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經商再續前緣青梅竹馬
分享
甜檸檬1131

《粿女當紅》

  • 作者七巧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8/03/09
  • 瀏覽人次:9720
  • 定價:NT$ 210
  • 優惠價:NT$ 166
試 閱
明明他要臉蛋有臉蛋,功課頂尖,還很護著她,
但青梅竹馬的她卻無視他的魅力,對表裡不一的國中班長動了心,
最氣人的是他們多年交情竟敵不過女同學的挑撥離間,從此疏遠他,
分開多年,如今的他是留美碩士,還是能力一流的行銷經理,
是婆婆媽媽眼中的金龜婿,可他依然一心向著她,
聽她酒後哭訴,求他救救她家草仔粿的生意,他義無反顧的答應,
先幫她到廟慶擺攤,天天生意好到爆,草仔粿全部賣光光,
還鼓勵她試做新造型、新口味以及畫LINE貼圖,
他不但每樣新品試吃、給中肯的意見,還成本價提供原物料,
她也會主動關心他、約他吃飯,開心和他通電話,
眼見兩人變成情侶關係只差一步而已,哪知,國中班長再次介入,
約她吃飯、看電影、送鮮花,還說要帶她去見父母!
嚇得他親吻告白一起來,怕再不行動,心愛的她就變成別人的老婆了!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來來來,剛出爐的草仔粿,又Q又香喔!」游家欣站在自家小店前叫賣,敞開的店門口擺著長桌,放著當天出爐不同口味的草仔粿。
位於桃園某鄉鎮巷弄間的「艾嬤ㄟ草仔粿」,是由奶奶楊阿艾創立,至今已有半百歷史,賣著傳統草仔粿和紅龜粿。
雖然是年節拜拜才用到的祭品,因奶奶手藝好,用料實在,草仔粿的鼠麴草及內餡蘿蔔絲都是自種自產,附近街坊鄰居不僅年節拜拜會來買,平常日也愛吃,口耳相傳,過去幾十年生意還不錯。
之後由父親接手,店內多由母親跟奶奶負責做粿,父親泰半時間務農,承接爺爺的田地,除了種植一些蔬果外,更種植大量的蘿蔔、鼠麴草、芋頭、地瓜、花生等等,自給自足供應草仔粿不同內餡的食材。
自小就幫忙家裡做粿的游家欣,一直很喜歡奶奶手作的傳統粿品,於是大學畢業後毅然決然留在家幫忙,只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喜歡傳統粿品的只剩老人家,年輕人興致缺缺,加上還有其他競爭者,店裡的生意漸漸走下坡。
父母曾要她外出另外找工作,認為家裡的小店已無前景,加上奶奶身體已大不如前,不便再跟著做粿做活,父母也因店裡生意每況愈下,有意考慮改換營生。
可她捨不得放棄奶奶傳承的老味道,仍想努力守住傳統招牌,說服父母繼續經營,她也積極開發新口味,希望能吸引新的客源。
轉眼間,她已在家工作五年。二十七歲的她,留一頭肩上齊髮,側分勾在耳後,臉容素淨未施脂粉,穿著樸素,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年輕,一副鄰家女孩模樣。
「李媽媽,要不要買草仔粿?」她笑咪咪叫喚去黃昏市場買菜路過的李媽媽。
「最近沒拜拜,等拜拜一定跟妳買。」李媽媽笑說。
「不一定拜拜才吃,平常就能吃,我有做新口味甜粿,要不要買回去吃看看?」游家欣笑咪咪的推銷著。草仔粿平常只做成圓形,若遇到節日,會印上壽龜和壽桃圖案,也有紅龜粿及紅桃粿。
「我家孩子不愛吃這個,我有年紀了,不敢吃太多澱粉類。」年逾五十的李媽媽,頗重視身材保養,笑笑的推謝。過去是因公公愛吃,她去買菜便順路買幾個回去給老人家吃,而公公在去年已經往生了。
「沒關係,有需要再過來喔!」游家欣笑笑地跟李媽媽寒暄幾句,向她揮手道再見。
不一會兒,幾個穿制服的國中生打打鬧鬧地走過來。
「等一下要去吃什麼?我想吃甜的。」長髮及腰的女生甜甜說道。
「我要吃鹹的。」另一瘦高男孩說道。
「我兩種都可以。」綁馬尾女生說得率性。
「我兩種都想吃。」微胖男孩嚷嚷,「肚子好餓!」
這方,游家欣繼續叫賣,「好吃的草仔粿,有菜脯米、芋頭絲、鹹綠豆,甜的有紅豆、地瓜、花生口味,都是今天現做的,同學要不要吃看看?」
「喂,叫妳喔!」
「是叫你啦!」
一男一女推著笑說著。
「我才不吃什麼草仔粿,那是老人家吃的。」瘦高男孩撇撇嘴,「小胖什麼都吃,去跟大姊姊捧場一下。」將一旁男同學推向攤位前。
游家欣依然扯唇笑問:「同學要吃什麼口味?」
綽號小胖的男孩笑得尷尬,「對不起,我沒要買。」他忙朝同學們又靠回去,咕噥抱怨著,「幹麼推我?」
「那去吃麥當勞好了。」綁馬尾女孩做出決定。
「OK,走吧!」幾個人異口同聲,匆匆走遠。
這方,游家欣臉上的笑意不由得淡去,默默望著幾個繼續打鬧、快步離開的國中生身影,她的思緒不禁飄飛到過去—
 
