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687

型男獵妻之二《總監逆轉勝》

  • 作者官穎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3/10/09
  • 瀏覽人次:1294
  • 定價:NT$ 190
  • 優惠價:NT$ 150
他真的覺得很委屈,長得帥氣是家傳基因好,
能成為頗有名氣的內衣設計總監是他能力好,
至於備受女人關注圍繞則是因為他的魅力更是一等一的好,
她怎能汙衊他是發情動物,還不分青紅皂白賞他一記黑輪?!
然而就是她這般嗆辣、不把他當一回事的個性讓他印象深刻,
所以一看到她來應徵設計師,他不禁感到驚喜,
共事過後更對她的能力讚賞有加,
更別說是她讓他體認到親情的重要,結束和爺爺多年冷戰,
點頭同意辭職回老家接掌溫泉旅館,
且她義氣相挺相隨到底,這樣的她怎能不令人心動?
其實打從她出現,他的視線就不由自主的繞著她打轉,
經過這次事件,更讓他有想要定下來的念頭,
可是到底又出了什麼問題,她不是已經相信他的忠誠、接受他,
怎麼突然一改態度,臭罵他是負心漢?!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今天,絕對是歐宸朗最難忘的日子。
在新北市郊外的一幢別墅前,遠眺淡水河出海口,在一片平坦如綠毯的草皮,上擺著一張鋪著白色桌巾的長桌,一群人圍繞在那兒烤肉、用餐、閒聊,一會兒,歡笑聲、烤肉香,融成一團和樂,氣氛好不熱鬧。
這裡是好友商澤岩的別墅,今天是他女兒兩歲生日,他和另一位好友溫為凡應邀來幫他女兒慶生。
商澤岩、溫為凡和歐宸朗三個人是高中時期的麻吉,目前都是社會的菁英分子,他們個性雖然不同但興趣相投,吃喝玩樂一定要在一起,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英俊沉穩、自信驕傲的商澤岩,目前經營的玩具公司在業界獲得好評,營業收入蒸蒸日上,身家上億。
但自從他擺脫單身,和顏亞霏建立了幸福甜蜜家園後,這兩個好友每每出現在聚會中,總是搶走他的風采,吸引許多異性的注意。
精神科名醫溫為凡,膚色偏白,心思細膩,他身著一件藍色格子襯衫和駝色休閒褲,即使拿著刀叉在烤肉架前切肉,仍掩不住溫文俊雅的性格,因為他透徹人心、體貼入微又善於烹調美食,是許多女性公認最想嫁的男人。
歐宸朗則有一頭及肩棕色的鬈髮,襯衫前襟微敞,露出性感結實的胸肌,渾身總是散發強烈費洛蒙的男人,加上天性浪漫、幽默風趣,身邊總是圍繞著一群美女,本身就是一塊擁有超強吸力的磁石。
「為凡一定是個居家好男人,宸朗的異性緣真好。」顏亞霏說著,她身材曼妙曲線依舊,臉上展露幸福的笑容,真看不出已是人妻和媽媽。
「沒錯,歐宸朗是個專吸女人的強力磁鐵,他本人似乎也樂在其中,還沒有定下來的意思。」抱著女兒亮亮的商澤岩也不否認花美男的魅力。
「宸朗本來就是國內知名的內衣設計師,大家都稱他『內衣王子』,不是嗎?」她看見他被女人包圍。
「我們都知道他是『花花公子』,他的專長就是『觀察女性』,興趣就是終日跟不同身材比例的美女廝混……不,他說他是女人一輩子的好朋友,他的觀察和興趣都是為了展現女人的優雅、自信和性感,這是他的天職。」
「哈哈!」顏亞霏感到有趣。
「老婆,妳也認同他的理由真是有夠華麗噁心的吧!」
「我承認他對女人真的很有一套。」比起內斂俊雅的溫為凡,歐宸朗的魅力是外顯的。
「宸朗在紐約時尚設計學院待了幾年後,就曾經為商界夫人設計過不少兼具時尚功能的時裝和內衣,因為頗受好評,受到肯定,他的才華在白人中脫穎而出,很快成為時尚界新銳的設計師,實在不簡單。
「沒想到他設計內衣也能混出名堂來,而且還能光明正大地接觸女人的身體,又不分種族,羨煞不少男人!
「回臺灣後,他所設計的內衣華麗時尚又多樣,款式大膽,材質創新,好幾款內衣由他首推上市後,就馬上賣到斷碼缺貨,這樣驚人的銷售佳績使內衣公司都認為他是個不可多得的印鈔機……不,他是最具前瞻性的設計師,老闆們紛紛捧著錢去拜託他畫設計圖,其他設計師們個個以他馬首是瞻,他的作品在市場上更被競相模仿。
「基於『內衣王子』的蓋世才貌,玉樹臨風又善於天花亂墜的本能,就不難發現為何有一堆女人喜歡圍著他團團轉、問東問西了。」
「老婆,千萬不要和他走太近。」商澤岩忍不住提點她。「不過他確實有出眾的才華和品味,對流行趨勢一向有著與生俱來的敏銳。」
「歐大哥,你最近有設計新的內衣款式嗎?」
現場除了商澤岩的老婆和女兒,只要是母的大多圍繞著歐宸朗詢問,因為他一笑起來,兩眼就散發百萬伏特的電力,聲線低沉而悅耳,白牙閃亮得足以魅惑女人自動向他靠過來,他的魅力絕對不輸給當紅的偶像明星。
「當然,真愛公主系列,華麗炫目,很適合年輕又能展現性感的妳們。」
「我也想去買一款真愛公主系列,你可以推薦一下適合我的顏色嗎?」其中一位小姐繼續問道。
「哦,我當然很樂意。」歐宸朗的視線很自然放在她的膚色和胸型上。「土耳其藍性感、粉紅色嬌俏、紫羅蘭神祕,這三款顏色都很適合妳,歡迎妳到我們的門市去試穿……」
看似玩世不恭的他,其實有顆聰明洞悉女性的腦袋。
「歐先生,貴公司有沒有量身訂做的調整型內衣?」年紀稍長、胸部特別突出的貴婦,她是商澤岩的姑姑,因為不想被冷落,繼而提出問題。
「當然有,姑姑,歡迎到我們派翠絲內衣公司去諮詢,看妳喜歡什麼樣的款式,我會請專人為姑姑量好尺寸,訂做一件最特別的調整型內衣。」他對她俏皮的眨眨眼,絕不會因為年輕女人而冷落了中年的姑姑。
「與眾不同的款式嗎?」姑姑聽了好興奮,兩眼綻亮,充滿期待。
「當然,而且兼顧性感和舒適。」他點頭拿著名片給姑姑,咧唇一笑,燦燦白牙更是電死一群女人。
「價格一定也不便宜吧!」
