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海E53302

《妝娘》卷二

  • 出版日期:2018/08/01
  • 瀏覽人次:7991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黎茉親手做的香膏大受好評,攤子只在鎮上擺一夜都能賺到不少錢,
且她和宋大山的誤會也解開了,夫妻倆終於圓了房,
她明白他的愛不是掛在嘴上,而是身體力行,他甚至連家務都捨不得她做,
確認彼此的感情後,剩下的就是努力攢錢好好經營這個家,
宋大山找到新收入,還半點私房都沒藏,天天上繳,由她來發零花錢,
她也去鎮上的脂粉鋪子當駐店妝娘賺錢,請她化妝的夫人小姐天天大排長龍,
誰知找她化妝的人突然少到門可羅雀,客人被競爭對手搶走大半,
幸好她的老顧客情義相挺,讓她當眾施展「整容級化妝術」,一戰成名,
脂粉鋪子的老闆娘也同意合夥,出錢讓她研發更多賺錢的新味道香膏,
這下替宋大山治腿的錢有了,夫妻倆的收入穩定了,日子越發好過起來,
不料手藝太好也是麻煩,竟有人要抓走她……
木梓華,女,一個九零後的雙面女孩,現實中處事冷靜,
性格淡定,一切從實際出發,沒有一點跳脫色彩。
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卻猶如脫韁的野馬,
熱愛幻想,天馬行空,更是愛把自己的幻想付諸於筆下,
打造一個個書中故事,悅人悅己。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十九章 為貨郎生意做準備
今天晚上不光沒有宵禁,而且擺攤不需要繳費,所以今晚擺攤的人格外多,連家裡的菜都有村人擺攤在賣。
還沒天黑,街邊就已經熙熙攘攘,各個小攤販都在忙著準備攤子,黎茉幾人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位置不錯的空位,在一家布店的正前面。
這家布店的老闆黎茉認識,之前不光在他家買過幾次布,上次廟會的時候也見過,之後有幾次來鎮上也遇到過。
布店老闆本來看到有人佔了門前的位置,正準備出來驅趕,沒想到一看是黎茉,倒是沒說什麼了,只笑呵呵地打了聲招呼,「黎妹子,沒想到是妳啊,妳也來賣香膏?」
黎茉點點頭,客氣道:「老闆,今晚要在你家店鋪門口擺攤了,不打擾吧?」
布店老闆連忙擺手,「不打擾不打擾,待會我也要出來支個攤子,兩家一起賣反而熱鬧。」
黎茉點點頭,不再說話,轉而專心地將車廂裡的東西挪下來開始佈置。
布店老闆倒沒有立刻走,在旁邊看了好一會,在黎茉又一次看過來時,笑著點點頭,轉身進了布店裡,不一會兒搬了一張桌子出來,隨後將店裡的布匹一一擺了上去,正好和黎茉家的桌子相鄰。
天漸漸黑了,街上每家門口的燈籠都點亮了起來,尤其是賣花燈的鋪子,更是將店裡的花燈全部挪到了門外點燃,整條街燈火通明,一時間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時候人流漸漸多了起來,攤販們的吆喝聲也隨之響起,街上人聲鼎沸。
梅子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沒有問黎茉,立馬敞開嗓子喊了起來,「賣香膏啦,又便宜又實惠的香膏,一盒只要一百文錢!」
梅子幾嗓子就吸引來了客人,大家一聽一盒一百文錢,都循著聲音過來黎茉的攤子前,發現裝香膏的盒子那麼大,頓時來了興趣,紛紛要求打開看看裡面的香膏怎麼樣。
黎茉將一盒月季味道的和一盒菊花味道的分別打開,亮給眾人看,隨後道:「大家如果有想試試的,都把手腕伸出來,免費試用香膏,覺得不好的可以不買。」
香膏這樣的好東西能夠免費試用,足以吸引一大幫人,這不,黎茉話音剛落,圍著攤子的女子們都伸出手腕來—— 
「老闆,給我試試。」
「老闆,我要試試看。」
「老闆……」
黎茉也不急,一一應著,然後一個一個給伸過來的手腕上抹上一點香膏。
試了香膏的女子都很高興,當下聞了又聞,發現果然味道很好,紛紛掏錢買上一盒。
今天這樣的節日,一般人出來已經做好花錢的準備,所以掏錢買東西也比平日裡俐落不少,更有不少男子為了博身邊女子開心,毫不猶豫地掏錢購買,惹得女子嬌笑不已。
不一會,黎茉已經賣出了不少香膏,而且由於攤位前人太多,從眾心理的作用下,源源不斷的客人湧到黎茉的攤位前,連喊都不用喊了。
黎茉發覺今晚的客人比上次廟會的人掏錢明顯爽快多了,生意也比上次更忙,她和梅子還有宋大山三個人都忙得一刻不能停,就連一直在旁邊看孩子的鐵子也得偶爾伸手幫幫忙這才好一點。
由於黎茉這兒的香膏賣得好,連帶著布店老闆的攤子前也多了不少人看布匹。
布店老闆趁著黎茉空閒間隙對她說道:「黎妹子,今晚真是託了妳的福,我這布匹生意也跟著好了不少啊!」
黎茉笑了笑。
布店老闆沒有再多說,只是不一會從布店裡面端出來幾個板凳,放到黎茉等人的身後,道:「這麼一直站著也受不了,來,抽空坐一會吧,歇歇腿。」
黎茉幾人趕緊感謝老闆好意,來不及多說幾句,又一次的陷入忙碌中了。
人流一直到子時過後才開始消退,這時候,黎茉發現從家裡帶來的香膏已經所剩無幾,這大大超出了她的預期,本以為能賣個一百盒就不錯了,沒想到一晚上賣了差不多兩百盒,比上次廟會三天賣出去的都多。
子時過後,街上漸漸沒了人,攤販們紛紛收拾東西回家,黎茉等人也將東西收拾收拾,準備打道回府。
宋大山將桌子搬回車廂裡去,梅子跟著將背簍往車廂搬,黎茉正在收拾剩下的東西,旁邊的布店老闆趁機走過來,殷勤地將兩匹顏色鮮豔、成色很好的布遞到黎茉跟前。
黎茉一驚,抬頭向布店老闆看去,「老闆,你這是?」
布店老闆笑呵呵道:「這兩匹布黎妹子收著吧,我看很襯妳,做衣裙應該很合適。」
還沒等黎茉開口拒絕,布店老闆就再次親熱的道:「黎妹子不要拒絕,就當我感謝妳今晚給我帶來那麼多的生意,這兩匹布我是特意給妳留的,妳拿去做新衣裙穿上肯定好看,收下吧,以後我還給妳留。」
聞言,黎茉的眉頭狠狠皺了起來,看著布店老闆的眼睛,終於知道為什麼這老闆對她那麼熱情了,敢情他還是個另有心思的。
他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婦嗎?他不知道今晚一直跟在旁邊的宋大山就是她丈夫嗎?
既然知道,為什麼還對她獻殷勤!
黎茉的臉色冷了下來,聲音也跟著冷了下來,「老闆的好意恕小女子不敢接受,小女子也無福消受。」
黎茉說完,快速拿起東西朝著驢車走過去。
她不知道的是,直到他們的驢車走出去好遠,身後都有一雙眼睛盯著他們。
布店老闆看著遠去的驢車,眼神暗了暗,將手裡的布匹放到桌子上。
布店老闆姓張,名則士,今年三十有四,正是壯年,早年喪妻,獨留一個兒子,之後一直沒有再娶,獨自將兒子帶大,如今兒子也娶妻生子,他徹底沒什麼擔子了。
