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館 首頁

肉香四溢
分享
月光之城288

《非合法純愛》

  • 出版日期:2017/05/12
  • 瀏覽人次:3634
  • 定價:NT$ 210
  • 優惠價:NT$ 166
試 閱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年下攻VS.誘受另類養父子】

萬里獨泊不只一次感謝在天國的父母有保佑,他才能活到這麼大,
誰叫那個自稱他養父的溫宇玥是個少根筋的生活白痴,
煮飯燒廚房、洗澡淹大水、連待在書房都能搞到電線走火,
唯二能拿出來說嘴的優點只有服裝設計和……嗯,健康教育,
他一句「以後都一起睡」,這傢伙就真的善盡「陪睡」職責,
把好好的蓋棉被純聊天變成限制級的妖精打架……
很好,既然敢奪走他的「第一次」,他會要溫宇玥負責一輩子!
泠豹芝
說故事是件有趣的事,但是有人願意聽,樂趣就會變成千萬倍,
希望我的故事能讓大家在繁忙世事中偷個閒,
笑一笑,流幾滴眼淚,從肺腑裡發出真心的嘆息,那就是我最高興的事。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一章
寂靜的圖書館裡,書本翻頁聲劃破寧靜,因為現在不是大考期間,來這裡的學生明顯少了許多。
一個男子正坐在位子上看書,淡淡的金光透過窗戶籠罩他全身,他背脊挺直,手臂的肌肉雖然沒有誇張的賁起,仍然看得出十分強壯。
柔細的黑髮貼覆著一張剛毅好看的臉龐,男子的眼睛是微長形的,眼瞳裡閃著寶石般的光芒,他鼻子高挺,淡色的嘴唇揚起些微弧度,脖子上掛了一個紅繩串的龍形玉珮,剛好卡在鎖骨處。
年輕男性一般不喜歡玉,總愛戴些鋼製、銀製的前衛飾品,昭示自己的與眾不同,那塊玉珮樣式古樸,偏偏戴在男子身上卻毫無違和感,反而完美演繹了何謂「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這世上有各式各樣的男人,但要像這個人一樣溫暖又有潔淨氣質的,卻是少之又少。
他坐在那裡,就像是一道陽光,一片淨土,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
一些經過的女學生看到他,忍不住在遠處竊竊私語—
「這人帥得好有味道!」
「對啊對啊,他是哪個系的?簡直帥到沒天理了。」
「這類型的暖男帥哥太少見了,哦哦,看他那麼有氣質,手裡在看的一定是很高深的書吧。」
「當然啦,那可是人文學系的天才學長,已經拿到博士學位,確定要在學校裡任職了。」
「不會吧,這麼年輕的助理教授?」
人長得帥已經夠讓人嫉妒了,偏偏還是個智商超高、學業超好的天才,可以說上帝把最好的東西都賦予給他了。
另一個女生花痴的流口水,問道:「他教什麼課呀?」
「聽說是美學。」
「哇,那我到時一定要去旁聽。」
「我也是!」
「我就算蹺課都會去。」
幾個在旁邊的男生看著這群女生的花痴樣,翻了翻白眼,忍不住語氣很酸地說了幾句—
「少來,妳平常就老是蹺課了好嗎。」
「還有妳,最好是有那麼認真啦,上次考不及格的不知道是誰厚?」
大家小小聲的鬧成了一團,邊說邊相偕離去。
「萬里獨泊,你在圖書館看這種書,不覺得羞恥嗎?」
這時,一個長相平平的高大男人走過來,一把奪過了萬里獨泊正在仔細研讀的書本。
只見那本書的封面是淺淺的粉紅色,上面有個高大英俊的男人,正摟著一個飄逸出塵的小女人,兩人對視著,嘴角上揚,情意滿滿,整個畫面充滿了粉紅色的愛情泡泡。
沒錯,萬里獨泊正在看的書叫作羅曼史,也就是時下說的愛情小說,蔡輔城實在很受不了他的品味,這種國中、高中小女孩在看的東西,萬里獨泊竟然能看得這麼津津有味,而且讀了幾遍也不厭倦。
天天看,日日看,夜夜看,看得他都覺得萬里獨泊是不是有病,這書看來看去就是這樣,難道他還能在上面看出朵花來不成?若是論這方面的專注力,他甘拜下風,畢竟這種事真不是一般成年男子幹得出來的。
有時候他都會想,萬里獨泊明明沒花很多時間在正事上,但他的論文卻寫得又快又好,還有不少國外的機構來求稿,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
他拿起小說,光是看後面的文案介紹,雞皮疙瘩就一顆顆冒了出來,什麼女主角多清純、多可愛、多善良,男主角對她一見鍾情,兩人正打算攜手共度人生,卻碰到邪惡女配角來攪局,在經歷過許許多多的風風雨雨後,兩人終於甜蜜圓滿的在一起。
「這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蔡輔城一開始看到班上成績最好、最受教授喜愛的風雲人物萬里獨泊居然在看這種書,還以為這人又是那種看書看到半夜,卻裝模作樣表現出一副不怎麼認真的樣子,想博得其他人讚美的人。