當大家陶醉在他的魅惑笑容中,突然有人發出理智的聲音。
是誰在說話?歐宸朗的視線越過一群被電得麻酥酥的女人,看見了一個漂亮的女孩距他約三步之外,她蓄著一頭俏麗有型的短髮,穿著白色襯衫、墨綠色的七分褲,看起來輕鬆簡單悠閒,風格清新卻不掩時尚雅痞。
她獨自坐在草皮上,手持著酒杯,自在而不受拘束的品嚐著雞尾酒。說話時,思路清晰卻又耐人尋味,那一對炯亮的明眸在顧盼間靈動慧黠,但目光絕不在他身上轉,這樣不把他放在眼裡的特立獨行,很快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Ladies,投資一件好的內衣,就像投資妳們的愛情和婚姻一樣重要。」歐宸朗莞爾一笑,很快的打了一記回馬槍,再度拉回眾女人的注意力。
「嗯,歐大哥說的有道理。」
「對!錢,可以再賺,但,愛情稍縱即逝啊!」女人們點頭如搗蒜,她們目光崇拜的看著歐宸朗,認同他的說法。
「女人可以無辜,但不可以無知。」端著雞尾酒的女孩則是揚唇輕笑著。
「蛤?」女人們不解,紛紛回頭。
「愛情和婚姻如果可以光靠性感的內衣來維繫,這世上又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怨偶呢?」
她一說完,女人們個個表情錯愕呆滯,不知道該說她雞婆,還是該說她夠理性,大家愣了一下後,為了不想被當做是無知的女人,連忙轉移話題。
「歐大哥,我們去吃烤肉吧!」
「對呀對呀,看起來有不少好吃的呢!」
一向懂得善用才華和手腕的歐宸朗,總是令所有女人對他服服貼貼,陷入夢幻愛情的憧憬之中,現在他感覺到自己遇到對手了。
他回到商澤岩身邊,打探到了女孩是顏亞霏的高中學妹,於是手持著酒杯,走到這女孩的身旁。
「我是商澤岩的好朋友,我姓歐,妳看起來很眼熟,我們是不是見過面?」
「沒有。」她聳聳肩,肯定的睨他一眼。「你是商大哥的好朋友?」
「嗯,我是歐宸朗,聽說妳是大嫂的學妹,我們可以做個朋友嗎?」他的眼神朝她放電,他一向自豪的笑容正緩緩揚起,魅惑人心的白牙閃閃發亮,足以迷倒眾生。
「我對發情動物沒有興趣!」她冷冷的說著。
「發情動物?!」歐宸朗僵如雕像,笑容當場凝結,俊朗的雙眉擠在一起。
踢到鐵板了!
頭一回有女人無視於他的男性魅力,還直言無諱的叫他—— 發情動物!
難道在她眼中,他就是那種色迷迷、油膩膩的花花公子嗎?這女孩還真是不給他這種帥氣不羈的紳士留點顏面。「我猜妳的年紀還很小吧?」
她挑眉一笑。「你是說我涉世未深、不夠成熟,看不懂你靠交際應酬在把妹嗎?」
「呵呵……」歐宸朗突然朗聲大笑,心中卻大叫,哇靠,這女孩不是普通的嗆!外表看似清純嬌媚,說話其實有夠犀利毒舌的。
好,很好!
想他歐宸朗的條件和才華,對他芳心暗許的女人不在少數,用過都嘛說讚,怎麼今天就遇到這無預警就會伸出爪子,完全不受他男性魅力所動搖的小悍貓?!
不過這樣的女孩,已經令他全身腎上腺素快速分泌激增,完全激起了他的挑戰慾和興趣了!
他屈膝,和她並肩而坐,試著想和她聊聊,繼而拉近彼此的距離,改變她對自己的印象。
「我喜歡妳的心直口快,不過,妳一定對我有所誤解了,畢竟內衣是女人貼身之物,而身為內衣設計師和女人成為好朋友,這是必然的。」
「是這樣嗎?」
「當然,身為設計師不能只懂布料的組合、也不能只跟頂針、剪刀、皮尺相處,一定要透析女人的心,探知女人真正的需要,才能創造出優質的內在美。」
「喔,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男人做內衣設計師,只是想佔女人便宜。」她直接點出重點。
「No!內衣設計是一種藝術,與人相處也是一門藝術,我在紐約設計學院時,就曾經和政商界夫人和女星相處過,為她們服務是我的榮幸,看她們展現自信,也令我感到快樂,這份職業讓我交到不少知心朋友。」
「看來你是對女人下了不少工夫……」
歐宸朗笑著。她總算認同他了。
畢竟是個年輕女孩,總有浪漫夢幻的一面吧,過不了多久,小貓咪就會收起爪子,乖乖被馴服了,很快地,他們也可以成為好朋友了!
「你很擅長對女人灌迷湯吧?」她反問他,眼神閃現俏皮黠光。
「呃……呵呵!」有趣!他眼中閃現興味。遇到狠角色,不過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一定要征服她。「女人天性就比男人細膩浪漫,有時滿足女人的浪漫很重要。」
「哦。」
「也許妳覺得內衣不重要,但是內衣要陪女人一輩子,有些女人穿了一輩子的貼身衣物,卻感覺不到舒適自在或者展現不出自信,多可惜!」
「你所謂的展現自信不就是擠奶嗎?」
「呃……」這女孩直白犀利的段數太高明了,他笑了笑,接著說,「不全然是,妳算過自己穿過多少內衣嗎?妳有想過內衣能製造幸福的氛圍嗎?」
「我對這方面沒有研究。」她聳聳肩,喝完最後一口雞尾酒。
「OK!妳會穿內衣嗎?」歐宸朗忍不住問。
「穿內衣有什麼難的?」她反問他,內衣她都已經穿十幾年有了吧,怎麼還要一個男人教嗎?
「是不難,不過,很多女生穿了許多年卻沒有穿對,不正確的穿法會造成胸部鬆垮並且不舒服,想要穿得舒適又不滑動,一定要注意幾個細節,第一,妳的身體得向前傾斜四十五度,第二,把旁邊的包覆進去線條才會漂亮……」他邊講邊做著示範。
「旁邊的什麼?哪裡?」
「這裡……啊嗚!」見她無動於衷,似聽不懂他的解釋,他右臂一伸,修長指間觸及她腋下的副乳,下一秒,他的右手手指被反折,痛得他快飆淚,右眼在猝不及防間則被一記速如火影、重如鉛塊的拳頭打得眼冒金星,哀聲連連。
「竟敢吃我豆腐!」女孩起身,摩擦著出手的拳頭。
「寃枉啊!」他只是好意教她穿內衣罷了,怎知道她沒有領受他的好意,居然送他一記黑輪眼。
生平第一次對女人做出曖昧舉動卻慘遭女人攻擊,他對這女人絕對印象深刻了,到底她的名字叫什麼來著……


