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驚悚館 首頁

分享
霓幻鑰K4402

音森森之二《資幽生》

  • 作者笭菁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02/23
  • 瀏覽人次:2536
  • 定價:NT$ 240
  • 優惠價:NT$ 190
試 閱
「多餘的人……沒有你就好了……」
泳池裡竄出浮腫著一張臉的人,綻開狂喜的笑容,張開雙臂迎面抱住了王祖發,黏膩滑溜的臉貼上他的面頰,直接將他拖進了泳池裡。
「她」全身腫脹泛紫,一頭散亂長髮,王祖發嚇得死命掙扎,拚了命浮出水面,「救命!救命──」
黏滑的手臂由後扣住王祖發的頸子,自他身後爬上,腥臭味撲鼻而來,瞬間又把他壓了下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找他?!

「因為世界沒有了你才完美啊……」女孩笑了起來,「都不知道自己很礙眼嗎……」
 
為什麼世界上要有比他們優秀的人呢?
就因為那些討厭鬼老是擋在前頭,佔據老師的關愛,
他們才不被重視、不被關心,
既然如此,只要把礙事的傢伙除掉,
就可以成為第一了吧……
笭菁
我是個擁有超能力的女人

當流星劃過天際,我就能創造出一個星球
當夜風吹略樹梢,我便能令惡鬼竄墳而出 
當朝陽躍上雲端,彈指間就能興建童話城堡

天馬行空的腦子忙著創造新世界,沒有歇止的一天
如果有故事精靈,那便會是我,笭菁。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http://tinyurl.com/lineapages
E-MAIL:linea.novel@gmail.com
第一,比命還重要……

