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光之城010

《夜王的誘惑》

  • 出版日期:2009/12/01
  • 瀏覽人次:4336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試 閱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黑道恩怨.年下攻】

直到被人剝光綁到情趣用刑架上,路天豪這才驚覺,
昨天因一場烏龍事件,被他當成M吃乾抹淨的男人,
竟是道上權勢中天的殷幫幫主!
就算對方眼中恨意滔天、「下手」毫不留情,
他還是不自覺被這男人流露出的氣質吸引──
一向高高在上的Top1人氣牛郎決定豁出去了!
裸體圍裙、窗體誘惑、鴛鴦共浴......
情趣花招和真摯愛意雙管齊下,
這回他可是使出渾身解數,只為「誘」拐愛情!

「你想跟我上床?」殷滄海問得很直白。
『我、我……』向來大膽的路天豪突然臉紅了。
「想跟我上床也不是不行。」
『真的嗎?』
「只要你憑本事讓我有那種衝動,我就跟你上床。」
『憑本事?』
「對,在不發生身體接觸的情况下,仍能讓我有反應,這才叫真正的本事。」
『只有你產生衝動了,才自願跟我上床?』路天豪語氣怎麽聽怎麽沮喪。
「正是如此。」丹鳳眼一挑,殷滄海話鋒一轉,
「還是說,Noble人氣No.1的牛郎連這種魅力都沒有?」
『……當然不會。』路天豪苦笑──
但殷滄海可比Noble最刁鑽的客人還難纏啊……
青宫羽
一隻酷愛美食美色的小獅子
擁有鬼畜的内心和邪魅俊美的總攻氣質<(╯3╰)↗
喜歡玩弄正太、美少年、冷漠大叔,以及優雅矯健如野獸的男人們,啊哈……= =|||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這個道上,不怎麼太平。
老的老,退的退,強勢的依舊強勢……得不到的依舊得不到。一轉眼已經十多年了,歲月蹉跎,他的心亦磨得如大理石般堅硬、固執、淒涼。
殷滄海靠在手工編織的藤製搖椅上,閉目養神。手邊一杯極品大紅袍,茶香裊裊。一襲玄黑金絲繡暗龍紋唐裝,衣襟處是兩排繁複華實的盤釦。袖口微微上翻了兩褶,柔滑的緞面暗光流轉,深沉中透著內斂,有種古色古香的韻味。
他現在不比當年。
當年他是個意氣風發、張揚放肆的小子。初生之犢不畏虎,做了許多無法無天的事。
他家世代都是道上混的,「黑道殷家」這個名號放在哪裏都令人忌憚三分。誰見了殷滄海,也要讚一兩句「虎父無犬子」、「英雄出少年」。
事業最鼎盛的時候,他甚至不顧長老們的反對,大興土木,把家族百年歷史的中式古典房屋徹底翻新修葺,改建成掛著花型水晶大吊燈的歐式豪華洋房,結果卻不倫不類,背後被人貽笑。
那已經是十年前的舊事了……
如今的殷滄海花了比當初高好幾倍的價錢,才將那幢標榜著他張揚與青春的歐式洋房,逐漸改回原來的東方古韻。古雅的家具,古典的建築,一切低調得彷彿遲暮美人。
殷滄海闔著眼,靠在搖椅上。這把搖椅用的是上等藤料,專門請了位老師傅手工編織的。造型古樸大方,底部是穩重的半弧形,磨得光滑沉亮。他輕輕晃著、搖著,彷彿可以將那些傻里傻氣的陳年往事搖得煙消雲散。
身旁沏好的茶漸漸冷卻。
似乎很多事情,連同他年輕時的執著和熾熱,就在這一盞茶的時光中灰飛煙滅,彈指一瞬,只剩下一丁點繁華舊夢的綺麗了……
「老大?」來人輕手輕腳,喚了聲。
殷滄海抬起眼皮,冷漠地睨了對方一下,又漸漸闔上,繼續晃著那把龍藤搖椅。
