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光之城009

少爺與獵人之《純血的誘惑》

  • 作者千舞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09/11/01
  • 瀏覽人次:5782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試 閱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吸血鬼獵人.腹黑攻VS.傲嬌受】
 血腥的氣味,沒有人形的影子,被殘忍虐殺的孩童屍體,
 當黑夜來臨,有什麼祕密正在這家異常和平的孤兒院中上演?


噢,別鬧了,上帝!
他竟然得和這個無賴一起出征討伐吸血鬼?!


古老的嗜血種族破壞了人類的生存秩序,
傳說中的吸血鬼獵人浮德,
以及他那任性的少爺助手,
即將邁上獵殺吸血鬼之路⋯⋯呃,其實是⋯⋯
獵殺為輔、互殺時間為主的
○○╳╳小花之路──

首先為了調查案件,他和他,必須假扮同性情侶檔,
以領養孤兒的名義偷偷潛入⋯⋯

「為什麼只有一張床?」
『很簡單,因為我們現在是那種關係⋯⋯』浮德的眼神變得深情款款。
「誰跟你⋯⋯」誰跟你是那種關係啊!「我要睡床上!」
『那就上來啊,走了一整天應該很累了吧!』
「我不喜歡和男人一起睡!」
『有什麼關係,我不介意,還是說⋯⋯睡在我旁邊,你會有反應?』
「反、應?」瑞格斯氣得臉都紅了,「怎麼可能!!」
『那不就好了,親愛的,過來吧!』
「不要叫得那麼親熱!」
千舞
好吃懶做的人,另外喜歡睡、購物和寫文,
希望生活之神別給我磨難,小磨難也不要……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賽文將早點放在托盤上端出來,並且在杯子裏倒上剛榨好的柳橙汁,加了幾塊冰和一點威士忌。
他把報紙熨好並和娛樂雜誌一起放在桌子的另一邊,正準備上樓,一個女傭突然走進來說:「抱歉,賽文先生,剛才史蒂芬先生打電話來,說他大概十點的時候會到,有可能會在這裏吃午餐……您要親自下廚嗎?」
「不,今天就交給廚師吧。」賽文想了一會,「史蒂芬先生有說來這裏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賽文先生。」女傭回答,「不過他也許會提早來,他已經有好些時間沒來了。」
「我知道了。」賽文點點頭,「妳去忙吧,叫廚師今天做西班牙料理,史蒂芬先生喜歡這個。」
「好的,賽文先生。」女傭笑了一下,轉身離開。
賽文歎了口氣,這個家的主人其實並不歡迎即將來訪的人,樓上的那個人聽到這個消息,恐怕心情會糟糕一整天。
他慢慢走上樓梯,想像著那個人聽到這個消息會有什麼反應。
踏上二樓繼續邁步,在第二間房門口停住,伸手在旁邊的指紋辨識器上按了一下,門便輕輕的打開了。
毫無疑問,那個人正在柔軟的床上睡著。房間裏的落地窗簾全部拉上,空調溫度開得很低,柔軟的白色地毯上扔著幾件價值不菲的衣服。房間中央擺了張古色古香的大床,周圍垂著華麗的床幔。
賽文一邊撿起地上的衣服,把它們扔在旁邊的籃子裏,一邊靠近那張床。
伸手將床幔紮起,床上的人裹著被子,正在熟睡。他昨天很晚回來,不過不管他多晚回來,都會洗好澡才上床,並且從來不將女人帶回家。
「瑞格斯,該起來了。」賽文柔聲說,將空調關掉。
床上的人沒有反應,賽文輕輕的推了推他,「瑞格斯少爺,你最好快點起來。」
床上的人動了一下,發出悶悶的聲音,「賽文,我昨天回來得很晚……」
「我知道,少爺,凌晨兩點三十七分。」賽文柔聲說,「不過你最好起來吃早餐,史蒂芬先生馬上就要來了。」
「史蒂芬……」床上的人喃喃的重複,隨即睜開一雙藍色的眼睛瞪著他,「史蒂芬?威廉.史蒂芬」
望著他憤怒的眼神,賽文無奈的點點頭。
「這是我這個月聽到最不幸的消息了。」瑞格斯.史蒂芬憂鬱的說,並且迅速坐起身,「賽文,給我一件衣服,襯衫,對了!他喜歡我穿白襯衫。」
賽文轉身從衣櫥裏拿出一件Armani的白襯衫遞給他,雖然瑞格斯有一間十坪大的穿衣間,但是他還是喜歡在自己的臥室裏放上幾件衣服。
賽文安靜的看著正慌忙套上襯衫的人。自從主人過世以後,這個家都是自己在管理,因為這個少爺根本不管事,對他來說,生活無非就是享受,他是個名副其實的紈 子弟。
瑞格斯是個美國公民,不缺錢也不缺感情,父母給他留下了一大筆遺產,足夠他揮霍幾輩子。
他只有二十五歲,柔軟的金色短髮,白皙的皮膚在白色襯衫襯托下顯得細緻而美麗,頸部的優雅曲線一直延伸到衣服以下。他很英俊,甚至美麗,也有非常完美的氣質和教養,但是無可避免的,像他這樣的富家子弟在私生活方面,都有點……不檢點。
「他有說幾點來嗎?」瑞格斯問,從床上下來,睡意因為訪客即將到來的消息完全消失。
「十點,少爺。」賽文走過去,為瑞格斯扣上釦子—他通常只扣一個釦子,其餘的賽文會替他解決,「你還來得及準備。」
白色襯衫下的皮膚上還留著昨晚情愛的痕跡,賽文想,也許是哪個女明星或者模特兒留下的吧,這個少爺總喜歡在那些女人中打轉。
「好了,少爺。」賽文的手離開他的身體,向後退了一步。
「噢。」瑞格斯應了一聲,朝賽文露出一個笑容,「不要告訴他我昨晚很晚回來,他會把我拆了的。」
「是的,少爺。」賽文輕輕的笑了笑。
「我以為他已經忘記我了。」瑞格斯沮喪的說,「可是他又殺回來,上帝就不能讓他安分一點嗎?」
賽文又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吃過早餐以後,瑞格斯坐在沙發上看報紙,陽光從落地窗灑進大廳,賽文不知道忙什麼去了,女傭正在整理餐桌。