兩年多後。
一間日式溫泉旅館,立在依山傍水的東臺灣。
由斑駁的木頭可以看出旅館有了歷史的痕跡,這棟旅館約有三十年了,是由一位受過日本教育的老爺爺歐太郎所經營。
莫芸愋一走進兩層樓高的溫泉旅館裡,就能夠聞到檜木建築的香氣,沿著走廊可以看見左側的草皮種植著松柏,這些植栽都是由她父親莫之成照料。
父親從年輕開始就在這裡工作,做事態度認真,心思又細膩,所以老闆非常器重他、栽培他,最後才能成為溫泉旅館的總管。
「總管,莫小姐來了。」管房務的人通報。
「芸愋,妳回來了。」莫之成走了出來,一見女兒,滿臉綻出笑容。
「是,爸,好久不見了,我好想你。」莫芸愋快步衝上前,緊緊抱住父親。
「呵呵……去了巴黎喝了洋墨水後果然不一樣,妳比以前要熱情多了,我都快認不出妳來了。」連服裝的顏色款式也時尚許多。
「我還帶了伴手禮給大家喔,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聊。」
「好好,先去見爺爺,爺爺要見妳。」莫之成對女兒說著。
「好,我知道了。」
「等等!他咳得兇,先把這壺溫茶送進去吧。」莫之成細心的把茶壺遞給女兒。
「好。」莫芸愋接過手。
她走到二樓盡頭的和室房門前,輕敲兩聲。
「請進。」
門內傳出一陣熟悉沙啞的聲音,她才拉開和室的門。
「妳回來了!小愋。」年邁的爺爺,兩鬢斑白,他穿著和服,身體看來虛弱,但背脊仍坐得直挺挺的,神情掩不住倔傲。
「是,爺爺,兩年不見,你過得可好?」她走入和室內,將茶水放在桌上。
「一點都不好!」歐太郎滿臉憔悴,他患了高血壓,身體一直不是很好,只能長期吃藥控制病情。
莫芸愋理解爺爺的心情,不只是身體受病痛折磨,最教他擔心的是旅館無人接班。「爺爺,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啊,喝點茶吧。」她為他倒上一杯溫茶。
「我的身體就像這個有歷史的溫泉旅館一樣,不堪負荷,不知道什麼時候說垮就垮了。」
「不會的,爺爺,我跟爸爸會守住承諾,守護旅館,也會照顧你的身體,你一定要相信我們。」
歐老爺爺雖然是個觀念保守又傳統的老人家,他一心期望經營三十年的旅館可以繼續經營下去,可惜兒子和媳婦早逝,他把接班的希望全都放在唯一的孫子歐宸朗身上。
小時候的宸朗總說要幫忙經營旅館,長大後說要學設計,他很高興送孫子去美國讀書,期待他學成後可以重新裝潢溫泉旅館,回臺後的他,的確成了一位知名的設計師,可沒想到他學的是專門設計女人的內衣褲,這不入流的職業……成何體統!差點把他氣炸了!
枉費花了他那麼多錢,居然不是要為了經營旅館而學習,就在他學成歸國的那晚,爺孫倆起了衝突。
歐太郎還因此說了氣話,要他放棄內衣設計回來接手經營,否則就此斷絕爺孫關係,從此,歐宸朗離開了溫泉旅館、離開了他,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這對他來說,多麼的痛啊!
宸朗是他唯一的孫子、唯一的希望呀,他居然不留情面,說走就走了。
他已經不只一次後悔說出斷絕關係的話,他已經七十六了,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健朗,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他是真的希望寶貝孫子可以回來啊!
「聽說妳在法國參加內衣比賽,法國和義大利知名品牌的設計師被妳打得落花流水,妳抱回巴黎內衣設計大獎。」這件捷報傳回臺灣後,歐太郎高興極了,這孩子果然不負他望!
「是啊,我說過不會讓爺爺失望的。」莫芸愋一向不忍心看爺爺難受的。
她母親早逝,而她的父親三十年來一直都在爺爺的旅館工作,她是靠著父親的薪俸完成學業、長大成人,有一次父親生了一場重病,差點就撒手歸去,是爺爺出錢治好他的病,爺爺看似嚴謹傳統,但私下是個惜才重情之人,這些年來,若不是爺爺對他們父女悉心照顧,說不定她早就成了孤兒了。
「我是從小看著妳長大的,知道妳聰明機靈、手藝又巧,一點就通,什麼東西讓妳一學就上手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雖然表面上和宸朗斷絕了爺孫關係,但實際上,他還是非常關切孫子的動向,總是暗地派人去打探他的消息,也知道他浪漫不羈、縱情於花叢中的習性,於是,他有了想法,芸愋就成了他喚回孫子的一張王牌了。
沒錯,芸愋長得靈氣,從小就聰明,他栽培她到巴黎去學設計,目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將孫子召喚回來。
依她的聰明才智,短短一年的時間便學藝有成,兩年就拿下新人大獎,還造就了華人之光,對爺爺來說不只是高興而已,甚至已經成功一半了。
他一向相信她的聰明才智。
「爺爺,接下來你希望我怎麼做?」
「直接去找他吧!」歐太郎拉出抽屜裡的一份文件,遞給了她。「他們公司最近正在招募設計師,我相信依妳的聰慧才華,要被錄取絕非難事。」
她抽出資料,看了看說。「是,我一定盡力而為。」
其實去巴黎之前,她就已經見過歐宸朗了。
當時,她並不知道浪蕩不羈的歐宸朗就是爺爺的孫子,不小心還狠揍了他一拳。豈知當天一回到宜蘭,爺爺突然派了一項任務給她,要她去巴黎學設計,還拿了歐宸朗的照片給她,她一看,差點沒尖叫出聲。
不能拒絕,她在心底這樣告訴自己,因為爺爺是父親的救命恩人,儘管她不欣賞歐宸朗浪蕩放縱的生活態度,但她還是以感恩爺爺的心去學習設計,接受這項任務。
不知道任務能不能成功,但她知道,她必須盡力。



