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425

忠犬情人之一《花美男老公》

  • 作者米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1/04/01
  • 瀏覽人次:1123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傅品星,她是我罩的,也就是我卓斯凡的人。」
雖然育幼院出身的她原本就被貴族學校的同學欺負,
但他這句話無疑是火上加油,只是讓霸凌行為改為暗著來,
明明她不過湊巧被這位校園王子救了幾次,
偶爾接收他抽屜平空出現、他要丟掉的麵包吃而已,
為什麼愛慕他的學姊和同學們不斷找她麻煩?
最後還因他突然遞來情書而被迫轉學,連獎學金也飛了,
她原以為此後永遠都不會再見到那個害慘她的罪魁禍首,
可怎麼也沒想到會在好友的婚禮碰到當伴郎的他……
兩人意外重逢後,他開始天天來她的咖啡店報到,
不僅主動替她處理前老闆留下的債務問題,
還肉麻兮兮的口述當年她來不及看就被撕毀的情書,
甚至承諾要一輩子保護她,他的深情令她忍不住動了心,
開始懷疑自己這十年來都忘不了他,是因為她早已喜歡上他了?
米樂出生在中部一個小鄉鎮,O型,
有人說O型的人,個性開朗樂觀又帶點小耍寶,
不過這些特質好像在米樂身上完全看不到,哈!
(娘:這不是耍寶,那什麼才叫耍寶?)
小時候的願望是買下所有我喜歡的漫畫書,
現在的願望是寫下更多感人動人的愛情故事與朋友讀者們分享,
我是米樂,請多多支持,謝謝!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    子
丁家位於郊區的一棟豪華別墅裡,正在舉辦一場熱鬧的生日趴,壽星丁有翰就是時下所謂的「富二代」,出席的賓客也幾乎都是富家少爺。由於他投資一家經紀傳播公司,因此一票的女明星、模特兒都前來祝賀,加上被叫來的一、二十個傳播妹,再搭配火辣的表演,現場好不熱鬧。
大廳裡,音樂震耳欲聾,煙霧繚繞,酒氣沖天,交雜著女人濃烈的香水味,形成了一股讓人沉淪的淫靡享樂氛圍,紙醉金迷,紅男綠女貼身熱吻,有的更是直接往樓上走去。
和壽星是酒肉朋友的卓斯凡應邀參加,他推開身邊已經半醉的女人,獨自來到落地窗前,一手拿著酒一手抽著菸,今晚的夜空只有一顆星星,或許正因如此,讓人覺得它特別閃亮耀眼。
閃亮的星星,他曾經見過像這般明亮閃耀的眼睛……
「卓大少,找到你了。」
走到卓斯凡身邊的,是小有名氣的女明星,低胸的小禮服,讓她豐滿的上圍幾乎快走光,她靠近便直接勾住英俊男人的手,拚命對他放電。
他輕笑了聲,繼續抽著菸,繼續看天上的星星。
美麗的女明星不甘被忽視,身體更貼近他,伸手拿過他手上的酒,喝了口,然後輕吐了下舌頭,挑逗意味再明顯不過。「大少,今晚你想要什麼呢?」
卓斯凡看著她,不羈的輕笑幾聲,心想也許一分鐘前的他會如她所願,上前抱她,但現在—— 
既然酒被拿走,他順手也將手上的菸放到女明星手上。
「大少?」女明星不解的看著他。
「玩樂到此結束,我要回去了。」
卓斯凡俊魅的笑說,留下錯愕的女明星,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第1章
校區建築以華麗著稱的私立貴族學校裡,午休剛過,下午上課的預備鐘聲響起,傅品星從福利社快步走出,準備回教室上課。
她選擇走福利社後面的小徑,可走沒幾步,便看見前面有五、六個女學生擋住她的去路,她看了下制服上頭的學號,是二年級學姊。
視線往上,看見學姊們皆露出不友善的表情,就知道她們的目的—— 找碴。
真是的,這些千金大小姐們是不是吃飽沒事做啊,這麼愛找她麻煩?!
在育幼院長大的她,之所以可以進入這所貴族學校就讀,是因為學校的高中部每年開放兩名優等生免費入學,而今年這兩個名額幸運的由她及同樣在育幼院長大的好友汪涵悅獲得,兩人除了學雜費全免外,若是學業成績是班上的前三名,還可以獲得高額獎學金,因此她和小悅雖然一起進入這所學校就讀,但卻不同班。
入學後,她發現有錢人真的不好相處,又或者該說他們很瞧不起她這個免費入學生,不過她一點都不在乎,滿腦子想著只要好好讀書,爭取到獎學金,再加上她平日犧牲午餐時間去福利社打工賺的錢,就可以在過年時替育幼院裡的弟弟妹妹買小禮物了。
「妳就是傅品星?」站在最前頭的女生上前一步,語氣和表情都十分高傲。
「沒錯,我是。」雖然明白學姊們來者不善,但傅品星還是坦蕩蕩的回話。這是這個禮拜第N次有人找她麻煩,雖說已經習慣了,但還是覺得很煩。
這次又是為了什麼找她麻煩?
「聽說妳很窮又很跩,而且還沒教養,見到學姊也不會打招呼,看來傳聞是真的,哼!像妳這種人,根本就沒有資格唸我們學校!」
「我看她大概和去年我們班那個死貧民一樣,進來只是為了釣個有錢人,結果一被甩了,就又哭又鬧,搞到最後連書也唸不成。」
「那只能怪她自己,也不想想誰會對一個窮女認真,不過就是玩玩而已。唉,真是悲哀,飛不上枝頭就算了,還摔得這麼慘。」
面對學姊們一搭一唱的嘲諷,傅品星不以為意,畢竟如果她真要為這種事生氣,早就不知道吐血吐多少次了。
「看來各位學姊沒有什麼事要找我,那我先回教室了。」傅品星懶得理會這些無聊的大小姐們,也不想和她們起衝突,因此她繞過她們,逕自往前走去。
「傅品星,我們有要讓妳走嗎?站住!」
有人上前拉住她的衣領阻止她離開,其他人見狀,也跟著上前抓住她,傅品星揮手想甩開她們,這動作卻更加惹惱了這群千金大小姐,於是有人扯她的衣服,有人抓她的頭髮,有人抓她的手臂……
傅品星努力掙脫,只想趕快離開,不料突然有人從背後推了她一把,害她失去重心跌倒在地,見狀一群人的腳隨即不斷落下……
「妳們在做什麼,霸凌同學嗎?是哪一班的?」
清朗帶點慵懶的聲音傳來,原本佔上風的學姊們一回頭,看見來人,全嚇得立刻掩面竄逃。
