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館 首頁

熱血冒險神怪
分享
宅書舘101

《獵妖實習生》Vol.01【殭屍哪有那麼萌】

  • 作者黑澤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4/07/01
  • 瀏覽人次:1889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劉小邦以為萬年失業已經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不幸了,
沒想到這世道沒有最倒楣,只有更倒楣
好心幫人保管遺物卻成了「獵妖組」的一分子,
而他本以為加入之後就能像MIB星際戰警那般,
穿西裝打領帶,再戴著帥帥的墨鏡去拯救世界,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帶賽指數這麼高,
第一個任務居然是打倒一窩戰力變態到逆天的千年殭屍?!
喵的,這下別說揚名立萬,他能留個全屍就不錯了╰(〒皿〒)╯

 
「呃,那個……被殭屍咬到也會變成殭屍嗎?」劉小邦吶吶的問。
「啊?」聽到他的問題,林煙閣露出不解的神情,沐家兄妹也疑惑的望向他。
「嘿嘿……」他乾笑兩聲,低頭看向自己的腳,其他人也順著他的視線往下,就見一隻小殭屍掛在他腿上晃來晃去咬得正高興。
「不知道敷糯米有沒有用吼?」
這麼問的他視線剛好對上沐雲杉,只見她歎了口氣,眼神中清楚寫著「節哀順變」。
大受打擊的劉小邦,當下兩眼一翻暈了過去。意識消失前一秒,他再一次感歎自己無與倫比的衰運……
黑澤
二十六歲,獅子座,一個不靠譜的理想主義者。
生於燕趙之地,嘗歎悲歌慷慨;混跡五嶺之南,最喜西關風情。
做過銷售、報紙美編、廣告文案、雜誌主編,
熱愛文字,常常流連於其中而忘返,
熱愛搖滾樂和民謠,有時候為廣州現場演出太少而煩惱。
喜歡天馬行空的幻想,喜歡不受羈絆的文字,
總夢想著有一天自己文字能給人們帶來一絲快樂,
還好,這個夢想雖然遙遠,卻始終沒有放棄過。
信奉Kurt Cobain的一句話,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從容燃燒。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楔子 地底的墳墓別亂挖
一輛嶄新的寶馬在南都市的高架橋上飛奔,一個有些發福的中年人坐在車子後座上,左手拿著雪茄,右手摟著一個身材火辣的妙齡女子。
兩旁的景色飛快的在車窗外掠過,中年人彈掉手中的雪茄,將手伸向懷中女子那傲人的雙峰。
「韓老闆~~」女子妖媚的聲音讓前面開車的司機忍不住骨頭一酥,不過他馬上艱難地嚥了一下口水,識趣的將隔板升起。
後座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同時還伴隨著沉重的喘息聲……突然,中年人的手提包中響起一個男性嘶吼的歌聲,「你不要大驚小怪~~你不要那麼嘰歪~~」
「靠!他媽的……」中年男人一邊大聲咒罵,一般把手從美女的衣服裏抽出來,接起了電話。
「哪位?」
「喂,韓老闆嗎?我是小梁啊,工地出事啦!」
「出什麼事?有工人摔死了?還是他媽的觸電了?不是早就告訴你,出了這種事情封鎖現場,給點錢,哪個不服想鬧事就往死裏打!這點小事還來打擾老子,沒用的東西!」中年男人顯然對屬下打擾自己的好事很生氣。
「不是的,韓老闆,我們工地裏挖出東西來了!」
「什麼東西?別賣關子!」中年男人聞言,立刻提起興趣。南都是一個有兩千年歷史的古城,不少有名的人物都葬在這裏,以前也聽說過有工地施工挖出古墓的消息,說不定這次好運輪到自己頭上了。
「好像是一座古墓,裏面有不少寶貝,工人們已經開始搶了!」電話那頭的聲音興奮起來。
中年男人雖然胖了些,但是反應不慢,當下腦子轉得飛快,挖出古墓是運氣,能不能把古墓裏面的東西變成大把鈔票看的就是實力和手段了。
這種事情最重要的不是挖東西,而是封鎖消息,想到這裏,中年男人心裏有了打算。
「別慌!馬上讓黑子他們過去,誰他媽敢搶老子的東西就打斷他的腿!我馬上就來,還有,今天工地挖出古墓的事情要是傳出去,你就直接滾蛋吧!」
說完,他馬上掛斷電話,吩咐司機,「老萬,馬上掉頭,去工地看看!古墓,靠!真是財運來了擋都擋不住啊,哈哈。」
「韓老闆,到時候可別忘了我呀,人家想要那款蒂芬妮的新項鍊。」妖媚的女子像蛇一樣纏了上來,攬住男人的脖子撒嬌道。
「放心吧,小妖精,少不了妳的。」

