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驚悚館 首頁

分享
霓幻鑰K4901

有鬼,請噤聲系列《鬼鄰居》

  • 作者黑麒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7/06/23
  • 瀏覽人次:2199
  • 定價:NT$ 210
  • 優惠價:NT$ 166
試 閱
寧靜的公寓詭事頻傳,搞得大家人心惶惶──
三樓的中年婦女離奇墜樓,死前喃喃念著「有鬼、有鬼」,
四樓的大學生性情大變,背後不時出現一個紅色身影,
五樓的老先生觸電身亡,欲搶救時卻有腐爛鬼手出現阻止……
滿懷怨恨的「她」化成厲鬼回來,發誓要把所有人拖到地獄陪葬……


女人抓住衣服上捲捲的黑色頭髮,發現這髮絲好長好長,竟然延伸到上面,於是抬頭望去──
只見一個臉上都是傷、嘴角流血的女人倒掛在鐵皮屋頂,一雙佈滿血絲、嚴重外凸的雙眼死死瞪著她看。
「哇啊!鬼、有鬼!救命啊!」女人嚇得跌坐在地,手腳並用朝樓梯口爬去,快抵達的時候卻有東西捲上了她的雙腳。
下一秒,那些頭髮用力將她往後扯,朝女兒牆的方向拖去。
女人拚命掙扎,試著抓住所有她能抓住的東西,但是被拖動的速度卻沒有因為這樣而減緩,反而愈來愈快……
黑麒
我是一隻悠游於酒海的紅蟳,怎麼說呢?
因為每次只要一喝酒,不管喝多喝少,我的臉都會暴紅,活像隻紅蟳一樣。
而且每每深夜趕稿時,我都習慣倒一杯威士忌,邊喝邊寫,藉此來激發出靈感大神。
不過很詭異的是每次打字打著打著,就會失去意識,一直到隔天醒來,都記不得前一晚的事,很可怕對吧?
更神奇的是,文章都會多出一大段來,我常在想,這會不會是靈感大神附在我身上幫我寫的?

