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園G0803

緣來是冤家之《睡了上司怎麼辦?》

  • 出版日期:2017/01/13
  • 廠商:新月 花園文化
  • 瀏覽人次:5888
  • 定價:NT$ 220
  • 優惠價:NT$ 174
試 閱
她只是在元宵節晚上照著習俗去偷菜求姻緣,誰知卻在菜園裡暈倒,
更可怕的是,一清醒過來,她家惡魔檢察官上司就在旁邊,
還對她說,她欠個老公,他欠個老婆,不如今年交往,明年結婚?!
更從那天開始,無止境的寵著她,換她能把他指使得團團轉……
嘖嘖,這男人這樣人格丕變實在太可怕,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吃錯藥了,
還是……難不成跟她一樣在元宵夜夢回前世,決定要圓滿那遺憾的愛情了?
夏晴風
生日: 7月13日(年齡是秘密嘿~)
星座: 巨蟹 (道地宅女一枚)
興趣: 閱讀、閱讀、閱讀!! (很重要, 所以說三次)
最愛的人: 一虎二牛 (怪物爸與雙寶。巨蟹果真是戀家出名的星座)
最常做的事: 發呆、睡覺。
最喜歡的書: 先知 (卡里 紀伯倫)
喜歡的名人金句: 獻出你們的心,但不要把心交給對方保管。
要站在一起,但不要挨得太近。 (卡里 紀伯倫)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答答答、鈴鈴鈴、叮咚叮咚……
鍵盤敲打聲、電話鈴聲、Line的訊息通知聲、以及交談聲,在忙碌的辦公區此起彼落地響。
頂著暗酒紅俏麗鮑伯頭的方梓璇抱一大疊資料氣喘吁吁地跑進辦公室,桌上電話像是算準她進辦公室的時間,資料才放上辦公桌,電話即刻響起。
「方梓璇,您好。」
「菜鳥!信義警局移送的殺人竊盜,起訴書寫好了沒?」
方梓璇喘了幾口氣,壓下翻白眼的衝動,趕緊說道:「已經寫好了,證據確鑿……嫌疑人……」
「妳聽起來很喘?剛跑了幾百公尺?」電話那頭是把好聽的男音,可惜冰冰冷冷。
「沒有跑幾百公尺,剛從一樓搬資料上來。」方梓璇乖乖回答。
「我猜猜,電梯又滿了,妳這個好心又急性子的的笨蛋,等不了下一班電梯,就呆呆跑上樓,需要急成這樣?」對方慢條斯理地說,有點不以為然,又帶了些幸災樂禍。
方梓璇壓住脾氣,默數到三,說:「前天法醫解剖勘驗……」
她的話被截斷。
「等一下。」那頭的人對她說完,摀著話筒,對別人說:「好,馬上過去。」然後便對她道:「喂,菜鳥,現在過來找我,發生命案了。」
「可是我要去……」
「不管妳要去哪裡都延後,命案現場不會等妳這個小菜鳥。五分鐘之內到我辦公室,一起走。」喀嚓,電話果決地斷線了。
方梓璇瞪一眼手裡的話筒,認命地掛回座機,她拿起小錢包塞進牛仔褲,手機放進外套,轉身要走,就聽隔壁同事有點憐憫地問—
「又被惡魔檢察官徵召?」
「是啊。」方梓璇點點頭,無奈道。
「他好像很愛找妳喔。」
「我本來就歸他管。」再次感到無奈。
「但我覺得……」
方梓璇已經飛也似地跑出辦公區,沒聽到對方後來的話。
她到電梯前,看了每一部電梯的樓層顯示,跺跺腳,下一秒往樓梯間衝,檢察官辦公區在五樓,她只要跑兩個樓層就好。她覺得關棠騏是故意為難她,明明他辦公室在五樓,她在三樓,應該是他下樓,為什麼一定要她跑這趟去他辦公室會合?
大家直接在停車場會合不是更簡便的選擇?只能說擁有惡魔檢察官封號的關棠騏,行為思慮實在不是她區區菜鳥檢察事務官能參破的。
儘管方梓璇心有埋怨,還是乖乖往樓上跑,一路跑到檢察官辦公區。
關棠騏辦公桌亂得可以,成疊的資料一疊又一疊,辦公桌旁的地板上也散放著,據他本人聲稱,那些散亂的資料每份都待在該待的地方,但她十分懷疑關棠騏的說法。
她在距離關棠騏辦公桌一公尺遠的地方站定,對靠著椅背顯然是在閉目養神的惡魔檢察官說:「關檢,可以出發了。」
關棠騏微微睜開眼,對上那張膚色白皙卻兩頰透著紅潤的菜鳥,「又跑上來了?不錯,有鍛鍊身體的決心。這樣好了,妳去附近便利商店幫我買杯咖啡,熱拿鐵,不加糖。快去快回,五分鐘後停車場見。」
「你!」想抗議的話到嘴邊,又嚥回去。
「怎麼?不想去?」關棠騏轉了轉辦公椅。
「沒,我去買。」
「順便也給自己買一杯,今天有得忙。」
哪天不是有得忙呢……方梓璇腹誹,「知道了。」
關棠騏似笑非笑看著她又慌忙奔離的背影,這麼愛跑就跑個夠吧,他有些壞心的想。
相鄰辦公桌的資深檢察官張東文,興味盎然地開口,「你似乎很愛捉弄她?」
「誰?方梓璇嗎?」關棠騏放下擱在桌面的長腿,彎身從成堆資料裡抽出一個厚重的藍色資料夾,「沒有,我何必捉弄一個菜鳥事務官。」他淡淡答,翻了翻資料,陷進沉思。
「你老要她跑腿,又不直接明說。」
「你們也常讓她跑腿,所以你們也喜歡捉弄她?」關棠騏一邊深思一邊回答。
