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006

結婚速成班之一《甘家大少超難搞》

  • 作者香彌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06/12/01
  • 瀏覽人次:2042
  • 定價:NT$ 180
  • 優惠價:NT$ 142
試 閱
她的董事長大人,是個龜毛任性、隨心所欲的大少爺,
挑三撿四,連續趕走十六任祕書,存心讓她這個小特助過勞死,
要不是為還老爹的鉅額欠債、照顧病重母親,
才不會在他的淫威下,過吃苦受罪的日子;
但母親的病勢轉沉,她不得不四處尋找生財之道,
他卻在此時提出以千萬代價,進行「借腹生子」的瞞天大計,
洗金ㄟ,生個小孩,代價千萬?
白花花的銀子放在眼前,不拿的人鐵定是傻瓜加笨蛋!
等等,沒事幹麼脫衣關燈?黑暗中不安分的手是在摸哪裡?
大膽色狼!明明說好借腹生子,怎麼把她拐到床上來上下其手?
為了盡早完成合約,和他揮手說掰掰,
她量基礎體溫、算受孕期,為「做人成功」一再奮戰,
但是,切!生個孩子怎麼會那麼難?
她累得半死,卻發現他想要的竟不只是小孩……

香彌
我出生在夏天,屬於一個熱情奔放的星座,但是朋友們卻都不覺得我像是那個星座的人,
因為我既不熱情、也不奔放,我比較內歛,不太會將情緒流露出來,也很不擅於表達自己。
有朋友說我習慣於把自己藏起來,不懂得外放,我也覺得是這樣,最近正在努力嚐試改變,
希望有一天,不會再有朋友懷疑我——
「妳是獅子座的啊,看起來一點都不像。」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盛暑的烈日曬得人頭昏腦脹,朱照曦加快腳步走進「道陽建設」所在的大樓內。
迎面吹來的冷氣拂散不少躁熱,她走進電梯,按下九樓的燈號,電梯徐徐往上爬升。
想起半個小時前發生的事,她忿忿的吐了一口氣。
她不懂,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厚顏無恥的人?好呀,要告就去告呀,他以為那樣威脅她,她就會嚇得屁滾尿流嗎?
不,她一點都不會被嚇到,如果他不怕丟這個臉的話,自己更沒必要害怕,她一毛錢都不會給的,他休想從她這拿到任何錢。
眸光不經意的一瞥,電梯的鏡子映照出她糾結的眉心,她細看鏡中反射出的人影,巴掌大的瓜子臉上一雙濃密的眉毛擰起,明亮的大眼裡還透著一絲餘怒未消,眼神看起來有點凶凶的。
帶著天生自然鬈的短髮有些凌亂,她伸手順了順,接著揉了揉微微泛疼的太陽穴。
「不要再生那個人的氣,他不值得!朱照曦,你是個理智冷靜聰明的女人,犯不著拿別人的錯來懲罰自己,那是笨蛋才會做的事。」她對著鏡於說。
叮一聲,電梯到了九樓,門往兩旁滑開,她抿了抿唇,調整臉部的表情,嫣紅的菱唇往兩旁勾起,漾開一抹笑容,充滿自信的踏出電梯。
來到自己的座位,她為自己倒了冰涼的水解渴,甫灌完一杯,再從飲水機裡接滿第二杯,就口準備要喝,就有人腳步匆忙的跑過來。
「照曦、照曦,不好了。」
「誰說的,我好得不得了。」
「照曦,你別開玩笑了,事情真的不好了!」被一個小時前發生的事擾得沒心情開玩笑的楊美育一臉慌張。
「怎麼了?」深知她神經質的個性,一點小事就能令她驚惶失措、小題大做,所以朱照曦不以為意的瞟她一眼,唇口就著杯沿,啜飲著冰涼的水。
「柯秘書說要辭職,一個小時前離開了。」
「咳咳咳,」聞言,她嗆了下,連忙問:「她為什麼不幹了?」
「她……就在一個小時前,董事長要她拿一份報表進去,結果……」楊美育咬著唇斜目瞬她。
「結果怎樣?」朱照曦眉心微擰,心裡已經有底了,鐵定又是因為「那樣」。
該死的,這已經是她成為道陽建設董事長特助兩年多以來,換過的第十六任秘書了,那傢伙究竟要趕走多少秘書才甘心呀?
「結果柯秘書沒按照董事長的習慣,把週報表放在月報表前面,董事長要她重新整理,柯秘書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回嘴說,不管哪一份報表放在前面,還不都一樣?董事長於是就說……」那話有點不雅,讓她不太好意思說出口。