當然,男人都是有需要的,他一般都是直接去青樓裡洩火,從沒有再娶,倒不是對死去的妻子多麼難以忘懷,只是這麼多年他一個入眼的女子都沒遇到,所以他索性就沒娶,直到上次黎茉過來他店裡買布,他的心突然就動了。
可是看著黎茉梳著婦人髮髻,一看就是有丈夫的,他儘管心動,還是把那念頭死死壓在心裡,誰也不知道。
上次法華山廟會,很巧的是又遇到了黎茉,看著她從容地應對客人,看著她儘管疲累還是笑語相對的樣子,他覺得更是心動了,這就是他想要的妻子的樣子—— 美麗賢淑、落落大方,又精明能幹,黎茉每一樣都符合他對妻子的要求,可惜的是,她有丈夫。
不過那次他觀察了三天,發現很有可能那個瘸腿的鄉下漢子就是她的丈夫,他立馬覺得心緒難平,他不敢相信這麼美好的女子竟然嫁給這樣的男人,太糟蹋了。
回去以後,他還是念念不忘,再一次在鎮上看到她後,他就託人打聽她的情況,得到的消息竟然是—— 她是被賣到鄉下的,然後被那個鄉下瘸腿漢子買下當媳婦,那個漢子也是個鰥夫,還有一個不懂事的兒子。
這樣的消息讓他心裡燃起了希望,她必然是不喜那鄉下漢子的,只是身不由己,無法擺脫。
如果他能夠替她擺脫那個鄉下漢子,是不是她就會願意跟著他?他身家雖算不上大富,但也算小富,吃喝不愁,跟了他,她會過得很好,比那個鄉下瘸腿漢子好的不是一點兩點,傻子都知道要怎麼選擇,他想不出她會拒絕他的理由。
在他還沒想好之後該怎麼做的時候,沒想到今晚這麼巧地在店鋪門口又看到她,所以他忍不住對她透露了一點心思。
沒想到,只一點模稜兩可的小心思,竟然就被她看破且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到底是顧慮矜持,還是真的不願意?
他比較相信是前者。
而黎茉坐在回家去的驢車上,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對於剛剛的事情,她想,可能是男人見色起意導致的,畢竟她現在的長相可是很不錯的,在大戶人家都是出挑的,在這鄉下地方就更顯得不俗。
那布店老闆或許是覺得她一個普通村婦,不敢將此事張揚出去,所以才敢明目張膽地表現出來,何況被拒絕了也沒有什麼損失。
她之前對那個布店老闆的印象還不錯,現在卻降到谷底,這樣的男人,可以不顧禮義廉恥的對一個有夫之婦起那種心思並表露出來,可見本身也不是個人品端正的,這樣的人以後萬不可再打交道了。
想過之後,黎茉將這事情拋到腦後。
現在她比較在意的是剛剛她無意間想出來的好主意—— 
她想到怎麼幫梅子和鐵子了。
黎茉對著梅子和鐵子道:「梅子、鐵子,我想到辦法了,以後你們可以不用靠打獵為生了。」
梅子和鐵子眼睛一亮,尤其是梅子,忙問道:「嫂子,是什麼辦法?快說說。」
黎茉也不賣關子,直接將剛剛想到的辦法說出來,「你們也做生意吧。」
梅子亮起來的眼睛稍稍暗下去,道:「嫂子,這我也想過,但不太現實,我和鐵子壓根不會做生意,也沒有什麼手藝,我們想不出能賣什麼。再者,就算有東西可賣,我們住在山裡,去一趟鎮上就要大半天,等到了鎮上,趕集的人都回家了,誰還等著你去做生意啊?」
黎茉笑笑,道:「我說的做生意不是讓你們去鎮上擺攤做生意,我是指就在周邊的山裡和村裡做生意,鐵子可以挑個擔子,直接做貨郎啊,賣一些山裡人家和村裡人家都需要的日常用品和小物件,不愁賣不出去的,就是人要辛苦一點,每天挑著擔子到處跑。」
梅子和鐵子眼睛又亮了起來。
對啊,他們以前怎麼沒想起來當貨郎做生意呢。
山裡人家出去一趟不容易,要是缺個針頭線腦的,一般都是忍一忍,等下次去鎮上再買,可要是有人送到家門口去賣,他們能不買嗎?
村裡人家也是,每次去一趟鎮上都要幾十文錢的車錢,哪裡捨得老往鎮上跑?如果缺個什麼小物件,肯定寧願從貨郎那裡買啊!
梅子頓時激動起來,拉起黎茉的手,「嫂子,妳真是太聰明了,這是個好法子,就是……」說著,眉頭微微皺起,「就是有點不好,這進貨太……」
黎茉笑笑,指指前面趕驢車的宋大山道:「你們忘了你們哥現在在幹什麼啦?他現在有車,天天去鎮上,給你們帶貨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嘛。」
經黎茉一說,梅子恍然大悟,拍拍自己的頭,「對啊,瞧我把這事給忘了,現在我哥有車子,去鎮上帶貨的確方便,這下什麼都解決了。」
鐵子在一旁一個勁地點頭。
黎茉把這樁生意的可行之處繼續說了出來,「這生意還是很可取的,你們去鎮上拿貨,一次的量拿得多,進價肯定便宜很多,再按照和鎮上一樣的價錢賣出去,人家肯定願意買。」
梅子連連點頭,「是的,是這個理。」
這時候鐵子也開口問道:「那嫂子,我們都能賣哪些東西啊?妳懂得多,妳給我們出出主意。」
黎茉思索了片刻,道:「就賣些家裡過日子必須要用的,又不值得特意去鎮上跑一趟買的,像針線、油鹽醬醋等,再加上點稀罕的物事,像我賣的香膏、小孩子愛吃的糖果點心等。」
黎茉又道:「柴米油鹽、針頭線腦這些東西不會壞,可以一次性多買點,價格上會更便宜,也不怕賣不出去;像吃食什麼的容易壞,每天少進一點,梅子在家也可以做點吃食或者其他的,給鐵子一塊帶去賣。」
鐵子連連點頭,覺得黎茉說的很對。
梅子想起自己做的饅頭包子,更是興奮,「嫂子,我會做包子煎餃和饅頭,可以做出來讓鐵子賣賣看。」
黎茉點點頭,也為梅子和鐵子高興,「那就試試看,先打一副擔子,我們村裡的張老叔木工手藝很不錯,可以找他給你們打一副,然後明天就讓你們哥拉你們去鎮上進點貨。」
梅子拍拍前面趕車的宋大山,「哥,明天我們先跟你去鎮裡進貨,然後去找張老叔打擔子,如果能賺錢,鐵子就不用打獵了。」
前面的宋大山「嗯」一聲。
梅子和宋大山說過之後,發現自己哥哥反應平淡,索性不跟他說了,轉過頭繼續跟黎茉說起做貨郎的細節。
等趕到家的時候,已經深夜,大家這時候才感覺到疲憊,兩個小傢伙早已經進入夢鄉,將他們放到床上之後,幾個大人也燒了點水簡單洗漱一下,之後上床睡覺。
黎茉躺下後,對宋大山說起明天的安排,「明天睡起來之後,你帶梅子和鐵子去張老叔家打副擔子,鐵子傷還沒好,擔子不急,可以慢慢做。」
宋大山低低「嗯」了一聲。
黎茉接著說道:「還要趁著這兩天他們倆在這裡,你趕驢車時帶他們去鎮上進點貨。」
說到這裡,她想到第一次去進貨,梅子和鐵子估計不會講價,也不知道去哪裡買最實惠,她還是跟著去吧,先把貨源確定下來,之後他們自己去就行了。
所以黎茉當下又道:「明天還是我先帶他們去一趟吧,之後再讓他們自己去。」
宋大山再次「嗯」一聲。
「你是睏了嗎?睏了的話就睡吧。」
看他都沒什麼說話的慾望,想來今天也累了,最忙的就是他了,不光要做香膏賣香膏,還要搬東西趕車,一會都沒有歇息過,最累的就數他了。
那邊再也沒有傳來聲音,兩人就此睡去,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家人睡到自然醒,等黎茉醒來時,其他人都醒了,連兩個小傢伙都已經玩了好一會。
吃了早飯,宋大山帶著鐵子去張老叔家,黎茉則拿出一張紙,和梅子商量著在上面記下下午去鎮上要買的東西,兩個人想到一個就記下一個。