什麼?鬼上身?
呿!不要亂說話。
酒醉?
沒禮貌,你才酒醉哩。
啥?不信有人可以這樣寫故事?不然看故事去吧,真相只有一個──

黑麒的家:
http://www.crescent.com.tw/blog/index.php?blogId=
聽!鬼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工作時羅曼史看太多的關係,我私底下的消遣一整個走黑暗風,租書店借閱紀錄一打開不是打打殺殺就是鬼影幢幢,連電影、影集、戲劇等也都喜歡看刑偵推理或帶點靈異氛圍的,還很喜歡拖著明明膽子就很小的朋友一起看,常常我看完覺得沒什麼,朋友已經嚇到快升天了,真是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最近我印象比較深的劇是前陣子很火紅的「Voice」,不只是刑偵的題材很吸引我,還有就是女主的特異功能──能聽見很細微的聲音。整部戲劇大概百分之七、八十得歸功於她的超強聽力,當然,帥氣的警察大叔也是功不可沒滴~
那時我還覺得女主角真是厲害無比,但在看到黑麒新系列「有鬼,請噤聲」的男主角,也同樣擁有超凡聽力的俞景浩後,我只想說一句:「大姊,妳的能力實在是小Case。」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因為俞景浩不但能聽見陽世中極微小的聲音,甚至連阿飄的一舉一動都能靠耳朵捕捉!
而在第一集《鬼鄰居》中,他和幾個大學同學搬到一棟老舊公寓,開始不會點名、不用準時熄燈的黑皮生活,只是住沒多久,他就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因為他們所住之處不斷發生離奇命案,他還時常聽到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聲音」,更發現總是有個紅衣女鬼跟在身旁……
想知道俞景浩的特殊能力會在故事中發揮何種效用嗎?公寓內究竟又有「什麼」在搞鬼呢?請鎖定靈異名家 黑麒 最新驚悚系列「有鬼,請噤聲」,第一話K4901《鬼鄰居》6/23與鬼當厝邊!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子 倒吊的女鬼
突來的一陣大雨打在遮雨棚上,「嘩啦啦」的響聲讓女人想起了晾在天台上的衣服,於是打開大門,急著要上樓去收衣服。
一開門,正好遇到樓上新搬來的幾名大學生,女人還和他們問候了一下。
因為他們急著要去上課,所以沒有多聊,看他們朝氣蓬勃的樣子,已經三十好幾的女人心裡暗暗羨慕著他們。
女人搖了搖頭,不讓自己再胡思亂想,再不快點,就怕那些早上才拿去天台曬的被單和衣物會全都被雨水給淋溼。
雖然說天台上有搭建鐵皮屋頂,但四面都是空的,只要雨勢和風勢大一點的話,難保衣服不會受潮,這也是女人之所以急著要上樓的原因。
來到天台上,女人摸了摸自己所曬的衣服和被單,還好,沒什麼溼,她快手快腳的收起衣服,想要趕快收好,然後回家。
收著收著,突然,女人看到吊掛衣服的另一邊好像有人在走動,把她嚇了一跳,隨即自嘲自己太過敏感,這邊又不是他們家專用的曬衣場,會有別人在很正常,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只是說也奇怪,當女人刻意查看的時候,卻沒有發現其他人,整個天台就只有她一個人在。
不對啊,剛才明明看到有人在這邊,而且那身影看起來很像是個女人。
會不會是已經收好衣服下樓去了?女人也只能這麼自我解釋,不過說真的,心裡還是毛毛的。
也因為這樣,她手上的動作更快了。
這時她發現,收下來的衣服上,怎麼好像都黏著一根又一根捲捲的黑色頭髮?
她抓了抓其中的幾根髮絲,想要看清楚一點,結果發現這黑色的髮絲好長好長,竟然延伸到上面,於是便自然地抬起頭朝上方望去︱
只見一個女人倒掛在鐵皮屋頂,頭下腳上,一雙佈滿血絲、嚴重外凸的雙眼,就這樣死死的瞪著她看,看得她背脊發涼,不斷冒出冷汗。
那個可怕女人的眼睛很大,神情看起來很凶惡,而且臉上都是傷,有紫色、也有紅色,嘴角則都是血。
眼前的景象實在太過詭異,女人失聲尖叫,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剛收好的衣服散落一地,然而她也顧不得這些剛洗過的衣物會不會弄髒,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地方,遠離那個倒吊在上面的可怕女人……如果那還能算是個人的話。
女人已經被嚇到腿軟,根本走不動,只能爬啊爬的朝樓梯口爬去。
可當她好不容易移動到樓梯口的時候,有東西捲上了她的雙腳,將她用力往後拖。
「哇啊!鬼、有鬼!救命啊!」女人驚慌的不斷呼救,同時回頭看了一下,發現竟然是那些黑色髮絲在拉她!
她掏出放在褲袋裡的手機,撥打先生的手機號碼,電話只響了兩聲就接通了。
女人立刻狂喊道:「老公,快上來救我,有鬼!」
話才說完,那些纏住她的頭髮再次用力將她往後拉去,女人手機沒拿穩掉在地板上,傳出著急的呼喚聲。
女人奮力掙扎,努力拉住所有她能碰到的東西,包括曬衣繩和那些掉落在地上的衣物。
