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1013

心尖上的冤家之《嫡女求嫁自己來》

  • 出版日期:2017/02/17
  • 瀏覽人次:2344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比穿越又重生更匪夷所思的就是月老替她和前世殺她的兇手牽紅線?!
還派一隻比戀愛值零的她更不靠譜的黑貓助她得到幸福?!
拜託,牠除了老是威脅她不主動會倒楣一輩子,最厲害的就是幫倒忙,
牠安排的第一次兩人相見——她拉肚子沒有草紙,他借出他寫詩的宣紙;
第二次牠說她要是從牆上摔下去他會接住她,然後情愫滋生,結果呢?
她直接落地,扯破裙子露褻褲給他看,還是他出借披風為她遮擋 = =
但也多虧到達恥力下限的見面方式,她客觀的發現他是個體貼的好人,
讓她開始期待能夠見到他,等真的見到了,又會忍不住緊張,
看到他在大街上被人辱罵,她比他還生氣,衝上去就把人教訓了一頓,
她還故意上演掉荷包讓他撿的戲碼,再趁機向他告白,可是——
他是把她的荷包收進懷裡,卻不給她明確的答案,要她自個兒去想,
她毫無情商可言,思想也極其單純,只擔心也許會人財兩失,
完全沒料到他竟也是重生之人,而且早就把她視為誓在必得的獵物!
瑪奇朵
標準的天秤座,
喜歡幻想的故事裡都能有快樂的結局,
喜歡聽著音樂,一邊發呆,一邊看書,
一邊思考如何把感動轉換成自己能夠寫下來的文字。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 子
閔雪瀅眨著眼睛,面無表情地打量著周遭的環境,她明明就站在人潮中,卻像個旁觀者一般,那些來來往往的人面貌都有些模糊,連他們說話的聲音聽起來也是悶悶的,無法聽清楚。
雖然這樣的感覺有點怪異,但是她還是很快就認出來這是風城上元節走橋的場景,且大多數人都是往城南的月老廟而去,本朝男女大防並不嚴,但夜裡出門還是要避忌的,唯獨今日,年輕男女可以光明正大地一起在夜裡走在大街上。
傳言,在上元節這一天,未婚男女到月老廟祭拜求姻緣,若是月老應許,祈求姻緣者就能夠見到有緣人。
這究竟是真是假沒有人知道,可是每年走橋後,到月老廟拜一拜求個姻緣籤,已然成為風城人世世代代流傳下來的傳統。
閔雪瀅知道自己也去了,活了三輩子……沒有錯!在穿越到古代又重生了一次後,她也忍不住隨著走橋的人流一路來到了月老廟,捻香好好祝禱一番。
比起別人是祈求未來的良人,她的心願就卑微渺小得多了。
雖然不知道她是不是老天爺的私生女,可以穿越玩完了又開啟重生模式,可不管如何,這一輩子她真心希望能夠活得好好的,而不是越來越短命,甚至是在摸不著頭腦的時候就讓人殺了。
可是她印象中記得她已經走橋完並回府歇息了,怎麼現在又像重複了一次?讓她感到相當疑惑,她到底是夢中客,還是剛剛回府的記憶只是她的想像而已?
