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1072

《總裁大人給我靠》

  • 作者唐筠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7/09/01
  • 瀏覽人次:1773
  • 定價:NT$ 210
  • 優惠價:NT$ 166
試 閱
就憑她,三流大學畢業,在校成績又爛得可以,
LC集團總裁竟挑中她當貼身祕書?簡直不可思議,
但為了不想回南部當養鴨人家,她只得硬著頭皮去上班,
只是這份薪水真是不好賺,英文不認識她,菁英同事排擠她,
幸好總裁大人雖然嘴裡不饒人,可卻不時對她伸出援手,
甚至為了提升她的英文能力,自願當她的家庭老師,
還要她馬上搬進他家展開特訓,又主動下廚填飽她的胃,
這麼貼心又帥氣的他,她怎麼可能不動心?
萬萬沒想到兩人明明還沒有一撇,他們卻被偷拍鬧出緋聞,
造成公司股票下跌,他遭股東圍剿,
而總裁不愧是總裁,面對重重壓力,仍然不動如山,
可她心中有愧,只得坦白違反契約第一條──喜歡上他,
所以她主動請辭──咦,他不准!因為他喜歡她就不算違規,
且信誓旦旦說就算天塌下來有他可以靠!
可是,她家不嫁女兒只招贅,他真的可以嗎……
唐筠
一個有著雙魚又有著水瓶因子的女子,
喜歡宅的所有事情,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發呆睡覺編故事,
有事沒事,就喜歡拈花惹草做做手工藝,
是隻需要蟄伏的夏眠動物,人生一直有個信念,笑著,就會遇到好事情。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華勝企業是一家中小型貿易公司,規模不大,公司人員大概二、三十個人,平日辦公室進出的,多半是一些小規模的公司老闆或主管,所以很少引起騷動。
但今日,這家公司的人事經理辦公室,卻來了一個來頭不小的特別訪客,他從一踏進這家公司開始,就引起一陣騷動。
除了其高大帥氣的外表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的身分。
時任則,國際知名品牌LC集團總裁,亦是實際負責人,LC旗下產品有時裝、皮件、手錶等等,只要對時尚品牌稍有涉獵,就不可能不知曉這位時尚達人。
極有魄力的他,自接管LC之後,其營業額翻了數倍,個人資產還上了富豪排行榜前二十名,是極有財力和實力的黃金單身漢。
長得有型又有能力,自然吸引異性的注意,想和他沾上關係的人不少,想受他青睞的女人更是多如過江之鯽,只是直至今日,他身邊仍然沒有一個穩定的交往對象,卻也因此讓更多女人想要抓到他的心。
「你不該來這裡的。」正在埋頭苦幹的華勝人事經理曲向東,直接回一句。
他是到美國讀碩士的時候認識時任則,兩人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後來他學成回台工作,時任則則回到歐洲接下自家公司的管理權。
LC是時任則的祖父創辦的,他祖父留學歐洲時認識了時任則的華裔祖母,就此在歐洲落地生根,夫妻倆一起創辦了LC。
早期LC只是家服裝設計公司,後來其服飾漸漸受到名媛貴婦青睞,在上流圈打開了知名度後,開始走高檔設計,建立起LC的企業王國。
時任則的父親時振堂年紀輕輕就獲得過不少設計大獎,接管LC後,更將公司產品從服裝延伸到皮件與手錶。
身為第三代,時任則除了學習設計外,還專攻管理與行銷,就因為他比祖父和父親更懂得市場需求,所以自他接管LC之後,輕易的將營業額翻了數倍。
今天他來找曲向東,是有目的的,他想把曲向東挖到LC,他覺得讓曲向東待在這小企業裡當人事經理實在是大材小用。
他知道曲向東是個孝子,所以當初曲向東執意要回台灣就業,不肯跟著他到歐洲打拚,他只能選擇尊重。
但現在,他既然決定在台灣設立亞洲分部,自然不可能任由曲向東繼續屈就在這間小公司。
沒想到,曲向東卻跟他說,他對這家公司已經有了感情,走不開,他聽了氣得跳腳。只是他這人很執拗,一旦認定的事,非執行到底不可。
「我開口請不動你,只好效法劉備三顧茅廬了。」
「時任則,你會不會太囂張了?大剌剌跑到別人公司挖角,還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曲向東忍不住抬頭說話刺他。
其實這陣子曲向東滿忙的,因為他們公司正在招募新血,剛結束了筆試部分,接下來準備面試。
雖然是中小企業,但來應徵的人還不少,在他桌上就放著兩疊履歷,一邊的紙上打了好幾個勾勾,另一邊的紙上則打著好幾個大叉叉。
「你每天做這些事情不會覺得很無趣又沒挑戰性嗎?」
時任則漫不經心的拿起其中一份履歷,但不是打著好幾個勾勾的那邊,而是打了幾個大叉叉這邊的其中一份。
一開始他只是好奇,是怎樣的笨蛋會讓人連打好幾個大叉叉。
一般應徵者就算不被錄用,也不至於被連打好幾個叉叉,可他手上拿的這份,卻是鮮明的紅色一路到底,挺不可思議的。
打開內頁,學經歷沒啥吸引力,但貼的照片,卻讓他的心震了一下。
姓名欄寫著姜秀旼三個字,而照片上那張笑臉,有種熟悉的感覺,讓他想起了很久以前,他曾經非常在乎的一個女孩,那個說過會陪他一輩子,卻食言的初戀情人。
並不是很像,但她們的笑容很相似,她們的眼神同樣溫柔,雖然只有少許的相似之處,卻讓他大大的震撼,因為這麼多年來,他未曾在其他女人身上看到過初戀情人的影子。
「這是要刷掉的?」他輕描淡寫地問。
「嗯,隨意看別人的資料是不道德的,放下吧。」曲向東輕哼一聲,伸手一指,要他放下手上的資料。