得以脫困的傅品星從草地上起身,拍了拍裙子,看到手臂被抓傷,下意識的伸舌舔了舔傷口。本來就餓著肚子的她,剛剛的抵抗又耗費了一番力氣,害她餓上加餓。那些大小姐們還真是吃飽閒閒沒事做呢。
「妳還好吧?」
「我沒事。」
兩個月前,當她進入這所貴族學校就讀時,就聽說學校有兩個王子—— 當然不是指真的王子,而是身家地位和外表都出眾得宛如王子般的兩名學生,一個是學校創辦人的孫子邵孟奇,另外一個則是家長會長的長子卓斯凡。
而此刻站在她面前,比身高一百六十七公分的她還要高上一個頭,一張好看的臉總是一副吊兒郎當,帶點野性卻又難掩貴族氣息的人,正是卓斯凡,所以剛剛那些學姊才會一個個遮著臉快速離開,就是怕被心儀的王子看見自己的長相吧?
「看來我好像又救了妳一次。」他手上提著一個塑膠袋,打量了下傅品星。瞧她一頭短髮亂了,身上的制服也歪了,還伸舌舔舐自己的傷口,活像隻剛打完架的小花貓。
但小花貓就算被打倒在地,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依舊明亮有神,再配上一臉不服輸的可愛表情,讓那張圓潤的蘋果臉更加生動耀眼,深深的吸引住他的目光。
「我知道,謝謝你。」傅品星簡單道謝後,便轉身離開。明白有錢人並不喜歡她,她也沒想過要和他們相處融洽,這個階段的她只想讀好自己的書,所以若非必要,還是少和這些千金少爺們打交道為妙。
不過最近她遇見卓斯凡的次數似乎不少,她不懂剛剛他為什麼要幫她,也許是湊巧路過……反正不重要!她有對他說聲謝謝就行了。
面對她的冷淡,卓斯凡俊美無儔的臉輕輕笑著。眼前的小花貓根本不當他是一回事,第一次見面時他就知道了,那次她也是被一群女生欺負被他所救,她也只是跟他說了聲謝謝,轉身就走,帥氣瀟灑得很。
不過現在他已經懂得如何讓這麼倔又可愛的貓兒轉過身了。
「剛剛我的桌上又被人放了麵包,妳要不要?」
傅品星聽了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
小花貓上勾了,呵呵。「看來沒有人想吃,我只好丟掉了。」
「不可以浪費食物!」
傅品星倏地轉過身,看見他從塑膠袋裡拿出一塊麵包,隨手就往旁邊草地上丟去,她連忙飛撲及時接下,卻見他又拿出一塊麵包往左邊丟,她再接,之後她又接了一瓶飲料,抬頭就看到那個惡作劇的王子開懷大笑著。
「接得真棒。傅品星,我覺得妳不該參加跆拳道社,應該參加足球社,妳一定會是個非常出色的守門員,哈哈哈。」小花貓的心思真是單純又好摸透。
這是哪門子的王子?他惡劣的行徑,和剛剛那群學姊根本沒兩樣!
傅品星懶得理他,抱著麵包和飲料直接在草地上坐下,然後大口吃起麵包來。
見他不怕髒的跟著坐在草地上,她也不以為意,繼續吃麵包喝飲料,因為打從第一次見面,她就覺得他是個怪咖。
那次她參加完跆拳道的社團活動,肚子已經餓扁,又被同年級的女生打趴在草地上,當下她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最後決定乾脆趴著休息到宿舍的晚餐時間,卓斯凡卻在那個時候出現,問她要不要幫忙叫救護車?
叫什麼救護車,太誇張了吧。「我沒事,只是在休息,你不用管我。」
話才說完,她肚子很不給面子的發出響亮的咕嚕咕嚕聲,讓她很不好意思,而他沒趁機嘲笑她,只是不發一語的離開,一會兒回來後,手上就多了塊麵包說要給她。
她當然拒絕收下,因為他們又不熟,卻聽見他說那些是有人放在他抽屜裡,他正想要丟掉。
居然有人想要把食物丟掉?!在育幼院裡,尤其是食物絕不能浪費,因此她立刻接過他要丟掉的麵包就大方吃了,之後又吃了好幾次他要丟的麵包,心想受歡迎的人還真是不錯,總有人送他麵包飲料什麼的。
「如果我沒有看錯,妳剛剛好像沒有還手,任由她們欺負妳,上次也是,為什麼?妳不是跆拳道社的?」剛才若不是他及時阻止,她恐怕真的要變成名副其實的小花貓了。
傅品星吃著麵包,默默看向自己手臂上的抓傷。
「難道妳怕她們?」某人不回答,卓斯凡只好再問。
「我才不怕她們呢。」說她怕她們,真是笑話!
「不然呢?」
「那是因為我答應過院長。」
「呃?」
「國一的時候,有次我和班上一個常欺負我的女同學發生推擠,那個女同學不小心撞到桌子受傷,結果害院長到學校向受傷的學生家長道歉,看到院長彎腰向對方賠不是,還得承受對方的責怪,我覺得很對不起院長,所以我答應她,以後不管別人怎麼欺負我,我都不會還手。」
「不還手?那不是虧大了?」
傅品星笑了,笑得直率而燦爛。「沒關係,反正我有練跆拳道,身體強壯得很,一點小傷根本算不了什麼,只要院長不再傷心難過就好了。」
卓斯凡看著她,嘴角一貫輕浮的淺笑隱去,他伸手摸著她的頭,內心情緒莫名激動,手的力道不自覺加大,不小心扯到她的頭髮,引得某人大聲抗議。
「好痛喔,你幹麼,嫌我的頭髮不夠亂嗎?」
「是呀,妳的頭髮看起來很亂,但這樣抓一抓,還滿有型嘛。」卓斯凡依舊繼續摸她的頭,但放輕了力道,像是安撫她。
真是個怪人!傅品星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此時她一手拿著麵包一手拿著飲料,就算想阻止他也沒有辦法。算了,隨他高興,待會兒她就好了。
「傅品星,我看這樣好了,以後就由我來罩妳,再有人欺負妳,妳就報上我的名字,如何?」卓斯凡咧嘴一笑。
「不用了,我不需要別人罩我。」她想都沒想直接拒絕。
什麼?!這隻小花貓真是不懂得感恩。「喂,這可是我第一次說要罩人,妳知道只要我一開口,有多少人排隊等著我罩他們嗎?」
「那你就去罩他們好了,我靠自己就夠。」傅品星覺得自己夠強壯,不需要被保護。
此時上課鐘聲響起,吃完最後一口麵包後,從草地上站起來。
「我要回教室了,謝謝你的麵包。」就算是他不要的,但畢竟她還是吃了。
「傅品星,好好考慮一下,讓我罩妳。」他不放棄的朝她背影說道。


