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醫術甜寵
分享
藍海E59702

《山野藥香妻》卷二

  • 出版日期:2018/12/05
  • 瀏覽人次:3595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各位鄉親們,她神醫十一回來啦!
她原本嚮往著外頭的世界和美食,哪知道出了深山走一遭才發現,
山村外的生活一點都不有趣,美食也普普──原因是,少了楊石峰在身邊!
雖然在她看來,他是個大傻子,卻是懂得時時把她放在心上的好男人,
即使知道當初她一走可能不會再回來,他竟還把家裡收拾成她喜歡的樣子,
既然他把溫暖的家都準備好了,那她這輩子當然不走了,
為了兩人的未來著想,她出主意讓他開了山裡第一間雜貨鋪,
造福了鄰近村民的生活,銀子當然滾滾而來,
可是生意很順利,有人卻打起她家好男人的主意,
村長女兒竟大鬧著尋死,想逼楊石峰娶她……
木梓華,女,一個九零後的雙面女孩,現實中處事冷靜,
性格淡定,一切從實際出發,沒有一點跳脫色彩。
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卻猶如脫韁的野馬,
熱愛幻想,天馬行空,更是愛把自己的幻想付諸於筆下,
打造一個個書中故事,悅人悅己。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二十一章 連嶽來求診
離開酒樓後,連嶽徑直去了小丫家的餛飩攤,小丫的爹娘看到這樣一個穿著錦袍的貴公子坐在攤子上,一時間遲疑了。
「公子,您是要吃餛飩嗎?」
連嶽笑得溫文爾雅,道:「我不吃餛飩,我今天來,是有事跟老闆打聽的。」
見他這麼客氣,小丫的爹娘都誠惶誠恐起來。
小丫爹忙說:「公子您說,我們要是知道,一定知無不言。」
連嶽說道:「是這樣的,我家祖母生病了,需要醫術高超的大夫治療,恰好在你家住的那位姑娘就是個神醫,我想上門請她給我祖母治病,但是跟她說不上話,所以想請幾位給我帶一下話。」
小丫爹娘一聽都驚訝了,「十一姑娘竟然是個大夫?」
十一?原來小仙女叫做十一?好奇特的名字啊。不過,他總算知道她叫什麼了。
「她的確是大夫,醫術高明,但是不太好請,我也是沒辦法了,還望你們幫幫忙。」
連嶽的態度誠懇,說話又彬彬有禮,十分擔心家裡祖母的樣子,小丫娘對他的感覺挺好的,於是道:「那我們回去跟十一姑娘提一句,至於願不願意,那就是十一姑娘自己的事情了,我們沒辦法幫你。」
連嶽點頭,「這個當然,你們肯幫在下說一聲,在下就感激不盡了。」
連嶽走後,小丫爹還在感慨,「沒想到十一姑娘竟然是個大夫呢,我們家真是走運了。」
小丫立馬喜孜孜地說:「我就說姊姊是個厲害的人吧,太厲害了,幸虧我讓姊姊來咱們家住了。」
小丫的爹娘被她逗笑,戳了戳她的額頭。


