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館 首頁

就是要讓你哭
分享
月光之城216

《糖衣忠犬》

  • 作者朱莉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3/06/11
  • 瀏覽人次:3504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試 閱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青梅竹馬.忠犬攻VS.毒舌受】

打從小學五年級迷路時被沈威豪幫了一把,
打從沈威豪幫他出氣,打了罵他胖子的壞同學一頓,
沈威豪在他唐彥恩心底就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他可以為了老大去學合氣道,不只保護自己也能保護老大,
他可以去做重量訓練雕塑體型,只因為老大嫌他太胖,
甚至可以一輩子不交女朋友,只要能跟老大在一起……
雖然他從來沒有說,但他早就愛上了老大,
而他感覺得出來,老大也是喜歡他的,
不然不會縱容他對他為所欲為,答應他同樣不跟別人交往,
可不知為什麼,老大對他總是若即若離,
等到他考上大學,與老大分隔兩地,老大還越來越冷淡,
甚至說不要他了,要停止這樣的關係?!
不行,實驗課業什麼的都無所謂了,
趕快了解老大生氣的原因,不要分手才是重點啊QAQ
朱莉
目標是成為低調樸實,腳踏實地的人。
個人網站:jujuchang.blog126.fc2.com
歡迎來玩~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沈威豪第一次遇見唐彥恩是在國小五年級的暑假,那時候唐家一家五口剛搬到鄰近社區裡的高級公寓,大人們都忙著,唐彥恩跟人走散了,找不到路回去,在社區附近徘徊,正巧被沈威豪遇見。
沈威豪對唐彥恩的第一印象是圓圓胖胖。他心想,這個看起來吃好穿好,打扮得跟少爺沒兩樣的同齡胖子,好像很慌張害怕的模樣。
沈威豪就問他,「你迷路了嗎?你要去哪?」
唐彥恩像是看見救星一樣,猛點頭又搖頭。他迷路了沒錯,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新家在哪。
睜著蓄著眼淚的大眼,唐彥恩很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可是他很惶恐,想著或許自己回不去了,找不到家人了。
沈威豪看著唐彥恩的臉,一瞬間好像被人猛地敲擊到心臟,覺得對方好可愛。
柔軟的淺色頭髮,肌膚白皙,濃密睫毛與大眼睛,泫然欲泣的模樣,還有只能夠依靠自己的柔弱感,每個小細節都打動著沈威豪,讓他那正義使者的保護慾油然而生。
沈威豪拍拍胸膛,答應他,「不用怕!有我在,我會帶你去找你的爸爸媽媽!」
兩個小孩就結盟了,沈威豪帶著唐彥恩四處尋找家人所在,不料卻越走越遠,最後只好向警察叔叔求救。
結果搞了半天,原來唐彥恩的家就在沈威豪家附近的社區而已。
唐家人找到唐彥恩激動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又抱又親。警方也通知沈家人來接孩子,沈家人倒是把沈威豪打了一頓,還不斷向唐家人鞠躬道歉,明明他沒做錯什麼,還幫忙唐彥恩找到家人。
沒褒獎就算了,還換來一頓好打,真倒楣。
沈威豪看看自己,再看看備受寵愛的唐彥恩,真心覺得人生而不平等,一樣米養百樣人,有像唐家這般溺愛孩子的父母,也會有像他家這樣不分青紅皂白責怪孩子的父母。這個新搬來的胖子真令人羨慕啊!
這就是沈威豪認識唐彥恩的經過。
因為兩家人住得近,所以沈威豪就算跟唐彥恩不同校,也常常玩在一起。
沈威豪特別喜歡去唐彥恩家裡玩,因為唐彥恩家裡有很多玩具,他經常是泡在唐家打電玩,直到吃飯時間才回去。當然有時候也會留下來跟唐家人一塊吃晚餐。
唐家是雙薪家庭,唐彥恩上頭還有兩位哥哥,但大哥要打工、二哥要補習,沈威豪一般吃完晚飯就回家,所以平日根本碰不到面,僅有假日時,能非常難得遇見他們。
對沈威豪而言,唐彥恩就跟自己收的小弟沒兩樣,他可以隨意使喚對方,享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爺生活。唐彥恩對自己是完全性的服從,叫他幹麼就幹麼。
沈威豪看上什麼玩具,跟唐彥恩說一聲想要,隔沒幾天唐彥恩就會從父母手裡弄到那個玩具,像遙控飛機、遙控船、電動玩具、摺疊式腳踏車,甚至是寵物狗。
沈威豪家裡是不准養寵物的,按照沈媽媽的說法,人都養不活了,還養什麼狗。所以他們家不能養狗。