就在倍感困惑之際,腦海深處傳來一道和藹慈祥的老人嗓音,他呵呵笑了兩聲,然後像是有一股風推著她的背往前走,他還說道:「往前走吧!妳糾纏了兩世的良人正在前頭等著妳呢!」
糾纏了兩世?閔雪瀅不知所以,只能順著那股推力不斷的往前,她經過之處,原本擁擠的人潮就像摩西分海一樣隨之避讓,她沒有注意到其中的古怪,只是越往前走,她的心就忍不住越跳越快。
就像是……她早已經知道站在前面等待她的人是誰。
「相公。」她驚愕地聽見自己的聲音喊住了前面的一個男人。
她沒有疑惑自己喊的是誰,因為一個穿著長袍的男子站在月老廟前,背景是盞盞燈火閃爍,只有他在聽見她的聲音後轉過身來,雖然她還沒有看清楚他的臉,卻已經聽見了那男人溫柔叫喚著她—
「娘子,還不過來嗎?」
正當她仍因為那好聽又熟悉的聲音而發愣的時候,忽然眼前所有的景象像是退潮一般快速捲離,而那老人的聲音急急地在她腦海裡說道—
「為了圓滿這三世姻緣,我特地牽起這條紅線,別怕,我會送妳一個特別的禮物,其所擁有的技能會幫妳找到幸福。」
閔雪瀅滿腦子疑惑,可是她已經什麼都不能想了,似乎連她自己都捲進了那個漩渦裡頭,嚇得她尖叫出聲,「啊—」
第1章
閔雪瀅可以說是在驚嚇中被迫醒來的,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她呆坐在床上發愣,沒有心思多管小衣被冷汗給濡溼了,也無法多想夢裡老人最後說的那番話,她試著讓因為驚懼而加速的心跳平靜下來,一邊逼自己想點別的事情來轉移注意力。
她是該好好冷靜冷靜,畢竟穿越後被人害死也就算了,重生後第一個記得清清楚楚的劇情夢,居然是甜甜的喊上輩子害死自己的兇手為相公?!
她怎麼想都覺得肯定是哪裡出了問題,難不成是她壓力太大了?太想要逃離上輩子的不幸,以至於用這種極端的方式在夢裡呈現出來?
閔雪瀅圓潤可愛的小臉滿是正經嚴肅,認真思考著。
上上輩子的她,熱愛科學,最大的理想是成為第二個居禮夫人,人生清單的其中一項就是拿個諾貝爾獎,可偏偏不知道哪裡出了錯,居然做了一個實驗後,就糊裡糊塗的穿越到古代。
也許是穿越的時候撞到了頭,要不然她不會在恍神了幾天、接受穿越這個事實後,居然把在現代的偉大目標也帶過來了。
雖然這裡沒有諾貝爾獎,但是她可以當個古代的愛因斯坦啊!
不說發明電燈還是什麼永動機這種劃時代的創造,但是徐徐圖之,讓科學落實在生活中,在史書上留下一筆也挺不賴的。
湧起的野心讓她忘了這是個看見雷電都以為是天罰的古代,也忘了她覺得不過就是些化學反應或者是基礎定理的東西,在他人眼裡又是多麼的驚世駭俗。
所以,很不幸的,她不像其他穿越女,還沒來得及大放異彩就掛了。
她本以為死了第二次的自己,終於可以看見地獄或者地府長什麼模樣,神奇的是,一睜開眼,她發現自己又回來了。
這一次重生,她回到上元節前三日,有了一次的穿越經歷,重生似乎變得更容易接受了。
只是無論穿越還是重生,這種概率小到幾乎不可能的事情都讓她給撞上了,她除了懷疑一下自己上上上輩子可能拯救了整個銀河系,所以才換來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奇遇」,腦子裡只剩下一個想法—她這輩子還是安安分分的當個普通人活著就好。
她抿了抿唇,覺得自己有種突然頓悟的感覺。
都已經死了兩次了,她才算徹底明白,什麼諾貝爾獎或是名垂千古都是虛的,做一個人最起碼的要求就是好好的活著。
閔雪瀅慢慢冷靜了下來,覺得自己終於找到穿越的目標,且這樣的雄心壯志足以打消剛剛那個惡夢所帶來的驚懼時,突兀的貓叫聲讓她瞬間僵住了身子。
「喵嗚!」
她的脖子像是許久沒上油的機器,緩慢而僵硬的回過頭,直到轉了大約三十度角後,她看見一隻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黑貓,正眨巴著眼,規矩的蹲坐在床上,一隻前爪像是招財貓一樣對著她揮了揮,這是跟她打招呼的意思?