「我們跟你不一樣,我們才不像你,要她買咖啡,直接電話裡說不行嗎?讓事務官跑跑腿很正常,但你非要等她上樓了才說?這是捉弄吧?」張東文笑問。
「喔,我看見她才想到該買杯咖啡,帶著路上喝,沒別的意思。」關棠騏翻閱資料夾後站起來,「況且,她臉圓圓的、身材圓圓的,既然有心要減肥,我好心幫幫她又有何妨?」
「你喔……嘴真是夠毒了。人家方梓璇哪裡圓了?她唇紅齒白,身材穠纖合度,標準得很,我覺得她很可愛。」張東文反駁,有些激動。
「標準得很?誰的標準?你的還是我的?照我的標準,她確實圓圓的。照方梓璇的標準,她肯定也認為自己圓圓的吧,不然誰像她,成天不耐煩等電梯,寧願用跑的?我是在幫她。不聊廢話,走了。」關棠騏拿起藍色資料夾往外走。
張東文搖頭,關棠騏張嘴就噴毒液,對誰都是,若不是瞭解他為人正直,聰明絕頂,以關棠騏的個性早把辦公室所有人得罪光了。
方梓璇買了兩杯熱咖啡,站在停車場入口等人,她喝了兩口咖啡,下一秒看見關棠騏走來,手裡拎著一個藍色資料夾。
跟著關棠騏走往停車處,方梓璇上車後,才剛在置杯架放妥咖啡,關棠騏便將手裡的資料夾往她這裡送。
他冷淡開口,「妳看一下。」說完發動車子,往犯案現場開。
方梓璇打開資料夾翻閱,資料是近年幾樁尚未偵破的懸案,死者共同特徵是年紀相仿、看似是自殺或意外身亡但家屬皆認定死者是被殺。
然而幾樁懸案,死者死亡方式並不相同,方梓璇不認為這幾樁案件有關連。
其中有兩件案子,已經發生四五年,始終沒有破案線索,算是被冷凍的舊案了。
「看完了?」關棠騏見她闔上資料夾,出聲問。
「這些舊案跟我們現在要去的命案現場有關係嗎?」
「妳覺得沒關係?」他揚眉,語氣有些輕視,菜鳥就是菜鳥,磨了兩年仍是菜鳥。
「我看不出這幾件案子有關係,最早的兩件案子,若不是家屬堅持死者是被人殺害而非自殺,早以意外及自殺結案。」
「我說菜鳥,妳以為光家屬堅持死者是他殺,就是他殺嗎?檢警沒腦,隨便讓死者家屬牽著走?」關棠騏反問。
方梓璇前年才考上檢察事務官,在這行,她確實算菜鳥一枚,時不時讓關棠騏喊菜鳥,她是認了,但這種囂張態度實在讓人很難忍,好歹她做了兩年事務官,多少有些判斷能力。
「資料看來的確是意外或自殺……」方梓璇想說說看法,毫無意外被無禮打斷。
「看來?妳把每張照片仔仔細細看過了?每一個細微角落?這麼短的時間,妳確定妳全看仔細了?菜鳥,妳要走的路還很遠!」關棠騏語調不高不低,卻讓聽的人覺得刺耳。
方梓璇又開始默數了,每次跟關棠騏出勤,她的默數次數都會爆增。不過更多的情緒是不服輸,她痛恨關棠騏跩跩的態度,一副把人看扁扁的眼神,卻又不得不承認,關棠騏很有本事。
默數後,她再次打開資料夾,關棠騏涼涼的聲音傳來,分明有取笑意味。
「下次數多一點,我擔心智商不高的妳,數得不夠多壓不住氣,被我氣得短命。事務官夠少了,雖然妳不怎麼頂用,但也是個人手。」
「你!」他居然看出來她在默數,的確有囂張的本錢!可惡。
「我怎麼了?有精神生氣,不如花精神研究案情。」他聲音依舊涼涼的。
方梓璇不再理他,將資料夾裡的檔案照片一張張看仔細,最早的兩件案子,線索並不明顯,第二件疑似跳樓自殺的死者,跳樓的天台牆角有用膠帶黏了從英文報紙剪下的大寫S字母,第一件吸食海洛因過量的死者,則是衣領別了一個S字母別針。
至於後來第三件、第四件的案發現場,死者分別因燒炭、割腕而死,現場也都發現S字母,不明顯地刻在桌腳、床角。
原來如此……因為「S」,這幾樁懸案被關棠騏歸在同一個資料夾。
方梓璇沉默了,她對第四件割腕傷口照仔仔細細看了片刻後蹙眉了,死者手邊有把染血美工刀……
「傷口不是美工刀造成的。」她說。
關棠騏眼睛亮了一瞬,隨即隱沒,狀似閒聊地反問:「不然是什麼?」
「手術刀,下刀的人應該有外科經驗,你看傷口平整、準確、小,一刀切斷動脈,沒有遲疑,想自殺的平常人,不可能下刀這麼精確果斷,這種刀口像是外科醫生切的,或者有外科經驗,好比獸醫。」照片將傷口拍得十分清晰,特意放大,能明顯看到斷掉的動脈。
「妳很確定?」關棠騏眼裡有了很淡的笑意,菜鳥有點長進了。
「確定。我哥是外科醫生,我看過他拿豬心練習,切口就像這樣,平整、俐落。」
豬心?關棠騏幾乎笑出來。
「要是我哥看到這張照片,一定會同意我的看法。」方梓璇堅定地說。
「妳跟妳哥感情很好?」關棠騏瞄她圓圓的臉一眼。
「很好啊,他最疼我了。我年紀最小,又是家裡唯一的女兒,他們不疼我疼誰?」方梓璇脫口而出。
「他們?妳有幾個哥哥?」
「四個。」
「四個?!」關棠騏驚訝,「妳爸再娶,還是妳媽再嫁?」
「你亂說什麼!我爸媽感情很好,沒再娶,也沒再嫁。別以為全世界都是怨偶好嗎?」方梓璇不滿抗議,「他們是感情好,才生那麼多。」
關棠騏深深看她一眼,沒再多說,片刻,他將車子往路邊停靠。
「到了。」
她抬頭看見路旁停了幾輛警車,閃燈顯示值勤中,她將資料夾往後座放,開門下車。
關棠騏也下車,負責偵查刑案的資深員警看見關棠騏來,招呼了下,「關檢,沈Sir在裡面等你。」
