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宅鬥
分享
藍海E56404

《國舅爺拐媳婦》卷四(完)

  • 作者唐韻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8/09/28
  • 瀏覽人次:7964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他成功奪回江山,餘下要做的就是登基以及把媳婦娶到手,
偏偏簡凝不肯配合,只打算沒名沒分跟著他,省得被族人們唾棄,
他親自上門想問清楚,卻差點沒被她那位愛妹成癡的大堂哥一掌拍死,
全因為她故意誤導,讓人以為她已經被他吃乾抹淨,連骨頭都不剩……
嘖嘖,看她這麼想和他在一起,他當然也要拿點實際行動出來,
緊趕慢趕的忙呀忙,總算在三天內解決一切阻礙,迎回他的皇后,
只是美妙的洞房花燭夜過完沒多久,他又碰到了新的難題──
因著他皇帝的身分,她始終覺得他會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
究竟該怎麼做她才會相信,他只會守著她過一輩子?
唐韻,女,生於江南,現居皖中。
喜靜,喜花,喜遊走東南西北看風景。
愛好看小說,擅長寫小說,腦中時常冒出稀奇古怪的點子,
無人傾訴,便悉數化於筆下,落在紙上。
拋開生活的苦,注入無邊的甜,娛人娛己。
最大的夢想是可以寫很多很多故事,有很多很多人喜歡看。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五十九章 嫁人這麼難
簡凝並沒有因母親的態度消沉太久,左右她已經決定了,即便母親生氣,她也不打算改變主意,更不打算跟母親說真話,此刻母親只是氣她,若是知道真相,只怕會內疚,她不希望那樣。
沒等到榮安堂來叫人,簡凝緩過來後就打算去給陶老太太請安,沒想到才出門,迎面就遇上了程氏、張氏、簡成元和于氏。
簡凝忙上前行禮叫人。
程氏張氏原就喜歡簡凝,今兒又聽簡成元說了周長瑾對她的看重,雖說周長瑾是叛黨賊子,卻也是前朝的皇太孫,若是他能坐穩這江山,那和之前的齊銘可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皇帝,可他們的皇后分量卻是天差地別。
程氏急走一步扶了簡凝,嗔怪道:「妳這丫頭,在自己家裡還這麼見外做什麼?」
簡凝沒應聲,只點了點頭。
一行人回了屋裡,簡成元想到方才祖母交代的話,有些不樂意說,在他看來,簡凝就是打了簡明珠,那也肯定是簡明珠做錯了事,該打。
既然該打,打得輕和打得重又有什麼關係呢?再說祖母都已經安撫了簡明珠,又何必再來說一次簡凝。
程氏自然知道兒子的態度,且她和兒子的態度也差不多,所以她壓根就不打算說,主動岔開了話題道:「聽妳大哥說妳不舒服,若是不需要請大夫就早一點兒歇著,其他的事兒有妳大伯母、二伯母和大哥大嫂在呢,妳不用管。」
簡凝沒想到她打了簡明珠那一巴掌,居然連被說一句都沒有,大哥和兩位伯母向著她不意外,可祖母也向著她嗎?
思及此,簡凝立刻為之前的想法羞愧不已,祖母疼了她這麼多年,她卻還懷疑祖母,簡直太不孝了!
因此送走程氏和張氏後,簡凝也沒急著和簡成元說自己的打算,而是決定先去給陶老太太請安,「大哥,我先去見祖母,回頭再去找你,我有事兒和你說。」
簡成元面露難色,不贊同道:「還是算了,妳先歇著吧。」
簡凝正羞愧著,便道:「我過來不去見見祖母,似乎不好。」
這會兒去了,祖母未必會見,若是見了,只怕也會被說教,簡成元便道:「我一會有事要出去,妳還是先跟我說說是什麼事。祖母那裡都是自家人,什麼時候去見不行,不必急在這一時。」
簡凝這才被勸住,跟著簡成元去了書房,把自己的打算說了。
簡成元是聰明人,簡凝一提,他便理解了簡凝的意思。
他雖然不像三嬸那樣懷疑簡凝對周長瑾到底是真喜歡還是假喜歡,其實要他說,他認為簡凝或許是喜歡周長瑾的,雖然他想不明白為什麼。
可沒想到她竟不願讓世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對此簡成元不免心疼,不僅僅是為簡凝提出這要求,日後需要面臨的是什麼,還因為這也說明了她的壓力也很大,實際上她承受了很多,並不像三嬸喝罵的那樣不要臉。
簡成元不提答不答應,只勸道:「阿凝,便是不提咱們家手裡握有的兵權,只看周長瑾到現在僅僅只占了皇宮,並未做出其他事,就可以看得出他不是個被仇恨蒙蔽雙眼,會濫殺無辜的人,我瞭解他,如今他坐了那皇位,必會成為一位愛民如子的好皇帝。既然如此,那他肯定不會對付成國公府,除了他未必有那個實力,也因為他怕因此有損百姓利益,有損國家利益。」
打仗少不了傷亡,這是一害,不管兩方誰勝誰敗,這都會讓各方勢力有機可趁,這是二害,因此簡成元斷定,周長瑾不僅不會對付成國公府,相反的還會籠絡成國公府,除了避免傷亡,如此也依然有人幫他把守邊關,所以自己在最開始就已經接受了周長瑾。
「因此,便是周長瑾身為皇帝,卻也不敢不顧慮我們家的態度,而強搶了妳去的,阿凝,妳若是沒那麼喜歡他,不如算了吧?別的地方大哥不敢說,但至少軍中妳可以儘管挑,只要是妳喜歡的,不管是誰,簡家都能讓他娶了妳。」
簡凝情緒再低落,聽了簡成元的話也不免失笑,這難不成是要硬賴著人家啊?
她一絲猶豫也沒有便搖了搖頭,「不,大哥,我真的想跟了周長瑾。」
簡成元無奈,也隱隱有點惱火,「妳就那麼喜歡他?」
簡凝堅定的點了點頭。
簡成元惱道:「他有什麼好?他的年紀做妳爹都快可以了!而且他一把年紀了從沒讓女人近過身,說不定是有什麼問題,這樣的情況下妳胡亂嫁給他,誰能放心啊?」
簡凝故意擰了擰眉,有些不高興道:「大哥,你這話就過分了,他年紀哪裡大了,正剛好呢,而且……而且他也沒問題。」
雖然沒有見過沒有用過,但簡凝知道,周長瑾的確沒問題,他靠近她時產生的變化,她是感覺得出來的。
而她會這麼說,也是故意想讓簡成元產生誤解。
簡成元一開始沒聽出來簡凝話裡另外的含義,脫口就道:「妳怎麼知道他沒問……」
話到一半卡了殼,他瞪大眼,看著簡凝半晌也問不出後面的話,憋得臉色通紅,猛然站起,二話不說就往外走了。
簡凝愣愣的看著門口,幾乎一眨眼的功夫,簡成元就沒了人影。
她知道,這下子大哥應該不會再勸她了。