連嶽的祖母的確病得很重,他很想治好自家祖母,城裡的大夫都沒什麼好的辦法,而祖母的身體也沒辦法支撐到京城找更好的大夫,一家人愁得不行。
連嶽一下子就想到了十一,他覺得十一肯定能行,那一次在鎮上,他就見識到她的醫術了,他想請十一上門去給祖母治病,這樣祖母既能康復,他也能有更多的機會和她相處,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打動她的。
可惜的是,連嶽的計策壓根不管用,他連續幾天上門都吃了閉門羹,沒見到十一的人,這讓他沮喪無比。
事實上,十一的確不在家,她每天天一亮就出門去逛街。
之前夢寐以求的就是悠閒自由的生活,現在來了這裡,當然要好好體驗一下。
她比較感興趣的依舊是吃,所以從每條主要大街開始逛,看到好吃的,就停下來吃一點,不論是小吃攤還是酒樓,她一一嘗試,一直吃到肚子吃不下了才回去,第二天再接著逛。
城裡的吃食花樣繁複,口味也不錯,很多十一根本沒吃過,楊石峰也沒做給她吃,但是不知為何,這些吃食並沒有帶給她太多驚喜,就連城裡數一數二的酒樓也沒有讓她生出再去一次的慾望,她沒了之前在白雲村時吃東西時那種欲罷不能、迫不及待的感受。
城裡的吃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吃,她連續吃了幾天就覺得索然無味。日子有點無聊,她乾脆跑去小丫家的餛飩攤子上坐著,看著人來人往的客人發呆。
十一這一坐,倒是給小丫家的攤子招來了不少生意,小小的餛飩攤生意突然火爆了起來,位子都不夠坐,小丫的爹娘下餛飩都下不過來,小丫更是忙得腳不沾地。
好不容易得以喘一口氣,小丫有氣無力地跟十一抱怨,「十一姊姊,妳往這裡一坐,客人就衝著妳來了,我跟我爹娘都快忙不過來了,妳瞧,還有好些人在排隊呢。」
十一托著腮望去,那些排隊的人都有意無意地看她,這些人,基本上是男人。
十一收回目光,心裡感到淡淡的厭煩,她很討厭這種目光,一點都不舒服。
她站了起來,「小丫,我回去了。」
小丫點點頭,她也覺得十一姊姊還是回去待著比較好,不然他們家的攤子就要擠爆啦。
十一索然無味地走回家,遠遠的就看見家門口一道白色身影站在那。
「十一姑娘,妳終於回來啦?」連嶽好幾天沒見到人,這下終於見到了,他已經在這裡等了兩個時辰了。
「你又來幹什麼?」
連嶽自動忽略十一語氣裡的不耐煩,也不敢再說廢話,拿出自己帶來的包袱打開,露出裡面白花花的銀子。
十一挑了挑眉。
「十一姑娘,我祖母的病很嚴重,還望妳能夠幫幫忙,這是一點謝禮,之後必有重謝。」連嶽想起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十一什麼都沒要,就要銀子,心裡估摸著她比較喜歡金銀之物,既然如此,那他就投其所好。
十一之前的確是想要錢,因為錢可以買好吃的,這樣就不用花楊石峰辛辛苦苦掙的銀子了,可是現在,她不缺錢,也沒有那麼強烈吃美食的慾望了,對錢自然就沒有那麼喜歡了。
這些銀子,打動不了她。
但是十一現在太無聊了,再不找點事情幹,就只能在家裡睡大覺了,於是,問道:「你祖母是什麼病?」
見十一終於理他了,連嶽大喜,心飛快地跳了起來,連忙說:「我祖母經常頭暈耳鳴、頭痛,很多時候胸悶喘不過氣來,現在越來越嚴重了。」
十一聽完,發問:「你祖母是不是很胖?」
連嶽點頭,「姑娘妳一聽就知道啦?我祖母的確很胖,大夫說是她太胖了才導致如此,要她瘦下去才行,可我祖母就是瘦不下去。」
老人家有個習慣,就是喜歡吃肉,無肉不歡,頓頓都要有大肥肉,還喜歡吃甜食,到老了就越來越胖,身體也越來越不舒服。
十一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了,在心裡想想治好這病需要多久,覺得暫時可以打發打發時間,反正閒著太無聊,她也還沒想好接下來要幹什麼,那就去看看吧。
「行,我可以去看看你祖母。」
連嶽沒想到十一真的答應了,高興不已,笑得牙齒露了出來,「十一姑娘妳真的答應啦,太好了,謝謝妳。」
十一擺擺手,「把銀子留下,地址留下,我明天過去。」
連嶽趕忙將包袱遞過去,「十一姑娘,明早我派馬車來接妳,路途有點遠。」
十一也沒多說,直接將門關上,差點撞到連嶽的鼻子。
連嶽摸著自己的鼻子,開心地笑了。
第二天一大早,小丫家的小院前就停了輛馬車,來人恭恭敬敬地等著,惹得來往的居民都好奇地看著。
連嶽等在門前,一直站了一個多時辰才等到十一出來。
「十一姑娘妳好了嗎?咱們可以走了嗎?」連嶽看見十一出來,連忙問道。
十一不語,背著自己的藥箱,上了馬車。
連嶽笑了笑,也跟著上馬車,坐在十一對面,吩咐車夫趕車。
「十一姑娘,這是芙蓉齋的糕點,剛出爐的,妳吃點。」連嶽打開一個精緻的食盒,裡面擺放整齊的四塊糕點,一股香味充斥了整個車廂。
十一看了看,樣子倒是不錯,伸手撚了一塊放進嘴裡,一股甜香在口腔裡散開,的確挺好吃的。
看十一吃了,連嶽笑道:「十一姑娘喜歡吃嗎?我家裡的廚娘做糕點也不錯,到時候讓她們做給妳嘗嘗。」
十一沒回答他的話,伸手撩開車窗簾,看著街上熱鬧的景象。
連嶽被十一無視了也不惱,識趣地沒有再多說話,靜靜地陪在一邊,只時不時地給十一倒杯茶、拿點心,照顧周到。
半個時辰後,馬車在一處角門停了下來,連嶽率先下車,將車簾掀開,伸出手要扶十一下車。
十一避開了,自己輕輕一躍就落在地上,沒有一點聲音。
連嶽收回手,摸了摸鼻子,帶著她往裡走。
一進連府,頓時一股大氣磅礡之感撲面而來,瓊樓玉宇,雕梁畫柱,擺設華貴不失精緻,下人來來往往沒有一絲喧譁,行禮如儀,恭敬無比。
十一挑挑眉,心裡對於連家的家世差不多有了瞭解,這樣的人家,按理說可以請得起很好的大夫,卻依然治不好病,看來他祖母的情況很棘手啊。
十一思量的時候,連嶽已經帶著她到了一處院子,門口的丫鬟齊齊給他行禮,「少爺。」
連嶽擺擺手,問為首的大丫鬟,「裡面怎麼樣了?」
大丫鬟搖搖頭,「回少爺,于大夫正在給老夫人看診,老爺和夫人也在裡面候著。」
連嶽點點頭,伸手請十一入內,「十一姑娘跟我來。」
十一沒有注意周圍下人眼裡的驚異,跟在他後面踏進了屋子。
花廳內,一對穿著華貴的中年夫婦坐在椅子上喝茶,看見連嶽身後跟著一個美貌的姑娘,臉色微微一變,婦人問道:「嶽兒,這位姑娘是?」
連嶽連忙給自家爹娘介紹,「爹娘,這位就是我上次跟你們說的,在鎮上遇到的那位大夫,就是她救了那個孩子的,她的醫術非常高超,孩兒這次在城裡遇到她,就上門請她來給祖母治療。」
連老爺和連夫人聽連嶽說過上次他在鎮上的事情,對那個醫術非凡的女大夫記憶深刻,沒想到就是眼前這位看上去年紀頗小,卻面容傾城的女子,他們心裡不是不詫異的,因為十一看著一點也不像個醫術非凡的大夫。
但是作為見慣大場面的人,兩人的驚疑並沒有表現在臉上,反而很客氣地跟十一問了好,請她入座,又讓丫鬟送上點心和茶水,招待周全。
「姑娘年紀輕輕就醫術了得,不知道是師從何人?」連夫人笑著問十一。
十一抬眼看她,「沒有師傅。」
「哦哦,沒師傅啊,看來姑娘異常聰慧,自學成材啊。」連夫人有點訕訕,又尋了個話題,「想必我兒已經跟姑娘說了他祖母的病吧,不知道姑娘對我娘的病有什麼見解沒有?之前看了好多大夫都沒辦法。」
十一搖搖頭,「暫時沒什麼見解。」她還沒看過病人的情況,不想亂下定論。
連夫人被十一的回答一噎,面子有點掛不住,臉上的笑淡了,不太喜歡十一冷淡的態度,覺得這人太不識抬舉,自己放下身分和她說話是給她面子,她反而愛答不理,這人也忒自大了。
連嶽看出自家母親的不喜,眉頭一皺,連忙說:「娘,十一姑娘還沒給祖母看診呢,這會兒能說出什麼來,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連夫人見兒子這麼快就維護上,心裡咯噔一下,視線在連嶽和十一的身上游移了一會,臉色沉了下去,不再說話。
連老爺在旁看著,臉上沒有什麼表情,靜靜地喝自己的茶,氣氛一時間十分沉默,一股無形的壓力縈繞在其中。
但十一絲毫沒有不適,喝著茶,沒有在意周圍的人,比連老爺還淡定,惹得連老爺多看了她兩眼。
這時候,廂房的門簾被掀起,丫鬟引著一個大夫出來。