有次,他們騎車出去玩時,看見母野狗生了一堆小狗,奄奄一息的非常可憐,一共有三隻,只有一隻存活。母狗看見他們來,就逃跑了,留下唯一苟延殘喘的幼犬。
沈威豪就讓唐彥恩帶狗回家養了。
唐彥恩花了好大的功夫說服家長,沈威豪知道唐家溺愛么子,寵愛得不得了,所以篤定狗能留下,早就幫狗取好名字了。
唐家人喜歡用兩個字暱稱小孩,唐彥恩的暱稱是糖糖,沈威豪的暱稱是豪豪,有時也會稱作好好,而狗是他們一起撿的,所以他也有分,所以他就把狗叫做好糖。
唐彥恩肯定是沒意見,唐家人覺得滿有趣的,也沒阻止他,就把這隻未來肯定是大黑狗的米克斯取作好糖。
因為有好糖的加入,沈威豪跟唐彥恩更常出去玩,不再窩在家裡,幾乎天天往外頭跑,唐彥恩體力太差,經常跟不上他們的腳步,邊喘邊喊著等等我。
沈威豪才不管他,只有好糖會在他們之間來回穿梭,確認唐彥恩有跟上來。
等唐彥恩終於趕到目的地,狼狽喘氣時,沈威豪會邊沒心沒肺的笑話他,邊遞上茶水給他。
那真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
國中時期,他們上了同一所國中。有些國小同學也聚集到同一個班級,沈威豪這才知道原來唐彥恩在學校根本沒有什麼朋友。
因為胖子在同學之中,沒有基本人權。
唐彥恩因為體型而被人排擠,被叫做唐胖子、死肥豬、油糖糖,只要在他身邊就能聽見那些人的冷嘲熱諷。
沈威豪覺得很憤怒。唐彥恩是胖,而且有越來越胖的趨勢,但是這人是他的小弟,做為大哥怎麼能夠坐視不管?!
有天,真是忍無可忍,他跟嘲笑唐彥恩的人大打一架,桌子椅子都搬起來砸,唐彥恩在一旁嚇得邊看邊哭,一直喊著不要打了。但是雙方都沒有人停手,直到老師趕來制止他們。
沈威豪很慘,頭破血流,鼻血直流,但對方也沒好到哪去。
那天,唐彥恩拉著他的衣角直哭,不管怎麼勸都不放手,還跟著他回沈家住了一晚,直到確認他真的沒事後,才放開他。
本來對方父母要控告打人的沈威豪,但是對方也因長期羞辱唐彥恩而站不住腳。最後這件事,雙方父母和解作收,當然唐家人從中幫了不少忙。
沈威豪才知道原來唐家背景很硬,家族從商也有些勢力在,是地方上喊水會結凍的人物。
不僅是沈威豪知道,沈家人也後知後覺地知道。經此一鬧,連老師同學也對唐彥恩另眼相看,嘲諷霸凌事件就少了。
「早知道我就快點跟人打一架,讓你爸媽出面,這樣你就不會被欺負這麼久了。」沈威豪看著那些人的改變,不屑冷哼。都是些欺善怕惡的人,欺負人時,都是那副把人往死裡整的模樣,現在卻像縮頭烏龜似的,看見唐彥恩還會躲避三分。
「老大,你以後別打架,太可怕了。」唐彥恩回想起沈威豪直流血的模樣,仍會覺得害怕。
沈威豪哼個幾聲,沒答應他以後還打不打架。
唐彥恩了解自家老大,當機立斷,決定自己也學個幾招防身,練起合氣道,還信誓旦旦的說:「以後換我保護你。」
先不提以後誰保護誰,沈威豪光看油糖糖穿著合氣道的制服,一副「我要練功」的模樣,他就覺得滑稽到不行。
「你慢慢練功,我陪好糖去散步。」
「啊,不等我下課後一起去啊?」
「怎行呢,叫你憋尿一整天,你行嗎?」
所以沈威豪就一個人帶著好糖去散步了,好糖在好人家裡吃好睡好,黑色毛髮特有光澤,體型健壯,吠叫聲也是中氣十足。最令人欣慰的是,好糖並不會隨便亂吠,訓練有素得跟警犬沒兩樣。
沈威豪在街上走一會,到附近便利商店買冰來吃,巧遇隔壁班的女同學,因為不認識對方,所以沈威豪被叫住時,心裡充滿疑惑。
「沈、沈同學⋯⋯我、我喜歡你,請你、請你跟我交往。」
被告白的沈威豪錯愕得把手上的冰淇淋給弄掉了,好糖在他腳邊猛吃著掉在地上的冰,他花很久的時間,才反應過來自己被人告白了。
「你、你不用現在回答我,我⋯⋯禮拜一再問你的答覆!」說完人就跑了。
沈威豪甚至還不知道隔壁班女同學的名字,人已經一溜煙的跑走了。
啊啊,大爺我人緣真好。沈威豪送好糖回家時這麼想,被人告白心裡難免暗爽,就是損失一枝冰有點遺憾。
沈威豪打個電話,讓唐彥恩回家時順道買冰回來,他要吃。
對方二話不說就答應。
沈威豪就在唐家大大方方地玩電玩遊戲,等唐彥恩回家。
今天禮拜六,唐家人不約而同的晚歸,就只有他一個人看家,一直等到五點半,唐彥恩才提著食物回來,食物有速食晚餐跟他要吃的冰淇淋。
「今天伯父伯母他們不回來嗎?」
「嗯,讓我自己出去吃,所以我就買飯回來了。」
「既然這樣跟我說一聲,我讓家裡煮,我們回我家去吃飯啊。幹麼浪費錢呢?」沈威豪嘴上這麼說,可看到麥當當的袋子,眼睛都亮了。
「我想說你前陣子才說想吃麥當當,我就買回來了。」
「你真懂我。」沈威豪給他比個讚,毫不客氣地拿出餐點來吃,指揮唐彥恩把冰淇淋先拿去冰。
唐彥恩收拾好後,才回來餐桌坐下,一塊吃飯。
沈威豪有那麼一點迫不及待,想要跟他的小夥伴分享他的小祕密。
「糖糖,我跟你說。」
「嗯?」唐彥恩打開漢堡來吃。
「我今天在街上巧遇隔壁班的女生,然後——她跟我告白了!」沈威豪睜大眼睛,跟他分享。
唐彥恩手上漢堡裡的料啪啪啪啪全掉在盒子裡,錯愕得嘴巴一時間闔不起來。
