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653

《零魅力總裁》

  • 作者香尹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3/06/05
  • 瀏覽人次:3813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奧野精品集團的最新八卦:
據說新上任的總裁陸可峰和特助甄虹曾經有過一段情,
而且聽說總裁仍然無法對她忘情,執意要追回她……

對,她就是一年前甩了他,還很俗辣的只敢用簡訊分手的女人,
既然老天爺讓他們再度重逢,他當然要好好把握,
讓這個偷走他心的小偷重新變為正牌女友,
雖然她冷漠的說兩人只是上司下屬關係,不可能有其他的發展,
但是「口嫌體正直」用在她身上真是再適當也不過了,
瞧,他不過是靠近些她就緊張不已,吻她一下更差點擦槍走火,
說她不愛他了?這話說給誰聽誰都不信,
也就是因為確定她還對他有感覺,
因此就算八卦流言滿天飛,說她跟前任上司有曖昧,
還時常同進同出、高調曬恩愛,他也全都當那些是個屁!
但是誰來告訴他,為什麼那個緋聞男友會半夜從她住處出來?!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    子
我決定離開了,我們分手吧。
 
當正在與公司高層開年度會議的陸可峰看見手機簡訊時,瞬間覺得心頭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撞了一下。
他不自覺地收攏了濃眉。
「總經理?」業務部經理剛好做完報告,眼尖地留意到他的神情變化,小心翼翼地請示著。
陸可峰回過神,抑下了心頭那一閃而過的莫名感受,抬眸望向業務部經理,微微一笑,道:「預算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在計劃執行前所做的開支預估,最終的結果要絲毫不差本來就不可能。」
「是,總經理可以理解就好。」業務部經理聞言,明顯鬆了口大氣。
與會的各部門經理聞言,皆有默契地抬眸瞥了業務部經理一眼,然後又有默契地轉回目光。
陸可峰看著這位新上任一年的業務部經理那如釋重負的表情,濃眉微微往上一挑,好看的薄唇再次拉高了弧度,溫和地開口,「業績達成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四,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不過還算不錯。但是預算超支百分之二十八?我很想知道當初的預算評估究竟是財務部替你們擬的,還是業務部自己抓的預算?」
「是業務部自己做的評估。」財務部經理忙不迭地開口,頭上淌下一滴冷汗。
「嗯,我說過誤差百分之十以內,我都是可以接受的。」好看的濃眉又輕挑了下,低沉好聽的嗓音仍然是一貫的和藹可親。
話一落下,會議室瞬間陷入凝重的氣氛之中,所有高階主管們沒一個敢吭聲。
「我、我會將超支的原因調查清楚,另外做一份檢討報告給總經理。」暖氣明明開著,但是業務部經理就是覺得心頭發寒,冷汗打濕了整個後背。
陸可峰,四年前來到奧野精品集團美國分公司接任總經理一職,這個看起來笑盈盈,讓人以為他根本毫無威脅性的毛頭小子,才用了一年的時間就讓公司的產能、營業額、研發績效都成長了三到六成,但是也同時將高階主管汰換了三成。
現在有幸被留任的只要看見他的招牌笑容,都不禁冷汗直冒。
因為這小子根本不像他表面上那般無害!
陸可峰俊臉上的笑意不減,開口道:「下一次開會,除了檢討報告,我希望在下一季的營運計劃也可以看到業務部規劃好該如何將這些超出的預算給賺回來,沒問題吧?」
「呃?」業務部經理的臉瞬間綠了。
在下一季賺回來?
營業預算每一筆都是以億為單位,這一季超出的預算是百分之二十八,也就是說下一季除了原先該有的目標業績之外,他們業務部必須多賺三千萬美金才能達到總經理的要求。
而且,這不也就表示下一季的業績達成率必須是百分之百才能過關嗎?
「有問題?」濃眉又是一挑,語調輕得讓人聽不出任何威脅。
但,與會的高階主管們全都有默契地朝業務部經理拋去一記同情的眼神。
「咳,沒、沒、沒問題。」他完全不懷疑自己如果敢說有問題的話,等會一出會議室就可以準備從經理再降回原職了。
「那就好,今天會議就到這裡,散會。」陸可峰滿意地點點頭,臉上的笑容始終如一。
他起身,拿起置放在桌面上的手機,率先離開會議室。
我決定離開了,我們分手吧。
剛才那封簡訊在他步出會議室的那一刻閃過腦海,濃眉不自覺地又收攏幾分。
 
鏡子裡的女人有一雙杏眼,長長的睫毛下是一雙掩不住風情的翦水秋瞳,小巧的鼻子和一張不點而朱的唇,細緻的五官搭上一張略微削尖的小臉,這是一張極美的容貌。
在這個重視外貌的世代裡,小臉、尖下巴,也就是俗稱的瓜子臉,幾乎成了現代美女的一種標準,可她真的真的非常厭惡自己這個令許多女人羨慕的美貌。
以面相學來說,尖下巴代表性格冷僻固執、神經質又善猜忌,也代表感情生活甚至婚姻都將受盡波折,人生不盡如意,更代表晚年的運勢會每況愈下,總而言之,就是一個苦命的面相。
人們眼裡的美貌,在她眼裡只代表著四個字——紅顏薄命。所以她從小就不喜歡自己這張臉。
說真的,其實她並不是迷信的人,可是這偶然聽來的面相學理論卻讓她莫名上了心,因為她的命真的算不上好。
她從來不知道家庭的溫暖是什麼,而一直以為真心愛她的初戀情人也在毫無預警下拋棄了她。
愛,不論是哪一方面的愛,在這一生裡,她目前除了付出之外,似乎從沒有真正得到過,即便得到了也只是短暫的擁有,它們最終都會在她沒有留意時,悄悄地從她的生命裡消失,無情地離她而去。
每回照鏡子,這張豔麗的容貌總是提醒著她,似乎注定要孤獨一生……她真的很不喜歡。
所以她從小就留著一頭長直髮,不染不燙、烏黑直順的長髮,因為這看起來極為乖巧清純的髮型讓她外表看起來可以稍微不那麼豔、不那麼刻薄、不那麼苦命。
陸可峰也喜歡她的長髮。
每次歡愛過後,他最喜歡的便是將她擁進懷裡,把玩她的長髮。
而她現在剪掉了這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最大的原因便是因為他的喜歡。
當她意識到自己似乎愛上陸可峰,便決定離開他,要讓自己不被拋棄,最安全的做法便是由她來拋棄他人。
所以她要拋棄他,要將這段本來就不是以愛情為基礎的關係斷得乾乾淨淨,因此她不想留下任何在分手之後,還會讓自己有機會想起陸可峰的物品。
他贈送給她的所有禮物,在今天之前她就已經全部捐給社會福利機構了,她沒有帶走任何東西,包含了這一頭他最喜歡的長髮。
甄虹定定地盯著鏡中的自己瞧,忍不住伸手輕撫自己俐落的短髮。
該結束了,在她還沒將自己的心完完全全的遺落在陸可峰身上之前,她必須保護自己,因為她知道自己再也輸不起,所以一切都該結束了!
她拿起手機,打開早已寫好的訊息,按下發送鍵……
第1章
一年後 曼哈頓
 