連老爺、連夫人一看,立刻站起來問道:「于大夫,我娘的病怎麼樣了?」
于大夫歎了口氣,搖頭說:「老夫人這段時間絲毫沒有瘦,身體的情況也越發嚴重了,要是還這麼下去,老夫也無能為力啊。」
連夫人道:「可是于大夫,我娘已經儘量忌口了,仍舊瘦不下來,這可怎麼辦?你就沒有什麼辦法讓她變瘦嗎?」
于大夫搖頭,「瘦身之道哪有什麼辦法,唯有少吃多動,外力是沒辦法的,你們要想老夫人康復,還是要督促老夫人瘦下來啊。」
連夫人和連老爺都皺起眉頭,現在光讓老夫人忌口就已經很痛苦了,還能怎麼辦?
于大夫走後,連嶽道:「爹娘你們不要擔心,讓十一姑娘看看吧。」
連老爺子看了十一幾眼,擺了擺手,「那就請十一姑娘進去診一診吧。」
連嶽趕忙將十一帶進廂房裡。
床上,一個體態臃腫的老婦人正躺著,她眉頭緊鎖,臉色難看,可見其現在身體十分不舒服。
十一看了眼老婦人的體型,在心裡搖了搖頭,這明顯是肥胖,身體不舒服多半是肥胖引起的。為了確認,她還是給連老夫人認真地把了一下脈,情況也的確如她所猜,是肥胖引起的高血壓、高血脂,從而產生包括頭暈目眩,呼吸不暢等症狀。
而解決辦法,的確只要瘦身,瘦了就好了。
十一把情況跟連嶽說了一下。
連嶽抿抿唇,說:「十一姑娘,其他大夫也是這麼說的,但是在下的祖母已儘量忌口兩個月了,也沒有瘦下去,這可怎麼是好?十一姑娘可有好的辦法讓我祖母沒那麼難受,並且可以快點瘦下來?」
十一道:「想瘦不是少吃肉就行了,要少吃多動,多方注意才行。」
「這……」連嶽苦笑,祖母的性子不是他們這些小輩能夠左右的,她就喜歡吃肉,還不愛動彈,有時候他哄一哄,還能讓祖母出去走一走,但是不出一刻鐘,老人家就累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然後就回來了,這樣怎麼能瘦呢?他們也是沒辦法啊。
十一差不多知道連老夫人為什麼瘦不下來,無非是沒辦法少吃多運動,靠自己的力量就是不行。既然這樣,只能靠外力來瘦了。
她道:「我可以用外力幫你祖母瘦下來,但是瘦下來以後還是要忌口,不然還是會胖回來的。」
聽聞十一如此說,連嶽大喜,「十一姑娘妳真有辦法?那可太好了,妳放心,如果這次祖母真能瘦下來,我們一定好好看著,不讓她再吃肉了。」
十一只道:「現在我先給她扎幾針,無關的人可以出去了。」
扎針需要脫衣服,所以貼身的丫鬟留了下來,其他人包括連嶽都退了出去。
十一讓丫鬟將連老夫人的衣服脫掉,將她的身子翻了過去,然後用銀針在其後背的穴位上進行針灸,等所有穴位都扎好針後,又用手指輔助按壓,這樣的手法能夠快速瘦身,再配上她開的藥,一個月應該就能瘦個二十斤左右,連老夫人的情況,差不多兩個月就能和正常人差不多。
行針過後,十一收針的同時,連老夫人也幽幽醒來,感覺自己好多了,頭沒那麼暈了,耳朵也不嗡嗡響,不會悶得喘不過氣來了。
這還是看了這麼多大夫以來最有效果的一次,連老夫人好像看到了希望,親自對十一表示感謝,還讓連嶽重謝十一,別怠慢了人家。
連嶽知道十一的醫術厲害,一定有辦法,果然如此,當下又給了五百兩銀子當做謝禮。
十一也沒推辭,寫了一張藥方,囑咐道:「這藥不能斷,一天兩頓,早晚飯前喝。」
丫鬟認真點頭。
連嶽問道:「那之後怎麼治療?」
十一收好藥箱,道:「每天我會過來給你祖母針灸,連續兩個月,差不多就能好了,以後好好控制著飲食就沒問題了。」
「謝謝妳,十一姑娘,妳看妳以後每天都要來這裡,不如我在我祖母的院子裡給妳收拾個房間吧,妳住下來,這樣也方便。」
十一搖搖頭,「不了,我不習慣。」
十一的拒絕讓連嶽一陣失望,但也不好勉強,只好又親自用馬車將她送了回去。
在踏上馬車的那一瞬,十一的心突然一慌,一股刺痛直達心底,倉皇地抬起頭去看周圍,並沒有什麼異常,再仔細感受一下,又沒有那種感覺了,好像剛剛都是錯覺。
連嶽疑惑地問:「十一姑娘妳怎麼了?」
十一搖搖頭,「沒事。」
第二十二章 拒當富家妾
白雲村,楊家。
楊石峰趴在床上,嘴上咬了個布巾,額頭上的青筋根根顯露。
楊爺爺顫巍巍地拿著毛巾給楊石峰擦後背的血跡,看到孫子疼得發顫,一顆心也疼得緊緊地揪在一起。
「石峰啊,你別忍著,疼就叫出來。」
楊石峰艱難地搖搖頭,表示不疼。
楊爺爺哪會信他,這麼重的傷怎麼不疼?歎了口氣,將毛巾投進熱水裡洗乾淨,一盆清水頓時變成了血水。
等到楊爺爺終於將他後背的血跡清洗乾淨,就見一條橫貫整個後背的傷口,血肉模糊,看得人頭皮發麻。楊爺爺不忍心看,拿出金瘡藥,死死地控制著自己的手,才沒有因發抖把藥粉撒到別的地方去。
等到終於將傷口處理好,楊爺爺長長吁了口氣,脫力地坐在床沿,看著大孫子渾身是汗的狼狽樣子,心疼得不行,忍不住拍了拍床沿,「你到底是要幹什麼!誰讓你上山去打那大傢伙的?你不要命了嗎!命都沒了還要錢幹什麼!」
楊石峰費力地睜開眼睛看了眼爺爺,扯了扯嘴角,但由於太疼了,嘴角翹不起來。
楊爺爺真不知道要拿他怎麼辦才好,忍不住道:「現在爺爺的腿好了,也不需要花錢治病了,咱們祖孫倆種種田也能活得挺好的,爺爺也能給人家做做木匠活,咱們家的錢夠用了,你還去山上打獵幹什麼?你還打那麼大的傢伙,你怎麼想的!」
楊石峰閉著眼睛喘氣,不說話。
楊爺爺拍拍額頭,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勸,「石峰啊,爺爺知道你掙錢要幹什麼,但是你不能這樣對自己啊,有的人過去了就讓她過去吧,註定不是你的,放不下也沒用,不如放過自己,好好過接下來的生活,你做再多,她也看不到、用不到,有什麼意思?她不會回來了。」
楊石峰依舊一動不動,恍如睡著了一般,但楊爺爺知道他沒睡著,他只是在消極抵抗,這孩子現在越來越不愛說話了,整天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石峰,你再這樣下去,爺爺也不順著你了,從明天開始,爺爺讓孫媒婆給你相看姑娘,現在爺爺的腿好了,也能做活了,咱們家也越來越像樣了,會有好姑娘願意嫁過來的,你找個好姑娘好好過日子,以後再給爺爺生個大胖曾孫子,那爺爺就能放心地下去見你的父母了。
「翠蘭那丫頭來找我,說不讓你入贅了,願意嫁到咱們家來,還什麼都不要,只要你娶她就成,這丫頭對你是一片真心,你娶她也不錯。」楊爺爺看著孫子帶著傷痕的側臉,繼續道:「如果你真不想娶翠蘭,爺爺也不勉強,給你從別的村子相看,好姑娘多的是呢,總有一個能入你的眼。」
楊爺爺說了一大堆,見楊石峰都毫無反應地趴著,他氣得拍了下孫子沒受傷的腿,「爺爺說的你聽見沒有?聽見了,明天我就去找媒婆,你有什麼要求,好好地跟媒婆說,讓媒婆好好給你找成不?是不是要漂亮的?那爺爺就讓媒婆專給你找漂亮的,行不行?」
楊石峰慢慢睜開眼,目光凝視著牆角,「爺爺,我不娶,我就和你住一起,給你養老送終,咱們爺孫倆挺好的。」
楊爺爺不滿,「好什麼好?爺爺都快入土了,能陪你一輩子嗎?你一個人要怎麼過?!」
「就這樣過,我不需要人照顧,爺爺你別說了,你要怕我孤單,你就長命百歲的。」
楊爺爺被他堵得說不出話來,真想狠狠揍他一頓,可是看著他傷痕累累的身體又下不去手,只好拍著床撒氣,「你這個臭小子!現在是一點都不聽話了。」
楊石峰扯扯嘴角,又閉上眼睛。
楊爺爺直歎氣,但還是不想自家孫子孤獨一生,孫子現在只是太疼了才忘不掉,等娶了新媳婦,他的心慢慢就會放到新媳婦身上,到時候一切都會好的。
第二天,楊爺爺就去找了村裡的孫媒婆,託她給楊石峰說媳婦。
「要賢慧、會心疼人,最重要的是要漂亮。」他著重強調最後一點,要漂亮!
孫媒婆滿口答應,「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保准給石峰那孩子找個賢慧又漂亮的。」
現在的楊石峰可跟之前不一樣了,之前的楊石峰,姑娘都不想嫁,現在的他卻是姑娘都願意嫁,楊爺爺的腿好了,還能幹木匠活,楊石峰本身長得高大俊朗,還會打獵,以前那破舊的屋子現在也修好了,屋頂還鋪了瓦片,最重要的是,家裡沒有婆婆管束,進來就能當家做主,這樣的好親事,誰家不願意?
媒婆可樂意給楊石峰說親了,要漂亮的,沒問題啊,保准都是漂亮的。
楊爺爺感激地說:「那就要麻煩妳了,妳多費心了。」