「什麼?」
「我被告白了。」
「誰?」
「隔壁班的女同學。」
「那、那——」
唐彥恩那了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後安靜下來,看著沈威豪,不發一語。
沈威豪看著他可憐兮兮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暗自將唐彥恩跟今天遇到的女同學做了個比較。
女同學的眼睛沒有唐彥恩的大,眼睫毛也沒有他濃密。女同學綁著馬尾,但看起來又黑又硬又剛強,好像不是很柔軟的樣子,唐彥恩的頭髮就很柔軟。
如果對方有唐彥恩的大眼睛跟柔軟髮質,他肯定馬上就答應對方了。
沈威豪停頓一下,驚覺自己怎麼會把女同學跟唐彥恩做比較,實在太不對勁。
「所以你有答應對方嗎?」唐彥恩詢問。
「嗯⋯⋯沒有,對方說完話就跑了,說我可以考慮到禮拜一。」沈威豪低頭吃東西,掩飾自己莫名其妙的心虛。
但他很快重新振作,抬頭,搶著唐彥恩的薯條吃,恢復正常。
「那你打算答應她嗎?」
「不知道呢,我考慮考慮。」沈威豪聳肩,裝作不在意的模樣,卻頻頻偷看唐彥恩的表情。
唐彥恩那張圓胖臉,顯得落寞許多。
沈威豪總覺得過意不去,開口安慰他,「放心,你老大就算交女友,也不會忘記你的。」
「老大你可不可以不要交女朋友?」
對於唐彥恩的請求,沈威豪就是笑,沒有正面回應。
但是對方小狗般無辜懇求的模樣,真不是一點兩點地打中他的心臟。
晚餐過後,隔一段時間,又把冰拿出來吃,全部吃完後,沈威豪就回家了。唐彥恩是很想挽留他,但是沈威豪找了很多藉口,沒有留下。
沈威豪覺得很混亂,明知道不應該再多想,可如果他女朋友跟唐彥恩一樣聽話,或是唐彥恩其實這樣也滿可愛的想法卻不斷冒出來,自己都覺得很危險。他回家後,早早洗澡上床睡覺。
心想,睡一覺應該就沒問題了。
可這一覺,卻睡出問題來了。
他夢見唐彥恩在跟自己做愛,圓滾滾的身體坐在自己的身上,上上下下自己動著,他覺得很舒服,唐彥恩好像也很享受的模樣。
不是沒有看過A片,所以他知道過程。
但他沒有經驗,不可能知道做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是在夢中,那種感覺真的真實得令人非常嚮往。好像那麼胖的身體壓在自己身上也沒有關係似的,唐彥恩叫聲淫蕩,就跟AV女優一樣,好爽好舒服地喊著。但是他看不見唐彥恩的表情,被肥胖的身軀給擋住了,他想知道唐彥恩究竟是用怎樣的表情在跟自己做愛,所以試著爬起來看看。
然後他就醒了,還夢遺了。
一大清早的就在洗內褲。
過程與夢境太過舒服,讓他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做為春夢對象的唐彥恩跟他一樣——都是男生。
天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沈威豪糾結了很久,原本說好早上要跟唐彥恩一起去晨跑,順便帶好糖去散步,結果他太心虛了,隨便找個藉口搪塞,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好好冷靜冷靜。
那天唐彥恩一結束合氣道的課程,就跑來找他。
兩家人很熟,媽媽一下子就讓唐彥恩進來,還讓他自己來找他。
沈威豪打開房門看著站在門前一臉討好模樣的唐彥恩,心裡是又開心又沉重,看見他來很開心,但又想起這樣那樣的事情。
他真的覺得自己這樣不太對勁。
「我拿了遊戲機來,我們可以對戰⋯⋯」唐彥恩唯唯諾諾地提議,生怕被拒絕似的,偶爾用擔心的眼神偷看他。
這一切沈威豪全看在眼底,心裡一軟,退開身,讓他進來。他猜想或許唐彥恩知道自己是裝病,故意不跟他出去,所以特地找上門來。
不然就是他真的很無聊,想要找他玩。
「我跟你說,我新買的遊戲,可以組隊一起破任務!」唐彥恩得到應許後,興高采烈地說著,將手上的PSP交給沈威豪,準備開啟遊戲。
沈威豪停頓幾秒後,才有反應,「快點對戰,我要殺個你片甲不留!」
唐彥恩抬頭對著他就笑,好像鬆了口氣。
沈威豪覺得胸口一緊,感覺自己似乎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這個人的事,他催促一聲,「快點啦,不要拖拖拉拉!」趕緊地轉移注意力。
沈威豪全神貫注在遊戲機上,跟唐彥恩認真對戰。
事情好像就這麼不了了之,不過他們本來也沒吵架。後來送唐彥恩回去,沈威豪看著唐彥恩的背影一直有衝動,想要衝上前去做點什麼。他感覺下腹疼痛,好像身體還記得昨晚的夢境。
但是理智控制住他,告訴他這樣不行。
那天送走唐彥恩,他也下了決定。
沈威豪開始跟隔壁班的女同學交往,加上唐彥恩自身要上合氣道的課程,兩人一塊回家的機會又減少許多。
他們有一段時間關係淡了不少,沈威豪隱約能察覺到唐彥恩不開心,但是他又想迴避著對方。
