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醫術甜寵
分享
藍海E59703

《山野藥香妻》卷三(完)

  • 出版日期:2018/12/05
  • 瀏覽人次:3729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十一和楊石峰的家是村裡首富,十一可是村裡的首席貴夫人,
她每天不是調戲夫君,就是逗弄大胖兒子,
或是管管自家的雜貨鋪子,偶爾去看看她建的學堂,日子愜意得很,
只是呢,其他人家普遍貧窮,自家的富足無可避免成了眼紅的目標,
這不,兩個賊人趁夜摸上門要偷東西,她把人暴打一頓,
雖然起到了殺雞儆猴的作用,但是讓大夥兒都能過得好才是長久之計,
於是她決定讓楊石峰找人闢藥田、建藥房,聘請村民種藥草、製成藥,
又在鎮上和城裡開了兩間藥鋪,頭三天用免費看診給藥鋪當噱頭,
再加上她醫術精湛、藥丸效果奇佳,果然漸漸打響了名聲,
但想賺得更多,她開發出女性專用的養護藥膏,準備搶攻女性經濟……
木梓華,女,一個九零後的雙面女孩,現實中處事冷靜,
性格淡定,一切從實際出發,沒有一點跳脫色彩。
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卻猶如脫韁的野馬,
熱愛幻想,天馬行空,更是愛把自己的幻想付諸於筆下,
打造一個個書中故事,悅人悅己。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三十八章 某人吃醋了
連嶽被派到京城為外祖賀壽,他知道這是他爹娘故意為之,目的就是想將他支走,不想讓他對十一太上心而讓未婚妻不滿,他無法反抗,只能遵從,原本想著替外祖過完壽就馬上趕回來,到時候十一肯定還沒走,畢竟他祖母還要十一的醫治,可誰想得到,他在京城被許多事情耽誤,等他回來的時候,十一早就離開了。
知道十一離開了,他的心就像被放在火上炙烤一般,他找了所有人詢問,卻沒有人告訴他十一去哪兒了,所有人都搖頭說不知道,就連他的兩個好友也打聽不到十一的消息。
連嶽露出苦笑,自己看起來雖然光鮮亮麗讓人羨慕,實際上卻連自己的婚事都無法做主,不光要娶一個根本不喜歡的女子為妻,連心愛的姑娘也無法留在身邊。
他長這麼大,從來都是聽從父母的安排去做事,沒有讓他們失望過,也沒有主動要求過什麼,但這一次,他不想再這樣了,他想按照自己的心意而活,他要把喜愛的姑娘一輩子留在身邊。
所以他和父母吵了一架,不顧他們的阻攔到處派人打聽,一點蛛絲馬跡都不放過,更是派了許多人到第一次遇見十一的鎮上去找,整整找了一個月,這才終於打聽到十一的落腳處。
知道消息的那一刻,他欣喜若狂,一刻沒閉眼,一口水沒喝,一口飯沒碰,夜以繼日趕了過來,就是為了見他心愛的姑娘,卻不想,他心愛的姑娘大著肚子,一臉幸福地跟另一個男人有說有笑的。
她竟然懷孕了!
連嶽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腦子一空,下一瞬便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而後神志陷入了一片黑暗。
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連嶽見到自己躺在一張鋪著白色床單的床上,鼻中充斥著藥草味,不遠處的架子上滿滿的都是藥草。
他這是在哪裡?
「少爺!少爺你醒啦?」
一聲驚喜的呼喊拉回了連嶽的思緒,他看向自己的小廝,「我這是在哪裡?」
小廝的眼神閃了閃,小心翼翼地說道:「少爺,咱們在十一大夫的家裡,你剛剛暈倒了,我們沒辦法,只好去求十一大夫讓她給你看看,然後她就讓我們把你抬到這裡來了。」
聽到是十一救了自己,連嶽的心裡升起一股愉悅感,不過還沒持續多久,想起十一大著肚子的模樣,他的心又一次苦澀了起來,他忍不住向小廝確認地問道:「十一她……她是懷孕了嗎?」
小廝低下頭,沒有應聲,他不忍心在少爺心頭的傷口上撒鹽。
作為從小跟著少爺的貼身小廝,他知道少爺有多喜歡十一大夫,現在心愛的人嫁給了別人,還懷了娃娃,這對少爺太殘忍了。
連嶽勾起嘴角,模樣卻比哭還讓人難過,他不顧小廝的阻攔就要下床。
「少爺,少爺你幹什麼?你現在太虛弱了,要好好休息兩天,你別動了。」
連嶽伸手擋開小廝,「你讓開,我要去見見她,我要親口問問她為什麼!」
「少爺,你還是先休息好吧,你的身體要緊。」
「你滾開,不要攔我。」
就在兩人拉扯之際,十一進來了,問道:「你要問我什麼?」
連嶽的動作一僵,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再也無法動彈。
十一將手裡的裝著湯藥的碗放到桌上,見他不開口,便對他的小廝道:「這是你家少爺的藥,給他喝了,喝完趕緊離開。」
小廝吶吶地應了聲是,不太敢看自家少爺的臉色。
眼看十一轉身就要走,連嶽再也忍不住,出聲喊道:「十一!妳別走!」
十一回過身來,挑眉道:「有事嗎?」
連嶽的視線再一次投向她凸起的肚子,艱澀地開口,「妳、妳嫁人了?」
十一挺了挺肚子,淡淡地道:「你不是看見了嗎,沒有嫁人哪來的孩子?」
連嶽的心一緊,胸口悶得都要不能呼吸了。
她真的嫁人了,還懷了孕,那他這麼久以來的堅持和苦苦尋覓又算什麼?!
「妳怎麼不說一聲就走了?我從京城趕回來妳就不在了,我到處打聽妳的消息,好不容易才知道妳住在這裡,我……」
十一皺著眉打斷他的話,「我為什麼不能走?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還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嗎?我跟你有什麼關係?」
十一毫不留情的話,無異於一把刀插在連嶽心上,讓他想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是啊,她根本就沒搭理過他,在她的心裡,他們什麼關係都沒有,他在她眼裡就是個路人罷了。
可是他還是不甘心,她這樣的女子,就算要嫁人,也只能嫁個比他好的,怎麼能嫁給一個鄉野村夫,生活在如此貧苦的地方?這不該是她該有的生活。
這股不甘心讓連嶽失了冷靜,說出口的話也帶了攻擊性,「憑妳的樣貌和本事,妳找什麼樣的男人沒有,為什麼自甘墮落地嫁給一個村夫,還生活在這種窮鄉僻壤?那個村夫什麼都給不了妳,十一,他根本配不上妳,妳快醒醒吧!」
本來十一沒打算搭理連嶽,只想著等他醒來後就讓他趕緊離開,沒想到他居然把楊石峰說得如此不堪,她的臉色驀地沉了下來,聲音也冷了幾分,「你覺得我相公給不了我什麼,那你呢?你能給嗎?」
連嶽急切地回道:「我當然能給!我能給妳錦衣玉食的生活,妳不必操心任何事,更不必辛辛苦苦地替別人治病賺錢!」
「呵!」十一冷笑一聲,「我有說過我想要錦衣玉食嗎?你覺得憑我的本事,我想要多少錢賺不到,何必要靠別人來給我錦衣玉食?」
連嶽被她問的一噎,的確,憑她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隨便替個富豪官紳治個病,要多少銀子都是輕輕鬆鬆的,她要是想要過錦衣玉食的生活,壓根不需要靠男人。
十一不留情的繼續說道:「你說你喜歡我是吧?對我一片真心是吧?好,那我想要一心一意對我好的人,一生只有我一人,只愛我一人,你能做到嗎?」
連嶽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他可以只愛她一個,卻沒辦法只有她一個女人,因為他的身分不允許他這麼做。
十一諷刺一笑,「你做不到,可是我相公可以,他一生只愛我一人,什麼都以我為重,可是你呢?你所謂的好,就是讓我當個毫無地位可言的妾室,和別人共有一個丈夫,然後在你妻子的手下忍氣吞聲?你也說了,我什麼人找不到,就算不找我現在的相公,我又為什麼要找你這樣的人?對不起,你配不上我。」
連嶽的心被她這番直接的話刺得鮮血淋漓,他無法反駁,無力地倒回床上,腦子裡一片空白。
十一哼了哼,轉身離開之前又道:「給你們半天時間,立刻離開,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氣!」
她其實沒想到還會再見到連嶽,看見他出現的那一刻,她嚇了一大跳。她當然知道連嶽對她的心思,但她對他半點意思都沒有,以前沒有,現在就更沒有了,況且在她看來,他可是樣樣都比不上楊石峰。
從醫藥房回到屋裡,十一沒有看見楊石峰,她問向小石頭,「你石峰哥哥呢?」
方才不是還在這裡嗎?
小石頭抬手指了指他們房間的方向,小小聲地說道:「哥哥剛剛好像不開心了。」
十一看了看緊閉的房門,揉了揉小石頭的頭髮,慢慢走到房間前,伸手一推,門開了,並沒有鎖上。
楊石峰正坐在桌子邊,眼睛看著桌面一動也不動。
十一走過去,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相公,你在幹什麼呢?」
楊石峰的眼睫毛顫了顫,卻沒有轉頭看向十一,仍舊盯著桌面,好似那兒長了一朵美麗的花。
十一又戳了戳他的臉頰,「哎,相公你幹什麼呢,怎麼不理你的小娘子了?」
楊石峰偏了偏頭,但仍是保持沉默。
十一這下子可以百分之百確定了,這人在生氣呢,至於為什麼生氣,肯定是因為連嶽。
十一暗暗歎了口氣,一屁股坐在楊石峰腿上,伸手摟住他的脖子,撒嬌地晃了晃,「石峰哥哥,你怎麼了,生我氣啊?」
這還是她第一次喚他「石峰哥哥」,嗓音又甜又膩,叫得人心都麻了。
可是楊石峰只要一想起找上門、那個一看就是公子哥的男人,心就憋得難受,那人看十一的眼神,連傻子都看得出來他是什麼意思。
一想到有人覬覦他的十一,他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十一看他還是冷著臉不說話,暗想他這是真氣得狠了,只好在他的唇上連續親了好幾口,哄道:「你別生氣,我跟那人不熟的,只不過給他的祖母治過病,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誰知道他還跑來了,不過剛剛我跟他說清楚了,讓他趕緊走。」
楊石峰抿了抿唇,許久後才低低地說道:「他喜歡妳。」
十一回道:「那又怎麼樣,我又不喜歡他,我喜歡的是你啊!」
這句話像顆糖,讓楊石峰不好受的心甜了起來,他伸出手,一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臉頰。
十一又在他嘴角親了一下,「這下不生氣了吧?」
楊石峰搖搖頭,「沒有生氣。」他只是擔心他的十一被人搶走,才會忍不住跟個孩子一樣不開心、鬧彆扭。
十一怎會不知道楊石峰的想法,他在乎她的心情,她比誰都知道。
她將他的大手拉過來放到自己的肚子上,笑道:「你看,咱們連孩子都有了,孩子要是知道爹爹跟娘鬧彆扭了,肯定會不高興的,等他出來了,他要生你氣的。」
楊石峰被她的話給逗笑了,大手在她的肚子上輕輕摩挲,「對不起,我不該不開心的。我知道妳對我的心意。」
十一摸了摸他的臉,「你別多想,外面那個人對我來說就是個陌生人,我管不了他怎麼想,但他影響不了我們一絲一毫。」
楊石峰點點頭,低頭在她的嘴角也印下一個吻,呢喃道:「我知道。」
他的十一一向敢愛敢恨,她選擇了他,那麼她的心意就比什麼都明確,別人無法撼動。
「十一,我去跟他談談吧。」楊石峰想,這是男人之間的事情,他總要出面解決的。
十一卻伸手抵在他的唇上,搖搖頭,「你不要去,他只是無關緊要的人,沒那個必要去跟他談什麼,他不值得。」
楊石峰沉默片刻,還是答應了。
十一像揉小石頭那樣也揉了揉他的頭,心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打定主意要讓外面的那群人趕緊走。
可到了晚上,連嶽的小廝卻過來告訴十一,他家少爺因為長途奔波發起了高熱,還需要在這裡住一段時間,等燒退了再走,不然會有危險。
十一心裡一百個不願意,要他們馬上就走,小廝卻直接跪了下來連連懇求。
被個大活人這麼跪著,十一一點也不覺得榮幸,逼不得已只好去看看連嶽的情況。
連嶽不是裝病,他的確燒得很嚴重,昏迷中還說著胡話,十一心裡清楚,要是現在趕他們走,說不定人半路上就得出事,她倒不是心疼連嶽,而是想起他的家世,他要是出了事,估計這個村子以後也別想太平,他們家也別想好過了。
她不想現在平靜的日子被打破,只能強忍著氣讓他們暫時住在醫藥房裡,又扔了一把退燒的藥草給他的小廝後,就不再多管了。
 
