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技術流深情揪心
分享
甜檸檬1121

好男人新規格之《燦爛的極道生活》

  • 作者米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8/02/02
  • 瀏覽人次:5300
  • 定價:NT$ 220
  • 優惠價:NT$ 174
試 閱
龍幫未來幫主孫元浩有外表有能力又有財力,
黑道甚至傳言「寧願跟鬼打交道,也不要招惹孫元浩」,
可是和他真正「交手」後,她只有一個感想──傳言不可盡信= =
她沒注意到交通號誌擦撞到他的座車是她的錯,怎知他不是受傷昏迷,
而是太累睡死了?!醒來後看到她還笑得跟個傻子一樣,(有事嗎?)
後來他邀她到幫派總部參觀,但有他這麼土豪把房子蓋得像古堡嗎?
她還發現他吃飯的規矩很多,東西要好吃、食材要高檔、不能吃太飽,
他居然還說要她當他的女人?!實在不是她要吐槽他,她是律師,
她父親的死又和他們以前一個堂主有關,他真的認為他們兩個能成嗎?
還有啊,他有名有姓,偏要她叫他「小浩浩」,到底是想噁心誰?
只是簽個車禍和解書,居然也能被他說成是第一次約會……(翻白眼)
不過話說回來,她被某個案子的嫌疑人找碴,他幾句話就把人給嚇唬走,
她被設計下藥,也是他及時趕到救了她,
甚至保證會幫她找到十年前她父親被害死的證據,
看在他這麼有心追求她的分上,她准了,不過他得先答應她一個條件!
米樂出生在中部一個小鄉鎮,O型,
有人說O型的人,個性開朗樂觀又帶點小耍寶,
不過這些特質好像在米樂身上完全看不到,哈!
(娘:這不是耍寶,那什麼才叫耍寶?)
小時候的願望是買下所有我喜歡的漫畫書,
現在的願望是寫下更多感人動人的愛情故事與朋友讀者們分享,
我是米樂,請多多支持,謝謝!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晚上九點多,齊正薇從律師事務所下班,開車回到租賃的公寓,剛停好車,手機便傳來訊息提示鈴響,她拿出手機點開一看,是妹妹傳來的—— 
姊,還在工作嗎?媽要我提醒妳星期六是爸的忌日,記得早點回來。
她看著訊息好一會兒,才回了個好字,之後她拿起公事包下車,往公寓方向走去。
走在不是很明亮的巷子裡,她的心沉甸甸的,一轉眼父親已經過世十年了,父親走的那年,她十七歲。
父親是警察,有天早上去上班的途中,被一個叫吳正勇的角頭老大唆使小弟開車惡意追撞,父親住院搶救了兩天,最後還是離開了,本來她高中畢業後想報考警大,以她的成績應該沒有問題,不過媽媽拚命反對,後來她只好改選唸法律系,目前任職於銘拓律師事務所。
當齊正薇走近公寓時,看見站在大門前的一男一女,她停頓了下,才走上前要打招呼,不過男人已經往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齊正薇走到大學好友任靜亞身邊,見她依然痴痴望著男人離去的方向,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那個男人是她們的大學學長連承耀。
任靜亞感覺到身邊有人,轉過頭一看,說道:「正薇,妳回來得正好,這個是承耀學長要我交給妳的,是龍幫的最新調查資料。」她將手中的牛皮紙袋交給好友,表情有些哀怨又失落的說道:「妳應該沒有那麼早睡吧,要不要去我那裡喝杯咖啡?」
齊正薇看得出來好友心情不好,便點了點頭。
幾分鐘後,齊正薇坐在好友任靜亞租賃的小公寓客廳裡,坪數不大,一房一廳,很適合單身或者情侶居住,其實她就住在隔壁而已,不過兩人在不同律師事務所工作。
在好友煮咖啡時,齊正薇已經迫不及待打開牛皮紙袋看起了資料,眉頭微微皺起。
沒多久,任靜亞端來了兩杯熱咖啡放在矮桌上,隨即往好友身邊坐下,也看向資料。「瞧妳,看個調查資料而已,幹麼皺著眉頭,這樣會有皺紋的,怎麼,龍幫這陣子又發生了什麼事?不對,應該說孫元浩又做了什麼才對,我剛剛怎麼好像看到買什麼大樓。」
由於好友一直在調查黑道龍幫,任靜亞多少也知道龍幫的事。
龍幫這一代的幫主叫卓仁,大家都叫他仁叔,仁叔有一個親生兒子,另外還有一個收養的義子叫孫元浩,也就是未來的新幫主,仁叔早已不管事了,真正主事的是孫元浩,龍幫在他的領導和改革下,變得非常有組織和制度化,說來也有點諷刺,明明是個黑道幫派,卻強調犯罪率是零。
另外,這些年來,他們陸續在每個堂口都蓋有一棟五層樓高的相同大樓,讓人清楚的知道,這裡是龍幫的地盤,雖然不是高樓大廈,但近二十個堂口,光是買地蓋樓,也得砸不少錢,她這才知道原來龍幫這麼有錢。
而做這些事,將一個黑道幫派當成企業般經營,徹徹底底將龍幫來個大改造的人就是孫元浩,不過這樣的大改革並非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聽說他今年也才三十一歲,那麼他是從幾歲開始做起,二十幾歲?還是十幾歲?怪不得能成為黑道裡響叮噹的人物。
齊正薇將資料拿給好友看,自己則端起好友煮的咖啡喝著。
任靜亞翻看著資料,驚訝不已。龍幫近來不但成立龍仁集團,還花了近四十億臺幣在精華地段買下一棟辦公大樓當總部,之後收購多個經營普通或不善的產業,像是物流公司或飯店等等,花了近百億元臺幣,卻沒有向銀行借貸一毛錢,這龍幫也未免太有錢了吧!
「這完全就是黑道版的土豪!」任靜亞將資料放到桌上。「看來龍幫的財力真的非常雄厚,難怪承耀學長會說孫元浩是個絕頂聰明又厲害的人,還說黑道有傳言,『寧願跟鬼打交道,也不要招惹孫元浩』,在我看來,孫元浩豈止厲害,簡直是可怕,正薇,妳以前不是有見過他,本人看起來如何?看照片是很帥啦,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見見他,我實在太想知道長得很帥又很厲害又很可怕的男人,本人到底是什麼模樣?」
「我也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沒和他說過話,所以不清楚。」齊正薇回道。
不過想起龍幫目前的規模,齊正薇不由得又皺起眉頭了。
以前每個堂口各自有負責管理的龍幫產業,現在經營的觸角延伸廣泛,一個大集團的事業版圖漸漸浮上檯面,來勢洶洶,相信要不了幾年,可能就會成為臺灣前一或二的大企業集團,如此一來,她想要打探的事就變得更困難了。
「正薇,妳如果再這樣繼續皺眉頭,我看妳不到三十歲額頭就會長很多皺紋了。」任靜亞勸道:「承耀學長說過,他會盡力幫妳打聽十年前的事,妳就放輕鬆點吧,別一直摧殘妳那張漂亮的臉。」
齊正薇也知道自己太過緊繃了,可是沒辦法,這關係到她爸爸的死因,不過事情已經過去十年了,要追查真相本來就不容易。