南都市一處新建地的施工現場,今天不知為什麼出奇的安靜,挖土機、混凝土攪拌機都停止了工作,只剩下一輛推土機還在地基坑內運轉著。
一群黑衣人正嚴陣以待的守在四周,工人們探頭探腦的向坑內觀望,不時有人喝斥他們離遠一點。
寶馬跑車呼嘯著開進了工地,車剛停穩,中年男人就急匆匆的從車上跳了下來。
一個有些禿頭的乾瘦男人一路小跑步迎了過去,「韓老闆,您可來了,黑子他們已經把現場控制妥當,那些工人都吩咐過了,諒他們沒人敢說出去。」
「嗯,古墓呢?」中年男人點了點頭,問道。
「就在下面,現在推土機正動著呢,您要不要親自去看一下?」
「廢物,讓推土機停下來,弄壞了裏面的東西你賠得起嗎?馬上讓工人下去給我挖,有東西立刻交上來!」
「是是,韓老闆,我馬上去辦。」
工人們得到命令,略微遲疑了下後馬上下到坑內。
墓頂已經被推開一個大洞,磚牆上隱約可以見到彩色的壁畫,但是曝露在陽光下,馬上失去了光彩,工人們用鐵鏟、撬棍慢慢挖開了墓室。
這是一間耳室,一般的古墓在安放墓主棺槨的主室兩邊,都會各設一間耳室。
這間耳室裏面的陪葬品不少,但大多是各式各樣的兵器,而且看起來都是唐宋以前的東西,因為其中混雜著一些青綠色的青銅器。
這些精美的兵刃在地下放了上千年,一接觸空氣就開始迅速氧化,原本鋒利的刀刃,已蒙上了一層暗淡的青灰色。
韓老闆雖然曾聽收藏古玩的行家說過一些古董知識,但畢竟是外行人,現在怕挖出古墓的消息走漏,也沒請專家來幫忙,就這麼自己開挖。
他印象中,記得以前聽人說過,耳室附近一定有更大的主室,於是不斷催促工人們繼續挖掘。
很快,幾個工人小心的撬開墓頂的沉重青石之後,一個巨大的青黑色棺槨出現在眾人面前,四周散落了很多陪葬的器物。
工人們把四周清理乾淨,試圖打開棺槨,但那青黑色的巨大棺槨雖然不知道放了多少年,卻依然堅固無比,任憑工人們怎麼撬,都沒有一絲裂縫。
「找把電鋸來,我就不信這東西是鐵做的。」韓老闆吩咐道。
隨即,在電鋸的轟鳴聲中,棺槨的蓋子被鋸掉了一大塊—— 坑內的工人們齊齊倒吸了口涼氣。
棺內是一具高大的屍體,穿著一套瑩白色的玉甲,詭異的是屍體上捆著一條鐵鏈,雖然已經鏽得不成樣子,仍然牢牢的固定著屍體。
「金縷玉衣?靠,這下發財了。」韓老闆一見那屍體上的玉甲,就知道挖出了好東西,馬上伸手招過屬下,「小梁,把那個東西運到我別墅的倉庫去,小心點別讓人看到了。」

夜幕降臨,南都市西城著名的富人區內只有零散的幾棟別墅亮著燈,慘白的圓月讓這裏顯得有些淒涼。
韓老闆從原先的興奮中平靜下來,終於可以好好看看他的寶貝了,只要保密工作不出問題,這東西一旦賣到國外那可是天價啊。
接下來自己就可以買更多的地、蓋更多的大樓,賺更多的錢,有更多的女人。也許用不了幾年,自己就成為南都市最有錢的人,到時候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
「韓老闆,韓老闆?」小梁的聲音把他從妄想中喚醒過來,「您還有什麼安排?要不要把這個抬到府上去?」
韓老闆翻了翻白眼,真不知道這個屬下的腦袋是不是被驢踢過,哪有人在自己家裏放個死人的?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大家都回去吧。你們!」韓老闆指了一下站在車庫外面的一群工人,「回去每個人到總務那裏領五千元,算是加班費,不過誰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就別怪我姓韓的不客氣。」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一個年齡看起來五十上下的工人喃喃對著身邊的同伴說:「這東西身上好像有古怪,挖出來的時候還看到那玉上有符印呢,我以前好像在張先生家裏見過類似的東西,邪得很呢!」
「什麼?有什麼話大聲點!」韓老闆見他們在竊竊私語,於是怒道。
工人看他目露凶光,連忙說道:「沒說什麼,老闆,我們馬上走,保證不會有人亂說。」
很快,眾人都離開了。
車庫的門還開著,月光灑了進來,在月光下,古屍身上的玉甲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正打算離開的韓老闆突然感覺月光似乎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森寒,他停下腳步,下意識的抬頭向夜空望去,接著他就感到一陣目眩,強光甚至讓他有一種眼球要爆炸的感覺,不由得抬起手來遮住眼睛。
透過指縫,他只看見那天空中的一輪明月光芒閃射,彷彿要從上壓下來似的,千萬道光線聚在一起,就像是閃電要朝他所在的位置射下來。
才想著,那股閃電就在他的驚呼聲裏,劈中了那具身披金縷玉甲的屍體,光芒在一陣暴閃中散開,無數道細小光線鑽進了玉甲內。
那屍體的眼睛隱約透出一道紅光,一閃而逝之後,十根慘綠色的長長指甲便從屍體乾瘦的指尖猛的伸了出來!
下一秒,一聲慘叫響徹夜空—— 
第一章 現代版黃石老人
為面試奔波了一天,劉小邦疲憊的往回家的路走,眼裏有說不盡的無奈和失望,身為一個路癡加熱血青年,這一次,他恐怕在人生的道路上也迷失方向了。
畢業已經好長一段時間,自己卻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不知道是受詛咒還是怎麼了,他的人生自畢業後陷入無底的深淵—— 
第一家公司在徵才現場,收了他五千元保證金,許諾會給他一份月薪三萬的工作。誰知當他躊躇滿志的去公司報到時,見到的卻只有公司緊鎖的大門,和門外十幾個同樣滿臉茫然的年輕面孔。
第二份工作要好一點,每天就是寫些無聊的色情小說,寫無聊故事倒沒什麼,關鍵是薪資按件計酬,每件只有少少的一千塊,在南都市裏,這樣的薪水剛好能不讓人被餓死。
但拚了兩個月後,劉小邦崩潰了,再寫下去他自己都想去醫院泌尿科做個手術自我了斷算了。
第三次最悲慘,他到一家公司做訪查員,待遇不錯,面試也很順利,可劉小邦忘了自己是個超級大路癡的事實……結果第一天上班,他手上捧著一份地址名單,無語問蒼天的徘徊在繁華馬路上,直到夕陽將他的影子拉得越來越長……
想到這些經歷,劉小邦抬頭望天深深歎了一口氣,在路口轉了彎,拐進巷道中。突然,他的腳不知道被什麼絆了一下,險些摔倒。
「怎麼搞的,什麼東西啊……」他剛回頭,卻嚇得差點跳起來。
藉著旁邊路燈昏黃的光線,劉小邦看到電線桿旁坐著一個乾瘦的老頭,他身上衣服破破爛爛,可以看到有血從頭頂不停流到發青的臉上,道道血痕怵目驚心—— 因為它是墨綠色的。
「整人惡作劇還是我眼花了,血怎麼是綠色的?」劉小邦雖然覺得奇怪,還是沒有猶豫的向老頭走去,打算不管怎麼樣,先將對方送到醫院再說。
就在他的手要碰到那個老頭的衣服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不要碰我,孩子。」
劉小邦嚇了一跳,楞了一下才發現是那老頭在說話,「老爺爺,你是不是受傷了?得趕緊去醫院才行,我先打119吧?」
還沒等他掏出手機,老頭再度開口,「不用了,沒有用的。」
「怎麼會沒用呢?對了,你家人的電話號碼幾號?我身上的錢不夠處理住院費用,還是先幫你聯絡家人吧。」
「呵呵,孩子,你很不錯。」說完,老頭看了身後幽暗的巷子一眼,艱難且奇怪的伸出了自己的中指。
劉小邦也跟著看了一眼,這才發現有隻黑貓站在那裏,遠遠望著他們兩人。
他頓覺一陣毛骨悚然,連寒毛都豎了起來,因為他發現這隻貓的眼神好像人一樣,盯著老頭惡狠狠的,就像要將他吃了似的,自己還是第一次有這樣奇怪的感覺。
「幻覺,一定是幻覺。」劉小邦不停的安慰自己。
「小夥子,我有些東西要交給你。」老頭從懷裏掏出一個破破爛爛的袋子放到地上,「記著,你要收好這些東西,千萬不要交給任何人。」
劉小邦看了看地上的皮袋,雖然很破,卻是用某種他沒見過的皮料做成的,袋口上則繫著一根杏黃色的繩子。
他小心的把袋子拿在手裏,發現裏面還有些小東西,正想問,老頭就說話了,「先不要急著看,收好它們,然後仔細記住一句話—— 七月十五鄒家祠。要是有人問起我,就這樣告訴他。」老頭說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小。
「七月十五鄒家祠?有人問起你?員警嗎?還是你的家人?」劉小邦急切的問。
但是老頭卻不再說話,只是掙扎著盤腿坐好,嘴裏默唸著什麼,隨著這奇怪的聲音,四周的空氣彷彿被吸引一般,不斷向老頭湧來,形成一個小小的旋渦,其中隱約可以看見有些淡淡的青氣被吸進了他體內。
老頭臉上的青色漸漸退去,最後在眉心的地方形成一個不大的黑點,墨綠色的血跡甚至也逐漸變淡然後消失不見。
「哇,老爺爺,你是哪家的武林高手啊?」劉小邦吃驚的瞪大了眼,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神奇了,看到了眼神像人一樣的貓,還有會自己療傷的高人。
想到貓,他不由得又向巷子裏望去,卻發現那隻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
「一個飄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腸。百年黃粱夢醒,為誰苦來為誰忙……」一個頌吟聲突然傳來,聲音淒涼徹骨,等劉小邦再回頭看向老頭時,發現對方雙眼緊閉,一動也不動,他強忍著心中的恐懼,把顫抖的手指放到老頭鼻子下方……