 
兩天後,連嶽的燒終於退了,人也清醒了過來,十一再次開口讓他們走。
連嶽臉色慘白,在小廝的攙扶下起了身,看著十一的眼神黑沉沉的,聲音也嘶啞得厲害,「十一,如果,如果我不娶別人了,我就娶妳一個,這輩子也只有妳一個,妳能嫁給我嗎?」
十一挑了挑眉,乾脆直接地搖頭,「不能。因為我不喜歡你,我只喜歡我的相公。你別再在我身上花心思了,以後也別來了。」為了怕連嶽以後再來或者用他家的權勢找麻煩,她又補充道:「我知道你家世不凡,想要做點什麼很容易,你是知道我的醫術的,醫術可以治人,也可以害人,以我的本事,讓一個人神不知鬼不覺地病死還是不成問題的。所以,我不希望任何人來打擾我平靜的生活。」
這樣直接的警告,或者說是威脅,連嶽怎麼能不明白她的意思?本來已經絕望的心又一次疼得發顫,在她心裡,他就是這樣一個會用權勢威脅迫害他人的人嗎?
連嶽低頭,微勾起的笑意充滿苦澀,一顆心再也沒有任何漣漪。
他想,他輸了,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就輸了,連爭一爭的機會都沒有,要是她對他哪怕有一點點的好感,他都會不顧一切地將她搶過來,可是她連這個機會都沒有給他,他除了放棄,還能如何?
連嶽在登上馬車的前,最後回頭看了十一一眼,喃喃道:「十一,再見。」
以後,再也不見。
 