這種人他在明星學校看過一些,還以為自己的小動作別人看不見,他那時認為萬里獨泊就是這種上不了檯面的貨色,後來跟萬里獨泊熟了一點後,才知道事情並不是他想像的那樣。
萬里獨泊是真的很喜歡看羅曼史,每次看到他,他幾乎都會拿著一本,讓他認為這種小說說不定有什麼特殊之處,所以特意買了幾本回來,結果看不到第三本,他就覺得自己受不了了。
書裡面的內容不外乎是愛來愛去,其中夾雜了不少誤會,有些甚至還挺可笑的,要不然就是親來親去,除此之外沒啥肉味,寫得都挺清純的,男女主角頂多就是親一下,然後就關燈到隔天了—最精采的地方被輕描淡寫帶過去,誰還看得下去呀。
哦,不能這麼說,他旁邊那怪胎就看得挺樂的。
「我說萬里獨泊,求求你告訴我,這種書到底有什麼好看的?」他一臉虛心求教的表情。
自從認識萬里獨泊後,這疑問在他心裡愈加膨脹,以萬里獨泊的高智商,看這種清純的愛情小說,簡直是懸疑性破表。
裡面一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東西,不是吾等凡人能夠參透的玄機,必定要人上之人開了天眼才看得見。
「你不覺得,書裡面的愛情很讓人嚮往嗎?」萬里獨泊抬起頭看著蔡輔城,淡淡地說道。
聞言,蔡輔城張大嘴巴,一臉蠢樣,這回答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這種脫離現實的愛情觀?男主角都是霸氣總裁,女主角則是被後母、繼父、繼姊虐待的小可憐?」媽呀,他無法理解。
萬里獨泊用好看修長的手指,將剛才被蔡輔城奪走的小說重新拿了回來,「不是,是裡面的女主角,每一個都是楚楚可憐、清純可愛,像朵小白花般清新可人,男人怎麼會不愛上這樣的女人呢?」
蔡輔城傻了一下,繼而想到自己惡補的那幾本羅曼史,女主角還真的都是這類型的,想不到萬里獨泊竟然喜歡這種調調。
「噗哈哈哈,你有病啊,像那種高雅清純、彷彿仙女一般的女生,是書裡面才會出現的,現實中哪有這種女人,現在的女人不是嘰哩呱啦的吵鬧,要不然就是笑得比男生還大聲,有的個性甚至比男生還強,還有會對人頤指氣使、高傲又跩的,社會上可是一堆呢,不、過、呢—」
他頓了下,吞了吞口水,道:「如果有個御姊型,個性比男生還強,講話比男生還大聲,習慣頤指氣使、高傲又跩的女人,一上床就把我壓在底下,要我乖乖聽話,媽呀,感覺、感覺好萌呀!」
萬里獨泊冷淡地道:「幻想總是比較美,等你真的遇到就不會這麼覺得了。」
「幹麼用這麼冷淡的口氣破壞我的幻想,明明御姊很萌的。」
「哼,一點也不萌,很煩人。」
一聲冷哼輕得幾乎聽不見,萬里獨泊拿起小說,收拾背包。
今晚是那個人回來的日子,不過也不一定,他常常出爾反爾,一整個月也不知道在忙什麼,不過一有空,要求的就是……
他有些煩躁的將背包甩上肩,臉上雖然沒露出表情,焦躁的眼神卻已經顯露出他的心情,對於溫宇玥的歸來,他期待,卻又明白那也意味麻煩回來了。
回到家時,溫宇玥還沒有回來,大概又在國外多留了幾天吧,萬里獨泊想著,洗完澡就一頭栽進大床,他今天跟教授談論了未來想獲得教育部補助的計畫,所以有點累,一沾枕就沉沉睡去,夢到了以前的事情—
萬里獨泊是比較晚熟的人,大概是高三的時候,身體才有了第一次的躁動,而且還是在大考前夕,可能是之前拚命讀書,積壓得太多,早上起床時硬邦邦的,在褲子裡拘得難受。
「好硬呀,很難受吧?」溫宇玥那道媚媚的,帶笑的嗓音,在那天早上這樣說,「大哥哥教你吧。」
什麼大哥哥,明明是叔叔輩的,卻老愛裝嫩裝小。他在心裡吐槽。
一雙白皙的手伸到他那熱燙的地方,圈了起來,上下擼動,萬里獨泊年輕的身體禁不住刺激,頂端很快出現透明液體,沾濕了那柔嫩的手。
然後,那手抬了起來,湊到鼻尖聞了一下,笑道:「好濃,忍很久了吧?」
溫宇玥的笑聲低沉,卻很勾人,讓萬里獨泊的理智瞬間崩潰,立刻就射了,白濁還噴濺到溫宇玥的臉上。
他有些尷尬,但當溫宇玥拍打著床鋪,笑得簡直像個瘋子,還說要拍照留念時,那些難為情立刻消失。
開玩笑,讓他拍下來還得了,只怕這個把柄會讓他被溫宇玥取笑一輩子,再也不能翻身!
就這樣,在人生最重要的大考清晨,他邊穿褲子邊跟個叔叔輩的幼稚鬼搶相機,這畫面每次回想起來,都覺實在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恥辱。
溫宇玥這個人有多不可靠,萬里獨泊心裡清楚得很,別人不會幹的蠢事,溫宇玥倒是做全了,說不定拍了照以後會異想天開地設定成待機畫面,到時他也不用活了,丟臉丟死了。
