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小說館 首頁

分享
花園1733

《熟女姊姊少根筋》

  • 作者唐筠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2/09/01
  • 瀏覽人次:913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我喜歡魚干女,因為可以保存很久、很久……
還有沒有人比他可憐?怎麼說他冉書閔也是眾女最愛的花美男,
更是業界搶手的遊戲軟體程式設計師,
在外頭吃得開,在家卻被她這鄰家姊姊治得死死死,
淪為她24hr專屬男傭,她鎮日畫漫畫,他認命的乖乖整理家務,
怕魚干女的她會宅在家發霉,他在兩家的牆上開了道門好照應,
然而責任感超重的她,卻因他母親臨終時將他託付給她照顧,
就嚴守著姊弟的「家人」分際,屢次將他愛的告白當成玩笑話,
為了讓她的愛情覺醒,他不惜犧牲色相對她耍性感、露Muscle,
卻被她以一句「肚子太鬆弛」打飛到牆角畫圈圈;
對她祭出美味料理收買她的胃,卻只得到一句「貼心閔」,
他的再接再厲都被她的超無感駁回,
就在他快要失去鬥志時,她的合作對象竟公然對她說愛,
她這枚魚干女是他放置的,可以開封的人也只能是他……
唐筠
一個有著雙魚又有著水瓶因子的女子,
喜歡宅的所有事情,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發呆睡覺編故事,
有事沒事,就喜歡拈花惹草做做手工藝,
是隻需要蟄伏的夏眠動物,人生一直有個信念,笑著,就會遇到好事情。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紊亂的客廳,散落一地的棄置畫紙,書桌上,有個披頭散髮的女子趴在那裡呼呼大睡著。
她,叫姜樂樂,今年三十歲,國中時失去雙親在親戚家待了幾年,高三時毅然搬出親戚家,向這屋子的女主人承租房子,因為女屋主一直對她視如己出,所以二十歲那年,在女屋主臨終時,她接受了她的請託,照顧她的小孩,也就是現任屋主,轉眼十年過去,她和現任屋主的關係也像家人般密不可分。
這些年,她以畫超異能漫畫維生,是個知名度極高的漫畫家,但,私下卻是個十足的宅剩女,每天不修邊幅,穿著睡衣畫畫,累了就趴在桌上睡覺,所以家裡常常呈現一片凌亂。
而接著,總有個任勞任怨的高大帥氣美男子做她的免費男傭,每天在她製造混亂之後替她收拾善後。
他就是這間屋子的現任屋主冉書閔。
不知何故從母姓的他,二十七歲,身高一八五,有能讓女人尖叫的俊美外型,他是個典型的花美男,腦袋好、運動又厲害,所以從小就有一票女生在身後追著他跑,但他向來不為所動,因為他得把所有時間都用來照顧眼前這個只知道忙碌工作,不會照顧自己的傻大姊。
拿走姜樂樂手上緊握的畫筆,並一路收拾地上的殘局,冉書閔邊收拾,邊回想著過去十年來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十七歲時失去相依為命的母親之後,姜樂樂就成了他生活裡的全部。
她以為他和她一樣變成孤苦無依的孤兒,所以信誓旦旦的說會負起養育他的責任,但說姜樂樂養育他,倒不如說是他在照料她的生活起居,除了畫圖,姜樂樂根本就是個生活白癡,常忙到忘了吃飯,還誇張到差點餓死。
那次事件,是因為她趕稿,恰巧他又去參加校外教學而沒法照料她,結果兩天後回來,就發現她昏死在地板上。
那一回,他才知道姜樂樂對他有多重要,看到昏死在地上的她,他的心彷彿也跟著停止跳動。
他以為她病了,甚至以為她會死掉,結果卻從醫生口中聽到一個可笑的答案,她是餓昏的。
這年頭,要餓昏自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但是,姜樂樂卻有辦法做出這種蠢事來。
那之後,為了隨時確保她的小命安好,他直接叫人在兩間公寓中間那面牆上開了一扇門,但不加門板,只留一道門框,讓兩間公寓打通變成一間,也讓他們的關係拉得更近,從此不分彼此。
雖然姜樂樂當時有抗議,但她的抗議持續不到三分鐘,就被責任感瓦解了,理由依然很可笑,因為她答應他母親要照顧他一輩子,所以同意他的無理取鬧,殊不知,需要被照顧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就像現在,替她整理屋子,替她準備一頓豐盛的早餐,這些事情,他一做,就做了十年。
「冉書閔,你沒禮貌……叫姊姊……」
連夢囈都想教訓他,真是欠扁的女人,他很想像平常一樣,狠狠的用手指在她頭上彈一下,但因為不忍吵醒她,所以手到了她的額前,就停下來。
是,他們之間差距三歲,就年紀來說,她是比他大,但就成熟度和個頭來說,她在他眼裡只是個小不點,所以,他從沒把她當姊姊看待,也不希望她只是個姊姊。
「少根筋,我也是個男人,怎能毫無防備的睡得這麼熟……」靠近她,營造著戀愛的氛圍,偷偷吻著她的臉頰,卻希望她能突然醒來發現他的情感,但她睡得可熟了,完全無感。「今天就放過妳,明天妳還睡得這麼熟,我可不敢保證自己不會變成一匹狼喔!」
他也想要表態,卻又擔心會破壞了這樣的和諧關係,所以總是如此,每天重複著,印下他愛慕的親吻,偷偷威脅著,卻又默默等待著她的感情能早早覺醒。
然後一如往常,寫了張字條放置在餐桌上,他才折返回到自己的屋子,梳洗準備,十分鐘搞定後出門上班。
 
「站住!把你手上的食物放下……」高舉起手停在半空中,在大叫之後驚醒,姜樂樂恍然明白自己作夢了。
因為肚子太餓,所以作了食物的夢,在夢裡,她好不容易得到的食物被搶走了,她才會緊張得大叫。
而現實世界裡,空氣裡也瀰漫著一股食物的香氣,那股香味,引得她再度飢腸轆轆。
循著味道,果然在餐桌上看到豐盛又美味的早餐。
她順手拿起冉書閔留下的字條,看著上頭簡單的字句,她心底湧起一股暖意,「真是體貼入微的小傢伙。」
雖然知道冉書閔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但是相依為命了十年,她很自然地還是把他當成弟弟看待。
拉了張椅子坐下來,正準備享用美食,她的手機突然響起,讓她不得不再度起身奔回客廳。
來電顯示「貼心閔」,她馬上笑著接了電話,並且告知,「我喜歡今天的菜色,一定會把它們吃光光,你放心。」
「妳現在才要吃?」
「對啊,怎麼了?」
「太陽都曬屁股了還怎麼了,我打電話是要問妳中餐想吃什麼,妳卻連早餐都還沒吃,女人家作息這麼不正常,看以後誰敢要妳。」
「反正你不是老嚷著不讓我嫁,還要養我一輩子,所以如果真的沒人敢要我,我們就相依為命一輩子嘍。」
冉書閔聞言不禁苦笑。相依為命,卻不嫁給他,是要他當光棍一輩子嗎?他可不想一輩子看得到吃不到。
「少在那裡作白日夢,我很搶手的妳不知道嗎?想和我相依為命一輩子的女人多得是。」他希望把話說重一點可以激起她一點點的憂患意識,但是卻沒有。
她大剌剌的說:「那好,你就看誰拿了號碼牌,照順序和那些搶著跟你相依為命的辣妹吃中餐吧。」
中槍,他一顆火熱的心整個被冷水潑到降溫到底,「妳呢?」
「我眼前這滿滿一桌佳餚不吃太浪費了,而且我現在飢腸轆轆也等不及出門和你用餐,所以我先吃了,就這樣,我掛了。」
說掛就掛,電話那頭傳來嘟嘟聲響,再度把冉書閔打入無間地獄。
「冉書閔,要不要一起吃午餐?」
搶手的話不是說假的,他年輕有為,是時下最流行的遊戲的程式設計師,每次他設計的遊戲一推出都很受歡迎,所以連帶著他的身價也水漲船高。
不只受公司重視,連女人也很哈他,加上他有著不輸給偶像明星的外表,所以更受歡迎。
可他的心,沒有為姜樂樂以外的任何女人火熱過。
「抱歉,我已經有約了。」
「是嗎……那下次要先和我約喔!」對方一臉失望的要求著。
「有空的話。」他客套的回應,然後舉步走離女人的視線,一個人走出辦公大樓,卻沒有方向,「今天吃什麼好呢?」
約?當然沒有,他只想和姜樂樂吃飯,但他深信這時候那女人應該已經吃下半桌菜,再買中餐她肯定也吃不下。
所以這一餐,他是注定要自己獨自品嚐了。
 