等下午去鎮上進貨時,黎茉直接讓宋大山將驢車趕到一家糧油店前,帶著梅子進去。
這家糧油店黎茉之前來過好幾次,掌櫃人很好,也比較好說話,店裡基本過日子用到的柴米油鹽都有。
當然,這家店背後肯定有一定的勢力,所以才能有各種調料糧食的來源,但黎茉他們作為普通小老百姓,想有跟這家店一樣的進貨來源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從老闆這裡拿貨,每次拿多點,期待價格可以算更便宜一點,這樣自己賺的利潤才會更多。
掌櫃記人的能力還是很強的,黎茉一進來就笑著對她打招呼,「宋嫂子,妳來了啊,這次要點什麼?」
黎茉點點頭,直接對掌櫃道:「掌櫃的,今兒個我來,要買的東西還真不少。」
掌櫃點點頭,「那宋嫂子一一道來,我給妳拿。」
黎茉擺擺手先阻止了掌櫃的動作,「掌櫃的,先不急,我還有點話想問問您。」
掌櫃摸摸鬍鬚,道:「宋嫂子請問。」
黎茉問道:「掌櫃的,我是想問問您,如果在您家買的東西很多,而且以後經常會來買,可以算便宜點嗎?」
掌櫃略帶探究地看著黎茉,沉吟道:「宋嫂子是打算買很多東西?有什麼用處嗎?」
黎茉笑笑,當然不可能跟掌櫃說自己要幹什麼,只含糊道:「掌櫃的,我的確買這些東西有用處,以後可能也會經常買,如果掌櫃的能在價錢上便宜幾分,那麼我們家也定會一直到掌櫃的這裡買。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掌櫃思索片刻,點頭,「如果買得多的話,可以每樣稍稍便宜一點,就不知道宋嫂子要買多少?」
黎茉這時候拿出寫好的那張紙,對著掌櫃念道:「我們要鹽十五包、醬油一整罈、醋一整罈、麻油一小罐子,然後糙米一袋子、玉米麵一袋子、白麵一袋子、精米半袋子。」
黎茉一口氣報完要買的東西,然後道:「暫時先買這麼多,之後可能會增加。」
掌櫃聽到現在,東西的確挺多的,一般人來買一樣東西,數量多點他都會抹去一點零頭,這下子這麼多東西,當然可以便宜不少,而且如果真像這宋嫂子所說的以後會買得更多,那麼這也是一筆不小的買賣。
所以掌櫃當下就跟黎茉說了優惠價,「宋嫂子,妳買的的確多,每樣我都可以給妳優惠點,這樣吧,這鹽一紙包原價是四十五文,我給妳四十文一包;醬油和醋一罈子原價是三百文,我給妳照兩百五十文一罈子算;麻油一罐子是一百五十文,我給妳按一百文算;玉米麵……」
黎茉聽後覺得很滿意,這掌櫃的果然是個爽快的,優惠給的著實不少,按照這個優惠算來,中間的差價也不算少了,如果賣出去的量多的話,那麼賺的更是多。
於是她沒有再跟掌櫃討價還價,直接點頭,讓掌櫃將剛剛她要的東西全部打包裝到驢車裡,然後跟掌櫃算了帳。
等帳算好後,黎茉向掌櫃介紹了宋大山和梅子還有鐵子,道:「掌櫃的,這些都是我的家人,以後可能不是我本人來你家買東西,更多的是他們來買。」
黎茉之所以說這些,就是想讓掌櫃認認人,不要以後他們來了不認識從而不給優惠。
掌櫃是個聰明人,當下就知道黎茉什麼意思,笑著點頭道:「宋嫂子放心,我記下了。」
黎茉這才帶著梅子等人從糧油店出來。
買過這些柴米油鹽,黎茉帶著梅子和鐵子又去了一家女紅鋪子,裡面是專門賣針線繡品荷包這些東西的。
她直接進去買了一大包各種尺寸的針,然後各色繡線都買了一點,再加上一些頂針,錐子這些女紅必須的小物件,零零碎碎又是一大堆。
黎茉還從店裡找到了女子佩戴在頭上的頭花頭飾這些東西,覺得拿一點賣賣也很不錯,所以又要了一點頭花頭飾。
老闆看黎茉買了這麼多東西,當下十分爽快地答應了黎茉便宜幾分的要求,給黎茉省了不少錢。
最後,黎茉又帶著梅子和鐵子去了鎮上一家頗為實惠的賣糕點的店,對他們道:「這家店的糕點味道不錯,而且價格實惠,你們等擔子打好,正式要開始出去賣貨的前一天可以過來這家店鋪買糕點,每樣買一點,讓老闆給你們算便宜一點,最重要的是跟老闆打好交道,以後老闆只會越來越容易算你們便宜的。」
梅子和鐵子都點點頭,記下了。
東西買好了之後,驢車裡已經滿滿當當的,人坐進去都嫌擠,可梅子和鐵子看著這些東西,兩眼發光。
這些是能讓他們家以後過好日子的東西,也是讓鐵子可以不用冒著危險打獵的東西,這些東西,現在就是梅子和鐵子的希望。
要不是鐵子的肩膀還沒好,他都恨不得現在就去賣東西。
梅子看著那一大罈一大罈,還有一大包一大包的東西,問黎茉,「嫂子,這些東西肯定是要拆開來零賣的,但是具體怎麼賣?妳懂得多,妳跟我們說說。」
黎茉看著一大罈子的醬油,想了想,說道:「回去後我們去張老叔家做一個像在糧油店裡舀醬油那樣的小勺子,看看一罈子能有多少勺。這罈醬油一般都賣三百文錢,如果一罈子能裝十五勺,那就一勺二十文錢,你去賣的時候按勺賣,一勺收二十文錢,大家心裡都有數,知道他們沒有吃虧,肯定願意買的。」
黎茉的法子的確好,梅子點頭,「對,就這麼賣,那鹽也是,把大紙包分成一小紙包、一小紙包地賣,麵粉米都按這樣的方法賣就行了。」
這一刻,梅子和鐵子的激情全部被激發了出來,一回家就跑去了張老叔家要張老叔打勺子,順便催催張老叔,快點把貨郎擔子給做出來。
黎茉看著他們積極又充滿希望的樣子,真心地為他們高興,希望他們以後的日子能過得好。
她正打算和宋大山說說今天的事,發現這人又跑去侍候小雞仔了。
這人,這兩天真是一點也閒不住。
第二十章 終於圓了房
張老叔的動作很快,沒過兩天,那副擔子就做好了。
擔子的樣子完全是按照黎茉的要求做的,上面配有蓋子,不用的時候可以鎖起來,平時出去賣貨的時候,可以將蓋子拿掉,露出擔子裡的東西展示給客人看。
擔子分為上下兩層,下面一層用來裝米麵等體積較大的東西,上面一層則分為一格一格的,每一格都分門別類,可以展示不同的東西,讓人看著一目了然。
梅子和鐵子在擔子打好的第二天就過來了,看到擔子的時候,很是驚喜,當下就迫不及待地將之前買的東西按照黎茉的想法一一擺在擔子裡。
擺放好之後,梅子高興壞了,繞著擔子看了好幾圈,然後笑著道:「嫂子,這樣好,看著就很整齊,有什麼東西一眼就能看清楚,等鐵子傷好了,再去鎮上買點糕點,我再做點包子饅頭煎餃之類的放進去,鐵子就能去賣了。」
黎茉點點頭,進房間拿出五盒香膏遞給梅子,「還有這香膏,也算是個稀罕物事,帶著一起賣,說不定有人家看到了會想買,賣不掉再還給我好了。」
梅子連忙接過香膏放進擔子裡,然後掏出錢往黎茉手裡塞,「嫂子,這香膏肯定賣得掉,上次妳給我帶回山裡的四盒香膏全都賣出去了,買的人都很喜歡呢,這次走的地方多,還愁沒人買嗎?我估摸著五盒還不夠呢,說不定很快就要再來找妳拿了,所以嫂子,我現在就把錢給妳,妳收著。」
看黎茉要擺手拒絕,梅子連忙道:「嫂子,妳要是不收,我就不賣了。」
黎茉只好收下了錢。
梅子和鐵子擔子裡的東西挺多的,擺得滿滿當當,雖然還有一大部分的米麵糧食放不進去擔子裡,但所有東西加起來分量也不輕,鐵子肩膀的傷還沒好全,暫時不宜挑擔子,而梅子也沒力氣挑擔子,黎茉就讓他們把擔子留在家裡,等鐵子的傷養好了,再過來這邊拿,反正賣貨之前還要搭宋大山的驢車去鎮上一趟買點糖果點心什麼的。
梅子和鐵子點點頭,留下擔子回家去了。