連嶽走了,楊石峰終於鬆了口氣,看著一個覬覦自己女人的男人在眼皮子底下打轉,偏偏他又答應過十一什麼都不做,真是難受得抓心撓肺。
楊石峰捧住十一的臉,在她的臉頰上咬了一口,惡狠狠地道:「妳是我的。」
看他這難得幼稚的模樣,十一都想笑了,知道這幾天委屈他了,她安撫地親了他的唇好幾下,「好,全是你的。」
被十一這麼一親,楊石峰立即就洩氣了,唇追著十一不放。
他已經好長時間沒碰她了,前幾天又因為連嶽的事情心裡憋悶,現在心情輕鬆了,她又連連親他,他很快就受不住了,急促的呼吸噴吐出的氣息一下又一下地打在她的脖子上。
可是他不敢動,只能將臉埋在十一的頸窩,粗喘著氣,一隻手撐在床上,避免壓到她的肚子。
他就算再激動,也記得她的肚子還懷著娃娃呢。
十一跟楊石峰現在對彼此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她自然知道他現在是極想要的,看他這麼難受了還不敢動,她不免有些心疼,雖然寶寶重要,但是寶寶的爹也很重要。
小崽子,你要乖乖的啊,爹爹為了你忍著不吃肉好長時間了,可可憐了,看在你出來還要爹爹養的分上,要給他點面子啊。
十一默默在心裡跟寶寶打好了商量,便摟住楊石峰的頭,在他耳邊親了親,低喃道:「沒關係的,寶寶現在已經過三個月了,沒那麼脆弱了。」
楊石峰一下子抬起頭,看著她的眼神又驚又喜又糾結,「真的?」
十一輕笑一聲,湊到他唇邊給了他一個鼓勵的深吻,「你輕輕的。」
楊石峰悶哼一聲,隨即低下頭吻著她,雖然急切卻很溫柔,他的雙手撐在她身旁,完全不會壓著她。
十一被他吻得身子酥麻難耐,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扯他的衣服。
楊石峰愉悅地笑了,三下五除二地將兩個人的衣裳剝光,不過他並沒有急著要她,而是凝視著她凸起的肚子,難掩動容。
這裡面是他的孩兒,是十一為他懷的孩兒,他正乖乖地待在娘親的肚子裡,再過幾個月就能出來了,一想到這裡,他就滿腔柔情,他將身子往下退去,將耳朵貼到肚子上靜靜地聽著,當然,孩子還這麼小,壓根不可能聽出什麼的,他卻聽得異常認真,好像真能聽到什麼似的。
十一看著這一幕,心裡湧起一股幸福感,現在的日子就是她想要的,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了,想到這裡,她忍不住將手放到楊石峰的腦袋上,輕輕地摩挲著。
楊石峰聽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朝十一笑了一下,而後低頭輕輕吻著她的肚子,一下又一下,將她的肚子都親了一遍,好像在認真地和肚子裡的寶寶打招呼。
十一被這個傻爹弄得沒辦法,只好隨他去了,剛剛被他親的那點難耐也消失了,反而覺得有些昏昏欲睡,漸漸的就要閉上眼睛。
就在她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感覺到身下無預警被填滿,讓她忍不住悶哼一聲,氣得恨不得狠狠踢這個突然襲擊的男人一腳,不過,她已經沒力氣去揍人了。
第三十九章 去鎮上請夫子
胡鬧了一晚,十一睡得格外熟,等到醒來的時候,早已不見楊石峰的人影。
此時神清氣爽的楊石峰正在學堂的預定地那兒,前幾天因為連嶽在,他天天都待在家裡,現在麻煩走了,他又回來忙活了。
村裡人都知道楊石峰的家是全村最漂亮的,無異於鎮上的酒樓,而且全是楊石峰自己裝修佈置的,所以那些蓋房子的人常常會來問楊石峰的意見,對於學堂他們很重視,自然希望建得漂漂亮亮的。
楊石峰打算按照家裡現在的裝修方式來修建學堂,將每處的要求一一跟這些人說明,一夥人整整忙活了兩個月,才終於完工。
學堂占地面積相當於五戶人家那麼大,教舍、食堂、宿舍一應俱全,外牆全是用昂貴的青磚砌成,屋頂則是瓦片,裡頭的牆壁又白又亮,地板也全是光亮的地磚鋪就,絕對是這十里八村最吸引人、最漂亮的房子。
村裡人什麼時候見過這麼漂亮的宅子,一個個驚歎得不得了,只要沒事就會在學堂外面轉悠,就算進不去也要在門外瞅一瞅,那些孩子們就更不必說了,現在的娛樂項目已經變成結伴去看學堂,一個個小腦袋扒在門框上不肯離去。
等到學堂正式完工的這一天,十一看著學堂的樣子也是十分喜愛,挺著個大肚子前前後後地轉了兩圈,當即決定要好好慶祝一番。
先放了幾串鞭炮熱鬧一下,然後出錢請了專門做席面的廚子到學堂那格外敞亮氣派的食堂廚房裡,讓廚子做了一頓豐富的飯食,好好招待那些為學堂幹了幾個月活的人。
廚子的手藝不錯,飯桌上雞鴨魚肉俱全,香得外面路過的人都用力深呼吸,十一還特意提供了十幾醰子的酒,讓他們盡情暢飲,一來算是慶祝學堂完工,二來算是感謝這些人這些日子以來為學堂的付出。
幹活的眾人高興壞了,有酒有肉簡直是人間美事,大家都敞開了肚皮吃喝起來,你來我往推杯換盞,一時間熱鬧極了。
慶祝過後,十一決定將學堂對外開放幾天,讓想來參觀的人都可以進來看看,等到夫子有著落了就立即開課。
聽說能參觀學堂,村人們極為有興趣,紛紛帶著自家孩子前去,而且不光是本村人,外村的人也都聽到了風聲,帶著孩子大老遠地趕來看看。
當村民們看見學堂內裡的佈置時,差點走不動路,心裡都是一個感覺—— 太好看了,太氣派了,簡直比鎮上的學堂還好看。要是能在這裡讀書該多有面子啊!
不少孩子當下就拉著父母的衣角搖晃,鬧著要來上學,也有不少本來沒打算送孩子來上學的父母,內心也不免有些動搖。
確定來學堂念書的孩子已有不少,十一便開始著手準備請夫子的事。
十一本來打算和楊石峰一起去請上次打聽好的喬夫子,他卻強烈反對,「妳懷著身孕,肚子這麼大,去鎮上要顛簸那麼長時間,身體怎麼受得了?乖啊,妳在家裡待著,我保證把夫子好好請回來。」
對於她挺著五個月的肚子長途奔波去鎮上,殺了他他都不同意。
十一有些不滿地噘了噘嘴,「可是我行動挺靈活的,現在身子也沒那麼不舒服了,去一趟鎮上沒什麼問題的,要是再等兩個月,就是想去都去不了了。」
楊石峰將人摟進懷裡輕拍,哄道:「乖啊,驢車跑起來可顛簸了,正常人坐著都受不了,更何況妳還懷著孩子,要是妳和孩子有什麼危險,妳是想要了我的命嗎?」
十一低下頭不說話了,其實她也知道她這想法有點危險,但她就是忍不住想任性,也不知道怎麼了,懷孕後就老是愛給楊石峰出難題,想要他哄哄自己。
難不成懷孕的女人都是不講理的?
「好吧,那你自己去吧。」十一妥協了,卻看著自己的肚子歎了口氣,在顯得格外大的肚子上拍了拍,「你看你,都是因為你,娘都不能出去了,你說,你錯了沒?」
肚子裡的孩子像是明白了他娘對他的嫌棄,狠狠地踢了肚皮一腳作為回應,讓十一差點跳起來。
「你個小崽子想造反啊?小心我揍你哦!」十一又拍了拍肚子,恐嚇裡頭不安分的小傢伙。
楊石峰嚇了一跳,趕忙拉住她的手,阻止她再拍肚子,「我的乖乖啊,妳可慢點,肚子這麼大怎麼能亂拍呢?」
「可是這傢伙太不聽話了,老是在我肚子裡造反。」
十一的話音剛落,肚皮上又鼓出來一塊,她又被狠狠踢了一腳。
她氣極了,拉著楊石峰的手放在肚子上,不滿地告狀,「你看看他,太過分了,又踢我,我現在一句都說不得了,我還是他娘嗎?這崽子以後是想要造反啊!」
楊石峰無奈又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不氣不氣,他還小呢,不懂事,等他出來了我教訓他,好不好?」
十一扁扁嘴,決定暫時不跟個小崽子計較。
成功安慰完大的,吃苦耐勞的楊石峰又蹲下來親了親大大的肚子,和裡面的小傢伙耐心溝通起來,「寶寶,你乖一點啊,別老是踢你娘,娘都生氣了,你乖乖的,等你出來爹爹帶你騎大馬,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被安撫到了,肚皮上又鼓出來一個包,孩子在裡面又踢了一腳,不過這一次輕輕的,沒那麼用力,純粹是回應一下父親。
楊石峰見狀,高興地在鼓起來的地方又親了一口,「寶寶,爹知道你乖的。」
十一翻了個白眼,這副父慈子孝的場景是怎樣?到底誰才是他的乖乖啊,她現在是連個面都沒露過的崽子都比不上了嗎?
楊石峰安慰好了肚子裡的小傢伙,將十一抱起來放到床上,「妳躺一會兒,老站著該受不了了。」
十一的確不能久站,站久了渾身都不舒服,肚子更是感覺要往下掉一般。
楊石峰摸著十一的肚子,高興之餘又不免憂愁,「十一,妳肚子怎麼這麼大啊?我看那些比妳壯、比妳胖的婦人懷孕五個月的時候,肚子都沒有妳大。」
因為她懷了身孕,楊石峰格外關心這方面的事情,看見其他懷孕婦人總會不自覺地多看幾眼,忍不住拿別人和她做對比,他發現村裡那些五大三粗的婦人,肚子遠遠比不上十一,這把他嚇了一跳,還專門去請教村裡極有經驗的人,大家都說十一的肚子確實太大了。
十一卻毫不在意地拍拍肚子,「那是因為我吃的東西都被這個小傢伙吸收去了,我可一點都沒分著。」
的確是這樣,別人家的婦人懷孕,都是會長胖的,唯有十一,怎麼吃都吃不胖,反而越來越瘦,看來吃的東西全都用來長肚子了,肚子才會特別大。
楊石峰忍不住猜測道:「妳這肚子也太大了,妳說裡面是不是雙胎啊?我聽人家說,懷了兩個孩子的肚子總是特別大。」
就連楊爺爺都私下裡嘀咕十一莫不是懷了兩個吧,還讓楊石峰抽空帶十一去鎮上找大夫看看。
十一淡定地搖搖頭,「我肚子裡就只有一個孩子的脈搏。」
她也知道自己的肚子太大了,所以給自己把過脈,裡面就一個孩子,只不過這孩子一個人能比得上人家兩個。
十一的醫術楊石峰是相信的,這麼說來的確就一個孩子,可是這讓他更憂慮了,「一個孩子就這麼大,這會不會不太好啊?」
他生怕孩子太大導致她難產,他倒寧願孩子瘦一點,等出來了再好好養。
十一歎了口氣,「可是你的崽子太會長了,把我吃的全都搶了去,他自己要長這麼胖的,我控制不住啊。」她接著又肯定地說道:「他出來一定是個大胖子。」
儘管對於她叫自家孩子大胖子有點哭笑不得,但楊石峰也不得不贊同她的話,她每天吃的不算多,是這孩子太會長了。
看楊石峰皺著眉頭,十一怎會不知道他在擔憂什麼,她摸了摸他的臉,安撫道:「你別擔心,我自己心裡有數的,我會多多走動走動,這樣就不會讓孩子太難生,而且,你忘了我的本事啦?就算到時候孩子太胖生不出來,我也可以自己給自己剖出來,總之,我會陪你們一輩子的,相信我。」
楊石峰知道她會給孕婦剖開肚子取出孩子,她說這叫剖腹產。村裡有兩個婦人因為孩子太大,難產生不出來,她就是用這個方法取出孩子的,現在那兩個婦人都好好的,孩子也好好的。
可是,別人是別人,楊石峰只要想到十一要痛苦地將肚子剖開,還是自己給自己剖,他就受不了,他怕會有危險。
「十一,要是可以,還是別用這個法子吧,妳給別人剖肚子,跟給自己剖肚子肯定不同,這裡又沒有別的大夫可以幫妳,太危險了。」
其實自然產比剖腹產好,十一當然懂得這個道理,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會選擇給自己剖腹的,於是點點頭道:「那以後我多動動,少吃點,讓這小崽子別長這麼胖。」
楊石峰道:「以後每天吃完飯我都陪妳去村裡散散步。」
 
