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館 首頁

校園神怪輕鬆
分享
宅書舘1003

《靈界插班生》【期末測驗戰魔王】

  • 作者嘉遙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7/02/17
  • 瀏覽人次:3473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留星舍內,三男爭一女的粉紅日常持續上演,
左拉學長有事沒事就對她進行愛的(?)投餵,
白華很有誠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她(驚),
卓亞則積極表示要和她進行一對一的特殊調教……
欸,能不能先把感情放一邊,正事擺中間,
眼前最重要的是快把那隻邪靈給幹掉,
人家可是靈界監獄中最窮凶極惡的咖,
憑他們幾個高中生……恐怕就要上演自殺突擊隊啦!
嘉遙
好強獨立的天蠍座,喜歡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天馬行空,自由暢想。
執拗的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打算在爬格子的路上堅持一輩子。
因為是個三觀純正的文藝青年,所以常常糾結怎麼才能寫出窮兇極惡的大壞蛋!
目標是讓自己的文字帶給大家感動,就算是大壞蛋也要壞得讓人感動,嘿嘿。
不過當前最大的願望,還是希望自己的每一本書,都能成為大家休閒時的美味佳餚~~
真實版自殺突擊隊!

前段時間「自殺突擊隊」紅透半邊天,大家不是在討論小丑女有多正、就是在說新一代的小丑跟希斯萊傑的版本有多大的差異,雖然小編之前並沒有看過原著漫畫,對這些成員的認識也不深,不過先前光是看預告就覺得這些成員都超酷也超瘋的,所謂壞壞惹人愛大概是指他們吧。(笑)
小編在看這部電影時,最佩服的應該是這些人明明面對的都是最艱辛、最困難的任務,而且還不會有任何的援助,成功了最好,若是失敗了又得揹負一堆罪名,甚至稍有差池小命就會不保,但他們依然能夠談笑風生,這種心境相信一般人是絕對辦不到的,小編想自己應該也不可能哈哈哈。
而在這次《靈界插班生》最終回裡,梅玖、卓亞和白華也臨時組成了自殺突擊隊,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啊,他們這回要面對的可不是普通的惡靈,而是連眾多厲害的司靈前輩都無法將其消滅,無奈之下只能封印在靈界監獄內的超強大邪靈!
當小編看到終極BOSS是這種惡魔等級的大咖,瞬間覺得作者大人真的好後母,居然讓三個高中生去送死,不過小編可以先跟你們劇透一下,後面會有唔唔唔……(被燕子編捂嘴拖走)
燕子編邊施暴邊表示:想知道這三人究竟該怎麼撐過這場必死的考驗,緹小編沒嚴禁說出的超機密內容又是什麼?那就請各位別錯過異界特派員 嘉遙《靈界插班生》【期末測驗戰魔王】,2/17組隊打魔王!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叮咚、叮咚—」
下午五點,留星舍的一樓交誼廳中響起了門鈴聲,正坐在沙發上看書的梅玖有些驚訝地抬起頭,詫異地說:「咦?小華今天沒帶鑰匙嗎?」
開放式廚房中,正為晚餐忙碌的左拉聞言低聲笑了笑,語氣揶揄地說:「不帶鑰匙這種事可不像是白華會做的。」
梅玖眨巴了下眼睛,見門鈴聲第二次響起,只能不情不願地起身去開門。
沙發上,橫躺在靠背上的海盜狐狸打了個哈欠說:「是卓亞啦,我感受到庫洛的靈力了。」
卓亞這個時間來幹什麼?難道是今天的實踐課任務遇到難題了?不可能吧,他可是卓亞耶,有什麼任務能難得倒他?
頂著一腦袋問號,梅玖打開了門,披著夕陽紅光的漂亮銀髮瞬間映入眼簾,卓亞英俊帥氣的面容上綻放燦爛的笑容,朝她揮手道—
「嗨,阿玖,你們應該還沒吃晚飯吧?」
「還沒呢。」梅玖直覺答了話,側身讓人進來,狐疑地問:「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
卓亞哈哈笑了幾聲,進門後先揚聲向左拉問好,這才大言不慚地說:「自從吃過學長的料理後,我就覺得餐廳的東西都不好吃,今天正好我寢室裏那幾個人都還沒回來,我就偷跑過來蹭飯了,妳不介意吧?」
這話說得理所當然,他肩膀上的庫洛卻似乎聽不下去了,抬起前爪捂了捂眼睛,直接飛過兩人頭頂找紅去了。
梅玖表情木然地盯著卓亞看了好一會兒,這才關上門,「這句話你好像不應該問我吧?應該問學長介不介意。」
反正飯又不是她做,她有什麼好介意的?倒是學長,平白無故要多準備一人份的料理,不知道會不會嫌麻煩呢?
一句話讓卓亞嘴角抽搐,酷帥的表情差點都要扭曲了,他僵著嘴角乾笑了兩聲,轉頭看向廚房裏的左拉,揚聲問:「學長,以後我可以經常來蹭飯嗎?」
經常?梅玖的眉梢輕輕挑了挑,卓亞以前是這樣自說自話的人嗎?好像不是啊,這人最近真的很反常。
左拉回過頭,笑容如往常一樣溫柔,狡黠的目光朝梅玖的方向瞥了一眼,這才答道:「我們當然很歡迎你,不過,偶爾能不能請卓亞你也展露下廚藝呢?」
「欸?展露廚藝?」
「是啊,你該不會以為我們留星舍全都是我做飯吧?那你可就想錯了喔,阿玖和小華也是經常做飯的,看到這邊的值日表了嗎?我們可是嚴格按表執行的。」
左拉笑容滿面地說完,用手裏的鍋鏟指了指貼在交誼廳牆上的值日表,卓亞瞪圓了眼睛湊近一看,果然,那上面清楚地寫明每週的輪值情況,而今天的值日人員確實是左拉。
剎那間,銀髮少年的臉色發黑,額頭冒出無數冷汗,連背脊都僵直了,他僵硬地扭過脖子,看著梅玖乾巴巴地問:「學長說的都是真的嗎?」
