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
分享
藍海E43202

《閨門喜事》下

  • 作者紫月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7/11/29
  • 瀏覽人次:4591
  • 定價:NT$ 250
  • 優惠價:NT$ 198
試 閱
既然註定坐不上大位,七皇子周勁樂當天下第一紈褲,
可自從遇上大理寺少卿之女姚淑芳後,他突然覺得天天吃喝玩樂真是沒啥滋味,
這才親自下揚州查案,沒想到當地知府夥同鹽商想要他的命,
在他身陷危險境地時,竟是遠在京城的她幫忙出主意才保住他的命,
所以當他圓滿完成任務回京覆命後,最想馬上見到她,
她卻一而再、再而三躲著他,
逼得他朝她家莊子丟羊丟雞又丟兔,甚至舉薦她兄長進虎賁營,
做盡討好她的事,卻只換來她回一句──
他這輩子的妻子肯定是安寧郡主不是她!
明明下揚州前他早已示愛,她現在就想翻臉不認帳,還把他推給別人!
氣得他只想趕緊把她這磨人精娶回家,
原以為只有安西侯世子和她表哥會來跟他搶妻,
沒想到準儲君的四皇子選側妃,竟然把她也給宣入宮,
急得他闖入宮中,因為皇位可以讓,但未來的嬌妻他絕對不讓!
紫月喜愛短頭髮的幹練,喜歡做料理,愛吃酸辣的東西,
喜歡做事有始有終,所以紫月的文沒有坑。
也喜歡歷史、看古代羅曼史小說,
看過許多名家的古代愛情小說後,自己便也躍躍欲試,
毫不猶豫付諸行動,用樸實平易的語言寫出自己心中的故事,
但不寫悲劇。愛你們!祝閱讀快樂!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二十章 七皇子失蹤
姚家遠和姚家駒從書房裡出來,姚家遠道:「父親這是怎麼了?怎麼提起端硯的事?這端硯當初是皇上喜歡的東西,後來賞賜給父親,父親又把它給了子雲。」
姚家駒道:「父親提起端硯只是個引子,聽話音,不在端硯身上,而是送端硯給皇上的人就是杜濤!」
姚家遠沉著臉看向姚家駒,「這跟杜濤有什麼關係?」
姚家駒站定腳步,轉身和大哥低語,「杜濤是忠武將軍,駐守西北……」
姚家遠一驚,「難道杜濤會對姚家不利?」
姚家駒點頭,道:「大哥說的是。」
另一頭,姚淑芳回屋細想前世二伯姚家龍在甘州被人告到京城,甘州知府貪汙受賄,姚家龍事後被發配瓜州,京城姚家滿門抄斬,姚家龍斷不會好好活著,被人害死是遲早的事。
至於姚家龍到底有沒有貪汙受賄,姚淑芳不知道,但是杜濤,前世從來沒有聽說過,也許是自己處於內宅,這些朝堂上的事她沒法知道。
但端硯給姚淑芳很不好的感覺,前世應該早兩年就有人開始對付姚家了!
姚家駒神色莫名,回到梧桐院,換了家常杭綢直裰吃了晚飯,和邱氏閒話家常,說到姚淑芳,姚家駒道:「今兒芳姐兒是不是去找老太爺?」
邱氏手裡做著針線,抬頭道:「沒聽芳姐兒說起,出了什麼事嗎?」
姚家駒沒說有也沒說沒有,邱氏當下一顆心提了起來,如今誰都知道芳姐兒在老太爺那裡得了青眼,要是老太爺因為芳姐兒說了什麼遷怒夫君,那可怎麼辦才好?
邱氏胡思亂想之際,手被另一雙寬厚的大掌握住,道:「別亂想,芳姐兒不會做辱沒我們四房的事,明日妳去給娘請安的時候,順便將四丫頭的事說一聲,讓娘也知道,四房大人孩子都在為姚府操心!」
邱氏心裡暖洋洋地,道:「娘一直看我不順眼,是因為你當初沒有聽她的話才遷怒我,其實我也知道,娘不是壞心之人,我自己也做了母親,看著孩子們一天天長大,能為府中出力,就該讓家裡人知道。再說芳姐兒也不知道像了誰,沉穩又膽大,你說若是告訴娘,芳姐兒救了四丫頭,娘會怎麼看四丫頭?」
姚家駒道:「娘是明白人,妳只要去說,斷不會說妳我的不是,而且這是姚家的大事,娘會斟酌著辦,總不能做事沒人知道吧。」
姚淑芳卻不知道父母的小打算,姚子軒此刻帶著邱劍鋒來府裡,小田等在垂花門外,看到春杏從垂花門前走過,急忙叫住她,「告訴妳家姑娘一聲,邱家大少爺來了。」
邱氏也得到消息,著人將邱劍鋒叫來一起去見了姚老太太,姚淑琴正好跟著彭氏在安居堂裡。
邱劍鋒進了門見了禮,姚老太太一陣誇獎邱劍鋒,並問親家身體可好,親家太太身體可好,挨個問完,才問道邱劍鋒可考取功名。
邱劍鋒一一作答。
姚老太太這才笑道:「好孩子,這麼小年齡就是舉人,說親了沒有?」
邱劍鋒臉色微紅,「剛來京城不久,還沒有。」
姚老太太多看了兩眼邱劍鋒,惋惜道:「可惜,咱門府裡沒有配得上這孩子的人。」
彭氏若有所思,看了姚淑琴一眼,正看到姚淑琴滿臉霞紅躲在她後面偷看邱劍鋒,姚老太太破天荒地沒有給邱氏臉色,以至於安居堂裡全圍著邱劍鋒說話,倒忘了還有個花樣少女在。
邱劍鋒目光清朗,談吐儒雅,很快贏得安居堂所有人的目光和讚賞。
姚老太太不得不說,一看邱劍鋒,就能知道邱家家風不錯。
