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美食
分享
藍海E58501

《特務廚娘好食光》卷一

  • 作者安禧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8/11/14
  • 瀏覽人次:6421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穿越成六歲小女娃養家養哥哥,葉心表示好想放棄這任務,
但為了一家子的生計,她說什麼都要咬牙撐下去,
以前當S級特務她得水裡來火裡去,現在則是跟各種吃食為伍,
一邊利用前世所學的本領教訓不時來搶錢搶糧的舅舅,
一邊做小餅、紅薯粉條來售賣,很快在各酒樓茶館間造成轟動,
好不容易有了點積蓄,她立刻買地建房子,總算脫離三級貧戶的生活,
當然了,這中間也得到不少好心人士的鼎力相助,
像是富甲一方的易家大少爺,她只要做出美食,他就有本事賣翻天,
還有某位戴著人皮面具的「大叔」,不僅光顧她的生意更教授她輕功,
有這兩隻金大腿在懷,她以後就等著吃香喝辣爽爽過吧!
安禧
女,愛小說,愛美食,愛旅遊,愛作夢。
遇到天馬行空的夢境想分享給大家,便會寫成文字,變成小說。
生活中偶爾會悲傷,不過大多是樂天狀態,
在小說中亦是如此,因此筆下結局俱是皆大歡喜。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穿成六歲小姑娘
「小妹,快醒醒。」焦急的聲音在葉心耳邊響起。
葉心只覺得一陣暈眩,似乎有人在拚命的搖晃自己,皺著眉睜開眼。
葉清山頓時呆住,剛才小妹那一眼,讓他似乎看見了後山上最兇狠的老虎……
站在葉清山左邊的葉清和一臉關切的問:「小妹,妳醒了?」
葉心胡亂的點點頭,然後又躺了回去。
葉清山擔心妹妹又昏過去,正準備再搖,卻被葉清和一把拉住,「小妹是想休息一會,咱們先出去。」
「可是娘說了,病人是不能睡太久的。」葉清山一臉認真的說完,轉身又要去接著搖。
葉心不得不開口,「我想睡會。」
葉清和趕緊說道:「聽見了吧,小妹說要休息。」
葉清山這才作罷。
「小妹,妳好好休息,我和妳二哥去給妳弄些好吃的。」葉清和看得出來葉心有些虛弱,便拉著弟弟出了屋子。
周圍終於安靜下來,葉心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她是一名特務,在奉命保護帝國領導人安全的時候遭遇了陷阱,按理一般的陷阱是難不倒她的,好歹她也是個S級特務。
然而讓她心驚的是,這個陷阱似乎是對她極為熟悉之人所設,並且她直覺是專為她而準備。
果不其然,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間,她的上級出現了—— 
「葉心,妳野心太大,我不得不提前了結妳。」
這是葉心聽到的最後一句話,等再次醒來,她就在這個小孩身上了。
葉心覺得自己大概是被氣死的,她從來就沒有什麼野心,每次任務結束她就窩在公寓裡享受短暫的安寧日子,做米蟲才是她最大的心願。
她是一個不會虧待自己的人,尤其是在吃住方面,但是看看現在,屋頂破了一個大洞,躺在床上就可以看見天空,身下的床嚴格來說也不算床,只是隨意用幾塊木板子拼湊起來,上面鋪了幾層稻草。
至於吃就算了吧,葉心腦子裡有原主的記憶,剛才葉清和所謂去弄好吃的,也不過是去掏老鼠。
葉家現今只剩下兄妹三人,大哥葉清和,二哥葉清山以及小妹葉心,望著家徒四壁的地方,葉心又歎了一口氣。
不過不管怎麼說,至少她還活著。
身下的稻草睡著十分不舒服,葉心扭動了下身子,發現渾身有些酸痛,原來的小葉心因為風寒去世了,明明是盛夏時節,她卻因為屋頂漏雨得了風寒。
葉心知道,在古代風寒就是很嚴重的病症了,這個家肯定是請不起大夫的,更別說會儲備常用的藥物,她強撐著身子站了起來,遠的地方她走不了,只在家周圍轉了轉。
等葉清和兩兄弟回來發現葉心不在床上,大驚失色,呼喚葉心的聲音都破了音。
葉心無奈扶額,「我在這。」
葉清山率先跑了過來,「小妹,還好妳沒事。」說完還緊緊抱住了她。
葉心十分不喜歡這種肢體接觸,然而以她現在的力氣卻無法掙脫。
葉清和看見葉心的神色十分不好,趕緊拉開了葉清山,「好了,二弟,別把小妹給勒著了。」
他提著三隻老鼠,開心地說:「小妹,妳看我們找到了什麼?」
葉心看了一眼,有些悲傷,她葉心竟然淪落到要靠老鼠充饑……
「小妹,妳不開心嗎?」細心的葉清和發現小妹並沒有以往那種高興的神色,有些不解。
「我想喝水。」她怎麼可能開心,前一世想吃什麼就有什麼,現在卻要吃老鼠!
葉清山聽了,飛奔著去缸裡舀了一瓢冷水遞給葉心。
葉清和接過二弟手裡的水瓢,「我去生火,小妹身體還未痊癒,要喝熱水。」
葉心鬆了一口氣,還好這個家還有一個靠譜的,她指著旁邊一束暗紫色的葉子,「加這個。」
葉清和頓了一下,問道:「妹妹的意思是把這個放在水裡一起煮?」
「嗯。」不是葉心話不多,而是剛才走這一圈已經耗費了她所有力氣。
葉清和不明白葉心怎麼會有這樣的要求,但是想到他娘曾拿這個做過菜,知道這個東西無毒,便摘了幾株,用水洗淨之後就去煮水了。
葉心見葉清和沒再多問,一屁股坐到地上,實在是太累了。剛才她指的那株植物是紫蘇,熬水喝對風寒有用,眼下把身體養好才是最重要的。
葉清山見大哥去煮水,便蹲在葉心旁邊開始處理老鼠肉,因為他有些擔心小妹會像剛剛那樣,趁他們不注意時不知跑去哪。
葉心在旁邊看著,葉清山手法俐落,不一會三隻老鼠就被剝好皮,成功串在木籤上,架在火上烤了起來。
等葉清山把老鼠烤好,葉清和也煮好紫蘇水端了過來,葉心接過紫蘇水,咕嚕咕嚕一口氣喝了滿滿一大碗。
葉清和眼睛一亮,「小妹要是喜歡,我天天給妳煮。」
葉心無語,誰要天天喝紫蘇水。
葉清山見葉心盯著自己烤的老鼠肉,十分得意,選了一隻最大的遞給她,「小妹,趁熱吃。」
面無表情的接過老鼠肉,前世最悲慘的時候她也沒吃過老鼠,但是為了生存,她不得不吃……葉心生無可戀的咬了一口。
葉清山等著葉心的表揚,結果半天沒聽到一句話,只得低頭失望地啃著老鼠肉,這可是他有生以來,烤老鼠最成功的一次呢。
葉清和看著小妹的樣子,臉上露出一絲擔憂。
葉心當然看到了兄弟倆的神情,只是她現在沒空搭理,滿腦子裝的都是如何脫離現狀。
這具身體約莫只有六歲,雖然她有原主的記憶,但是有用的資訊少之又少,葉心只知道這裡叫黃葉村,從這具身體有記憶開始就沒了爹,娘親王氏則在三個月前過世。
王氏去世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是要兩兄弟照顧好葉心,可即便最大的葉清和也不過十二歲左右,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又怎能照顧好葉心?
所以,一場風寒就把小葉心帶走了,靈魂換成了她。
葉家的情況梳理清楚了,葉心把注意力擺到老鼠上頭,她剛剛就注意到了,兩兄弟抓來的老鼠很肥大,烤了之後竟然有油冒出來,說明這些老鼠吃得不錯,也就是說黃葉村肯定是一個資源豐富的地方,只是為什麼葉家會過得這麼清貧呢?
葉心覺得大概是因為爹娘去世的早,單靠三個孩子又怎能讓這個家富裕。
「小妹,妳在想什麼?」葉清和發現了葉心的怪異之處。