閔雪瀅的表情滿是沉重,本來想遺忘的夢境這時候又鮮明地躍入腦海,不管是那男人溫柔得讓人打從心底發寒的微笑,還是她那一聲甜甜的呼喚,還是最後那蒼老又要裝年輕的提點話語,還有眼前……這隻莫名其妙出現的貓,讓她想要背一下元素週期表來冷靜冷靜。
她瞪大了雙眼,氫鋰鈉鉀在嘴裡細細的轉來轉去好幾次,可是那隻貓還是慵懶的端坐在那兒,一雙綠色眼睛彷彿帶著嘲笑的瞅著她。
閔雪瀅最終還是放棄了自欺欺人的主意,她拉了被子轉了身,和那隻黑貓面對面的望著,用嬌糯的嗓音鎮定地問道:「你是月老派來給我的金手指技能?」
貓咪懵懵懂懂的歪著頭,「喵」了一聲,看起來跟一般的貓咪沒什麼兩樣,但她敢打包票,牠那微微瞇起的貓眼肯定有著不屑和鄙視。
然而她並沒有就此放棄,仍想著能有什麼方法讓黑貓回答她的疑惑,在看見牠的尾巴晃啊晃的,她靈光一閃,試探的問道:「如果我說對了,你的尾巴就向右邊甩,如果不對就往左邊,行不行?」
黑貓慢悠悠的睨了她一眼,尾巴慢慢地往右邊甩了一下。
牠這小小的舉動,讓閔雪瀅像是實驗成功一般興奮,原本平靜的眼眼亮得像是天上的星星。
雖然她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理智驅使她問了最重要的那一個,「所以我夢裡的那個老人真的是月老?」
黑貓輕輕地將尾巴向右甩了一下。
閔雪瀅覺得心底一陣發寒,但還是強忍著繼續問道:「所以夢中見到的那個人,真的就是……我未來要嫁的人?」
黑貓瞄了她一眼,慢悠悠的又往右邊晃了下尾巴,還想著接下來她總該問點正經的問題了,卻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有幾分傻氣的姑娘,居然瞬間露出如喪考妣的神情,抖顫著唇,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喵嗚……」黑貓歪著頭,不明白她怎麼會是這樣的表情?
以前的主人一聽到夢中的男人是自己未來的良人時,不是羞答答的就是一臉欣喜,怎麼她這麼奇怪,聽到牠肯定的答案後,反而像是死了人一樣?
果然,月老是越來越不靠譜了,盡挑些怪主人來折磨牠們這些系統!黑貓腹誹著月老,卻不知道牠還是少估算了這個主人的怪異程度。
閔雪瀅當然不曉得黑貓是怎麼想的,但她的心卻像一個壞掉的氣象球,一下子颳風打雷,一下子寒霜大雪,偏偏就是沒有春風晴朗的時候。
被一隻貓言之鑿鑿地「說」以後妳的另一半就是上輩子宰了妳的人,那心情怎麼都美妙不起來,就算硬要湊成一對,也該是上輩子欠了她的那個男人來接近她,怎麼反而是她這個受害者要主動追求了?
不要問她為什麼會知道月老的意思是要她主動,這對她來說只是一個簡單的推論,因為要是月老安排那個男人來追求她,何必多此一舉又是託夢,又是送一隻連話都不會說的黑貓給她?
閔雪瀅想起月老說的話,身為斤斤計較的理工人,她忍不住一臉懷疑地看著黑貓問道:「月老說你是什麼能幫我尋找幸福的禮物,可是只是甩甩尾巴,應該不算什麼金手指吧?難道你有什麼更厲害的技能是我還沒有開發的嗎?」
黑貓淡淡的瞅了她一眼,並不打算把自己其實可以聽到她心裡的想法這件事情說出來。
按照以往的經驗,主人們都不會相信一隻貓咪能夠帶給她們什麼好處,所以等這個主人自己踢到鐵板後,牠再大發慈悲的告訴她這件事好了,相信到時候她肯定會更加「印象深刻」的!黑貓舔了舔兩隻前爪,有點傲嬌的暗忖著。
閔雪瀅還想再問,可是來不及了,守在外頭的丫鬟聽到房裡的動靜,出聲探問,「大小姐可是醒了?奴婢打水進去伺候洗漱可好?」