說了一會話,邱劍鋒請安出來,對邱氏道:「姑姑,好些日子沒見芳表妹了,家裡妹妹們都想念得很,說要是芳表妹有空,讓我請芳表妹去家裡做客。」
邱氏笑道:「芳姐兒正在她屋裡做針線,我讓石榴去看看,讓她過來。」
石榴笑著給邱劍鋒行了禮,領命就去了西跨院。
「鋒表哥來了?」
石榴笑著道:「是啊!來了好一會,之前在老太太的安居堂裡說話,這會才跟著太太回到梧桐院裡。」頓了頓又道:「說是好久沒見姑娘,家裡的姑娘們想姑娘想念得很,太太打發我來請姑娘過去說話。」
姚淑芳道:「既然鋒表哥這樣說,落梅幫我換件衣裳。」
落梅從櫃子裡拿了件水藍色繡了花草底邊的夏衫,姚淑芳換穿後出門去見表哥。
邱劍鋒坐在邱氏屋子的椅子上,頻頻去看門外,天氣變熱,邱氏讓人換了細紗簾子,裡面的人能看到外面的情形,外面的人卻看不到裡面。姚淑芳一進院子,邱劍鋒便一動不動地望著漸漸走近的女子。
他很想自己走出去迎姚淑芳,說不清自己心裡的想法,就是喜歡看到姚淑芳,聽姚淑芳說話,幾次見面,覺得她的性情好,脾氣好,間或有幾句笑話,他就是很歡喜她,是那種沒來由的歡喜。
邱劍鋒其實有些瞧不起自己,好歹也是原翰林院掌院的孫子,底氣怎麼這麼不足?山西老家時也不是沒有見過各家閨秀,可就是覺得姚淑芳不一樣,大方不扭捏,頗有氣度。
年少時的他在京城,和一些官宦子弟、世家子弟頗有交情,後來邱掌院為母丁憂,他們做為邱老太太的子孫,都跟著邱掌院回老家。
離開京城三年,要不是他已是舉人身分,今年開春的那一次踏青又有所表現,只怕這些高門衙內都已疏遠他。
雖然山西老家有一眾未婚女子望眼欲穿等著他這位邱家驕子回去,但他一心就是想來見姚淑芳。
姚淑芳一進門就笑道:「表哥什麼時候來的?一個人來,還是同我哥?」
他回道:「是和表哥一起來的,本來說好一起回來,剛到府門口,他就被人叫走,說是有什麼信要讓他去拿。」
姚淑芳一愣,隨即笑道:「是嗎?」
邱劍鋒從容以對,「表哥看來是得了什麼好差事。」
姚淑芳接過石榴端來的茶杯,淺抿一口,「我們家又不是鐘鳴鼎食之家,可以靠祖先福蔭,哥哥能有什麼好差事,就是瞎胡鬧!」
邱劍鋒覺得姚淑芳好像在生姚子軒的氣,轉個話題試探道:「家裡妹妹們都想表妹,要不表妹就到我們家做幾天客,一來散心,二來祖父祖母也念叨妳。」
姚淑芳道:「這不是才剛回來沒幾天?表姊表妹們都玩的挺好的,外祖父外祖母還給了我不少的首飾料子,料子都給了娘,我自己就留了些首飾。」
一說起這個,邱劍鋒也有些氣悶,那天姚淑芳去邱家時,他正好被請到一座莊子上。京城常有這樣的事,天氣好時,相約吟詩作對、出門打獵是不可少的,有的還會從青樓裡帶幾個會寫字的姑娘同行,除了風雅,一夜風流也是常有的事。
同去的幾人,邱劍鋒跟人打聽後才知道,其中有一個是威武侯府世子賈重,聽說這人和七皇子要好,去的人都很給他面子,以他為中心,等到幾天後他從莊子上回來,姚淑芳已回了姚府。
如今聽姚淑芳提起,邱劍鋒覺得有必要解釋,可是怎麼解釋?要是她知道威武侯世子這一次還帶了青樓的姑娘,她會怎麼想他?
後來邱劍鋒隱隱覺得,那一次去莊子很像是專門針對他,不過沒有真憑實據,他無法說出。
「那是妳人好,所以我家的兄弟妹妹們都喜歡妳。」邱劍鋒並非吹捧,由衷道。
邱氏看著兩個孩子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熱絡,心裡不禁感慨,吩咐石榴去大廚房交了一兩銀子,專門做了幾道菜招待邱劍鋒。
姚子軒是踏著用飯時間進門,一見邱劍鋒還在,再看姚淑芳睜著兩隻杏眼瞪著自己,姚子軒哪還有不明白的,她大概是猜到自己去做什麼了。
打祖宗那兒傳下來,一天兩頓飯,早上一頓,臨黑吃一頓,中間這頓,一般都是用點心小吃之類充數。故而,邱劍鋒深感姑姑這番心意,飯菜可口,其中幾道涼菜都是山西名菜。
不僅邱劍鋒吃得可口,姚淑芳也吃的很歡快,期間邱劍鋒還給姚淑芳布了一會菜,看得姚子軒嘴角直抽,當著邱氏的面不好說,只得旁敲側擊—— 
「這飯菜好吃嗎?」
「嗯!姑姑吩咐的,很合我的口味,」邱劍鋒望著表哥笑答。
「都是山西菜,能不合你口味?」姚子軒很想翻個白眼給邱劍鋒,終究忍住。要不是有七皇子,姚子軒肯定要和這位表弟套近乎,畢竟是母家表哥,可是實打實的至親。
「表哥,姑姑沒回過山西,可是對山西的名菜一清二楚,可見姑姑對我是真心疼愛。」邱劍鋒不遺餘力讚美邱氏。
「那是我娘自己想吃。」哪是給你準備的。
「那也不錯,我看表妹吃的也很歡快,我布的菜都吃完了。那道糖醋雞卷,表妹吃了好幾塊。」邱劍鋒看看姚淑芳笑說。這會他算是看明白了,姚子軒這是雞蛋裡挑骨頭,看他不順眼呢!
「以後不要給我妹妹布菜了!」姚子軒哪能看不出來他的心意,咬牙道。
「為什麼?」
「不為什麼,她自己有手,你吃你的,她有落梅幫她。」
「那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表弟,明年你就要春闈,考不考得上,可就在那九天,別誤事才好。」姚子軒由衷勸道。