梅玖心裏汗了一下,偷偷朝左拉看了一眼,後者正在卓亞看不到的角度偷笑,還朝她眨了眨眼睛。
留星舍的這張值日表其實是飯後收拾廚房和洗碗的日程安排,根本不包括做飯,但因為是左拉列的,所以他把自己也列在了上面。
事實上,白華和梅玖都是不讓他值日的,每次輪到左拉值日的日子,他們兩個就會合力把事情處理掉。
梅玖不知道左拉為什麼要這樣說,可學長都朝她使眼色了,她也不好拆學長的台吧?
猶豫了一秒鐘,正想順著左拉的話開口,沙發靠背上的紅卻率先搶過了話頭,大剌剌地說:「當然是真的啦,我們家阿玖做的咖哩雞最好吃了,還有羅宋湯!那個味道呀,總感覺吃一輩子都不會膩呢。白華那小子的手藝雖然沒我家阿玖好,但也不錯喔,雷瑟可喜歡他做的蔬菜沙拉了!」
紅說得有模有樣,別說卓亞了,就連梅玖都被牠說得一愣一愣的,根本回不過神。她甚至忍不住開始回憶,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過咖哩雞和羅宋湯,不然的話,紅的語氣怎麼會那麼肯定?
卓亞聽後則徹底陷入了石化狀態,他呆呆看著梅玖,許久都說不上話來,梅玖也看著他,心裏想:卓亞這傢伙一看就是從來不進廚房的人,要他下廚不是為難他嗎?學長到底想做什麼呢?
五分鐘後,卓亞轉頭又朝值日表看了一眼,突然目光一亮,跑到左拉身邊,拽了拽他的圍裙神色激動地問:「學長,那我不要經常來,只偶爾來一次的話可以不下廚嗎?或者我每次都帶點材料來行不行?我實在不會做飯,你就放過我吧。」
一句話不但說得紅和梅玖目瞪口呆,就連左拉和阿碧都愣住了,只有沙發上的庫洛嘴角一抽,再度用爪子捂住了眼睛。
主人啊主人,你已經到了連求饒這種事都能張口就來的地步了嗎?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交誼廳裏頓時安靜下來,卓亞在幾秒鐘後終於意識到自己失態,耳根有點發紅,可到底還是保持住了風度,咧嘴笑著說了句,「學長,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後天再來,我會記得帶最新鮮的食材過來的!」接著朝庫洛一招手,一溜煙跑了出去。
大門被關上後,梅玖一臉詫異,看著左拉目瞪口呆地問:「學長,卓亞那傢伙不會是在實踐課任務的時候被什麼鬼魂附身了吧?」
否則的話,怎麼解釋他剛才那麼反常的舉動和言語呢?無所不能的天才資優生,不但大方承認他也有不會做的事,還跟學長討饒甚至賣萌?
料理台邊的左拉已經回過神,好笑地說:「怎麼會呢,如果被附身的話,妳應該能感覺到鬼魂的靈力吧?」
梅玖眉頭一挑,轉頭朝值日表看了一眼,納悶地說:「可是,他明明說要吃學長你做的料理,卻又說後天來,後天值日表上是我吧?這樣混亂的邏輯可不像卓亞啊。」
一句話說得室內再度陷入了沉默,左拉維持著滿臉的笑容,可嘴角卻禁不住微微抽搐。紅和阿碧對視了一眼,一個捂著肚子偷笑了起來,另一個則躲在左拉身後偷笑,兩隻靈獸都盡量不發出聲音,憋得都快內傷了。
那邊梅玖卻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經地說:「如果他後天來,發現我們並沒有按照值日表做飯會很尷尬吧,不行,還是讓他今天過來吧,學長,你覺得呢?」
一滴冷汗從左拉額頭滑落,他倒是沒想到阿玖會後知後覺到這種地步,卓亞那小子哪裏是想吃他做的料理,可惜阿玖完全沒有意識到。
不過,就讓他們這樣自由發展好像也挺有趣的,他也沒必要去多事不是嗎?
想到這裏,左拉恢復了燦爛的笑容,重新開始手邊的忙碌,輕巧地道:「我都OK,阿玖妳決定就好了。」
「那我發簡訊給他。」梅玖回到沙發上坐下,很快編輯了一條簡訊發給卓亞:你不是要吃學長做的菜嗎?應該是今天啊,快點過來吧。
過了五分鐘,卓亞回了消息過來:我的舍友都回來了,硬拉著我去餐廳,我後天再過去啦。
後天不是學長做菜啊,你不是想吃學長的料理嗎?
咦?是這樣嗎?難道我看錯值日表了?
對啊。
那後天是誰?
你管後天是誰,反正想吃學長的菜就今天過來,否則逾期不候。
沒關係,總能吃到學長的菜嘛,再說我對妳或者越級小子的手藝也很有興趣。
這句話的末尾附了一個壞笑的表情,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個表情的瞬間,梅玖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只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就差沒掉滿地了。
左拉這時候已經把做好的菜端過來,見梅玖驚嚇的樣子,好笑地問:「他怎麼說的?」
梅玖把隨身機丟到一邊,起身幫忙端菜,無奈地說:「他一定要後天來,就算我告訴他看錯了值日表也不改主意呢,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
左拉聞言,唇邊笑意更深,試探地問:「那阿玖妳打算怎麼辦呢?」
梅玖翻了翻白眼,隨後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豎起右手食指說:「明天是週末,我姑姑下週生日,我打算回家陪她兩天呢。不如學長和小華也出門,讓他吃個閉門羹。」
話音剛落,一道冷冰冰的嗓音在門口響起,「讓誰吃閉門羹?」
梅玖和左拉一起抬頭,只見宿舍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白華面無表情地走了進來,看到他們抬頭,很自覺地開口,「我回來了。」
雖然白華的性格還是和學期開始的時候差不多,但至少現在在留星舍,他和梅玖以及左拉的相處已經很自然,三個人成為了一個密不可分的小團體。
「小華我跟你說喔,卓亞那傢伙……」