奧野精品集團美國分公司,位於曼哈頓市區裡最精華的地段。
十年前,奧野剛打入美國市場時,還只是佔了這棟商業大樓其中一層而已,如今這棟一共三十六層高的商業大樓,自十五樓以上皆為奧野精品集團所擁有。
陸可峰站在三十六樓的總經理辦公室裡,自透明的落地窗往外看出去,視線所及大多是比鄰而立的大樓,一片繁華。
他稍稍抬眸,將灰白的天空映入眼簾,看見白色的雪花緩緩飄落。
「昨天氣象預報說今天會下雪,果然就下雪了。」他望著外頭的景致,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低喃著。
在他身後整理檔案的特助蔡品蕎聽見他的低喃,抬頭看他一眼,笑了笑,道:「都看了五年,還覺得新鮮嗎?」
她跟著陸可峰一起從臺灣調任到美國分公司開疆闢土,算一算時間也五年了,這五年來美國分公司在他的管理之下,在各方面都有顯著的提升。
而五年的海外歷練也讓陸可峰更成熟穩重,董事長非常倚重他,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決議過完臺灣農曆新年就將他調回臺灣升任總裁。
他收回望著雪花的視線,回頭望向忙碌的蔡品蕎,好看的俊顏上是迷死人不償命的淺笑,「新鮮,就像妳一樣,看了十年我也從來不覺得膩。」
他的聲線偏沉,猶如大提琴那般溫潤柔和,有種渾然天成的性感味道。
而每當他刻意放柔語調時,又會多上幾分魅惑,就算不去看他那張俊朗的笑顏,只聽聲音也足以讓人心神忍不住為之蕩漾。
她相信,這世上有百分之九十的女人都逃不出他這般故意誘惑。
不過,她偏偏就是那百分之十的其中一個,所以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抬起美眸睞他一眼,「少跟我來這一套,你知道這招對我沒用。」
熟知他個性的蔡品蕎知道他腹黑個性中那帶點孩子氣的性子。
「唉,就單單對妳沒用。」他煞有其事地哀嘆。
「除了美男計對我無效之外,苦肉計也一樣是無效,親愛的總經理。」蔡品蕎挑高了秀眉,百忙之中還不忘抽空斜睨他一眼。
「妳真的不陪我回臺灣?真的忍心讓我一個人回去?」俊俏臉上的狹長美目依舊瞅著她,口吻裡淨是哀怨的質問。
「我有什麼好不忍心的?」
「妳不和我回臺灣,我就得換新特助,新特助也不見得配合得了我,不論是工作上還是默契都免不了得花上一段時間來磨合,妳也知道我的東西一向混亂,沒妳這樣細心的人幫忙,不知道得花多少時間才能讓工作順利上手,妳就不怕我到時手忙腳亂又沒有得力助手在身邊,萬一沒了總裁該有的形象,那該怎麼辦?」
話落,才剛收拾完他的辦公桌,轉而開始整理他辦公室裡那面書牆的蔡品蕎忍不住再次睞他一眼。
從陸可峰二十一歲那年踏進奧野集團,還是個行事有些衝動的毛頭小子時,她就擔任他的助理了。
兩人配合的十年來,他從一有想法就迫不及待要嘗試的毛頭小子變成縱使有了想法也能耐著性子分析利弊與可行性,凡事都深思熟慮的穩重總經理。
這一路走來,不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他都改變了不少、成熟了不少,但唯一不變的就是那顆精明的腦袋,不論多亂的邏輯到了他的腦子都能釐得清清楚楚。
簡單來說,陸可峰表面上溫和而無害,但事實上卻精得像隻狐狸!
而他唯一釐不清的就是他周圍的生活環境。
她花了十年的時間,仍然搞不懂這個看起來乾乾淨淨的大帥哥為什麼總是能把自己所處的地方搞得一團亂,不論是他的住家,還是他的辦公室。
最後,她只好把線索指向他的貪懶血統。
就她所知,老總裁和陸家二少也和陸可峰是一個德行,對於破壞周圍的環境很有天分。
也不知道是他們身體裡的積極因子都在工作中用光了,還是怎麼地,這三個男人對於工作以外的事都懶得可以,陸家二少甚至連女朋友都懶得交呢!
不過,陸家的男人們貪懶這一點,是個不為人知的小祕密,因為位處上流社會,所以這種會讓他們沒形象的事情,就只有和他們關係較為密切的人才清楚。
就像陸可峰,他的住家再亂,有鐘點女傭去收拾,而他的辦公室再亂,也有她這個名為特助的全職女傭替他收拾。
畢竟,身為思慮清晰、決策果斷、成熟穩重的總經理,該有的形象也是要顧一下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應該跟你回去的理由是要繼續幫你打雜?」
陸可峰聞言,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卻忍不住笑開懷。
「搞了半天,你根本不是擔心什麼默契問題嘛。」她好氣又好笑地瞪他一眼,「只是怕別人知道你生活習慣不佳,壞了你的美好形象而已。」
「就說妳最瞭解我嘛,要是沒妳在身邊,我要怎麼大展身手,工作又怎麼會順利呢!」
「嘖,灌迷湯雖然是你的強項,但對我沒用,別浪費了。」
「唉,那男人真的有那麼好?這一次我們回臺灣可是升官耶,妳放得下這一切,就為了那男人?」
他認識的蔡品蕎是能力好也很有事業心的女人,所以這一次她決定不陪他一起回臺灣,真的讓他有一點詫異,這個在職場上一路陪他走了十年的女人啊,最終竟然選擇留在別的男人身邊而拋棄他,唉。
「他真的對我很好,而且……」頓了頓,她舉起左手,亮出無名指上那枚閃亮亮的鑽戒,唇畔的笑少了分陸可峰熟悉的淘氣,多了分難得的溫柔。
陸可峰明白了,心裡很為她高興,卻也忍不住戲謔,「重色輕友。」
「此言差矣,平時可都是你重色輕友耶,難得輪到我重色輕友一次,你有什麼好不滿的?」她笑著打趣他。
陸可峰這男人完全沒浪費父母生給他的俊俏風流樣,從她認識他到現在,他身邊的女朋友一個接著一個,從來不曾間斷,要說這男人是風流無情,看起來又不像,因為他疼起女朋友來簡直教每個女人看了都羨慕又嫉妒,不過若要說這男人專情呢,偏偏他每回的空窗期總拖不過三個月。
唔……對了,他這回整整空窗了一年呢!
這一年的工作特別忙,忙得她幾乎都快忘了他原本可是每個星期都有約會,這次居然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沒替他安排過工作之外的私人行程了。
蔡品蕎忍不住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又往窗外望著白雪發呆的男人,饒富興味地挑高了柳眉。
如果她沒記錯,那個女人就是在這下著雪的季節裡離開他的吧?
 