「今天是您的生日,大家在Noble包了間房,想給您慶祝慶祝。」小李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殷滄海的臉色。
只見那張臉依舊冷漠,深沉得看不出什麼情緒。
小李不敢吭聲,低著頭,捺下性子等待著殷滄海的答覆。他在殷滄海手下做事也有些年頭了,雖然還是摸不清主子的心思,但大體的脾氣還是瞭解的。
過了一會,殷滄海果然半瞇起眼,將熱氣消散的茶杯捧在手裏,以一種漫不經心的語調緩緩問道:「盡染安排的?」
自從那件事之後,殷幫再沒有誰敢敲鑼打鼓的替他辦慶生宴了。
當年那事鬧得是風風雨雨,但當事人一直三緘其口,避而不談。最後只能無疾而終、不了了之。
不知內情的不明就裏;知道點情況的,明著不多說,背地裏則在茶餘飯後笑道:現任的殷幫老大還是少主的時候,竟然在生日那天被情婦下了圈套,嘖嘖,真是……
多少有些幸災樂禍的意味。
「何先生準備了份禮物。包房是我們幾個的主意。」小李陪著笑,邊將何盡染吩咐他帶來的小禮物遞了過去。
小李還年輕,年輕人,總是有想往上爬的心思。尤其是殷滄海身邊的人。
那禮物大概是國外買的。一個長方形的禮盒,咖啡色細條紋紙包裝,精緻而低調,極具質感。
這樣的格調、這樣的品味,這樣瞭解殷滄海的,從來只有一個何盡染。
何盡染是殷幫副幫主,跟殷滄海從小玩到大,而後被老幫主送到國外唸了幾年書。是個鍍了層金後的歸國派,談吐作風都頗令人印象深刻,在幫中的地位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再加上那張白皙的臉、淡墨般的眉,一雙細長而清麗的眼眸,眉宇間蘊涵著一股清雅的氣質。彷彿皚皚白雪中的一根挺秀青竹,丰姿不凡。
照理說,一個幫主、一個副幫主,又是從小玩到大的,關係應該不錯。況且何盡染的父親還是老幫主的貼身保鏢。怪就怪在,殷幫上下都知道兩人不對盤,雖談不上水火不容,但之間的疏離冷淡卻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
有人說,何盡染野心大,權傾一方,早晚會幹掉殷滄海取而代之。
也有人說,何盡染的父親跟老幫主關係曖昧,要不然一個貼身保鏢的兒子怎麼能當得上副幫主?
這些謠言傳得繪聲繪影,最後越來越扯。不過這世上捕風捉影的事也不盡是空穴來風。
因為老幫主的的確確喜歡男人。
殷滄海看了眼那個咖啡色的禮盒,目光停留了兩秒,終是輕描淡寫地揮了揮手。
小李立刻識趣地將禮物收到一旁。幫主和副幫主的關係,整個殷幫都知道,可真正被調到殷滄海手下之後,小李才發覺有那麼一絲不明不白。
就像這份禮物,老大擺明了不喜歡,卻不會命他丟掉;就像副幫主,不聽命令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卻也從不見老大真正對他下狠手。
不過,這些事不是小李最操心的,他現在所關心的,是如何討得老大的歡心,鞏固他自己的地位。
「那Noble……還去嗎?」小李試探著問:「聽說那裏很不錯,安全什麼的也沒有問題。我們很想替老大您慶祝一下。」
殷滄海靠在搖椅上,垂著眼瞼。
沒想到這麼一晃,就三十五歲了。到底有多少年沒過生日了呢?
時光隔得那麼久。
儘管有時覺得那一晚彷彿只剩下模糊的殘影,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將西藥、中藥通通吃了個遍後,卻不見起色。除了益發的灰心,便是扭曲的恨意了……
「備車。」正當小李以為對方不會同意時,殷滄海卻淡淡命令道。
「是是,這就去。」小李聞言,樂得領命去了。