關棠騏點點頭,拉了下封鎖線,彎身走進一樓公寓大門,方梓璇也跟進去。
案發現場瀰漫腐屍味,他們分別戴上手套口罩,進入現場。
大隊長沈少颺朝關棠騏走來,開門見山地說:「找到了,跟去年案子一樣刻在床腳,字體比較大又明顯。」
關棠騏點點頭,沈少颺在電話裡說死者是男性,三十二歲,陳屍現場在中正區,他直覺聯想到S,特別要沈少颺仔細在現場找一找。
關棠騏走到床腳邊,看了一眼,有幾分嘲諷地說:「兇手似乎希望被發現。」他彎身,戴手套的右手摸了摸S刻痕,跟以往不同,刻痕平整,表面被打磨過,該落在地板上的木屑被整理得很乾淨,兇手十分從容。
他站起來,走到床邊陳屍處,死者面容太過於平靜,右手腕上的割痕與去年的案子幾乎一樣,左手心是把美工刀,左手心……
關棠騏想了一瞬,問:「聯絡上死者家屬了嗎?」
「聯絡到妹妹,應該快到了。」沈少颺說。
「嗯。」關棠騏點頭,他打開床邊抽屜,多半是雜物,他翻動幾下,仔細檢視,問現場採證的員警,「床底翻過嗎?」
「只壓了幾張色情光碟,另外有三張拷貝光碟片。」被問的員警答。
「先看三張拷貝光碟。」關棠騏交代。
「死者妹妹來了,人在外面。」沈少颺剛接了通電話,掛斷後對關棠騏說。
關棠騏又看了一會兒現場,其他細節鑑識科員警會仔細蒐證,他走出現場,看到一名年約二十七、八歲的女子,濃妝豔抹,穿著暴露,正被外面員警詢問。
他走過去,開口問:「陳義成的妹妹?」
「是。」員警回答。
「妳哥哥習慣用左手?」他轉向女子問。
「他從小就是個左撇子,我媽說左撇子比較聰明……」
「你接著問。」關棠騏對原來詢問的員警說,無禮地阻止了女子要喋喋不休的意圖,直接轉身走人。
始終默默跟在關棠騏旁邊的方梓璇覺得有些可笑,女子雙眼注視著關棠騏,充滿了驚豔,愛美是人類天性,關棠騏有張勝過大部分俊帥男星的臉,身材又高大魁梧,走到哪裡都吸睛,只有真正瞭解關棠騏有多驕傲、多可惡的人,才能夠不被他那張好看到天怒人怨的臉騙了。
好吧,她願意承認,乍見關棠騏第一眼,她也忍不住冒出一點粉紅色泡泡,只不過那丁點泡泡在關棠騏對誰都不留情面的毒舌攻擊下,短短時日盡數破滅。
人,光是好看沒用。性格可惡的人,皮相再好看也遮掩不了可惡本質!
方梓璇跟在關棠騏身後,等走遠了才壓低聲音,說:「你真狠心,人家哥哥才過世,正是傷心的時候,你至少給點好臉色。」
「我沒那種閒情逸致,就算她真的傷心也不干我的事,況且妳看她哭了嗎?我只看到她笑得跟花痴一樣。至於妳,有時間注意有的沒的,不如把專注力花在案子上。」
聽聽,多毒啊!好像全天下只有他一個人專注工作,其他人都在混水摸魚。
方梓璇放棄默數,被他看穿還默數,感覺更愚蠢,她回到案子上。
「你剛才只問了一個問題。」
「我只需要那個答案,其他的,可以等鑑識報告出來。」
關棠騏上車,她自然跟上去,有點不明白,出發前關棠騏才說今天有得忙,但在現場待了半小時左右就要走?
「我不懂,你為什麼只問那個問題?」方梓璇疑惑,不恥下問。
雖然關棠騏脾氣不好、耐性很缺、嘴巴特毒,但任何問題,他都會回答,儘管回答後總會奉送「妳實在笨得可以」的嘲笑眼神,讓她心裡難受……但她仍是充滿求知慾。
關棠騏發動車子,他轉身,長手一伸從後座撈來資料夾,嘲弄說:「妳仔細看,看完用妳腦容量過小的腦子想一想,我為什麼只問那個問題?」
方梓璇幾乎是動手搶過資料夾,氣恨地想,又是那種嘲笑眼神!這次不只眼神,還嘴毒!
「我勸妳還是默數比較好,惱羞成怒次數多了,真的會短命,國家需要妳。」關棠騏打方向盤,將車子駛上路。
國家需要妳?!
「需要我什麼?幫偉大的關檢察官跑腿買咖啡,讓他偉大的腦子清醒運作,幫助國家人民破案?」方梓璇終於忍不住回嘴了。
關棠騏眼裡浮現稀少笑意,深深看她一眼後,說:「看妳的資料,妳若想得出來為什麼,表示妳的腦子勉強有救,我請妳喝咖啡。」
方梓璇低頭翻資料,最後特別留意了加工成割腕自殺的死者資料,她反覆看了又看現場照片,美工刀在死者右手……
可是剛才命案現場美工刀在死者左手……方梓璇眼睛一亮,興奮地說:「我知道了,兇手認識這些人,他知道誰用左手、誰用右手!」
「妳的腦子確實勉強有救。」關棠騏笑了,繼續說:「前面四個案子透露的訊息並不多,除了S這個標記,吸毒過量、跳樓、燒炭、割腕,兇手巧妙安排四種不同加工自殺的方法。
「第一名死者確實有吸食、販賣海洛因前科,第二名死者曾因憂鬱症就醫,第三、第四名則無任何自殺動機,以現場跡象判斷前兩個案子,當時的兇手並不想被發現,他留下不明顯的S,純粹給自己留紀念。
「但第三、第四個就不一樣了,兇手留下明顯的S,不只是留紀念還希望被看見,顯然兇手心態轉變了,他殺人,並且希望別人知道他殺人。
「今天發現的死者,兇手不再花心思加工,他將殺人模式固定成割腕,一模一樣的傷口,與第四樁加工自殺案一樣,在床腳刻下S,唯一不同是美工刀擺放位置,兇手不是無意義的改變,他清楚知道死者使用左手,他認識死者,每一個都認識。