那一年,她國三,離畢業剩兩個月,她暗戀一年多的班長要辦生日趴,難得連她都受邀,應該說班上有半數的同學都會參與。
自國二就擔任班長的鐘威華,外表出色,成績優秀,家境很好,是學校風雲人物,班上好幾個女同學都對他心生愛慕,連隔壁班女生及一、二年級學妹也有人向他告白。
而她,亦是默默暗戀他的一員。
長相平凡、成績更平凡的她,不敢妄想得到班上及學校校草的青睞,卻希望藉此機會,送心儀的他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
於是她親手做了自認為很有慶生意義且充滿心意的禮物。
那日,鐘家寬敞客廳布置得像同樂會般繽紛熱鬧,身為主角的鐘威華更像王子般耀眼,一一接受同學們給的生日禮物祝福。
尤其心儀他的女同學,更費心準備禮物,宛如當是情人節一般,有人送巧克力,有人送花,更有人送自製的生日蛋糕。
「哇塞!這真的是妳做的?買的吧!」男同學陳大危見班花童珮宸送上的鮮奶油草莓蛋糕,驚嘆道。
「我媽教我做的,不過都是我自己動手烘焙的。」童珮宸自信的笑說。
「太賢慧了吧!人長得漂亮,會讀書又會做蛋糕。」幾個男同學一臉欽羨,班花竟親手做蛋糕送班長。「鐘威華太幸福了!你們郎才女貌,湊一對啦!」男同學開始吆喝著。
童珮宸面容嬌羞,輕嗔他們胡鬧,實則內心喜孜孜的。
「童才女若同意,我是不反對啦!」鐘威華撥撥瀏海,帥氣說道。
他很習慣接受女孩們愛慕的目光,不過還沒交女友,除了是維持行情外,也是因為向他告白的女生他都不滿意。
若對象是童珮宸,他倒有些期待。
這一邊,手上還捧著禮物尚未送出的游家欣不免窘迫,心下因同學們起鬨要促成鐘威華和童珮宸,頓升一抹失落感。
「喂,妳不是要送禮?」一旁的羅方競推了下她的肩頭,提醒著。
他想知道她會送鐘威華什麼生日禮物,以便判斷她是否也是他的粉絲一員。
「班長,祝你生日快樂。這是我做的禮物。」游家欣笑咪咪地上前,雙手奉上一只紙提袋。
「謝啦!」鐘威華伸手接過,拿出紙提袋內的紙盒打開,驚訝的睜大眼。
「家欣送什麼?又一個手作蛋糕?」萬宏志湊過來探看。「這是……壽桃造型的草仔粿?」
「蝦咪?家欣做壽桃!」徐名川拿過鐘威華手上的紙盒,一看內容物,大笑道:「這是我阿嬤愛吃的!」
「我看看,這個有應景,祝班長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陳大危也搶過紙盒,雙手高高舉起,做出向鐘威華拜壽狀。
霎時,一群同學都哄堂大笑起來。
游家欣臉紅耳熱,無比窘迫,完全沒料到她用心做的生日禮物竟然換來一陣訕笑,就連壽星鐘威華也跟著笑個不停。
羅方競見狀,替她心生不平,打算搶過陳大危高舉的紙盒,欲結束這場無聊的笑鬧。
「給我。」他伸手一搶,卻沒拿好,紙盒掉落,裡面兩個壽桃草仔粿掉落在白淨的磁磚地板上。
羅方競一驚,彎身要撿起,另一隻小手探過來,忙將兩個草仔粿撿起,放回紙盒,還從口袋掏出面紙,將沾到些許油漬的白淨地板擦乾淨。
「對不起,我送錯禮物,因為我只會做這個。我媽媽要我早點回去幫忙顧店,你們繼續玩,我先走了。」游家欣起身朝大家強顏歡笑,隨即轉身匆匆離開了鐘家。
「喂,你們鬧得太過分了。」鐘威華不由得指責一逕取笑她的幾個男同學,即使他方才也是取笑她的一員。
「羅方競更過分,是他搶過去才讓草仔粿掉在地上。」陳大危把過錯推向羅方競身上。
「我不是故意的。」羅方競為自己喊冤。
他只是想搶下被眾人嫌棄的無辜草仔粿,哪知會發生意外。而方才見到游家欣硬扯出一抹難看的笑,令他心口像被針扎了一下。
「不管怎麼樣,星期一上課要向家欣道歉。」鐘威華搬出班長威嚴說道。
當他看見游家欣遞上的禮物時,心下感到很囧,且不想吃什麼草仔粿,一時忍不住才跟大家一起笑鬧,但見她因難堪而離開,他還是得表現出君子氣度才行。
 
