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小說館 首頁

先婚後戀深情揪心富帥菁英
分享
花園G1205

《他只在床上告白》

  • 出版日期:2018/02/09
  • 廠商:新月 花園文化
  • 瀏覽人次:8950
  • 定價:NT$ 230
  • 優惠價:NT$ 182

誰的青春不是甜美又充滿遺憾?
像鄉間雨後迎光的小路,分不清潮濕還是溫暖。


我,陳穎,本名陳招男,不要誤會我是因為名字俗氣才改名,
是為了跟杜禦這個冰山般的男人結婚才改,是因為,我想迎接挑戰,
杜禦本來是我朋友也是我死黨樂樂的男友,眾人都說我是狐狸精,
說我背叛了14歲就說好要三個人一起到老的約定,
但我跟杜禦都很明白,我只是他無法跟樂樂繼續走下去的避風港,
所以他說:招男,我可以負責任,但我不會再愛上除了樂樂之外的人,
他這麼說的時候,一定沒想過我的心像毛巾一樣被擰痛了,
我不甘心,我單戀6年的心不甘心,因此我接下跟他結婚的挑戰,
我換了個名字便是想重新開始,我甚至使出全力改掉火爆的脾氣,
偏偏10年婚姻只換得床上的熱情,他從來沒笑得像跟樂樂在一起時,
離婚是我提的,我回到樂樂已經當了村長的那個溫暖小村落,
單戀丟棄了、脾氣不改了,只管追結婚前被自己捨棄的夢想,
卻沒想到,除了重拾友情之外,我還能「看清」愛情⋯⋯

夏娃生活簡介:
除了改不掉晚睡晚起的壞習慣,一切生活正常。
寫稿以外的時間看書、看韓劇,最近一年迷上做麵包,不過夏天手揉麵團果然不是人做的事——
興趣是拍照,最近一系列的作品是高山曬傷照,哈哈。
假日的休閒活動就是爬山、騎鐵馬……咦?超過字數,那就這樣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天地大廈。
陳穎望著餐桌對面的丈夫。
杜禦垂著眼眸,喝了一口咖啡,抬頭接觸到她的目光,彷彿才想起他的妻子還在氣頭上。
「穎兒,妳不要把媽的話放在心上,下班我會先回去一趟,妳什麼都不必煩惱,交給我來解決。」
「媽說的也沒錯,家裡人口少,多生幾個,多點孩子的笑聲,熱熱鬧鬧的總是好,就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陳穎冷水澆掉杜禦的好風度,他的臉色逐漸凍結。
「好了,到此為止,妳不要再說下去。」杜禦板起臉,不想和她吵。
「你不想帶孩子,我一個人帶總可以了吧……為什麼不可以要?」陳穎胸口堵著一股氣,很煩躁,很焦慮,感覺像是要爆炸了。
「……妳不要再說了。」杜禦整個臉沉了。
「不說要怎麼商量?反正這次你要聽我的,讓我再生一個女兒,我會自己帶!」
「妳怎麼自己帶?小孩隨時要哄、要抱,哭了、餓了不等人,妳半夜根本就爬不起來—— 」
「俊英那時候的情況怎麼可以跟現在相提並論!我如果一個人忙不過來,我會請保母,絕對不會吵到你!」陳穎被杜禦踩到痛腳,瞬間爆氣了。
「妳不要亂發脾氣,我們在俊英身上花多少心血和時間,妳還忙不夠?況且妳想生女兒就能生?不要胡鬧了。」杜禦低斥她。
「我兒子有什麼不好?我忙得很快樂!我就是不懂全家都那麼盼望,為什麼你要反對?到底是誰胡鬧!生不到女兒我就繼續生,我們又不是養不起!」
「妳開始胡言亂語了……冷靜下來,不要再跟著家裡起鬨。我去上班了。」杜禦臉色緊繃,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在毫無結果的爭執上面,從餐桌起身。
陳穎一雙眼睛瞪得很大,衝過他身邊跑進房間……等杜禦進去拿外套,她把一包紙袋扔到他身上。
「穎兒!」杜禦不能忍受她的亂發脾氣。
「存摺、股票、房契……所有財產都在這裡。」
「妳拿出來做什麼?」
「我們的財產是夫妻共有,我有權利分一半,我的部分就當作我付給你的贍養費,我要兒子的扶養權—— 如果你不生,我們就離婚!」
「穎兒,妳太過分了!」
他這人向來講原則,當他說「不」,就是沒得商量,結婚十年來,陳穎還不了解他嗎?
但是陳穎這座悶了許久的火山,終究還是爆發。
因為不生第二胎的問題,吵到要離婚,這是杜禦始料未及。
但是陳穎說出口了,就算她只是一時衝動嚷出來,以她的脾氣,硬著頭皮她也會走到底。
面對暴走的妻子,過去杜禦會讓她自己慢慢冷靜下來,過一陣子再和她溝通。
但是這一回,陳穎和他冷戰,在家完全無視他的存在,「完美妻子」全面罷工。
杜禦終於忍無可忍,他主動開口……答應她的離婚。
陳穎也知道杜禦的原則是銅牆鐵壁,沒有轉圜餘地,和他硬碰硬,她從來就沒有好下場。
向來都是這樣的。
陳穎只是意外,面對離婚,杜禦會提出這種條件—— 
「妳非得離婚的話,我無話可說,不過家裡都很寵俊英,不可能會讓妳帶走,弄到最後只好上法院了……官司開打,時間是拉鋸戰,拖久了,雙方撕破臉,站在俊英的立場考量,不管父母哪一方爭取到扶養權,都是兩敗俱傷的局面,相信妳也不樂見。
「穎兒,如果妳還是非得離婚,又要俊英,我可以成全妳,不過我希望能夠把傷害降到最低,如果離婚之後妳能夠答應先回快樂村去等一段時間,明年我會安排俊英轉學到杏山去念書,讓俊英留在妳身邊。」
杜禦明知她在故鄉臭名遠播,是人人喊打的狐狸精,還要她回快樂村被人白眼,他是以為她不敢答應,還是另存心思?
 