不久前電影台在重播韓國恐怖片《血之期中考:死題》,小編秉持著很害怕又很愛看的精神給他看下去──劇情大概是說因為姊妹校即將來訪,學校選出全校前二十位菁英學生假日到校接受密集訓練,不料課才上到一半,資優生們接二連三失蹤,並透過電視直播這些人被殺害的過程,解救他們的唯一辦法就是要通過考試,答出正確答案,所有人雖然努力解題,但總在最後一步失敗,而答案就會被刻在屍體上,彷彿是在嘲笑這些別人口中的優等生……
看這部片時,裡頭學生們對於第一名的執著小編深有所感,國中時小編的班上也非常競爭,每次月考前三名的平均分數都是九十九分,只差在小數點後的數字,而只要平均低於九十分,那麼前十名就肯定無望了,競爭有多麼激烈可想而知,那時常常聽到哪個班的誰誰誰因為壓力太大需要輔導,幸好小編成功挺住了,不然現在哪有辦法在這寫推薦給大家看。(轉圈)
這回笭菁新書《資幽生》的背景是一所菁英制高中,這間學校以分數為最高宗旨,最優秀的人才有資格享受最高級的待遇,但如果成績下滑則會立刻調到後段班,完全沒在顧學生的面子和心情。莫禪(29歲)和藍臻臻(25歲)二度搭檔,偽裝成老師來這裡出任務,結果「逢九必衰」的無敵霉運(帶賽者是誰請看上一行~)又讓他們身陷險境,因成績低下自殺身亡的鬼學生凶性大發,殘忍殺害參加科研競賽的優等生們,還留下「要是沒有你,就好了。」的留言……
想知道鬼學生們為何突然發難嗎?衰神附體的莫禪和藍臻臻又會遇到多大的危機呢?請密切注意華文驚悚暢銷天后 笭菁 「音森森」之二《資幽生》,2月23日顫慄開課!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擋路者都該死!
「喂!藍臻臻!」
驀地有人連名帶姓喚住她,藍臻臻止住步伐,狐疑的左顧右盼,在十字路口的右邊走廊,看見了站在那邊的王祖發。
唷喝,敢情這叫冤家路窄啊?不,這小子定是特意來等她的。
「王同學。」藍臻臻笑著旋身,「有什麼事嗎?」
「跟我來。」大爺轉過身,直接撇頭。
呃……藍臻臻傻在原地,現在是怎樣?單挑?談判?哇塞,現在高中生活這麼多采多姿啊。
猶豫了好幾秒,她都沒移動步伐,到底是要跟還是不跟?
她現在是老師啊,不會到輔導室嗎?在那邊一副要單挑的樣子做什麼?但是如果不去,萬一這傢伙捅出什麼婁子,該不會又怪到她頭上吧?
正在想,王祖發停下腳步,回頭朝她招手,還是那種叫小弟的方式,看得她實在一肚子火。
什麼東西啊死小孩,有這樣叫人的嗎?更何況她現在是老師耶,簡直目中無人!
握緊飽拳,她邁開步伐,疾步追了上去。
王祖發走路也俐落,筆直往前,從三樓空橋連接的通道走去,時值午休,路上都沒人,空橋兩旁全是窗子,好不容易沒教室,藍臻臻扯開嗓子。「喂!王同學,有什麼事在這裡說吧!」
王祖發沒回應,就是不停地往前走,而且快到藍臻臻覺得有點難追上。
「王祖發!」藍臻臻喊著,空橋裡傳來她自己的回音。
空橋連結的是體育館,藍臻臻概略參觀過體育館,但沒有從空橋走過,她跟著王祖發轉身後下樓,幾度追丟他的身影,但總在轉角猶豫時他又會出現,像在等她似的。
好像……她覺得有點怪異,此時他們來到地下一樓了。
空盪而靜謐的體育館,現在全校學生都在教室裡安靜午休,是種呼叫無人的時刻。
她遲疑著,小心翼翼的走進泳池區,幸而上方的玻璃透亮,減低了她的緊張感。
「喂!有什麼事得到這裡來說?」她刻意與王祖發拉開距離,高聲喊著。
王祖發背對著她,突然間顫了一下身子,開始左右張望,「咦?」
「王祖發,有事快點說!」藍臻臻在後面再喊了句。
王祖發回過身,一臉錯愕的看著她,「妳……藍臻臻……妳在這裡幹什麼!」
「你應該叫我藍老師!沒禮貌。」藍臻臻立即訓斥,「是你叫我過來的,我一路跟著你到泳池來,有什麼事嗎?」
「我叫妳?」王祖發顯得很困惑,但是突然喃喃自語,「對,我是有事要找妳,但為什麼會到這裡……」
「在說什麼啊?」距離很遠,藍臻臻聽不見他的喃喃自語。
「我說,妳這老師憑什麼教訓我!」王祖發很快地想到他要找藍臻臻的目的,「偏袒那個窮酸鬼就算了,妳上午還讓我難堪!」
藍臻臻冷笑著,雙手抱胸,「所以呢?你現在是要怎樣,我已經為此被主任訓三小時了還不夠嗎?」
「那是妳活該!妳偏袒窮鬼就是不對,這是個競爭的學校,那個付不起報名費的傢伙怎麼可能把我擠下去!」王祖發直指著她大吼,「你們這些老師未免太偏袒他了,頭腦聰明又有什麼用?以後他畢業也只能到我家公司當個小職員!」
「笑話!」藍臻臻一秒冷笑,「我是不知道你是誰啦,但你以為全世界就你家公司而已嗎,優秀的人可以到更優秀的公司去。」
「即使如此,我還是老闆,他只是別人的員工。」
「未來的事誰都說不準,我們就拿現在來說,紀海杰頭腦聰明有什麼用,至少他就入圍競賽名單了,而你……」藍臻臻專找痛楚踩,「連那張小小的名單都擠不進去,證實了腦子好還是有差的。」
「妳──」王祖發緊握拳頭,氣得漲紅了臉,「妳等著看,明天我就會進那名單裡!妳不會明白錢跟關係的重要!」
