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海E53301

《妝娘》卷一

  • 出版日期:2018/08/01
  • 瀏覽人次:11269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穿越到貧寒農家,還多了名義上的丈夫與繼子,黎茉只覺得頭很痛,
還好退役軍人宋大山是個好好先生,就算因戰爭而瘸腿,仍凡事親力親為,
從不要求她做什麼,繼子又乖巧可愛,讓她軟了一顆心,
她決定靠著前世身為高級美容師的本事賺錢,帶著父子倆奔向小康!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賺錢什麼的都是浮雲呀,
她在鄰居面前展露自己高超的化妝手藝,希望能藉此打開知名度,
並在宋大山的協助下製作好香膏,成功做了第一筆生意,本該高興,
沒想到老天爺不賞臉,因為大雷雨來襲,不僅屋頂漏水,竟然連廚房都塌了,
而他那死要錢的家人還來添亂,害得協助他們家整修的人受傷,
修房子的錢已是借的,現在還被迫要賠醫藥費,給不給人活路啊……
木梓華,女,一個九零後的雙面女孩,現實中處事冷靜,
性格淡定,一切從實際出發,沒有一點跳脫色彩。
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卻猶如脫韁的野馬,
熱愛幻想,天馬行空,更是愛把自己的幻想付諸於筆下,
打造一個個書中故事,悅人悅己。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穿越到貧寒農家
黎茉從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起,看見頭頂那露著日光的茅草屋頂,還有根本不屬於自己的身體,就確定自己穿越了。畢竟上一秒她還在飛往巴黎的飛機上,發生難得一見的墜機事故,她不信自己還活得下來。就算能活下來,也該在醫院裡,而不是在這破舊的茅草屋中。
不知道這到底是哪裡,她忍住一陣陣暈眩,費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身下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低頭一看,是鋪在破舊床單下的稻草發出的聲音,再抬頭看看周圍,四周的牆壁是用泥土抹出來的,已經裂開了幾道縫,唯一的窗戶上那泛黃的窗戶紙已經爛了好幾個洞,不足以遮風擋雨。整個房間除了一張床,就剩一個破破爛爛的箱子和缺了一條腿的桌子,其他什麼也沒有。
黎茉已經可以確定這是個只能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的家,就目前看來,自己是穿越到一個窮得不能再窮的地方。
想到現在還不知道身處的是個什麼樣的環境,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樣子,黎茉忍住渾身的酸疼和腦中的暈眩,慢慢把兩隻腳挪下床想要出房間去外面看一看,哪知剛站起來,腦子裡突然針扎一樣的疼,炫目的白光一閃而過,下一秒就陷入了黑暗。
黎茉再次醒來,是被一聲聲呼喚叫醒的,張開眼睛的那一刻,她還有點懵然。
剛剛在睡夢中,屬於另一個人的記憶全部在腦子裡放映出來,不,應該說是原主的記憶。
原來原主是昨天剛剛到這個家,是被這個家的男主人用二兩銀子買下來的。
「姑娘,姑娘……」
還不待黎茉細細回想這個身體的記憶,身旁一聲聲的呼喚就將她拉回了現實。
她轉頭去看站在床邊呼喚自己的人,一個高大的漢子映入眼中,他身穿麻衣,衣服上補丁疊著補丁,黑色的長髮全部紮在腦後,盤了一個髻,皮膚微黑,五官平淡。
黎茉知道這就是昨天在人牙子手裡花二兩銀子將原主買下來的男人,也就是這個家的男主人。
此時男人微微彎腰,看黎茉的視線投到自己身上,眉頭微皺,嗓子有點沙啞,「妳沒事了吧?身體還有沒有不舒服?」
黎茉微微搖頭,輕聲回了句,「沒事。」
漢子聽見回答並沒有放鬆眉頭,望著黎茉的眼神有點複雜,半晌後說道:「妳放心,我不會強迫妳,當時買下妳只是不想妳被那人牙子隨意賣給王老頭。」說完這句,他抿抿唇又道:「等妳養好傷我就放妳走,妳安心養著吧,不要再想不開了。」
黎茉默默地聽著漢子說話,心裡無奈地歎了口氣。
這個身體的原主是城裡大戶張家的大少奶奶身邊的得力丫鬟,長相頗為貌美,因此被張家大少爺看上,想收為房裡人,而原主也有那攀龍附鳳的心思,於是暗地裡和大少爺眉來眼去。
豈料這事被大少奶奶知道了,大少奶奶趁大少爺出門會友,隨便指了個由頭將原主發賣了,還交代一定要將人賣到偏僻的鄉下去,這不,人牙子就輾轉將原主賣來這個稻原村。
村裡那個好色的王老頭見原主貌美,頓時上心,拿出一兩半的銀子要把原主買下來。原主看買家是一個糟老頭,寧死不屈,哭喊掙扎,這一幕被砍完柴回來的宋大山看見了,他想起自己同樣被賣了的妹妹,一時惻隱之心上來,於是有了後面花二兩銀子把原主買下來的事情。
原主順利被宋大山買下來,可是看到這破舊的房子,心裡很不願意委身於這農家漢子,可是又沒辦法自己跑掉,跑出去也沒辦法活下去,悲從中來,一時想不開拿布條往上一掛,被那漢子救下,再醒來就成了穿越而來的黎茉。
黎茉在心裡迅速衡量了一下目前的處境,發現自己現下根本沒辦法單獨活下去。
這大夏朝風氣頗為保守,對女子的束縛更是多,女子在沒有背景撐腰的情況下壓根不可能單獨拋頭露面賺錢。更何況現下走到哪裡都要看戶籍,原主是奴籍,現在被賣到這裡,如果不想辦法找個棲身之所,會連個戶籍都沒有,別說賺錢養活自己了,出了村子根本沒地方去。
眼下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這個家了,還有眼前的這個漢子。雖然還不清楚這個男人是什麼品性,但是能夠花二兩銀子買下原主,就為了不讓原主委身一個糟老頭,現下又願意放她走,想來也不會是個壞的,待在這裡總比出去外邊飄零好。
既然這樣,那就再看看吧,大不了等真的不行了再想辦法。
想清楚現下的處境,黎茉定下心,抬頭看著面前的漢子,輕輕地笑了一下,慢慢開口,「多謝你昨天願意買下我,昨晚我也是一時想不開,現在已經想通了,不會再那樣了,請放心。」說完,猶豫了一下,看著漢子,「現下我沒處可去,身上也沒有戶籍,如果你不嫌棄,我、我想留在這裡。」
宋大山心中微訝,沒想到她的態度突然變了。
原本他是想起自己被賣的妹妹才突然動了惻隱之心,花光身上僅有的二兩銀子買下這個姑娘,並沒有多想。不過她既然被買下來了,出於為她的名聲著想,他願意娶她,可是看來這個姑娘並不想留在這裡,他也不是個會強迫人的人,所以已經打定主意要放她走了,誰知道她突然說要留下來。
宋大山擰眉,「妳想好了?妳知道留下來意味著什麼?」
黎茉當然知道,這可是保守的古代,一旦留下來就意味著成為這個家的媳婦,難不成還能當客人似的想走就走?到時候唾沫星子都能把她淹死。
她堅定地點點頭,答道:「我知道,我想好了,希望大哥能留下我。」
宋大山抿緊唇,看了黎茉片刻,半晌後終於點點頭,「留妳可以,但是這個家妳也看到了,留下來可沒什麼好日子過。」
黎茉又點點頭,「多謝大哥。」說完對著宋大山揚起笑臉,「大哥,我叫黎茉,你以後直接叫我的名字吧,還不知道以後怎麼稱呼大哥?」
現下她要留下,宋大山的心態突然有了點變化,看著黎茉嬌美的笑臉,他有片刻不自然,聲音有點沙啞,「我叫宋大山,妳看著叫就可以了。」說完又追加了句,「飯已經做好了,我給妳端過來。」然後一瘸一拐地匆忙出去。
黎茉發現宋大山的腿是跛的,左腿似乎有問題,走路的時候是靠著右腿帶著走,難道是殘疾?
黎茉暫時將這事放下,打算再觀察看看。
她現在已經好很多了,也沒有第一次醒來時的不舒服了,所以宋大山出去以後,她也下了床,穿上鞋跟著出去。
一出房間她看見的就是堂屋,空間不大,地面是土填平的,中間擺了一張桌子,應該是用來吃飯的。屋子靠角落的地方放了一些農具,其他就沒有了。後門外靠牆的地方單獨建了一間小屋,高高的煙囪豎著,應該就是廚房。
黎茉往廚房走去,正好碰到端著飯碗出來的宋大山。
宋大山眉頭一皺,「妳怎麼出來了?我給妳把飯端到房間裡去。」
黎茉連忙搖頭,「不用了,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不用在床上吃,我和你一起吃就行了。」說著要去接宋大山手裡的碗筷。