「靜亞,龍幫現在已經不是普通的黑道幫派,妳請學長調查時小心一點,自身的安全很重要。」
「妳放心,學長又不是第一天當偵探,他曉得的。」
「還有,關於這次的調查費用,這兩天我會找個時間去銀行領錢,妳再幫我拿給學長。」她請承耀學長幫忙調查關於龍幫的事已經兩年了,學長陸續交給她的資料約有六、七份,每次的費用都是靜亞幫她拿給學長的。
「我這陣子有點忙,恐怕挪不出時間去跟學長見面,妳還是用匯款的好了。」任靜亞說完,低頭喝著咖啡。
「靜亞,今晚妳跟學長一起吃飯,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齊正薇困惑又有點擔心的問道。
這些年來,她一直在收集龍幫的資料,靜亞知道後,問她要不要請經營徵信社的承耀學長幫忙調查,她不是沒想過請人調查,但沒有認識又值得信任的徵信業者,靜亞這麼一推薦,她毫不猶豫就點頭了,兩年來,都是靜亞主動幫她跟學長拿資料,也是靜亞幫她將費用拿給學長。
承耀學長比她們大了兩屆,外表帥氣英挺,是系上的風雲人物,女友是和他同班的班花沈瑋馨,兩人郎才女貌,是當年法律系最搶眼的一對情侶。
在她們大一下學期,距離暑假還有一個多月,沈瑋馨因為被教授騷擾,學長去找教授理論,爭執中教授不慎摔倒,左手臂因此摔斷了,教授提起傷害罪告訴,怎料沈瑋馨居然當教授的證人,說教授並沒有騷擾她,教授拒絕和解,最後學長被判刑三個月,緩刑兩年,後來學長便休學了。
沈瑋馨大學畢業後就出國留學了,那時有人說沈瑋馨是因為怕得罪教授,無法順利出國留學,才會做出對學長不利的證詞。
靜亞是承耀學長的直屬學妹,大學時就很仰慕承耀學長,就算學長休學了,靜亞依然很關心學長,後來學長當兵退伍後,就在他父親經營的徵信社工作,現在是徵信社的總經理。
「其實也沒有發生什麼事,不過就是我失戀了而已。」任靜亞看到好友訝異的看著自己,秀麗的臉龐堆起一抹苦笑。「晚上我告訴學長我這個週末要回新竹老家相親的事,學長沒有阻止我,也沒有太大反應,只淡淡的說,若是遇到不錯的對象,要我好好把握。」
關於靜亞這個週末要回老家相親的事,齊正薇也知道,是靜亞的阿姨牽的線,對方比她們大六歲,今年三十三歲,留美碩士,目前在竹科工作,是公司的主管,有房有車,經濟狀況聽說很不錯。
靜亞的阿姨從事保險業,見過各行各業的人,聽到她阿姨說不錯,靜亞的媽媽就逼著靜亞去相親,這件事已經說了一個多月,最後靜亞受不了她媽媽幾乎天天來電轟炸,只好答應了。
任靜亞用雙手握著咖啡杯,有些哀怨的問道:「正薇,妳說承耀學長該不會還喜歡著瑋馨學姊吧?」她替承耀學長覺得很不值,他為了瑋馨學姊賠上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瑋馨學姊居然還甩了承耀學長。
「我想這種事恐怕只有當事人才清楚。」她不是當事人,不好做出評斷。
「當事人?天啊,妳的職業病比我還嚴重。」任靜亞不免失笑,隨即笑容一斂。「就算妳很喜歡一個男人,對他掏心掏肺多年,但人家未必一定也要喜歡妳,這個道理我很明白,我只是看到學長好像很落寞的樣子,想陪在他身邊而已,不過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而且自作多情很多年。
「妳真的打算去相親?」齊正薇其實想問的是,她真的要就此放棄承耀學長?畢竟她喜歡學長很多年了。
「我媽那種個性,我星期六中午以前若是沒有回到家,她肯定馬上來臺北抓人,直接把我押回去,反正是我自己親口答應的,就當去認識一個新朋友吧!」任靜亞微微一笑道。
「我想妳阿姨介紹的對象,應該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齊正薇倒也挺贊同好友去認識新的異性朋友,反正又沒有人規定相親就一定要在一起。
「承耀學長也跟妳說了相同的話。」任靜亞苦澀一笑。「不過我很好奇,我好歹也有喜歡的人,但都被逼著去相親,妳別說男朋友了,連個喜歡的對象也沒有,齊阿姨都沒有意見嗎?」
還在唸大學時,她常去正薇家玩,和齊阿姨以及她妹妹齊正嵐都很熟。
「我媽怎麼可能沒有意見,但妳也知道現在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心思去談情說愛,不過我妹已經決定十月要和男友結婚,婚後他們會住在我家,接下來我媽會比較忙,暫時沒空管我了。」現在是四月,妹妹和妹夫還有半年時間準備結婚事宜,也就是說,她至少有半年不會被母親叨唸。
準妹夫跟靜亞一樣都是新竹人,在臺北工作,一直都是租屋,小倆口打算婚後先住在娘家,若是生了孩子,母親也可以幫忙照顧,等存夠了錢再自己買房子。
「妳說正嵐要結婚了?!拜託,她不是才二十五歲,幹麼那麼早就結婚,她這樣教一堆姊姊們怎麼辦,是想逼死人嗎?」任靜亞驚訝的喊著,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正嵐,她還是個高中生呢,這一轉眼就要嫁人了。
齊正薇忍不住笑了。「我妹不過是結婚而已,妳也說得太誇張了。」
妹妹和準妹夫從大學就在一起,兩人交往五、六年了,其實她並不覺得妹妹太早結婚,反而希望妹妹婚後能快點生個孩子,讓媽媽含飴弄孫,她知道這些年來媽媽一直過得不開心。
等咖啡喝完了,時間也不早了,齊正薇便拿了資料,回到隔壁自己的住處。
洗了澡之後,齊正薇繼續看著關於龍幫的資料。
根據承耀學長之前的調查資料,出獄後的吳正勇行事低調,要是不說,沒有多少人知道他以前可是堂主,目前經營一間卡拉OK店,規模不大,有幾個坐檯小姐,上門的都是熟客,生意普普通通。
他曾經是龍幫某個堂口的堂主,不過卻那麼剛好在十年前離開了龍幫,她想了解吳正勇離開龍幫的原因,或許跟她父親真正的死因有關,她甚至懷疑吳正勇應該認識警界的人,也許龍幫內部一些大老們會知道。
她會有這樣的懷疑不是沒有原因的,當年父親跟她說了一些事,結果一個月後父親就發生意外離開了……
十年前,母親高齡懷孕,不過身體狀況不錯,十四週時母親做產檢,醫師隱晦的告訴她是個男寶寶,那時全家人都開心極了,看著超音波照片,滿心期待著弟弟的出生,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禍事,母親大受打擊,孩子也沒有保住。
想起那年發生的事,齊正薇心痛不已,眼眶微紅,一雙手握得死緊,當時媽媽失去爸爸又失去未出生的弟弟,雙重打擊之下,情緒非常低落,她和妹妹很擔心,每天一放學就馬上趕回家陪媽媽,白天則是請媽媽的好姊妹汪阿姨過來陪伴,經過很多年,媽媽才慢慢走出傷痛。
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麼殘酷的被毀了,她一定要找出幕後真正的「兇手」,哪怕過了追訴期,她也絕對不會放棄調查!