最後,他終於氣喘吁吁的把溫宇玥壓制在床鋪上,單手緊揪著他的雙手,強硬的舉高,那人還在大笑,露出貝殼般潔白的牙齒,還有鮮豔欲滴的紅色舌尖。
「唔,什麼東西卡在我雙腿間?熱熱硬硬的捏。」溫宇玥忽然一怔,自言自語道。
一聽,氣血全都湧上了萬里獨泊的臉,幸好剛才運動了一番,臉紅也說得過去。
因為他又「升旗」了,還剛好卡在溫宇玥的雙腿間。
溫宇玥顯然也想到是怎麼回事,才剛說完眸子就張得老大,頓時理解了在他雙腿間的是什麼,可不就是小萬里獨泊嘛。
「哈哈哈,你到底有多慾求不滿啊?這麼快又硬了,來來來,讓大哥哥看看年輕人初射的體力。」溫宇玥說著,還真的再一次去扒萬里獨泊的褲子。
「你住手啦!」萬里獨泊忙要閃開,可惜為時已晚。
身下某個熱到極點的東西被捉住,腦裡浮現方才的畫面,想到那雙白白嫩嫩的小手在自己火熱的陽剛上調皮地肆虐,讓他整個人都熱了起來。
「你今天第一次升旗,當然要好好的做個紀念啦。」嘛嘛兩聲,溫宇玥抬起頭,在他兩頰上各印下了一個熱騰騰的吻,「祝你長大成人,不枉大哥哥這幾年含莘茹苦的把你撫養長大。」
什麼含莘茹苦,根本沒有這一回事好嗎!萬里獨泊滿臉黑線。
他就是以放牛吃草的方式長大的,若是讓溫宇玥來照顧他,他說不定活不到這麼大—想要煮飯,卻差點把廚房燒了;想要教他功課,也不曉得溫宇玥做了什麼,居然搞到書房電線走火;有幾次說要幫他洗澡,結果浴缸的水滿到淹出來他也沒感覺。
總之,溫宇玥就是少根筋、生活常識嚴重不足的生活白痴。
「哎哎,它好像愈來愈燙了,好,大哥哥教你怎麼自慰,首先呢—」
「閉嘴!」萬里獨泊怒了,一半是尷尬,一半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感覺。
但溫宇玥才不是那種叫他閉嘴,他就會乖乖聽話的男人。
「不需要害羞,這是男人都會起的生理反應,代表你已經有傳宗接代的能力,也代表著你將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好男人了……噗、噗哈哈哈,我講不下去了啦,你這根好大,而且濕答答又熱呼呼的,用手就這麼舒服呀?它一舉朝天,幾乎要呈九十度了耶,太神奇了……」
「閉嘴,閉嘴,閉嘴!」萬里獨泊惱羞成怒,頭頂幾乎快要冒煙。
外人總認為他溫潤如玉,認為他沒有脾氣,那是因為他們都沒有跟溫宇玥相處過,只要跟這傢伙生活個幾天,就會發現他是個少根筋、愛開嘲諷的人,很容易讓人氣到吐血,跟他比起來,外面那些同學、教授簡直就是天使。
誰叫他從小就被茶毒得太慘,導致外人說的惡言惡語就像小水滴濺在身上一樣,一點也引不起他的憤怒或難堪。
「哈哈哈,又害羞了。對了,大哥哥馬上開個幾桌,請朋友一起來見證小萬里獨泊長大的這一刻,要知道這可是喜事啊,人家國中就開竅,你卻一直都沒有,害大哥哥很煩惱萬一你是不舉、性無能該怎麼辦,那樣我怎麼對得起你英明神武的老爸。」
叫一堆人來見證他終於能夠晨勃,那他從此就沒臉見人了!
他真不明白,明明是一張這麼漂亮的嘴,為什麼老是會講出一些意義惱人的機車話。
鬼使神差的,萬里獨泊低下頭去,以唇封住了溫宇玥的嘴,霎時間,噪音停止了。
等他退開,只見溫宇玥一臉震驚,表情活像是見到鬼似的,他在心裡滿意的點點頭,能看到總是笑臉盈盈的溫宇玥變臉,他幼稚的覺得自己贏了一回。
可惜勝利的滋味還沒品嘗夠,溫宇玥又開口了—
「小泊,不行這樣啦,雖然我們沒有血緣關係,我又貌美如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你也不能肖想我啊,你要知道,我們大人對你這種乳臭未乾的臭小孩沒興趣的。」
聞言,萬里獨泊感覺血壓又升高了,這傢伙惹人生氣的本事就是這麼高,他氣得又把唇覆了上去,重重地磨蹭了幾下,等他二度退開時—
「小泊,不是我在講,你這接吻的技巧也太爛了!該死的,我的嘴唇該不會破皮了吧……嘶,有點疼。」溫宇玥摸著嘴唇,不滿的道。
那嫌棄的神情怎麼看都讓人火大……還有點挑逗的味道。
萬里獨泊瞇起眼,狠狠的咬了上去。
下一秒,溫宇玥發出疼痛的叫聲,「媽呀,你屬狗的嗎?怎麼咬人啊,這下我的嘴真的破皮了……唉唷,好疼,你別咬、別咬了,我不辦桌慶祝就是,照片我也不拍了,你這小子快點起來,壓得我好難受啊!」
萬里獨泊眼睛忍不住往下望,因為剛才爭奪手機的關係,溫宇玥的睡袍滑落,露出形狀優美的鎖骨,睡袍下襬整個翻起,白嫩嫩的肚皮露出來,小巧可愛的肚臍眼好像正在跟他說嗨。
他喉結一陣起伏,不由自主的將視線往上移了一點,溫宇玥的乳尖露出一點點,忽然間,他感覺口水滿溢了他的口腔,自己似乎有點不對勁,邪火一下往下腹部集中,雙腿間的陽剛無巧不巧的頂在溫宇玥的敏感部位。
溫宇玥也感覺到了,發出驚叫聲,「啊!小泊,你起來,快點,我尿急!」他講到後來聲音嘶啞,還帶著一絲不自覺的媚惑。