他翻過政治經濟版,稍微看了一眼體育版,然後翻到了娛樂版,瀏覽著一個個標題。他現在還沒有結婚的打算,說不定會過這樣的生活到四十歲,或者更老,反正美麗的邂逅或者激烈的一夜情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他不討厭這樣的生活,甚至相當習慣。
忽然一陣刺耳的煞車聲從窗外傳來,讓原本放鬆的瑞格斯一下子緊張了起來。除了那個威廉,誰還能在他家這麼囂張?
瑞格斯的家裏雖然有一個不小的車庫,不過他不認為威廉會乖乖從車庫走過來—畢竟上一次,他可是將直升機開到他家,然後鎮定的從上面跳下來。
事先知道威廉要來,瑞格斯家的大門一定是虛掩著,雖然他不會用腳踹門,但是瑞格斯總覺得世界上似乎沒有什麼能阻止他前進,好比當他推不開一扇門的時候,也許會拔出槍來把鎖打壞,然後再姿態優雅的推開門。
「賽文。」瑞格斯緊張的站起來,叫著管家的名字,卻得不到回應。
「噢,你的管家不在嗎?」門被輕輕推開,傳來十分輕柔甚至溫和的聲音,但是對瑞格斯來說,這卻足以讓他冒冷汗。
「我想……他大概有些事情要做吧。」瑞格斯連忙說。紐約的夏季陽光從被推開的大門照進來,他看到一個具有紳士氣質的男人站在門口。
男人看起來大概有三十多歲,金色的短髮被仔細的梳好,藍色的眼睛清澈而溫和,大部分的人都會忽略那溫和背後的危險。他穿著義大利的手工製西服,柔軟舒適的小牛皮皮鞋,無名指上戴著線條簡潔的結婚戒指,正溫和的看著瑞格斯。
瑞格斯被他看得冷汗直流,迅速掃了客廳一眼,發現賽文真的不在,只好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露出僵硬的笑容,「噢,威廉舅舅,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威廉.史蒂芬輕聲說,然後慢慢走進家裏,「我以為你會睡到中午或下午,所以事先打了個電話過來……希望沒有打擾到你休息。」
「當然不!」瑞格斯立即回答,「事實上我很早就起來了,吃了早餐以後賽文才告訴我您要來,我正在等您呢。」
威廉笑了笑,坐在沙發上,「看來你進步許多了,我沒想到你昨晚兩點多才回來,還能那麼早起。」
「噢……」瑞格斯心虛的應了一聲,「我習慣晚睡早起。」
「不說這個了,」威廉斂起有些嘲諷的笑,「我這次來找你,是想替你找份工作。」
「啊?」瑞格斯吞了一口口水,以為自己聽錯了,小心翼翼的再次確認,「您剛才說什麼?我好像沒有聽清楚。」
「我說,你需要一份工作,」威廉冷靜重複,眼眸瞬間變得深邃。「而且,我也要培養一個接班人。」
我不需要工作,也不想做你的接班人!瑞格斯在心裏大吼,但是在威廉面前,他永遠是弱勢的一方。
於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開口,「可是威廉舅舅……你看,我該做什麼工作好呢?我的錢還夠花,也不適合政治人物的生活,又討厭被那些媒體採訪,他們在我父親死掉的那段時間吵翻了天,差點把我們家屋頂掀了……」
「我不習慣商量這種問題。」威廉挑了挑眉,「你是在挑戰我的耐心嗎?」
瑞格斯閉了嘴,委屈的看著他,小聲說:「舅舅,您應該準備結婚、生孩子了,而不是戴著結婚戒指偽裝已婚,跟我討論繼承人的問題。」
「我暫時還沒有這個打算,繼承人的問題可以再商量,」威廉停頓了一下,又開口,「但是你必須工作。」
「可是為什麼……」瑞格斯的音量減弱了幾分。
威廉冷冷看了他一眼,「我有權力沒收你全部財產,你最好乖乖聽我的話。」他的聲音很輕柔,就像個優雅的紳士,但是在瑞格斯耳裏彷彿惡魔的宣判。
他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他知道舅舅就是這樣的個性,喜歡別人對他妥協,而且永遠不會放低姿態去配合別人,除了一個人之外。
「午餐準備好了,史蒂芬先生,現在就用餐嗎?」賽文從大廳另一側走過來,對威廉鞠了一個躬,表示歡迎。
「好久不見了,賽文。」威廉禮貌性的打了招呼,「你看起來還是老樣子。」
賽文只是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沒說什麼。
「那麼用餐去吧,早上遇上些事情,我連早飯也沒吃。」威廉從沙發上站起來,「我可真有點餓了。」說著,沒理瑞格斯,逕自朝餐廳走去。
賽文也跟了上去。沒想到這個家的主人居然要去工作了?聽起來真有些不可思議。
整頓午餐一點說話的聲音也沒有,氣氛很僵,只要是威廉在的地方,氣氛永遠不會好起來。瑞格斯看著杯子裏的葡萄酒想。
等到他們用完餐,威廉告訴瑞格斯,「我說的事情你好好考慮一下,過幾天就可以去上班了。當然,如果你想放棄這筆巨大的遺產的話,我也沒什麼意見。」沒再給他說話的機會,他馬上離開了。
「他瘋了嗎?為什麼要我去工作」瑞格斯大吼,當然是在威廉離開以後,「天啊,所有美國人民都被他的外表欺騙了!這樣的人怎麼會獲得大眾的喜愛?」
「雖然我不認為他的做法有什麼錯誤,」賽文在旁邊輕聲說,「但是這次他的決心看起來有些……」
「一定是和他的情人吵架了!」瑞格斯靠在沙發上,像一隻軟體動物一樣,面對威廉總是讓他精神緊張,「希望他們趕快和好,這樣我就不用去工作了。」
賽文安靜的站在他身後,聽著他嘮叨。他的耐性一向很好,好到自己都佩服。
「啊!對了,賽文,」瑞格斯忽然轉過身看著他,「你來我家多少年了?」
「二十年了,少爺。」他輕聲答。
「噢……」瑞格斯點了點頭,然後輕鬆的一笑,「不知道你年紀的人,還以為你只有三十歲呢!」
「是嗎?」他溫和的笑了笑。
「嗯……上次我出門的時候,溫蒂正好看到你,說你很英俊。」瑞格斯說著,把頭仰起來,往上看到賽文俊美的臉,「我都從一個孩子長成成人了,但是你好像一直都沒變。」
賽文臉上依舊是不變的微笑,「很多人都這麼說過。」
「真好!」伸了個懶腰,瑞格斯站起來,「我要回房間繼續睡了,如果有電話就要他們下午三點以後打來。」他把手機扔給賽文。
「好的,少爺。」接住手機,賽文柔聲應道。