等劉小邦從警局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員警只是簡單的詢問了幾個問題,本來他想把那個皮袋交給警方,不過想到老頭臨終前的囑咐,最後還是忍住了。
他的個性有些固執,既然答應了老頭會保管好這些東西,就不會輕易把它們交給別人,反正一個破袋子也不值多少錢。
而且警察似乎也對調查看起來像是遊民的老頭死因不那麼積極,劉小邦能感覺到,他們所謂的調查不過就是執行一下程序罷了。
至於那句莫名其妙的「七月十五鄒家祠」,劉小邦也不知該怎麼和警方解釋而作罷。
其實他沒把袋子交出去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他之前拿起袋子的時候,發現裏面有幾樣東西,一向旺盛的好奇心瞬間被激發出來。
「不會是什麼肉骨頭、破碗片之類的吧……」劉小邦覺得以自己所向披靡的衰運來說很有可能,不過馬上又覺得老頭不可能要死了還和自己開玩笑,那樣的幽默感也太低級了吧。
剛進家門,劉小邦來不及換衣服,就馬上把皮袋放到桌上,解開了上面的繩子,拿出第一個東西。
那是一把小劍,大概有十幾公分長、一公分寬,從劍刃到劍柄都是同一種材質造的,劍身上隱約浮現著古樸的花紋。
這東西非金非石,也沒有開鋒,要不是它異常沉重,劉小邦還以為是塑膠製品。
他在燈下仔細的研究了半天,也沒能研究出這到底是幹什麼用的,於是順手把它放在桌子上,又從袋子裏掏出另一樣東西,這次是個玉牌。
「或許是什麼古董也說不定呢。」劉小邦興奮的把玉牌捧在手裏,拿到燈下看個仔細。
玉牌大概只有火柴盒那麼大,邊緣上有暗紅的沁色,四個角上各有一個小孔,看樣子是個有年代的東西,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透著一股寒氣。劉小邦看了一會兒,就小心的把玉牌收進自己衣服的口袋裏。
皮袋裏最後一樣東西是本書,很薄一本,大概也就一百多頁,看起來很新,不過當劉小邦看到書的封面時差點氣血攻心—— 如果不是太過詭異、作假難度較大的話,他甚至覺得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某個電視節目的整人遊戲。
因為書的封面上印著一個火辣辣的裸女照片,幾乎只用幾塊三角形布料遮起重點,尺寸有些震撼人心的胸部上印著幾個字—— 劍仙的修煉方法及自我修養。
「這這這……這什麼鬼玩意兒啊!」劉小邦勉強壓住噴鼻血的慾望,正打算翻開第一頁,卻感覺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四周。
日光燈在這個時候狂閃了幾下,然後「啪」的一聲暗了下來,黑暗瞬間籠罩整個房間。
「怎麼回事?不會是燈絲燒掉了吧?」劉小邦把書放到一邊,又按了幾下電源開關,燈依然沒有亮,而且為了省電費,那還是他房間裏唯一的一盞燈。
「……算了,明天早上再看好了……」歎了口氣,他把書也放到桌子上,然後動作自然地縮進棉被裏,連衣服也沒換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陽光從窗外射了進來,劉小邦被照在臉上的光吵醒,伸了伸懶腰睜開眼睛,隨手抓起床頭的鬧鐘一看,立刻發出一聲慘叫。
「居然十點了,這破鬧鐘怎麼沒有響!今天十一點要面試啊,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他迅速刷著牙,然後用水隨便往臉上潑了兩下,幸好昨天衣服還穿著,不用花時間再換。
一把撈起背包,他把桌上的東西一古腦全掃進去,就急匆匆的衝出房門。
等到劉小邦滿頭大汗的衝到面試地點時,時間剛好十一點整,他在門口深吸了幾口氣,擦了擦汗,在心裏對自己大喊了幾聲「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能成功」,便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帶著自認為最迷人的微笑,走進了要面試的公司。