「齊家治國,當然是要先成家!」邱劍鋒原本想含蓄些,但架不住姚子軒一再刺激,不但沒有嚇到,反而激起他的滿腔熱血,本來還不確定,現在卻確定自己的心意了。
邱劍鋒在姑姑家吃完老家口味的菜,經由姚子軒的旁敲側擊,宛如醍醐灌頂般瞬間明白自己的心意,當下,也不再逗留了,帶著對未來美好的憧憬,回了邱府。
姚子軒可不知道自己給表弟這麼大的幫助,心思沉重地進了西跨院。
姚淑芳一見到姚子軒,既不說話,也不讓落梅端茶,自顧自地縫著夏衫。
他巴巴地望著姚淑芳一會起針,一會落針,記憶裡,沒見過妹妹的針線這麼順溜,忍不住讚道:「妹妹的針線長進了!」
姚淑芳不搭話,姚子軒沉默了會兒,又道:「給我也做一件夏衫吧!」
姚淑芳睨他一眼,「府裡有縫衣服的人,再不濟,還有你屋裡的丫鬟可以做。」
姚子軒鬆了口氣,妹妹終於開口了,他笑道:「妹妹做的和別人不一樣,裡面包含咱們兄妹的感情呢!」
姚淑芳歎氣,將手裡的活放在一邊,對著落梅點頭道:「給我蒸碗蛋羹來。」
春杏一看,急忙端了茶水給姚子軒,跟著落梅走出門。
姚淑芳道:「拿來吧!」
姚子軒這時收起臉上笑意,肅容道:「妹妹,沒有信,殿下讓人帶口信。」
姚淑芳一怔,「怎麼說?」
姚子軒將怎麼和邱劍鋒回府,在府門前被小郡王周炎的人叫到春風樓,周炎一見到他眼淚都快流下來,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哭道—— 
「周勁失蹤了!」
他心裡震驚,也顧不得拉開周炎的手急問:「怎麼回事,什麼叫失蹤,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周炎回道:「剛剛接到消息,說周勁在揚州查到揚州知府欺上瞞下,夥同鹽商在淮河私自開挖河道,以通鹽貨,結果天降大雨,十日不絕,致使水患淹沒附近的大片田地,激起民怒……子軒,周勁失蹤,怕是凶多吉少啊!」
姚子軒揉了揉濕潤的眼再問:「七殿下失蹤多久了?」
周炎還沒說話,就聽門砰的一聲被人用腳踹開,威武侯世子賈重一腳跨進來道—— 
「快說!」大概是踹門當口聽見兩人說的最後一句話。
周炎收起眼淚,道:「足足有半個月。」
姚子軒和賈重當下倒吸一口涼氣。
姚淑芳聽聞經過,頹然坐在身後的玫瑰椅上,喃道:「怎麼會這樣?」
姚子軒也不想啊!之前一直不希望七皇子和妹妹有什麼,天家無長情,妹妹跟了七皇子,跟進了火坑沒兩樣,所以他一直擋著七皇子,就是七皇子讓自己給妹妹帶禮物,都認為是七皇子心眼多,糊弄自己拿回府,姚子軒暗忖,要是妹妹知道真相,怎麼得了。
就見姚淑芳垂眼沉思半晌,才抬起頭看著姚子軒道:「只是失蹤,或許他不想讓人知道他去了哪裡,或者……他人根本還在揚州,卻故意放出這樣的傳言來迷惑對手。」她想了想又道:「他要是沒那個能耐,倒不如早點回京,免得以後死無葬身之地。」
姚子軒聞言張著嘴,急急的回來告訴妹妹,不想,妹妹竟認為是迷惑對手的手段,要真是這樣……「那不是連我們都瞞過了?」
姚淑芳又道:「說是失蹤,也不可能默默無聲地失蹤吧?」
姚子軒認真思索一番。
落梅忍不住進來道:「姑娘,七殿下說不定就是故意這樣做!」
要是周勁在這,定會誇姚淑芳有個好丫鬟。
春杏站在門外把風,自從迎春被送到莊子上後,「又不是世家豪門,要那麼多丫鬟做什麼?」姚淑芳和邱氏說好了,以後就讓落梅和春杏跟在身邊。
因此,這些日子都是落梅和春杏在她身邊忙碌,倒也和樂。
今日落梅這麼闖進來,姚淑芳不由得回頭看去,道:「落梅,七殿下不會連妳也收買了吧?」
落梅兩隻手使勁揮動著澄清,「姑娘,不是的,七殿下就是七殿下,和我沒有一點關係,就是有,那也是因為姑娘,我是著急姑娘!」
姚淑芳看了一眼姚子軒,再看著落梅道:「著急我什麼,我和他又沒有一丁點關係,最多就是和哥哥有關係,因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這話你都說了無數遍了。」
姚子軒急道:「好、好、好!都是和我有關係,是我的恩人!」
「哥,你不是學兵法的嗎,兵者,詭道也!是吧?」姚淑芳意味深長問。
姚子軒嗯嗯兩聲,驀然抬頭雙眼晶亮的道:「哎呀!我怎麼沒有想到?妳可真是我的好妹妹,我這就去找他們幾個商量商量!」
姚子軒出了門,一拍腦袋道:「真是急糊塗了,妹妹怎麼這麼聰明?不能默默無聲是吧!小田,小田跟我出府去。」
小田是姚子軒的小廝,邱氏和大房魏氏說好了,小田和姚家駒的長隨福順可以進二門,但凡姚家駒不回來,大體上都是由福順回來報信,姚子軒出府不回,大多是小田回來說一聲,此刻小田和邱氏院裡的石榴說話,聽到姚子軒的喊聲忙出來,看到姚子軒已經站在自己面前道:「五少爺,有什麼事?」
姚子軒低聲道:「跟我去春風樓!」
小田立馬收起笑臉道:「是!」