「當然,連續殺人犯也可能跟蹤死者多日,藉以瞭解死者生活習慣,尋找下手機會。但這個兇手顯然不是,他認識這些受害人。
「妳仔細看資料,每個意外或自殺現場,沒有打鬥、掙扎痕跡,顯然兇手被請進室內,在受害人毫無防備時下手,第三、第四位受害人身上都驗出了相同鎮定劑,是醫療用鎮定劑,一般人無法輕易取得,我相信陳義成的血液裡一定也有。」
關棠騏說得越多,方梓璇越清楚,這些看似沒有交集的案子,因為今天發現的死者,出現明確交集。
「所以我們只要找出這幾個人的共同朋友,就能鎖定兇手了,加上兇手職業必然與外科相關……」
「沒錯,但沒那麼簡單。從這幾個人的背景看,他們沒有明顯關聯,這幾名死者都是中輟生,一個小學沒畢業、兩個國中肄業、兩個高職肄業,他們跟家人的關係都不好,我問過死者家屬,家屬全不清楚死者交友情形,甚至不知死者彼此之間是否認識,但我認為這幾個人彼此一定認識。」
「這樣就不好查了。」
「確實不容易查。不過今天我們又多了一條線索,我有預感,這次一定會有收穫,今天很有得忙了,我們得多跑幾個地方。」
「你要去問之前四個死者家屬認不認識陳義成,是嗎?」
「是,問完,下午得跟法醫勘驗屍體,還有那三片光碟……」關棠騏眼神熠熠,懸宕許多年的幾樁案子,終於露出曙光,「總之,我們離兇手越來越近了。」
他打燈,緩緩將車停在轉角知名連鎖咖啡館前,說:「妳下去買兩杯咖啡。」他抽出皮夾,拿了張千元鈔塞進她手裡,「我請客。我要雙倍濃咖啡,加牛奶,不加糖。」
「出發前買的咖啡,你還沒喝……」方梓璇提醒他。
「難喝!根本像水一樣。」他不屑地瞪了眼置杯架裡的超商咖啡。
「像水還叫我買!」方梓璇不滿。
「那時沒選擇,現在剛好經過咖啡館,我沒必要屈就。而且,我答應請妳喝咖啡,慶祝一下妳腦袋勉強有救。」
「你嘴巴不毒很難過嗎?」
「妳今天吃了菠菜?」關棠騏取笑味濃厚,問道。
「什麼意思?」
「連這個都聽不懂,說我嘴巴毒?我嘴巴從來不毒,只說實話,妳的腦容量確實很小。大力水手在吃菠菜變身前,是膽小怕事的卜派,妳一直是卜派,今天比較不一樣,還嘴了兩次,我自然推論妳吃了菠菜。」他光明正大嘲笑她。
「大力水手?你是老頭子嗎?那是幾十年前的古董卡通,誰還看啊?!」
「果然吃了菠菜。」關棠騏哈哈笑,「我特別喜歡看古董片。快點下車,不要廢話,有很多事要做,我需要咖啡。」
方梓璇不甘不願下車了,腳沒落地,又聽見關棠騏壞壞的聲音—
「妳別又買焦糖瑪奇朵喝,糖傷腦子,妳的腦容量已經少得可憐了,再用糖摧殘下去……嘖嘖!」
「要你管!」方梓璇下車,腳步重重的,洩露她的怒氣。
「妳今天到底吃了多少菠菜?」關棠騏對著她背影問,毫不意外的沒得到任何回應。
方梓璇恨恨進咖啡館,當作沒聽到。
車內的關棠騏,耳邊一剎那閃過張東文問的那句「你似乎很愛捉弄她」)。
他唇角彎彎勾了笑,剛剛才發現,她圓圓臉頰被氣紅,加上眼睛因惱怒而發亮的樣子,很像他豢養的那隻肥胖傲驕的橘毛花貓,讓他忍不住想捉弄她。
沒想到還真被張東文說中了。人,總是當局者迷。
第二章
陳義成的死像一根細微的線,串起四件殺人案,燒炭身亡的死者王正揚的家屬指認出陳義成是其生前往來友人,跳樓身亡的張中博其家屬也認出陳義成,另兩名死者家屬則稱未曾見過陳義成。
關棠騏、方梓璇與法醫一起勘驗過死者後,趕回地檢署,期間沈少颺打來手機,表示三張錄製的光碟內容是死者陳義成與另外六名男子及一名戴著頭罩的女子,在不同時間的性交過程。
回到辦公室,沈少颺已經讓人把光碟片送到關棠騏辦公桌了。
關棠騏拿起牛皮紙袋,對方梓璇說:「一起把片子看完。」
關棠騏一併帶了藍色資料夾,進播放室後,他放了光碟片。
影片是近距離拍攝,畫面非常清楚,第一張光碟片,戴頭罩的女子顯然十分痛苦,不停掙扎,無奈敵不過七名年輕男子的力氣,被綁在桌子上,任由七名男子輪暴,因為黑色頭罩的關係,女子的臉完全看不到,但聽得見她嘴巴似乎被摀住,不斷發出嗚咽哭泣聲。
第二片光碟,一樣是一名戴著黑色頭罩女子與七名男子的性交過程,但光碟片裡的女子雖然同樣被綁在桌子上,卻絲毫沒有掙扎,其中一名男子蹲在她被綁縛而張開的腿間,為她口交……
關棠騏突然開口,並指著螢幕,「妳看她的腰往上挺,雙腳張得更開,很明顯……」他轉頭看方梓璇,本要繼續說,不料望見她雙頰紅得不可思議,一臉的尷尬,正不自在地盯著螢幕。
關棠騏停了一瞬,實在沒忍住逗弄她的念頭,話鋒一轉,「人有七情六慾很正常,妳到底尷尬什麼?別告訴我,妳活了二十五個年頭,還是個處女……」
方梓璇幾乎立刻轉過頭來,用一雙水亮得迫人的大眼瞪他,「我是不是處女關你什麼事!」
他打賭她是!
不知為何關棠騏覺得自己因那雙大眼心跳漏了一拍,那感覺很怪……
「是沒什麼關係。」他原要說些什麼,忽然意識到他們在密閉空間,孤男寡女的,他再怎麼不把她當女人看,也必須有個界線,於是他很罕見地控制住了毒舌。
