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館 首頁

就是要讓你哭
分享
月光之城030

排球社的祕密之《皓日東昇》

  • 作者志藍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0/05/01
  • 瀏覽人次:484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試 閱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青梅竹馬、深情揪心】

「這個給你,你嫁給我。」
從十年前接受那顆巧克力時,江承皓的心就被顏航生所囚禁,
但命運卻向他開了個大玩笑──
一場車禍的後遺症讓顏航生忘記了他,
甚至在重逢後對他的雙胞胎姊姊江承芸興趣高昂,
偏偏,這樣的兩人又發生酒後亂性的難堪意外⋯⋯

「喂!他為什麼摸你的頭髮?」顏航生十足妒夫的口氣。
『不干你的事!』
「干我的事,你為什麼讓那個學弟摸你的頭髮?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因為跟著他,愛犬又開始神經質地吠叫起來,江承皓不得不停下腳步,
『他問我要不要跟他交往。』
「他問你要不要跟他交往?你是同性戀嗎?」
對貶抑的語氣感到不悅,江承皓瞪他一眼。『是啦!因為喜歡過你,
所以我變成同性戀了,那你咧?侵犯過同性戀的傢伙又算什麼東西?』
顏航生被堵得啞口無言。
『滾開!不要再來煩我!我做了什麼、要跟誰交往,都與你無關!』
「怎麼會與我無關?你喜歡我耶!」
告白被拿來說嘴,江承皓火冒三丈。
『我是說喜歡『過』你,已經是過去式了好嗎!』
天大的謊言,但效果出奇的好,顏航生像沒了電般停住腳步⋯⋯
志藍
每天都要攝取BL元素的重度腐敗患者,
堅信花形透是最完美的攻,雲雀恭彌是最迷人的受。
目前最大的願望是得到一台腦內妄想文書處理器,或一天能多十二個小時寫文。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子
從很久以前,兩人總是形影不離,他們有著相似的臉龐、相同的笑靨,但是,眾人的眼光從不停留在自己身上。
「哎呀!好可愛的孩子啊!」
「嘴真甜,真討人喜歡。」
明明穿著相同顏色的衣服,擁有相似的長相,可是先被大人摸著頭稱讚的,總不是自己。
於是他一再告訴自己,即使不被稱讚,不受到注目也沒有關係,只要能夠活得自在就好。
如果想要被稱讚、被別人注意,就笑吧!
無論是不是發自內心,只要露出笑容,就能夠得到想要的稱讚,抑或者受到注意。
漸漸地,兩人的外表不再相似,他們擁有不同的身高、不同的輪廓,身體成長上的差異越來越大,甚至嗜好、活動、朋友圈也都完全不同。然而,這些不曾影響兩人之間深切的羈絆。
只不過,從小到大,自己所喜歡的東西,最後都會被搶走。
喜歡的玩具、愛吃的零食……總是被另一個人所佔據。
教自己打排球的學長,漸漸忘記他們約好的練球時間,為的是和另一個人約會;最要好的朋友也開始心不在焉,嘴裡談的問的,都是另一個人的事情。
終於有一天,他赫然發現,身邊人所在意的都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人,另一個和自己有著相似的笑靨,但氣質與性別卻截然不同的人。
其實這樣也無所謂,因為他們是最親密的姊弟,這一生,兩人都擁有無可取代的真摯情誼。
因此,他願意退讓,玩具、零食、朋友……只要能讓最愛的姊姊展露歡顏,他都不會戀棧地讓出。
可是,有些東西,還是無論如何都不想拱手讓出的。
第一章
「喂,你嫁給我吧!」
「什麼?你是誰啊?」看著這個突然站在自己家門口,比自己個頭還小的陌生男孩,他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我為什麼要嫁給你?應該是我娶你啊!不對,你是男生,我幹麼要娶你?」
「你長得很可愛,嫁給我。」
這個人怎麼都聽不懂他說的話啊!「我不要。」
「我阿嬤說,我比你大一歲,你才七歲,我已經八歲了,所以你要聽我的。」
「我不要!」
「那這個給你,你嫁給我。」
掌心被塞進一小顆有漂亮包裝紙的巧克力,他開始有點動搖。
「只要你嫁給我,我每天都會送你漂亮的東西。」
男孩就站在面前,堅定不移地望著他。看看巧克力,看看對方一點也不像女孩子的臉,他的內心陷入掙扎。
「你到底是誰啊?至少跟我說你叫什麼名字啊!」
「給你猜,你一定猜不到我的名字。」
「誰說我猜不到!」他最禁不起別人的挑釁,立刻挑戰起來。「你叫……小明?不是?」
看到男孩得意地搖著頭,真令人火大。「小華?小偉?都不是?我猜不到啦!」
「你嫁給我的話,不是就知道了?」
男孩倔強地注視著他,等待他點頭答應,卻遲遲等不到。
兩人就這般對峙著,突然間,屋內傳來母親的呼喚聲。
「小皓,要吃飯了。」
「來了!」大聲回應之後,他回頭看了看男孩失望的表情,聳了聳肩。「不想猜了,我要回家吃飯。」他毫不留戀地轉身離開,但身後又傳來男孩的呼喊。
「我很喜歡你!一定要嫁給我喔!」
什麼喜歡啊?他也是男生耶!他們應該要喜歡女生啊!真是個奇怪的人……