隔天上午,齊正薇剛坐進車子裡,準備開車上班,便接到蘇伊寧的來電。
伊寧是她的高中好友,現在則是她的委託人。
「正薇,我今天一早又去翻找從我姊姊住處搬回來的東西,我找到一本記事本,上面寫了一些事情,這樣能不能當成證據,起訴那個人渣?」電話那端,蘇伊寧說得很氣憤、很激動。
最初,因為知道正薇認識鍾立凱,怕正薇立場尷尬,她才會去找其他的律師事務所,可是都被拒絕了,她沒有辦法,只好來找正薇幫忙,正薇也答應她會全力揪出犯人。
「這不好說,我要先看過內容,伊寧,這樣好了,妳下班後過來找我,我在事務所等妳。」伊寧目前在銀行工作。
「好,下班後見。」
伊寧的姊姊蘇伊欣是小有名氣的電視主播,以前她也見過伊欣姊幾次,大方得體,還有個年輕有為當警官的男友,人生看似美好的伊欣姊,卻在上個月在自己的住處輕生了,伊寧一口咬定她姊姊是被那個警官男友害死的,就算不是直接,也是間接,因此伊寧一直在找證據想要告對方。
其實伊寧的心情她完全可以理解,當年父親突然過世,儘管她認為疑點重重,可是當時她才十七歲,不知道可以跟誰說,又可以相信誰,也擔心說出來後,會讓不知情的媽媽跟妹妹受到傷害,她只好一直一個人隱忍著,但始終沒有放棄調查。
而且怕媽媽發現她在調查龍幫的事,所以兩年前她以律師工作忙碌為由,搬到外面居住,正好靜亞說她隔壁房客搬走,她就成了靜亞的鄰居。
齊正薇發動車子,開車前往律師事務所。
她想著伊寧說的記事本,若想要以記事本的內容提告,不是不行,但要是沒有其他有力的佐證,最後應該會獲判不起訴。
其實伊欣姊的男友她也認識,還是自小就認識的大哥哥,她父親過世的那年,那個大哥哥剛好從警大畢業。
雖然兩人認識很久,以前也還算熟,可是自從父親過世後,她覺得不只是那個大哥哥,甚至是大哥哥的父親,都讓她感到很陌生。
如果伊欣姊的死真的和對方有關,哪怕對方是個警官,也必須接受司法審判。


孫元浩剛從英國回到臺灣,外表依舊俊美如斯,不過細看的話,會發現那雙漆黑的眼眸裡有著細細的血絲,因為他已經近三十個小時沒有闔眼了,剛剛在飛機上他依然還在工作。
身為龍幫未來的幫主,實則已經當家多年的孫元浩,手上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每天平均只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候一忙起來,一、兩天沒睡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他的身後跟著三個人,左後方是祕書蕭子儀,束著長髮,長相十分斯文俊秀;他的右手邊是邊走邊低頭玩手遊,染著一頭搶眼的亮橘色頭髮,一副小鮮肉模樣的小孟,而最右邊則是高大英挺的保鏢段志杰,四個各有特色的男人走在機場大廳,頓時引起不少人的側目。
兩輛黑色豪華大型休旅車已經等在機場門口,五名身著剪裁合身、經典三釦深灰色西裝的兄弟筆挺地站立在旁邊,一見到孫元浩出來,齊喊了聲「浩哥」,之後孫元浩等人坐上第一輛由阿赫駕駛的七人座車,另外四個人坐上後方的那輛車,一行人沒有耽擱,迅速離開。
打開車裡的小螢幕,人在龍幫總部的總管蕭子莫馬上出現在畫面中,歡迎浩哥回來。三十歲的蕭子莫是蕭子儀的大哥,他們兩兄弟從十幾歲就跟在孫元浩身邊,蕭子莫當年還跟著孫元浩一起到美國留學。
「子莫,沒什麼事吧?」孫元浩問道。他這趟出門快一個月了。
「是。」蕭子莫回道,「不過這兩個星期來,尚毅少爺幾乎天天都在問浩哥何時回來,一天要問好多次,十分鐘前又問了一次。」
「那小子要做什麼?」
「他說有祕密要跟浩哥說。」
孫元浩輕笑了聲,問道:「那小子的祕密是什麼?」
「尚毅少爺這陣子常常和葉安琪見面。」
聽到葉安琪這個名字,孫元浩的笑容倏地一斂,淡漠的神情有著一抹無奈,那個傻小子就那麼喜歡葉安琪?
「仁叔的態度如何?」尚毅比他小了八歲,是仁叔的獨生子,他五歲那年父親過世後,仁叔收養了他,將他帶進龍幫,成為這個大家族一員。
「仁叔很生氣的責罵尚毅少爺,還說浩哥一定不會同意尚毅少爺和葉安琪在一起,就算他哭、就算他抱著浩哥的大腿都沒有用,要他死了這條心。」
孫元浩嘆了口氣,很是無言。
此時車裡的人,除了段志杰只當了浩哥一年半的保鏢,其他人都跟了浩哥許多年,但就算段志杰資歷淺,本人話少,他也知道仁叔的態度很明顯,就是已經答應了,還教尚毅少爺找浩哥哭,還要尚毅少爺抱浩哥的大腿。
段志杰還沒有進入龍幫之前,就聽說過關於龍幫幫主卓仁的事,明明是黑道幫派的幫主,卻最是不喜歡打打殺殺,上次仁叔中槍受傷,最後還原諒了始作俑者,而葉安琪算是幫兇,這樣的人,浩哥應該不會答應讓她進入龍幫。
不過這也未必,像他這樣的人都能進入龍幫了,似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浩哥,關於葉安琪近況的調查資料,我已經將檔案傳給子儀了。」
「我知道了,跟仁叔說我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回總部。」
「是。」
關掉車內的小螢幕,蕭子儀已經打開平板電腦,將葉安琪的檔案打開,然後將平板電腦交給浩哥。
當車子進入市區,在一個路口等候左轉,待左轉綠燈亮起,阿赫向左行駛,卻發現前方有輛銀色轎車像是沒有發現已經紅燈了,居然直駛而來,速度還不慢,眼看著就要撞上車子的側邊,那裡正是浩哥坐的位置。
曾經是賽車手的阿赫,反應敏銳的快速尋找閃躲方位,前方斑馬線上有路人,無法急駛前行,一旁又有幾輛機車停在待轉區,僅是零點一秒內的決定,他加速後急煞,在原地來個一百八十度的甩尾。
雖然最後銀色轎車依然撞上他們座車左後方的車燈,但比起兩輛車子撞在一起,小擦撞已經算是很輕微的了。
車子停下後,小孟往外看了下,覺得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甩尾,若不是待轉區那邊有機車,連擦撞都不會發生,不愧是拿過冠軍的賽車手。
不只小孟,蕭子儀和段志杰也都是第一次體驗這種急速甩尾的刺激,只是他們還來不及誇一下阿赫,下一秒他們都露出驚慌失措的神情,因為……
浩哥暈過去了!