中午,黎茉和宋大山進廚房做飯,還是老樣子,宋大山坐在灶膛前燒火,黎茉炒菜。
黎茉看著坐在那的宋大山,邊炒菜邊跟他說起今日接到的生意來。
「大山哥,今早你去拉車的時候,一個婦人過來家裡了,說是要請我化妝,這婦人是之前我去香蓮嫂子家給她外甥女化妝時候見過的,那次她還問我是不是連臉部有缺陷的人都可以畫得好看,我還以為她只是好奇隨便問問,沒想到今天她就來了,要我給個姑娘化妝,那姑娘好像臉部的確有缺陷。」
宋大山坐在那繼續將柴火扔進灶膛裡,一邊看著灶膛裡的火一邊點點頭,道:「嗯。」
簡單的一個字說完就沒了,他的眼睛繼續盯著灶膛裡的火。
黎茉頓住,心裡不由升起一股煩躁。
今天還是這個樣子。
她心裡的感覺並沒有錯,宋大山這兩天對她的態度不對勁。
從那天簪花節燈會回來,他好像就成了這個樣子,話特別少,一般只點頭或者「嗯」一聲,雖然平時他的話也少,但是跟現在的沉默卻完全不一樣。
前兩天她還以為是他忙累了,沒什麼精力,現在卻可以百分百肯定,這人對她冷淡了。
要是平常,就算話少,他肯定還是會從灶膛裡抬起頭看著她,認真地聽她說話,等她說完後,會好奇地接上一句—— 「那姑娘有什麼缺陷?會不會很難化妝?難的話咱們就別去了吧。」
可是今天他卻頭也不抬,就簡單「嗯」了一聲。
這幾天他都是這個樣子,很少像之前那樣眼睛亮亮地看著她了,也不愛跟在她後面轉了,常常是她一轉身就見不到他,他不是去田裡忙就是菜園子裡忙,要不然就是去侍候那群小雞,好像永遠有幹不完的活。
這人對她冷淡了,不像之前那麼喜歡她了。
她之前雖然不說,但是能感受得出來,他是喜歡她的,喜歡到每次他都會眼睛亮亮的看著她,認真地聽著她說每一句話;在她忙碌的時候會默默地跟在身後幫忙;在她想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從來都毫無怨言地點頭,然後去幫她實現;在她每晚要休息的時候,給她打點熱水泡泡腳去乏……
雖然不善言辭,可是他的每一個舉動都透著濃濃的喜愛。
黎茉不是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宋大山對她的喜愛她完全能看得出來。
她也不是鐵石心腸的人,宋大山對她的關心體貼與默默喜愛,她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並默許了他對她的這種好,也在漸漸打開心扉,迎接這個平凡的男人一步步走進她的世界。
可是,在她還沒來得及徹底迎接他的時候,他似乎不喜歡她了,不想再對她好了。
黎茉從來不知道,宋大山不喜歡她這件事,會讓她那麼焦躁難受。
她不喜歡他這樣,不喜歡他不再喜歡她。
黎茉抿抿唇,壓下心裡的煩躁,把菜盛在盤子裡,端菜上桌吃飯。
兩人平靜地吃完午飯,宋大山沒有午休,拿起鋤頭往田裡去了。
黎茉默默地看著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見為止。
晚飯後,黎茉就著燭火坐在小板凳上,手裡縫著一個小布包。
宋大山進房來,手裡端著盛滿熱水的木盆,放到黎茉的腳邊。
黎茉繼續手裡的動作,不動。
宋大山看著頭也不抬的黎茉,輕輕道:「黎茉,泡泡腳。」
黎茉收回放在布包上的視線,看向腳邊的盆,片刻後繼續手上的動作。
宋大山無奈,伸手將黎茉的腳輕輕抬起,替她將鞋脫掉,然後脫掉襪子,將她的一隻小腳放到盆裡,然後繼續脫另一隻腳的鞋襪。
等兩隻腳都放進盆裡,發現黎茉還是不動,宋大山將手伸進盆裡,給黎茉洗腳。
等水半溫之後,宋大山將黎茉的腳擦乾,替她穿上她做的拖鞋,然後出去將水倒掉。
片刻後,又抬了一大桶熱水進來,對黎茉道:「妳先洗澡,我帶小寶出去。」說完抱起在床上玩的小寶出了房間,將門關上。
黎茉放下手裡的針線,看著被關上的門,默默歎了口氣,起身去洗澡。
洗完澡後,黎茉上了床,宋大山也帶著小寶洗漱好,一起躺下睡覺。
黎茉照舊給小寶講了個小故事,把小寶哄進了夢鄉。
房間就此安靜下來。
黎茉靜靜地等著,呼吸平穩。
直到等了半個多時辰,也沒等來身旁的人伸過來的手。
以前,每晚他在以為她已經睡著了的時候,都會輕輕地探過手來,小心翼翼地將她摟進懷裡,就這樣抱著她睡一整晚,然後在她醒過來前起床,以為她不知道他每晚摟著她的事情。
現在,他不摟她了。
黎茉憋在心裡的煩躁再也忍不住了。
「宋大山。」黎茉又冷又淡的聲音在夜裡響起。
宋大山似乎被嚇了一跳,「黎茉?妳還沒睡?」
黎茉儘量平靜問道:「你這幾天怎麼了?」
宋大山沒有說話,片刻後回答,「沒怎麼啊……」
黎茉的怒氣突然升了上來,聲音帶著微惱,「你到底哪裡對我不滿意了?有什麼話不能直說!」
「沒有,沒有哪裡對妳不滿意,妳怎麼這麼想?」
「你還說沒有,沒有你怎麼……」
怎麼不跟我說話了?怎麼不看我了?怎麼不跟著我後面轉了?
黎茉想說這些,可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
她突然感到一陣委屈,她獨自一人穿越到這裡,過著從來沒有過過的艱苦生活,她沒有朋友、沒有親人,只有對她還不錯的宋大山。
沒有人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勇氣來適應這樣的生活、來接受這裡的一切,甚至敞開心扉接受宋大山,並且已經做好和他生活一輩子的準備。
可是他不想對她好了。
黎茉的眼睛發酸,淚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在這靜默的夜裡,啜泣聲響了起來。
宋大山懵了,慌慌張張地坐了起來,「黎茉,妳……妳怎麼哭了?怎、怎麼了?別哭別哭,乖,別哭……」
再哭他的心都要被她哭碎了。
黎茉像是要發洩莫名來到這裡之後所有的委屈般,痛痛快快地流著淚,並不理會宋大山的勸哄。
宋大山急了,手急急忙忙地去擦黎茉臉上的淚,「別哭了,是我不對,我不好,妳別哭……」
黎茉一把拍開宋大山的手,不讓他碰。
宋大山的聲音帶著輕顫,「黎茉……」
黎茉流了好久的淚,心裡的鬱氣似乎散去了不少,渾身感覺輕鬆了,看著坐在那裡渾身無措的宋大山,這才哽咽地道:「你要是對我不滿意了,我明天就走,我不待在這裡了,你沒必要對我這樣……」
宋大山的臉當即就白了,心也劇痛了起來,腦子發暈,只感覺自己要呼吸不上來了,想要找個東西救救自己。
下一瞬,宋大山隨著本能,重重吻上了那張朝思暮想的唇,堵住了那輕輕的抽噎,也堵住了那嘴裡說出的讓他害怕難過的話。
世界一下子安靜了。
時間彷彿只過了一瞬間,也彷彿過了好久好久,宋大山的理智總算回了籠,看見自己幹的事情,閉閉眼,將臉埋到黎茉的脖頸,語帶哀求地叫了一聲,「黎茉……」
黎茉被他的吻和呼喊弄得心軟,感受著噴在脖頸裡的熱氣,漸漸平靜了下來,再開口時,把剛剛說不出來的話都說了出來。
「你這幾天怎麼了?為什麼不跟我說話,也不看我,睡覺也不抱著我了?你不想對我好了嗎?你不喜歡我了?」
宋大山僵了僵,搖搖頭,「沒有不喜歡,我想對妳好,可是……」
「可是什麼?」
宋大山沒有回應。
過了好久,他才彷彿下定決心一般道:「那天……那天我看見那個布莊老闆給妳東西……我……」
黎茉頓時什麼都明白了,原來那天他看見了。
隨即她就生起氣來,為什麼看見要裝沒看見?為什麼不問問她怎麼想的就對她冷淡起來?
黎茉氣得一把推開半壓在身上的宋大山,語氣惱極了,「就因為這個?因為這個你就不理我了?你什麼都不問我,就在心裡瞎想什麼!」
宋大山看黎茉發火,有點無措、有點痛苦,慢慢的道:「我……我是個殘廢,我沒辦法給妳優渥的生活,跟著我讓妳受委屈了,妳這麼好,妳不應該這樣的……」
他喜愛黎茉,在心裡偷偷地愛著,他想要和她在一起好好過日子,可是看到這樣好的她,他又懷疑這樣美好的人兒是能屬於自己的嗎?那天看到那個布莊老闆看黎茉的眼神,他就知道,那人喜歡黎茉。
是啊,會有無數比自己好的人喜歡上黎茉,畢竟她是這麼好。
儘管心慌心痛,可是如果黎茉想要過更好的日子,他也不該自私不放手,當初買下黎茉的錢,黎茉已經好多倍的還了回來,現在反而是黎茉給他更多,他哪裡來的臉阻止黎茉走?
想到黎茉有一天會徹底離開他的世界,他的心就好像在滴血,他太習慣黎茉了,可是他不能再這樣,他要學著放手,要學會不再時時刻刻盯著她看,要學會不再到處追逐她的身影,要學會習慣沒有她在的日子,所以他強迫自己恢復之前的狀態,然後難過地等著黎茉跟他說要離開。
今晚,終於到了要說開的時刻。
宋大山渾身的力氣彷彿都被抽走,聲音啞得厲害,「我沒有懷疑妳和那老闆有什麼,可是我知道,妳本來可以找到比我好無數倍的男人的,跟著我,太委屈妳了……」
黎茉氣得打了宋大山一巴掌,「你胡說什麼!你怎麼知道我就要找比你更好的了?當初我說過要留下來,就會留下來,我要什麼樣的男人不需要你來決定!」
宋大山靜默下來,不再說話。
過了好久,黎茉才再一次跟宋大山說道:「你把小寶抱去那間屋子裡,我有話跟你說。」
宋大山呆了一會,默默爬起床,將熟睡的小寶抱起,走出房間,放去另一間房裡。
片刻後,他一個人回來,立在床前不說話。
黎茉道:「上來。」
宋大山依言爬到床上。
黎茉強迫自己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想像著如果自己是宋大山,會如何思考。
腿瘸,有孩子,家窮,卻有個能賺錢還貌美的半路撿來的妻子,這個妻子還會吸引別的有錢的男人,所以他會產生不確定和懷疑。
黎茉發現,自己要是宋大山,也會懷疑妻子有一天要離開自己,去過更好的日子,畢竟從宋大山的角度看來,自己應該是不得已才留在這個家的,並沒有對他真有多少喜愛,如果能過更好的日子,誰不想過呢?
黎茉歎了口氣,自己也有錯,她好像從來沒有表明過自己的心意,從來沒有給過宋大山任何承諾,也從來沒有表現過接受他的意思,甚至於,這麼久了,她也沒有讓宋大山碰過。
一般男人估計都忍不了吧?
宋大山卻一直沒有任何怨言,依然對她好。
其實她已經接受他了,她願意和他一起過一輩子,她也願意讓他碰的,只是宋大山不碰,她也不主動說,兩個人一直這樣相敬如賓,沒想到,她的態度竟讓他那麼沒有信心。
黎茉拉著宋大山躺下,摸著他的臉頰,輕道:「宋大山,你聽好了,我說過要留下來,不再是因為迫不得已,而是因為我想留下來和你過日子,你說會有更好的男人喜歡我,可是你怎麼知道我跟著那些所謂更好的男人就會過得好?
「他們不會像你一樣聽我的話,不會像你一樣照顧我包容我,不會像你一樣給我洗腳,不會像你一樣時時想著我,甚至於可能因為我是被賣掉的,跟過其他男人而看不起我,這樣的生活,你想我過嗎?」
「黎茉,我……」
宋大山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黎茉打斷,「宋大山,你聽我說,我只說一遍,只要你對我好,我就會一直留在你身邊,我不會後悔,不會動搖,所以,不准再私自以為我要離開!我如果要離開,那肯定是因為你對我不好,絕不是因為別的男人,你知道了嗎!」
宋大山的眼睛發酸,久久說不出話來,半晌後才輕輕點點頭,「嗯……知道了。」
黎茉笑笑,翻身到宋大山上面,低下頭,吻住宋大山的唇。
在宋大山震驚無措的時候,黎茉抓住他的手,輕輕地放到自己身上。
宋大山明顯輕顫了一下,「黎、黎茉……妳……嗯?」
黎茉抬起頭,嘴角輕勾,看著身下的宋大山,誘惑般地輕聲問:「不想要我嗎?」
一句話,就讓宋大山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往一個地方流去,瞬間沸騰了,嗓子也乾得好像下一瞬就要冒出火來。
趁著理智還在,宋大山硬是擠出了一句話,「黎茉,妳知道妳在幹什麼嗎?」
黎茉沒有回答,而是又一次低下頭,用行動告訴他,自己在幹什麼。
宋大山終於受不了,翻過身來,一把將黎茉壓在身下,雙眼發紅,惡狠狠地道:「黎茉,妳沒機會後悔了,後悔我也不放妳!」
說完,直接低下頭,如餓狼般重重地撲向自己的獵物。
黎茉閉著眼,輕輕地笑了。
半晌,當疼痛來臨的那瞬間,黎茉緊緊地抱住宋大山的脖子,心卻是徹底放下了。
以後,她會在這個世界好好地活著,然後陪著這個男人一直到老……