「救命啊、救命啊!」她不斷的呼救,被拖動的速度卻沒有因為這樣而減緩,反而愈來愈快了。
接著女人發現自己騰空,正好臉部朝下的她,看到底下那些在馬路上來往走動的人們,因為下著大雨,大家都撐著傘。
發現自己就要從天台掉下去的時候,女人嚇壞了,如果自己就這樣死了,她老公怎麼辦,到時誰來照顧他?
「不要啊—」在不甘心的叫聲中,女人快速往下墜落,儘管她不斷舞動手腳,想要抓住東西止住墜勢,卻沒有任何幫助。
「砰」的一聲大響,女人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撞擊力,讓她整個人瞬間麻痺,動都動不了,只剩下眼睛還可以眨啊眨的。
隨即她看見了,圍觀的人群中,剛才在樓梯間遇上的那幾個大學生也在,正一臉驚駭的瞪著她。
怎麼會這樣,那個可怕的女鬼為什麼要害她?為什麼?
女人流下不甘心的淚水,知覺和意識逐漸離她遠去,直到一切都陷入黑暗之中……
第一章 中邪的室友
位在台北市郊,有一棟貼著紅色磁磚的老舊公寓。
這棟公寓是由兩棟五層樓的建築物所構成,從它的外表看來,少說也有四十幾年的歷史了。
這時候,在大門前站著四個大男生,全都一臉雀躍的看著這棟老舊公寓,形成一幅新世代與舊事物面對面的特別景象。
當中個子最高、皮膚也最黑的壯碩男生叫做范東揚,他感動的說:「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站在他身旁,比他矮半顆頭、皮膚較白、身材精實的男生是朱豪,拍了拍他的手臂,笑道:「就知道你等很久了。」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搖頭晃腦說出這些話的是有點胖、也是裡面個子最矮的宋智霖,慧黠的雙眼骨碌碌轉著,一看就是古靈精怪的傢伙。
「有沒有這麼誇張?」頸子上放著一副BOSE QC35耳罩式耳機,五官英挺、笑得很開朗的是俞景浩。
俞景浩一百七十七公分的身高,比一百八十三公分高的范東揚矮一些,但又比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下的朱豪和宋智霖高一些。
這四個大男生之所以會這麼開心,是因為這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真正離開家庭和學校的監管,獨自到外面來居住。
四個人都是大學同學,今年剛升上大二,學校要求新生都必須住校,一直到升上大二的這個時候,盼了好久的他們才總算可以搬出來住,自然特別開心。
「真是辛苦你了,景浩,多虧有你,我們才能找到這棟房子。」其他三人感激的看著俞景浩。
「沒什麼,剛好我比較閒。」俞景浩謙虛的回應道:「重點是我們可以繼續住在一起。」
「真的。」四個人住校的時候就是同寢的室友,因為合得來,所以這次在找房子的時候,他們就說好要找一間可以容納他們四個人的房子,套一句宋智霖說的話—再續前緣。
在俞景浩的奔走下,總算讓他們找到這間位在市郊的公寓。
他們租的房屋位在公寓的四樓,兩房兩廳兩衛的格局,二十八坪,對他們四個人來說,空間已經很夠用了,而且一個月只要一萬兩千元的租金,核算下來,一個人一個月也只要三千元,相當便宜。
雖然這是棟老舊公寓,但是附近的生活機能相當不錯,食、衣、住、行都很方便,CP值超高。
「景浩,打個電話跟房東說我們到了。」范東揚提醒道。
「好。」俞景浩一邊說一邊找著手機,找了老半天,才懊惱說道:「手機不見了。」
「不見了?」宋智霖圓睜雙眼,難以置信的說:「就只有你有房東的手機號碼,我們都沒有,怎麼辦?」
「先別吵,讓景浩靜下心來想想。」朱豪說道。
「實在想不起來。」俞景浩搖了搖頭,「這樣吧,東揚,你打一下我的手機,我來聽聽看在哪裡。」
「好。」范東揚依言拿出手機,撥打他的電話號碼。
在俞景浩豎耳傾聽的同時,朱豪和宋智霖也很專注的聽著,想要幫忙。
不過他們幾個聽了老半天,卻完全沒有聽到聲音,只有俞景浩開始朝他們的車子走去。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舉動,但范東揚等人也都跟了過去,想知道他究竟發現了什麼。
來到車子停放的地方,俞景浩打開車門仔細的聽了一下,接著探身到副駕駛座,也就是剛才來的時候他所坐的位子。
他在座位底下撈了一會兒,高興地抓起手機,「找到了。」
「所以你是開震動?」宋智霖驚訝萬分,「不會吧?這樣你都聽得見?」
「可以啊。」俞景浩笑了笑。
「你真的超厲害的。」雖然說他們早就知道俞景浩的聽覺優於常人,但卻沒想到可以敏銳到這種程度。
既然找到手機了,俞景浩立刻撥打房東的電話,請他過來。
房東就住在附近,很快就趕了過來,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先生,人很客氣,和他們見面後,稍微聊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帶你們上去。」
「好喔,開始搬,搬完我們再好好的慶祝一下!」范東揚高舉著雙手喊道。
「好!」其他人也跟著齊聲大喊,只有俞景浩擰著眉、捂著雙耳,一副相當難受的樣子。