「我睏了。」葉心回答。
葉清和聽到這樣的回答也沒多想,把葉心抱到床上,細心的替她蓋好被子,然後才出去。
葉心睡醒時,見天色有些暗,床頭放著一碗紫蘇水,應該是葉清和趁她休息時煮的,她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感受,端起來一飲而光,又繼續躺著了。
這一覺睡到了第二天天亮,床頭碗裡的紫蘇水又滿了,葉心又是一口氣喝完,準備下床活動活動,卻聽見外面傳來急切的聲音。
「三舅,這個您可不能拿,小妹還病著,她不能沒有吃的。」這是大哥葉清和的聲音。
「那個小蹄子要是死了,還能給你們省下一口糧,說起來,我這也是為你們哥倆好。」這個聲音有些熟悉,葉心在腦子裡搜索了一遍,很快辨別出來,這個是母親王氏的三弟王福全。
王氏是長女,家裡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
葉心剛出房間,發現葉清山守在門外,便小聲的說:「二哥,你去喊些村民過來,越多越好。」
葉清山點點頭,偷偷的從屋後跑了。
等看不到葉清山的身影之後,葉心才走到葉清和旁邊,柔弱的喊了聲,「大哥。」
葉清和看到妹妹虛弱的模樣,心裡不由有些心疼,說出的話也硬氣了些,「三舅,娘走的時候可是交代我們照顧好小妹。」
「你娘就是個短命鬼。」王福全語氣裡一點對姊姊的尊敬都沒有。
葉心眼裡閃過一絲陰冷,王氏在世的時候對王福全可是好的很,但凡自己能吃一口,就不會少了弟弟一口,沒想到王福全卻沒有任何感激的意思,完全把王氏對他的好當成理所當然。
「你罵誰是短命鬼呢?!」尖聲的呵斥從不遠處傳來。
王福全一聽,眼裡閃過驚慌,雖然只是一瞬間,卻被葉心捕捉到了。
王福全作為王家唯一一名男子,又是最小的一個,受到的寵愛自然不比一般,王氏在成婚之後也一直照應著王福全,生怕委屈了這個弟弟一分。
自從王氏去世之後,王福全見葉家不再給自己東西,便隔三差五過來自動自發拿走一些東西,所以王氏去世不過三月,葉家三兄妹便落得這般境地,若是王氏泉下有知,大概會氣得掀棺材蓋出來大罵王福全是隻白眼狼吧。
根據原主的記憶,葉心曉得葉清和與葉清山兩兄弟一直受到的教育都是要對這個三舅好,即便兩兄弟心裡有些不樂意,卻也沒反抗過,要不是因為這次葉心昏迷太久,葉清和肯定會讓王福全把這些老鼠拿走。
而她之所以會叫葉清山喚村人來,是因為在原主的記憶裡,王福全是個非常愛面子的人,最無法忍受的便是別人落他的臉面。
剛才說話的是余氏,黃葉村出了名的厲害角色,曾受過王氏的恩惠,平日裡她雖然想照拂葉家三兄妹卻是有心無力,以她家現在的情況也只能勉強填飽肚子,要說給葉家點什麼還真拿不出來。
今日她正準備去湖邊打水,遇到了葉家老二,聽說葉家有事,不由分說就喊了一群人過來,結果還沒走進葉家就聽見王福全罵王氏是個短命鬼。
她早就看不慣王福全這人了,一個大男人好吃懶做,全家都靠王氏來養活,現在王氏都走了,他還不放過王氏的兒女。
「妳管我說誰。」王福全沒好氣的道,怎麼會遇上這人。
「喲,要是我沒記錯的話,這裡可是葉家,你如果不是罵你姊姊就是你姊夫,但是整個黃葉村都知道他們兩人待你可是好的很呢。」余氏手扠腰,大有王福全反駁,她就準備大幹一架的意思。
王福全心裡暗道倒楣,不打算和這個難纏的女人一般見識,提起老鼠就走。
葉心哪那麼容易放過他,可憐兮兮的說:「三舅,我們家就只有老鼠這點吃食了,您也要帶走嗎?」
眾人見葉心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有些於心不忍,暗道這王福全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壞蛋。
余氏更生氣了,「我說王福全,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這三個孩子都成這樣了,你連他們的這點口糧都不放過?」
圍觀的人跟著說:「是啊是啊,你一個大男人還跟孩子搶吃的不成?」
「對啊,而且這葉三之前不是大病一場嗎?」
「哪有這樣做人舅舅的啊。」
「可不是,之前王氏對他們一家多好,沒想到他居然這樣回報自己的姊姊。」
周圍人的指指點點讓王福全生氣到極點,但他極力壓下怒氣,換上一副笑容,「各位有所不知,這老鼠有什麼好吃的,一股土腥子味,我怎麼忍心看著三個外甥吃這樣的食物,我這是準備把牠們丟了。」說著還掩面抽泣起來。
葉心心中冷笑,她以前出任務可是扮過演員的,想和她比演技,倒來試試。
「那三舅是想讓我們吃什麼呢?」她說這話的模樣十分天真。
王福全一噎,怎麼以前沒覺得這小丫頭片子有這麼討厭?
余氏也反應過來,「是啊,你把三個孩子最後的口糧都拿走了,你要給他們吃什麼?」
面對眾人的責問,王福全不得不答,「當然是糧食啦。」
「算你有良心。」余氏說。
「我啊,這就回去給他們拿糧食。」說完王福全提著老鼠就溜了,哼,只要他跑了,誰還會管他到底是不是回去拿糧食了。
等人都走完之後,葉清和有些疑惑的問:「二弟,這些人都是你喊來的?」
「是啊,都是小妹讓我喊的,小妹可說了,人越多越好。」葉清山一臉驕傲的問葉心,「怎麼樣,二哥厲害吧?」
葉心無語,不是很想理他。
葉清和看著葉心,「小妹是怎麼想到的?」
「大哥,你說我是怎麼生病的?」葉心不答反問。
「得了風寒。」葉清山搶答。
葉清和知道葉心想要的答案不只這麼簡單,補充了句,「因為屋頂漏雨,小妹淋了雨,所以生病了。」
「那為什麼屋頂會漏雨呢?」葉心接著問。
「因為三舅把咱們的屋頂給拿走了。」葉清和說。
「所以我生病就是因為三舅。」
葉清和和葉清山點點頭,確實如此。
「他害得我差點沒命,我嚇得不行,當然要讓二哥多喊點人過來壯壯膽啊。」葉心一臉義正嚴辭,糊弄兩個小豆丁她還是沒有問題的。
葉家兄弟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
其實葉心很想告訴兩人,對待王福全這樣的人就是要不留情面跟他撕到底,只不過這和他們一直以來接受的教育相差太大,葉心怕他們一時接受不了,沒關係,反正有的是時間,加上這對兄弟還小,她不信改造不了。
這時葉清山問道:「剛才三舅說要給我們糧食是真的嗎?」
葉清和的眼神有些晦暗,三舅肯定是不會給他們糧食的,只是他也不想讓弟弟妹妹失望……
「會的。」葉心斬釘截鐵的回答。
葉清山開心地道:「太好了!」
葉清和苦澀的笑了下,好吧,暫且讓他們保有這個希望吧。他在心裡歎了口氣,走去屋子後面摘了一把紫蘇放在水裡,一邊想著怎麼填飽肚子。
只是等葉心喝完紫蘇水,他也沒想到該怎麼填飽肚子,昨天抓老鼠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今天也不知還能不能抓得到。
葉心把碗放在一邊,抬頭道:「我想去後山。」
黃葉村的南邊有一座山,村民們會去那裡拾些野貨,只是大家始終覺得拾野貨還不如種好莊稼靠譜,所以這後山也只有山腳下這一地段會有村民出現,多是來拾柴火的,山腳到半山腰可能會遇見一些野獸,這裡的村民就十分少了,基本都是一些獵戶,再往上的深山則是罕有人進入。
對於葉心的提議,葉清山堅決擁護,「好啊好啊。」
葉清和搖搖頭,也罷,反正他也沒想到今天吃什麼,還不如帶著弟弟妹妹一起去山上玩一會,也許還能摘到什麼野果子充饑。


