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小說館 首頁

深情揪心娛樂圈富帥菁英
分享
花園G2801

《我的隱婚日常》

  • 作者七巧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8/07/13
  • 廠商:新月 花園文化
  • 瀏覽人次:2130
  • 定價:NT$ 230
  • 優惠價:NT$ 182
試 閱
守則一:他不能在自己住處留下東西,就算一支牙刷;
守則二:不管是約會、上床,還是大吵一架,都不能離開屋子;
守則三:除了經紀人,即便是閨蜜都不能說出「我結婚了」;
守則四:就算被狗仔抓包、被大眾質疑,也絕對不承認關係⋯⋯
這是身為明星的她&身為總裁的他,三年來的隱婚日常,
喔喔,不,不是,妳猜錯了,這不是渣男想維持身價想出來的爛招,
事實上是她想維持演藝圈形象而希望他配合的婚姻,
幸好他真是個好男人,遵守約定、配合行程,就算生氣也能哄回來,
她以為日子就會一直如常到她得最佳女主角獎,
即便那次在國外大吵一架、他先回國她繼續拍片,她都覺得哄哄就好,
直到回家才發現,飯菜香是因為有人在乎、能見面是因為有人退讓,
如果那個人不願意再改行程,她不想錯過他,就得換她改⋯⋯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下午四點,桃園機場。
西裝筆挺的男人出差回國,甫一入境,數名在入境大廳等候多時的媒體記者立即圍上前採訪—
「齊總裁,歡迎回臺!聽說您這次前往日本是與Yakato合作成立的珍珠研究開發機構又即將有新品上市?」
「在您主導下,成功的將珍珠飾品推展到奈米水解珍珠粉的養生美容領域,新產品的珍珠能量飲料及食品系列,相信也會大受歡迎。」
「可以請您簡單談談將在日本和臺灣同步發售的新品嗎?」
幾名記者紛紛提出專業問題,都想要取得第一手消息。
星鑽這個跨國企業集團是由現任總裁的祖父母成立,主要從事珍珠和珊瑚採集,鑽石珠寶加工、出口及批發等業務。
由於其祖母為美國華裔,星鑽集團早年便跨足美國,在夏威夷成立的公司,成為掌控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鑽石原料的B.D集團的特定經銷商。而與日本最大養珠公司Yakato合作多年,其生產的高品質珍珠一直很受消費者喜愛。
星鑽集團現任總裁齊高睿年僅三十三歲,雖接任總裁一職才三年,但他讀研究所時就開始接觸齊家事業,研究所一畢業,自美國返臺後,空降為集團副執行長高位,立即著手推動與日本Yakato的新合作計劃,雙方各出資一半成立一間聯合子公司,為珍珠研究國際開發機構。
幾年下來,成功開發出一系列的奈米水溶性珍珠粉、珍珠霜等產品,在日本和臺灣及亞洲數國都有不錯的銷售成績,也順利打入歐美市場。
不僅如此,齊高睿又投資開發,擴大養生美容市場,歷時兩年終於研發出高品質珍珠食品,即將於近期公開上市,肯定會成為一大熱門話題。
除了美容保養及養生食品有好成績外,星鑽集團的珠寶產品也是不容小覷,在臺灣以及美國也興建國際珠寶中心,並與南非著名的鑽石切割公司合作,因產品品質卓越,迅速擴大事業版圖,在全球二十多國分別設立子公司。
而齊高睿接任總裁後,也陸續與中國大陸洽談多起合作投資,星鑽集團在青出於藍的他帶領下,集團事業蒸蒸日上、閃閃發亮。
「齊總裁,您這回前往日本與Yakato社長孫女會面相談甚歡,請問兩人是否有後續發展?」記者問完公事,不忘關注他的私人感情問題。
面對一干七嘴八舌的記者,英挺爾雅的男人揚唇一笑,正打算簡言回答重點,這時,機場另一側傳來一陣騷動。
數名記者在那頭守候,等著採訪返國的人氣女星—
「于潔,歡迎回臺!」
「這次去大陸拍戲都順利嗎?」
「新戲預計什麼時候上檔?」
「聽說妳跟劇中男主角交情匪淺,兩人是不是假戲真做?」
一頭飄逸長髮,戴墨鏡,穿著天空藍絲質襯衫搭配白色牛仔褲,現年二十八歲的于潔,上著淡妝的麗顏向媒體記者們展露一抹高雅柔和笑靨,但並未開口回應。
「謝謝各位關心,于潔要返家休息,在這裡不便多做回應,至於她跟嚴鈞純屬朋友,請記者朋友們不要妄加揣測。」她的經紀人翁鈺琴一邊俐落的制式回應,一邊替她擋開圍上來的記者,並用眼神向兩名保鑣示意趕快護送于潔離開機場。
來接機的還有大批的粉絲,青一色都是男性,他們拿著手機、相機狂拍,還有人舉牌,也有人高聲吶喊著「于潔女神,我愛妳」。
于潔朝左右兩邊被隔開的粉絲們的揮了揮手,送給粉絲們更加甜美的笑容。
這方—
齊高睿微側首,瞟一眼騷動的那方,俊眸微瞇了下,神色看似淡定,內心卻掀起一陣波瀾,他原本打算向記者們簡單談幾句公司新品的訊息,此刻突然沒了應付的心思。
他薄唇輕掀,淡淡地道:「有關新產品的訊息,稍晚會召開記者會詳細說明。不好意思,我趕著回公司開會。」說完,他邁開大步,匆匆穿過媒體群,直朝機場大廳出口步去。
跟在他身後的隨行祕書也朝騷動那方看了一眼,隨即匆匆追上上司的步伐,同時向記者們表示歉意,請他們稍晚再到總公司出席記者會。
齊高睿一搭上等候接機的凱迪拉克專車,立即命司機驅車離去;另一方,在保鑣和經紀人的護送下,于潔也搭上保母車離開機場。