莫芸愋寄出履歷和作品後,很快就收到通知,來到「派翠絲內衣美學公司」接受面試。
進入公司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時尚鮮明的裝潢,進入玄關後,有一位祕書正領著她進入會議室。
會議室裡,除了她,還有兩位女性面試者,一位穿著打扮光鮮時尚,刻意突顯自己的內在美,另一位看起來非常年輕,是個青春優雅的女孩。
「請坐,總監很快就來了。」工作人員向她說著。
「謝謝。」莫芸愋點了點頭。
她注意到會議室的兩旁設有玻璃櫥櫃,裡面陳設著各式樣品,有幾何圖案、糖果色系、典雅蕾絲的內衣、睡衣、家居服,都是時下最流行的內睡衣款式……
眾所皆知,「派翠絲」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型內衣公司,歐宸朗能夠成為設計總監,想必他靠的也不只是才華,必須經過市場嚴酷的考驗,才能領導派翠絲走到領導品牌的地位。
看來他的工作態度非常積極,不若私下的輕浮浪蕩。
根據爺爺私下派人觀察的結果,這些日子以來,歐宸朗的身邊還是不乏女人圍繞,漂亮而且不同,因為從未間斷這樣的樂趣和需要,她猜,他可能早就忘了她了吧!
是啊!他最好忘了她,以免記恨在心,把她刷下來,不給她錄取的機會,那就不妙了。
而且她今天特地把頭髮挽起,穿著設計典雅的針織衫,下身搭著一件灰色的軟料長褲,走的是輕鬆中又帶點優雅浪漫的熟女風格。
她還在心中祈禱著,就聽咔的一聲,有人開了門進來。
「各位好。」他熟悉悅耳的聲音響起。
「是,總監您好。」她跟兩個女人起身,先是對他一鞠躬。
歐宸朗露出俊魅無敵的招牌笑容,很快的掃視她們。
當他的目光一看到那張熟悉的五官,黑白分明大眼裡閃著俏皮和慧黠,他的心裡瞬間打了突,驚訝的愣在當場。
他想確認自己有沒有看錯,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記憶猶新啊!她是……兩年前在澤岩的別墅前,曾經送他一拳,當場使他變成「熊貓男」的兇手嗎?
太好了!他在心裡高興的想著。
他曾經打聽過她的消息,聽說她出國深造,沒想到兩年後她竟然是以應徵設計師的身分再次出現?意外又詭異!
他抑下心中的驚奇和疑惑,不動聲色的說,「坐吧!各位小姐,隨興一點。」
三位應徵者隔著一張會議桌坐了下來,與歐宸朗面對面。
「我們公司所設計的內衣款式,各位還喜歡嗎?」見她們剛剛在看展示的樣品,歐宸朗忍不住提問。
「是,我非常喜歡,我是因為崇拜設計大師的作品,想要追隨您的腳步才來應徵的。」說完,爆乳朱小姐眼神崇拜的盯著歐宸朗看,擺明把他當偶像。
他點頭微笑,設計者心中都有個學習對象,這點他是可以理解的。
「就像我將廢除女人束腰、解放身體自由的COCO香奈兒小姐當成學習的對象一樣。」說完,他對著年輕的女孩問,「那麼陳小姐呢?」
「是,歐總監,我一向對內衣設計有一股強烈的熱情,我在美國也學過服裝設計,我很嚮往成為內衣設計師,發揮所學和專長,才會想到高知名度的派翠絲工作。」年輕女孩陳韻璇邊說,眼底則如裝一斗星星,閃閃發亮。
「好。」
歐宸朗看得出她對設計師有著浪漫憧憬,他笑了笑,幾乎已經可以確定兩位應徵者的動機。
「那麼莫小姐呢?妳為什麼會來應徵,對於我們公司的產品有什麼想法呢?」他的黑眸深深凝視著她,特別想知道她的想法。
「派翠絲的內衣看起來雖然多樣化,也走在時代尖端,不過還是有些地方稍稍不足,有些可惜了……」
兩位應徵者驚訝的愣看著她,嘴巴張得大大的。
她好大的膽子!居然用惋惜的口吻批評歐宸朗設計大師團隊所設計出來的東西?!
好樣的!歐宸朗緊瞅著她。
莫芸愋不同於另外兩名應徵者,五官清妍的臉龐上透著慧黠之光,從她的眼睛凝視他時所流露出不輕易妥協的堅定,他可以想像她似乎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切面在解讀他所設計的心血。
很有趣的女孩!
這令一向只接受掌聲的他,在心中吹著口哨,不自禁揚起笑意。
雖然她的外型有了些微的改變,但一樣的是,她仍是第一個敢挑戰他歐宸朗的女人。
「莫小姐,不知道妳的能力是不是跟妳的膽識一樣好?」
「總監試用就會知道了。」
「呵呵!」他笑了笑。
她真有趣,眼角微瞇時就像隻友善可愛、會向人撒嬌的貓咪,但只要一個不留神,就可能被她的爪子給抓傷。
她是一隻既迷人又危險的貓咪,但對於馴服貓咪,他卻特別感興趣!
歐宸朗挑了挑眉,眼含笑意。「妳是來改造我們公司的嗎?」
「對不起,我不是因為歐總監才來公司應徵設計師,我對內衣設計也稱不上熱忱,但是,我對女人的『向上發展』,特別感興趣。」她的眼神熠熠,充滿自信。
「很好,我們有志一同,我也希望如果妳錄取了,能使本公司的銷售業績繼續『向上發展』,不過前提是得先通過考驗才行。」他朝她眨了眨眼睛。
朱小姐瞪著莫芸愋,心想她只會耍嘴皮子佔用時間和總監對話,說不定根本沒有能力。
歐宸朗收起笑容,嚴肅的對她們宣布。「今天,我們只能留下一位設計師,所以我將對妳們進行一些測試……」他按下對講機喚著助理。「Vicky,請進來。」
助理拿了三份畫紙和筆進來,放在應試者的面前。
「考題是,等一下有三位不同族群的女性會來我們公司進行投票,一位是二十二歲的上班族、一位是三十歲的女強人,另一位是四十二歲的貴婦,我想請三位幫我畫出一款內衣,供三位不同年齡層的女性來做選擇。」歐宸朗說明錄取原因。「我給各位三十分鐘的時間,只要獲得最多票數的人,就能留下來。」
「是!」三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三個人陷入沉思,不一會兒,兩人已經開始畫圖,並在陳列在旁的面料上觸摸做選擇,只有莫芸愋還盯著紙張發呆。
二十五分鐘過去了,其他兩位的圖都畫好了,塗上色彩,並標上應該運用的素材和面料,紛紛交給歐宸朗看。