第二天,黎茉直接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彷彿劫後餘生。
現在的感覺就是渾身酸疼,動一下都難受的那種疼。
呵呵,她之前為什麼會覺得宋大山溫和呢?他哪裡是溫和,簡直就是一匹狼,還是一匹幾年沒吃過肉的狼,可憐她還傻乎乎地主動站到人家跟前讓這匹狼蹂躪,她不被折騰誰被折騰?
摸著自己酸疼酸疼的腰,黎茉歎了口氣,正準備從床上起來,就見小寶「噔噔噔」地跑了進來。
看見黎茉醒來,小寶本來擔憂不已的眼睛瞬間亮了。
「茉姨,妳終於起來啦?妳怎麼了?為什麼這麼久了都不起來,小寶都急死了。」
小寶今天一早醒來發現自己睡在一張陌生的床上,然後周圍的東西都是陌生的,發懵了一瞬之後,立馬爬下床,發現自己還在家裡,這才鬆了口氣。
但是下一瞬,想起自己明明昨晚不是在這裡睡的,瞬間攥起小拳頭,氣沖沖地跑到黎茉和宋大山睡的房間,誰知卻被剛剛出來的宋大山攔住,一把抱了起來。
「你不要進去打擾茉姨睡覺。」
小寶眨巴眨巴眼睛,疑惑道:「茉姨還沒醒?」
宋大山點頭,「茉姨昨晚累了,要多睡一會,你乖乖的,不要吵茉姨,也不要爬上床去,不然茉姨會休息不好的。」
小寶一聽,剛剛還準備質問他爹為什麼要把他一個人丟在那張床上睡覺的話瞬間忘了,轉而擔憂起黎茉來,不知道茉姨怎麼累到了?
於是,小寶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跑進去看看黎茉醒了沒有,如果沒有,就會擔憂地看著黎茉一會,然後再悄悄地退出房間。
在他跑了無數次之後,黎茉終於醒了。
黎茉看著小寶擔憂的眼神,笑了笑,安慰道:「茉姨沒事,茉姨就是睏了,所以要多睡一會,現在醒來就好了,小寶不要擔心。」
小寶聽說黎茉沒事,點點頭,然後就要爬上床來看黎茉。
黎茉嚇了一跳,她現在渾身光溜溜的,可不能讓小寶上來。
正準備想個什麼法子讓小寶出去玩,宋大山就進來了。
他看見小寶要往床上爬,立刻快步上前將小寶抱起來往外邊走,邊走邊說:「小寶,爹爹要請你幫我一個忙,爹爹今天事情太多了,沒有空餵咱們家的大驢,你去幫爹餵一下好不好?可不能讓大驢餓到了。」
小寶還是很喜歡家裡的大驢的,聽說大驢要餓到了,立馬擔心起來,趕緊轉過頭,遙遙對屋裡的黎茉擺手,「茉姨,小寶先去餵大驢,待會回來看妳。」
黎茉笑著點頭。
等宋大山再次進來後,順手將房間門關上了。
看著躺在床上看著他的黎茉,宋大山臉紅了紅,想起昨晚的事情,感覺不太自在的同時,心裡也止不住地泛起甜蜜。
他一步步走到黎茉跟前,看著黎茉嬌美的小臉,溫聲問道:「現在還好嗎?痛不痛?要不要再躺著休息一天?」
黎茉翻了個白眼,要是怕她痛怕她不舒服,昨晚倒是控制點啊,是誰老騙她馬上就好了的?
騙子!禽獸!
宋大山好像明白了黎茉眼裡的意思,羞愧地撓撓頭,「我……我下次注意,不再那麼大力氣了,下次我輕輕的。」
呵呵,現在就想到下次了。
黎茉不理他,在床邊看了看,沒看到自己的衣服,不由問宋大山,「我的衣服呢?」
宋大山的臉紅了紅,道:「昨天的衣服髒了,我拿去洗了,我重新給妳拿衣服。」說著從衣櫃裡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包括裡面的小衣一起遞給黎茉。
黎茉輕輕起身,剛一動,下面那處就痛,應該是昨晚弄傷的。
看見黎茉皺眉,宋大山趕緊上前抱住她,「怎麼了?是不是很痛,要不要我去買點藥膏?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下次輕輕的,絕不弄傷妳了。」
黎茉搖搖頭,「不用買藥膏,過幾天就好了。」
其實黎茉沒想怪他,從昨晚宋大山剛開始的表現來看,他也是對這方面不太熟練的樣子,應該是之前沒多少經驗,所以剛開始磕磕絆絆的,不太會掌握力道,直到後來才漸漸弄懂怎樣做。
宋大山抿抿唇,將衣服拿過來,輕輕掀開黎茉蓋在身上的被子,「妳別動,我給妳穿。」
黎茉的臉頓時紅了紅,不過想到他們是夫妻,丈夫給妻子穿個衣服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也算是培養感情的一種方法,就沒有拒絕,乖乖地讓宋大山穿衣。
宋大山掀開一點被子,看到被子下的景象,動作滯了滯,眼裡閃過一絲愧疚,剛剛升起的旖旎心思歇了下去,心裡不由得怪自己沒輕沒重的,把黎茉弄得這麼嚴重,下次一定要輕輕的,再不能這樣了。
拿起裡面的小衣,宋大山將黎茉完全摟進自己懷裡,讓她窩著坐在他腿上,給她仔細地穿衣服。
儘管穿的動作不熟練,但是很認真小心,黎茉也沒有催促,任由他慢慢穿。
過了好一會,宋大山才將黎茉一身的衣服穿好,將她從床上抱下來,輕輕放到地上,然後還頗不放心地道:「妳這幾天還是待在床上吧,不要幹活了,我來就好了。」
黎茉推開他扶著自己的手,「你別太小題大做了,我沒什麼事,哪有那麼誇張?快去忙你的去,去看看小寶餵得怎麼樣了,你還真指望他餵驢?」
宋大山點點頭,但還是不放心黎茉,乾脆直接將黎茉抱到堂屋的桌邊坐下,「妳別動,我去將早飯熱一下再端來給妳吃。」
黎茉看著他轉過身的背影,哭笑不得,這人,難道以為她是瓷娃娃嗎?
第二十一章 化妝助相親
黎茉站起來,走到前院去看小寶餵驢,就看見小寶正像模像樣地拿著草餵得認真,模樣全神貫注,好像在做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一般。
黎茉笑著道:「小寶,趕快進來吧,不用一直餵。」
小寶聽見黎茉叫他,立馬回頭,驢也不餵了,「噔噔噔」地邁著小短腿跑向黎茉,一把抱住黎茉的腿,仰著頭看她,「茉姨,妳起來啦?妳休息好了嗎?」
黎茉點點頭,「嗯,茉姨休息好了。」
就在這時,從廚房找出來的宋大山過來拉起兒子,「茉姨要去吃飯了,小寶跟著茉姨一起。」