「董事長說了什麼?」
靦腆的抿了下唇,楊美育小聲的轉述,「董事長就說當然有差,就像你上廁所難道會先擦屁股再上大號嗎?不會對吧,每一件事都有它的先後順序,如果你連這種小事都沒辦法做好的話,還是不要再留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了。」
聽畢,朱照曦無力的抹了下臉,「那然後呢?」
「柯秘書就哭了出來,回她的座位拿了包包,丟下一句她不幹了,便一路哭著出去。」
「那傢伙是嫌我的事還不夠多,非得趕跑秘書不可嗎?」一股怒氣湧上來,她擱下水杯,走向董事長辦公室,門也不敲的旋開辦公室的門,瞥見裡頭端坐著的男子,她炯亮的雙瞳裡燃起兩簇怒焰。
「請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我才離開半天,你又逼走了一個秘書!」
甘爾瑞從公文裡抬起頭,慢條斯理的打量著闖進他辦公室的女子,徐徐啟口,「朱小姐,請問你這是在跟誰說話?」
「請問辦公室裡除了你還有誰?」
他揚了揚眉梢,語氣輕淡的說:「原來你是在跟我說話,我還以為你是在罵小孩還是在責備部屬。」
朱照曦一窒,知道他這是在提醒她注意兩人之間的身份,只好將怒氣硬生生的壓縮成冰冷的嗓音。
「你上次不是答應過我不會再換秘書了嗎?那現在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你為什麼又把人家柯秘書罵跑了?」
甘爾瑞慢悠悠啟嗓,「首先,好端端的我不會罵人,第二,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罵過柯秘書。」
「你沒罵過她?」見他竟敢否認,她氣憤的伸出食指指住他鼻子,「好,那我問你,你有沒有對她說過,難道你會先擦屁股再上大號這種話?」
「這句話我有說過,但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罵過她。」他記性很好,說過的話不會不認。
「那你有沒有跟她說,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乾脆滾蛋?」
「沒有。」
「沒有?!」她尾音往上揚。
「我不知道話你是從哪聽來的,但那只是斷章取義,我並不是那樣說的。」他疊起長腿,雙手在胸前交扣,悠哉的瞬著她。他很早就留意到,每當她情緒激動時,兩耳總會紅通通的。
「那你是怎樣說的?」
「我用很和善的語氣告訴她,你已經來了快兩個月,其中有一個月又二十六天,我交代你工作,你都做不好,我在想,或許你不太滿意這份工作,你要不要考慮清楚,要繼續留下來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嗎?」
「你這叫和善?」媽的,這根本是擺明叫人走路嘛!
「我確實是出自於善意才這麼說的。」修長的丹鳳眼瞟向她,他不慍不火的開口,「朱小姐,她是你親自調教的秘書,你應該很清楚她記性不好,工作又不用心,常愛在上班時間講私人電話,這些都無所謂,但我每次交代她的工作,她總是漏洞百出,你覺得她真的能勝任這工作嗎?」
「這……」朱照曦被他問得一窒。是,她承認柯秘書的能力確實不太行,只是虛有其表的花瓶,但畢竟是人事部應徵進來的,她又能怎麼樣?她已經很盡力的在教了。
她只是一個特助,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公事,卻還要身兼調教他秘書的責任,很累的好不好!尤其他這個人又很挑剔,事事要求完美,不論是財務報表、簽呈還是企劃書,都必須依照他規定的樣式來擬撰,否則一定退回去要求改過。
因此每次走一個秘書,她就得從頭一一教起,當她那麼閒啊?
「每一個秘書都被你嫌得一無是處,下次再有新的秘書進來,你親自教她,我再也不管了。」
黑幽幽的眸子投向她。