春風樓裡,周炎和賈重還有後來的王德玉,聽了姚子軒的解釋。
周炎首先就信了,道:「要是這樣,那我們該怎麼做?」
賈重也看向姚子軒,王德玉慢慢喝了一口茶。
姚子軒這才道:「找啊!找殿下,大張旗鼓地找,再讓人傳出風聲,就說殿下失蹤,或者再往嚴重裡說也行。」
周炎苦笑,「這下我不用再哭了吧!」
姚子軒頭一搖,「不!這一次你要哭得天昏地暗才好。」
周炎真的被姚子軒說糊塗了。
賈重仔細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道:「好,就這麼辦。」
王德玉也想明白了,嘿嘿一笑,「咱們給殿下加把火。」
姚子軒忽地一顆心終於落了地,喝了一杯茶,道:「事不遲疑。」


姚淑芳看著姚子軒離開,這才拿起夏衫繼續縫。屋外咕咕的聲音不斷,姚淑芳做了一會針線後,和落梅、春杏各抱了一隻小白兔。
春杏道:「這白兔都是兩個月生一窩,這都生兩窩了,姑娘,頭一窩四隻,這一窩三隻,都是雪白,好看得緊。」
落梅摸摸自己懷裡的道:「這兔子跟人一樣,都是一兔一個性子,姑娘抱的這隻最機靈,不過,吃菜葉吃得都比別隻快!」
春杏接著道:「落梅姊姊說的是,前面那四隻都被姑娘送給邱家的表小姐,這三隻,大少奶奶定了一隻,三姑娘定了一隻,姑娘這一隻,還是留著吧,總得給牠娘留給伴。」
姚淑芳笑道:「也好,就按妳說的,咱們把這一隻留下來。」
姚淑芳抱著白兔想了想,哥哥對這些小東西沒有喜愛,就是最早那隻小白兔,她細想,真真送兔子的人不是哥哥,應該是七皇子吧!
想到七皇子,不知道自己做對還是錯,哥哥自小喜歡讀兵書,只要一提陣法,哥哥的腦袋就變得格外聰慧。
這一次如果她猜錯,或是哥哥做錯了,那麼七皇子將四面楚歌!而她則成了罪魁禍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姚淑芳從來不曾把自己置於危險當中,前世姚家被滅後,她一如既往做該做的事,即使孫夫人翻臉,她也沒有大哭大鬧。人因為有了坎坷,有了災難,對於以前所有,乃至今日之變,已有心理準備,事情只不過早晚的問題而已,當時,她想到孫夫人會做些什麼、會怎麼對付自己,就連給孫良塞通房妾室也想到了,孫夫人也當真這麼做了!
自己再怎麼聰明,前世最後還是難逃一死……
第二十一章 二姑爺的混帳事
晚飯時,姚淑芳吃了半碗米飯便沒再動筷。
邱氏看著心疼道:「妳這孩子,怎麼才吃這麼一點?」
正說話,姚家駒就進了門對邱氏道:「妳先吃飯,我和芳姐兒說點事。」
邱氏一看他一本正經樣,再細細端詳發覺臉色不好,心裡犯嘀咕,不知道芳姐兒闖了什麼禍,急忙放下碗筷起身,「又出什麼事了?我這心裡覺得不安。」
姚家駒看著邱氏安撫道:「沒事,妳吃妳的,要不,讓人將芳姐兒的飯菜送到我書房裡,到那裡用膳。」
邱氏只得喊了石榴,于嬤嬤也進來幫著收拾,隨後將食盒交給落梅。
落梅提著食盒跟在姚淑芳身後,偷偷打量走在前面的姚家駒,擔心地看著姚淑芳。
姚淑芳穩穩當當跟在姚家駒後面,也不說話,等到了書房門口,姚家駒轉過身來看向姚淑芳,姚淑芳只好接過落梅手裡的食盒,示意落梅,落梅便站在門外。
姚淑芳進屋後,將食盒放在書房的小圓桌上,面對著父親。
姚家駒抬手指了指她身後的官帽椅,「坐下說話!」
姚淑芳規規矩矩坐在官帽椅上,一雙杏眼直直望向他。
姚家駒見女兒這樣規矩坐著,心裡覺得好氣又好笑,卻得繃住臉問道:「妳知道周炎嗎?」
姚淑芳本來要回說不知道,不過看父親的臉色,還是老實道:「聽說過,沒見過。」
姚家駒點頭,「今兒是大朝會,周炎領君食祿,這一天他要上朝。」
姚淑芳不明白,周炎上朝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卻聽姚家駒接著道—— 
「周炎是先皇在世時冊封的郡王,雖然年齡小,但眾人都得尊稱他一聲郡王,但他今天在朝會上哭得痛苦流涕,哭得皇上都紅了眼圈,芳姐兒,妳猜他哭什麼?」
姚淑芳冷靜回三個字,「不知道。」
姚家駒笑了一下,不過在姚淑芳看來,父親還是不要笑的好,反而讓人看了心一凜。
姚家駒接著道:「他在哭七皇子,他在哭周勁!他說七皇子為朝廷辦事,如今生死不知,他傷心,他說怎麼會一趟江南之行就能讓堂堂的皇子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皇上聞言震怒。妳可知天子一怒,伏屍百萬?皇上一怒,就說……」
姚淑芳這才知道父親讓她來的意思,父親疑心自己是出這主意的人。
她試探著問:「說什麼?」
姚家駒端起桌上茶碗,輕抿一口,卻沒有說出姚淑芳想要的答案。
她見父親不說,直接站起身將食盒裡的吃食拿出來,放在桌上,一碗香米飯,一碟小油菜拌蒜,一碟鴨翅,一碟四喜丸子,一小碗雞湯還點綴著幾片蒜苗。
姚家駒本來還在等著女兒問他,如今一看女兒的動作,他認命地看了她一眼,道:「皇上說要將揚州府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他的皇兒來!」
姚淑芳眼睛微睜,一顆心忽地落了地,笑道:「爹,這不是很好嗎?七殿下在外再也沒人敢對他下手,這一回他必會立大功。」
姚家駒長出一口氣,突然對著門外嚷道:「還不滾進來!」
姚淑芳驚訝地轉身,書房門一開,姚子軒垂頭喪氣地走進來,恭恭敬敬的站在姚家駒面前。
姚子軒道:「妹妹,爹都知道了。」
姚淑芳狡黠問道:「哥,爹知道什麼?我可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姚子軒低聲道:「妳說七皇子失蹤不能默默無聲,還說兵者,詭道。嗯,就是這麼說的。」
姚淑芳咬牙看著姚子軒。姚子軒努努嘴,姚淑芳轉臉看向父親,就見姚家駒神色複雜地望著自己。
姚家駒臉色難看,可架不住心裡的喜悅。這兩個孩子什麼時候和七皇子攪和在一起?七皇子為人做事一向比四皇子厚道,為人臣子的不就希望能佐個好君主,姚子軒也就罷了,男兒自當為國為君分憂。可是芳姐兒……芳姐兒怎麼也這樣出眾呢!
姚子軒還以為父親要收拾妹妹,自動擋在姚淑芳面前道:「爹,這跟妹妹沒關係,都是我哄她這麼說的,爹,妹妹受不了懲罰,且不是她的錯,是我讓小郡王去大朝會在皇上面前哭的,而那些傳言是賈重散布的,還有王二郎讓人寫了話本子,專在客棧酒樓裡說。爹,你要罰就罰我,真的和妹妹一點關係都沒有!」
「閉嘴!坐下!」姚家駒不知道自己這個兒子是個話癆,一張口就停不下來。
姚淑芳抬頭看姚家駒。
姚家駒卻揚聲道:「再添兩副碗筷。」
姚淑芳就看到落梅跟在福順的身後,小心翼翼地拿著碗筷進來,很快擺在桌上。
福順道:「老爺,五少爺,五姑娘,請慢吃。」
姚淑芳看到福順眼角微帶笑意,不由得心裡一動,再看向父親,好像也沒那麼生氣……她突然明白了,父親這是給自己和哥哥下馬威呢!
最後,姚家駒多吃了半碗米飯。
姚子軒卻是憂心忡忡,哪吃得下,吃了半碗,菜也只夾了幾筷子。
姚淑芳不急不躁,慢條斯理夾了一個丸子吃,因她在邱氏屋裡已經吃過一碗米飯,這會讓落梅撤了飯菜。
姚家駒道:「你們膽子也太大了,仔細想想,要是這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可見七皇子有多危險,你們以為皇上不知道你們做什麼事嗎,到時候就是整個姚家給你們陪葬,也解不了皇上對咱們家的仇恨。」
姚子軒突地目光一亮,道:「爹,那要是做對了呢?」
姚家駒抬手敲了兒子的腦門一下,「說你喘你還抖起來了!」
姚子軒笑著看了眼姚淑芳,低聲道:「爹,妹妹真是好妹妹!」
姚家駒沒吭聲,望著姚淑芳,滿臉欣慰。
之後,姚家駒帶著姚子軒到姚老太爺那兒求表現,姚淑芳求姚家駒這一次就不要帶她去見姚老太爺,因為具體的事都是姚子軒做的。
因為這句話,姚家駒最後依了她的要求。
姚淑芳高高興興地原路返回邱氏屋裡。
邱氏問道:「到底什麼事?妳父親神神祕祕的。」
姚淑芳笑答,「好事!」
邱氏嗔道:「妳喔!」知道再問女兒也不會說。
姚淑芳回到西跨院,自己不算只有十三歲,這一世的姚淑芳十四歲的生日快要到了,兩世加起來,她應該已經三十四歲,比邱氏還要大兩歲,這樣的年齡再加上那樣的坎坷經歷,並不想出風頭,這件事就這麼揭過。