說完看向黎茉,「快去吃飯,吃完飯再休息會,今天不要亂走了。」
黎茉只好拉著小寶去吃飯。
吃完飯,宋大山將碗筷收拾並拿去洗了,讓黎茉跟著小寶坐著玩一會。
這時,昨天上門的婦人又來了。
婦人先是在門外敲了敲門,然後才在主人家的同意下進來了。
看到黎茉和宋大山,婦人打了聲招呼,隨後才看向黎茉,帶著哀求道:「大妹子,我今天又來了,還是要請妳幫幫忙。」
昨天黎茉沒來得及和宋大山說的是,這婦人讓她去化妝的姑娘是這婦人的大女兒,因為臉上有缺陷,一直嫁不出去,留在家裡當老姑娘。
這婦人著急得很,一直在想辦法把這姑娘嫁出去,可是一直沒成功,上次看見黎茉出神入化的化妝技術就動了心思,想要黎茉把她那女兒畫得好看一點後讓人家相看,好讓對方點頭。
可黎茉昨天拒絕了。
聽到原因以後,黎茉並不想幹這事情,這明顯就是想去騙不知情的人上當,然後把那姑娘娶回去,可娶回去以後呢?村裡男人娶個媳婦不容易,要是被騙,全家都得崩潰,這不是等於在幹缺德事嗎?
若對方不介意那姑娘臉上的缺陷,她肯定很願意去將那姑娘打扮得美美的出嫁,可對方不知道這姑娘的缺陷,她是萬萬不會同意的。
黎茉再次道:「大姊,妳這事我不能幹,這是騙婚,事發了誰也討不了好。」
婦人面帶愧色,難受的道:「是我不對,我光想著能把她嫁出去,卻沒想到人家發現真相的後果,這事情的確不能幹。」
婦人說完以後,歎了口氣,接著道:「我昨天回去又多方打聽了一下,打聽到一個媒婆手下有個同樣臉上有缺陷,但其他方面都還不錯的小夥子,媒婆正在給這小夥子相看媳婦,我想著這樣的兩個人倒也般配,就想著能讓媒婆牽牽線,昨天就去找了那媒婆,這才知那媒婆手下還有幾個多少有點難嫁的女子,她正打算一一安排相看,我家姑娘只能安排在最後一個。」
婦人說到這裡,頗難受的道:「一般這事情不能拖太久,人家也許只看前幾個,有不錯的就定了下來,排在最後的基本難成,我家姑娘要是被排在最後,可能就輪不上我家姑娘了。我就給媒婆塞了錢,求媒婆安排在前面相看,媒婆錢收了,卻還要看看我家姑娘怎麼樣,所以我想著妳能不能給我家姑娘打扮得好看點,讓媒婆滿意,答應提前安排我家姑娘和對方相看。」
婦人說到這,怕黎茉還反對,忙接著道:「妳放心,只要能讓媒婆給我家姑娘安排在前面就行,至於相看那天肯定不化妝,原樣去相看,相不相得上全看自己,妳看這樣怎麼樣?」
黎茉想了想,還是搖頭,「妳這雖然不是欺騙男方,但是也算欺騙媒婆的眼睛吧?真正相看那天媒婆不也能看到妳家姑娘的樣子?」
婦人連忙道:「大妹子,我家姑娘的缺陷我都跟媒婆照實說了,哪裡會瞞著媒婆啊,媒婆自己也說可以打扮打扮,其他家姑娘見媒婆的時候誰不打扮?要是就我家姑娘不打扮,萬一媒婆覺得不行,還是給安排在後面可怎麼辦?」
黎茉想說給了媒婆錢,媒婆要是出爾反爾是可以找她算帳的,所以這媒婆應該不會收了錢不辦事,可是看這婦人一定要化妝的樣子,黎茉覺得就算自己安慰她她還是會擔心。
這婦人現在的狀態就屬於焦慮中,心裡沒底,所以想找個安慰,而這安慰就是她的化妝術,可能覺得畫了妝,女兒這次的婚事就能成,如果請不到她,婚事可能就不好了。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那這事要不要幫她?
看黎茉沉思的樣子,還是沒說要答應,婦人急道:「大妹子,妳就行行好,幫幫忙吧,我家姑娘雖然臉上有點缺陷,但是人賢慧能幹,廚藝女紅樣樣拿得出手,特別是燒得一手好菜,哪個男人娶了都是福氣,只是可憐生來就不好看,這才耽誤了這麼些年,現在難得遇到個合適的小夥子,只要給個前面相看的機會就行,大妹子,妳幫幫忙吧!」
黎茉看她說得可憐,有些動搖,但還是道:「我去化妝,不可能給妳家女兒遮蓋住臉上的缺陷,該有的缺陷還是有的,只能讓整體面容好看一點,這樣妳還要我去化妝嗎?」
婦人毫不猶豫的點頭,「要的要的,只要整體漂亮一點就行,缺陷哪裡是能蓋住的?可妳去替她化妝後,希望肯定就大了。」
黎茉想了想,如果真的如這婦人所說,這姑娘也是可憐,幫幫她不是不行,反正最後還是要看自己,既然都說開了也不算欺騙人,就怕這婦人現在所說的都是騙她的,到時候惹了禍,麻煩找上門。
黎茉想了想,起身去房間拿出筆墨紙硯,在紙上寫下幾行字,大意是婦人所說屬實,如有欺騙或者惹了禍,婦人自行承擔,與旁人無關。
寫完後,黎茉念了一遍給婦人聽,然後道:「妳要是同意,就在上面按個手印,我就去給妳家姑娘化妝。」
婦人二話不說立馬按了手印上去。
黎茉點點頭,問道:「那什麼時候去給妳家姑娘化妝?」
婦人道:「這事有點急,媒婆明天就來家裡看姑娘,其他幾家肯定也急著找媒婆,想安排在前面相看,我也是費了老大的勁才讓媒婆答應明天來我家的,所以大妹子,可能要麻煩妳明天就來。」
黎茉正打算答應,一旁的宋大山卻拉住了她的手,擔憂道:「明天行嗎?」
黎茉好氣又好笑,她又沒生病,有什麼不行,這人怎麼老覺得她要碎了似的?
瞋了他一眼,她轉頭對婦人道:「那大姊,妳留個地址,明天我們去妳家。」
看黎茉答應了,婦人高興極了,留了地址,然後歡天喜地的走了。
黎茉看她歡快的背影,心裡不由憐惜了起來,也希望這次婦人能如意。
宋大山看黎茉望著門外的樣子,手伸了過去,將黎茉的臉轉過來面對著自己,道:「明天還要早起,現在要不要多休息休息?」
黎茉簡直要被他氣死了,拍了下他的手,轉身進房間繼續縫製小布包,這是給小寶的第一個書包。
沒想到宋大山也跟了進來,坐在黎茉旁邊看著她。
剛開始還好,可是他看了半天還在看,她就想不通了,做女紅有什麼好看的,他又不懂。
抬頭向他看去,發現他壓根沒看布包,正在盯著她看。
黎茉氣笑了,不禁說道:「之前不是還往田裡跑得歡嗎?不是侍候小雞驢子侍候得歡嗎?這下怎麼不去了?」
宋大山的臉紅了紅,撓撓臉,從背後一把將黎茉抱進懷裡,將臉埋在她脖頸裡蹭了蹭,好像撒嬌的小奶狗般。
黎茉覺得好笑,本想把他的頭撥開,想了想又隨他去了,低頭繼續縫製。