前往後山的路上,三人走走停停,因為葉心時不時得歇息,這具身體實在太弱了。
葉清和見葉心走得吃力,有些心疼,「小妹,今日不如先回去,改日再來?」
「不。」葉心去後山是想尋一些吃食,今日就算王福全不把老鼠拿走,她也不打算繼續吃老鼠了。
「那我背小妹吧。」葉清山說。
要說以前的葉清山背葉心是綽綽有餘,王氏還在的那會他確實頗為壯實,但現在……葉心看了一眼愣是瘦了一大圈的葉清山,搖搖頭,「不用了。」
兄妹三人終於在正午時分趕到了後山,這會日頭有些曬,所以後山沒見到什麼村民,葉心撿了個小樹枝,支撐自己上山。
進入後山之後,葉清和本來想在前面帶路,結果發現葉心根本不跟著他走,她直奔有樹蔭的地方,葉清和頓了一下,只得默默跟在葉心身後。
葉心爬山時不僅在尋覓吃食,也在心裡做了一個短期規劃。
上一世在功夫方面,她擅長拳擊,又學了投擲暗器加以輔助,一想到這裡,葉心就忍不住歎氣,想當年她投擲的暗器可都是貨真價實的銅錢啊,早知道她會穿越到這種地方,怎麼說扔錢的時候也該克制一點。
這具身體學拳擊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加上十分瘦小,對方肯定會大意,這點對葉心來說是極大的好處,只不過以現在這種體能去練就有些艱難,所以葉心打算先練投擲暗器,這裡到處都是石頭,隨取隨用很是方便,也不費力。
「小妹,妳是在找什麼嗎?」葉清和跟在葉心身後半天,終於開口問道,他發現這一路走來,小妹都是左右尋覓,似乎在找東西。
「嗯。」葉心不否認,路上她看到了不少可以食用的野菜,她打算下山的時候再摘,畢竟抱著一大堆野菜繼續爬山也是很累的,只要能省點力氣她就絕對不會浪費。
「小妹在找什麼?」葉清山問道。
葉心沒有回答,繼續朝上走。
眼見著快到半山腰了,葉清和有些著急,「小妹,我們回去吧。」
「好。」葉心停住步伐,後山就這麼大,尋覓資源確實不急在這一時,等她體能上來了,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想爬多高就爬多高。
葉清和沒想到葉心這麼快就答應了,不禁愣了一下。
葉心轉身的一瞬間,突然看見右斜方有一個不一樣的東西。
第二章 神仙教我的
那是一堆枯樹,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上面的枝葉有一些已經在慢慢的腐爛,如果葉心沒猜錯,這裡應該藏著不少好東西。
來後山的時候,葉清和提了個小竹籃,當時是想摘些野果,葉心走了過去,見枯樹上果然有很多木耳,在周圍掃了一圈,摘了一些灰灰菜放在鋪在籃子最底層,然後上前開始摘木耳。
葉清和看到葉心的動作,大驚失色,「小妹!」
葉心抬頭,嗯了一聲表示疑惑。
葉清和看著她的表情,嘴裡的話就這麼卡住了,不知為什麼,小妹總給他一種她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錯覺。
見葉清和不說話,葉心低頭繼續飛速的摘木耳,這裡的木耳似乎沒人採過,不一會籃子就被裝滿了,「走吧。」
葉清山接過葉心手裡的籃子,問:「小妹,妳採這個做什麼?」
「吃。」葉心回道。
葉清山嚇得差點把籃子給扔了,「吃、吃這個?!」
葉心點了下頭,沒再言語,葉清和以為葉心是在開玩笑,只是笑了笑。
下山比上山要容易得多,到山腳下的時候已經是未時了,這裡的人們每天只吃兩頓飯,早上在巳時,晚上在申時,所以這會黃葉村的村民都在朝家裡走,準備吃晚飯了。
不少村民看見葉家三兄妹從後山上下來,葉清山手上還提著一個籃子,好奇的想知道他們尋了什麼寶,都湊了過去,這一看可不得了。
「你們怎麼弄這個玩意?」一個中年大漢說。
葉清和率先說道:「胡二叔,這是摘著玩的。」
被喚為胡二叔的人一臉嚴肅,「這能玩嗎?趕緊扔了,這東西有毒!」
葉心眉頭皺起,什麼時候木耳也變成有毒的東西了?
葉清和琢磨著葉心肯定不願意把這東西扔掉,只得含糊地說:「回頭我們就扔。」
胡二叔見葉清和沒有立刻扔掉,就要去奪葉清山的籃子,葉清山反應倒還機敏,提起籃子就跑遠了,氣得他直嚷嚷,「那可不能吃,會毒死人的!」
葉心跟著葉清山走了,葉清和在後面追著,根本不理他。
胡二叔見他們沒一個聽自己的,長歎一口氣,「這葉家竟淪落到如此地步。」