沉默不語片刻,他將視線轉回螢幕,立刻回到工作狀態,「上一張光碟,她明顯是被這七個男人輪暴,這一張,場景、姿勢與上一張相同,但她是自願,甚至是享受的……為什麼?」
最後的為什麼,聲音很輕,比較像是自問。
方梓璇看著螢幕,喇叭不時傳來淫穢的語句。
「真淫蕩……欠操是不是?說話啊……」一個男人在她下體口交,其他男人圍著她,粗暴撫摸、拍打她身體。
方梓璇蹙眉聽著,沉思許久。
看完第二片,關棠騏又放第三片,女子依然戴著黑色頭罩,但與女子性交的男子只有三人,是前兩張裡七名男子的其中三個。
這次女子沒被綁在桌上,而是在床上與三名男子性交。
「這三個,一個是陳義成,另外兩人不知是誰,但……」關棠騏沒將話說完,他翻著藍色資料夾,「最早吸食海洛因過量身亡的許文正,死時二十四歲……」
關棠騏將第三片光碟拿出來,回放第一片,在錄到許文正時將畫面暫停,他拿著許文正二十四歲的照片,在螢幕前比對,說:「這時許文正年輕兩三歲左右……」
「她身材沒有後來兩片光碟豐滿,看起來像是十六七歲的少女。」方梓璇指著畫面裡戴頭罩的女子說。「你覺得光碟片裡的女人是同一個嗎?」
關棠騏看她一眼,說:「是同一個。」
他快轉畫面,轉到男人們解了綁縛,將女子雙腳抬高那幕,短暫一瞬,畫面拍到女子右腳底中心處有個明顯黑痣,關棠騏按了暫停,說:「這裡有個明顯的黑痣。」
他抽出光碟,重放第二片,同樣快轉到某個僅僅短短一瞬間的畫面,將之定格後,說:「一樣在腳心有黑痣。雖然在這張光碟,她變得比較豐腴,胸形發育得更豐滿,但肯定是同一個人。」
關棠騏又播放第三張,這張光碟很多回拍到女子腳底,很快就找到他要的畫面,「依然是同一個人。」
方梓璇沉默好久才說:「這幾樁殺人案,會不會是被害人對加害人的復仇?」
關棠騏深深看了方梓璇一眼,道:「很有可能。」
「兇手可能是光碟片裡的女人,但光憑腳底黑痣、大約年齡,我們要怎麼找?」
「先找出影片裡另外兩個男人,只要找出他們,就能找出她。」
方梓璇點點頭,沒說話。關棠騏退出光碟,不大的播放室安靜下來。
她想了想,開口說:「如果我是那個女孩,我也會想親手殺了他們……」第一片光碟給她的衝擊太大。
關棠騏胸口一窒,在北檢四年多,數不清經手多少大大小小刑事案件,慘絕人寰的案子也看了不少,他其實早已磨平了情緒,可是剛才方梓璇那句「如果我是那個女孩」,不知怎麼地撥亂他心緒。
他無法想像方梓璇是那個女孩,那句話非常刺耳……
「再好的理由,都不該殺人。」關棠騏忽略心裡怪異的感受,淡淡說。
「沒錯,但……」方梓璇歎口氣,「我剛才想到一部片《將軍的女兒》……」
「古董美國片?」關棠騏奉還她先前的嘲笑,「我看過,我的嗜好是看古董片。」
「光碟片裡的女孩讓我想到將軍的女兒,可是我不懂,她想殺那七個人,為什麼還要跟他們……」
「如果兇手確實是她,不難明白,她藉這個方式讓七個男人對她沒有防備,可以輕易下手……」
「可是……」方梓璇仍是覺得不可思議。
「性很微妙,人很可能憎恨對方,卻在跟對方性交時得到快感。可能她覺得既然已經被七個男人輪暴,做一次、兩次,甚至三次、四次,並沒多大差別,也許她被父權主義下的貞操觀念束縛,認為自己已經髒了,做幾次都是髒了,她只要能報仇就好。」
「我覺得她很可憐,也許……兇手不是她。」
「當然,兇手可能不是她。」關棠騏第一次試圖安慰人,感覺很奇怪。
方梓璇吐了口氣,「兇手不是她可能性很低,對不對?」
「沒找到明確證據前,我們不能認定她就是兇手。」關棠騏只能這麼說。
她覺得很難受,這時手機響了,她看來電顯示,是家裡的電話,她按靜音沒接,問關棠騏說:「關檢,快過年了,那個……我今年家裡有事,堂姊要結婚,表哥要訂婚,年假我想請到元宵過後。」
要是照關棠騏往常的個性,他最可能的回答是不准,不過一來過年他也有事要處理,二來這個案子帶給小菜鳥的衝擊大了些,離過年也沒幾天,鑑識報告、解剖報告大概要年後才能出來……關棠騏想了想,說:「這幾天把能結的案子結掉,我記得有六件不會起訴的案子,報告寫一寫,能完成就准妳假。」
方梓璇沒想到這麼容易,去年她只不過想多請一天,關棠騏隨口一句「案子堆積如山能放假嗎?」她只能摸摸鼻子,準時上工。
今年家裡一直要她請假到元宵後,她遲遲不敢開口,爸爸媽媽打來好幾通電話問,她都只能裝死,誰想得到,今年居然可以放,而且是放到元宵過後?
「高興到傻了?」關棠騏取笑她,「快點回家裡電話吧。」
「你怎麼知道是我家裡打來的?」
「妳看了來電顯示沒接電話,馬上說家裡有事,年假要多放幾天,很容易猜。」又是一副她腦容量很小的眼神與取笑人的笑臉。
方梓璇忍耐著,說,「沒其他事的話,我準備下班了。」
關棠騏看眼手錶,已經九點多了,今天忙了整天。
「我請妳吃晚餐吧。」
「不用,我會消化不良。」她連想都沒想就回答。
「我確定妳吃了很多菠菜。」關棠騏不以為意地笑了。
「哼!」方梓璇不理他,掉頭走出播放室。