「小皓,你已經跟隔壁的男生交朋友啦?」
母親溫柔地笑著,一邊端出一盤盤香噴噴的菜餚。
「隔壁有男生啊?」綁著公主頭的雙胞胎姊姊,和自己有張相像的臉龐,睜著晶亮的大眼睛問。
「是啊!這幾天才來的,很活潑,比你們大一歲,大家可以一起玩喔!」
「他是一個奇怪的人。」嘴裡不甘心的囁嚅,還是被母親聽見了。
「小皓,怎麼可以這樣說人家呢?要做好朋友啊!」
「我才不要!」
「小皓!」
不悅地高高噘起嘴,他在心中抱怨那個小個子。竟然害他被媽媽罵,他才不要跟那個傢伙玩,也絕對不會嫁給他!
可是,他還是無法抗拒糖果和玩具的魅力。


「這個給你。」
每天每天,他的手上都會被塞進一個小東西,有時候是很甜很甜的軟糖,有時候是彈珠,甚至還有形狀奇特的小石頭,每天都讓他好驚喜。
他依舊不知道那個男孩的名字,對方還是不肯乾脆地告訴他,可是這樣也沒什麼關係,叫他小個子就好了啊!
雖然有時候會突然覺得,小個子其實長得比班上所有的男生都好看,不過,他絕對不會被這點東西收買,他不想嫁給小個子,但是陪他一起玩倒是可以。
只是有的時候實在很令人厭煩。
「小皓,你真的好可愛,我好喜歡你。」
這個小個子總是不厭其煩地每天向他熱情告白,還出其不意地偷親他,即使氣得跺腳也沒有用,久而久之也就懶得抵抗了。
今天手裡被塞進自己最喜歡的小狗玩偶之後,又被親了一下。
「小皓,你笑起來好可愛,可不可以多笑給我看?」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說我可愛,很煩耶!」
「那我可不可以幫你照相?」
「照相?用什麼照?」他瞪大了眼,只見小個子手裡捧著個藍色的方形物體。
「我阿嬤說這個就是相機,按一下這個地方,等個幾天,就會有我們的樣子在上面,如果你想我的話,可以拿出來看。」
「我才不會想你咧!」雖然大聲抗議著,心裡卻有點心虛。
但是小個子卻不以為意,討喜的濃眉大眼總是給人充滿活力的感覺,只是咧開了嘴笑著。
「可是我會想你啊!笑一下讓我照嘛!好嘛!笑一下。」
禁不住死皮賴臉的請求,不悅地噘起嘴之後,他還是僵硬地扯開嘴角,露出總會被稱讚的小虎牙,展現唇邊討喜的酒窩,乖乖擺出照相時被大人要求的笑容。
「喀嚓!」
圓亮的黑眼珠仔細凝視著他,小手很快按下方形物體上的按鍵,接著就是一片寧靜,彷彿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
「好啦!這樣我就可以天天看到小皓對我笑了。」
「這就是照相嗎?這樣就好了哦?」
他望著對方,無法相信一張能保存畫面很久的紙張,這麼簡單就製造好了。
可是,他只不過才發一下呆,馬上又被捧住臉親了好幾口。
「喂!你幹麼啦?」
「小皓,你好可愛,好可愛喔!」
就像跟小狗玩一樣,整個臉頰被親個不停,直到整張臉都開始發燙,他才猛地回過神來,伸出手用力推開小個子。
「神經病!我不要跟你玩了。」
捂住被親到發燙的臉,但小個子還是咧著嘴笑,被這樣輕浮的態度激怒,他頭也不回地轉身跑回家中。
「你再也不要來找我了!我討厭你!」
撂下口齒不清的絕交之語,衝進家門之後,他立刻跑上二樓的房間。
「小皓,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今天沒有跟小個子玩嗎?」
對母親的呼喚充耳不聞,他鑽進被窩之中,將整顆頭埋進棉被裡。
「卜通!卜通!」
暗暗的被窩裡,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臉很燙,感覺很亂。
討厭,這個可惡的小個子竟然讓他身體這麼不舒服,真是討厭……
「我最討厭你了!」悶在棉被裡,他對腦海裡揮之不去的臉龐,吶喊了好幾次。