 
陳穎仰著頭,瞪著屋頂的漏水……又多一處了。
「哇啊,這不是小水滴,這根本是水柱了……會不會變瀑布啊?」歡樂樂從背後抱上來,整個重量掛在她身上,嘴裡嘖嘖嘖,把陳家破屋頂的漏水當奇觀,嘖嘖稱奇。
陳穎曾經非常生氣的想過,杜禦如果是硬著來,那麼她半夜把兒子拐走也理直氣壯,偏偏他摸著她的頭勸說還抓中她的心思—— 她怎麼忍心讓兒子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
考慮到兒子的心情,她選擇以和平的方式處理兩人的離婚,和杜禦簽訂離婚協議書,等待來年和兒子團聚。
離婚之前,她把父子的生活起居都安排妥當,請人幫忙煮三餐和打掃,所以比較不擔心。
回到快樂村,已經四個多月了。
陳家的平房是外公留下來的,陳穎返鄉才發現小庭院的老樹因為被颱風劈倒,壓破屋頂。
多虧有歡爸和樂樂幫忙修補,總算有個安身之地,偏偏漏水……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她把所有財產都給杜禦當贍養費,換取兒子的扶養權,現在要努力賺生活費,才存了一點錢……真是傷腦筋。
「所以說招男,這個錢還是不能省,補屋頂這麼大的事本來就應該交給專業的來。」歡樂樂還是喜歡叫她招男,老早就把陳穎這個名字當耳屎給扔了,她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直接撥給專業的阿水師,不等「屋主」出聲,村長就自己出主意了—— 
「喂喂喂……阿水師,我村長啦,最近忙不忙?」
陳穎回頭瞪住她。
村長當作沒看到,走去客廳繼續講電話,「……這樣啊,看你什麼時候有空過來招男家看看……對啦,就是屋頂漏水……那等這陣子下雨過後,再麻煩你跑一趟,謝謝你……哈哈,不是沒開啦,是我的手機沒電自己關機了我沒發現……江大農找我?你在機車店啊,機車又壞啦……」
陳穎望著大雨大雨一直下,從屋頂漏得滿地都是,等俊英明年搬過來就會用到這個房間,先整修也好。
套一句樂樂的話說,十年還真不是匆匆過,她過去東學西學的技能派上用場了,再來找些兼職做,多賺點錢……
「招男,還有沒有飯,我肚子餓了,幫我煎個蛋。」講完電話,歡樂樂晃回來了。
「一個小時前才吃過,妳飯桶啊!」
遇到這個大飯桶,她還是忍不住扯開喉嚨,白費了她這十年的修身養性。
話又說回來,這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雖然她和杜禦十年婚姻落到離婚收場,她反而拾回和樂樂的感情,彌補過去年少輕狂一時激情所犯的錯誤。
過去十年裡,她每每想到樂樂就痛的心臟,終於……可以不再痛了。
所以說杜禦……真的是很討厭!
 