車子一路行駛得很穩,最後在一個幽雅的地方停了下來,樹影婆娑,花木扶疏。轎車才停穩,兩名穿著豎領制服,戴著雪白手套的門僮立刻迎了上來。殷滄海已經很習慣這種待遇,抬腳便邁向大門。
Noble的裝潢風格偏歐式,奢華富貴,金碧輝煌。
無論是光可鑑人的義大利進口大理石地板,還是潔白可愛的小天使雕像噴泉,或是熠熠生輝的水晶大吊燈,似乎都跟身著一襲玄黑唐裝的殷滄海格格不入。
但殷滄海就是殷滄海。
他身上總有股令人不可忽視的氣勢,猶如過去的那些王公貴族,隱隱透著不可親近的冷漠與貴氣,顯赫不凡。
殷滄海不是沒有察覺。從他一踏入大廳,就有許多目光若有似無的打量著他,竊竊私語。
「黑道殷家」的名號即使在商界和政界也不可小覷,殷滄海只是淡淡掃了一眼,就發現不少熟面孔。
雖然近幾年殷滄海很少步入這種地方,但他年少輕狂時什麼沒玩過?
看到這些穿著統一制服、漂亮可愛的美少年,以及曖昧調情的氣氛,當下就會意過來,這家Noble是Gay店,而且是家高級Gay店。
殷滄海臉上的肌肉頓時輕微的跳動了一下。
他以前的情婦也不少,什麼時候起,他的手下竟覺得自己換了性向,還要特地挑這種地方?
Gay店
他現在是有難言之隱,但是這也……
礙於在公眾場合,殷滄海只好忍而不發,繼續維持著平靜的神色,讓「沒眼色」的手下們帶路,走向包廂。
酒過三巡之後,小李該道的賀也道了,該敬的酒也敬了,為了討好老大,幾個手下甚至將生日歌唱得格外賣力。三、四個男人一起吼起來,有人五音不全,加上麥克風的效果,那合聲聽上去非常「銷魂」。
殷滄海從頭到尾都冷著一張臉,只有在聽生日歌的時候,嘴角微微抽搐了下,然後用切蛋糕的刀子將蛋糕俐落一切,表示生日過了。
整個生日的氣氛都沒有渲染開來,小李背上幾乎要冒冷汗了。
誰見過這麼壓抑的生日宴會
「老大,我去一下洗手間!」小李勉強陪著笑,彎腰打了個招呼,來到櫃台。
俗話說,酒色迷人。酒色、酒色,先酒後色。他今天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先藉著生日,給老大大灌一碗迷魂湯,等High夠了便退場,讓預訂的牛郎繼續下面的事情,把老大伺候得欲仙欲死,度過一個難忘的生日夜晚,誰知……
「什麼?No.2還沒來!」小李又氣又驚,酒氣都消散了幾分。Noble的前三名牛郎人氣極高,客人源源不斷。他可是一個星期前就預約,還付了不菲的訂金。
「真是對不起。之前約好的時間是九點,現在八點,我馬上就打電話給任家聲。」領班先道歉,然後順勢點出:現在比約好的時間提前了一個小時,人不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領班也暗暗叫苦。「黑道殷家」的名號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萬一得罪了殷家,可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殷老大就在裏面等著,你說怎麼辦?」小李也不提時間的事情,把難題丟給對方。好不容易將老大請出來,說什麼也不能功虧一簣。
領班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連忙拿出一本皮質鑲金邊的名冊,一邊翻一邊說:「這是Noble牛郎的名冊,您先看看,有沒有其他合適的人選?先前的訂金會全額退還,今天的酒就由我們Noble請了吧。」
小李還有些不滿,但對方已經做出了讓步。況且當務之急,是先找幾個漂亮嘴甜的孩子去伺候老大,哄他開心。無奈之下,小李只好翻看著名冊。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小李把心一橫。既然點不到最好的,就乾脆多點幾個,畢竟他摸不清老大的口味,只好亂槍打鳥,總會中一個。
這兩年來他幾乎是貼身伺候老大的,可是從不見他跟任何女人上床。
男人嘛,總是要解決某些生理需要的。堂堂一個殷幫幫主,總不可能是「右手專用」吧。小李想來想去,排除女人這個可能性,那就只可能是……男人了。
當然,這也是有跡可循的—因為老幫主就喜歡男人。
幫裏的兄弟都是男的,有時被老大叫過去,說不定在某些「談事情」的情況下,就被老大一道順便「解決」了。小李思前想後了很久,覺得如果能在這事上討老大的歡心,自己的地位就會更加穩固了。
男人喜歡的不外乎三樣,權、錢、女人,而自家老大似乎喜歡的是,權、錢、男人。
「只有一個有空」小李一拍桌子,簡直怒火中燒。
人氣牛郎除非是預訂,否則不可能當場約到是慣例,他瞭解。可其他幾個看中的小牛郎竟然不是請假,就是已經有客人了,只有一個有空。