五月端午節一過,大房的姚子雲小夫妻傳出喜訊,魏月已經有三個月身孕,姚府從上到下都喜笑顏開,姚老太太囑咐魏氏給僕從賞了銀子,闔府慶賀府內添人之喜。
早前,姚淑媛已有四個月身孕,大房這樣,其他房裡尤其是二房彭氏,悄悄派人去見姚淑珍,回來的人悄悄回話,道姚淑珍夫妻沒有不好,至於懷孕沒,姚淑珍說還沒有,又聽到姚府大房姊弟倆先後有了身孕,姚淑珍心裡羨慕,只是沒有表現出來,只告訴去的人,崔瑞風有兩個通房,其他的一字沒提。
彭氏得到消息愣了半晌就來找邱氏,道:「之前也沒有打聽,誰知道崔家竟然早給他配了通房,這都是什麼事啊!這崔家正妻還沒進門,崔大郎就這樣!」
彭氏心裡不好受,覺得自家姑娘吃了虧,要是早知道……彭氏歎口氣,看著邱氏。
邱氏也是第一次聽說崔家大郎有通房的事,「珍姐兒沒說這兩個通房做出不合規矩的事吧?」
彭氏道:「沒說,就是沒說,這事才讓人著急啊!」
說起這通房的事來,邱氏還不如彭氏,姚家龍現在有兩個妾室,從彭氏進門懷了姚淑珍後,就給身邊的丫鬟開了臉,不想這丫鬟在彭氏剛生下姚淑珍後就懷上了,後來生下姚子祿。另外一個據說是在甘州任同知的時候,納府內小吏家的女兒,屬於良家女子,生下姚淑琴。通房自然也是有的。
邱氏想起來,當初自己剛嫁進姚家,姚家龍身邊有一個紅袖添香的丫鬟,長得很漂亮,專門打理姚家龍的書房。這次姚家龍帶著家眷回來,邱氏才知道,當初那個紅袖添香的丫鬟,一場病沒治過來,沒了。
那個小吏家的女兒就是姚淑琴的親娘,按理,邱氏這種事上不好插言,因為她和姚家駒成親到現在,姚家駒身邊沒有一個妾室或通房,她沒法感受那種椎心之痛。
可是彭氏不同,當是知道遇到崔瑞風這樣的情況該怎麼處理。
邱氏由衷道:「這件事我還真沒法給妳出主意。要不,咱們和大嫂商量商量該怎麼辦?總不能讓孩子在外面受委屈。」
彭氏望著邱氏,這才想到小叔身邊沒有妾室也沒有通房,問邱氏等於白問。為女兒著急的同時對邱氏也有點嫉妒,只能說邱氏遇到姚家駒這樣專情的男人,定是邱氏手段了得。
待姚家駒回家,晚上邱氏在他面前略提。
姚家駒冷靜道:「崔家這孩子妳不用管,這事交給我來辦,二哥不在家,我先打聽打聽,回來再說。」
邱氏一聽,方安心歇下。
翌日,姚淑芳跟著邱氏去給姚老太太請安。魏氏、彭氏、劉氏一前一後都到了,就見彭氏紅著眼睛,姚淑琴和姚淑芳面面相覷,姚淑芳不吭聲,姚淑琴也不敢問,姚淑琳聽說這幾天一直病著,沒過來請安,自然不知道這事。
待姚淑芳從安居堂回來,就讓春杏出去打聽。
春杏回來道:「姑娘,二姑娘沒成親前二姑爺就有了通房,這事傳回二太太那裡,二太太正為這事著急。」
魏氏的意思是,崔姑爺沒什麼大的毛病,就兩個通房而已,還能忍受。只要不做出寵妾滅妻的慘事,大戶人家的女人都是這麼過來的,就是她自己的丈夫不也有一個妾室一個通房,認真說起來,真沒有什麼好急的。
魏氏還對彭氏說,想想妳自己,想想我在這府裡,妳就明白了,這真不是什麼大事!現在珍姐兒想不通,等到自己生了兒子,在崔家站穩了腳跟,妾室通房算什麼,不都只是玩意兒?
彭氏沒想到魏氏比邱氏還不如,邱氏最起碼還能說話寬寬自己的心,魏氏反而有些看笑話的意味。
劉氏就更不用說了,還悄悄對姚家明道:「二嫂心小,一個通房而已,急得嘴上冒泡,崔姑爺兩個通房就讓二嫂坐立不安,要是兩個妾室還怎麼著!不是我說,二嫂有點小題大作。」
姚家明正在炕桌上翻看帳本,回頭看一眼躺在身邊的劉氏,合上帳本推開炕桌,一本正經地道:「趕明兒我也收兩個丫鬟做通房,妳給我準備一個,我自己留心一個。」
劉氏沒想到說二姑娘的事竟扯上自己,忽地翻身坐起,咬牙道:「姚三老爺,你是吃了那根蔥這麼熏人?」
姚家明這才慢條斯理地仰了仰下巴道:「妳看看,我就說說還沒做呢,妳都這樣了,心裡憋屈吧?難受不難受?恨我不恨?」
姚家明這樣拐著彎子的提點,劉氏哪還有不明白,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就嗚嗚哭了起來,「你還說,你這個沒良心的人……」
姚家明握住劉氏的腰,將她拉進懷裡道:「將心比心,說不準珍丫頭如今就是妳這樣的心情,做嬸子的哪能看著自家孩子受委屈?妳呀!我也就沒做官,要是我手裡有點權勢,妳還不得利用孩子們攀高枝?」
劉氏臉一紅,道:「明兒我就和幾個妯娌再商量商量,最好找人再打聽打聽!」
「這還差不多。睡吧!」姚家明很懂得如何教妻。