 
第二天,楊石峰去了鎮上請喬夫子。
喬夫子現在所在的學堂很小,裡面的孩子不過二十幾個,環境也不是很好,牆壁斑駁破舊,看著有點昏暗,桌椅大多數都缺胳膊少腿的,顏色也黑乎乎的,而且他們的穿著打扮,一看就知道是不太富裕人家的孩子。
楊石峰估計,這裡的夫子應該也沒有多少月錢。
喬夫子正在上課,楊石峰沒有貿然去打擾,一直等到中午下學吃飯休息的時候,才進了夫子休息的小隔間裡找喬夫子。
喬夫子正在吃午飯,就簡單的一小碟青菜和一小碟炒茄子,一點葷腥都沒有,楊石峰看了一眼就收回視線,給他行了禮,便讓到一邊,恭敬地道:「夫子,不好意思打擾您了,實在是晚輩有事情找您,不過您先吃飯吧,吃完了我們再談。」
喬夫子大概四十來歲,兩人又是同一個地方的,楊石峰自稱晚輩很合適。
喬夫子並不認識楊石峰,還以為是哪個孩子的父親來找他有事,於是做了個請坐的動作,並且馬上放下筷子道:「吃飯不急。不知道小兄弟來找我有什麼事啊?」
楊石峰先是自我介紹道:「我叫楊石峰,是白雲村的。」
聽到是白雲村的,喬夫子愣了愣,又一次請楊石峰坐下,對他的態度倒是親近了不少,「原來你是白雲村的,我就是你們隔壁村的,算起來,咱們是老鄉啊。不過,我已經好多年沒回去了,也不知道那裡現在怎麼樣了。」
楊石峰笑了笑,「村裡現在跟以前沒什麼太大的改變。」
喬夫子點點頭,語氣有點感慨,「也是,村裡出來一趟太麻煩了,大家世代居住在那裡,能有什麼改變呢?」說完這句話後,他也意識到楊石峰不是他學生的父親了,於是又問了一次,「不知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楊石峰開門見山地道:「喬夫子,今日我來,是想請你回去給村裡的孩子們當夫子的。」
喬夫子一時沒反應過來,「給村裡孩子當夫子?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我們想讓村裡的孩子們也能有書讀,學點學問,現在村裡的學堂已經建好了,就缺一個夫子,我知道你是我們那裡的人,對山裡有一定的感情,所以就冒昧前來邀請,希望喬夫子可以考慮考慮。」
喬夫子簡直驚訝極了,「村裡建了學堂了?!」
村裡有多閉塞和窮苦他是知道的,他從來沒想過村裡也能有學堂,聽起來就覺得不太真實。
楊石峰很能理解喬夫子的震驚,畢竟當初聽說十一要建學堂時,他也是過了好久才接受的。
「是真的,喬夫子,學堂就建在我家旁邊,剛剛建造好,而且現在十里八村已經確定有三十多個孩子要來上課了,就缺個夫子,只要夫子一到,馬上就能開課了。」
喬夫子摸著下巴上的鬍鬚,終於接受了這個不可思議的事實,感慨道:「我真沒想到咱們山裡還能有學堂,咱們那裡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過這種事。我那時候想讀書,都是自己千里迢迢到鎮上的學堂裡偷聽,再回家自學,雙腳走得滿是水泡,疼得睡不著覺,要是那時候村裡就有學堂該有多好啊。」
楊石峰聽著,也不由得感歎道:「是啊,咱們那裡太封閉了,也太窮了,孩子們都沒想過要上學識字,一輩子只能面朝黃土背朝天,想來鎮上幹活,除了當苦力,其他的什麼都幹不了,就是因為什麼都不會。要是有人能教孩子們讀書寫字,讓他們有點學識,相信他們的出路肯定能比現在好上百倍,村子也可以漸漸地不那麼窮困了。」
喬夫子贊同地點點頭,「是啊,學點知識總是有好處的。」
楊石峰再一次問道:「那……您能不能回去給孩子們上課呢?您也知道的,咱們那裡這麼多年來就出了您一個有學問的人,除了您,沒有別的更合適的夫子了。」
喬夫子眉頭皺了起來,表情有著明顯的猶豫,雖然他覺得村裡建了學堂的確很好,孩子們學習知識也是件天大的好事,但從他的角度來看,他好不容易憑藉著多年的苦學才從山裡出來,雖然沒有在功名上再進一步,但現在在鎮上當個夫子也還算不錯,最起碼鎮上的條件是村裡不能比的。
在現在的情況下,讓他辭了這裡的夫子之職回到鄉下,對他來說是件很難的事情。而且,就算他為了家鄉的孩子們答應了,他的家人也不會同意的。
唉,他老了,現在就是個俗人,再也沒有讀書人的清高了。
喬夫子歎了口氣,滿懷慚愧地對楊石峰說道:「小兄弟,謝謝你們看得起老夫,但是老夫在這裡待了多年,都習慣了,我的家人也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再搬回村裡,我們恐怕適應不了,你們還是另尋他人吧。」
喬夫子會拒絕,楊石峰一點也不意外,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是這樣的反應,畢竟鎮上的條件不是村裡能比得上的,幸好十一將學堂建得那般好,讓他有說服喬夫子的底氣。
楊石峰朝喬夫子拱了拱手,道:「夫子,晚輩知道您的顧慮,村裡的條件的確不怎麼好,出來一趟也艱難,放棄鎮上的生活回村裡的確很強人所難。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一點,當初我們在建學堂的時候,特意在學堂後面建了個很寬敞的院子,裝修佈置絕對不比鎮上的客棧差,就是給夫子一家人住的,也是希望你們可以住得舒服點。」
喬夫子微微睜大眼睛,心裡滿是驚訝。他沒想到他們還給夫子建了屋子,而且聽起來環境還不差。
喬夫子想起他們現在住的屋子是學堂分給夫子們住的,只有兩間房,用的都是別人不要的舊傢俱,一家人擠在狹小的屋子裡過了好些年。他也不想這麼擠,但是鎮上一個院子太貴了,他家裡還有孩子在讀書,費錢得很,他實在買不起院子,就連租金都負擔不起,如今眼看孩子們都大了,到了娶妻生子的時候,他媳婦天天愁得睡不著覺。
如果能有充足的地方住,那煩惱就解決了。
這麼想著,喬夫子不免有些心動了。
楊石峰將喬夫子的神情變化看在眼裡,不動聲色地繼續說道:「還有,我知道從村裡到鎮上不方便,要買什麼都麻煩,但是我家開了間雜貨鋪子,什麼東西都有,不需要再去鎮上買賣東西了,現在十里八村的村民都是到我家買賣東西,生活還算方便。」
喬夫子又驚訝了,連鋪子都有了?
楊石峰頓了頓,說出最後一點,「喬夫子,村裡人雖然沒什麼錢,但孩子們的束脩還是會給的,我家也有個小兒要上課,我和我夫人每年會給夫子繳一兩銀子的束脩錢,至於其他孩子,每人每年繳三百文錢的束脩。」
喬夫子眨了眨眼,在心裡迅速算了一下,十里八村至少有幾百個孩子,就算只有三十個孩子念書,那麼一年至少可以拿十兩銀子。
這個數字讓喬夫子驚了一下,要知道,他現在在鎮上教書,每年也就只能賺八兩銀子,而且鎮上什麼東西都要花錢買,真正存下來的錢寥寥無幾。
但是在村裡就不一樣了,村裡有地,什麼都能自己種,到時候花錢的地方就少了,存下來的就多了,也就有錢給孩子們娶妻了。
這樣一想,喬夫子更是心動了。
但這是件大事,他一時半會兒下不了決定,還是要跟老妻和孩子們商量商量才好。
「小兄弟,這事情畢竟不是小事,我得考慮考慮。」
楊石峰笑著回道:「這是當然的,這麼大的事情當然需要好好考慮,也要和家人商量商量。這樣吧,不知道喬夫子有沒有興趣去村裡的學堂看一看?說不定夫子看過之後就能有決斷了呢。如果夫子願意的話,晚輩明天可以過來接你過去。」
喬夫子對這個提議很是心動,他想去看看這個學堂到底是什麼樣的。
思索了半晌,喬夫子終於點頭了,「那老夫就去看看,麻煩小兄弟了。」
「不麻煩,那就這麼說定了,晚輩明天一早就來接您。」
第四十章 孩子爹真遲鈍
楊石峰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大家都吃過晚飯、洗漱好,準備睡覺了。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進房間裡去看十一。
十一正坐在桌邊,就著昏黃的燭光在擺弄藥草,看見楊石峰回來,她眼睛一亮,趕忙站了起來,「你終於回來啦,怎麼這麼晚啊?」
楊石峰坐到椅子上,將她抱坐到自己腿上,點點她的額頭,「怎麼這麼晚了還在收拾藥草?燭火太暗了,妳這樣對眼睛不好,對孩子也不好,不是說要妳早點睡覺嗎?妳現在不能熬夜。」
十一聽他又在囉嗦了,伸出手指捏住他的嘴唇,「好啦,別說我了,我只是看你遲遲不回來,放心不下嘛。你不摟著我,我都睡不著。」
楊石峰覺得她現在越來越會撩動他的心了,隨口說的話就能把他的心弄得軟得不成樣子,再也捨不得叨念她半句,寵溺地道:「妳呀,就會胡來!」
十一咯咯一笑,親了親他的唇角,拉起他的手放到肚子上,討好地說道:「你的小崽子還沒睡呢,他天天晚上精力旺盛得很,可能熬夜了,你不擔心他?」
楊石峰拍了下她的屁股,「就會胡說,孩兒肯定已經睡著了,現在都多晚了。」
十一看他不信,噘了噘嘴,在自己的大肚子上點了點,低頭對著肚子道:「嘿,小胖子,你爹不相信你還沒睡呢,你快給你爹打個招呼,別讓他以為娘在胡說。」
然而,大大的肚子並沒有動靜,裡頭的孩子完全不像白天時那麼活潑。
楊石峰的大手放在十一的肚子上,眼含笑意地看著她搞怪,心裡又是甜蜜又是憂愁,她現在淘氣得活像是他的女兒了,說不定將來比孩子還讓人頭疼,這樣的她能照顧好孩子嗎?哎,以後還是他來帶孩子吧,不然他怕他們母子倆天天打架。
「好了,孩兒肯定睡著了,妳就別戳他了。」
十一不滿地道:「我跟你說,這小胖子在裝呢,他根本沒那麼早睡,平時我都睡著了他還直踢我呢,現在不可能睡的。」說完,她又戳了戳自己的大肚皮,「小胖子,別裝了啊!」
楊石峰哭笑不得,懷孕後的十一簡直變得跟小孩子一樣,跟以前的性格差距越來越大,又幼稚又可愛,但是他卻愛死了她這樣,他希望她能一輩子都這樣,他願意永遠跟寵女兒一樣寵著她。
楊石峰將十一戳小胖子的手拿開,輕輕地撫著肚子,「好了,孩兒今天肯定玩累了,所以比平時睡得早,咱們讓他睡吧。」
十一噘噘嘴,終於放過了小胖子。
然而,就在楊石峰剛剛把手從十一肚子上拿開時,十一肚子一下子鼓起了一個大包,是裡面的小胖子又在踢了。
十一「啊」地叫了一聲,氣惱地看著肚子,「我就說他裝呢,根本沒睡,你手一拿開他就踢了,這個小胖子太氣人了。」
楊石峰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他這孩子還挺調皮的,還會跟大人玩捉迷藏呢。
就在這時,十一又被踢了一腳,這一腳比上一腳更有力氣,踢得她都覺得疼了。
楊石峰見狀,趕忙將手再次放在肚子上來回地撫摸,輕聲安撫道:「好了好了,寶寶乖乖啊,不要鬧了,該睡覺了,別踢娘了。」
肚子裡的孩子像是聽到了父親的安撫,倒也聽話了,不再亂踢了。
十一翻了個白眼,氣得決定再也不管肚子裡這個小胖子了,轉而問起了正事,「你去鎮上怎麼樣啦?那個喬夫子怎麼說?」
「喬夫子一開始不答應,我就將咱們書院的各種好處都跟他說明白了,後來他有點心動,我便邀請他明天過來咱們書院參觀一下,他答應了,我明天會去接他。我覺得他過來看過我們的書院後,態度一定會改變的。」他就是有這樣的預感。
十一也這麼覺得,「雖然說咱們這是在村裡,不如鎮上繁華,但是咱們給他提供的條件一點都不差,他住在這裡絕對比在鎮上舒服,而且收入還高點,一般人應該都會願意的,更何況這裡是他的家鄉,他對家鄉總是會有份特殊感情的。」
楊石峰摸摸她的臉,「好了,這件事情我會解決的,妳不要擔心。時候不早了,真的該睡覺了。」
十一打了個哈欠,還真覺得睏了,她摟住楊石峰的脖子,眼皮漸漸地變沉重了,「那我睡了。」
話音剛落,她就閉上眼睛瞬間進入夢鄉。
楊石峰勾起唇角,吻了下她的額頭,將她抱起來放到床上。
 