時任則卻沒有照做,反而說:「人家履歷寫得那麼辛苦,你們卻在人家的心血上打了好幾個大叉叉,又算道德了?」
曲向東被他突然說的話給嗆到了,他抬起頭,難以置信地看著好友,時任則是誰啊?他認識時任則幾年了,他是怎樣的脾氣,曲向東十分清楚,時任則絕對比他們所有考官要求的更高、更苛刻,所以剛才那話從時任則口中吐出來,真的叫人十分意外。
「那張履歷表有什麼讓你感興趣的?」
這曲向東就是這點厲害,夠敏感,連他一點小心思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既然這是刷掉的,給我無妨吧?」
「那可不能隨便給,萬一人家告我們販賣資料那還得了!」曲向東找了個挺合理的理由,但還有下文—「但若是你能給個合理的理由,我可以考慮一下。」
他當然明白,時任則不可能拿著別人的資料去做非法情事,這事還是可以商量的。再者,時任則若是硬要,就算有些不道德,他還是會給的,憑的就是他們的交情。
「你們不用,我用,這理由夠不夠合理?」
合理,而且就現實面來看,那個應徵者算是個幸運兒,以姜秀旼那種資歷,能進入LC,是她的造化。
只是進入LC後,有會有新的挑戰,畢竟LC菁英雲集,連華勝這種小企業都不用的人才,去到LC,能不能撐得下去,真的就要看她個人的造化了。
姜秀旼第五十封應徵信件送出去,光打自我介紹和學經歷,姜秀旼就已經打到快要吐血了。
她很清楚自己不是讀書的料,所以大學讀的是三流學校,成績皆是低空飛過,她能混完大學畢業就已經是佛祖保佑了,只是畢了業才發現,現實有多殘酷。
大學文憑真的分很多等級,好工作早早落在菁英身上,她投出的履歷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面試後被刷下來。
她選的工作,皆是一般的小企業,大公司她從不敢投履歷,因為她很有自知之明,憑她的資歷根本不可能,可又不想選擇服務業,一來她沒興趣,再者是她比較想做朝九晚五、例假日休息的工作。
只是僧多粥少,翻開求職欄,現在有需求的人事徵才,多半是服務業,讓她越看越洩氣。
若真的沒辦法,她也只好放棄原本的堅持,不然,會被家人叫回家去幫忙養鴨了。
姜秀旼老家在南部,是靠養鴨維生的,她從小在鄉下長大,成天和蒼蠅為伍,聞的不是芬多精,而是鴨糞的沖天臭氣。
她並不以父母的工作與自家養鴨為恥,只是不想一輩子與鴨糞為伍,所以就算明白這行業其實很有錢途,她也不想繼承家業。
若問她為何能繼承家業,是因她爸媽生的都是女兒,又死腦筋的認定身為長女的她才是他們的繼承人,非要她給家裡招個女婿不可,就算不招贅,也得替自家生個男娃傳宗接代,她只好有多遠跑多遠想在外打拚出一片天。
無奈她不是讀書的料,人家花一個小時能背起來的內容,她得花上三個小時還未必背得起來,其他科目又沒有多強……
「難道……我這輩子真的只能當養鴨姑娘嗎?」
她才嘆完氣,頭上就多出了一隻手,那手的主人極其溫柔的安慰她—
「別垂頭喪氣,妳有妳的優點,只是那些公司看不到罷了,慢慢來,總會找到妳的伯樂的。」
這手的主人是她的班代,也是她的室友,更是她的房東。
楊曉昭是個很直爽的女孩,她進大學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就是楊曉昭,當時她上課忘了帶書,楊曉昭很阿莎力的把書挪到中間與她一起看,後來還常常自告奮勇要和她同組做報告,有很多她寫不出來的報告,其實都是楊曉昭幫她找的資料。
後來她沒抽到宿舍,得在外面找房子住,楊曉昭就邀她住進他們家,與她成了室友。
住進楊家後,她和楊曉昭就像雙胞胎,一起上課,一起出遊,一起參加大大小小的活動,楊家人也都對她很好,只要楊家開伙,就一定有她的分,而且,楊曉昭也沒收她租金,只收了伙食費和一些基本開銷而已。
為了不失禮,她爸媽沒少寄東西來,水果一箱箱的寄,當然也少不了宰好的鴨子和醃製好的鹹豬肉。
甚至連她爸媽來台北探望她,也是住在楊家,這幾年,兩家父母成了好友,三不五時還會相約去旅行。
「承蒙妳的金玉良言,希望我的伯樂能盡快出現,不然我就要被我爸媽抓回南部去養鴨養豬了。」
才說完話,她的手機就響了,她看了一眼,是陌生電話,往常她不會接陌生電話,但現在是應徵工作的非常時期,她可不想漏接任何一通電話。
一接通,另一頭傳來非常公式化的問話,「請問是姜秀旼小姐嗎?」
「我是。」希望不是推銷電話、希望不是推銷電話,她腦袋裡不斷重複著這句話,然後下一句閃過的句子是—錄取我吧!
哪裡都好,只要願意給她機會,只要能讓她有份足以養活自己的安穩工作就好。
「姜小姐妳好,這裡是LC亞洲分部,我們想請妳過來面試。」
「你說你是哪裡?」聽到對方說完話,姜秀旼眼珠子瞪得很大很大,腦袋一時間無法消化對方的話。
隔了許久,她的大腦才開始運轉。
LC集團,國際上知名度頗高的時尚品牌,設計高檔的流行服飾、皮件和手錶。
雖然她不崇尚奢侈品,但這品牌她還是知道的,因為實在是太有名了。可問題是……她不記得自己有投履歷到LC啊!
那種大公司,她哪敢投履歷去,她很有自知之明,不想替人家的垃圾桶裡多製造一些垃圾。
是詐騙集團吧。
「別鬧我!我現在正在等非常重要的電話!」她認定這是詐騙電話,所以生氣地吼完話,就直接掛斷。
一旁玩著手機的楊曉昭不解地問她,「誰啊?又是帥學弟嗎?」
帥學弟,名字叫做郝帥,聽說他爸是因為一邊跟人下棋,一邊想他的名字,後來郝帥的媽要生產,郝帥的爸急著趕到醫院,直到孩子生下來,他才發現自己手上握著帥棋,就直接把孩子的名字取為郝帥。
郝帥人如其名,長得高大帥氣,體育又好,是學校籃球校隊隊員,明明能讀醫學系,卻為了追姜秀旼一路從南部跟到她就讀的三流大學,現在是學校風雲人物,家裡在南部有很多土地,是田僑仔。
「不是。」