 
時序進入十二月,再過兩個禮拜就是聖誕節,陳家的屋頂終於不再漏水,雖然修補好了,但是……
真的沒問題?
月光下,仰頭一看,屋頂都還看得到拼拼湊湊出來顏色不一的磚瓦,到處東一塊、西一塊像補丁的痕跡—— 陳穎特地拍給兒子看,告訴兒子這是別的地方沒有,只有陳家屋頂才有的「特色」,讓兒子眼睛一亮,也跟著很開心。
然而陳穎嘴裡所謂的「特色」,其實是在摳門屋主的預算控制下,以「堅固耐用」為前提,阿水師口吐白沫,花了許多時間把積存的餘料翻出來補上的。
馬路旁停著一輛黑色轎車,男人站在小庭院外,仰頭看著屋頂許久,才皺著眉頭拉下目光。
他摸摸花框小鐵門,試著輕輕一碰,兩扇小鐵門就開了,根本沒鎖……男人眉間的紋路更深了。
男人看看錶,踩著月光,走進陳家庭院,察看環境,巡視門窗,屋裡一片漆黑,每天早睡早起的屋主,還是一樣十點就上床……
媽……樂樂阿姨老是趁妳睡著爬上妳的床,妳有沒有發現這其中有很大的問題?
嗯……現在是溫泉季,村長很忙,還忙著約會,我猜你樂樂阿姨現在如果不是在麥叔叔家,就是正忙著在村裡團團轉……放心吧,她這陣子都沒空過來,每天只有吃早餐才看得到人。
媽媽,妳不要轉移話題,妳把我們家的大門鑰匙藏在門口外面的花盆被爸爸發現時,爸爸說這動作很沒安全觀念。妳以前住在家,還有我跟爸爸看著妳,幫妳收鑰匙,妳現在一個人住,大門的鑰匙放在窗戶溝槽,連樂樂阿姨都知道妳的習慣,這樣很危險妳知道嗎?
俊英,媽好想你,才一陣子沒見到你……你又長大了……
媽媽,妳一睡著就迷迷糊糊的,連爸爸抱妳回房間,妳都不知道,萬一有壞人深夜闖進去,爬上妳的床怎麼辦?我實在很擔心妳……
嗯……你爸爸把你教得真好,你的口氣愈來愈像他了……
杜俊英每天睡前都要跟媽媽視訊道晚安,而父親總是盯在一旁。
杜禦把手指伸進窗戶底下的窗溝內,心情很複雜……他到底是希望摸到鑰匙,還是希望她已經改掉壞習慣呢?
不管怎麼說,他覺得心理平衡了一些,他這個做丈夫的耳提面命,被她當耳邊風,而她最愛的兒子說的話,待遇平等—— 
唉!
杜禦拿到鑰匙,卻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十幾年前的快樂村來來往往都是村子裡的人,環境、人口單純,老一輩貪方便,家門鑰匙隨便塞還情有可原,現在的快樂村已經發展為觀光溫泉區,正值溫泉季,到處是陌生遊客,她還毫無警覺心!
喀……
 