他簡直要懷疑Noble是不是故意的!他總不能把一個半紅不紫的小牛郎拿去給老大塞牙縫吧!
「這、這個……要不您再看看,其他的孩子也很漂亮。」領班也只能苦笑,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怎麼回事?」一道慵懶低啞的聲音傳來,懶洋洋的聲線像是天鵝絨在掌上撫過。
「小豪,你在啊?」領班立刻露出驚喜的表情,連忙向小李介紹,「這可是Noble的人氣牛郎No.1,即使是很特別的貴客,能不能約到也是要看運氣!」
領班之所以這樣說,並花時間介紹,就是算到路天豪今晚還沒客人。這小子雖然身材健美,容貌英俊,卻偏偏桀驁不馴,脾氣火爆,而且只做Top。
路天豪點了點頭,懶懶地走過來,如同夜色下矯捷而美麗的野獸。
刀鑿般的性感輪廓、英挺濃黑的眉宇,一雙眼睛極黑、極亮,深邃耀目,彷彿被水浸透的兩顆黑曜石。
他身上穿的是Noble為牛郎量身製作的高級黑色制服。貼身的剪裁襯得他肩膀寬闊,雙腿修長,腰身柔韌有力,身材強勁偉岸。雪白筆挺的襯衫解開了最上面的兩顆鈕釦,露出大片誘人的古銅色胸膛。漂亮的脖子上掛著一塊斐玉,用黑色小羊皮繩串著。一雙鱷魚紋皮鞋黑亮。渾身上下散發著荷爾蒙,簡直性感得令人噴火。
小李仔細打量了一番。雖然他見過不少帥氣美貌的男人,但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確是名副其實的No.1,五官俊美、身材高、寬肩窄臀、天生的衣架子。同樣身為男人的小李也忍不住有些嫉妒。
「你現在沒客人吧?」小李立刻問,生怕慢一拍,眼前這個極品牛郎就被人搶走了。
「沒啊。」路天豪環抱雙臂,挑了挑眉,眼睛一眨,頓時露出幾分調笑的味道。
小李的喉結當場就滾動了一下,心跳快了幾分。這男人……是在朝他放電嗎?
「那、那今晚就去陪我們老大吧!不會讓你吃虧的。」
「那個穿著唐裝的大叔?」路天豪瞇起眼睛,墨黑色的瞳裏劃過一抹玩味。
「對、對。」小李點點頭,又連忙搖頭,「什麼大叔,要叫殷爺!」
「殷爺就殷爺吧!」路天豪無所謂的點點頭,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不過你確定要點我?」最後一個尾音拖得有點長,畢竟大家都知道,他是只做攻方的,莫非那個唐裝大叔……
「就你。怎麼,有客人預約?」小李不明所以,臉色馬上就難看起來了。今晚該不會真的白忙一場吧!
「不,沒有。」路天豪笑得有點不懷好意。今晚確實有個追了他很久的客人,不過放對方一兩次鴿子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以往來Noble的,大都是些紳士名流,西裝革履,這還是第一次碰到穿唐裝的大叔。從對方一進Noble大廳,路天豪就好奇心大起,盯上那人了。他年輕陽剛、慾望強烈,不禁有些蠢蠢欲動。不知道那個看起來冷漠的大叔剝下唐裝後是怎麼一副模樣?
「那就好。對了,我先前訂下的房間沒問題吧!」小李再次確認。那可是老大「辦事」的地方。
「沒問題!隨時都可以使用!」領班這次很有效率。
「好、好,那我們現在就過去!」小李迫不及待,生怕老大這次生日被自己搞砸了。
所幸路天豪雖然脾氣火爆,卻是當之無愧的人氣牛郎No.1。
不少客人對他狂熱不已,為他揮金如土。而只要路天豪樂意,他也有手腕哄得客人心花怒放。
眼下就是這種情況。當路天豪從小李那瞭解了情況後,便又點了兩、三個小牛郎一起過去。這種事本來應該是小李拿主意,但是路天豪微微一挑眉,他就完全沒意見了。
路天豪就是有這種本事,好像張揚跋扈是他與生俱來的權利一般。
小李他們不好男色,可是當幾個細皮嫩肉,長得比女孩子還可愛的小牛郎笑嘻嘻地勸著酒,推託了幾次後,也就放開膽子玩了。喝酒的喝酒,划拳的划拳,唱歌的唱歌,氣氛一下子就熱鬧了起來,鬧烘烘的一片。
這種紙醉金迷的氛圍最能讓人放鬆理智,殷滄海也不禁想起當年氣勢如日中天的時候。生日宴大擺百桌,幾乎道上所有幫派都要親自送禮赴宴。而今呢,只剩下幾個小牛郎在包廂裏笑得沒心沒肺。
那一次他傷得太重。
縱然這是自己選擇的結果,此時也不由得生出幾分悲涼來……
坐在旁邊的路天豪雖察覺殷滄海神色有些不對,卻也知道現在是對方最容易攻陷的時刻,立刻抓住時機大力勸酒。
烈酒下肚,辛辣甘醇的味道在唇齒間纏綿,別有一番滋味。殷滄海頓時覺得心裏痛快多了,便不再抗拒其他人的敬酒。之前小李他們就灌了殷滄海一輪,現在再一次輪番上陣,加上路天豪叫的都是烈酒,酒一喝雜,人就醉得更快。
一個小時之後,殷滄海的醉意就上來了,臉紅紅的,人有些暈,便靠在黑色真皮沙發上閉目養神。曖昧的霓虹燈下,他那張還沾著酒液的薄唇分外性感,在稍顯冷漠的臉上,竟生出一種妖異的感覺。