「總裁,是否要直接回公司開會?」坐在副駕駛座、現年三十八歲的祕書杜艾琳詢問獨坐寬敞後座的上司。
她跟在上司身邊多年,心知總裁此刻已無心公司大事,但仍故意這麼問。
「不,回築愛小窩。」齊高睿手肘撐在車窗邊,望著車窗外飛逝的景色,他的心也激烈跳動著,他要趕在她之前回到那裡。
「總裁不是要進公司先向幹部們回報,稍晚還要召開記者會,正式發布新品訊息?」杜艾琳又問。
「妳跟行銷經理先做回報,記者會改到明天上午……不,明天下午三點再召開。」齊高睿立刻變更既定行程。
唯有她,能讓以公司為重的他輕易做出改變。
「繞去超市,我買點東西。」他交代的同時也在滑手機,看食譜筆記思忖起來。
「是。」杜艾琳無奈一笑。這時候她勸諫無用,只能附和。
約莫半小時後,車子抵達位於新北市一處華廈大樓社區。
齊高睿口中的築愛小窩,對一般人而言不僅不小,還是高級住宅公寓,不過與齊家占地廣闊的豪宅別墅相比,自是小巫見大巫。
這處才興建八、九年的新社區,保全嚴謹,一間公寓少說五、六千萬起跳,住戶多是經濟條件優渥、社會地位頗高之人,也有不少名人,亦有富商買來金屋藏嬌。
齊高睿在三年前買下其中一間六十餘坪的公寓,但他只在特殊時間才來這裡住上幾日。
車子駛入地下停車場,停在專屬停車格,司機下車替齊高睿打開車門,接著開啟後車廂,提出他的行李箱。
杜艾琳也跟著下車,拎出後座上司前一刻在超市購買的兩袋物品,問道:「需要替總裁提上樓嗎?」
這裡是齊高睿的私人住所,即使身為他的貼身祕書,她也鮮少踏進這處公寓,不像在齊家宅邸,她反倒較能自由出入。
「不用,你們先回公司,明天早上再來接我。」齊高睿一手拎過她手中的塑膠袋,一手拖著大行李箱,簡言交代後朝電梯那方步去。
于潔先跟翁鈺琴返回經紀公司一趟,簡單交代一些事項後,才又搭上保母車回到住處。
「早點休息,明天拍廣告要穿露肩禮服,注意一下。」于潔下車前,翁鈺琴提醒道。
「嗯,我知道。」于潔臉蛋不由得一紅,隨即笑著朝她揚手。「翁姊,明天見。」
她拖著大行李箱由地下停車場搭電梯上樓。
步出電梯,她往左邊那扇門走去,掏出鑰匙開門,推開門板,踏進玄關,同時拿下墨鏡,聲音愉悅的道:「我回來了。」
可屋內靜悄悄的,只有進門時玄關上方因感應而亮起一盞暈黃燈光,她朝客廳那方看去,也是一片幽暗。
「還沒到嗎?還是在另一邊?」于潔狐疑的喃喃低語。
離家一個月,一回到這裡沒能看到他的人,她心裡不免有一絲失落感。
她將大行李箱擱在玄關,朝客廳走去,打開燈,同一時間,她的腰被人一把摟住,嚇得她驚呼一聲,「啊!」她轉頭瞠了齊高睿一眼。「唉呀,你到了,幹麼躲著嚇人?」話音方落,她的身子隨即被高高的抱離地球表面。
「好想妳!」他一雙膀臂將她緊緊擁住,隨即給她一記深情熱吻。
于潔雙手環抱著他,嗅聞著他熟悉的味道,感受著他熟悉的溫度,同時被他吻得醺醺然。
「餓了嗎?」他啞聲問,熱切纏吮完她甜蜜的嘴,他湧起更多渴望,熾熱的唇舌往她雪白頸項吮吻著。
「還不餓……在飛機上吃過了,但我想念你的料理……嗯……等等。」他狂熱的吻令她不禁嬌喘出聲,而他進一步的撩撥,讓她嚶嚀低語著欲喊停。
「我等了妳一個月,不想再等了。」齊高睿的大掌捧高她的臀部,長腿一邁,朝臥房步去。
他持續熱吻著她,手也沒閒著,俐落的解開她的衣釦。
他很快的將她放倒在床上,高大身軀欺向她。
「明天……要拍廣告……要穿露肩禮服……」輕易被他撩撥起情慾,她眼神迷離的望著他熱切的眸光,嬌聲提醒。
若他在她身上落下明顯吻痕,隔天要化妝遮掩很是麻煩,再加上不能被別人發現,往往是翁姊在化妝師到之前先替她做遮瑕處理。方才她下車前翁姊才提醒過,她可不想明天被翁姊念叨。
齊高睿一手撐起上身,一雙深眸凝視著她的嬌顏。
這種時候她還顧慮工作狀況令他有些不悅,但他不希望造成她的困擾,只能避開她雪白頸項、性感鎖骨和白皙胸口。
他再度俯下身,直接侵略她美麗的酥胸,火熱唇舌與雙手在她嬌軀點燃簇簇火苗,惹得她顫聲嬌吟,他很快便占領她全部感官,並深深埋入她柔軟甜蜜的體內。
她身心顫慄著,指尖掐進他的肩胛,緊緊攀著他,承受他的強力衝擊。
他在她的深處釋放自己,感受彼此因對方顫抖亢奮的狂喜,愉悅滿足。
他愛憐的親吻她的眉心、她的秀鼻、她的櫻唇,他在她唇瓣低語,「我愛妳……」
「我也是……」她嬌喘著回應,抬手輕撫著他英俊臉龐,嬌顏被他的愛潤澤,泛出幸福光彩,過了好一會兒她羞赧的道:「你可以……出去了嗎?我想沖個澡……」
雖然才傍晚,但因為剛搭機回來有些倦累,明天還有工作要忙,她想要早點休息。
他用雙手手肘撐起身子,從她體內退了出來。
于潔有些意外他這麼快就放過她,連忙坐起身,側過身便要跨下床,只是腳還沒碰到地板,她的身子又被他從身後環抱住,她向後坐倒,跌進他赤裸結實的胸膛。
「妳這次又讓我獨守空閨一個月,不多給我一點補償嗎?」他挑高一邊的眉,揚起一抹邪佞的笑。
「對不起,這次回來沒有休假,不能陪你玩通宵,明天還要工作。」她轉頭看著他,再次強調。以往她外出拍戲回來,他總會徹徹底底愛她一回又一回,讓她隔天幾乎下不了床。
他對她的愛很熱情、很貪婪,她也喜歡被他熱愛、疼寵,但眼下還是要以明天的工作為重。
「我會節制,讓妳明天還能下床。」他笑笑的申明,大掌握住她一邊臀瓣,又滑過她柔膩的大腿。
感受到他的硬挺抵著她,于潔忍不住逸出呻吟,她的身體又想接納他了。