梅玖把之前卓亞來的事說了一遍,左拉則盛好了飯端給兩人,還體貼地遞上筷子,在她說完後,笑咪咪地問白華,「你怎麼看?」
白華的表情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過,這會兒聽到左拉問話,眉梢輕輕挑了挑,開口道:「比起閉門羹,讓他過來看到滿桌子吃剩的空盤子不是更有趣?」
「噗—」這一次左拉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梅玖反應過來後也是忍俊不禁,拿筷子尾部戳了戳白華的臉頰,好笑地說:「小華真是變壞了,開始會整人了。」
白華身子朝後仰了仰,翻著白眼,「明明是你們想整他吧,不過這樣也好,免得他隔三差五往我們留星舍跑。」
白華這句話隱約帶著一股怨氣,梅玖聽後愣了愣,隨後才意識到,好像自從上次一年級校外參觀活動去了藍倫斯先生的事務所,他們幾個受藍倫斯先生之託,一起處理了有關怨靈劉曉娜的委託後,卓亞就經常出現在留星舍。
只不過,那傢伙每次來的藉口都不一樣,一會是測試道具,一會是發材料,一會又說代老師收作業,還有一次的藉口竟然是凌傑舍停電了!
這麼說起來,像今天這樣說來蹭飯還算是比較正常的藉口,唔,真是可惡,明明大家都是高中一年級的學生,為什麼那傢伙好像特別閒的樣子?
這學期的課程進行了大半後,各科目都開始寫小論文,咒術課還有很多額外的練習作業,就拿她來說,雖然現在補習基本都結束了,但每天的課程結束後都要忙著完成作業和練習,就連每天飯前飯後的休息時間都在看左拉給她佈置的課外書。
白華雖然輕鬆些,但也是經常在實踐課結束後就泡在圖書館,直到吃飯時間才回來。班上其他同學就更不用說了,經常有抱怨作業做不完的,早上也時常能看到一大半的人都頂著黑眼圈出現在教室裏。
可在這種情況下,卓亞每天神清氣爽地來上課,放學後還經常往留星舍跑……這傢伙莫非是故意來刺激他們,好彰顯他才是個真正的天才,他們這屆最厲害的資優生?
梅玖沒有意識到,她的思維已經如徹底脫韁的野馬,跑到完全不知所謂的方向去了,而且還徹底想歪了卓亞的意圖……
「阿玖,阿玖!」
臉頰突然被什麼東西用力拍了一下,外加在耳邊響起的呼喚讓梅玖回過神,她眨巴了下眼睛,看到捧著雞腿的紅正站在她腦袋邊上,剛才甩到她臉上的正是牠毛茸茸的尾巴。
「阿舊妳債發什末呆呀,飯柴都冷掉了。」紅鼓著腮幫子,一邊大口嚼著雞肉,一邊口齒不清地說著。
梅玖看了看對面吃得正歡的白華,語氣嚴肅地開口,「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注意到她是看著自己說的,白華沒接話,只用眼神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為什麼卓亞那麼閒?他應該要和我們完成一樣的作業和練習吧?怎麼感覺他時間比我們多好多的樣子?」
梅玖實在想不通,她承認卓亞是比他們要厲害啦,但差距有大到那種程度嗎?她自認完成作業的速度已經很快了,得到的分數也一直很好,可如果隔三差五往外面跑,她絕對會來不及完成!
提到這個問題,白華原本歡樂的吃飯情緒也遭到了破壞,他沉下臉,撇了撇嘴說:「不然妳以為他是怎麼創造那一系列學院紀錄的?」
邊上的左拉笑了笑,語氣柔和地說:「雖然從來沒有人說卓亞是天才,但事實上他確實是天才中的天才,他在幼兒園的時候就打破了很多初中生才能競爭的紀錄呢。」
這樣厲害的事實讓梅玖忍不住嚥了口口水,她不解地問:「那到底為什麼沒人說他是天才呢?」
「因為他是靈界四大世家之一,卓家的人,所以天才什麼的對他們來說,都是理所應當的事。」
這樣一說,梅玖多少有些明白了,像靈界這種明確用力量界定強弱的世界,會有所謂的世家,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
恐怕這四大家族的人天生靈力就比其他人強不少,很多在平凡人看來難以企及的目標,在他們看來都是小菜一碟吧,所以比一般人厲害是應該的。這樣的話,確實就不會有人再說他們是天才了。
白華挖了一大口飯菜塞進嘴裏,低聲嘀咕了一句,「聽說卓亞前輩本來不應該進司靈學院的。」
左拉點了點頭,饒有興致地說:「這件事我也聽說過,不過原因好像沒有人提起過呢。」
話題進行到這裏,一直悶頭吃著蔬菜沙拉的雷瑟抬起頭說:「因為世家的人沒有做司靈的前例,所以卓亞選擇進司靈學院是件很奇怪的事。」
「欸?雷瑟你知道這件事?」梅玖立刻好奇地瞪大了眼睛,指望雷瑟再透露一些消息。
雷瑟點了點頭,用翅膀拍了拍紅,海盜狐狸正好啃完雞腿,打了個飽嗝後大剌剌地說:「意識到卓亞的身分後我們就特別打聽了一下,畢竟就算是我們靈獸,也是很難得可以看到世家的人嘛。」
「原來是這樣。」
「嗯,卓亞好像是自己選了司靈學院,家族的長輩也沒有反對的樣子,就這樣進來了。」
「可惡,他沒事跑到這裏來幹麼。」白華非常不爽地又咕噥了一句,夾起一隻雞腿,惡狠狠咬了一口。
梅玖被他的反應逗樂,噗哧一笑,剛出聲,立馬接收到了他瞪過來的凶狠眼神,當即笑得更歡了。
左拉感慨地說:「所以呢,這方面就不要去和卓亞比較了,他應該是真的很閒,我懷疑整個高中的課程他其實都已經學會了。」
「確實有可能,畢竟他連附身都會了,庫洛也說以他的年紀而言相當了不起呢。」梅玖想起卓亞曾經兩次展露附身的技巧,心中不由得也產生敬佩之意。
同樣作為劉曉娜事件的參與人物,左拉也記起那次卓亞曾經用附身的方法救了秦敏的肉體,好奇地問:「他的附身能堅持多久?」
「五分鐘。」梅玖很平靜地回答了,可左拉和白華卻變得不平靜了,兩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明顯的驚訝,就連雷瑟都「咦」了一聲。