手中的小狗玩偶,毛茸茸的很好摸,他一直很想要一隻狗,但是媽媽總說他還太小,無法照顧好一隻小狗,還訓他要尊重小生命。
沒有真正的小狗,還可以抱抱這隻小玩偶,只是,老是會想起小個子咧開嘴笑的樣子。
小皓笑起來好可愛,很像我在阿里山看到的太陽。
笨蛋!那叫日出啦!
是哦?所以,小皓笑的樣子就跟日出一樣。
小個子老是露出憨憨傻傻的笑容說他笑起來很可愛,跟媽媽告狀以後,媽媽說這就叫「甜言蜜語」,還是「油嘴滑舌」之類的……
「該來了吧?」
小個子每天都在這個時候找他出去玩,他已經習慣待在二樓的房間裡,從窗口窺視隔壁的動靜,等待家門口出現那熟悉的身影。
可是昨天自己對小個子大吼大叫之後,他會不會就不來了呢?
「哼!不來最好,有什麼了不起……」
但是,只要一想到對方可能不會出現,心頭還是一陣失落。
突然間,一抹小小的人影閃進視線內。
看著那總是一蹦一跳前來的身影,他立刻衝到樓下,等著小個子在門外「喂!喂!」地嚷嚷,叫他來看今天的禮物。
但是他不會立刻打開門跑出去,因為怕被發現自己其實很期待對方的來臨。
不過,今天怎麼這麼久啊?
終於無法再等待,他決定打開門自己走出去。
「你真的好可愛喔!」
咦?小個子在跟誰說話?
「嫁給我嘛!」
眼前出現的是綁著公主頭的烏黑長髮,他趕緊回到屋內關上門,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躲起來,又不是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這個給你,你一定要趕快嫁給我啦!」
曾經對自己訴說的話,卻以更為急切的口氣向姊姊傾吐著。
心跳又加快,一股熱氣衝上腦門,可是卻是一種比昨晚更不舒服的感覺。
於是,他衝回房間,再也不想聽、不想看這樣的畫面。
「小皓,你怎麼不跟小個子出去玩?」
媽媽擔心的臉龐在頭頂上空出現,身邊跟著穿粉紅色裙子的雙胞胎姊姊。
一看到姊姊和自己相似卻可愛許多的臉龐,讓他想起剛才的那一幕,胸口又一陣痛,他只是繼續坐在和室地板上,把玩著手中的小狗玩偶。
「我不想跟他玩。」
「為什麼呢?因為他老是偷親你嗎?」
「才不是咧!」
聽到媽媽提起那件事他又開始滿臉漲紅,但很快就落寞地低下頭。
「他沒有來找我。」
「你可以自己去找他玩啊!」
「我才不想跟他玩,而且我已經討厭他了。」
「皓皓每次都說討厭小個子,可是跟他玩的時候都很開心啊!」
「你這孩子,老是說討厭討厭的,小心他真的覺得你討厭他了。」
「我真的很討厭他!不來最好啦!」
「真拿你沒辦法,討厭人家就不應該收人家的禮物啊!」
「那我還給他嘛!」
賭氣地將手中的玩偶放下,他站起身來,開始尋找房間裡所有從小個子手中拿到的禮物。
「皓皓又在鬧脾氣了。」
「是啊!」
看著媽媽露出溫柔的苦笑,牽著姊姊的手離開,他還是很有骨氣地繼續蒐集所有禮物,在地板上堆成一堆。
仔細看看還真是不少,雖然有些糖果餅乾已經被吃掉了,剩下的是漂亮的玻璃珠、會跑的小車子……還有自己最喜歡的小狗玩偶,想一想,還真是捨不得。
「等他來的時候,再還給他好了。」
一邊嘟囔著,一邊將所有禮物放進小紙箱裡,但是想了一想,他還是把小狗玩偶拿了出來,藏在自己的床邊。
「只有一個留下來,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望著小狗黑色的眼珠,映照出自己有些擴大扭曲的臉,看起來好醜。