路天豪下腹一熱,越看越覺得誘人,不由自主地逐漸靠近,在殷滄海耳邊呵了一口熱氣,柔聲喚著,「殷爺?」
對方暈沉沉的,過了兩三秒,眼皮才動了動,慢半拍的「嗯」了一聲。
路天豪露出一個痞痞的笑容,朝小李使了個眼色。
其他人見好就收,出去續攤,把剩下的事情全權交給路天豪。
路天豪也不客氣,將殷滄海的一隻胳膊繞過自己的脖子,承受起對方大部分的重量,一邊走一邊掏出小李臨行前遞給自己的門卡。
Noble服務齊全,除了包廂,還提供客人一些特別的設施。
荊棘薔薇,這個名字好像有點熟?瞄了眼卡上的名稱,路天豪半摟著殷滄海,尋找著房間。他有時也會用Noble的房間,但更多是陪客人喝酒或者出場,畢竟Noble的房間費用不菲,沒多少人開得起。
啊,到了。路天豪看了眼昏昏沉沉,步伐踉蹌的殷滄海,嘴角浮出一抹性趣盎然的笑容。然後將門卡一刷,下一秒,路天豪的眼神就變得有些怪異起來,看了看殷滄海,又看了看房間。
沒想到對方……竟然有這種嗜好……
第二章
Noble的裝潢水準是絕對沒話說的。
這間「荊棘薔薇」也是如此,半拱形的奢華歐式吊頂,周邊用檀木鑲包,幾盞精緻的小霓虹燈巧妙的掩藏其中,光線暈黃柔和,將房間裏的一切映染成曖昧的蜂蜜色。
如果是這樣,倒也沒什麼稀奇。特殊之處就在於:吊頂和其中一面牆上多了一個十分醒目、大約一人高的黑色形鋼架,上面還有幾個可扣鐵鏈的鐵環。無論是正常姿勢,還是特殊點的玩法都可以在這兩具鋼鐵架上完成。
形鋼架在暈黃的燈光下,泛著雪亮的、蠱惑的引誘氣息,似乎在誘惑房間裏的人,有一方拷在上面就可以享受到更多樂趣……
而另外一面牆則是經典的黑白相間格紋。
原本這種裝飾紋路會讓房間極具空間感,時尚感十足。但此刻,這些格框的紋路卻有所不同。它們是木製,凸起來的,上面嵌著鐵鉤,掛滿了各種各樣的「工具」,皮鞭、皮帶、手銬等等。
而旁邊可移動小桌上更是擺滿了金屬托盤,裏面是相映成趣的情趣道具。
簡言之,就如同這個房間的名牌一樣,是提供給有SM嗜好的特別客人的。荊棘薔薇—痛苦中帶著快樂。
「喂,你有這種嗜好?」路天豪漆黑的瞳裏劃過一絲詫異,修長手指卻輕柔的將殷滄海額前落下的柔軟黑髮撫到一旁。
「嗯?」殷滄海皺著眉,呻吟了一聲。他現在有些難受,平日裏喝慣了大紅袍、碧螺春,今晚一下喝了那麼多酒,從喉嚨到胃,像是有股火在燒。
「你真的是……?」剛才雖然聽到一聲「嗯」,但路天豪怎麼看,也覺得眼前這個唐裝大叔不像是受虐型的。
事實上,殷滄海何止不是受虐型。
他根本不玩SM,甚至不知道小李有訂這麼一間房。他原本是打算喝幾杯酒便回殷幫的,誰知修身養性太久,這次一放縱,竟然完全招架不住。
而小李,對男男情事一竅不通。他以為Noble的房間跟賓館差不多,就挑了間最貴的。荊棘薔薇就是Noble裏面最貴的—因為多了很多情趣用具。
殷滄海覺得越來越熱,闔著眼,難受的招了招手,「把我衣服脫了。」
以為自己在殷幫,他習慣性的讓手下幫他脫衣服。
但這句話聽在路天豪耳中,簡直是赤裸裸的挑逗,引誘自己趕快去蹂躪對方。
神情從詫異變得有些曖昧,他舔了舔嘴角,線條優美的嘴唇更是增添了幾分性感。他原本還不是很確定,但是殷滄海這句話一出,就說明一切了。
穿唐裝的大叔果然跟其他人不太一樣,竟然這麼淫蕩主動。
路天豪心情有些激動,下半身更是蠢蠢欲動。雖然他平時不怎麼玩SM,但是偶爾玩玩也算是一種情趣,尤其對方又是這麼的……對胃口!
噙著笑容,他將殷滄海放到床上,飛快的剝下對方的衣服、褲子。
唐裝的料子柔軟而光滑,拿在手裏的觸感非常美妙。雖然現在大多數人偏愛名牌西裝,不過這種東方的服飾還是隱隱有種神祕感。
此刻,路天豪的目光已經完全凝聚在殷滄海身上。
對方的身體有些白,不是他好友任家聲那種自然健康的白皙,而是一種長久沒有曬過太陽的蒼白。
四肢修長而瘦削,胸前兩抹紅暈因為暴露在空氣中,微微顫立起來。
像是陰天雪地中的紅梅,散發著冷豔妖冶的味道。
殷滄海的身體不是路天豪見過最漂亮的,卻格外吸引他。
羸弱的蒼白、瘦削的四肢、顫立的紅暈,甚至……一直垂在兩腿之間的軟弱東西,都有種微微病態的美感,令路天豪的目光流連忘返。
他修長的手指放肆的撫摸著殷滄海胸前的紅暈,時而搓揉、時而逗弄,滿是情色意味。
若殷滄海是清醒的狀態,這種行為別說是發生,就算只是想一想,都會被他大卸八塊、挫骨揚灰。
可如今,虎落平陽被犬欺……
殷滄海臉上被酒氣薰染的潮紅分外蠱惑,胸前被玩弄後的紅點更是有種活色生香的香豔。
儘管下腹到了發燙的程度,但牛郎的職業素養還是讓路天豪沒有忘記基本的步驟。
「待會再來調教你。」路天豪在殷滄海耳邊低啞的說道,強壓下已經被撩撥起的慾望。
他將自己和殷滄海脫了個精光。