某天下午第一堂課結束,老師前腳一走,傅品星馬上趴在桌上。
因為肚子餓。
以前她就算午餐沒吃,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餓得受不了,該不會是因為這陣子中午常常吃卓斯凡給的麵包,現在突然沒吃了,才會感到特別餓。
這幾天中午她不再走福利社後面的小徑,而選擇走前面,雖然路程遠了點,但是她不想再遇上卓斯凡,不想再被他繼續捉弄,加上之前班上女生不客氣的質問她為何卓斯凡要給她麵包……總之,她不想再被找麻煩。
不過,肚子還真是餓呀!
趴在桌上的傅品星,突地聽到教室起了騷動,甚至還聽見女同學的尖叫聲,她困惑的抬起眼一看,就見卓斯凡出現在他們教室裡。
難道她餓過頭產生幻覺了?不然,他為什麼會出現在她的教室,還朝著她走過來,停在她面前﹖
「你來做什麼?」發現眼前的人不是幻覺,她直覺開口問。
「妳還說呢,這幾天中午我在老地方等不到妳,還以為妳怎麼了,所以過來看看。」卓斯凡說著,很自然的伸手摸著傅品星的頭。
乍見兩人親暱的模樣,教室內隨即響起了一陣抽氣聲,不管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一個個臉上彷彿都寫著「怎麼可能」四個大字!
而傅品星則被他說的老地方、等不到她的話給弄糊塗了,因此沒有注意到他的摸頭動作在別人眼裡看來有多麼的親密。
她只想著,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這是新的捉弄她的方式?
卓斯凡看著從見到他就一臉呆樣的傅品星,不禁笑了笑,「妳沒事就好。」說完他轉身往教室前門走去,就在快走出教室時,忽地停下腳步,回頭。
「我忘了把麵包給妳了。」他晃了下手上的紅白塑膠袋。
「麵包?」看到他手上的麵包,又看見某人臉上那抹似笑非笑的使壞表情,傅品星一臉驚訝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這傢伙該不會打算在教室裡亂丟麵包吧?在這她要怎麼撲接啊?恐怕會撞到旁邊其他同學的桌子。
意外的,他綁住塑膠袋口,右手一拋,以拋物線的方式非常準確地,將東西丟向傅品星,她反射性的一把抱住。
「傅品星,妳真的是最佳守門員,哈哈哈。」卓斯凡拍手叫好,俊俏的臉笑得很開心,又或者該說玩得很開心,轉身離開。
傅品星可是一點也笑不出來,因為班上所有同學都用怪異的眼光看著她,特別是女同學,個個瞪著她,連隔壁班的同學都過來圍觀。唉!卓斯凡引起的騷動還真是不小呢。
她知道大家誤會了,因此她想開口解釋這些麵包是卓斯凡不要的,他們兩人一點關係也沒有,她可不想成為所有女生的公敵,惹來更多的麻煩,誰知門口那個該走還留的傢伙又說話了。
「我希望大家知道一件事,傅品星,她是我罩的,也就是我卓斯凡的人。」