唉,她怎麼會不明白呢?錢超級重要的啊,在她生命中佔了超超超大的分量,關係也是,人脈越多,得到工作的機會越高,世界上沒有人比她更瞭解了啦!
不過,小孩子提這點的想法,肯定跟她不一樣。
「你想做什麼?你意思是說,你可以動用關係進入那個名單?」
「哼,不只是這樣,我還要踢掉那個窮酸鬼!」王祖發怒不可遏的吼著。
「他窮酸礙著你了喔?該不會是害怕了吧?」藍臻臻勾起嘲弄的笑容,「你一定是知道紀海杰比你優秀,一起競賽只有輸的分,所以才想在比賽前把他解決掉。」
「誰說的,我比他優秀太多了,我一出生就是天之驕子好嗎?」王祖發深吸了一口氣,「好!我就進入名單,跟他公平競爭。」
唉,小朋友就是小朋友。
「愚蠢。」
咦?藍臻臻倏地回頭,有誰在嗎?
「喂,姓藍的,我要妳跟我道歉!」王祖發還在叫囂,「明天公佈欄上有我的名字時,我要妳當著大家的面跟我道歉。」
藍臻臻好笑的瞥他一眼,直接轉身離去,神經病!
「喂!藍臻臻!」王祖發繼續吼著,「妳站住!我不許妳對我這麼沒有禮貌!」
是誰對誰沒禮貌啊?現在老師都快成服務業了嗎?還得聽令行事聽從指揮咧,有沒有搞錯啊!
「多餘的……」
咦?藍臻臻戛然止步,她看向左邊,聽見了更衣室裡有聲音。
靠,帶幫手嗎?
她二話不說轉了進去,難不成原本還真的想找她麻煩?
「藍臻臻!」王祖發眼見她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就更火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老師們對他也有一定的尊重,這女人居然第一天上任就讓他跌倒在穿堂裡,而且還明諷暗指說他蠢!他在三班耶,能笨到哪裡去。
邁開步伐意圖追上藍臻臻,腳邊的泳池卻突然啪的濺起水花—咦?
王祖發往右腳下看去,莫名其妙的怎會有這麼大片水花?
「你憑什麼自以為是……」噗嚕噗的聲音響起。
王祖發驚訝的張望著。「誰啊?」
「多餘的人……」那聲音越來越近,「沒有你就好了……」
「誰!」他大吼著,「給我出來!想惡作劇啊!」
噗嘩!又一陣水花漫上,濺濕了他的腳,王祖發嚇得跳腳,氣急敗壞回身,「到底是誰……」
水裡竄出來一個浮腫著一張臉的人,綻開狂喜般的笑容,張開雙臂迎面抱住了他,黏膩滑溜的臉貼上他大叫著的嘴,直接將他拖進了泳池裡。
「哇啊—」王祖發瞬間被扯進池底。
他看著抓著他的「人」,全身都浮腫泛紫,一頭散亂長髮,身上還穿著、穿著他們學校的制服
求生意志無比強烈,王祖發死命掙扎著,拚命的浮出水面,「老師!老師—」
唰,黏滑的手臂由後扣住他的頸子,自他身後浮上來,腥臭味撲鼻而來,噁心的觸感貼上他臉頰,「沒有你就完美了……」
「哇啊!哇……」王祖發沒喊兩聲,瞬間又被壓了下去。
「嗯?」一門之隔的藍臻臻正在更衣室裡,讚嘆地看著這設備精良齊全的地方,「是有沒有這麼爽啊,比我去過的健身房都還威耶。」
瞧瞧這一排排的置物櫃,上面還有名字,所以一個學生一個櫃子嗎?鐵櫃是鑰匙兼密碼鎖,還有許多人的櫃門上吊著小袋子。
藍臻臻湊近瞧,袋子上不僅印著班級與姓名,還寫著「已洗淨」。
「洗乾淨的?哇塞,在這裡還有乾洗服務喔!」哎呀,她一定要去問問教職員有沒有這等福利,這樣她可以把大衣什麼的都拿過來洗,還可以省一筆乾洗費耶!
「老師!老師!」外頭泳池裡水花四濺,王祖發驚恐的大喊著,有人正抓著他的腳。
不,那個不像是人,那是女孩子……他好像、好像知道她是誰!
他在水裡轉過身,用雙腳試圖踢開對方,驚恐罩身,他簡直不敢相信會在大白天撞鬼,如果是在泳池裡出事的學生,有這樣一頭長髮的,好像就是去年自殺的學姊啊!
此時,體育館的警衛狐疑的盯著監視器畫面,發現了水花激動,在錯愕之後,方知大事不妙的立刻衝出了監控室—午休時間,竟有學生擅入體育館!
「多餘的廢物,不該擋路。」在水裡,那張腐敗的臉正面對著他,將他穩穩的壓在池底。
不!不要,他不認識學姊啊!老師沒聽見他在求救嗎藍、臻、臻!
音樂聲隱隱約約飄來,藍臻臻狐疑的聽著,這裡有人嗎?她循著聲音走去,音樂竟也越來越大聲。
「誰?誰在這裡?」她邊說一邊問著,聽著那熟悉的旋律。
這首歌她聽過,應該大家都耳熟能詳,是英文歌「We Are The Champions」,來自皇后合唱團,是膾炙人口,但相當有年代的老歌了。
只是藍臻臻現在聽見歌曲總會有些不安,畢竟上次在醫院裡,他們已經發現了吳岱芳的新咒語是以歌為咒,再加上施咒者的意願,能迫使有共同想法的亡靈與之共鳴。
這讓他們現在聽見歌曲便如驚弓之鳥,深怕再聽見任何歌,畢竟那些都有可能是咒—偏偏誰不聽歌啊!
她加快腳步,音樂聲越來越大聲,似乎也越來越激昂。
同時,外頭的警衛也開始奔跑,拿起腰間無線電聯繫著,「泳池這邊有事!請求支援!」
We are the champions-my friend
And we'll keep on fighting till the end
We are the champions
We are the champions