不過,看來威廉和他的情人並沒有和好,因為瑞格斯在三天之後收到了聘書。
賽文接過聘書看了一眼,還給了一臉哀怨的瑞格斯,「我以為他會把你弄到FBI,那裏晉升比較快。」
「相對來說也很危險。」瑞格斯歎了一口氣,將聘書摺好,「我也沒想到,竟然會是國土安全部。」
「據說特勤處也是隸屬於國土安全部的。」賽文隨口說了一句。
瑞格斯不滿的說:「你希望我去那裏嗎?幸好我只是去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總署,上帝保佑,那裏可是個清閒的地方。」
「而且只是管理資料的工作。」賽文笑了笑,「聽起來似乎不錯。」
「可我就是不喜歡工作。」瑞格斯轉身坐在沙發上,習慣性的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正好在播放午間新聞,電視螢幕裏,威廉被一群記者圍著提問,他露出優雅而溫和的笑容,平靜回答他們關於政治腐敗或者官員行賄的事情,當然這些問題不該由他這個國防部長來回答,但那些記者總是隨自己的意思提問,而不考慮別人願不願意回答。
威廉所展現出來的風度相當受到媒體歡迎,他向來就是個表裏不一的人,瑞格斯看著螢幕想他希望一輩子不被這樣的人纏上,可是事實上,他卻是與自己血緣最親的人。
瑞格斯出生在一個非常富裕的家庭,確切的說,是瑞格斯的母親來自一個歷史非常古老而尊貴的家族,在美國這樣的家族顯得更加稀有和珍貴。這個家族的歷史悠久、富裕,而且社會地位崇高。
他的母親在這樣的家族中成長,原本應該嫁給一個有同樣地位的男人,可是她卻選擇了瑞格斯的父親,然而問她對方有什麼優點能讓她如此執著,她的回答竟是—大概只有外表讓我著迷而已。因為她的固執,她被趕出了家門,在她結婚的時候,女方來參加婚禮的只有威廉,他帶來了她該得的那份財產。
瑞格斯對於母親的評價只有能幹。她用錢創造了錢,是個了不起的女人,但是她在他小時候就生病去世了,留下的財產,足夠他們父子過好幾輩子優渥的生活。
瑞格斯將電視關掉,靠在沙發上,輕輕的閉上眼睛,然後聽到賽文柔和的聲音,「你睏了嗎?」
「有一點。」他輕輕說,沉默了一會又說:「我不想工作……我不喜歡那麼規律的生活方式。」
「這聽起來像個藉口。」賽文柔聲回應,轉頭看向窗外。
最近紐約夏季的溫度越來越高,氣候因為污染而變得怪異,去年一月的時候居然還有22°C。紐約就是這樣一個奇怪的城市。
第二章
美國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總署的任務是指導防災、救災,它的前身是一個獨立的政府機構,2003年3月成為美國國土安全部的直屬部門。
顯然安全部的部長和威廉交情不淺,居然會讓瑞格斯這種人任職於重要的政府部門。不過他負責的工作很輕鬆,只是將各部門和各州送來的資料放到相應的地方而已。
這裏的資料庫很龐大,大多都是文字稿,有些甚至還是手稿。資料大部分是一些恐怖活動或者自然災害的報導,送來之後馬上就會有人將它們再送到相關部門去解決。
因為工作非常枯燥,所以瑞格斯沒事就會打電話回家。
「喂,賽文,你在做什麼?」
電話那一頭傳來賽文輕柔的聲音,「我在看書,少爺。」
「你在看什麼書呢?」接著他思索了一下,「賽文,我覺得你應該看普通一點的書,或者乾脆去談場戀愛。」
「戀愛?」電話裏傳來輕輕的驚訝聲。
「是的,戀愛。」瑞格斯立刻說,「賽文,你不想談戀愛嗎?我幫你介紹一些漂亮的女孩子怎麼樣?等我下班,我們一起……」
「少爺。」電話另一頭的人發出無奈的聲音,「我暫時還沒有談戀愛的打算。你晚上會回來吃飯嗎?」
「會,」瑞格斯說,「下班後我就會回去……今天吃什麼?」
資料室裏很安靜,四周都是高大的鐵櫃,上層的櫃子裏豎著厚厚的不知名文件,下面的抽屜也全放滿文件。這些文件極其重要,要不然也不會出現在安全部。一個個櫃子安靜的矗立著,像一座座墓碑,日光燈雖然明亮,卻照不到櫃子與櫃子之間的黑暗角落。瑞格斯到這裏來的頭幾天,還興致勃勃的找一些資料來看,可是只看了幾份,就再也不想看了。