回到家,葉心將木耳盡數鋪在太陽下曝曬,夏日的陽光強烈,一下午的時間木耳就被曬乾了,等木耳曬好之後,葉心將木耳放在水裡浸泡,然後生火,把浸泡好的木耳丟到鍋裡。
葉清山沒想到葉心真的把木耳下鍋,擼起袖子就要去撈,被葉心一把抓住。
「小妹,這個不能吃啊!」葉清山急忙的說。
葉清和在葉心旁邊坐下,「小妹,妳要是餓的話,這籃子下面的葉子是可以吃的,但是鍋裡的這個東西不能吃。」
「能。」葉心斬釘截鐵的道。
「小妹,這個吃了會不舒服的。」葉清和絞盡腦汁的想要讓葉心明白這個東西有毒,「吃下去肚子會疼,和妳上次生病一樣,會不舒服。」
「你吃過?」葉心問。
葉清和愣了下,「沒。」
「那就吃一次吧,能吃。」她說完就繼續做事。
葉清山見葉心這般堅持,拉了下葉清和,小聲的說:「不如就隨妹妹去吧。」
不一會木耳就煮好了,灶屋裡什麼調料都沒有,葉心便琢磨著今日先將就一下,明日再去山上看看能不能挖到一些野蒜之類的植物。
她盛了三碗木耳,自己端起其中的一碗吃了起來。
這碗木耳雖然沒有佐料,但勝在新鮮,倒也能勉強下肚,等葉清和和葉清山兩兄弟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吃了大半碗了。
葉清山見小妹吃得很香,吞了吞口水,端了一碗也開始吃了起來。
葉清和見弟弟妹妹都吃了,心一橫,端起最後一碗也開始吃,大不了他帶著弟弟妹妹一起去找爹娘。
葉清山一碗下肚,這才開口,「好好吃啊。」
「鍋裡還有。」葉心淡淡地說。
葉清山毫不客氣的又去盛了一大碗,葉清和也不阻止,被毒死也總比做個餓死鬼好。
吃完飯,葉心就去休息了,養好身體可是優先考量。
葉家兄弟就坐在葉心的屋門口,直到半夜兩人也沒發現任何不適。
第二天早上,葉心起床時發現兄弟倆坐在自己房門前,有些疑惑。
葉清山激動地跳起來大喊,「我沒死?」
葉心挑眉看著他,這葉家老二莫不是有問題吧?
葉清和也有些不解,「真的沒事……」
「太好了太好了!」葉清山圍著房屋跑了一圈,「我們都沒有死!」
「到底為什麼會死?」葉心一直不明白,這些人為什麼會認為木耳有毒。
「因為我們昨天吃了那個黑乎乎的東西啊。」葉清山說。
「那個沒毒。」葉心說。
葉清山面露困惑,「可是爹娘以前說過,正是因為樹上長了這個,樹才會死,所以這個東西有毒。」
葉心無言以對,這種神結論是怎麼衍生出來的?
「小妹怎麼知道可以吃?」葉清和總覺得這個小妹大病一場之後就不一樣了。
以前娘還在世的時候,小妹愛說又愛笑,後來娘走了,村裡的孩子說他們三個是沒有爹娘養的,之後小妹就不愛說笑,也不愛與人玩了。
現在的小妹雖然還是不愛說笑,但她的神情卻變得很成熟,一點都不像個只有六歲的孩子。
葉心猜到有一天這兩人會問自己,因此理由她早就想好了。「神仙說的。」
「神仙?」葉清山有些好奇,「神仙怎麼說的啊?」
「我之前生病的時候夢見了神仙,他教了我好多東西。」
葉清山恍然大悟,「難怪小妹知道。」
葉清和聞言沉思了會,然後趕緊說道:「小妹,妳夢見神仙這事可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
以前他總覺得人都是好的,可是爹娘相繼去世之後,他就知道人心其實不都是好的,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神仙教了小妹本領,那還得了?
葉心沒想到葉清和考慮的還算周全,反倒省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好。」
葉清山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不能跟其他人說,但見大哥這麼嚴肅,也趕緊承諾,「放心,我絕對不會跟別人說的。」
葉清和這才鬆了一口氣,「小妹還夢見什麼了嗎?」
「可多了。」葉心點頭。
「都有什麼呢?」葉清和問道。
葉清山也趕緊規規矩矩的站在一邊聽著,這兩人畢竟還是孩子,對於高高在上的神仙必然好奇。
「神仙爺爺教我認識了不少植物呢。」葉心想了想,補充了句,「還告訴我哪些可以吃。」
「真的?」葉清山問道。
「當然,不然我怎麼知道木耳可以吃。」
兩兄弟點點頭,顯然相信了葉心的說辭,大家都說木耳有毒,結果他們吃了都沒事,這不是神仙的指點是什麼。
「我要出門一趟。」葉心說。
葉家兄弟異口同聲的問:「去哪?」
「後山。」葉心從沒有過和他人同住的經歷,說實在的,她十分不適應這種喊一聲就有人跟著的狀態,她還是喜歡一個人。
葉清山立刻興奮起來,「太好了,小妹又可以帶我們去找好吃的囉!」
聽到這話,葉心的內心有那麼一點點的起伏,如果木耳對他們來說也算好吃的話,還真是活得夠淒慘的,「家裡還有籃子嗎?」
葉清和搖搖頭,「沒有,都被三舅拿走了。」裝木耳的籃子之所以被留下來,還是因為它底部的一根竹子斷了,三舅看不上。
葉心瞇了瞇眼,王福全還欠著自己糧食呢,待會回來就去要。「走吧。」
因為知道有神仙教導,葉清和這次一踏進後山就乖乖的走在葉心身後,葉心繼續拿根樹枝在前面走著,昨天的木耳她還想再摘小半個籃子,順便再看看路上有什麼其他資源沒有。