她跑過了一排櫃子前,又立刻折返,聲音是來自這排的!這一排走廊正對著一間待修的淋浴間,外頭立了牌子寫著「整修中」,她走到距淋浴間倒數第二個櫃子前,大膽的將耳朵貼上櫃子。
No time for losers
'Cause we are the champions of the world。
是在裡面沒錯!
「是手機嗎?」她使勁扳著櫃子,卻發現卡得死緊,「咦?鎖著……」
她看著上頭的名字:三年二班,李世傑。
會有人把手機忘在裡面嗎?不過現在的小朋友用這首當手機鈴聲倒是罕見,應該都要是流行歌曲居多啊……才在想著,音樂驟停。
「咦?不打了嗎?」藍臻臻又貼著櫃門,期待再發出任何聲音。
「老師──」王祖發又一次竄出水面,他幾乎已筋疲力竭。
冰冷的手再次拖著他往下,將他死死按在水底,陽光照進清澈的水裡,他清楚的看見那女孩的模樣。
他記得,去年有個學姊因為被踢出前七班,喝了大量的酒加抗憂鬱藥品後到這兒游泳,最後在池裡失去意識而溺斃;那是關館後的時間,她一直潛藏著直到警衛巡邏完後才下水游泳,加上隔天是假日,所以等到星期一被發現時,屍體已經腫脹泡爛,指甲都脫落。
王祖發看著迎面而來的那雙手,片片殘肉似乎隨著水波飄浮,然後那見骨的手指來到他的頸子。
為什麼、為什麼要找他!他跟學姊無冤無仇啊!
「因為世界沒有了你才完美啊……」女孩笑了起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礙眼嗎……」
「老師!救命—老師—」遠遠地,警衛聽見了求救聲,「不要!住手住手!」
王祖發死命的踢著腳,為什麼見死不救啊啊啊!
藍、臻、臻!
咦?更衣室裡的藍臻臻倏地直起身子,好似聽見什麼聲音,她狐疑的立刻往外衝,就近的門需要感應,她只得再往右轉到剛剛的自由出口,急忙衝了出去。
一衝出去,就可以看見水花—溺水?
「怎麼回事!」她立刻脫下高跟鞋,邊跑邊脫下小外套,二話不說直接跳進了泳池裡。
她完美的跳水入池,就看見王祖發沉在池底,以仰躺的姿勢。
犯不著面子過不去就搞自殺吧!藍臻臻疾速的游到他身邊,要把他拉上來,趕緊做CPR還可以—咦?
強大的吸力突然展開,藍臻臻剎那間被壁上的排水孔往後一吸,而池底的王祖發也因著排水力道被往下吸,整個身體卡進了排水孔。
怎麼回事?蓋子呢?藍臻臻努力的要往前游,無論如何要在黃金時間拉起他才行,但是排水的吸力竟大到她完全無法再往前游,就在這時,突然有東西伸進了水裡,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嘩!藍臻臻被一把拉離水面,她受到驚嚇下意識掙扎。
「怎麼回事!」身邊傳來大吼聲,「妳是誰」
藍臻臻看著拉著她手臂的警衛,趕緊大喊。「有人在排放泳池的水,快點關掉!下面有學生,還有快叫救護車!」
她邊說,一邊甩開警衛的手,重新再潛入水中。
這一次她刻意踢牆,讓自己遠離壁上的排水孔,好直接以拋物線游到王祖發的身邊去;說也奇怪,這一次的吸力就沒有適才那麼強大,她來到王祖發慘白的面孔前,將他從排水孔裡拔起。
雙手繞過他腋下,藍臻臻清楚的看見了王祖發的頸子上有明顯的勒痕,五指印清晰可見。
剛剛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有人勒住他嗎?為什麼她什麼都沒聽見!
順利的將王祖發撈起,藍臻臻拖著他浮水水面,靠近岸邊時,警衛出手幫忙將他拉上岸。
一爬上岸,藍臻臻便趕緊施以人工呼吸,希望能救回王祖發。
只是,當她扶著他的頸子吹進空氣時,感覺到他的頸骨……似乎斷掉了。
只要鬆開手,指尖一離開他的下巴,王祖發的頸子就會九十度貼上地,彷彿沒有任何束縛。
「怎麼回事!」訓導主任衝了進來,「天哪!」
藍臻臻跪坐在王祖發身邊,渾身濕漉漉的,已經知道再怎麼急救都沒有用了。
「呀──」教務主任衝過來一見到臉色死白的王祖發,立即尖叫出聲。
「是誰……王祖發!是王祖發……這裡發生什麼事?!」訓導主任氣急敗壞的喊著。
「不知道,我們發現體育館有人擅入時就趕過來了。」警衛顯得慌亂不已,因為他們沒有在第一時間就發現,「我們過來時,就已經來不及了!」
「……藍老師?妳為什麼會跟王祖發在一起?」訓導主任不可思議地看著癱在地上的藍臻臻。「妳要跟學生談話,可以到輔導室啊!」
「是他找我來的。」藍臻臻無力的說,她已經知道這件事大條了。
不管誰叫誰來,她是老師,她就理虧了。
「好端端怎麼會溺水?救護車叫了沒!」
「我們叫了,剛剛一來就看見老師也在池裡,拉她上來時,她就要我們叫救護車了。」
餘音未落,就聽見了救護車的聲響。
「老師是下去救他的嗎?不然為什麼妳也在池裡?」教務主任抱著頭,驚恐的問。
「我們跑過來前,有聽見學生的叫聲。」兩個警衛瞥向藍臻臻,不安的交換眼神,欲言又止,「那個……他好像是喊……」
「喊什麼?」主任嚴肅的低吼。
「老師,住手。」
什麼?!藍臻臻瞪圓了雙眼,抬頭看向警衛──不是這樣的吧,她可一個字都沒聽到啊!
 