「滴答!滴答……」
雨滴敲打窗戶的聲音響起,被雨聲吵醒之後,他望著窗外一片灰濛濛的雨絲,樓下響起叮叮咚咚的鋼琴聲,大概是小芸在練琴了吧,雖然不太好聽……
他撐著下巴坐在床上發呆。昨天小個子還是沒有來找他,已經有好幾天了呢!
「下了雨哪都不能去……他今天應該在家吧?」
赫然發現自己興起要去找小個子的念頭,他趕緊甩甩頭,跳下柔軟的床舖,往樓下的廚房奔去。
「媽媽,我要吃早餐!」
「起床啦?還早餐呢!十點多了,小芸都已經吃飽去練琴了。對了,今天小個子有來喔!他留了一件禮物給你,在玄關的櫃子上。」
「咦?他來過了?」他瞪大眼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看到媽媽帶笑的眼光,又立刻故作鎮定地慢慢走向玄關。「我才不要他的禮物,我要拿去還給他。」
「別這樣,他要回家去了,這裡是他奶奶家,他只是寒假的時候來玩幾天而已,好像今天就要走了,所以才急著拿禮物來給你……喂!小皓!你去哪?」
將母親的呼喚拋諸腦後,他打開家門衝入雨中,還被經過的車子濺了一身的髒污,但這都無法阻止他的腳步。
「叮咚!叮咚!」
死命按著電鈴,他一邊焦急地等待有人來開門,期待能再見到小個子一面,告訴他,自己不是討厭他,自己每天都在等他來,告訴他……告訴他……
「來了,來了!」緊閉的門打開了,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慈祥和藹的笑容。「你是隔壁的小皓吧?怎麼弄得這麼狼狽啊?沒撐傘就跑過來哦?」
應該是小個子的奶奶吧!雖然很急,他還是打了聲招呼。
「妳好,請問小個子在嗎?」
「小個子?你是要找小亢吧!」
「小亢?」原來,他叫小亢啊……
「他剛才已經跟爸爸媽媽回去了,你沒有看到他們的車子嗎?」
「車子?」
他想起在四濺的水花中呼嘯而過的深藍色轎車,再度衝回雨中,沿著濕淋淋的路面,朝車子離去的方向飛奔而去。
「小皓!」
不知道是隔壁奶奶的呼喚聲,還是媽媽氣急敗壞的叫喊,他只是不斷往前跑,卻還是看不到那一輛深藍色的車子,也看不到咧著嘴對他笑的小個子。
「小皓!」媽媽溫柔卻強勢的擁抱阻止了他的狂奔,即使想要掙扎,雙腿卻再也跑不動了。
「小皓,我們回家吧,走吧!」
手被緊緊牽住,直到家中大門被掩上的那一刻,從髮梢沿著額頭滴落的雨水朦朧了雙眼,模糊的視線中,玄關的櫃子上,靜靜地躺著藍色的物體。
「要收好人家給的禮物喔!他一直叮嚀我,一定要你收好禮物呢,他說裡面有你和他的照片,還說叫你一定要看。」
手裡被塞進最後一件禮物,他只是怔怔地看著出神。
如果你想我的話,可以拿出來看。
所以,裡面有小個子的笑容……
他滿心期待地打開相機的蓋子,卻空無一物。
「你們兩個傻孩子,這是玩具相機啊!拍不出照片的。」
「一定有的,他說有,就一定有的……」
抓住相機,他直直衝回房間裡,用力甩上房門。
如果媽媽不在旁邊偷看,應該就會找到照片吧?
但是,即使他急忙按過每一個按鍵,將整台相機翻來覆去,就是看不到所謂的照片,看不到小個子的笑臉……
他真的,已經走了。
「騙子!小亢……你這個大騙子!」
再也看不到了,再也看不到他咧著嘴露出憨傻的笑。
「小亢……小亢……」
不知為什麼,嘴裡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只能重複無法傳遞給對方的呼喚。
為什麼要走?因為我說你煩嗎?因為我說討厭你,不想再看到你嗎?
房門「啪」地打開了,粉紅色的裙襬從眼角竄入視線,知道來者是誰之後,湧上的心酸讓眼前一片氤氳。
「皓皓乖,小芸會在這裡陪你。」
感覺到頭髮被輕輕地撫摸,始終壓抑在眼眶裡的淚水,終於還是潰堤而出。
「嗚嗚……嗚……」
「皓皓,哭完以後要記得笑喔!哭的臉不好看……乖乖……」
身體被擁入小小的懷抱,和自己相似的臉龐貼上面頰,像呵護著他似地輕輕蹭著,抹去滑落的淚水。
「嗚嗚……」
他再也不會說討厭誰了,再也不會說傷害別人的話,他會一直保持著像日出一樣的笑容,等待下一次的相遇。
第二章
「皓皓,有人在嗚嗚叫了喔!」
一陣乒乒乓乓之後,樓梯間立刻響起拖鞋啪噠啪噠的聲響,穿著公立高中制服的男孩子從二樓衝了下來。
看著雙胞胎弟弟慌張的樣子,江承芸嘟起粉色的唇,將手中的遛狗繩遞了出去。
「皓皓就是太疼牠了,牠才會這麼囂張,想出去散步就用哭的。」
「小亢還是小孩子。」短短回應之後,江承皓一邊接過遛狗繩,一邊匆匆套上外套。佇立在一旁的江承芸則一臉不悅。
「不光是這樣吧?雖然小亢是皓皓的狗,可是牠對我和爸爸媽媽都不理不睬,我倒是第一次遇到不理我的狗……」
總是很有動物緣和人緣的江承芸,對於自己竟然有淪為「狗不理」的一天感到有點小沮喪,而江承皓只能報以微笑,不發一語。
「又用笑容來敷衍我!我總有一天要小亢整天只能看著我,還要求我餵牠東西吃,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小芸,妳就別為難小亢了。」聽到女兒又開始抱怨,江母從廚房探出頭來替兒子解圍。「柴犬本來就是只認主人的忠犬啊!牠已經認定小皓了,是吧?」
「媽媽,我要帶小亢去散步了。」
終於獲得解脫的江承皓,套上外出鞋準備逃離家門,又被母親喚住。
「小皓,你怎麼還穿著制服啊?」
「皓皓每次都說,如果回家換衣服以後,再跑到外面去就會弄髒,所以乾脆穿著制服,等遛狗回來再換。」代替弟弟發言的江承芸,解釋之中還是隱含著埋怨。「不知道該說他有精神潔癖,還是該說小亢真的太幸福了,皓皓的作息都被牠拖著走。」
「嗚~嗚~」
門外的庭院又傳來一陣可憐兮兮的嗚咽聲,江承皓片刻不遲疑地奪門而出。
「我要走了。」
「小亢都被你寵壞了啦!」
將姊姊的抱怨聲拋諸腦後,江承皓關上大門,直衝庭院內的狗屋,全身渾圓的棕黃色小狗在夕陽下染上一層橘紅,賣力地搖著尾巴繞圈。
「小亢,讓你久等了。」
江承皓在小狗面前蹲下,捧起圓乎乎的小臉,搓揉著牠兩頰的柔軟短毛,用額頭蹭著小狗毛茸茸的頭頂,小狗也吐出濕熱的舌,開心地舔舐著他的臉。
「好啦!好啦!散步去嘍!」
幼犬特有的黑毛還殘留在嘴邊,真是可愛到不行。望著愛犬張嘴吐舌的樣子,真像咧嘴一笑似的,江承皓的嘴角也不由得漾起真誠的微笑。
升上高三之後的生活雖然辛苦,可是總算說服了爸媽,讓他擁有這隻一見就投緣的小柴犬,或許爸媽也希望他們在緊繃的生活中有所寄託吧!
的確,只要看到這張憨厚又可愛的臉龐,一天的煩惱都會一掃而空。
江承皓俐落地解開狗鏈,用遛狗繩取而代之,完成散步預備步驟之後,帶著愛犬小步開跑。
「走吧!」
小狗圓溜溜的黑眼珠彷彿泛起晶亮的光芒,也邁開粗短的腿奔跑起來。
經過和自己家擁有類似格局的隔壁人家,望著緊閉的大門,江承皓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自從那一天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小亢了,因為過了幾個月後,隔壁的奶奶因為身體不好,就搬去和兒子一起住了,他們現在應該一家團聚了吧。