「那妳幹麼那麼生氣?」
「他占用我等通知的電話,我當然生氣,萬一因為這通詐騙電話害我漏接了錄取通知,那我不是很冤!」姜秀旼生氣的抱怨著,結果手機又響了,看見又是同一個號碼,她皺起眉頭,「真不死心,以為我會笨得再接他們電話嗎?他剛說他那邊是哪裡妳知道嗎?」
「妳不說我怎麼會知道。」
「LC,LC耶!妳會相信嗎?他竟然說他那邊是LC集團,要我去面試,這真是年度大笑話!」
結果,斷了的手機,又響起了。這回是楊曉昭接的電話,她一臉懷疑地問:「你們那邊是LC集團?那個國際名牌LC集團?」
那頭的聲音非常肯定的回答,「是,我們是LC集團,若是姜小姐有空,可否過來面試?」
講話的是時任則的特助馬克,他是時任則的學弟,在學校就跟他玩在一起,後來跟著時任則去了歐洲,一直跟在時任則身邊工作。
平常私底下他會稱呼時任則哥,工作時就稱呼他總裁。
其實他也猜不到時任則為何要通知姜秀旼來面試,他看過姜秀旼的履歷,內容只能用爆笑來形容。
不過倒是很誠實,她沒有在履歷裡奉承各家公司,也沒有說自己學習能力有多強,而她附上的證照又少得可憐,雖然該有的都有,可在學成績皆是低空飛過,她說自己不是讀書的料,但很有阿Q精神,能屈能伸,能吃得別人不能吃的苦,希望獲得學習機會,她會用行動證明,自己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好。
「請問我應該去哪裡面試?」
「等下我會傳訊息告知,妳會過來面試吧?」
「當然會。」
楊曉昭一掛斷,就被姜秀旼罵到臭頭。
她搶回自己的手機,不斷叨念著,「那根本就是詐騙電話,妳幹麼跟他講那麼多廢話,萬一錯過了錄取通知,就慘了!」
「稍安勿躁,要確定是不是詐騙,可以求證。」說著,訊息就傳進來,上頭載明面試的地址和聯絡電話,楊曉昭打開網路搜尋LC資料,LC官網上資料齊全,自然包括台灣分部的所有透明資訊,裡面有住址和登記的電話號碼,對照後,楊曉昭笑說:「完全吻合,姜秀旼,妳要走運了!」
「真的假的?完全吻合?妳確定妳沒看錯?真的是那家LC集團?」姜秀旼仍感是一臉茫然,覺得很不真實。
「正確無誤!不信妳自己看。」
接過楊曉昭的手機,看著上頭的LC資訊,再對照她剛收到的面試訊息,姜秀旼感覺更不解了。
天哪!LC那種大公司耶!竟然會通知她去面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她是打瞌睡時不小心把履歷寄出去?還是她夢遊爬起來投的履歷?
想不透的事情想破了頭還是想不明白,但機會難得,姜秀旼決定好好把握這次從天而降的好機會。
全新的辦公大樓矗立在台北街頭,平面招牌寫著LC兩個字,LC是LUCKY CITY的縮寫,當初時任則的祖父就是在創辦LC的城市認識了時任則的祖母,並且在同一個城市創立LC,所以就將LOGO設為LC,是帶給他許多幸運的城市的意思。
的確LC的發展是很幸運的,一路走來,引起眾人的喜歡及注目,LC的產品不管到哪個城市去設點,總能成為眾人追逐的焦點,如今這璀璨的招牌,就在姜秀旼的眼前。
她有種夢幻、不真實的感覺,但它真的就在眼前。
「好,我也要像LC集團一樣,從這裡踏出幸運的第一步。」
她舉步走進辦公大樓,到服務櫃台處告知她的來意,並且告訴人員,是一位馬克先生讓她來面試的。
櫃台人員幾乎是馬上手指向電梯,並說:「請搭電梯上十樓,馬克先生會在上面等妳。」
姜秀旼覺得櫃台人員態度挺不錯的,沒有眼睛長在頭頂上,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臉上還掛著滿滿的笑容,但她不知道,這是她才有的特殊待遇。
今天時大總裁身邊的紅人特地吩咐,如果有一個叫姜秀旼的女性來應徵,讓她直接上他的辦公室找他。大家都知道,時大總裁準備再找一個祕書,所以,上十樓的人通常大家都不敢怠慢,怕無端得罪了以後可能成為時總裁面前紅人的她。
姜秀旼帶著忐忑的心情搭上電梯,直接通往十樓,她並不清楚,十樓其實是時大總裁專用的樓層。
電梯抵達十樓,門一開,她便看見一個外國人站在電梯門口。
一看見外國人,姜秀旼就緊張,她可是一口破英文,該不會面試要用英文交談吧?
還沒開始面試,她就覺得錄取無望了。
初級英檢她勉強通過,但考完證照之後,因為沒有交談對象,早已經差不多忘光光了。
「姜秀旼小姐?」馬克開口詢問。
咦,中文?
沒想到對方開口說中文,姜秀旼愣了一下,但很快回了神,點著頭說:「我是姜秀旼,是來參加面試的。」
馬克點頭,「我知道,請跟我來。」旋身,他舉步向前。
姜秀旼又愣了兩三秒,才趕緊快步跟上。
因為馬克會說中文,她的不安感稍微降低,她跟著馬克,邊走邊問:「請問,我在貴公司應徵的是什麼職務?」
「祕書。」
「祕……」姜秀旼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她是中邪才把履歷寄出去的吧!憑她這種資歷和能耐,竟敢跑來應徵LC的祕書職務,是想死得難看吧!
但更讓她大為吃驚的還在後頭,馬克突然在一扇門前停下步伐,姜秀旼抬頭看向門上的板子,沒被口水嗆到,但咬到舌頭。
「這……應該是哪裡弄錯了吧?」
總裁辦公室!
她沒老花眼,眼前板子上寫著的,真的是總裁辦公室。
她有什麼能耐能當LC總裁的祕書啊?有鬼!要不,她怎麼可能把履歷投出來,還被通知來面試!
「沒錯,姜秀旼小姐,總裁請妳來面試。」馬克邊說邊敲門,得到回應後,直接開門,把姜秀旼推了進去,便把門關上。
醒來!醒來!快快醒來!這夢不好玩,看著眼前的一切景物,姜秀旼不斷地在心底吶喊,肯定是最近找工作壓力太大,才會作這種不切實際的夢。
但說實在的,這LC總裁辦公室還真是又大又漂亮,強烈對比的黑與白,極其講究的裝潢與擺設,看得出來這辦公室主人的品味。