宋大山避開了黎茉的手,往桌子那走去,「我來拿,妳坐著吧,先好好休息。」說完放下東西,然後走到堂屋門口,對著院子喊道:「小寶,進來吃飯了。」
話音剛落,就響起一陣「登登登」的腳步聲,下一秒進來了個小男孩。
小男孩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樣子,身上穿著麻布衣裳,也是補丁疊著補丁,袖子和褲管短了一大截,十分不合身,小身子瘦骨嶙峋,好像除了骨頭就是皮,看起來十分可憐。唯有那雙眼睛大大圓圓的,黑白分明,望著人水靈靈的,看起來頗有幾分可愛。
黎茉在觀察小男孩,小男孩也看到了黎茉,跑著的腳步一頓,眼裡閃過一絲緊張,手下意識的抓住兩側的褲管,眼神怯怯地望向自己的爹。
宋大山對他招招手,「小寶,快過來吃飯。」
聽見宋大山的呼喚,小寶才慢慢地挪動腳步來到桌子邊,只不過不敢待在黎茉的旁邊,而是跑到黎茉的對面去。
宋大山看著黎茉,介紹道:「黎茉,這是小寶,是我兒子,她娘生他的時候就去了。」然後拍拍小寶的頭,指著黎茉對他道:「小寶,這是……」說到這裡突然卡住,不知道該讓小寶叫什麼。
黎茉了然,看著小寶緊張中帶著不安的眼神,又看看宋大山有些尷尬的樣子,微微一笑,主動接過話,「暫時叫我茉姨吧,以後小寶想改的話,隨他高興。」
有了黎茉的話,宋大山鬆了口氣,順著黎茉的話重新對小寶道:「小寶,叫茉姨。」
小寶怯怯地看了黎茉的眼睛一眼,又快速垂下視線,小手放在一起扭了扭,半晌後輕輕地叫了一聲「茉姨」。
黎茉乾脆的應了一聲。
三個人一起吃午飯,說是午飯,其實就是一鍋清水粗糧粥,水多米少,裡面加了點山芋乾,配菜是一盤醃雪菜。
黎茉有點嚥不下去,喉嚨可以明顯感覺到粗粒子刮過嗓子的感覺,而雪菜就是一團鹹菜,沒有一點油,只能一點一點慢慢嚥。
黎茉看坐在旁邊的宋大山呼嚕呼嚕吃得飛快,好像在吃山珍海味一樣,就連對面的小寶也自己拿著勺子一勺一勺舀著粥,小心翼翼、認認真真地送進嘴裡,然後嚼一嚼,嚥下去,吃得很認真又很滿意。
看來這個家的確是一貧如洗,在這樣的情況下宋大山還能花二兩銀子買下自己,的確很不錯了,這二兩銀子可能已經是這個家的所有家當了吧?要是原主在的話,真的走掉了,宋大山就虧大了。
黎茉沒滋沒味地吃了一碗粥就不吃了,一是吃不下,二是沒胃口。
宋大山看她就吃了那麼一點,眉頭輕皺,「妳不吃了?鍋裡還有。」
小寶也因這話好奇地看過來。
黎茉搖搖頭,「我吃飽了,你們吃。」
宋大山看了黎茉片刻,點點頭,繼續吃起來。
小寶看他繼續吃,也低頭拿起小勺子舀起來。
一頓午飯很快就吃完,黎茉想著自己要在這個家裡生活,就必須融入這個家,因此站起來收拾碗筷。
宋大山攔住她,「妳身體虛弱,回去躺著多休息會吧,我來收拾。」
黎茉搖頭,繼續收拾,「我現在好得差不多了,沒有不舒服,這些活我能幹,讓我收拾吧。」
看她堅決,宋大山不再阻攔,只是到底不放心,跟著她進了廚房。
黎茉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廚房,裡頭不大,靠著其中一面牆砌了個大灶台,中間豎著一根煙囪,一直戳出屋頂。灶台上有兩個大鍋,中間還有一個特別小的小鍋。灶口旁擺放了很多樹枝、柴火還有乾草,應該是用來燒火的。
灶台旁邊有個泛黑到看不出原來顏色的木櫃子,一隻腳沒了,是用石頭墊起來的。櫃子旁邊就是一個裝水的大水缸。
黎茉大致瞭解了廚房的東西,把手裡的碗筷放進鍋裡,拿起缸蓋子上放著的葫蘆水瓢,從水缸裡舀水進鍋裡,又在鍋蓋上找到刷子,刷起碗來。
雖然黎茉前世的時候沒怎麼幹過家務,一切都是打掃阿姨幹,不過基本的家務她還是知道要怎麼做,不至於什麼都不會幹。
看她刷起碗來動作雖然不麻利,不過很認真,宋大山放下心來。
之前買下她的時候他聽人牙子大致說過她的來頭,是城裡大戶人家出來的大丫鬟,出去可是比鎮上的小姐們還氣派,養得也精細,和村裡的媳婦根本是天差地別,所以他早就有所準備,知道她可能會是個什麼活也幹不了的小姑娘,現在看來,比他想像的要好,最起碼願意動手。
看她這邊沒問題,宋大山拿起扁擔和水桶,「我去村頭挑水去,一會就回來。」
黎茉點點頭,不過看他挑著水桶離去的背影,心裡有點沒底。
他的腿瘸得那麼厲害,真的能挑兩桶水走回來嗎?會不會因不穩而摔跤?
不過轉念一想,這個家想來以前也是他負責挑水,不是第一次幹,應該沒問題,遂放下心來,認真洗碗。
碗筷都洗乾淨後,黎茉把東西放進一旁的櫃子的上層,裡面只有幾個盤子、三個碗,還個個都有缺口,沒一個是完整的。
黎茉歎氣,這個家真的是沒一樣好東西,要換就得全都換一遍,可那些都要花錢啊,對於現在這個家的經濟水準來說,是件奢侈的事情吧。
黎茉把櫃子底下的門打開,裡面只有兩個布袋子,一個裡面放的是小半袋糙米,黃黃黑黑的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什麼,另一個只有淺淺一點泛黃的麵粉,這點糧食不知道夠不夠吃半個月。
在黎茉把廚房收拾得差不多的時候,宋大山挑著兩桶水回來了。
黎茉看清楚宋大山挑水的樣子,腿一瘸一拐的,身子的確有點不穩,不過他儘量穩住上半身,讓水桶沒那麼晃,所以每走一步,灑出來的水並不多,到廚房的時候兩個水桶裡都還剩大半桶,全部倒進水缸裡,水缸就滿了。
宋大山抹了抹額角滲出的細汗,看廚房已經收拾好了,讓黎茉回房休息,「沒什麼事了,妳身子剛好,還是回房去休息吧。」
黎茉一時找不到其他的事幹,點點頭,「好,那我回房去了。」想了想,看了眼宋大山,「那你現在……」
「我要去鋤一下地裡的雜草,傍晚回來。」
黎茉想起小寶,走進堂屋,沒看到人,忙問宋大山,「小寶呢?」
宋大山並不在意,「他出去玩了,不用管,一會玩累了就會回來,妳去休息吧。」
黎茉有點不放心那麼小的一個小豆丁在外邊亂跑,可是想起這裡是古代,好像村裡的小孩子們都是這樣,再看宋大山不在意的樣子,她抿抿唇,不再多說什麼,進了房間。
黎茉躺上床,一時睡不著,眨著眼睛看著頭頂的茅草,心思飄遠。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穿越這麼離奇的事情,以前還以為只有小說中才會存在這樣的事情,沒想到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不管怎麼說,能夠有再活一次的機會,就要好好珍惜,過好自己的日子。
這裡是封建保守的古代,想要一個人出去闖蕩是不現實的,她能做的就是待在這裡,有個合理的身分,然後想辦法改善這個家的生活條件。
至於宋大山,人是她不得不選擇的,可是照目前看來,他人還不錯,要是一直不錯的話,可以試著培養感情,成為真正的夫妻。
前世她一心工作,無心婚姻,到了三十多歲的時候想成個家,卻沒有合適的對象,有時候太累了想有個人在旁邊靠一靠也辦不到,最後甚至不知道自己這麼拚命是為了什麼。可是生活推著她走,她只好一直拚命地向前衝,停不下來,沒想到老天爺最後會以這種方式讓她停下來。
也許換一種生活方式,沒那麼多壓力,不用什麼都自己扛在肩上,身旁有個能替她遮風擋雨的漢子,還有可愛的孩子在身邊,會是種很不錯的生活。
這麼一想,她忽然覺得來到這裡似乎也沒那麼不好。
這時耳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黎茉往門邊看去,就看到一個小人影半邊身子藏在外面,只露出一點點頭,見黎茉看過來,飛快地把身子縮回去。
黎茉微笑,知道小人兒就在外邊沒有走,開口輕喊,「是小寶嗎?快進來呀。」
說完,門邊沒有動靜。
黎茉耐心地等著,過了半晌,那個小身影又偷偷地露出來一點點,眼睛望向床上的黎茉,眼裡有怯怯,有好奇,也有試探。
黎茉笑得更溫柔,對他招招手,「小寶乖,不要怕,過來茉姨這邊好不好?」
前世認識她的人都當她是個女強人,很少有人知道她內心其實非常喜歡小孩子,每次看到別人抱著的小寶寶,她都要偷偷的望好幾眼,更想親一親抱一抱,可惜的是她一直沒有機會有個自己的寶寶。
現下看到小寶,她很喜歡,雖然不是親生,但是以後也算是她的兒子,她並不介意親生不親生的問題,她相信只要用心,孩子就會知道她的好,就會同樣的回饋給她。
在黎茉耐心的勸哄下,小寶終於慢慢挪出來,一小步一小步地慢慢靠近黎茉,最後走到床跟前,扭著小手,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著黎茉。
黎茉被這可愛的眼神看軟了,輕聲詢問他,「小寶,茉姨抱你上床睡覺覺好不好?」
小傢伙茫然地望著黎茉,不說話。
黎茉又問了一遍,好久後,小傢伙才輕輕點點頭。