不過回想起來,最後一次見到小亢,竟然是偷聽到他對小芸的熱情表白……
雖然每每回憶起那一幕,心底總殘留著莫名的沉重感,可是,他還是期待有一天能再遇到小亢,向他說一聲抱歉。
即便小時候的蠢事應該會讓兩人都有點尷尬,但是,他們應該還是可以成為朋友。
所以,他總是會情不自禁在這扇門前駐足張望。不知道小亢會不會突然回來?是不是還有雙靈活的大眼睛?是不是還像隻小狗一樣嬌小可愛?
「汪!汪!汪!」
正當他陷入回憶的漩渦之中,身邊的小狗卻開始激動地狂吠,擔心會吵到鄰居的江承皓趕緊彎下腰安撫,卻感覺到一道黑影逐漸籠罩頭頂上方。
「請問……」
低沉的男性嗓音響起,江承皓抬起頭想看清來者的臉,卻因對方背對著夕陽,只看到朦朧的一片黑,但那雙晶亮的大眼睛,正閃爍著他怎麼也忘不了的光芒。
「我看你在我家門口站了一陣子……」
這是在作夢嗎?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小亢……」
總在腦海中反覆預演的呼喚聲,竟然不知不覺衝口而出。
「小亢?」同樣的濃眉大眼,卻浮現出疑惑的神情,但很快又漾起輕鬆的微笑。「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叫我了,你怎麼知道這是我的小名?」
「我……」嘴巴發不出聲音。
在預想之中,他應該是要微笑地看著對方,然後說一句,「你都沒變,我一下就認出你來了呢!」
但是眼前的這個人,除了那雙黑亮慧黠的眼眸和記憶中相仿,怎麼看都比自己高大了一整圈,和他所記得的小個子完全無法重疊在一起。
兩相衝擊之下,所有的思緒都紛亂起來,連一句話也說不完整。
「我……呃……你……」
「你是我小時候的朋友嗎?」
微微牽動嘴角的淺笑,似乎相當懂得如何討人歡心,但也顯得有些輕浮。小時候像隻小狗一樣咧開嘴的笑容雖然有些傻氣,卻給人開朗活潑的印象,現在眼前這個俊帥的高大男生,刻意用精心設計過的微笑面對自己,反而令人感到不自在。
更何況,對方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他的存在……
江承皓不甘心地咬著下唇,一切都背離他長久以來所期望的那一刻,心中湧起的強烈失落感,讓身體和頭腦都無從反應。
「皓皓,你忘了帶小亢的報紙啦!咦?你這是什麼姿勢啊?」
姊姊的呼喚聲傳來,江承皓才發現自己還維持著彎腰抬頭的彆扭姿勢,趕緊站起身,而對方也以為是在呼喚自己的小名,好奇地回過頭去。
「喔……看來你們是在叫這隻小東西,不是叫我啊!不過還真是巧呢……」
雖然對方不以為意,江承皓卻覺得一股羞愧的熱流沖上腦門。
該怎麼解釋這樣的狀況呢?
自己因為太過想念他,所以把小狗取了同樣的名字?
聽起來實在很蠢……而且名字被當成小狗來叫,應該會覺得很生氣吧?
不過對方已經把自己忘得一乾二淨了,應該沒關係……怎麼越想越令人沮喪?
一旦真正直視著這個曾經被自己喚為小個子的人,才發現,無論是對方高人一等的健碩身材,還是渾然天成的成熟氣息,早已遠遠超越了自己。
這個人,已經不是他記憶中的小亢了……
突然間,這個熟悉又陌生的童年玩伴,像是發現什麼重大事件般嚷了起來。
「啊!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妳喔!妳住在我家隔壁是吧?」
終於想起來了嗎?
江承皓滿懷期待地仰望著變得帥氣的側臉,卻發現對方所注視的對象不是自己。
「沒錯,我記得小時候的鄰居笑起來很可愛呢!不過可惜,我不記得妳的名字了。」
邁開修長的雙腿,曾經緊跟在自己身後的童年玩伴故作瀟灑地撥弄了下流行的短髮之後,走向自己的雙胞胎姊姊。
「忘記這麼可愛的小姐是我的錯,再給我一次機會,告訴我妳的名字吧!」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你不太記得小時候的事情了。」
「好可憐喔!那時候你一定很害怕吧?」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其實我不太記得車禍的事情了,所以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故作開朗的笑容,怎麼看都很造作!
為什麼這個高大到令人討厭的陌生人,竟然會和他們一家人和樂融融地同桌用餐,而所有的目光和話題,也都很自然地圍繞著他打轉?!
江承皓一邊埋頭扒飯,一邊在心中嘀咕。
「以後也不能再叫航生小個子了,都長得這麼高了,你有沒有超過一百九啊?」
媽,妳是嫌妳的兒子還長得不夠高吧?
「剛好一百九啦!」
「哇!這麼高啊。航生已經唸大學了吧?」
爸,你一定很羨慕別人家的小孩可以順利考上大學喔!
「是啊!我剛好考回這裡的大學。」
「真的啊?我們家的小孩也都希望能就近考上這間大學呢!」
「只不過目前成績還是差了一點,哈哈……」
爸、媽,反正你們就是在暗示我們還不夠用功就對了。
筷子戳在碗底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還是掩蓋不住家人們熱切的談話聲,而最令人不悅的是,老是企圖討好每個人的笑容,依舊囂張地在眼前出現。
「他們兩個應該沒問題的啦!只要再多加把勁衝刺就行了。」
「那我可要先叫你一聲顏學長了,希望能順利當你的學妹嘍!」
「我也希望能有這麼可愛的學妹,這樣大學生活就會幸福多了。」
「不會吧!你的『由你玩四年』,有這麼淒涼嗎?」
「哈哈……以後妳就知道了。」
江承皓默默聽著其他人談笑,品嚐著只有自己像局外人一樣的滋味,雖然早就習慣在餐桌上保持沉默,可也沒有現在這麼難受,什麼菜塞到嘴裡,都變得難以下嚥……
「航生,你怎麼會突然搬回來住?」
「考上這裡以後,我是有申請住宿啦,可是總覺得自己一個人比較自在,所以還是先搬來這裡住一陣子,看看習不習慣。」
「有空的時候就過來一起吃飯嘛!隨時歡迎你來玩。」
這是怎麼一回事?左一句「航生」,右一句「航生」的,叫得這麼親熱,連「顏學長」都喊出來了,真搞不懂為什麼大家能這麼快就跟一個許久不見的鄰居小孩打成一片!
在他眼裡,這個人完完全全是他不認識的陌生人,他才不承認這個人就是小亢。
那個像隻忠犬一樣在自己身後咧嘴笑的小亢,或許已經隨著車禍產生的後遺症消失了……
「顏學長自己住那麼大的房子,應該會很寂寞吧?」
「小芸,妳在說什麼傻話啊?航生長得這麼帥,一定早就有女朋友陪了啦!」
媽,妳一定是被那虛偽的笑容給騙了!
「沒有啦!我還沒遇到比小芸更可愛的女生,所以還沒交女朋友。」
「航生,你真是很會討女生歡心喔!」
爸,這叫油腔滑調好不好!
「說到這個啊,航生小時候常會跑來我們家,現在想到就覺得好笑,那時候我們家這兩個雙胞胎姊弟還長得很像,結果你竟然——」