梅玖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反應這麼大,只有紅舔了舔牠油乎乎的爪子,笑嘻嘻地說:「附身術雖然是高中三年級的課程,但大多數人在畢業的時候也只能附身一、兩分鐘而已,我記得當年的畢業紀錄也只有五分鐘吧,卓亞到三年級估計會以很大的差距打破這個紀錄呢。」
畢業紀錄嗎?梅玖心中也不禁浮起一絲嚮往,卓亞那傢伙還真是叫人羨慕啊,這就是所謂的天之驕子吧。
「學長,你們已經開始學習附身術了嗎?」白華在這時停下了手裏的筷子,一本正經地問。
左拉挑了挑眉,輕輕點了點頭,無奈地說:「是啊,不過大家的進度都不算好,大半個學期下來,大多數人還是無法成功附身。」
「學長你呢?」
「我也還沒完全掌握到要領,雖然碰巧成功了幾次,但都沒能超過三十秒。」
在一向崇拜自己的學弟妹們面前坦承自己的能力不足,左拉並沒有覺得難堪,雖然記憶力超群,但要說技巧能力方面,他確實談不上是天才。
白華聞言沉默了好一會兒,眉頭微微皺著,似乎是在為什麼事煩惱,梅玖看了他一眼,一下子就明白他在想什麼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語氣有些戲謔,「小華,你是不是也想學附身術?」
白華抬眼瞪她,撇了撇嘴卻不答話,這等同默認的小動作頓時讓梅玖笑得更樂了。
白華對卓亞的競爭意識那可不是一般的強,雖然他自己也清楚他和卓亞之間還存在一段差距,但落後太多他可是不能忍的。
卓亞都能附身五分鐘了,他卻還完全不會?開什麼玩笑,卓亞能做到的事,他只要勤加練習,一定也能做到!
左拉之前倒是沒想到這點,如今聽梅玖提了,笑著說:「你們兩個想學的話,我可以把理論教給你們,至於實踐練習可就得靠你們自己了。」
這話一說出口,梅玖的眼睛立刻開始發亮。
老實說,她對卓亞的競爭意識雖然沒有白華那麼強,可到底也是有的。當初知道卓亞會附身術時她就有想學的念頭,可那時候她還在補習以前的課程,根本沒時間額外去學,現在補習都結束了,是個好時機。
「我想學。」白華神色堅定地率先開了口,說完,他轉頭看向梅玖,眼中全是殷切的期待。
他鮮少露出這麼明顯的情緒波動,所以梅玖會心地眨著眼睛對左拉說:「反正一個人是教,兩個人也是教,我們當然一起學啦。」
左拉也溫柔地點了點頭,用筷子指了指桌上的菜,示意兩個人快吃。
白華沒有立刻動筷,反倒一臉急切地問:「學長,那今晚就開始嗎?」
一句話逗笑了左拉和梅玖,兩人對視一眼,都無奈地搖了搖頭。左拉思考了幾秒鐘後答道:「還是下週一開始吧,我還要幫你們整理一下筆記。」
白華聞言眉梢高高揚起,原本想說以左拉的記憶力,整理個筆記還不是分分鐘的事,今晚肯定能搞定了,明天就可以開始。
可一轉念想到梅玖這週要回家陪親人提前慶生,當即只能悻悻地撇了撇嘴,不情不願地繼續吃飯,那樣子倒好像是左拉今天的料理不美味似的。
梅玖看著他彆扭的樣子,等三個人都放下筷子後,她用力拍了一下手,神采飛揚地說:「那我們就說好啦,後天來實行名為『讓卓亞吃閉門羹大作戰』的計畫!說起來,你們兩個有地方去嗎?」
「我也好久沒回家了,正好回去一趟。」左拉回答得很快,看來是之前就已經想好了。
倒是白華面無表情地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吶吶開口,「我也回家好了。」
梅玖見大家都有了安排,滿意地點了點頭,心情愉快地收拾碗筷去了。白華起身幫忙,看著她始終燦爛的笑臉,無奈地在心裏歎了口氣—
早知道可以跟左拉學長學附身術,他一開始就不會同意什麼讓卓亞吃閉門羹大作戰了,白白浪費一個週末的好時光!
第二天,留星舍的三個人睡到自然醒,起床後一起吃了早餐,就各自回家去了。
在家裏陪梅靜度過了一個愉快的週末後,週日下午坐在回學校的巴士上,梅玖收到了哈里斯老師群發的簡訊—
各位同學好,學期臨近尾聲,我們的實踐課難度也將再度升級。從明天開始,將發佈三人一組的實踐課任務,請大家做好準備。
三人一組的實踐課任務?梅玖瞪大眼睛,回憶了一下最近任務的完成情況,額頭也禁不住滑下一滴冷汗。
除了和駱琳那次搭檔得到了A級評分以外,之後的所有實踐課評分她都只得到B級,甚至還有一次差一點點就要超出任務時間無法完成。
可現在,哈里斯老師居然說任務難度還要再升級?
梅玖覺得頭有點痛,表情也不禁變得扭曲起來,她肩膀上的紅察覺到後,立刻摸著她的腦袋問:「阿玖,妳這是怎麼啦?」
梅玖扭頭哀怨地看了牠一眼,不答話,只晃了晃手裏的隨身機示意紅自己看。巴士上人不多,三三兩兩分散坐著,但普通人是看不到靈獸的,如果她回話,在旁人眼中看起來就是自言自語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這一路上基本都是紅自己在說話,梅玖只偶爾壓低了聲音應兩句。
紅在看過哈里斯發來的簡訊後,哈哈笑了起來,坐在她肩膀上,晃著兩條胖乎乎的小短腿說:「阿玖我和妳說喔,司靈學院的學生在高中階段要完成的實踐任務,難度由淺入深分為E、D、C、B、A、S六個級別。基本上,一年級會完成前兩個初級難度,以及嘗試一些C級任務。而二年級則主要完成C級和B級兩個中級難度,臨近學期末嘗試A級難度。到了三年級,就主要是A級和S級這兩個高級難度啦。」
聽到這樣的解說,梅玖的情緒頓時變得複雜起來,也就是說,最近這一個多月近兩個月的時間,她完成得不算太好的任務都只有D級難度嗎?看來當一個優秀的司靈,比她想像的要難一些呢。
不過也是啊,如果是完全沒有挑戰性的事,老媽又怎麼會極力推薦給她呢?老媽再三說司靈學院適合她,並不僅僅是在說環境,像這樣不斷迎接挑戰、解決難題,才是她一直以來嚮往的人生啊。
想到這裏,梅玖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露出一抹滿懷自信的笑容。紅看著她,似乎也明白了她的心思,開心地笑了起來。