她忙坐起來,伸出雙手將床邊的小包子抱起來,雖然抱住的那一瞬間那小小的身子十分僵硬,可是到底沒有掙扎,乖乖地被她抱上床。
黎茉給他脫了鞋,又將他外邊的小衣裳脫掉,然後塞進被子裡,自己也躺下來,和他挨得很近。
黎茉可以感覺到小寶有點想接近她可是又不敢的情緒,並不著急,先和他說起話來,「小寶,你今年多大了啊?」
小寶有點緊張,半晌後伸出四根手指,聲音奶聲奶氣的,「四歲。」
黎茉笑著誇他,「小寶這麼厲害啊,都知道這是四,真棒!」
小傢伙被誇得不好意思,瞬間忘了緊張,眼睛瞇了起來,伸出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在手掌下偷偷地笑。
黎茉被他的模樣弄得要融化了,拉住他的一隻手,聲音放得更柔,「小寶剛剛在外面玩什麼了?」
小寶這次回答得很快,「看小螞蟻搬東西,小螞蟻小,搬的東西好大好大。」
「哦,是嗎,小螞蟻那麼厲害呀。」黎茉邊應和他的話,邊讓身子更靠近他一點,一隻手環過他的小身子,輕輕地撫摸著他的後背。
小寶不再僵硬了,放鬆地任黎茉摸,高興地說起螞蟻搬東西的經過來。
黎茉看著他說話,不由暗歎,這孩子可真乖。
在她的撫摸下,小寶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黎茉看了看他,小心地把他摟到自己懷裡,不一會也跟著小小的人兒一起慢慢的睡著了。
第二章 疼小寶視如己出
宋大山回來的時候,家裡靜悄悄的,他放下鋤頭,前後看了看,沒看到人,最後走進房間,就看見一大一小摟在一起睡得香甜。
宋大山怔怔望著兩個抱在一起的人,心裡有點觸動,好像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人們口中常說的老婆孩子熱炕頭。
看來娶個這樣的小媳婦,並沒有什麼不好。
沒有打擾兩個人睡覺,宋大山悄悄地退出房間,來到廚房,準備做晚飯。
黎茉醒來的時候,就看見懷裡的小人兒正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著自己,也不說話。
她笑了,溫柔地在小人兒額頭上印下一個吻,「小寶,醒啦。」
小寶沒想到會被親,頓時害羞了,伸出兩隻小手捂住自己的小臉。
黎茉被他的反應逗笑,又親了他一口,然後把他抱起來,「小寶,天色好像不早了,我們該起來了,看看你爹回來沒有。」
小寶把捂著臉的手慢慢放下來,點點頭,一骨碌爬起來,拿起放在床頭的衣裳就往自己身上穿,穿得有模有樣的。
黎茉發現這孩子很懂事,小小年紀就會自己吃飯,還會自己穿衣服,難道這就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黎茉自己穿戴妥當,把小寶從床上抱下來,給他把小鞋穿上,牽著他一起出去。
聽到廚房傳來動靜,黎茉牽著小寶走到廚房門口,就看見宋大山正坐在灶台後面燒火。
「大山哥,你回來啦。」
宋大山看到他們,點點頭,「再等一會,飯馬上就燒好了。」
黎茉有點不好意思,人家做了一天的活回來還要做飯,她卻在家直接睡到現在,跟米蟲一樣,這放在村裡是要被人罵的吧,以後不能再這樣了。
不過看見火勢旺盛的灶,黎茉忽然想到她不會燒這樣的灶,就算她想做飯,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出來。
黎茉想著,她首先要做的應該是學會怎麼燒火。
還不待黎茉看會怎麼燒火,晚飯就做好了,和中午一樣是粥,只不過更稀了。
黎茉中午沒怎麼吃,原主又餓了好幾頓,這時候就感覺到肚子餓得厲害,所以吃飯的時候,儘管依然難以下嚥,她還是努力地吃。
飯吃到一半,家裡來人了。
小寶首先看到堂屋進來的人,喊了一聲,「奶奶。」
黎茉和宋大山這才看到來人。
來人是個老婦人,看起來五十多歲,身形乾瘦,背脊微彎,皮膚粗糙黝黑,頭髮花白了一大半,身上的衣服破舊得不成樣子,一看就是積年累月勞作的人。
原來這是宋大山的娘,小寶的奶奶。
宋大山看到母親,連忙起身將宋母迎進來,讓她坐到桌邊,「娘,我們正吃飯,我去給妳盛一碗。」說著就去廚房。
宋母連忙拉住要去廚房的兒子,「別去了,我剛剛吃過了,你們吃吧。」
「娘,您真的吃過了?」
宋母點頭,「真的吃過了,你趕緊吃飯。」
宋大山這才點點頭,坐下來繼續吃飯。
宋母從進來開始就有意無意的瞥了黎茉好多眼,知道這是兒子花錢買來的媳婦。
昨日聽村裡人都在議論他二兒子花大錢買了個媳婦,大媳婦也在家裡說個不停,她一開始還不信,這下子不得不信了。
宋母清清喉嚨,問宋大山,「大山啊,這就是你昨天買的媳婦?」
宋大山看了看黎茉,見她低頭吃飯,點點頭回答他娘,「嗯,娘,她叫黎茉。」
宋母又瞅了眼黎茉,暗道這長得也太標致了,她活這麼大歲數從沒見過哪個小媳婦比得上這個,可是好看不能當飯吃啊,瞧那弱不禁風的樣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買回來是要當祖宗供著嗎?而且那可是二兩銀子啊!再加一點都能買頭牛了。
她心裡不由有點埋怨二兒子都不知道和他們商量一聲。
宋母想開口說宋大山兩句,可是瞧著人已經買回來了,再說也沒用,而且當著黎茉的面也不好說這話,遂把話嚥了下去,想起大兒子大兒媳讓自己過來的目的,垂了垂眼,一時不知怎麼開口。
看宋母坐在那不說話,氣氛一時有點尷尬,宋大山問道:「娘,您今天來有什麼事嗎?」
見宋大山主動開口,宋母鬆了口氣,順著宋大山的問話回答,「那個,大山啊,是這樣的……」話說到一半,表情有點僵,瞥了坐在那低頭認真吃飯的黎茉一眼,硬著頭皮繼續道:「你大哥家的善哥兒馬上又要交束脩了,你大哥手頭緊,想問問你手裡還有沒有銀子,好給你侄兒交束脩。」
宋母說完,垂下視線,不敢看二兒子的眼睛。
其實是大兒大媳婦聽說二兒子花二兩銀子買了個媳婦,認為二兒子手裡的錢多,肯定藏了不少,所以後悔上次要的撫養費少了,讓她來多要一點。
宋大山聲音有點沉,「娘,該給大哥大嫂的撫養費我已經給過了。」
宋母有點訕訕的,搓了搓手,「大山,你這麼多年不在家,要不是你大哥大嫂養著小寶,小寶也不能活下來,這麼多年也多虧了你大哥大嫂……」
宋大山想起回來時看到兒子那瘦骨嶙峋的樣子,大哥家的善哥兒、明哥兒幾個卻都養得白白胖胖的,還有兒子身上那破舊得不能看的衣裳,心火就止不住地上來,將飯碗重重地擱在桌上,發出「砰」的一聲響,眼神也頓時沉了下來,嘴唇緊抿,身上的氣勢突然有點駭人。
小寶嚇得飯也不敢吃了,看了宋大山一眼,又怯怯地望向黎茉,眼神裡好似在尋求庇護。
黎茉趕忙將小寶抱過來讓他坐進自己懷裡,拍拍他的背脊。
看小寶似乎被嚇到了,宋大山斂了斂情緒,表情好了一點,看向有點瑟縮的母親,眼神複雜,聲音帶著艱澀,「娘,我的傷殘補貼總共就十五兩,已經給了大哥大嫂八兩了,我回來什麼都沒有分到,買完這間房子還有兩畝地,身上的錢早就沒剩多少了,為黎茉花的是身上最後的錢,我現在一分錢也沒有了。」
宋母被宋大山說得有點不是滋味,心裡不是不愧疚的。
當年徵兵,一家必須出一個男丁,不然就要交五兩銀子,家裡捨不得出這個錢,就把二兒子推出去當兵。現在二兒子從戰場回來,還殘廢了,可家裡的東西都沒有他的分,讓他自己帶著小寶出去生活,她這個當娘的心裡知道對不起二兒子,可是她沒辦法,家裡現在是大兒子當家,她還要靠大兒子養老,不能不聽他們的。
宋母想到這裡,再也待不下去,局促地站起來,「好,娘知道了,那娘走了啊。」
她走得很快,宋大山沒有送她,之後屋裡的氣氛就這麼低沉下去。
黎茉大概聽出來了一點,宋大山之前應該是出去當兵當了好多年,現在回家,他大哥大嫂卻跟他要錢。
其他的她就不知道了,以後有機會再慢慢弄清楚。
一家子在沉默中吃完晚飯,黎茉收拾碗筷拿去廚房洗。
收拾完天已經黑了,就著最後的光亮,宋大山燒了點熱水洗漱。
黎茉身上很難受,想好好洗個澡,看著坐在灶下燒水的宋大山,開口道:「大山哥,我想洗個澡。」
宋大山頓了頓,想起家裡沒有洗澡盆,只有一個洗臉的小盆和一個洗腳盆,他平時洗澡都是直接沖涼水,用不上洗澡盆。
他猶豫片刻道:「家裡沒有洗澡盆,只能先用洗臉盆沾水擦一擦了。」心裡卻暗暗記下,必須弄個洗澡盆了。
黎茉點點頭,用水擦一擦也比不洗好啊。
燒好水,宋大山用木桶裝好熱水給黎茉提到房間,把洗臉盆給她,想了想又翻箱倒櫃地找出來一塊比較好的麻布給她當毛巾用,最後找出來一件他最好的衣服給黎茉暫時換穿。
「謝謝你,大山哥。」黎茉真心感激他的體貼。
宋大山沒說什麼,點點頭,走出房間時順帶把門關上了。
黎茉脫掉衣服,用麻布沾著盆裡的熱水擦身子,水涼了就再兌點熱水,最後擦完了,感覺渾身輕鬆了不少。