丫鬟不能隨意進入內室,是閔雪瀅前幾日重生後新立下的規矩。
沒法子,死過一次又一次的人,對於別人在自己的屋子裡總會特別的敏感,尤其這些丫鬟全都是她那個「好」後娘給派過來的。
雖然她老是被人說情商不夠,但是她其實只是講話容易激怒人,思考方式跟別人不同了一點,對人的惡意還是挺敏感,再加上從穿越之後的時間開始算,她也跟後娘和妹妹相處了十多年了,就是再傻,也明白人家娘兒倆就是見不得她好。
表面上看起來後娘好像把什麼好的都給了她,可是仔細分析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她的院子看似是家裡頭最「精緻」的,但說白了就是又小又遠,還獨立開了扇門,有假山流水不假,可是後娘從沒派人來修整過,那造景一年一年的破爛下去,要不是因為還要住人,偶爾還是會派人補補屋子之類的,這個小院子大概只比廢墟好上那麼一點而已。
還有,這院子也是離廚房最遠的,夏天還好,冬天裡,等丫鬟去提完飯回來,熱湯也冷了,更別提那些飯菜,要不是她讓人砍了院子裡的乾柴升火溫飯,讓後娘她們誤以為她是要把院子給燒了,她那個現成的爹也不會發現他的嫡長女過的原來是這樣的日子。
不過也不能怪她那個粗枝大葉的爹,畢竟他身為工部侍郎,平日裡也忙得很,只看著大處沒錯,其餘小細節難免顧不了這麼多,更何況這些個後宅手段,也不是他能夠知道的。
不過總的來說,她爹對於她這個嫡長女還是疼寵的,知道了後娘那噁心的把戲後,就專門留了個小廝給她,若是缺什麼後娘不給,跟親爹說一聲,最晚隔天就會把東西送到她的院子來。
後娘和那個整天裝得天真爽朗的妹妹怎麼想的她是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只要她們不鬧到她跟前來,她也懶得管她們。
看著黑貓,閔雪瀅秀氣的細眉微微皺起,又想起外頭的幾個丫鬟,她決定還是要找個時間換換人手才好,要不然不管做什麼都不方便,如今她的屋子裡又平白無故多了一隻黑貓,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大小姐?」丫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忍不住又揚聲問了句。
「行了,進來吧!」閔雪瀅下了床,看了懶洋洋的黑貓一眼,嘆了口氣。
算了,也只能先這樣了,至於夢裡那個命定之人什麼的,她就先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好了。
她就不信了,她什麼都不做,本分的窩在自己的院子裡,月老還能夠讓一隻黑貓把她給拉出去跟那男人見面不成?
過了大半個月,什麼事也沒發生,閔雪瀅看著那隻懶洋洋的黑貓,越發覺得什麼黑貓外掛不過是她壓力過大作的一個惡夢,這麼一想,壓在心頭沉甸甸的壓迫感消散了不少,讓她也從重生的惶惶不安裡解脫出來。
所以之後杏花開得正盛時,她也難得有了幾分興致,想參加後娘文氏所舉辦的花宴,但是對她這個學理科的人來說,滿天的杏花飛舞不過是自然的現象,她還真不曉得要欣賞什麼,除了暗暗想著掃地丫鬟應該多了不少工作外,也只有特別請風月樓大廚做的宴席能夠吸引她了。
至於巴不得外人都忘記侍郎府還有一個嫡長女的文氏,絕不可能讓閔雪瀅在這種擺明是要相看親事的場合露面的,閔雪瀅倒也因禍得福,花會在前頭熱鬧的展開時,她已經拿起筷子,提早享用替花宴準備的美食。