巴士到站的報站聲在這時響起,梅玖把隨身機丟進背包,起身走到後門,在車停穩後下了車。
傍晚,夕陽的紅光在天際蔓延,學校所在的這條荒僻小路上的路燈十分昏暗,儘管天還沒有完全暗下來,路也有些看不清了。
梅玖拿出手機打開照明功能,嘴裏嘀咕了一句,「看來以後不能這麼晚回來,天一黑,這荒山野嶺的還真有點恐怖。」
「哈哈,阿玖妳一個司靈又不怕鬼,有什麼好擔心的?」
「雖然不怕,可有時候還是會被嚇一跳嘛。」
「是嗎?那一般什麼情況下會被嚇一跳呢?」
「唔,比如看到滿臉血的鬼,或者踩到什麼沒注意的東西—」
梅玖的話說到這裏戛然而止,原本邁開的步子也倏然僵住,渾身的神經更是繃緊,就連心跳都隱隱失了序。
「阿玖,妳怎麼了?」海盜狐狸察覺到異樣,跳起來發問。
梅玖瞪著眼睛,緩緩低下頭,只見她邁出去的右腳正踩著一團黑漆漆的不明物體,而此刻,那團不明物體正發出急促而微弱的喘息聲……
第二章 威力強大的暗黑料理
「哇啊!這什麼東西呀!」
結果梅玖還沒叫出來,紅已經扯開嗓子大喊了一句,梅玖渾身一震,用力收回腳,往後連退了三步,這才捂著胸口喘了口氣。
所以她就說嘛,以後還是要早點回學校,這黑不拉嘰的天色根本就看不清腳下,很容易踩到不該踩的東西好不好!
地上黑漆漆的一團東西蠕動了一下,梅玖把手機照過去,這才發現那是一隻看起來很虛弱的黑色小狗……不對,黑色小狗的鬼魂。
小狗渾身黑色,四肢和鼻翼兩側卻是棕色,大大的耳朵耷拉在腦袋上,曲起的前肢用了幾次力,卻沒能將自己的身體撐起來。
牠的腦袋上有一個小小的白色十字形印記,看起來像是胎記,又像是長時間沒有褪去的疤痕。
梅玖盯著牠看了好一會兒,摸了摸下巴說:「唔,這好像是一條杜賓幼犬耶,不會是剛出生就死了吧?」
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杜賓犬的海盜狐狸翻了翻白眼,拍著胸口說:「原來是條小狗嗎?真是嚇了我一大跳,這邊平時沒什麼人來,牠大概是被遺棄了吧。」
梅玖聞言微微皺起了眉,伸手把小杜賓犬抱了起來,摸著牠的頭說:「好可憐的狗狗,靈力都快要耗盡了。阿紅,我可以帶牠回學院嗎?」
「當然可以啊,反正學校裏收留了很多這種鬼魂嘛。」紅對這件事並不在意,隨口答了一句。
梅玖點了點頭,朝乖乖伏在她懷中、閉上眼睛的小狗看了一眼,繼續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上了半山腰,荒涼廢棄的舊宅很快出現在眼前,太陽這會兒已經下山了,山上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全靠梅玖的手機照明。
纏滿宅子的爬山虎在暗夜下像張牙舞爪的妖怪,風一吹還會發出窸窣的低響,就算是紅也不免覺得有點嚇人,禁不住催促梅玖快點走。
當她靠近舊宅時,懷裏的小杜賓犬突然劇烈地顫抖了一下,接著彷彿害怕般低吠了起來。
狗叫聲瞬間打破了寧靜,梅玖打了個激靈,安撫性地摸了摸牠的腦袋說:「別怕別怕,這裏只是看上去嚇人啦,我們很快就到學院了。」
說完,她伸手推開鐵門,一大片光暈瞬間撲到眼前,一秒鐘後,荒山棄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柔和路燈照耀下的豪華校舍。
「總覺得這扇門不管走多少次,都還是會感覺很神奇。」進了學院,安全感瞬間回歸,梅玖感慨地說了一句,把懷裏的小狗鬼魂放了下來。
果然,前一秒還怕得渾身發抖的小狗瞬間來了精神,尾巴歡快地搖了兩下後,就沿著寬敞的道路往前跑去。
梅玖沒去管牠,笑了笑,邁開步子緩緩往前走。
紅甩了甩尾巴,一隻前爪摸著下巴說:「這個結界可是盧傑的得意之作,確實很令人驚豔,靈界的司靈學院總部也有一個,可以直接傳送到人界來。各科的導師們平時就是用那扇門往返於靈界和人界的校區。」
「那就是說,我們也可以用那扇門去學院的總部囉?」
「當然啦,說起來,阿玖妳還沒去總部參觀過呢,有機會可以去看看喔,那邊比分部還要漂亮呢。」
比這邊還漂亮嗎?梅玖的眼中頓時浮現期待的神色。
唔,那真的很有必要去參觀一下耶,這邊的分部都已經讓她大開眼界了,靈界的學院總部,那得漂亮成什麼樣子呀?
一人一靈獸有說有笑,很快走到了留星舍,結果一靠近大門,就聽到裏面傳出了令梅玖感覺非常微妙的對話聲—
「阿玖到底去了哪裏?」
「這種事前輩不應該來問我吧。」
「她這麼晚還不回來,難道你就不擔心嗎?她家在很遠的地方吧,那條上山的路沒有路燈,而且連一條好好的山路都沒修過!」
「學長這麼擔心的話,不會打隨身機問一下嗎?」
「廢話,要是能打通的話我還會問你嗎?她的隨身機根本沒有人接。」
其中一個的聲音屬於卓亞,而他責問般的話則讓梅玖愣了愣。
唔,卓亞是在為她擔心嗎?可是,他怎麼會知道那條路沒有路燈,而且沒好好修過呢?身為靈界人的他,應該從沒走過那條路才對吧?
她摸出背包裡的隨身機,這才看到未接來電有好幾通,都是卓亞打來的,原來隨身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調到了震動,而她居然沒有發現。
門的那一側許久沒有響起回應,就像是白華不願意再理睬卓亞似的,周圍陷入了安靜,梅玖聽到自己的呼吸聲清晰地迴蕩在耳邊。這種感覺很尷尬,明明她才是留星舍的成員,但此刻,她卻覺得似乎不應該推開眼前這扇門。
正猶豫著,大門突然被人從裏面打開,驟然從室內流瀉出的光線讓梅玖一怔,抬起頭,卓亞驚訝的視線瞬間撞進眼簾。
銀髮的英俊少年看到她,臉上很快浮起欣喜,眼睛也一下子亮了起來,激動地說:「阿玖,妳回來了!」