「朱小姐,我可以原諒你的無禮,不過我希望你記住,不是每個上司都像我這麼有容人的雅量。」
容人的雅量?朱照曦朝天翻了翻白眼。她知道自己脾氣不太好,每次只要一火起來,就會忘記她只是一個小小的特助,朝她的頂頭上司咆哮。
但是容人雅量這句話怎麼樣也用不到他身上吧?她做他的特助兩年多,他就換了十幾個秘書,這算哪門子容人的雅量啊?
迎上她怒瞠的眼,候了片刻,他提醒她,「你不知道對不起三個宇怎麼說嗎?」
他是可以原諒她用惡劣的態度頂撞,但她若不先開口道歉,他要怎麼給她台階下?
她咬牙瞪他,怎麼樣也不肯說出對不起三個字。
是,她承認自己的態度確實不好,但那也是他有錯在先,因為一些芝麻小事趕跑秘書,最後倒楣的還不是她?
在新秘書報到之前,其他部門的秘書沒有人願意過來支援,大家都懾於他挑剔的個性,怕動輒得咎,所以這段時間她就得身兼特助和秘書之職,伺候他這位大董事長。
她不開口,他也沒說話,兩人的眼神僵持對峙著,等著對方先認錯。
在他看來,他對她已經格外的縱容了,她不該再這麼不知好歹;但對她而言,則覺得他根本是存心找她麻煩,因為必須要身兼兩職的人是她!
終於她開口了,但說出來的話卻是——
「我要求加薪。」
「兩個月前我就幫你加過薪了,你又要求加薪,不覺得太無理了嗎?」兩年多來她調過六次薪,她這個特助的薪水已經比不少經理還高了。
她理直氣壯的開口,「我要求加薪是有正當理由的。柯秘書辭職了,秘書的工作就必須由我暫代,新人進來還不是又要我幫你訓練,我工作量一下子增加這麼多,董事長替我加薪難道不應該嗎?」
他冷目瞬她,「你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都是用這理由要求我幫你調薪,我也應你的要求調了,現在你又用相同的理由,不覺得既沒新意又沒道理嗎?」
她怒聲反駁,「那你換了一任又一任秘書又怎麼說?難道只因為你是董事長就可以這樣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嗎?你知不知道自己那些奇怪的習慣和規矩有多麻煩?光是教會秘書記住那些要花我多少精神你知道嗎?每來一個我就要教一遍,煩都煩死了。」
黑眸一凜,「朱小姐,如果那些事情真的讓你這麼煩,那你就不要做,沒有人勉強你一定要做!」他一直很欣賞她的才幹,所以才對她火爆的脾氣一再容忍,但這次也放肆過頭了。
那冷冽的語氣令她一窒,朱照曦咬了咬唇,很想率性的大聲跟他嗆說老娘早就不想幹了,但是雙肩擔負的責任不容許她如此任性,她很需要這份工作,很需要這份薪水。
壓抑下不甘的情緒,她垂下臉,雙唇幽幽輕吐三個宇,「對不起。」低聲說完,扭頭就離開他的辦公室。
回到座位,她擰緊眉心強忍住心頭的委屈。
「照曦,你還好吧?」楊美育走到她身邊,擔心的看著她。
她輕點螓首淡應一聲,「嗯。美育,麻煩你通知人事部,請他們盡快再應徵一位秘書進來。」
「現在嗎?」
「對。」想了想,她再開口,「你跟人事部說,這次應徵我要親自參與面試。」
楊美育有些意外。「你要親自面試?」
「免得他們又找來一些中看不中用的人,你也知道我們大老闆有多難伺候,做他的秘書,抗壓性和記性要比一般人還要強才可以。」
「說的也是。」楊美育心疼的看著她,「柯秘書這一走,最近你又要辛苦一點了。」
「那也沒辦法,誰教我們是領人家薪水捧人家飯碗的呢,他高興怎麼做也只能隨便他了。」語氣裡的怨氣清晰可辨。
楊美育若有所思的望著她說:「照曦,我覺得老大他……其實很容忍你耶,你看柯秘書只是頂他一句話,他就叫她滾蛋,可是,你每次跟他大小聲的吵,他竟然都沒有叫你走路……」
朱照曦很有自知之明的說:「那還不是因為我好用又耐操耐磨,最重要的是,只有我能把他那些奇怪的習慣記得一清二楚。」
看她翻著白眼的無奈模樣,楊美育噗哧笑了出來。「我真的覺得他對你跟對別人不太一樣就是了。我去打電話給人事部了。」
「謝謝。」她可一點都感覺不出來他對她哪裡不同,剛才,他不是還提醒她要注意兩人的身份嗎?他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長,如果惹毛他,他要誰滾誰就得滾。