每天每天,姜樂樂都很用心的在畫漫畫,但是因為太暢銷了,很多她所畫的漫畫都被翻拍成電視劇或者電影,所以她永遠擺脫不了趕稿的命運。
畫累了就趴在書桌上打盹,醒了就去吃飯,吃飽了又回書桌繼續不停的揮灑畫筆,她不怕沒飯吃、不怕沒得睡覺,卻很怕有人來催稿。
看到來電顯示出版社的電話號碼,她就開始裝死,死都不接電話,但是那只能躲得了一時,無法躲過一世。
因為連載漫畫不能開天窗,要是她不接電話,接下來就會有人跑來盯著她畫圖,直到她交稿為止。
「三點,新任執行長說要親自過去取稿,所以請妳千萬不要讓新老大大失所望,懂了嗎?」
「啥時跑出一個新老大?舊的去哪裡了?執行長?我們公司有那號人物嗎?」以前好像沒聽說過。
「姜樂天,妳是太樂天到昏頭了嗎?上次不是跟妳說過,董事長留美的兒子要回來接任執行長的職務,妳忘了嗎?」
「是忘了,不過妳的記性好像也沒比我好,我叫姜樂樂不叫姜樂天,而且我不樂天,我很悲觀,妳催稿的頻率太高讓我很有壓力,有壓力我就畫不出來,畫不出來我就食慾不振,還有……」
「三點!妳自己看著辦!」總編輯算是怕了她,在她叨絮不休的當頭,撂下話後就把電話掛斷。
聽到耳邊傳來嘟嘟嘟的聲音,姜樂樂揚嘴的笑了一笑,在她笑的同時,嘴裡開始叨唸起來,「此時,男主角邪佞的對著女主角一笑,然後在女主角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將她往自己方向一拉,狠狠吻了下去!」
她邊想像畫面,邊拿起畫筆,然後……她竟然一筆都畫不出來!
這次上面交代,換一下畫風,希望能在故事裡加點粉紅,就是男女主角的愛情戲碼,但是她的腦袋怎麼都閃不出粉紅的畫面。
結果這一想,就呆坐到三點整,一直到門鈴響起,她才回過神來,猛然想起總編輯在電話中說過的話。
「逃」是她腦袋中第一個閃過的字眼,但這兒是五樓啊,能逃去哪?總不能跳樓吧!
況且逃只是一種想法,因為責任感使然,她從沒有逃避過,所以她只能披頭散髮地上前開門。
門一開,有那麼一剎那,她覺得自己的眼睛被閃到,看著眼前一臉嚴峻的男人,她徹底的愣住。
「對嘛!男主角就是要像這個樣子,高大挺拔、冷酷無情又能顛倒眾生!」姜樂樂不自覺傻愣的說道。
待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時,她一臉漲紅。毀了!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姜老師很優閒嘛,看來我可以很順利的拿到畫稿了吧?」祈家威皮笑肉不笑地問著。
「那個……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完成……」她搔搔後腦勺,尷尬地說。
「多久?半個小時夠不夠?」
「恐怕不太夠。」
「那需要多久?」
「這樣吧,公司業務很繁重,不好讓您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我若畫好了就自己送到公司去,您……執行長就先請回吧。」
「我在這裡等。」祈家威越過她,逕自進了屋,還順便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她,「姜老師是我們公司的活招牌、超異能漫畫暢銷書作者,所以以後姜老師的畫稿全由我負責,今天我都親自上門了,想必妳也不至於讓我空手而回,對吧?」
「當……然……」他都這樣講了,除了說好,她還能怎樣?
「那就請開始吧。」
連轉圜的餘地都不給,這人……態度還真強勢!
莫可奈何地,姜樂樂只能認命的轉身走回工作室,繼續振筆畫稿。
 
晚上六點整,冉書閔回到家,一推開門他就高喊著,「姜樂樂,我買了妳最愛吃的東山鴨頭!」
但下一秒,他前進到她屋內的步伐和聲音就同時止住。
只見一個男人正緊緊摟著姜樂樂,兩人的姿態極度曖昧,狀似熱戀中的情侶。
眼看著男人的唇就快要貼上去,他心驚的在下一秒衝過去,把姜樂樂從男人懷裡拉開,動作一氣呵成。
眼前的臉部特寫從心目中的漫畫男主角直接換成冉書閔,姜樂樂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等回過神時,她才看到冉書閔眼裡的憤怒,感覺到他殺人似的怒火,她下意識的伸手扯住他的臂膀。
冉書閔一對火眼金睛射向對面的男人,怒聲問:「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平時他當然不會對客人如此失禮,現在他會失去理智,全因他覺得自己的寶貝就要被搶走,過去他以為只要等待,給姜樂樂時間,她終會發現他對她的感情,但是剛剛那一幕告訴他,他的等待到最後可能變成一場空。
他絕不容許會威脅到他的人靠近姜樂樂。
祈家威被冉書閔的氣勢嚇得一愣,但他很快的整了整西裝,朝一旁的沙發坐下,然後用著不比冉書閔好到哪去的語氣說著,「基本禮貌都不懂嗎?不知道問別人名字之前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嗎?」
空氣裡瀰漫著一股濃濃的火藥味,連遲鈍的姜樂樂都聞到了,「阿閔,注意禮貌,這位是我們公司的新執行長;祈執行長,這位是……」
「妳朋友是吧?」祈家威睨了冉書閔一眼,似笑非笑的說:「你剛剛的舉動,不明就裡的人會以為你在爭風吃醋。」
「你錯了,我是她的男人,這女人是我的,所以我沒有在爭風吃醋,只是在捍衛主權而已。」冉書閔把姜樂樂摟得更緊,語氣非常的鏗鏘有力。
姜樂樂聽得一驚,猛拍著他的臂膀低聲制止他,「阿閔,別亂說話!」
祈家威眉毛挑得高高的,目光如炬地審視了兩人一番,接著低頭輕笑開來。
「你笑什麼?」
「我笑你的說法缺乏說服力,如果你真的是她的男人,那就代表你們之間的感情大有問題。」
「誤會!阿閔不是我的男人,他是我的……嗯……一個弟弟……」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感情卻又比親人更親,所以一時間姜樂樂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向人介紹冉書閔和她的關係。
「弟弟?我看過妳的基本資料,除了一個表叔,妳沒有其他親人,他是哪種弟弟?」祈家威話問得非常犀利。
他的語氣和問題分明意有所指,讓姜樂樂聽得很不舒服。
這新上司有點機車耶!講話真的很不中聽,而且從一進門到現在,好像一直在找她麻煩!
「你想問的應該是我是不是她的小狼狗吧?就算是,那又如何?」冉書閔不以為意地反問。
「我可沒那麼說,是你自己那樣認為的,不過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你得再多使點魅力才行,否則我看你們兩個很快就會分手。」祈家威不諱言,繼續直白的發表意見。
「何以見得?」
「她連最基本的煽情圖稿都畫不出來,表示她的情感很空乏,這代表你們的感情應該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剛剛就是在幫她找靈感、讓她腦海有畫面。」
摟著別人心愛的女人,卻說是在幫她找靈感,這傢伙真的非常令人不爽!但他說的話又很一針見血,當場戳中了他的痛處。
「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對這危險傢伙缺乏好感,冉書閔不想多說,單手指向大門,冷峻地下起逐客令。
「稿子沒拿到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這樣下去,別說稿子沒法如期完成,搞不好這兩個男人還會動粗,姜樂樂板起臉來,把他們統統請出她的房子。
在自己的家被掃地出門,鑰匙也沒來得及帶出來,冉書閔相當火大,但因為祈家威也被趕出來,所以他的怒火當場就消了一大半。
他倚著牆,一派優閒地說著,「現在你可以走了,這裡沒有人歡迎你。」
「恐怕難如你所願,以後我還會再來,而且是常來。」
其實他此趟回來,就是要追求姜樂樂的,所以自然不會輕易打退堂鼓。
但顯然追她不太容易,因為眼前就有顆很大的絆腳石,冉書閔看起來年輕,可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卻像是天生的貴族,會給人這種感覺並不尋常,他相信冉書閔絕對是個不容小覷的角色。
男人的第六感也是很靈的,尤其是有想越界的敵人出現時,男人野性的防備本能就會展開。
冉書閔不笨,他從進門時就已嗅到一些危險氣息,加上現在祈家威又向他丟出戰帖,為了捍衛地盤,他挺直腰桿朝大門一站,如一座大山般地矗立在大門口,冷冷地反擊著,「有我在,誰都別想動姜樂樂的歪腦筋。」
 