歐宸朗見莫芸愋只畫了一款素面的內衣,沒有裝飾、沒有上色,也沒有標上面料就停筆不動了,他看著等著,心裡莫名為她緊張,不知道她到底在蘑菇什麼?
最後他終於忍不住了,「莫小姐……」
「嗯。」
「妳的圖呢?」
「還在我的腦海裡。」
「那麼可以……讓它成型了嗎?」
莫芸愋這才開始低頭畫圖,很快的,紙上躍出了一件半罩式的胸罩,罩杯邊緣勾勒不規則的花朵,再綴上質感優雅的銀白珍珠,配上高脇邊、V字線條,造型簡單卻能突顯女性的胸型。
她專注而用心的標上材質、面料和顏色,短短五分鐘的時間,很快地將設計的畫作交給了他。
「好,那麼我將畫作送了出去,各位,請跟我來。」
不知道她的作品會不會受到青睞?
因為光是看平面畫作,對她來說相當不利,她認為構思設計的時間遠比下筆畫圖要來得重要。
投票時,她沒有獲得高分。
「朱小姐獲得兩票……」歐宸朗宣布著。
「謝謝各位的支持。」她開心的向大家一鞠躬。
莫芸愋只獲得一票,原因是在場的女性都覺得朱小姐畫的那款浪漫紫的蕾絲胸罩上繡著玫瑰花朵,看起來既性感又華麗,而且有明顯托高的作用,所以她獲得了兩票。
至於陳韻璇出了奇招,在翡翠綠的透明薄紗上,綴點著金色的蝴蝶圖案,看起來性感又帶著夢幻,但卻沒有獲得半票。
即便如此,只獲得一票的莫芸愋並沒有勝算,她問自己,難道她這樣就要棄械投降了嗎?
她深吸一口氣,絕不能就這樣離開派翠絲,她必須想辦法留在歐宸朗身邊才行,否則她怎麼向爺爺交代呢?
「等等!總監。」莫芸愋開口。
「怎麼了?」歐宸朗問。
「總監,我認為內衣必須試穿才能知道是否舒適、適合消費者才對。」她突然這麼說道。
她一提,陳韻璇立刻呼應。「對啊,沒有試穿,怎麼準呢?」
朱小姐不高興地斜睞莫芸愋說,「這不是妳個人可以決定的,請尊重總監的測試和規定,好嗎?」
莫芸愋看向歐宸朗,他也正看著她,表情似笑非笑的,不知道在思索什麼,好似在以考驗她的耐心為樂。
第2章
就在兩人大眼瞪小眼時,臺下的人終於發出聲音了—— 
「我覺得莫小姐說的有道理,我買內衣絕不會只是看模特兒穿得好看就衝動的買下來。」女強人,也就是投莫芸愋一票的人,也贊同她的說法。
「沒錯,我曾經挑過一件外型花色都設計得很漂亮的內衣,可是穿在我身上,卻不見得適合呢!」貴婦也同意。
「應該要試穿才準,要是價格太貴,我也買不起啊!」上班族也覺得不太對勁。
歐宸朗點點頭,並對莫芸愋刮目相看,看來她個性不服輸,也非常積極想進來公司。
「各位稍安勿躁,我了解內衣的材質、顏色、舒適度和價格都是決定美女們消費的主因,所以一共有三個階段的投票,我們現在進行的只是第一階段的投票,現在就請打版師和裁縫師幫忙,立刻讓大家再做一次投票表決。」
一個小時後,三款內衣已經依圖面設計,交由工作人員車工製好,穿在人臺上,以供三位消費者試穿。
試穿後的投票結果,莫芸愋獲得兩票、陳韻璇獲得一票,朱小姐則沒有得票。
「果然試穿後,獲得了不一樣的結果。」歐宸朗發現莫芸愋非常不簡單,原來剛才她蘑菇這麼久,就是將這三種族群的穿著和需求,都列入考量做分析。
她選擇的是公司裡輕透薄、彈性力佳,又能集中胸圍的材質,使得她們穿起來舒適沒有負擔,卻又能達到UP的效果。
目前,朱小姐還是維持兩票,陳小姐得了一票,莫芸愋暫時領先得了三票。
站在莫芸愋旁邊的朱小姐可不服輸了,她撇撇嘴,態度傲慢。「哼!妳也不過運氣好,亂槍打鳥,選中了派翠絲公司裡最好穿的材質。」
「好說,我在巴黎可不是鬼混畢業的。」她白天上課,晚上在布料公司打工,長達半年的時間,可是摸熟了各種布料和價格。
「了不起。」陳韻璇反而對她豎起大拇指。
朱小姐只想比中指,可惜來不及,因為歐宸朗又繼續說道—— 
「我想,現在還不是勝負關鍵的結果,我剛剛請公司的財務長精算布料和車工,再標上合理的售價,小姐們才會選擇出心中最理想的內衣吧!」
「當然,歐總監。」臺下的人非常同意。
一分鐘後,助理上臺,一一在人臺標上價格後,臺下的三位消費者心中有了答案,她們笑了笑,紛紛上臺投票了。
很快的,答案揭曉了。
朱小姐拿到一票,因為她的價格最高,現場只有貴婦願意掏錢買一件,她說特殊場合穿,平常不會穿。
價格次高的是年輕的陳小姐,但由於她的內衣穿來舒適度不及莫芸愋,而沒有獲得票。
最後則是莫芸愋,她又得了兩票。
因為她掌握到致勝的關鍵,內衣就是要舒適好穿、美觀輕巧、托高集中、價格便宜,完全掌握到臺灣消費者的心態。
「最後結果出爐了,朱小姐總共得到三票、陳小姐一票,而莫芸愋獲得了五票,恭喜莫芸愋獲得最高票。」助理唱票。
臺下響起掌聲。
「恭喜莫小姐,錄取為本公司的設計師。」歐宸朗親自宣布,並上前跟她握手。
他的手好大、好溫暖,莫芸愋感覺被他握住的一瞬間,一陣電流自她手心竄流至她的體內,傳至了心臟,使她微微一顫。
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是愣看著俊美無儔的他。
這一看更慘,莫名令她雙頰發熱、臉頰緋紅,這種不正常的反應,使她趕緊掙脫他的手,避免這種異樣感爬上心頭,只能有些尷尬又羞窘地道:「謝謝。」
「歡迎加入我們的團隊,妳已經通過了考驗,未來一定會是個優秀的設計師。」歐宸朗給予她正面的讚美,同時也捕捉到她臉上羞怯的緋紅,某種征服的快感,使他眼中含著笑意。
她果然是個獨特的女人,雖然看似倔傲,卻仍帶著一絲小女人的心思,且她的才華不容小覷,他已經證明了她的能力卓越,觀察力和分析力也很突出,不是單憑運氣的。
女強人和上班族聞言,也起身表示贊同—— 
「是啊,我很喜歡她的設計,有質感、有內涵,這款內衣要是有上市,我一定會買的。」
「我也是。」
「謝謝!」莫芸愋收斂心神,綻顏一笑。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得到的票是貴婦的票,她一次買的量就比一般人多很多了。」朱小姐不甘心的低喃著,最後被助理請了出去。
「加油!我也支持妳。」陳韻璇甘拜下風,「我會再接再厲,下次再來應徵的。」