「總裁特助?」甄虹看著送到她手上的人事命令,有些錯愕。
「沒錯,妳真是出運了!」人事部同仁滿眼欣羨地瞅著她。
「是不是搞錯人了?確定是我?」甄虹皺起了眉頭,有些懷疑這會不會是行政上的錯誤,也許是有人跟她同名同姓,也許是人事部在擬公文的時候打錯了名字,總之應該是搞錯人了吧?
她進入奧野精品集團服務才剛滿一年而已,年資比她深的祕書多的是,再怎麼樣也輪不到她被拔擢吧?
「怎麼可能搞錯人,昨天就已經發電子公文公告過了,是因為妳昨天休假才沒注意到,哎喲,妳趕快簽一簽啦,我還要趕著去另一個部門。」人事部同仁催促她趕緊簽名落款,接受人事調任的命令。
甄虹想了想,覺得人事部會出錯的機率其實很低,但她總覺得奇怪,總裁特助這麼重要的位置怎麼可能輪到她這個資淺員工呢?
雖然滿肚子疑惑,但她仍是簽了名,接受調職的人事命令。
人事部同仁收起文件,不忘在離開之前說一聲恭喜。
她微笑謝過同事的道賀,便開始整理要給行銷部經理簽核的文件,然後一一審視文件的內容,直到確認無誤之後,才抱著文件夾起身往行銷部經理辦公室走去。
她輕敲門板,得到應允之後便推開門扉進入。
「企劃組昨天有派代表跟著設計組一起去外拍嗎?」甄虹甫入門,辦公室裡的男人便率先開口。
「有,一起去的是企劃組的副組長,我早上去確認過這件事,帶子已經送去後製了。」
辦公桌後面的男人相貌出眾,一對濃飛的劍眉,深邃的雙眼,高挺的鼻梁,厚薄適中的菱唇配上略微剛毅的臉型,這英俊的男人是柏天鈞,奧野集團裡不少女性同仁愛慕的對象,同時也是她的頂頭上司。
「好。」他輕聲應著,視線仍舊在電腦螢幕上,無比專心。
甄虹在辦公桌旁的備用椅上落坐,將手上的文件都放到桌上,準備等會一一遞給他簽核。
每當他神情如此認真的時候,不必猜測也知道他一定又在研究業務部的報表數據,身為行銷部經理,他不僅掌握了行銷企劃的邏輯與創意,對潮流和趨勢相當敏感之外,對於業務部傳來的業績數字也非常關注。
他常說,行銷創意再好,消費者若是不買單就是無效的創意,然而消費者買不買單,從業務營運報表就可以瞧得出來。
剛開始聽到這番論調,她是有些驚訝的,因為她在職場多年,看過太多爭功諉過的人,而柏天鈞卻不然。
要是換了別人看見業績數字不理想,肯定會說是因為業務部在推廣上不夠盡力,與行銷部門無關。
像他這樣勇於擔起責任的人,她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他是太傻還是太有責任感。
不過跟著他工作一年了,她也慢慢瞭解,他的認真負責是自小養成的個性,不只是對工作,對任何事都一樣。
他的性格謙和而柔軟,對所有事情都是正面思考,不僅外表看起來陽光正派,實際上他也是一個讓人倍感溫暖的人。
「對了,妳收到人事命令了嗎?」柏天鈞不知何時已經將目光移到甄虹的臉上,出聲打斷了她神遊的思緒。
「喔,剛才收到了。」她拉回心神,迎向他的目光,疑惑地問:「你知道?」
「當然,妳是我的祕書,要從我手上把人調走,總要經過我的同意。」
甄虹想了想,也對,他如果不知道的話才奇怪。
「新任總裁聽說已經回國了,下星期一正式上任,所以妳下星期一就直接到樓上的總裁辦公室報到。至於我的新祕書明天會到職,所以妳們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交接。」他一邊拿過她放置在桌面的文件開始審閱,一邊說著。
「好,不過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會挑中我?」她一臉迷惑。
「聽說是新任總裁原本的特助親自挑選的,人事部將公司表現績優的祕書檔案上呈給她,而她挑中了妳。」相較於甄虹的大惑不解,他倒是覺得這是意料中的事。
「我在奧野的資歷不過一年,怎麼會挑中我?」她百思不得其解。
「妳在奧野的資歷雖然淺,但妳在進入奧野之前的經歷卻很豐富,在我看來,妳的穩定性夠高,IQ、EQ、AQ也都很高,工作能力優秀更是事實,祕書該有的特質在妳身上都找得到,妳夠出色,不挑妳還能挑誰?再說了,妳曾經跟著主管一起外派到美國的經歷肯定也為妳的履歷加分不少。」
「如果我真像你說的那麼優秀,那你還把我讓出去?」
「雖然重新適應新祕書有點麻煩,不過我也不能阻擋妳的升遷啊!該放手的時候還是得放手嘛。」柏天鈞狀似無奈地嘆口氣,那口吻好像在感嘆孩子大了,做父母的再不願意也得讓孩子出去闖一闖似的。
甄虹忍不住失笑,明明她才是年紀大的那一個,柏天鈞足足小了她三歲,但是說起話來他卻總是比她還要老成。
「現任總裁在幾年前就已經在唸著想要退休了,只是他一直都在評估兩個兒子的才能,沒決定好要讓誰接班,這件事算一算最少也規劃兩三年了吧。」
「聽說陸家兩個兒子在工作上的績效都非常卓越,都是很棒的管理人才。」不過她聽說老總裁中意的接班人選是二少陸其睿。
「對,所以才會難以決定要由誰接班,聽說新任總裁對工作的要求很高,有點難搞,不過個性上算是好相處的,所以妳也不用太緊張,我相信妳可以勝任。」他一邊簽著文件,一邊說著。
而她則是一邊把文件往他面前遞,一邊聽著。
其實她並不覺得緊張,不管是經理祕書還是總裁特助,她都同樣重視,不論職位大小,她都會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
「對了,新任總裁是老總裁的大兒子,陸可峰。」這個消息至今尚未對外公佈,公司內部也只有經理級以上的高階主管知曉,而他們也是在兩天前的高階主管會議上才知道的。
陸可峰這三個字一入耳,甄虹的心冷不防地猛跳了一下。
「妳可以利用這個星期去查查有關他的報導,對未來的頂頭上司的個性和為人稍微有個底,妳適應起來也會比較快。」
她驚愕地愣了愣,有些結巴地開口,「陸、陸可峰?!」不是陸其睿?!
柏天鈞的目光停留在桌面的文件上,一開始還沒注意到她愕然的神色,直到她難得結巴的反應傳進了耳裡,他才稍感疑惑地抬眸望了她一眼,「怎麼了嗎?」
她斂起表情,但臉色仍難看地問:「如果我現在反悔,決定不接受調職,可以嗎?」
「嗯?」他疑惑地攢起了濃眉。
「我覺得行銷部經理祕書這個職位還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何況你要適應新祕書不是也有點麻煩嗎?」
「妳不想升職?」柏天鈞的疑惑更深了。
「我覺得奧野其他資深祕書比我更有資格,這樣的好機會,我不應該和前輩們搶。」升職代表加薪,誰不想?她當然想升職啊,但她不想的是和陸可峰碰面!
疑惑的表情染上了興味,他一雙深邃的黑眸定定地望著她好一會兒,半晌都不出聲。
「咳!」柏天鈞打量探究的目光和唇畔詭異的淺笑,讓她不得不尷尬地出點聲音,打破沉悶的氣氛。
「不管妳是為了什麼而抗拒這個好機會,人事命令已下,這件事已成定局,我不認為放棄是聰明的決定。」他抑下好奇心,輕挑濃眉,只留下了唇畔饒富興味的淺笑。
話落,他再次將注意力放回文件上,而她則是抿了抿唇,盡責地繼續遞上文件給他審視及簽核。
她當然知道放棄升職加薪並不是聰明的決定,可是,她並沒有心理準備再一次那麼近距離地接觸陸可峰……
第2章
才剛回到臺灣兩天,甫調整好時差的陸可峰,第一個行程便是參加栢樂國際娛樂集團所舉辦的慈善義賣活動。
栢樂的現任總裁齊靖陽與千璽集團的現任總裁谷尚燁都是他在高中時期認識的朋友,他們三人雖然同年級卻不同校,會認識並且深入交往,完全是因為他們都是各自學校的學生會會長,而那一年三校合併舉辦了一場超大型的迎新聯誼活動,為了共同規劃這個重要的大型活動,他們有了密集接觸的機會。
然而,他們都沒有因為這個迎新聯誼找到心儀的女孩,可是卻找到了一生的知交。
如果不是為了這兩個認識了十多年,但是近幾年卻很少有機會見面的老朋友,他今天還有一天的假期可以賴在床上發懶呢!
他今天並未穿著正式西裝前來赴約,一來他並非這次義賣活動的主辦單位,二來他赴約的最主要目的只是要和老友們聚聚。
只是他沒想到,才一抵達現場,自己與好友就被媒體團團包圍,鎂光燈此起彼落,幾乎要閃瞎他的眼。