「對不起,劉先生,我想您的學經歷不符合我們目前的徵才需求,如果以後有需要您這樣的人才,我們會再電話通知您的。」面試的是一個有些禿頭的年輕人,長得很粗野,說話卻細聲細語,但他所說的內容,卻讓劉小邦的心一下涼了半截。
從大樓中走出來,時間正好是中午,南都市的陽光熾熱灼人,但是劉小邦卻覺得自己全身像浸在冰水裏似的。
他已經不記得這是自己第幾次失敗了,他只想找一份普通的工作,當一個大城市裏的平凡上班族,但老天連這點卑微的願望都不讓他實現。
沒有辦法,面試失敗,但日子還是要過,劉小邦坐上公車,悶悶不樂的回到家裏,他一進家門,就感覺到不對勁—— 
雖然平時家中也是散亂無比,但是什麼東西放在什麼地方他還是記得清清楚楚,需要的時候隨手就可以拿到,但是今天不同,很多東西和出門前的位置都不一樣了。
箱子和櫃子都有被打開的痕跡,裏面的衣服和書也都被翻動過,全部散在外面。
他第一個念頭就是遭小偷了!於是他把背包丟在一旁,一邊整理一邊查看,卻發現什麼東西都沒丟。
他隨手放在床頭邊的幾百塊現金也被翻了出來,卻沒有讓人拿走,來人目的應該不是為錢,「到底是要找什麼呢?我這裏又沒有值錢的貴重物品……」
他想來想去,完全想不明白,最後只好放棄,反正也沒丟什麼東西,自己以後小心點,別把錢放家裏就是了。想到這,劉小邦沒特別在意,連報警和告訴房東都懶了。
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他又跑到網咖繼續在求職網上投履歷,而且明天還有一家公司要面試,他得找一些資料準備一下。
要做的事情很多,他晚上很晚才回到租屋處,累了一整天,劉小邦洗完澡就睡了,完全忘了上午發生的事。
夜晚,四周一片黑沉,劉小邦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黑的空間中,四周什麼都沒有,也不是自己的房間。
「這是哪啊?」劉小邦四下張望,什麼都沒看見,正想大叫時,突然發現身後有道光芒傳來。
他急忙回頭,竟看到了一個老人!
那老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在巷中死去的老頭。
劉小邦倒吸了一口氣,以為是那老頭的亡靈來找自己了,連忙雙手合十,口中不斷唸著,「老爺爺、老爺爺,您可別來找我啊,看在我還幫過您、替您保管東西的分上,您該去哪就去哪吧,千萬別來找我……」
過了許久,沒聽見身前有什麼動靜,忍不住好奇的張開一隻眼睛,只見那老頭笑咪咪的看著他,身前浮著那把黑色的小劍。
突然,劉小邦看見那柄黑色小劍竟然散發出萬丈豪光,變成了一柄三尺長、閃著五色異彩的長劍。
劉小邦看呆了,瞪大了眼睛,那看起來就像電視上那種奇幻古裝連續劇裏的仙劍一樣。
此時,他又發現周圍的黑暗似乎不再是空空盪盪的,有許多人影接二連三的出現,可惜因為四周過於幽暗,他只能看到幾個模糊的影子,卻看不清他們的面容。
接著,那本《劍仙的修煉方法和自我修養》從虛空中浮了出來,就停在劉小邦面前,書頁自動翻開。
但只翻到第一頁,書上的字便一個個飛了出來,圍繞著劉小邦上下翻轉,隨後排列成一行。
「觀心自在、無慾無求……」劉小邦看著那幾個字,喃喃唸了出來,他還沒思考這究竟是什麼意思時,卻驚訝地發現,腳下有一個陰影正在緩緩升起。
那陰影比四周的黑暗還要黑,像是要將他完全吞噬一樣,而四周那些人影也一個一個的消失了。
他低頭一看,就見那陰影化成一個怪物的模樣,張開大嘴朝他撲來!
「啊!」劉小邦大叫一聲,坐了起來!
他喘著氣,四下看了看,這裏還是他的房間,沒有什麼老頭、小劍,也沒有奇怪的人影和怪物,一切都只是夢。
「原來是作夢呀……」劉小邦大大吁出一口氣,拍了拍胸口,要自己別嚇自己。
他試著回想一下夢中的東西,不過除了那把閃著光芒的寶劍,和「觀心自在、無慾無求」這八個字外,其他什麼都不記得了。
「觀心自在、無欲無求……究竟是什麼意思?」他皺眉想著,是要提醒自己,不要被慾望束縛住嗎?可惜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慾望,只是想找個工作,好好生活而已……
想著想著,劉小邦搔了搔頭,決定不再為難腦細胞,快速倒回床上繼續睡。
而這一晚,他再也沒有作夢。
第二章 翻臉像翻書一樣快
第二天一大早,劉小邦振作精神,背著背包又踏上了求職之路。
現實總是殘忍的,中午的時候,他又一次失魂落魄的走出了面試地點,雖然面試的主管沒有明確拒絕,但是失敗經驗豐富的他知道,「等候公司通知」的意思就是自己再一次被判出局了。
在便利商店買了一個便當,走到馬路邊的一處工地旁,那裏正好有幾棵樹木,擋住了正午毒辣的陽光。
為了面試,他早餐都來不及吃,現在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也不想管太多,就坐在工地旁的水泥矮牆上,拆開便當盒包裝,狼吞虎嚥起來。
劉小邦正專心啃著一塊豬排,突然覺得背包裏面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於是放下便當伸手去抓,剛好一個轉頭瞥向天空,當下臉色發白!
「媽啊!」他驚叫出聲,也顧不得便當就朝旁邊一撲,「砰!」一聲巨響,一大捆鋼筋狠狠砸下,正巧就是劉小邦方才坐著的地方。
劉小邦驚魂未定的喘著氣,撫著胸口,心臟「怦怦」的劇烈跳動著,現在他只知道自己腳軟得站不起來。
他不敢想像萬一自己反應慢半拍,目前還在脖子上的腦袋就會像那堵倒塌、碎成石塊的矮牆一樣,被砸個稀爛。
這麼大的騷動自然引來了人群圍觀,沒多久,一個胖胖的男人就滿頭是汗的跑過來,看樣子是工地的工頭。
他一看劉小邦沒事,這才鬆了口氣,連聲道歉,「實在對、對不起,今天機器全都檢查、檢查過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鋼索會斷掉,還好沒砸傷、傷您……」胖子因為緊張,一番道歉的話說得結結巴巴,也許是怕劉小邦要求賠償吧。
劉小邦想,怪事年年有,反正自己沒事就好了,也不想為難人家,而且那工頭看見他灑落一地的便當後,自掏腰包賠了他午餐錢,想想這樣就夠了,便沒多說什麼,轉身就往公車站牌的方向走去。