翌日,莫芸愋來到公司報到,她被助理帶到歐宸朗的辦公室。
「好,把這面料換成萊卡,另外請採購組的成員注意,粉紅和湖水綠,B到C的CUP再增加三千組,對,工廠那邊也要聯絡一下,請他們趕進度,下個月要如期出貨才行……」
他正在講電話,莫芸愋只好先行在沙發區挑了個位子坐下等待。
看來他很忙,一個助手都不夠用。
而且他忙得樂在其中,要他離開這個舞臺,似乎沒那麼容易。
他既要抓住內衣市場的走向,還要管理一個設計團隊,帶領派翠絲立於業界不敗的地位,不但下屬對他心悅臣服,就連頂頭大老闆也要敬他八分。
「抱歉,讓妳久等了。」他終於結束通話,帥氣的來到她身邊。
「不會,總監。」她起身,對他鞠躬。
「助理有帶妳先去公司繞一圈,認識一下環境了嗎?」
「有的。」
「好。」歐宸朗的黑眸盯著她,閃現詭異好奇。「那麼,我們是不是也該重新認識一下彼此?」
「重新認識?!」莫芸愋望著他,心下有不好的預感。
「妳不記得我了嗎?」他揚唇,露出亮亮的白牙,展現所向披靡的男性魅力。
她一怔,背脊微微發熱。
不妙了,他居然還記得她?最奇怪的是,她居然覺得他的笑容很帥氣,看起來像陽光一樣健康閃亮。
很快的,莫芸愋抑下驚訝和心中異常的悸動,表情自在的輕哂。「當然,你是業界赫赫有名的設計師,歐宸朗啊!」
「嗯哼!」歐宸朗收起笑容,深深的看著她。「資料上顯示妳大學讀的是企業管理,畢業後怎麼會想走內衣設計呢?這是完全不相干的領域啊。」他對她特別關注,於是花了一點時間研究過她的資料。
他記得兩年前和她見面時,她還不懂內衣怎麼穿呢,兩年後,他們再度重逢,她居然到派翠絲應徵內衣設計師,還說對女人的「向上發展」有興趣,這一切都教他感到納悶又好奇,理所當然也加深了探索的興趣。
「因為興趣。」她早就做好準備如何應對這些問題了。
但她沒有預料到的是,和他的笑容和電眼一對上,她的呼吸猛地一窒。
「是嗎?」他眼露懷疑,上身欺近她,「不是兩年前,受了某人的薰陶嗎?」
「某人的薰陶?!」她微愣了愣,他高大俊拔的身形一靠近,一種侵略的壓迫感隨即而至,教她心跳快了一拍,本能的往後退。
「是啊,雖然妳面試時說了不是因為崇拜我才來應徵設計師的,但怎麼會這麼巧在我們兩人見面後,妳就去學內衣設計,學成後又剛好投履歷到這間公司,並且積極的爭取錄取機會……種種原因真教我好奇。」
莫芸愋一怔。
本以為他只是個自命風流、到處留情的花美男,沒想到他對她還有著超強記憶力、敏銳的觀察力和偵探般的追蹤能力,他比她想像的要精明多了,不能小覷啊!
等等,他該不會發現什麼不對勁了吧?
她定了定神,告訴自己要冷靜,千萬別讓他套出話而敗露形跡。
緩下不安的情緒,她嘴角微揚,露出甜笑。「總監覺得呢?」
「如果不是因為我無遠弗屆的魅力、一流的設計實力外加幽默浪漫的天性,又怎麼會讓妳甘心求學,甚至追隨到此呢!」歐宸朗樂得朝這個方向分析。
咚!她懸在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下來。
「喔!好吧,老實說,我對服裝設計一直很感興趣,只是去巴黎後才發現內衣設計更有挑戰性,才會轉戰這一塊……回到臺灣,發現派翠絲在設計上雖稍嫌不足,但這兩年來一直居於領導品牌地位,也證明了歐總監是個可以學習的人才,我才會決定來這兒學習。」乾脆將錯就錯了。
嘿!他勾唇得意一笑,還說不是,她總算承認他是個有能力的男人了吧!
悍貓咪,果然與眾不同,她不是那種看到他的外表就會露出仰慕眼神的單純女人,至少她看到了他的內在、他的才華。
他在心中慶幸她不是個膚淺的女人,不過,單單欣賞他的能力還不夠,她應該看見他更多的優點,比如他的俊美、幽默風趣,甚至更深入了解他的「內在」等等之類的。
「好,妳應該沒有忘記兩年前我們在商家別墅發生的事吧?」歐宸朗試圖勾起她的記憶,表情似笑非笑。
他都直指出來,她又怎麼能繼續裝傻呢?「總監的眼力真好,我本來以為您終日忙碌工作,並周旋在『女人堆』裡,早就把我忘了。」
「是啊,我的眼睛也因為妳變得更清亮,妳讓我記憶如此深刻,怎麼可能忘得了?」
那個熊貓眼是他一生最難忘懷的印記了。
因為足足有一個月的時間,他都必須戴著墨鏡上班見客,暫時也不敢去夜店喝酒作樂,只能乖乖待在家裡過著和尚般平淡如水的生活,搞得澤岩和為凡都笑他變成「吃素的熊貓」了。
現在兩人有機會又重逢,肯定是上天眷顧他,曾經錯過的美女又再度來到他面前,等於給他一個機會重新認識彼此。
不知為何,莫芸愋總覺得他的話總是在暗示她曾揍了他一拳,她正快速思索著要如何回應才好,幸好手機突然響了,她向他微點頭示意,得到他的應允,她連忙接起電話。
「喔,佳佳,妳是說明天就要搬了嗎?好,好吧,我知道,今天我會去找房子,不,沒關係,我再想辦法就是了。」
收線後,她收到他關注的眼神。
「怎麼了?妳要找住的地方嗎?」
「喔,是啊,因為我老家在宜蘭,目前來應徵是暫時借住在同學家,她那邊正好要搬家,所以我正在考慮要重新找房子。」
「如果不介意,我家還有個空房間,妳可以暫時住我那兒。」
「這樣好嗎?」男女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她的安全堪慮,「總監都是這樣照顧女人的嗎?」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想這樣問他。
「那是因為妳是商大嫂的學妹,我理當好好照顧妳的,不是嗎?」
莫芸愋陷入沉思,無法立刻答應他,畢竟對方在情場上,是個戰績彪炳的花美男,她實在很怕自己會不小心就被吃了,但話說回來,既然要幫爺爺的忙,她越是親近他、了解他,才有勝算可以完成任務啊!
但,萬一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可以考慮一下嗎?我需要跟家人商量一下。」
「好啊,要是妳願意,晚上就能搬過來住了,隨時可以給我電話。」他期待著。
「好,謝謝總監。」