她無力抗拒,只能虛弱的道:「你……客氣點吃,不要吃太飽,給我留個全屍……」
齊高睿倏地哈哈大笑,再次從她身後進入她,令她嬌吟顫抖,他熱切的愛她一回又一回,以不同方式掠奪她、占有她。
她渾身軟綿綿,虛弱的求饒,「你吃完幫我洗乾淨,我好睏,想睡……」
她趴在他布著汗水的性感結實胸膛,她身上也是香汗淋漓,因過度運動而嬌喘不已。
她確實睏極了,不在意他還在她體內就閉上眼。
他唇角一揚,輕柔的親吻她的眼簾,這才退出她的身體,將她抱下床鋪。
她微掀開眼皮,一雙藕臂環住他的頸項,將全身重量掛在他身上,隨即放心的又閉上眼。
他抱她進浴室,在浴缸放熱水,先拿卸妝棉替她卸妝,接著拿起蓮蓬頭替她洗頭。
若非顧慮她隔天要工作,他肯定會再熱愛她兩、三回才能真正饜足。
他沒在浴室內對她繼續上下其手,動作溫柔的替她洗臉、洗頭、洗澡,再抱著她一起泡進熱水中,而浴缸裡滴入她喜歡的薰衣草精油。
「好舒服……」她依偎著他,半夢半醒間,像貓兒般蹭著他,舒服的喟嘆。
他低頭親吻她微溼的髮,俊容露出幸福喜色。
過了一會兒,他將她抱離浴缸,替她裹上浴巾才抱著她步出浴室,又替她將頭髮擦乾吹乾,換上睡袍,終於讓她安穩的躺到床上。
他很快也打理好自己,在她身側躺下,卻了無睡意,一手撐在額際,一雙黑眸眷戀的望著她嬌酣睡顏。
「小潔,我愛妳……」在她耳畔,齊高睿再次喃喃訴愛。
在外人面前,他無法如其他男人那樣表現出對她的迷戀崇拜,更遑論大聲對她訴愛,他看見她,甚至必須波瀾不興。
她是國民女神,但在這裡,她是他唯一的女神,更是他的妻。
只有這時候,他才能夠毫無保留的對她釋放熱情,恣意的愛她、寵她,欣賞她的一切美好。
當初,他答應她的結婚條件—不能公開兩人的關係。以她的形象,連男友的存在都不行,更遑論結婚。
兩人是在美國祕密登記結婚的,連他至親的祖母都不知情,身邊唯二知情者,只有他的隨行祕書及她的經紀人。
轉眼間,兩人已祕婚三年。
因為愛她,身為總裁、高高在上的他,心甘情願淪為地下人夫。
她拍戲忙碌,經常出門十天半個月才回來,若是去大陸拍戲,一、兩個月才回來一趟都是常態。
他長期忍受著她不在時的思念煎熬,只要她一回來,他便會來這裡迎接她,在她待在臺灣期間,他就住在與她相鄰的對門公寓。
他之所以在這裡置屋,完全是配合她,只為了能與她幽會。
在這華廈社區內的數名管理員、警衛和一干住戶眼裡,他們是毫無交集的陌生人,彼此出入時間不同,也並非長時間住在這裡,甚至不曾一起搭過電梯。
身為跨國集團領導者的他,明明工作比她繁忙數倍,三不五時要當空中飛人到各國出差巡視,他肩上的擔子比她重大,他卻能全然配合她,甚至為了她而暫放下公司大事。
唯有她能讓他做出任性失常之舉;她更是他執著的唯一。
即使兩人已祕婚三年,他仍常有不真實感。
他雖得到她,她卻又不屬於他。
她十四歲以少女偶像團體Pretty Angel出道,她姣好的外型和甜美的歌聲,讓她一直是團員中人氣最高的那一個。
幾年後,Pretty Angel解散,團員不是單飛就是退出演藝圈,她也逐漸轉型,因拍廣告、偶像劇更加走紅,她被票選為國民女友,之後一躍成為國民女神。
外型美麗、身材窈窕、氣質高雅脫俗的她,不僅是偶像明星,更是實力派演員,她已躍上大螢幕,參與過兩部國片演出,雖只擔任女配角,但表現突出,拿到上一屆的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
她是許多女性欣賞的對象,更是一堆男人的夢想,但她不能屬於任何人。她必須維持單身純潔形象,否則支持她的廣大男粉絲會銳減,也將影響她的廣告約和片約。
其實,她大可退出演藝圈,正大光明當星鑽集團總裁夫人,以他的權勢,也能讓她繼續兼顧演藝興趣,光是代言他集團商品廣告,就能讓她應接不暇。
可是她對於演藝圈有執著,懷抱遠大夢想,她要繼續挑戰電影演出,要拿到最佳女主角大獎,完成她在母親臨終前許下的承諾。她要替母親實現無法完成的夢。
所以他的身分會成為她的絆腳石,若公開兩人的關係,她一直以來的努力將被一筆抹煞,會被渲染成是依靠他的背景勢力。
因他承諾會支持她實現夢想,所以每當她為了工作必須離開,他即便再怎麼想要求她留在他身邊,仍舊只能忍耐包容,期許她早日圓夢,繼而正大光明成為他的妻。
齊高睿伸出大掌,愛憐的摩挲著她的臉龐,接著他看了眼腕錶,她這時間入睡,不會一覺到天亮,半夜應該就會起來。
他跨下床,悄悄離開臥房,轉往廚房。
深夜十二點半。
熟睡數小時的于潔,緩緩睜開眼簾,她發現床側另一頭空蕩蕩的,不禁坐起身。
「回去了嗎?」她喃喃疑問。
他不會經常在她住處過夜,是因她有顧忌,她的住處偶爾會有朋友來訪,所以必須避免他留下任何足跡。
她這裡連他一件替換衣物、盥洗用品都不會放,往往是他自己從對門帶過來。
反倒是她比較常去他的公寓過夜,他那裡放了不少她的物品,但每當她結束在外地的長期拍攝回家,他便會早她一步來到她住處迎接她歸來。
她回來當日,他會一直陪著她。兩人不久前歡愛得那麼激情,他不會吃完就走人。
于潔下床,攏攏睡袍,補眠幾小時還是覺得睏倦,尤其被他「蹂躪」一番後,她更是渾身痠軟無力,也感到飢腸轆轆。
她才步出臥房,便隱隱聞到一陣香氣從走道那方飄來,她循著味道朝廚房那頭步去。