萬里獨泊渾身戰慄,興奮的起了雞皮疙瘩,眼前的美景讓他腦袋一片空白,他只知道溫宇玥也有感覺……他調整姿勢又是一撞,溫宇玥整個人發起抖來,眼角全是淚水,眼眶周圍紅成一片,嘴巴也不由自主的張開,噴出的熱氣全數灑在萬里獨泊臉上。
「小泊,我真的尿急,你再不讓我起來,我就要尿在你身上了……」溫宇玥顫抖著嗓音求饒,殊不知這讓萬里獨泊更加興奮。
「你想要尿尿嗎?就在這裡,我看著你尿。」這種話在平時他鐵定會噁心到吐,今天卻不知為何,腦袋一熱就說出來了。
「你這個變態,竟然想看男人尿尿……啊啊啊,別、別再撞了,我真的會尿出來啦—」
萬里獨泊也不多話,下身一聳一聳的朝溫宇玥雙腿的敏感處蹭著,溫宇玥全身發軟,一句話都說不完整,拿起枕頭壓住自己的呻吟,那無助又可憐的嬌喘讓萬里獨泊興奮的沒了理智,只想聽到更多、更多。
他沒有真正進去,溫宇玥也還穿著內褲,只不過被他半脫下來,他在溫宇玥兩腿間射了出來,溫宇玥自己也洩了兩次,把內褲弄得濕濕黏黏的,畫面說有多淫靡就有多淫靡。
最後溫宇玥是逃進廁所的,一邊跑還一邊罵萬里獨泊死變態、害他差點尿出來之類的話。
望著溫宇玥的小屁股扭啊扭的,整個人散發著發洩過後的性感氣息,萬里獨泊頓時下腹又燃起一把火,若不是要考試,他相信自己鐵定會再把溫宇玥捉回床上,跟他耳鬢廝磨一番。
他那天大考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所幸平日底子打得好,竟然也輕輕鬆鬆讓他考上好的大學,成績完全沒有受到這件事的影響。
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這關係就一直延續下去,只是「過家門而不入」幾次下來,他這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再也受不了溫宇玥的美色挑逗,所以他們做了。
溫宇玥是萬里獨泊父親的學生,兩人感情挺好的,萬里獨泊的父母車禍過世後,溫宇玥想要領養他,不過他們之間不符合領養的條件,所以溫宇玥拜託了認識的長輩幫忙,讓萬里獨泊成為那名長輩的養子,但實質上是跟溫宇玥住在一起,溫宇玥也一直以他的養父自居。
由於這層關係,溫宇玥一開始有點放不開,但等到他放開後,那愛胡說八道的嘴又管不住了,有次在床上,他興致勃勃地說—
「小泊,要不要在床上叫我爹地啊?你不覺得叫乾爹很有包養的Fu嗎,哈哈哈,我也想試試這種感覺。」
萬里獨泊很想吐槽,就他這種被男人一摸就全身發軟的德性,想當人乾爹?當個被人操的乾兒子還比較適合。想著,他邪邪地笑了笑,翻過溫宇玥的身體,狠狠撞了進去。
溫宇玥哭著道:「啊!不、不要了,我們不玩乾爹乾兒子的遊戲了,你不要再撞了……嗚嗚,疼,你溫柔些啦—」
「再叫,我就再狠狠的幹你!」萬里獨泊被這媚叫搞得血脈賁張,恨不得能撞進溫宇玥的最深處。
溫宇玥不滿的往後瞟他一眼,「你這個壞兒子、壞死了……」居然做得這麼激烈,明天他的腰鐵定不能動。
「鬼才是你兒子!再說胡話就讓你一整夜不用睡。」萬里獨泊威脅道。
溫宇玥怕了,萬里獨泊的個性他是知道的,說一是一,言出必行,說要做一整夜,那就真的會做一整夜,就算他暈了也會繼續。
「哼,看你下次還敢不敢亂講話。」萬里獨泊在溫宇玥被吻得紅腫的嘴唇上又咬了一下。
溫宇玥瞪他,一臉「等我有力氣了,就把你這個乾兒子給幹死」的表情。
說實在的,這種不甘不願、含嗔帶怨的模樣,沒有多少殺傷力,反倒挑逗意味十足,讓萬里獨泊血氣上湧,他忍不住又整冶了溫宇玥一次,直到他哭叫著道歉才甘心收手……
夢境在這裡中斷,萬里獨泊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只看到被子裡鑽進一個人,正拉下他的褲頭,把冰涼的手伸進去。
「溫宇玥,你在幹什麼?」他挑眉,整個人瞬間清醒。
「嘻嘻,小泊,你這裡被我摸一下就站起來了唷。」
拜託不要學小女生說什麼「唷」,你的年紀已經破了三十大關,算是大叔級的了,結果說話不是捏就是唷,滿滿的全是語助詞!萬里獨泊在心裡吼道。
要他說,小女生這樣講很可愛,但你這種大叔級的,用起來就……太可愛啦!
第二章
溫宇玥的外表一點也不像大叔,他個子小小的,連一百七十都沒有,細緻的黑髮柔順地貼在臉上,大大的眼睛迷魅誘人,穿了個無袖上衣外搭一件洞洞裝,這種明顯是高中女生的裝扮,在他身上卻非常的適合,既青春又亮麗,更襯得他的紅唇紅潤無比。
「你喝酒啦?」
「應酬啦,那些出資的死老頭覬覦我的曼妙身體,想把我灌醉,嘿嘿嘿,哪有這麼容易。」
溫宇玥是不容易醉的體質,只是喝了酒就會變得很難搞,不僅如此,整個人也顯得嫵媚。臉蛋像蘋果一樣紅撲撲的,睫毛翹到天邊去了,彷彿能把人掀翻一般,更別說那濕潤紅豔的雙唇變得更加飽滿,就像成熟的果子一樣,是男人都會想要伸手去採擷—