鈴鈴鈴鈴鈴……
鬧鐘聲響起,傅品星起身關掉開關。昨天晚上她作了個好長的夢,因此現在覺得頭有點昏沉沉的,感覺沒有睡飽。
她夢見高一就讀貴族學校的事,都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她幾乎忘了自己曾經就讀那所學校,難道是因為不久前遇見卓斯凡那傢伙,所以才又想起以前的事?
本來以為兩人不會再見面,沒想到因為小悅要結婚,請她當伴娘,而他居然是伴郎。她不知道他和當時學校的另一個王子,也就是好友現在的老公是好朋友,不過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會放棄當好友的伴娘。
還記得當時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說要罩她,她明明就說不用也不需要,結果,他不只在她班上放話,還到處跟人家說她是他罩的,真令人受不了。
自從他說她是他罩的之後,同學們看她的眼光從厭惡變成不屑,慘的是找碴和欺負她的人並沒有因此減少,應該說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了,但實際上全都暗著來,像是走在走廊上,突然就有人伸出腳絆她,讓她摔倒,總之,找麻煩的人是以往的好幾倍,讓她苦不堪言。
但那傢伙三不五時出現在她身邊,手上總是拿著要丟掉的麵包,基於不能浪費食物的美德,她照舊全部收下然後吃光光。
之後開始出現一些關於她的負面傳聞,幾乎都是罵她的話,說她就算纏著卓斯凡,野鴨還是野鴨,是變不了鳳凰之類的話,還有更難聽的,她覺得自己很無辜,明明是他纏著自己不放的!
當然,她抽屜總是被塞滿垃圾,還有謾罵她的紙張,寫她沒有資格和斯凡王子在一起,說王子只是玩弄她等等,其實不用她們提醒,她自己也很清楚,他只是在捉弄她,不可能會認真的。
突然有一天卓斯凡給了她一封情書,沒有多久家長會長夫人便親駕學校見她,當場賞了她一巴掌,她自己被迫轉學就算了,還連累好友小悅得跟她一起轉學,最氣的是高額獎學金就這麼飛了,因為她們連一學期都還沒讀完。
思及此,傅品星垂下眼瞼。會長夫人的那巴掌,打得非常用力,直到現在,她臉上似乎還能感受到當時那灼熱的刺痛感……
她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將那段回憶拋到腦後,再張開眼,整個人又充滿了活力。
她是誰呀,她可是誰都打不倒的傅品星呢!
打起精神,她飛快的梳洗整裝後,走出有一半是儲藏室的房間,準備開店。
有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離開那所讓她很受傷的貴族學校後,她轉學到普通的公立高中就讀,晚上則在咖啡店打工,從此愛上了咖啡店,並立下目標,朝自己開店的夢想前進。
半年前向日葵的老闆,也就是她的前老闆有意將店頂讓出去,她便向銀行貸款頂下這間咖啡店,並請來有中餐丙級證照的小悅當主廚,針對附近上班族設計一連串的午餐套餐,生意不錯,不過因為還要還銀行貸款,因此她便住在咖啡店的儲藏室裡,雖然小了點,但省錢又方便。
陽光普照,又是美好的一天,傅品星敞開笑容的迎接客人。
十點整,向日葵咖啡店,開門營業嘍!