走出電梯,朱照曦來到位於公司地下一樓的停車場,朝自己那輛銀灰色的二手轎車走去,同時冷凝著語氣對著手機說道:「……你已經找好律師要告我了?好呀,你儘管去告……要再給我考慮三天?哈,不必了,要告你就去告,還囉囉唆唆的幹什麼。」
傾聽著話筒裡傳來的聲音,朱照曦咬牙切齒的回道:「怕我以後難做人?你少在那邊假惺惺了……是嗎,律師說你勝訴的機率超過九成?那很好呀,恭喜你,不過我還是那句話,你休想我會給你一塊錢,有錢的話,我寧願把錢捐給乞丐也不會給你。」
語畢,她毫不留情的切斷通話,呼吸因為憤怒的情緒而略顯急促。
可惡,她絕不會妥協的。
打從她出生就不曾養過她一天的人,現在竟然有臉要告她棄養?她沒有見過比那個男人更厚顏無恥的人了。
他原是被朱家招贅的,在母親生下她不到半年,便捲走朱家全部的財產跟外遇的女人跑了,遺留下一屁股債給母親承擔,現在人老病窮,被那女人拋棄了,竟然還有臉回頭來要求她奉養他,要她每個月給他三萬塊的生活費!
他怎麼有臉說得出這樣的話?!什麼爸爸?她根本就沒有父親!她的父親早就死了!
她絕對不會承認這樣的男人是她的爸爸,絕對不認!她沒有爸爸,只有媽媽。
忿忿的伸手進包包想拿鑰匙,卻發現竟然翻找不到。掉了嗎?還是留在辦公室沒帶下來?她正準備回頭去找,猛然聽到一道聲音傳來——
「這是你的嗎?」
她抬頭望去,見到自己那串掛著Hello Kitty玩偶的鑰匙,她忙不迭頷首,伸手想拿回鑰匙。
「是我的鑰匙,你在哪裡撿到的?」
「辦公室的走道上。」甘爾瑞將鑰匙交給她。
接過手,遲疑片刻,她終於開口。「謝謝。」
為了柯秘書的事,她氣到一整個下午都不跟他說話,有公文要送給他批,也都是找工讀妹妹送進去,沒想到竟被他撿到她的鑰匙,可……
「你怎麼知道這串鑰匙是我的?」她問。
「九樓辦公室就剩我們兩人最晚走,這鑰匙不是我的,自然便是你的了,而且,你似乎很喜歡Hello Kitty。」他注意到她馬克杯上的圖案就是Hello Kitty。
她會弄到這麼晚走還不是拜他所賜,柯秘書一走,她就得多做一個人的工作,直到剛才才忙完。
「謝謝董事長,我先走了。」她走回座車,打開車門。
「等一下,朱小姐。」甘爾瑞叫住她。
「還有什麼事嗎?」因為疲倦,她的神色有絲不耐煩。
黑瞳定定注視著她,「如果你需要法律方面的協助,可以找公司的法務人員幫忙。」
朱照曦呆看他幾秒,不悅的瞇眸問:「你偷聽我講電話?」
「我不是存心想聽的,你講電話講得那麼激動,除非我耳聾,否則很難不聽見。」他們分乘兩部電梯先後下樓,他就走在她身後,不小心聽見那些話。
朱照曦咬咬唇,垂眸瞪著手裡的鑰匙須臾,才拾首看向他,輕聲道:「謝謝。」成為他的特助兩年多,她知道他一向公私分明,很意外他竟會主動開口提供幫助。
「不客氣。」漫應一聲,甘爾瑞走向自己的座車,唇邊淡淡的揚起一抹笑。看樣子她應該不會再為柯秘書的事生氣了吧?
看著他的背影,朱照曦忽然生起一股荒謬的想法。莫非他是刻意跟她示好,為了……她一個下午不跟他說話的事?
她隨即感到好笑。他堂堂董事長幹麼要對一個小小的特助示好?她搖搖頭,坐進車裡,手機鈴聲驀地響起,以為又是那個男人打來的,她蹙眉接起電話。
「喂,你想告就儘管去告,不要再打來……噫,是方阿姨呀,對不起,我以為是……什麼?她現在在哪裡?好,我立刻過去。」
銀灰色的小車咻一聲迅速駛出地下停車場,甘爾瑞從後視鏡看見疾馳而去的車子,眉心皺了下,喃道:「怎麼開得這麼猛?」
第2章
「什麼?要截肢?!」
醫生推了推眼鏡解釋,「傷口感染的情況非常嚴重,如果不馬上截肢,切除感染了蜂窩性組織炎的患部,恐怕會並發嚴重的敗血症,危及她的生命。」
「可是切除她的小腿,叫她以後怎麼走路?我媽她會受不了的!醫生,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救她了嗎?」
母親一向要強好勝,又愛面子,她一定受不了自己成為殘障者,罹患糖尿病這幾年已經令她苦不堪言,現在又要切除小腿,她真怕母親知道了會活不下去。
醫生耐心的說明,「朱小姐,如果還有其他更好的治療方式,我們也不會選擇切除令堂的小腿,真的是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朱照曦激動的揪住他的手臂。「不,我媽她一定不會答應的!都是我不好,沒有注意到她的傷口竟然感染得這麼嚴重,求求你醫生,無論如何一定要保住我媽的腿,要不然她會活不下去的,求求你,要花多少錢都沒有關係,絕對不能截肢。」
溫文的醫生痛苦的皺了下眉,用力抽回被她掐疼的手臂。
「朱小姐,我希望你能瞭解,如果不馬上做切除手術,再拖下去,感染面積持續擴大的話,恐怕就不只是切除小腿了。如果你擔心令堂術後行走的問題,等她的傷口復元後,可以考慮安裝義肢,這樣一來仍然可以行動自如。」
「我媽是那麼要強的人,她一定無法接受的,求求醫生再想想其他辦法好不好?」朱照曦自責的哽咽了。都怪自己忙於工作,疏於照顧母親,才導致這麼嚴重的後果。
醫生一臉無奈,「無法接受也必須接受,難道你寧願看她因敗血症丟掉性命嗎?這份手術同意書先給你,再考慮一下吧,截肢是最好選擇,要是讓感染面積擴大,後果將很難收拾。」
說完,他先行離開,留她獨自考慮。
看著那份手術同意書,朱照曦眸裡氤氳著一層水光。一直以來就只有母親跟她相依為命,此時此刻,她沒有可以商量的人,惶然的掩面啜泣。
怎麼辦?她無法斷然簽下同意書,一旦切除小腿,就再也長不回來了。
可是如果不切除,又會危及母親的生命,她該怎麼辦?
「照曦,你還是簽吧,醫生也說了,目前沒有其他的辦法,再拖下去你媽會有生命危險。」方順良定過來輕輕拍了拍她的肩。
抬頭望向送母親來醫院的鄰居阿姨,朱照曦一臉無助,「方阿姨,你也知道我媽自尊心一向很強,她會受不了的。」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最多我們以後再好好的勸勸她,況且等傷口復元後,她還可以裝義肢。」
朱照曦垂眸瞪著手術同意書,半晌,提筆簽下名字。