十一給連老夫人施的針,不光是能夠減輕她身上的不適感,更重要的是能用來減肥,開的藥方也是減肥之用,在連續施了半個月的針之後,連老夫人身上的不適感基本消失,就連體型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瘦了下去。
十一估摸著,連老夫人這半個月來瘦了有十幾斤。
本來連老爺和連夫人心裡對十一的醫術有點不以為然,但是看了瘦下來的連老夫人,他們也不得不佩服。之前的大夫開的藥只能稍微減輕不適,卻沒有這樣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他們還讓老人家餓肚子,再加運動,可折騰死人了。
十一姑娘和其他大夫不同,只要求忌大魚大肉,並不需要餓肚子,也沒有讓老人家拖著不適的身體走動,就這麼施針、按摩,身體卻快速地瘦了,這本事連城裡最好的大夫也不及。
連老爺對十一的態度明顯客氣殷勤起來,還特地吩咐管家送了她很多名貴藥材,就連連夫人本來對十一的那點不喜也淡了下去。
連嶽把這些看在眼裡,心裡暗暗高興,吩咐管家去廚房取來特意為十一做的糕點,在送十一回去的路上,將食盒遞給她,「這些是府裡廚子最近研製出來的糕點,味道很是不錯,妳嘗嘗。」
連嶽發現銀子已經無法引起十一的興趣了,看她對吃挺在意的,就在這方面下功夫,所幸的是,她沒有拒絕。
十一將食盒接過來,掀開蓋子,撚了一塊糕點吃了起來。
連嶽看著她吃東西的樣子看了一會,才開口道:「十一姑娘,真的太感謝妳了,祖母現在一點不舒服都沒有了,而且瘦了好多,我本來還以為想瘦就得不吃飯呢。」
十一吞下手裡的糕點,拍了拍手上的碎屑,不想再吃了,突然有點想念紅燒肉,某個傻蛋做的紅燒肉……
她抿了抿唇,目光看向大街,並不接話。
看十一好像突然不太高興了,連嶽頓了頓,把嘴裡的話嚥了下去,一直到馬車將人送到小院門口都沒說話,就怕惹得她不喜。直到目送十一進了小院,他的眼神才沉了下來,拳頭死死地握緊。
已經這麼多天了,她對自己的態度還是沒有改變,依然是這樣!
連嶽突然感到很挫敗,一直到回了府,臉色都不太好看。
管家迎了上來,對他道:「少爺,夫人找你,讓你回來了去她那一趟。」
「知道了。」連嶽腳步一轉,往連夫人的秋容院走去。
「回來了?」連夫人看了眼連嶽。
連嶽在椅子上坐下,開門見山道:「娘,妳找我幹什麼?」
連夫人將手裡的茶盞放下,看著兒子的眼神有點銳利,「你不知道我找你要幹什麼?你這段時間挺忙的啊,天天接來送去的,也不嫌麻煩。」
連嶽沉默。
連夫人突然重重拍了下桌子,「嶽兒,你到底在想幹什麼?你這樣,誰看不出來你的心思?要是事情傳進傅小姐的耳朵裡,人家會怎麼想?你知不知道你和傅小姐的這門親事有多重要!」
連嶽靜靜地聽完,看向連夫人,「我知道,這門親事不會出問題,我會按你們的意思娶了傅小姐,但是娘,人我只會娶回來,但是我的心在哪,你們就不要管了。」
「你這是什麼話?要是傳出你對一個平民女子小意殷勤,人家傅府會滿意?」連夫人說完,也知道這樣是委屈了兒子,又放軟語氣,「你爹正是升遷的關鍵時候,這門婚事的重要性你也知道,容不得一點差錯,娘知道你委屈,但是你忍一忍,等到將傅小姐娶進門後,你再悄悄地將人接進來,做個貼身侍妾,到時候傅小姐也不會說什麼的,你現在不能這麼殷勤,你知不知道?」
連嶽緊抿著唇,臉色難看,心裡的火氣升騰,再想到十一對他的態度,他的心就煩躁不已,要是他再不殷勤一點,她哪裡會喜歡他?
「娘,我並沒有做什麼,我只是盡地主之誼,接送給祖母治病的大夫而已,這有什麼可說的?」
「你、你這是說不通了!」
連嶽站起來就走,「娘,我走了,我還有事要處理。」
連夫人被氣得直拍胸,丫鬟忙過來安慰。
「夫人,少爺知道分寸的,您別擔心。」
連夫人氣惱,「他知道什麼分寸,他完全被那個女大夫給迷住了!我又不是不讓他把人納進來,只是娶親之前注意一點而已,怎麼就說不聽?!」關鍵是,現在也不能打發了這個女大夫,因為老夫人的病還需要她來治。
丫鬟也知道自家夫人的顧慮,想了想,悄悄湊近她的耳邊出主意道:「夫人,這樣吧,既然十一大夫不能打發了,那就找個事情讓少爺出去好了,這樣就見不到了,等到少爺回來,想必十一大夫也治好老夫人的病走了。」
連夫人一頓,眼睛亮了亮,「這個法子倒是不錯,只要讓他出去辦事一個多月就成了,自然不會有閒言碎語傳到傅家那裡。」
連夫人性子急,打定主意後立刻去跟自家老爺商量。
連老爺也怕兒子耽誤了聯姻大事,道:「再過兩個月就是岳丈大人的七十大壽,咱們可以讓嶽兒過去替我們盡孝,等過了壽再回來,一來一回的,怎麼也要三四個月。」
連夫人滿意點頭,「這個不錯。」
於是當晚,連嶽就被連老爺派去京城,給外祖父準備壽宴以及送壽禮。
連嶽知道為什麼他這時候被派去京城,心裡一百個不樂意,要是他不趁著十一姑娘在府裡的時候博得她的好感,到時候等他回來,就更不可能了,萬一她又消失了怎麼辦?
可是連老爺一個孝字壓下來,他無法說不。
沒辦法,連嶽只好託兩位好友幫忙看著十一,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及時寫信告訴他,如果十一要離開這裡,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讓她留下,等他回來再說。
白青雲和王連山拍著胸脯保證,一定不會讓十一離開這裡,連嶽這才放了心,帶著連家送禮的車隊進京去了。
連老爺和連夫人鬆了口氣,但連老爺摸著鬍鬚道:「其實嶽兒喜歡十一大夫也沒什麼,她醫術高超,我看能媲美宮裡的御醫,要是嫁了過來,以後咱們府裡也算是有神醫了,這是件好事。」
連夫人歎口氣,「我知道,府裡如果有位醫術高超的大夫肯定是好事,我不是阻止嶽兒喜歡她,但是目前還是和傅府的親事更為重要,不能搞砸了,等到娶了親,再納進來當個姨娘也不是不可,嶽兒這麼喜歡她,我這個做娘的也不忍心不成全他。」
連老爺點點頭,「那就等娘的病好了以後,咱們親自替嶽兒納了十一大夫,也算是給她面子了,她應該會答應的。」
連夫人不以為然,「瞧你說的,你還怕她不答應啊?她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難不成會傻得拒絕?」
連老爺笑了笑,「也是。」