臨走前,他的視線掃過工地旁的一處街角,那邊有個穿大衣,背著一臺專業相機的男人似乎正望向這裏。
除了覺得這麼大熱天的還穿大衣有夠奇怪之外,劉小邦也沒多想,逕自在長椅上坐下等公車。
因為不是上下班高峰期,等車的人不多,但班次也少,劉小邦等了一會才等到自己要搭的班次。
他走上車,找了個單人座位坐下,而後,一個男人也上了車,正是那個在工地旁,穿大衣背相機的傢伙。
他一上了公車,先是目光複雜的看了劉小邦一眼,然後就選了他身後的位子坐下。
劉小邦楞了楞,心裏覺得有些毛,憶起這兩天的遭遇,突然覺得很奇怪,自己在南都市生活了幾個月,遇到的意外都沒最近兩天多,先是家裏被亂翻,接著又險些被鋼筋砸死。
再想起這男人在工地旁的模樣,加上現在鬼崇的行為,不禁讓他心裏感到一陣惡寒。
劉小邦提前一站下車,沒想到那個男子也一起跟了下來,而且還尾隨在他身後,甚至越靠越近……
他心中一驚,連忙拔腿狂奔,見到路旁的一個小巷子就彎了進去。
這附近是南都市的舊街區,周邊的街道已經不能用複雜來形容,簡直就是個迷宮,窄巷多,而且很多都七彎八拐的交錯,不熟悉的人走進來非常容易迷路。
劉小邦雖然是個路癡,但畢竟在這裏生活了好幾個月,一直沒找到工作,空閒時間就在巷子裏亂逛,迷路了好幾次才終於把這裏的路摸熟。
他不停在巷子裏面穿梭,沒多久,那個跟在他身後的男人就不見了。
看來終於安全了,劉小邦鬆了一口氣,從另一條巷子彎出去,準備去附近的滷味攤買些好料的,給自己壓壓驚。
剛走出小巷沒幾步,劉小邦就聽到身後一陣尖叫,隨之而來的是風聲呼嘯,他下意識的往旁邊一閃,一輛麵包車從他後方疾馳而來,正好和他擦身而過,幸虧他早已閃開,否則就要被撞個正著,但他的手臂還是被車子的照後鏡撞了一下,一陣刺骨的疼痛傳來。
劉小邦氣極了,他到底招誰惹誰,怎麼好像今天所有的人都和自己過不去呢?
看著那輛麵包車在前方緩緩停下,劉小邦一衝動,就跑上前去用力敲著車窗,本想破口大罵,但一透過玻璃看到駕駛的神色,才剛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原來那名駕駛不知道為什麼,臉色蒼白、汗水混著淚水流得滿臉都是,劉小邦一下慌了,連忙去拉車門,沒想到輕輕一拉,車門竟然開了!
「先生,你身體不舒服就不要開車嘛,差點撞到人!要不要去醫院看一下?」他搖了搖駕駛,擔心的問。
那名駕駛沒有理他,嘴裏只是喃喃的唸著,「天堂,我看見天堂了……」一邊說,一邊不斷在胸口劃著十字,而且眉心處還沾著一個米粒大的黃色東西,像是臉沒有洗乾淨。
劉小邦一頭霧水,不知道這人究竟有沒有生病,但還是拿出手機打了119,等到救護車來的時候,簡單交代了一下事情經過才離開。
走在回家的路上,劉小邦越想越覺得不對,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直覺反應,自己現在正處於危險之中,似乎有人想要傷害他。
一件意外可能真的是意外,但接二連三的意外,就肯定是有人暗中搞鬼了。想到這裏,他腦海裏自然出現了下午回家時碰上的那個男人。
劉小邦加快腳步,現在離他住的地方已經不遠了,只剩兩、三條巷子,但這裏正是一條巷子轉彎的死角,平時行人就不多,現在更是安靜得讓人害怕。
他拉緊背包,正想快速通過的時候,卻迎面走來幾個年輕人,他們的頭髮染得花花綠綠,帶頭那個長得一張長臉,下巴略凸,像狗一樣的傢伙,更是把頭髮染得跟彩虹似的,身上掛著一大堆耳環、鼻環之類的東西。
雖然幾個小混混看來不像善類,但劉小邦還是鬆了口氣。看不見的危險往往更可怕,幾個混混而已,只要不招惹他們,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然而他這次想錯了,領頭的混混頭子在和他擦肩而過的時候,故意狠狠撞了他一下,劉小邦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幾個小混混圍住。
「怎麼,小子,撞了人就想走?」領頭的傢伙推了他一把,這種時候,劉小邦再遲鈍,也知道這幾個人肯定是故意來找碴的。
「你們想怎樣?」他有些緊張,畢竟對方人多勢眾。
「不怎樣,看你身上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這樣吧,把你的背包給我,我大人有大量,就不用你賠醫藥費了。」領頭的小混混指著他的背包說道。
劉小邦有些奇怪,這些混混不直接要錢,倒是打起他背包的主意,也許是覺得自己背包中有貴重的東西吧。
他不禁在心中苦笑,貴重的東西其實沒有,但自己的身分證、畢業證書等證件及履歷、錢包都在裏頭,雖然不值多少錢,但沒有了會很麻煩。
「怎麼了,小子,東西給不給,不給可就免不了要受些皮肉傷了……」那領頭的混混說著,伸手就要去拉他的背包。
劉小邦見狀,心中一急,抓住背包背帶用力一甩,重重的打在那混混的鼻子上,趁他吃痛後退時,把背包抱在胸前拔腿就跑。
那混混被劉小邦揍了一下,頓時雙眼通紅,咧開的嘴裏露出兩顆長長的犬齒,那齜牙咧嘴的模樣像極了凶惡的大狼狗。
「敢打我?上,給我追!我要活撕了他!」那混混咆哮一聲,聲音竟嘶啞得像狗在喘氣似的。
其他小混混在他的命令下朝劉小邦追來,他回頭一看,差點嚇得連命都沒了!
那些小混混竟然大張著嘴,伸出了長長的舌頭,那種長度根本就不是人類舌頭能達到的程度,而且在他們大張的嘴中,兩顆犬齒猛的伸長,散發著令人心寒的光芒。
「這是什麼東西啊!」劉小邦驚叫一聲,雙腿動得飛快,拚命的往前跑。
但即使如此,那些混混們還是輕易的追上了他,而且伸出了手抓向他的衣領和袖子。
「幹什麼!放開我!」劉小邦心臟狂跳,大口喘著氣,伸出手想揮掉由後方抓在他衣服上的手,卻發現那些手竟都長著長長的指甲,而且骨節暴突,看起來倒像獸爪!
他還來不及尖叫喊救命,身後傳來的巨大拉力就將他整個人往後拉倒,他本能的緊緊抱住背包,閉起眼睛準備承受接下來的劇痛。
就在這時,一陣微弱的香氣傳來,緊接著一道勁風從劉小邦身上刮過,幾個慘叫聲配合著重物落地聲響起。
感覺到身後的拉力陡然消失,劉小邦縮起身子往地上一滾,免去了後腦杓和地板的親密接觸。
他急忙爬起後,就見幾個小混混倒在地上慘叫著,而身前,出現一雙以緊身牛仔褲包裹的美腿。