兩個小時後,在國華醫院的頭等病房裡。
一個年輕可愛的小護士手裡拿著耳溫槍,看著坐躺在病床上、長相英俊的男人,她語氣細細軟軟的說道:「孫先生,我現在要幫你量體溫喔。」
「麻煩妳了。」
「你不用這麼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國華醫院的護士都像妳這麼溫柔可愛嗎?」孫元浩輕笑著問道。
「孫先生,人家哪有可愛,比我可愛的護士多得很呢!」小護士被稱讚了,小臉蛋紅紅的,量完體溫後,她柔聲的告知體溫正常,接著又量血壓。
雖然她不知道這位孫先生的身分,但稍早可是由尹文佐醫生親自送昏迷的孫先生住進頭等病房,尹醫生可是國華醫院董事長的親外孫,也是醫院未來的繼承者,而能讓尹醫生這般重視的人,身分應該很特別,更何況外面走廊上還有不少人守著。
後來梁小靜學姊也來探視孫先生,小靜學姊不久前剛和尹醫生度完蜜月回到醫院工作,學姊點名由她負責照料孫先生,讓她欣喜不已,她更沒想到這位超英俊的孫先生這麼風趣幽默,她更要好好表現。
而站在病房一隅的齊正薇,看著長相不錯的花花公子和可愛小護士的調情戲碼,她表情淡定,不動聲色,但內心有著戒備。
因為此刻在病床上,露出迷人俊笑,把清純小護士逗得花枝亂顫的男人,可不是一般的紈褲子弟,而是黑道人人敬畏的「浩哥」,孫元浩。
今天早上她大概是因為在想事情,沒有注意到前方號誌燈已經轉為紅燈了,不小心闖了紅燈,那一瞬間,她還以為就要攔腰撞上前方要左轉的豪華休旅車,幸好最後只是小擦撞。
緩了下受到驚嚇的情緒後,她連忙下車要看看對方車上有沒有人受傷,還有兩輛車子受損的情況,可是她才剛走到車頭,就看到從黑色豪華大型休旅車副駕駛座下來一個留著長髮的男人,她微驚了下,她認識他,不,應該說看過調查的照片,他叫蕭子儀,是孫元浩的祕書。
蕭子儀神色慌張的對坐在後面那一輛相同車款車子的人喊道:「快點把車子開過來,浩哥昏過去了,得馬上去醫院!」
說完,他轉身時朝她看了一眼,她發現他的眼神閃了閃,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們沒有等警察和救護車到來,快速的將孫元浩抬到後面另一輛車,接著一行人坐上車後,還有幾個人坐上計程車,隨即揚長而去,只留下司機一人,等著警察到場處理和做筆錄。
之後她表達想要私下和解,不過開車那個叫李力赫的男人說他無法做決定,得問子儀哥,因此他打電話詢問,然後她聽到他順便詢問浩哥的情況。
聽到孫元浩還沒有醒來,齊正薇驚訝又擔心,他不會真的被撞出什麼問題吧?
明明只是個小擦撞,其他人一點事也沒有,為什麼孫元浩會這麼嚴重?
在修車廠的人來將她車頭有些撞凹的車子拖回去修理後,她打電話向律師事務所臨時請假,接著來到國華醫院,想確定孫元浩的情況,並向他道歉,只是他還沒有恢復意識,她便和幾個龍幫的人一起站在走廊上等候。
就在剛剛,蕭子儀從病房裡走出來,告知站在走廊上的弟兄們浩哥醒了,已經沒事了,大家不用擔心,浩哥讓他們下去備車,待會兒就要離開醫院,然後,蕭子儀向她自我介紹他是孫元浩的祕書,浩哥讓她進入病房。
她還記得自己一走進病房,隨即感受到一道犀利的盯視,她順著視線往病床看過去,只見坐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一雙幽深的黑眸直直盯著她,讓她的心猛地抖了下,因為男人看她的目光,有著審視,有著興趣,有著玩味,彷彿把她當成獵物一般,讓她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正當她想著孫元浩是不是在氣她撞了他的座車,害得他進醫院,打算著要如何對付她時,怎料下一刻他卻笑了,那笑容帶著慵懶隨興,看似友善,卻教她不由得戒備著,而兩人都還沒有開口說話,小護士便來了,接著就是這調情的一幕。
就在小護士量好體溫和血壓後,尹文佐醫生來了。
尹文佐一進入病房,發現除了護士、子儀、小孟還有段志杰外,居然還有個陌生的女人,女人留著短髮,長相亮眼,不過在他眼裡,沒有人比得上他老婆梁小靜半分,只是他不曾見過她,因此他在女人的面前停下腳步,淡漠的神情夾帶幾分冷厲,他直接問道:「妳是誰?」
兩個小時前蕭子儀他們幾個送阿浩來醫院,告知發生車禍,他當時緊張不已,不過不但沒有外傷,檢查結果也一切正常,但人卻依舊「昏迷不醒」?
後來問過蕭子儀,知道了原因,他只好把人送到頭等病房來,之後去忙自己的事,知道人醒了之後,他才又過來。
尹文佐本就長得人高馬大,加上神情冷冽,目光凌厲,就算齊正薇見過不少犯了罪的兇惡之人,還是免不了被驚了下,但還不至於嚇到腿軟,況且她知道尹文佐這號人物。
他雖是個外科醫師,但其實是龍幫前幫主的兒子,自小和孫元浩一起長大,兩人是感情很好的哥兒們。
面對尹文佐的質問,她還沒有說話,卻已經有人替她回答了。
「她是肇事者。」孫元浩看著她,俊美的臉上依舊帶著笑意。
「肇事者?」尹文佐充滿警覺性的盯著齊正薇。
此刻可說病房裡所有人都看著自己,齊正薇的神情有著幾分的不自在,不過她沒有退縮,她拿出名片遞給尹文佐,簡單的自我介紹道:「尹醫生,你好,我是齊正薇,我是銘拓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她接著又道:「我不小心誤闖紅燈,撞上孫先生的座車,害他住院,我是過來道歉,並商談賠償事宜。」