 
第二天,楊石峰趕著驢車去了鎮上,將喬夫子接了來。
喬夫子昨晚回去跟老妻還有孩子們說了楊石峰來找他之事,徵詢一下他們的意見。
他們起初也是搖頭拒絕的,不願意回窮苦的山裡過日子,但是當他將楊石峰對他說的種種好處轉述給家人聽後,他們便猶豫了。
他的長子已經十八歲了,雖然現在的主要事情是讀書,但是這個年紀已經不能再拖了,是時候娶一房媳婦了,但家裡總共就只有兩個房間,幾個兒子都是擠在一起住的,娶了新婦,難不成還要跟著其他兄弟住一起?
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時時戳在每個人的心裡,而村裡的學堂有個獨立的院子供他們住,這樣的條件實在很誘人,讓人很難無動於衷。
最後,家裡人一致決定來看看再說,所以喬夫子的大兒子喬致遠今日也跟著喬夫子一道過來了。
喬家父子倆本來以為學堂跟村裡的茅草屋差不多,頂多屋舍新一點,可當兩人看見真正的學堂的時候,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步伐也不自覺地停了下來。
喬夫子結結巴巴地問道:「這……這是你們建的學堂?」
「正是。」楊石峰眼裡閃過笑意,伸出手替兩人引路,「喬夫子,喬公子,你們隨我進去看看,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學堂裡的佈置。」
喬夫子父子兩人對視一眼,點點頭,帶著滿心的驚詫跟在楊石峰身後,聽著楊石峰給他們介紹學堂裡的各處,學舍、操場、食堂、休息間還有宿舍……
父子倆著實難掩震驚,誰能想到一個村裡的學堂竟然如此漂亮氣派,鎮上的學堂都無法相比,喬夫子現在所待的學堂更是不能相提並論。
喬致遠趁楊石峰不注意時偷偷拉了拉喬夫子的袖子,低聲一喊,「爹……」
喬夫子看向大兒子,在他眼中看到了激動與動心,不必明說,他便知大兒子這是想讓他答應。
其實,喬夫子的想法跟大兒子是一樣的,看見這樣的學堂,他怎麼可能不動心?一個夫子要是能夠在這樣的學堂裡教書,這輩子也算是值了。
楊石峰帶著他們看完了前面的學堂,又帶著他們到了後院看看給夫子住的院子,院子很大,除了廚房茅房院落外,還有五間房,不管多少人都是夠住的,而且裝修佈置得一樣漂亮,光亮的地面,潔白的牆壁,嶄新的傢俱,無一不訴說著這裡到底有多好。
本來就動心不已的父子兩人,這會兒徹底沒了顧慮,喬夫子當下就同意了來這裡當夫子,還一個勁兒地感慨道:「真沒想到咱們這裡也能有這麼漂亮的學堂,這裡的孩子們真是有福了,來這裡當夫子也是我的福氣。」
順利解決了夫子的事,楊石峰自然是高興的,當下就請他們父子倆回家吃午飯。
但是喬夫子搖頭拒絕了,「午飯就不吃了,我想現在就回去跟學堂的山長辭掉夫子一職,把該交接的事情處理一下,該準備的準備一下,然後儘快過來,這樣這裡的孩子也好早點念書。」
看喬夫子一副比自己還急的模樣,楊石峰覺得好笑,也不勉強,馬上又趕著驢車將他們父子兩人送了回去。
路上,喬夫子和楊石峰約定好過幾日就搬過來,十日後正式開課。
 