大半夜,畫完了稿子,姜樂樂起身走向通往冉書閔房子的入口,客廳燈火通明,卻不見他的人影,她再舉步走向他的房間,但他也不在那裡。
「阿閔?」她從房間找到廚房,又從廚房找到陽臺,可是很顯然的,冉書閔不在家。
一直到她看見冉書閔擱在客廳桌上的鑰匙,她才恍然想起先前自己做的好事。
她急忙拉開大門,果真看到冉書閔坐在大門邊的地板上打盹,現在是冬天,看他沒穿外套坐在地上睡覺,一股罪惡感從心底深處生起。
「阿閔,醒醒。」
被她的叫聲喚醒,冉書閔第一個反應是衝著她笑問:「稿子畫好了?」
這傢伙,從來就只會先關心她的事情,這更令她感到愧疚,「怎麼不叫門?在這裡睡著了,萬一感冒了怎麼辦?」
「沒事,我壯得像頭牛,沒那麼容易生病的。」
「好了,別說了,快進屋子去睡覺吧。」姜樂樂在後頭推著他前進,冉書閔回過頭看她時,她正張著大大的嘴巴打哈欠。
所以他旋了個身,換他站在她身後推著她前進,「該好好睡覺的是妳,瞧妳黑眼圈都跑出來了,再熬夜下去妳就要爆肝了。」
「不行,我現在睡著的話,就爬不起來送稿子到出版社了。」
「我替妳送去。」
「不行,你自己也要上班,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快點去休息吧。」
「姜樂樂,妳忘了妳曾經答應過我什麼了嗎?」
「答應你什麼……」才遲疑了三秒,過去的承諾就跳回到她腦中,「記得,要吃好、睡好,才能繼續畫稿。」
「沒忘記最好,妳最近嚴重違背了對我的承諾,所以我現在罰妳馬上上床睡覺。」
「可是……」
「沒有可是。」他板起臉,嚴肅地問著,「妳是要自己回房睡覺,還是要我扛妳進去?妳自己選擇好了。」
明明比她小,態度卻總是很囂張,打小就這樣,以前她還可以戳他的額頭笑他人小鬼大說大話,但隨著年紀的增長,他的身形也逐漸變得挺拔,已經是隨便就能把她扛上肩頭的身材了。
「你別動手!我去睡就是了……」邊走,她忍不住邊嘀咕著,「像他這樣的年紀不是該去談戀愛嗎?成天管我這大嬸幹麼……」
「嘀咕什麼啊大嬸?」以為他沒聽見嗎?他的耳朵可利得很呢!
「是姊姊,沒禮貌!」
「剛剛還自稱大嬸,這會兒又變成姊姊了?」
姜樂樂停下腳步轉頭瞪他,納悶地問著,「是我教育失敗嗎?我記得我沒教你這麼沒大沒小啊,說到這個,我才想到,你怎麼可以對我的上司那麼沒禮貌?要是我被炒魷魚怎麼辦?」
他半開著玩笑說:「炒魷魚就炒魷魚,有我養妳怕什麼!」
又來了,養她都快要變成他的口頭禪了,不過過去從沒見他對誰的敵意那麼深,為何會針對祈家威真的令她相當不解,「你以前跟祈執行長見過面嗎?」
「沒有。」
「那就應該是無怨無仇不是嗎?」
「那很難說。」如果在情感上,出發的點有了交集,那仇可就結定了,但雖然他有所懷疑,卻不是百分之百的確定那個人的想法,只要有一個百分比的不確定,就有可能有變數,所以他沒把話說得太死。
「是有多難說?」
「我聞到了。」
冉書閔突然靠近她,在她面前煞有其事地嗅聞著,那舉動讓她緊張得呼吸都停頓下來。
「你幹麼?我昨天有洗澡啦!」她尷尬的推了他一下。
「我知道。」因為她身上還散發著一股肥皂香氣,但他說的不是這個,「我說的是那傢伙,他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息,所以妳最好和他保持距離。」
「那可能有點難度。」
「怎麼?妳對他產生了興趣不成?」眉毛挑起,他帥氣的臉龐露出了一抹怒氣。
「你這顆腦袋……」搖頭再搖頭,每次都被他搞到詞窮。
「怎樣?終於發現我有顆聰明、帥氣又有型的金頭腦了嗎?」
跟他抬槓是不智之舉,「我還是去睡覺好了。」
「妳還沒把話說清楚,有點難度是什麼意思?」
「那位說了,以後我的稿子都由他負責,也就是說,只要我交不出稿子,他有事沒事就會跑來串門子。」
難怪那傢伙會那樣跟他嗆聲,原來是一開始就計畫好了!
「我不會讓他如願的,絕對!」他也不是省油的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的地盤,絕對不會讓人入侵。
有仇吧?肯定是有仇,任誰看到阿閔現在的表情,都會認為他和祈家威是仇家!
姜樂樂在心裡肯定的下結論,卻始終沒發覺到,兩人會結仇完全是因她而起。
第二章
為了不讓祈家威那個討厭鬼有機會糾纏姜樂樂,冉書閔自動扮起跑腿小弟,一早就先打電話到公司請了一個小時的假,然後開著車子朝和公司完全反方向的出版社前進。
抵達出版社後,本想把稿子交給副總編輯後就走人,但是一踏進出版社,還沒見到其他人就先遇到「情敵」祈家威。
「你不是我們公司的人,來這裡做什麼?」
「你以為我愛來嗎?要不是要替姜樂樂送稿子,我才不想踏進這裡半步。」冉書閔一古腦把手上的牛皮紙袋塞給他,轉身就要走人。
「等等。」
「還有什麼事?」
「給個幾分鐘,我們把話說清楚。」
「我不認為我和你有什麼話好說的。」
「你的想法和我很貼近,就像你不喜歡見到我一樣,我也不是很樂意見到你,所以以後請你不要管過界,送稿這種事情,還是由我們自己來處理就行了,就不麻煩你充當快遞了。」
討厭,沒錯,從第一次見到祈家威摟著姜樂樂開始,他就不喜歡他,現在聽他這樣說,他不得不提醒他,「我想你搞錯了,一開始是你先越過界,你只是姜樂樂的合作夥伴,對初次見面的工作夥伴就動手動腳的,我不信任你,所以絕對不會放任你隨意接近姜樂樂。」
「敢情你是吃醋了嗎?」
打翻醋罈子固然是真的,但是,他更不喜歡一個男人對初見面的女人動手動腳,就算他不愛姜樂樂,也不可能把她交給這樣的一個男人。
「是覺得你別有居心。」
「我能有什麼居心?」祈家威略顯心虛的問著。
冉書閔的眼睛很犀利,似乎老早就看出他的意圖,但,明明就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為何他的舉手投足總會令他感到壓迫?
「那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他不挑明,只是冷冽一笑。
「如果我真的別有居心,你又能如何?你和姜樂樂是什麼關係?姜樂樂的男人?或者弟弟?難道真的是小狼狗?就算是其中之一,在法律上,姜樂樂是自由之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句話你沒學過嗎?只要姜樂樂沒結婚,我都有權利追求她。」
「我說了,不要越過界,要玩女人去找別人,不要招惹姜樂樂,她不是你能隨便玩玩的女人。」
「那只要不是玩,而是認真的追求就沒問題了嗎?」
他現在是在耍嘴皮子嗎?
但他確實沒有綁住姜樂樂的權利。
「沒錯,姜樂樂是自由的,你也有權利追求她,但是我說過了,我不信任你,所以你別指望我會把她交給你。」
「其實你是怕姜樂樂會被我吸引吧?是啦,我對女人一向有致命的吸引力,我深信這個魅力對姜樂樂應該也會起作用……」其實祈家威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只是想在氣勢上壓倒對方罷了。
這傢伙是自信過了頭嗎?他以為姜樂樂是誰?冉書閔沒好氣的撇撇嘴。「別把姜樂樂說得好像花癡,她不會吃你那一套。」
「那就來打個賭吧。」
他怒目瞪著,防備的問:「你想玩什麼把戲?」
「我們就來看看我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追到姜樂樂。」
祈家威把他惹惱了,他有股想宰了他的衝動,但是出門前姜樂樂再三交代,交了稿,別惹事,尤其不要招惹她的合作夥伴,免得她以後見了面尷尬。
所以他把怒火強壓下來,並且一改剛才的劍拔弩張,以一派輕鬆的語氣說著,「我想,這輩子,除了我,沒有人適合姜樂樂。」
他的神色自若確實造成祈家威不小的壓力,但他仍不信邪地反擊著,「你就那麼有自信?」
「當然。」
「那就試試吧。」
當兩個人愛上同一個人,戰爭終究是避免不了的,只不過,冉書閔知道,等待不再適合現況,他得改變策略。
 