翻閱著那些關於謀殺和陰謀的資料,他似乎可以聞到上面的血腥味,如果不找人講講話,這個地方也許真會讓人發瘋的。
可是這裏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所以瑞格斯只好不停打電話給賽文。
幸好賽文很有耐心,瑞格斯已經換了一個手機電池,正繼續跟他通話中。
瑞格斯忽然覺得自己跟賽文的話題多了起來,基本上都圍繞著他的戀愛。雖然沒有派人調查過,但是他知道賽文一年的收入挺高,外表也很英俊,為什麼不去好好談場戀愛呢?他明明有吸引女人的一切條件。
「請問……」
以往這個時間根本不會有人過來領資料,而且瑞格斯壓根沒聽到有人推門進來,所以他自動忽略了那個聲音。
直到有人拿走了他手裏的手機。
視線隨著手機的移動落在來人身上,他不禁皺起眉,看著這個沒禮貌的男人。
「嘿,你不需要這麼做!」瑞格斯瞪著他,「你應該出聲提醒我。」
「我有。」男人輕聲說,然後拿起他的手機,對電話另一頭的賽文說:「抱歉,他要開始工作了。」接著按了切話鍵,將它遞給瑞格斯。
真是沒禮貌的傢伙!瑞格斯在心裏下了結論,冷冷的說:「你要拿什麼檔案?」
「23號櫃新到的文件。」
瑞格斯從電腦上查了一下,然後好奇的抬起頭,「先生,這個檔案需要部長的簽名。」
那個男人皺了皺眉頭,「我從內華達州直接過來這裏,我需要這份檔案,馬上。」他強調。
「抱歉,先生。」瑞格斯的語氣像所有的政府官員一樣事不關己,「沒有部長的簽名,我不能把文件給你,23號櫃裏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文件。」
「可是我馬上要。」男人強硬的說。
瑞格斯抬頭看了他一眼,「我們得按流程辦事,如果你願意,我的手機可以借給你,打個電話給部長—沒有簽名的話,他親自過來調檔案也可以。」
男人冷冷的看了他幾秒鐘,拿出自己的手機。
很久之後,瑞格斯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景總會冒冷汗,覺得自己做了這一輩子最勇敢的事情。
男人在手機裏找了很久後,終於開始打電話。令瑞格斯意外的是,才過三分鐘,門口的讀卡器就發出聲音,部長隨即氣喘吁吁的走了進來。
「天……天啊!瑞格斯,」部長看起來有些缺乏運動,「看在上帝的份上,快把文件給他。」
瑞格斯呆了呆,然後才慢慢的走向櫃子。
房間裏很安靜,除了部長發出的喘氣聲外沒有其他聲音。他打開櫃子,將那疊厚厚的檔案拿出來。他的動作有些緩慢,並不在乎是不是會因此得罪安全部部長,因為如果部長生氣將他辭退,那麼他反而會由衷感謝他,可是部長和威廉的交情顯然非常好,完全沒有要罵他的意思。
將檔案遞給男人的同時,瑞格斯也打量了一下對方,他的身材修長勻稱,黑色的短髮,劉海幾乎遮住眼睛。紐約的紫外線很強,這個男人穿著黑色襯衫,皮膚卻顯得異常白皙,似乎很久沒照過陽光一樣。
撇去這些不說,由外表看來,他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應該很受女人喜歡,雖然他看起來不那麼隨和。
最吸引他注意的,是男人黑色的眼睛,如此幽深,彷彿折射不出任何光線,也拒絕光線進入一樣。
男人拿了文件轉身就離開了,也沒有理會部長。
「他是誰?」瑞格斯好奇的問,「他看起來不太像美國人,而且,他好像有些自閉。」
「他是政府高層官員。」部長沒好氣的回答,「記住,下次不用跟他要什麼簽名了,他可以隨時進來拿走任何檔案,不用任何手續,明白了嗎?」
「隨時嗎?」瑞格斯不死心的再次確認。
「是的。」部長認真的說,「如果你真的需要簽名,我可以預先簽一百張給你。」
瑞格斯只得乖乖閉嘴。
見他沒再應聲,部長轉身就走,房間又恢復了平靜,可是空氣中還留著和那個男人一樣的嚴肅氣息。
瑞格斯伸了個懶腰,繼續剛才被中斷的事。
「噢,賽文……我們剛才說到哪裏了?是的、是的,剛才來了個討厭的男人……」