依然是陳家小厝。
寒冷的夜,窗門緊閉,把月兒關鎖在窗外,屋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隱隱約約,廚房旁邊的那間房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古早的大通鋪唧唧嘎嘎地響。
通鋪上,高高隆起的棉被蓋著微微的喘息聲,吸吮聲,淡淡的茉莉香被森林裡的芬多精包圍,吞噬,慢慢打開了一道門,通回過去的時光……
「嗯……你回來了?」今天又加班到這麼晚。
陳穎眼睛張不開,呼吸充滿清新好聞的森林香,嘴裡嘗到杜禦的味道,他的唇,他的吻。
杜禦的體溫包圍著她,溫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慢慢暖熱了她的身子……在寒冷的冬夜裡,背後一股涼意,陳穎忍不住往他懷裡鑽了鑽。
「……我回來了。」
黑漆漆的通鋪上睡著離婚婦女,離婚男人的外套、領帶擱在一旁。
杜禦嘴角微揚,她依然維持著好睡好入眠的好習慣,睡得一塌糊塗,分不清東南西北。
「嗯……幾點了?」陳穎摸著一副結實的胸膛,解開一排鈕釦,剝他的襯衫,解皮帶扣……
「十一點多吧?」杜禦把一副柔軟的身子抱進懷裡,額頭貼著她,深深吸了口氣,不得不承認,這十年來他是太依賴她了。
「俊英又收到情書了……聖誕節都還沒到,已經有好幾個不認識的女生寄卡片給他,樣子長得像你真吃香。」真吃味,父子都一個模樣,招蜂引蝶。
「是嗎?」他兒子真是什麼事都跟她分享,杜禦和兒子住在一起,卻連一張卡片都沒見過。
杜禦加深了嘴角的笑容,滿意地發現,幾個月來的分離並沒有造成影響,陳穎潛意識裡還停在過去的生活模式,十年養成的習慣已經深入她骨子裡了。
以往杜禦有應酬或加班無法回家吃飯時,陳穎都會把兒子的生活瑣事跟他說,讓他再忙碌也不會錯過兒子的成長。
杜禦親著她的唇,他就喜歡她睡得又沉又香的時候,她也只有這個時候最坦率。
「他傳照片過來,每一張卡片都寫得好肉麻,好直接,現在的小孩……」陳穎習慣了交代兒子的事情,習慣了老是被他的吻打斷。
可是……他今天沒有酒味,怎麼吻得這麼重,抱得這麼緊?
還有……她兒子只傳照片給她,怎麼沒有拿給她看呢?
陳穎感覺連呼吸都被杜禦吞噬了,他今天的吻又深又重,像猛獸一樣,讓她沒來由的不安,彷彿要掉入黑洞裡抓不住自己。
她摀住他的嘴巴,轉開臉去深吸了口氣……怎麼回事?他很久沒這麼吻她了。
杜禦拉下她的手,揉握著她冰冷的手指,心底留有一絲嘆息。
陳穎意識逐漸浮上來,想起來—— 
她的寶貝兒子一天會丟好幾則訊息過來,每天都開著視訊跟她道晚安,俊英沒有把卡片拿給她看,那是因為他們母子分居兩地……因為她和杜禦已經離婚了—— 
「樂樂?」
她和杜禦離婚了,偶爾睡得太沉就會發生這種情況,把半夜爬上床的樂樂當成是下班回來的杜禦。
歡樂樂老是爬上床就一把抱住她,像八爪章魚巴住她不放,拚命擠光她胃裡的空氣,死命把她弄醒。
陳穎這麼不容易醒來的人被吵醒,一個大腳免不了—— 
「……像嗎?」
黑暗中,陳穎差點踹下去了,卻突然傳來杜禦的聲音……
杜禦渾厚低沉的聲音跟樂樂清脆爽朗的聲音差了十萬八千里,怎麼會像?還有,他細碎的吻持續落在她的臉頰,她的耳垂,她的脖子,她的唇,甚至她的身子都能感覺到杜禦雙手的愛撫……
不是樂樂,那麼是—— 
「我又作夢了?」這次的夢境竟然真實到她分不清楚,是因為上個禮拜才見面的關係?
穎兒,我們盡量避免影響到俊英的正常生活,讓俊英能有健全的身心發展,以後全家每個月固定兩次郊遊聚餐,這個條件可以嗎?
為了兒子,她當然好。
她的父母離婚後,兩個人好聚好散,小時候她最期待的就是全家出遊的日子。
所以雖然離婚了,她還是和杜禦拉著兒子的小手,手牽手快樂去郊遊—— 但是經過幾個月下來,陳穎有些後悔了。