他跟女朋友之間倒是挺打鐵趁熱,第一個禮拜就牽手,第二個禮拜就親吻,再這樣下去,好像很快就能做這樣那樣的事情。
但是他卻沒了興致。
他覺得很可怕,自己也上網查過資料,他並不是那種有勃起障礙的人,他看A片也能勃起,自己擼也能達到高潮,但是他對他女友就是沒有興致。
匿名上網諮詢過其他人,說是年紀太小,性功能還不完全。但他最近越來越常作著跟唐彥恩做愛的夢,而且每次都能達到高潮。
他覺得自己真的很奇怪,非常不對勁。
他居然會對唐彥恩有了不該有的情慾。
「老大⋯⋯」
那天唐彥恩來找他玩,他想他當時的臉色一定很不好看,他因為這件事鬱悶好幾天找不到排解的辦法,偏偏事主又自己找上來。
「你家現在有人嗎?」沈威豪問。
唐彥恩搖頭,「他們去小琉球玩,我因為還有合氣道課程,所以沒去。」
「你去得挺勤的。」
「嗯,我要保護老大。而且我因為參加訓練,瘦了五公斤呢!」
沈威豪輕笑,戳戳他充滿彈性的肚皮,揶揄他,「怎麼瘦五公斤了也還是胖胖的,好像沒什麼差。」
唐彥恩嘿嘿笑了,搔搔頭不好意思的模樣。
「走吧,我們去你家玩。」
「好啊!好啊!你好久沒來,好糖很想你呢!」唐彥恩很歡迎,興高采烈的模樣。
沈威豪沒多說什麼,拿了房間裡一塊磁片就走。
「老大,你手上拿了什麼?」
「好東西。」沈威豪回答他,臉色卻異常難看。
兩人到了唐家,沈威豪就到他房間去,唐彥恩的房間有電腦,可以播放影片,就在裡頭看起小電影。
唐彥恩一見是那種電影,尷尬又害羞,向他老大說別看這個吧,但沈威豪吃了秤砣鐵了心,就是要在他房間看A片,他沒轍,只好陪著看。
女優連連呻吟,淫靡的氣氛迴盪在房間裡面,插入後又幫男方口交,熟稔地吞吐著對方。
「糖糖,你有感覺了嗎?」沈威豪湊了過來,詢問唐彥恩。
唐彥恩羞愧,低下頭,自己的褲襠搭起帳篷,雙手想掩飾,卻被沈威豪給擋住。
「我也是。」沈威豪抓著他的手,摸向自己。
「老、老大⋯⋯」唐彥恩不解地看著他。
「你是不是什麼都願意幫我?」
唐彥恩遲疑著,緩慢地點頭。
「那你能學學那女人,幫我舔嗎?」沈威豪提問,臉色卻沉重。
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要求對方,為什麼要拿片子來到他家看,好像要把自己逼到無路可走,好像想確認些什麼。
「如果老大希望我這麼做——我會做。」唐彥恩回答他,回望著他的眼睛沒有一點雜質。
他是有那麼一點罪惡感,然而,他卻說:「那麼你幫我吧。」
他拉下自己的褲子,掏出自己的傢伙,讓笨拙的唐彥恩掌握自己,唐彥恩一度排斥抗拒,但還是接受,模仿女優的動作吞吐他的性器。
「唐彥恩——」
「嗯?」唐彥恩回應,不明所以。
沈威豪抓住唐彥恩的頭,緩慢動作,就像在侵犯他的嘴巴。唐彥恩一點技巧都沒有,就是提供一個嘴巴,被動含著,他卻覺得很刺激。
他很清醒,他是看著唐彥恩那張胖臉達到高潮。
他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因女優而勃起,而是幻想著唐彥恩會跟女優一樣感到舒服呻吟而勃起。
在唐彥恩口中射出的瞬間,他覺得自己完了。
唐彥恩因為沈威豪射出的體液而猛烈嗆咳著,沈威豪卻抱著頭側過身,完全背對唐彥恩,極度小聲地哭泣著。
「老、老大?」唐彥恩聽見哭泣聲,驚愕。明明他才是要哭的那個,他受到的打擊可不是一般的大。他還想跟老大說,這種事還是要跟女朋友做,可是一想到老大跟女朋友做這種事,又有說不出口的不爽快。
沈威豪無暇顧慮他,就是一直抱頭痛哭。好糖在外頭聽見裡頭的動靜,頻頻低咆著,關注他們。
「老大?你是怎麼了?我——我咬到你了嗎?很痛嗎?」唐彥恩很擔心,向前要轉過他的身子,想看看他的情況。
「別碰我!」沈威豪反手擋開他的手。
「老、老大——」唐彥恩錯愕地看著他,沈威豪卻用羞憤與憎恨的眼神瞪著他。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你這胖子別碰我!我看到你就覺得噁心!」沈威豪口出惡言,遮掩自己都無法接受的真心,推開唐彥恩,穿好褲子,逃也似的離開。
他也不管自己說的話會不會傷害到唐彥恩,他自己都自顧不暇了。
因為那是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性向問題。
他對同樣是男人的唐彥恩懷抱著情慾,看著他幫自己舔的臉,會覺得興奮刺激,在他口中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甚至一直作著跟他做愛的夢。
他從來沒有作過跟女朋友做愛的夢,卻接二連三地夢到唐彥恩。對女朋友也沒有慾望,但是一想到唐彥恩的樣子,卻能很有精神地勃起。
雖然他不想承認,但他喜歡唐彥恩。
他是同性戀。
第二章