牆面上,則是一幅直立式的抽象畫,算是最有色彩的了,但得有某種程度的藝術天分才能看得懂畫家想表達的意境。
她的考試成績差,英文不行,連欣賞藝術的眼光也不夠好,此一刻,姜秀旼還不得不承認,她可能真的比較適合回去養鴨。
不過,人家都敢讓她這種能力三流的新鮮人來面試,她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勇敢一點,或許還不至於落得太難看的下場。
她鼓起勇氣,對著那個背對著她的大皮椅說:「您好,我是姜秀旼,是來面試的……」
「嗯。」時任則沒有馬上轉過椅子,只是繼續坐在皮椅上,輕哼一聲。
在姜秀旼來之前,他一直在想,她本人和照片會不會有差別?有些人上相,拍起照片非常好看,但有些人,明明本人很好看,可拍起照片卻不好看。
她是屬於哪一種呢?
他想轉過身去瞧瞧,但身子卻不聽使喚,他怕那張臉太像他想念的人,又怕那張臉一點也不像他想念的人……
他繼續背對著姜秀旼,問:「妳知道妳的履歷看起來全是缺點嗎?」
「應該是。」她覺得這個可能性很高,要不然她不會被那麼多小企業常在第一關就被刷掉。
既然他說她的履歷全是缺點,又為何通知她來面試?像LC這種大公司,應該沒有閒工夫尋她這種小老百姓開心才對。
她的回答讓時任則莫名想笑。「妳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呃,是吧。」姜秀旼尷尬的紅了臉,她感覺得到,那背對著她的人肯定在笑她。
如果他真的覺得她的履歷不OK,又為何還找她來面試呢?是存心要看她笑話嗎?
其實姜秀旼很清楚自己的能耐,也沒想過能混進這種大集團工作,不過就是抱持著來試看看的想法,如今對方的態度,讓她覺得錄取的希望非常渺茫,便打起退堂鼓。
「那個……」她摸摸鼻子,準備走人。
但她想錯了,時任則倒還滿欣賞她的坦率,和那些用美麗言詞掩飾內在不足的人相比較起來,她的坦率反而成為一種優點。
「如果讓妳馬上上班,有沒有問題?」
這結果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姜秀旼當下呆住了,久久反應不過來,一直到時任則再問一次,她才回過神。
天上掉下來的機會,當然要馬上抓住啊!
「沒問題、沒問題!」她用力的點頭,就怕對方改變心意,但點了好幾回頭,她才想到,那個人一直背對著她,他的後腦杓又沒長眼睛,哪能知道她的態度有多認真。
為了讓對方體會到她認真的程度,她提高了音量,鏗鏘有力地說:「我可以馬上上班,沒有任何問題。」
「明天九點到我辦公室報到,不許遲到。」
那把椅子終於轉動了,她見到傳說中黃金單身漢的本尊,在面對面的那一剎那,她感覺自己的心被觸動了。
那張臉也未免長得太……妖孽了吧!從明天開始,她就要和他一起工作了?
她恍恍惚惚的問:「請、請問……我、我真的就這樣通過面試了?」
「是的,明天見了,我的祕書。」
再一次的,姜秀旼感覺自己是在作夢,若不是夢,怎會發生這麼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即使到現在,姜秀旼的思緒一直處在於一種茫然的狀態中,她掐了自己好幾把,都快要把自己的臉掐紫了,痛感仍在,但她的腦袋卻轉不太過來。
她真的百思不解,自己何時把履歷寄到LC集團,也不解為何LC的大Boss會錄用她這種三流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
論學歷,比她強的菁英多了去;論經歷,她除了在超商打過工以外,真的沒有值得歌功頌德的經歷。
除了作夢,她無法對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做出合理的解釋。
LC集團是間跨國集團,其品牌排行在世界前三名,其商品遍及世界各地,說到LC集團,人人莫不是豎起大拇指稱讚,想進入LC工作的人,更是不勝枚舉。
這樣一家連菁英擠破頭都未必能跨進去的大公司,到底有什麼理由要錄用她這種名不見經傳又沒能力的初生之犢呢?
除非是詐騙集團!
沒錯,她到現在還是這麼以為。但她滑了一路的手機,找尋有關LC的資訊,最近在台設立分部,由時任則親自帶領工作團隊進駐,住址無誤,時任則那張臉更是和她剛才見到的一樣……
因為她想事情想得有些恍神,突然有人跳到她面前,她誤以為是變態暴露狂,直接把手上的雞蛋往跳到她面前的那個人砸了過去,當下雞蛋變成破雞蛋,而被砸的人自然是滿身黃色液體。
「姜秀旼!妳想謀殺親夫啊!」被砸的人哀號。
因為他的哀號,姜秀旼才發現是學弟郝帥,就因為知道是他,她反而沒有一絲罪惡感了。「誰讓你沒事跳出來嚇我,活該!」
「沒良心,我是看妳想事情想出神,怕妳撞到電線桿才跳出來叫妳,結果妳竟然拿雞蛋砸我……」
「你不知道現在變態很多嗎?我怎麼會知道是你。」說著,姜秀旼轉身,準備往來時路走去。
郝帥一把扯住她,問:「妳不是要回家?這會要上哪去?我這身……得去妳家處理一下。」
「楊媽媽讓我幫她買的雞蛋因為你都毀了,我得再去買一袋。」
附近有個傳統市場,市場裡有個賣雞蛋的阿婆,她丈夫早逝,自己獨力撫養一個智能不足的兒子,阿婆年紀很大了,仍堅持要靠自己的能力賺錢養兒子,楊媽媽和阿婆很熟,家裡的雞蛋都會跟阿婆買。
因為今天楊媽媽要去做義工,才託她買袋雞蛋回去,結果卻因為郝帥,雞蛋全毀了。
郝帥一路追著她到台北,和楊曉昭也熟稔,所以也是成天往楊家跑,結果也和楊媽媽和楊爸爸混得很熟,楊媽媽和楊爸爸甚至成了郝帥的說客,鼓勵她接受郝帥的追求。
但對她來說,郝帥就像是弟弟,對他根本沒有來電的感覺,不可能發展成情人的關係。