商家百花齊放的庭園裡,三個男人坐在其間,茶香味瀰漫在空氣中。
「自從澤岩娶妻生子後,我們三人的聚會已經從以前在夜店喝酒的型態,轉變到空氣好的庭園喝老人茶了,還真不習慣啊!」歐宸朗的表情像是在喝苦茶一樣。
「喝酒太傷身,結了婚,當然要修身養性啊!」溫為凡說著。
「你別笑我了,要是真有了讓你動心的對象,你會徹底改邪歸正,愛家、愛老婆小孩的。」商澤岩露出幸福的笑容。
「什麼改邪歸正,沒聽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歐宸朗才不信。
「你這個壞傢伙!」顏亞霏捧著蛋糕茶點,笑咪咪的走了過來,「難道在你心中都沒有一個你覺得特別、可以觸及你的心的女人嗎?」
聞言,歐宸朗的腦袋突然浮起一個女人的影像。「大嫂,聽妳這麼說,我倒想起了一個人。」
「誰啊?」大夥好奇的看著他。
「就是大嫂的學妹啊,她的鐵拳工夫了得,真不是蓋的。」歐宸朗此話一出,引來大夥的大笑。
「喔,芸愋真有能耐,都是兩年多以前的事了,你還能記得她,不簡單。」顏亞霏坐了下來,笑著回憶當時情景。
「她的能力也很強,她最近應徵我們公司的設計師,已經錄取了。」歐宸朗說著。
「是嗎?芸愋一回國就去你那兒應徵了?!」顏亞霏驚訝不已。「不過她在學校是出了名的聰明,她學什麼都很快,她之前就是跆拳道社團的,她可是每年代表學校參賽,都會抱獎回來的黑帶高手,我們都覺得她有參加奧運的實力呢!」
「她跆拳道那麼厲害,怎麼會去學內衣設計呢?」商澤岩忍不住提出疑問。
「還用說嗎?當然是因為我的才貌出眾吸引了她。」歐宸朗喜孜孜的伸出拇指和食指,在下巴比出帥氣的姿勢。
「她應該只是忘了戴眼鏡吧。」商澤岩吐他槽。
「如果宸朗能記得她,表示她一定有過人之處。」溫為凡分析著。
「對不起,宸朗,你異性緣太好,太不可靠,大學時代,她交的男朋友要不就是可靠老實,或是冷靜內斂型,跟你……完全不同。我只能說依我對學妹的了解,你不是她的菜。」顏亞霏端起茶杯啜飲一口,說出了肺腑之言。
「嫂子,如果她喜歡的是妳說的那種男人,為何現在還單身呢?況且她現在正在為找房子的事傷腦筋呢,也沒聽說有男朋友幫忙,所以基於她是大嫂的學妹,我發揮友愛和同事愛,主動提供我家一個舒適的空房間給她……」歐宸朗笑呵呵的把她當自己人,樂意幫她的忙。
「啊?」商澤岩睜大眼睛,溫為凡停下喝茶的動作,顏亞霏倒抽一口氣,三人異口同聲問道:「她答應了嗎?」
「沒有,她說要考慮……」
大夥鬆了一口氣,旋即笑了笑。
「這個女生絕非平庸之輩。」溫為凡這才放心的喝了茶。
「是啊,她真的很聰明,懂得拒絕花花公子的要求。」商澤岩表示讚許。
顏亞霏點頭笑著。「宸朗,你魅力失效了。」
「唉,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歐宸朗見好友和大嫂不挺他,立刻反駁。
「那是……」顏亞霏好笑的問。
「我猜她是因為擔心被我的魅力所迷惑,才會陷入天人交戰,說要考慮。」
「我猜,應該是不想太直接拒絕你,而給主管一個臺階下吧!」這次換溫為凡吐他糟。
「她並沒有拒絕我啊,我說了只要她願意,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的。」
歐宸朗才一說完,手機就響了。
「等等……」他從牛皮包裡取出手機,看見一組已經背起來的電話號碼,他喜笑顏開,好像中了樂透彩一樣的高興。「噓—— 是她打來的!」
大家驚訝的噤口,存疑的盯著他,屏息以待的聽著。
「我是歐宸朗,是芸愋嗎?可以過來住嗎?好,我這邊當然沒問題,需要幫忙嗎?那麼給我住址吧,我現在可以過去載妳。」
三人一愣,面面相覷,顏亞霏立刻遞給歐宸朗紙筆,讓他記下地址。
他笑咪咪的收線,得意地掃視眼前三人一圈,把抄下來的地址撕下後塞在口袋裡。
顏亞霏關心的問,「芸愋真的決定搬去你家住了嗎?」
「事實證明,我真的沒有說謊吧。」歐宸朗開心的起身。
難道芸愋是真的崇拜宸朗嗎?顏亞霏有點擔心。
「兄弟、大嫂,失陪了,芸愋在等我,我先去找她了。」歐宸朗一秒也不再逗留,和大家道再見,急著開車去接人了。
「等等!宸朗,我陪你去。」顏亞霏突然叫住他。
「算了,老婆,妳去當電燈泡做什麼?」商澤岩拉住老婆的手,拒絕她的雞婆。
「啊,電燈泡?」她怔了怔,這才稍稍意會老公的意思,連忙又轉頭對歐宸朗大喊,「喂,宸朗,你不准對她亂來喔!」
「大嫂,我怎麼敢啊,別忘了,她是跆拳道黑帶高手。」
他本身已經有被KO的紀錄,怎麼敢對她輕舉妄動啊!
「我們該擔心的是宸朗才對。」溫為凡笑著提醒。
「也是,諒他不敢對她怎麼樣啦!」顏亞霏這才卸下擔憂,笑了起來。