游家欣回想起那件難堪的往事,即使已過十數年,還是覺得尷尬。
儘管隔天她上學時,幾個男同學到她座位向她道歉,說是班長交代的,她只能一臉笑咪咪的表示沒事。
她心下因送錯生日禮物,在暗戀的初戀對象面前丟臉而難過;另一方面更在意被羅方競刻意弄掉的草仔粿,因而對羅方競心生嫌隙。
「家欣,另一籠草仔粿蒸好了!」
母親的叫喚,令還在回憶中的她回了神。
「喔。我這就進去幫忙。」她又朝店外左右張望了下,確定並無路過的客人,才匆匆轉進屋裡的廚房。
即使生意不佳,她跟母親每天還是會做出數種不同口味的草仔粿,若非祭祀節日,平常做的量已遞減許多,但到晚上關店前還常有剩的。
晚上九點,游母看著店外擺在桌上的草仔粿,搖搖頭嘆口氣道:「今天又剩不少,明天是不是少做點?還是做一兩種口味就好?」再這樣下去,她得再勸女兒另找工作了。
「明天是十五,應該會多些人買。」游家欣說得樂觀,邊收拾桌上剩的草仔粿。
他們堅持當天做的粿只當天賣,到晚上沒賣完就留著自己吃,有時接連剩太多,冰冷藏也不能放太久,只能分送給鄰居吃,因此愛吃草仔粿的街坊鄰居相對減少來買的機會。
「現在農曆初一、十五,也沒什麼增加買氣。」游母不免感慨今非昔比。「啊!里長伯。」一看見朝游家走來的里長伯,游母打起精神熱絡問候,「來買草仔粿?」
「不是,來問問你們有沒有意願去夜市擺攤?」
「夜市?」游母一愣,游家欣也感到微訝。
這時,從屋裡出來的游父跟里長伯寒暄起來。
「夜市攤位不是要抽籤?承租至少也要一、兩個月吧?」游母說道,就算能抽中攤位,場地費成本應該也吃不消,換算下來,一晚租金要數百、甚至上千元。
里長伯表示,是臨時有固定的攤販想轉租,以單晚費用計算便可,夜市主委跟他熟識,遂向他問問社區有沒有人要去遞補。
里長伯直接想到「艾嬤ㄟ草仔粿」,順路就過來問問。
「好啊!我們去擺攤。」游家欣忙應諾。
她曾想過去市場或夜市擺攤,應該能增加草仔粿的銷售機會,只是這附近就只有夜市那一處,算是這鄉鎮連同隔壁鎮、數個里內,最有人潮的一處地點。
但聽說那裡攤位一位難求,加上若要長期擺攤,一次付出的場地費頗高,就連想去菜市場擺攤,也因為成本考量而打消念頭。不過只一晚的租金,便能較無壓力去嘗試看看。
游父游母頗意外女兒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可以。媽媽手腕受傷還沒好,爸爸晚上也要帶阿嬤去中醫復健,夜市交給我去叫賣就行。」游家欣拍拍胸脯,決定把握這難得的好機會,要將草仔粿推銷給逛夜市的年輕人。
聽她這麼說,游父游母遂答應了。
「里長伯,這些草仔粿帶回去吃吧。」游母從桌上拿了幾個草仔粿,裝塑膠袋遞給要走的里長伯,今天沒賣完也只能自銷。
「你們是做生意的,怎麼能免費送人吃?」原沒打算買草仔粿的里長伯,因游母遞送一袋粿品,不好推拒也不好白拿,掏出兩張百元鈔欲付帳。
游母與他推託間,最後意思的收張百元鈔當一點成本費。
「不是我在說,『艾嬤ㄟ草仔粿』真的好吃又用料實在,就可惜藏身在小巷子內,外地人都不知道,希望去夜市可以大賣呀!」里長伯呵呵笑道,轉身離開。
游家欣一聽,充滿鬥志,期待第一次的夜市擺攤可以賣出好成績。
 
 
晚上六點。
這方夜市,數個攤販已大張旗鼓,準備做生意,逛夜市的人潮從三三兩兩逐漸聚攏。
「來來來,好吃的草仔粿,古早傳統口味,美味又健康!」游家欣站在一張簡易的摺疊桌前拉高嗓門叫賣,桌上擺著各種口味的草仔粿。
不多久,現場已呈現喧囂熱鬧氣氛,攤販林立,客人如織,尤其賣吃的攤販,擠滿人潮,好幾攤都大排長龍,唯獨她這攤位,乏人問津。
她看向左邊賣雞排攤位,飄著陣陣雞排香,排隊客人已擠到她的小攤位前。
她又看向右邊,賣章魚燒攤位,飄著陣陣香氣,排隊客人同樣從那攤販前擠到她這方小攤位前,與左邊排隊人潮交錯著。
她索性繞出攤位,手拿幾個草仔粿,直接朝排隊客人叫賣,「艾嬤ㄟ草仔粿,傳承五十年的手工美味,先生要不要來一個?小姐買一個吃看看?真的很好吃!」她笑咪咪向客人熱絡推銷,得到的卻是一個接一個朝她搖頭謝絕。
「小朋友要不要吃看看?」她微彎身,詢問跟媽媽一起在排隊要買章魚燒的小女生。
小女生朝她搖搖頭,抬頭看媽媽。
「買兩個好了,明天早上拜拜給妳阿公吃。」年輕媽媽朝一逕推銷的她說道。
游家欣連忙包兩個草仔粿給今晚的第一個客人。雖叫賣好半晌才賣出兩個,她還是頗感欣慰。
只不過之後仍然沒什麼買氣。
天空忽地緩緩飄下雨絲。不久,雨勢逐漸加大,逛夜市的人潮紛紛走避,攤販也趕緊收拾。
游家欣又撐了一會,眼看已無人潮,不得不提早結束。
她將桌上的草仔粿匆匆收進保溫提袋,並收起臨時擺攤用的摺疊桌,一手揹著有些沉重的保溫提袋,一手拎著摺疊桌,匆匆往機車停放處步去。
來到機車前,她身上有些溼淋,將摺疊桌和保溫提袋放在機車踏墊上,從座墊下的置物箱拿出雨衣要穿,又不免擔心保溫提袋淋溼了,雖然有防水功能,可萬一雨勢變大滲入雨水,裡面食物便會受損,但只要保護好,即使沒賣出,冰著存放還能吃上幾日。
這麼一想,她轉而將雨衣覆蓋在保溫提袋上,自個兒戴上安全帽,騎車返家。
反正離家不遠,回去也要洗澡換衣服,淋點雨沒什麼關係。
她騎著車,因下雨車速不快,朝回家的路而去。
馬路上,車潮來來往往,一輛鐵灰色進口房車從她身旁快速駛過。
這時,車內響起手機鈴聲—
「嗯,快到家了。」西裝筆挺的男人按下藍牙耳機,聲音沉穩的回道。
不久,他在紅燈前停下,旁邊慢車道一輛機車緩緩駛近。
他原本沒注意,卻在瞥了一眼車子右側後照鏡時一驚。機車騎士半罩式的安全帽下,看見一張已一段時間不見的熟悉臉容。
那是……游家欣?
因外面下著雨,那沒穿雨衣的女騎士沐浴在雨中,他沒能細看,機車已掠過他車身,停在他右前方等紅燈。
他不禁透過擋風玻璃,望著雨刷刷過雨痕外那抹機車騎士背影狐疑著。
不久,綠燈一亮,兩方一前一後、一快一慢的朝前方駛去。
他沒再特別留意已遠遠落在他車後的那輪機車狀況,朝自家方向前行。
 