「媽!」放下手中的碗筷,終於忍無可忍的江承皓猛然站起身。「他都已經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了,說這麼多幹麼?」
「小皓?」
「我明天有很多考試,先回房間唸書了。」
不顧爸媽責備及錯愕的眼神,他立刻轉身離開飯廳,快步往二樓的房間走去,掩上房門前,隱約還聽到家人和陌生人談論自己的聲音。
「皓皓的反抗期終於到了嗎?我第一次聽到他一口氣說這麼多話。」
「他應該是考試壓力太大了。」
「砰!」重重地甩上房門,他將一切雜音都關在門外,把自己摔進柔軟的床舖裡。
雖然以唸書為藉口,可是他根本靜不下心來,望著床頭櫃上的藍色玩具相機和小狗玩偶,胸口又是一陣鬱悶。
胸口的不適感不知究竟從何而來,是失望嗎?
這個真正名字叫做「顏航生」的小亢,一點也不嬌小可愛,反而像隻討好所有人的大型犬,他剛好最討厭這種愛裝熟的人了!
更重要的是,這個傢伙竟然只記得小芸,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存在感,已經被徹底磨滅了,那自己之前的眼淚,和長久以來的內疚與思念,究竟算什麼?!
如果那時候真的留下彼此的身影,是不是可以喚起那段失落的記憶?是不是可以不再讓自己被遺棄在對方的腦海之外?
「叩!叩!」
響起的敲門聲,讓江承皓幾乎從床上跳起來,而對方也不等他的回應,逕自開口徵詢同意。
「我可以進來嗎?」
是那個變成大個子的小亢!
江承皓慌亂地從床上起身,立刻將玩具相機和小狗藏進棉被裡,卻又不知所措起來,像隻困獸一樣煩躁地走來走去,最後才趕緊坐到書桌前拿出一本書,深吸一口氣之後,保持鎮定地回應。
「請進。」
高大的身軀一探進房間,整個空間立即變得擁擠。
「真的在唸書啊?真用功。」
因為心虛而躲開顏航生投射過來的視線,很快感覺到對方朝他走了過來。
「伯母說你對攝影和照相很有興趣,是真的嗎?」
「嗯……」以現在還未調整好的心情來說,他實在很不想跟他說話。
「我加入我們系上的排球隊,因為還是個新手,可以麻煩你幫我把練習時的情況錄影下來嗎?這樣我就可以找出自己動作的缺點。就像是請你打工一樣啦!報酬我們可以商量。」
「排球?」就是那個用手去撞球的運動嗎?
江承皓疑惑地望著顏航生。這個人看起來不像有被虐狂的樣子。
面對他不置可否的表情,顏航生和往常一樣回以輕鬆的微笑。
「你對這個打工機會有興趣的話,就跟我聯絡吧,反正我就住在隔壁。」
隨便點頭應了一聲之後,江承皓故意將視線轉回一個字也沒看的書本上,原本以為談話已經結束,卻聽到「啊!還有……」而無奈地回過頭去。
「你今天喊『小亢』的時候,真的是在叫我吧?」
迎上終於顯露出狡黠的黑亮雙眼,腦子倏地被血液佔領的江承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聽說我小時候大家都叫我『小航』,但是小孩子和老人家的口齒比較不清晰,後來乾脆就叫成『小亢』。」
顏航生伸長修長結實的四肢,就像這房間的常客一樣,毫不客氣地一屁股坐上柔軟的床。
江承皓正想阻止他坐在自己乾淨的床上,卻因為擔心藏在棉被裡的東西被發現,只能繼續保持沉默,瞪視著這個不速之客。
「可是,你的家人好像都不知道這是我的小名,而那隻小東西的名字似乎也是你取的……」
體溫一點一點升高,高到腦中一片火紅,無法思考。
「其實那時候我就想問了,你為什麼會替小東西取名為『小亢』?」
終於,該來的還是來了。
「為什麼……是用我的名字?」
知道自己的臉部表情一定很僵硬,江承皓將視線緊盯在書本上,一逕保持沉默,祈禱這令人難耐的一刻趕快過去。
耳邊突然傳來對方淺淺的嘆息。
「你真的很不愛說話耶!可是只有你知道我的名字……我想,我們小時候應該真的很熟。所以,我們不是感情很好,就是感情很差。」
我曾經,非常非常想念你,非常想再見你一面……「嗯,我小時候還滿討厭你的。」
討厭不得不說謊的感覺,江承皓隱藏在書桌下的手指已緊握到泛白,卻還是只能說出與心意相違背的話。
「原來如此,真可惜,原來是一段孽緣。不過從現在培養感情也不錯啊!我可以教你功課喔!」
「不用了。」
無事獻殷勤一定有鬼。江承皓防備地望著顏航生,很快的,答案揭曉。
「雖然你一臉不想跟我說話的樣子,可是問你應該最清楚了……小芸有男朋友嗎?」
心,好痛……
「我覺得一看到她的笑容,心裡就很舒服,好像回到小時候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雖然我不記得小時候的情形了啦!不過那是一種很令人懷念的感覺。」
心,越來越痛。這個人所說的一字一句都刺痛著他的心,這個人的心裡,究竟浮現的是誰的臉孔?懷念的是和誰在一起的感覺?這些話,到底是對誰說的?
抑制不舒服的感覺,江承皓努力讓聲音聽起來平靜。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
「你好像不太願意跟我談這樣的話題?」
面對他冷淡的神情,顏航生搖手苦笑。
「我想也是,畢竟小芸是你的寶貝姊姊嘛!何況我們小時候還是死對頭,你怎麼會願意跟我說這些事情呢?好啦!至少答應我你會考慮打工的事情。」
「嗯,我會考慮的。」
為了盡快擺脫現在的窘境,江承皓胡亂地應了一聲,但對方似乎還是沒有離開的意思,持續地注視著他。
「對了,原來你喜歡看這種小說啊!我們班好像也有女生很喜歡看,下次也借我研究一下吧。」
「什麼?」順著顏航生的視線,江承皓才發現書頁裡的內容似乎有點奇怪。
「啪」地一聲將書闔起來,慌亂地扔進抽屜裡,他整張臉像被火燒一樣發燙。
一定是小芸!
那個傢伙兩天前曾蹭到他的房間裡來,還推薦他一定要看這本書,當時他隨口敷衍她一下,沒想到她竟然把書塞進他的書包裡了!
相對於他的慌張,顏航生卻兀自帶著神色自若的微笑,江承皓沒好氣地開口。
「你看這種書幹麼?」
「這你就不懂了,想要把妹就要搞清楚女孩子的喜好啊!」
高大的身軀終於離開床舖,顏航生又伸了個懶腰,彷彿有個疲憊的一天。
「好啦!我也該走了,打工的事情要給我答覆的話,就走到陽台朝我房間大喊就行了。」
「咦?」
江承皓不解地看向陽台,這才發現兩棟房子的距離原來這麼近。對於小時候的他而言,的確是很遙遠的距離,但仔細一看,似乎稍微跨出一步,就能從他的陽台爬進對方的房間裡。
「歡迎你帶小芸來我房間夜襲啦!晚安嘍!」
誰要去夜襲啊!
還來不及出聲抗議,像旋風一樣闖入自己私有空間的高大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外,剛才房間裡波濤洶湧的紛亂,也在瞬間靜悄悄地止息。
頹坐在書桌前,他還是無法將思緒整理清楚,只有心,真的好痛喔……怎麼會這麼痛呢?
突然間,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有點對小芸生氣起來。