陳穎以為離婚是,兩人各自展開新生活,用嶄新的心情迎接美好的未來。
但是到了杜禦這裡……情況好像不太一樣。
現在如果給她重新寫離婚協議書,她一定斬釘截鐵拒絕他,並且嚴厲警告他—— 離婚夫妻就應該分得清清楚楚,永不再見!
「真意外,妳會作春夢?」
陳穎當然是在作夢,不然已經離婚的杜禦這個時間出現在她的房子裡,在大通鋪上光著身子和她抱在一起,發生如此跳脫現實的狀況該如何解釋?
不過夢裡居然連一盞燈都沒有,而且夢裡的杜禦瘦了,以往厚實的胸肌變得有點單薄……上個禮拜確實看到他臉尖了點,這大概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
想到這裡,陳穎更懊惱,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和他分得乾乾淨淨,卻還是對他魂牽夢縈。
所以她就更氣杜禦,每次見面他總是讓她忘記兩人已經離婚的事實,每次總是讓她以為他們還是一家三口開開心心的出遊,她還是他的妻子。
杜禦……真的瘦了……
「穎兒,妳還沒睡醒?」杜禦在她一雙手胡亂撫摸之下,聲線改變了,緩緩抓住她的手。
嗯?陳穎半瞇著惺忪睡眼,還沒反應過來。
啪嚓。燈,亮了。
杜禦翻起身開燈……
他怎麼知道開關在那裡?陳穎瞇著眼睛適應光線,目光跟隨人影移動,一時之間思緒好錯亂。
是杜禦嗎……為什麼光著上半身?
陳穎從床上爬起來,揉了揉眼睛。
只是幻影吧……怎麼還在?
她用力眨眼睛,隨著人影靠近,高高仰頭看。
牆面斑駁的小屋裡,一踩就發出響聲的大通鋪,晃閃的燈光底下有如巨人般當頭壓下來的身影,這個人……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紀,走過慘淡的青春歲月,褪去冷鬱王子年少輕狂的外衣。
十年風風雨雨,經過社會洗禮的杜禦,已經明確掌握未來的目標和方向,心有所依,成功和穩定成就了眼前自信從容的他……
眉目如劍,英氣逼人,完全不需要華麗的背景來烘托,內斂沉穩的氣質蘊含光華,藏不住穩健企業家的萬丈光芒—— 
真是杜禦!
他怎麼來了?
陳穎終於完全清醒,倒抽一口冷氣,就像看見外星人出現了—— 眼睛瞪得奇大!
杜禦壓著光線在她身邊坐下來,瞇眼瞅著她的樣子……好久沒見她這副模樣。
陳穎狂亂的捲髮披肩,美目瞠得又圓又亮,水潤的臉頰紅豔豔,充滿血色的嘴唇還微微腫著他吻過的痕跡,身上剩下一件薄透的背心……
杜禦把滑落她肩膀的肩帶拉好,她穿這件背心跟沒穿一樣,根本遮不住雪白豐滿的胸部,他瞅著酥胸上的吻痕,本來只是來看看她,是他太無法克制了,等她發現又要罵他了。
杜禦轉開臉,找她的衣服……不知道被他脫哪兒去,怕她凍著,他拉起棉被裹住她。
「醒了沒?」看她一臉將醒未醒的模樣,杜禦伸手把掉進她嘴裡的髮絲撥開,梳攏她一頭亂髮,手指輕輕擦過她冰涼的臉頰。
陳穎是震驚過度了,她在回想剛才……究竟哪一場是夢,哪一段是現實?
杜禦是來做什麼!
「樂樂不在這裡。」她喃喃地脫口而出。
接著想起,樂樂說杜禦最近來過杏山別墅,兩人在那兒巧遇。
陳穎曾經跟杜禦提過樂樂有交往對象。
杜禦走出過去的傷痛,但樂樂是他的妹妹,始終是杜禦心裡最牽掛的人,所以陳穎也猜到,杜禦是故意安排樂樂去當杏山別墅的管理員,製造「巧遇」的機會,目的是想照顧這個妹妹。
「我知道,我不是來找她。」山上的氣溫比平地低,杜禦觸到她暴露在冷空氣中的臉頰和脖子都是涼的,便把整個手掌覆上去溫暖她。
又來了、又來了……我們離婚了好嗎?老是這樣!
陳穎不感激他的體貼,一雙眼睛瞪得無比大。
既然不是來找樂樂……他來做什麼?
「我來找妳。」
陳穎才默默想著「不會是……」,就聽到杜禦的回答,她臉頰瞬間發燙,又惱又狼狽地揮開他的手。
算了,被他看穿也沒什麼,反正他一直都知道她對他餘情未了,沒什麼好遮掩。