「喂,小聲點,景浩受不了。」宋智霖大喊。
「你還不是一樣,小聲啦。」朱豪反過來制止他。
俞景浩趕緊戴上他那副BOSE的耳罩式耳機。
從小,俞景浩的聽覺就非比尋常,也因為這樣,讓他很難入睡,時常哭鬧。
俞景浩的父母帶他看遍名醫,最後才發現他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聽覺太過靈敏,一點小小的動靜就會把他驚醒,甚至是把他嚇哭,於是他們嘗試著幫他戴上耳罩或是耳塞,果然改善了他容易驚醒痛哭的狀況。
所以打從俞景浩上幼稚園開始,俞媽媽都會幫他準備一副耳塞,讓他隨身帶著,當覺得吵或是有必要的時候可以使用。
長大後,俞景浩自己存錢買了現在這副BOSE除噪、抗噪耳機,一來可以聽音樂,再者,當想要隔絕過於吵雜的聲音時就可以戴上,就好像現在一樣。
對於他的狀況都了然於胸的范東揚等人,對於他總是戴著耳機的樣子,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就好像放出籠子的鴿子一樣,抱著興奮愉悅的心情,四人開始把自己的物品搬運上樓。
他們租的房子位在四樓右側,鐵門漆著紅色的那一家。
房東拿出鑰匙幫他們把門打開後,四人陸陸續續把物品搬了進去。
屋內的兩個房間大小差不多,都是四方的隔局,約莫七坪大小,房間裡除了單人的上、下鋪之外,還有兩張書桌、衣櫥,電風扇、冷氣等家具和家電一應俱全,雖然不是新品,但都還堪用。
廚房的家電,還有洗澡用的熱水器也都準備好了,也就是說,他們只要帶著自己的家當,就可以在這裡舒適的生活。
房東簡單的幫他們介紹屋內的大致狀況後便離開。
四個人花了一整個上午,總算把東西都搬好,接著就是開始打掃和分配房間。
還好,這間房子還滿乾淨的,只是有一段時間沒人居住,灰塵多了點,稍微花了些時間打掃。
至於房間的分配,因為范東揚會打呼,而宋智霖比較好睡,所以他們兩人睡主臥室,而怕吵的俞景浩則是和睡覺很安靜的朱豪一間。
朱豪是那種睡覺幾乎都不會翻身的人,最適合俞景浩了。
事情都忙完時已經是晚上,四個人都洗過澡之後,去買了一些飲料和炸物回來吃,慶祝喬遷之喜。
因為忙了一整天,這一晚,他們睡得很沉。
一直到凌晨一點多,也是俞景浩他們睡的最深沉的時候,位在客廳大門旁的對講機突然響了起來。
對於這擾人清夢的鈴聲,已經在打呼的范東揚完全沒有受到影響,繼續睡他的大頭覺。
宋智霖則是皺了一下眉頭,隨即拉起棉被蓋住頭,也繼續睡。
至於睡覺幾乎不翻身的朱豪還是受到了影響,翻了一個身之後就不再有動靜。
而雖然戴著耳塞在睡覺,但是那鈴聲實在太尖銳,俞景浩醒了過來,拿下耳塞仔細聽了一下,沒再聽到鈴聲,於是又戴上,準備繼續睡回籠覺。
結果他才剛閉上眼睛,鈴聲又響了,這次連續響了好幾聲,在這深沉的夜聽起來,特別尖銳也特別吵。
坐起身,再一次拿下耳塞,俞景浩仔細聽著,想說如果再有鈴聲的話,就要起身去查看。
「是誰在吵啊!」也被吵醒的朱豪沒好氣的說。
「不曉得,剛才有響過一次了。」俞景浩回應著,「會不會是誰出門忘了帶鑰匙?」
「難道是東揚?」朱豪沉著臉,「那傢伙老是忘東忘西的。」
結果他話才剛說完,鈴聲又響了起來,這次響得又快又急。
「我去看看好了。」俞景浩下床,走出房間後,先朝范東揚他們的房間走去。
輕輕的扭開他們的房門,他仔細看了一下,發現范東揚和宋智霖都在,也都醒了過來,看來同樣是被鈴聲吵醒。
「到底是誰在按對講機啦?」宋智霖氣呼呼的問:「吵死人了。」
「剛才還以為是你們,如果說你們都在,我就真的不曉得到底是誰在樓下按我們的對講機了。」
「難道是有人在惡作劇?」也已經下床的范東揚說道:「去看看。」
當他們來到客廳的時候,朱豪也從房間出來,走到他們身旁。
「叮叮叮叮叮叮—」突然響起的急促鈴聲,把他們四個人都嚇了一大跳,尤其是宋智霖最誇張,腳底就好像裝了彈簧一樣,整個人跳了起來。
「喂,你是誰?」范東揚立刻接起對講機的話筒,大聲吼道:「大半夜的是在吵什麼?敢惡作劇的話,最好不要被我們抓到。」
對講機的那頭只有輕微的沙沙聲,沒有人回話,等了半晌,范東揚回過頭對其他人搖了搖頭。
「算了,應該真的是惡作劇,別理他,睡覺去。」朱豪打了個哈欠。
「對啊,好睏。」宋智霖也跟著打起哈欠。
「好吧。」范東揚把話筒掛了回去。
結果他話筒才剛掛上,立刻又響起「叮叮叮叮」的鈴聲,再次把他們四個人嚇了一跳。
「我來。」這次換俞景浩接起了電話,說道:「喂,樓下是什麼人?是不是需要幫忙?」
和剛才一樣,俞景浩等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人回應,於是他打開門下樓,打算去看看究竟是什麼狀況。
「景浩,你去哪裡?」朱豪大聲問道,不過俞景浩卻好像沒聽見似的,快速的衝下樓。
「一起下去看看。」擔心他會有危險,范東揚等人都跟了下去。
來到一樓,俞景浩打開大門,先是看了一下對講機附近,沒看到人後,又往外走了幾步,來到公寓外頭,看著兩邊路口的狀況,結果也都不見人影。
「有看到是誰嗎?」追上來的宋智霖問道。
「沒有。」俞景浩搖了搖頭。
「既然沒看到人,那就上去吧。」不曉得為什麼,朱豪心裡總覺得很不安。
「嗯。」俞景浩這才跟著眾人上樓。
還好,這次回去睡覺,一直到早上醒來,都沒有再發生擾人清夢的事。