廚房燈亮著,身材高䠷的齊高睿穿著襯衫、長褲站在流理臺前。
齊高睿聽到腳步聲,轉過身,朝站在廚房門口的她咧嘴一笑。「宵夜準備好了。」
「你怎麼知道我這時間會起來,還想吃宵夜?」于潔一臉甜笑問道,連忙坐到餐桌前。「好香!」桌上擺著兩盤香味四溢的奶油培根義大利麵,及一碗冒著白煙熱氣的玉米濃湯。
「妳餵飽我,現在換我把妳餵飽。」齊高睿從鍋裡又盛了一碗玉米濃湯,將湯碗端上桌,坐到她對面。
「宵夜吃這個太有負擔了吧?」她雖然抱怨,但已經迫不及待拿起叉子,捲了一大口義大利麵送進嘴裡品嚐。「好好吃!」她愉快地瞇起眼。
「咦,我是不是吃錯盤了?」吃完了一口,于潔才發現兩個白色瓷盤盛裝的麵條分量明顯不同,她忙著要將自己面前的這一盤和他的交換。
「妳沒吃錯,那盤的確是給妳的。」他心疼地道:「妳瘦很多,多吃點。」
每次她離開一段長時間返回,他總要親手秤秤她的體重,當他第一時間抱起她,就感覺她又輕盈許多,而褪去她身上衣物與她歡愛,更明顯摸出她變得更骨感。
他知道她拍戲很辛苦,雖然擔心,卻無法守在她身邊,只能等她回來這裡時再好好照顧她。
他學會做許多料理,就是為了在她歸來時將她餵得飽飽的,替她養些肉。
「只瘦一點點,我要維持體重,不能隨意暴飲暴食。」若非她拍戲瘦了些,回來也無法放心的接受他餵養。
因兩人無法一起外出用餐,也不便叫外送到住處,他都是自己下廚,身為大總裁的他,不僅在事業上展現專業魄力,沒想到學起廚藝也這麼有天分,竟能做出道地美味的料理,而這口福只有她能獨享。
她不在時他不會下廚,也沒閒功夫做料理,而且齊家宅邸有專業主廚,還有一票傭人供他差遣,可他卻甘願來這裡伺候她。
「妳吃不胖,可別給我刻意節食。」齊高睿睞她一眼,語帶警告。她比他這個日理萬機的大忙人還三餐不定時,他無法不操心。
「我沒節食,都有乖乖的吃三餐。」于潔像小孩般對他再次掛保證。
先前她拍戲,因為三餐不定時而鬧胃痛,與她相隔兩地的他擔心不已,要求經紀人對她加緊叮嚀,務必每日向他回報她的用餐狀況。
「那就乖乖把給妳的食物吃光光,不然打妳屁屁。」齊高睿以玩笑口吻叮嚀著。
「這盤太多了,不然你替我吃幾口。」于潔鼓起腮幫子,跟他討價還價,打算撥一些麵條到他的餐盤裡。
雖說他做的料理很合她的胃,每每都很熱衷捧場,但這盤義大利麵的分量是她正常食量的兩倍多!
「慢慢吃,真的吃不完再說。」齊高睿沒打算先替她分食,他會盯著她盡可能多吃一些。「妳行李箱裡的東西我已經拿出來整理好了,衣服也洗好晾在陽臺。」他陪著她吃宵夜,一邊說道。
「你又替我洗衣服。」于潔既感動又羞愧。
每每她回來,他都會替她整理行李,帶回來一堆要清洗的衣物,他會細心的先分類,有些丟進洗衣機清洗,不能丟洗衣機的他就手洗,尤其她的貼身衣物,想來就令她尷尬彆扭。
「你不是也才回來,行李整理了嗎?」每次她出國將返回時,會通知他預計抵達機場時間,也才得知他正巧去日本出差一週,會跟她在差不多時間返抵國門。
「還沒,不急。」
「那待會兒我過去替你洗衣服。」她也想要盡點做妻子的責任。
齊高睿聽了不免好笑,「我的衣服自己洗,大不了帶回宅邸給傭人洗燙,怎麼可能讓妳動手。」就算只是丟洗衣機,他也不會要她代勞。
「但我出門那麼久,回來卻什麼事也沒替你做,當老婆未免失職……」于潔一邊大口吃著他做的美味義大利麵,一邊嘀咕。
身為大總裁的他,為了配合她,無怨無尤當「地下人夫」,甚至還成為她專屬的「家政夫」,她感到很過意不去,對他非常歉疚。
「妳是我的女神,不用做那些家事瑣事。」他寵溺的笑望著她。
若非這裡不便有外人出入,他真想請個幫傭,能全天候照顧她的生活起居。
「妳只要把自己顧好,回來時讓我好好寵妳就夠了。」
「睿,謝謝你。」于潔朝他甜甜一笑,親暱的輕喚一聲。
她何其有幸,能被他如此捧在手心裡疼寵。
先前他下廚時,她表示要負責洗碗盤也被他阻止,說她是明星,洗碗手會變粗,而她一雙美麗的手要拍珠寶廣告替他公司做代言。
那雖是事實,可她更清楚,這是他捨不得她做任何家務的藉口。
「要謝我,今晚就別再讓我孤枕難眠。」他朝她眨眨眼,打算今晚留宿她這裡。
「可以啊……呃,不行。」她輕易點頭後,忙又搖頭改口,「我吃完宵夜真的要好好睡覺休息了,這樣明天才有體力應付一整天的拍攝工作。」
若答應他留宿,他肯定又會不安分,她懷疑他精力都用不完。
齊高睿不禁笑了,揚起手發誓,「我保證,只陪妳睡覺。」
于潔粉臉微赧,睞他一眼,咕噥道:「你的保證通常無效。」
稍晚,當她再度躺上床,他也跟著上了床,將她攬在他的臂彎裡,兩人甜蜜偎靠。
他在她額際落下一個輕吻,向她道聲晚安,安分的與她一起入睡,直到天明。
第二章
「咦,要換拍攝禮服?」
上午九點半,于潔來到攝影棚,正在接受化妝師化妝,卻聽到服裝師表示要更換禮服,不免訝異。
拍攝用的禮服早就選好了,等她回臺試裝定裝就直接開拍,之前若是接拍廣告,往往在正式拍攝前就會確實定裝妥當。
「齊總裁的祕書,也就是廠商代表,要求妳換上這套禮服。」翁鈺琴拿來一套水藍色禮服,並隨她走入更衣間。
「這跟先前禮服顏色、質料完全不同,這樣會不會影響到原先要呈現出的畫面格調?」于潔拿過合身露肩的長禮服,雖然這件也是亮麗高雅,但之前選定的是飄逸薄紗的白色禮服。
「那一件開高衩,又帶點透明感,想必齊總裁不喜歡。」翁鈺琴故意道:「妳私下在家穿,他應該就不會反對。」