「我陪妳去買。」
「不用,你快點回去念你的書,你媽還指望你去當醫生,你別再害我了。」
高中的時候,因為郝帥心思都在她身上,還為了她放棄第一志願T大醫學系,讀三流大學,想當然耳,她成了郝帥他媽媽的眼中釘、肉中刺,郝帥的媽拿郝帥沒法子,只能從她這邊下手,郝帥的媽警告她不許糾纏郝帥,要離郝帥遠一點。
只是光她閃遠點有啥用,郝帥根本不聽勸,甚至還和他媽媽談條件,只要他媽媽不反對他追她,就會如他媽媽的希望,重新考上醫學系。
誰知道,郝帥的媽竟然點頭同意了。
自此以後,郝帥就更加勤快的追著她跑。
「妳想當醫生娘,我就肯定能讓妳當上醫生娘。」
「可我不想。」
「那我就不考。」
姜秀旼垮下臉大叫,「郝帥,你是想害死我嗎?你媽要是知道你是因為我不去考醫學系,她不叫人蓋我布袋挖坑把我埋了才怪!」
郝帥拉著她的手,溫柔安撫著,「好了,好了,我們不討論這問題,妳不是要去買雞蛋,我陪妳去買,等會兒妳炒個蛋炒飯給我吃。」
「我又不是你的煮飯婆,不要老是叫我煮飯給你吃,再說,你有付飯錢給楊媽媽嗎?老是跑到人家家裡蹭飯吃,你不害臊,我都替你感到不好意思了。」
就因為郝帥在她身邊打轉,害她大學時老是被誤會已經名花有主,根本沒有男同學敢追她,也是因為郝帥太出名了。
他有一流的成績,卻進了三流大學,當然每學期的榜首都是他,加上後來又成為學生會長,學校喜歡郝帥的女生多了去。
可想而知,她無端成了許多女生忌妒怨恨的對象。
她真心覺得,郝帥的眼睛給蛤仔肉糊住了,竟然會喜歡她這種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凡女子。
正當姜秀旼愁著不知道怎麼打發走郝帥的時候,兩三個穿著打扮很時髦的年輕女孩朝他們靠過來,接著就有兩個直接挽住郝帥的左右臂膀。
「學長,好巧,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你。」其一說著。
另一個也馬上接口說:「學長,我正要找你,咱們就巧遇了,我們真是太有緣分了。」
「妳們找我做什麼?」郝帥垮著臉。
「有學生會的事情要跟你討論,既然遇到了,那我們就邊吃午餐邊討論細節吧。」女生聲音嗲嗲的說著。
「我有事……」
「學姊,可以把郝帥學長借給我們吧?」
「他不是我的,所以不用借,請直接帶走。郝帥,我先去忙了,再見。」能夠解脫郝帥的糾纏,姜秀旼求之不得,連忙揮手道再見。
「姜秀旼……」郝帥想攔阻,卻被三個女生困住了。
就這樣,郝帥只能眼睜睜看著姜秀旼在他眼前越走越遠。
第2章
LC集團總裁辦公室裡多出了一張辦公桌,這件事情連身為時任則特助的馬克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時任則略有偏執的傾向,還稱得上孤僻,他不喜歡的人事物除非他自己轉念,否則旁人無法使他的改變決定,就辦公室內不能有旁人打擾他做事這一點,過去他非常堅持,所以當時任則吩咐馬克在他的辦公室裡放張新辦公桌的時候,馬克嚇到。
「哥,這該不會是要準備給我的吧?」當辦公桌安置好,送貨工人離開後,馬克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
在工作上,時任則要求完美,但私底下和朋友相處時,他倒不會端架子,所以在沒人在的時候,他們通常會恢復到學長、學弟的關係。
「你還沒睡醒嗎?覺得有那種可能嗎?」時任則沒抬頭,繼續埋首於文件批閱中。
簽名前,他會非常仔細的審閱過每份遞上來的文件,稍有不滿意的,便會退回各部門重新做,直到他滿意為止。
這樣龜毛的人,竟然會錄用一個三流大學畢業、每科目成績都是低空飛過的畢業生,這事真的太奇怪了。
「這該不會是要給新人的位置吧?」雖然心中覺得不可能,馬克仍問。
「就是給她的。」
「她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啊?能讓學長如此重視……」這真的叫人不吃味都很難,他們是啥交情啊!連他都沒有這種特殊待遇,那個小丫頭竟然讓大總裁破例。
「我沒有重視她。」時任則開口否認。
「把辦公桌都搬到你辦公室裡來了,還叫沒重視?肯定有特殊理由,這不像你會做的事情。」
馬克會這樣說是有理由的,時任則向來不近女色,就算天仙美女在他身邊打轉,他也能不動如山,再者,那位新祕書姜秀旼也沒有美到能讓男人暈頭轉向的地步,所以,只能是特殊理由。
馬克不知道時任則那不為人知的初戀故事,當然不可能知道原因。
「我做事情需要向你解釋?」時任則挑眉睨著馬克問道。
「呃……那是不用,我只是擔心……」
「擔心我被迷昏頭?」
哈,這真是個笑話!
時任則要是能被某個女人迷昏頭,那真的是大事一件。
但或許現在那個可能出現了,只是馬克不太確定,這對時任則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好像有點杞人憂天,你從沒看錯過人,選擇姜秀旼當你的祕書,肯定有你的道理,也許她是一塊未經雕琢的鑽石原石也說不定。」
經馬克這麼一說,時任則突然有些汗顏。
這回馬克還真說錯了,他其實並不覺得姜秀旼是一塊鑽石原石,單單只是因為自己一時的情感迷惑,才做出了破壞自己原則的決定,還是一個管理者不該犯的錯誤。
現在他也只能期盼,姜秀旼不至於是塊不可雕塑的朽木,不然,他就會成為眾人笑話的對象了。
第二次踏進LC集團辦公大樓,姜秀旼仍戰戰兢兢,她怕自己裝扮不得體,在出門前,換過了好幾套衣服,最後才挑選了身上這件淺黃色洋裝,看起來挺端莊有朝氣,她希望至少在第一天上班的時候,能給上司一個好印象。