姚淑芳愛吃蛋羹,隔個一、兩天就讓落梅蒸兩個,拿著小木勺慢慢挖著吃。蛋羹裡少放點鹽,鮮得很。
姚淑芳之前都沒發現,原來春杏是個打聽消息的高手,出去不一會,回來就和她道:「姑娘,二太太今兒遞了帖子去看二姑娘了。」
姚淑芳吃完蛋羹,坐在臨窗的炕上看書,想想還是去了邱氏的屋子。
姚淑芳這一世畢竟還是未出嫁的女孩子,邱氏不好說姚淑珍是因為崔姑爺有通房心裡不安,就糊弄似的略提二姑娘姚淑珍,卻和姚淑芳說起別的事。姚淑芳心下一琢磨也不好問,便和邱氏一塊喝了碗綠豆湯後就回了西跨院,讓落梅散了頭髮睡下。
春杏等著姚淑芳睡醒,就道:「姑娘,不得了了,崔姑爺的通房懷了身孕,被二太太發現,崔姑爺這會正在老太爺的書房和老太爺說話。」
姚淑芳眼神清冽道:「二姊姊呢?」
春杏被姚淑芳的神情震了下忙道:「二姑娘沒有回來,二姑娘說,崔夫人說要給她一個交代。」
姚淑芳眉頭一挑,對春杏道:「去找五少爺,今兒府裡幾位哥哥都在,讓他們去看看,不用出府,就在老太爺的書房門外見見崔姊夫!」崔瑞風不尊妻,總得讓他知道,不尊妻自有不尊妻的後果,姚家幾個郎可不是做花瓶閒擺著的。