這是一間位於高級地段的豪宅,原本這裡要舉辦一場慶生派對,但幾乎是有志一同的,眾人都說有事不能來,結果整個慶生派對就只有冉書閔和壽星阮薇薇。
冉書閔開始覺得自己被算計了,但他沒有挑明講,只是平靜地問著,「其他人真的不來了嗎?」
其他人當然不會來,這慶生派對本來就是阮薇薇設計的,她是公司股東的女兒,大家怕得罪她,所以都很配合她演戲。
「別管其他人了,這家蛋糕很有名,你先吃一口看看。」
阮薇薇硬要餵他吃蛋糕,還故意不小心把奶油沾在他的嘴邊,然後伸手要替他擦拭,藉此和他有些肢體接觸。
當她的手伸過來、臉靠近的時候,冉書閔突然抓住她的肩膀,神情嚴肅地問:「妳是不是很想吻我?」
他是花美男,從阮薇薇一臉垂涎的樣子就知道,他一直都是女人的菜,而且是不分老少,大小通吃。
所以他搞不懂,為什麼姜樂樂從不把他當男人看待?
阮薇薇被他正經八百的詢問後,彷彿被抓到了狐狸尾巴,臉尷尬的漲得通紅,「冉設計師……你別開玩笑了……我哪有那樣想……」
「不是嗎?」他沉下臉把她推離。
阮薇薇相當扼腕,怕失去得到他的大好機會,自動又湊上前,並且笑吟吟的說著,「你想吻我的話,我倒是挺樂意。」
「我不想。」他冷淡的回著話,目光幽遠,心思飄得老遠。
他想到祈家威說的話,眼神頓時冷峻起來。
「那傢伙太危險了!不知道會對那笨蛋做什麼……」
雖然他知道姜樂樂不是那種隨便就會對男人動情的花癡,但是,他也沒把握她不會被祈家威誘拐,因為那傢伙看起來像個情場老手,像姜樂樂那種單純得要命的笨蛋,很容易受騙上當的。
「冉書閔,難道你想這樣坐以待斃?」
他自言自語,一臉莫測,看得阮薇薇一頭霧水。
「冉設計師,你到底在說什麼?」
他突然嚴肅的看向阮薇薇,一臉正經八百的問:「女人喜歡怎樣的男人?」
「那還用說,就像你這種型的啊,有身材、有臉蛋,又有一顆聰明的腦袋,在家裡賞心悅目,出去也上得了檯面……」
所以才有一堆女人哈他?冉書閔思忖。
但阮薇薇愈說愈入骨的話讓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很清楚,姜樂樂和那堆哈他的女人不一樣,她眼裡的他就像個小男孩,她把他當家人,不當男人。
「她和妳不一樣。」
好不容易以慶生的理由把冉書閔拐到她家的某間豪宅,可是從剛剛開始,冉書閔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明明人在眼前,可她卻感覺他離她很遙遠,這讓她很生氣。
除了是股東的女兒,在公司,她也是公認的辦公室之花,他竟然在她面前想著別的女人!簡直太不把她看在眼裡了!
「到底誰和我不一樣?又是哪裡不一樣了?」
「妳像狼,她是小綿羊。」
「笑死人了,你沒聽說嗎?不管是哪一種女人,身體裡都有兩種性格,如果她在你面前是隻小綿羊,那表示你沒能激發出她原始的本性,懂嗎?」
一槍斃命!意思是說他對姜樂樂沒有吸引力嗎?
不對,他從沒有在她面前展現過他最男人的一面,在家裡,他根本就像個男傭,替她打理家務、替她張羅三餐,哪有機會展現他的男性魅力。
「對!」
「你也贊同我的說法對吧?」
「得讓她瞧瞧我的男性魅力才行!」他自顧自地做著決定,眼裡壓根沒有辦公室之花的存在。
從他飄遠的目光來看,阮薇薇終於明白,他的眼裡從頭到尾都沒有她,他的心離她更遠!
「冉書閔!你……」
忽略她的叫囂,他逕自起身,邁開步伐離去,執行計畫的鬥志從他的腳趾一路往腦袋燃燒,他要讓姜樂樂看見他的男性魅力,留下氣到快中風的阮薇薇。
 