抬頭順著牛仔褲包裹的渾圓臀部往上看,一個穿著運動型小可愛、長長頭髮綁成馬尾的長腿女子正背對著自己,那個領頭的小混混被她踩在腳下,不停的求饒。
「快滾!別再讓我看到你們欺負人!」女子邊說邊抬起了玉腿,幾個小混混連滾帶爬的鑽進了小巷,轉眼就不見蹤影。
那女子轉過身,朝劉小邦走來,她的身材好得沒話說,皮膚潔白細嫩,只穿到肚臍的小可愛露出了她結實的小腹,手臂上有微微隆起的肌肉,不明顯,但是很健美,看得出這女孩有在練身體。
「你沒事吧?」女子走到劉小邦面前,左右看了看他。
她的五官很可愛,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唇,搭上那張鵝蛋臉,顯得相當清純,但眉眼間流轉的那抹風情,卻讓她多了點嫵媚的味道。
劉小邦長這麼大,還沒看過這麼美的女孩,當下看得癡了,等到人家問了第二次,才總算回過神來,「喔……我、我沒事……謝謝妳幫忙。」
女孩嫣然一笑,嬌俏的臉蛋上有兩個甜甜的酒窩,不由得讓他再次臉一紅。
「沒事就好,那幾個傢伙之前總在別的地方鬧事,被我教訓了一頓,沒想到跑到這裏來了,還好我到附近辦事正巧碰上。」女孩聲音軟軟的,帶了點撒嬌味道。
注意到劉小邦手臂上有一處抓傷,她微微一笑,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條手帕,抓起他的手臂替他止血。
「真不好意思,把妳的手帕弄髒了。」他尷尬的笑了笑,趕緊接過女孩手上的工作。
「沒什麼,不過是條手帕。」她爽朗的一笑,「你要到哪?我送你過去吧,免得又有不長眼的傢伙來找麻煩。」
「這、這怎麼好意思,我再過兩條巷子就到家了,真的不用麻煩。」劉小邦臉一紅,讓個女孩救了也就算了,還要人家護送回家,這像什麼話。
「沒什麼麻不麻煩的,我就要搬到附近了,也算幫忙鄰居嘛,對了……我叫月影,今年剛從大學畢業,現在在朋友的道館幫忙,你呢?」月影說著,又綻開一個可愛的笑容,推了他一下,示意他往前走。
兩人年齡相仿,路上聊得投機,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劉小邦住的地方。
「謝謝妳路見不平,雖然妳說只是舉手之勞,但至少讓我請杯飲料吧!」劉小邦誠心的說道。
「既然你這麼過意不去,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嘍!」月影笑著眨眨眼。
一進家門,劉小邦把背包隨手放在桌上,請月影稍坐一下後,便瘋狂的收拾起散亂在房間各處的物品。
「對不起啊,地方太亂了,妳別介意……」他好不容易從一團混亂中找出兩個杯子,用衛生紙擦了下,正打算從冰箱拿出飲料,突然就聽到身後傳來東西落地聲。
「怎麼了?」他回頭一看,就見自己放在桌上的背包掉了下來,裏面的東西撒落一地。
而月影站在旁邊,有些尷尬的樣子,「對不起,我不小心把你的東西弄掉了。」
「沒關係,是我自己沒放好。」劉小邦不以為意的走過去收拾。「咦?這皮袋我什麼時候又放進來了。」三秒後他敲了敲腦袋,後知後覺想起那天自己胡亂掃了一堆東西進背包。
趁他沒注意,月影悄悄把右手背到身後,而她白嫩如蔥的指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紅了一片,像是被燙傷一樣……
「小邦,那個小皮袋是做什麼的?怎麼看起來那麼奇怪。」月影問。
「其實也沒什麼。」他把皮袋放到背包裏收好,「說來妳也許不信,這其實是一個老頭送給我的,不過那位老人家已經過世了……」他倒了兩杯茶,一杯放到月影面前,然後開始講起那天晚上的奇遇。
「小邦,你的心地真好。」月影聽完,一對大眼嫵媚的看著他,讓從來沒談過戀愛的劉小邦當下手足無措。
那天會去幫那老頭子,完全是自然反應,從來沒想過自己是在做什麼好事,現在聽月影這麼一說,頓時覺得很不好意思。
突然,月影眼神閃爍,竟微微透出一點藍光,「小邦,我好喜歡這個皮袋耶,看起來很特別,能不能把它送給我呢?」
她的話語和眼神似乎有種奇特的魔力,讓劉小邦一陣恍惚,馬上就想去拿皮袋給她。
這時,他腦海裏突然響起昨天晚上出現在夢中的「觀心自在、無慾無求」八個字,那八個大字在他腦中不斷迴盪,瞬間讓他從恍惚中驚醒。
清醒過來的劉小邦有些為難,照道理說,月影幫了自己那麼大的忙,一個別人送的破皮袋,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送給她也沒關係。
但這個東西是那個老頭臨死前託付給自己的,既然已經答應了好好保管,就不能反悔。所以他抓抓頭髮小心翼翼的拒絕,「改天我買一個更漂亮的送妳吧,這個已經這麼破了,而且它是別人託我保管的,實在不好轉送給妳。」
月影一聽,眼神當即凶光乍現,狠厲的目光從她那雙大眼中直射而出,看得劉小邦心一驚—— 不過是個破皮袋,怎麼說翻臉就翻臉。
「月影,妳怎麼了?」他才開口問,不禁嚇了一大跳!
只見月影那雙烏黑大眼的虹彩突然放大,佔滿了整個眼眶,讓她的眼睛看起來漆黑一片,不但沒有眼白,連瞳孔也變得又尖又細,就像貓一樣!
她的臉部開始變形,變得有點扁平,耳朵也漸漸變尖,一對銳利的虎牙露到了嘴唇外,原本可愛的臉龐變得一點也不美了,看起來反倒像某種動物融合了人臉的樣子。
「媽啊!」那是什麼?變臉嗎?劉小邦被這突來的變化嚇傻了,驚叫一聲後,「砰」的跌坐在地上,全身不自覺的顫抖著。
此時,他聽見身後「嗡」的響起了一個聲音,回頭一看,竟發現皮袋中的那把小劍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飛了出來,正懸在半空中!
月影眼中閃著妖異的光芒,緊盯著那把懸空的小劍,右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握著一柄短短的彎刀,形狀像是某種肉食性動物的牙齒。
她面目猙獰,短刀在她手心轉了幾轉,瞳孔突然縮小,整個人也半蹲下去,修長的雙腿聚集力量,緊接著像一枝箭似的竄了過來。
她空著的那隻手抓向懸在空中的小劍,另外一隻手則用短刀俐落地向劉小邦喉嚨抹去。