崔瑞風從姚老太爺屋裡出來,沒走出幾步就看到姚家的幾位郎君,臉上看不出表情,可有一樣崔瑞風看得很清楚,他們是專門等他。剛剛姚老太爺輕描淡寫和他說了一回話,但那是輕描淡寫嗎?他扁著嘴滿心不樂意,再看眼前這一波人心裡一驚,心虛地站住腳。
姚子雲道:「妹夫要走了嗎?」
崔瑞風回道:「正是。」
姚子軒呵呵笑道:「我姊姊可好?吃得好、睡得好?姊夫好雅興,聽說你紅袖添香,快要有妾生子了,恭喜、恭喜!什麼時候請吃酒?」
崔瑞風見姚子軒一副紈褲樣,說的話一句比一句刺人,不禁面紅耳赤道:「男子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的嗎?你們這麼說我,以後你們難道不納妾、不要通房?真是不可理喻!」
瞧瞧,這還怨上了,真不怪彭氏不安,要是任由崔家這麼下去,正妻還沒有身孕妾就生子,姚家還有什麼臉,這不是活生生被人打臉嗎?
姚子祿雖是庶出,也免不了要出手打崔瑞風,卻被姚子軒擋住低聲道:「哥哥,別著急,這樣會被他抓住把柄,對姊姊不利!」
崔瑞風原本就是嬌生慣養,沒吃過苦也沒吃過虧的主,家裡就他一個嫡子,才氣傲物,當然就少不了風流二字。
崔瑞風看著四、五個姚家郎君齊刷刷站在自己面前,有點受不了這場面,「你們別亂來,這裡可是侍郎府!」
姚子雲冷聲道:「你也知道這裡是侍郎府,怎麼就不仔細想想,我家姑娘被你這樣輕賤,你還自以為端正,斯文是吧?風流是吧?姚家有納妾的也沒納成你這樣的!我妹妹的事,好好想想,想好了還是好妹夫。」
姚子祿道:「你讓他這狗東西能做什麼,成親前還以為是個端方君子,沒想到竟是這樣的人!」
姚子軒嘴角勾起道:「哥哥們,崔家好這一口,咱們不說什麼,讓姊夫走吧!姊夫,姊姊可交給你了,別讓她流淚!我這人生平見不得家人流淚,誰讓她流淚,我讓誰流血!」
崔瑞風心裡顫一下,腿抖了幾下道:「她是我妻子,誰能越過她去!」
姚子軒笑道:「姊夫說的是。」
姚淑芳和姚淑琴,和後來的姚淑琳一起站在垂花門看著這一幕。
姚淑琴悄悄捏拳,看了一眼姚淑芳道:「妹妹,要是早知道他這樣表裡不一就好了。」
姚淑芳看著眼前情景道:「一個人不是先是好今後就不好,也不是說先是不好今後就會不好,看人都是看兩面,對崔姊夫來說,可能他這樣做沒什麼錯,大戶人家三妻四妾本就平常,崔家或者就是這樣的生存環境,但也沒有哪家新娘子過門沒幾天就有通房懷孕的事!」
姚淑琳站在姚淑芳身後,恨恨道:「崔家就該有個說法,他們家說親的女兒好幾個,就不怕那幾個女兒也說到這樣的人家?」
姚淑芳轉身看著姚淑琳道:「姊姊,妳說的對。」
姚淑琳低頭道:「我這也是有感而發。」
姚淑琴再次看向姚淑芳,她覺得姚淑芳就像成過親一樣,說的話這樣大膽。
姚淑芳笑笑道:「三姊姊,二姊姊對我們都不錯,我們都是姚家女兒,該爭取的一定要爭取,否則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姚淑琴點頭道:「妹妹,我懂得。」
最後,崔瑞風羞得離開姚府。
路順管家站在姚家幾位少爺的身後,一直看著崔瑞風離開姚府這才上前和幾位郎君道:「老太爺請幾位少爺進去說話。」
姚子祿雖然是二房庶出,不過和姚淑珍的關係一直不錯,聽聞路順管家親自來請,就知道去了定要受罰。「你們都不用去,這事必定惹怒祖父,二姊出自我們二房,理當由我去和祖父說。」
姚子雲搖頭道:「你這是什麼話,我是你們大哥,這事理當我去。」
姚子軒呵呵一笑,「說話最多的不是我嗎?哥哥們急什麼,祖父要是為了這事,怒火必定針對我。」
路順心裡高興,這些姚家少爺不說別個,這會爭先恐後要去受罰,姚家就不是一般的姚家,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路順走在前面,身後跟著姚家幾位少爺,到了姚老太爺的書房前,他進了門,他們一排站著。
姚廣信從書房開著的窗戶往外看,耳邊聽著路順一個勁地誇人—— 
「……老太爺,少爺一個個爭先恐後要替其他人受過,這份心實在難得,我打小跟著老太爺,今日可是開了眼界,老太爺,姚家……姚家後繼有人啊!大少爺本就是個拔尖的,如今又來了一位五少爺,五少爺說的那幾句話八成噎著崔姑爺了。」路順低聲說著,臉上帶著與有榮焉的笑容。
姚廣信將視線慢慢移到姚子軒身上,半晌才道:「讓他們都進來吧!」
路順應了,出去和幾位郎君說。
姚子軒旋風般搶先進了門,道:「祖父,不關他們的事,是我攔下崔姊夫的!」
姚子雲上前一步攔在姚子軒前面道:「祖父,我是他們大哥,這事是我挑的頭,祖父要罰就罰我。」
姚廣信點頭,「倒是兄友弟恭,多大點事,沒一點城府,都像你們這樣子冒冒失失,不問青紅皂白,以為是好事?你們誰問過你們路順管家,我找你們來是為了何事?姚家要是多幾個如你們這樣的冒失鬼,姚家還能興旺得起來?早被人一鍋端了!」
這一邊,姚淑芳和姚淑琴、姚淑琳見路順管家將姚家幾位少爺都帶去姚老太爺的書房,姚淑芳臉色一變,糟了,回頭對姚淑琴道:「姊姊妳先回去。」
姚淑琴知道自己只是庶出,怕到時候姚老太爺說出什麼讓自己難堪,姚淑芳這是為自己好,忙悄悄帶著丫鬟離開。
姚淑琳不走,道:「妹妹,我知道妳想去做什麼,我也想去,妳不要攔我,我會出來,就表明我已經想通了,祖父還不知道要怎麼收拾他們幾人,要我是男兒,我也想收拾崔瑞風。要去,我們一起去,受罰也有我的一份。」
姚淑芳笑笑,「我就是悄悄去。」
姚淑琳自應了安西侯府大姑娘孫佩佩之約差點被孫家算計後,這是第一次和幾個姊妹在一起,恰恰又讓她看到崔瑞風被姚子雲、姚子軒幾個擠對。
姚淑琳心裡敞亮,她猜到姚淑芳要去偷看姚老太爺教訓幾個孫子,她要陪著姚淑芳,若讓姚老太爺發現,也好過姚淑芳一人挨罰。
這就是為什麼姚淑芳要讓姚淑琴離開,姚淑琴畢竟是庶出,她不想讓姚淑琴平白無故被長輩不喜歡。
姚淑琳心裡門兒清,不禁感念之前姚淑芳搭救自己,說這話時雖然有些彆扭,卻真心實意想和姚淑芳在一起。
兩人到了姚老太爺書房門口旁邊的一棵棗樹後,一直看到姚子軒和姚子雲幾個笑著走出來,姚淑芳心裡的石頭才落了地,和姚淑琳相視一笑,悄悄離開。
姚淑芳和姚淑琳一起去了府裡的後園,讓丫鬟們提了紅泥小爐,帶著茶餅,一起煮茶聊天。
姚淑琳驚奇地看著姚淑芳點茶,「妹妹什麼時候學了這點茶功夫,快給我嘗嘗!」
落梅笑著端了一杯遞到姚淑琳手裡,就看到一朵牡丹飄在茶面上,眨眼不見,歎道:「這剛剛還有,轉眼就不見了,可惜了,是我之前沒發現妹妹的絕技,竟然錯過了!」
姚淑芳抬眉笑道:「只是一杯茶而已,姊姊不用覺得可惜,要是妳喜歡,以後我天天給妳煮茶、點茶。」
姚淑琳卻道:「好東西不敢多求,有這一杯已經是奢求了,這些日子我窩在自己院裡沒出來,想著孫家怎麼也是公侯之家,享受的還是一等侯的俸祿,可做的這叫什麼事,差點要了我的命,要不是妹妹,我這條命不知還在不在,今兒出來正好看到妳和琴姐兒去了垂花門就跟了去,卻不知道還能看到幾位哥哥的風采。」
姚淑芳淡淡一笑,「姊姊能這樣想再好不過,孫家不必再提,咱們的路還長著呢!可不是一、兩個溝溝坎坎能擋住的!」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嬌妻安宅有術》全5冊