「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我沒鎖門?」陳穎把棉被拉到脖子上,不去想他留在肌膚上惱人的餘溫。
杜禦看了她一會兒,皺眉頭起身下通鋪,從外套口袋裡摸出一把鑰匙,他放到化妝台上—— 
啪!重重拍了一聲。
陳穎探頭看見她的大門鑰匙—— 曉得是怎麼一回事了。
「別把鑰匙放在外面,誰進來妳都不知道。睡得迷迷糊糊誰都能拉上床!」清冷的聲音隱忍著火氣,前一句話還有稍微吞忍,後一句話根本是直接訓斥她。
她還真想問他,他現在這麼閒,她晚上和兒子視訊他都在家,公司還好嗎?而且把兒子教得跟他一樣愛念,還故意闖進來又想給她震撼教育!陳穎瞬間爆氣。
她忍下這口氣沒有飆罵他,是看在杜禦自己也很愛兒子,肯把扶養權讓給她的分上。
她想到他得承受家裡的集體轟炸,壓力非常大,心裡不好受,不然—— 杜禦!我已經跟你離婚了,你還要管這麼多、這麼寬,還把「前妻」視為是你的責任,你住海邊嗎?
陳穎沉默地瞪著杜禦正在穿襯衫的背影……
她真的睡到迷迷糊糊,把杜禦拉上床?
她又把杜禦的衣服給脫了?
陳穎轉開臉,用力轉開思緒,不讓自己再去猜想剛才發生什麼事……
杜禦身上淺水藍條紋襯衫,是去年聖誕節她親手做的親子裝,她兒子也有一件,黑色外套則是新年買的,不過他應該搭另外那件灰色外套比較配……陳穎緊緊管住自己的嘴巴,她已經不是他的妻子。
「你有什麼事不能透過你的祕書聯絡,非得你親自跑一趟?」現在,陳穎已經連他的電話號碼都刪了,手機裡只剩下他的祕書胡剛的電話,她就是用行動證明要和他劃清界線的決心。
杜禦回頭看她一眼,臉色很冷,很不悅。
「把皮帶給我。」
「你喝多少?我不是你老婆了。」陳穎這時候倒是很慶幸,自己已經脫離婚姻的枷鎖,擺脫完美嬌妻的義務。
想想,她不用再伺候這位大爺,不用再忍受他滿嘴的酒氣,被他薰到滿腦子發脹,心情真是好。
陳穎正把她的好心情表現在臉上時,看見杜禦沉著臉色走過來—— 
陳穎回到故鄉幾個月的時間裡,已經慢慢做回過去的自己,她可不再是過去那個以丈夫為天的妻子,離婚婦女沒在怕他!
她抬起下巴,用「離婚婦女」這塊燙金盾牌迎視他逼人的視線。
但是杜禦……他想幹什麼?他爬上來做什麼?不要以為她餘情未了,他就可以為所欲為!
陳穎嘴唇還腫脹著他的餘溫,緊繃著身子,費盡全力壓下狂跳的心臟,怒瞪他,「你到底要我說幾次,我跟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 」
杜禦完全沒把「離婚婦女」這塊盾牌當一回事,一把扯開她裹在身上的棉被,深眸看了幾眼,摸向她的大腿……
「不要!我已經—— 」
杜禦皺著眉頭,從她大腿底下抽出皮帶來。
陳穎張著嘴巴,窘到下巴差點掉下來了……她坐在他的皮帶上,她怎麼不知道?他知道也不早說。
「妳不要什麼?」杜禦真的是非常明知故問。
陳穎緩緩閉緊嘴巴,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就算她連他的皮帶都抽掉,她也要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看來不用太擔心妳了。」杜禦一手抓著她強悍的拳頭,瞇著深邃的眼眸瞅著她薄紅的臉皮,嘴角隱隱揚起。
「多管閒事。」陳穎抽回手,最氣他這一點,對「前妻」還管東管西,他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照顧她!
杜禦瞥見她的睡衣壓在棉被底下,順手抽出來,從她頭頂套上去。
陳穎臉黑了,伸手穿進袖子裡,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被脫掉過……男人真是下半身動物,尤其是杜禦—— 都已經離婚了,還吃她豆腐,當她還是過去那個年輕不懂事的陳招男嗎?