「怎麼辦?再這樣下去,我們都要神經衰弱了。」宋智霖哭喪著臉,「有沒有辦法可以讓這個對講機不要叫?」
已經連續好幾天了,每次凌晨一點多,對講機總會按時響起,吵得人不得安眠。
「應該有電源,找一下。」朱豪在對講機的四周尋找著總電源。
「在這裡。」雖然一般人聽不到電流的「滋滋」聲,但俞景浩的聽覺很不一般,稍微分辨一下,就讓他找到了總電源的所在。
試了幾次之後,他們總算找到了對講機所使用的電源開關。
「關掉。」二話不說,范東揚把開關給關上。
「可是關上總電源這邊的開關,連客廳燈光都會被關上的。」俞景浩說道。
「不管了,天亮再開就好,不然都不用睡覺了。」宋智霖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後,朝房間走去。
看來也只能如此了,就在他們要各自返回房間睡覺的時候,對講機竟然又再次響起「叮叮叮」的響鈴聲。
「怎麼可能?明明已經關掉電源了,怎麼還會叫?」范東揚等人都被這詭異的情況嚇得不輕。
「哎喲,肯定是我們關掉電源的時候,短暫的電線短路造成的。」宋智霖不以為意的說。
他的解讀很快就被其他人接受了,除了俞景浩。
由於剛剛突然聽見爆起的電流聲,所以他難受地捂著雙耳,但對於都關了電源,對講機的響鈴卻還是會叫這件事情相當在意,不過一時之間也找不出其他理由。
而自從晚上睡前關掉總電源之後,他們果然不再受到莫名鈴聲的騷擾,且撇開這件事不說,這邊的生活他們非常滿意,尤其是附近就有夜市,不管是要逛街還是吃東西都很方便。
就這樣,他們在這裡過了將近半個月的快樂日子,因為俞景浩總是最早起床,所以他都會下樓幫大家買早餐。
一如往常,當他把早餐買回來,叫大家起來吃早餐的時候,剛吃了一口蛋餅的宋智霖突然想到了什麼,轉了轉圓滾滾的眼珠子,說道:「喂,很久沒有打麻將了,今天晚上來摸一圈吧,你們說好不好?」
「好喔、好喔。」正在啃著飯團的范東揚眉開眼笑的點頭,「以前在學校宿舍都要偷偷摸摸的玩,現在不用了。」
「如果你們不怕輸錢,我沒意見。」朱豪依然酷酷的。
雖然對打麻將不是那麼感興趣,但總是替人著想的俞景浩卻不想掃他們的興,「我也沒意見。」
「好!」范東揚一臉笑呵呵,「晚點我再去買麻將牌。」
「看看你,像個賭徒似的。」見他一副猴急的模樣,宋智霖取笑道。
「不要這樣說,不過是打發打發時間。」范東揚還真的是心癢難耐,笑道:「老規矩,到時候贏的人請吃宵夜。」
「唉,熬夜打牌,身體會壞掉的。」朱豪嘮叨。
「少在那邊有的沒的,那你到底打不打?」范東揚不屑的看著他。
「打啊,為什麼不打。」朱豪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好,就這麼說定了。」
到了晚上,范東揚真的買了一副麻將牌回來,開心的把眾人都叫到客廳。
「要玩可以,不過我們不能玩太晚,雖然說明天沒課,但還要去打工。」俞景浩提醒道:「東揚,別忘了,明天加油站那邊你也有班。」
「放心,我沒忘,不會有影響的。」范東揚不耐煩的招手,要他們趕快上桌。
「上桌、上桌。」宋智霖也跟著起鬨。
當大家都上桌之後,范東揚笑道:「對了,自摸的人要東一台的錢嘿,這麻將、桌子、牌尺,還有滷味、飲料的錢都是我先墊的。」
「放心,什麼時候讓你吃虧過?」宋智霖回應道。
「好,那開始吧。」范東揚抓出「東、南、西、北」四張牌,蓋上後洗了一下,然後開始抓位。
抓完位子後,四個人分別坐到定位,順時針方向,依序是范東揚、宋智霖、朱豪和俞景浩。
第一把東風起,抓完牌之後,因為俞景浩並不是很會玩,所以他很專注的看著自己的牌,並把筒、索、萬字做區分,按順序排放。
「東風無力百花殘哪!」一邊念的同時,當莊家的宋智霖丟出了一張「東」。
「跟打。」朱豪也打了一張「東」。
雖然他們打的速度不快,但都還算流暢。
當打到東風底的時候,已經輸了好幾千元的范東揚站了起來,沉悶的說道:「上個廁所先。」
「你就是這樣,每次打麻將就拚命灌飲料,然後一直跑廁所。」朱豪忍不住念了幾句。
「一下就好。」實在是尿急,范東揚跑進廁所,「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在等待他的同時,俞景浩等人也把牌堆好了,就等范東揚出來。
奇怪的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見他出來,朱豪第一個忍不住,跑去敲廁所門,叫道:「你是上廁所還是洗澡,怎麼這麼久?」
「這你們就不曉得了,東揚什麼都快,就是上廁所最慢。」笑嘻嘻的宋智霖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他會不會是吃壞肚子了?」俞景浩有些擔心,總是喜歡大吃大喝的范東揚,罹患腸胃炎的機率是他們當中最高的。
然而,十分鐘過去了,對於外面的叫喊,范東揚依然無聲無息,沒有任何回應。
「有沒有搞錯,說要打麻將的是你,現在躲在廁所不出來的也是你,這麻將還打不打?」朱豪已經拉下臉,來了火氣。
「東揚,你再不出來就真的不玩了。」宋智霖依然笑容滿面,和朱豪緊繃的表情形成頗大的反差。
「他會不會暈倒在裡面?」擔心他真的出事,俞景浩拿出一個十元硬幣,準備打開廁所門。