沒了連嶽跟在身邊,十一感覺空氣都清新了,給連老夫人治病也痛快多了,這人簡直太煩了。
在連續扎了兩個月針後,連老夫人本來肥胖的身子縮水了差不多兩三圈,身材快速瘦了下來,原本的衣服穿在身上空蕩蕩的,壓根無法再穿。
原本體重目測是一百多公斤的,現在頂多七十多公斤,雖然看著不算瘦,但是絕對不是胖。
這人一瘦,渾身都感覺輕鬆不少,也變得精神奕奕,看什麼都舒心,連老夫人別提多開心了,現在對著十一跟對著活菩薩一樣,天天掛在嘴邊的就是感謝,一點都沒有官家老太太的架子,反而與十一跟朋友一樣,也因此,十一也樂得多跟她說幾句話。
十一把人治好了,連老夫人也不必繼續刻意瘦身,連續兩個月天天來,她早就煩了,當下就對連老夫人道:「您這體重可以了,以後每天都喝我給您開的藥,然後忌吃大魚大肉,飯後多走走,只要保持現在的樣子,身體就沒問題。」
連老夫人算是從鬼門關被搶回一條小命,到現在還心有餘悸,沒想到吃胖了也有危險,這下好不容易瘦了,當然不可能再讓自己胖回去,就是再饞,她也不貪吃了,比起吃,還是命更重要。
她點頭,「我記得的,以後一定按照妳說的做,不會再胖了。」
十一點點頭告辭,「那我從明天起就不來了。」
看十一要走了,連老夫人還挺捨不得的,雖然十一這人冷淡、不愛說話,態度也不和善,但是意外討連老夫人喜歡,連老夫人也知道自家孫兒的心思,從那不間斷的幾天一封信就能看明白了。要她說啊,孫子若能娶到這麼個醫術了得又貌若天仙的姑娘,那可是太好了,但她也知道,這只是自家孫子的一廂情願罷了,人家姑娘好像沒那個意思。
連老夫人心疼孫子,還是想開口試試,於是問道:「十一姑娘啊,不知道妳有沒有心上人啊?」
「心上人?沒有。」十一乾脆搖頭,她怎麼可能會有心上人,她這輩子都不會喜歡上別人。
連老夫人看十一想都不想就搖頭,笑了笑,讓她在榻上坐下,「也許妳只是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罷了,每個人都會遇到自己的伴侶,有時候遇到對自己好的,可以試著去接受啊,錯過了總是可惜的。」
十一淡定地收拾自己的東西,乾脆又直接地道:「老夫人,我不喜歡您的孫子,您別說了。」
連老夫人被十一的話噎住,沒想到這孩子這麼直接,好笑地搖搖頭,「好吧,看來妳真不喜歡我孫子,唉,可惜了。」
十一不置可否。
連老夫人也沒在意,作為一個長輩,她真心實意地道:「妳不喜歡我孫子,說明你們沒緣分,不過,我相信以後妳會遇到喜歡的人,那時候妳可要珍惜啊,不要糊里糊塗就錯過了,遇到一個對的人不容易啊。」
連老夫人說著,想起自己年輕時候遇到丈夫的事情,忍不住笑了。
十一手上的動作頓住,腦海裡不由自主浮現出楊石峰的臉,他對著她傻笑、他給她洗腳、他背著她、他給她推秋千……一幕幕情景清晰地從腦子裡快速閃過。
她怎麼想起這些了……十一的眉頭不自覺地皺起來,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不明白自己最近怎麼會頻繁地想到跟楊石峰有關的事情,難道不該是隨著時間流逝忘得越多嗎?怎麼越來越容易想起?
十一煩躁地抓了抓頭髮,搖搖頭,趕走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不想再聽老人家說戀愛經了,拎著藥箱就告辭。
連老夫人見她不想聽了,便沒有再說,只讓丫鬟打包了不少金銀細軟給了十一,「十一大夫,謝謝妳了,老身沒什麼能感謝妳的,只能給點身外之物了,還望妳不嫌棄。」
十一不想囉嗦,直接收了下來,算算自己手上的錢,差不多有好幾千兩銀子了,銀子多得都快塞不下,帶著都不方便,看來得去換點銀票。
十一快步走著,不想在這裡多做停留,結果還沒走出連老夫人的院子,就被管家請去了花廳。
連夫人坐在花廳裡笑意盈盈地看著她,「十一大夫,聽說妳要走了?老夫人的病治好了,我們都沒好好謝謝妳呢。」
十一不太耐煩道:「銀子你們已經給了,不用謝了。」
「十一大夫的大恩大德哪裡是用銀子就足以感謝的?」連夫人用手帕擦擦嘴角,笑著轉移了話題,「這段時間我兒給十一大夫寄了不少信吧?我這當娘的都沒有收到幾封呢,果然是兒大不由娘啊。」
十一抬眼看著連夫人,看她想說什麼。
連夫人看她不接話,清了清嗓子,也不想再婉轉,直接道:「我呢,也不跟十一姑娘賣關子了,就直說了,我兒喜歡妳,這事情想必十一姑娘是知道的吧?我兒對十一姑娘也是一片真心啊。」
十一面上不動聲色,「知道,但是我不喜歡令郎,你們不用擔心。」
連夫人被十一的直接弄得有點措手不及,嘴裡準備好的話統統說不出來了,只好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茶,這才勉強笑道:「十一姑娘不喜歡我兒?」
十一點頭,「不喜歡,夫人可以讓令郎以後不要纏著我,也不要給我寫信。」
連夫人嘴角的笑意維持不住了,臉色慢慢沉了下來,本來她是挺嫌棄十一的出身的,但想著十一高超的醫術,進來當個姨娘尚可以接受,誰知道人家反而還嫌棄起她的兒子來了,誰給她的自信啊!好大的架子!
連夫人滿腔怒火,大家夫人的尊嚴讓她再也無法說出想為兒子納十一為姨娘的事情,相反的,十一以後別想進她連家的門。
「十一大夫,既然妳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我們連家大門大戶的,就算納個姨娘也該是大戶人家出身,不是妳這樣的身分能高攀得起的,幸好妳沒有這個意思,我兒要是知道妳的意思,也不會纏著妳,妳多慮了。」連夫人又換回了原來的稱呼,說完,往門外喊道:「來人,送客!」
十一對於連夫人的話一點都不在意,拎著藥箱就走,很快就消失在門口。
連夫人撫了撫胸口,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平息了片刻後,叫來連家的大管家,吩咐道:「以後關於十一大夫的一切消息都不許讓少爺知道,少爺那兩位朋友那裡的消息你們也給我攔截了,不要讓我知道少爺還能和她聯繫上。」
「這……」管家踟躕了片刻,「是夫人,我這就去吩咐下去。」