「擊球時的收腹動作要好好做啊!得養成習慣才行。」
在巨大的探照燈下,太陽已西下的球場還是一片燈火通明,擠滿練球的年輕身影以及各種熱鬧有活力的聲音。
江承皓伸展了下有點僵硬的四肢,瞄著DV正拍攝著的排球場畫面。
雖然那個傢伙說要他自己考慮,卻每天跑到家裡來騷擾,甚至從窗戶朝著陽台大喊,求他同意,真是令人不堪其擾。
所以,他投降了,答應成為這所大學的中文系排球隊專屬攝影師。
不過,說是攝影師,大部份時間只是將DV架在場邊,除非針對個人拍攝,才會拿起DV。
這時,拍攝目標以外的人影伴隨著吵鬧高亢的聲音,在鏡頭前出現。
「顏顏,你還在練啊?可以走了沒?」
連呼喚聲都令人心驚膽顫。江承皓將視線離開DV的畫面,看向排球場上的壯碩身影旁,幾個在十二月天還穿短裙的女孩。真擔心她們會不會冷。
「你不是說晚上要一起去聖誕舞會?怎麼還沒練完球?」
「趕快走了啦!」
「航生,你會不會太有艷福了啊?」
其他隊友紛紛調侃起被眾女圍繞的顏航生,而那在隊友中特別突出的臉龐,仍舊遊刃有餘地回應。
「她們都是我班上的同學啦,大家約好要一起去,我們班男生都已經先去打扮準備了。」
「誰理他們啊!我們可是特地來等你的喔!」
其中一個女生大膽地偎到顏航生身邊,引起隊友一陣鼓譟笑鬧。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一切的江承皓,臉色就跟其他女生一樣難看。
這個可惡的大個子,簡直是輕浮到極點,竟然隨便讓女生靠到身邊!
「喂!你們在幹麼?還要不要練習啊?」
已經大四的隊長大聲喝斥鬧成一團的隊員,再轉頭瞪向女孩們。
「妳們沒看到我們全隊都還在練習喔!等一下還要收操耶!妳們再等一下啦!急什麼?」
「咦?還要這麼久喔!」
「沒有好好收操可是會全身痠痛的,妳們希望航生等一下跛著腳去參加舞會嗎?」
「咦?不是啦!我們乖乖去旁邊等就是了嘛!」
一陣喧鬧之後,女孩們終於離開攝影鏡頭的中心,被佔滿的畫面重新清淨起來,江承皓也鬆了一口氣。
但仔細一看,這些特別打扮過的女孩,其實平時就常出現在球場邊,似乎和顏航生相當熟識。
他不禁在心中猜測,會不會有一個將來成為顏航生的女朋友。
那麼,他該怎麼辦……不是!干他什麼事?!他趕緊甩頭,把荒謬的想法從腦海中驅逐。
應該說,小芸要怎麼辦?雖然大個子還沒追到小芸,可要是他敢花心,同時追別人,一定要給他好看!
「咦?你就是那個來打工的弟弟吧?」
「好可愛!還穿著制服來哦?還是高中生吧?」
突然間,剛才聒噪的聲音竟然圍到自己身邊來了,聞到女孩身上特有的甜香味,江承皓整個人都僵直起來。
「個子也滿高的嘛,有沒有女朋友啊?想認識成熟美麗的姊姊嗎?」
「不……我不……」領口開到危險地帶的胸部湊近自己,江承皓害怕得不敢注視對方,完全不知所措。
「還沒有女朋友啊!真是越看越帥,給我手機號碼嘛!有空一起出來玩。」
對方完全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還更努力地糾纏過來,其他女生也只是看好戲似地在一邊笑鬧。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不用多說什麼,笑一笑就好,只要看到皓皓的笑容,誰都不會為難你的。
想起小芸的話,江承皓趕緊努力牽動嘴角,祈禱對方了解他以傻笑帶過的苦心。
「我沒有手機……」
「笑起來更討人喜歡!妳們看,還有這麼可愛的小虎牙耶!」
「還有酒窩咧!真的好可愛喔!」
其中一個女孩伸出嵌上水晶指甲的手指,向他的臉頰戳來,感覺到皮膚上微微的刺痛,江承皓只能在心中埋怨姊姊再一次晃點他。
「吶,要不要一起來參加舞會啊?跟大姊姊一起玩嘛!」
「再笑一個給我們看嘛!好不好?」
救命啊!被四面圍攻的江承皓不斷在心中吶喊。
突然間,一雙手臂自身後圈住他的頸項,將他整個人拉了過去,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又被轉了一圈。
一陣地轉天旋之後,他努力地抬頭想看清眼前的狀況,卻對上熟悉的黑亮雙眼。
剛才還在球場上跟女孩子調情的顏航生,竟然就在眼前,還抓住他的雙肩,像在確認什麼似的,專注地凝視著他。
被這樣直接的視線看到發窘,江承皓連忙推開抓住自己的手,沒好氣地開口。
「你要幹什麼?」
「妳們看!哪裡可愛啊?!」一聽到他的話,顏航生立刻嚷了起來。「他從來都只會臭著一張臉對我,我都不知道他笑起來到底是什麼樣子。」
「你這個渾小子想追人家的寶貝姊姊,他沒有揍你已經不錯了!是吧?承皓?」他的隊友也湊了過來,伸手搭住江承皓的肩頭。「不過,不是我誇張,承皓笑起來真是無敵可愛的,在學校應該有很多女生喜歡喔!」
「才……沒有……」
聽到別人近在耳畔的稱讚,江承皓趕緊低下頭收拾DV,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而始終成為戲弄中心的顏航生也發出苦笑。
「連你都看過他『可愛的笑容』,看來我討好大舅子的計畫徹底失敗……」
什麼大舅子!聽到這樣的稱呼,江承皓不悅地瞪視著他輕浮的笑臉。
而顏航生依舊不以為意,只是走上前來拉開隊友搭在江承皓肩上的手,自己取代了對方的位置。
「好啦!你今天不是值日生嗎?趕快去幫忙啦!等一下會挨隊長罵喔!」
「對喔!慘了。」
經顏航生一提醒,那隊友匆匆離開。
江承皓還是不肯鬆懈,持續用「你要幹麼」的眼神望著他,看得對方再度浮現苦笑。
「給我點好臉色看嘛!對了,練習前你不是說伯母託你帶話給我,有什麼事嗎?」
「媽媽本來問你要不要來家裡吃飯,不過看來你已經有活動了。」
「是啊,幫我跟伯母道謝吧。那……」似乎還想說些什麼的顏航生,被女孩子們的催促聲打斷,只能大大地嘆口氣。「好吧,祝你聖誕快樂,拜啦!明天再去找你看今天的錄影。」
「嗯……」
望著急忙離去的高大背影逐漸融入女孩堆中,江承皓默默地轉過頭,繼續整理手中的DV。
他到底想說什麼?
雖然很想知道,可是自己已經不屬於那個人的生活圈,跟那個人比起來,自己只是個幼稚到再也追不上他的小鬼。
總覺得有點落寞,有點無奈……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綠光作品精彩推薦】全2冊