第二天,黎茉醒得很早,昨晚嚴厲制止了某男人的不老實行為,好好休息了一晚,身上的酸疼緩解了很多,整個人也精神起來。
宋大山比黎茉起得更早,已經將早飯煮好、熱水燒好了。
黎茉用熱水洗漱後,和他一起吃了早飯,然後將還在熟睡的小寶抱起來放到車裡,一家人朝著昨天婦人留下的地址而去。
婦人家倒是不遠,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黎茉從車裡下來的時候,婦人正等在門口,看見黎茉,高興地迎出門外。
「大妹子,妳終於來了!」
黎茉看她激動的樣子,知道她等不及了,笑了笑,「時間不早了,我儘快給妳家大姑娘化妝吧。」
化妝才是婦人今日的心頭之重,當下點頭,將黎茉等人迎進家門,然後將宋大山和小寶安排在堂屋,把黎茉迎進女兒住的屋子裡。
黎茉進房間後,首先看到一個正在做針線的姑娘,面容清秀,雖算不上多好看,但並沒有什麼缺陷,黎茉知道這應該不是今日要化妝的女孩子。
果然,下一瞬婦人就介紹道:「這是我家小女兒,小柳,叫姊姊。」
那姑娘略羞澀地朝黎茉點點頭,喊了一聲「姊姊」。
黎茉剛準備問大姑娘在哪,房間就進來個女孩,手裡端著個茶碗。
婦人趕忙接過女孩手裡的茶碗放到桌子上,招呼黎茉,「大妹子快喝茶。」
接著婦人將端茶的女孩拉過來給黎茉介紹道:「大妹子,這就是我大女兒,叫真真,今日要麻煩妳了。」
黎茉不動聲色地看眼女孩子的面容,點點頭,「嫂子別客氣,我儘量給妳家姑娘畫好。」
婦人聽到這話,高興壞了,彷彿已經看到女兒能嫁出去的樣子。
黎茉歎了口氣,這位嫂子,真是把她的化妝術當心理安慰了。
其實要黎茉來說,這姑娘並不算年紀大,頂多二十歲的樣子,放在現代還是個孩子似的學生呢,可在這裡就是個老姑娘了,婚事將爹娘的心都要操碎了,再嫁不出去,她爹娘頭髮都能愁白了。
黎茉知道婦人的心病,意思意思地喝了口茶,就將化妝箱打開,讓真真坐下。
真真有點拘謹,眼神緊張又局促,還帶著一絲絲期望。
黎茉知道,這姑娘也是希望今天能變得好看點吧,也許並不是因為要見媒婆,只是因為每個女孩都希望自己能變得好看罷了。
黎茉將腦子裡的想法放開,開始認真地給真真化妝。
真真的臉部缺陷在黎茉看來不算太嚴重,只是一隻眼大,一隻眼小,而兩隻眼睛的差別很明顯,還有就是齙牙,導致嘴巴突出,就是這兩點毀了女孩子的整個面容,不管其他五官如何,看上去都是不好看的。
黎茉之前也畫過不少有缺陷的臉,遮掩缺陷對於化妝師來說是基本功,學化妝首先就要學會如何替臉部的缺陷做最大程度的遮蓋,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麼還談什麼成為頂級美容師。
黎茉之前畫過的臉部缺陷比這嚴重的也不少,所以真真的臉對於她來說並不是特別難,被妝容美化修飾過後,整張臉雖然不說多麼閉月羞花,但是清秀佳人的程度還是可以做到的。
說真的,黎茉在來之前本來不打算遮蓋太多這姑娘的臉部缺陷的,只打算在其他方面美化,讓人既知道這姑娘有缺陷,但同時也覺得這姑娘好看,這樣不算欺騙別人,又讓這姑娘變美了。
可是今天來到這裡,看到這姑娘眼裡的忐忑與期待,黎茉的心被稍稍觸動,也許對於這個姑娘來說,這可能是她人生中唯一一次變美的機會了吧,以後她估計不會有機會請專門的化妝師來給她化妝,如果這唯一一次機會都沒有將她的臉部缺陷遮住,沒有讓她可以有個真正的沒有缺陷的面容的話,算不算是一生遺憾?
反正真真她娘已經給了媒婆錢,媒婆雖然這麼說,但錢都收了,就算這姑娘不好看,媒婆也會提前安排相看,她被請來化妝也只是給這家人心理安慰,一個定心丸罷了,她畫得好與不好,都不會影響結果,那她何不拋棄顧慮,就單純地給這姑娘一次變美的機會,也算是圓了這姑娘一次變美女的夢吧。
想到這裡,黎茉定下心來,首先給真真做妝前潔面和護膚。
之後黎茉按照平常的步驟給這姑娘上好底妝,然後將重點移到這姑娘的眼睛上。
眼睛的問題是最好解決的,不少會化妝的姑娘,自己就可以通過眼妝的修飾,將小眼睛畫成大眼睛,而對於黎茉來說,將兩隻眼睛畫得看起來一樣大小,那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
她花了一刻鐘的時間將眼妝完成,不僅讓眼睛看起來一樣大小,還將原本的單眼皮畫成雙眼皮,並通過妝容讓兩隻眼睛變得猶如含波般明媚,看起來十分動人。
一旁看著的婦人看到女兒的眼睛不再是大小眼而是兩隻一般大,且還比別人正常的眼睛好看數倍,激動地握著自己的手,越發覺得今天這事情要成了!
這是個好兆頭,女兒這次一定能解決終身大事。
黎茉繼續處理下一個問題—— 齙牙。
這個時代沒有牙齒矯正,對於天生的齙牙,真的是毫無辦法,黎茉也沒辦法替她將齙牙矯正過來,只能通過妝容,讓人在視覺上看不出嘴巴突出,這就要依賴陰影和打亮產生的明暗對比。
黎茉細細地給嘴部周圍的地方上陰影和打亮,一點點地處理,細節之處更是不敢馬虎,每畫好一點就直起身退後看看,再次調整,就這樣,花了小半個時辰才算是達到滿意的效果。
黎茉點點頭,將口脂細細地抹在真真的唇上,嘴部的修飾才算是完成了。
接下來就是其他部位的妝容,真真其他部位都是不錯的,只要稍加修飾就可以,最後將頭髮拆開梳了個好看的配臉型的髮髻,今天的妝容就完成了。
黎茉打量了一下,點點頭,對自己用這落後的古代化妝品畫出來的妝容十分滿意,今天只要真真不要張嘴不要笑,一點也看不出她有那麼嚴重的齙牙。
不過不張嘴不笑那是不可能的,估計媒婆也知道真真的缺陷,看到裡面的牙齒就知道是妝容的功勞。
每次黎茉畫完妝都會默默退到一邊收拾自己的化妝箱,這次也不例外,她默默地退到一邊將位置讓出來,她知道,不管是這個家的誰,心裡都是期待的。
真真娘激動壞了,湊上來盯著女兒的臉看了又看,嘴裡更是直呼神奇,「太神了,真是太神了,一點也看不出之前的樣子了!」
真真前面沒有鏡子,看見自己娘激動的樣子,也坐不住了,忙道:「娘,快給我個鏡子我瞧瞧。」
真真的妹妹小柳很機靈,早就跑去把小鏡子拿了過來,遞給真真,「姊,妳快看看,妳現在真的好漂亮啊!」
真真趕緊接過鏡子,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不可置信地摸著自己的眼睛和嘴巴。
真的看不出來之前的樣子了,好像自己就跟正常人一樣。
不,不是跟正常人一樣,現在的自己比村裡別的姑娘漂亮多了。
真真的眼圈突然紅了。
「娘—— 」
真真娘明白自己女兒的心情,看她要哭,連忙給她擦淚,「可不能哭,今天那麼漂亮,一哭妝就花了,那可就白忙活了,不哭不哭,快擦擦淚。」
真真趕緊點頭,輕輕地擦著眼睛,不讓眼淚弄花眼部妝容。
真真娘感慨,「要是不說話不露出牙齒,完全看不出來,真真,妳今天就不要多張嘴了。」
真真無奈,「娘,哪有一直不張嘴的,人家還當我啞巴呢,反正我就是有缺陷,媒人也知道,露牙齒就露吧。今天能這麼漂亮,我已經很知足了。」
真真娘覺得也是,點點頭,「是娘想的不對,哪還能不張嘴說話。」
娘仨激動了小半刻,這才想起感謝黎茉。
黎茉也不需要過多的感謝,在聽了一大堆讚美感謝的話後,笑著搖搖頭,「不用這樣感謝,我收了妳們的錢,自然要拿出我所有的本事。」
眼看時間不早了,她也不想過多耽誤,婉拒了婦人留下吃飯的邀請,準備告辭。
婦人趕緊掏出錢遞給黎茉,最後感謝道:「今天真是謝謝妳了大妹子。」
黎茉點點頭,阻止婦人再送的步伐,跟著宋大山一起上了驢車,往家趕去。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染香》