于潔先是愣了下,隨即朝語帶調侃的經紀人睞去一眼。「他這麼說?」
「當然沒明說。不過,原本挑的那件禮服妳可能也無法穿了。」翁鈺琴意有所指的看向她穿著長褲的大腿。
于潔不明所以,脫下長褲和上衣,打算試穿禮服,這才驚覺大腿有幾處明顯吻痕,霎時臉蛋熱紅。
齊高睿雖然沒在她肩頸和胸前烙印,可他在她大腿留下斑斑歡愛痕跡,擺明是不讓她穿開高衩、露大腿的禮服。
她頓時又羞又惱。
她今天是為代言他公司的商品進行拍攝,齊高睿有權指定模特兒的衣著款式,若換作其他廠商的代言Case,可不能說換裝就換裝,在這種狀況下,要遮瑕也很困難。
她暗忖,回去一定要罵他幾句。
「就因為是代言星鑽集團的產品,他才能臨時要求更改。那男人對妳的占有慾這麼強烈,竟能隱忍跟妳隱婚三年還無怨尤?」翁鈺琴協助她換上禮服,接著又笑道:「禮服很合身,不用修改。連妳腰圍瘦了半寸都知道,看來妳昨晚已經被好好測量過了。」
「翁姊!妳幹麼一直調侃人家。」于潔臉紅耳熱,無法不回想昨晚與齊高睿一幕幕激情畫面。
「我不是調侃,是羨慕。妳要好好珍惜。」翁鈺琴藉機又提點她。
身為于潔的經紀人,她自是希望她在演藝圈有更多演出機會,能得到更多成就和光環,但身為女人,她其實想勸她退出演藝圈,把握已有的幸福,珍惜更重要的人。
「以他的身分背景,能委屈求全等妳三年,實在不容易,我原以為你們不到一年就Over了。」
當初于潔衝動答應齊高睿要閃婚,她是舉雙手強烈反對,即使是瞞著外界祕婚,她也不贊同,更不看好他們的婚姻,沒料到一轉眼,他們的婚姻關係竟維繫了三年。
身為跨國集團總裁的齊高睿,對長年聚少離多且只能祕密幽會的人妻,竟能持續疼寵至今,令她意外又佩服。
「他說願意等到我實現最大願望。」讓最愛的男人委屈求全,于潔也很愧疚,卻仍堅持要以夢想為優先,那也是她答應跟他結婚的唯一要件。
「得獎這種事,有時是靠運氣,萬一妳一直無法拿到最佳女主角獎,難道妳一輩子不公開你們的關係嗎?」翁鈺琴探問。
「我沒那麼自負,認為在三、五年內就可接演一部能拿到最佳女主角獎的電影,但只要過了三十歲,那時若公開有交往對象,我的男粉絲不會有太大反感,之後再慢慢透露婚訊,屆時還能得到粉絲們祝福。這不是妳告訴我的嗎?」于潔一臉認真的反問。不過屆時就算能公開她與齊高睿的關係,也必須隱瞞兩人早已結婚的事實,不能讓粉絲覺得被欺騙。
「我是這麼說過,可前提是妳以演藝圈為終身事業來考量,若妳重視的是愛妳的男人,妳想要息影,我也會支持妳。」翁鈺琴語重心長地道。
畢竟能遇到一個全心全意且真心愛自己的對象,比起贏得什麼大獎更難得,也更為可貴。
正對著穿衣鏡審視自己的于潔,聽到這話,訝異的轉頭看向她。「翁姊?」
「先出去拍攝吧,別讓攝影組等太久。」翁鈺琴笑笑的催促,隨即拉開更衣間的門板。
稍後,在攝影棚內開始進行廣告拍攝。
于潔身著一襲水藍色貼身長禮服,一頭長髮吹成浪漫大波浪並半挽起,髮間綴著珍珠花飾,踩著十公分高的細跟涼鞋,身形更顯高䠷優雅,宛如希臘女神。
她所代言的品牌是女神系列—由星鑽集團專屬的國際珠寶設計師,每年依序推出的限量鑽石首飾精品,今年為「秋之女神」。
她白皙頸項戴著高貴閃耀的藍寶石項鍊,一雙小巧的耳朵戴了一對鑽石垂墜耳飾,修長纖細的左手上則戴了一枚鑽戒。
她面對鏡頭走位不斷擺Pose,也讓攝影師一再Take她佩戴的飾物做重點拍攝,因為那些首飾才是主角。
站在攝影師身旁、穿著駝色套裝的杜艾琳,也拿著手機朝她不停拍攝。
杜艾琳是代替不便來現場的齊高睿來探班的,同時拍下即時畫面,回傳給人在公司開會的他觀看。
這支廣告雖然是在室內攝影棚裡拍攝,但是預計在電視及網路上播放的時間不算短,加上有不少場景變換及融合,原本預計要拍兩日,但因為于潔能抽出來的時間不多,只好縮短為一日,是以要從早拍到晚。
中午十二點一到,導演還沒喊休息,代齊高睿來監工的杜艾琳先喊道:「齊總裁交代,要趕進度加班可以,但不能影響工作人員用餐時間,請導演讓大家暫時收工,用餐吃飯稍作休息,下午一點再繼續開工。」
齊高睿會這樣的堅持,明顯是在護短,于潔心裡有些沒好氣地道。方才拍攝狀況正佳,導演被打斷,內心肯定也會有很多OS。
「既然齊總裁體恤大家別過勞而忘食,只好先休息用餐,我替妳拿便當。」翁鈺琴調笑道,走往一旁。
拍攝時工作人員會訂團體便當,通常十二點前就會送達,但工作人員往往不會準時用餐,甚至導演一投入,常是過了午餐時間還未必會喊休息。
「這給于潔小姐。」杜艾琳拿起前一刻助理送來的便當提袋,轉交給翁鈺琴。
翁鈺琴看她一眼,意會的點點頭,從擱在地上、便當店送來的一大袋便當內,只拿取自己的分,隨後跟于潔兩人同桌用餐。
于潔拿過便當盒,奇怪外盒明顯與經紀人的不同,一打開盒蓋,和風系精緻菜色擺滿格子餐盒,一看就是飯店等級的便當。
「杜祕書要我盯著妳把便當吃完。」翁鈺琴玩味一笑。齊總裁刻意訂給她的便當菜色分量,一個大男人來吃都綽綽有餘。
于潔輕嘆口氣,齊高睿的無微不至和細心體貼令她感到暖意,卻也有些負擔,這個大便當若全部塞進肚,她身上這襲合身禮服可就要挺出小腹了。
為了下午能繼續順利拍攝,她無法聽話的把這特製便當嗑完,勉強吃下一半已頗負擔。
她跟經紀人喝杯咖啡邊休息片刻,在導演喊開工時又繼續拍攝工作。
晚上六點一到,杜艾琳又準時喊休息,要大家先吃晚餐休息,七點再繼續拍攝。