黎茉穿上宋大山的衣服,雖然上面也有補丁,不過不像他身上穿的那麼多。她也不嫌棄,有得穿就不錯了,只不過對於她來說衣服有點太大,穿上顯得空蕩蕩的,想了想,從舊衣服上撕下來一塊布條當腰帶,緊緊地束著腰身,這才不影響活動。
黎茉打開房間門,就看見宋大山就著月光編著什麼。
聽見聲音,他抬頭看過來。
黎茉不好意思地笑笑,「大山哥,我洗好了。」
宋大山點點頭,放下手中的東西,走進房間,要把盆裡的水端出去倒掉。
黎茉一驚,連忙阻止,「大山哥,不用了,我自己來。」
宋大山輕易地避開黎茉,往外繼續走,「重,我來。」
她抿抿唇,有點羞恥,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給她倒洗澡水。
黎茉洗好澡之後,宋大山又燒了一次水,黎茉將熱水倒在盆裡,拿起小寶的小毛巾給小寶擦臉。
經過一天的相處,小寶對黎茉已經沒有了排斥,甚至頗為依戀她,看著她的眼睛閃閃發亮。
黎茉猜測小寶是把自己當母親了,他內心深處太想要有個母親,所以自己一對他好,他就立馬放下心防,依賴起她來。
想到這裡,黎茉有點心酸,她十分理解小寶的心情,因為她也是從小就失去母親,後來繼母進門,她充分體會到什麼叫有了後娘就有後爹,那兩個人在她的成長期裡給她造成的傷害是永遠抹不去的,所以她知道父母不慈會給孩子帶來怎麼樣的傷害,也知道小孩子在幼年時期對父愛母愛的渴望。
她會對小寶好,只要她在這裡一天,就把他當做親生的孩子疼愛一天。
黎茉給小寶洗好臉,親了親他的小臉蛋,「哎呀,我們小寶可真乾淨,茉姨親親。」
小寶咯咯笑起來,不好意思地扭動了幾下。
黎茉把他抱坐在小板凳上,將他的小腳放進洗腳盆裡泡著,故意撓了撓他的腳板,又逗得他咯咯笑個不停,小身子一顫一顫的,清脆的童音在房間裡迴響。
小寶受不住,一把抱住黎茉的脖子,將臉埋在她的脖頸邊,用奶音求道:「茉姨,癢,小寶癢,不要撓小寶了。」
黎茉也笑,沒有逗他太久,看水要涼了,把小寶抱起來,
這時,宋大山已在外邊沖好澡進來了。
小寶眼神亮亮地看向宋大山,「爹。」
宋大山「嗯」一聲,又自覺地去倒水。
剛剛黎茉還沒想到,現在看到宋大山,才想起今晚兩個人要睡在同一張床上,頓時有點不自在。
她把小寶塞進床裡,自己也快速爬進被窩。
宋大山進來房間,將門關上,就看見兩個人已經在床上躺下了,抿抿唇,沒有說什麼,站在床邊將外邊的衣服脫下來,鑽進被窩睡在最外邊。
此時,黎茉躺在最裡面,中間躺著小寶,三個人都還沒睡著。
黎茉刻意忽略宋大山,抱著小寶,輕輕地拍著他的背脊,嘴裡跟他說著睡前故事,說的正是美人魚。
「在很深很深的海底,有一座雄偉的宮殿,裡面住著六位人魚公主。她們都十分美麗,尤其是最小的公主,她留著金色的長頭髮,比姊姊們都漂亮,她最喜歡聽姊姊們說許多海面上的新鮮事,因此小公主常想著,有一天能自己到海面上看看。等了又等,就在小公主十五歲生日的時候,她悄悄的游到了海面,海面上有一艘很大的船,船上許多人正舉行著盛大的生日宴會……」
小寶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故事,被黎茉口中的故事吸引去了全部心神,聽得聚精會神,眼睛一眨一眨的。
黎茉說了很久,還沒有說完,小寶就已經成功地進入夢鄉,嘴角微微翹著,瞧著好不可愛。
黎茉愛憐地在他的額頭上親了親,一抬頭就看見宋大山定定地望著自己,眼神幽深。
她被他的眼神看的心一跳,「大山哥,怎麼了?」
宋大山搖搖頭,「沒什麼,睡吧。」說完把身子轉了過去。
一時間兩個人都沒再說話,只聽得到彼此的呼吸聲。
黎茉閉上眼睛,努力忽略身邊的人,放空思想,開始為自己的未來考慮。
她沒有出神入化的廚藝,沒有可以賣的菜譜,也不知道玻璃、肥皂、火藥什麼的怎麼做,就連雞鴨豬都不會養,那些穿越小說裡發家致富的方法在她這裡統統行不通,身為美容師的她唯一會的就是化妝與美容,現在能依靠的也就只有這門手藝了。
可是這裡不像現代社會有那麼多明星請她去做私人美容師和造型師,這裡的人那麼窮,會有人願意請人化妝嗎?
不知道靠自己的這門手藝,能不能在這裡賺到錢,能不能改變這個家的現狀。
黎茉想著想著,最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黎茉醒來的時候,外邊的天剛濛濛亮,小寶還在她懷裡睡得香甜,另一旁的宋大山已經不在了。
黎茉輕輕地起身,悄悄地下床,走出房間。
宋大山正在廚房裡做早飯。
「大山哥,早啊。」
宋大山點頭,「小鍋裡有熱水可以洗漱。」
黎茉將小鍋裡熱著的熱水舀進盆裡,端去院子裡洗漱。
她還沒洗漱好,身後就傳來「登登登」的腳步聲,接著感覺到一個小身子撲在自己背上,耳邊響起軟綿綿的奶音—— 
「茉姨—— 」
黎茉笑了,回身將小豆丁摟進懷裡,「小寶醒了?」
小寶還有點迷糊,小手揉揉眼睛,嘴裡嘀咕,「小寶醒了,沒看見茉姨和爹爹。」
黎茉拍拍他的後背,「好了,爹爹在廚房呢,茉姨給你洗漱,待會我們吃飯飯了。」
小寶乖乖點頭。
早飯依然是粗糧粥,黎茉已經習慣了,家裡就那麼點粗糧,沒有別的。
吃完飯,宋大山拿起了鋤頭要出去。
黎茉連忙叫住他,「大山哥,你去哪呀?」
宋大山回道:「我去把地鋤完,過幾天要種花生。」
黎茉趕緊跟上,「大山哥,帶我一起去吧,我也去幫忙。」
宋大山斂眉,「不用,地裡曬得很,妳帶著小寶在家。」
黎茉怎麼可能心安理得地待在家裡什麼都不幹,這樣她良心不安,所以她很堅決地要跟著去,「大山哥,你就帶我去吧,我在家裡沒什麼事做也無聊。」
看她這麼想去,宋大山只好同意,拿了頂草帽給黎茉戴上。
這時,旁邊的小寶跑過來,「爹,我也要去,我也去鋤地。」
宋大山笑了笑,乾脆兩個一起帶去。
出門的時候,宋大山扛了兩把鋤頭,黎茉抱著小寶跟在他後面。
路上已經有不少村民下地了,看見他們點頭招呼,眼神都往黎茉身上瞟,意味深長。
黎茉抱著小寶跟在宋大山後面微笑不說話。
宋大山發現那些人的眼光,眉頭微皺,帶著黎茉加快了腳步。
他有一畝旱地,在村裡的最西邊,今天要鋤的就是這塊地。
宋大山讓黎茉和小寶坐在田埂上玩,自己拿著鋤頭下去鋤地。
黎茉又不是小孩子,當然不會坐在旁邊看著,囑咐小寶乖乖坐著不要亂跑,而後拿起另一把鋤頭跟在宋大山後面鋤地。
她從來沒有鋤地的經驗,只能先看著宋大山怎麼鋤,然後學著他的樣子,試驗了幾次,漸漸找到方法,很快也能鋤得有模有樣的,宋大山還說她鋤的對,讓她心裡升起了一股高興感。
只不過高興沒多久,她就感覺到握著鋤頭的手掌心火辣辣的,一看,都磨紅了。
黎茉咧咧嘴,暗道這身體的皮膚跟她前世一樣,嫩得很,這麼一會就磨紅了,再過一會就得起泡了。
黎茉吸吸氣,握了握掌心,不動聲色地繼續鋤地,不想讓宋大山看出異樣,只不過慢了很多,幸好宋大山不指望她能鋤多少,隨她去。
宋大山鋤了一隴地,回過頭看見黎茉被遠遠地丟在後面,還在慢慢地鋤著,眼裡有了笑意,不過他馬上就看出了不對勁,她鋤地的姿勢不對。
宋大山走過去,拿開黎茉的鋤頭,翻過她的手,只見掌心紅通通一片,隱隱可見水泡。
黎茉有點尷尬,被看見了。
宋大山一手拿著鋤頭一手拉著黎茉,將她拉到田埂邊,「別鋤地了,就在這裡坐著。」
在一旁玩狗尾巴草的小寶也發現了黎茉手的異樣,頓時湊上來,擔心地問:「茉姨,妳怎麼了?」
黎茉衝他笑,「茉姨沒事,小寶別擔心。」
小寶還是眼睛水汪汪地看著黎茉。
黎茉的心馬上變得軟軟的,把手遞到小寶面前,「那小寶給茉姨吹吹,吹一吹茉姨就不疼了。」
小寶立馬低頭,噘著嘴使勁地吹氣,腮幫子一鼓一鼓的。
宋大山在一旁看著,眼睛裡慢慢有了笑意,讓他們倆在這裡繼續玩,一瘸一拐地走回去接著鋤地。
一直到中午,宋大山已經把地鋤的差不多,剩下不多了。
眼看該回家做飯了,宋大山打算下午再來把剩下的地鋤完,拿起鋤頭,叫上黎茉和小寶一起回家。
「大山哥,地鋤完就要種花生了嗎?」黎茉問。
「嗯,今天就能鋤完地,明天我去鎮上買花生種,後天就可以種了。」
去鎮上?黎茉的心動了動,不知道能不能跟著去,看看鎮上脂粉店裡的化妝品都有哪些,成色怎麼樣。
前世的時候她就有這個習慣,各種品牌的化妝品都有一套,不管到哪裡,第一件事情都是採購護膚和化妝品。
所以現在,她老毛病又犯了。
黎茉有點不好意思開口,猶豫著要不要要求跟著去,可是心裡實在太想去了,最後還是老毛病戰勝了臉皮,輕聲詢問:「大山哥,我能不能跟著你一起去鎮上看看?」
宋大山看了黎茉一眼,沒問為什麼,點點頭。
黎茉沒想到宋大山這麼好說話,她一說就同意了,細想一下,自從她來開始,好像不論說什麼要求,他都沒有拒絕過。
她心裡突然有點高興。
第三章 來去市集花大錢