這人根本就是妖精。萬里獨泊暗暗下了結論。
「小泊,我熱熱的,想要做。」
萬里獨泊忍不住扶額,這傢伙在外頭工作真的安全嗎?聽說設計界很多同性戀,這傢伙這麼可愛,不會被人吃乾抹淨嗎?還是那些同性戀都瞎了,沒看到溫宇玥有多妖媚?
「不行,你去洗澡睡覺,渾身酒味,臭死了。」
他馬上拒絕惹得溫宇玥大怒,七手八腳地纏上他的身體,兩條筆直白嫩的腿死死盤住他的腰,憤怒的踢著,這個動作看起來幼稚,其實非常具有挑逗意味,讓萬里獨泊很快有了反應。
這個纏人的小妖精,真有讓人獸性大發的潛能,偏偏自己還不自覺,老是勾得他又愛又恨。
「混蛋小泊,兩個月沒見竟然這麼冷淡,這兩個月你沒想著我自己來嗎?」溫宇玥嘟嘴。
萬里獨泊已經受夠他的口無遮攔,一把掩住他的嘴巴,「人又不是靠下半身思考,忍兩個月不算什麼,如果是真愛,忍一年都沒事。」
溫宇玥挑眉,伸出舌頭舔他的手掌心,銀液從指縫間滲了出來,萬里獨泊只感覺手心一陣火熱。
「不管,不管,小泊,我天天想你,想要你親親我。」完全就是小孩子撒嬌耍任性的模樣。
萬里獨泊在他唇角親了一下,動作十分敷衍,讓溫宇玥憤怒不已,氣得頭上快要冒煙了,他怒道:「不是這樣親!」
「別再發酒瘋了,行嗎?」
「不要,小泊這兩年來對我好冷淡,明明以前一個晚上就可以做好幾次的,你是不是怪我常去國外出差?」
溫宇玥是服裝設計師,常常出國,有的時候遇到大展,甚至會在國外停留好幾個月,尤其是這幾年日期愈拉愈長,也因為這個因素,萬里獨泊終於從這段關係裡稍微醒了過來。
他很討厭胡攪蠻纏的人,而溫宇玥更是其中翹楚,而且溫宇玥有時仗著自己是長輩,說話間不時把他當成小孩子,讓他不太爽,所以他勤奮唸書,這麼年輕就當上助理教授,跟溫宇玥其實有點關係。
有時他也會想,什麼樣的人會跟如同自己養父的人上床,還覺得很刺激很興奮?縱然兩人年齡差距沒有很大,他還是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正常人應該是不會這麼做的吧?
他對溫宇玥的感覺不一般,可是他又覺得這樣的關係不正常,這令他很糾結。
這幾年他之所以不太愛跟溫宇玥做愛做的事,原因就是溫宇玥太可愛了,讓他一做下去就難以放手,想要拉開距離想個清楚的念頭也會被撲滅,而他害怕這種不受控的感覺。
雖然對個年紀比自己大的大叔說可愛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但萬里獨泊還是忍不住要說,就算用再嚴苛的眼光去挑剔溫宇玥,也不得不說溫宇玥的確是個美人胚子。
柔細又白皙的肌膚,水蛇般的腰身,大腿又直又嫩,本就誘人無比,尤其他在溫宇玥體內釋放後,後面的小穴流出白濁時,那畫面總讓人興奮程度創新高。
還記得有次溫宇玥喝了酒,脖子上被人啃了一口,留下了痕跡,他看到後氣得要命,溫宇玥卻翻著白眼道—
「無聊,這不過是玩國王遊戲時被咬一口而已,你氣什麼氣?哎,你還咬人啊!你這隻瘋狗……別亂咬我脖子!」
聽到溫宇玥不以為然的語氣,他氣憤的又咬了好幾口,完全不顧溫宇玥的憤怒尖叫,那天晚上他把溫宇玥做昏了好幾次,一開始是生氣,到後來卻是因為克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慾望。
他發現自己對溫宇玥有著佔有慾。
而自從那次之後,溫宇玥再也沒帶什麼吻痕回來了,大概也是被他做怕了的關係吧。
從回憶中回過神來,萬里獨泊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渾身都是酒臭,還發酒瘋,你真的很討人厭耶。」
照顧溫宇玥是他的習慣,日積月累,這種習慣漸漸的就成了本能,所以大家說他很會照顧人,其實不是他很會照顧人,而是身邊有一個人常常需要照顧,久了,就變成照顧人的能手了。
「你才討人厭,都不會講些好聽的話哄我,而且那根那麼粗,插得人家好痛,你卻都只顧自己爽—」溫宇玥愈說愈下流。
萬里獨泊沒理溫宇玥的無理謾罵,推開他逕自進了浴室放洗澡水,根據過往經驗,溫宇玥這種狀態不會持續太久,等他睡著,水也差不多放好了。
走回房間,萬里獨泊先把溫宇玥脫個精光,再把人輕柔抱起,溫宇玥有點畏冷的縮進萬里獨泊懷裡,他忍不住親親溫宇玥的鼻尖安撫,那緊皺的眉頭便又放開了些。
他將溫宇玥抱進浴室,用自己的身體架住他,再用浴棉輕輕刷洗那白皙的身體,從脖子慢慢一路往下滑到了乳尖,溫宇玥輕輕扇著濃密睫毛,小嘴吐出舒服的喟嘆,眼睛還是閉著,彷彿很享受別人的服侍。
萬里獨泊忍不住輕笑幾聲。