他知道自己家世不凡,相貌也不錯,是媒體追逐的目標之一。
所以通常財經線的記者會以事先預約的方式訪問他,而娛樂線的記者則會採取躲在暗處偷拍的方式來挖掘他的花邊緋聞。
上報對他來說雖然不是家常便飯,但也算是習以為常,而被記者包圍的經驗他當然也不是沒有,只是那都已是多年前的事了。
這幾年他都在美國工作,而且盡可能的保持低調,所以今天這狂閃的鎂光燈著實讓他不太習慣。
所幸義賣活動的主辦人是齊靖陽,所以他和谷尚燁在回答完幾個問題也讓記者們拍夠了照片之後,便將話題引導到今晚的義賣活動上,這才順利脫身,留下齊靖陽自己去應付那群龐大的媒體陣仗。
陸可峰和谷尚燁都知道應付完方才的媒體採訪,一進到會場免不了又得應付與會的企業高層人士,然而已經習慣低調的他,並不打算今天就開始進行應酬這項工作。
「後面有個露天花園,我們到那邊等靖陽吧。」本來就不喜應酬的谷尚燁也不想待在會場裡擺冷臉給大家看,索性直接邀他去外頭吹冷風兼欣賞滿天星斗。
「走吧。」
他們從穿梭在會場裡的侍者手上拿了酒後,便往外頭走去。
沒有多久,齊靖陽也來了。
「幹麼跑出來吹冷風?」在會場裡找不到兩人的身影,齊靖陽就猜到他們肯定躲到場外的露天花園來。
「沒心情應酬。」陸可峰撇撇嘴說道。
「沒興趣應酬。」谷尚燁挑了挑眉,同聲說道。
齊靖陽認同地點點頭,若不是他是負責人的話,他也不想花心思應付那些媒體,還有不斷過來和他打招呼的企業界人士。
好不容易才終於得空,能夠來和兩位友人小聚片刻,齊靖陽卻發現他們的臉色都不太對勁,遂忍不住問道:「你們為什麼都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
就像被啟動了開關一般,兩個大男人一聽見這問題便不約而同地大嘆了口氣。
「我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栽在愛情這可笑的玩意兒手裡。」谷尚燁眼眸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正確的說法是——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栽在一個女人手裡。但這麼丟臉的實話,當著兄弟的面他可說不出口。
「愛情?」陸可峰聞言露出了苦笑,也接話,「我一直覺得自己主導了愛情,哪知道那個女人一走,我才發現根本是她主導了我和她的這段愛情。」
她人走了就算了,竟然連他的心都一併帶走,最糟的是,他現在連她有可能會去哪都沒有半點頭緒。
因為她要求他不能主動找她,而他竟然也答應了這個約定。
現在想想,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居然這麼聽話,害得自己這一年來都談不成戀愛,只因為忘不了她。
「真沒想到我們三個現在連為情所困這件事都有相同的默契了。」齊靖陽也忍不住苦笑著打趣彼此。
話落,兩人轉頭望向他,露出詢問的目光。
三人雖然很久沒有見面了,不過還是偶有聯繫,齊靖陽之前閃電結婚的事雖然有嚇到他們,但是真正讓他們出乎意料的是他婚後不久便又閃電離婚。
「離婚一直都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不是因為她很堅持,我根本不會答應。」
「你還愛她?」谷尚燁問道,算起來齊靖陽離婚已經快一年了,難道他這一年來都沒忘懷過那個女人?
齊靖陽沒有否認地又苦笑了下,她不是他第一個愛上的女人,可卻是讓他最無法忘懷的女人,當年對她一見鍾情的悸動,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是昨日才發生的事。
「如果很確定自己的心意,那幹麼不去把人追回來?」陸可峰挑高了眉,繼續說道:「我是連該去哪裡找人都不知道,所以才沒有辦法追,但你們應該還是有機會的。」
「說真的,我不是沒去找過她……」說起這個,齊靖陽的頭上就冷不防地滑下數條黑線。
「然後呢?」谷尚燁看著他的神色,不難猜出結果應該不太好。
「哈,她叫我閃遠一點,叫我靠邊站,別在那邊礙著她。」每每想起那一天,他除了無言就是想笑。
他是誰啊?堂堂栢樂國際娛樂集團的總裁耶!
向來只有別人討好他、奉承他、巴著他的分,但他那可愛又可惡的前妻居然叫他靠邊站?!
「嗯,有個性,我欣賞。」谷尚燁毫無同情心地噗哧一笑,臉上的表情寫著幸災樂禍。
「你的女人要你靠邊站,別礙著她,我的女人則是要我不准找她,以後若是見了面也得把她當陌路人,當作不認識。」陸可峰每每想起這件事,都會忍不住懷疑自己當初應該是被她下了蠱,要不就是被雷給劈到腦袋了,否則這種無情無義的條件他怎麼會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呢?
齊靖陽忍不住挑高了一道眉,他以為自己被心愛的前妻不放在眼裡已經夠可憐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比他更慘的,頓時他覺得其實自己也不是那麼悲慘,這個世界還是挺美好的嘛!
「嗯,這個更有個性,我喜歡。」谷尚燁臉上那激賞的表情和陸可峰的無奈臉色當下形成強烈對比。
「嘖,我就不信你有比我們好到哪去,有膽的話就跟我們說說看你是怎麼栽在愛情手裡的。」陸可峰斜睨他一眼,唇角揚著笑意挑釁他。
谷尚燁瞇眼瞪住挑釁他的陸可峰,那麼丟臉的事他才說不出口,所以他決定轉移話題,「咳,我記得你是回來接班的吧,明天上任嗎?」
陸可峰嘴角輕掀,很好心地放過臉皮薄的好友,淺笑著回應,「對啊,早晚都要面對的,算一算接班的事也讓我和我弟拖兩年了。」
其實他並不想那麼早接班,父親還年輕,明明將公司管理得很好,但他就是貪懶,一心想著早點退休過悠哉的生活,所以近幾年一直逼著他和弟弟出來接班。
可是他們的身上都流有和父親一樣的血液,自小又深受父親的影響,以至於性格都和父親一樣貪懶,誰也不想接任這個麻煩的大位。
因此,他和弟弟兩人為了接班的事也時常覺得頭痛,甚至很有默契地決定等拖到不能再拖的時候,乾脆猜拳定勝負算了,輸的人就要認命接任總裁。
豈料,薑終究還是老的辣,或許是父親老早就猜到他們兄弟倆的心思了,所以就在他和弟弟都以為至少還能拖個幾年再來想接班的問題時,父親丟出了選擇題給他們。
一是接受企業聯姻,二是接任總裁,要他們一人選一項。
弟弟二話不說選了企業聯姻,所以他就成了理所當然的總裁人選。
好吧,反正要他娶一個不愛的女人比起接任這個麻煩的大位更讓他無法接受,因此他也只好認了。
「可惜蕎蕎要和情人結婚去了,不跟我回來臺灣,這下我得重新適應新的特助。」陸可峰嘆氣,這對他來說是多麻煩的一件事啊!
「蕎蕎沒先幫你找好新特助嗎?我想她應該會替你挑一個夠聰明的人選。」齊靖陽問道。
通常都是由主管自己挑選合意的特助,但是他們和陸可峰從高中認識到現在,算一算都超過十年了,當然深知他的個性,再加上跟在他身邊那麼多年的蔡品蕎肯定知道他的需要,所以挑新特助的工作,陸可峰一定會丟給她去處理。
齊靖陽這麼一提,陸可峰倒是想起了前兩天,當他問起蕎蕎挑選新特助這件事的時候,她那一臉神祕的表情。
他當然相信蕎蕎挑的人選有九成以上的機率會符合他的期待和要求,但是她莫名堅持一定要在他正式上班的前一晚,才肯讓他知道新特助的資料,還有那一臉藏不住的淘氣和神祕,反而讓他更好奇,她究竟挑了個什麼樣的人選給他。
「她說今晚會將新特助的資料傳給我,應該晚一點就會收到了吧。」陸可峰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機來確認,然後才發現資料早在五分鐘前就已經寄到他的信箱裡了。
他揚起濃眉,點進了電子信箱,然後開啟新特助的人事檔案,而當檔案開啟完成,新任特助的照片映入眼底時,他冷不防地愣了愣,下一秒立刻驚喜地拉開了唇畔的弧度。
真是想不到,蕎蕎為他所挑選的新任特助,竟然是那個他想念了一年的女人——甄虹。
 