「歡迎光臨,卓先生,您好,您今天好早喔。」
「嗯,剛剛去運動,所以順道過來吃早餐。」
一聽到出現在昨晚夢裡男人的聲音,原本在吧台旁邊點算著廠商剛送來咖啡豆的傅品星立刻抬起臉,就見卓斯凡自門口走來,她忽然感到頭又開始沉重起來。
自從再次相遇後,這傢伙幾乎天天上門來喝咖啡,連假日也不例外,真不知道他要做什麼?難不成想要繼續捉弄她不成?
「嗨,品星學妹,早安。」卓斯凡露出瀟灑迷人的笑容。
傅品星看著那張英挺帥氣的笑臉,比早晨的朝陽還要閃耀,她不禁想起高中時他也經常對她這麼笑著,害她偶爾會看得著迷……呃,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的確長得很好看。
可是,她已經不是高中小女生了,因此她倏地繃起臉。「卓先生,如果你要點咖啡,請去吧台,不要打擾我工作。」
「妳怎麼了?」
「什麼?」
卓斯凡看著她,伸出雙手捧起她的臉。「妳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怎麼,昨天晚上沒睡好?」
對於他突來的舉動,傅品星小臉一紅,發現店裡的客人和員工們全在看他們,不好意思的把臉轉開。
這人從以前就是這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看來王子病過了十年,不但沒好,還變得更嚴重。
他還敢問她昨晚有沒有睡好,她會睡不好,不都是他害的嗎?
老實說,她極不願意想起以前的事,可如果繼續跟他有所牽扯,不但極可能夜夜難入眠,以前的事可能會重演。
小手不禁握起,她並不想讓身邊的人難過……
看來她有必要和他把話說清楚,不能再這樣跟他糾纏下去,畢竟現在他們已經不是高中生,她絕不會再放任他捉弄自己。
「卓斯凡,請你跟我到裡面的員工休息室,我們有必要好好的談一談。」
卓斯凡咧嘴一笑。「好,我們進去講甜言蜜語。」
他曖昧的話語再度引起觀眾的關注,傅品星只能當作沒聽到。
此時非休息時間,因此休息室裡沒有人。
當兩人一進休息室,傅品星便直截了當的說:「卓斯凡,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到底想怎麼樣?」
當年因為他的一封情書,害她被迫轉學,不但高額獎學金沒了,還連累好友小悅跟著一起轉學,對她而言,他根本算是仇人。
雖然當年的他完全不知情,但也無法改變他的一封情書所造成的傷害,只是那畢竟是十年前的事,她已不想追究。
「我不知道你一直來咖啡店的用意是什麼?但你這樣,我會很困擾。」也許他沒有其他意思,但她希望兩人斷得乾淨,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卓斯凡微蹙眉宇仍然好看得過分。「妳今天怎麼了?難道昨天晚上真的沒睡好?」說完,他疼惜似的摸了摸她的頭。
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完全不把人家說的話聽進去。傅品星更加心煩氣躁,用力撥開了他的手。「卓斯凡,我非常認真的在和你說話。」
「對不起。」
「咦?」
卓斯凡凝視著她。「我欠妳一句道歉,我不知道我的情書會害妳被迫轉學,很抱歉,是我想的不夠周到。」
面對他突來的致歉,傅品星愣了下。「……呃,算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只希望我們之間不要再有任何牽扯—— 」
「我喜歡妳,傅品星。」他打斷她的話,一臉認真的說。
「什麼?!」她的心震動了下,「你幹麼突然……」
「我以為上次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既然誤會已經解開,那麼我們應該在一起的不是嗎?其實如果可以,我想直接和妳結婚,不過妳上次已經拒絕我了,我只好退一步,我們先交往,之後再結婚,OK?」
傅品星瞪大眼看著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又或者是不知怎麼和他溝通。
因為好友小悅要結婚,她去婚紗店試穿伴娘禮服,順便認識一下伴郎,沒想到居然就是卓斯凡,她已經覺得很衰了,他還開玩笑的要她去挑件新娘禮服,然後和小悅他們一起舉行婚禮,他的提議那麼莫名其妙,他的表情那麼吊兒郎當,有誰會當真?
而且他應該知道他們是不可能的,他們之間存在太多問題,包括身家地位天差地遠,還有他的母親,他為什麼還能脫口說什麼交往、結婚的?難道他真的想和她在一起?
不——不能相信他說的話,他怎麼可能會是真心的!
想起當年情書事件爆發後,她一個人扛下所有事、面對所有的指責,而他卻連說一聲再見也沒有,就跑去美國當交換學生,讓她完全找不到他,那種彷彿被人丟下般的感覺,直到現在想起,依舊讓她覺得難受。
因此她怎麼能相信他是真心的?
傅品星暗自吸了口氣。「卓斯凡,不管你剛剛那番話是認真還是開玩笑,但至少有一百個以上的理由,我和你不可能在一起。這樣,你知道了嗎?所以,不要再來咖啡店了。」
說完,她低下頭去,不再去看那張始終對她微笑的俊臉,因為有時候,她覺得他對她很不錯,可是,他們不能在一起。
除了他們的身分地位、他的母親之外,當年那種被丟棄的感覺,她不想再次體驗,因為太苦了。
反正這些年她過得好好的,就讓她繼續這樣過下去,他別再來煩她了。
卓斯凡伸手抬起她的臉。「妳在擔心害怕什麼?」
「我……我哪有。」傅品星別開臉,「總之,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妳說至少有一百個理由不能和我在一起,」他挑了下眉。「這樣好了,妳把那一百個理由寫下來,由我來處理和解決。」
「嗄?」傅品星一臉無奈。難道他真的聽不懂她是在拒絕他,不想和他再有任何交集?
不等她回應,卓斯凡上前一把將她抱進懷裡。
「你放開我!」她想掙脫,但某人的雙手像銅做似的,強硬得很。
「妳先別動,閉上眼睛聽我說。」感到懷裡的小花貓停止掙扎,大手摸著她的頭,像是在安撫,然後繼續道:「不管妳說我們不能在一起的理由有一百個或一千個,就算有一萬個,我也會一一解決,所以妳不用擔心,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邊,我會保護妳。我向妳保證,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我絕不會再丟下妳。」
傅品星偎在他的懷裡,男人寬大的胸膛,讓她感到安心,而他的語氣極度誠懇溫柔,那句說要保護她的話,更是教她莫名的感動,因為他是第一個說要保護她的人。她的心動搖著,很想就這樣一直依偎在他懷裡。
不知過了多久,卓斯凡的手機忽然響起,傅品星這才回過神,離開他的懷抱,讓他接聽電話。
「喂,媽,回家吃午餐﹖我記得……好,再見。」
傅品星聽了顫了下,剛剛彷彿作了個美夢,而不管夢有多美,她都必須回到現實。
「卓先生,請你回去吧,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到本店。」
卓斯凡愕然。剛剛她還乖乖的待在他懷裡,他以為已經征服她了,沒想到又回到原點。「傅品星,這就是妳的答案嗎?」
她揚睫迎視他,點頭。「對。」
「妳就真的這麼不想和我在一起?」
「對。」毫不猶豫的再點頭。
卓斯凡看著她,了然的笑了。「好,我知道,我走了。」
原以為他可能會纏上好一陣子,沒想到這麼快就解決了?說不出內心那股失落從何而來,她呆站著看他走出去。
雖然不知最後他的笑是什麼意思,但這次他應該聽清楚她的意思了吧?應該不會再來找她了……
她這麼做是對的。
她不需要被保護,她可以自己保護自己。
第2章
下午,幫客人結完帳,傅品星用手掩著嘴,打了個大哈欠。
「品星姊,妳怎麼了,最近常見妳打哈欠,精神欠佳的樣子,妳還好吧?」店內工讀生曉芳問。她是個大二的學生。
「我沒事,謝謝。」
「現在客人比較少,品星姊,妳要不要去休息室瞇一下,上次我看過報導,很累時,短暫休息個十或二十分鐘,精神就會有所改善。」品星姊總是一大早就開店,晚上又自己收店,從來沒有休息日,真是太拚了,可就算是鐵人也是會累的。
「我沒關係。」
「妳想用黑眼圈嚇跑客人嗎?」
她有黑眼圈?她承認這幾天晚上確實沒睡好。「好吧,我先進去休息一下,有事再叫我。」曉芳說得對,她這樣一直打哈欠被客人看到不太好,而且也不禮貌。
走進員工休息室,傅品星趴在桌上,閉上眼睛小憩。
其實她不是累,畢竟這是她的店她最喜歡的工作,都是因為前幾天和卓斯凡的那番話,害她失眠了。
沒想到那傢伙會這麼乾脆的轉身就走,然後真的不再出現,是不是她那天話說得太過分了嗎?平心而論,他對她一直很溫柔,而她卻這樣對他……
不要再想!他們之間本來就不該有所牽扯。
放空腦袋,此刻的她,真的需要好好睡一下。