關棠騏翻開資料夾,又研究了好一陣子,十點多才離開播放室,回辦公桌繼續忙其他案子,等他離開辦公室,已是深夜一點多。
他摸摸飢腸轆轆的肚子,不由得想起吃了菠菜的方梓璇,低聲笑起來。
「肚子好餓啊。」他低低自言自語,可惜小菜鳥早早下班回家,很可能已經睡了,不能讓她跑跑腿真可惜啊。
吃菠菜的小菜鳥挺可愛的,比起事事都好的溫順菜鳥,他比較喜歡吃菠菜這隻……
元宵這天,方家客廳有滿滿的人,大叔公、二嬸婆、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大伯父、大伯母、小舅舅、小舅媽、大阿姨、大姨丈,二姨、二姨丈、大堂姊、堂姊夫、二堂哥、二堂嫂、三堂弟、大表哥、大表嫂、二表哥、小表妹……加上她大哥、二哥、三哥、四哥,還有二哥、三哥的女朋友……數數三十多個人,在客廳裡或坐或站聊天說笑。
方梓璇在廚房幫媽媽切水果,方家大哥方梓炎也在旁邊幫忙,拿手術刀的方梓炎大方梓璇整整十歲,三十五歲的方梓炎高大挺拔,專注在工作上,沒女朋友的他,倒是十分關心妹妹的感情生活。
「交男朋友沒?」方梓炎邊切水果邊問,一大家子人,要切的水果份量多得嚇人,他剛切好一大盤蘋果泡過鹽水,正努力把那些蘋果整齊擺進盤子裡。
方梓璇走過來,拿了一塊蘋果,咬進嘴裡,「你沒交女朋友,卻先問我?沒搞錯吧?你三十五歲耶,在婚姻市場裡,你的賣相應該比我差吧,你不擔心,我擔心什麼。」
方梓炎停下刀子,好笑地看著一派天真的妹妹,語氣有點無奈地說:「有人說妳很天真嗎?男人只要口袋夠深,在婚姻市場的賣相就不會差,女人在婚姻市場卻會因為年齡降價求售。」
「嘖嘖……」方梓璇搖頭,「我以為大哥是個講求兩性平等的新好男人,家事能做、飯能煮,沒想到原來你思想古板。」
「什麼思想古板?妳是我妹妹,我才會擔心。我不古板,古板的是外面的其他男人。妳已經二十五歲了,連男朋友都沒交過,我真擔心……」
「難道你瞞著我偷偷交過女朋友?」方梓璇打斷他。
方梓炎楞了一下,說:「我沒瞞過妳,只是沒告訴妳。」
「吼!說,你交過幾個女朋友沒告訴我?」
「我擔心的是妳,妳不要岔開話題!」方梓炎頗為無奈。
「你才不要岔開話題呢,先說清楚,你到底交過幾個女朋友?怎麼都不帶回家?」她一直以為她的大哥沒談過戀愛,光忙工作就沒時間了。
「兩個。現在可以談妳了嗎?」方梓炎搖頭,將擺好的蘋果盤推到旁邊,打算繼續切下一盤。
「我沒有男朋友。」方梓璇調皮吐了吐舌頭,「我把蘋果端出去嘿。」端起蘋果,她一溜煙似地跑了。
方梓炎搖頭沒轍,繼續切水果。
方媽媽在一旁抿嘴偷笑,看女兒跑了,她才開口,「你應該擔心自己,小璇還年輕,現代人晚婚居多,她才二十五歲……」
「媽,妳別太偏心了,妳只擔心她結婚要擔起一個家會吃苦。但女孩子太晚結婚、生孩子,才是吃苦。趁年輕找好對象結婚、生孩子,以後會比較輕鬆。」
「那你怎麼不趕快娶個年輕的,趕快生孩子,都三十五歲了。」方媽媽笑問。
「等我找到能一起生活的對象,自然會結婚。」方梓炎說,「小璇不同,她二十五歲,一次戀愛也沒談過,妳不擔心她嗎?戀愛多談幾次,才知道什麼樣的人合適,什麼樣的人不合適……」
「你還是擔心自己吧。」方媽媽笑著說。
「媽!」方梓炎喊。
「好了、好了,你出去吃水果,剩下的我來切。」
「媽,我知道這麼大一家子,很多事妳一個人忙很辛苦……」
「我不辛苦,我喜歡照顧你們,但是我有時候會想,如果我年輕時晚幾年結婚,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了,我的人生是不是會更圓滿?我希望小璇能多過幾年自由生活。」
「媽……」方梓炎欲言又止。
「別說了,出去吃水果,難得家人都聚在一起,你堂妹、堂妹夫明天要出國度蜜月了,跟他們好好聊聊。」方媽媽拿走他手上的刀,將方梓炎趕出了廚房。
方梓炎莫可奈何,走出廚房,客廳裡滿是談笑聲,方梓炎笑著加入。
最近剛訂婚的楊祺晨,從盤子拿了兩片蘋果,一片給未婚妻,一片正打算塞自己嘴裡,卻想到了什麼,對正在啃蘋果的小表妹方梓璇說:「璇璇,今天剛好元宵節耶。」去年還是光棍一根的楊祺晨笑得志得意滿。
「元宵節怎麼了?」方梓璇邊咬蘋果邊問,方梓炎走來她旁邊,也拿了片蘋果。
「妳看看我,」楊祺晨摟一把身旁的未婚妻,「大前年元宵時嬸婆跟我說,跳菜股就會娶好某、偷老古就會得好某啊。」
方梓璇噴笑,也想起來大前年元宵,嬸婆確實說了,還說女孩子在元宵夜「偷挽蔥就會嫁好尫」、「偷挽菜就會嫁好婿」,要家裡沒嫁的、沒娶的都出門,男的就去跳菜圃裡的畦、偷別人牆頭的老石頭,女的就去偷拔菜、拔蔥,將來一定可以娶好某、嫁好尪。
當時她大笑抗議,說偷東西是違法的,她才不要偷拔菜、拔蔥,那晚大家說說笑笑鬧了很久,最後只有二表哥祺晨說要去跳菜股、偷老古。
「你真的去了?」方梓璇不敢相信,她以為二表哥只是說笑。