刀刃上反射著寒光,眼看就要劃上他的喉嚨,劉小邦雖然拚命想往後退,但他發現自己的四肢根本使不上力,只能絕望的眼睛一閉微側過身,心中想著—— 我是倒了哪輩子的楣,日行一善沒積德就罷了,還惹來殺身之禍!
等了許久,預期中的痛意沒有襲來。他睜開一隻眼想回頭,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料一個淒厲的尖叫聲猛然響起!
嚇了一跳的劉小邦雙手立刻抱頭,也跟著大叫。「啊—— 呃……不是我?」意識到不對,他抬頭一看,就見那把小劍正橫在自己身前,有血從劍尖不斷滴下。
順著血珠往上看,他看見月影的左手被破開了一個洞,鮮血不斷向外湧,而原本要劃向他的短刀竟然已被攔腰斬斷,斷口處一片焦黑,隱隱散發一股惡臭。
懸在空中的小劍自己調整了下方向,劍鋒直指月影的臉。
因為疼痛,月影臉色變得異常蒼白,她的五官也幾乎扭曲在一起,單膝跪地,大口的喘著氣。
小劍微微顫動,不斷發出「嗡嗡」聲,月影盯著劍鋒,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滑落。
接著,她口中發出一個奇異複雜的語調,片刻之後,兩道黑光竟從她眼中射了出來,黑光如同兩條黑蛇將小劍緊緊纏繞著。
小劍在半空中劇烈顫動,似乎在用力掙扎,但黑光卻越纏越緊,終於,它在黑光束縛下漸漸失去光華,「砰」的一聲掉在地上。
月影喘了一口氣,這個時候,房間內的空間突然一陣扭曲,傍晚時候糾纏劉小邦的小混混竟然出現在房間內。
領頭的那個傢伙手裏拿著一條鎖鏈,金屬在燈光下閃著幽藍的光芒。
「你們是一夥的!」劉小邦看到他們出現,雖然一楞,但馬上反應過來—— 傍晚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瘋狗,怎麼現在才來?」月影此時的臉色已經恢復正常,但左手的血還是沒有止住,惱怒的她理都不理劉小邦,逕自看向那個叫瘋狗的人。
「大姊頭,不就是個普通人類嗎?我以為您可以輕鬆的手到擒來,誰知道連您都受了傷。」瘋狗諂媚的笑道。
月影重重的哼了一聲,「你們知道我要拿的是什麼嗎?那可是劍仙的遺物!如果真那麼容易的話,我叫你們過來幹什麼?還不快過去把東西收起來。」
「劍仙?!」房間內的幾個小混混同時瞪大了眼睛。
「那傢伙順便也處理掉!記得手腳乾淨點,不要留下什麼把柄!」月影的小臉冷若冰霜,指了指劉小邦。
「是,大姊頭。」瘋狗說時,就揮著手中鎖鏈走向劉小邦,此時還有另外兩個混混朝小劍和皮袋走去。
劉小邦本來就因為發現自己被騙而怒上心頭,現在見這群不速之客不只要搶皮袋,還要殺了他,當然不可能乖乖就範。
從方才月影的態度看來,似乎對那把小劍很害怕,雖然他不知道什麼劍仙遺物的東西,但那小劍似乎是可以對付眼前這些人的武器。
只見他隨手抓起身邊的凳子,用盡全身力氣向瘋狗砸去,然後快速朝地上的小劍撲去!
誰知瘋狗竟然毫不躲閃,手中鎖鏈直接往凳子上一抽,「啪」一聲,木質的凳子立刻就被抽得粉碎。
「唷~~還想做垂死的掙扎呀!」瘋狗再次掄起鎖鏈,獰笑著向倒在地上的劉小邦攻擊。
第三章 書店處處是陷阱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雜亂的房間內突然又多了一個人,一個穿著大衣、背著單眼相機的男人—— 正是先前跟蹤劉小邦的傢伙。
那人正好現身在兩人中間,沒等瘋狗反應過來,他雙手做了幾個複雜的動作,一陣淡淡的金光從他手上飛出,擊在瘋狗的天靈蓋上。
瘋狗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身體猛的抽搐幾下軟倒在地上後,變成了一隻大狼狗。
劉小邦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人竟然變成了狗?!
但更讓他驚訝的還在後面。
其他幾個小混混見狀,全都一起撲向那個男人,只見那人不屑的冷哼一聲,雙手又做了幾個動作,一片金光從他腳下向四周飛速射開。
那些小混混們一沾到金光,身體產生痙攣現象,在倒地的瞬間竟全都變成了狗—— 有狼犬、牛頭㹴,還有一隻凶猛的藏獒。
事情發生到結束不到幾秒時間,見自己帶來的手下如此輕易被人打倒,月影臉色大變,一張嬌俏臉蛋變得猙獰,雙手緊握,「鏘」的一聲,她雙手手背上各伸出四支鋒利的長爪,隱隱閃著銳利的寒光。
就聽她口中發出低吼,身子蹲得極低,大腿肌肉青筋外顯,下一秒,她彈身而起,速度快得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眨眼間就來到男人面前,雙爪直劃而下。
在劉小邦眼中,他只看到月影整個人突然消失,同時男子面前兩道銀光劃過,速度之快,他完全無暇反應,但那名男子卻神色輕鬆的一個側身,月影積蓄全部力道的一擊就被避了過去。
她見狀更為吃驚,打從這個男人出現,她就知道他絕非等閒之輩。
為了奪取劍仙遺物,她跟蹤劉小邦來到他的住處,第一天在他房中沒找到,她猜這小子一定將遺物隨身攜帶,便在他會經過的路上設下許多陷阱想置他於死,然後再奪取遺物,誰知卻遭人橫加阻撓,逼得她只好親自現身,施展媚術打算騙得遺物。
現在想來,那個在暗中阻撓她加害劉小邦的神祕人,八成就是眼前這個男人了。
月影知道他的實力之強,遠遠超過自己,所以一上來就使出全力,不敢有絲毫保留,沒想到卻被男人輕鬆避開。她銀牙暗咬,知道現在不拚命的話,根本沒有機會脫身,一雙眼睛閃現血腥的紅光,當下,一顆淺綠色的圓形光球從頭頂升起。
「妖丹?」男子一見皺起眉頭,瞟了眼自己的手腕,上頭戴著一個像電子錶的東西,小小的液晶螢幕上出現了「F級,能量指數178」的字樣,「靠,探妖儀又出問題,有妖丹好歹也是個E級妖怪吧,有機會得找研究所的傢伙們好好交流一下。」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男人依然神色自若,右手一摸口袋,竟從裏面抽出一把長五十公分的美工用鐵尺!
這時那顆淺綠色光球已經朝男人直飛而來,速度雖不快,但帶起的勁風卻將周遭物品全部刮飛,還在地上留下好幾道利刃劈過的深痕。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血姬的保育手冊》End【壞壞親王的調教課】