 
「家欣,回來了!怎麼淋溼了?妳沒帶雨衣?」游母見女兒淋雨回來,有些訝異,忙拿條乾毛巾讓她先擦拭。
「怎麼沒打電話回來,我去載妳。」游父說道。
女兒不會開車,原本他要開車載她去夜市擺攤,她表示距離不遠,初次擺攤帶的東西不多,自己騎車就行。
「回來就要洗澡沒關係。」游家欣笑笑的不以為意。
「夜市生意好嗎?第一次去就下雨,應該沒賣多少吧?」這時,從二樓緩緩步下來的游奶奶楊阿艾關心問道,她其實不太贊成孫女去外面奔波。
「因下雨不如預期,不然應該會賣得不錯。」雖然內心對初次擺攤的成效頗為洩氣,但面對奶奶的詢問,她打起精神,笑笑的說得樂觀。
即使今晚入不敷出,收入完全不夠付一晚的攤位租金,但下次若還有夜市的臨時攤位,她仍想再試試,不會因為一次失敗就放棄這條商機。
稍晚,她洗完澡進自己的房間。
她坐在書桌前,邊吹頭髮邊看電腦,她所以經營部落格和FB,是為宣傳店裡的產品,但透過這免費平臺接到的訂單寥寥可數,對店裡生意並無多大幫助。
忽地,出現一則個人訊息,令她訝異。
只因敲她的對象竟是國中同學羅方競!
要參加同學會嗎?
一行簡短訊息,教她怔愣半晌,沒給予回答。
她跟羅方競其實已經很少聯絡、很少碰面。
他家雖然離她家近,她常能看到羅母來找母親閒聊,甚至年節也會買她家的草仔粿、紅龜粿拜拜,但她很少遇到羅方競。
他在高中畢業就被家人送去美國唸書,直到研究所畢業才回國,服完兵役後進入他父親的貿易公司工作。
羅父的公司位於新北市,離桃園的羅家約四十多分鐘車程,羅父每天通勤,之後公司日益擴大營業,便在公司附近買了一間公寓,羅父偶爾因加班或應酬太晚會在那裡過夜,羅方競則直接住那裡。
即使離家車程不到一小時,羅母說他一個月頂多回來一兩次,兩人幾乎沒機會碰面,距離上次不經意跟他碰頭,已過大半年。
平時雖然有幾個朋友、同學會跟她在線上問候,他卻不曾主動傳私訊給她。
她跟他的關係,早已趨於平淡,久久巧遇,也只是點個頭而已。
幾日前,她便接到國中同學發訊邀約同學會,心下對參加同學會有些猶豫。
國中畢業的前幾年,她曾出席一兩回同學會,每每同學都會提起她家賣草仔粿,她做壽桃草仔粿送班長的事,令她只能尷尬的笑著面對。
雖然曾經發生那件難堪的糗事,讓她成為同學們回憶的笑柄,她並未因此討厭草仔粿,她始終喜歡家裡充滿著鼠麴草的特殊香氣,否則不會堅持接續家裡的生意。
算算,距離國中畢業都十二年了,因後來她沒再參加同學會,也已多年沒辦過,她跟國中同學已有十年不見,有點想看看老同學,卻又因故心生躊躇。
沒料到羅方競會詢問她的出席意願,早年開過幾次同學會,他並未參加。
而比起她送鐘威華生日禮物被取笑的糗事,羅方競在笑鬧中搶奪、弄掉她做的草仔粿,更令她耿耿於懷。
她跟他因那件事起了疙瘩,原本因兩家母親交情好,他們從國小到國中常一起上下課,他沒當她是女生,她也不介意跟他像哥兒們,兩人交情一直很好,卻在那件事之後,她有意疏離他。
直到高三的寒假,兩人才又有了交集,她一度以為跟他恢復了昔日的友情,他卻再次令她內心受傷。
她因此真的跟他疏遠了,加上他高中畢業後就出國,兩人好幾年沒機會碰面,即使他暑假回來,即使在路上不經意巧遇,她都有意避開他。
比起面對許久不見的國中同學,一想到要面對他,可能會跟他面對面說話,更令她覺得尷尬。
回憶過去好半晌,游家欣思忖片刻,敲下幾個字回訊—
不一定,你去,我就不去。
一傳出訊息,她就後悔了。
她不回應就好了,幹麼一副跟他賭氣似的?顯得幼稚。
她想再補發一個笑臉圖,可猶豫了下,還是作罷,選擇下線、關機,上床睡覺。
這一邊—
羅方競看到她回覆的訊息,不覺蹙起眉頭。
她這是什麼意思?
第2章
熱熱鬧鬧的夜市,擁擠喧囂,人潮絡繹不絕。
「來來來,好吃的草仔粿,傳統ㄟ古早味,美味又健康!」游家欣再度來到這裡擺攤,精神抖擻的熱絡叫賣著。
雖說昨晚狀況不佳,因里長伯表示今晚還有臨時攤,她決定再挑戰一回。
只不過她依然被左右的雞排攤和章魚燒的香氣給掩沒了,擠在她桌位前的客人,仍是在排隊等著買兩邊的熱食。
即使失去地利,她仍不放棄,拿起特地準備的大聲公,朗聲叫賣著—
「來來來,人客看過來!『艾嬤ㄟ草仔粿』買一送一,只有今晚!」
只要能賣出,她不惜來個跳樓大拍賣,即使沒賺錢,也還不算虧本,只是做白工而已。
若能藉此機會,讓不吃草仔粿的年輕人肯嚐鮮,她相信一定能捉到一些新客源,畢竟她對自家粿品的美味度很有信心。
原本邊滑手機邊排雞排攤和章魚燒的年輕男女聽到買一送一,不少人紛紛轉頭看向她這方。
她見狀,忙拿起幾個草仔粿,繞出摺疊桌,繼續推銷。
「客人要兩個,菜脯米跟花生,買一送一,只要二十元;這位小姐要買六個;妹妹要兩個紅豆的,好喔,請稍等。」
幾個年齡不一的客人向她購買,她笑盈盈應諾,邊轉頭拿起桌上不同口味草仔粿一一裝袋,再笑盈盈遞給客人。
「我要每種口味各一個,不用買一送一,算原價。」當她轉身再拿起攤位上的草仔粿要打包給另一位客人時,身後一道男聲說道。