LC集團果然是頂尖的時尚公司,自踏進辦公大樓開始,姜秀旼就有種自己很渺小的感覺,辦公大樓進進出出的人,每個人身上穿著的衣服,幾乎都是LC的產品。
有選擇跟上流行尖端的,有選擇比較傳統派的,但無論是質感還是設計,都讓人感覺猶如在看一場時裝秀,反觀她自己的穿著,就顯得太平凡了。
姜秀旼看到大家的穿著,她心底不免打上問號,是公司有規定,在LC集團上班就要穿戴LC產品嗎?
她踏進電梯後,就開始被人打量,由頭到腳,又從腳到頭,好幾雙眼睛直盯著她看。
突然有人在她身後問:「小姐,妳找人嗎?」
「不,我……」姜秀旼還沒回答完,後頭又傳來另一個問題。
「妳不穿我們家的衣服嗎?我們家的衣服質感好,又有型,穿起來很舒服的喔。」
「當然……」姜秀旼僵笑著回答。
一分錢一分貨嘛!LC的產品世界頂級,自然有頂級貨物該有的價值,不過她還是忍不住說:「其實我這衣服穿起來也很舒服。」
一千塊有找,最少百分之七十是棉,她平常都留在有重要節慶和聚會才穿它,保存良好,重要的是,很透氣舒適。
她這話一出口,後頭就傳出說話聲。
又一個人說:「我看妳肯定沒穿過我們家的衣服,要是妳穿過,恐怕就再也不會想穿妳所謂穿起來很舒服的衣服了。」
好吧,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有員工如此愛護,LC集團老闆也不算太失敗。
至於她,也只能點頭,配合的說:「那肯定是。」
電梯繼續向上,停到九樓,人都走光了,在電梯門快關上的時候,突然又被按住,電梯門再度開啟。
外頭站著的,是剛剛才步出去的兩三個女人。
其中一個問她,「小姐,妳要上哪?是不是搭錯電梯了?」
「沒錯,我上十樓。」
「快出來!快出來!十樓外人是不能隨便進出的。」
結果她被硬拉出電梯,其中一個還很好心的替她按了往下的電梯鍵,準備把她送下去。
「小姐,找人的話,得在樓下會客室等妳要找的人,不能在這裡隨便亂竄,我們公司是非工作人員不得隨意進出的。」
這點姜秀旼當然知道,因為LC集團的產品是世界頂級,就怕資料外洩被仿冒,所以對於進出人員管制非常嚴格,上次她能直接上十樓,應該是上面交代下來的。
「我是新進工作人員。」因為是新人,姜秀旼態度極其客氣。
眾人聞言睜大眼,瞠目結舌地盯著她看,然後有人開口了—
「妳說妳是十樓的新進工作人員?」
恰巧,人事部門在這層樓,拉住姜秀旼的其中一位是主管新進人員報到事務的專員,她並未接收到任何有關十樓有新進人員的公文,所以直覺認為姜秀旼可能是商業間諜,混進來想偷取公司的機密,因為之前在歐洲總部也曾發生過。
於是這人事專員悄悄的退回辦公室,按下了保全部門的內線,告知有可疑人物混進公司內部。
外頭的姜秀旼完全不知情,她看了下手錶,知道自己快遲到了,只得委婉的請求拉著她的手的人鬆手。
「不好意思,我真的快遲到了……」
「等等,妳還不能走。」去而復返的人事專員如此說。
沒多久,保全就上來了,並且衝著眾人詢問,「哪一個是可疑人物?」
「就是她。」人事專員指著姜秀旼說道。
姜秀旼沒料到對方會來這一招,有些嚇到,她不住的掙扎解釋,「我不是可疑人物,我真的是新進工作人員,十樓的……」
人事專員說:「我是負責新進人員報到手續的人,我可沒收到上頭的任何公文,可見妳在說謊!」
暈倒!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被耍了?可這麼大的一家公司,怎麼可能用這種無聊的把戲耍人呢?
因為沒有公文,她又沒有識別證,想當然,她被保全給架下樓。
LC集團總裁辦公室內,牆面上的時鐘時針指著九,秒針已經越過了六,再轉個半圈,就是九點零一分。
時任則看著時鐘,皺起眉頭,一股怒火正在向上竄,他沒想到,區區一個新人竟然敢遲到!
「人呢?」
正巧,馬克進辦公室,準備向他報告今日的工作行程,因為有姜秀旼當時任則的祕書,馬克的工作做了些許調整,他的職務依然是總裁特助,有些場合和工作,時任則就交給馬克代理他去處理。
但,該出現的人卻沒有出現,無形中打亂了時任則的原先計畫。
「還沒來嗎?」馬克愣了一下,才開口詢問。
「那是我要問的問題,打個電話給她,若她不想來,就乾脆別來了。」已經破例錄用姜秀旼,時任則不想破例再去低聲下氣求人來工作,因為真的不必要,多的是比她優秀的人想爭取這份工作。
馬克知道姜秀旼踩到時任則的底線,他最討厭不守時的人,對一個商人來說,時間就是金錢,而對一個管理者來說,不守時的人表示其對於自我管理不夠縝密,一個連自己都管理不好的人,又如何做好上司交代的工作?
馬克飛快的撥出一個號碼,手機響了,接聽手機的人卻不是姜秀旼,而是一個男人。
「我找姜秀旼小姐,請問這是她的手機嗎?」馬克下意識翻開記錄電話號碼的冊子,最後一頁寫的就是姜秀旼的電話號碼,他只是要確認自己有沒有記錯,答案是,沒有。
他聽到那頭的男人很大聲的詢問,「妳是不是叫做姜秀旼?」
那頭有個女聲不斷的喊著,「我是,我是。」
馬克聽出來,那個聲音是姜秀旼沒錯,但手機並沒有遞到姜秀旼手中,而是接手機的男人繼續說—
「姜秀旼小姐現在不方便接電話。」
「打電話的是誰?曉昭嗎?還是郝帥?還是爸媽?我現在被困在LC保全室,我跟他們說我是來上班的,他們卻說沒公文,硬要說我是可疑人物,不管是誰,快來救救我啊!」
馬克聽見了,她幾乎是用盡力氣嘶喊,他不想聽見都難。
一聽到姜秀旼被困在保全室,馬克馬上皺起眉頭,他還想說話,那頭卻已經斷了線,他再撥同樣號碼,手機似乎被關機了,完全撥打不進去。
見馬克收了線,時任則就問他,「人來不來?」
「來了,但上不來。」
「什麼意思?」
「咱們的疏漏,人事部沒收到人事任用公文,姜秀旼被當成可疑人物,現在被扣在保全室。」
聽完話,換時任則皺起眉頭。
疏漏,他竟然也犯了不該犯的錯誤。