簡成元氣得回了上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茶壺嫌倒茶煩,直接拎起就往嘴裡灌了起來。
于氏看得目瞪口呆,「夫君,你幹什麼呢?」
簡成元咕嘟咕嘟喝了幾大口,一抹嘴唇放下茶壺,指了門道:「妳叫人都離得遠遠的,再把門關上!」
這是要說什麼?
于氏心底疑惑,但仍老實的趕了人關了門。
簡成元咬牙切齒道:「那個周長瑾簡直就是個畜生!阿凝才多大,過完年才及笄,他呢?一把年紀的人了,居然哄了阿凝一個小姑娘委身於他,簡直禽獸不如!」
聞言,于氏也被唬了一跳。
「這……這未免也……」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簡成元臉色發青,一揮手,道:「妳去問問,問清楚點。」
于氏可不想去,「你不是從阿凝那裡知道的?」
「就是她那裡!」他的好妹妹親口說的!
「既然如此,那還去問什麼?阿凝連這個都說了,我看你不如去找三嬸,好生勸一下才好。」于氏在回來的路上,已經從簡成元口中得知了大長公主的態度。
她這一提醒,簡成元倒是想起了簡凝說不要名分跟在周長瑾身邊的事了,這事兒他肯定是不同意的,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只是還得問過三嬸才行。
「我先去一趟大長公主府。」他立刻做了決定。
只是簡成元才剛出院門,便迎面撞上了齊蘊儀打發來的吳嬤嬤。
「吳嬤嬤,妳怎麼過來了?」簡成元吃驚道:「可是三嬸有什麼交代?」
吳嬤嬤點點頭,跟著行了禮,才雙手奉上一封信,「公主給您寫了封信,打發老奴給您送來。」話落頓了下,看著院內壓低了聲兒,「郡主怎麼樣了,沒事兒吧?」
怎麼能沒事,事兒大了!
簡成元歎了口氣,接了信沒立刻打開,而是道:「阿凝在屋裡,嬤嬤去看看吧。」
吳嬤嬤卻拒絕了,「老奴就不過去了,信給您送到了,您看了給老奴個答覆,老奴還趕著回去回話呢。」
這麼著急嗎?
左右沒人敢湊上來看信的內容,簡成元索性就在門口看起了信,可等看完他卻是道:「不行,嬤嬤,我還是跟妳走一趟吧。」
吳嬤嬤臉色微變,卻沒多問,忙隨了簡成元一路往外。