因為是夏季,山裡有野獸出沒,所以葉心也沒敢偏離村民之前走過的山路,可這樣的走法導致葉心不能發現其他的資源,除了野菜還是野菜。
直到走到昨天摘木耳的地方也沒什麼特別的發現,葉心想了想,打算稍稍朝裡面再探幾步,「你們在這等我一下。」
「嗯!」葉清山一口答應。
葉清和正在猶豫之時,葉心就進了樹林,「小妹,等……」
「大哥,你就別喊了,小妹說的肯定是對的。」葉清山坐在枯樹上,他的小妹可是神仙的弟子呢。
葉心也只敢深入一小段距離,畢竟以她現在的能力,若是遇見什麼野獸肯定應付不了,在不遠處一片潮濕的地方,她發現了一堆新鮮的菌菇群。
葉心正在採摘的時候,聽見樹林裡有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當下摘起最後一朵菌菇就跑。
葉清和兄弟見葉心出來,懷裡還抱著一大堆東西,都開心的很,「小妹,妳找到好吃的啦?」
葉心點點頭,把菌菇放在籃子裡,再在旁邊摘了一把灰灰菜平鋪在上面,「走吧。」
三人回到家之後,葉清和拿出小木盆準備去打水,葉心看了一眼這個木盆,唉,又是缺了角的,也難怪這兩兄弟用水這麼省,用這種盆打水,得到猴年馬月才能把水缸注滿。
葉心拿起籃子跟在葉清和身後,兩兄弟打水本來是交換著去,葉清和去一趟,回來葉清山接著去,但是見葉心都去了,葉清山便也跟著一起去了湖邊。
黃葉村北邊有一個很大的湖,湖的北邊是一座大山,葉心指著那座山問:「你們去過嗎?」
兩兄弟搖搖頭,葉清和想到以前父親提起過這座山,補充道:「以前有會游水的人去過,不過也沒帶回來什麼。」
葉心看了眼對面的山,恐怕那些人不是沒帶回什麼,只是因為要游泳,拖不了太多東西。
她低下頭,把摘好的野菜一點點洗淨,然後再放進籃子裡,最後在湖邊撿了幾顆小石頭,葉清和兩人則是來回打水。
回家之後,葉心並沒有急著把這些菌菇下鍋,而是問道:「三舅住在哪?」
葉清山腦筋動得快,立刻想到三舅之前說好要給自家糧食,「我帶小妹去!」
葉清和知道三舅肯定不會兌現他的承諾,想著他最好跟著去,萬一要是三舅惱羞成怒要打小妹,他還可以幫忙擋著。
於是三兄妹朝王福全的住處走去,一路上有村民問三人去哪,原本從不搭理村民的葉心竟開口回答了,語氣還十分開心。「三舅說要給我們糧食呢。」
她遇到一個就說一次,如此遇上幾個之後,果真有村民好奇地跟在他們身後,不一會跟著的人越來越多。
「聽說王福全要給葉家糧食?」
「真的假的?」
「這王福全也會有給葉家糧食的一天?」
「可不是,昨天王福全可是說了,要給葉家糧食。」
「依我看,難。」
「走唄,去看看,反正也沒事。」
「對,說不定王福全真給糧食呢。」
就這樣,等葉心三人到王福全家門口的時候,身後已經跟了幾十個黃葉村的村民。
王福全打開門一看到這等大陣仗,嚇得臉一抽,「你們、你們這是要幹啥?」
葉心站在最前面,用自己的童音天真的道:「拿糧食啊!三舅不是說要給我們糧食嗎?」
身後的村民紛紛點頭,開始起鬨—— 
「是啊是啊,昨天我們可都是聽到的!」
「你一個長輩該不會想賴帳吧?」
王福全沒想到他們還記著這事,心裡把葉家三兄妹狠狠罵了幾遍。
看著王福全越來越綠的臉色,葉心眨眨眼,「我知道,三舅大概是忙忘了,所以我們就上門來取。」
王福全一愣,這個丫頭片子太討厭了,他好想撕爛她的嘴。
「當家的,出啥事了?」王福全的妻子周氏聽見外面鬧哄哄的,從屋內走出來,看見不少村民都在自家屋子外面,不禁瞪大眼。
「妳去拿些糧食出來。」王福全對周氏說。
「拿糧食?」周氏立刻警惕起來,「幹啥?」
王福全見有些人已經露出看好戲的表情,惡狠狠的說:「廢話什麼,讓妳拿妳就拿,這個家到底誰來當?」
周氏撇了下嘴,進屋去了,不一會就拿著一個瓢出來了,葉心一看,是粗糧,重量約莫半斤左右。
王福全打量了下葉家三個娃,眼睛轉了下,突然說道:「妳看,這糧食我們拿出來了,但是你們拿什麼裝呢,不如你們先回去拿個籃子什麼的?」
他覺得自己很聰明,等他們返回去拿籃子再過來,這些村民肯定不在這裡了,那麼他就可以不用給他們糧食了。
葉心突然笑了,「哥哥,你能幫我摘幾片葉子嗎?」
不待葉清和去摘,一旁個子高的村民便踮起腳尖摘了好幾片下來。
葉心乖巧的說:「謝謝。」
這樹叫泡桐,葉子夠大,葉心拿起來在手上折騰幾下便將其編織在一起,成了一個碗狀的東西。
「喲,這葉三手可真巧。」
「是啊,模樣看起來還真漂亮。」
葉心把碗遞到王福全跟前,「三舅,籃子太大,糧食倒在這裡面就行了。」
王福全差點氣暈,他明天就去把這棵礙眼的樹給砍了!
眾人看王福全半天不把糧食倒進去,有人開始質疑了,「你這是不願意給嗎?」
王福全惡狠狠的道:「誰說的,我只是在看這個能不能裝罷了。」
「放心吧,這個雖比不上籃子,但是也能裝。」葉心說。
王福全不得不拿起瓢把糧食倒在葉心的葉子碗裡,倒完之後他終於明白葉心說的能裝是什麼意思了,半斤的粗糧倒進去,看上去竟然只有一點點。
「喲,這人可真夠小氣的。」
「說是給糧食,就只給這麼一點啊?」
面對眾人的嘲諷,王福全差點沒發飆,讓他再拿多一點糧食出來,沒門!
葉心見好就收,淡淡的說:「走吧,哥哥。」
葉清和和葉清山早驚呆了,葉心走了好遠兩人才反應過來,趕緊追上小妹。
「小妹,妳這個東西怎麼編的,好漂亮。」葉清山問。
「到時教你。」葉心說。
「好啊好啊。」葉清山開心極了,這個肯定也是神仙爺爺教給小妹的。