那天之後,沈威豪就不怎麼跟唐彥恩連絡了。唐彥恩也害怕著,不敢來找他,他能感受到唐彥恩有時會用困惑的眼光看著自己,好像希望他能給一個解釋,卻又保持著距離不敢靠近。
沈威豪後來跟女朋友分手了。
必然的,他跟她在一起,卻總是想著唐彥恩的事情。
唐彥恩就像在他腦海裡烙印了一般,難以抹滅。他對女友感到愧疚,所以主動結束這段關係。
他們是和平分手,女孩子哭了,卻原諒了他。
他覺得女孩子包容力很大,分手後他們還能維持朋友的關係,對方卻拒絕了。表示在她走出這段傷痛之前,希望冷靜一段時間。
明明他們是同樣年紀,他卻覺得她比自己成熟許多。
他認為該向她看齊,所以他也讓自己冷靜一段時間,與唐彥恩拉開一點距離。
他很努力說服自己不要去在意,但還是忍不住去注意他的消息。
一天又過一天,唐彥恩消瘦許多,原本經常掛在臉上的笑容變得少見,鬱鬱寡歡並不適合他那張可愛的娃娃臉。
看著唐彥恩的改變,沈威豪覺得不忍心,卻又不敢主動和好,他怕會控制不住自己,真有可能強行壓倒他。
唐彥恩又是那種對他唯命是從的性格,他想只要自己說想要,唐彥恩並不會拒絕,就像他答應幫他口交一樣,明明不願意,卻還是做了。
他厭惡當時的自己。
這真是他做過最後悔的一件事。
他想跟唐彥恩道歉,但又害怕接近他。
彼此在互相害怕的情況下,漸行漸遠了。連家人也察覺到了他們之間不對勁,沈威豪的母親老是叨唸著,「好好的朋友怎麼因為小問題就鬧彆扭,最近糖糖都不來我們家玩了。你也真是的,糖糖這麼好脾氣,一定是你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的事!」
對於媽媽一針見血的指控,沈威豪一言不發,把門給關上。
媽媽在外頭直搖頭,唸了一句青春期,也不管他了。
那時候正值國三要考基測,沈威豪將生活重心全放在學業上,也乖乖去補習,他發現全心投入讀書的時候,比較不會想一些有的沒的,只是投資報酬率很低,他深深覺得自己不是讀書那塊料。
很努力的結果,也只是勉勉強強考上想要讀的高職。
再見唐彥恩,是在倒垃圾的時候,唐彥恩正好帶狗出來散步,兩個人就這樣不期而遇,沈威豪再也忍不住,走向前,跟正背對自己行走的唐彥恩打聲招呼。
沈威豪叫住他,好糖回頭,高興得直搖尾巴,他們真的很久沒見面了,好糖幾乎是失去控制要撲到沈威豪身上。相較好糖的熱情,唐彥恩顯得冷靜許多,看著沈威豪不發一語,等著他的下文。
沈威豪覺得有點難過,他們明明是很好的朋友,怎麼會變成這樣,好像相對都覺得尷尬。情緒一下子湧上來,忍不住心酸。
「怎麼了嗎?」唐彥恩冷淡的問。
沈威豪其實有很多話想說的,像是你真的瘦了很多,已經不是胖而是健壯了,身高也抽高許多,仔細一看居然比我還高了。他也想為上次的事道歉,居然讓他做出那麼荒唐的事,不知道他會不會有陰影。他也想為唐彥恩升國三時進入資優班賀喜,但是現在說肯定太晚了,基測都考完了。
其實他最想問的是,不知道唐彥恩考得怎樣,選擇哪間學校。
沈威豪沉默許久,久到垃圾車都駛離他們社區了,還是沒有開口。他們兩個人就站在人行道上,互相望著對方,氣氛在他們周圍是凝結的。
沈威豪嚥下口水,不是沒想過對方可能從此不當自己是朋友了,可是正式面對時,還是忍不住覺得難過。
「成績出來了。」
「嗯。」唐彥恩還是那樣冷淡,拉了拉狗,讓牠回到自己身邊。
「你考得怎樣?」
唐彥恩沉默了一會,才回答他,「還行。」
對話就要進行不下去,沈威豪想著,他還要繼續提問嗎?他真的很想知道他考上哪間學校。雖然過沒多久,優等生的落腳處都會公布在學校公布欄,但他想早點知道,想從他口中得知。
沈威豪暗自做個深呼吸,詢問他,「你考上哪了?」
「市立高中。」
「第一志願嗎?」
「嗯,第一志願。」
沈威豪點頭,也只能說:「恭喜你。」
「謝謝。」唐彥恩道謝後,直盯著沈威豪。
那眼神太複雜了,沈威豪看不懂,好像責怪又怨懟,似乎還帶著什麼期待。
「你⋯⋯」
換唐彥恩開口,沈威豪一驚,不知道為什麼想要逃避,視線一避,隨便找個藉口,逃走了,不管唐彥恩在後頭怎樣喊他。
沒聽唐彥恩要問什麼,就這麼逃走了。
他媽的癟三。
好像每次接觸唐彥恩,沈威豪就更加厭惡自己一分。
一整個暑假,沈威豪都不敢去找他,一直到開學,在上學途中遇上,唐彥恩穿著第一志願的高中制服,意外的適合他。
唐彥恩瘦下來後,加上那張娃娃臉,看起來就像是偶像明星,好像帶著光芒那般,惹人注目。
很想誇讚他幾句。
可惜他們已經不是能好好說話的朋友了。
沈威豪想著想著,覺得有點難受,好像呼吸都變得困難了。
沈威豪搭乘跟唐彥恩反方向的公車上學,他們連學校都在不同地點,一個南一個北,一個近一個遠。
沈威豪學校男女平均,只是他所在的專業科目男多女少,因此班上活動很多,經常舉辦聯誼,礙於人情壓力,沈威豪參加過幾次,卻覺得聯誼並沒有想像中有趣,或許是因為他心裡有人的關係,後來就不怎麼參與他們的活動。
這一次,同樣是礙於人情,沈威豪參加了聯誼,在同家餐廳,正好遇上第一志願的男校與女校聯誼,唐彥恩也在裡頭,他們可算是狹路相逢。