「叫朱小姐進來。」
「董事長,朱小姐今天請假。」
「怎麼又請假?」她已經連請三天的假了。
「她說家裡有事,還要再請一個星期的假。」
「一個星期?知道她為什麼要請這麼久的假嗎?」
「不太清楚耶。」
半個小時後,甘爾瑞從公文裡抬起頭,很自然的又伸手按了內線。
「叫朱小姐到我辦公室來。」
「呃,董事長,朱小姐她今天請假。」
「……她到底還要再請多久?」話落,他立刻發現自己半個小時前便問過這句話了。
「可能還要再請一個星期。」
「我知道了,叫柯秘書幫我煮一杯咖啡進來。」
天哪,老董今天是得了失憶症嗎?話筒彼端的小姐翻翻白眼,「那個……報告董事長,柯秘書她辭職了,新的秘書還沒有來。」
甘爾瑞猛地想起柯秘書早在幾天前就離職的事,心煩氣躁的掛上話筒。
秘書不幹了,他其實並不怎麼在乎,因為只要有朱照曦在,就會處理好一切,但沒想到她竟會在這時候請假,而且一請便是這麼多天。
他靠向椅背,心忖著,她還在為柯秘書的事生氣嗎,所以才故意連續請這麼多天假?還是家裡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她請假的這幾天,他才霍然察覺到自己竟然這麼倚重她,平常很多重要的公事他都很放心的交代給她,現在她不在公司,他就像少了條手臂,不管做什麼事都非常不便。
他困惑的回想,自己是從何時起如此信賴她?
打從朱照曦一進道陽建設開始,她的伶俐幹練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因此在她進入企劃部不到兩個月,便把她調為他的特助。
她的辦事效率和能力極強,令他感到很滿意,只是她直率的個性卻令他不太能適應,直到半年後,他才漸漸習慣她那一被惹火就像頭噴火龍的火爆脾氣。
說起來,她的喜怒很明顯,是個單純的人,她不太會去要什麼心機,想要求什麼,通常都直截了當的說出口,也不會在背後道人是非、說人長短,有什麼話她一定當面說清楚。
她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兩邊的酒窩可愛逗人,她生氣的時候,罵起人來氣勢十足,膽子小一點的人可能會被她嚇到。
當她疲倦的時候會不停的揉眼睛,在想事情的時候,會習慣用手指頭捲著那頭微鬈的短髮……
甘爾瑞攏起眉峰,訝異她在他的記憶中,竟是如此的鮮明清晰。
他搖搖頭。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沒來上班讓他很不方便,他必須要催她盡快來上班才行。
他拿起話筒,撥打她的手機。
她的手機處於關機狀態,他立刻按內線到人事部。
「幫我查一下朱小姐家裡的電話。」
得到電話號碼後,他猶豫了下,「我看還是你們打電話到她家裡去,問清楚她為什麼要請這麼久的假,還有,叫她盡快來上班。」
「是。」
「……等等,嗯,我看還是我來打好了。」瞪著那組號碼半晌,甘爾瑞才撥了電話,但電話響了很久都沒人接。
他又再打到人事部去確認號碼是否有誤,經過確認,他按捺著性子再撥了第二通、第三通、第四通……
最後他火大的摔上話筒。「朱照曦,你這是故意在給我拿喬嗎?手機關機,打電話到家裡也不接……」
「她在醫院,所以手機才會關機,家裡自然也沒人接電話。」一聲悠哉的嗓音傳了進來。
甘爾瑞瞟向走進辦公室的江逸平,詫問:「在醫院?她生病了嗎?」
「不是,是她媽媽住院,她這幾天都在醫院照顧她母親。」
「你怎麼知道?」甘爾瑞對於身為總經理的江逸平竟然知道這件事,自己卻不知道,有些不是滋味。
「噫,我沒跟你說過,我跟她是青梅竹馬嗎?」江逸平笑吟吟道,逕自在辦公桌前的一張椅上落坐。
「你們是青梅竹馬?」甘爾瑞驚訝的望住他。
「嗯,照曦以前住在我家附近,上了高中才搬走,兩年多前,她進公司,我們又再重逢。」
「你們……在交往嗎?」
「目前是沒有,不過以後會不會有進一步的交往就很說了。」
聽他這麼說,甘爾瑞莫名的感到鬆了口氣。「我覺得她不適合你。」