黎茉手傷了,宋大山乾脆連廚房都不讓她進了,讓她帶著小寶一起玩。
黎茉懷疑在他心裡,她和小寶是同一個級別的。
當小寶在院子裡玩的時候,她就坐在旁邊看著或發呆。
這時,一道爽利的聲音傳了進來—— 
「大山在家嗎?」
話音剛落,就見一個中年婦人進了院子。
黎茉站起來,雖然不認識來人,但還是禮貌地叫了一聲嬸子,然後道:「大山哥在家,嬸子妳先坐,我去叫他。」
那婦人看見黎茉,笑了起來,「妳是大山的新媳婦吧?長得可真標致。」
黎茉假裝羞澀地低下頭,匆匆去後面叫人。
兩人出來的時候,那婦人正在逗小寶。
「嬸子,妳怎麼來了?」
「我聽說你準備明天去買花生種,正好我明天也要去鎮上,待會會去夏老祝家約驢車,就來問問你要不要也給你約個位子。」
宋大山想起來這事,連忙點頭道謝,「謝謝嬸子,若不是妳來,我都忘了該去老祝叔家說這事了。麻煩嬸子順便幫我說一下,兩個位子,我媳婦也跟我去鎮上。」
那婦人爽利地答應,「成,那我去說,你們忙,嬸子走了啊。」
「嬸子,慢走。」
送走婦人,宋大山才對黎茉道:「剛剛那是住在隔壁的趙嬸子,對我和小寶一直很照顧,妳以後有什麼事可以去找趙嬸子。」
黎茉點點頭,又問:「她要去約什麼位子?」
趙嬸子說的約位子是約驢車位子,附近的幾個村子中就只有夏老祝家裡有隻驢,可以拉人去鎮上,但是驢車位子有限,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位子坐,因此要提前過去打招呼,留一個位子,不然就只能走去鎮上了。
聽了宋大山的解釋,黎茉才知道怎麼回事,又問每個人要多少錢、一次能坐幾個人。
宋大山回答,「一般大人是二十文錢一個來回,小孩八文錢。小孩沒有位子,得大人抱著,一次可以坐十五個大人。」
黎茉腦子快速動起來,這樣一算,一趟最少是三百文錢,一天就算只有趕早集一個來回,最少也能賺三百文。在村裡,青壯年人出去打零工,一天也才八十文錢,那這拉車也太賺錢了吧!要是家裡有隻驢,不就也可以做這個了,為什麼就只有夏老祝家有?
她把心裡的疑惑說給宋大山聽,他笑了,給她解釋,「一頭驢差不多要六兩銀子,比買一頭牛貴了不少。大家都是農家人,沒那麼多錢,捨不得買,況且就算有那麼多錢,肯定還是選擇買牛。牛可以耕地,但是驢除了拉人,不能做農活,所以至今沒人買。」
黎茉懂了,看了看宋大山,心裡覺得這事情很適合他幹,他的腿腳不便,幹農活太吃力,如果可以拉車,倒是輕鬆又能賺錢。
要是以後賺到錢,倒是可以買一頭驢試試。