「唔!好吃!分紫,再去拿一盤這個桃花凍,白飯也再拿一碗好了,我要搭著魚膾吃。」閔雪瀅長得一張娃娃臉,不管是臉和身子都帶著嬰兒肥的豐潤感,咀嚼的時候兩邊腮幫子鼓鼓的,看起來就跟小倉鼠一樣,只會讓人覺得可愛,而不感覺粗俗。
分紫輕快地應了一聲,便往廚房快步走去,只是她才走沒兩步,就讓站在邊上的原紫攔了下來,原紫一臉無奈的問:「做什麼去呢?」
分紫傻氣的笑道:「大小姐讓我去拿吃的呢!」
原紫是不久前被調來的,而她知道分紫是剛從下面的丫頭調上來的,傻是傻了點,不過還算聽話,這才讓大小姐選了上來,可是自家大小姐的脾氣本來就有點古怪,這個丫頭還老是不動腦子,不知道好好地勸著些,老是縱著大小姐胡來,想想她一個當丫鬟的還得兼著教管嬤嬤的差事,就讓她忍不住想嘆氣。
「不能再替大小姐拿了!這魚膾偏冷,桃花凍也是冷食,大小姐是還沒出嫁的姑娘,多吃冷食不好,要是大小姐還想再吃,奴婢讓分紫再去端碗好消化的麵湯來讓大小姐先墊墊肚子可好?」
分紫覺得原紫的話挺有道理的,可她傻裡傻氣的,只知道聽自家主子的話,馬上轉頭看向閔雪瀅,等著她怎麼說她再行事。
閔雪瀅面無表情地看著兩個丫鬟,覺得這官家女兒的身分真是有好有壞,好是不用擔心吃穿用度,壞就是規矩一堆,身旁的人時時盯著。
不過她也清楚原紫是為了她好,便點點頭道:「那就算了,可是下午的點心要兩盤。」她摸了摸還沒飽的肚子,表情嚴肅的比了兩根手指頭。
「行!下午聽說那大廚要做白雪酥呢!層層疊疊的酥皮揉得跟雪球似的,包準大小姐喜歡。」原紫淺淺一笑,順著話頭又丟出一個誘餌來安撫自家大小姐。
雖說才來大小姐身邊做事不久,可自家主子的性子簡單,說什麼是什麼,跟那些一句話要轉好幾個彎的人不同,只是臉上少有表情,倒是容易讓人誤會了性子不和軟。
「嗯!可只有甜的不夠,我記得風月樓的主廚最擅長做肘子,記得再給我攔一隻來。」想起那醬香味濃的肘子,閔雪瀅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分紫也是愛好美食的同道中人,連忙點頭附和,還補充道:「大小姐,他們家的老鴨上湯熬得也好咧!熱熱的來上一碗,鮮得讓人忍不住都要把舌頭吞了,還能洗洗肘子的油膩,最好不過了。」想起剛剛去廚房時偷偷抿了一口湯,那滋味好得她也覺得嘴饞了。
閔雪瀅一聽,馬上說道:「那好!那我除了肘子還要再一碗湯,要用大碗,可別再用上次那種喝了一口就沒了的小碗來騙我。」
原紫無奈的笑著應道:「奴婢知道了,肯定會讓那廚子準備得足足的。」像她主子這樣聽到吃的就兩眼發光的還真不多見,可主子只顧著吃,一點也不像個閨秀,對此,她總覺得有些心累。
閔雪瀅滿足的笑了,更顯得清麗,讓兩個丫鬟都不由得看怔了眼。
傻氣的分紫只知道自家大小姐笑起來可真好看,但是原紫想得多了點。
府裡辦賞花會,二小姐在前頭招呼各家姑娘,大小姐卻被圈在這小院子裡吃喝,雖說大部分原因是主子向來不愛那些交際宴會,可是夫人和二小姐彷彿打從一開始就根本忘了大小姐的存在似的,連招呼都沒招呼一聲,連套適合花會的新衣裳都沒得換,若不是大小姐前幾日突然轉了性子說要赴宴,讓夫人不得不許了許多好處給大小姐,讓她好好的在自個兒的院子裡待著,只怕大小姐少了一次露面的機會不說,還得讓夫人說是自家姑娘上不得檯面,老是羞於見外人。
她知道老爺是疼著大小姐的,可別看這後母表面上像是被教訓了,什麼好吃的好用的都先送來大小姐這兒,像是這樣的賞花會,老爺要是不出現,夫人是能做到讓大小姐連面也不讓露一個的,那其中險惡的心思,有點心機的人都瞧得出來。
不就是不想讓大小姐得了好姻緣,搶了自己親生女兒的鋒頭嗎?