導演被打斷拍攝情緒,雖頗有微詞,但礙於對方是付錢的廠商代表,只能順從對方的要求。
于潔又拿到專屬便當,菜色與中午的不同,可是分量一樣很多,同樣也是飯店的特製便當。
她比午餐時剩下更多,顧不得可能被他叨唸,只能辜負他特別為她訂便當的苦心。
休息過後,一群人繼續拍攝,而杜艾琳被齊高睿派來監工一整日,期間除了不時將現場畫面藉手機傳給總裁,一方面也拿出筆電處理一些公事。
直到廣告拍攝結束,導演喊收工,工作人員收拾現場,而于潔換下禮服,在翁鈺琴的陪同下要離開,杜艾琳朝兩人點點頭,目送于潔搭上保母車。
她撥電話向齊高睿回報,這才離開攝影棚。
晚上十一點,于潔回到住處。
推開門,她的嗓音帶了一抹疲憊,「我回來了。」她在玄關踢掉腳下鞋子,拖著倦累的身子走往客廳,眼一閉,直接往長沙發仰倒。「累死了……」
齊高睿從廚房走出來,見她癱躺在長沙發上,沒好氣地道:「身體吃不消,還把工作集中在一天之內要完成。」
「沒辦法,明天下午就要趕回大陸,誰教你不准我推掉這次的廣告代言。」她微張開眼,有些哀怨的瞪著站在身前的他。
她還有戲約在身,要在大陸拍攝長達三、四個月,她原本打算推掉這支廣告代言,他卻對她的經紀公司發火,揚言非她代言不可,否則要付高額違約金,所以她只能選在沒她戲分的短暫空檔匆匆趕回來一趟,趕緊拍完廣告便要倉促返回大陸,不能影響劇組的拍攝進度。
「星鑽集團一年推出一季女神系列寶石首飾,除了妳,沒有第二人能代言。」齊高睿強調。
過去兩年的「春之女神」、「夏之女神」都是由她代言,而他當初有此構想,要求珠寶設計師特別設計女神系列首飾,並全球限量生產發售,完全是因為她的緣故。
星鑽集團有不少配合的模特兒和明星,替鑽石珠寶產品拍攝型錄、廣告、做宣傳,于潔也曾代言過幾項飾品,而由她所代言的商品,銷售量都極佳。
所以不只是他的私心,連行銷部門都很希望簽下她當星鑽的御用代言人,代言更多集團的產品,但她著重演戲,只能在片約結束空檔才接廣告。
「原本近日要推出一系列的珍珠食品,我也打算讓妳代言,可是妳的經紀公司推掉了。」他頗為遺憾地道。
「沒辦法,我還有戲約在身。」于潔也覺得可惜。
若時間能配合,她也希望能替他公司做代言,盡她的能力帶動他公司產品的銷量利潤。
「廣告酬勞雖比拍戲優,但拍戲對我而言更有意義。就算沒能代言,我也會愛用你用心研發出的新品。」她笑笑的保證。
她使用不少星鑽集團推出的美容保養品,但都是他免費供應給她。
當他首次在她這裡看見她買的珍珠粉、珍珠霜,之後便讓人每個月寄一箱給她,她想付費還遭他白眼。
她可以預想不久後,這裡便會出現一箱箱高級的珍珠食品。
「我弄了鮭魚蘆筍捲、馬鈴薯沙拉,吃完宵夜再去洗澡休息。」齊高睿伸手要將癱躺在沙發上的她拉起身。
「好累……不想動,也不餓……」于潔懶洋洋的瞅他一眼。她向來都對他做的料理很捧場,但此刻完全不想起來,也不免抱怨,「本來預計九點左右就能收工,你卻讓祕書來監工,要求午餐、晚餐都要休息一個小時,害拍攝時間不得不往後延……」否則這時間她已經躺上床休息了。
「若我沒派杜祕書去盯著,妳是不是要一直不吃飯,直到工作結束?」他眼一瞇,質問道:「妳中午跟晚餐的便當都剩很多,妳不是答應過我會乖乖吃完我給的食物,否則讓我打屁股?」
「你那分量是要餵豬。我要是全塞進肚子裡,禮服會爆破。」她噘起唇瓣,說得誇張,仰躺的她緩緩翻過身,改為趴著,嬌聲道:「要打屁屁給你打,順便幫我捶捶腰,今天站了一天,穿十公分細跟涼鞋走來走去的,腰痠、腳痠……」她欣然要接受他的懲罰,她心知肚明他捨不得打她,不過可能會換另一種方式懲罰她。
齊高睿因她撒嬌口吻,忍俊不禁。
他往沙發扶手坐下,側身向她,大掌朝她被合身牛仔褲包覆的臀部拍兩下。
于潔倏地驚呼一聲,「你真的打我屁屁?」
「疼嗎?」
「不會。」
「但我心疼。」他輕嘆口氣,大掌轉而握住她一雙小腿肚,替她揉捏起來。
他的行為令她又驚了下,隨即放鬆身體,享受著他替自己按摩。
「別讓自己這麼累,我會捨不得。」他動作溫柔、力道適度,揉捏、按壓她的雙腿和腰背穴位。
「能享受你的按摩,再累都值得。」她雙手枕著下巴,舒服得瞇起眼,很想直接就睡著。
他不僅廚藝佳,家事一把罩,甚至連按摩技術都比她去外面做SPA還舒服,這要說出去肯定沒人會信,也唯有她能享受他獨一無二的服務。
「妳別回大陸拍戲,我天天過來替妳按摩,當妳專屬的按摩師。」他笑說。
「不行,你要我毀約嗎?」
「違約金我替妳付。」他說得認真。只要她願意,那絕不是問題。
她微抬起頭,狐疑的問:「你是開玩笑的吧?你不想我繼續演戲嗎?」
「開玩笑的。我期待妳的新戲上映。」他溫言說道。
其實,他內心矛盾,一方面支持她追夢,在螢光幕前展現光芒;可另一方面,卻對她心生貪婪,希望她能留在他身邊,甚至,只屬於他一人。
稍後,齊高睿將因享受他按摩而快睡著的于潔拉起身,推往餐桌那方,逼她吃他準備的宵夜。
她平常沒有吃宵夜的習慣,但只要回到臺灣,他就會把握機會餵養她,那讓因累積的疲累而提早睡覺補眠的她也會不自覺在半夜醒來,吃他為她準備的宵夜,只是那分量往往與正餐無異。
也許該慶幸,她一段時間才回來住幾日,若天天回來這裡被殷勤餵養,她恐怕真的會變母豬。
她大口吃著鮭魚蘆筍捲和一大碗料多的馬鈴薯沙拉邊嘀咕著。