中午吃飯的時候,沒想到趙嬸子又來了,進來的時候臉色很不好。
「趙嬸子,怎麼了?」宋大山問。
趙嬸子就著黎茉端來的板凳坐下,呼了口氣,這才氣憤地回道:「那夏老祝家越來越不像樣子了,我去約位子,卻跟我說位子少,一家只給一個位子,不能給兩個。呸!什麼位子少,以前怎麼不這麼說?」
夏老祝仗著附近幾個村子就這一輛驢車,很是囂張,趾高氣揚的,一旦得罪他就別想坐他家的驢車。不光如此,車錢還從之前的兩文漲到了三文錢,要不是走去鎮上實在太遠了,大家都不想坐他家的車。
這次又出新的么蛾子,一家只給一個位子,這讓別的人怎麼辦?
宋大山聽到這話,臉色也不好。
黎茉心裡有些失落,看來這次是去不成了。
拉了拉宋大山的袖子,黎茉道:「大山哥,我不去了,你去吧。」
宋大山臉色並沒有好轉,沒回黎茉的話,而是問趙嬸子,「嬸子,明天驢車什麼時候出發?」
趙嬸子回道:「明早卯時在村口等。」
氣歸氣,但是想起還有不少事情要幹,她沒耽擱,說完就回家了。
黎茉雖然失望,可想著也不是永遠去不了,下次再去就行了,當下就把這事拋在腦後,不再想了。
哪想得到,第二天天還沒亮,黎茉就被宋大山叫醒了。
「大山哥,怎麼了?」
「起來收拾收拾,去鎮上。」
黎茉一聽,十分驚訝,「不是一家只給一個位子嗎,我怎麼去?」
「沒事,能去,我跟同村一個正好趕牛去鎮上的人商量好了,坐他的牛車去。」
「牛車?」
「嗯,就是牛車太慢了,估計到鎮上早市都散了,不過買種子沒問題,到糧店裡去就行了。妳到了以後跟著趙嬸子,回來也不用等我。」他說著從兜裡掏出一串銅錢遞給黎茉,「到了鎮上想買什麼就自己買。」
黎茉猶豫,「大山哥,你去鎮上是正事,坐牛車太耽誤事了,你還是坐驢車吧,我不去了,下次再去也一樣的。」
宋大山拍拍她的頭,「沒事的,妳就安心去吧,坐牛車耽誤不了買種子。」
「可……」
「別可是了,就這樣,快起床。」宋大山說完就出去了。
黎茉只好迅速去洗漱。
快到卯時,宋大山將黎茉送到村子口,交給已經在那等著的趙嬸子。
「嬸子,黎茉就麻煩妳了。」
趙嬸子已經聽宋大山說過坐牛車去的事情,當下點點頭,「放心,我會帶著你媳婦的。」
宋大山陪著黎茉等車,一直到夏老祝家的驢車來,等驢車拉著人走了,看不見車的影子,他才離去。