後宅女人用的手段,讓大小姐不知道吃了多少暗虧,可偏偏大小姐也太心寬,只要生活上的吃用不缺,也懶得計較這些,而她這個做丫鬟,總不好直接去向老爺告狀。
看著兩個丫鬟不說話也不動,閔雪瀅馬上斂起笑意,又恢復原本的面無表情。「行了,我這裡先不用人伺候了,我到書房去待一會兒,等下午吃點心的時候再喊我。」
她雖然習慣吃住坐臥都有人伺候,可是做實驗的時候,她還是喜歡獨自一個人。
倒不是說有什麼祕密可言,反正她們也看不出什麼門道來,只是她在實驗室裡就會有莫名的強迫症,什麼東西能夠放、該怎麼放,都有一定的規矩,甚至連動手的時候還要把頭髮整個盤起來,再用布包好,以免落了頭髮什麼的影響實驗結果。
可這些她習以為常的規矩在那些丫鬟眼裡就是無法理解,甚至總會有許多問題產生,所以她乾脆不讓她們跟著了。
更別提她重生前還因為做實驗的事死了,但她又不可能放棄做實驗,只好更小心行事。
反正一個人做實驗她也不會感到寂寞,反而有點像是上輩子……不對!該說是上上輩子,一個人待在實驗室裡的那種感覺,而且這也是她獨享點心的好時光,真不枉費她昨天偷偷藏了一盤點心在書房的櫃子裡呢!
再說了,她已經想喝點碳酸飲料好久了,正好今天就來試做點碳酸飲料喝。
一想到這裡,她又不自覺勾起笑意,臉頰上綻出兩個可愛小酒窩,往書房的腳步也輕快了許多。
果然,春天啊,就是該來點屬於一個人的下午茶啊!汽水加點心……不能再更完美了!
如果可以的話,閔雪瀅想把早上天真愚蠢的自己打醒。
她散亂著頭髮,臉上還冒著冷汗,坐在自己改良過的恭桶上,感受著肚子一陣陣的抽搐,恨不得昏過去算了。
她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貪吃惹的禍,把那一公升的汽水搭著點心,吃出了毛病。
肯定是一次喝太多了,下回……下回她分兩次喝好了!閔雪瀅皺著一張小臉,咬著唇檢討著不是重點的重點。
閔雪瀅跑了幾次茅房,兩個大丫鬟一個連忙悄悄地去請大夫,一個讓她指使著去廚房拿點熱水好裝在湯婆子裡可以抱在懷裡暖暖肚子,以至於院子裡闖進一個不速之客都沒人察覺。
大約是肚子裡的東西清得差不多了,閔雪瀅這次蹲茅房倒是沒拉出什麼東西來,可當她伸手往邊上的草紙盒一摸,直接觸底的手感讓她的臉色頓時一僵,不敢置信的把盒子往下倒,發現裡頭是真的一張草紙都沒有,她頓時傻住了。
沒草紙外面又沒人的時候該怎麼辦?她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
咬咬牙,她覺得自己不能繼續在恭桶上等著兩個丫鬟來拯救她,先不說也不知道兩個丫鬟什麼時候回來,她剛剛又是拉又是冒冷汗的,只覺得整個人都快要散架了,恨不得趕緊撲到床上好好休息,而不是繼續在這裡聞著有點奇妙的味道,傻坐著等著人來給她送草紙。
想了一會兒,她想起自己的院子裡雖然伺候的人不多,但是也有幾個小丫鬟負責灑掃工作,這時候應該還會有人在外頭當差,她如果稍稍「大聲」一些喊人的話,應該會有人能來拯救她脫離目前的窘境吧?