誰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有錢人家的少爺會去政府單位工作,而且是職位這麼低又無聊的工作。
瑞格斯手裏拿著檔案,一份份將它們放進對應的櫃子裏。有些檔案放了一個月也不會有人來取,有一些則是剛送來,就有人馬上拿走。
真是無聊啊,瑞格斯每天都這麼想,但即使無聊,即使不想做這個工作,他也不敢跟威廉提出「讓我回家吧」,或者「我覺得你比我更適合這裏的工作」之類的話題。
就像有些人天生會害怕一些東西,而瑞格斯正好天生怕他舅舅。
也不知道為什麼,舅舅居然關心起繼承人的問題,如果他夠聰明的話,不會看不出來自己根本就不適合當繼承人。瑞格斯一邊想著,一邊拿起一份文件看了一下,是23號櫃子的文件。
這裏大部分的檔案他都可以看,但是23號櫃子的檔案每次送來都已經被火漆封好無法拆開。
他把檔案放進櫃子,轉身想走開,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又停住了。他重新把檔案拿出來,仔細看了看。火漆在古代很平常,不過用在二十一世紀的政府部門就有點奇怪了。安全部的保密檔案怎麼會用這麼古老的方法封起來呢?
掂了掂檔案的重量,裏面裝的東西不多,應該都是紙,也許還有一些照片。他看向火漆上奇怪的印章,那是一個複雜的圖案,由一堆線條交織而成,以至於看起來莫名的詭異,它不像一些家族的印章一樣容易辨認,也不像一般私人用章那麼簡潔。
瑞格斯曾經有段時間十分喜歡古代印章,在一次拍賣會上,買到了英國一個古老貴族家庭的印章,那枚印章最後轉送給賽文,因為沒過多久他就喜歡上新的玩意了。
不過他還記得那枚印章的樣子,古老而華麗,美麗的線條就像那個家族古老的歷史般複雜蜿蜒,這份檔案上的印章也給他一樣的感覺。
瑞格斯將檔案舉起來,對著日光燈看,可是只能看到裏面的檔案形狀,完全看不見別的東西。
「看起來我來的正是時候。」
突如其來的說話聲讓他嚇了一跳,轉頭便看到上次來拿文件的男人,他安靜的站在旁邊看著他,穿著黑色的恤和黑色牛仔褲。
男人又開口,「我想你大概是準備把文件交給我吧。」然後朝他伸出手。
瑞格斯打賭他沒聽到讀卡器響的聲音,也沒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可是男人卻站在自己面前,好像他本來就在那裏一樣,漂亮的黑眼珠望著他,等他把文件遞過去。
他看起來有良好的教養,沒有因為自己試圖偷看他的檔案而表現出不愉快。也許他不是一個健談幽默的人,但絕對是個安靜的人,散發出來的氣質有點類似英國傳統的紳士。
瑞格斯拿著檔案走到男人面前,男人比他高上一個頭,接過那份文件說了聲「謝謝」。
「那裏面是什麼?」瑞格斯好奇的問。
如果他是個合格的政府工作人員,絕對不會這麼問,但他顯然沒有這方面的自覺,這份工作對他來說無關緊要,甚至希望馬上失去。
男人看了他一眼,「我也不知道裏面是什麼,我還沒打開呢。」
「你可以現在打開。」瑞格斯慫恿著,其實,他並不是一個好奇的人,也不太會對別人的隱私產生興趣,可這回好奇心來得有些讓他控制不住。
男人笑了笑,坐到旁邊的椅子上,「如果你願意幫我倒一杯咖啡的話。」
瑞格斯看了他一眼,「我這裏沒有咖啡,我不喜歡即溶咖啡。」
「那麼,請給我一杯水。」男人毫不介意的說。
瑞格斯轉身倒了一杯水,然後湊到他身邊,看男人把檔案拆開。和男人白皙修長的手指比起來,那紅色的火漆顯得更加鮮豔。男人並沒有用拆信刀,而是直接撕開檔案封口,將文件拿了出來。
裏面是一份整齊的文件和一疊照片。
男人先拿起照片端詳,瑞格斯也站在他身後跟著看。那是一組兇殺現場的照片,似乎是一場大規模的械鬥,由照片上看不出來發生地點,顯然這是案發後的現場,因為站著的全是員警,而躺著的全是屍體。