車上,黎茉旁邊坐著趙嬸子,另一旁坐著個認不識的中年婦人。
趙嬸子拉著黎茉的一隻手,「丫頭,你今年多大了?」
黎茉想著原主的年齡,回答道:「今年十七歲了。」
趙嬸子點點頭,「十七啊,比大山小了不少,不過男人呀,大一點懂得疼人。」
黎茉裝作不好意思低下頭。
趙嬸子看她害羞,笑了笑,又說道:「丫頭,我跟妳說啊,妳跟著大山過日子的確錯不了,嬸子可以打包票。」
黎茉輕笑著點頭,宋大山人的確不錯。
趙嬸子接著卻歎了口氣,「大山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是個頂頂好的孩子,就是命不好,受了不少苦。」
黎茉聽趙嬸子這麼一說,心想肯定有什麼故事,不禁好奇。
趙嬸子看黎茉聽得認真,忍不住把憋在心裡的話說出來,「當年朝廷徵兵,宋家不捨得出銀子,就把大山推出去當兵了。他家裡的人認為他回不來了,為了名聲好聽,說要給他留個後,也不挑人,隨便給他找了個名聲不好的女子匆忙成親,剛成親幾天大山就走了,從此沒回來。
「他那媳婦不久後查出懷了孩子,只是沒福氣,生小寶的時候去了。」她說到這裡,又歎口氣,「只是可憐了小寶,當時是我鬧著,還請了族長,宋家人才答應養著小寶,可小寶那日子過得真是……哎……」
黎茉這才知道之前是怎麼一回事,肯定是宋家人以養小寶為藉口,向宋大山要撫養費,也就是那八兩銀子。
想起小寶那瘦得可憐的樣子,黎茉有點心酸。
對於宋大山有過一任妻子這件事,要說她心裡沒有一絲芥蒂那是不可能的,她是怕他心裡一直有著另一個女人,這樣就算兩人在一起過日子,也不可能完全不在意,可是現在聽趙嬸子一說,知道宋大山和之前那任妻子沒什麼感情,她心裡鬆了口氣。
這樣一路說著話,黎茉瞭解了不少宋大山的事情,估摸著按照現代時間差不多一個半小時的樣子,終於來到了鎮上。
趙嬸子要去布莊買布,原來她女兒下個月要出嫁了。只不過她說起這事時並沒有那麼高興,隱隱帶著愁緒。
黎茉不解,「嬸子是捨不得女兒嗎?」
趙嬸子歎了一口氣,也不瞞她,「妳剛來咱們村不知道,我那小女兒琴花,前幾年不小心被火星子燎到了臉,過了這麼些年也沒有完全恢復好,臉上還是有一點點疤痕,這就要嫁人了,我能不愁嗎?」
黎茉不懂,「難道對方不知道琴花的臉有疤嗎?」
趙嬸子搖搖頭,「琴花嫁的是她的青梅竹馬,兩人定了娃娃親。琴花臉上留疤,他是知道的,不過他對琴花有感情,不嫌棄,願意娶琴花。」
「這很好啊,既然他不嫌棄琴花,嬸子怎麼還這麼愁?」
「哎,他是不嫌棄琴花,可是他父母對琴花很不滿意,要不是他態度堅決,琴花這親不一定能成。成親那天,男方的姑婆、嬸子都會去看新娘子,看到我們琴花臉上的疤,還不知道會怎麼埋汰我女兒呢!她公公婆婆在親戚們面前丟了臉,哪還能對琴花有好臉色。」趙嬸子說著聲音都哽咽了。
黎茉這才明白趙嬸子為什麼這麼愁。
突然間,她靈光一閃,想到自己能怎麼賺錢了。
對啊,這裡雖然沒有明星,但是她可以給新娘子化妝啊!一生就一次,女人們肯定捨得花錢化妝。
黎茉的心迅速地跳了起來,感覺發家致富有望了。
她望著趙嬸子,「嬸子,妳別急,我有辦法。」
趙嬸子驚訝,「妳有辦法?什麼辦法?」
黎茉笑道:「嬸子,我會化妝,可以將琴花臉上的疤遮住。」
趙嬸子剛剛升起的希望頓時破滅,臉上失望之色明顯,「這個不行的,我們之前早想過靠敷粉將疤遮住,可是正常敷粉遮不住,敷多了那臉不光像鬼,比不畫還醜,而且粉還撲簌簌往下掉,堅持不了多久。」
黎茉根據原主的記憶,想起這個時代的脂粉,服帖性的確很差,多了容易往下掉,而且修飾效果不佳,長得醜的人畫出來的妝只能更醜。
不過,她黎茉的一雙手可是號稱整容手術刀,不知有多少明星想花錢聘用她當私人化妝師,別說只是小小的疤了,就是長得像鳳姊那樣,她也可以畫成范冰冰來。
黎茉自信一笑,對趙嬸子道:「嬸子,我的化妝手法和一般人不一樣,我可以把琴花畫得美美的,完全看不出疤來。嬸子,妳要是相信我,我可以提前去給琴花畫一次,到時候不好的話對妳也沒有什麼影響。」
趙嬸子一想也是,試一試又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黎茉可是大戶人家出來的,說不定真的有什麼特殊手法呢。
她的心突然熱了起來,立馬點頭,恨不得現在就帶著黎茉回去給琴花化妝。
黎茉哭笑不得,趕忙拉住趙嬸子,「嬸子,我們東西還沒買呢,而且我也要去買點胭脂水粉,不然怎麼給琴花化妝?」
趙嬸子一聽,拍了拍自己的頭,「是這理,怪嬸子太激動了,咱們這就去買。」說完拉著黎茉去了一家鋪子。
黎茉發現這個鋪子實在太差了,賣的脂粉差到不行,這樣的東西她用不來,於是拉著趙嬸子找了一家看上去比較高級的脂粉店。
這家脂粉店面積不算小,裝潢也還不錯,看起來滿有水準的。
看見她們進來,老闆娘親自迎上來,並沒有因為她們穿得不好就不重視,這讓黎茉對這家店很有好感。
老闆娘大概三十多歲,梳著婦人髻,畫著在這個時代來說很精緻的妝容,整個人顯得很嬌美。
黎茉趁著老闆娘過來說話時,特意仔細打量老闆娘臉上的妝容,比普通人畫的妝精緻不少倍,但是黎茉還是發現妝容不夠服帖自然,粉質明顯。
這老闆娘肯定是自身底子比較好,不然效果不會那麼好。
老闆娘熱情地招待黎茉和趙嬸子,「兩位想要點什麼?我這店裡基本上什麼都有。」
趙嬸子看向黎茉,黎茉對老闆娘輕笑,「老闆娘,我想看看一些基本上妝用的,胡粉、眉粉、口脂,還有胭脂。」
老闆娘聽了,伸出一隻手引著她們,「妳們這邊來,我帶妳們去看。」
說著她將黎茉兩人帶到一邊的展示架邊,一一為她們介紹,有些甚至還有試用品,這讓黎茉不得不感慨這家店會做生意。
黎茉一樣一樣在皮膚上試了試,都沒有讓她滿意的,就算是最好的粉,在黎茉看來還是不夠滿意,不過這是時代的局限性,也沒有辦法。
黎茉最後分別選了一盒胡粉,一盒眉粉,一盒胭脂,還有一盒口脂,最後還拿了一盒護臉油,也就是古代版的面霜。
這一番買下來,銀子高達四百文之多,這讓黎茉突然有種自己是敗家娘們的感覺。
擔心宋大山給的銀子不夠,黎茉連忙將他給自己的錢拿出來,數一數,竟然有七百文,這可是一個很大的數字,這些錢是哪裡來的?家裡應該沒錢了吧。
壓下心中的驚疑,黎茉數出四百文給了老闆娘,在老闆娘的相送中走出店鋪。
趙嬸子也被黎茉的大手筆給嚇住了,只是簡單買個脂粉,一下子就花去四百文,這也太貴了吧。
黎茉知道趙嬸子的疑慮,耐心解釋,「嬸子,脂粉可要買好點的,不然不光畫不出好的效果,對皮膚也不好。」
趙嬸子不懂這個,但是直覺黎茉說的都是有道理的,遂點頭。
接下來,黎茉拉著趙嬸子去藥鋪。她之所以要去藥鋪,是因為她要買點至關重要的東西。
前世她有個團隊一直在研究純天然護膚品和化妝品,其中就有一份方子完全天然,裡面的原料都採集自大自然,幾種原料按一定比例混合起來,塗在臉上,長此以往可以使皮膚嫩白有彈性,如果配合化妝品用,還可以讓妝容自然服帖持久。黎茉就曾經做過實驗,採用最最垃圾的粉底,配合這個東西用,效果好了不止一點。
黎茉記得裡面的原料,在這裡通常可以在藥鋪買到。
她先去了幾間小藥鋪,可惜的是裡面的東西賣得不齊,最後她找到一家大藥鋪,才把所有東西都買齊。
只不過她身上徹底沒錢了,不知道回去會不會被宋大山責備。
黎茉買好東西後,跟著趙嬸子去布莊買布,等到東西都買好,時間已經不早了,集市上的人少了一半。
趙嬸子要拉著黎茉回家,黎茉想了想,還是拒絕了。
雖然宋大山讓她先回去,可是她總有種不放心的感覺,想等著他一起,跟趙嬸子說了自己的想法。
趙嬸子想了想,同意了,告訴黎茉種子店在哪裡,讓黎茉去那裡等宋大山。
黎茉照著趙嬸子說的找到那家店,跟老闆打聽,宋大山還沒過來,於是站在離店鋪不遠的角落裡看著街道,尋找宋大山的身影。
黎茉足足等了一刻鐘左右才終於遠遠地看見宋大山的身影,剛要迎上去就停下了腳步。
宋大山有點不對勁,他的左腿完全不像平時那樣可以支點力,此時那隻左腿就像是擺設一樣拖在地上,完全靠右腿拖著走,右腿也很無力,整個人透出一股力竭的虛弱感,好像下一刻就要沒力氣了。
坐牛車怎麼會這樣?
想到了某種可能,黎茉有點喘不過氣,心裡突然很不是滋味。
他騙她的,根本沒什麼牛車,他壓根是從村裡靠著殘疾的雙腿走過來的!
坐車都要一個半小時,他到底是走了多久才走來的?
這一刻,黎茉再也忍不住,飛快地跑向了因看見她而呆立的宋大山。
黎茉的聲音有點不穩,「你騙我的對不對?根本就沒有牛車,你是走過來的!」
宋大山臉色有點僵,半晌沒說話。
不說話就等於默認了。
黎茉氣得打了宋大山一下,眼眶發熱,「你怎麼這麼不拿自己身體當回事!這麼遠的路,一般人都走不來,你怎麼能走!」
宋大山看她眼眶都紅了,頓時有點無措,「妳、妳別哭……別哭,我沒事。」
黎茉這才意識到自己眼淚快要掉下來了,連忙用袖子快速擦了擦眼睛,深吸幾口氣,鎮定下來,伸手扶住宋大山,帶他往路邊供行人休息的茶棚裡走去。
黎茉讓宋大山坐下,蹲在他腿邊輕輕地掀起他的左腿褲管,看見整條腿都漲成紫色,腫得特別大,看上去慘不忍睹。
黎茉抿抿唇,捏了捏他的膝蓋,問他,「骨頭疼嗎?」
宋大山搖搖頭。
黎茉才不信,二話不說扶起宋大山,「走,我們去醫館看看。」
宋大山連忙拉住黎茉,「不用去醫館,我的腿這裡的大夫看不好的。」
嗯?這裡的大夫看不好?這是不是說明還是有大夫可以看好,他的腿還有救的?
「你的腿有人能看好?」
宋大山猶豫片刻,點點頭,「嗯。當初在戰場上受傷,回來看了鎮上的大夫,鎮上的大夫沒辦法治好,後來去了一趟城裡,有家醫館的大夫可以治好,可是……」說到這裡,他頓住了。
黎茉接著他未說出口的話,「是不是要很多錢?」
宋大山靜默片刻,點點頭。
「要多少?」
「最少要一百兩銀子。」
一百兩啊……
這一刻,黎茉覺得賺錢一事勢在必行。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盲妃》全4冊