    《染香》
  • 2.《貴妃讓朕偏頭痛》全3冊

    《貴妃讓朕偏頭痛》全3冊
  • 3.《豪商小主母》

    《豪商小主母》
  • 4.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檀舟×春野櫻 雙書優惠75折
  • 5.《妻寶》全2冊

    《妻寶》全2冊
  • 6.《卿卿何時歸》全2冊

    《卿卿何時歸》全2冊
  • 7.《青梅甜如蜜》

    《青梅甜如蜜》
  • 8.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 9.《花間榮華》全4冊

    《花間榮華》全4冊
  • 10.《一往情深》全4冊

    《一往情深》全4冊

本館暢銷榜

  • 1.【中秋限定組】千尋+風光+陳毓華贈【旅貓日記】明信片新款

    【中秋限定組】千尋+風光+陳毓華贈【旅貓日記】明信片新款
  • 2.《相思無悔》

    《相思無悔》
  • 3.《富貴陶妻》

    《富貴陶妻》
  • 4.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田芝蔓《灶上生金》+夢南迪《寒門女醫》
  • 5.《奉旨沖喜》全4冊

    《奉旨沖喜》全4冊
  • 6.《錦繡醫心》

    《錦繡醫心》
  • 7.《代嫁》

    《代嫁》
  • 8.《一世瓶安》

    《一世瓶安》
  • 9.《春復歸》全2冊

    《春復歸》全2冊
  • 10.《穗穗平安》

    《穗穗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