離開阮薇薇家的豪宅後,冉書閔興匆匆的跑去買了幾套很時尚的休閒服,然後還特地買了一束花回家,進門前,他更是刻意的把襯衫的鈕釦解開了兩顆,目的就是要讓姜樂樂眼睛閃到。
但是一進門,就看到姜樂樂拿著拖鞋朝他衝過來,在他來不及反應之前,那隻拿著拖鞋的手就狠狠的往他打過來。
以為她要打的是他,他沒多想,直接伸出手狠狠抓住那隻朝他拍過來的手,然後反扣。
「啊……放手!放手!疼……啊……」手被箝制,姜樂樂痛得哇哇大叫。
「會痛?」他逼近她,雲淡風輕地問著。
「當然痛!」她皺著眉頭瞅他,用力點頭。
「那妳有沒有想到拖鞋打在我臉上也會痛?」他又問。
「誰說我拿拖鞋是要打你?你是小強嗎?啊……快放手!牠快逃走了!」她的目光越過他,再度大叫。
結果小強聞聲逃逸得更加迅速,加上有程咬金幫牠,牠當然是趁機快速落跑。
「小強?」
「對!」
他鬆了手,並下意識的閃開,然後看著姜樂樂拿著拖鞋追著小強滿屋子跑。
這女人還是女人嗎?女人看到小強不是都應該尖叫?
至少他們公司那些人工美女都是那樣的。
但,他眼前這個女人卻不一樣,披頭散髮,拿著拖鞋滿屋子追殺,她跑得氣喘吁吁,那隻小強卻仍舊輕鬆自在的飛簷走壁,甚至不把他當一回事,囂張的晃到他的跟前。
真是可惡的小東西,姜樂樂把他看扁已經夠令他惱火了,這傢伙膽敢跑來對他挑釁,真是不知死活!
於是,他輕鬆的腳一抬,再一壓,小強就成了他腳底下的亡魂。
「你踩到了?」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姜樂樂終於停下步伐,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她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能追到那隻小強,結果牠就那樣命喪阿閔腳下?有沒有搞錯?那她跑得半死算什麼?
他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問著,「踩到了,怎樣?」
「死了?」
「妳可以認屍。」他抬高腳,準備讓她處理小強屍體。
但還沒舉步,姜樂樂就一把扯住他,「你殺的,你要負責毀屍滅跡。」
「我討厭噁心的東西。」
「我也討厭。」而且還害她跑得氣喘如牛,死好!
「剪刀、石頭、布,妳輸了。」他喊得很快,她的手像被催眠一般,他一開口,她就把手伸出來了,而且每次都一樣,只會出布,所以永遠都輸給他。
「你作弊!」
「是妳笨好嗎。」
姜樂樂雖然一臉不情願,但還是拿了衛生紙,把那隻往生的小強包起來,然後又伸手扯住他。
「幹麼?」
「你的鞋弄髒了,脫下來。」
「喔,謝謝。」他脫下鞋子給她。
姜樂樂瞪了他一眼,邊處理善後,邊嘀咕著走向浴室,「冉書閔,你的個性真的很差勁,我實在懷疑會不會有人願意嫁給你。」
「哪會,我很搶手的好不好……」這時,他才想起自己回家的目的,但事情已經被他搞砸了。
他明明打扮得很時尚、很有魅力,但是被小強那一瞎折騰,姜樂樂根本沒發現到他的魅力,反而只看見他的差勁個性,而他帶回來的花,在姜樂樂追殺小強的過程裡,也成了腳下亡魂,爛成一團了。
「可惡!死小強!破壞人好事,我詛咒你下十八層地獄!」雖然這樣有點幼稚,但他還是忍不住要詛咒破壞他精心計畫的罪魁禍首。
 
時尚男計畫失敗,冉書閔沒有被擊倒,決定再接再厲,他洗了澡,故意溼漉漉著一頭頭髮,穿著寬鬆的休閒白長褲,赤裸著精壯的上身,一路晃到姜樂樂的「地盤」。
地盤其實只是他們彼此習慣的一種說法,因為以前姜樂樂承租了這間公寓,雖然兩間公寓中間已經打通,但因為房間沒有變動,所以就稱他們平常各自活動的空間為自己的地盤。
事實上,他們很依賴又信任彼此,所以平常連房間也不上鎖。
他來到姜樂樂的地盤上,她正在看偶像劇,這些年,偶像劇如雨後春筍般不斷的冒出來,良莠不齊,內容差、演技好的還是會令人看到廢寢忘食,但如果是演技差的話,就算有再好的劇本,也很難吸引觀眾繼續觀看。
姜樂樂是寫故事的人,看戲劇就是在刺激靈感和找尋新的題材,但是她很不女人,她的心情不會因劇情而起伏,除了不曾看得痛哭流涕之外,還常常抓著故事裡缺憾的點品頭論足。
「樂樂,我有話要說。」
「說啊。」她很習慣的,仰高頭,直接越過他的胸膛看向他的眼。
「我喜歡妳。」
沒想太多,姜樂樂如往常一般,把他的告白當成是小時候掛在嘴邊的一種友愛的表現,但她正看戲看得專注,所以只是伸出手揮了揮安撫他,「我知道,我也很喜歡我們冉書閔……好了,乖,你先別吵,讓我把這齣戲看完。」
他明明穿得很性感,她卻不看他;他明明在告白,卻又被她當成只是在表現友愛,怎麼他的男性魅力到了姜樂樂面前就英雄無用武之地了啊?!
不信邪,冉書閔坐到她的身旁,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膛上,「姜樂樂,妳感覺到什麼了嗎?」
「別鬧了,我知道你是想幫我製造靈感,我很感謝你,可是我現在的進度不是要畫肌肉,而是感情,很濃很濃的感情。」她一把抽回自己的手。
他給的就是感情啊!人有多少細胞,她就能殺死多少細胞。
他正在哀悼,姜樂樂卻突然冒出一句,「真是一大敗筆!」
「又怎麼了?」他不怎麼有力的問著。
「這不是感情戲嗎?」
「應該是。」戲裡的女主角哭得要死要活,戲裡的男主角一臉心疼不捨,確實是愛情的戲碼。
女主角哭了,男主角也表現出很心疼的樣子,所以他是真的看不出來有哪一個點失敗了。
「我怎麼沒有揪心的感覺?」
如果他現在正在吃飯,肯定會噴飯。
側目看著眼前的女人,她不是隨意批評的,而是很認真的在告訴他這個事實,她的神情很肅穆,好像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要我告訴妳問題點在哪裡嗎?」
「你知道?」
「當然知道。」
他突然向前逼近,把她困在他和沙發中間,正常人遇到這種狀況,應該已經心跳加速了,他也希望自己這舉動能觸動姜樂樂的心。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她正色的詢問。
心跳呢?有多跳幾下?
「妳有感覺到什麼嗎?」他深情的問。
「感覺?你的呼吸好急促,是不舒服嗎……啊!你是不是要告訴我男女主角是因為彼此之間的距離不夠近,才不會令人揪心?」
她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他都靠這麼近了,人家都說相愛的人,只要一個眼神就能夠傳達情感的不是嗎?他的眼睛都用力瞅到快要脫窗,她怎能那麼無感?
「姜樂樂。」
「嗯?怎麼了?」她回以明媚的微笑。
她笑著,他卻想哭,他最愛她的笑容了,但不管他如何努力,卻都無法把感情傳達到她的心坎裡,傷啊!「姜樂樂……」
「怎樣咩?又餓了嗎?要不要幫你叫披薩?」
他真想掐死她!
但突然的,姜樂樂的手摸著他的臉,嚇得他屏住氣息,他緊張的猜想,她是否突然開竅了,是否他等待許久的吻就要來了?
然而事實證明,傻子才會對姜樂樂寄予厚望,只見她拍拍他的臉頰,粲笑如花地說:「我們家冉書閔看起來比他還會演耶,這表情更像是為情所困!」
把他的真心當成演技,他……真的要哭了!
不爽!他決定一不做二不休地讓她感受到他濃烈的情感!身體向前傾,直接把她撲倒在沙發上。
「冉書閔,你不要鬧了!」
「我是認真的!」
「認真……」她的目光停頓在他臉上,看著他情緒的轉變,看他臉上那哀痛的神情,突然靈光一閃。
她用力的推開他,興高采烈地喊,「我會畫了!阿閔,謝謝你!我會畫了!」
望著飛舞而去的身影,所有的情感在瞬間凍結的盪到谷底,姜樂樂找到靈感是該替她高興的,但他完全笑不出來。
猛藥似乎對姜樂樂起不了作用,這該如何是好?
「難道我對她而言,真的毫無魅力可言嗎?」突然間,連他自己都不禁要懷疑了。
 