「去了啊,我還把老石頭壓在床底下。」楊祺晨得意洋洋,「很靈喔,你們也去試試看!璇璇都幾歲了,一個男朋友也沒交過,大表哥也是啊,條件這麼好,三十幾歲了還沒結婚!你們兩個一起去試試看啊!」
「聽我的沒錯,很準的……你們小孩子別不信,拔個蔥、拔個菜就能嫁一個好尫,多划算!旋璇二十五歲,年紀不小了,不用多,拔一些就好了……」嬸婆笑咪咪說。
「我知道哪裡有蔥跟菜可以偷拔,保證不會被抓,」阿姨開口了,「買下我們後山整片地的土財主啊,這幾年都是拜託我們隔壁香春姨整理那片地,還有那棟幾乎沒人來住過的大別墅。香春姨說別墅花園很大一片,請了專門的人種蔥啊、菜啊、花啊,全是有機的,收成的菜跟花每星期就送台北,有錢人怕死得很,香春姨說那裡的菜啊、蔥啊又肥又好,別墅常常是空著,平時沒人去那裡,你們要偷菜、偷蔥、跳菜股,去那裡最安全……」
「表哥該不會就是去那裡跳的吧?」方梓璇笑問。
「是啊、是啊。不過想偷老古,要走到後山荒廢的三合院屋子,三合院的牆頭才有老石頭可以偷。」楊祺晨說。
「我服了你!」方梓璇搖頭,繼續吃她的蘋果。
「唉,妳別不信,我起先也不信,可是妳看看我,現在訂婚了啊,下個月要結婚,說不定明年我就當爸爸,妳要當表姑了。」
「對啊,反正晚上閒著也沒事,妳去拔拔蔥、拔拔菜,當運動啊。」爺爺居然加入說服行列,「梓炎你陪妹妹去,也去跳一跳,沒損失,爺爺想活著看你們找到伴,我年紀大了,再活……」
「停!停停……呸呸,大過年的,爺爺在說什麼啊!」方梓璇打斷爺爺的話,她天不怕地不怕,死皮賴臉裝白目,就是沒辦法聽長輩把死不死的掛在嘴邊。
「唉呀,爺爺講真話啊,我七十好幾了……」方爺爺重重歎了一口氣。
「我跟妳爺爺棺材進一半了,最擔心的就是你們兩個,一個沒女朋友、一個沒男朋友,幾歲了啊,奶奶跟爺爺像你們這麼大時,孩子已經在上學了……」一旁方奶奶加入戰局,老人家畢竟鹽吃得比年輕人的飯還多,十分精明,知道孫子孫女心軟,加把勁地催促。
「拜託啦,饒了我跟哥……」方梓璇求饒,可看看偌大的客廳裡,她赫然發現大家目光炯炯全盯著她跟大哥這個黃金單身漢,接著醒悟他們倆確實是家族裡僅剩的剩女與光棍。
她求救似地看了看大哥,沒想到他只是無奈聳聳肩,說:「我可以陪妳去偷拔菜、偷拔蔥,如果妳想去的話。」
「啊?」她差點要哀號出聲,如今全家唯一不會逼她的可愛娘親在廚房切水果,面對這麼多虎視眈眈的眼神,她快招架不住……
「你願意去跳菜圃?偷老石頭?」方梓璇不敢相信。
方梓炎再度聳了聳肩,不是十分在乎地說:「如果這是把妳『銷』出去的辦法,我願意陪妳去做做傻事。」他低低在方梓璇耳朵邊說:「妳已經二十五歲了,我很擔心,再拖下去不是辦法。」
方梓璇瞪著大哥,「偷蔥、偷菜難道就是好辦法?」
「至少有成功例子,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方梓炎笑著說。
「去吧、去吧,既然妳大哥肯陪妳去,你們一塊兒去正好有伴。」爺爺說。
「爺爺奶奶沒其他心願,我們年紀這麼大了,就只想看你們一個個幸福……」
「好、好,我去,可以了吧。」方梓璇受不了老人家的哀兵政策,站起來。
方媽媽這會兒從廚房端出另一大盤水果,聽見方梓璇的話,問:「妳要去哪裡?」
「去偷拔菜、偷拔蔥,大哥要去跳菜圃、偷老石頭。說走就走,你們等我嘿,一個都別走,等我拔菜拔蔥回來明天加菜!」
方梓璇往外走了,方梓炎火速拿了車鑰匙,跟在妹妹後面出門,笑聲、口哨聲,甚至有掌聲,此起彼落地響了好一陣子。
花園別墅圍牆不高,也沒防禦措施,方梓璇隨便一使勁撐起自己身體,輕巧一躍,翻過圍牆。
載她過來的方梓炎先去後山荒廢的三合院老屋了,說好偷完老石頭過來找她。
她站在一整片大菜圃前,雙手環抱在胸前,自言自語起來,「有錢人就是奢侈啊,有機菜園……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跑來偷拔菜跟蔥?!這麼荒唐的事,我竟然做了!」
天上高高掛著一輪皎潔明月,檸檬黃的淡淡月光,將她的身影照得更為修長。
「有機是吧!既然要偷,就偷多一點好了,明天加菜!」
她跑到種蔥的菜圃邊,毫不客氣拔了一大把青蔥,又跑到種菠菜的菜圃邊蹲下,耳邊莫名響起關棠騏那把好聽卻滿是嘲笑味的聲音—
「)我確定妳吃了很多菠菜!」
方梓璇右手抓著蔥,看著一整片茂盛的菠菜,「我就偷摘菠菜了!我要吃很多很多菠菜,當個力大無窮的大力水手,臭關棠騏!」
她完全不手軟,拔了超大一把菠菜,正當她心滿意足,右手一把蔥,左手一把菜,準備站起來時,隱隱約約地,她彷彿聽見一道悲傷的男低音,模糊地說—
「我好想妳……好想妳……好想妳……」
那聲音逐漸低緩,消逝,她回頭,想找聲音來處,突然一陣清風拂面,強烈暈眩襲來,下一瞬,她失去意識,整個人倒在菜圃旁,手裡的蔥與菠菜,散落一地……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5)