「妳是聖揚他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尹文佐有些詫異的問道。
李聖揚是他國小的老同學,銘拓律師事務所是聖揚他老子開的,在臺灣頗有知名度,後來他老子把事務所交給聖揚管理。
尹文佐看了下齊正薇的名片,又看向她。「妳認識我?」
「是,去年四月你和孫元浩先生來參加我們總經理的婚宴,我聽其他同事說起兩位,還有些印象。」
「齊律師,妳知道什麼叫作聰明反被聰明誤嗎?」尹文佐問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
齊正薇沒有說話,她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這麼問?
「妳能進去銘拓那樣的大型律師事務所工作,表示妳的腦袋或工作能力還不錯,不過妳剛剛那番話,說得看似完美,但其實破綻連連,妳……」
「阿佐,你們醫院的頭等病房還真不錯,視野好,護士更是溫柔又貼心,你們醫院應該把這麼棒的頭等病房放在官網首頁當宣傳才對。」孫元浩突然誇起頭等病房,面對好友訝異又質疑的眼神,他加大了笑容。
尹文佐看到某人朝他笑得很噁心,他又轉頭看了眼齊正薇,沒有繼續剛剛的話題,而是順著某人的話說道:「宣傳什麼頭等病房,這裡是醫院,又不是飯店。」說完,他走向病床,請護士先出去。
看到護士走出病房,齊正薇想著他們也許有話要說,她是不是應該先離開,但她又很想知道尹文佐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還有,孫元浩為何要突然插話打斷尹文佐的話?難道在替她解圍?應該不是,畢竟在這之前,她和他根本就不認識,而且她還害得他此刻躺在醫院裡。
尹文佐直接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雙手環抱在胸前,對著孫元浩無奈的搖了搖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因為兩、三天沒有睡覺,直接昏睡不醒人事。」他責備的語氣有著濃濃的關心。「阿浩,賺錢固然重要,但你也要有命花,你再這樣把自己當成鐵人似的工作,本來你應該可以活到一百歲的,至少要折壽十年。」
「九十歲很不錯了。」孫元浩笑了笑。「謝謝尹醫生的良心建議,我現在就回去好好休息,再不回去,仁叔他們就要衝來醫院了。」剛剛他醒來,子儀向他報告仁叔他們已經知道他發生車禍進醫院的事了。
尹文佐看著好哥們下床要離開,恐怕不是怕仁叔擔心,而是要回去工作吧!因此他對蕭子儀說道:「子儀,待會兒我會開幾包助眠的藥,這小子回去若不休息,你就丟個五、六包在他的咖啡裡,務必讓他好好睡一覺。」
「尹醫生,你這是公然要謀財害命。」孫元浩調笑道。
「反正你都沒命花了,我來替你好好花錢。」
「怕了你了,回去我會好好休息,行了吧!」孫元浩已經穿戴齊整了,「快中午了,你要不要帶你老婆回總部一起吃頓飯?」
「改天吧,中午我有便當吃,小靜懷孕後胃口不太好,這些日子中午都是我岳母做好便當送過來。」
小靜娘家的大嫂生了孩子後,岳母便辭去工作,專心在家照顧孫子,小靜度完蜜月回來瘦了些,因此岳母積極幫小靜補身子。
「好,下次一起吃飯。」孫元浩說完,便和尹文佐一起往門口走,其他三人也跟著離開,大夥彷彿忘了齊正薇的存在。
蕭子儀在浩哥走出病房前問道:「浩哥,齊律師呢?」
孫元浩停下腳步,回過頭,依舊用那傲然肆意的審視目光看著齊正薇,然後說道:「帶上她,一起回總部。」說完,便和尹文佐走出病房。
齊正薇真的要被氣笑了,什麼叫帶上她?她又不是他的所有物,而且一說完就走出去,他就那麼肯定她會跟著他們一起離開?
其實見他們要離開病房,關於道歉和賠償的事,她想著改天再跟蕭祕書聯絡,剛剛尹文佐說孫元浩是因為很多天沒有休息才會昏睡,她也不想耽誤他,讓他可以快點回去好好休息。
不過,一聽到可以去龍幫總部,又讓她猶豫了。
她真的要去嗎?那可是黑道幫派的總部,就算龍幫再怎麼漂白,就算真的零犯罪率好了,但是他們依舊是黑道,有所謂黑白兩道,正邪不兩立,雖說未必黑道兄弟都一定是壞人,畢竟誰也無法保證白道警察裡沒有老鼠屎……
況且她一直想要認識龍幫的大老們,哪怕只是套個小交情,她都想探問關於十年前的事,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父親真正的死因會不會就沒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她的手握緊公事包的提帶,儘管內心掙扎,但她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小孟跟段志杰已隨著浩哥他們走出病房,蕭子儀見齊正薇依然站在原地,開口問道:「齊律師,妳不走嗎?」
「好,一起走,還要談和解跟賠償事宜。」齊正薇跟著離開。
就算那裡是龍潭虎穴她也得去,她不想錯過任何機會。