他身體矯健,背部線條肌理分明,跟一般在健身房訓練出來的不一樣,他的肌肉是在打鬥中鍛練出來的,有著驚人的爆發力。也因此,他古銅色的皮膚上覆滿大大小小的疤痕,卻更加顯得他狂野不羈。
一般人抱著一個大男人或許還有些吃力,但路天豪才二十來歲,年輕力壯,反而因為要一起共浴,益發興致勃勃。就這樣,Noble的人氣No.1將個黑道幫主抱到浴室,並在替對方洗澡的過程中占了不少便宜。
半小時後,殷滄海全裸的躺在床上。
現在他覺得全身上下清爽不少,渾濁的酒氣不再,他漸漸睜開眼睛,見到一個赤身裸體的年輕男子站在他跟前。
身體的線條流暢明快,古銅色的肌膚在燈光下泛著誘人晶瑩的光澤,脖子一塊斐玉閃爍著溫潤圓融的流光。整個人猶如一頭漂亮年輕的野獸,生機勃勃,性感狂野。
此刻,對方正用一塊毛巾拭擦著頭髮,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強烈的荷爾蒙,有種令人為之瘋狂的魅力。
察覺到他的目光,路天豪性感的嘴角微微彎起,「醒了?那就開始吧!」
殷滄海才剛覺得對方的笑容非常迷人,下一刻就震驚的發現—這個猶如漂亮野獸般的赤裸男人突然欺身上前,手上拿的竟是一匝黑色光亮的皮帶。
酒精還在殷滄海的體內流動。
他雖然大概明白對方意圖,頭卻依舊昏沉,無法迅速反應。
等殷滄海想要反抗的時候,路天豪已經用皮帶將他捆得結結實實,黑色的瞳仁裏滿是慾望。
脖子、胸、手臂、兩股,黑亮的皮帶巧妙的環繞捆綁,既限制對方的動作,又不會造成傷害,甚至還摩擦到一些敏感地帶,帶來一些細微的愉悅。而黑色的皮帶扣在蒼白的皮膚上更有種禁慾的性感,銀亮的釦環閃爍著誘人的挑逗光芒。
「你、你……」即便不清楚對方是什麼人,但在這樣的對待之下,殷滄海也徹底清醒了,他正要說話—
「忘了還有這個!」路天豪笑得有些惡劣,眼裏閃過一抹戲謔,然後將口塞塞進殷滄海嘴中。動作雖然有些霸道,卻也不忘體貼的將口塞調整好位置。
嘴裏被塞得滿滿的,殷滄海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對待過。
這個人是來羞辱他的嗎?還是……是那個人的詭計
殷滄海睜大眼睛,搖著頭,發出「嗚嗚」的聲音,他用力瞪著路天豪,氣憤得整張臉都紅了。
「別怕!我技術很好,會讓你很滿足的!」路天豪大言不慚,對著他笑得有幾分邪氣,聲音不怎麼正經。
修長的手指沿著殷滄海的皮膚,劃過對方胸前突起微顫的乳尖,然後放肆的挑起殷滄海的下巴,目光在他臉上停留幾秒,稱讚道:「你的眼睛真漂亮……」
低沉輕佻的聲音彷彿夜色中的催情藥,性感曖昧得讓人血脈僨張。說著這樣的話似乎還嫌不夠,路天豪俯下身,又吻了吻殷滄海的眼睛。
輕輕的,很溫柔的吻。
甚至讓人生出深情的錯覺。
殷滄海身子微微一顫。雖然他年過三十五,眼角自然而然的生出些細紋來,但天生的一雙丹鳳眼是不會變的。他的眼黑白分明,像是水墨白描出來的一般瀟灑飄逸。年輕的時候眼波一轉,更有種風流倜儻的韻致。
那些情婦,會說他很厲害,花樣多,令她們很快活。
那些道上的兄弟,會說他有魄力,有膽量,雷厲風行。
但是,從來沒有人說過他的眼睛漂亮……
殷滄海心裏滋生出一種微妙的感覺,可是還沒來得及多想,忽然,一股又疼痛又快慰的刺激像細小的電流,從小小的乳尖流竄到全身。
「唔……」他眉頭一蹙,說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
「我猜,你肯定會喜歡這個。」路天豪笑得有幾分蠱惑,修長漂亮的手指又扯動了一下。漆黑深邃的瞳仁瞇了起來,像隻慵懶而邪惡的豹子。
殷滄海眉頭緊鎖,流露出幾分抗拒,然而當路天豪迅速扯動時,他臉上還是不由得閃過一抹疼痛而歡愉的神情。
殷滄海低頭一看,自己胸前竟多了一個黑色的小夾子,誘發著一陣又一陣的麻意。精巧的小夾子正緊緊夾著他小小的、脆弱的乳尖,活生生將那兩個小東西拉高起來。可憐的小東西被夾得紅腫不堪,有種紅豔豔的淫靡。
竟然、竟然用夾子夾他那裏……
殷滄海陰鬱的鳳眼裏閃過一抹恥辱,手腳掙扎得更厲害了。
他一定要把這傢伙剁碎了餵狗!
「這個看上去很不錯。」路天豪卻興致高昂的從金屬托盤裏拿起一個蛋形按摩器,笑得有些無恥,絲毫沒有注意到殷滄海的臉色。
殷滄海瞳孔陡然放大,眼裏映出對方手中的跳蛋。
要、要放到他那裏去嗎……
年輕性感的路天豪全身赤裸的爬上床,精壯的肌肉隨著他的動作而緊繃,一舉一動都流露出足以令女性瘋狂尖叫的性感。
可此刻,殷滄海卻越來越覺得心慌。
兩隻骨節分明的大手突然抓住他的腳踝,邪惡的往外一拉,殷滄海兩條腿被路天豪大力分開,形成一個羞恥的姿勢。殷滄海滿臉通紅,微涼的空氣瞬間侵入,雙腿內側一股涼意襲上,從未被人試探過的隱密地方更是羞澀的閉合著。
滾—