歐宸朗幫莫芸愋提行李,進入他住的智慧型住宅大廈,然後搭乘電梯來到他的住所,一進門就帶她參觀已整理好的客房。
「喜歡這個房間嗎?」他問。
「嗯。好乾淨,傢俱也一應俱全。」她東瞧西看,觀察著這擁有四房兩廳的大空間,客廳有白色沙發、藍色的窗簾、白色的牆、藍色的地毯,就像走進地中海度假別墅,時尚雅致。
他的主臥房隔壁是他的書房兼工作室,還有一間是他個人專屬的健身房,至於她的房間就在他對門的客房。
房間裡貼有蘋果綠的壁紙,地面鋪著一張白色地毯,有張柔軟的大床,牆上還掛著幾何的藝術圖案,房間乾淨整齊,看來,他是極愛乾淨的人。
「喜歡就好,妳可以先洗個澡,毛巾我已經幫妳準備好放在浴室裡了。」
「好,謝謝。」
「我剛剛去接妳之前,已經先告訴過大嫂,妳會住在我這裡。」歐宸朗跟她報備。
「學姊嗎?糟,我都忘了跟她聯繫了。」莫芸愋這才突然想到。
「沒關係,以後可以常常叫他們過來跟我們一起聚會了。」
「我們?!」怎麼他的說法感覺他們像一對情侶?她不禁覺得有點奇怪。
「是啊,喔,說我們比較方便,對了,妳還沒吃晚餐吧?我去幫妳準備義大利麵,妳喜歡白醬、青醬還是紅醬呢?」他的表情興奮,非常熱情,笑容流露大男孩的氣息,教人百看不厭。
「青醬。」莫芸愋直覺反應。
「好,那麼妳先洗澡吧,洗好就可以來吃了。」
「嗯,謝謝你,總監,你人真好。」
「哪裡的話,對妳好也是應該的。」
對妳好也是應該的!這句話令她的身體像棉花被風吹起,莫名的輕飄飄了起來,可是下一秒她馬上就墜回地面,忍不住暗罵自己,拜託,胡思亂想什麼?他對女人本來就很會灌迷湯的,別亂想,好嗎?況且她會來和他同住,也是爺爺的希望和指示。
爺爺說了,不准歐宸朗跟其他女人廝混、縱慾過度,繼而迷惑了他的心志而忘了重返家鄉接棒的正途,她就是要代替爺爺就近看管他、監視他。
沐浴後,她頭上包著毛巾、穿著浴袍走了出來,這時房間傳來敲門聲。
「芸愋,吃麵了,我已經煮好了。」歐宸朗在房門外喚著。
「好。」她來到門前應道,門一打開,就聞到香味四溢的羅勒青醬氣息,口中快速分泌唾液。
「快點,麵冷掉不好吃喔。」
「嗯,馬上來。」肚子真的很餓,她實在顧不了其他,忘了自己這身打扮似乎不太適宜,快步來到餐廳就座。「好香。」
「確實很香。」他的鼻子如狗一樣敏銳,聞到了麵條之外的女人香,分析出那是屬於她沐浴後的香氣。
她用毛巾包著頭髮,露出的頸項如白玉般,白皙柔美,耳邊的髮絲因為水珠隨著髮梢滴至她的性感鎖骨,滑至她浴袍裡柔嫩而起伏的胸脯……他真羨慕那顆在她身上溜滑梯的水珠啊!
「這麵看起來很可口。」
歐宸朗看著她豐盈的唇瓣,黑眸閃耀欣賞的光芒。「是很可口。」
「哇,還加了蝦子和花枝,超像名廚的菜,我開動了喔!」麵條裹著青醬的香氣,上面綴著新鮮的羅勒葉,莫芸愋拿起叉子,不客氣的吃起蝦子。
「好吃嗎?」他移開目光,甩去不該有的遐想問著。
「嗯,好吃。我以為總監只會設計內衣,沒想到還會煮麵呢。」她又叉起一隻蝦子吃掉,再捲了一口麵,送入口中,不自覺流露出滿足的笑容。
「小CASE,我的好朋友為凡教我的,不是太難的。」
他從沒見她這樣笑過,表情出罕見的女孩嬌氣,心中大樂,她一定很喜歡吃他煮的蝦子,看她一直吃蝦子,他一高興,還把自己盤子裡的蝦子全都給了她。
「你不吃蝦子嗎?」她好奇。
「看妳吃得滿足,我也跟著開心了。」她看起來比麵條更可口呢!
「那我不客氣嘍!」忙碌了一整天,她真的太餓了。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歐宸朗也覺得超有成就感的,他邊吃,眼睛無法控制的往她瞄去。穿著白色浴袍的她,肩膀纖細,骨架嬌小,但從他這個高度俯視而下,視野極美,低V領口下,雙丘豐腴渾圓,若隱若現,性感唯美,教人移不開目光……
「你在看哪裡?」她把盤裡的麵吃完後,一抬頭就發現他的目光不懷好意的亂看,連忙抓緊衣襟,也才意識到自己實在太沒有防備了,居然穿成這樣出現在他面前,不禁有些氣惱。
「呃……沒有。」聽出她的聲音有著警告意味,他速速收回視線,沒忘記上次是怎麼被扁的,如果不想被過肩摔,應該要管好自己的眼睛才是。
「謝謝你的招待,麵真好吃,我去換個衣服,待會兒出來洗碗。」莫芸愋快速起身要回房。
「等等。」歐宸朗突然喊住她。
「怎麼了?」
「妳的嘴角有……東西。」他抽出一張面紙,遞給了她。
她接過手,擦左邊嘴角。
「是另一邊。」
「還有嗎?」
她擦了右邊,但下巴還有殘留的醬汁。
他笑了笑,忍不住伸手,以拇指抹去了她下巴的醬汁。「這裡……」
他粗粗的指腹撫過她柔嫩的下巴,短暫肌膚的接觸使她微怔,那美好的觸感教她耳根發熱,心跳又莫名加快起來。
「啊!對不起……」一看到她怔望著他的眼睛,他警覺到自己的手停留在她下巴太久了,倏地急急收回。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我……沒有吃妳豆腐的意思。」他只是情不自禁。
「不怪你,我先去換衣服。」看他道歉的滑稽表情,她的嘴角反而四十五度輕揚。
「……好。」如獲大赦的他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愣了下,差點跪下來謝主隆恩,咦,這次她居然大發慈悲,沒對他開扁?說不定,這是個好的開始喔,而且家裡有個女人好像也挺不賴的,有人可以幫忙洗碗。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累世小冤家》+山羊禁果咖啡(4入1組)

    《累世小冤家》+山羊禁果咖啡(4入1組)
  • 2.【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3.【龍門三姝】(新版)

    【龍門三姝】(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5.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6.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7.《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8.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9.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10.《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本館暢銷榜

  • 1.續集做主角之《繼承者的誘餌》

    續集做主角之《繼承者的誘餌》
  • 2.《限時女主角》

    《限時女主角》
  • 3.貧妻奸商之《鹽妻發家》

    貧妻奸商之《鹽妻發家》
  • 4.主君的新娘之《搞定失憶夫》

    主君的新娘之《搞定失憶夫》
  • 5.吉屋出租之五《綁票單親媽》

    吉屋出租之五《綁票單親媽》
  • 6.【龍門三姝】(新版)

    【龍門三姝】(新版)
  • 7.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 8.月亮升起時之《密探有點忙》

    月亮升起時之《密探有點忙》
  • 9.【都是銅錢惹的禍】全3冊

    【都是銅錢惹的禍】全3冊
  • 10.幸運禮物之《王爺乖乖入懷》

    幸運禮物之《王爺乖乖入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