今天是新任總裁陸可峰上任的日子,同時,也是她升任總裁特助的日子。
甄虹從鏡中看著剛起床的自己,即便已經用冷水洗臉來提振精神了,還是掩不了蒼白的臉色,眼窩下那深深的黑影明顯得嚇人,一看就知道昨夜根本沒有睡好。
其實正確來說,在準備接任總裁特助的這一個星期裡,她幾乎是夜夜輾轉難眠。
她一連做了好幾個深呼吸,然後開始擦保養品,並且畫上淡妝,準備換衣服上班。
上妝時她不忘加強遮蓋黑眼圈,好掩去她的精神不濟以及浮躁的情緒。
她一直都知道陸可峰是奧野精品集團美國分公司的總經理,也知道他就是奧野精品集團持股比例最高的陸家大少爺。
決定要進入奧野精品集團工作時,她就知道自己將有機會再度看見這個男人,即便這是個財大勢大的集團,但是只要舉行年會、尾牙或者其他盛大的集團盛事,她一定可以見到他,不過在她的預期裡,一直都以為只會遠遠地看他幾眼。
畢竟以陸可峰的地位,哪裡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接觸到的人物,所以她才很放心地進入奧野精品集團工作。
但是,她怎麼也沒料到在他接任總裁的同時,自己竟然會被選為他的特助。
她和陸可峰在一起,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
當初分手是她提的,而他也確實遵守了約定,這一年來一次也沒有找過她,兩人之間算是斷得乾乾淨淨,可見陸可峰的確是一個對感情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
而且他答應過,若是有機會再次見面,他們要把對方當成陌生人,所以今天將會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
嗯,不過就是工作嘛,她可以的!
只要她掌握好分寸,保持安全距離,將兩人的關係維持在工作上,這樣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她可以做到的。
上完妝也換好衣服之後,甄虹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時間雖然還很早,但是她仍然決定提早出門去上班。
如果將一切雜念都摒除,單純以工作來想,那麼她今天就是個應該先一步抵達公司、在自己的崗位上等著新主管前來就職的特助。
而她和陸可峰之間的關係,絕對是愈單純愈好!
既然如此,那她就做一個稱職的特助,其他的就別再想了。
甄虹抵達公司時,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她搭上電梯直接往總裁辦公室的所在樓層而去。
她以為自己應該會是這個樓層最早抵達的人,卻沒想到同在這一層樓的人事部門,竟然也已經來了不少同事。
不知道是大家都習慣提早到,還是因為今天是新總裁上任,所以大家都特別謹慎?
疑惑雖然閃過腦海,但是她也懶得多想,繼續往自己的辦公桌位子走去。
她的辦公座位和人事部門尚有些許的距離,就位在總裁辦公室的外面。
然而,當她走近自己的座位時,卻發現總裁辦公室裡的燈光是亮的。
上星期前任總裁的特助才將總裁辦公室的鑰匙交給她,並且告訴她鑰匙只有兩副,一副給了她,另一副則在新任總裁的手上。
星期五下班前,她有進來總裁辦公室裡整理過檔案和文件,離開時她確定自己已經關了燈也鎖上門,但是現在燈卻是亮的?
難道陸可峰已經在辦公室裡了?!
思及此,她的心猛地一跳。
她連忙放好東西,往總裁辦公室走去,在門口停下了腳步,鎮定地先敲了敲門板,然後不等回應即主動開門入內。
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果然是她腦海裡浮現的那個男人,剎那間,她聽見了自己失序的心跳聲。
坐在辦公桌後頭的男人,有一頭微捲的柔亮黑髮、一雙幽黑的深邃長眸、英挺的鼻梁、彷彿帶著笑意的薄唇,眉宇之間還流露著貴氣,俊朗好看得讓人移不開眼。
那雙狹長的美目裡閃耀著光芒,俊朗的臉上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就這麼定定地望著她不語。
他一點也沒有變,還是那般迷人。
「總裁,早。」悄悄地做了好幾個深呼吸,她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妳把頭髮剪短了。」那雙長眸始終鎖定在她的臉上。
一年不見,她的變化不大,身形依舊纖細,而那張臉龐也依然帶了一抹他所熟悉的冷漠氣息,唯一改變的是她那頭烏黑長髮變成了俏麗短髮。
她的容貌偏豔麗,所以她很少化濃妝,以前她留著一頭烏黑的長直髮,能柔和她嬌豔的美貌,讓她看起來平易近人些,而現今的短髮則是突顯出她身上那股俐落而強勢的冷漠氣質。
她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他喜歡她長髮的模樣,所以才剪掉那一頭柔順的長髮。
「很好看,何時剪短的?」
甄虹狐疑地瞧了他一眼,「很久了。」他問這要幹麼?
很久了?該不會是和他分手時就剪了吧?
腦海裡驀地閃過了她當初要求他分手後不能找她的話,陸可峰瞇了瞇眼,嘖,真狠心的女人啊!她就真的那麼想和他撇得一乾二淨?
「總裁這麼早來公司,用過早餐了嗎?需不需要我幫你泡杯咖啡,或是你想要喝茶?」她淡漠而客套地問著。
「沒有。」他微笑回答,凝望她的那雙長眸隱約地閃過了一抹促狹。
沒有?指的是還沒用過早餐?
「總裁想吃什麼,我去幫你買。」她力持鎮定,努力把自己那怦怦亂跳的心跳聲拋到腦後,裝作沒聽見,接著她突然想起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她應該要先自我介紹才是。
「嗯……對了,我是你的新任特助,甄虹。」
連她都聽得出來自己的口吻有些心虛,這才知道原來要假裝和他互不認識是需要演技的,而她的演技顯然有待加強。
陸可峰聽見了她的自我介紹,忍不住揚起濃眉,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深了。
她真的要裝成他們是第一次見面就是了?
「不用特別去幫我買了。」他起身,笑望著她,接著繼續說道:「反正時間還早,乾脆妳陪我去吃好了。」
聞言,她怔愣了下,下意識想拒絕,但是才要開口就發現他已走到自己面前。
「我……」她連忙開口想要拒絕,卻被眼前的男人直接打斷了話。
「蕎蕎應該有跟妳聯絡過了吧?」他問著,唇畔還是掛著那一派溫和的淺笑。
「是。」
因為蔡品蕎人在美國,所以她們是透過電話及網路視訊的方式,花了兩天的時間做交接。
陸可峰那雙好看的眉眼帶著淺淺的笑意直望著她,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口吻平和地說道:「那麼她應該有跟妳提過,我喜歡聽話的特助。」
話落,他不待她反應,便拉起她的手往外走,而那雙大掌握住她手的力道剛剛好讓她掙脫不了。
 