梅玖輕眨了下眼睛,晃了晃手裡的隨身機,揚起笑容,「嗯,忘記冬天太陽下山得比較早,時間其實還不算很晚。今天是我姑姑生日,我回去陪她了。抱歉,不知道什麼時候調成了震動,沒有聽到你的電話。」
聽到這句話,卓亞知道他剛才的話被梅玖聽到了,背光的臉頓時微微泛紅,撇了撇嘴說:「沒事啦,知道妳平安就好,妳再不回來,我都要去車站等妳了。」
梅玖聞言笑出聲,往前邁了一步,推著他的肩膀把他推回交誼廳,「有紅陪著我,怎麼可能會有事嘛,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後背被梅玖按住的地方傳來暖意,隔著衣物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卓亞嘴角的笑意變得狡黠起來,故意往後靠,讓梅玖不斷加重力量推他。
交誼廳裏,白華坐在沙發上,看到兩個人的動作後冷哼了一聲,接著就低下頭繼續看他的書。
梅玖一直把卓亞推到沙發邊坐下,這才轉頭看向白華,揚聲問:「小華,學長還沒有回來嗎?」
白華點了點頭,可接著就看向卓亞,「既然阿玖回來了,前輩也該回去了吧。」
「阿玖?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叫她阿玖的?」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卓亞的眉梢微微抖動,額頭隱隱跳出青筋。這小鬼什麼時候和梅玖這麼親密了?以前不是都連名帶姓叫她的嗎?可惡!
白華嘴角微微揚了起來,直視著他迫人的視線,語氣挑釁地說:「恐怕比前輩想像的還要早,但這好像和前輩無關吧?」
「你這個囂張又沒情商的小鬼,知道阿玖這兩個字代表什麼意義嗎?」
「喔?看來前輩很瞭解這兩個字的意義,不如說出來,我洗耳恭聽。」
「哼,那你就給我仔細聽好了,那代表—」
「好了啦,你們兩個,每次見面都要吵得雞飛狗跳,你們不累嗎?」眼看著兩人又要吵起來,梅玖無奈的出言阻止,順便打斷了在她看來非常沒營養的對話。
白華確實不是第一次叫她阿玖了,具體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叫的她並沒有注意,但這種叫法不是很正常嗎?就像左拉學長也叫她阿玖,她不明白卓亞為什麼要在意這種小事。
仔細想一想的話,自從卓亞成為留星舍的常客後,這兩個人就經常鬥嘴,雖然這樣宿舍裡的氣氛是比較熱鬧啦,但吵太多次也會讓人頭痛好不好,就連左拉學長也曾經私下裡開玩笑,說再看到他們吵架就要報警了。
「又沒有雞沒有狗,怎麼跳啊?」見梅玖發話了,卓亞撇了撇嘴,低聲嘀咕了一句。
他這句明顯錯誤理解的話讓梅玖原本嚴肅的表情破功,忍不住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陣「咕嚕嚕」的響聲從卓亞的肚子裏冒了出來,梅玖嚇了一跳,意識到那是什麼聲音後,驚訝地問:「卓亞,你不會還沒吃飯吧?」
因為考慮到回學校的路上時間比較久,所以梅靜沒有留梅玖吃晚餐,而是為她準備了便當,讓她帶在路上吃。
卓亞張了張口想回話,可話還沒說出口,肚子就又叫了起來,他的臉瞬間漲得通紅,站起身說:「好啦,既然妳安全回來,那我先走了,庫洛應該也等我等得急了。」
梅玖這才發現今天庫洛確實沒有跟在卓亞身邊,她一把拉住卓亞的手臂,訝異地問:「你到底等了我們多久?」
「沒多久啦,我只是今天肚子不太舒服,才不是餓呢。」卓亞語氣有些彆扭,說完就想拂開梅玖的手,只可惜梅玖比他堅定,絲毫不肯讓步。
坐在白華身邊,也攤著一本書在看的雷瑟在這時抬頭說了一句,「我回來的時候,卓亞一個人坐在門口的台階上,身邊還放著一袋食材。」
說完,雷瑟抬起翅膀朝廚房料理台的方向指了指,梅玖轉頭看過去,果然看到一袋食材放在料理台上,因為無人問津而顯得有些寂寞。
「我後天再來,我會記得帶最新鮮的食材過來的!」
很突然的,卓亞兩天前說過的話從腦海中蹦了出來,梅玖的眼睛微微睜大,唇張了幾下,卻沒能說出話來。
卓亞是真心想和他們一起吃飯的,甚至沒有忘記要帶食材的承諾,可是他們卻故意放他鴿子……不,學長和小華是聽了她的話才這樣做的,他們原本並沒有想要耍卓亞。
她以為這只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以為卓亞過來發現撲了個空就會回去,事後頂多抱怨幾句講他們不厚道。她真的沒想到卓亞會這麼期待而且認真,看著眼前這個有些狼狽的少年,她感覺到心底深處的某個地方被深深觸動了。
「庫洛……是因為餓了才先回去的嗎?」直視著卓亞的眼睛,梅玖喃喃地問。
卓亞這次沒有否認,只扭頭避開和她的對視,好半晌才撇了撇嘴說:「我知道我不受歡迎,妳放心,以後我不會再來給你們添麻煩的。」
說著這句話時,卓亞臉上浮起了一貫的驕傲和倔強,不禁讓梅玖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那天,在大禮堂舉行的開學典禮上,因為她在卓亞上台發言時睡著了,結果這傢伙就不高興了的事。
當時他從台上走下來的時候一臉冰霜,她曾想過,這是個很不好相處的人。然而這大半個學期下來她才體認到,卓亞或許在某些方面很霸道,但絕對不是個難相處的人。
他也喜歡參加和朋友的聚會,和要好的同學一起吃飯,討論課業上遇到的難題—如果他有的話。天之驕子,其實和他們一樣都只有十六歲而已。
見梅玖一直沒有回話,卓亞一顆心筆直往下沉,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他只是想嘗嘗梅玖的手藝,想對她多一點瞭解,這樣渺小的願望難道也無法實現嗎?
還是說,比起他,她更喜歡左拉學長和越級小子?又或者,她討厭他?只要一想到有這種可能,胸口的煩悶就變得愈加嚴重,甚至此刻站在她面前,都讓他覺得很難堪。