另外幾張是屍體傷口的特寫,大多是切創傷。接著,男人又拿起文件來看,然後轉頭問瑞格斯,「你知道布萊頓海灘街在哪裏嗎?」
「就在本森赫東南方,是個俄羅斯社區,挺熱鬧的。」瑞格斯很快反應,「你不是紐約人嗎?」
「謝謝,我是英國人。」男人輕聲說,然後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站了起來,「我先告辭了,祝您下午過得愉快。」
瑞格斯乾笑了幾聲回應。這次他看到男人拿出卡,然後讀卡器也有發出聲音,男人推開門走了出去。
他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一旁玻璃杯中的水,在日光燈下顯現出蒼白的反光。
那個男人很奇怪,看起來溫和有教養,但卻給人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他很年輕,大概大不了自己幾歲,如果在他這個年紀就有這麼高雅的氣質,那表示這個人來自一個高貴的家庭。
不過,像國土安全部這樣的部門很少會用外國人,那男人像是負責刑事案件的,不知道是FBI探員還是安全部特勤處的?一般的員警是不會到這裏來的。
不多想了,他起身,將剩下的檔案繼續放進櫃子裏。這時候,門口突然發出聲音,有人推門進來。
瑞格斯側過身,發現部長居然又到這裏來,不禁驚訝的看著他。
部長是個高大的美國人,看起來精明幹練,除了那一次要簽名的時候。像他這樣高階的政府官員,都很注重儀態,基本上不太會有肥胖過度之類的症狀。
「嗨,瑞格斯。」部長要他走近,「我有點事情要和你說。」
瑞格斯在母親和父親的葬禮上都見過他,不是很熟,不過他跟威廉卻是很好的朋友和政治夥伴。
「請說吧。」瑞格斯走近了些。
「你覺得現在這份工作怎麼樣?」部長看著他,瑞格斯不太確定他眼神裏的是不是類似長輩的關懷。
「工作嗎?有些無聊。」他說,心想最好把我開除。
部長笑了笑。
雖然他被媒體評為政府的形象大使,並且有許多民眾說他有慈悲的笑容,可瑞格斯這會卻覺得有些可怕。
點點頭,部長又開口,「我也覺得這裏的工作不太適合你,所以想調你去別的部門。」
「……是嗎?」瑞格斯疑惑的看著他。
「沒錯,」他愉快的說,「那是個不錯的職位,你不用來安全部上班,甚至可以待在家裏—只要當天沒有工作。」
「聽起來不錯。」瑞格斯有點高興,「是什麼職位呢?」
「是這樣的。」部長攤了攤手,「你看,你舅舅對你顯然太不關心了,這個該死的地方會抹殺年輕人的創意和積極性,不適合你,所以這裏的工作可以交給別人做。我知道你以前在美國特種部隊服役,這挺讓人驚訝的,畢竟你看起來就像個不折不扣的紈 子弟。」
「喂!等一下,那些陳年舊事你是從哪裏挖出來的?」瑞格斯驚訝的瞪著部長,他以前的確因為家裏的某些原因而跑去當過特種兵。
「美國軍方紀錄裏有啊!你當時可年輕了,但是成績卻非常好,所以由你來做這份工作最適合不過了。」部長認真的說。
如果一隻老狐狸會說出這樣的話,那通常意味著另一份工作會比這份無聊的工作困難。
「也不是這樣。」瑞格斯話鋒一轉,「我覺得在這裏工作挺好的。」
「為什麼?」部長驚訝的看著他。
「你看,我以前有點任性,來到這裏以後,我可以用空閒的時間來思考一些人生問題,比如說,人為什麼活著,或者人為什麼死之類的哲學問題,」瑞格斯閉著眼睛胡扯,「雖然我到現在還沒有思考出來……」接著,他睜開眼睛看著部長,「所以,我現在並不想放棄這份工作。」
部長驚訝的看著他,「親愛的,你難道不想待在家裏嗎?難道不想有更多時間去約會嗎?」
瑞格斯聳了聳肩膀,「暫時不想。」
「所以你要拒絕這份工作?」他不死心的確認。
「是的。」他堅定的回應。
他真的不是一個好奇的人,所以並沒有問部長到底是什麼工作,也沒有問為什麼會忽然想幫他換工作。反正留在這裏總比去負責另一項麻煩的職位來得好。