「院長,妳感冒有沒有好一點?」
星期三下午的第七和第八節是社團活動,傅品星在去社團前特地用公用電話打回育幼院,昨天打電話給院長時,院長身體不適,讓她很擔心。
「孩子,我很好,妳不用擔心,乖乖讀書,知道嗎?」
「我知道,我會乖乖讀書,院長,妳也要快點好起來。」
傅品星掛上電話仍然憂心。院長的聲音聽起來還很沙啞,不要緊吧?
「怎麼,妳們家的院長生病了嗎?」卓斯凡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問道。「這麼擔心的話,想不想回去看她?我家司機就在校門口,我可以馬上送妳回育幼院看她,再迅速回學校。」他好心提議。
原本擔憂的晶眸頓時亮了起來。「可以這樣嗎?」
「當然可以。」
「那麼我現在馬上去社團請假,待會兒校門口見。」她說完,興匆匆的飛奔離去。
幾分鐘後,她坐在豪華轎車裡,手上拿著他遞來的麵包和飲料。四十分鐘後,車子停在育幼院門口,傅品星衝進去看院長,卓斯凡也跟著進去。
經過二十分鐘的探望,兩人才離開。
「太好了,院長看起來精神不錯。」她總算能放下心。
「是啊,妳太緊張了,不過妳好像很敬愛妳們院長。」
「嗯,對我來說,院長既是爸爸也是媽媽,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她老人家就非常疼愛我,所以縱然我沒有爸爸媽媽,有院長也就足夠了。學長,今天謝謝你送我回來。」她慎重的向他道謝。要不是他,她現在恐怕還在學校乾著急。
「妳幹麼跟我這麼客氣,都說了我要罩妳。」他一派自大的說。
「可是我不想讓你罩耶。」她真的可以保護自己。
「喂,傅品星,難不成妳想過河拆橋嗎?」

她那樣算過河拆橋嗎?當時她只是不想給他罩,她自認有能力保護自己,不過那次真的很謝謝他,因為當時的她住校,沒辦法在院長身邊照顧,因此擔心不已。
現在想想,其實卓斯凡一直對她不錯,雖然自大了點,有時會使壞的捉弄她,但他應該算是個好人,畢竟那時她吃了不少他的麵包和飲料,有時她會想,那些東西真的是別人送他的嗎?該不會是他自己買的吧?
因為在回育幼院的車上,他拿給她吃的麵包還熱熱的,像是學校對面麵包店剛出爐的,很香很軟又好吃。
突然她感到有人,非常溫柔的撫摸她的頭,讓她想起以前在學校,吃著卓斯凡給她的麵包時,他也會摸她的頭,一開始她還會抗拒的撥開他的手,但久了她也就習慣,之後就隨便他了。
傅品星忍不住微微張開眼睛,就見卓斯凡坐在她身旁,跟她一樣趴在桌上,一張俊臉靠得她好近,嚇了她一跳。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她趕緊坐直身子問。
「剛剛來,看妳睡得好熟,所以就沒有叫醒妳。」卓斯凡笑說。小花貓睡覺的模樣很可愛。
對於他的出現,傅品星既驚訝又困惑。「我以為你不會再來了。」
「這幾天工作很忙,我抽不出時間過來,不過妳怎麼會以為我不會再來了,為什麼?因為那天妳說的那些話嗎?」唇一勾。卓斯凡笑了,笑得有點痞卻很迷人。「妳說出了妳的答案,但我記得我還沒有說出我的答案,不是嗎?」
「什麼?」傅品星呆住。
「我決定我們先交往,之後再結婚,這就是我的答案。」說完,一張俊顏笑得很樂,彷彿那天她的回答並不重要,他老大說的才算數。
正當她要開口駁斥時,曉芳卻臉色異樣的跑了進來。
「品星姊,不好了,外面來了兩個借貸公司的人員,說什麼我們有欠款未還,要對我們咖啡店申請假扣押,怎麼辦?」


坐在休息室裡,傅品星看著借貸公司人員帶來的資料,不禁皺起眉頭。
她完全不知道前老闆曾經拿咖啡店內昂貴的咖啡機及所有器具去向民間的借貸公司借錢而且還未償還,怎麼辦?器具一旦被搬走了,咖啡店就無法經營下去。
「那是前老闆借的錢,應該和我沒有關係。」傅品星皺眉,突然覺得頭痛,很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到咖啡店營運。
她聽過許多人頂了店之後,因為沒有調查清楚前老闆欠錢未還,最後導致無法營業,她也將會面臨這種惡運嗎?
在頂下向日葵咖啡店時,她曾經在這裡工作兩年,因為愛上這家店,才向銀行借貸頂下,這半年來一直沒有任何問題,沒想到前老闆居然已將店裡的咖啡機及器具全拿去借錢!
「不管和傅小姐有沒有關係,我們只是想告訴妳,這些生財器具都是屬於我們的,除非咖啡店願意還款。」
「可是……」
「如果不還款,我們會向法院申請假扣押,直到拿回我們的所有物。」
「但是……」面對對方強硬的態度,傅品星一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未料剛離開的卓斯凡再度走進休息室,令她很驚訝,還以為他已經離開了。他一進入,便直接坐在她身旁。
「我的律師待會兒就過來,你們和我的律師談。」他冷冷的對著借貸公司的人員開口。
傅品星連忙道:「不用麻煩了,我自己處理就行了。」雖然她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但她怎麼好意思麻煩他,畢竟前幾天她還大剌剌叫他不要再來了。
卓斯凡卻側首對她說:「像這種牽扯到法律的問題,就交給專業人士去處理,吳律師是我公司的律師顧問,當律師超過三十年,這事交給他處理,不用擔心。」
「可是我……」她不想麻煩他啊。
「妳也不想咖啡店做不了生意吧?相信我,交給吳律師去處理。」卓斯凡對兩名借貸公司的人員說:「待會兒我的律師會過來,你們和他談就行了。」
一會兒吳律師來了,他大概了解情況後,拿了影印的資料說要再研究,日後再和對方聯絡。
待對方先行離開,吳律師向他們解釋,「借貸是事實,對方擁有生財器具的所有權,但我方這邊也可以主張善意受讓,傅小姐和前老闆之間確實具有有效成立的債權和物權讓與契約,因此傅小姐也擁有生財器具的所有權。」
「行了,交給你去處理,有問題再跟傅小姐聯絡。」卓斯凡說道。
「是。」
在吳律師離開後,傅品星雖然慶幸可以不用再面對讓人聽了就頭痛又不知所措的法律問題,但由卓斯凡來替她解決,她還是覺得不太好。
「卓斯凡,雖然很謝謝你的幫忙,但我覺得應該由我自己處理才是,畢竟那不關你的事,這樣太麻煩你了。」
「傅品星,妳一定要跟我算得這麼清楚嗎?」
「我只是不想欠你人情。」這是實話。
她的倔強他又不是第一次領教過,看著她,卓斯凡眼底閃過一抹輝芒。「這樣好了,如果妳真的覺得欠我人情,後天星期六早上陪我去打小白球,那麼妳就不再欠我人情了。」
「打小白球?但我不會打啊。」他的提議真怪。
「我是要妳陪我去,會不會打無所謂。如果妳想打,我可以教妳。」
「我會去,不過你不用教我打小白球。」就算去給他當球僮替他撿球好了,算是還他人情。
「OK,那麼後天早上八點準時到球場,我會請我的助理打電話告訴妳地點,記得不要遲到。」他叮嚀。
「好。」傅品星點頭允諾,不經意看見卓斯凡嘴角微揚,像在偷笑,但眨眼間隱去。大概是她看錯了吧?!