「喔!好,呃?」一轉頭,看見穿格子襯衫、牛仔褲的高䠷男性,她瞠眸一驚。「你怎麼……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會來夜市?」她眨眨眼,愣問。
「想回家就回家。我不能逛夜市嗎?」身高高她一顆頭的羅方競,微低頭看她,她太驚詫的表情,令他不以為然。
「夜市是年輕人逛的地方。」她咕噥說道,無預警在這裡被他撞見,感到彆扭。
「我很年輕。」他開口強調。若不是要來找她,他確實對夜市沒多大興趣。
他很介意她昨晚傳的訊息,原先打算在今天晚餐過後直接去她家欲找她問清楚,游母卻告知她去夜市擺攤了,令他感到意外。
他瞥了一眼她只以一張摺疊桌擺起的簡陋攤位,輕蹙眉頭問道:「為什麼來這裡擺攤?」
該不會昨晚回家途中他看見騎車淋雨的人真是她?
那時他有瞥見輕型機車踏墊上,橫擺著疑似摺疊桌板及被雨衣覆蓋的一大袋物品,想像她辛苦出來擺攤,甚至還淋雨回去,他心頭不覺悶扯了下,不太舒服。
「在這裡擺攤礙到你?」因他蹙眉,面露一抹不以為然,她心中不免升起一抹火氣。
「沒礙到我。倒是妳在這裡跳樓大拍賣,打壞自家粿品行情,艾嬤知道會哭吧。」
她家賣的傳統粿品訂價公道,用料還比別人的更紮實,一個二十元利潤不算高,畢竟是靠手工製作,她現在竟以買一送一做促銷,連他都替這桌被賤賣的草仔粿難過掉淚。
聞言,游家欣蹙起眉頭,不由得對他擺臭臉,兩人久久才又遇上,他竟然一碰面就吐槽她。
「這是行銷手法懂嗎?半買半相送,吸引沒吃過的客人嚐鮮,只要吃過就會想回購。」她抬高下巴瞪著他,神情認真強調。
她是臨時想到這個好法子,來夜市擺攤只是剛好有機會,之後也無法天天再過來,且攤位的租金真的吃不消。
昨晚買氣不佳又遇上下雨,帶出來的粿品幾乎又都帶回去,今晚無論如何要將帶來的粿品都賣掉才行。
買一送一沒賺錢無所謂,就當是送新客人試吃,邊打響「艾嬤ㄟ草仔粿」名氣,只要客人吃了好吃,之後便會去她家購買。
羅方競不由得挑了下眉,心生莞爾。她竟在他面前強調行銷手法,一副他是門外漢的樣子。
見他面露一抹頗不以為然的神情,意識到她面對的可是行銷碩士、商場精英,游家欣撇撇嘴道:「我知道你在美國是唸行銷管理,現在在你爸公司擔任行銷經理,我不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但我的想法應該沒錯吧?」
「妳的想法沒錯,但用在這裡,達不到預期效益。」羅方競說得直白。「把傳統粿品擺在這裡原就缺少吸引力,會逛夜市絕大多數是年輕人—真正的年輕人,對傳統粿品沒興趣,即使妳送他們吃,吃完也不會特地回購,白白浪費辛苦製作的心血。也許在別處夜市還有點機會,但這裡不行。
「要嘗試擺攤就去廟口或廟會慶典,那裡不需要降價也能吸引大批客源,即使去逛廟會慶典是年輕人,也會應景買來吃,或當伴手禮帶回家。」他理性的給予建議。
「說得比唱得容易。」聽他滔滔不絕,一副說得理所當然的模樣,換游家欣面露不以為然的神情。
「要能去廟口或廟慶活動擺攤,我也會搶著去。你不知道就連在這夜市能有個臨時攤位、只付一晚場地費都是運氣了,是里長伯好心告知才有的機會。」
「既然如此,不如別浪費時間和金錢,等有確切的賺錢機會再去外面做生意。」羅方競中肯建議著。
「你來這裡做什麼?」說了半天,還不是沒有建設性,她打算驅趕他,別妨礙她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看看。
「買草仔粿。給我每種口味各一個,不,各兩個。」他打算先捧場完,再跟她談同學會的事。
「羅媽媽昨天已買好幾個要給你阿公吃了。」以為他代他母親順便買一些回去拜拜,而他爺爺已過世多年。
「是我要吃,又不是給我阿公吃。」羅方競沒好氣回道。
「不用勉強跟我捧場,這不是你這種喝過洋墨水的『年輕人』會喜歡的古早味。」游家欣諷刺道。她可沒忘記他曾不只一回取笑她家的草仔粿。
「喂,說到底,妳還在記舊仇,才會回那句幼稚的話—我去同學會,妳就不去?」沒想到她記恨記這麼久,羅方競瞇起眼,決定跟她挑明了說。「我是真的喜歡吃妳家的草仔粿,過去的事,根本是誤會。」
「我沒記恨,早忘了。」游家欣不想提那不愉快往事。「我會去參加同學會,可以了吧!」她有些敷衍說道,心下只希望他快離開,不想今晚生意又做不成。
羅方競想多解釋,但這場合確實不適合談話,他並非想參加同學會,是希望藉著那機會跟她好好坐下來聊聊,解開過去的心結。
「那就同學會見。我要買的草仔粿給我。」他沒忘了提醒她打包。
游家欣狐疑的看他一眼,拿起幾種口味的草仔粿裝袋遞給他。
他掏錢付帳,轉身離開,不久,他的身影已被人潮掩沒。
她怔忡半晌,還是納悶他會因為同學會的事特地來找她。
不過眼下沒時間探究,她得把握今晚擺攤機會,繼續打起精神叫賣做促銷。
 