門窗上貼著大紅的喜字,屋簷下是一盞盞紅燈籠,一排穿著喜慶的人正歡喜地吹著嗩吶,整個場面熱鬧極了。
院子裡擺了十幾桌宴席,賓客們坐得滿滿當當,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嘴裡說著對新人的恭喜。
楊石峰穿著大紅喜服,滿面笑容,手裡還握著紅綢,而紅綢的另一邊是個穿著嫁衣的美貌女子,兩人面朝上首而站,上面坐著楊爺爺和一對中年夫妻,兩家的長輩笑得很是欣慰。
這時候,唱禮的人在一旁高聲喊道:「一拜天地!」
楊石峰和新娘子對著門外叩拜。
「二拜高堂!」
楊石峰將新娘子溫柔地扶起來,帶著她轉身,朝著上方的高堂拜了下去。
最後一聲,「夫妻對拜!」
楊石峰面對新娘,眼睛裡都是幸福的笑容,看著對面的新娘一臉寵溺。
十一看著這一場面,滿臉的不可置信,眼看兩個人就要夫妻對拜,她急得立馬大聲尖叫—— 
「楊石峰,不許拜!」
周圍的賓客都詫異地朝她看過來,楊石峰也看見了她,眉頭不自覺地皺起來,「妳怎麼回來了?妳回來幹什麼?」
十一滿面陰沉地望著他,「你要和她成親了?你喜歡她?」
楊石峰看了眼新娘,嘴角露出溫柔的笑,「當然了,我很喜歡她,我想和她共度一生,請妳不要打擾好嗎?這裡不是妳能待的地方,妳趕快走吧。」
十一怔住,「你……你不喜歡我了嗎?」
楊石峰嘲諷地笑,「我為什麼要喜歡妳?當初我對妳好,妳說我是濫好人,走得那麼乾脆,這樣的人我為什麼要喜歡?我現在的娘子對我又溫柔又體貼,我當然喜歡她啦。」
十一徹底說不出話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個人夫妻對拜,然後進入洞房。
最後,她看著楊石峰對著新娘的唇畔吻了下去……
「楊石峰!」十一大喊一聲,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劇烈地喘息。
她心有餘悸地看看周圍,還是在小丫家的房間裡,剛剛的一切只是一場夢,可是那種感覺還縈繞在心頭,特別憋悶。
怎麼會作這樣的夢呢?她不要他,他當然會重新找一個溫柔體貼的妻子一起生活啊,本來就該這樣的,為什麼她要這麼激動,為什麼那麼生氣?
楊石峰他此刻說不定真的已經找到心儀的姑娘成親了,如果是這樣……
心裡面有點不舒服,她不喜歡這個設想。
十一抱起雙腿蜷起,她靜默不語,房間如死一般的安靜。
當窗外傳來公雞啼鳴的聲音,第一縷陽光射進房間,維持這姿勢一整晚的十一突然抬起了頭,看著窗外的陽光。
「呵呵……」她忍不住低笑了起來,「楊石峰,你厲害。」
第二十三章 回到白雲村
「十一姊姊,妳真要走了?」小丫滿臉不捨地看著十一收拾行李,語氣可憐巴巴的。
十一點點頭,「這裡不適合我,並沒有我覺得的那麼好。」
小丫有點聽不懂,「這裡不好嗎?咱們飛雲城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城,很繁華的,妳去了別的地方,不一定有咱們這裡好,真的!」
十一笑了笑,「我要去的地方的確不如這裡好。」
「那姊姊妳到底是要去哪裡啊?」
「我要去一個窮得不能再窮的山村裡。」她曾在那裡度過近半年的時光,在城裡經歷了許多,過了個寂寞的年,心裡總想著白雲村的日子,如今春暖花開,山裡的春天應該很美吧?
「啊?那麼不好,妳還去幹什麼呀?」
「因為……那裡有個讓人快樂的傻蛋。」
十一背著藥箱走出城門,看著和來時一模一樣的場景,突然有種好笑的感覺。
那時候她想著天大地大,到處走走,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可真來了,卻發現食物沒有想像的那麼好吃,人沒有想像的那麼有趣,就連生活,也沒有想像的那麼自在。
她竟然會寂寞無聊了,都是那個大傻蛋害的。
十一坐上去往鎮上的馬車,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石峰,我和你說,待會人家姑娘過來了,你給我好好表現,要是敢不給人家面子,今天你就等著給爺爺收屍吧!」楊爺爺攔住大門,堅決不讓楊石峰出去。
楊石峰眉頭皺起,「爺爺,我說過我不見什麼姑娘,我不成親,你為什麼還不放棄?」
「屁話!你都多大了,還想打光棍?村裡跟你同齡的,誰不是都有兩三個孩子了?就你現在還是個光棍,你這樣讓我怎麼下去見你爹娘?」
楊石峰靜默片刻,拿起自己的弓箭繞過楊爺爺就準備出門,卻被眼疾手快的楊爺爺一把拉住了。
「我跟你說,你今兒個要是敢出門,就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爺爺!你到底想幹什麼?」楊石峰抹了把臉,非常頭疼。
楊爺爺堵住門堅決不讓他出去,「是你想幹什麼!我都託孫媒婆給你說過多少姑娘了?你倒好,孫媒婆一來,你就給我躲出去,一個都不願意見,你知不知道我腆著這張老臉給孫媒婆說了多少好話?這一次好不容易又給你說了個姑娘,人家還難得地願意跟著孫媒婆上門,來和你見一見,你要是還敢給我跑,你回來就給我收屍吧!」
楊石峰出不去,也看出爺爺今天是讓他非見不可了,只好回了屋子,坐在椅子上不說話。
楊爺爺歎了口氣,看著自家孫子臉上的傷痕,心裡滋味難言,他如何不希望孫子能娶個喜歡的姑娘呢,他想啊,可是孫子喜歡上的是天上的風箏,註定不屬於他,還不如遺忘一切重新開始,找個普普通通的姑娘,幸福過一生。
既然他不願意,那就讓他這個爺爺做個惡人,逼他放下。
「石峰啊,你聽爺爺的勸,好好見見那姑娘,人家也不差的,你要是不給人家面子,那姑娘家多無辜啊。」
楊石峰扯了扯嘴角,「爺爺,我知道了,你別擔心,我不會不給人家面子的。」
聽他這麼說,楊爺爺這才露出了笑容。
快到晌午的時候,孫媒婆喜氣洋洋地帶著一個姑娘和一個中年婦人進了楊家的門,一進門,她就把姑娘從身後拉出來,給楊石峰使了個眼色。
楊石峰當做沒看見,去廚房端了三碗水來放在桌子上,然後坐下就不說話了。
孫媒婆給楊家爺孫倆介紹道:「這是嚴姑娘,家裡是隔壁村的,這位是她姑姑。」
楊爺爺熱情地和對方寒暄,但輪到楊石峰的時候,就只有一個點頭致意。
孫媒婆被楊石峰的態度弄得有點訕訕,轉頭打量起屋子,然後笑著說:「喲,你家這房子可真講究,這牆刷得真白,地面還鋪了石磚啊?看著就乾淨,跟鎮上的酒樓一樣好看。」
坐在一旁的嚴家姑姑看著這麼漂亮的屋子心裡別提多滿意了,連帶著看楊石峰也感覺很不錯,小姑娘也悄悄地打量了下屋子,眼裡的喜歡不言而喻。
楊爺爺笑著道:「是石峰這小子非要這麼裝修,這拾掇得跟人家大酒樓一樣漂亮,都不知道農家人講究這些幹啥。」
孫媒婆恭維道:「可不能這麼說,你看這屋子多漂亮,住著多舒心啊,這哪家的姑娘嫁進來都舒坦啊。」
孫媒婆旁邊坐著的姑娘聽了,羞澀地低下頭。
楊爺爺眼角、眉梢都是笑,問道:「嚴姑娘今年多大啦?」
嚴姑娘臉帶著羞紅,聲音小小的,「今年十六歲了。」
「十六歲啊,比我們石峰小了不少。」
孫媒婆一聽連忙道:「也沒小多少啊,我看正合適呢,男人大一點會疼人。」
楊爺爺哈哈笑了起來,「是是是,我們石峰會疼人呢,家裡、家外都照顧得好。」
嚴姑娘羞答答地看了楊石峰一眼,整個臉都是粉色的。
楊石峰面無表情地聽著,好像說的不是他一般。
這讓楊爺爺和孫媒婆有點尷尬,嚴家姑姑臉上的笑也有點僵硬,嚴姑娘更是忐忑地咬了咬唇。
孫媒婆見狀,轉了轉眼珠子說:「你看,我們老人家說話,小孩子也不愛聽,不如讓孩子們單獨說說話吧,這樣也沒那麼無聊。」
楊爺爺看了楊石峰一眼,在桌子下推了他一下,「我看成,石峰啊,帶嚴姑娘出去院子裡說說話,你們年輕人有話聊。」
嚴家姑姑也表示贊同,給侄女使了個眼色。
楊石峰眉峰微皺,可是看見爺爺眼裡的警告,只好站起來往院子裡去。
嚴家姑娘看他等都不等她,咬了咬唇,還是跟著去了。
到了院子裡,楊石峰看著角落裡的雞籠不語。
嚴姑娘看他半天都沒理自己,心情酸楚,但看看這人高大的身形和俊朗的臉,臉又不禁泛紅,眼裡閃過一絲羞澀,給自己鼓了鼓勁,向他湊近了一點,「楊大哥,我……我會做飯、會織布,還會做衣服,家裡的事情我都能料理得好好的,偶爾還能做做荷包賺點家用,我……我……」她說著說著,臉紅透了。
「姑娘,我暫時不打算成親,謝謝妳今天跑一趟,妳放心,外面的人不知道妳是來幹什麼的。」
楊石峰的一句話讓本來滿面紅霞的嚴姑娘臉色一下子變白了,眼圈也紅了,伸手拉住楊石峰的一隻袖子,淚眼汪汪地望著他,「你……你不喜歡我嗎?」
楊石峰抿緊唇畔,正不知如何開口,只見大門外突然有個身影一閃而過,他心頭一縮,想都沒想就追了出去,那個身影跑得太快,他只好拚命地追,每當他看不見的時候,那道身影就會及時閃出,讓他不至於追不到,直到追到了河邊,那個身影突然消失不見了。
楊石峰四處張望,胸膛隨著呼吸劇烈地起伏著,汗水順著臉龐滴落下來。
「十一……」他喃喃低語,有點懷疑自己剛剛出現了幻覺。
周圍異常安靜,只有樹隨著風吹動的沙沙聲。
楊石峰閉了閉眼睛,良久才轉身往回走,卻在下一刻聽見一聲嬌喝—— 
「傻子!」
這聲音清清楚楚,是十一的聲音。楊石峰定住,慢慢地轉過身,走向聲音發出的地方—— 河邊的草叢裡。
十一坐在被草叢遮擋住的河岸邊,雙腳泡在水裡,一雙鞋放在旁邊,看見楊石峰撥開草叢,對他眨了眨眼。