夫子的問題解決了,十一鬆了口氣,這就表示學堂可以步上正軌了。
不過,十日後就要開課,日子是趕了些,本村的人倒是可以馬上通知,讓有意送孩子來念書的人儘快報名,可是別的村子離得遠,不一定知道這個消息。
於是,十一又一次找了村裡有名的大喇叭黃二狗,上次雜貨鋪子開業也是讓他去十里八村宣傳的,宣傳的力度很是不錯,這一次她便想著讓他去其他村子通知一聲。
黃二狗的辦事能力不是蓋的,效果跟第一次一樣好,第二天就陸陸續續有大人帶著孩子過來報名繳費了,其中不少還是外村的人。
楊石峰現在已經認識不少字了,書寫也完全沒問題,所以十一便將登記的任務交給他,來一個學生就在簿子上記下姓名,然後給大人開張條子,十日後憑著條子來上課。
楊石峰天天忙著收費登記,等到喬夫子一家搬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三十二個孩子報名了。
喬夫子難掩驚喜,再次覺得回來村裡的決定沒有做錯,而且非常有意義,他將教會那麼多孩子讀書寫字,以後他們可能就不用世世代代生活在這大山裡,能夠成為更有成就的人。
這一刻,喬夫子的心裡湧起了難以言喻的激動,他暗暗想著,一定要好好教導這些孩子。
楊石峰將孩子們的束脩都交給喬夫子,然後將登記的事情也交給喬夫子,以後喬夫子就是這個學堂的山長了,學堂裡的所有事宜都歸山長打理,除非特別重要的事情,他和十一不會插手。
小石頭也到了正式上學的時候,雖然學堂就在家隔壁,但是十一還是讓楊石峰從鎮上給小石頭帶了個小書箱回來,以後就讓小石頭背著小書箱去上學。
十一還在書箱裡放了一本《三字經》和一些筆墨紙硯,小書箱一下子就豐富了。
小石頭簡直樂壞了,迫不及待地把小書箱背在背上,有模有樣地在屋子裡走了起來,讓家裡人看他上學的樣子。
楊爺爺哈哈地笑了,摸著小石頭的頭誇讚道:「小石頭上學的樣子可真好看。」
小石頭聞言,得意地將頭往上揚了揚,又背著書箱蹦到了楊石峰跟前,眼睛亮亮的。
楊石峰覺得好笑,也摸摸他的頭,「好看呢,以後要好好聽夫子的話,好好念書!」
小石頭樂開了花,噔噔噔地跑到十一跟前,軟糯糯地喊道:「姊姊!」
十一好笑地搖搖頭,真不知道這小傢伙怎麼對念書有這麼大的興趣,興奮得只差沒蹦上天了,不過有上進心、求知慾是好事。
十一在他現在肉嘟嘟的小臉蛋上捏了捏,「好好學習,以後考試得了第一,姊姊就給你買好多好多的書。」
這個小傢伙不喜歡吃喝,不喜歡玩具,就愛看書,說要給他買本書,他能高興地咧嘴笑一天。
果不其然,這個獎勵太對小石頭的胃口了,他的雙眼更晶亮了,十分堅定地道:「姊姊妳放心,我一定好好念書,每次都拿第一!」
「好好好,姊姊相信你,我們等著你拿第一回來。」
小石頭樂得忍不住在十一的大肚子上親了一口,跟裡面的娃娃分享自己的快樂,「小侄兒,叔叔以後一定都考第一,得了書就好好收起來,全部都給你看,好不好?」
十一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其他三人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小石頭疑惑地撓撓頭,問道:「姊姊,妳在笑什麼?是小石頭說錯什麼了嗎?」
十一笑著擺擺手,「你沒說錯什麼,只是姊姊肚子裡的這個小胖子估計不愛看書,你看他吃得這麼胖,就不像是認真讀書的料。」
小石頭眨巴著眼睛,認真地問:「那小侄兒喜歡什麼?」
十一脫口而出,「他喜歡吃!」
她話音剛落,肚子就被踢了一下。
十一已經被踢習慣了,她戳了戳自己的大肚皮,對裡面的小胖子道:「我說你愛吃你還不高興了是吧?你不愛吃你能長這麼胖?」
小石頭是個好叔叔,馬上伸出小手貼著十一的肚子,不讓她再戳,一邊心疼地道:「姊姊,妳別罵我小侄兒了,他一點都不胖呢!而且他愛吃,那以後我得了第一,我不要書了,可不可以全部換成好吃的給我小侄兒啊?」
十一「嘖」了一聲,覺得小石頭很有發展成寵侄狂魔的潛質,沒好氣地道:「你別再給他吃了,他已經夠胖了,要是再吃下去,以後說不定胖得連媳婦都找不到,那可就得打一輩子光棍了。」
小石頭急得立即用力搖頭,「不會的不會的,我小侄兒肯定會生得像姊姊一樣好看,不會娶不到媳婦的,再說了,我以後會賺很多的錢,全都給我小侄兒娶媳婦,他一定能娶到媳婦的。」
十一歎了口氣,她有種預感,肚子裡的這個小胖子以後估計會被全家人寵壞,只有她能狠得下心治他了。
楊石峰和楊爺爺在一旁聽著他們的對話,感到哭笑不得。
楊石峰上前拉住十一的手捏了捏,有些不贊同地道:「十一,妳以後別再說咱們孩兒胖了,要是男孩子,胖點還好,要是女孩子的話,被說胖該多難過啊。而且,要是女孩,也不用娶媳婦啊,我會給她好好找個夫君的。」
十一悄悄翻了個白眼,對於楊石峰的遲鈍已經無話可說了!
 