殷滄海眉頭緊皺,想怒斥對方,卻只能發出可悲的「嗚嗚」聲。
「呵呵,真可愛。」路天豪輕笑著,還動手彈了一下殷滄海兩腿之間疲軟的東西。濡濕、發燙的碎吻隨後落在殷滄海的大腿內側,引起一陣陣戰慄。
殷滄海太陽穴上青筋直跳,奮力扭動著身體。黑得發亮的皮帶在他蒼白的脖頸之間勒出一些紅痕,竟生出幾分施虐般的豔麗。
殷滄海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堂堂殷幫幫主,竟然有一天會淪落到這種地步!被一個陌生的年輕男子用皮帶捆,塞口塞,夾乳尖,還……放跳蛋。
一股清涼黏稠的糊狀物忽然探入他隱密的小洞。
殷滄海身體陡然一僵,萬年冷漠的臉上第一次浮現出不知所措的神情。他下意識的想逃開,腳踝卻被禁錮得死死的。
「別動,不潤滑好怎麼把跳蛋放進去呢?」路天豪挑了挑眉,無視對方的憤怒,說得理所當然,還邊說邊將沾有白色軟膏的手指伸進那個小小的地方。
修長的手指伸進狹窄炙熱的甬道,殷滄海的身體瞬間繃得緊緊的,那個狹窄的地方像是要把路天豪手指吸住一般緊縮。
「放鬆、放鬆!」路天豪經驗豐富,磁性的聲音一邊誘惑著,大掌一邊用力在殷滄海臀部拍了一記。
被拍打的地方頓時泛紅起來。
肌肉一鬆,手指的進入就容易多了,路天豪將軟膏塗在對方後穴裏,邊按邊旋轉,偶爾察覺到對方又開始緊繃,便故意惡劣的刮了下內壁,惹得對方一陣陣輕顫。
而殷滄海只看到一顆黑色的頭顱正埋在他腿間,目不轉睛的觀察著自己下面的穴口。他一張老臉又羞又怒,活到三十幾歲,這晚丟的臉幾乎是他以前的總和。
這種事情他也對他的那些情婦做過,那時他是情場殺手、花花惡少,她們被他攪和成一攤春水,腰軟無力。
可如今,這種難堪羞恥的事情卻在自己身上上演了。他心裏又惱怒又緊張,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一記巴掌拍在他的臀部,發出「啪」的響亮聲音。
殷滄海一楞。
陰鬱的丹鳳眼漸漸睜大,等意識到對方竟真的打了他屁股之後,一張老臉紅得像煮熟的蝦子。
殷滄海抓狂了—他要殺了這個年輕人!
可是,對方顯然還沒打算放過他。
手指仍然在他體內不停玩弄攪動著,還模仿著抽插的律動,一股莫名的刺激猶如酥麻的電流一般,從脊椎尾部蔓延到他的腦海。
殷滄海喘息著,雙頰潮紅。黑亮的皮帶依舊束縛著他的身體,勒出一圈一圈淺紅色的痕跡。透明的津液順著他單薄的嘴唇滑下,在燈光下發出瑩瑩誘人的光澤。
見他原本冷漠的臉龐因為情慾變得生動起來,路天豪心裏一動,惡劣的念頭更加氾濫了。
因為潤滑過的關係,滾圓的跳蛋毫無阻礙的被他塞入殷滄海的後穴。
殷滄海很明顯的察覺到體內那個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他憤怒的看向路天豪,年輕帥氣的男人低著頭,線條漂亮的肩胛骨分外性感。
男人一臉認真,很小心的將那個跳蛋推到自己體內更深的地方。
殷滄海臉色發青。
他想不出為什麼有人這麼無恥和大膽!竟然將這種SM情趣用具用在赫赫有名的殷幫幫主身上,還是在自己生日當天!
路天豪停下手裏的動作,抬起頭望向他。
不期然對上那閃著光的烏瞳,殷滄海不禁一怔。
可是,男人漆黑的瞳仁卻在下一秒,曖昧而放肆的掃視著自己股間,然後邪邪一笑,將手裏的控制開關突然開到最大。
「啊!」殷滄海發出低嗚聲,身子一下就弓了起來,像條在砧板上彈起來的魚。
他身體顫抖著,腰部的抖動非常劇烈,不停的喘息呻吟。
他的皮膚被情慾染成緋紅色,呻吟裏帶著痛苦,卻分外的勾人。
跳蛋在他體內賣力跳動著,不斷的碰擊他敏感而炙熱的內壁,激發出一陣又一陣強烈的快感,因為過於刺激,甚至連他的腳指頭都變成粉紅色,不由自主蜷曲著。僅僅幾秒鐘,他烏黑柔軟的頭髮就被汗水浸濕大半。
殷滄海閉著眼,身上緋紅一片,雙腿扭曲的緊緊夾合在一起,彷彿這樣就能減輕體內的刺激。連接著跳蛋的黑色電線從他瘦削白皙的雙腿之間穿出,同樣微微顫抖著,散發著一種妖冶的氣息。
額頭覆著一層薄薄的汗水,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被跳蛋擊中的地方彷彿有無數的螞蟻噬咬著,酥酥麻麻。
路天豪看著情動不已的殷滄海,不由得口乾舌燥,腹部彷彿生起一把火,越燒越烈。他摘下對方嘴裏的口塞。殷滄海正要怒吼,卻虛弱的發現,自己在跳蛋的折磨下只能發出一些曖昧的呻吟。
而同時,路天豪也絲毫不給他怒吼的機會,火辣辣的吻上那單薄的嘴唇。
路天豪像頭飢渴美麗的野獸,有種想把殷滄海拆骨入腹的衝動,不停啃咬著他。
柔韌的舌頭猶如靈蛇一般鑽進對方嘴裏,發動一陣又一陣火熱的攻擊,狂野的攻城略地。