沒有!
她根本不記得蔡品蕎有提過陸可峰喜歡聽話的特助這回事!這男人是隨口唬她的吧?
雖然總裁辦公室是獨立的區域,而且和人事部門之間也有些許的距離,但是整層樓的辦公空間是採半開放式的設計,然而他剛才就那樣大剌剌地拉著她的手離開辦公室,豈不是讓不少同事都看見了!
現在,他又逼著她陪他一起同桌吃飯,而這間美式早餐店就在公司隔壁,她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到公司裡有一半以上的同事都是在這裡購買早餐,然後帶進公司享用。
然而,她也絕對相信公司裡沒有人不知道新任總裁長什麼模樣,因為在上週五老總裁的退休儀式上,陸可峰就被正式介紹過了。
他現在這樣毫不避嫌地直接與她坐在這裡吃早餐,她已經可以想像得到接下來會有多少八卦流言在公司內部流傳。
「人言可畏」這四個字他究竟聽過沒?
他這樣哪裡像是第一天剛認識她這個新任特助啊?
究竟是他演技比她還差,還是他根本就沒打算要裝作不認識她?
「早餐和妳有仇嗎?還是光瞪著早餐,妳就會飽?」他有些好笑地瞅著她。
她將目光從早餐移到他的臉上,看著他那一派自然的優雅模樣,就覺得心頭一陣惱火。
她已經可以感覺到外帶區那裡投來了不少帶著疑惑和好奇的目光,讓她覺得好彆扭,渾身上下都不對勁。
她暗自在心中提醒自己面對頂頭上司要記得面帶微笑,於是僵硬無比地揚起了粉唇,道:「總裁你吃就好了,我不餓。」
「我知道妳不餓,因為妳習慣不吃早餐,但是我記得我以前提醒過妳要改掉這個壞習慣,因為有研究顯示不吃早餐很容易變笨,顯然妳都沒聽進去。」俊顏雖然揚著淺淺的笑意,可是那雙長眸裡卻帶著指責的目光。
「總裁,我們今天第一次見面耶,哪來的什麼提醒!」她瞠大了美眸瞪他,但是唇畔仍不忘維持僵硬的笑容。
「快吃吧,妳沒吃完我們就不回公司。」他完全不理會她那算得上強烈的反應,濃眉往上一挑,目光往店外一望,輕笑道:「愈接近上班時間,外帶區那裡站的人就愈多,看來應該有不少客人都是奧野的員工吧。」
她心一驚,恨恨地再瞪他一眼,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低頭開始努力把眼前的食物掃進肚子裡。
她這下完全確定了,他絕對是故意的!
但是她不懂,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這樣玩她有什麼好處?
「為什麼?」好不容易清空了眼前的食物,她不解地抬眸問他。
「什麼為什麼?」他一臉不明所以。
「我以為你是重承諾的人。」所以說到做到,在她離開之後,不論是一通電話甚至是一封問候的簡訊都沒有,就如當初她所要求的,兩人之間不要再有任何牽扯,他都做到了。
那麼,他也應該要遵守陌路人的約定啊,那他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嗯,我想我應該是。」他挑高了一道眉。
「那我們今天就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她咬著牙提醒他。
「但是我們明明不是啊。」他一臉無辜。
甄虹傻眼,他這是擺明了要違背自己答應過她的承諾嗎?
而他則是完全無視她的傻眼,看了眼腕錶,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可以回去上班了。」
「你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嗎?」她瞪他。
「我答應過妳什麼事?」
「你答應過我,要是我們再一次見面,你會把我當成陌生人。」
「有這回事?」他瞠大了眼眸瞅向她,一臉的疑惑,看起來就像真的不記得一樣。
而她,只能再度傻眼。
第3章
「喂,妳們有沒有聽說總裁上任第一天的事?」
「有啊,聽說那天甄虹才一進辦公室就拉著總裁出去吃早餐,而且兩個人的姿態還很親密,根本不怕被人看見耶。」
女人們閒聊的聲音傳進了甄虹耳裡,讓她停下原本要推開門走出廁所的動作。
「我也有聽說,不過我聽到的是總裁拉著甄虹出去耶。」
「不會吧?難道總裁和甄虹本來就認識?」
唉!甄虹無奈地在心裡輕嘆了口氣,八卦的主角是她,所以為了避免她走出去會讓那些女人們尷尬,她也只好躲在裡頭繼續聽她們聊八卦了。
「誰知道啊,不管是誰拉誰,總之我聽人事部那邊的人說,總裁和甄虹之間就是瀰漫著一股曖昧氣氛啦。」
「對對對,我也有聽說總裁後來時常找甄虹進辦公室交代事情,而且一進去就會待很久,也不知道是真的在交代事情還是在做其他的事。」
「不會吧,總裁怎麼看也不像是會在辦公室裡亂搞的男人啊。」
「對啊,總裁才不可能是那種色鬼呢!應該是甄虹一進去就勾引總裁吧!」
「有可能喔,想當初柏經理不也被她迷得團團轉,我還差點以為她和柏經理是真愛呢,沒想到她一調到樓上就立刻換目標了。」
「哎喲,人家當祕書、當特助的好處就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啊,柏經理條件那麼優秀,稍微有點腦袋的女人也知道不能錯過,更何況她現在調到總裁身邊,人家總裁的條件可是比柏經理優秀好幾倍耶,如果是妳的話,會讓到了嘴邊的肥肉給跑了嗎?只有傻子才會放過總裁這隻金龜婿好不好!」
雖然說她對八卦一向沒什麼興趣,不過第一次聽見有人用肥肉這個字眼來代表陸可峰,讓她忍不住莞爾。
「妳們也想太多了吧,就算甄虹順利爬上總裁的床也不代表她釣到金龜婿,人家總裁可是豪門耶,甄虹雖然長得美,但是又不是漂亮就可以嫁入豪門,光看家世也知道兩人根本門不當戶不對!」
「妳說得也對,不過也無所謂啊,雖然沒辦法嫁給總裁,但是如果能當總裁的情婦也不錯,總裁那麼帥又那麼有錢,怎麼算都不吃虧。」
「哎喲,早知道奧野裡面的主管階層都那麼年輕,當初考進奧野的時候我就勾選祕書處了,這樣我也有機會可以近水樓臺了。」
「就是說啊,大部分只要是經理階級以上的人通常都差不多有四、五十歲了,哪知道我們公司裡的偏偏都才三十幾,而且還有一半以上是沒結婚的。」
「喂,妳們知不知道目前總公司的鑽石級美男排行榜前三名是哪幾個人?」
「不就是海外部經理陸其睿、行銷部經理柏天鈞還有設計部經理杜連宇嗎?」
「吼,沒禮貌!妳把總裁放到哪去了,自從新總裁上任之後,鑽石級美男排行榜就洗牌了好不好,現在第一名就是總裁啦,杜經理早就掉到第四名了。」
廁所裡的甄虹聽到了這裡,很無奈地瞧了眼手腕上的錶,心想她們究竟是要聊多久才肯結束?
不過,還有半個小時就是下班時間,而且明天又是星期六,也難怪她們可以這麼放鬆地躲在廁所裡聊八卦。
「可是總裁的外型不能算美吧?我倒覺得總裁應該算是陽光型男之類的,美男的第一名應該還是陸經理。」
「管他是美還是陽光,反正就是帥啦。」
「喂,妳們不覺得甄虹太幸運了嗎?之前是柏經理,現在又是總裁,怎麼優質好男人都在她身邊啊?妳們說,她到底都是去哪裡拜拜?為什麼好運氣和好桃花都在她身上?」
聽著她們的抱怨和質疑,甄虹著實很想大聲嘆氣。
老實說她也很想知道為何命運再度安排陸可峰來到她的身邊。
當初會進入奧野工作,是柏天鈞要她來的,那時她考量過陸可峰人在美國,而且即使她成功進入奧野,自己也只會是這間大公司裡的一個小小螺絲釘,不可能會和他再有正面的交集,所以才會答應柏天鈞前來面試。
當她被錄取之後,柏天鈞便主動將她納入行銷部門,成為他的祕書。
而這一次則是陸可峰原本的特助從公司裡眾多的祕書之中挑選了她。
當她知道接任總裁的人是陸可峰而不是陸其睿之後,她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會成為新任總裁特助有可能是陸可峰或是蔡品蕎特地安排的,可是再細想一下,卻又推翻了這個可能性。
一來是陸可峰根本不知道她在奧野集團裡工作。
二來是蔡品蕎根本不知道她就是當年和陸可峰在一起的那個女人。
雖然她和陸可峰曾經在一起,但是他們的關係自始至終都沒有公開,在美國的時候他們也不曾一起出現在公開場合,就算蔡品蕎曾經代替陸可峰訂過鮮花或禮物送她,當時用的也都是英文名字。
因此,她會成為總裁特助,應該只是個巧合。
大家都認為這個巧合是她的好運,但是她卻忍不住懷疑——這真是好運嗎?
「唉,真是愈想愈不甘願,算了算了,回去上班了啦。」
「對啊,哪時也能輪到我們這麼好運啊?」
「別再想了,再想好運也不會從天下掉下來,我們還是想想等會下班之後要去哪裡逛街好了。」
「去東區好了,上回我帶妳們去的那間店,老闆娘這個月又去日本掃新貨回來了,昨天才到,我們今天剛好……」
女人們的討論聲漸行漸遠,腳步聲也愈來愈小,甄虹這才從廁所隔間推門而出。
其實在她辦公的樓層也有廁所,但是她仍然多走了兩層樓到別的樓層,只因為她這個星期以來已經被人事部同仁們那些好奇以及欲言又止的眼光給看得渾身不自在。
但沒想到的是,在別的樓層也避免不了被討論。
她想,再這樣繼續下去,難保不會有哪個眼白比較多的人直接把所有的好奇都拿來問她這個傳聞女主角。
但是就算被傳得沸沸揚揚,她也沒有想要向大家解釋什麼或是澄清什麼的打算,愈解釋只會證明有鬼,所以還是盡量避開好了。
而且如果她會回答他們這些八卦的問題,頂多也就是告訴他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們自己想太多,她和陸可峰就只是上司與下屬,如此單純的關係而已。
不過,她也可以猜想到自己這樣的回答是沒有人會相信的。
就像當初大家都誤會她和柏天鈞之間有曖昧時,她也矢口否認,可是流言也沒有因此而停止,最後還演變成她和柏天鈞「似乎」是真心相愛。