溫宇玥嘟著嘴,拉著幫他洗澡的大手繼續往下移,示意也要記得洗下面,讓萬里獨泊呼吸粗重了一些,他分開溫宇玥的雙腿開始清洗,卻洗得愈來愈慢,讓溫宇玥不耐的扭了扭腰,他手緊了緊,眼睛充滿渴望。
洗完澡後,溫宇玥身上的酒味淡了不少,萬里獨泊測了一下水溫,覺得滿意了,才把溫宇玥抱進浴缸裡面,被熱水包圍,讓溫宇玥舒服的直哼哼,終於有點清醒了。
「小泊?」他張開眼。
「清醒點了吧?」
「嗯嗯。」溫宇玥朝他露出一個可愛的微笑。
萬里獨泊點點頭,脫下了抱著溫宇玥洗澡時早已弄濕的睡袍,連內褲也一起脫了下來。
在浴缸裡的溫宇玥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才兩個月沒看到,怎麼萬里獨泊又長高了,還變壯了,那蜜色的胸膛強健厚實,腹部雖然沒有六塊肌,但平滑結實,看起來就很迷人,讓他超想流口水。
不要以為這傢伙只有讀書很厲害,運動也是一把罩,身體很有看頭,尤其是那雙長腿,穿什麼褲子都好看,簡直是標準的衣架子,害溫宇玥嫉妒得要命,哀嘆這麼長的腿為什麼不是長在他身上。
眼睛再往下滑,看著萬里獨泊雙腿間的粗壯東西,溫宇玥喉嚨發乾,那裡他從萬里獨泊還年輕的時候就看到現在,以前還不覺得如何,現在怎麼看都覺得那地方很男人、很獸性,明明萬里獨泊的臉長得那麼溫和,怎麼下面跟他的臉那麼不一樣。
哼,萬里獨泊有時對他講話不是很尊敬,讓他這個「養父」當得很沒有成就感,他還是喜歡萬里獨泊小時候那萌萌的樣子……唉,歲月不饒人,現在一點也不萌了。
萬里獨泊跨進浴缸裡,水滿得溢了出來,發出嘩啦啦的聲響,他一把將溫宇玥攬了過來,嘴唇輕咬著他的耳垂,溫宇玥只覺得一股熱流往雙腿間集聚,他扭扭腰,感覺裡面好像濕了。
好煩呀,為什麼自己好像年紀比萬里獨泊小,看看他被萬里獨泊圈在懷裡的畫面,一點違和感都沒有,那圈緊他的手勢也太自然了吧。
「別再扭了,等一下讓你扭個夠。」萬里獨泊輕撫著他的腰。
「怎麼可以對大人講這麼色的話!」溫宇玥哼了聲,雙手扠腰,努力想要擺出威嚴的嘴臉,卻不知道他這副樣子實在有些不倫不類。
萬里獨泊忍不住嗤笑出聲,在他耳垂上輕咬了一下道:「等下還會講更多色色的話哦。」
「呀啊啊!作弊,怎麼可以用氣音在我耳邊說話—」
男人味爆表的低沉聲音,讓溫宇玥下面瞬間硬了起來,可惡啊,他最討厭萬里獨泊用氣音說話了,每次都讓自己很想要。
低頭望著萬里獨泊環住他的腰的大手,又恨恨的想,這小子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為什麼連手都這麼修長,簡直迷死人了。
真是好討厭、好討厭哦,本來萌萌的萬里獨泊,長大後卻一點也不萌,只有滿滿的男人味,明明高一的時候看起來矮矮的,怎麼現在長得這麼高大。
溫宇玥忍不住拿起萬里獨泊的手來磨牙,萬里獨泊嘶了一聲,讓他得意起來,結果還沒得意完,萬里獨泊就將他的腰緊緊攬住,他立刻感覺到屁股底下有個熱熱的東西頂著他。
「你……你好硬又好熱哦。」溫宇玥軟了身子。
講這種勾人的話都不會臉紅,簡直是小妖精、狐狸精一隻!
萬里獨泊捉住溫宇玥不安分的雙手,「別亂碰!」
「憑什麼你可以碰我,我不能碰你啊?哼,我就要碰—」
手被捉住又如何,不是還有屁股嗎?溫宇玥挪動小屁屁,朝那熱硬的地方磨了幾圈,馬上就聽到後方傳來男人抽氣的聲音,讓他勝利似的往後看著萬里獨泊,一臉「我勝利了」的表情。
萬里獨泊暗暗呻吟,這種小眼神勾人極了,但他實在很懷疑溫宇玥智商是不是有問題,竟然用這種等於是挑逗的方式耍任性……
那就不要怪他化身為狼了!
萬里獨泊倏地吻上溫宇玥嬌嫩的嘴唇,溫宇玥也不甘示弱,嘟起雙唇親了回去,萬里獨泊舌尖探入,摩挲著溫宇玥的小舌,與之糾纏,溫宇玥沒多久就棄械投降,發出甜膩的呻吟聲。
吸吮著溫宇玥的舌頭,萬里獨泊手心輕輕在溫宇玥的乳尖畫著圈,直到乳尖立了起來,他捏了一下,溫宇玥渾身一震,隨即軟綿綿地靠在萬里獨泊胸膛,剛才的蠻橫樣早就不翼而飛。
「舒服嗎?」
「嗯嗯,小泊,再用力點!」
萬里獨泊聽話地扯拉著乳尖,馬上就聽到溫宇玥呻吟聲變大,只能說這人就這個時候最可愛,也最惹人疼。
「啊……好舒服……小泊,兩個月沒看到我,你想不想我?」
「想你這個酒鬼,喝完酒就發酒瘋,要人上你嗎?」萬里獨泊手下力道更重。
「我才沒發酒瘋……啊啊!小泊……快點插進來,想要,好想要—」溫宇玥輕泣,兩個月的空虛在這個夜晚猛烈燃燒起來,一發不可收拾。
他暗暗在內心嘆了口氣,會這麼渴望萬里獨泊,也許是萬里獨泊愈來愈有男人味,也有可能是自己愈來愈愛萬里獨泊的關係。
他隱隱發覺萬里獨泊其實並不覺得兩人關係正常,但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打破這種處境,只知道萬里獨泊想要獨立,想要自主,甚至唸研究所時還鬧了場家庭革命,說要搬出去住,要不是家裡實在離學校挺近的,搬出去住怎麼都說不過去,說不定真會讓萬里獨泊遂了心願。