「我跟照曦滿聊得來的,如果我真的卯起來追求她,我們也不是不可能。」原本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但江逸平看到他們親愛的董事長眼裡竄過一絲火光。
「你不是一向喜歡柔順的小綿羊?她生起氣來的時候像頭噴火龍,你受得了嗎?」聽他照曦、照曦的叫得很熱絡,甘爾瑞覺得有絲不悅。
「人的口味是會變的,偶爾換吃不一樣的菜也不錯。照曦的個性雖然比較直率,但她也不是常常變成噴火龍,只要你不惹火她就沒事了。」江逸平一笑道:「何況,整個公司裡,她最常噴火的對象似乎是董事長大人你。」
他的意思是在暗指,朱照曦對他這個直屬上司最不爽嗎?
甘爾瑞隨即沉下臉,「她家沒有其他人可以照顧她母親了嗎?請這麼多天假,公司的事要怎麼辦?」
喔噢,老大好像有點不高興了,只是,是為了他的話,還是為了照曦?
老實說,爾瑞能包容照曦的脾氣這麼久,很出乎他的意料,原先估計他最多只能忍她三個月,想不到照曦這一待就是兩年多,偶爾還會朝他噴噴火,結果非但沒事,還不斷調薪。
就他所知,照曦的工作能力是很強沒錯,但能一路加薪,這其中是不是有些不為人知的……隱情?
江逸平慢條斯理的開口,「照曦是單親家庭,她媽媽只生了她這麼個女兒,你要她找誰照顧母親?」
「那她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回來?」
江逸平調侃的笑道:「怎麼,想念她了?」
甘爾瑞斂眉低斥,「你在胡說什麼,她把工作丟下來這麼多天都沒處理,我只是不希望因為她個人的因素耽誤到公事。」
「秘書被你趕跑了,照曦又請假,你一定很不方便吧?真可憐,聽說連煮杯咖啡都得自己親自動手。」江逸平一副同情的口吻,眸光裡卻充滿戲謔的神色。
甘爾瑞不動聲色的問:「逸平,你說是董事長大還是總經理大?」
「呃,當然是董事長大。」這是常識沒有人會不知道,不過他會突然這麼問,一定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
果然,就見甘爾瑞揚起唇角說:「很好,那我決定借調你的秘書,直到朱照曦回來上班為止。」
「那怎麼可以?洪秘書不會願意的。」
甘爾瑞橫去一記冷眸,沉下聲調,「我是董事長,要徵用哪個部門的人還需要對方的同意嗎?」
知道惹惱他了,江逸平扯起討好的笑臉,「能事先徵詢對方的意見,是一種尊重,董事長一向很尊重公司的員工,我相信您一定不會不顧員工的意願。」
甘爾瑞一笑的回道:「很抱歉,我不知道什麼叫做尊重,我只知道我目前缺了個秘書和一個特助,非常迫切的需要一個能幹的人來幫我處理事情。」
「洪秘書是我的得力助手,沒有她我會非常不方便,不如你另外徵調別單位的人過來支援,我可以提供幾個不錯的人選給你參考。」江逸平腦筋動得飛快,毫不考慮的立刻出賣其他部門的同仁。
甘爾瑞斜目瞬住他,「我嚴重懷疑你們是不是跟人事部勾結,不然為什麼替我找來的秘書一個比一個還差,但你和那些經理的秘書卻一個比一個能幹?」
江逸平的額頭冒出了幾條黑線,坦言道:「這根本是你自己的問題好不好?不要那麼挑剔的話,就不會一天到晚在換秘書了,換到連人事部都在哀哀叫。」
與甘爾瑞是高中同學又共事數年,他很瞭解甘爾瑞是個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的人,所有事情都要依照他規定的程序來進行,很多人都受不了他過於嚴苛的要求而離開。
修長的丹鳳眼淡淡掃向他,淡然的嗓音輕啟,「逸平,聽起來你對我個人的處事方法似乎很有意見?」
他扯唇一笑,語氣不怎麼真誠的答道:「不敢,你是董事長,沒人敢對你有意見。」
橫他一眼,甘爾瑞問:「朱照曦她母親在哪家醫院?」
「你要去探病?」江逸平有絲意外。
「有時間的話也許會抽空過去看看。」再怎麼說,她也當了他兩年多的特助,似乎該過去關心一下。
江逸平玩味的打量他片刻,薄唇才輕啟,「她母親住在『世遠醫院』。」
考慮半晌,甘爾瑞決定下午便去探病,但臨出發前,卻突然接到一通電話,被召回了甘家大宅。