    【綠光作品精彩推薦】全2冊
  • 2.【慾望中毒】全2冊

    【慾望中毒】全2冊
  • 3.《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4.《慾望中毒》下

    《慾望中毒》下
  • 5.《慾望中毒》上

    《慾望中毒》上
  • 6.【泠豹芝作品精彩推薦】全3冊

    【泠豹芝作品精彩推薦】全3冊
  • 7.《唯一目標吃到你》

    《唯一目標吃到你》
  • 8.《曖昧期到此為止》

    《曖昧期到此為止》
  • 9.《雙向獨佔》

    《雙向獨佔》
  • 10.《將軍登床入室》

    《將軍登床入室》

本館暢銷榜

  • 1.《以身飼暴君》

    《以身飼暴君》
  • 2.《少主的採草計劃》

    《少主的採草計劃》
  • 3.《將軍的小奴》

    《將軍的小奴》
  • 4.《倔僕可屈》

    《倔僕可屈》
  • 5.《皇上不要》

    《皇上不要》
  • 6.《罪僕可恕》

    《罪僕可恕》
  • 7.文攻武略之《君臣策》

    文攻武略之《君臣策》
  • 8.《傾盡天下》

    《傾盡天下》
  • 9.《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10.《唯一目標吃到你》

    《唯一目標吃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