「卡」的一聲,順利打開門鎖的俞景浩正要推門而入,門卻先一步打了開來,走出廁所的范東揚疑惑的望著他。
「不好意思,擔心你出事才會開門。」邊說,俞景浩邊退了開來。
「你是掉到馬桶裡面了是不是?」朱豪白了他一眼。
「我……」范東揚抓了抓頭,眼神茫然。
「你怎麼了?」宋智霖指了指桌上的麻將牌,說道:「我們還打不打?」
「打、當然打。」一看到那些麻將牌,范東揚雙眼立刻亮了起來。
「怎麼會在廁所裡面待這麼久?」俞景浩仔細問著他的狀況。
「沒事……只是不小心睡著了。」范東揚坐到定位,催促著眾人趕快開始。
「在廁所睡著?」朱豪冷哼一聲,「又不是豬。」
「東揚一定是輸多了,想去廁所轉個運,對吧?」宋智霖笑呵呵的說道:「這招我用過了,相信我,沒用的。」
「沒事就好,那就繼續吧。」見他是真的沒事,俞景浩這才放下心。
抓完牌之後,俞景浩依舊努力的看著牌,結果才丟沒幾張,居然有人喊道:「胡了。」
「啊!」抱著頭的宋智霖,發出一聲慘嚎,「怎麼會這麼快?」
「難道是轉運成功了?」朱豪難以置信的望著范東揚。
俞景浩也是一臉驚訝的看過去,不過讓他吃驚的並不是對方胡牌這件事情,而是剛才喊「胡了」這兩個字的,竟然是女人的聲音。
聽覺特別敏銳的他可以肯定,就算范東揚故意裝成女人的嗓音,也不可能喊出這麼尖細的音調。
「你們剛才有沒有聽到……女人的聲音?」俞景浩狐疑的望著其他人。
「女人的聲音?」宋智霖依然沒個正經,「我看是你在思春吧?」
「哪來女人的聲音?我沒聽見。」朱豪也疑惑的望著他。
沒有理會他們在討論的事情,范東揚眉開眼笑的說道:「四台,給錢、給錢!」
「拿去,囂張沒有落魄的久啦。」宋智霖一邊給錢,一邊說道。
朱豪也默默給了錢,沒有多說什麼。
至於還在想著女人聲音到底是從哪來的俞景浩,在范東揚的催促下才給了錢。
因為是范東揚連莊,所以由他繼續擲骰子。
當他骰子一丟下去的時候,俞景浩聽見了骰子撞擊桌面的聲音,接著發出了很細微的「沙沙」聲,讓他愣了一下。
因為這聲音實在來得太古怪,讓俞景浩仔細看了一下桌面,想找出究竟是什麼東西所發出來的。
是沙土。
俞景浩發現那些骰子的周圍居然有一些沙土,伸手示意大家先不要拿牌,說道:「你們看,這邊有一些沙土。」
「沙土?」經他這麼一說,其他三人發現還真的有,卻搞不清楚到底是從哪來的,畢竟桌子和牌全是新的,應該不會有沙土才是。
「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吸掉不就好了?」宋智霖取來一台手持式吸塵器,將那些沙土都吸走。
「但,這些沙土是打哪來的?」因為吸塵器很大聲,俞景浩戴上了耳機,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管它打哪來的,我現在手氣正好,不要搗亂了。」在范東揚的催促下,眾人才又開始抓牌。
結果打沒幾張,范東揚又難掩笑意的盯著他們。
「賤人,該不會又聽牌了?」宋智霖沒好氣的看向他。
「天機不可洩露。」雖然這麼說,但是范東揚得意的表情早已經說明一切。
大家知道他已經聽牌,所以都小心翼翼的丟牌,就怕放槍。
而當范東揚在摸牌的時候,大家也都相當緊張,畢竟他現在手氣正旺,要是自摸可不得了。
又摸了一張牌,范東揚仔細的搓著,想知道是不是他所要的「七萬」。
當他摸出這是一張萬字牌的時候,心裡相當興奮,接著又用力搓了幾下,確定是張「七萬」之後,他高興的將牌往桌上一放,喊道:「自摸!」
「啊!」
這叫聲出自於其他三人,但他們會發出這叫聲,並不是因為范東揚自摸,而是他們剛才看到那抓著牌的手竟然留著長指甲,上面還塗著紅色的指甲油,皮膚相當白皙,手指纖細,一點都不像是男人的手。
而且那隻手還沾滿了沙土,看起來相當詭異。
「叫什麼叫,才連一拉一你們就叫成這個樣子,今晚我要是連不完,你們不就要把嗓子都叫啞了?」范東揚開心的說道:「不多、不多,莊家連一拉一,再加這些花台,六台而已。」
沒有人理會他在說什麼,全都專心看著范東揚的手,尤其是俞景浩,因為剛才他又聽見了,那個大喊「自摸」的聲音,除了范東揚的之外,還有一道尖銳的女人嗓音,和稍早之前聽到的一模一樣。
這時候,范東揚的手是正常的,並沒有剛才所看到的怪異景象,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俞景浩問道:「你們剛才都看到了嗎?那隻留著紅指甲的手?」
「看到了。」宋智霖和朱豪都用力點了點頭,同時顫抖著聲音問道:「那到底是誰的手?」
「喂,你們在說什麼紅指甲的手?」范東揚不耐煩的說道:「少在那邊說些有的沒的,給錢、給錢。」
不信邪的宋智霖靠得很近,查看范東揚剛才拿牌的右手,仔細地看了又看,卻沒有發現任何異樣。
「快給錢。」范東揚再一次催促。
「給就給,了不起喔。」一連被他胡了兩把,朱豪把話說得很酸。
「拿去。」宋智霖也跟著給錢。
俞景浩則是看著范東揚,總覺得很不對勁,因為對方在說話的時候,他總會聽到另一道女人的聲音,就好像疊音一樣。
「發呆一樣要給錢,快。」范東揚朝他伸長了手。
「喔。」俞景浩也給了錢。
「好,不要浪費時間了,動作快。」范東揚不停的催促。
「有這麼趕嗎?」朱豪滿臉的不服氣。
范東揚懶得理他,有錢贏最重要。