這次姜樂樂交稿交得很迅速,而且是一大早就親自把稿子送到出版社,並拿著稿子在祈家威面前炫耀。
「瞧,我畫好了,而且絕對令你刮目相看。」
第一次見面,他就嘲笑她畫不好激情畫面,說她缺乏感情滋潤才會畫不出細膩的情感……等諸如此類的惡毒字眼都出籠,現在她要他收回曾經對她說過的話。
「是嗎?」祈家威笑著,似是不怎麼相信。
「是不是看了就知道。」
「我正要看。」
取出牛皮紙袋裡的畫稿,故事很動人,畫工也很細膩,問題是男主角很眼熟,祈家威左看右瞧了半晌,才看出她畫的是誰。
「這……男主角畫的該不是……妳家裡的那個……」
男人?同居人?弟弟?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冉書閔,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看到畫稿,他的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姜樂樂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不是說了,漫畫裡的男主角就要像他這樣,可結果呢?她畫的卻是那個她稱為弟弟的傢伙,想來真令人感到不爽。
「看出來了嗎?呵呵,我是畫我們家冉書閔沒錯啦,你知道嗎?阿閔可是很搶手的,在公司有花美男之稱,很多女人都喜歡他,而且,他比電視裡那些偶像劇演員還會演,我能如期交稿,還是靠他給了我大大的靈感呢!」
「他給妳靈感?怎麼給的?」他邊問,邊快速的翻閱著姜樂樂送來的稿件,愈看愈吃驚、愈看愈不爽。
如果真的是冉書閔給了姜樂樂靈感,那麼在畫稿裡的這些動作,想也知道是衝著誰做的。
胸口有一把火在燒,他竟然吃醋了!
其實從姜樂樂在他們出版社畫圖起,他就注意到她這個人了,雖然當時的他人在國外,可他一直是她最忠實的粉絲。
他擁有她最新出版的書、有她最新的報導,更有她不為廣大讀者知曉的另一面,善良、純真的她最吸引他,繼而喜歡上她。
這次他回國,最終目的就是把她娶回家。她是他心目中理想妻子的人選,但凡他下定目標就一定要達到。
他不知道姜樂樂的眼中看著的是誰,誰又能吸引到她,卻很清楚,冉書閔眼中看著的絕對是她。
平穩住情緒,他問:「你們……都做了什麼?」
「我們?什麼意思?」
「這畫裡的男主角是冉書閔,那女主角呢?」
「你該不會認為是我吧?」她驚呼。
「不是嗎?」
誤會大了!大剌剌的姜樂樂臉紅尷尬,「當然不是我!我怎麼會和阿閔發生什麼嘛!你想太多了,阿閔可是我弟弟呢!」
「真的只是弟弟?」
「真的,我現在住的地方就是阿閔他媽媽留下來的,冉阿姨在世的時候很照顧我,她走之前把阿閔交給我照顧,那時我就發誓,一定要一輩子和他相親相愛,對我來說,他就像家人,那情感是不容懷疑的。」
雖然這話沒有太大的說服力,看她說起冉書閔時,表情和神態可不像單純的親情,但既然她沒發現到自己可能喜歡上冉書閔,他也不會傻得去提醒。
「既然他只是弟弟,那麼,妳就可以接受我的追求了吧?」
「蛤?!」
追求這是在演哪齣戲啊?他們才見第幾回啊?
「以結婚為前提,和我交往。」祈家威認真的說。
她瞪大眼。他是……說真的嗎?!
姜樂樂大半輩子都宅在家,沒什麼桃花運,也沒談過戀愛,所以遑論是被示愛,愛情對她來說非常陌生,當然也包括眼前這個眼珠子被蛤肉給糊住的男人的追求。
第三章
本來姜樂樂以為祈家威是在開玩笑,更不認為條件那麼好的男人會想和她談戀愛,更何況是結婚,但是,是真是假,馬上驗證。
翌日,祈家威就讓花店送來了一大束花,然後沒多久,又有人送來一個大禮盒,禮盒裡裝的是一套昂貴典雅的套裝。
「真的打算和我交往?」看著禮盒裡的衣服,她還是沒有多少真實感。
她活到三十歲,沒談過戀愛,「宅」或許是一個因素,而讀書的時候,男生嫌她像男人婆,所以大部分的男生都不把她當女人看待,關係比較像哥兒們。
除了畫畫,她連女人最基本的本事都不會,說起來,阿閔還比她強多了,家事幾乎都是他在打理,連她的三餐也不例外,他就像是她的專屬管家,就像阿閔他說的,若沒有他,她可能會餓死在屋子裡。
現在眼前的禮物讓她感到困擾。
她對談戀愛沒自信,更沒自信扮演好一個女人的角色,她覺得祈家威只是耍著她玩而已。
就在她發愁的當下,她手機鈴聲響了,看到來電顯示「執行長」三個字,她遲疑了好久都沒接手機,結果鈴聲停了,沒多久,又響了。
如此反覆三回,她才慢吞吞的接起手機。
「在睡覺嗎?」祈家威劈頭就問。
「沒有。」
「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禮物收到了嗎?」
「收到了。」她沒多做解釋,只是簡單的回應著。
「那就穿上那套衣服好好準備一下,我等等去接妳。」
「準備什麼?執行長打算要帶我去哪?」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去約會,我們先去吃飯,然後……」
「執行長是在尋我開心嗎?」打斷他的話,她嚴肅地問,「你到底了解我多少?我們見面的次數五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你知道我飯要吃很多嗎?知道我不洗澡就會跑去睡覺嗎?還有,我連蛋炒飯都不會做,這些你都知道嗎?」
手機那頭沉默了片刻,她以為他大概被她嚇到了,也可能正在找臺階下。
就在她想再度開口時,祈家威沉穩道:「那又怎樣?我家的經濟環境妳應該很清楚,所以不怕妳多吃幾碗飯;不洗澡就睡覺確實不是很好的衛生習慣,以後結婚的話,我會拉著妳一起洗;至於不會煮飯,那更不成問題,我們家有傭人會打理好一切家事,妳只管扮演好祈少奶奶的角色就行了,當然原則上是妳已經準備嫁給我,妳是那樣希望的嗎?」
連戀愛都沒談,就直接談結婚,這傢伙真是喝洋墨水的?還是喝過洋墨水的比較講求速度?
但,她可是很傳統的,她一定要確認自己喜歡對方,而對方也真的很愛她才可以,不然她沒把握能和對方共度一生。
而且如果她嫁人了,阿閔怎麼辦?對她來說,阿閔比自己重要多了,她曾答應冉阿姨要照顧他的,現在她只是想想而已,就已經開始覺得讓他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很愧疚了,若是真的丟下他自個兒結婚去,她會內疚一輩子。
再者,她從沒想過和阿閔以外的人共同生活,光想,她的心裡就有一道無形的壓力。
「怎麼不說話?」
「我不了解你。」她胡亂找著藉口。
「我不是正在給妳機會了解我嗎?」
「我沒答應要和你交往。」
「這是打算拒絕嗎?」
拒絕嗎?又不是很確定,感覺拒絕這條件不錯的男人似乎有點可惜,重點是,她第一眼就想拿他入畫,這種情況並不常發生,除了阿閔,他算是第一個讓她第一眼就驚豔的男人。
「我需要時間考慮……」
「多久?我沒什麼耐性。」
「那你可以打消念頭無妨。」反正她沒差,過去沒談戀愛她也過得很好,有阿閔陪伴她,她從沒有過寂寞的感覺。
她的回答很囂張,但祈家威卻不覺得討厭,甚至有愈來愈想征服她,讓她臣服在自己魅力之下的慾望,「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女人能拒絕得了我,妳自然也不例外。」
「太自負了吧!」她皺著眉輕噓。
「我的自負來自於對自我的自信,我有信心一定能讓妳點頭接受我的追求。」
「隨你。」
就當是在看一個故事,故事起頭了、拉開序幕了,並不代表一定成功,接下來的每個環節和橋段過程才是決定成敗的關鍵。
而她此刻的心境,就像一個旁觀者,只是看著劇情發展,沒有太多的期待。
 