齊蘊儀回來後心裡難受,沒忍住又哭了一場,這會兒眼睛有些紅腫,正吩咐下人煮了熟雞蛋在滾著,冷不防聽下人說簡成元來了,驚得她手一鬆,直接就把雞蛋給摔了。
簡成元進門,正好伸腳攔住了那正滾著的雞蛋。
齊蘊儀哪裡還能顧得了那些,急得匆匆上前,一把抓住了簡成元的雙臂,「元哥兒,你怎麼來了?可是阿凝那邊……」
簡成元知道齊蘊儀這是誤會了,忙打斷道:「阿凝沒事!三嬸妳放心,阿凝沒事。」
齊蘊儀這才平靜一些,鬆開了簡成元,但依然著急,「那你這會兒怎麼會過來?」
簡成元先打發了屋中下人,請了林賀守在門口,這才湊近齊蘊儀,低聲把從簡凝那聽來的事說了。
他是男人,提起這個本就不方便,如今對上的又是這個三嬸,因此話說完,簡成元已經臉色通紅,直想抬腳離開了。
齊蘊儀卻愣了很久,她自以為瞭解女兒,知曉女兒這麼做是有苦衷的,但卻萬萬沒想到……
「她……阿凝她親口說的?」齊蘊儀好半晌才問出來。
「是,阿凝親口說的。只不過,她不願名正言順嫁給周長瑾,她說不想要名分,想就這麼沒名沒分的跟著周長瑾。」
齊蘊儀脫口就道:「那怎麼行!」她微微垂了眼,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握成拳,且有越握越緊的趨勢。
簡成元沒接話,看著她複雜的神色,雖然沒有辦法感同身受,但卻可以大致猜到她此刻是什麼樣的心情。
齊蘊儀知道,周長瑾對大齊皇室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他願意放過齊氏一族的女眷,有九成是因為阿凝,因此她寫信給簡成元,原是想說若阿凝和周長瑾做了什麼交易,以自身來換取誰的命的話,讓簡成元一定要阻止,畢竟在齊蘊儀心裡,族人跟女兒相比,自然是女兒更為重要。
可她沒想到,阿凝不僅是真心喜歡周長瑾的,她還把自己都給了周長瑾!
女兒這麼做,即便雙方沒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她也是要生氣的,身為女子,無媒無聘,豈可就這麼讓男人得了身子!
與此同時,齊蘊儀內心也非常矛盾,她知道這對於齊氏一族算是好事,阿凝若真的和周長瑾互相喜歡,她想保下幾個侄兒說不定有希望,然而這樣就等於是在拿親生女兒做交易。
況且周長瑾現在喜歡阿凝,興許會同意,會不怪阿凝,可日後呢?後宮佳麗三千,周長瑾來日若喜歡上了旁人,又會如何待她?今日為討好阿凝所做的一切,都將成為往後陷她於萬劫不復的罪名……
齊蘊儀渾身一顫,根本不敢細想。
見她始終不表態,簡成元心裡有些著急了。他和三嬸不同,他不姓齊,所以他更在乎的就是簡凝,即便簡凝做錯了事,那也一樣是他疼愛的妹妹。
簡成元想了想,到底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三嬸,阿凝若真的沒名沒分的跟了周長瑾,那成國公府就沒有辦法給她撐腰,便是周長瑾喜歡她護著她,可護得了一時卻護不了一輩子,宮中險惡,若是一不小心著了旁人的道,那就麻煩了。」
宮中的情況齊蘊儀自然最清楚,一聽簡成元的話,她立刻就緊張了起來。
「她……她怎麼就偏喜歡上周長瑾呢!」齊蘊儀咬牙說道。
這話簡成元也不知道怎麼應答。
好在齊蘊儀也不需要他回答,想到若是女兒沒名沒分的跟了周長瑾,以後可能會遇到的事情,她也顧不得其他了。
「你有什麼辦法?」她忙問簡成元。
簡成元道:「三叔不是還有一個女兒嗎?」
這意思是讓阿凝用簡明珠的身分?齊蘊儀頓時感覺到噁心,只是拒絕的話湧到嘴邊,始終沒有辦法說出口。
阿凝之所以想要沒名沒分的跟了周長瑾,還不是心裡也知道喜歡周長瑾不對,怕給齊家蒙羞,怕讓她這做娘的難做,若讓阿凝以簡明珠的身分嫁給周長瑾,成國公府便可以名正言順做她後盾,而齊氏一族反正沒有見她的機會,自然怪不到她。
可簡明珠是簡松臨和薛小玉生的女兒!
齊蘊儀即便不喜歡簡松臨了,但一想到簡松臨私底下居然那般看不上她,心裡還是氣不過。
只是想那麼多又有什麼用呢?他已經得到了報應,她還計較什麼,就算噁心一點又怎樣?她忍一時噁心,卻能幫阿凝這麼大的忙,也算值了。
齊蘊儀心裡百轉千回,抬頭看向簡成元,卻是問道:「你爹還有你祖父,他們真的會臣服於周長瑾嗎?」
雖說大齊皇室沒什麼有用的人,成國公府卻掌握了大齊三分之一的兵力,而成國公簡振安又是太祖皇帝的結拜兄弟,他回京後,真的會認新皇為主嗎?
其實說到底,齊蘊儀心裡還是存有幻想,特別是在得知齊鈺已經逃出皇宮後,她總想著大齊能東山再起,屆時她所擔心的事情都將迎刃而解,齊氏一族安然無恙,她的女兒還是郡主。
簡成元知道齊蘊儀的心思,果斷的點了點頭。
即便祖父和爹不肯臣服,他也會勸他們同意的,和周長瑾對上,便是真的能贏,也註定要死傷大半,而且成國公府滿府女眷和孩童都在城內,要是真打起來,周長瑾會放過他們嗎?
大齊命數已盡,不值得他們付出這麼多了。
希望破滅,齊蘊儀絕望的閉了閉眼,「那就按你的意思辦吧。」
「是,三嬸。」簡成元的聲音裡也多了幾分澀然。
第六十章 哄她做了何事?
簡成元得了準話,倒也沒有第一時間告訴簡凝。
直到兩日後,周長瑾紆尊降貴上大長公主府,吃了閉門羹轉而往成國公府來時,簡成元引了他進書房,才決定把這事兒說出來。
周長瑾便是鐵打的身子,兩日也不能傷好,可因著簡凝,到底還是只帶了蔣濤蔣毅,進了興許存在著極大危險的成國公府,結果還沒等他說明來意,簡成元便反手關上門,直接一拳招呼上來了。
蔣濤蔣毅武功都極好,只聽著屋內的拳風便急了,當即就想要衝進來。
周長瑾卻快一步喝住了兩人,「都好生待在外頭!」話音一落,結結實實受了簡成元一拳。
簡成元驚到了,他的確氣周長瑾禽獸不如騙了簡凝,可他打這一拳不過是為擺出簡家的態度,好叫周長瑾不敢小瞧他們、不敢小瞧簡凝罷了,卻沒想到周長瑾居然不閃不避地受了這一拳,還像個廢物一般「咚」一聲摔倒在地。
「主子!」門外的蔣濤蔣毅齊聲大喊。
周長瑾躺在地上,強撐著道:「沒事!」
蔣濤蔣毅只好收了聲。
簡成元上前一步,蹲在周長瑾面前,「……苦肉計?有必要嗎?」
簡成元是在周長瑾手下做過事的,在南疆那半年,他知道周長瑾的真正實力,現在一拳就被打倒,即便周長瑾臉色裝得再像,他也不會相信。
周長瑾一笑,伸手解開了大氅,裡頭是深色外袍,再解開,裡頭只穿了件白色的家常衫子,此刻在他的胸口處,那白色的家常衫子已經被染成了紅色,且那紅還在不斷擴散。
簡成元面色微微一變,他剛剛那一拳就是打在這兒。
他自不會認為自己武功蓋世,只問道:「你受傷了?」
「是凝凝傷的。」周長瑾道。
簡成元刻意忽略了他是怎麼喊簡凝的,奇怪道:「阿凝傷的?她那麼喜歡你,怎麼可能會傷你?」
凝凝喜歡他?嗯,的確是有一點,但遠遠沒有到「那麼喜歡」的地步。