很邪門的是,范東揚就這樣一路連莊,都已經連十二了,手氣還是旺到不行,而俞景浩等人則是很悲情,就怕會把這個月的生活費全輸掉。
「真的很誇張耶,連十二!」宋智霖捶胸頓足、頻頻歎氣。
「別廢話了,繼續。」連莊愈多次,范東揚就愈是霸氣十足。
再一次抓牌之後,當俞景浩在重新排列他的牌時,突然聽到「滴答、滴答」的聲音,就像是下雨天在漏水,或是水龍頭沒關緊的那種聲音。
奇怪,又沒下雨,怎麼會有這樣的聲音?
俞景浩問道:「你們有沒有聽到『滴答滴答』的聲音?」
「時鐘吧。」朱豪指了指牆上的掛鐘。
他搖了搖手,「不是那種聲音,是水滴的那種滴答聲。」
想起剛才范東揚有上過廁所,宋智霖問道:「會不會是浴室的水龍頭沒有關好?」
「沒有那麼遠,就在附近。」示意他們先不要說話,俞景浩豎耳傾聽著。
「喂,別管什麼滴水聲了,不要壞了我的手氣。」范東揚還是自顧自的摸起一張牌,然後興奮的將牌放在桌上,大喊道:「胡了!」
因這一聲大喊,俞景浩等人都望向桌上那張牌,接著抬起頭,看著哈哈大笑的范東揚。
「哇啊!」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看到范東揚的身後居然有一個雙眼又圓又大、臉上都是傷的女人,留著長長的黑色卷髮,身影很淡,也在仰頭大笑,聲音尖銳無比,和范東揚低沉的嗓音形成強烈對比。
聽覺比較靈敏的俞景浩實在受不了,急忙戴上耳機。
被嚇壞的朱豪則是衝向大門,一臉驚慌的想要奪門而出,但那門卻怎麼都打不開,急得他將門把搖得「卡啦卡啦」直響。
「那到底是什麼鬼!」宋智霖則是連滾帶爬,來到客廳的沙發上,一方面等著朱豪開門,一方面也是想要拉開和范東揚之間的距離。
那個女人身影雖然一下就消失不見,卻無法消去俞景浩等人內心的恐懼。
「滴答、滴答……」才剛拿開耳機,俞景浩又聽見那滴水聲了。
聲音好像是從底下發出來的!做出這樣的判斷之後,俞景浩低下頭望向地板,想知道那滴水聲的來源。
他看到有水正從范東揚椅子的底部滴落到地板上,因而發出剛才他所聽到的「滴答」聲。
「找到了,是從東揚椅子下滴落的水。」俞景浩抬起頭來說道。
「東揚的椅子為什麼會滴水?」宋智霖難以置信。
「到底怎麼回事?」被剛才那可怕女人嚇白了一張臉的朱豪,心臟還在「撲通撲通」快速的跳動著。
俞景浩指著范東揚椅子底下的那灘水,驚慌說道:「不對,這些水怎麼會是紅色的?」
「不是水,是血!」宋智霖也看見了,焦急問道:「東揚,怎麼會流那麼多血?你沒事吧?」
「是不是受傷了?」顧不得會沾到那些血水,俞景浩立即來到范東揚身旁,查看著他的狀況。
「對啊,流那麼多血,一定傷很重。」朱豪也覺得事態嚴重。
然而范東揚卻是一臉茫然,完全不曉得他們在說什麼。
「你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傷口?」發覺他身上有多處傷口,不斷冒出血水來,俞景浩被嚇壞了。
「我……」范東揚才想回應,結果一張嘴居然滿是沙土,而且裡面還有好幾條在蠕動的肥大白蛆,一口又一口的吐到地板上。
「啊啊啊—」被這怪異的狀況嚇到,朱豪的叫聲已經帶著哭音,開門開得更加用力了,卻還是沒能將門打開。
「東揚到底是怎麼了?」宋智霖的聲音也顫抖著,忐忑不安的看著眼前這詭異的一切。
「你們先打電話叫救護車,我拿急救箱!」俞景浩大喊,同時跑去翻找電視底下的櫃子。
就在這個時候,俞景浩聽到一陣「滋滋」的電流聲,接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急促閃了幾下後,竟然熄滅了,周圍瞬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怎麼會突然停電!」站在大門前的朱豪,用力扭著門的把手,驚慌的問道:「這門怎麼都打不開?」
「我們是不是撞邪了?」平常喜歡看鄉野怪談的宋智霖,沒想到自己會有親身經歷的一天,也才真正體會撞鬼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東揚,你還好嗎?」雖然也是心驚膽跳,但俞景浩最擔心的還是他。
就在俞景浩想要找手機來照明的時候,又聽到一陣「滋滋」聲傳來,於是說道:「不要慌,電來了。」
果然,他話才說完,過沒幾秒鐘,日光燈閃了幾下後又亮了。
「這麼神?連電來了你都知道?」宋智霖一臉太誇張了的表情。
「東揚!」發現他趴在麻將桌上,俞景浩急忙跑過去。
一邊搖著趴在桌上的范東揚,俞景浩一邊說道:「奇怪,剛才那些血和沙土都不見了!」
「真的都不見了……」確定俞景浩是說真的,宋智霖和朱豪才大著膽子,慢慢的朝他們走近。
被俞景浩搖了好幾下的范東揚終於醒了過來,先是大大的伸了個懶腰,隨即睡眼惺忪的望著他們,問道:「天亮了?」
「天還沒亮,倒是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於剛才的事情,朱豪還心有餘悸。
「東揚?你是不是去了什麼不該去的地方?」宋智霖顫聲說道:「才會招惹一些不乾淨的東西回來。」
「你們在說什麼?」范東揚依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你現在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俞景浩最關心的還是他的身體狀況。