星期六上午八點,傅品星準時來到高爾夫球場,卻不見卓斯凡,到櫃台詢問,得知原來他早在七點就已經進入球場。
那傢伙在搞什麼鬼?明明叫她八點過來,自個兒卻在七點就進場打球,那麼她現在要怎麼辦?進去找他嗎?但高爾夫球場那麼大,從何找起?
「傅小姐,卓先生有交代,若是您來了,請您到餐廳那邊用餐等他。」服務小姐聲音甜美的告知。
傅品星回頭看了下餐廳,那裡看起來很豪華,裡頭用餐的人看得出個個都是有身分有地位的。「不用了,我身上沒額外帶那麼多錢,我隨便找個位置坐下來等他就行了。」
「傅小姐,餐廳用餐包含在年費裡,不需要額外付費,卓先生是我們的VIP會員,您是他的朋友,因此也可以免費用餐。」
「妳是說不用錢?」
「對。」服務小姐點點頭。
「我可以請問你們這裡的年費是多少錢嗎?居然吃東西都不用錢。」她實在很好奇。
「關於年費的問題,簡單來說,一般會員的入會費至少百萬,至於像卓先生這種VIP會員,那又是不同等級了。」
「不會吧?!打個小白球一年要繳一百萬?!」傅品星回頭看向那些生活在金字塔頂端上的人。突然發現自己好渺小……
她甩頭,甩掉低落的情緒。既然在餐廳吃東西不用錢,那不吃白不吃。
傅品星走進餐廳,為自己點了豐盛的早餐,順便點了杯咖啡。
餐點很快送了上來,她品嚐了口咖啡,一喝就知道是來自牙買加的頂級藍山咖啡,散發著濃郁的香氣。哇!餐廳居然供應這麼昂貴的咖啡,怪不得年費要一百萬元以上。
那麼卓斯凡幹麼還特地去她的咖啡店喝咖啡?這裡的咖啡高級多了。
算了,她只是來還人情,就算當不了他的球僮,她來了就算有還人情。
傅品星不再去想卓斯凡到底在搞什麼鬼,心想既然食物好吃,咖啡也很棒,索性趁機大飽口福。
等她吃完早餐,看看手錶,暗忖她最多只能等到九點,還得趕回去開店時,便看見卓斯凡自球場走回大廳,她立刻走出餐廳,迎上前去。
「卓斯凡,你怎麼……」她正想質問他為什麼把她叫來卻讓她空等時,卻發現他身邊有位年長的中年人,輪廓和他有幾分神似。
卓斯凡笑著牽起她的手,將她拉到身旁。
「品星,來得正好,我跟妳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父親。」他側首又道:「爸,她是我的朋友,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卓伯父您好。」傅品星表情略帶尷尬,她不知道他是和他父親一起來打小白球,剛剛還那麼大聲說話。
看向兒子身旁的短髮女子,再看看兒子,立刻明白這是兒子刻意安排的,否則怎麼會那麼剛好斯凡邀他來打小白球,就遇見他的朋友?斯凡還特地強調對方是他很重要的朋友。
此時卓明遠在商場上的一位方姓友人走過來,和他打招呼。
卓斯凡見狀,順勢開口,「爸,我看您就和方董事長一起用早餐,我還有事,我們先走了。」他交代一聲,牽著傅品星就往門口走去。
「卓兄,那位小姐是你兒子的女朋友嗎?看起來很可愛,不知是哪家千金?」方董問著。
「只說是朋友,是不是女朋友,我也不清楚。」
卓明遠回頭看著兒子,不明白他為什麼刻意安排他和那個短髮小姐見面認識。想起斯凡說對方是他很重要的朋友,他不禁疑惑起來,是怎麼樣的重要法?
不過說很重要,剛剛又只做了簡單的介紹,什麼也沒有多說,這小子到底想要做什麼?
兒子不多說,他也就沒有多問,畢竟兒子一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但兒子突然介紹很重要的朋友給他認識,還是讓他挺吃驚的,因為他一直以為兒子和江老的孫女交往,不是嗎?