沈威豪很驚訝唐彥恩會參加這類型的活動,在他腦海中,唐彥恩胖到萬人唾棄、沒人要的印象太深刻。就算唐彥恩瘦下來,變得帥氣許多,他還是很難改變原本的印象,直到這一刻,看著對方跟女孩子們相談甚歡,露出他很久沒看見的愉悅笑容。
他很開心吧,被那麼多青春可愛的女生包圍,他就像是處在女孩子中的燈泡,閃閃發光,成為所有人注目的焦點。
那一瞬間,沈威豪覺得自己心酸得想哭。
「好巧,居然在這裡遇見你。」沈威豪自虐似的上前跟唐彥恩打聲招呼,他聲音聽起來太冷靜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有演戲的天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過來跟唐彥恩打招呼,也許是想看看對方的反應,看是他要就此死心,兩人形同陌路,還是能有轉機。
唐彥恩驚訝地看著他,久久沒回應他。
「誰?是你朋友嗎?」周遭的人都在好奇。
沈威豪微笑回應他們疑惑的目光,又說:「你幾點結束?要不要一起回去?」
唐彥恩更加錯愕,但不再發愣,回問他,「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嗎?」
「嗯。還是你想自己回去?」
「一起!我要跟你一起回去!」唐彥恩立刻反應,但表情還是那樣驚愕。
沈威豪驀然放鬆了,覺得有點好笑,就笑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優越感湧上,取代了心酸,他拍拍唐彥恩的肩膀。「我待會就結束,先到外頭等你。」他說。
說完就離開他們的桌位,回到自己那桌,他們那邊差不多結束了,也沒有續攤的打算,按照他同學的說詞,這次聯誼任務失敗,素質太低,可比魔獸。
同學說是這麼說,主要也是因為女方那邊不怎麼喜歡他們,互相嫌棄,兩派人馬都恨不得快點結束,火速鳥獸散。
沈威豪跟同學道別,在外頭等著,沒多久唐彥恩就出來了。
兩人對上眼,都沒有開口說話,他先走,唐彥恩跟上。
他們一塊搭乘公車回去,沉默得太久,錯過了對話的時機。沈威豪揣測著他的心思,他想對方應該也是。
公車人不多,他們並肩坐在兩人座椅,明明靠得很近,卻好像隔得很遙遠。
沈威豪靠窗,他想看身旁的人,又不敢轉過頭去。
他承認自己有點心急。
明明他已經主動示好了,剛才唐彥恩也給了一個不錯的回應,為什麼現在這傢伙又沒有什麼反應?
難道唐彥恩不想要跟他和好嗎?
沈威豪開始很焦慮,手心冒著冷汗,感到恐懼。
說點什麼吧,算我拜託你,開口說話啊!沈威豪內心不斷喊著。
「我們算和好了嗎?」
終於,唐彥恩終於開口。
沈威豪遲疑許久,點頭,回答,「嗯。」
簡單的一個單音,卻好像令他從什麼詛咒中解脫。
「你要不要跟我去遛狗?我們很久沒一起去遛狗了,好糖很想你。」他邀請著。
「好啊。」沈威豪答應了。為了修復友誼,他們必須一塊去遛狗,不然口頭上和好,氣氛卻還是繼續僵持著。
他陪唐彥恩回去,好糖一見他就像瘋了一般,猛蹭著他。唐父唐母都在,對他們和好的事沒多說什麼,只是用欣慰眼光看著他們。
沈威豪低著頭不敢跟他們對上眼,一想起他讓唐彥恩對自己做的事情,就覺得很心虛,對不起兩位長輩。
沈威豪帶著好糖先走,像是逃走一般,離開唐家。他只要一停下腳步,好糖就想撲到他身上,唐彥恩見狀,將狗繩接了過去,換他拉著好糖。
「你真的太久沒跟牠散步,牠都不正常了。」唐彥恩笑說。
沈威豪反駁,「牠一直都很不正常。」說完他笑了,對方也笑,尷尬不再,好像又回到往日時光。
走了一段,沈威豪冷靜了。
這樣最好,就把之前那件事情忘了,絕口不提,他們還能說說笑笑。
還是兄弟。
唐彥恩讓好糖表演新學會的招式,兩腿站起,然後轉圈。
或許是他們中間隔了太久沒見面,沈威豪總覺得唐彥恩給人的感覺變了,變得很成熟穩重,說話也不再唯唯諾諾,自然且令人感到舒適。
怎麼不過一兩年的時間,一個人的轉變可以這麼大。
沈威豪不動聲色地驚訝著,反觀好糖還是那樣聽話又蠢蠢的,他摸摸好糖的頭,說了句好乖,好糖巴不得可以撲到他面前舔他的臉。
「喂喂兄弟,克制點!」沈威豪阻止牠的激動,別開狗頭,可牠哈著舌頭,熱呼呼的氣息噴在他手上,口水也滴得到處都是。
唐彥恩在一旁笑了。
沈威豪站起身,甩甩滿是口水的手,跟著笑了一會。
在很好的氣氛下,兩人道別。
沈威豪踩著輕巧的腳步回家,一直以來壓在自己心頭的沉重大石消失了,和好的瞬間他釋懷了。原來只要這樣就能輕鬆,這段時間他到底做了什麼?
太傻,太蠢,太浪費時間了。
沈威豪在電梯裡,自嘲地苦笑。
這樣是最好的情況。
雖然回想起唐彥恩跟女孩子說說笑笑的畫面,會覺得心臟被捏住,不怎麼好受,但是他想他應該可以忍耐。
沈威豪重新振作,把唐彥恩放到朋友的位置,而不是喜歡的人。他現在已經冷靜許多,不再那麼的衝動。