「那個……外面有沒有人啊?」想歸想,閔雪瀅一開始試著開口喊人的時候還是不敢太大聲,不過喊出了第一聲,她倒也沒那麼矜持了,她清了清喉嚨,放大聲音接著喊道:「外頭有沒有人在?那個我……」
她話都還沒說完,遮掩的竹簾忽然被掀了開來,她嚇了一大跳,差點彈跳起來,也幸好古代的衣裳層層疊疊的,讓她不至於讓來人看到她大洩的春光,要不然就算她是從開放的現代穿越來的,只怕也會羞憤到想撞牆。
來人撩起竹簾也不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在看清楚裡頭的女子坐在恭桶上,還有那褪到腳邊的褲腳時,來人連忙放下竹簾退了兩大步。
饒是靳熹凡兩世為人,經歷過大風大浪,也沒想到掀開簾子後會見到如此的畫面,即使那些老是想法勾引他的女子,也不會選在這樣的地方、用這樣的姿勢……想到這裡,他不自覺皺起了眉頭。
他本來就是想了法子偷偷溜進這內院的,要是不小心撞上了人,肯定會被當成登徒子看待,現在又撞見這樣的場景,要是裡頭那姑娘喊了出來,他就是全身長滿了嘴也說不清楚。
靳熹凡也不知道為什麼都這個時候了,他還能夠想到這些東西,他臉色淡淡地看向屋子外頭的景色,掙扎著是不是要轉頭就走的時候,竹簾後方傳出細細的聲音,讓他停下了腦子裡一連串的胡思亂想。
閔雪瀅雖然臉上還是沒什麼表情,可是在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後,臉倏地紅成一片,兩頰熱得像是靠著火爐一樣,明明是春天,此刻卻熱得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的院子裡會突然出現一個男人,而且沒有半個丫鬟發現,但是看在他沒有失禮的盯著她看,而是趕緊放下簾子,她決定暫且先不去想這個問題,開口求助,「可以……可以幫我找些草紙嗎?」
她的聲音細如蚊蚋,在經歷了剛剛的意外後,她覺得光是開口提出要求都好羞恥,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她彷彿已經用掉畢生的勇氣,也無法多想如果那個男人已經走了該怎麼辦。
她現在已經不知道男人到底是走了比較好還是沒走替她找來草紙比較好。
她有想淚流滿面的衝動,在這一瞬間,她莫名覺得人生真是如此兩難。
等了許久,那個男人遲遲沒有動靜,閔雪瀅正自暴自棄的想著她要在這裡蹲到天荒地老,再也不出聲求救的時候,竹簾又被掀開了一個小角,一隻白玉似的手拿著一疊乾乾淨淨的白紙。
「臨時找不到草紙,我手上有些剛好要拿來作詩的白紙,妳先將就用著吧。」男人的聲音清清冷冷的,像不起波痕的水,但是又帶著恰到好處的溫柔,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可會生出好感的人裡頭,絕對不包括蹲在恭桶上的閔雪瀅。
如果能夠將她現在的心情具體化的話,大概就是颳風打雷又下豪雨了。
老天!如果剛剛那匆忙一眼沒讓她認出來這個男人是誰,現在聽到這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她怎麼可能還認不出來?!
上輩子下令殺死她的男人,也是在夢裡她甜甜笑著喊相公的男人!
閔雪瀅愣住了,傻傻地接過那一小疊白紙,圓圓的眼睛瞪得老大,彷彿要將那還帶著微微體溫的白紙看出個洞來。
靳熹凡把紙給了她,想著自己一個外男繼續站在這裡也不像樣,正打算退出去的時候,竹簾忽然被掀開了一小角,一張圓潤可愛的小臉從裡頭探了出來,有些彆扭的道:「謝……謝。」
不管上輩子怎麼樣,起碼閔雪瀅現在是很感激他的。
一碼歸一碼,她還是很有原則的。
他淡淡一笑,屋外乍然吹起一陣春風,幾棵杏花被吹落不少,嬌弱的白色花瓣顫悠悠地隨風飄散,似乎將他點綴成了一幅畫。
她看呆了,連他什麼時候走的也不知道,可她也沒心情再想那些了,因為她看到那隻黑貓不知道又從院子裡的哪個偏僻角落晃了出來,一人一貓隔著竹簾互相瞪視。
她面癱的看著黑貓,總覺得牠的眸光帶著得意。
隨即,那隻黑貓開口了,不過不是她習慣的喵喵叫,而是一個有點囂張又傲嬌的稚嫩嗓音—
「如何?相信本系統是能夠替妳指引幸福方向的指標了吧?剛剛我安排的第一次見面如何?有沒有心跳加速,小鹿亂撞?」
黑貓覺得自己的安排真是太好了,兩人在美麗杏花飄落的背景下,互相凝望,根本就是完美的開始。
呵呵!要把一院子的人都清空不容易,要把一個腹黑的男人一路引往這個偏僻的院子就更不容易了,幸好那男人本就有心往這裡來,否則憑牠現在半吊子的能力,說不定還會失敗呢!