周長瑾不打算說出他和簡凝私下的事,只道:「失手。」
失手?是怎麼樣的失手可以差一點點就傷到心臟?
簡成元壓根兒不信。
周長瑾並沒有跟簡成元解釋的意思,他以手撐地,努力站了起來。
簡成元冷眼瞧著他那還在不斷冒血的胸口,即便心底疑惑重重,還是冷靜地道:「要不要給你請個大夫看看?」
周長瑾自去尋了椅子坐下,聞言擺了擺手,「沒事。」
他都這麼說了,簡成元便也不再多管,到他旁側拉了把椅子也跟著坐下。
周長瑾如今雖然占了皇宮,把持了朝政,京城也整個在他的掌握之中,但他卻並未登基為帝,所以即便已經知道他的身分和打算,簡成元這會兒也沒有跟他行什麼君臣之禮,除了暫時還不承認周長瑾上位者的身分外,也是因為對於簡凝的事他心裡還存著火氣。
周長瑾並不在意這些,他得知簡凝這兩日住在成國公府,齊蘊儀那邊又不肯見他,便索性找上門來。
如今成國公和他的長子、次子都不在京中,這家裡能說得上話的就是身為嫡長孫的簡成元了。
「我今兒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迎娶令妹的事。」周長瑾開門見山地說。
簡成元沒答話,只冷哼一聲盯著他胸口看。
這周長瑾真是好厚的臉皮,要是他傷得沒這麼嚴重,自己定是要好好收拾他一番的,只可惜剛才不過一拳,周長瑾就快撐不住了,就算真是苦肉計,自己現下也是不敢再打了。
周長瑾兩手搭在椅子扶手上,人懶懶的靠著椅背,並沒因簡成元的態度而有所退縮,「不知道令妹回來可有把事兒和你們說了?她的心思我知道幾分,只無論如何我也是不能同意的。」
這話有些沒頭沒尾,簡成元聽著沒品出味,乾脆不答,而是惡聲惡氣道:「那你想如何?!」
周長瑾神色認真起來,「我是要明媒正娶的。」說話間他甚至坐正了身子,嚴肅地看向簡成元。
簡成元不由也正襟危坐,卻有些想不明白,「你當真要娶舍妹?她雖是姓簡,可身上也流有齊家一半的血。」
周長瑾聞言呵的一聲笑了,頗有些什麼都不管的架勢,「那又如何?」
「好,我們先不管阿凝身上是否流有齊家的血,她是我簡家第三代的大小姐,是我簡成元最疼愛的妹妹,你一時喜歡對她好,若是哪一日不喜歡了想對她不好,我簡家可是不會眼睜睜看著的。」簡成元說起這些時雲淡風輕,似乎是在和周長瑾話家常一般,「所以你最好仔細考慮清楚了再做決定。」
周長瑾何須考慮,他為了簡凝可以不要命,答應放過齊鈺、放過齊家六歲以下男童便是最好的證明。
「是啊,成國公已經在回京的路上了吧?就不知他是只帶著兩個兒子輕車簡從,還是帶領大軍想要救駕呢?我自是不願和他對上,不過簡成元,你理智的想一想,應該也不願我和他對上吧?」
簡成元眼神微閃,立刻明白了周長瑾的意思。
他可以用祖父手中的兵權威脅周長瑾,同樣,成國公府早已經被周長瑾打發人暗地裡看住了,若是祖父那邊在城外真的有動作,周長瑾定然不會放過府中眾人。
這也正是他早早就決定勸住祖父和父親的原因。
周長瑾其實無意惹得簡成元不高興,他娶了簡凝,簡成元日後就是他的大舅子,於情於理都該好言以對。
「你放心吧,我對令妹是一片真心。」他頓了下,下一瞬扔下一句,「我可以向你保證,今生今世,我身邊只有她一人。」
簡成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的看著周長瑾,「你說什麼?」
周長瑾不嫌煩的又重複一遍,「今生今世,只有她一人。」
簡成元一臉懵的想著,怪不得阿凝那麼喜歡他,甚至被他哄得連清白身子都交給了他,周長瑾竟連這樣的保證都做出來了。
簡凝自己願意,簡成元本就沒想強硬反對,如今周長瑾又把話說到這分上了,自是不再多言,「你總要記住自己說了什麼話才好,至於明媒正娶,阿凝那邊只想沒名沒分跟著你,既然明白你的心思,那我就說說我和三嬸商量的結果,明媒正娶是一定要的,但這人的身分得換一換。」
周長瑾眉頭一皺,道:「你是說簡明珠?」
簡成元有些驚訝,脫口就道:「你怎麼知道她的閨名?」
周長瑾沒有回答的意思,只一臉的果然如此。
簡成元卻已經反應過來,簡明珠在被送回簡家之前連三嬸都不知道她在哪裡,如今看來應當也是阿凝告訴的周長瑾了,他有些無力的想,姑娘外向,阿凝這樣,讓他這當大哥的都沒法談條件了。
周長瑾手指輕點著椅子扶手,想了片刻,沒有立刻答應這條件,「若是你們對外說是簡明珠,等到大紅花轎從成國公府離開時,抬的也是簡明珠可怎麼辦?」他這是擔心簡家偷龍轉鳳。
簡成元差點沒被他氣昏過去,簡明珠的確是外室女,可如今既然認了回來冠了簡姓,那也就是正經的簡家女兒了。周長瑾這意思,怎麼簡家因他毀了一個女兒不夠,還得再毀一個?
「你都哄了阿凝做出那樣的事了,單單這個原因,簡家就不可能再做什麼。再說,沒有我簡家要在你身上折了兩個女孩兒的道理!」他氣得簡直想說髒話。
周長瑾卻是一頭霧水,怎麼想都想不明白簡成元這話的意思,索性直接問道:「我哄了凝凝做什麼了?」
簡成元一張臉都氣綠了,沒好氣地道:「行了!這事兒不是一日兩日就能解決的,你那邊一大堆事還等著辦呢,等你都辦完再早點兒將親事給辦了吧,可別到最後孩子都有了,對不上月分,旁人笑的也是我簡家。」
周長瑾終於後知後覺聽懂簡成元在說什麼了。
他蹭一下站了起來,哪裡來的孩子?
簡凝有了孩子?若是真有,那孩子也不會是他的,他根本就沒碰過簡凝……難道是齊鈺的?可他們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因簡成元糊裡糊塗的話,周長瑾徹底急了。「她在哪裡,我要先見一見她!」
簡成元見周長瑾一瞬間便滿臉急色,心底有些不屑的冷哼一下,可隨即又有了幾分滿意,不管周長瑾之前做了什麼混帳事兒,至少他沒賴帳,且是真的在意阿凝,能這樣便也不錯了。
「你急什麼?就算真有了孩子,也不是這麼快就能知道的,這會兒不能見,成親後再見。」簡成元語氣不客氣,說話間更是大步走向門口,開了門做出請的手勢,「既然咱們已經達成共識,你也該走了,想要成親那便該按著規矩來,三媒六聘,缺一不可!」
周長瑾一攏外袍,地上的大氅都忘了撿,直接就衝了出去,蔣濤趕緊進屋拿了大氅,隨著蔣毅一道追了上去,簡成元略略猶豫一瞬,到底也抬腳往外跟著了。
周長瑾早晚要登基為帝,又要娶阿凝,他不管是於國法還是於家禮,都該送一送。
可才追出去沒多遠,他就瞧見有小廝摔在了地上,再抬頭,不遠處的二門口,兩個僕婦也跌在了地上。
簡成元望著往國公府大門的路上空空蕩蕩,心裡有了不好的猜想,一把抓起那小廝,還來不及問,小廝就已經結結巴巴道—— 
「大少爺,那裴……裴瑾闖……闖後院裡去了!」
簡成元那個氣啊,萬萬沒想到周長瑾還會搞這一齣,他將那小廝鬆開,立刻吩咐道:「去,守住門,另外再招十個家丁往後院來!」