在愛情的路上,敏感的不只是女人,一旦有敵人入侵到自己的地盤上,哪怕只是蛛絲馬跡,男人也會很快的伸出靈敏的觸角,嗅聞著可疑的線索。
花香瀰漫在屋子裡,而且是平常鮮少會出現的味道,更不是姜樂樂那種女人會喜歡的花,所以一踏進家門,冉書閔就覺得可疑。
「姜樂樂,妳今天去買花了嗎?」
「沒啊。」
「那怎麼有花香?」
「切,真是什麼都瞞不了你,我嚴重懷疑你有個狗鼻子,才一點點味道也聞得出來。」
「不要轉移話題,花不是妳買的是誰買的?」
「別人送的。」知道他不喜歡祈家威,所以姜樂樂沒馬上告訴他花是誰送的。
「誰送的?」
「問那麼多做什麼,你今天怎麼又提早下班了?這樣下去不會被炒魷魚嗎?」
「不會,我是回來拿設計圖的。」告知回家的目的後,冉書閔馬上又說:「叫妳不要轉移話題,花到底是誰送的?不說的話我來猜好了……」
不等他猜測,她自動招供了,「是祈家威啦。」
「我就知道是那傢伙!」
「你就真的那麼不喜歡他嗎?他又沒招惹你,你幹麼一直針對人家,你老是給他臉色看,讓我很難做人耶。」
「要嫁給他了嗎?」他沒頭沒腦的說。
「什麼啊!胡言亂語些什麼?」
「沒打算嫁給他,那怕我給他臉色看做什麼?我就是不喜歡那傢伙,妳別一束花就被他收買了。」笨,哪個人會喜歡情敵到家裡來,更不喜歡自己喜歡的女人幫情敵說好話,「要是真因為我的關係,他讓妳難堪的話,那就別畫了,我養妳。」
「冉書閔,現在你老說要養我,以後呢?有了女朋友或者結婚了,你的另一半容忍得下瓜分自己愛人注意力的我嗎?」
「那妳嫁給我不就得了,就不用瞎操心。」
每次他這麼說時,姜樂樂總會當他在開玩笑,沒一次認真過,「一束花你就那麼在意,那要是我穿他買的衣服,你不就要跳樓了。」
「什麼?!他還送你衣服?!在哪?」
「幹麼?該不是想拿剪刀剪了吧?」
「不是,我要叫快遞退回去還給他!」
佔有慾很強——她自顧自的把他的佔有慾想成是極度缺乏安全感,所以每當他鬧彆扭,她就會給他一個愛的擁抱,安撫他,讓他的情緒安靜下來。
這招很管用,被擁抱的冉書閔果真安靜下來了,但,他並不是因為缺乏安全感而需要擁抱,而是因為他愛姜樂樂,也喜歡她的擁抱。
因為這個擁抱,讓他的心跳變得無比快速,一股火從腳底竄到腦門,也因為肢體的接觸,讓他臉紅了。
雖然姜樂樂平常像個男人婆,但是她的身材很女人,而且很惹火,正常男人被她這樣抱著,不心跳加速才怪。
但,他知道姜樂樂是把他當鬧脾氣的小孩在抱,所以很不爽。
一把推開她,他惱火地低吼,「我警告妳以後不要再把我當成小孩那樣抱來抱去,不然後果妳自行負責!」
「會有什麼後果?」
「把妳推倒!」吼完後,他轉身走回自己的地盤。
本來還想撲過去抱他,但被他這麼一威脅,姜樂樂的手停頓在半空中。
「那小子都過了叛逆期,怎麼脾氣反而愈來愈拗?他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要和我相撲嗎?」姜樂樂天生少根筋,加上一直認定冉書閔只是家人,所以自始至終都沒把他的告白當真。
 
快遞把禮物送回,並沒有讓祈家威打退堂鼓,反而激發出他的鬥志,他這輩子沒輸過,更沒有追不到的女人。
他以為衣服是姜樂樂退回給他的,所以他登門想問個究竟,結果按了門鈴,開門的人卻是冉書閔。
「你又來幹麼?」
「我找姜樂樂。」
「如果我沒記錯,姜樂樂舊稿沒遲交,新稿截稿日期還沒到。」
「我知道。」
「知道就不要來打擾她,再見。」說著,冉書閔就想把門關上,但是祈家威伸手把門板抵住,他見狀,眉心擰了起來,「你幹麼?」
「我找的是這間房子的主人,你沒權利把我擋在門外。」
「我就是這間房子的主人,要不要讓你進來,我有絕對的決定權。」沒錯,他就是屋主,以前姜樂樂確實是向他母親租屋,但自從他母親過世以後,他就沒有再向姜樂樂收過房租。
他們相依為命,就像真正的一家人,有飯吃飯、有泡麵一起吃,沒分過彼此,而他非常珍惜這個屬於他倆的私人空間。
對於眼前這三番兩次想越過界的闖入者,他一點也不歡迎。
「就算你是屋主,你也不能過問房客的私事,請讓開。」
「就算我讓開,你也見不到樂樂,因為她根本不在家。」
「騙我的吧。」完全不相信他的說詞,祈家威試圖要越過他進屋查看。
冉書閔再度出手,整個人就站在大門正中央,全力捍衛「自己」的地盤,「你硬來的話,我就報警說你私闖民宅。」
「別那麼幼稚好嗎,不是說對自己和姜樂樂很有自信?可怎麼現在又不住的阻撓我接近她?我看你就承認自己根本沒自信算了。」
「不管有無自信,都跟你現在私闖民宅無關。」
他不是對自己沒自信,而是對姜樂樂沒信心,愛情不是他說要就能得到,要兩情相悅才能開花結果。
他一再向姜樂樂告白,偏偏她從不把他的告白當真,真的讓他很無力。
可是,怎樣也不能在祈家威面前滅自己的威風!
「你眼裡是真的看不到我的存在?就真的對自己那麼有自信?你認為只要我不擋住去路,你就能輕而易舉地得到姜樂樂?別傻了!」
祈家威知道,冉書閔是個勁敵,有他在,自己的追愛之路就不會太順遂,但他這趟回來,也是抱著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決心。
「如果是男人,就公平競爭,姜樂樂有自由挑選她想要的對象,如果你真的是個男人,就不要耍把戲阻撓,除非你是真的怕了……」
「公平競爭?」
「怎麼?連公平競爭都不敢嗎?」
這傢伙真不討人喜歡,真以為他能打遍天下無敵手嗎?
「公平競爭就公平競爭,沒什麼敢不敢的。」他被激到,不小心就脫口而出。
「可不要說話不算話。」
「你放心,我冉書閔一向說到做到,倒是你不要到時候哭了才好!」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但同時他這才想到,重點是姜樂樂,她完全沒把他當男人看。
這下,他有場硬仗要打了。
 