    《盲妃》全4冊
  • 2.《私藏杏林妻》

    《私藏杏林妻》
  • 3.非凡千金之《無鹽女神廚》

    非凡千金之《無鹽女神廚》
  • 4.中秋愛情套組贈【貓月】滿月款

    中秋愛情套組贈【貓月】滿月款
  • 5.《穿越不做小可憐》全2冊

    《穿越不做小可憐》全2冊
  • 6.《再嫁前世夫》全5冊

    《再嫁前世夫》全5冊
  • 7.《神探姑娘出任務》+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神探姑娘出任務》+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 8.《換婚》+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換婚》+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 9.《御賜萌妃》+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御賜萌妃》+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 10.《紈褲求入贅》+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紈褲求入贅》+女兒不懂茶(家庭號)中秋愛情品茶組

本館暢銷榜

  • 1.《隔壁的吃貨》

    《隔壁的吃貨》
  • 2.中秋愛情套組贈【貓月】滿月款

    中秋愛情套組贈【貓月】滿月款
  • 3.《蹭飯嬌醫》

    《蹭飯嬌醫》
  • 4.《硯冠群芳》

    《硯冠群芳》
  • 5.《初戀兇萌》

    《初戀兇萌》
  • 6.《一品沖喜妻》

    《一品沖喜妻》
  • 7.《逍遙和離婦》

    《逍遙和離婦》
  • 8.《奸相求入贅》

    《奸相求入贅》
  • 9.《黑心宅第出福女》全3冊

    《黑心宅第出福女》全3冊
  • 10.《姨娘要翻身》

    《姨娘要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