雖然齊正薇是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態,跟著孫元浩等人一起離開醫院,前往龍幫總部,不過上車後,聽到孫元浩說的第一句話,她突然有點後悔自己做出這個決定,是不是太衝動了點?
「齊律師,我沒想到妳這麼聽話,居然真的跟我一起走,真乖!」
她突然發覺自己彷彿上了賊船,如果說在病房時,孫元浩用盯著獵物的眼神看著她,那麼此刻他就像是認定獵物已經到手了,因為他完全就是一副對寵物說話的語氣,什麼真乖?她可不是他的寵物!
還有,剛剛上車時,他們幾個人似乎都有固定位置,只見蕭子儀坐上副駕駛座,小孟和段志杰很快坐在最後一排,孫元浩坐在中間,然後就只剩下孫元浩身旁一個位置了,莫名的,她不想坐在他旁邊,偏偏後面龍幫的兄弟催促她快點坐上車,要關車門了,完全不給她抗爭的機會。
接著孫元浩又說話了,這次,齊正薇真的後悔自己不該這麼衝動一起上車,就算很想知道十年前的事,還是要三思而後行才對。
「齊律師,妳的手機呢?現在我就坐在妳的旁邊,妳不用偷拍了,可以正大光明的拍我,愛拍幾張都可以。」
孫元浩突然提起手機偷拍的事,齊正薇先是一愣,後來像是想起什麼事來,她頓時震驚不已。
去年四月,事務所的李總和相戀多年的女友結婚,在婚宴上她意外見到孫元浩和尹文佐,很是驚訝,她不知道李總怎麼會認識兩人,忍不住用手機偷拍幾張孫元浩的照片,不過當時現場賓客眾多,他是怎麼知道的?而且她記得,那時跟在孫元浩身邊的只有蕭子儀而已。
再說了,已經事隔一年了,沒想到孫元浩居然還記得這麼清楚,所以說,當時她拿手機拍照的動作,不只被發現,同時她也被觀察著?不然都過這麼久了,他竟然能認出她來。
她自認為行事小心,但顯然還是太大意了。
大概是因為是和父親有關的事,讓她失去平常該有的冷靜,一時忘了身邊這個男人有多麼厲害,她想起調查資料的內容,他十八歲到美國留學,只花了五年的時間就拿到博士學位,這傢伙不是妖怪就是絕頂聰明的天才,當然,這世上哪有妖怪!
孫元浩見她沒有說話,逕自續道:「齊律師,妳當時偷拍我的時候,不只是我,連子儀也發現了,妳真的太不小心了,子儀,你也還記得那天的事吧?」
坐在前座的蕭子儀被浩哥點名,馬上側過身回道:「對,那天當浩哥走進李聖揚律師的喜宴會場,齊律師就拿手機對浩哥拍了約二十秒,之後浩哥走去找佐哥,一起去前面和新郎說話時,齊律師又拍了浩哥,這次大約是一分鐘,二十分鐘後我們要先從側門離開,齊律師又拍浩哥了,拍的時間超過兩分鐘,直到我們從側門離開。」
雖然齊正薇剛剛猜測自己當時可能已經被反觀察了,但聽到蕭子儀說得如此詳細,依舊讓她心驚不已,背脊發涼,難怪在車禍現場,蕭子儀當時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大概是認出她了吧!
既然孫元浩知道她是誰,為何還要叫她一起回龍幫總部?該不會是想要……齊正薇不由得緊張起來。
她想起黑道傳聞「寧願跟鬼打交道,也不要招惹孫元浩」,聽說那是因為招惹過孫元浩的人,都已經從地球上消失了,她不想往最糟的情況想,希望那真的只是傳聞而已。
老實說,在經歷了父親和未出生弟弟的死亡後,她不怎麼怕死,只是會難過還沒有揪出害死父親的真兇,也放不下媽媽跟妹妹,尤其她捨不得媽媽為她傷心難過。
不過,她是跟孫元浩他們一夥人從醫院離開的,那麼多人看見,也有監視器,想來他們應該不會對她怎麼樣才對,而且只要她小心應付,應該有機會安全下船的,這麼一想,她放心許多,不過仍有些懊惱她差點自亂陣腳。
孫元浩就坐在齊正薇身邊,自是將她的表情全看在眼裡。
雖然她表面上故作淡定,但眼神騙不了人,那雙晶亮有神的眼睛裡,可是噴著小火焰呢!
不過她的雙眼是他見過最好看的,黑白分明,炯然有神,當她垂眸時,眼睫毛真長,而且這麼近的看她,他發現她不只五官精緻,肌膚也很光滑,白白嫩嫩的,讓他很想摸摸看。
他想起稍早在病房,她並沒有像一般女人對他眼露著迷,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一臉的防備,那模樣像是誤闖了狼窩的小白兔,全身警戒著,彷彿在說我可不怕你。
這個女人真是太有趣了!
剛剛他一提起她在聖揚婚宴上偷拍他的事,他看得出來她不只緊張,還有著害怕,神色一陣慌亂,結果下一秒,她的表情又變得淡定,真是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大概是猜他不會對她做什麼,因此不害怕了,明明處在劣勢,卻還能冷靜思考,這個女人還真是讓他感到驚訝又驚豔,小白兔如此聰慧又可愛,讓狼對她興趣更大了,她還能逃得出狼窩嗎?
他看著她,又想逗逗她了。
「齊律師,我想知道妳為什麼要偷拍我?難道是對我一見鍾情?」
一見鍾情個鬼!齊正薇在心裡大罵一聲,而後暗自深呼吸了口氣,剛剛吃了幾次悶虧,她得保持冷靜才行,而且他應該還有後話吧!
因此,她靜靜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為什麼不回答?」孫元浩側過身,凝視著她那張漂亮的臉蛋。「如果不是對我一見鍾情,那麼是……別有目的?」
答案看似有兩個選擇,但其實只有一個,難不成她還能說別有目的?
只是,就算她回答對他一見鍾情,他會相信嗎?
就在齊正薇想著該如何回答時,車子停了下來。
第2章
齊正薇從車窗往外頭一看,沒想到這裡居然有警衛室,還有人在站崗,儘管穿著警衛制服,但他們應該是龍幫的人。
孫元浩等人降下車窗,只見六個警衛站成一排,個個站得直挺挺的,恭敬的喊了聲「浩哥,歡迎回家」。