葉清和還有些沒反應過來,「我們真的拿到糧食了?」
「是啊,小妹說的對,三舅一定會給我們糧食的。」葉清山猛點頭。
葉心是利用了王福全愛面子這一點才能順利拿到糧食,不過她知道,以王福全的性子待會肯定會找上門來,所以一到家她就讓兄弟倆煮飯,兩人以為她餓了,迅速的動作起來。
兩兄弟忙碌的時候,葉心則是把之前在湖邊撿來的石子拿了出來,在一塊大石頭上慢慢打磨光滑,這樣方便攜帶,也便於攻擊。
「飯好了。」葉清和說,他本來想把糧食留一半下來,然而葉心執意要把這些粗糧全部下鍋,本來打算做稀糊糊的粗糧就被做成了乾粥。
葉清山幫忙給葉心盛了一碗,「小妹快吃。」
葉心把打磨好的石子藏在袖子裡,接過碗吃了起來,忍不住撇撇嘴,這粗糧的口感實在不好,感覺跟吃沙差不多。
不過一旁的葉家兩兄弟吃的倒是很開心,畢竟先前餓了這麼久,有得吃就已經很好了。
第三章 進山找資源
王福全上門的速度比葉心預料得還要快一點,見三兄妹正在吃今日他給的粗糧粥,而且竟然做的一點也不稀,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們幾個小兔崽子!」
不用葉心多說,在看見王福全的時候,葉清和和葉清山兩人就以最快的速度把碗裡的粥給喝完了。
「糧食呢?」王福全問。
「沒了。」葉清和眼裡露出一絲嘲諷,母親去世的時候,他天真的以為三舅會好好照顧他們三人,結果母親剛下葬,三舅就拿了一堆東西走了,完全不管他們的死活。
「你們好大的膽子,誰讓你們去我家要糧食的!」王福全說著就要動手打葉心。
葉心避到一旁,「我們當然沒膽子,只是昨日夜裡我夢見了我娘,娘讓我們今日去三舅家,還說您一定會給我們糧食。」
王福全看了葉心一眼,瞧著她神情認真,不像在說假話,一時停在原地。
葉清和兩兄弟也趕緊站了過來,把妹妹護在身後,葉清山眼裡更是充滿了淚水,他好想娘啊。
「娘還說她一直就在這,看著我們呢。」葉心盯著王福全的眼睛,指著他身後一字一句的說道。
「妳、妳個賤蹄子,胡說什麼呢!」王福全頓時覺得雙腿發軟,就要去掐葉心。
葉心突然大喊道:「娘!」
與此同時,王福全啪的一聲跪了下去,這下他徹底傻掉了,葉清和兩兄弟也是目瞪口呆。
王福全用盡渾身的力氣轉了過去,發現身後空無一物,一下子癱在地上,接著一股味道瀰漫開來,王福全竟然被嚇尿了。
葉心知道,王福全將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會來找葉家的麻煩了。
當王福全第一次要打她的時候,她看似是為了躲避攻擊隨意移動了下,其實這個移動的位置是她計算過的,讓她右手彈出的飛石可以打到牆上,再反彈回來打中王福全的腿。
王福全確實感覺到有東西打中了自己的腿,然而回頭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發現,頓時就相信是他姊做的了,做賊心虛便是如此。
王福全走後,葉心就回房間休息了,第二日一大早,她起身活動了下筋骨,滿意的點點頭。
這幾日她的風寒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要開始練拳了,上一世的她擅長形意拳,不過這個拳法需要一些基本功,便是站樁。
葉心拿了兩根粗一點的柴豎在地上,放穩之後站在上面,沒辦法,這個家連刀都被王福全給拿走了,不然就可以砍兩個像樣的樁。
葉清和昨晚一直到半夜才睡著,早上聽見外面的動靜,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走到外面,「小妹……」
「嗯?」葉心見葉清和一臉欲言又止,也不多問,說實在的,她其實不大喜歡這種優柔寡斷的男子。
葉清和自是不知道葉心的想法,站在原地糾結了一下才道:「小妹,其實我知道,昨天是妳。」
葉心看了葉清和一眼。
「昨天妳和二弟回房休息後,我在地上看見了這個。」葉清和把一個打磨好的石子拿了出來,「我知道這個是妳昨天磨的。」
「哦。」葉心淡淡的說,沒想到這個孩子觀察力倒挺細緻的。
葉清山在裡頭聽到了兩人說的話,急急忙忙跑了出來,「大哥,你可不能怪小妹。」
葉清和趕緊搖頭,「我沒有要怪小妹的意思。」三舅害他們家成了這樣,他不是不生氣。
葉清山腦子沒那麼多彎彎繞繞,皺眉問道:「那你跟小妹說這些做什麼?」
「我、我只是……」葉清和有些著急,他本來是想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沒想到小妹態度這麼淡然,二弟似乎還誤解了他的意思。
「你們覺得三舅如何?」葉心突然開口道。
葉清山直接搖頭,「不好,不喜歡。」
葉心看向葉清和,他憋得滿臉通紅,好半晌才道:「不好。」
「既然不喜歡,為何要以禮相待?」葉心道,「他人如何待我,我便如何回之,待我好的,我雙倍對之,待我不好的,我十倍奉還。」
葉清山立刻接話,「所以三舅對我們不好,我們就要十倍奉還!」
葉心看了看葉清山,有些欣慰,覺得孺子可教,一旁的葉清和總覺得哪裡不對,但是又找不出反駁的藉口。
葉心從樁上走了下來,「走。」
葉清山馬上反應過來,拿起一旁的籃子跟在葉心身後。
葉清和無語,明明他才是大哥!