宜靜2017/12/17 22:01:12

職業設定很少見,工作及場景的描寫很專業及寫實~
很喜歡看現世的兩人鬥嘴,男主的毒舌及女主的反擊,一來一往很逗趣!
非常好奇兩人前世是什麼關係,是否未圓滿才在今世再續呢?

trre7841 2017/12/15 22:10:35

看完 很感動啊 有些人事物 在過去曾經遇到過 但是到了再遇到時 卻有著不同的感觸

原來前世就是 相識的兩人 在未來又遇見嘞

Sandy2017/12/14 19:22:23

回到古代後變成了不倫戀~
幸好現代給了美好的結局!

賤兔2017/12/12 00:02:32

好看又好笑

乙㚬2017/12/11 21:52:39

再回來看我才想起來,我當時也想看方梓炎的故事呀!!
1
跳到

本館新品上架

  • 1.《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

    《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
  • 2.《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 3.《餘生想見你》

    《餘生想見你》
  • 4.《我的隱婚日常》+《原來愛情在微痛》

    《我的隱婚日常》+《原來愛情在微痛》
  • 5.《原來愛情在微痛》

    《原來愛情在微痛》
  • 6.《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 7.《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我的世界很慢,你來得正好》
  • 8.《戀愛是最好的復仇》

    《戀愛是最好的復仇》
  • 9.《回到十九歲》

    《回到十九歲》
  • 10.《誰說我們要分手?》

    《誰說我們要分手?》

本館暢銷榜

  • 1.《出包靈媒妻》

    《出包靈媒妻》
  • 2.《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 3.《餘生想見你》

    《餘生想見你》
  • 4.《嗨,樓下的壞醫生》+《芳鄰暗藏小心思》

    《嗨,樓下的壞醫生》+《芳鄰暗藏小心思》
  • 5.緣來是冤家之《上輩子他是我主子》

    緣來是冤家之《上輩子他是我主子》
  • 6.聖誕夜的交換人生Ⅱ之《書蟲鎮豪門》

    聖誕夜的交換人生Ⅱ之《書蟲鎮豪門》
  • 7.吾家奇內助之《鑒寶財妻》

    吾家奇內助之《鑒寶財妻》
  • 8.聖誕夜的交換人生之《手持鍋鏟嫁龍門》

    聖誕夜的交換人生之《手持鍋鏟嫁龍門》
  • 9.聖誕夜的交換人生之《撞個腦袋嫁醫生》

    聖誕夜的交換人生之《撞個腦袋嫁醫生》
  • 10.跨越時空的情書之《前妻辭職信》

    跨越時空的情書之《前妻辭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