孫元浩微笑回了句「你們辛苦了」,然後他看著其中一個身材略胖的警衛,問道:「小姜,我出國前,你老婆好像快生了,是嗎?」
「報告浩哥,我老婆在半個月前替我生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兒。」人逢喜事精神好,小姜笑得很開心。
「恭喜你,你下班後記得回總部去找蕭總管拿紅包,是我給你女兒到這世上的見面禮。」孫元浩說道。
「謝謝浩哥。」小姜歡喜不已,浩哥對他們這些兄弟們一向都很大方。
之後車子繼續往前行駛,齊正薇的視線一直看向窗外。
龍幫的總部位在郊區,在這裡設有警衛室,意思就是,進去之後就是私人土地?所以,不只整條馬路是龍幫的,孫元浩也把周圍的土地全買下來了?難怪她沒有看到有其他住戶。
齊正薇現在才明白為何承耀學長始終無法拍到龍幫總部,因為在馬路的入口處就進不來了。
最後車子停在大門口前,放眼望去是一片樹林,隱約可以看到樹林後面有建築物,這裡的警衛比前方馬路入口處要多了兩位,一共有八個,一樣站成一排,歡迎著孫元浩的歸來。
鐵門緩緩打開,車子行駛入內,齊正薇望著這一片樹林,數量不少,至少有數百棵甚至更多,幾乎可說是座小森林了。
車子穿過小森林後,在一棟壯觀且華麗無比的豪宅前面停下,齊正薇跟著大家下了車,她看著眼前美麗宏偉的房子,想起大四那年畢業考結束後,她和靜亞為了慶祝畢業前往歐洲旅行,她們欣賞著氣勢磅礡又美輪美奐的英國城堡,內心讚嘆不已。
而此刻,眼前這棟五層樓高的建築物,彷彿是英國美麗城堡小一號的複製版,聽說孫元浩的母親改嫁到英國,對方是英國貴族,因此他自小學開始,求學階段的寒暑假都飛去英國。
他是因為喜歡英國城堡建築,才把龍幫總部蓋成如此尊貴又豪華氣派的城堡嗎?蓋這樣一棟城堡似的大豪宅,得花多少時間和財力?
有次她難得陪靜亞去和承耀學長一起吃飯,談起龍幫,學長說了,他雖然無法查出孫元浩在海外到底有多少資產,不過幾年前全球知名的社交網路公司上市後,股東們個個身價暴漲,據說其中一個股東是個華人投資客,投資三億美金,上市後所持股權價值超過二十億美金,他懷疑那個在英國長大、在美國求學的華人投資客就是孫元浩。
齊正薇想起龍幫之前成立龍仁集團,加上又收購許多產業,再看看這棟傲然耀眼、有著王者風範的總部,孫元浩就算不是那個華人投資客,應該也非常有錢。
孫元浩看著下車後就一直呆站在原地望著總部的齊正薇,好像第一次見到龍幫總部的人都是這般模樣,包括仁叔也是。
龍幫的前總部是卓家大宅,雖然離市區很近,但規模小,因此當年他從美國留學回到臺灣以後,便決定建蓋龍幫新總部,從買地到整地到建蓋完成,總共花了四年的時間,三年前正式啟用時,幾乎每個人都張著嘴驚訝不已。
不過,他就是想要蓋一棟幾百年後依然屹立不搖的建築物,英國的溫莎城堡歷經了多少任英國君主,至今依然是英國王室重要的家族城堡之一。
孫元浩走到齊正薇身邊。「齊律師,幹麼站著發呆,嚇壞了?還是說,要我牽著妳的手,妳才敢走進龍幫總部嗎?」
「謝謝孫先生的好意,我自己會走。」齊正薇很快冷靜下來後,淡淡回道,然後她發現他依然盯著她,儘管不是之前那種審視的目光,似乎柔和了點,但她真的不太喜歡他動不動就盯著她瞧,彷彿要把她給看穿似的,讓她感到很不自在,她不由得微怒的問道:「孫先生,你在看什麼?」
「小白兔生氣的樣子其實挺可愛的。」他英俊的臉龐微微一笑。
小白兔?誰呀?不會是指她吧?她哪裡是小白兔了?這傢伙,從上車後到現在下車了,講的話都讓她咬牙切齒!
但齊正薇可沒忘記自己身處何地,她抑下內心的不悅,挑了挑眉,神情嚴肅,一副我不是小白兔的模樣。
她的「橫眉豎眼」逗笑了孫元浩。「齊律師,妳別掙扎了,我說的小白兔就是妳,妳真的很可愛。走吧,一起進去。」
小孟等幾個人站在後方,看到浩哥捉弄完齊律師,一臉笑呵呵心情很好的走進總部,而走在旁邊的齊律師則繃緊著臉,他忍不住問旁邊的蕭子儀,「蕭二,你怎麼看齊律師?」
雖然小孟一副小鮮肉模樣,但他其實跟蕭子儀一樣都是二十七歲,他甚至還大了蕭子儀兩個月,因此他慣叫蕭子儀為蕭二,蕭子莫則是蕭大。
蕭子儀想了下,斟酌的回道:「以後對齊律師的態度要更友好一點。」
小孟也認同蕭二的話,那時在醫院聽到浩哥說帶上齊律師一起回總部,他驚訝不已,浩哥可不是會隨便帶人回總部的,何況是一個女人。
「不過齊律師的父親是個警察,這有可能嗎?」齊律師過世的父親是個警察,黑白兩道別說不往來了,結親更不可能吧!
去年四月,浩哥去知名飯店參加李聖揚律師的喜宴,雖然他跟段志杰沒一起上樓,但其實他們都待在座車裡,二十分鐘後當浩哥跟蕭二回到車上後,蕭二讓他去竊取喜宴會場的各個監視器內容,他們很快就知道了齊正薇的身分。
不過當時浩哥沒有任何指示,之後浩哥工作非常忙碌,不常在國內,後來又忙著龍仁集團成立的事,就這樣過了一年,沒想到今天撞上他們車子的人居然就是齊正薇。
「浩哥做事,一向只有想要和不想要,沒有可能或不可能。」蕭子儀看著浩哥跟齊正薇的身影,「再看看吧,不過我猜浩哥應該會出手。」
蕭子儀看得出來浩哥對齊律師很感興趣,只是這興趣是單純的覺得好玩,想捉弄捉弄而已呢,還是有其他的因素存在,就得看浩哥接下來的動作了。
小孟瞄了眼段志杰,問道:「喂,段麵,你有什麼意見?」
「沒有。」段志杰面無表情的說完,高大的身軀隨即往前走。
「真是的,怪不得大家要叫你段麵,你就是個面癱,多說幾句話是會少一塊肉嗎?」小孟沒好氣的抱怨道。
蕭子儀白了眼小孟。「你明知道他不愛說話,只保護浩哥的安全,其他的事一概不管,你幹麼還要問他這種事,走了,快點進去。」
後面其他人也緊跟著進入總部。