漆黑的瞳仁裏映滿灼熱的慾望,他一邊不停的親吻,修長漂亮的手指也不斷在對方身上遊走、愛撫,挑逗著殷滄海身上每一處敏感。最後毫不客氣的來到對方雙腿之間,厚實有力的大掌包裹住那疲軟的東西,然後技巧性的由上到下不停揉搓著。
路天豪的技巧在Noble認作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
他年輕力壯,時而狂野如野獸,時而溫柔纏綿如白馬王子。雖然他只做Top,可是客人依舊非常多。這些回頭客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愛上他帥氣野性的外表,以及豐富高超、讓人欲仙欲死的技術。
但此時,路天豪卻有些驚訝。
他試了好幾種手法,殷滄海那裏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明明對方已經滿臉情動、臉泛紅潮,身體不停顫抖,後穴更因為跳蛋的關係還分泌出一些透明的液體,然而前端卻一點勃起的跡象也沒有……
就算是早洩,也應該會噴出什麼東西吧?
若是平時,或許路天豪還會嘗試一下其他的方法,可是之前只能看著殷滄海一個人玩,已經讓他壓抑了很久。現在槍在膛上,怎麼壓都壓制不了。
路天豪再也控制不住,將跳蛋狠狠往外一扯。炙熱堅挺的碩大立刻勢不可當的衝入殷滄海火熱而緊窒的甬道中,以星火燎原之勢,一波緊接一波狂野的抽送著。
晶瑩的汗珠順著他線條緊繃的背部滑下,脖子上的斐玉隨著抽動的節奏在古銅色的胸前晃動著,泛著瑩潤的微光。
霸道狂肆的攻占令殷滄海覺得自己彷彿風高浪尖上的一葉小舟。
波濤洶湧的海浪不時的拍打著他,隨時都有粉身碎骨的可能,岌岌可危。
他的腰被路天豪猶如鐵鉗一般的強健雙臂狠狠夾住,不得動彈,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接受對方熾熱如鐵的慾望。
殷滄海甚至不知道對方究竟用了多少姿勢。
每一次都被年輕男人強有力的主導著,床上、椅子上、甚至被綁在牆壁上那個形鋼架上……
他太久沒有這樣放縱過,也沒有被人這樣侵入過,有些體位做得非常勉強。
殷滄海大汗淋漓,氣喘吁吁。之前半清醒的時候,他還想過等男人一結束,就趁對方高潮疲軟時用皮帶勒死對方。
可現在,他都快跟不上男人的節奏,被對方做得暈暈沉沉,覺得腰都不像是自己的了,嘴中不斷發出連自己也覺得羞恥的呻吟……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仙尊下凡窮瘋了》全2冊+限量「仙侶奇緣」典藏透卡

    《仙尊下凡窮瘋了》全2冊+限量「仙侶奇緣」典藏透卡
  • 2.《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 3.《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4.《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5.《我被勁敵標記了》

    《我被勁敵標記了》
  • 6.《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 7.《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 8.《明君的陪睡能臣》

    《明君的陪睡能臣》
  • 9.《醫生床上的男神》

    《醫生床上的男神》
  • 10.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本館暢銷榜

  • 1.《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 3.《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4.《我被勁敵標記了》

    《我被勁敵標記了》
  • 5.《明君的陪睡能臣》

    《明君的陪睡能臣》
  • 6.《少主的鬼醫》

    《少主的鬼醫》
  • 7.錢來醫館之二《莊主的爬牆夫》

    錢來醫館之二《莊主的爬牆夫》
  • 8.錢來醫館之一《捉妖師的病嬌夫》

    錢來醫館之一《捉妖師的病嬌夫》
  • 9.《獵魔日誌〜永恆之吻》

    《獵魔日誌〜永恆之吻》
  • 10.《獵魔日誌〜時間之杖》

    《獵魔日誌〜時間之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