏薔薇沒放在心上,倒是這番交談下來,她發現總經理不若外表那般高傲清冷,反而挺平易近人的,是個好人……
「夏薔薇,如果我幫妳洗清造謠者罪名,還受害者女同學一個公道,讓壞蛋受到懲罰,加上之前我在捷運車廂內幫了妳一把,妳打算怎麼報答我呢?」盛奕辰笑著說。
聞言,夏薔薇呆住了。
嗯,她的反應正如他所料,別說是她,他自己也滿訝異的,但他就是不想在事件落幕後和她斷了聯繫,他喜歡和她相處的感覺,就算只是喝咖啡聊聊天,也會莫名的覺得很愉快。
於此同時,在茶水間外站了好一會兒的李雅容也開心不已,不僅因為總經理英明的決定,那句「豬八戒就該滾回豬圈裡」更是讓她直想拍拍手,剛剛在羅庭蔚那裡受的一肚子氣瞬間全都消失了。
倒是總經理對夏薔薇的友善態度令她大感意外,總經理可不是個容易親近的人。
她在盛豪飯店工作十六個年頭,過去身為盛世雄的祕書,多少聽盛世雄提起,對他的個性頗為了解,總經理從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是這樣,若是不喜歡的人就完全不理會對方,因此才會有人說總經理傲慢又自大。
還有,總經理每次和董事長起爭執,一整天情緒都很不好,照理說,董事長這回替羅經理出頭,總經理就算沒發怒,應該也會很不高興才對,但她剛剛聽總經理跟夏薔薇說話的語氣,完全沒有任何怒氣,更別說那句索討報答的話,著實讓她瞠目結舌。
後面兩人還說了什麼,李雅容已經沒心思聽了,她默默飄回自己的座位,努力消化這個她沒看過的總經理……
三天後,人事部發出人事異動公告,羅富經理因為健康因素請辭,新的經理人選將在下個月公佈,而客房部主任羅庭蔚被調派到高雄的飯店擔任一般職員,客房部主任一職暫由許孟君組長代理。
一個星期後。
夏薔薇趁著午休,拿著自己親手做的小泡芙來到總經理室。
「李祕書,這是我做的泡芙,這份是送給妳的,另外這一份請妳幫我轉交給總經理,謝謝他讓壞人受到懲罰。」夏薔薇微笑的說著,但細看的話,會察覺到她的笑容有些不自在。
那天總經理的問話她沒有馬上回答,只說了句「我要想想」就溜了,回去後她愈想愈奇怪,羅經理性騷擾女實習生,他這位總經理本來就應該要處理,怎麼說得好像是為了她才這麼做的?
之後羅經理自動請辭,連時常刁難實習生的羅主任也被調職了,大家都非常開心,夏薔薇當然也很高興,也認真的考慮起該如何報答總經理。
這幾天她都在想著要送總經理什麼謝禮才好,名牌類的東西就不用想了,她買不起,就算買得起,她也不確定總經理是否會喜歡,再說了,她覺得總經理應該不缺名牌。
想了幾日,她決定做吃的當謝禮,來實習的時候,她有把小烤箱帶來台北,前天她試著做了花生跟藍莓口味的泡芙分送給同學們,大家都說好吃,讓她增加不少信心,決定今天將泡芙送出。
「妳可以跟他本人道謝。」一道男聲突然傳來。
夏薔薇轉頭,就看到盛奕辰不知何時站在後面,讓她嚇了一跳。
盛奕辰走上前,看著桌上的東西,好奇地問道:「妳送我什麼當謝禮呢?」
「是、是泡芙。」夏薔薇完全不敢亂動。
「泡芙是嗎?拿進來吧。」
夏薔薇戰戰兢兢地看向李雅容,「李祕書,這泡芙……」
「我想總經理是要妳親自拿進去辦公室送給他。」李雅容微笑著將泡芙放到夏薔薇手裡。
夏薔薇只好跟進去,然後就看見盛奕辰從辦公桌上拿起一個紙袋,走到沙發那邊坐下。
「妳也坐。」
夏薔薇想了下,「總經理,我只是來送泡芙,順便跟你道謝,就不擔誤你吃午餐了,我先回去了。」
「妳吃午餐了嗎?」
「還沒有。」
「那好,這是宋祕書幫我買的便當,我今天沒有什麼胃口,這個便當給妳吃,我吃泡芙。」盛奕辰意興闌珊的說著。
夏薔薇這才發現總經理似乎心情不太好的樣子,她想起這幾天有傳言說因為總經理逼迫羅經理辭職,又把羅主任給調職,讓董事長非常生氣,父子倆見了面都不說話。
想到這裡,她不免有些愧疚,她是想要羅經理那隻大色狼受到懲罰,卻沒想到會因此害得總經理跟董事長兩人生了嫌隙,如果是真的,那該怎麼辦呢?
「總經理,我聽說你最近跟董事長有些不和,是真的嗎?是不是因為你幫我們懲處了羅經理,所以董事長他……」
「這個世上感情好的父子很多,可是處不來的父子也是有的,妳不用想太多,我跟董事長沒有不和,跟羅經理請辭一事也沒有關係,只是經營理念不一樣。」盛奕辰還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和父親的相處模式。
父親在看到他拿出羅富收回扣的證據,還有性騷擾實習生的監視器畫面後,總算相信不是有人要惡意抹黑,只是即便證據都擺在眼前,父親仍希望給老同學一點面子,別鬧到警察局,他會勸羅富自動請辭。
他之所以會答應父親的要求,是因為他不想讓父子關係變得更不好,不過他也提出一個要求,那就是把羅庭蔚給調離現職,羅富在飯店安插了不少自己的人,短時間內無法一一拔除,不過只要把影響力最大的羅庭蔚調走,其他人也就翻不出什麼花樣了。
「好了,別再談讓我心情更不好的話題,把泡芙給我,妳吃便當。」
原來傳言是真的,總經理真的和董事長鬧不和,雖然總經理說不關她的事,她還是覺得很過意不去……
把裝著泡芙的盒子拿給盛奕辰,夏薔薇拿起紙袋坐到旁邊的沙發上。
盛奕辰打開盒蓋,有些驚訝。「原來是小泡芙,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呢。」她做的泡芙比一般市面賣的還要來得小一號,模樣很可愛,他拿起一顆吃下,點頭讚賞道:「很好吃。」