簡凝此時正在榮安堂裡。
自那日被簡成元勸過,沒來見陶老太太後,這兩日她倒是都有過來給陶老太太請安,只可惜陶老太太均以頭疼為由,並沒有見她,今兒個她本沒打算過來,陶老太太卻是打發人叫了她來。
簡凝到榮安堂的時候,發現不僅大嫂于氏沒來,就是兩位伯母也都沒來,倒是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簡明珠和簡成貴在這兒。
簡成貴正拿了個白糖糕乖巧的坐在陶老太太跟前,而簡明珠則穿了一身緋色襖裙,恭敬的站在一側。
薛小玉和簡松臨如今是個什麼樣的情況,簡凝已經知道了,既然薛小玉「犧牲」了那麼多,那麼只要簡明珠和簡成貴不找事,她自也不會為難他們姊弟倆,權當沒看見是了。
她恭敬的給陶老太太行了禮,因著簡明珠姊弟在,並未說什麼關切的話,而只是叫了人後便問道:「祖母,您找我?」
這兩日陶老太太不只沒見簡凝,也沒見簡明珠,用的是一樣的理由。
今兒簡明珠得了下人的信過來榮安堂時,可是好生說了一番關心她身體的話,直把陶老太太哄得眉開眼笑,差一點就抱著簡明珠喊心肝了,可換了簡凝卻乾巴巴的沒一句關心,這一對比,陶老太太心底就有了不悅。
不過到底是疼了多年的孫女兒,這點小事陶老太太也沒記在心上,這不悅一閃而過,笑著朝簡凝招了招手。
簡凝上前兩步,卻並未挨近。
簡明珠和簡成貴,不管哪一個她都不願意接近,她管不了祖母對他們親熱,但即便是在祖母跟前,她也不願做出和那兩人親親熱熱的假象來。
這下陶老太太的面色掛不住了,「阿凝,妳可知道我今兒個叫妳來是為了什麼?」她面色冷凝,語氣裡還帶了淡淡的指責意味。
簡凝心中有了猜測,前兩天的愧疚感頓時消失,搖頭道:「不知道。」
陶老太太重重歎了口氣,一顆心原本有八分偏著簡凝,這會兒也只剩六分了。
側頭看向簡明珠,就見簡明珠仍和原先一樣站著,臉上沒有半分委屈的表情,可若是仔細看,她臉頰上還微微有點兒紅印,陶老太太伸手,拉了簡明珠往自己跟前走了兩步。
簡明珠順從著,卻是詫異地抬起頭道:「祖母,您有事嗎?」
陶老太太沒說話,只拉了她在身前站定,才轉頭看向簡凝,「那日的事,祖母知道妳是因為心情不好衝動了,所以並沒有訓斥妳。可這兩日妳也該冷靜下來了,怎能還什麼都不做,也不去跟妳妹妹說一句道歉的話?」
簡明珠非常意外,她本以為祖母偏心簡凝,那日只以一套頭面打發了她,卻沒想到今天竟然當著她的面訓斥簡凝!
她不由反握住陶老太太的手,心中激動不已,想著原來祖母並不是那般偏心不講道理。
感覺到簡明珠的情緒,陶老太太越發覺得這個好不容易回家來的孫女兒懂事又可憐,她輕輕拍了拍簡明珠的手背,再看簡凝仍然一動也不動地站著,語氣不由就嚴厲起來,「阿凝,不管怎麼樣,妳們都是姊妹,妳又是做姊姊的,妳又打人又發火,事後難道不知道該表一表歉意嗎?」
簡凝面無表情地看著,她理解陶老太太的心情,在她老人家眼裡,她是孫女兒,簡明珠也是孫女兒,甚至因為簡明珠這麼多年流落在外,如今爹娘又一併走了,單只留下她和簡成貴,陶老太太說不定會因著這樣更疼愛幾分。
可理解歸理解,但讓她給簡明珠道歉,這是不可能的事!
簡凝根本沒打算解釋,也不想惹陶老太太生氣,便只一低頭,語氣平靜的道:「祖母若是無事,那孫女就先告退了。」
她這番態度,陶老太太當真是被氣著了,可她這十幾年就不曾凶過簡凝一回,氣得直喘卻也只是道:「簡凝!」
簡凝微微福身,便要往外走。
簡明珠一面輕撫著陶老太太的胸口,一面高聲道:「姊姊!妳這是什麼態度?對我妳怎麼樣都行,對祖母怎可這般無禮!」
簡凝腳步一頓,沒有想接話的意思。
原本吃著白糖糕的簡成貴停下動作,抬頭眨巴著眼睛看了簡明珠一瞬,忽而起身跑向簡凝,到了近前將手中的白糖糕往簡凝身上一砸,跟著就撲了上去。
簡凝沒把這孩子看在眼裡,身子一側,腳步輕移,往後退了兩步。
簡成貴沒煞住衝了出去,他本就得薛小玉和簡松臨的疼愛,被養得白白胖胖很是敦實,這麼一下就摔趴在了門檻上,當場哭嚎起來。
簡明珠是真心疼愛這個弟弟,她鬆開陶老太太,三步併作兩步奔上前抱起簡成貴,「貴哥兒,你怎麼樣,你怎麼樣了?」
簡成貴咧著嘴,嘴裡帶了血,疼得說不出話。
「怎麼流血了?撞到哪兒了?」簡明珠急得聲音裡已經有了哭腔,一面緊摟著簡成貴,一面伸手捏著他下巴去看他的嘴,這才發現簡成貴的門牙竟然掉了一顆。
簡成貴抱住簡明珠的脖頸,「姊姊!姊姊!打!打!」他一面哭喊,一面伸手指向簡凝。
陶老太太也腳步匆匆趕了上來,見簡成貴只是掉了一顆牙,鬆了一口氣,同時心頭的火氣也更旺盛了,她轉頭指著簡凝,好半天才道:「簡凝!貴哥兒這麼小,他還叫妳一聲姊姊,妳怎麼能……」
聞言,簡凝到底沒忍住氣,冷冷接了話,「所以,祖母您的意思是,因為他小,我便該站在原地,被他砸了一下不算,還應該讓他撞一下,又或者被他拳打腳踢,順便再咬一口?」
簡明珠很聰明,自是猜到了母親之所以不再出現,是為了她和弟弟能順利進入簡家,所以為了在陶老太太跟前留個好印象,她方方面面都拿捏著,努力偽裝成一副知書達禮、溫婉柔弱的形象。
可如今因為簡凝害得簡成貴受傷,她再也裝不下去了,脫口就罵道:「妳簡直強詞奪理!那些都是妳想的,貴哥兒才不會那麼做,他只是見妳對祖母不敬,想為祖母出一口氣罷了!」
陶老太太下意識看向還咧嘴哭著的簡成貴,面上泛起幾抹心疼,再看向簡凝時,面色就更冷了幾分,「簡凝,快給妳弟弟妹妹道歉!」
簡凝想到從前的母親,那會兒母親和大伯母、二伯母還有嫌隙的時候,祖母次次不管不顧的拉偏架,她還勸娘不要計較,當初那些話說得頭頭是道,如今換做自己,她居然也有些沉不住氣想發火了。
心中微歎,簡凝冷靜的對陶老太太道:「祖母,雖然他們回到了簡家,簡家也算是認下了他們,可是他們是爹對不起娘的證據,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認他們的。
「祖母,您想認他們、想疼他們,我自不敢有意見,但您自個兒疼就夠了,不能要求我也待他們那樣好,況且您事情都還沒有搞清楚就讓我道歉,那日若不是簡明珠跑到我面前大放厥詞,我也不會打她的。
「祖母,我一向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她若是不到我面前來晃悠,我便也只當沒她這個人,但她如果硬要挑事,我絕不會饒了她。」
簡凝說完,沒看簡明珠一眼,只朝陶老太太一屈膝,轉身就走。
這一回,沒人再攔她。
陶老太太看著她的背影,面上仍是惱怒,卻也有幾分理解她的作為。
反觀簡明珠卻是氣得渾身發抖,雖然簡凝語氣平淡,一番話裡沒有哪一句是在侮辱她,可她卻明明白白的聽出了簡凝話裡對她的鄙夷。
簡凝看不起她!同樣都是爹的女兒,簡凝憑什麼看不起她!
是,她是外室女沒錯,可簡凝還當她是從前那個高高在上的郡主嗎?若是沒有簡家,此時的她早已經成為階下囚,只怕很快不是被砍頭,就是被送入軍營充當軍妓,還敢看不起她?
簡明珠死死咬著唇,嘴裡都已經能嘗到血腥味了,才能壓抑住滿腔怒火,若不然,她怕她會不顧一切的追上去殺了簡凝。
有朝一日,她要簡凝跪在她面前求她!
如今就算是靠著簡家,簡凝這輩子也別想嫁到好人家了,而她卻不同,既然簡家已經承認了她的身分,她定然能嫁得如意郎君,到時候若簡凝有什麼事,她一定會狠狠踩一腳,便是簡凝真的跪下求她,她也不會幫!
第六十一章 裡間促膝長談
簡凝絲毫不知道簡明珠的心思,她還未走到榮安堂的院門口,便耳尖的聽見急匆匆的腳步聲,很快,周長瑾隨意攏著外袍,一臉急切的衝了過來。
簡凝停下腳步,詫異道:「你怎麼來了?」
周長瑾看見簡凝,一肚子的問話突然卡在喉嚨裡,他目光從上至下打量著,在簡凝腹部停了一瞬,繼而便移開了。
「我來看看妳。」他說道。
「哦。」簡凝應了一聲,一時卻是無話。
蔣濤蔣毅看著這樣的情況,忙後退兩步,同時把榮安堂守門的婆子也給趕到了一邊,兩人一左一右暫時充當了門神。
簡凝並未沉默太久,她向外看了看,問道:「你來沒見我大哥嗎?」
這種時候,大哥不應該同意讓周長瑾來見他。
「見了,我是來跟妳大哥商量和妳的親事的。」
簡凝微擰眉,正要說話,外面便響起了簡成元的聲音—— 
「周長瑾你這混帳,快給我出來!」
簡成元聲音怒氣沖天,這還是簡凝第二次見他這麼生氣,而第一次便是知道她和齊鈺的事兒……
簡凝心下有一瞬間的發緊,很快便反應過來,搶在周長瑾之前疾步趕到外面,看著大冬日卻臉色通紅、滿頭大汗的簡成元,驚道:「大哥,你這是怎麼了?」
簡成元沒看見簡凝還好,一看見,更是氣得幾乎跳起來,但當著下人的面他不能多說,只快步上前把簡凝往身後一拉,直接就衝也跟著出來的周長瑾招呼上去。
蔣濤蔣毅還來不及上前,周長瑾索性一脫外袍,迎了上去。
論武功,兩人都是個中好手,周長瑾甚至還要更厲害一些,偏偏他舊傷未好今兒又被打了一拳,過招不過兩回,他胸口的血越流越多,敗勢便也明顯起來。
其他人不知道,簡凝卻是最清楚他傷勢如何,他這副模樣還和簡成元打,可是會死人的!
眼見蔣濤蔣毅在一旁乾著急卻又不敢妄動,簡凝乾脆自己奔了過去。
她本身會武功,也知道周長瑾不僅不會傷她,就是對大哥也定然不會下狠手。反倒是大哥瞧著惱怒非常,說不定真會不小心傷了周長瑾,因此她上去一把拉住周長瑾,將他往後一推護住,便迎向了簡成元。
簡成元一腳踢出去,眼見著換了人,忙要收回,腳下一個踉蹌,愣是往一側衝出去幾步。
簡凝忙上前想扶他,「大哥,你沒事……」
簡成元一把甩開了她,勉強穩住了腳步,再看簡凝,他忍著不想罵,卻把自己的臉給憋成了豬肝色,最後只好道:「妳以後可別後悔!」
簡凝低了頭,心裡也大概明白周長瑾定然是惹了簡成元了。
她回頭看了眼周長瑾,見他前胸快整個被血染紅了,也沒心情再說其他,只小聲道:「大哥,他傷勢嚴重,我先去看看他的傷。」
簡成元:「……」
他疼這妹妹有何用?