「我沒事啊?好的很。」動了動雙臂,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後,范東揚疑惑的望著他們,「為什麼你們會這麼問?」
「你還記得我們打牌的事嗎?」盯著他的雙眼,俞景浩問道。
「記得啊,我輸了好多錢,手氣很差,所以就去上廁所,想說改個運。」范東揚不好意思的笑道。
「然後呢?」俞景浩追問。
「然後……」范東揚愣了一下,隨即皺起眉頭,想了又想,才說:「想不起來,我是不是睡著了?」
俞景浩等三人互望了一眼,都搞不清楚到底怎麼一回事。
「所以說,從你進到廁所之後的事情,都想不起來了?」俞景浩追問道。
「對。」范東揚用力點了點頭。
「剛才的事情是這樣的……」見他真的想不起來,俞景浩等人把剛才的事情簡單扼要說了一遍。
結果范東揚難以置信,聽到下巴差點掉了。
「不會吧?怎麼可能?」他睥睨著他們,「你們在玩我,對不對?」
「又不是吃飽撐著。」朱豪搖了搖頭。
「你可以不相信我們,但景浩什麼時候騙過你了?」宋智霖理直氣壯的道。
被他這麼一說,其他人不禁想起,曾經有一次因為玩得太晚,不想去上課,所以讓俞景浩去幫他們請病假。
結果不擅說謊的他被班導一問,就什麼都說出來了,班導還立刻跑來宿舍把他們都抓去上課。
范東揚這才頷首,賊笑道:「照你們這麼說,這些錢都是我贏的囉?」
「可你不是說都忘了,那應該不算吧?」宋智霖頗為扼腕,怎麼剛才就沒有想到,應該先把錢收起來的。
「是你的沒錯。」雖然平時比較愛嘮叨,但朱豪不會平白無故去佔人家便宜。
「你沒事比較重要。」見他是真的沒有大礙,俞景浩這才鬆了口氣。
見他們是真心在關心自己,范東揚感動的說:「這樣吧,我拿回本錢,然後再多拿一千元當做精神慰問金,其他的還你們,或是當做公基金。」
「好喔、好喔。」擔心他會後悔,宋智霖快手快腳的把錢均分成三等份,說道:「就分成三份,多出來的零頭便當做公基金吧。」
「你們說好就好,我沒有意見。」范東揚笑道:「所以,還要繼續打牌嗎?」
「還打?」朱豪第一個拒絕。
「是啊,也不早了,改天再玩。」宋智霖也說道。
「東揚,我們明天還要去加油站打工,還是早點休息比較好。」俞景浩提醒道。
「好吧,那就先休息。」范東揚伸了個懶腰,一邊捶著肩膀,一邊說道:「不曉得為什麼,就是覺得好累。」
「你先去睡吧,這邊我們來收拾就好。」俞景浩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就麻煩你們了。」范東揚也不客氣,直接進房去睡覺。
俞景浩三人在一起收拾牌具的時候,宋智霖擰著眉問道:「東揚是不是撞邪了,要不要帶他去廟裡拜一下?」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 2.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 3.《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 4.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 5.惡靈怪談系列《黑寡婦的私刑》

    惡靈怪談系列《黑寡婦的私刑》
  • 6.《失蹤的她回來了》

    《失蹤的她回來了》
  • 7.闇黑典當物之一《殺謊》

    闇黑典當物之一《殺謊》
  • 8.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 9.交換當鋪之四《踏上她的死亡之旅》

    交換當鋪之四《踏上她的死亡之旅》
  • 10.鬼牽線外傳《三個願望的代價》

    鬼牽線外傳《三個願望的代價》

本館暢銷榜

  • 1.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 2.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 3.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闇黑典當物之二《蒐集臉皮的殺手》
  • 4.《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終途之家》(內含特典卡)
  • 5.《失蹤的她回來了》

    《失蹤的她回來了》
  • 6.闇黑典當物之一《殺謊》

    闇黑典當物之一《殺謊》
  • 7.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 8.《櫃子裡的她們》(書衣版)

    《櫃子裡的她們》(書衣版)
  • 9.萬節不復之六《人間煉獄》

    萬節不復之六《人間煉獄》
  • 10.萬節不復之五《鬼門》

    萬節不復之五《鬼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