夏薔薇本來有點擔心,不知道他會不會不喜歡吃泡芙,聽到他說好吃,她也就放下心來,她從紙袋拿出便當,打開一看,立刻就被裡面的豐富菜色嚇了一跳,日式蝦捲、黃金干貝酥、炸蝦天婦羅、日式炸豬排、蒲燒鰻魚、鹽烤香魚,旁邊有黑豆及和風沙拉,紙袋裡還有白飯、味噌湯跟一個果凍。
這便當也太豪華了吧!
「夏薔薇,妳幹麼對著便當發呆,難道妳也沒有胃口?」盛奕辰困惑地問。
「不是,我只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豪華的便當,她感到很驚訝,「那麼,我開動了。」
夏薔薇拿起筷子,先咬了一口豬排,肉質外酥內嫩,清爽不油膩,真的太好吃了,接著她慢慢品嘗其他菜色,一臉幸福的樣子,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盛奕辰盯著她看了許久。
盛奕辰一邊吃泡芙一邊看她,只見她吃得津津有味,那個日式便當他常常吃,覺得口感其實還好,可是看到她咬了一口蒲燒鰻魚,小臉蛋就露出開心的表情,他不禁想著,那個鰻魚真有那麼好吃嗎?
他忍不住起身坐到她旁邊,夏薔薇愣了下,有些驚訝也有些困惑,還有點緊張,怔怔地看著他。
「夏薔薇,蒲燒鰻魚好吃嗎?」
「嗯,非常的好吃。」她老實回答。
「我想吃一口。」
「可是我已經吃過了……」夏薔薇眨了眨眼,看他很想要吃,便把手上的筷子拿給他。
盛奕辰接過筷子後,夾起鰻魚咬了一口,覺得今天的鰻魚似乎真的比較好吃,下一刻,他覺得自己餓了。
「夏薔薇,抱歉,我突然又有胃口了,我想吃便當。」
「什麼?可是我已經吃了一半……」
「下次我請妳吃飯,今天這個便當就讓給我吃吧!」盛奕辰此刻胃口大開,直接端過便當,一口接一口吃著。
他不在意吃口水便當,夏薔薇卻忍不住臉紅了,看到他咬著自己吃了一半的炸蝦天婦羅,她只覺得喉嚨一緊,臉頰上的熱度又增了幾分。
「妳一直看著我筷子上的炸蝦天婦羅是吧?來,給妳吃一口。」盛奕辰將炸蝦天婦羅遞過去。
夏薔薇紅著臉,連忙拒絕,「總經理,不用了,我已經吃過了,剩下的你自己吃就行了。」
緊張到有些坐不住,她無法繼續看總經理吃著自己吃過的便當,雖然她常跟好友何景瀅共吃東西共喝飲料,但還沒有跟男人這麼親近過,那感覺很怪異,好像他們兩個人關係有多親密似的,可是他們不但連朋友都稱不上,以後也許連像這樣相處的機會都沒有,等到實習結束後,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了。
她很清楚的知道,總經理只能遠觀而已。
不久,她以上班的時間快要到了,還得去買東西為藉口,提早離開總經理辦公室,而留下來的盛奕辰則是繼續津津有味地吃著便當。
其實他剛剛是看她好像很緊張,便想要逗逗她,讓她放輕鬆,才故意拿炸蝦天婦羅要給她吃,誰知這一逗她竟然臉紅了,小臉蛋羞怯的模樣比他手上的炸蝦天婦羅還要可口,同時他也發現自己有想要在她臉上咬一口的衝動,因此當她找理由離開時,他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放她離開。
不過……夏薔薇臉紅的樣子也未免太可愛了吧!
這朵薔薇不是什麼解語花,而是他的解氣花吧,兩次下來,他發現就算心情再不好,只要跟她在一起就能平緩下來,甚至覺得很舒心,這不,原本看著沒有胃口的便當,現下都覺得好吃了呢!
盛奕辰唇角微揚,心情很不錯,這大概是他進入飯店工作以來,吃得最有味道也最快樂的一頓午餐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新版)

    【龍門三姝】(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5.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6.《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8.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9.《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10.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本館暢銷榜

  • 1.穿越尋寶去之《公主越雷池》

    穿越尋寶去之《公主越雷池》
  • 2.王子以身相許之《小氣大總裁》

    王子以身相許之《小氣大總裁》
  • 3.冤家貴人之《餵養女強人》

    冤家貴人之《餵養女強人》
  • 4.穿越尋寶去之《小妾上位》

    穿越尋寶去之《小妾上位》
  • 5.貧妻奸商之《鹽妻發家》

    貧妻奸商之《鹽妻發家》
  • 6.婦德放兩旁之《涼涼當王妃》

    婦德放兩旁之《涼涼當王妃》
  • 7.地下皇帝之《鳳凰特典》

    地下皇帝之《鳳凰特典》
  • 8.天虹組織終回《打包花心鬼》

    天虹組織終回《打包花心鬼》
  • 9.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 10.《禍水爺》

    《禍水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