「卓斯凡,你放開我,我自己會走路。」傅品星終於忍不住開口。
這傢伙從剛剛就一直牽著她的手,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在看。
待兩人一走出大廳,卓斯凡這才放開她的手。
傅品星覺得困惑。「我問你,你今天早上和你父親一起打小白球,那麼把我叫來做什麼?」是因為他叫她陪伴,她才來的,可他卻早約了他父親?
「我不知道我父親要過來。算了,別說那些。抱歉,讓妳久等了,現在陪我去吃早餐吧。」他笑著回說。
「既然你要吃早餐,為什麼不直接在餐廳裡吃呢?」
「我不喜歡,那裡的東西不好吃。」
「才怪,那裡的東西很好吃,咖啡也超好喝的。」她剛剛才吃過,記憶猶新。
「看來妳對這裡的食物很滿意,那麼下個星期要不要陪我打球?」
「不要,我今天是為了還你人情才來,下個星期我就不欠你了。」她想也沒想便拒絕。
「妳說什麼?」他一愣。
「我只欠你一次人情,所以下個星期我幹麼還要來?」這裡離市區很遠,她怕遲到,一大早就出門搭公車,接著又走了一大段路才抵達,太辛苦了。
「傅品星,妳真的想惹我生氣嗎?」看到她亟欲撇清和他之間的關係,對照他所做的努力和安排,卓斯凡不免惱怒了起來。
「什麼?」她呆了下。身旁一向痞痞的男人不只語氣變了,連表情也變了,看起來像在生氣……生氣?他在生氣嗎?
「我問妳,妳真的很討厭跟我在一起嗎?」
「我……」他突然認真的表情有幾分駭人,令她頓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
「好吧,既然妳要算得這麼清楚,那麼高中的時候,妳吃了我那麼多的麵包,又該怎麼算?」要算大家來算。
「可是那些麵包不是人家送你,你不要,然後丟給我吃的嗎?」
「很抱歉,那些全部都是我買的,難道妳沒發現妳每次吃到的麵包都是剛出爐的嗎?那是我要我們學校對面的麵包店提早在中午左右做好麵包,然後送到學校來給我的。」
「什麼?!」雖然她本來早就有點懷疑那些麵包是不是他自己買的,但知道真相後,還是讓她感到訝異,「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且那還是他叫麵包店提早做好麵包,卻說是自己不要的,然後送給她吃?
「妳真的不知道原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我的心意嗎?」他正色質問,表情難得嚴肅。
「我……那個……」他不是一向都嘻皮笑臉的,現在幹麼變得這麼正經?害她緊張得心跳加快,說話還差點咬到舌頭。
「我大概算一下,妳最少吃了我五十次的麵包。」
「五、五十次?有那麼多嗎?」傅品星瞠目錯愕。她待不到半學期就轉學了,五十次會不會太誇張?「如果我知道那些麵包是你買的話……」就不會拿來吃了。
「來不及了,妳已經吃了,時光也倒轉不回去,除非……」
「除非什麼?」她豎起耳朵,認真的聽著,一顆心陡地跳得很快。還有其他辦法不讓她欠他那麼多人情嗎?她真的不想欠他,因為再這樣牽扯下去,恐怕會沒完沒了。
「除非妳有哆啦A夢的時光機,可以回到過去,然後改變曾發生的事,否則妳就是欠我五十次的人情。」
「什麼,哆啦A夢的時光機?」她那麼認真在聽,他卻說出讓人哭笑不得的答案。這是冷笑話嗎?還是故意在捉弄她?
「妳沒有,對吧?那麼妳就是欠我五十次人情。」他篤定地說。「現在,陪我去吃早餐。」說完他便邁開步伐向前走。
傅品星站在原地,完全呆住,她不知道卓斯凡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雖然他的表情看起來很認真,但方才他提及哆啦A夢的時光機又是怎麼回事?
「還發什麼呆,快點跟上來。」他回頭喊道。
「我知道了。」
她趕緊跟上卓斯凡的腳步,一起前往停車場,但還是一臉的困惑。
他真的要向她討五十次的人情嗎?傅品星思索著,完全沒有發現走在前頭的男人回頭瞥了她一眼,一張嘴笑咧開來。
怪不得人家說寵物不能寵,偶爾也需要好好教導一番,就像她,非要他生氣,才肯乖乖的跟他走。
真是的,就憑她那麼一點心思,怎麼跟他鬥!
有一百個理由不能跟他在一起?
那麼他會一一解決,然後讓她乖乖的待在他身邊。
反正,他已經讓父親知道了品星的存在,接下來,只要等著母親主動找他就行了。
他從汪涵悅那邊得知,當年母親曾經打了傅品星一巴掌,她應該嚇壞了吧?也許就是因為如此,她才那麼堅定的說他們不可能在一起,極力和他撇清關係。
真笨!都說了他會保護她,她在操什麼心?
想到這,卓斯凡不由得又是一笑。不過她要是真的那麼聽話,就不是他的小花貓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娘子正處叛逆期之《妖嬈神捕》

    娘子正處叛逆期之《妖嬈神捕》
  • 2.寶貝二夫人之《三聘糟糠妻》

    寶貝二夫人之《三聘糟糠妻》
  • 3.長女就是狂之《紅顏送行者 》

    長女就是狂之《紅顏送行者 》
  • 4.《娘子請上轎》

    《娘子請上轎》
  • 5.《哪來腹黑郎》

    《哪來腹黑郎》
  • 6.靈媒出任務之一《爺兒不信邪》

    靈媒出任務之一《爺兒不信邪》
  • 7.富貴滿窩之《夫人萬安》

    富貴滿窩之《夫人萬安》
  • 8.家有米蟲之《貧民億萬公主》

    家有米蟲之《貧民億萬公主》
  • 9.水晶的約定之《宰相的兩世妻》

    水晶的約定之《宰相的兩世妻》
  • 10.雙龍搶珠之《染指下堂妻》

    雙龍搶珠之《染指下堂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