但陳穎不敢嗆他,因為心虛,因為對他餘情未了,她不知道自己睡得迷迷糊糊時,做了多少「虧心事」?
「杜禦,我再強調一次,我們已經離婚,你不要再把我當成你的妻子、你的家人!我不需要你來擔心,你不要再到我家來—— 」陳穎差點咬到舌頭,看到杜禦遞過來的紙盒,上面的卡片寫著「給最愛的媽媽」。
「俊英想在聖誕節前送給妳,我到附近辦事情順便繞過來一趟……他本來想在聖誕節給妳驚喜,但是妳跟他說那天有工作,月底的郊遊也因為妳有兼職要延後。妳到底兼幾份工作?」杜禦臉色很難看。
「……謝謝。」陳穎直接略過她不想聽的話,不想解釋,她其實是想把時間留給他們父子、留給疼愛孫子的爺爺、奶奶們,因為等明年兒子搬到杏山來,他們就不能時常看到俊英了。
陳穎兩手捧過兒子給的聖誕禮物,眼也柔,心也柔,整個人軟成一灘水,一張前妻刺蝟臉瞬間就雪融了。
「穎兒,我希望妳能夠輕鬆悠閒,寬心生活,我不是讓妳來這裡過苦日子,我不希望妳忙到沒有時間休息!我讓妳帶存摺出來,是讓妳拿來花用,不是讓妳存錢……妳有在聽嗎?」
杜禦當然沒有收她的「贍養費」,還強迫她必須拿著存摺才准從家裡離開,但是她始終不肯動用那些錢,連補屋頂也不肯拿去花用,不接受他的任何支援,現在一份工作不夠,還做起兼職來,終於讓他冒火了。
「嗯。」慈母滿臉光輝,抱著兒子的禮物還捨不得拆開,才打開信封,就沉浸在兒子寫來的卡片裡,逐字逐句的琢磨,回味,一邊看著,一邊笑著,根本就沒有在聽杜禦說話。
唉……杜禦深深嘆了一口氣,他也明白這十年來她當杜家媳婦承受很多壓力,已經到了爆炸邊緣,她需要透一口氣。
所以,會選擇走上離婚這一步,他是有打算的。
杜禦想給她幾年自由時間,等到俊英小學畢業,再和她重新開始,但其實還是希望她別讓他等太久。
「……你想做什麼?」
陳穎緊繃的聲音,隨著呼吸,吐進杜禦的嘴裡,打斷杜禦的思緒……他回神的瞬間,就皺起了眉頭。
他做任何決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包括離婚也是為了修正過去的錯誤,為了家庭更美滿而做的選擇。
但是,俊英才念三年級,明年轉到快樂小學,還有三年多才畢業,他真的能等這麼久—— 不碰她嗎?
「……我們離婚了。」陳穎手裡緊抓著兒子的明信片,瞪著杜禦低下來貼近她的嘴唇。
杜禦輕輕撫摸她的頭髮,忍住親吻她的慾望,緩緩直起身子。
陳穎其實不怪他,因為不只杜禦,她也是,他們都還是難以改變過去的習慣……
就像,她一直忍著……不碰他襯衫那顆沒扣上的鈕釦。
過去,聽說隔壁棟有住戶被闖空門,杜禦很不放心他們孤兒寡母看家,每次出差總是用憂慮愁煩的眼神多看她好幾眼,最後摸摸她的臉,嘴唇靠過來吻吻她,再用兒子聽不見的聲音碎念她,一再叮嚀以後,才板著臉出門。
畢竟,在一個屋簷下賴著彼此共同生活了十年,三千多個日子養成的習慣要改變,他們都還需要努力。
「我走了,妳出來鎖門吧。」杜禦眉頭深鎖,轉身打開房門。
「我想讓俊英學期開始就轉過來,會比較好適應……你方便嗎?」陳穎踏下床鋪,跟在他身後,想到他還得承受家裡反對的聲浪,聲音不免有些軟。
杜禦回頭看她一眼,點了點頭,看她的唇角頓時勾起笑花,笑得美豔動人,笑得……殘忍。
「杜禦,你一個人來?」陳穎站在門口,看不見外面有車燈,忍不住問他。
「如果是呢?」杜禦停住腳步,深眸凝視她,眼底隱隱灼熱了起來。
「現在太晚了,不要一個人開山路回去,你先回別墅睡一晚,等天亮再走。」陳穎提醒他,卻看杜禦走回來……做什麼?
杜禦把她推進屋裡,把門拉上—— 
砰!
「鎖好門。」
他知道還必須給她時間,他知道,他會等,他會堅持到俊英從快樂小學畢業—— 反正他的兒子很聰明,只是需要鞭策,要跳級念不會有問題!
 