他們和好後,會約好一塊等公車,但是他們的公車站牌在不同的方向。唐彥恩會先陪他等,等他的車先來,他上車後再走回自己的站牌。
偶爾也會有唐彥恩的車先來的時候,沈威豪會幫他注意並催促他趕快過去。
不只是唐彥恩改變,沈威豪也與過往不同,他們的話題變少,常常談不到一個地方去,卻還是想跟對方在一塊,一起等車,一起遛狗,要是有空就去對方家裡玩。
沈威豪有時候會有種錯覺,唐彥恩那樣配合著自己,好像是他也喜歡自己似的。沈威豪覺得或許有望,原本壓下的念頭又重新燃起。
他想跟糖糖在一起。
但是,在他意想不到的時刻,那念頭又被一盆水澆熄——
「我跟你說件事。」
有天,沈威豪在唐家,坐躺在大型沙發上,正玩著遊戲機時,唐彥恩端了飲料上桌,突然對他開口,表情異常認真。
「什麼事?」沈威豪先暫停遊戲,拿起果汁來喝。
「我交女朋友了。」他說。
沈威豪一口果汁噴了出去,全吐在唐彥恩臉上,他受到很大的驚嚇,久久反應不過來。唐彥恩拿紙巾抹臉,將果汁擦去,看了看他手上搖搖欲墜的杯子,接下杯子放到桌上,相當認命地收拾殘局。
等全部整理好,沈威豪才稍稍回過神,一直盯著唐彥恩,一臉茫然。
「你——你是怎麼了?」唐彥恩嘆口氣,詢問他。
沈威豪說不出話來,保持沉默,氣氛變得尷尬。
他知道自己應該要說些什麼緩解氣氛,可是他不知道要說什麼,在這一刻全身力氣好像被瞬間抽光,他除了看著人發呆,什麼都做不到了。
「豪豪?」
沈威豪隔了許久才反應過來,「我的天,我好驚訝。」
唐彥恩聽聞,不好意思地笑說:「有這麼驚訝嗎?我瘦了不少,變得好看了,有女孩子喜歡我,還送我餅乾跟小禮物。」
是啊、是啊,你變得好多,我都快要不認識你了。沈威豪緩慢點頭認同,他試著站起,用盡他最後的力氣。
「我要先回去了。」
「不玩遊戲了嗎?」
「改天再玩,你⋯⋯你記得幫我存檔。」
沈威豪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唐家,忘了是怎麼回到自家公寓,等他反應過來,他已經在房間裡哭了。
失戀很痛苦,他親身體驗了。
而且正在持續這樣的過程,他還要繼續跟唐彥恩嘻嘻哈哈,每天都在演著你是我兄弟的戲碼,他覺得自己應該要去當演員。
唐彥恩跟女友交往得很低調,只是偶爾還是會提到女朋友的事,沈威豪每次聽聞都覺得心如刀割。
他不想要知道這些消息,只要糖糖不提,他就可以好好假裝下去。
他變成了鴕鳥,把頭埋在洞裡,不看不聽。
唐彥恩十八歲生日那天,要跟女朋友一起度過,行程都已經安排好了。安排好了,還很有義氣地問他要不要加入,一起慶祝。
沈威豪細問,才知道只有他們三個人,所以他拒絕了。
「我不想當電燈泡。」不想看他們甜蜜的樣子。
「你怎麼會是電燈泡!來啦,人多才熱鬧。」
「那你去約別人吧。」沈威豪說完,對方就沉默了。
這件事不了了之,沈威豪也不知道唐彥恩生日那天是怎麼過的,他只知道自己很難過。
他嫉妒唐彥恩的女朋友,他覺得自己跟一個女孩子計較很難看。但他只要一想到唐彥恩用幫他口交過的嘴去親吻別的人,他就覺得自己快瘋了。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排解這份沉重的情緒,於是開始接近同志的圈子,期望能改變現狀,也期望能找到同伴,得到理解。
沈威豪在網路聊天室認識一個同性戀,他們第一次見面就去開房間,沒有做到最後一步,卻互相幫對方擼出來,隔著保險套口交。
對方暱稱小新,是很有經驗的零號,但不是特別喜歡插入的行為。比沈威豪大上幾歲,是名大學生,老家在中部,不是本地人。
對方說沈威豪的外貌是他的菜,所以提議正式交往。
沈威豪遲疑著,最後拒絕對方。
雖然有性愛的快感高潮,但是心裡卻很空虛。
他跟小新維持著關係,他們會接吻、會口交,但是不會做到最後,因為小新不喜歡。
「如果你想進來,就得跟我交往。」小新妖嬈地挑逗著,蹭著他的下體,勾引著他,想讓他變得更加迫不及待。
但沈威豪總是會在這種時候清醒過來,突然想起另外一個人現在不知道做些什麼。
每次想起唐彥恩,他都覺得很絕望。
沈威豪跟小新道別後,回到自己家,小新今晚特別纏人,一直搞到十點才放人,回到家都晚上十一點多了。
他沒想到的是,在這時間點,居然還有人出門遛狗。
他巧遇唐彥恩,或是他刻意在等他回來。
唐彥恩就在他家公寓樓下,原本半蹲著、摸著好糖,一發現他回來就站起,瞪著他質問:「你去哪了?」
唐彥恩興師問罪的口氣,讓沈威豪愣了一會。
「我去朋友家玩。」
「你的哪一個朋友?」
「問這麼多幹麼?你又不認識。」
沈威豪對於唐彥恩質問的態度感到莫名其妙,皺眉瞪著他,就算他是自己喜歡的人,但是被怒目相向,也是會不爽。
「走開,我要回家了。」沈威豪越過他,去開公寓大門。
好糖無預警地對他吠了一聲。
「好糖別吵。」沈威豪警告牠。
好糖又吠叫一聲。
沈威豪轉頭看牠,牠立刻裝出乖巧模樣,就是想他摸摸頭。
沈威豪覺得好氣又好笑,重嘆口氣,敗給牠了,蹲下身,摸摸好糖的腦袋,捏捏牠臉頰的肉。
「你呀!」開口全是無可奈何又寵溺的語氣。
唐彥恩站著,低頭看著他們。沈威豪聽見他不甘心的說:「你對狗比對我好。」
沈威豪覺得有點逗趣,他吃唐彥恩女友的醋,唐彥恩吃著好糖的醋。好像是什麼循環遊戲,差一點就能變成一個圓圈。