楊石峰維持著撥草的動作一動不動,目光定定地看著十一,不說話也沒有什麼表情。
十一挑挑眉,他這反應跟她預想的不太一樣啊?想起剛剛在院子裡對他訴說情意的漂亮姑娘,扯了扯嘴角,道:「剛剛是不是打擾你的好事了?那姑娘還挺漂亮的嘛。」
楊石峰嘴唇動了動,卻沒說出什麼來。
十一嘴角的笑容收斂,白嫩的雙腳在水裡擺了擺,突然靜默了起來。
良久,楊石峰開口,聲音有點沙啞,「妳……妳怎麼在這裡?」
十一用腳挑起水,看著水從空中灑落,重新歸於河裡,這才將因走太久的路而疼得火辣辣的腳從水裡拿出來,等待著晾乾。
楊石峰發現那雙白嫩的腳上起了好幾個水泡,腳後跟都破皮了,一想就知道是走路進村磨出來的,眼神沉了沉,慢慢上前去,在十一跟前蹲下,看著她的腳道:「妳的腳磨破了,回去上點藥吧。」
十一動動自己的腳趾頭,斜眼看他,「回哪去啊?」
楊石峰抿抿唇,沒看十一,「到我家去,我家有藥。」
十一笑,「我去你家,你家那漂亮姑娘不會生氣啊?你就不怕?」
楊石峰垂下眼眸,「我跟那姑娘沒什麼,她也是剛剛才來,一會就走了,沒什麼生不生氣的。」
十一嘴角勾起,眼裡重新有了笑意。其實她剛剛在門外聽見了他們的對話,要是楊石峰真跟那姑娘有什麼的話,她早就離開了,也不會故意現身讓他看見。
她抬起腳,將腳伸到他跟前,「我腳疼,你給我穿鞋。」
楊石峰看著面前白嫩嫩的腳,過了好一會才伸手握住,用自己的衣袖將腳上的水漬仔細擦乾,然後拿起一邊的襪子給她穿上,最後再將兩隻鞋套上。
做好後,楊石峰率先站了起來,「走吧。」
十一卻沒動,抬頭看著他,將手伸出來,「拉我。」
楊石峰半晌沒動,可十一一直伸著手不放,他只好伸出自己的手,慢慢握住那纖細白皙的手,用了力道將她拉起來,但她站穩後又立馬放開,距離十一兩步遠的地方走著。
兩個人再次回到楊家的時候,嚴姑娘和孫媒婆已經走了,只有滿臉怒氣的楊爺爺站在大門口等著楊石峰回來。
剛剛嚴姑娘哭著說楊石峰跑了,然後也不願意再待了,非要回家,弄得孫媒婆很生氣,嚴家姑姑更是發了大火,最後帶著嚴姑娘氣衝衝地走了。
楊爺爺很尷尬愧疚,心裡的怒火都快止不住了。
「你到底想幹—— 」他對著楊石峰的話還沒吼完,一眼就看見跟在楊石峰後面的十一,一下子傻眼了,「十一大夫……」
十一對楊爺爺露出一抹笑,「楊爺爺。」
楊爺爺這下渾身的火氣都散去了,剩下的只有驚愕,罵楊石峰的話是再也罵不出來了。
半晌,楊爺爺重重歎了口氣,什麼都沒問,招呼十一進門。
十一看向屋子四周,這裡的巨大改變讓她微訝,她剛才的注意力全在楊石峰和那姑娘身上,全沒發現如今的楊家已經大為不同了,現在的院牆不再是籬笆了,而是青磚砌成,屋頂也不再是原本的茅草,是一排排發亮的瓦片,進了屋內,牆面白得沒有一絲髒汙,地面也不再是原本的泥土地,全部換成了地磚,乾淨整齊,屋裡的擺設也不再是原來的舊傢俱,全部換新,相當好看。
十一不由得想起那一次楊石峰問她喜歡什麼樣裝潢的事情,眼睛望向楊石峰。
楊石峰接觸到十一的眼神就立刻避開了,徑直進屋裡拿了一瓶藥膏出來遞給她,「這是藥,妳上點吧。」
十一沒接,定定地看著他。
楊爺爺在兩人之間來回看了兩眼,在心裡歎口氣,站起來,走出了家門,「我去田裡看看,一會回來。」罷了罷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他不管了。
看十一就是不伸手,楊石峰不得不將手上的藥膏收回來,指了指十一原本住的那間房間,「進去吧,上點藥。」
十一這才站起來,進了房間,一進去便吃了一驚。裡面比起原來有了很大的變化,床上的床單換成好看的青色,周圍還有一圈花邊,床周圍還圍上了好看的粉色紗帳,除此之外,屋裡原來的舊傢俱都不見了,換上一座漂亮的梳妝臺和衣櫃,中央擺了一個桌子,上面還擺放著一瓶花,整個房間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很漂亮、很溫馨,心裡有股澀然暖流緩緩流過,十一看向楊石峰,「楊石峰,這是給我佈置的嗎?」
楊石峰沉默,指了指床上,「妳去坐著,趕緊給腳上藥。」
十一眼珠子轉了轉,乖乖坐到床上,將鞋子脫了,把腳伸到他跟前,並沒有自己動手的打算。
楊石峰默默地搬了把凳子坐在床邊,將十一的腳放在自己腿上,用手指蘸點藥膏,細細地給她塗抹,跟上一次一模一樣。
十一的視線落到楊石峰臉上,從他的額頭慢慢往下移,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下巴,每一處都細細描摹,竟然發現每一處都意外地好看,就連臉頰上的那道疤痕都顯得很有韻味。以前她並不覺得楊石峰長得這麼好看啊,難不成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因為她現在看他不一樣了,所以看哪兒都覺得好看?
十一伸手摸上楊石峰左臉上那道疤痕,他一驚,觸電般地往後一閃,驚詫地看向她。
十一收回手,問:「你這臉上的傷哪來的?」
楊石峰只輕描淡寫地回了一句,「去山上打獵的時候不小心傷的。」
十一看了看四周的改變,稍稍想了想就明白了,這傢伙把房子弄得這麼漂亮,花的錢肯定不少,這些錢都是打獵掙來的吧?短短幾個月要做到這樣,他的努力可想而知,怪不得臉上都有傷。
十一看著那傷心裡有點不舒服,尤其是看他現在異常沉默的樣子,心裡更不舒服了。
她感覺到他對她的態度不同了,明明還是關心,卻又透著冷淡。他是不是在生氣她當初的離開,還有她說的那些傷人的話?
十一歎了口氣,他怪她、氣她也是應該的,她也覺得自己挺氣人的,當初為了讓他忘記自己還故意說那些話,的確很傷人。
算了吧,孽是自己作的,總得自己來承擔,慢慢哄,相信總能讓他消氣的。
十一重新打起精神,戳了戳楊石峰的肩膀,「楊石峰,這裡還讓我住嗎?」
楊石峰上藥的動作一頓,過了好久才點點頭。
十一估摸著他是內心猶豫了好久才肯讓她住的吧,忍不住又在內心歎息。
給十一上完藥,楊石峰便站了起來,往外走,「我去做飯。」
十一沒來得及叫他,人就沒影了,只好穿了鞋跟著走出去,在院子裡溜達起來。
當看到依然在院子裡的秋千,她忍不住勾起嘴角,快步走過去,在秋千上坐下來,雙腳輕點,慢慢盪了起來,微風拂面,心裡有種異樣的平靜。
十一笑了起來,只覺得現在的這種感受才是她想要的,平靜、踏實、開心,這是出去的幾個月都不曾有過的。
這時,楊爺爺從門外進來,看見十一坐在秋千上,慢慢走了過來,「十一姑娘。」
十一停住秋千,站了起來,「楊爺爺。」
楊爺爺歎了口氣,語氣裡有著無奈,卻沒有對十一的責怪,「十一姑娘,妳這次回來,還走嗎?」
楊爺爺出去溜達到現在,腦子裡都在想這事,他太擔心了,擔心孫子有了希望,之後若再失去會更加失望,所以他不得不問,不得不確認,他知道孫子受不住再一次的傷害了。
十一也知道自己之前的離去讓楊石峰受傷,也讓楊爺爺跟著擔心,他的擔心她明白,但是這次她不會再傷害楊石峰了。她看著楊爺爺的眼睛,認真地道:「楊爺爺,我這次不會再離開了。」
楊爺爺點點頭,「好,妳這麼說,我老頭子也算是放心了。」說著,他看了眼廚房的方向,接著道:「今天的事情都是我老頭子的主意,石峰他不願意相看姑娘,是我硬逼他的,他對那姑娘也沒那個意思,妳別為這個生他的氣。」
要是知道十一姑娘還能回來,他也不會硬逼石峰去相看姑娘,唯一一次的相看,還被十一姑娘看到了,不知道自家那傻小子心裡現在怎麼忐忑呢,不管怎麼樣,他得解釋解釋,千萬不能讓傻小子盼了這麼久的姑娘生氣。
十一也跟著看了眼廚房,輕聲道:「我知道的,我沒生氣。」她知道他對那姑娘沒意思,他的眼神不會說謊。
「那就好。」楊爺爺放了心,招呼著十一進屋裡坐,道:「十一姑娘啊,妳也看見家裡現在的改變有多大了,這些都是石峰打獵掙來的錢,這孩子跟魔怔了一樣,每天天沒亮就往山上跑,什麼東西值錢就打什麼,多危險都不怕,就這幾個月都不知道受了多少傷,我說的他也不聽,可氣死我了。
「我老頭子是說不動他了,妳勸勸他吧,別讓他去山上打獵了,太危險了,咱們祖孫倆種種田,日子也不是過不下去,再加上我現在也不用花錢治病了,真的不需要他去打獵掙錢啊。」
十一靜靜地聽完,點了點頭。其實她也不希望楊石峰去打獵掙錢,之前沒打算留在這裡,自然只當他是外人,對於他的決定和做法她從來不予置喙,也就沒有考慮過他打獵的危險性,但現在她的想法改變了,她已經把他列為她的人,他的安全就得排在第一位,看著他臉上的傷痕,她心裡就不舒服,不想他再上山去幹這麼危險的事情。
她希望他平安地一直陪著自己。
但她也不太喜歡他靠著種田的微薄收入過活,她親眼看過割稻子時的大汗淋漓與精疲力盡,那種勞累真的太幸苦,得到的回報卻太微薄。要是可以,她倒是可以去賺錢,不過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楊石峰不願意,這人固執得很,要他用女人的錢,估計比殺了他還嚴重,這點十一還是很瞭解他的。
所以,還是得為他想個營生的手段,既輕鬆又能賺錢。
十一腦子裡快速地動著,將這幾個月在外面看到的各種資訊想過一遍,並在其中尋找商機。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紅杏今生不出牆》