簡凝最後帶著周長瑾去的是簡成元的書房。
雖然氣到險些吐血,但簡成元為怕有人說閒話,到底是跟著一道去了。
他沒請大夫,成國公府身為武將世家,家裡這方面的藥自是早就配好了的,他沒讓簡凝動手,親自給周長瑾上藥。
他本是抱了幾分給周長瑾顏色看看的心態,誰知道把周長瑾的家常衫子一解開,瞧見那駭人的傷口和還在隱隱往外冒的鮮血時,饒是在戰場上刀光劍影殺過來的,簡成元臉色也微微變了變。
他本就因為周長瑾說是簡凝傷到他而感覺不對,這下再看傷處,心中的疑惑就更重了,若阿凝真那麼喜歡周長瑾,再如何也不該下這樣的死手吧?
但若說阿凝不喜歡他,那又為何會被他騙去身子,還寧願沒名沒分也要跟著他?而且方才她可是不管自己,跳進來把周長瑾護在身後,那擔心的模樣可做不了假。
這會兒簡成元是真的有些糊塗了。
因為簡凝被留在外間,他沒再刻意用力想讓周長瑾疼,而是正常的一邊給他上藥一邊低聲問:「這真是阿凝傷的?」
周長瑾嘴唇發白,臉上也沒有血色,聞言只輕點了下頭。
簡成元便又問:「你不怪她?」
這傷處緊挨著心臟,若是阿凝手微微一偏,周長瑾早就沒命了。
周長瑾聽了這話,唇角卻是微微一彎,「不怪。她動手的時候偏了一下,這就足夠了。」
簡成元沒能立刻聽懂,直到幫著上好藥,又給包紮好了,這才反應過來。
周長瑾的意思是,簡凝在傷他的時候偏了一下手,沒要他的命,這就代表他在她心中是有分量的。
「所以你沒還手,就老老實實讓她傷你?」他驚呼。
此刻回想起來,周長瑾覺得自個兒也實在夠膽大的,若簡凝心裡真的一點沒他,他此刻早已經是個死人了,不過好在他的大膽得到了極好的回報,知道了簡凝也是在意他的。
雖然,這在意不夠重、不夠多,但他有日後的長長久久,有的是機會讓簡凝最在意他。
他沒回答這話,只叫了從前在南疆時對簡成元的稱呼,「成元,你出去,讓我和凝凝說說話。」
簡成元能不答應嗎?他就算沒帶眼睛,也知道周長瑾對簡凝是什麼心了。
他冷著臉出了門,看見雖然安靜坐在外間,但臉上明顯極其不安的簡凝,冷聲道:「我就在這外邊守著,妳進去,快著點!」
簡凝一愣,繼而有些猶豫。「大哥,若是他沒事,那我就……」
「妳少來!」簡成元直接打斷了她的話,「去吧,快著點就好,我已經和他說了要儘快辦你們的親事了,妳若是還有什麼要和他說的就抓緊說,以後直到大婚,你們都不許再見面!」
哪裡有未婚夫妻還見面的,不合規矩!