「妳就算體重增加一倍,在我眼裡依然是最美的女神。」齊高睿因她碎唸而笑說:「真希望妳豐腴些,抱起來比較舒服。」
「所以你喜歡肉感的女人?」想起今天翁姊用玩笑的口吻提到這種事,讓她現下不自覺脫口問出。
她也不由得去想,兩人聚少離多,每每她回來,他總是瘋狂的熱愛她,那她不在時,他又如何發洩需求?
自兩人祕婚後,他不曾有過任何緋聞,就她所知,過去的他似乎也沒什麼被大肆報導過的交往對象,在外界眼中,他一直是只跟工作戀愛、絕對單身的鑽石級單身漢。
但他可是正常男人,甚至精力旺盛過人,會不會在她不知情下,選擇去酒店發洩,又或者有固定床伴?
即使兩人已經當了三年夫妻,但真正相處的時間不長,結婚前,她甚至對他一無所知,而這幾年,她對他的了解仍然不多,也不便與他的親友有接觸,反倒他比較了解她。
「妳這問題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發問?」妻子竟直言問起他是否有純屬發洩生理慾望的床伴,令他一臉驚愕。
「我是認真發問,你誠實回答,我會有心理準備。」畢竟她無法常陪他是事實,她雖不像他受過西方教育,但在演藝圈也聽過不少,只要他仍愛著她,不是精神出軌,她可理解和接納。
「妳對我不信任?懷疑我背著妳偷吃?」齊高睿瞇起眼,俊容微慍。她怎能懷疑他對她的感情?
「我不是懷疑你對婚姻跟我的忠誠度。我是指純粹的生理發洩,不是感情腳踏兩條船的背叛。」于潔一臉認真的澄清,難得見他對她面露一抹慍色。
「我的感情和身體合一,不會有只為了發洩慾望的對象。平常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除了妳,我不會抱其他女人。」他的一雙黑眸直直的瞅著她,語氣無比篤定。
于潔被他如此耿直的眸光緊緊鎖著,突然心生一抹愧意,也因惹他不悅而暗自氣惱,早知道就不提這種問題了。
「我隨口問問咩,沒有就沒有,你不要生氣嘛。」她聲音軟綿綿的討好。
「妳敢懷疑我,把我想成是另一種男人?」齊高睿還是難掩火氣,但並非真的對她生氣。
「對不起,你不是。我知道你只愛我,只迷戀我。」于潔趕緊起身走到餐桌對面,刻意往他大腿一坐,嬌聲說道。
齊高睿對嬌妻向來和顏悅色,無比包容,不曾對她擺過臉色,這會兒想再假裝生氣也很難。
「妳說錯話,要補償我的精神損失。」他刻意拿喬,略壓低嗓音說道,心想只要妻子主動送個香吻,他就不計較她方才失言。
于潔以為他是要求那方面的補償,略感為難,藕臂環住他腰際,偎向他胸懷嬌聲道:「今天真的很累欸!要不,待會兒一起泡澡,請你吃頓宵夜可好?」
聞言,他的身心猛地一震,雖很想與她再度溫存,但他清楚她今天工作非常疲累,打算放她一晚,讓她好好休息,未料她會暗示求歡,他怎可能拒絕!
他唇角高高一揚,霍地將她一把抱起,朝浴室邁去。
大理石浴缸內,他與她洗著鴛鴦浴,他細細品嚐屬於他的宵夜,這頓宵夜吃得很久,令她再度無力的求饒……
最後,她被他用浴巾包裹著抱躺回床上。
他替她套上睡袍,親吻她,拿起他稍早擱在床頭櫃的一套珠寶首飾,替她戴上。
「嗯?」已睏得闔上眼的她,感覺到頸項有一股微微的涼意,不解的略微睜開眼皮。
「今年結婚紀念日的禮物。」他柔聲說道,替她戴妥藍寶石項鍊和一對鑽石耳飾,接著拉起她的左手,將一枚鑽戒套進她的無名指。
這套嶄新閃亮的飾物,正是她今天拍攝時戴在身上的「秋之女神」珠寶首飾。
「結婚紀念日還沒到。」于潔不由得側過身,凝望著他。「我說過,不用特別送我大禮。」
每年她代言新一季的女神寶石首飾,拍完廣告,他便將那套新品送給她,言明提前送她當結婚週年紀念禮。
這系列珠寶首飾一套訂價上千萬,全球限量九十九套,每年一推出,不久便被訂購一空,而第一套首飾由她配戴代言後,也成為她的收藏品。
她其實不在意他送她多麼貴重的首飾,她只在意他對她的心。他的愛對她而言是任何名貴寶石無法比擬的。
「這是特地為妳設計的,雖出於專業珠寶設計師之手,不過我也給予不少意見,是依照妳的形象所設計的。」他捧起她一綹髮絲親吻了下,再次深情款款的向她吐真情。
他從未吝於向她訴說甜蜜愛語,可她每每仍聽得動容,心口甜滋滋。
「對不起……」她欣喜感動之際,再度感到歉疚。
「為什麼道歉?」
「結婚紀念日都不能陪你共度。」不僅如此,在特殊節日,她也常因為拍戲而不在,一般女人在意各種節日,希冀與另一半共度,她的情況卻相反。
他記得各種節日、屬於兩人的紀念日,他往往會提前送禮,若當日她人不在臺灣,他會打電話給她,對彼方的她特別熱絡關懷,透過電話向她傾吐滿腔愛意。
回想起來,前兩年的結婚紀念日,她人都不在臺灣,不知今年能否與他共度?
「沒關係,我記得就好。」儘管他很希望與她共度重要日子,但兩人的關係無法浮上檯面,即使為她慶祝,也只能選在各自公寓低調而為。
他真正期望的,是能與她光明正大的在公開場合熱鬧慶祝。
「睿……你真的會繼續等我,等到我圓夢?」想到翁姊說的話,于潔心下有一絲不安,向他再次求得保證。
「當然。」齊高睿抬起大掌揉揉她的頭,語氣肯定的承諾,但心裡卻忍不住想附上但書—別讓他苦等太久啊!
于潔幸福的偎靠著他,安心入睡,她夢見與他初相遇的情景……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芳鄰暗藏小心思》