    《紅杏今生不出牆》
  • 2.《溫家藥娘》

    《溫家藥娘》
  • 3.《望族貴媳》卷三(完)

    《望族貴媳》卷三(完)
  • 4.《望族貴媳》卷二

    《望族貴媳》卷二
  • 5.《望族貴媳》卷一

    《望族貴媳》卷一
  • 6.《糕餅廚秀》

    《糕餅廚秀》
  • 7.《吉星照田園》卷四(完)

    《吉星照田園》卷四(完)
  • 8.《吉星照田園》卷三

    《吉星照田園》卷三
  • 9.《吉星照田園》卷二

    《吉星照田園》卷二
  • 10.《吉星照田園》卷一

    《吉星照田園》卷一

本館暢銷榜

  • 1.《我被魔星撩一生》

    《我被魔星撩一生》
  • 2.《大人有福妻》

    《大人有福妻》
  • 3.千尋×風光【永保安康】套組

    千尋×風光【永保安康】套組
  • 4.《實習貴妃》

    《實習貴妃》
  • 5.《茗門閨秀》

    《茗門閨秀》
  • 6.《庶命安福窩》

    《庶命安福窩》
  • 7.《大宅野丫頭》下

    《大宅野丫頭》下
  • 8.《大宅野丫頭》上

    《大宅野丫頭》上
  • 9.《糕餅廚秀》

    《糕餅廚秀》
  • 10.《錯嫁福妻》下

    《錯嫁福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