雖然冉書閔很想像過去一樣耍賴,不讓姜樂樂赴祈家威的約,但是,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他連想開口阻止,都覺得會咬到自己的舌頭,所以只能眼睜睜看著姜樂樂為了赴約梳妝打扮。
「參加個酒會,真的有必要這麼盛裝打扮嗎?那傢伙是要讓妳去當花瓶展示還是要把妳拍賣掉?」
「你也覺得太慎重了吧?我也覺得……」
「如果不想去,就打電話推掉啊。」如果是她自己不願意去,那就另當別論,屆時祈家威也沒理由說他出爾反爾。
他的念頭轉得很快,算計得很精,但是姜樂樂卻又開口了,「那個製片商這次真的下重資拍了我的書,而且拍得很棒,說什麼我也應該露臉去相挺一下。」
姜樂樂心腸軟,每次雖然很不願意拋頭露面,但還是會去晃一下、打聲招呼,只不過這次被祈家威一搞,她像是成了重頭戲。
精心設計的禮服,背後鏤空還不夠,連前面也很有看頭,根本就是存心要讓姜樂樂光芒四射。
那傢伙眼光很利,似乎早就看出她曲線玲瓏,才會特地讓人來替她梳妝打扮。
有錢人的招搖法讓人不爽,把姜樂樂當維納斯拱出去更教他不爽。
祈家威那傢伙打著什麼主意,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如此替她盛裝打扮,無非就是要讓外界知道,姜樂樂是他的目標。
他一直隱忍著一股衝動,等到造型師一離開,他就發作了,一把抓起一旁的披肩,他恨恨的往她肩膀上披去,並嚴肅地叮嚀,「我跟妳說,男人都是狼,別白白便宜了男人的眼珠子。」
「謝謝,我也正覺得很不自在。」
宅是一個藉口,實際上她不喜歡交際應酬,所以當初製片商問她有無意願親自操刀寫劇本,她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過去,她就算露臉,也僅是以最樸素的樣貌赴宴,這回,祈家威說什麼都堅持要她盛裝赴會,說是禮貌。
所以為了禮貌,她只得硬著頭皮被當成芭比娃娃。
「如果到了那裡覺得不舒服,打電話給我,我馬上接妳回家。」
「好啦,不用替我擔心,我也是個女人,只是做了女人都會做的事情,你不用把事情想得太嚴重。」
「是嗎?」
所以意思是說,她現在是樂在其中?
聽了姜樂樂的話更教他不爽,但他仍很有風度地說:「那就好好的玩吧。」
「那我走了喔……」
眼看著她就要開門離去,冉書閔突然又不想放她走,所以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把她拉向自己,並狠狠的抱住。
那一瞬間,時間彷彿靜止了,只有兩顆不停跳動著的心互相撞擊著。
這是怎麼了?太不正常了……姜樂樂的思緒雖然紊亂,但是卻還能緩慢運轉,因為清醒著,所以更覺得難以置信。
剛剛那一瞬間,像是觸電了一般,她全身細胞的寒毛都豎了起來,而此刻,她的心跳依然還沒有恢復正常。
不對……阿閔就像她的弟弟,她怎會對他有感覺?!太荒謬了!
錯覺!一定是錯覺!她在心底不住的自我催眠,並緩緩脫離冉書閔的懷抱,冷靜異常地說著,「我要遲到了……我得出門了……」
她失常了!
雖然她努力想保持鎮定,但是冉書閔察覺出她的不對勁,她甚至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他的唇角勾出一抹詭譎的笑,甚是滿意的說著,「好好玩……」
那笑容怪怪的,而且怎麼會突然那麼大方,她可是要和祈家威一起去參加宴會,和他討厭的人一起赴宴,他的反應實在太奇怪,令人有些不安。
不管多疑惑,她現下是真的遲到了,沒有太多時間思考,她決定把問題留待回家之後再來好好想想。
 
這場宴會真可謂星光四射,左看過去是大明星,右看過去還是大明星,但就算是大明星,也掩蓋不了姜樂樂的豔麗光芒。
她就像是一顆初經琢磨的鑽石,絲毫不比與會的那些大明星遜色。
也因此,她連想像過去那樣把自己藏起來,都很困難,每個和她擦身而過的人都會和她打招呼,明星想認識她,希望有天可以演出她作品裡的角色;商人想認識她,希望她可以為他們的荷包賺進斗金。
連平常熟識的導演、製片都調侃她,「早該把自己打扮、打扮,有沒有興趣來我的戲裡軋一角?」
這時祈家威來到她的身後,輕摟著她的腰肢,搶白道:「我們名贊出版集團的紅牌,怎麼只能去軋一角,少說也要演第一女主角。」
「祈執行長只是開玩笑,別當真!千萬別當真!」她急切表態,怕導演、製片都當真。
「那真是可惜了,改變心意時請記得通知我們,我去和高董打個招呼,先失陪一下。」
好好好,連聲好,一踏進宴會開始,她就有種疲於奔命的無力感,現在只想讓自己休息一下。
終於導演和製片都走開了,她連忙讓自己脫離祈家威的摟抱,並低聲抗議,「執行長,我不喜歡你開的玩笑。」
「玩笑?妳說的是哪一件事?」
「隨便摟抱我……還有你不知道我最不喜歡拋頭露面嗎?第一女主角?你不會是認真的吧?」
「摟抱妳的事,我不想道歉,因為我是認真的在追求妳,至於妳說不喜歡拋頭露面,那可能要學著習慣,以後這樣公開的場合還會很多,如果有機會,我還真希望妳能演演自己作品裡的第一女主角。」
「鬼娃嗎?」那根本不必演,平常披頭散髮就很像了,再說,她寫的又不是什麼浪漫愛情劇,不是鬼故事就是異能科幻,演第一男主角還差不多。
「妳忘了,最近這部連載故事裡的男女主角對手戲還挺多的,妳現在這種造型很適合。」
是,只差禮服裡的大腿上藏著兩把手槍,但,如果她真是劇情裡的女主角,可能有人的頭就要被她轟掉。
「總之我不喜歡這種公開場合,如果可以,以後請你自己出席,現在我想回家了,請送我回去。」
「那可不行,我還有很多人得打招呼,還走不開。」
「那不成問題,你走不開,總有人有時間。」
突然冒出的聲音讓兩人同時嚇一大跳,不該存在的人卻出現了,而且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混進來的。
「你應該沒有邀請函,你是怎麼進來的?」
看到冉書閔,祈家威再度被他那天生的王者氣息給震住了。
他看起來真的不像是泛泛之輩,每次出場都會讓他嚇一跳,而且氣勢一次比一次來得強悍,就像現在,他已經完全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要混進這種場合太容易了,不瞞你說,我的人面還滿廣的,而且,王子本來就會營救落難的公主。」冉書閔悠哉的走到姜樂樂身旁,很自然地摟住她的腰,並把臉貼向她,親暱地問著,「姜樂天,這種場合很累人吧?」
他是存心挑釁的,祈家威看出來了,姜樂樂也沒傻得沒有察覺到。
看到祈家威眼裡正冒著旺盛的大火,姜樂樂有些尷尬,但她又不能推開冉書閔,因為他很有可能會在這麼重要的場合裡闖禍。
「我記得我們約法三章了。」不能當場翻臉,祈家威只能壓低聲音提醒。
「約法三章?喔,你是說要公平競爭那件事嗎?我一直都表現得很紳士啊,瞧,不是讓你把姜樂樂打扮得像隻給人觀賞的母孔雀了嗎?」
母孔雀……這傢伙……真是存心來亂的!
但,這宴會不能被搞砸,所以在意的人就輸了。
「好,算你行……但你記住,我不會這麼輕易就認輸的。」
「等著你。」冉書閔一派輕鬆地撂下話,然後就將姜樂樂帶離會場。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攻略目標是老公》

    《攻略目標是老公》
  • 2.「奇幻愛情」套組

    「奇幻愛情」套組
  • 3.《小狐狸撩表心意》

    《小狐狸撩表心意》
  • 4.「改變未來」套組

    「改變未來」套組
  • 5.《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 6.《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

    《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
  • 7.《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 8.《餘生想見你》

    《餘生想見你》
  • 9.《原來愛情在微痛》

    《原來愛情在微痛》
  • 10.《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本館暢銷榜

  • 1.《小狐狸撩表心意》

    《小狐狸撩表心意》
  • 2.《攻略目標是老公》

    《攻略目標是老公》
  • 3.《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 4.《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 5.《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 6.《天才女醫鬥奸商》

    《天才女醫鬥奸商》
  • 7.《野蠻嬌妻砸過來》

    《野蠻嬌妻砸過來》
  • 8.《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傾心

    《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傾心
  • 9.《少年太上皇》卷二‧後宮獨寵

    《少年太上皇》卷二‧後宮獨寵
  • 10.《少年太上皇》卷三‧逆天絕愛

    《少年太上皇》卷三‧逆天絕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