晚上瑞格斯回家的時候,賽文正在等他吃飯。如果瑞格斯說要回家吃飯,通常就只會有他們兩個人,他不會帶女人回家吃飯或留宿。對他來說,家是很私人的地方,雖然這個家裏已經一個親人也沒有了。
「你已經連續三天在家裏吃飯了。」賽文笑著為他倒上紅酒。
「是嗎?」瑞格斯支著頭,看到那紅色的液體流入透明玻璃杯裏,在燭光下反射出蠱惑的色彩,「也許工作就會讓人變成這樣。」
賽文將剩餘的酒封起來,放進冰桶裏,坐回位子上。
一般來說,管家是不能和主人在一張桌子上用餐的,但是面對這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小主人,他不必那麼拘謹。
瑞格斯低頭不語,安靜的切著牛肉。
賽文站起來走到他身後,白皙修長的手指搭在他肩上,安慰地拍了拍,接著輕輕的說:「也許這並不是件壞事,你知道一個人的生活不能總是那麼的……多彩多姿。」
他只得用更沮喪的聲音說了句,「我知道。」
第三章
人肉包子案、唐人街分屍案、炸彈狂魔案……瑞格斯頭痛的看著一疊疊檔案。
這些檔案是已經結束的案件,被送到這裏保管。雖然現在資訊發達,電腦普及,但是安全部裏依然用最古老的方法保存這些資料,因為有時候這種方式比存在電腦裏更安全,像駭客就沒辦法透過電腦入侵。
手邊另一疊文件是等人來拿的,他也按照類別將它們分類,現在拿在他手上的是23號櫃的文件。
正要將文件收好,他又聽到那個男人溫和的聲音,「請把它拿來給我好嗎?」
一轉頭,瑞格斯就看到男人靠在牆上看著他,對他伸出手。他發誓,他真的沒有聽到開門的聲音!
「午安。」男人輕聲開口,「我嚇到你了嗎?」
「沒有。」瑞格斯回神,聳聳肩,把檔案遞給他,「你來得很剛好。」
「謝謝。」男人接過文件,轉身要走。
「等一下!」他忽然喊了一聲,男人停住身體,慢慢轉過頭看著他。
「你不看看文件嗎?」一向不旺盛的好奇心又莫名被挑起,瑞格斯轉身替他倒了杯水,「你可以在我這裏看。」
男人沒說什麼,走了過來,像上次那樣拆開檔案,先看了照片。
「你是FBI探員嗎?」他湊近男人。
「不是。」男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不算政府人員,只是暫時為美國政府工作。」
「那麼你是特勤人員?你看起來很年輕。」瑞格斯不知道他哪來這麼大的求知慾,當然,過陣子他就後悔得想要咬掉自己的舌頭。
「謝謝,不過我不是,」男人搖頭,「我是英國人,來美國只是為了工作而已。」
「噢……」瑞格斯應了一聲,然後去看男人手上的照片。
當他看到照片的時候,卻有那麼一瞬間找不到自己的呼吸。
他知道男人拿的檔案全是關於死人的,比如兇殺案之類,對他而言,那也只是一些照片,和他毫無關係,可是現在不是了,他認識照片上的人,而且威廉舅舅也認識。
男人毫無所覺的將照片放到旁邊,繼續看文件。
深呼吸一口氣,瑞格斯拿起照片。角度是站著拍的。白色的床上躺著一個男人,他安靜的閉著眼睛,嘴角滲出已經氧化了的黑色血液,額頭上有一個幽深的黑色彈孔,黑色長髮散在白色床單上,蜿蜒的美麗,就像睡著的孩子。
男人轉頭看了他一眼,發現他神色不對勁,「你看起來不太舒服……」接著站起來,讓瑞格斯坐下。
「……是的,我只是有點……」瑞格斯拿著照片,抬起頭,「你到底是做什麼的?」
男人挑了挑眉,「我有權不說。」
他皺眉,「這樣的案子不會拿到安全部來,貧民區的謀殺案安全部很少過問,上次部長說你是政府的高層官員,可是你卻說你不是……」
「你認識這個人?」男人有些驚訝,拿了另一張照片放到瑞格斯眼前。
他沉默的看著照片,過了一會才應了一聲,「是的。」他當然認識照片上的人,他是梵音,威廉舅舅的情人。
隨後是兩個人的沉默。
「很抱歉,我該走了。」一會,男人輕聲說,然後將檔案和照片一起放到了原來的檔案袋裏,「再見。」
「等一下。」瑞格斯迅速拉住他,「你要去哪裏?」
「去工作。」
瑞格斯沒有放開他的手,他很少那麼失態,但現在顧不了那些禮儀,他立即拿出手機撥通部長的電話,一分鐘後,部長就氣喘吁吁的跑到資料室。
「上帝保佑,這次又是什麼事情?」部長推開門走進來,驚恐的看著他們,對瑞格斯嚷道:「放開手!瑞格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但他並沒有放開。
「你瘋了嗎?」部長急忙走過來,不顧形象的想把瑞格斯的手從黑髮男人身上拉開。
「沒關係。」被拉住的男人說,「反正我時間很多。」
「真的很抱歉!」部長連忙道歉,一邊對瑞格斯使眼色,「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要和他一起追查這次的案件。」瑞格斯放開手,但眼睛並沒有離開男人。
男人安靜的站在原地,手裏還拿著那份檔案。
「你和他?」部長瞪著他,「聽著,瑞格斯,這裏是安全部,所有的事情全是機密,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地方。」
看了他一會,瑞格斯重新坐回椅子上,「我會提供軍方九千萬美元的軍火援助,只要求參加這次的案件。」
「可是這次的事情不是我說了算。」部長看了男人一眼,又忽地說:「不過撇開你的金援不說,如果你一定要跟他一起追查,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條件是什麼?」瑞格斯瞇起眼睛,他已經後悔開出的價格了,其實他可以雇私家偵探或者用別的方法來調查那個案件,剛才真的是急暈了頭。
「就是我跟你提的那份工作。」部長再看了男人一眼,「你看,浮德先生剛從英國來美國沒多久,需要一個嚮導,或者助理,我想你可以勝任,這樣的話你也可以用正當的方式來辦這個案件,你覺得如何?」
「可以。」瑞格斯點頭答應。雖然他可以用一些別的手段,不過誰會比政府擁有更多的資訊呢,在這裏工作的這段時間,他徹底明白這個道理。
瑞格斯看向男人,帶著堅持的眼神。男人也正在看他,迎上他的目光,思索了一下,才輕輕的說了句,「可以。」
「那真是太好了!」部長開心的拍了一下手,「沒有比互相願意更好的事情了。」接著,他指著瑞格斯對男人說:「他是道地的美國人,瑞格斯.史蒂芬。」然後又轉向瑞格斯,「這個人的名字……浮德。」
這個介紹顯然有些缺乏誠意,不過瑞格斯並不介意。
「你們有很多時間可以互相瞭解。」部長笑著說,「當然,具體工作我會說明,還有瑞格斯,浮德先生是你的上司,明白嗎?」
「是……」瑞格斯無可奈何的應了一聲,兩個人握了手,表示上下關係已經建立。
浮德隨即對瑞格斯比了個手勢,示意要他跟上自己,接著就轉身走出門外。