卓亞再次試圖抽回手臂,他的驕傲讓他無法繼續留下,但這一次,梅玖依然比他堅定,握住他手臂的指尖不斷用力,根本不給他抽手的可能。
「卓亞,我要向你道歉。」梅玖的眼睛筆直看著卓亞,神色間的認真讓他再沒有逃避的可能。「對不起,是我出的主意,叫左拉學長和小華也回家,讓你吃閉門羹的。」
聽到她親口承認,卓亞眉頭微微皺了皺眉,不甘心地問:「為什麼?」
梅玖聳了聳肩,重新把他按坐在沙發上,脫掉外套,捲起袖子說:「理由你就別問啦,是我們留星舍內部的原因。那個……煮麵吃好不好?這個最快了,不會讓你等太久。」
原本卓亞聽到前一句話還很失望,以為梅玖真的討厭自己,可當他聽清了後一句,而且確定自己沒有聽錯時,欣喜立刻從心底深處冒了上來。
「當然,我從來不挑食。」卓亞回得很快,生怕梅玖會改變主意。
沒想到他話音剛落,白華就冷哼了一聲,「喔,是嗎?我怎麼聽餐廳的阿姨說過,整個一年級裏嘴巴最刁的人就是前輩了。」
「你胡說!餐廳阿姨才不會這麼說我!」
「確實,原話是『雖然卓亞同學是一年級裏嘴巴最刁的人,但誰讓他長得那麼好看,真是讓人無法抱怨呢』。」
白華學著阿姨們的口氣,話說得唯妙唯肖,頓時就把紅給逗樂了,連雷瑟的翅膀都忍不住微微顫動了兩下。
之前和梅玖的愉快交談,讓幾乎已經把白華這個人給遺忘的卓亞瞬間抓狂,緊握的拳頭上蹦出一個碩大的青筋,咬緊了牙關才強忍下揍人的衝動。
這個死小鬼整天和他作對,到底想幹什麼!可惡,如果不是阿玖也在的話,他現在就用咒術封住這小子的嘴,把人丟到外面去!
這邊卓亞氣得半死,那邊梅玖也哈哈笑了起來,回頭看了卓亞一眼說:「卓亞,我可事先說好,我做的料理味道和學長可是沒法比的,就算你覺得不好吃,也絕對不許說出來喲。」
卓亞被她說得臉上發燙,語氣彆扭地說:「阿玖妳別聽這小子的,我……」
雖然很想為自己辯駁幾句,但白華沒有撒謊也是事實,想當初他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還覺得挺得意,現在卻恨不得時間倒流。
不過看梅玖的樣子也不像是會在意這些的人,哼,臭小子,想敗壞我的名聲,影響阿玖對我的印象?你的如意算盤可打錯了。
卓亞想到這裏,朝白華抬了抬下巴,調整了下坐姿,一副「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較」的樣子,逗得看戲的紅肚子都要笑痛了。
白華瞥他一眼,突然張口朝廚房說:「阿玖,我也有點餓了。」
廚房裏很快傳來梅玖輕快的回應,還伴著點火的聲音,「是嗎?那正好,反正一碗也是煮兩碗也是煮,你們等我一下喔,很快就好。」
這邊梅玖忙著燒開水和去冰箱裏拿麵條,那邊交誼廳裏卻是再度雞飛狗跳,就差沒打起來了。
「你不是在家裏吃過飯了嗎?怎麼可能現在就餓!」卓亞怒瞪白華,一句話說得咬牙切齒。
白華不甘示弱地回瞪他,冷冷回道:「這就不勞前輩費心了,再說也不是前輩煮麵給我吃。」
「難道給阿玖添麻煩你就心安理得嗎!」
「阿玖都沒嫌麻煩,前輩不覺得自己管得太寬嗎?」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我不明白前輩的意思。」
「你們兩個!再多吵一句就誰都不要吃了,實在要吵給我出去吵!」在廚房裡忙碌的梅玖再也忍不住,徹底發揮女漢子的本性,一句獅子吼立馬讓交誼廳安靜下來。
就在這時,宿舍的大門被人從外面用鑰匙打開,左拉從外面探進了頭,直接揚聲喊道:「阿玖,妳來一下。」
「學長?怎麼了?」梅玖沒有立刻過去,而是把手裏的麵條扔進了鍋裏,調好火力,囑咐紅幫忙照看後才出去。
交誼廳裏,卓亞和白華彼此對視一眼,同時冷哼了一聲扭過頭,接著不約而同的也跟上了梅玖的步伐。
留星舍大門外,左拉面色凝重地站在台階上,正低頭看著什麼東西,梅玖狐疑地探出腦袋,剛想問發生什麼事了,身體卻僵住了。
「小白!奇怪了,小白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一聲驚呼,她匆匆繞過左拉蹲下身,捧起了看起來非常虛弱的小狗鬼魂。
小白仍和記憶中一樣,全身雪白,非常可愛,但原本蓬勃的朝氣現在卻一點都不剩了,牠蜷縮在梅玖懷中,發出嗚咽般的低鳴。
「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變得這麼虛弱呢?」梅玖捧著牠左看右看,卻看不出有什麼毛病,只能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左拉。
左拉皺著眉沒有立刻答話,他很少露出這麼遲疑的神情,這使得梅玖心裏立刻浮起了不祥的預感。
他肩膀上的阿碧在這時捧著下巴說:「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取了靈力呢,阿玖,這就是妳之前提過,和妳一起來到學院的動物鬼魂嗎?」
「嗯,我前陣子還跟校長打聽過牠的情況,校長當時告訴我狗狗們都喜歡住在後花園,我本來想過幾天就去看牠的。」
進入學院以來,雖然一直惦記著小白的情況,但因為課業繁重,她著實沒法抽出空去看小白。而另一方面,梅玖想,既然牠在這裏有了同伴,那也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誰知道不過隔了幾個月,小白居然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總之先把牠帶進宿舍吧,司靈學院的空氣靈子含量比別的地方高很多,只要給牠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休息,很快就能恢復元氣了。」阿碧給出了合理的建議。