他害怕極了,他跟萬里獨泊的關係好像很親近,又好像很遙遠,有時候他根本搞不懂萬里獨泊在想什麼,更不用說想出能做些什麼事情來改變現在的狀況。
他只知道一點,萬里獨泊非常喜歡他的身體,當兩人親熱的時候,萬里獨泊那沉穩溫和的表皮就會撕下,變成深具侵略跟佔有慾的野獸,眼裡的慾求強烈得讓他的心跳失序。
沒發覺溫宇玥這一瞬間的不專心,萬里獨泊用指頭攻城掠地,讓溫宇玥幾乎軟成一潭春水,沒多久,他將火熱的陽剛撞進溫宇玥身體裡面,不斷的上下挺動。
溫水隨著動作擠了進去,讓溫宇玥又酥又麻地回過神,他攀住萬里獨泊的頸項,努力讓自己不被萬里獨泊劇烈的動作甩下去,嘴裡喃喃唸著,「小泊、小泊、小泊……」
萬里獨泊扳過溫宇玥的頭,含住他的嘴,唇舌激烈地糾纏著,分開時,還從中拉出幾許銀絲。
浴缸裡的水晃盪劇烈,肉體拍擊聲、嬌媚的吟哦聲跟粗喘的急吼聲交織成一片,替這個夜劃上了句點。
溫宇玥坐在客廳沙發上,客廳是木質地板,外面有個小陽台,種了幾盆花朵,這些花是溫宇玥買的,卻是萬里獨泊照顧的。
此時,剛被拎出廚房的他正一臉興奮的打開行李箱,從裡頭拿出一堆東西,這些都是他出國時帶回來給萬里獨泊的禮物,從他將萬里獨泊接過來住開始,這幾乎變成了一種儀式—為了彌補萬里獨泊在家裡的孤獨,他會買一大堆東西回來當成禮物。
萬里獨泊曾明白的表示,他一點也不怕孤獨,而且一點也沒有寂寞的感覺,但他說這些話時,只換來溫宇玥抽了抽鼻子,一副他很可憐的表情,要他別說謊,要說實話。
萬里獨泊有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窘,從此他也懶得解釋了,隨溫宇玥怎麼想都行。
不過奇怪的是,溫宇玥每次帶回來的都不是什麼正經東西。
這一次仍然如此,看到溫宇玥從那外表花花綠綠的行李箱拿出一樣樣物品時,他眼角抽動,甚至有想要暴走的傾向。
這些垃圾中的垃圾,到底是從哪裡撿來的?他去垃圾堆裡都還撿不出這麼詭異的東西!他在內心怒吼。
「看,小泊,這很棒吧?我送你的唷。」
拿出一堆堪稱廢物的東西,邊說邊介紹:有他去歐洲沙灘撿來的小貝殼,要讓萬里獨泊跟他一起感覺到浪漫,還有被壓得已經完全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的樹葉,他卻說這是夏天落下的樹葉,代表死亡與新生。
「其他的我不管,這個到底是什麼?」萬里獨泊捏起一個長相怪異,斜著嘴、缺了眼睛的陶瓷娃娃。
「這個是買給你的,很有名唷!」
「這種東西會有名?你是不是被騙了?」
萬里獨泊瞇著眼睛,把這堆垃圾收拾了一下,全部丟進垃圾桶,只有那個陶瓷娃娃被拎進他家的倉庫,他家的倉庫是個恆溫室,裡面保存了這許多年溫宇玥從國外買回來給他的禮物。
像是一大堆仿製的名家畫,或是看不出什麼年代的古董,裡面有珠子,有兵器,也有玉冠等等,鐵定都是被騙著買下的。
他有看過溫宇玥常打交道的古董商,只見那人全身包緊緊,大熱天穿著三件式西裝,黑皮鞋,還打著黑領帶,再加上個黑色高禮帽,簡直要被黑色淹沒了。
最重要的是那人矮不隆咚的,從背後看根本就是青少年,他覺得那鐵定是哪個不良少年冒充來騙錢的。
也是,溫宇玥看起來就是很好騙的傻子臉。
「溫宇玥,不准再亂花錢,買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溫宇玥完全沒在管他說什麼,只是一臉驚喜的點著他的額頭,雞同鴨講的讚賞道:「小泊好厲害,知道那個陶瓷娃娃有多可愛,所以才收起來對不對?」
那種怪形怪狀的娃娃可愛?簡直就像鬼娃恰吉一樣的東西有什麼可愛的,萬里獨實在覺得溫宇玥很瞎,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當上服裝設計師的,而且聽說名氣不小,有好幾家公司都想挖角他。
「你給我坐好,不准離開沙發半步。」
「咦?可是人家想要喝牛奶。」
「我泡給你喝。」
溫宇玥又大又圓的眼睛笑得彎彎的,「小泊最棒了。」
萬里獨泊默然不語的別過頭,轉進廚房裡,廚房的情況簡直慘絕人寰,奶粉灑得到處都是,爐上煮開水的壺早已經燒成焦黑,裡面一點水也沒有,所幸沒燒了廚房。
拿著抹布,跪在地上擦到處灑得都是的奶粉,萬里獨泊忍不住在心裡飆罵,為何溫宇玥連泡杯牛奶都能搞成這樣。
「小泊。」溫宇玥輕手輕腳走過來,在廚房門口輕喚。
萬里獨泊橫了他一眼,「不是叫你乖乖的坐在沙發上。」
溫宇玥無視萬里獨泊的臉色,笑得沒心沒肺,「我渴,牛奶到底好了沒有?」
氣得差點喘不過氣,萬里獨泊剛要發飆,就見溫宇玥渴切的舔了舔雙唇,這才想到他從昨夜喝醉後,似乎還沒喝過一滴水。