唉,想想牠不過是隻貓,就算是個系統,但是牠操的心都快要比月老那鬍子一把的老頭子還要多了呢!
乍聽到一隻貓開口說話,閔雪瀅是驚奇的,但是一想到牠是月老派來她身邊的,很快便不覺得奇怪,而且她的心思現在全被另一件事給勾了過去,那就是她終於知道剛剛那驚天羞恥的一幕是從何而來了,她趕緊把自己打理好,冷著臉,氣勢洶洶的從恭房走了出來,直接拎起那隻看起來一臉得意的黑貓,她幾乎是咬著牙,陰惻惻地問道:「你可以好好跟我解釋一下,什麼叫做你安排的第一次見面?!」
黑貓被她那雙帶著殺氣的黑眸一瞪,全身短毛都要炸起來了,連說話都不由得結巴了,「等等!我是安排妳走向幸福的系統,妳……妳想對我做什麼?!」
「走向幸福?呵呵……」閔雪瀅那幾乎要實質化的怨念,隨著她死死勒住黑貓的手而緩緩加重。
安排一個上輩子的仇人也就罷了,這輩子兩個人的第一次見面是他看見她在廁所裡蹲馬桶?
她該慶幸她用了一堆乾花還有自己提煉出來的香露當芳香劑,所以在她「大解放」了幾次後,恭房裡沒有特別奇怪的味道嗎?要不然這羞恥度……她不想去想了,她覺得她現在需要一個人靜一靜,或是把手中這隻黑貓給滅了,才能宣洩她心中的壓力。
「等等!妳不能對我施暴!我可是指引妳幸福方向的系統……」黑貓掙扎著為自己辯解。
閔雪瀅露出雪白的牙齒,像娃娃一樣可愛的臉上滿是不相襯的殺氣,「在我拉肚子的時候安排兩個人見面?這樣的浪漫我不懂!」什麼指引幸福方向的系統,根本是坑主人的系統吧!
黑貓抓緊了她一個小小的空檔,終於成功掙脫,咳了幾聲後,不悅的反駁道:「我是指引能夠妳找到幸福,可是也要妳配合才行!妳大半個月都沒有任何主動的行動,我自然要安排一下!而且這也算是懲罰,妳故意離注定的幸福越遠,動機越強,就會遭受到相對的厄運!就像我今天的安排本來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因為妳違背了幸福方向的指示,沒有積極的參加花會,所以才會……拉肚子,導致本來應該在杏花樹下浪漫相會的場面變成……」以這樣的方向相見。
牠不敢把話說完,因為牠看見主人的表情越來越不滿、越來越憤怒,牠往後退了幾步,努力鼓起勇氣,最後再提醒一次,「請根據系統指引,愉悅的邁向幸福的道路,從基本分開始加減,滿分之後系統主動離開,如果被扣到零分,那麼主人會倒楣一輩子,像今天這樣的厄運,只是開端而已嘍!」
閔雪瀅沒想到這個什麼月老的金手指,居然是這麼坑人的系統,沉默的站在原地,覺得自己重生而來的人生……真是充滿了哀傷的味道。
是要主動去擁抱上輩子的仇人?還是要倒楣一輩子呢?
月老大人啊,為什麼她沒有第三個選項可以選啊!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視妻如命》

    《視妻如命》
  • 2.娘子正處叛逆期之《妖嬈神捕》

    娘子正處叛逆期之《妖嬈神捕》
  • 3.【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4.長女就是狂之《小主母威武》

    長女就是狂之《小主母威武》
  • 5.長女就是狂之《紅顏送行者 》

    長女就是狂之《紅顏送行者 》
  • 6.《娘子請上轎》

    《娘子請上轎》
  • 7.《哪來腹黑郎》

    《哪來腹黑郎》
  • 8.靈媒出任務之一《爺兒不信邪》

    靈媒出任務之一《爺兒不信邪》
  • 9.寶貝二夫人之《三聘糟糠妻》

    寶貝二夫人之《三聘糟糠妻》
  • 10.富貴滿窩之《夫人萬安》

    富貴滿窩之《夫人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