 
羅方競走出摩肩接踵的夜市,走到停車場,坐進自己的房車裡。
他沒立刻發動引擎離開,從塑膠袋拿出一個草仔粿吃了起來。
他思緒隨著這熟悉味道,飄到年少時—
 
國三那日,在鐘威華的生日派對上,當他看見她送給鐘威華親手做的壽桃草仔粿時,其實頗為吃味。
他跟游家欣雖然自國小就交好,但他並未把她當做女生,而是像哥兒們的純友誼。
直到上國中後,他對她有了不一樣的感覺,漸漸意識到她是個女孩子,對她萌生出一抹青澀的情愫。
當他發現她原來喜歡鐘威華時,內心不免受到失戀的打擊。
而他原想制止幾個同學搶奪壽桃草仔粿的嬉鬧舉動,卻不小心弄掉她手作的草仔粿,見她二度受傷的眼神卻硬扯出一抹笑,他心裡很不好受。
在她匆匆離開鐘家後,他也找個理由提早離開生日派對。
他想向游家欣道歉,解釋那事是純屬意外。
可當他來到她家門前欲找應該已到家的她,游母卻表示她去參加班長生日派對還沒回來,還反問他沒去參加嗎?
他愣了下,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猜想她也許躲在哪偷偷難過才沒回家,他不禁十分懊惱,只能轉身回家。
隔天上課,幾個同學走到她座位向她道歉,她一臉笑咪咪的表示沒事。在她看見他時,卻刻意別開臉,一副不想跟他說話的模樣,令他心生介意。
在那之後,他幾度想為那日的事向她解釋,卻遲遲沒有機會,沒過多久就畢業了。
高中兩人分隔兩地,他考上建中到臺北市唸書,而她就讀桃園一所國立高中,他雖通勤,但因課業忙,早出晚歸,兩人很難碰到面。
一方面他能感覺到她有意疏離他,即使有機會在街頭巷尾巧遇,她都會裝作沒看見,就算他偶爾代爺爺去她家買草仔粿,她遠遠看見他就轉身進屋裡,忙別的事而不招呼他這個客人。
她刻意疏離,令他頗為不爽,卻又不知如何改善兩人的關係。
直到高三那年寒假,母親受游母所託,希望他能替成績不理想的她,補補數學、理化和英文,就怕她考不上大學還得重考。
其實以她當時的成績不至於考不上大學,但若能幫助她考到較好的學校,他自是樂意替她補習,也想藉此改善兩人已冷淡許久的關係。
於是,在寒假第二天她主動來他家報到—
「羅方競,我媽要我來找你補習。」游家欣拎著裝課本和講義的提袋,站在他家門口,對來開門的他尷尬說道。
她其實不想來找他,寒假寧可自習又能留在家裡幫忙做粿,爸媽卻要她把握最後一個寒假加緊努力課業,又因他寒假有空,才能找他這個功課很好的鄰居幫忙。
「我知道你也是被你媽逼的,不想教我沒關係,我回去了。」她轉身想走,就是不想跟他說話。
「喂,想落跑?」羅方競一手探向前,拎住她後頸衣領。「我沒被逼,我不想做的事,我媽也逼不了我。」他有些酷酷的申明。他是心甘情願要替她補習。
他反倒感謝母親替他找來這個機會,他其實喜歡教她功課,從國小、國中,她常會主動向他問功課,卻在國二之後,她逐漸減少跟他一起做功課機會。
倒不是她成績變好,是她轉而去找班上成績名列前茅的班長問功課,那令他在意起來,明明他的成績排名在鐘威華之上。
「真的沒有強迫你喔!」游家欣轉過頭看他強調。
「沒有。進來!先說好,我不會像以前教妳那麼寬容,現在是非常時期,會嚴厲要求妳達到每天的進度。」
「你以前教我哪裡寬容了?動不動就罵我笨,講過的還忘……」她撇撇嘴,咕噥抱怨著。
過去他雖不曾拒絕教她功課,可他容易面露不耐煩的神色,後來她才轉而找班長請教數理問題。
除她以外,好幾個女同學也會在下課後找班長問上課時的難題,班長總是態度溫和又耐心地教導她們,令她不禁對班長萌生情愫。
「妳本來就笨,死背的還行,但理解力跟邏輯很差。」羅方競說得直白。
他不會刻意說好聽話,不像鐘威華,對女生很有一套,裝作體貼紳士,異性緣也因此特別好。
可私底下,鐘威華的個性並不是那樣,一樣在背地裡批評一再找他問功課的幾個女生理解力差、腦袋駑鈍,那當中也包括她。
這些話,他自是不會向她挑明了說,即使他道出真相,她一定認為是他嫉妒鐘威華,故意說對方的壞話。
羅方競看似嘴巴壞,卻對她不懂的問題,一再反覆驗算教導,直到她確實瞭解為止。
每天在她回家前,他會給她作業,要求她回去做完,隔天有問題再問。
她感覺不像過去找他問功課那麼簡單,問完就結束。
現在她不禁有上補習班的體悟,或者說是上家教更為貼切。
他替她從高一至高三按時間表做總復習,還替她畫每科的重點,另印別的講義試卷給她,即使放寒假,她每天帶回家的功課,比上課時還多一倍不止。
「羅老師。」游家欣笑咪咪提著補習提袋進到他房間,刻意這麼喊他。
她走到他書桌,往他旁邊屬於她的座位坐下,從提袋拿出幾張試卷,「這是昨天作業,我都認真寫完了。這次都會寫耶!」她不禁很有成就感。
她轉頭看他,又道:「我覺得你很適合當家教!以後可以兼差。」
被他認真教授一週,她腦袋清明許多,對一向害怕的數理,逐漸能心平氣和的面對它、解決它。
她不得不稱讚他腦袋聰穎且教學有條不紊,對於他的嚴厲要求,也不再覺得負擔。
他雖然大她一歲,嚴格來說只虛長她幾個月,兩人是同屆,但他不管各方面都比她大上好幾歲似的,尤其上高中後,他高她很多,也變得成熟了。
她不禁盯著他瞧,彷彿已經很久沒仔細看過他。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羅方競愣問。
一被她這雙黑白圓亮的大眼凝視,他竟有些不自在。想想,他已許久不曾跟她正眼相望。
雖說這幾日她天天來他家,兩人在他房間待上好幾個小時,但他專心教她功課,她是低著頭面對桌上的課本或試卷,兩人幾乎沒有四眼相對的機會。
尤其像現在這樣,她張大著眼,直直瞅著他的臉容好半晌。
「呃?沒有。」游家欣眨眨眼,搖搖頭,心口無端一跳。
她也不知自己為何會忽然盯著他瞧。
過去兩人曾經很熟悉,後來因故變得疏離,她對現在的他不免有些陌生,應該說是對他的長相有一點陌生感。
「只是覺得你變很多,不僅變高,喉結好明顯,鬍碴也變多了,看起來很成熟,像男人。」算算他已十八歲,快成年了,而她過去從沒覺得原來他長得很好看。
「倒是妳都沒變,腦袋沒長智慧,身高沒增加,身材也沒變。」羅方競笑笑的調侃,試圖抹除內心的那抹不自在。
「誰說我都沒長?我有長高兩公分,還有,增加一個Cup!現在是B!」游家欣刻意抬頭挺胸向他強調,她已脫離A Cup行列。
聞言,羅方競愣了下,視線不覺向下望去,盯著她穿著寬鬆的T恤領口。
「完全看不出來。」他別開眼,因她向前挺身,坐在椅子上的他,不由得稍微往後退。
「厚!沒騙你,我真的有長大!」一被他瞧扁了,游家欣有些不服氣,站起身,兩手刻意將寬鬆T恤往後捉緊,挺起胸部道。
小時候他總笑她是「扁平族」,沒當她是女生,如今,她早已是不折不扣的大女孩。雖說只有B Cup不足以驕傲,班上半數女同學都是C、D以上等級,令她真的羨慕。
但因面對他,她偶爾會有些幼稚舉動,也忘了男女之分,大剌剌想向他證明她有長大了!
羅方競見狀,更愕然。
他的眼睛不禁又盯著她的胸部,即使隔著衣料,但因她緊扯T恤,明顯看出她凸顯的胸部,令他心跳微亂,呼吸有些不順。
她朝他又靠近些,腳尖不慎踢到他的椅子腳,一個重心不穩,直接向他撲去,而他被她一撞往後仰倒,倒向床鋪。
她趴跌在他身上,倏地一驚。「那個,我……」她慌忙撐起雙手欲離開他的身上,她手心直接貼上他灼熱的胸口,教她驚慌,彷彿燙到手似的倉皇離開床鋪,用力甩手,將手背到背後,尷尬得臉紅耳熱。
還仰躺在床鋪的羅方競,心跳更是異常。
方才她趴跌進他胸膛,縱然隔著衣料,僅是短暫的接觸,他仍明顯感覺到她胸脯的柔軟,身體不由得繃緊,心口鼓譟不休,他也才意識到自己對她其實仍藏有一抹情愫。
「要證明妳有B Cup,不用直接貼上來讓我檢查。」他從床上坐起身,以開玩笑的口吻說道,意圖消除空氣中那抹尷尬的曖昧氛圍。
她繃著臉嘟起嘴,不滿的道:「剛才是意外,意外!誰要倒貼讓你檢查!」
她沒好氣的坐回書桌前屬於她的位置,拿出課本低頭翻看,心下其實很想轉身逃開。
羅方競見她氣呼呼的模樣,莞爾一笑。
雖然跟她因故疏離了兩、三年,但他對她還存在著一抹對異性的好感,而他早將她當女孩看待,卻又難以向她告知他的心情。
 