梅玖心中雖然還有疑惑,可看著小白不舒服的樣子實在心疼,當即點了點頭,抱著牠回了宿舍。
左拉和阿碧很快跟了上去,倒是卓亞和白華兩個人還愣在門邊,對峙了片刻後,卓亞揚聲朝屋裡喊,「阿玖,這麼說來這隻狗的名字叫小白?」
聽到問話的梅玖回過頭,率直地說:「是啊,因為牠全身都是白色的嘛。」
卓亞聞言,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我記得妳之前叫這小子的時候,似乎也用過小白這個名字?」
就算他不說這小子是誰,所有人也都清楚他是在說白華。
果然,他話音剛落,白華身上驟然殺氣四溢,瞪向他的眼神幾乎像尖刀一樣。
梅玖的腳步剎那間停止,額頭滑落無數冷汗,顯然已經回想起之前在藍倫斯事務所發生過的事,並且意識到她犯了多麼不可饒恕的錯誤。
「呃,小華,我那個時候真的不是故意的……」
寒氣重到幾乎能凍傷人的小冰山根本不想聽她說話,掉頭就走。
「誤會!這是誤會!小華你聽我解釋……」梅玖在後面追著喊了兩句,但白華根本不為所動,轉眼就從眾人眼中消失了。
他這一走,梅玖頓時轉頭瞪了卓亞一眼,沒好氣地說:「卓亞,你是唯恐天下不亂嗎?」
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卓亞一定是故意提起這件事,目的就是要氣白華。
見她似乎生氣了,卓亞立刻舉白旗投降,無奈地說:「我哪有,我只是和他開個玩笑嘛,哪知道他會反應這麼大。」
梅玖還想說什麼,卓亞已經揉著肚子哀叫起來,「我好餓啊,阿玖,這樣好不好,我吃完飯就去把越級小子找回來,妳的麵應該煮好了吧?」
「小華前面也說餓了耶,你好意思一個人吃嗎?」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只是想吃妳煮的東西而已,哪裏是真的餓。」
「你又知道了?」
「好啦好啦,那這樣,我叫庫洛去找他行了吧?我都快餓死了,妳就讓我先吃吧,好不好?」
卓亞一臉可憐兮兮的,就差沒伸手拽著梅玖的衣袖搖兩下了,梅玖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只能翻了翻白眼先讓他進屋。
才進門,瓦斯爐旁的紅正好大聲叫了起來,「阿玖,快過來,快過來,水滾啦!」
梅玖連忙跑過去,順便問左拉,「學長,你吃過晚飯了嗎?」
左拉溫和地笑了笑,側頭朝卓亞瞥了一眼,故意說道:「吃過了,不過難得阿玖下廚,我倒也想嘗一點。」
「那正好,小華的那碗你先吃,等他回來我再煮給他。」
梅玖話音剛落,沙發上的雷瑟直到這時才抬起頭,狐疑地問:「白華去哪裏了?」
卓亞一看到牠,立刻激動地說:「雷瑟,你應該能感應到白華的位置吧?要不你去找他回來,免得我叫庫洛去找牠還沒辦法定位。」
「發生什麼事了嗎?」雷瑟注意到了梅玖帶回來的小狗鬼魂,飛到近處仔細地看了看後發問。
阿碧立刻自告奮勇解釋起來,「我和左拉回來的時候就看到牠趴在台階上,朝著我們的宿舍門嗚嗚叫著,因為以前梅玖提過她從校外帶來了一隻小狗,所以我們就猜想會不會是牠啦。」
「牠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取了靈力?」
「看起來像是這樣呢。」
紅在這時也來到了眾人身邊,雷瑟轉頭和牠對視了一眼後,沉聲說:「我去找白華。」
說完,也不等其他人反應,便直接消失在了空氣中,這個舉動讓一直在邊上觀察牠的左拉微微皺了皺眉。
梅玖把煮好的麵條端了過來,卓亞神色激動地迎了上去,殷勤地接過托盤,還主動招呼左拉過去吃。
也不知道為什麼,同樣是吃梅玖煮的東西,如果是左拉學長的話,就不會讓他覺得反感,要怪就怪越級小子平時太討人厭了,哼。
心裏這樣想著,卓亞夾起麵條吹了吹,一臉幸福地吃了起來。
可一口麵還沒嚥下去,他臉上的表情就變得很微妙,而原本掛在嘴角的笑容也徹底僵硬,整張英俊的帥臉都幾乎扭曲了。
注意到他的表情變化,左拉輕眨了下眼睛,也嘗了一口—
兩秒鐘後,一向笑容滿面,讓人感覺如沐春風的左拉滿頭黑線地抬起頭,看著梅玖乾巴巴地問:「阿玖,妳是不是第一次煮麵?」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靈界插班生》【期末測驗戰魔王】

    《靈界插班生》【期末測驗戰魔王】
  • 2.《靈界插班生》【校外服務打惡鬼】

    《靈界插班生》【校外服務打惡鬼】
  • 3.《死神的戀愛副本》【我的桃花業障重】

    《死神的戀愛副本》【我的桃花業障重】
  • 4.【靈界插班生】全3冊

    【靈界插班生】全3冊
  • 5.《靈界插班生》【新生訓練是超度】

    《靈界插班生》【新生訓練是超度】
  • 6.《死神的戀愛副本》【少女需要勇者喔】

    《死神的戀愛副本》【少女需要勇者喔】
  • 7.《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下

    《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下
  • 8.《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上

    《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上
  • 9.【妖怪美男聯盟】全3冊

    【妖怪美男聯盟】全3冊
  • 10.妖怪美男聯盟之《天師小鮮肉》

    妖怪美男聯盟之《天師小鮮肉》

本館暢銷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