所以算了吧,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大家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她也不想多說什麼了。
而且其實在陸可峰回來上班的那一天,她就已經猜想到接下來自己的名字會和公司裡的八卦流言脫離不了關係,也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只是沒想到流言傳播的速度如此之快,才一個星期的時間,不只是和她同樓層的人事部門,連樓下的其他部門也都開始嚼舌根了。
甄虹捨棄了電梯,選擇走樓梯的方式回到總裁辦公室的所在樓層。
成為同事們八卦話題的主角並沒有讓她覺得不快或是厭煩,反正嘴長在別人身上,她也管不了,反倒是一想起那個不知在想些什麼的陸可峰,心情便覺得有些煩躁。
他說不記得有答應過她往後相見不相識的要求,那表情不像在作戲,可是他明明不是那麼沒記性的人啊。
她總懷疑陸可峰其實是在耍她!
回到座位上,甄虹瞧了眼電腦螢幕右下角顯示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就下班了。
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困住那麼久,不過親耳聽見自己成為別人口中的八卦女主角,這倒是個滿新鮮的經驗。
她瞥了眼緊閉的總裁辦公室大門,估量著裡頭的人今天大概又打算加班到八、九點才會離開,便開始想著等一下是不是要先幫他去買個便當。
她還在想著,分機內線便已響起,然後她聽見辦公室內那低沉的男嗓說道:「甄虹,妳進來一下。」
「是。」她回應完,立刻拿起行事曆從座位上起身,往總裁辦公室裡走去。
她推門入內,問道:「總裁有事吩咐?」
「下星期一和海外部的會議替我延後一小時,另外通知研發部和生產部主管級以上同仁也一同參與。」陸可峰的目光專注地鎖定在螢幕上。
「好,議題的部分有需要做變更或增加嗎?」她望著他,即使那張俊顏上沒什麼表情,可是那自然上揚的唇角就是讓他看起來好像在微笑。
「不用。」
「好,我知道了,總裁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
「有,今天的晚餐。」那雙俊目望向她,眸光透著明顯的笑意。
「總裁要加班?那我先去幫你買便當。」
「不,我不想加班,今天是週末,週末還要加班也未免太慘了。」他濃眉微挑,唇畔笑意濃厚。
她有些疑惑地看著他,既然他不打算加班,那跟她提晚餐做什麼?
「我是想要邀請妳今天陪我吃晚餐。」那好看的俊顏上揚著溫和的淺笑。
她瞬間瞠大了美目瞪他。
「我們一年不見,我有好多話想跟妳說,難道妳都沒有話想和我說嗎?」那雙瞅著她的狹長美眸裡閃著無辜的光芒。
她被他那無辜的眼神望得無所適從,足足瞪了他好一會兒,才找回冷漠的聲音,「……沒有,既然總裁不打算加班也沒有別的事要交代,那麼我處理完會議的事就下班了,總裁也早點回家吧,再見。」話落,她轉身離開辦公室。
看著她的背影,陸可峰真是好氣又好笑。
她還真是堅持啊,都一個星期了,她還是只願意和他談公事,只要是與公事無關的,她全都不予理會。
當時一得知自己的新任特助是甄虹,再聯想到蔡品蕎那神祕的表情,他心中就有了底,她是故意的。
只是他不記得自己曾向她透露過甄虹的存在,因此他用視訊詢問蕎蕎,得到的答案讓他啼笑皆非,這女人竟然偷偷跟蹤上司,就為了想知道他那個保密到家的女伴究竟是誰!
不過他非常感謝蕎蕎的好奇心作祟,要不然他怎麼可能再度見到甄虹,只不過現在還有個大問題——人是見到了,但甄虹卻和他保持距離。
她對他除了冷淡之外,也像是刻意在逃避他。
然而,她愈是冷漠疏離,他就愈想接近她。
而且他真的很好奇,她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如此堅持兩人必須假裝不認識,愈是好奇,他就愈是不想順她的心意。
一想起自己這一整年腦袋裡都是她,而這女人卻顯然沒把他放在心上,甚至還急著想和他撇清關係的態度,就讓他覺得心情不太爽快。
當初他們是如何相識、如何相戀、如何共度在美國時那段美好的時光,只要是任何和她有關的一切,他全都記得一清二楚。
就是因為他們分手都已經過一年了,但是他卻仍然對於所有與她有關的事都難以忘懷,所以他才覺得自己有必要開始反思自己當初究竟為何會答應她那些奇怪又無情的要求。
可是想了老半天,除了被她下蠱或是他被雷劈到之外,他實在想不出其他的原因,最後,他索性也不再想這個問題了。
總之,現在她又回到他的生命裡,這才是最重要的。
還有更重要的是,他一點也不想假裝不認識她。
把對方當成陌生人,那不就代表著將他們曾經擁有的那段過去抹去嗎?他一點也不想這麼做!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緊盯著奧野辦公大樓外那抹纖細的身影,老實說,他真搞不懂自己在幹麼?活像個偷窺狂似的。
從地下停車場把車開出來,看見她竟然沒有離去,反而像是在等人之後,他就忍不住停了車,雙眼怎麼也無法從她身上移開。
她在等誰?是同事還是朋友?男的還是女的?
對於現在的甄虹,他有滿肚子的疑惑與好奇,想要接近卻又總是被她拒於千里之外,都一個星期了,他卻還沒有想到該如何做,才能讓兩人之間的關係破冰。
不過他剛才閃過腦海的好奇,倒是很快就得到解答。
他看見一個男人走向甄虹,那個男人拿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往她的頸項上繞,兩個人對望了好一會兒,像是在說著什麼,他雖然聽不見,可是卻清楚地看見她臉上的笑容。
那張嬌美的臉龐上掛著既柔和又溫暖的淺淺笑容。
那是他以前也見過的,而現在……竟給了別的男人。
陸可峰狹長的美眸一瞇,心頭隱隱的惱火。
老實說,當年之所以會追求甄虹,一開始只是單純地想要擁有這個美麗的女人,他承認那是一種男人對於美色無法抗拒的慾望,而他順從了自己的慾望。
她是個會讓男人一眼著迷的女人,巴掌大的瓜子臉,眼角眉梢都帶著媚態的星眸,不輕易勾笑的粉色菱唇,以及白皙透亮的凝雪肌膚。
就是這一張不施脂粉就足以讓男人移不開目光的美貌,讓那時的他像是著了魔似的想將她變成自己的女人,即便她很少笑,看起來就像個冷漠的孤傲女王,也無法降低他對她的強烈渴望。
對,她很少這樣溫柔的微笑,就算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這樣的笑容也是很少見,可是她現在竟然對著另一個男人這樣笑……
他的目光緊緊地盯住了他們,而心也同時莫名地揪著,一種複雜的情緒在他的胸口流竄。
他們講了一會兒的話,然後她上了那男人的車。
他的眉頭不自覺地深鎖,望著那老早揚長而去,連車尾燈都看不到的方向好半晌,直到手機鈴聲響起,這才喚回他神遊的心思。
「什麼事?」他接起電話,終於意識到自己方才的反應有多麼奇怪。
「我決定自請調任到大陸,晚上會跟爸提,但是我想先得到你的支持。」電話那頭是他的弟弟陸其睿。
「調任到大陸……」陸可峰沉吟了下,「你該不是以為這樣就可以拖得了你的婚事吧?」
奧野已經打入大陸市場多年,也有相當的成就,但是大陸畢竟是人口最多的地方,潛藏的商機不容小覷,而他們原本就有心再更深入開發大陸地區的精品市場。
如果其睿自願請調過去大陸分公司坐鎮,絕不會只有一、兩年就可以再調回來臺灣。
「能拖就拖,你懂的!」陸其睿笑了笑,並不意外哥哥能猜中自己的心思。
「我是可以幫你,反正你過去那邊反而是分攤了我的壓力,我樂得輕鬆,只不過我並不認為爸會那麼輕易地放過你。」
「無所謂,你肯幫忙就好了,其他的我自己會想辦法。」
「嗯,好吧。」
他說完,正準備掛斷電話,但陸其睿卻又開了口——
「最近公司裡流傳著一些和你有關的八卦流言,你知道嗎?」
「是嗎?」陸可峰被問得一怔。
「對啊,該不會你都沒聽說吧?」
「什麼流言?」他疑惑地問。
「關於你和甄虹的流言,公司裡人人都說你來上任的第一天,甄虹就勾引你,想攀上你這個金龜婿。」
「有這種事?」他失笑,因為事實是除非與公事有關,否則她根本連理都不想理他。
「嗯,還有流言說甄虹腳踏兩條船,勾引你之外對原本的情人也不願放手。」
聞言,陸可峰的心一跳,「原本的情人?」她有情人了?!難道就是剛才那個男人?
「就是行銷部經理柏天鈞啊。」
「柏天鈞?」陸可峰想起方才替甄虹繫圍巾的男人,雖然他只看見那男人的側臉,不過經其睿這麼一提,那個男人的確很像柏天鈞。
「不過也有另一派說法是你對甄虹有興趣,想追求她,當然這個說法比較少人認同啦。」
「是真的嗎?」陸可峰問。
「蛤?是不是真的要問你吧,我哪知道啊!」陸其睿一頭霧水,他是不是真的想追求甄虹,只有他自己知道吧,幹麼問他?
「我是指柏天鈞是甄虹的情人,這件事是真的嗎?」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方才他們在大樓下親暱的肢體互動以及共乘一車離開的畫面。
「我哪知道,甄虹和柏天鈞的緋聞都傳一年了,雖然他們沒人承認,但是好像也不避嫌,可能是真的吧。」
陸可峰沉默了。
「早點回家,我等著你幫忙替我說服爸。」陸其睿再度把話題轉回來。
「嗯。」他漫不經心地應聲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在胸口蔓延開來的那股酸澀侵蝕了他的思緒,他從未想過在這一年的時間裡,甄虹的身邊會有其他男人出現……
 