「既然你們三個人暫時還不想結婚,我也不再催你們,要不要結婚都任由你們去了,你們就算打算一輩子獨身不婚,我也沒有意見。」
甘夫人這句話一出口,在場三人立刻敏銳的察覺事情絕對不像她嘴巴上說得那麼簡單,好戲恐怕還在後頭。
甘家老二甘爾謙率先出聲,「真的嗎?老媽你終於看開了呀,那真是太好了,對了,媽,我還有事,先走了。」說畢,他起身,迅速往大門方向移動,準備閃人。
「等一下,爾謙。」高雅美麗的貴婦人笑咪咪的叫住他。
眼見只差兩步就能跨出門檻,他扼腕的回頭。「媽還有事?」
「過來坐下,我們母子四人很久沒好好聊聊了。」
聊?看老媽笑得一臉狡猞,就知道鐵定沒好事。甘爾謙不太情願的坐回去。
「媽最近精神怎麼樣?晚上睡得還好嗎?」身為長子的甘爾瑞關心的問。
既然要聊,當然得先問候一下老媽的近況了,雖然他們上個禮拜才見過面,而且當時老媽還在這裡辦了場相親宴,想替他們三人找結婚的對象,可惜紅鸞星沒動,就是沒看對眼的女人。
然而事隔不過一個星期,老媽就說她改變心意,不催他們結婚了,也未免太不尋常,任誰聽了都覺得其中必然另有內情。
甘夫人雖已近六十,但嗓音仍甜柔動人。
「我最近不太有食慾,晚上也睡不安穩,」她優雅的笑容忽然蒙上一層陰霾,鳳目幽幽的睇向三個兒子,「其實,這次找你們回來,是有件事想跟你們商量。」
見她語氣突然沉重起來,甘家么子甘爾旋啟口問:「媽有什麼事要跟我們商且裡?」
「阿月嫂,你來跟他們說吧。」甘夫人示意站在她身旁的中年婦人來說明。
「是,夫人。」阿月嫂恭敬的答應,看著三人緩緩開口,「三位少爺,事情是這樣子的,前幾天夫人跟何大師見了面……」
「等一下,阿月嫂,這何大師是誰?」甘爾瑞打斷她問。
她解釋,「他是命理界非常有名的一位老師,給他算過命的人都說他准到不行,就連國外都有不少阿兜仔慕名而來找他算命呢!而且,要給他算命還要先預約,如果現在掛號的話,要排到明年年底才算得到呢。」
甘爾謙詫問:「媽,你該不會去找他算命了吧?」
甘夫人淺啜一口水果茶,搖首,「那倒是沒有,我是在一個餐宴上遇到他的,說來還真巧,何大師居然是你們小阿姨高中時交的那個男朋友的大哥呢,就是基於這層關係,他才破例指點我一件事。」
「這位何大師指點了媽什麼事?」甘爾旋問。
甘夫人看阿月嫂一眼,阿月嫂會意的接腔。
「何大師從夫人的面相上,看出夫人兩年後將有一場災劫,除非能用喜事來沖化,否則這個災劫可能會威脅到夫人的生命。但夫人知道三位少爺都還沒有結婚的打算,因此不願為了這件事而勉強你們。」
聽到這裡,甘家三兄弟便知事情必然另有下文,果不其然,就聽阿月嫂接著說:「幸好何大師說所謂的喜事未必一定要結婚,家裡有新生兒誕生也算是喜事。」
家有新生兒也算喜事?意思是……三兄弟互覷一眼,立刻明白老媽這次在打什麼主意。
甘夫人以慈愛的目光看著兒子們,「我知道你們三人一向都很孝順,一定不願意我遇到什麼不好的事。」
甘爾謙立刻接腔。「大哥是家裡的長子,這種事情大哥一定是義不容辭。」
甘爾旋隨即笑吟吟附和。「沒錯,而且大哥對媽又最孝順了,足以當選現代新二十四孝的楷模,看媽想要幾個孫子儘管跟大哥說,他一定會生給你。」
甘爾瑞橫了兩個居心叵測的弟弟一眼。這兩個小子竟聯手想推他人火坑,哼哼。
「別這麼說,論起孝心你們也不亞於我。而且,說起來很慚愧,我到現在都還沒有交往的對象,不過我知道爾謙目前有正在交往的女人,若要生小孩的話,對爾謙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
奸詐的老哥,竟然把事情推到他頭上來了!甘爾謙沒好氣的瞪他一眼,斜目瞬向另一個甘家子孫。
「我是有交往的女人沒錯,不過她根本就不想生孩子,避孕措施做得滴水不漏,我倒是聽說爾旋最近跟一個女人出雙入對,十分親密,說不定很快就會有好消息傳出。」
好傢伙,竟敢出賣他。「二哥,你誤會了,我跟那女人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她是個殺手,來暗殺我失敗被擒,我仁慈的放了她一馬,她被我的誠意感動,所以自願當我的貼身保鑣。」
聞言,甘夫人驚訝的出聲,「爾旋,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殺手跑去暗殺你呢?你得罪了什麼人?」
甘爾瑞、甘爾謙也吃驚的望向小弟。
甘爾旋聳聳肩,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我一向廣結善緣,不記得自己有得罪過人,這件事我會仔細調查,媽不用擔心。」
「你自己要多加小心,爾瑞、爾謙,你們也幫著爾旋調查一下,看是誰竟然買通殺手想殺他。」甘夫人叮囑。
「是。」兩人應道。
甘夫人欣慰的望著三人,「既然你們三個兄弟都這麼有心,幸好還有兩年的時間,媽就等著抱你們三個人生的孫子了。」她吟吟笑道,接著說:「不過我知道孩子也不是說生就能生的。」
「沒錯。」甘爾謙附和。老媽總算還有點理智。
「就是呀。」甘爾旋也接腔。奇怪,為什麼他覺得老媽的眼神好像在算計什麼。