進入後山之後,葉心說:「大哥二哥,你們就在這周圍轉轉,我去附近看一看。」
「好的。」葉清山馬上答應。
在葉心身影快消失之前,葉清和道:「小妹小心。」
家裡的柴快沒了,兩兄弟開始拾柴,拾好之後發現葉心還沒出來,葉清和有些著急,想要進去找,回頭卻看見葉清山淡定的坐在地上,臉上一點焦急的神色都沒有。
「你不擔心小妹嗎?」
「不擔心。」葉清山小聲的道:「小妹可是神仙的弟子。」
葉清和想了想也對,便坐在葉清山旁邊一起耐心的等著。
等葉心走出來,發現兩兄弟還坐在原處,不禁鬆了一口氣,她就怕葉清和會因為擔心而尋過來,她是有野外生存經驗的,然而葉清和就不可能有了,一偏離道路恐怕連怎麼回去都不知道。
「小妹。」葉清和兩兄弟看見葉心回來,開心極了。
葉心看見他們臉上的神色,內心深處似乎有一小塊地方在不知不覺的融化。
「這些都是可以吃的嗎?」葉清山看見葉心手裡抱了一堆青色的草,好奇地問。
葉心從這些植物中拿出一樣東西,「這個可以吃。」
「鴨子!」兩兄弟眼睛都亮了,小妹竟然發現了鴨子。
「走吧。」葉心把鴨子再次放在這些植物裡藏好,然後放入籃子裡。
葉清和又在上面鋪了層灰灰菜,三兄妹這才一起下山。
回到家,葉心準備把打水的木盆修一下,讓葉清和煮飯,葉清和卻犯難了,因為他不知道怎麼處理鴨子。
葉心也不多說,提起木盆,「去湖邊。」
這會豔陽高照,村民幾乎都回家了,兄妹倆到湖邊的時候,這裡空無一人,葉心拿起鴨子,這要在以前處理這種小動物只要一把小軍刀就可以了,很方便,問題是她現在手邊沒有刀……
葉心環顧了下周圍,選了一塊較薄的石塊,又在大石頭上磨了好一會後開始割鴨子,大半個時辰過去才把鴨子處理好。
她決定了,賺銀子後的第一件事就去買把刀!
葉心順便用這塊石頭削了塊木頭,然後卡在木盆的缺口上,雖然還是會漏水,但是比之前要好太多了。
帶著處理好的鴨子、水回去,葉清和開始燒水,水滾了之後正準備把鴨子放到水裡直接煮熟,卻被葉心攔下了。
她把鴨子穿在木籤子上,然後架在火上烤了起來,待到快熟之後,再把從山上帶下來的植物拿了出來,這種植物叫鹹莖,裡面的液體類似鹽的味道,葉心把鹹莖從中間掰開,讓流出來的汁液滴在鴨肉上。
「我感覺比老鼠還香。」葉清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葉清和看著葉心手裡的東西,也好奇起來,「小妹,這個是什麼?」
「鹹莖。」葉心道,偏離村民經常走的路果然能發現不少東西,只是葉心依舊不敢深入,她是有飛石,但也只能應對一些小動物。
葉清和想了一會才道:「是不是和鹽一樣的?」
「是。」葉心倒沒想到葉清和還能想到這一點。
葉清和頓時眼睛亮了,爹在世的時候每日都有鹽吃,後來爹走了,鹽就慢慢的少了,越往後,好多天都吃不到鹽。
葉清山也回想起鹽的味道,頓時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葉心扯下一隻鴨腿遞給葉清山,葉清山馬上接過來,「謝謝小妹。」說完就咬下一口,肉的香味頓時充盈在口齒之間,「太好吃了。」
葉心又扯下另一隻鴨腿遞給葉清和,葉清和沒接。
「小妹吃吧,我吃剩下的。」他從葉心手裡把剩下的鴨肉接了過來,這鴨腿是整隻鴨子身上最好的一部分,兩隻鴨腿一去,就沒什麼肉剩下了。
葉清山愣了下,看著手裡已經啃了一大半的鴨腿,眼裡滿是愧疚,「我忘了,小妹,這隻鴨腿也給妳吃。」
上一世葉心是孤兒,沒想到穿越之後會有兩個哥哥,雖然這兩人都比她的實際年齡要小,但這還是葉心第一次感受到何謂親情,她曾經也吃不飽過,可是從來沒人把好吃的留給她。
葉心拿起手中的鴨腿,「我吃這個就夠了。」
葉清和拍了拍葉清山,「這個你就吃吧,不過要記住,下次把好吃的留給小妹。」
「記下了!」葉清山大聲的說。
葉心不再說話,吃著鴨腿,腦子也一邊在飛速運轉,想著該怎麼賺錢。
黃葉村資源多,她今日稍微查探了一下,可以挖藥材去賣,但是以她現在的狀態肯定是不行的,值錢的藥材大部分都在危險的地方,她不覺得她幸運到能隨處撿到靈芝、人參、何首烏之類的。
葉心又一連想了好幾個方案,但都被自己給否決了,她忍不住想,黃葉村這些村民是怎麼賺錢的呢?
對了,莊稼,這可是農戶的天啊!
葉心在腦內搜索了下,卻對田地一點印象都沒有,難道葉家都沒有種莊稼嗎?
「我們有田嗎?」
「有。」葉清和點頭,「從家往湖邊的方向走,不到半里路就到了。」
這麼近的距離竟從沒聽他們說過,原主也沒有去過,這讓葉心覺得很奇怪,「有多少畝?」
「三分。」葉清和不好意思的道。
「只有三分?」葉心愣了一下,照理說這葉家先前的條件應該不錯,怎麼會連一畝地都沒有?
「以前咱們家可是有十畝地呢,後來都給三舅他們了。」
「為什麼給了三舅那麼多?」這話是葉清山問的。
「咱們的地不需要交稅啊,三舅當初就拿去了五畝,後來爹去世了,三舅說娘一個人種不了那麼多,又拿去了三畝,等到娘臥病在床的時候,三舅就把這些地都占得差不多了。」
葉心感歎這王福全真是貪心到了極點,同時還發現了一個問題,「為什麼不用交稅?」
「因為爹是秀才。」葉清和在說這話時語氣流露出一股自豪,他們的爹葉蘭生可是黃葉村出的第一個秀才。
「可爹已經……」
葉心話還沒說完,葉清山就搶著說道:「這個我知道,考中秀才之後,三代以內都不用賦稅,所以爹才讓大哥好好讀書。」
難怪葉清和多了一分書生氣息,原來也是識字的。
葉心轉而看向葉清山,「那你呢?」剛才他說的是讓大哥好好讀書,可不包括他。
葉清山臉一紅,「我對念書沒興趣。」
「那你對什麼有興趣?」葉心問。
葉清山搓了搓手,其實他早就想說了,但是怕小妹嫌棄,也怕大哥罵他,「我想學妹妹上次的那個石頭。」
「石頭?」葉心有些疑惑。
「就是打中三舅的那個。」
葉心頓了一會才道:「你是想學功夫?」
「對對對。」葉清山從小就想學功夫,這樣可以保護家人,日後還可以懲惡揚善,他可是想做俠客的人。
「那你以後早起跟我一起練功。」葉心說完又加了句,「飛石就算了。」
葉清山聽到不能練飛石,心情頓時有些低落。