晚上,傻爹跟往常一樣趴在大大的肚子上,跟裡面的娃兒進行晚間聊天。
每當這個時候,肚子裡的娃兒總是動得異常頻繁,十一的肚子跟打鼓一樣,一會兒鼓出來一個包,一刻都安靜不下來。
十一氣得戳戳肚皮,對裡面的小人喊道:「拜託你了小胖子,你安靜一會兒吧!」
楊石峰聽到她又喊孩子小胖子,這下子可不高興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就說了別老叫他小胖子,要是女兒的話,叫小胖子多難聽。」
十一撇撇嘴,改戳楊石峰,「哎,我問你啊,你想要兒子還是女兒啊?」
楊石峰馬上又笑開了,摸著十一的肚子,甜蜜地道:「只要是妳給我生的,兒子女兒我都喜歡。」
十一斜眼看他,「就真的一樣喜歡?嗯?」
楊石峰抿抿唇,看了眼她的肚子,有點不好意思地道:「嗯……其實,要是女兒的話就更好了。」
十一「切」了一聲,「我就知道你喜歡女兒,都不讓我說他是小胖子,瞧你那護短樣。」
楊石峰咳了聲,心虛地摸了摸腦袋。
十一歎了口氣,頗為同情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完了,你爹想要你是個女孩呢,你可別太傷心。」
楊石峰愣了愣,不解地道:「妳什麼意思啊?」
十一戳戳他的額頭,「你怎麼這麼笨啊!」
「啊?」
「哎呀,你怎麼就這麼遲鈍,我天天叫他小胖子,還說他娶不著媳婦,你就沒聽明白嗎?」
楊石峰還是一臉呆樣,過了好一會兒,突然睜大眼睛,「妳是說,咱們的孩兒是個男孩子?」
十一在心裡重重歎了口氣,感謝老天爺,他終於反應過來了。
「不是男孩子我會天天說他嗎?不是男孩子,我會說他娶不著媳婦嗎?你天天看我對他的樣子,怎麼還會覺得是女兒呢?」女兒可是貼心小棉襖,她才捨不得這樣打擊女兒的心呢,就是因為這是個皮小子,所以她才用棍棒政策。
「十一,孩子還沒生出來呢,妳怎麼知道是男孩啊?」
「你忘了我是幹什麼的嗎?我會連這點都看不出來?」
楊石峰拍了下腦袋,對哦,她的醫術那麼厲害,能診出來肚子裡的孩子是男是女也不是很難以理解。
「妳既然已經知道咱們的孩子是個男孩,妳怎麼不早告訴我啊?」
十一摸著肚子,沒好氣地瞋他一眼,「從他滿三個月的時候我就給自己把脈了,他就是個胖小子,我天天叫他小胖子,誰知道你還不明白啊!」
楊石峰搓搓臉,也對自己的遲鈍感到汗顏,他帶著歉意摸上她的肚子,說道:「男孩就男孩吧,男孩也挺好的,皮實。」
雖然不是女兒,他覺得有點可惜,但兒子也挺好的,以後他會好好教導兒子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十一看得出來他有那麼一點點失望,便安慰道:「沒關係,你若是真的很想要女兒,以後咱們再生一個就是,女兒總會來的。」他想要女兒,她會想盡辦法滿足他的願望。
誰知楊石峰卻立即搖頭,「不失望,不要女兒,就要兒子,咱們有這一個孩子就成了,以後都不要了。」
「為什麼?你不是喜歡女兒嗎?」十一一臉困惑。
楊石峰將她摟進懷裡,親了親她的脖頸,喃喃道:「我不想妳再痛苦了,有一個孩子已經夠了,我很滿足了,相較之下,我更希望妳好好地陪我到老。」
他永遠忘不了她為了留下這個孩子所遭受的痛苦,她的體質不適合懷孕,他不想她再承受一次危險。
十一抿抿唇,懂了他的顧慮,心裡暖得不像樣,忍不住在他的髮頂吻了一下,「隨緣吧。」
她的體質基本上懷不上孩子,她以前就沒想過能自然懷孕,本來以為這輩子都和孩子無緣了,結果老天爺給他們送了一個,要是之後老天爺還願意再賜給她一個,她一定也會珍惜地收下。
第四十一章 學堂正式開課
喬夫子將學堂的一切事務打理得很好,在正式開課的前一天,喬夫子攜著喬致遠來到楊家。
看見楊家鋪子裡應有盡有的商品,喬夫子真的相信住在山裡不會有什麼不方便的,現在的生活不只不比鎮上差,相反的還過得好多了,原本家裡人還有點顧慮,現在也早就煙消雲散了。
而且,這裡的環境真的很好,很適合兒子們安心做學問,更有利於以後的科考。
喬夫子真的很感激楊石峰選了他,給了他這樣一次機會,也很慶幸自己沒有拒絕。
「石峰,老夫真的要謝謝你啊,這裡比我想的要好得多了,能來這裡,是我們一家子的福氣,以後我一定會盡我的全力教導好那些孩子。」
楊石峰趕緊擺擺手道:「喬夫子,您快別這麼說,是我該感謝您才對,謝謝您願意回來山裡教這些孩子們。」
喬夫子豁達地笑了,「那我們就都不要再說謝謝了,以後一起將學堂辦好才是最要緊的。」
楊石峰點點頭,「是這個道理。喬夫子,以後學堂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您只管開口。」
喬夫子眉眼間的笑意更加明顯,道:「學堂的事情我暫時還處理得來,以後若真有什麼事情,我不會客氣的。其實,我今天來,主要是想跟你和十一大夫說說接下來我對學堂的一些安排,想問問你們的意見。」
喬夫子明白,學堂真正的主人是楊石峰和十一,他雖然是山長,一切事物由他管理,但他並不會因此太把自己當回事兒,在做一些重大安排前,還是要先跟兩人商議一番。
「您請說。」
「學堂如今的孩子不算少,而我今後會先替孩子們啟蒙,再教授四書五經,但是光學這些是不夠的,孩子們還得學習基本的算術和記帳,這些對他們以後有大好處,但是全靠我一個實在教不過來,所以我想安排我家大兒子教孩子們算術和記帳。」
喬夫子說完,怕楊石峰和十一懷疑自家大兒子的能力,又連忙解釋道:「他在算術這方面比我強得多,他來教孩子們會更好,所以我才有此提議,不知道兩位覺得可行不可行?」
十一原本沒有想到課程安排的事情,聽完喬夫子的提議後,倒是對他多了一絲欣賞,相較於四書五經,學會算術和記帳對山裡的孩子更有益處,學好了以後說不定還能去找個帳房先生的差事,最不濟,出去賣東西算銀子時也不會出錯。
這個喬夫子倒是真的在為孩子們著想。
十一微微一笑道:「喬夫子的這個安排挺好的,孩子們學習算術和記帳很有意義。」
楊石峰看了喬致遠一眼,「可是這樣會不會耽誤喬公子念書?」
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喬致遠馬上回道:「石峰兄弟不要再叫我喬公子了,就叫我致遠吧,咱們也算是鄰居了,這樣叫也顯得親近。」
楊石峰從善如流,「好,以後就叫你致遠。」
喬致遠繼續之前的話題,「教孩子們算術不會耽誤我念書,一天到晚都看書其實並不好,也要做點其他事情醒醒腦子,而且教孩子們算術,我自己也是在複習原有的知識,對我也有好處。」
喬夫子贊同道:「是這個理,一天到晚悶在屋子裡看書並不好,還不如給孩子們上上課。」
楊石峰為孩子們有這麼好的兩位夫子感到高興,「既然這樣,那就最好不過了。」
喬夫子接著又說起了其他事,「我之前特意詢問過了,孩子們中午基本上都從家裡帶飯菜過來,在食堂裡面熱飯菜,到時候我便安排我家小女兒在食堂裡忙活這事,她平時幫她娘幹慣了這些。
「還有幾個孩子住在別的村子,離得遠,平時要住在宿舍裡,我安排我家小兒子照顧這些孩子們的衣食住行,我家小兒子今年十三歲,還算穩重,做這些沒問題。」
楊石峰和十一靜靜地聽著,對於喬夫子的安排沒什麼異議,現在喬夫子想要管理好學堂的心一點也不比他們差,他們根本不需要操心。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紅杏今生不出牆》