甘爾瑞只是頷首未語,他直覺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
「媽也不是不明理的人,一定非要你們給媽生個孫子不可。」甘夫人笑得一臉慈祥,「昨天你們老爸跟我商量,說你們年紀也都不小了,這兩年要開始訓練你們接掌公司的核心事業部門,不能再放任你們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見三個寶貝兒子臉色微變,她溫和的眸光裡透著一絲詭笑。
「媽瞭解你們目前都對進總公司沒有興趣,所以便跟他商量,你們老爸考慮了下就說,若是你們有了小孩的話,那這件事就暫緩,如果兩年內還沒有小孩,就必須進入公司總管理處工作。」
六道目光齊望向美麗端莊的甘夫人,這下,三人總算完全了悟母親大人的陰謀,呃,陽謀了。
換言之,也就是如果他們三人沒有在兩年內找人生下小孩的話,就必須進入總管理處,不能再像現在這樣做自己感興趣的工作了。
甘爾謙不滿的出聲。「媽,這是條件交換嗎?用小孩交換我們的自由?」
「當然不是。你們三個人都是媽的心頭肉,媽怎麼會要你們用這種事來交換自由。爾瑞,爾謙,你們該不會也是這樣想的吧?」
兩人沉默著沒有答腔。
甘夫人瞼上透著一抹傷心,「原來你們竟把媽看成這樣的人,真令我難過。罷了,既然這樣,管他兩年後會遇上什麼災劫,我一點也不怕死,只擔心我死後,你們老爸一個人難耐孤單寂寞,娶了個年紀比你們還小的女人回來做繼母,讓你們吃虧受委屈。」
「媽,爸不會這樣做的。」甘爾瑞安撫的說:「爸他有多愛你,你比誰都清楚,除了你,他的眼裡根本看不到其他的女人。」說起來,他父親甘道雄,根本是個唯妻命是從的男人,只要是母親的話,父親沒有不答應的。
甘爾旋接著說:「就是呀,誰都知道爸一向愛妻如命,媽說往東,爸絕不會違背媽的意思往西。」
「媽,你別迷信那些算命的,他們根本就是隨便亂說。」什麼何大師?這些術士的話能信嗎?
「媽不是迷信,那位何大師說的話真的很準。」看看三個兒子,她喟歎一聲,「既然你們不信的話,媽也不勉強你們,只是你們父親這次是真的鐵了心,要你們回總公司去,你們自己看著辦吧。」說畢,甘夫人起身,「我累了,先回房去休息。」
阿月嫂連忙跟隨其後,叨念著。「何大師算命真的很準,少爺們不信這可怎麼辦?」
「阿月,你不用擔心,我活到這把年紀,對生死的事早就看開了,為了要消災強逼著他們去生孩子,我也不願意。算了,隨他們吧!如果他們真有這個孝心,自然會去做。」
聽著母親不大不小的音量往二樓走去,三人面面相覷。
也就是說,如果他們沒有遵從老媽的意思去做的話,就是不孝嘍?再者,這段時期萬一真的給他發生什麼事,他們頭上馬上就會罩上一頂不孝的大帽子……
老爸絕不會饒了他們!
「我記得媽曾經說過,人的未來是由自己創造的,她怎麼會忽然聽信起算命師的話了?」甘爾旋沉吟的說。
「搞不好根本就沒有這位何大師。」甘爾謙猜測。他從一開始就很懷疑這個人是老媽虛構出來的。
甘爾瑞揚眉,詢問兩個弟弟,「你們打算怎麼做?」
「再看看吧。」甘爾旋起身。生小孩還不容易,但除非找到他覺得合適的女人,他是不會隨便播種的。
「媽擺明了在陰我們,我不會妥協的。」甘爾謙哼道。
目送兩位弟弟走出門外,甘爾瑞眸光瞟向二樓。他不得不說,老媽這招,真是夠絕的了,連他都有些為難。
如果不生,先別提會被扣上個不孝的罪名,兩年後還會被老爸逮進總公司做牛做馬。他對目前的生活感到很滿意,一點都不想踏進總管理處。
斟酌半晌,似乎只能依照老媽的意思去做了,可要生的話,要找誰替他生小孩?
另一邊——
二樓書房,甘夫人剛剛上網,啟動MSN。
這裡是吸血鬼伯爵,呼叫大雄、靜香、胖虎。
大雄:在。
靜香:在。
胖虎:在。
吸血鬼伯爵:「M計劃」正式展開,各小隊進入戰鬥位置。
大雄:遵命。
靜香:遵命。
胖虎:遵命。
吸血鬼伯爵:請各小隊務必達成你們的使命,不要讓我失望。
大雄:大雄隊一定誓死達成吸血鬼伯爵賦予的重任。
靜香:靜香隊一定拚死完成吸血鬼伯爵交代的任務。
胖虎:胖虎隊一定鞠躬盡瘁達成吸血鬼伯爵交託的事情。
吸血鬼伯爵:很好,那你們出發吧。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大亨的攻略》

    《大亨的攻略》
  • 2.人狼傳說番外篇《逃愛狼君》

    人狼傳說番外篇《逃愛狼君》
  • 3.古畫傳奇之《伯爵的千年競愛》

    古畫傳奇之《伯爵的千年競愛》
  • 4.人狼傳說《不及格的男傭》

    人狼傳說《不及格的男傭》
  • 5.人狼傳說《皇家先知》

    人狼傳說《皇家先知》
  • 6.人狼傳說《失格浪子》

    人狼傳說《失格浪子》
  • 7.人狼傳說《怪力王子》

    人狼傳說《怪力王子》
  • 8.人狼傳說《詐欺女王》

    人狼傳說《詐欺女王》
  • 9.人狼傳說《月夜島的王者》

    人狼傳說《月夜島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