早已自殺身亡的學姊為何突然發難,要置學生於死地?被當成嫌犯的藍臻臻有辦法全身而退嗎?
華文暢銷天后笭菁「音森森」之二《資幽生》,2月23日驚悚開課!
更多消息和精采試閱請見新月家族網──http://www.crescent.com.tw/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跨界》

    《跨界》
  • 2.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 3.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 4.《太平間》

    《太平間》
  • 5.闇黑典當物之拍賣特典《月老紅線要牽誰》

    闇黑典當物之拍賣特典《月老紅線要牽誰》
  • 6.夜訪女作家系列《玩命直播》

    夜訪女作家系列《玩命直播》
  • 7.闇黑典當物之四《潘朵拉的倒數》

    闇黑典當物之四《潘朵拉的倒數》
  • 8.有鬼,請噤聲系列《衣櫥裡的哭聲》

    有鬼,請噤聲系列《衣櫥裡的哭聲》
  • 9.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夜訪女作家系列《附身》
  • 10.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闇黑典當物之三《鬼弒線》

本館暢銷榜

  • 1.《跨界》

    《跨界》
  • 2.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 3.闇黑典當物之拍賣特典《月老紅線要牽誰》

    闇黑典當物之拍賣特典《月老紅線要牽誰》
  • 4.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 5.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交換當鋪之鬼屋特典《牽掛百年の告白》
  • 6.《太平間》

    《太平間》
  • 7.闇黑典當物之四《潘朵拉的倒數》

    闇黑典當物之四《潘朵拉的倒數》
  • 8.有鬼,請噤聲系列《屍地禁止》

    有鬼,請噤聲系列《屍地禁止》
  • 9.通靈執事系列《召鬼》

    通靈執事系列《召鬼》
  • 10.有鬼,請噤聲系列《鬼鄰居》

    有鬼,請噤聲系列《鬼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