簡凝到底進了裡間。
濃重的血腥味混著藥味,很不好聞,可是看著安安靜靜坐在那裡等著她的周長瑾,簡凝腳步雖慢,卻不曾遲疑,她直直走到周長瑾面前才停下腳步,此刻的他已經穿好了衣裳,是簡成元的。
簡凝從外面已經看不出他的傷,只是看著他沒有血色的臉,到底有些擔心,「你快回去吧,召了太醫看看。」
周長瑾因是坐著,目光不由自主就落在了簡凝的腹部,耳邊便又響起了簡成元的話。
簡凝真有了身孕嗎?如果是真的,那肯定是齊鈺的了,這個孩子不能要,他可以不介意簡凝和齊鈺在一起過,卻絕對不願意幫著齊鈺養孩子。
可若是他不願要這個孩子,簡凝可以接受嗎?周長瑾的目光有些飄忽不定。
簡凝還是第一次見周長瑾這副模樣,尤其是發覺他似乎好幾次若有似無的往她腹部看,她不由自主摸了下腹部,奇怪道:「你怎麼老盯著我肚子?」
周長瑾卻是伸手,溫熱的大手蓋在了她的腹部。
簡凝渾身一僵,下意識想要退開,可周長瑾下一刻問出口的話卻叫她愣住了—— 
「凝凝,妳很喜歡小孩子嗎?」
好端端地怎麼會突然提起小孩子?
難道周長瑾想要她給他生孩子?
想到這裡,簡凝的臉頓時紅了。
她不知道他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只是下意識就道:「我……我還小,還……還不適合要孩子。」
周長瑾眼前一亮,猛地抬頭看向她,「所以,妳是決定不要這個孩子,是嗎?」
簡凝終於覺出不對了,疑惑問道:「什麼孩子?哪來的孩子?」她想起了曾對簡成元說過的話,臉色更紅了,「是不是我大哥跟你胡亂說了什麼?」
「妳大哥說……」話未說完,他猛地拍了下額頭。
簡凝嚇了一跳,忙追問道:「我大哥說了什麼?」
周長瑾低低笑了起來,他真是……真是瘋了,簡成元那般說,他居然會想到齊鈺身上,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腦子了,真是關心則亂。
他原只是低低笑著,可想到簡成元會這麼說的原因,笑聲越來越大,見簡凝滿臉狐疑,他長臂一伸,直接把她拉過來抱在了懷裡。
簡凝驚得「啊」的叫了一聲。
外間的簡成元立刻站了起來,急急問:「怎麼了?」
周長瑾像是沒聽見簡成元的聲音般,把臉埋在簡凝的肩頭,雖然笑聲已經壓抑下來,身體仍舊一抖一抖的,明明是在壓抑著笑。
這是發什麼瘋呢?
簡凝不解,只好對外道:「沒事。」
簡成元撇撇嘴,直覺不對,可簡凝都說沒事了,他也不好意思闖進去看,只好不高興的咳嗽了兩聲。
可這對周長瑾來說半點用都沒有,他抱著簡凝,鼻尖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桂花香,心裡開心極了。
簡凝被他笑得滿臉困惑,又怕傷到他,輕輕掙扎了兩下沒掙開,便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你在笑什麼?」
聽出簡凝的聲音已經有些著急了,周長瑾好不容易忍下來,拉了她的手看了看,不答反問:「妳手還疼嗎?這兩日可有按時上藥,有好一些嗎?」
簡凝瞪他,「你到底在笑什麼?」
周長瑾一手箍著她的腰,一手卻騰出來輕輕碰了碰她的嘴唇,她唇上有傷還沒好,他不敢親她的唇,便在她唇畔輕輕落下一吻,而後才湊近她耳邊。
「妳是不是跟妳大哥說,妳已經是我的人了?」
他聲音極輕,溫熱的氣息撲在簡凝耳畔,卻讓她的臉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她的確和大哥說了這話,但只不過是權宜之計,說的時候也沒有太過羞澀,可這話叫他說出來,卻整個兒變了味。讓她渾身都不自在,一種說不出來的酥麻感席捲全身。
她動作略微大了些,「你放開我!」
周長瑾耍賴,「我不放!」
簡凝再要掙扎,他便喊疼,還緊皺著眉,好像真的傷口疼了,她只好不去看他,偏頭看向一側,卻如坐針氈。
周長瑾見她不僅是臉紅,耳根和脖頸都紅了,再想到剛才說的話,不知不覺呼吸就變了,聲音越發的低,還帶了點兒沙啞,「妳大哥還說,叫我儘快娶妳,不然等妳肚子大起來,怕是要被人笑話。」
簡凝走又走不掉,掙扎又怕傷了他,偏他不要臉盡說些下流話,簡凝實在是沒了辦法,急得眼淚都下來了,「你……你能不能別說了,別說了!」
眼見著簡凝哭了,周長瑾不敢再逗,忙哄道:「好好好,我不說了,妳別哭,別哭。」他伸手小心翼翼給簡凝抹眼淚。
簡凝真覺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再也不要見周長瑾才好,奈何這裡顯然沒有地洞,她只好轉頭朝著周長瑾另一側的胸口撲了過去,直把臉深深埋在那兒,動都不肯再動一下。
周長瑾抱著她,只覺得心被她填得滿滿當當,不僅是滿足,還有從未體會過的幸福感,因這幸福感,他半點兒也感覺不到傷口的疼了。
「我要走了,不過我方才和妳大哥已經說好了,三媒六聘一樣不少,我定會名正言順娶妳過門。妳就安心待在成國公府等著,我會儘快登基,儘快迎娶妳,舉行封后大典。」
「不要!」簡凝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
還不等她再說,周長瑾便繼續道:「妳大哥已經去見過妳娘,妳娘也同意了,沒名沒分跟著我,便是我可以保證一輩子對妳好,妳娘和妳大哥也還是擔心。妳別怕,我們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妳嫁給我,用的是其他身分。」
簡凝蹙眉問道:「什麼身分?」難道要隱姓埋名然後再嫁他?
「妳將會用簡明珠的身分嫁給我。」
一聽,簡凝想也不想便拒絕了,「不行!」
正如她在陶老太太那裡說的,簡明珠是簡松臨對不起娘的證據,簡凝打心眼裡厭惡簡明珠的存在,又如何能為了所謂的名分,而用簡明珠的身分?這不僅她接受不了,就是娘即便為了她迫不得已接受,心裡還不知道要憋屈成什麼樣呢!
再有,這輩子因她提前找到薛小玉,簡明珠沒能冒充娘的親生女兒,但是前世娘那般不喜歡她,只怕就是誤會了簡明珠才是親生的。
這樣的心結,根本不會因為這輩子變了就輕易解開,簡凝覺得她不主動去收拾簡明珠,已經是格外仁慈了。
沒名沒分算什麼,且不說她本就不介意這個,就算她真介意,真想為後半輩子要一個保障,那也萬萬沒有用簡明珠身分的道理。
簡凝的堅定讓周長瑾意外,同時也讓他心底生出了些許不滿,只因他事事為著她考慮,她卻想也不想就拒絕了他。
周長瑾眉頭一皺,道:「嫁給我很丟人嗎?」
簡凝怔了怔,不解他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話。
周長瑾卻沒給她回答的時間,很快又繼續道:「還是說,妳不願和我站在一起,除了因為身分,還因為被放出去的齊鈺,妳怕他知道妳嫁給了我?」
有這樣的想法嗎?沒有。簡凝羞愧地想。
自她把齊鈺放出去後的確曾想起過齊鈺,她甚至還悄悄打發了陳娘子去找齊鈺,想讓他保全自己,不要和周長瑾硬碰硬。
還有,周長瑾已經答應放過齊家女眷和六歲以下男童,若是可以,她希望齊鈺能帶著這些人離開京城。
雖然周長瑾會放過他們,可別人卻未必會,只有走得遠遠的,到沒人知道他們身分的地方,他們才能夠徹底安全。
然而這些都只是想保全齊氏一族最後的一點血脈,並非對齊鈺舊情難忘,事實上,她對他的感情,更多的是愧疚。
簡凝偏開頭,輕聲道:「沒有,我沒有這樣的想法。」
周長瑾追問:「那為什麼?為什麼妳不肯答應?」
簡凝聽得出來,周長瑾這是不高興了,但她沒有第一時間解釋,而是轉回頭,目光平靜的看著他,久久都不曾移開,好半晌才微微垂下眼睛,似乎在想什麼。
見她始終沉默,周長瑾心裡生出了一絲不安,他清楚的很,若是他對簡凝的喜歡有九分,那麼簡凝對他最多不過三分。
他突然閉上眼睛,長歎一聲道:「依妳,我再想辦法。」
他這樣拿簡凝毫無辦法的無奈模樣,不僅他自己暗暗心驚,就是簡凝也有些心疼,她只不過是在想把那些往事說給他聽,不知他能不能理解,卻沒想到還沒說出口,他就已經先妥協了。
一個人對妳這麼好,妳卻不能回以同樣的好,那滋味並不好受。
簡凝看了他一眼,軟聲道:「我是在想,和你說,你不知道能不能理解。」
見一開口周長瑾就看了過來,簡凝便沒停頓,「簡明珠的存在,證明了簡松臨對不起我娘,她是簡松臨的外室所生,我若是用她的身分出嫁,我娘即便同意,那也是為了我打落牙齒和血吞。再說你也知道我的情況,這輩子她雖然沒能冒充我娘的親生女兒,可前世……後來我娘那般的不喜歡我,說不定就是和她有關。」
這樣的情況下,她又怎麼能用簡明珠的身分嫁人。
簡凝說完,周長瑾心裡什麼不快都沒有了,歉意地道:「凝凝,對不起,是我誤會妳了,是我想太多,是我不……」
簡凝搖了搖頭,輕輕拍了下他的手。「沒事。」
可不就是想太多嗎,剛才問她肚子裡的孩子要不要,怕是以為她真有孕了,還是齊鈺的吧?但他即便這麼想了,卻還是克制著沒有做出過分的事,甚至還在徵求她的意見。
簡凝的心控制不住的軟了又軟,真不知道到底要說周長瑾什麼了,他這樣一個殺伐決斷的男人卻有這麼傻的一面,說出去誰信呢?
周長瑾想到簡凝說的前世,前世的他這時候在幹什麼呢?他若是知道,一定會好好保護她,絕不會讓她被齊銘和裴如月欺負,也一定會幫她找出真相,絕不會讓齊蘊儀不明真相的嫌棄她、厭惡她。
可那是簡凝的前世,他應該是見不到的吧?
這麼想著,周長瑾心裡一半是心疼,一半是自責,他只想著是為了她好,卻沒想過那個好可能是她根本接受不了的。
「凝凝,妳什麼都別管,給我點時間,我來想辦法。」周長瑾鄭重的保證著。
簡凝歎了口氣,知道這事兒於周長瑾而言很難辦。
這個人為她付出了太多、妥協了太多,她是真的不願他再為難了,她抬起頭,認真的看著他,大膽地說出心中的想法,「你不是說會一輩子對我好的嗎?既然如此,又何須在乎其他?只要你對我好,我是你的妻子或是你身邊沒名沒分的女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周長瑾搖頭道:「當然有區別,若妳只是個沒名沒分的女人,我焉能不娶妻?便是皇后之位可以空著,妃位卻是一定要有人的。」
跟著他一路走來的那幫兄弟現在可能暫時還沒什麼想法,等到他真的登基為帝,有女兒的人家可就不好說了。
而且他即便是做了皇帝,後宮也需要人打理,這所謂的打理不單單是後宮的事兒,還有和各大臣家眷的交際。
若簡凝沒名沒分,他再寵愛也不能讓她出來跟那些命婦們交際,但他更不願再另抬其他女人出來。
簡凝並沒有想過往後周長瑾的後宮只有她一個,即便知道周長瑾對她的在意,但若是登基為帝,不管是出於哪方面的考慮,他的後宮都不可能不再納人的。
須知道在她還以為自己會嫁給齊銘的時候,簡松臨還曾勸她大度呢。
就是外祖母,也不曾對齊銘再有其他女人而說什麼,畢竟外祖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即便早年太祖皇帝那般喜歡她。
這世上的男人啊,大多都不可信,尤其是她還有個比任何人都離譜的父親簡松臨。
因此簡凝聽了周長瑾的話,半點兒沒猶豫就道:「這是自然,你只管納了就是,這和我並不衝突,只要你護著我,我想便是你的妃子,也不敢對我如何。」
話已至此,周長瑾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簡凝這是……這是早就做好了他會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嬪的打算了。
他一時又是氣又是無奈,只覺得他剛剛想的簡凝對他有三分喜歡怕都是多了,說不定連兩分的喜歡都沒有。
他手落在膝上,有些煩躁的張開又握起,握起又張開。
簡凝趁機站了起身,聽著外面簡成元又咳嗽了,催促道:「時候不早了,你真的得走了,方才的事兒你別為難了,就按我說的辦吧。」
她半點兒都不覺得委屈,相反還覺得極好,她可以像鴕鳥一樣縮了頭,不必面對齊氏一族的指責,而且沒名沒分,也省了周長瑾再去頭疼。
周長瑾也知道再說下去他怕是會忍不住發脾氣,因此只擺了擺手,「妳先出去,我跟妳大哥還有話要說。」
簡凝點點頭,擔心的看了他的傷一眼,轉身走了。
外間的簡成元早已經坐不住,來回的走了許久,見簡凝出來,忙上前一步拉了人,瞪著眼睛道:「讓妳說兩句,妳說了這麼久,還沒完沒了了?!行了行了,妳趕緊回房去。」
簡凝被他說得臉紅,忙道:「那我先回去了。」
簡成元忙揮手,攆了人後重又關上門,這才大步進了裡間,「說清楚了嗎?阿凝這裡沒問題吧?是不是我即刻開始準備就行了?」
周長瑾臉色難看的搖了搖頭,「她不同意。」
「不同意?」簡成元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答案,「為什麼?她不同意的話,那要怎麼辦?」難道真要沒名沒分跟過去?
他不由有些後悔,剛才怎麼就光顧著催人走,不先問一聲呢。
周長瑾沒有解釋的心情,他一想到簡凝對他有其他女人的事兒半點也不介意的模樣,就一陣心塞。
他起身,長腿闊步向外,邊走邊道:「我再想想辦法,你別管這些,按著咱們之前說的儘快準備起來。」
這能行嗎?簡成元不確定,但想著不如回頭再去勸勸簡凝,因此就道:「那行,我這邊準備著,你也快著些。」
說到這裡他停了一瞬,估摸著爹和祖父快馬加鞭,應該再過小半個月就能趕到了,若是在這之前親事還沒成,他還真擔心到時候祖父顧念和太祖皇帝的兄弟情誼不聽他的勸。
他再次催道:「未免夜長夢多,你真的得快些。」
周長瑾無聲點頭,抬腳大步出了書房。
此時守在院門口的蔣毅對著簡凝點了點頭,躬身目送她走了,等她走遠,回頭瞧著周長瑾帶著蔣濤已經走近,連忙湊了上去,「主子,剛才郡……簡大小姐叮囑小的,說您傷得重,叫小的好生照顧您,說是千萬別叫您再傷到了。」
他本是想來討個好,誰料這好聽的話說完,周長瑾看都沒看他一眼,甚至還冷哼一聲,從他身側大步走了。
蔣毅撓了撓頭,愣在原地。
蔣濤抬腳作勢踹了他一下,低聲喝道:「還不快跟上!」
沒長眼睛似的,主子一出來臉就黑著,想也知道心情不好,這種時候啊,最好當自己不存在,什麼話都不說才是。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染香》