萬里獨泊站起來,倒了杯水給溫宇玥,冷淡道:「去客廳喝。」
「嗯嗯,小泊,對不起,我剛才不是故意灑掉奶粉的,只是奶粉落下來的樣子很漂亮,讓我想到一幅畫,那些奶粉就像金粉一樣,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夠了,夠了,別發神經了,快點離開。」
溫宇玥還有一點讓人頭痛,就是他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那個狀態時的他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變化,不管是在刮大風還是下大雨,他都沒感覺。
萬里獨泊剛和溫宇玥同住時,有次溫宇玥在浴室裡待了好幾個小時,他本以為溫宇玥是愛泡澡,也就沒管,逕自回房睡了。那時正是冬天,很多人進了浴室就捨不得出來。
但是到了隔天,萬里獨泊起床時仍沒看到溫宇玥,頓時覺得不對勁。
他用力拍浴室的門,沒回應,等發現門沒關,他轉動門把衝進去,才發現溫宇玥臉色發白,渾身凍得發青靠在浴缸旁,手卻在浴缸裡不斷撥弄著,雙眼發亮的看著水面,只差沒把頭也浸在水裡。
萬里獨泊嚇了一跳,趕緊用大毛巾緊緊包住他拖出浴室,再將暖氣開到最強,不斷用毛巾摩擦他冷到極點的手腳。
後來溫宇玥才說,他觀察到水流動的情形,覺得好美、好美,讓他靈感泉湧,等手腳一恢復溫暖就衝去畫圖了。
最後,溫宇玥創作出了名為「水流」的一系列衣服,這系列衣服得過設計大獎,主設計中的某件洋裝是溫宇玥親手製作,被國外某位女總理看上。
國宴時,那名女總理穿著這一件洋裝出席,溫婉大方,有種說不出的靈動與韻味,讓向來作風剛硬,被反對派戲稱為「鐵血總理」的她多了幾分柔和典雅,獲得了不少好評,也讓一些選民見識到她溫柔的一面,繼而成為她的支持者,甚至有媒體稱她為最有品味的女總理。
這件獨一無二的衣服替女總理加分不少,往後大大小小的宴會、正式場合,溫宇玥的設計都成了她的首選。
因為這件事,溫宇玥聲名大噪,正式踏入了知名設計師行列,之後也常有佳作,殊不知這些作品的背後往往讓萬里獨泊辛勞的收拾善後。
萬里獨泊把地板擦乾淨後,又刷了水壺,重新燒了開水,在白瓷的杯子裡放進了奶粉,倒進了熱水。等他把杯子端出去的時候,他停下腳步,看到溫宇玥正攤開設計本,低著頭,手裡的筆飛快的揮舞著,把靈感畫下來。
他小巧的眉時而皺著,時而舒展,有的時候無意識咬著筆桿,有的時候又用力合上嘴唇,因為太過用力,嘴旁會有幾絲俏皮紋路跑出來。
認真的、努力的、彷彿要用盡生命般畫出設計圖,萬里獨泊有時對他做的蠢事生不了氣,就是因為他現在的模樣。
這樣的他美得不可思議,渾身綻放出一種閃耀的光芒,他是完美的代言人,是上帝傳達美的音訊,也是世界上最美、最純真、最可愛的一道風景。
水杯放在桌子上,一口都沒喝,想必是溫宇玥伸手拿了設計本後,就忘了口渴這個小問題了。
萬里獨泊無奈搖頭,端起手裡的牛奶杯,吹吹上面的熱氣,直到熱氣吹散,溫度適宜後,他坐到溫宇玥身邊,溫宇玥一點也沒有感覺到他的存在,仍在認真描繪。
「喝牛奶,啊—」萬里獨泊把杯子遞過去,體貼的插了根吸管,讓溫宇玥方便吸取。
溫宇玥自然而然的轉頭,粉色嘴唇含住吸管,淺淺的喝了一口,就想轉頭再去看自己的設計本。
「喝大口一點。」
一個命令一個動作,溫宇玥喝了一大口,目光趕緊看向自己畫出的線條,手上不斷的描畫,讓本子裡的衣服更具體。
「吞下去,不要含在嘴裡。」
咕嚕一聲,溫宇玥把牛奶吞了下去。
「再來一口。」把吸管正對著他的嘴唇。
溫宇玥又吸了一口
「吞下去。」
溫宇玥照辦。
「再來一口。」
就這樣,杯子空了,而過了很久,溫宇玥都完全沒發現萬里獨泊已經出門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2.《慾望中毒》下

    《慾望中毒》下
  • 3.《慾望中毒》上

    《慾望中毒》上
  • 4.《唯一目標吃到你》

    《唯一目標吃到你》
  • 5.《曖昧期到此為止》

    《曖昧期到此為止》
  • 6.《雙向獨佔》

    《雙向獨佔》
  • 7.《將軍登床入室》

    《將軍登床入室》
  • 8.《聽說掌門有姦夫》

    《聽說掌門有姦夫》
  • 9.《等一個人的體溫》

    《等一個人的體溫》
  • 10.爺兒是個下流胚之《畫師風流帳》

    爺兒是個下流胚之《畫師風流帳》

本館暢銷榜

  • 1.《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2.制服狂熱之《空少的夜間服務》

    制服狂熱之《空少的夜間服務》