    《嬌妻安宅有術》全5冊
  • 2.《吉星醫娘》

    《吉星醫娘》
  • 3.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 4.《嬌花入福窩》下

    《嬌花入福窩》下
  • 5.《嬌花入福窩》上

    《嬌花入福窩》上
  • 6.《娘子掌佳釀》

    《娘子掌佳釀》
  • 7.《推倒政敵以後……》全3冊

    《推倒政敵以後……》全3冊
  • 8.《小太妃二嫁》

    《小太妃二嫁》
  • 9.《良妻妙算》

    《良妻妙算》
  • 10.《貴命下堂妻》卷四(完)

    《貴命下堂妻》卷四(完)

本館暢銷榜

  • 1.《溫家藥娘》

    《溫家藥娘》
  • 2.《郡王誘婚》

    《郡王誘婚》
  • 3.《實習貴妃》

    《實習貴妃》
  • 4.《良妻妙算》

    《良妻妙算》
  • 5.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蒔蘿×簡瓔【甜蜜套組】贈浪漫城市卡片
  • 6.《嫡女豪商》

    《嫡女豪商》
  • 7.《匠心小財女》

    《匠心小財女》
  • 8.《糕餅廚秀》

    《糕餅廚秀》
  • 9.《紅杏今生不出牆》

    《紅杏今生不出牆》
  • 10.《沖喜閒妻》上

    《沖喜閒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