都是那個該死的笑容,把他的思緒全打亂了,害他破例錄用一個沒經過筆試,又素質不高的三流新鮮人,害他忘了用人得先發公文給人事部,再由人事部通知錄取者。
但更該死的是,他竟然開始替她開脫了。
他心底有個聲音在說,這又不是姜秀旼的錯,她沒投履歷過來,也沒有故意用笑容迷惑他,更沒有強迫他錄用她。
抬起眼,看見馬克竟然在偷笑,害他有點想扁人。
板著臉,他哼著氣說:「還不去處理一下?難道要我親自出馬嗎?」
「不!不!不!你千萬不要親自出馬,那只會把事情搞得更複雜。」馬克連忙制止他。
若是讓時任則親自出馬,公司上上下下肯定馬上謠言滿天飛!
當然,就算時任則不親自出馬,也一定會謠言滿天飛,因為他破例錄用了一個沒經過正常管道進來的社會新鮮人。
第一天上班就遲到,還搞出一堆烏龍事件,姜秀旼戰戰兢兢來到時任則的辦公室,心底不住地想著,自己該不會第一天上班就被趕回家吃自己吧?
當她進了辦公室之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時任則沒有責備她,反而很坦率地跟她說—
「今日的事件是我的失誤,害妳被誤會,我向妳道歉。」
堂堂大總裁跟她道歉,真的讓姜秀旼感到受寵若驚,她吃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她還未反應前,時任則又開口了。
「那是妳的位置,該做什麼事情桌上那張紙上都有寫,有不懂的可以問馬克,我話只說一次,所以當我在交代事情的時候,妳要認真聽,我沒叫妳的時候不要吵我,現在回妳的位置去做事。」
剛剛跟她道歉的時任則就像曇花一現,轉瞬即逝,現在在皮椅上坐著的,是個一板一眼的大老闆,與那些螢幕上看到的大企業家沒兩樣,跟她這種尋常老百姓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姜秀旼明白自己的身分,所以乖乖的走向角落的辦公桌,也拉開了與大老闆的距離。
說拉開距離一點也不為過,這LC集團總裁辦公室很寬敞,有專屬辦公桌椅,有貴賓來訪時的沙發一套,還有個小型的休息室,至於那裡面有什麼姜秀旼並不知道,她今日初來乍到,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這間辦公室以及保全室。
上次雖然也在這裡面試,但當時她沒仔細打量過,現在才有空看清楚。
光是這總裁辦公室的格局與坪數,已經讓她感覺自己來到了異世界。畢竟,台北寸土寸金,能在這貴死人的土地上蓋上一棟辦公大樓,就足以證明LC集團財力雄厚。
憑她能進入這種大集團上班,說出去恐怕會讓她眾多同學跌破眼鏡。
不過,到時候不知道會被傳成什麼樣子,因為她的成績真的很普通,要是楊曉昭被錄取,還能說是靠能力,換成沒有才能的她,八成會有人猜她靠的是青春的肉體。
所以,她決定低調一點,免得無風起浪。
把心從寬敞的辦公室收回,姜秀旼把目光轉向自己的桌面,桌上放著一張A4紙,上頭打著密密麻麻的工作事項,另外,還有一張工作證。
把工作證往胸前一掛,姜秀旼終於覺得自己是LC集團的一分子。
但是覺得是有何用處,很快她就發現,自己真的是能力不足到很可恥的地步,桌面上待處理文件全部是英文版本,她除了少數一些單字看得懂以外,其餘是有看沒有懂。
不是台灣分部嗎?怎麼文件不是中文?
腦殘了幾分鐘,姜秀旼很快就想到,LC是跨國集團,使用英文傳遞訊息很正常,再者,時任則雖然有張東方臉孔,但從小在國外長大,就跟外國人沒兩樣,他又在美國求學,自然精通英文。
看著文件,她煩惱著該怎麼開始進行手邊的工作,因為想得太專注了,壓根沒察覺到有人走到她面前,直到一本中英對照翻譯書放到她面前,她才驚訝地抬頭一看,就對上了一雙黝黑如墨的眼睛。
慘!大Boss好像發現到她的能力不足了。
在她發窘當頭,大Boss已經轉身走回他的位置去了。
已經浪費許多時間,姜秀旼不敢再怠忽職守,連忙拿過那本翻譯書,開始努力翻譯對照。
這文件上大部分都是與服裝設計有關的專業名詞,而時任則給她的那本翻譯書,就是專門針對服裝設計所做的翻譯。
她正在想,這翻譯書的作者對服裝設計還真了解,下意識翻回書封,想看看作者的名字,結果一句話飄過來—
「我寫的。」
她再度抬頭,對上那聲音的主人,果然他也正在看她,對上眼的那一瞬間,她的心跳漏了好幾拍。
被發現自己蠢斃了,她該發窘的,該感到無地自容的,但慘的是,她竟然不是發窘也不是無地自容,而是莫名的為那雙眼的主人心動。
不對!不對!不該是這樣的反應!
姜秀旼努力告誡自己,尷尬地衝著大Boss一笑,說了聲謝謝後便埋頭苦幹。
她這一埋首,果然認真十足,兩個小時過去都沒再抬頭,倒是時任則時不時抬頭瞅她一眼。
姜秀旼和那個人不像,真的除了笑容外,沒有相像之處,肯定是他的錯覺,他太想念那個遠去的人了,才會把她們搞混。
本來他想找機會糾正自己的錯誤,想找出姜秀旼的缺點,然後叫她捲鋪蓋走路,但當他看到她很認真的想把事情做好時,竟有些於心不忍。
就如馬克說的,這真的不像冷血時任則會做的事情。通常他看到能力不足的,就會讓那個人直接回家吃自己,這次,他卻心軟了,真的很不對勁。
因為心軟,他在心底說著,放她一馬,再給她一次機會。於是,他便把自己的翻譯書遞了出去。
是因為寂寞太久的緣故嗎?
看著姜秀旼,他久久找不到更合理的答案。
在學校時,姜秀旼一直都很看得開,自覺能力不足就順其自然,成績能夠低空飛過就很滿足。
但是進了LC集團後,周遭都是菁英分子,即使她仍舊不知道時任則為何會錄用她這種能力不足的人當祕書,但為了不讓他丟臉,她開始覺得能力不足就要加倍努力。
所以第一天她就加班了,想把桌上那些文件都翻譯好,目送大Boss下班之後,她又回到自己的位置,繼續埋頭苦幹。