「你去哪個朋友家玩了,這麼晚才回家?」
顯然唐彥恩並不想放過他。
「你為什麼這麼想知道?我就算說了你也不認識。」沈威豪抬頭,重新站起身,要開門,這次好糖不再吵,因為已經滿足牠了,卻變成牠的主人在吵。
「對方家裡有那麼好玩嗎?有比我家還好玩嗎?你為什麼去那個朋友家,不去我家玩了?」唐彥恩明顯不甘心的模樣。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沈威豪聽了直搖頭,門開了,要進門,卻被擋了下來。
唐彥恩阻止他走,想要跟他說個清楚。
沈威豪的手被抓住,互相拉扯著。
「你不要鬧了!」
「你說啊!到底是哪個朋友啊!」
操!哪個朋友關他什麼事!現在是在演哪一齣,他們又不是、又不是男女朋友,唐彥恩憑什麼來質問他。沈威豪怒了,抬腳要踹唐彥恩。
唐彥恩學過合氣道,反射動作一般,躲開沈威豪的腳,撲向他,兩個人都倒在地上。
不幸中的大幸是,他家跟唐家所在的那種高級住宅區不一樣,他們家沒有管理員,沒人看見他們的扭打。
這情勢發展太荒唐了,唐彥恩居然跟他打了起來。
說學武是要保護他,現在卻跟他打起架來,太諷刺、太荒唐了。
打到最後,沈威豪覺得可笑,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唐彥恩皺眉瞪他。
「你管我笑什麼。」沈威豪不反抗了,索性躺在地上動也不動,地上很髒,他們的衣服都沾上一層髒汙,狼狽不堪。
「你為什麼討厭我?」
唐彥恩壓在上頭詢問他,打量著他,突然動作一滯。
沒注意到對方的反應,沈威豪還在想,唐彥恩是哪來他討厭他的這種愚蠢想法,他喜歡他都來不及了,哪可能討厭他。他還真希望自己能討厭他,不要這麼喜歡他。
「你到底是去找誰了?為什麼身上會有吻痕?」唐彥恩伸手去碰他的脖子,不相信那真的是吻痕,動手去摳,非常用力地摳著,狠不得刮下他一層皮似的。
「住手!很痛耶!」沈威豪用力推開他,摸著自己的頸脖,居然真的被刮掉一層皮了,汗水劃過都會痛。
「你跟誰在一起了?」唐彥恩憂鬱,沒跟他道歉,還是問著他同樣的問題。
「幹麼啦,你有女朋友,我就不能有女朋友喔。我當然是跟女朋友在一起了,不要再問了你煩不煩啊?」沈威豪護著自己的脖子,站起身,好糖在門邊探出頭,完全不敢接近他們。
「這麼晚了發什麼神經,我要回家睡覺了,你也別在外頭逗留,快點回去。」沈威豪踢他一腳,催促他快走。說到底他還是擔心著他。
唐彥恩答應一聲,低著頭離開他家公寓,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他跟誰出去鬼混,給唐彥恩打擊真有這麼大嗎?就好像他喜歡自己一樣⋯⋯
只是他這麼希望而已,又是想太多了吧。
沈威豪深呼吸,長嘆口氣。
他覺得很痛苦。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 2.Set B【月光之城回歸套組】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Set B【月光之城回歸套組】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 3.《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4.《慾望中毒》下

    《慾望中毒》下
  • 5.《慾望中毒》上

    《慾望中毒》上
  • 6.《唯一目標吃到你》

    《唯一目標吃到你》
  • 7.《曖昧期到此為止》

    《曖昧期到此為止》
  • 8.《雙向獨佔》

    《雙向獨佔》
  • 9.《將軍登床入室》

    《將軍登床入室》
  • 10.《聽說掌門有姦夫》

    《聽說掌門有姦夫》

本館暢銷榜

  • 1.《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 2.Set B【月光之城回歸套組】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Set B【月光之城回歸套組】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 3.《唯一目標吃到你》

    《唯一目標吃到你》
  • 4.《狼御史的誘惑》

    《狼御史的誘惑》
  • 5.制服別亂脫之《警察大人來一發》

    制服別亂脫之《警察大人來一發》
  • 6.《爺的解酒湯》

    《爺的解酒湯》
  • 7.食傾天下之《養太子》

    食傾天下之《養太子》
  • 8.食傾天下之《睡王爺》

    食傾天下之《睡王爺》
  • 9.食傾天下之《把皇上》

    食傾天下之《把皇上》
  • 10.《當攻是門技術活》下

    《當攻是門技術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