「大哥!」
孫元浩才剛走進總部大廳,一個圓滾滾的大型物體便朝他飛撲而來,是仁叔的兒子卓尚毅,自小和他吃同鍋飯長大的弟弟。
他記得這個比他小了八歲的弟弟,自從四、五歲開始,每次當他寒暑假過後從英國回來,這小子就像一團肉球似的,向他撲過來要哥哥抱抱,隨著時間一年年過去,這小子也愈來愈有「分量」,小學畢業時體重已經七十公斤了,原本的抱抱就只能改成擁抱了,而這個習慣到現在還是沒有變。
孫元浩擁抱著卓尚毅,忍不住想,只是一個月不見,這小子好像又胖了?他想著是不是該讓廚房那邊控制這小子的飲食,不能讓他再胖下去了,小時候胖是可愛,但長大了發胖對身體健康不太好。
「尚毅,你大哥才剛從醫院回來,你怎麼就這樣衝撞上去,也不知道要小心一點。」卓仁也走了過來,他可是看得很清楚,自己傻兒子剛剛那一撞,力道不小,幸好阿浩有穩住,不然有可能會跌倒受傷,總之,這小子太不知道輕重了。
被父親罵了,卓尚毅縮了縮脖子,表情有些委屈的看著大哥,而孫元浩臉上帶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見大哥笑了,卓尚毅也跟著憨笑著。
孫元浩上前一步。「仁叔,我沒事。還有各位堂主,抱歉,讓你們擔心了。」仁叔旁邊跟著五、六個老堂主。
「沒事就好。」幾個老堂主同聲說道,阿浩可是龍幫的支柱,可千萬不能有事。
卓仁將孫元浩仔仔細細打量一番後,還是有點擔心的問道:「阿浩,你真的沒事嗎?雖然阿佐說你只是太累了,但真的不要緊嗎?」
「仁叔,我真的不要緊,你不用擔心。」孫元浩上前給仁叔一個擁抱,這次是他的不對,讓老人家為他擔心了。
此時,卓尚毅才注意到齊正薇,他「啊」了聲後,忍不住問道:「大哥,這個漂亮的姊姊是誰?」他邊說邊走到齊正薇面前,很認真的看著她,然後憨憨的笑了起來。「姊姊,妳真的長得好漂亮喔,跟我的安琪一樣漂亮。」
他的安琪以前叫做Angela,不過安琪說那是她以前上班時的名字,以後她只叫作安琪,其實不管叫Angela還是安琪,他都很喜歡她。
齊正薇看著眼前直盯著她瞧的卓尚毅,其實剛剛聽到他喊孫元浩大哥,再加上兩人的互動,她就猜到他應該就是龍幫幫主卓仁的獨生子,不過他跟孫元浩不愧是一家人,都喜歡往人身上瞅,只是感覺完全不一樣,眼前這個大男孩看她的眼神很單純,看得出來他只是純粹對她這個人感到好奇而已。
聽到他叫她姊姊,她的心不由得刺痛了下,如果當年弟弟平安出生的話,一定也會笑得這麼可愛的對她喊著姊姊……
想起來不及出生的弟弟,齊正薇心一軟,笑得溫柔美麗動人,連語氣都變得很柔和,「姊姊的名字叫齊正薇,你可以叫我薇姊姊。」
卓仁方才就看到阿浩身後跟著一位美麗的小姐,現在聽到她這麼說,驚訝又驚喜的問道:「阿浩,剛剛阿佐在電話裡跟我說,你要帶一位姓齊的女友回來見公公,難道就是這位齊小姐嗎?」
之前在阿佐的婚禮上,有人喊著阿浩的女友來參加婚禮了,結果最後卻是一個大烏龍,對方不是阿浩的女友,只是合作的廠商而已,害他空歡喜一場,不過這次可是阿佐親口說的,應該不會再是誤傳了吧!
聞言,齊正薇完全愣住了,她不明白為何尹文佐要對卓仁說這種謊話?
至於孫元浩,哪可能會不知道好哥們的用意,不就是以前捉弄那小子多次,今天給了回報。
幾個老堂主見齊正薇長得漂亮,紛紛向仁哥道喜—— 
「仁哥,恭喜啊,元浩這個老婆長得真漂亮,看起來是個會孝順的人,我說老大哥,你有後福了。」
「是啊,仁哥,真是恭喜你了。」
「仁哥,乾脆下個月就讓他們結婚,明年的這個時候,你就有孫子可以抱了,不用去羨慕別人了。」
像他們這樣五、六十歲的年紀,有的早就當阿公了,而仁哥已經六十歲了,別說孫子,連媳婦的影子也沒有,現在可好了,終於讓仁哥盼到媳婦了。
卓仁被幾個老兄弟們一陣道喜後,呵呵笑著,非常高興。
齊正薇見幾位大老們不但誤會了,還愈說愈離譜,她實在很想開口解釋,可是又想到他們雖然笑得很開心、很和善的樣子,但可都是黑道中人,這又讓她有些猶豫了。
再說了,她第一次和他們見面,不是很了解這幾位黑道大老們的個性,萬一她向他們說出她其實不是孫元浩的女朋友,而是害得孫元浩進醫院的車禍肇事者,會不會惹怒他們?
最後她決定交給孫元浩負責解釋,這樣總比她自己開口來得好。
其中一位老堂主問向齊正薇,「不知道齊小姐是做什麼的?」
「她是個律師。」
齊正薇看向替她回答的人,除了孫元浩還有誰,只見他一臉像是湊熱鬧似的,帥臉咧嘴笑得很樂,她真不明白這個男人在想什麼,又想做什麼,不解釋誤會就算了,他還添亂?
卓仁和幾個堂主一聽,笑得更開懷了,顯然對她的職業感到很滿意。
「原來齊小姐是個律師,難怪氣質這麼好。」
「我還在想元浩這麼一個厲害的小子,老婆一定也不會太普通,律師很好啊,以後有什麼官司問題,就不怕找不到人幫忙了。」
「齊小姐長得漂亮又能幹,和元浩真是速配啊!」
「仁哥,快點把他們的婚禮辦一辦。」
「好好好。」卓仁笑皺了老臉,開心的連喊了三聲好。
齊正薇內心擔心不已,他們現在笑得愈開心,等知道實情後,恐怕就會愈生氣,既然孫元浩不解釋,知道實情的蕭子儀他們總有話說了吧?她轉身看向站在後方的幾個人,只見他們個個神色自若,看不出異樣。
卓仁很喜歡齊正薇這個媳婦,樣貌是一等一的好,而且當律師以後對阿浩的事業也是有幫助的,這讓他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齊小姐,妳就要跟我們阿浩結婚了,以後妳叫我仁叔就行了,我叫妳正薇,正薇,妳今年幾歲了?家裡還有些什麼人?」
很好,謊言的雪球愈滾愈大,等到爆破時……齊正薇無法想像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她不解的看了眼孫元浩,他還不想說清楚講明白嗎?怎料男人朝她寵溺的一笑,彷彿是在跟她說,沒事沒事,一切交給他就行了。
就算他此刻笑容迷人,但她一點也不領情,她就是不想被他當成小白兔!
然後,孫元浩開口說道:「仁叔,我肚子餓了,要不我們先吃午餐吧!」
「好,先吃午餐。」
吃飯皇帝大,有事吃飽了再談,一行人往餐廳走去。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轉行做貴妻之《一品妙妻》

    轉行做貴妻之《一品妙妻》
  • 2.《執行長,這算告白嗎?》

    《執行長,這算告白嗎?》
  • 3.卿卿深藏不露之《王妃下堂樂》

    卿卿深藏不露之《王妃下堂樂》
  • 4.《幻鏡之妻上瞞下》

    《幻鏡之妻上瞞下》
  • 5.娶妻不閒之《家有財婦》

    娶妻不閒之《家有財婦》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7.轉行做貴妻之《閨女鬧皇宮》

    轉行做貴妻之《閨女鬧皇宮》
  • 8.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 9.好男人新規格之《私房情人是副總》

    好男人新規格之《私房情人是副總》
  • 10.《收編壞男人》

    《收編壞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