離婚半年了。
如果問陳穎,她後悔嗎?
她想她的答案是—— 我不後悔。
曾經以為,她只要杜禦那句「妳是我的妻子,這裡是我們的家」,只需要有這句話就夠了,她就能夠和杜禦帶著他們的兒子一起幸福生活到老。
結果,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大概是結婚太久了,十年下來,她所想要的,和杜禦所需要的……隨著三千多個日子過去,他們都忘了。
她和杜禦都一樣,因為習慣了彼此而將就,以為生活就是如此,人生皆然,而遺忘最初的追求。
所以,雖然她的離婚藉口很爛,看在杜禦的眼裡又是一時衝動又是賭氣,可能他根本不當一回事,那也無所謂,因為她知道,她和杜禦,都到了需要改變的時候。
離婚,就是最好的選擇。
不管杜禦有任何想法,久了他就會知道……
她是認真的。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2)

美好時光2018/02/13 14:52:20

很好看,大推!🤓
希望這系列的最後兩本不會等太久🙏

乙子2018/02/03 03:11:57

終於等到這本書了,開心!!
我可以建議老師與出版社,下一本不要讓我們等太久嗎?半年多一點,實在是已經有天荒地老的感覺了(有這麼誇張嗎?)
更希望暑假漫博可以有夏娃老師的簽名會呀!敗偷敗偷!
1
跳到

本館新品上架

  • 1.《回到十九歲》

    《回到十九歲》
  • 2.《誰說我們要分手?》

    《誰說我們要分手?》
  • 3.《神一樣的申管家》

    《神一樣的申管家》
  • 4.《一顆糖拐歐巴》

    《一顆糖拐歐巴》
  • 5.《誰家BOSS太撩人》

    《誰家BOSS太撩人》
  • 6.《她和蛋糕都被吃了》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
  • 7.《明天還來點餐嗎?》

    《明天還來點餐嗎?》
  • 8.《芳鄰暗藏小心思》

    《芳鄰暗藏小心思》
  • 9.《嗨,樓下的壞醫生》

    《嗨,樓下的壞醫生》
  • 10.《五年後,等妳》

    《五年後,等妳》

本館暢銷榜

  • 1.《回到十九歲》

    《回到十九歲》
  • 2.《跑堂千金》

    《跑堂千金》
  • 3.《穿越做妻奴》

    《穿越做妻奴》
  • 4.《浣后》

    《浣后》
  • 5.娘子就愛相公壞之《盟主的匪婆》

    娘子就愛相公壞之《盟主的匪婆》
  • 6.千萬買主之《金窩藏貴妻》

    千萬買主之《金窩藏貴妻》
  • 7.重生小媳婦之《九命皇子妃》

    重生小媳婦之《九命皇子妃》
  • 8.臥狼當道之二《偽紳士》

    臥狼當道之二《偽紳士》
  • 9.小婢變主母之《牡丹小婢》

    小婢變主母之《牡丹小婢》
  • 10.命中注定多個妳之《人氣祕書》

    命中注定多個妳之《人氣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