    《芳鄰暗藏小心思》
  • 2.《嗨,樓下的壞醫生》

    《嗨,樓下的壞醫生》
  • 3.《五年後,等妳》

    《五年後,等妳》
  • 4.《我的隱婚日常》

    《我的隱婚日常》
  • 5.《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 6.《愛情,就差一步你向前》

    《愛情,就差一步你向前》
  • 7.《醉後,躲貓貓》

    《醉後,躲貓貓》
  • 8.《第二回合我愛妳》

    《第二回合我愛妳》
  • 9.《他只在床上告白》

    《他只在床上告白》
  • 10.《你寄來明年的信》

    《你寄來明年的信》

本館暢銷榜

  • 1.《芳鄰暗藏小心思》

    《芳鄰暗藏小心思》
  • 2.《嗨,樓下的壞醫生》

    《嗨,樓下的壞醫生》
  • 3.不是穿越來養老之《嫡妻好詐》

    不是穿越來養老之《嫡妻好詐》
  • 4.《五年後,等妳》

    《五年後,等妳》
  • 5.《你寄來明年的信》

    《你寄來明年的信》
  • 6.《我的隱婚日常》

    《我的隱婚日常》
  • 7.《醉後,躲貓貓》

    《醉後,躲貓貓》
  • 8.《將門庶女》

    《將門庶女》
  • 9.指富為婚之《富豪的天菜》

    指富為婚之《富豪的天菜》
  • 10.月光奇蹟之《床上陌生妻》

    月光奇蹟之《床上陌生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