 
接下來因為逢農曆過年前夕,每年這時節是游家生意最熱絡的時刻,一家人從早到晚忙著做粿,游家欣自是要參與,暫停幾日上羅家補習。
直到農曆初四,她才又來羅家。
原本母親要她慢幾日再來打擾,因得知羅方競感冒在家,沒跟父母出門向親戚拜年,她不放心過來探看。
「哈囉,新年快樂!」她按了電鈴,庭院的鐵門一開啟,她便自行入內。
他家與她家雖僅隔兩條街,但他家這區的房子是附前院和車庫的三樓別墅住宅,在他小一時新屋落成,羅家也才搬進這裡。
而她家那邊是一整排相鄰的二樓透天厝,是爺爺買下的房子,屋齡比他家至少多上三十年,坪數不大的一樓當店面使用。
兩家母親因為談得來,交情很好,但她家和他家在經濟條件上其實相差一大截。
「聽說你感冒,還好嗎?有沒有看醫生?吃藥了沒?中午有吃嗎?」游家欣一進客廳,見他從二樓樓梯走下來,感覺沒什麼精神。
「還好。要開始補習了?」羅方競在沙發上落坐問道。
因父母不在家,若她直接上樓到他房間不太妥,他便先下樓來。
就算雙方父母對他們很信任,他還是想避免上回的意外發生,否則難保他會對她做出不禮貌的行為。
畢竟他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是身心正常的大男孩,而他對她很有感覺。
「還沒。我是來探病的,不過若你不嚴重,要恢復補習也可以。」游家欣笑咪咪的回道,將拎著食物的提袋放在茶几上。
她先拿出一只保溫壺,「這是鼠麴草泡的茶,我有加點蜂蜜,不難喝。」
「鼠麴草茶?」他微愣。
他知道那是她家做草仔粿用的,臺語俗稱「刺殼草」,過去為野生雜草,因用量大,她家田裡種了很多,但他從未聽過她拿來泡茶。
「我阿嬤說鼠麴草可以治感冒、止咳、化痰,它在中藥裡其實有很多功效,我拿一把曬乾的來泡茶,特地給你加些蜂蜜,你不喜歡這味道就當中藥喝。」
羅方競拿起保溫壺,轉開蓋子,立即漫上一股熱氣,伴著濃濃的鼠麴草香還有一股蜂蜜味,很舒服。
他倒了一杯啜飲。「我不討厭這味道。」相反的,他一直很喜歡,尤其喜歡她身上常會染上這股草香味。
「那就好。你今天喝完這壺,我明天再泡一壺給你。」見他願意飲用,游家欣感到寬慰。
「妳還帶什麼?」羅方競望了一眼茶几上的紙提袋,希望她帶來她家的草仔粿,他很想吃。
「喔,這個是二阿姨送來我家的臘肉禮盒,我拿一條來送你,當做是『束脩』。」游家欣掏出一條真空包裝的臘肉條笑咪咪強調,送給他這個家教老師,可是非常貼切應景。
羅方競見她遞上的臘肉條,愣了下,神情有點窘。
一逕開心送禮向他大方分享的游家欣,見他神情微恙,不禁斂去笑容。
「我是不是送錯禮?」她小心翼翼探問。似乎她的想法太傳統老派,跟不上同年紀的人。
「沒,謝謝,我很高興。」羅方競扯唇一笑,伸手接過,放在一旁沙發上。
他不好意思向她坦承,他母親不愛臘肉,家裡餐桌也不會出現這種東西,她送給他,他又無法料理,這種被她視為高級品的東西,送他反倒是浪費。
可對於她大方與他分享的行為,他是開心的。
「那個……還有這些我家拜拜的餅乾,但你應該不會喜歡,你家都吃進口餅乾。」游家欣一臉困窘。
她把自認為好的東西拿來要跟他分享,也當是感謝他教她功課,可她卻忘了,羅父的公司就是做食品貿易,他家常有吃不完的各式進口餅乾零食,她來他家唸書時,羅母還常拿來請她吃。
「我還是帶回去好了。」她尷尬一笑。
「留著,我想吃。」羅方競伸手拿過她欲提起的紙提袋。
他除了喜歡她家做的粿品,也喜好她家會出現的傳統零嘴,喜歡她家的飲食習慣。
國小時曾有幾次因母親陪父親應酬會晚歸,讓他下課後去她家停留,他在她家吃過幾次飯,一直很難忘。
雖然他嘴上說想吃,游家欣卻誤解他的表情,認為他是勉為其難才收下的。
 