    《染香》
  • 2.《貴妃讓朕偏頭痛》全3冊

    《貴妃讓朕偏頭痛》全3冊
  • 3.《豪商小主母》

    《豪商小主母》
  • 4.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 5.《妻寶》全2冊

    《妻寶》全2冊
  • 6.《卿卿何時歸》全2冊

    《卿卿何時歸》全2冊
  • 7.《青梅甜如蜜》

    《青梅甜如蜜》
  • 8.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 9.《花間榮華》全4冊

    《花間榮華》全4冊
  • 10.《一往情深》全4冊

    《一往情深》全4冊

本館暢銷榜

  • 1.【中秋限定組】千尋+風光+陳毓華贈【旅貓日記】明信片新款

    【中秋限定組】千尋+風光+陳毓華贈【旅貓日記】明信片新款
  • 2.《相思無悔》

    《相思無悔》
  • 3.《富貴陶妻》

    《富貴陶妻》
  • 4.《錦繡醫心》

    《錦繡醫心》
  • 5.《奉旨沖喜》全4冊

    《奉旨沖喜》全4冊
  • 6.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 7.《代嫁》

    《代嫁》
  • 8.《春復歸》全2冊

    《春復歸》全2冊
  • 9.《一世瓶安》

    《一世瓶安》
  • 10.《穗穗平安》

    《穗穗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