    《紅杏今生不出牆》
  • 2.《溫家藥娘》

    《溫家藥娘》
  • 3.《望族貴媳》卷三(完)

    《望族貴媳》卷三(完)
  • 4.《望族貴媳》卷二

    《望族貴媳》卷二
  • 5.《望族貴媳》卷一

    《望族貴媳》卷一
  • 6.《糕餅廚秀》

    《糕餅廚秀》
  • 7.《吉星照田園》卷四(完)

    《吉星照田園》卷四(完)
  • 8.《吉星照田園》卷三

    《吉星照田園》卷三
  • 9.《吉星照田園》卷二

    《吉星照田園》卷二
  • 10.《吉星照田園》卷一

    《吉星照田園》卷一

本館暢銷榜

  • 1.《我被魔星撩一生》

    《我被魔星撩一生》
  • 2.《大人有福妻》

    《大人有福妻》
  • 3.千尋×風光【永保安康】套組

    千尋×風光【永保安康】套組
  • 4.《實習貴妃》

    《實習貴妃》
  • 5.《茗門閨秀》

    《茗門閨秀》
  • 6.《庶命安福窩》

    《庶命安福窩》
  • 7.《大宅野丫頭》下

    《大宅野丫頭》下
  • 8.《大宅野丫頭》上

    《大宅野丫頭》上
  • 9.《糕餅廚秀》

    《糕餅廚秀》
  • 10.《錯嫁福妻》下

    《錯嫁福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