這一埋首,不知不覺就過了八點,她因為開著辦公桌的小燈,沒有開大燈,結果又被保全人員誤當成宵小。
辦公室大燈突然大亮,門口除了兩個保全人員,還有時任則和馬克。
保全發現總裁辦公室有亮光,第一時間就通知馬克,當時馬克和時任則在一起喝小酒,聽見辦公室有宵小闖入便一起過來看個究竟。
正認真工作的姜秀旼被大燈驚得抬起頭,當她看到門口的大陣仗時,更是驚訝得不知該如何反應。
「妳還在辦公室做什麼?」時任則越過前面的保全,兀自走進辦公室,對一臉傻樣的姜秀旼質問。
「那個……這個……」姜秀旼拿起桌上的文件,怯怯地說:「我想把這些文件翻譯好……怎麼了嗎?」
「那為何不開大燈?」
「因為我覺得是自己辦事不力,不應該浪費公司資源,所以……」
其實還有個原因,在她第一年住宿時,和三個同學同住一間房,晚上為了避免吵到其他同學休息,她們約定了,要熬夜時只能開書桌的小燈,不能開大燈。
這習慣到了楊家也沒改變,楊曉昭是不介意她開大燈,可是她覺得會影響楊曉昭的睡眠,所以每次熬夜時,她還是習慣只開小燈讀書寫報告。
「你請了個很替公司著想的員工。」馬克笑著開時任則玩笑。
時任則白了他一眼,轉頭對保全人員下令,「你們去忙,這裡沒事了。」
保全人員很快地離開。
馬克兀自走到姜秀旼的辦公桌前,瞄了眼她桌上的文件,納悶地問:「那個真有那麼困難嗎?」
這問題令姜秀旼發窘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對馬克來說,處理那些文件肯定不困難,因為是他國家的語言,但對很少有機會和外國人對話的姜秀旼來說,那些文件真的有難度,她已經很努力翻書了,但光查到專業用詞還是不太行,要真正翻譯出大意,還是需要費上一番工夫。
所以,馬克三兩下可以解決的東西,她花上一整天又一整晚,都未必能做得完善。
這一刻,她忍不住要想,時任則面試的時候,難道沒有看見她的履歷表嗎?還是沒看清楚她寫的內容?
「對不起,我的英文程度不及馬克先生……」
「那是自然,他是美國人,妳無須和他比較,收拾收拾,下班了。」時任則淡淡的說著,語氣裡沒有一絲責備的意味。
馬克聽了又是一愣,他斜睨著時任則,像看怪物一般地看著他。
時任則又白他一眼,然後伸手說:「車鑰匙給我。」
「你要自己開車?」
「有問題?」
「是沒問題,只是覺得你這大老爺想自己開車,很難得。」
停車場可用的車輛不只一輛,他還是有辦法回家,只是平常時任則喜歡在車內看文件,所以會讓自己接送,他才意外。
把鑰匙遞出去,馬克目光落在姜秀旼身上,突然意會到某件事,他知道,此時此刻他該閃人了。
「我突然想到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先走了,這麼晚了,你就……送送姜祕書吧。」
馬克講這話的時候,時任則轉過頭看他,發現他在竊笑。與人太熟稔,有時候真不是好事,心思很容易被人看透,馬克如此,曲向東也是。
可迴避不是他的個性,也沒啥好迴避的。
女員工下班晚了,一個人走夜路不安全,他只是送她一程而已。
馬克離開後,時任則還站在原地,姜秀旼覺得尷尬,邊低頭收拾物品,邊說:「總裁請先回去,我收拾好就會下班了。」
時任則沒離去,依然站在那裡。姜秀旼收拾好了,只能硬著頭皮走向他,然後隨著時任則的步伐一起進了電梯,時任則按下了B1停車場,她按了一樓。
可當電梯在一樓停下,電梯門開,她正舉步準備出電梯時,時任則一把抓住她的臂膀。
「我送妳回去。」
「不用!不用!不用麻煩總裁,捷運很方便的!」姜秀旼一臉受寵若驚,她怎麼能讓大Boss當她的司機啊!
「妳以為我想做什麼?」時任則皺眉問著。
「呃……沒有……不是……我只是覺得不該麻煩總裁大人……」
「不麻煩,而且我正好有事情要請妳幫忙。」
「請我幫忙?」
「帶我去妳覺得好吃的餐館,我還沒吃晚餐。」其實他已經吃了,只是覺得姜秀旼應該還沒吃,不想讓她有負擔,才會謊稱自己還沒吃晚餐。
這藉口當然順利地騙過姜秀旼。
她很單純,當下,他心底竟然升起一股小小的罪惡感。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盲選書36

    盲選書36
  • 2.盲選書35

    盲選書35
  • 3.盲選書34

    盲選書34
  • 4.盲選書33

    盲選書33
  • 5.盲選書32

    盲選書32
  • 6.盲選書31

    盲選書31
  • 7.盲選書30

    盲選書30
  • 8.盲選書29

    盲選書29
  • 9.盲選書28

    盲選書28
  • 10.盲選書27

    盲選書27

本館暢銷榜

  • 1.婦德放兩旁之《守財小皇妃》

    婦德放兩旁之《守財小皇妃》
  • 2.婦德放兩旁之《太座一言堂》

    婦德放兩旁之《太座一言堂》
  • 3.爺的房中事之《郡王風流債》

    爺的房中事之《郡王風流債》
  • 4.長女就是狂之《小主母威武》

    長女就是狂之《小主母威武》
  • 5.婦德放兩旁之《非禮國舅爺》

    婦德放兩旁之《非禮國舅爺》
  • 6.婦德放兩旁之《涼涼當王妃》

    婦德放兩旁之《涼涼當王妃》
  • 7.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轉行做貴妻之《澡堂小娘子》

    轉行做貴妻之《澡堂小娘子》
  • 10.《幻鏡之妻上瞞下》

    《幻鏡之妻上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