瑞格斯認識梵音並不是很久,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他父親的葬禮上,他看到威廉舅舅帶著梵音一起從車裏走出來。
他的性格似乎挺開朗的,無論和誰都談得來,不過,他也不是隨便會和別人交朋友的人。他的英語說得不錯,雖然剛來美國沒多久,但就像個正常開朗的美國人,走在陽光下不帶一絲陰霾。
瑞格斯沒想到殺手也可以是這樣的。
梵音就像一些中國人一樣留著長髮,黑色的長髮就像美麗的夜晚,許久不見的那種,而非已被污染的紐約夜晚。他在哈萊姆開了一家花店,還收了兩個孤兒多妮和維拉當店員,沒有任務的時候,通常就待在花店裏。
梵音和瑞格斯成了朋友,其實殺手並沒有電影裏演的那麼恐怖,梵音曾說:「這只是一份工作。」更何況,他是在為政府工作。
不過他還是死了,瑞格斯看著窗外想,紐約的街道上陽光燦爛,是個漂亮的城市,被稱為「世界之都」,象徵著自由和機會,可是事實上,紐約每年的自殺人口都在增加。
此時,他身邊坐著浮德,他也在看窗外的風景,黑色的眼睛安靜的看著窗外掠過的人群和建築,然後看了一下手錶上的時間。
「要去哪裏?」瑞格斯問。
「酒店。」浮德又看了一眼窗外,「我去拿行李。」
「拿行李做什麼?」他不解。
浮德轉過頭,理所當然的語氣,「我不喜歡住酒店。」
「所以呢?」瑞格斯小心翼翼的開口,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顯得不那麼笨。
「所以我要住到你家去啊!」浮德露出高雅的笑容,「部長說,你家夠大。」
「是部長叫你住我家的」
「沒有……」浮德奇怪的看著他,「可是我不喜歡住酒店。」
「……你……」你不喜歡住酒店,為什麼要住我家?話在他喉嚨裏轉了一圈,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覺得浮德看起來像是一個非常有教養的年輕人,但他待在浮德身邊時,卻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就像一隻待在貓身邊的老鼠。
也許是在那間資料室待久了,有些敏感,也可能只是單純的同性相斥,可這情況真的讓他想起小時候,當威廉舅舅在耶誕節的時候拿著糖果向他招手的樣子,他怎麼樣都不想過去,並不是糖果不吸引他,而是他有些膽小。
浮德的笑容溫和,瑞格斯卻看得有些發麻,所以拒絕的話還是沒說出口。
在酒店做了短暫停留,兩人又上了車。反正家裏房間很多,等梵音的案件完結以後,他就會離開了,而且他的行李很少,似乎也沒有要長住的打算。瑞格斯看著車子緩緩駛入自家的車庫。
賽文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書,褐色的頭髮在陽光下閃耀,他戴著眼鏡,安靜的翻著書頁,直到門被人推開。
他抬起頭,發現瑞格斯竟然帶回一個陌生的男人—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瑞格斯的人緣雖然不錯,但是他不太會帶朋友回家,大多數的情況下,他會和朋友一起去私人俱樂部或者酒店玩一整晚。
從沙發上站起來,他看著站在瑞格斯身後的男人。
這個男人大概比瑞格斯大上一、兩歲,看起來很年輕。修長的身材,乾淨的衣著,黑色的短髮很整齊,顯出該有的良好外表,深邃的黑色眼睛給人安靜而有修養的感覺,現在很少年輕人有這樣溫文爾雅的氣質。
「賽文,幫他準備一個房間。」瑞格斯一邊說,一邊坐到沙發上。對他來說,與浮德保持距離,就會覺得安全一點。
賽文向浮德微微一鞠躬,「歡迎您來到史蒂芬家,希望您在這裏住得愉快。」
浮德看了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請帶我去房間,我想先洗個澡。」
他接過浮德的手提箱,交給旁邊一個傭人,然後走在前面,帶浮德去客房。
瑞格斯只能在旁邊瞪著這一幕,他不知道浮德怎會如此理所當然的接受自己管家的服務,而且為什麼他們兩個人都忽略了他?
看他們兩個人走上樓梯,瑞格斯伸了個懶腰,喝了一口傭人遞來的水,他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梵音的死有些意外,但是又似乎在意料之中,殺手這樣的工作本來就很難安全退休。但他不明白的是,既然威廉喜歡梵音,為什麼還要他去殺人呢?他又想起威廉溫柔的把梵音摟在懷裏的畫面,那麼溫柔的眼神,他似乎從來沒有看過,溫柔得不像是那個威廉舅舅。
威廉知道梵音死了嗎?他知道了會難過嗎?瑞格斯微微閉上眼睛,陽光斜斜的照進大廳,有種悠閒的感覺。
這個世界有太多可怕的事情,也有太多的不得已,就像梵音必須做殺手,也必須為他殺過人付出代價,可做為他的朋友,他希望能找出兇手,他不能讓他死得不明不白。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3.《我被勁敵標記了》

    《我被勁敵標記了》
  • 4.《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 5.《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 6.《明君的陪睡能臣》

    《明君的陪睡能臣》
  • 7.《醫生床上的男神》

    《醫生床上的男神》
  • 8.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 9.《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 10.千舞血族系列【夜獵者】

    千舞血族系列【夜獵者】

本館暢銷榜

  • 1.《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3.《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三.鬼皇子的永生契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三.鬼皇子的永生契
  • 4.《實習警官獸老闆》終卷.雨娘的千年愛戀

    《實習警官獸老闆》終卷.雨娘的千年愛戀
  • 5.《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一.古井裡的鬼美男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一.古井裡的鬼美男
  • 6.《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二.青春不死的戲子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二.青春不死的戲子
  • 7.帝攻最終回《王的枕邊敵》+限定番外篇

    帝攻最終回《王的枕邊敵》+限定番外篇
  • 8.《酒魔醉》

    《酒魔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