很快地,寒假將結束,為感謝他認真教導,讓她對數理的理解力大大進步,她笑咪咪問:「你有沒有想要的東西?我可以用紅包買來送你喔!」
雖說他家經濟寬裕,他要什麼有什麼,但她單純想好好回饋他,又怕花錢買的禮物不是他喜歡的,那就浪費了,索性先問清楚。
羅方競看她一眼,思忖了下,道:「不用花紅包錢,妳親手做就可以。」
「喔,什麼?但我沒做過什麼。」游家欣歪著腦袋想著能做什麼送他致謝?
「我生日時送我壽桃草仔粿。」他一臉認真向她索討。
他一直介意她送鐘威華親手做的壽桃草仔粿當生日禮物,因為那桃子外型倒過來看便是愛心,儼然是暗示她對鐘威華的心意,令他不禁也想得到。
聞言,游家欣臉色一變,因他的話,心口刺痛了下。「羅方競,你很過分!」
「我很過分?」見她眼神含怒瞠視著他,令他不解。「只是跟妳要兩個手作壽桃草仔粿當做生日禮物很過分?等到我生日太久了,下禮拜三就送我。」
他索性向她說得更直接,那一天是西洋情人節。
他打算藉由那日,藉著她送的禮,向她告白。
未料她完全誤解他的意思,以為他幼稚的又提起當年的糗事取笑她。
「喂,我是認真的,不是開玩笑,更沒取笑的意圖。我喜歡草仔粿!」他強調。母親所以常去她家買草仔粿來拜拜,不只是因爺爺愛吃,他也愛吃。
「胡說!你根本不愛吃草仔粿!」游家欣氣他刻意說假話。
他若坦承不喜歡她家的草仔粿,並不影響兩人的友情,可他一再藉故取笑她,令她難以忍受。
國三那件事,她對他弄掉她做的草仔粿非常介意,之後才有意疏遠他,即使巧遇也刻意迴避,是直到高三,因母親要求他替她補習,兩人隨著每天見面相處,逐漸恢復往日情誼,她也放下曾有的心結。
不料他依然對她存有一抹輕視之意,她感覺比國三時更難受、更不堪。
「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她忿忿的轉身離開羅家。
之後只要他在家,她就不再踏進羅家客廳。
羅方競見她生氣離去,對她激動的反應很不解,也因她拒絕送他親手做的壽桃草仔粿而耿耿於懷。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缽蘭》

    《缽蘭》
  • 2.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 3.地下皇帝之《鳳凰特典》

    地下皇帝之《鳳凰特典》
  • 4.金雀皇朝之《地下皇帝》

    金雀皇朝之《地下皇帝》
  • 5.精選優質男之《總裁見不得光》

    精選優質男之《總裁見不得光》
  • 6.幸福竹蜻蜓番外之二《飯票前夫》

    幸福竹蜻蜓番外之二《飯票前夫》
  • 7.幸福竹蜻蜓番外之一《抗婚孕妻》

    幸福竹蜻蜓番外之一《抗婚孕妻》
  • 8.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9.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10.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