「你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
一個週末過去,接下來的幾個上班日裡,甄虹都可以感覺到一道極為專注的視線總是鎖定在自己身上。
雖然自從他回來的第一天開始,他便時常盯著她看,可是那通常只會發生在他們面對面討論事情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他都是認真專注在工作上。
她知道,他故意盯著她看,只是單純地想逗她、想讓她發窘,看她不自在就會讓他覺得開心。
可是現在卻不同,他這幾天盯著她的目光多了一些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覺。
總之,她可以感覺到他這星期盯著她看的眼神與先前不同。
剛才他在辦公室裡和公司幾位高層主管開了個小型的會議,雖然這次的會議不需要她參與,但是在會議前她負責準備了每位主管的茶水,會議中也在陸可峰的要求下,送過幾份資料進來,而會後她當然也得進來收拾。
然而,只要她一進到辦公室裡,不管那些主管是不是還在場,他的目光都會移到她身上,即使她不去看他,都可以明顯感覺到他的視線有多麼專注而熱烈,幾乎像是想要看穿她似的。
這幾天一直都是這樣,比起先前,他這幾天的目光實在是讓她渾身不對勁,走路都差點要同手同腳。
再這樣繼續下去,難免會影響到工作,因為他對她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了。
「我一直都有很多話想跟妳說,是妳不給我機會說。」他說。
她從辦公室門口踅回他的辦公桌前站定,淡漠的小臉上沒有笑容,只有一貫的冷淡,「好,那你說吧,我聽。」
「妳那天拒絕我的邀約,是因為和男朋友有約嗎?」
她微微地擰起了眉頭,水眸閃過疑惑,答道:「不是。」
「那麼,在我們分手之後的這一年,妳有新的男朋友嗎?」
她沉默了下,疑惑更深,她不懂他為什麼想知道這些事。
等不到她回答,陸可峰索性自己先開口,「我沒有。」
她一愣,「什麼?」
他的意思是……分手後的這一年,他都沒有新的女朋友?
「我沒有,在妳之後,沒有交過任何的女朋友。」他望著她,淡笑著說。
她的心一跳,呼吸也瞬間一窒。
「這一年,我沒有一天不想念妳。」
那雙鎖定在她臉上的長眸裡承滿了柔情,低沉好聽的聲音透著愛意傳進她的耳窩,瞬間就鑽進她的心裡。
她緋紅了臉頰,無法言語。
「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妳要和我分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分手之後,妳不讓我找妳;我更不明白為什麼現在連承認我們認識都不行。」雙眼閃過一絲迷惘,但很快地又消失,他繼續溫聲說著,「雖然所有的原因我都不知道,但只要是妳想要的、妳要求的,我大部分都會順著妳的意思去做。
「但妳可以瞭解這一年來,每次我想打電話找妳,卻因承諾而必須硬生生忍下的感覺嗎?」
其實,他雖然沒有聯繫她,可是剛分手的那段時間,他常常故意到她喜歡的幾間餐廳用餐,想試圖製造不期而遇的機會,甚至在不期而遇的希望落空之後,他也曾經在她的住處等了兩個日夜,確定完全沒看見她進出之後,才明白她不只是與他分手,而是真的離開了。
她怔愣地瞪著他,臉皮發燙,腦袋因他的話而感到暈眩。
「其實我本來也不是很懂自己為什麼這一年裡總是想著妳,甚至無法對別的女人動心,可是最近我終於有點明白了。」
她還是無法回應,只能怔怔地看著他。
「我想,我好像愛上妳了。」以前,即使每天都會想起她,他也以為只是想要擁有她的慾望並沒有減少罷了。
而且,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忙於工作,也因此從沒有特別去細想自己總是想起她的原因。
如今,當他知道柏天鈞可能是她的情人之後,那一整晚他的眼前都是她對著柏天鈞溫柔的笑著,滿肚子的惱火和嫉妒讓他夜不成眠,然後他才有點瞭解,原來自己很有可能……其實早就愛上她卻不自知。
他在想,是不是因為他們的交往是始於慾望,和她在一起的時候,除了慾望的滿足,同時也是開心而輕鬆的,因為太過安逸,所以才讓他忽略了其他有可能的感受,譬如「愛」。
這個結論,讓甄虹愕然不已,心怦怦直跳。
「或許只是因為我是第一個主動和你提分手的女人,所以你才覺得難忘罷了。」她沉默了好久,才稍稍平復了被他弄得一團亂的心跳和思緒,冷靜地開口。
陸可峰瞅著她,沒有否認卻也沒有承認,因為她所說的這個原因,他不是沒有想過。
再說了,愛本身就是一種抽象而複雜的東西,並不是他會感到嫉妒就是百分之百的愛。
因此他才會說他「好像」愛上她,因為目前他也無法百分之百的肯定。
「或許我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更確定,但是我想……我是愛妳的。」他皺著眉頭卻噙著笑,很輕的嘆了一聲,他無法肯定答案是什麼,但他也不想說謊。
她瞅著他,再次沉默。
所以這就是他最近視線緊盯著她的原因?因為他懷疑自己愛上她了?在他們分手一年以後的現在?
她閉了閉眼,想要壓下滿心的激動與怦然,「我想或許是你工作壓力太大,所以才會胡思亂想,把事情想得複雜了。」
「妳覺得我看起來像是工作壓力大嗎?」
甄虹無言,若要說實話,並不像。
雖然他才接任總裁的位置近半個月,但是他看起來完全得心應手、遊刃有餘。
他勾唇淺笑,再一次問出他目前最想知道的問題,「我們分手之後的這一年,妳有新的男朋友嗎?」
她看著他,想從他的眼神和表情裡看出一點端倪,想知道他今天這一番話究竟是講真的,還是只是想逗逗她,看了許久,她什麼都看不出來。
「……沒有。」她的心跳仍然很快,腦袋甚至有些發暈,她不知道什麼樣的回答才是安全的,可是嘴巴比腦袋還快,還沒想出要如何做,便將事實脫口而出。
她的答案讓他唇邊的笑紋加深了。
她微惱地擰起了細眉,斂起了表情,慢慢地恢復一貫的清冷。
「我們先前的關係已經是過去式,既然已經是過去式,那就讓一切都過去吧,我希望往後我們之間的關係就是單純的上司和下屬就好。」
這,才是他們之間最安全的關係。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人狼傳說番外篇《逃愛狼君》

    人狼傳說番外篇《逃愛狼君》
  • 2.古畫傳奇之《伯爵的千年競愛》

    古畫傳奇之《伯爵的千年競愛》
  • 3.人狼傳說《不及格的男傭》

    人狼傳說《不及格的男傭》
  • 4.人狼傳說《皇家先知》

    人狼傳說《皇家先知》
  • 5.人狼傳說《失格浪子》

    人狼傳說《失格浪子》
  • 6.人狼傳說《怪力王子》

    人狼傳說《怪力王子》
  • 7.人狼傳說《詐欺女王》

    人狼傳說《詐欺女王》
  • 8.人狼傳說《月夜島的王者》

    人狼傳說《月夜島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