    《血姬的保育手冊》End【壞壞親王的調教課】
  • 2.《妖怪美男聯盟》【我是人,不是唐僧】

    《妖怪美男聯盟》【我是人,不是唐僧】
  • 3.《血姬的保育手冊》Vol.3【口嫌體正直的暗戀】

    《血姬的保育手冊》Vol.3【口嫌體正直的暗戀】
  • 4.《死神的戀愛副本》【潛入學院救公主】

    《死神的戀愛副本》【潛入學院救公主】
  • 5.《血姬的保育手冊》Vol.02【廢柴少女嚴禁退貨】

    《血姬的保育手冊》Vol.02【廢柴少女嚴禁退貨】
  • 6.《獵妖實習生》Vol.03【今夜揪團打妖怪】

    《獵妖實習生》Vol.03【今夜揪團打妖怪】
  • 7.大神的暑假日常之《諸神聯萌》棒球夏令營

    大神的暑假日常之《諸神聯萌》棒球夏令營
  • 8.《大神的暑假日常》

    《大神的暑假日常》
  • 9.《血姬的保育手冊》vol.1【喝血要喝未婚夫的】

    《血姬的保育手冊》vol.1【喝血要喝未婚夫的】
  • 10.《獵妖實習生》Vol.02【妖王也有中二病】

    《獵妖實習生》Vol.02【妖王也有中二病】

本館暢銷榜

  • 1.《血姬的保育手冊》End【壞壞親王的調教課】

    《血姬的保育手冊》End【壞壞親王的調教課】
  • 2.《妖怪美男聯盟》【我是人,不是唐僧】

    《妖怪美男聯盟》【我是人,不是唐僧】
  • 3.《血姬的保育手冊》Vol.3【口嫌體正直的暗戀】

    《血姬的保育手冊》Vol.3【口嫌體正直的暗戀】
  • 4.《血姬的保育手冊》Vol.02【廢柴少女嚴禁退貨】

    《血姬的保育手冊》Vol.02【廢柴少女嚴禁退貨】
  • 5.《獵妖實習生》Vol.03【今夜揪團打妖怪】

    《獵妖實習生》Vol.03【今夜揪團打妖怪】
  • 6.《大神的暑假日常》

    《大神的暑假日常》
  • 7.《血姬的保育手冊》vol.1【喝血要喝未婚夫的】

    《血姬的保育手冊》vol.1【喝血要喝未婚夫的】
  • 8.《獵妖實習生》Vol.02【妖王也有中二病】

    《獵妖實習生》Vol.02【妖王也有中二病】
  • 9.《獵妖實習生》Vol.01【殭屍哪有那麼萌】

    《獵妖實習生》Vol.01【殭屍哪有那麼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