「到時我教你射箭。」不是葉心不教,只是飛石並不適合葉清山這種蠻勁大於巧勁的人。
「射箭?!」葉清山興奮了,他也可以學射箭嗎?
「嗯,只不過現在還不行。」葉心說,沒有銀子,什麼都買不了。
葉清山倒是不在意現在能不能學,遲早有一天可以學到就行了。
葉心接著道:「到時我先給你做個彈弓,練這個對練箭也有好處。」
葉清山更開心了,連聲答應了下來。
葉清和不想學功夫,他想繼續念書,可是他知道,這個願望今生都不可能實現了。
葉心猜到了葉清和心裡的想法,只是她沒見過這個時代的文字,不可能直接去教葉清和,再說她也沒這個時間,教葉清山只是順帶,不過她倒是可以等賺到銀子之後送葉清和去學堂。
「帶我去田裡。」葉心要去看看葉家的三分地裡還有什麼。
三人一塊出門,沒一會就到了,看著地上綠油油的葉子,葉心有些難以置信,「這是花生?」好端端的蔬菜不種,去種不能充饑的花生?
「小妹太厲害了,連花生都認識。」葉清山理所當然的認為這也是神仙教給葉心的,「娘教我認了好幾次呢。」
葉清和見葉心有些不解,解釋道:「爹喜歡吃花生,每次看書時旁邊總會放一盤娘炒的花生,即便爹去世了,娘每年也會種上三分地的花生。」
王氏倒是個情深的,如果種的是其他蔬菜,恐怕連這三分地王福全也不會給葉家留下。葉心看了一眼田地,便開始挖花生。
葉清山也蹲下身來扯花生,看他粗手粗腳的樣子,葉心連忙交代,「這些葉子別給我扔了!」
「哦。」葉清山立刻輕手輕腳起來。
三分地並不多,不一會三人就把花生都挖了出來,葉清山負責把花生用籃子運回家去,葉心和葉清和則把花生葉帶到湖邊。
花生葉其實也是一味藥材,有安神的功效,所以葉心不讓他們弄壞了,葉清山把花生都搬回去之後,又到湖邊幫忙把花生葉往家裡搬,然後晾曬好。
直到天黑三人才忙活完畢,葉清和兄弟忙了一天,一沾枕頭就睡著了,葉心也難得睡了個好覺。
隔日一大早天剛亮,葉心就爬起來站樁。
葉清山起來時發現小妹已經在外面了,趕緊跑過來,學著葉心的姿勢站到一旁。
葉心搖搖頭,「你下來。」
葉清山趕緊規矩的站好,剛才有一瞬間,他覺得小妹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學我的樣子,兩腿平行開立,下蹲。」葉心讓葉清山蹲馬步,然後一邊糾正葉清山的姿勢,「腳尖向前,不能外撇,膝蓋不能超過腳尖,背要挺直。」
好一會,葉心才對葉清山的馬步姿勢勉強表示認可。
葉清山好哀傷,為什麼蹲個馬步都這麼艱難?
「今日是你第一次蹲馬步,就只蹲一個時辰吧。」當初他們可是每日都要蹲兩個時辰呢。
什麼叫只蹲一個時辰,他要收回上一個想法,沒有最艱難只有更艱難!葉清山在內心哀嚎。
站樁結束後,葉心就跑去把昨天的花生葉翻了個面。她待會還打算去趟後山,葉清山要蹲馬步自然不能一起,只有葉清和領著籃子跟在後面。
葉心走到一半距離就和昨天一樣偏離了小路,葉清和則在周圍拾樹枝。
今日葉心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調料,半個時辰之後,還真的讓她找到一棵八角樹,開心的裝了滿滿一籃子八角。
葉心回原地的時候,葉清和已經拾好樹枝了,「小妹,妳又發現了什麼?」
葉心把籃子上面的野菜掀開,「八角。」
葉清和有些好奇,「這個也是吃的?」
沒想到葉清和竟然沒見過這種調料,葉心點頭,「算是吧。」
葉清和抱著一捆樹枝,葉心提著籃子一起回家,剛下山就遇見一群婦女,她們看見葉清和一臉開心,葉心的籃子裡似乎也裝了不少,想必是撿到了什麼好東西,當即就有人準備來翻葉心的籃子。
一旁的余氏沒好氣地說:「我說馬氏,妳家裡又不是沒吃的,去看人家小孩子的籃子算什麼。」
馬氏瞪了她一眼,「難道妳不想看?」
「不想。」余氏一口回道,「怎麼,要是有好東西難道妳還想拿不成?」
「當然不是。」馬氏趕緊搖頭。
葉家這三個孩子是什麼樣的情況她不是不知道,前些天還聽村裡的人說他們在撿樹耳,那東西可是有毒的。
「那還看什麼,快回去。」余氏說完就拉著馬氏走。
馬氏這會越想越覺得籃子裡可能是樹耳,便悻悻然跟著余氏一起走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抱緊夫君金大腿》

    《抱緊夫君金大腿》
  • 2.《嬌娘掌金》全3冊

    《嬌娘掌金》全3冊
  • 3.《染香》

    《染香》
  • 4.《貴妃讓朕偏頭痛》全3冊

    《貴妃讓朕偏頭痛》全3冊
  • 5.《豪商小主母》

    《豪商小主母》
  • 6.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 7.《妻寶》全2冊

    《妻寶》全2冊
  • 8.《卿卿何時歸》全2冊

    《卿卿何時歸》全2冊
  • 9.《青梅甜如蜜》

    《青梅甜如蜜》
  • 10.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本館暢銷榜

  • 1.《相思無悔》

    《相思無悔》
  • 2.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 3.《富貴陶妻》

    《富貴陶妻》
  • 4.《奉旨沖喜》全4冊

    《奉旨沖喜》全4冊
  • 5.《不負白首》

    《不負白首》
  • 6.《一世瓶安》

    《一世瓶安》
  • 7.《錦繡醫心》

    《錦繡醫心》
  • 8.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 9.《罪臣之女》全3冊

    《罪臣之女》全3冊
  • 10.《春復歸》全2冊

    《春復歸》全2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